【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小可愛女友 1--5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1)包房看電影

  昨天幫小雲搬東西,阿美她們全部走了,就剩小雲一個,只好轉租了一個房
給別人,我當然是幫忙啦!嘿,搬進阿美和小麗住的房,她們是雙人床的房間,
另一個出租的是兩張單人床的啦!嘿嘿!

  傳呼機又響了,「喂,姑奶奶哦,我在上班呢!」發現以前覺得小雲很可愛
是很錯的,好調皮也好愛玩才是真的,超級活力那種,俺是不是老了?

  「嗚……你不想理人家啦?今天還說晚上做飯你吃哦!」小雲可愛的聲音傳
了過來,說話聲音好像個娃娃,尤其是撒嬌的時候,反正我是次次給她嗲得投降
就是了。

  「哪敢不理妳啊!小姑奶奶,我晚上一定到。要不要豆腐花?」呵呵,豆腐
花也是花嘛,也實際好多哦!

  「去,晚上我要去看電影,你先去買票,不然有你好看。哼!」電話就掛掉
了。

  電影啊?我也喜歡哦,尤其是和妹妹看,上次和小霞在公廁幹,現在還回味
著呢!

  唉!好久沒幹雞邁了,小雲好像因為第一次給某狼強姦後,就一直有些心理
陰影,我可不敢勉強,只能是寵著她,順她意。

  「進來啊,還傻呼呼的。」小雲穿著一套小可愛,就是小背心,一條小熱褲
了,看著前凸後翹,好誘惑。唉,都一個月了,心理陰影那麼難消?

  進了家門,門沒關好,「傻瓜,過來幫忙,快點啦!」在廚房叫著我。

  脫了鞋子走進廚房,小可愛居然弄了好多個菜,要我端出去,開飯了。

  「好吃不?要是不吃完,人家要你好看的哦!」小可愛更像小惡魔嘛,只是
做的菜味道真不錯,以後是不是一起住?嘿!

  「好吃,我不吃飯行不?菜我全包了。」一邊啃一邊說。

  「隨你啦!吃飽飯,我們去看什麼電影?」眨著大眼睛看著我。

  「隨便啦,小可愛想看什麼就看什麼了,呵呵!」那是真話啦!

  「我想看外國片,又想看港產片,沒想好呢,你給個意見嘛!」又開始用撒
嬌這招了,次次也要上當的說。

  「那去包房看就是了,想看什麼點什麼片看,行不?」小心的看了眼,嘿,
包房就是像現在KTV一樣,可以點片看的,一張長長的沙發,可以坐可以躺那
種了,冬天晚上還可以找老闆要被子,反正傳說中就是「炮房」,我沒去過呢,
好想試一下。

  「那樣啊?好像在XX有間很大間的,叫影都的,是不是包房?」小雲估計
也沒去過,問我。

  「好像是吧,我也不清楚啊!反正去到不是就閃人,那有什麼的。」敲定了
就行。

  飯後洗碗不用我幫心,雖然我一直在廚房裡說著話,要幫忙什麼的,呵呵,
更多是想看小雲的身材了,那身材真是勻稱啊!比例超好那種,腿很結實,又直
又長的,不粗卻很有肉感,是不是跳舞多的原因?

  打車到了影都,我進去問,果然是包房看電影的,也不貴,一晚上通宵是八
十元,只看一部片是三十元,包夜是隨便點片的,一部片是點好就不能換,當然
是包夜啦!

  要了房,就出來叫小雲,我們一起在影片架上點了幾部片,要是不好看,在
房裡有內線電話就換片的。

  進了房,「唔,那麼小啊?比家的電視也差不多,看著不舒服哦!」小雲對
那台電視不是很喜歡了。

  「我也不懂啊,第一次來呢,下次不來就是了。乖,小可愛坐到哥這來。」
我坐到沙發上,試了下,還行了,也不會太差,嘿!不是那種軟軟的沙發,彈性
不錯的。

  看著片,真的純看電影來說沒什麼意思了,我伸手摟著小雲,想親一下她,
她只是看了我一眼,掐我大腿:「人家沒答應做你女友呢,哼!」沒法子,只好
翻了下白眼,靠到沙發上,手在她腰上撫摸著,唉,都是我的錯啊!

  「大眼哥,我問你個事,你要老實回答的好不好?」小雲靠到我身上嗲我。

  「問吧,姑奶奶妳問什麼,我敢不老實回答嗎?」靠在沙發上無力的回答。

  「要開心些嘛!嘻嘻,不準那麼無奈的,快坐直,一會人家考慮一下做你女
友嘛!」小惡魔耍我呢!我也只有照辦啦!

  「問吧,我知道的一定回答。」

  「是不是小芬姐、阿美姐、小麗你都幹過?還有小霞姐你也搞了?」暈,怎
麼會問這個?

  想了很久,靜了好大一會,「為什麼要問這個?小雲,這東西都已經過去了
嘛!」我說是肯定有罪受,說不是估計也會很慘。

  「不回答就算了,反正你也不想我做你女友的。」嘟著小嘴,白著大眼睛,
又來了,老天。

  「妳想知道,我就說吧,我是和她們都有過關係,行了吧?」我有些鬱悶的
回話。

  「早知道了,算你老實,要是敢騙我,人家就可以下決心不理你了。」小雲
氣呼呼的樣子,真是有些像小姑娘哦!

  「那很不公平的嘛,你搞過那麼多女人,人家就一個男人,還是給強姦的,
討厭,我以後也要找幾個才行,不然虧大了。」小惡魔說著,人卻是倒在我的懷
中,用力掐我的腰。

  「乖,我以後保證不碰任何女人行了吧?」剛有些鬱悶的心,給個小惡魔一
倒進懷中,好像就沒了。男人啊,真是賤哦!

  小惡魔自己伸雙手摟著我脖子,小嘴貼了上來,輕輕的咬了一下我的嘴唇,
又離開:「只能親嘴哦,不能硬來的。」臉上紅紅的,又貼了上來,咬上了我的
嘴。我能給女人咬嗎?當然不行,反擊進行中,雙方你咬我啃的,舌頭也絞在一
起,親得好舒服,嗚……終於可以親個小嘴兒了,稍有鬱悶的是手想動,卻是不
批準,只好老實的親嘴了。

  電影?在說什麼,我不知道,小雲臉紅紅的停下來時,說:「人家要看電影
了,是不是可以叫換片的?」氣還未喘順的小雲靠在我懷中,真的惹人憐惜。

  換片中,小聲的說著情話,手也可以給在腰上探索一下下,嗯,當然是衣服
裡面了,不然怎好意思說嘛?

  隔壁有電視好大的叫聲哦!嘿,看一下四週,原來電視後的大窗子和隔壁是
相通的,沒完全封閉,「隔壁不知在看什麼片?叫的聲音好古怪哦!」我當然知
道是什麼聲音,嘿!只是裝純情啦!

  「你好假,臭傢夥,嘻嘻,以為人家不懂黃片啊?討厭!」小雲拆穿我,掐
了我一下。

  我去電視後的牆角處瞄一眼,卻是看不到裡面,只能看到電視機,電視聲音
開得挺大的。

  「看到什麼?嘻嘻,我們是不是偷窺?」小雲沒怪我,只是笑嘻嘻的問我。

  「沒,和我們這擺設一樣的,看不到裡面,只看到電視了。」

  小惡魔,居然在手袋中拿了個小鏡子給我,我暈……

  「他們在做什麼?」那邊在做什麼?是小雲問的,那是我愛做的事,怎麼用
問。

  那邊的男女衣服脫光光的,在69式了,嘿!那女的奶子好大,像是一個熟
婦哦!只是那男的有些瘦弱。可惜不開燈,只是電視的光線看到倒映,不是很清
楚,但好像朦朧中好像更刺激啦!小雲趴在我身上看,身上好像有些發顫,鼻息
好重哦!

  我反手摟上小雲,她貼得更緊我的背,似乎全身發軟一般。不看了,回身看
我的小惡魔吧,回頭看她時,眼睛水朦朦的,好像有一層霧,臉兒紅紅的像是喝
了酒,咬著小嘴,不知想什麼。

  「小可愛,讓大眼哥愛妳好嗎?我保證,要是妳痛我就馬上停止。」小心的
哄著,溫柔的說著。

  「大眼哥,那你要溫柔些,我好怕你上次,好瘋狂,人家痛得都裂了,你也
不饒人家。」玩著衣角的小雲自己走回沙發上。

  我走過去,跪在那雙腿中,雙手握上腰:「小可愛,妳痛就叫停,大眼哥一
定對妳溫柔。」手輕輕的揉她的腰肉。

  「好癢的,不能那樣,咯咯!」手剛動,小雲怕癢就笑著倒在椅背上。

  用手輕輕的解她的小熱褲,釦子解開了,她雙手握著我的手,很緊張卻也沒
阻止。褲子連內褲一起脫下來了,大腿好白,我趴在大腿上舔了一會,一直沒動
到上面,只是玩著那雙長腿,肉很結實,皮膚卻是很細膩。慢慢地舔到小腹上,
雙手也開始幫小雲脫上衣,她只是緊張的把雙手放到我肩膀上,當然也不會推開
我了。

  一身的肉全在我眼內了,光著身體的小雲沒一絲的贅肉,小腹平得像機場跑
道,嘿!奶子卻像兩個小木瓜一般,不是很大,但也不小了,估計是32B+或
32C吧,乳尖微微向上翹起。估計是年紀問題吧,小雲的皮膚比其他幾個都要
好,奶子的皮膚是半透明的,血管也能看到一般,好誘惑的一個小惡魔啊!

  「唔……別看啊,好羞人,唔……」小雲手想摀住什麼,卻又不知捂什麼才
好,神情也是極羞澀的,第一次全身光光給情郎看嘛!

  「小可愛好好看,真的好好看。」輕聲說著話,張嘴輕輕的舔著奶子,手也
在小腹上打著轉。小雲只剩本能的雙手摟著我的頭,氣喘得好大聲,久不久出現
幾聲嬌吟,更是讓小雲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唔,小可愛真是太棒了,身材真好,跳舞的就是好。」一直在發自內心的
讚嘆。

  舔到大腿了,小雲的腿又併了起來,手卻壓著我的頭,似乎想壓下去,我只
是在舔大腿上面和小腹。只是一會,忽然像下了大決心的小雲,腿一下子張開,
呵,張得好大,一隻腿撞了一下我的身體。

  用手先玩了一下,人又跪到她雙腿中,小雲雞邁的毛算是多的,但不會說整
個也長滿了,輕輕的用手撥開,小雞邁是饅頭穴,兩瓣肉肉好肥,包得密密的,
嘿,這種雞邁幹起來最爽了。用手撥開陰唇,好濕,小雲居然是特別多水的妞,
沒開始幹,甚至沒碰雞邁就已經濕成這樣了,據說毛多的性慾旺,不知真假?

  「別,唔……好癢……大眼哥,我好難受,不要舔了,唔……」小雲帶著哭
音的叫喚著

  「小可愛真美,皮膚好好,摸著好舒服哦!唔,以後我要抱著寶貝睡覺,好
不好?嘻嘻!」雙手加了些力,揉著小雲一身的肉肉,真是極品,所謂的肥不露
肉,瘦不露骨就是這樣了吧?

  「大眼哥,你壞,人家好難受,好討厭,我好熱。」娃娃般的妖嬈聲音,似
乎是從鼻子發出的,聽了只剩一個想法就是幹。

  我也站起身子,把衣服脫下,當露出那直直翹起的大雞巴,小雲似乎又怕又
羞,眼呆呆的看我,臉色飛紅,似乎想起什麼,眉頭皺了起來。

  糟!不該站那麼高,還直直的站前面嘛,習慣成自然的,呵呵,小芬、小霞
見到就要跪在前面舔了,倒是忘了小雲上一次的陰影。

  「小可愛,喜歡大眼哥嗎?哥以後一定最疼小雲,小雲真的好可愛。」我坐
到小雲邊上,把她抱在懷中,輕聲的在耳邊說著,又開始親她的小俏臉。

  「大眼哥,你的好大,看著好怕人,我有些怕,你真要溫柔些。唔,你可以
慢慢地試一下,人家好難受。」小雲在我懷中扭著身體,受不了我的手,一隻手
還在輕揉著小雞邁呢!

  把小雲放躺在沙發上,趴了上去,舔著那個小饅頭,輕輕的撥了開來,舔著
裡面,似乎帶著一股淡淡的騷味哦!嘿嘿!小雲扭著腰,小穴的水也流了出來,
陰毛上全是亮晶晶的水珠,舌頭一路的舔上去,小腹、奶子、奶頭,一直到了小
嘴,「唔……」小雲鼻子發出聲音,也張嘴伸出舌頭和我親著。

  是時候了,我的雞巴也硬得漲痛,輕輕的在陰唇上磨擦了幾下,就開始要頂
進去,「唔……大眼哥,慢點,好漲,是不是又要裂了?唔……不要了。」小雲
低聲說,雙手緊張的抓著我的背,好痛,是我痛,她的指甲摳入肉裡了。

  用嘴親上小雲,雞巴暫停了一下,然後又緩慢地挺進,不管了,這次要不解
決,以後會更難上的。

  「呼∼∼討厭,你又硬來,大眼哥又強姦人家。」小雲出了口大氣,雞巴已
經全部插在裡面,真緊!肉乎乎的雞邁把雞巴包得緊緊的,就像全是肉的嘴包著
一樣,好舒服。

  我不敢動,只是親著俏臉兒,舔著耳朵,「討厭大眼哥,裡面好漲,先出來
嘛!唔,好漲嘛!」小雲似乎不是痛,嘿嘿,傻妞只是覺得漲,要拔出來而已。
我輕輕的抽動雞巴,緩慢地抽出來,只是一下,小雲整個臉似乎冰雪融化一般,
很舒服吧?傻妞哦!

  緩慢地抽出,輕輕的頂進去,抽插了十來下後,小雲就受不了:「大眼哥,
唔……好癢,好難受,快點嘛!不能那麼慢的,唔……」嘿嘿,也沒急,只是輕
抽快插了,還是沒用力,就這樣一直在玩著小雲,直到小雲的淫液都在溢出,每
次抽出插入,雞邁都發出了「噗滋、噗滋」的聲音。

  小雲雙腿這時開始夾我的腰:「壞傢夥,唔……人家要,討厭,上次那麼瘋
狂,現在那麼斯文,我要嘛!」腰在拼命地扭,小屁股更是拼命地往上頂。開始
了,我也實在是受不了,好漲,雞巴已經漲到發痛的感覺。

  「好舒服……大眼哥,用力!好舒服……要死了,啊……要死了……」小雲
也不懂叫,只是瘋狂地扭著腰,屁股在迎合著我的瘋狂抽插。好舒服,整根雞巴
給那肉乎乎的雞邁緊緊地包著,真是舒服!

  幹了幾十下,小雲就像整個人失魂一般尖叫了聲,上半身仰了起來,緊緊地
抱著我,指甲也摳在我背上,雙腿死死地夾住我的腰,小雞邁更是像真空吸塵機
一樣,緊緊地吸著我的雞巴。操!居然老老江湖的我給小雲這樣一吸,精關不守
就射了出來,好爽!想抽插多兩下也不行了,給夾得太緊,動不了。

  「唔,大眼哥,好舒服!人家剛剛以為要死掉了。你好會玩,唔,上次強姦
人家怎麼那麼痛?這次好舒服。」暈,什麼話了,妳都說上次是強姦了嘛!

  「小可愛,喜歡嗎?哥以後常常陪妳,只要妳喜歡就行。」痛,腰又給掐上
了。「壞蛋,沒結婚不能常常做的,好討厭,要是人家懷孕怎麼辦嘛?嗚……」
張嘴又咬我肩膀,只是咬了一上,舌頭就輕輕的舔著。

  「以後可以戴套,可以吃藥的嘛!不會有事的,就算有了,我們就結婚。妳
不喜歡大眼哥啊?」

  「討厭,不喜歡你人家怎麼會……」又掐我,唔……「你以為人家是你啊?
那麼多女人,不喜歡你怎麼會和你做這個?討厭!」說完卻又很可愛的用舌頭舔
我的臉。

  嘿,你舔我也舔,又開始舔小雲,全身的把玩著,又開始幹上了。這次幹了
很久,到後來小雲不肯了,小雞邁紅腫了起來,只好停下,雞巴硬硬的翹著。要
是今天叫小雲舔雞巴是不是太急了?慢慢來吧!

  我摟著她:「小可愛,以後我們一起住好不好?」心裡是想找個女友,正正
經經的一起了,小雲起碼長得漂亮,人也可愛,飯菜也做得好好吃嘛!

  「嗯,你要做家務哦!嘻嘻!」小雲頭趴在懷中,笑嘻嘻的。忽然羞羞的問
我:「大眼哥,人家想那個。」什麼東東?「還想要?會痛不?」我的反應當然
是還想幹雞邁嘛!雞巴沒射呢!

  「討厭,人家要上洗手間嘛!你陪我去,好不?」晚上過道外面沒開燈,黑
黑的,小雲不太敢去。

  我們在洗手間處,沒分男女的,小雲在廁格裡好久了也,「小雲沒事吧?怎
麼那麼久?」我擔心的問她。

  「唔,大眼哥,那裡好像有些痛,有血絲出來。」操!都一個月了嘛,還會
啊?

  我看一眼外面,沒人,敲門說:「給我進去看一下,別怕,沒人。」門開了
一點,我閃身進去,小雲臉紅紅的,褲子褪在小腿下面:「怎麼看嘛?回房才看
嘛!」呵呵,要回房才給情郎看了。

  「來,乖,小可愛扶著門,我看一下。」我讓小雲彎腿扶著門,把腿張得開
開,真的有些紅腫,估計是會痛了,血絲可能有也是正常的,好多女人第二、三
次也會出血的。

  嘴上哄了小雲一下,卻聽到有人進入廁所,也就不敢說話了。居然進來的也
是一男一女,廢話了,晚上包房裡過夜難道還有朋友聚會啊?

  那對男女嬉笑著,估計是常常來的,因為我們是在最裡面一間,他們可能沒
留意,也不知道有人在。

  「老婆,我們在這幹一下,好不好?」那男的說。

  「去,一會有人撞見……別啊……討厭,回房給你幹嘛!嘻嘻,真要幹,就
快些,別玩嘛!」居然就真的幹了起來,而且沒進格子裡,是在外面幹啊!操!
和俺一樣的猛男嘛!不過我是幹別人的老婆,你是幹自己的,也難說是不是自己
的了。

  小雲臉好紅,只是不像羞也,像是興奮,褲子也沒抽,就那樣貼著我。我悄
悄的把門開了一絲,嘿嘿!能看到,就和小雲在偷窺了,晚上居然偷窺兩次幹雞
邁。

  那對可能也是常常幹的,只是一會就狂猛地抽插,雞邁的水聲不小,嘿,那
女的也挺騷啊!他們很快就完事了,太緊張吧,那男的抽出雞巴,那女的也飛快
地轉身蹲下含上了。只是一會就看那男的拼命挺著,在射精,嘿,那女的也不閃
避,給射得一臉都是,居然伸出舌頭在舔,好騷,操!害我雞巴更漲了。

  那女的幫男的舔了一下,很快就離開了,剩下兩個偷窺男女。小雲也有些意
動,只是估計雞邁有些痛,不太敢了,她的小手握著我的雞巴,慢慢地幫我揉搓
著。只是一會,她看了我一眼,好嬌好媚的一眼,看了一眼就蹲了下去,張嘴含
著雞巴了。

  這傻妞不懂卻大膽,居然一下就想全部含進去,然後就嗆得放開,呵呵,只
是又伸舌頭舔,舔得好認真、好仔細,最後要射時,居然也學著那女人張嘴,臉
也不閃,讓我射在臉上和嘴裡,又伸舌頭幫我舔乾淨,才羞羞的去洗手洗臉。




              (2)週末逛街

  公司的生意越來越差,似乎走貨也開始減少,這些違法的總是這種結局吧!
我要找的生意也基本落實了,找得很累,就是開燈飾店。偶然聽到人說,賣燈飾
可以出貨才付錢的,就開始了天天的打電話找廠家問,自己也做了一個計劃,每
週六日就往東莞跑,一個個的廠家問,終於找到一個廠家同意,他們廠在別的城
市也有類似的做法,經理似乎也挺欣賞我做的計劃。

  我的燈飾店在緊張的裝修,但是我還沒辭職,也只有阿昆知道,因為我的錢
不夠,找阿昆借了一筆,我想有貨走,仍然要去博一下,弄些錢回來。而阿昆也
同意我的想法,開始我想找他合夥,他卻搖頭,說有錢了就要回家,不想在這城
市,總是感到不是自己的地方吧!

  「老公,你看你最近都瘦了。別太累了啊,喝多些湯嘛,對人很好呢!」已
經和小雲一起住了,她的另一個房也租了給一個公司白領,叫招娣。呵,我聽到
就想笑的一個名,但好像那樣的名也不少吧?長得倒是挺不錯,OL一般也不會
太醜了啦!

  「小可愛真好,煲的湯也好好喝。」最近總是跑東跑西,但走貨卻近兩個多
月才走了一次,公司的單我倒沒減少,別的人都是愁眉苦臉的歎著。

  「老公,你的店什麼時候裝修好啊?看你累的樣子好心疼。」小雲嗲嗲的說
著。

  「嘿,是不是老公最近都是交差了事,小可愛不滿了啊?」手上摸了一下奶
子,那個招娣在廳上看電視呢!

  「去,人家才不像你,那麼色,只是心疼你嘛!」嘴上是那樣說,但臉上卻
是春意盎然,想了吧?不過和小雲的性生活一直不是太美好,在電影院那天晚上
就很爽,回家後慢慢地小雲也不抗拒,但總是感覺不投入一般,而且雞邁也是水
份不足,常常做一半就火辣辣的,我一直懷疑是不是心理陰影沒消。

  「小可愛,還會痛不?」我摟著一具誘惑無比、青春動人的肉體,雞巴卻漲
得發痛,仍然是這樣,幹久一些就沒水,火辣辣的痛。

  「不會了。老公,小雲是不是很沒用?」小雲其實也是很想讓我開心的,尤
其是最近,見我總是忙得暈頭轉向。

  「傻瓜,怎麼會關你事,小雲是我的小可愛呢!」心裡不爽,嘴上仍然要哄
哄女友啦!但後一句卻說錯話了:「小雲是天上的雲彩,白雲飄啊飄的,奶子好
白,唔……」我的腰給掐了一下狠的,小雲居然眼濕濕的看著我。

  「小可愛怎麼生氣了?別,別哭。」暈,我說錯了什麼?

  「壞老公,討厭!不要你,唔……討厭,人家是草花頭的芸,不是雲彩。奶
子白得像草綠呢,討厭!」暈啊,好像聽說話的,怎麼分得清?連忙道謙,又親
又舔的哄著,才終於開心,還許下週六一起逛街跳舞的諾。

  「嘻嘻!老公對小芸最好了,親一下。」暈頭中的某狼,似乎又開心無比,
因為小芸親的是硬翹翹的雞巴。

  「唔,老公,你的怎麼那麼大嘛?討厭,那天那個女的都全含完,那男的很
舒服的樣子,我咬短些好不?」小惡魔又開始調皮了,真的咬著那大龜頭,只是
好輕,好舒服。

  我是真的有些兒爽的感覺。有一天看見小芸偷偷的拿根大香蕉在練習,我是
嚇了一跳,當然也沒說破啦!

  小芸在我的大雞巴上真的是用心哦!能想到的都用上了,只是以前可沒那麼
多A片,有的也只是一些錄影帶而已,不是很清晰的那種,但小芸是很用心的做
啦!我也終於射精,小芸張嘴緊緊地含著,全射在她嘴裡面,居然還一邊吞一邊
的幫我舔著。

  「老婆,你真好,老公好舒服。」好像我很少會叫小芸做老婆的,似乎心裡
仍然是紀念著阿美。唉!叫老婆似乎就會想起那小妖精一般。

  「老公,人家去洗一下臉,好不?」當然好,還有什麼不好的嘛?

  週末了,今天約好了小芸一起逛街,晚上泡吧跳舞。下午我們就開始一起在
街上逛著,小芸穿得很辣,小小的背心,小裙褲也是短至大腿上的,唔,好辣好
誘惑的裝扮。

  別和女人逛街,尤其別和一個精力過剩的小惡魔逛,好累,一個下午不停地
走,每間衣物、包包,還是美容類的都要進去,還沒機會坐,要給意見哦,不然
小嘴就嘟了起來。

  「老公,這衣服好不好看?」小芸就愛這種辣妹的裝扮,手上拿的也是小件
的背心,白底上面是有閃珠和公仔的,什麼公仔我不懂。

  「嗯,很好看,試一下,喜歡就買了吧!」別心疼錢了,反正買好了可以回
家。呵,是不是女人愛用逛到男人快發瘋、然後基本是「你喜歡就買吧」這招?
越快買越好!

  「老公,進來一下。」小芸在一個換衣間裡招我進去,我看了眼賣衣服的小
妹,小妹笑咪咪的,沒什麼意見。

  「要老公做什麼?小可愛。」這個試衣間也是個雜物間,挺大的。

  「好不好看?剛才買的內衣。」內衣是剛剛買的一套,但賣內衣處不給試穿
的,小芸在這急著試,嘿嘿!

  「好看,沒穿更好。」我在小芸身後貼了上去,對著更衣鏡拉開那胸圍,全
身鏡看著就是爽。

  「別啊,老公,給人聽見的。」小芸臉色似乎很想,但又怕一般。

  「看一眼嘛!小可愛乖。」我蹲下身體,伸手把她的內褲脫了,居然也沒反
對,就脫了下來。

  好濕,全是淫液。暈啊,在家幹了那麼多次,加一起可能還沒現在的水多。
小芸臉色好紅,似乎情動哦!難道小芸喜歡在公眾地方給幹?上次動情也是在電
影院,尤其是廁所裡好騷。

  「老公,別,人家會叫出來的。」我拉開褲鍊,就要幹小芸的雞邁,她又害
怕,我順手拿了剛才換出來的的內褲塞進她嘴裡。

  「老公要進去了哦!你叫不出來了吧?嘿嘿!」反對無效,也許根本也不反
對,只是半推半就。

  腿張得好開,雞巴輕鬆的就進去了,我不敢大力幹,只是動作很快,但真的
很刺激,在公眾場所就是爽。只是幾分鐘我就射了,小芸似乎也高潮了,臉色潮
紅,雞邁一直在收縮,淫液更是流到大腿到處是,連地上也有不少。

  我幫小芸快速的用她內褲擦乾淨她的腿,也擦了下地面,就兩人一起出來。
那賣服的小妹看我們的眼神好古怪,我只是笑笑,讓她打包,然後給錢走人。小
芸也沒說什麼,只是想快走,她沒穿內褲哦!新的說沒洗不好穿,舊的還擦了一
下地板,更不好穿啦!

  「老公,我們打車回家,好像有東西流出來。」小芸靠著我的身體,小聲的
說。好嗲好騷的樣子,回去慢慢地幹多你一次才行。

  伸手招了計程車,我把手上的東西扔到後座裡面,本來是想坐前面的,小芸
拉我的手卻沒放,就一起坐後面了。她先上車,坐車中間位,那座位比兩邊高一
些的,我坐在邊上。

  說了地名,車開始在開了,今天是週末,有些塞車,走得很慢,小芸靠在我
身上,沒說話,腿合併著,似乎怕東西流出來。

  「塞車真討厭。」說了一句,就把車窗搖下,想抽支煙。小芸並沒反對我抽
煙的,始終是愛泡吧的,見習慣了吧!

  抽著煙,我的頭都是往外看和噴煙的,一直也沒留意裡面。車慢慢地走著,
在停下時,眼角忽然見司機調了下車內的倒車鏡,剛才他已經調了一次也。

  我沒出聲,只是裝作不為意的擺了下身子,眼角可以看到小芸的坐姿,居然
倒車鏡正對著她的雙腿,小芸開始是併著腿的,現在居然是打得開開的。而且讓
我更震驚的是,小芸臉色有些潮紅,她知道在給人偷窺嗎?我沒說話,只是靜靜
地用眼角瞄著,頭也靠到車椅上,手上又點了支煙。

  小芸肯定是知道的,她的腿曲了些,裙襬似乎�高了好多,小雞邁是完全能
給倒車鏡看到了。好在司機也沒出事,順利回到家,給了錢司機,嘿,居然說錯
了三次價,神不守舍到這地步?

  「老公,我要……要你幹我雞邁,好想。」剛一進門,發現沒人在,小芸就
要脫我褲子。在大廳上就開始幹,水好多,如果小霞、小芬是水池,那小芸現在
就是水塘了,真的好厲害,在沙發上幹,連沙發也一大片的水漬,地面也不少。

  原來,小芸有些心理問題,是喜歡在公眾場合上給幹?我後來問過一些心理
醫生,他們說很正常的,因為很多人有表現的欲望。而且小芸第一次是給我強姦
的,第二次就發現別人在廁所也敢幹,她的心理已經有些兒出現這種很強的表現
欲望。

  晚上我們到酒吧去,發生了好多事,也好爽。嘿嘿!




              (3)迪廳豔遇

  「老公,今天好舒服,以後也要那麼舒服,不然人家不理你。」給幹爽的小
芸趴在我身上,像貓一樣舔著我,我們從客廳幹到房間,躺在床上了,雞巴還泡
在小芸的雞邁裡面。

  「小可愛,好像有東西流出來了哦!要不要起來清理一下?」我是想著要洗
一下還是什麼的,沒想小芸白了我一眼:「壞壞的老公。」就從我身上起來,拿
紙巾捂著自己的小雞邁,趴在我身下開始舔我的雞巴,嘿,這樣幫我清理?爽!

  雞巴上沾滿了淫液和精液,連陰毛上也是,小芸在那舔得很認真也很仔細,
�頭看了一下,剛才她流的淫液太多,我射得也不少了,流到蛋收下面也有,她
也趴到那開始舔,連我屁眼也舔得好乾淨,害我雞巴又硬了起來,剛想做什麼,
就聽到大門響,好像同居的回來了。

  「老公,晚上才能玩了哦,現在我要做飯飯你吃。」小芸輕輕的咬了下我的
龜頭,就起身穿衣服,居然沒穿內褲就穿回原來的裙子。

  「阿娣姐,一起吃飯吧?」小芸在開飯時叫上招娣,我也叫她一起吃,週末
沒上班是在家吃飯了。

  「那不好意思啊,大眼哥。」她也很爽快的坐了過來。

  「那麼客氣做什麼?今天沒和男友逛街啊?」我遞了碗飯過去,順口問著。

  「他要晚些才能過來。討厭得要死,錢賺不到幾個,工卻忙得要死。」招娣
在怨她男友。

  一邊吃一邊說著笑,很快吃完了,招娣搶著洗碗去了,小芸陪我在客廳坐,
「老公,一會是不是跳舞?」小妞可不會忘記,怎會那麼喜歡跳舞嘛?

  「你喜歡啊!說了今天陪你的。」我笑著回話,今天也夠爽了,嘿!

  「耶∼∼老公最好了!我先洗個澡,我們就去。」小可愛跳了起來,扭著小
屁股就進去拿衣服洗澡了。

  看著她天真的開心樣,心中想起下午坐車時卻那麼大膽的表現,是不是很矛
盾?跳舞是不是也是一種表現慾望?讓人關注自己的慾望啊!

  小芸換了衣服,還是差不多的,套了條小牛仔裙,上面是小背心,包得緊緊
的。「招娣姐你們要不要一起去啊?」小芸在洗澡時,招娣的男友也來了,長得
1米72上下的一個斯文男人,戴著眼鏡,叫阿才吧,也許是阿財也不定,沒有
問。

  「好啊!好久沒泡的廳了。」招娣也說著要一起去,阿才沒意見,好像他挺
怕招娣的。

  一起出了門,居然是招娣說要去「火玫瑰」,我也沒反對,去就去吧,大家
打了車就過去。

  週末的廳裡人很多,我們一起擠到一角落才找到有空台,大家坐下,叫了東
西,阿才搶著給錢,我也隨便了。

  只是坐一會,「老公,我們跳舞去。」小惡魔一到舞廳就開始發瘋了,唉!

  果然,跳了一小時她也沒停一下,我的腳啊……下午已經逛了一下午街,現
在又跳舞,腳好累哦!我先回了座位,小芸繼續玩她的,實在沒精力陪她瘋,呵
呵!

  「招娣,怎麼你一個人在?」阿才跑去哪了?

  「大眼哥,他去覆電話了,有人傳呼他。」招娣似乎喝了些悶酒,臉上通紅
的。

  「那要不要大眼哥陪你跳一下?」我客氣了一句,沒想卻是,「好啊,坐得
好悶。」招娣站了起來,要開始跳舞。

  一曲跳完,燈光有些暗,音樂也不再是強勁的,給人中場休息吧!我和阿娣
因為剛出來,也沒回去坐,就接著跳慢舞了。嘿,摟著挺舒服的,奶子也不小,
頂在胸口很軟很舒服。

  回到位子上,小芸和阿才都在,我們就玩骰子,一起玩鬧。傳呼機響起,招
娣不開心的說:「你是不是和我玩的?難得一次,響個不停。」阿才無奈地拿傳
呼機。

  「阿娣,不是我的啦!我剛剛都關機了,你看。」暈,原來是我的響。

  尷尬的阿娣:「不好意思,大眼哥,我不是說你的。」呵呵,別解釋了,越
抹越黑的事。

  走出的廳外面覆機,裡面太吵,基本是聽不到電話的啦!只是阿昆找我聊天
的,聽我說在的廳玩也就算了。

  在外面站了一會,裡面的空氣真的不咋樣,有時出來坐一下,覺得人舒服很
多。走進的廳,在位子上只有招娣在坐著。

  「他們呢?又是你一個在。」倒了杯酒給招娣,問她。

  「阿才和小芸出去跳舞了,我跳累了。」招娣倒是挺會喝酒的,杯到酒乾。

  「老公,你肯回來了啊?電話說那麼久,呵呵,才哥挺會跳舞的。」他們很
快就回到位子,舞廳的燈光慢慢地變暗,要跳慢舞了吧?

  只是坐了一會,小芸就拉我出去跳慢舞,這小惡魔不會累的啊?

  「老公,第一次和你跳慢舞哦!」整個人掛在我身上,小芸嗲嗲的說著。

  「小可愛,今天玩得開心不?」我低頭親著小芸的臉,小聲的問她。

  「嗯,老公,我們回去就做愛好不好?人家想。」

  靠!今天已經幹了你兩次,還想啊?我也沒想其它的,嘿嘿,難道這小妞受
環境影響那麼大?想著,看了眼過道,是不是去那玩一下?有些兒懷念哦!

  「老婆,跟我來,老公現在就幹你雞邁,好不好?」我摟著小芸移到過道邊
上,小芸臉色紅紅的:「人那麼多,怎麼幹嘛?」不是不肯,只是怕人太多哦!

  再次移到那個包廂,沒燈光,敲門,沒人,再敲……伸手打開。

  「老公,你好大膽,要是有人進來怎麼辦?」小芸低喘著,小聲的說。

  「咳,同好……」我靠!林哥這鳥人是天天在的啊?今天發現小芸膽子比小
芬大好多,居然也沒怕,只是摟緊我,沒什麼動。

  我沒說話,在想著是不是要在這幹,人有些兒矛盾。很刺激是真的,女人也
特別騷,可是小芸是我的正牌女友,要是林哥提出要一起幹,我就不是那麼舒服
了。

  我正考慮,「兄弟,你可以到這沙發上幹,還有個長沙發的。」林哥在說,
小芸身子一直在扭,似乎很興奮,很想我幹她。操,我不出聲就是了,幹就幹!

  沒點火機,林哥幹的女人長什麼樣我沒看見,但肯定不是上次那個,聲音不
太對。嘿嘿,這次這個好像很騷,聲音一直沒停下,一直低低的傳過來。

  抱著小芸過去,我脫掉了她的內褲,居然小芸自己脫下裙子,下身光光的。
操!她是真不怕人看的樣子,靠!看就看吧!怕個鳥?我也脫下褲子,下身光光
的幹起來舒服。

  雞巴剛插入,像是給吸進去一樣,小芸的雞邁已經有若水塘了。一開始我就
狂幹著,「噗滋……噗滋……」每次抽出和插入的水聲大得怕人。我沒說什麼,
只是埋頭狂幹,林哥那邊可能已經快結束,也是越幹越快。

  小芸也開始在低低的叫,手拉我的手摸她奶子,有衣服在摸得不是很爽,乾
脆把她全身脫得光光,小芸似乎更加瘋狂了,整個人都仰起身子:「老公,我要
死了!唔……」叫得好大聲。在她全身的抽搐下,雞邁夾得好緊,好舒服,我停
了下來,享受著雞邁一緊一鬆的按摩。

  那邊打著火機,點亮了蠟燭,手居然抖了一下。我望過去,林哥也是愣著看
我,我看那女人時,知道他為什麼會愣住。

  那個女人居然是老闆娘,就是胖子的姐姐!操,我也愣住了,不知做什麼反
應。天!

  「老公,好舒服……」整個人還給我壓著的小芸不知什麼事,低聲叫我。

  我對那邊笑笑,坐到沙發上,小芸也回頭看了一下那邊,就雙眼如絲的趴起
來給我舔雞巴。操!這小騷貨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小屁股正對著林哥那邊,還
稍稍的張開了腿,那個肉饅頭那邊是看得很清楚了,雖然燭光不是很亮。

  我有些興奮也有些迷惘,心裡有些瘋,手就用力壓了一下小芸的頭,嗚……
差不多整根都插進了小嘴裡。

  「嘔……」我放開時,小芸有些反胃,嘴裡也有些口涎掛在嘴角,眼睛看我
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呵,不會是為無法全吞我的雞巴而不好意思吧?

  小芸又繼續舔,那邊的老闆娘居然走了過來,全身光光的,奶子不大,還是
很挺的樣子,手上從台面移過來一杯熱茶和一桶冰。她想做什麼?

  「小妹妹,幫男人吹,這樣可不夠哦!」不會吧?教小芸吹簫?

  小芸�起頭,眼神好奇地看著她:「要怎樣啊?我不懂的。」

  老闆娘細細的說著,小芸真的按照她說的,含了口熱茶就給我含雞巴了,可
是馬上就弄了我一腿的熱茶。呵呵!

  老闆娘回頭看了眼林哥,「小妹妹,我示範一下你看哦!」就含了口熱茶,
跪在地上含我的雞巴。暈啊,收買我?拉我下水?反正也不準備在公司幹了,爽
一下老闆娘也不錯。

  小芸在邊上看著,老闆娘先用熱茶,然後用冰加水一次次的換著,好爽,冰
火九重天哦!雞巴硬得發漲,真他媽的舒服!發明的鳥人估計,也真是玩女人不
知玩成什麼樣了,這樣也能想出。

  來回幾次後,老闆娘直接低頭,慢慢地含了我雞巴進嘴,居然頭還搖擺了幾
下,整根雞巴就進了嘴了。爽!深喉嗎?

  我看著小芸,她一臉的佩服,並無不悅之色。看了眼林哥,他也是笑笑,比
了個手勢,讓我享受,似乎是讓我幹她。

  我伸手把老闆娘拉起來,想幹她,但剛才林哥是內射的,流出精液,我又看
著不是很爽,就對著屁眼去了。老闆娘也不反對,回頭媚著眼說:「慢些哦,你
的好大。」插了進去就開始抽送,肯定已給人幹過不少屁眼了,雖然還是很緊。
嘿嘿!

  小芸發現我居然在幹屁眼,臉上更是好奇,我沒幹過她的嘛!把老闆娘身體
轉了下,她就知道,伸頭到小芸的雞邁處舔小芸。幹了幾十下,我就抽了出來,
移到小芸處開始幹她的雞邁,全是水。

  很快地小芸再次高潮,在全身抽搐、雞邁的緊夾下,我也要射出來,但卻沒
在裡面射,而是抽了出來。伸手拉老闆娘的頭,她自動張開嘴讓我射,嘿,我沒
對著嘴,只是射在她臉上。爽!顏射以前感覺高高在上的一個女人,射完也是讓
她舔乾淨。

  我們離開了,一直沒交談,他們也不想給小芸知道我們認識吧?只是大家交
流了下眼神,我就離開了。

  是夜,回到家中想睡覺,沒想小芸居然拿我的雞巴練習了一晚上,累啊!第
二天覺得腰都痠痛啊!




             (4)摩托上的戰鬥

  和小芸在酒吧裡幹過之後,回到家中開始時還好,後來又回復原樣,居然幹
起來是乾乾的,次次是幹一半就幫我吹出來。現在小芸倒是吹的技術非常不錯,
可是仍然覺得鬱悶啊!

  店舖也已經裝修好,我把辭職報告交上去時,胖子非常驚愕,看了我半天才
冒出一句:「大眼,你考慮好,真的不做啊?」

  「胖哥,感謝你一直對我的關照了,以後常常傳呼我玩呀!」然後我也對他
說了,我開了個燈飾店,請他以後多關照之類啦!

  結了薪水我就提著包袱閃人了,只是和那幾個人打了個招呼,也沒什麼好扯
的,關係也不是那麼好。呵呵!

  回到家中把東西都放好,打了個電話給小霞,告訴她,我沒在胖子那做了,
我已經對她說過,我要開燈飾店的,她倒也非常看好。聊了許久才放電話,呵,
兩週還是有一次的幹小霞的啦,雖然少了很多,但她也是對我極好了。

  「老公,我回來了。好香!」我做好飯時,小芸就回來了,其實我不會做飯
菜,只是小可愛喜歡讚我而已。

  「快去洗手吧!菜不咋樣,湯不錯的哦!」小芸洗好手,招娣居然也回到家
了,平時她是沒那麼早的,她要在公司吃了飯才回的。

  「剛好,招娣一起吧!」我招呼著,小芸也進去取了碗。嘿嘿,招娣倒不客
氣:「看來我運氣好,今天出來辦事,沒回公司就回家了,居然吃到大眼哥做的
飯菜。唔,湯好喝。」大家笑著吃飯,我對招娣說了我沒在公司做,開了個店的
事。

  「大眼哥,你要不要招人啊?我妹妹沒事做,正在找事做呢!」

  「哈,真的?那可好了,我正頭痛著找個信得過的人難找呢!」是真的麻煩
事,計劃中我是常常要跑外面的,要是沒個信得過的人幫忙就很麻煩了。

  大家說好後,招娣飯沒吃完就去打電話告訴她妹妹,讓她過來給我看看。

  「阿娣,這個這樣擺,好不好看?」招娣的妹妹叫英娣,嘿嘿,她要我叫她
阿娣了,英娣?嘿嘿∼∼前兩天就開始上班了。

  店後天就開張了,今天也終於把貨全部進好、擺好了。呼∼∼吐了口大氣,
正在點煙,阿昆就進來了,和阿娣也打了個招呼,就扔個鑰匙給我:「給你的,
二手的摩托,你要跑業務,總不能天天坐車的,不方便也太長時間。」

  暈啊!兄弟就是兄弟,知道我想要什麼,我是準備有錢就去買的,呵呵,現
在缺錢啊!一個紅色的125㏄的『鈴木王』(台灣是叫什麼的?趴下身子開的
那種),我很喜歡的一種車了,開得拉風啊,當年這車可是有錢人玩的東西。

  傍晚,把店關了後,就知道車的好處了,嘿。

  「阿娣,我送你回去吧!」阿娣住在她們大姐夫的家裡,我送她回家也不遠
的。

  「那怎麼好意思啊?大眼哥。」說是說,人可是上了車。

  嘿,這種趴著開的車帶妹就是爽啊!開始阿娣離得有些遠,是向後靠的,但
車一開,踩上兩次剎車,急加速幾次後,人就趴在我身上了,手也是抓著我腰邊
的衣服,不敢抱啦!嘿!

  兩個奶子不大,但感覺很結實哦,彈力十足,害我心癢癢的。好久沒發洩過
了,總是幹一半,小芸到底什麼回事嘛?明明是水塘,在家也不出水,靠!

  回到家,和小芸吃了飯,也已經快8點了,大家都工作一天,一身髒髒的。
洗了澡後,小芸穿了條像睡袍一樣的吊帶裙,頭髮剛洗好,在擦著頭髮出來。

  看看她的頭髮濕濕的,我說:「小芸,阿昆今天給了個車我用,我帶你去兜
風要不?」吹吹頭髮也好,也好久沒陪小芸去那玩了,天天忙得半死,比在公司
做事還要忙許多呢!

  小芸聽說我有了個摩托車,高興壞了,當然要去遊車河啦!她要換衣服時,
我就順口說了:「只是轉幾圈,不用換啦,換來換去的麻煩。」小芸也是隨便的
就跟著我出門了。

  吊帶裙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有些寬鬆,小芸好像忘了自己沒戴胸罩哦!我開
始也是沒留意,出來了才看到,想想也沒事了,反正就是遊個車河,嘿,對我更
好,趴在我身上舒服啊!

  開始在市內開得不快,小芸趴在我耳邊說:「大眼哥,我們開出郊區去,吹
一下風,好不好?」

  呵呵,哪有不好的?一個可愛女孩趴在你身上嗲嗲的要求,你會說不好啊?

  開了不到二十分鐘就出了市區,開往一個山區裡面,也是市內了,只是那邊
屬於風景區,沒有住房的,全是樹木或小山丘的,有個很大的湖,拍拖或什麼的
倒是不錯。嘿,開過去就看到很多小車停在路邊了,在幹什麼?嘿。

  我心中有些想,一直在家幹小芸似乎都不能盡興,再試一次是不是出來幹就
好?心中想著,就把車開到一邊的小樹林裡。

  停下車,「老婆,我們坐坐?」下車時,小芸也下來了,但轉了圈找不到長
椅啊,靠!全是在一對對的摟著的。

  乾脆回到車上,打了大腳架,和小芸就坐在車上了。她居然學著說要開車,
整個人趴在車上玩,小屁股對著我,呵呵,只給她頂了幾下,雞巴就硬硬的翹起
了。

  伸手去摟她,親著脖子,雙手也開始揉小芸的奶子:「老婆,我想幹你。」

  「那回家人家給你幹,老公。」小芸也直起身體靠到我懷中。

  唉,回家幹估計又是不能盡興的,手揉著奶子,只是也沒說什麼了。小芸又
趴下做著開車的樣子,看她那麼喜歡,乾脆帶她開開吧!那時摩托可不是家家有
的東西,算是比較貴價的東西了。

  「小芸,我帶你在路上慢慢開一下。」我也趴了下去,小芸當然願意,呵!

  「老公最好了,嘻嘻!人家也學開摩托車。」

  著了車,慢慢地開著,小芸只是做個樣子啦,並沒開的,不過她也是雙手扶
在方向盤上,整個人都像足在開了。

  開到另一個方向去,那邊離得遠,來往的車不多,而且邊上都是草地,好像
說是什麼大型工地的,但一直沒什麼開工。

  車在慢慢地開著,小芸的屁股頂在我雞巴上,靠!雞巴更是漲了。小可愛感
受到那硬度,居然成了小惡魔,屁股還扭了扭。車越開越慢,讓小芸扭嘛,真是
很舒服呢!

  到了比較遠的地方,已經看不到開了,我把車停了下來,「老公,你要做什
麼呀?不能在這幹人家的嘛,要是一會有車過就不好了。」小芸說的聲音好嬌好
嗲,怎麼聽都是叫老公快幹我啊!

  手把小芸的裙子拉高起來,一隻手從衣服的上面往下探,一隻手從裙襬下伸
了進去,靠!又是水塘啊,好濕,乳頭也變得硬硬的。「老婆,你摸起來手感真
是超級好。」手在揉著那個漲起來的乳頭,嘴也輕聲的說著,下面的手伸了兩手
指進去挖著小雞邁。

  只是一會,「唔……老公,我好難受,我們回家幹好不好?」小芸說話像貓
叫春一般了,下面的淫液更是把內褲都弄得濕濕的。

  「老婆,回家幹嘛?剛出來啊!」嘿嘿,手更是賣力地捏著乳頭在搓,下面
也在揉陰帝了。

  「老公,我受不了,人家要回家給你幹雞邁嘛!要你大雞巴幹人家。唔……
好難受……」小芸身體在不停地扭著。

  「老婆,你趴在車前面,我在這幹你。」靠!要是回家水塘又乾涸,我就累
死了。

  沒等小芸同意就把她的屁股�高了些,我只是解開褲鍊,抽出雞巴就坐在車
上,把小芸的內褲脫下,小芸也扭著屁股往後頂了。很輕鬆的就進去了,靠!那
麼多水,什麼也進去了。

  「老公,好舒服!唔……」小芸一邊叫著,屁股也拼命地搖著往後頂,雙手
扶著小芸的腰,在小動作的幹著,始終姿勢不對,用不了力。

  幹了有幾十下吧,我趴了下去,小芸的屁股挺得高高的給我插。插了一會,
好累啊,雙腳還要撐著摩托車呢!

  「老婆,你坐好一些,我們像剛才一樣開車吧!」心裡忽然想起剛剛小惡魔
扭屁股頂我雞巴的樣子。

  把車開了起來,好爽,小芸頭趴下了些,雙手扶著油箱,屁股撅高了些,她
自己用力了,嘿,我要開車啊!當然只是幾下後就到我用力了,踩一下剎車急加
一下油,就是我在用力頂嘛,爽死!小芸?她的雞邁已經浪得流出的水可以加滿
油箱了。

  正幹得爽,對面忽然有車來,小芸一看到就把頭俯低了,嘿,但是屁股卻更
加賣力地往後頂,好像要高潮了。對面的車很快過去,但路過時,喇叭打得震天
響呢,嘿,該是看到了吧!

  「唔……老公,要死了……唔……老公,你要幹死我了,好舒服啊!老公,
唉……插太深了……」小芸在亂叫著。

  伸手把小芸的裙子整條拉高,沒戴胸罩的小芸這時可是全身裸露了,裙子蓋
到她頭上去了。摩托車還在慢慢地開著,在車的倒後鏡居然看到有車來了,但沒
開燈,不會是劫匪吧?靠!我小心的注意著後面,小芸是不知道的,她只知道拼
命地撅起屁股往後頂。

  後面的車燈亮了起來,靠!是剛才那台車。沒理他,我幹得正爽,你要看就
看吧!車燈亮起時,小芸似乎嚇了跳,但又很快地繼續扭屁股,後面的車居然也
開得慢慢的在看呢!靠,看活春宮啊?

  我居然感覺很爽,雞巴比平時更硬更漲。小芸?她已經快樂得暈過去了,慢
慢的沒力扭屁股了。我乾脆半站了起來,小芸也配合地把屁股撅得好高,方便我
插她雞邁啊!靠,是不是變態夫妻?我居然給人看著也感覺特別爽,幹得更是賣
力。

  後面的人是不是看得很爽?可別看傻了加一腳油來撞我哈!現在的姿勢他們
是看很清楚了。我幹了一會,剛好見一小路,就把著車轉了上去,那是條泥路,
兩邊都是草,那車才轉頭走了。

  我開得也不遠,就把車停下,打了小腳架,雞巴抽出來,把小芸反過身子。
小芸這時候頭髮淩亂,整個臉都是潮紅之色,眼睛也迷惘得很,身子一反過來,
雙腿盤上我的腰,就那樣給我幹。靠!嘴居然拼命地咬我,高潮過度了啊?精神
恍惚的小芸已經不會叫,只是死死地用力。

  好爽!雞邁一鬆一緊的吸著,我也射了精,好久沒真正的發洩了。靠!小芸
真的在公共場合幹就水多,喜歡給人看嗎?

  幹完還抱了很久,整條褲子和摩托油箱上都是小芸的淫液和從她雞邁流出來
的精液。「老公,剛剛以為會給你幹死了,好舒服,人家剛剛以為死掉了。」小
芸過了很久才無力地說,似乎她真的興奮過度了。

  「老公,我幫你舔一下要不要?」小芸是不是還想幹啊?嘿嘿!

  我沒反對啦,只是把車靠好,我抱著小芸離開車,她就蹲在我前面給我舔雞
巴。「老公,我們回家好不好?」小芸只是舔了一會就要回家,居然不是想幹多
一炮?




             (5)暴露的起源

  在摩托上操了小芸後,帶著她回到家中,小可愛居然仍然要我操她,操的過
程是非常騷吧,甚至可說是那種極為淫蕩的叫床和索取。

  「老公,你以後會不會不要我?」高潮後軟在我身上的小芸過了許久忽然問
我。

  「為什麼那樣說啊?你是我最可愛的小可愛呢!怎會說老公不要你了?」我
摟著她親著臉說。

  「人家是不是好騷啊?我知道你那樣想我的,老公……嗚……」居然開始趴
在我身上哭了起來。

  「老婆,別哭,暈!怎麼好好的就哭上了?我喜歡著呢,你是我的寶貝呢!
你怎麼會騷嘛,要說騷也是我嘛!嘿嘿……」哄著小芸,親舔著她的小俏臉,淚
水似乎有些兒苦澀。

  沈默了一會,小芸翻身坐到床上,我也坐了起來,伸手摟著她:「寶貝兒,
你到底怎麼忽然不開心啊?老公不明白呢!」其實我心裡是知道的,她覺得在外
面給人看,心中正悶著,可能又控制不了自己吧!

  「老公,你知道我為什麼不開心的,我知道你知道的,我是不是很騷?」小
芸說著繞口的話,但意思卻是很明白。

  「我不知道會不會猜錯嘛!你自己說,老公最疼寶貝兒了,不會怪小可愛老
婆的。」揉著那雙堅挺的乳房,感受著那柔軟和彈性一體的細膩。

  「老公,我是不是很騷?我好怕,可是我……」說著話,似乎又想哭,「老
公,我在那時候就會好興奮,控制不住自己,你那樣操我時,我覺得好舒服,好
喜歡你那樣操我。」小芸終於開始說了出來,自己在暴露的情況下會感覺興奮。

  「傻,很正常啦!你沒發現老公那時也特別興奮啊?嘿嘿!」我低頭咬了那
粉紅的乳頭,又親了一下嘴,小芸的臉色終於好看了些。

  「老公,可是我好怕啊,以後會不會變成蕩婦?」小芸沈默了一會,又開始
問。

  「不怕啦!老公還欠你四個女人呢!你說要找四個男人的嘛!」我開著玩笑
說。

  「討厭,人家說真的嘛!」開始回復正常的小芸又開始嗲上了。

  過後一直在操小芸時就會說起這事,也常常和她開始聊以往的事,我說是為
了幫她找原因哦,沒想真的發掘了好多東西出來。

  原來小芸是老二,有個比她大四歲的姐姐,和小芬同年的,小芸和雙胞胎妹
妹一直是她們幾個大姐姐的跟屁蟲,小芬的哥哥阿軍和當時就已經認識的白臉哥
林建強,他們都是一起長大一起玩的。

  在小芸小時候跟得太緊時,她記憶中的童年是在小村莊裡長大的,最愛就是
到山上的小樹林裡玩。那時可是好多防空洞的,他們常常就在防空洞裡玩遊戲,
嘿,玩得最多的就是結婚遊戲,還有就是扮醫生打針的遊戲了。

  她那時總是好羨慕姐姐和小芬姐,次次幾個大哥哥選新婚都是選她們兩個,
那時她才六歲嘛,兩個姐姐也才是十歲,總是那樣拜堂啦、做飯吃啦什麼的,小
芸和妹妹小微就總是人只能在邊上看,小芸還好多次看到兩個哥哥和姐姐洞房。

  小芸說到他們洞房時,臉上紅紅的不肯說,嘿,在俺的大棒政策下,最後也
羞澀的說,次次兩個姐姐都是給扒得光光的和兩個哥哥玩,有時是好多個哥哥,
他們玩得好開心的樣子。而且次次那樣玩都是不給小芸和妹妹跟去的,只是她自
己找到去偷看到的。

  「小寶貝,你騙老公哦!」我捏著乳頭說小芸。

  「討厭!人家哪有騙老公嘛,真的是偷看的啦!」小芸真的很會嗲人,說話
時也是翻著可愛的眼睛,在那轉啊轉的。

  「小孩子看到這些東西一般會跟爸爸媽媽說的啊,你怎麼沒說呢?」我小時
候好像也偷看過的說。

  「人家才不敢說,人家……討厭老公,不說嘛!」小芸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也。

  那天晚上我一直折磨著她,小芸最後也不肯說。但過了沒幾天,帶她在包廂
看電影時,嘿咻中折磨了半天不操她,才終於用哭泣的聲音說了出來。

  「壞老公,快操人家啊!人家要老公操小穴嘛!嗚……人家那時看到爸爸肏
媽媽,第二天問媽媽,給媽媽教訓了一次,之後就不敢再問這些嘛!」暈,你看
到爸爸和媽媽肏屄還去問啊?

  「老公,我說了,你不準笑的,不然我以後不理你了。」小芸給操得半天吊
時才肯告訴我。

  「寶貝真乖,老公最愛寶貝了。你爸爸是怎樣肏媽媽的?我們也學一下。」
呵呵,操得爽時,我胡扯著和小芸玩笑。

  「壞老公,爸爸肏媽媽就和你肏人家一樣的肏啦!老公,要死了,要給你操
死了!嗚……」小芸似乎高潮了,緊緊地抱著我。

  「你媽媽是不是一樣的叫啊?寶貝。」我是順嘴問的,真的。

  「叔叔操時,媽媽是那樣……啊,沒什麼了。」小芸失神中說錯話了,叔叔
操時?

  「小可愛不乖哦!我們說什麼也不怕的嘛!我可是什麼也告訴你了。」我停
下操小穴,好漲,但更想聽丈母娘的風流故事哦!但這次小芸是死活不肯說,只
是說自己叫錯了,要不就是我聽錯了。嘿嘿!

  在陸陸續續日子,小芸也一一的老實說出自己看到的東西。

  小芸就很坦白的承認,自己從那時開始,就一直很想像姐姐一樣脫光了和哥
哥們玩遊戲,在童年時就一直有的念頭,是不是露給人看會興奮的來源啊?

  「老婆,我們回家好不好?」在一次公園野合中,我在戲弄著已經春潮泛爛
的小芸。

  「嗚……壞老公,我要……我要老公肏人家。快點嘛!」光著下體的小芸,
死死地用雙腿夾著我的粗腰,非要我操她不可!

  雞巴緩慢地插了進去,嘿,小芸更是瘋狂的想要,那樣慢的操,更是一種折
磨啦!「老公,別玩小芸了啊,小芸是老公你的騷貨,要死了……快大力操人家
嘛!」已經處於瘋狂的小芸,屁股頂得半天高。

  「小乖乖,叔叔是怎樣操媽媽的啊?要不要老公一樣的操你?」腰一直在迎
合著小芸,她進我退的迎合著。

  「嗯,壞老公……乖嘛!操人家,一會說哥哥怎樣操姐姐的……」不肯說媽
媽,只肯說姐姐的小騷貨,我開始狠操著小芸。

  「那時人家都12歲了,快搬家的那個暑假,那次妹妹出去玩了,人家在家
好無聊,就跑到後山玩。」小芸和我摟著,就在草地上兩人瘋狂後靜靜地說話。

  「那時人家也好懷念小時候的樂趣嘛,就跑到防空洞玩,才走近就聽到幾個
人說話的聲音。」小芸說著,臉上又開始了那種媚眼如絲的表情,居然小穴也有
了淫液流出一般。

  「我偷偷的走過去看,姐姐光光的身體,兩個哥哥也是沒穿衣服,你以後見
到姐姐不準說的,不然人家給罵死了哦!」當然是起誓保證不說嘛,小芸才肯繼
續說:「姐姐就那樣給一個哥哥在舔小穴,嘴上也在幫阿軍哥哥舔雞巴,後來那
個叫大飛的哥哥就把姐姐身子翻好,趴著開始操她,軍哥哥就在前面用雞巴操姐
姐的嘴。」小芸說著時,手居然在搓我的雞巴,似乎想要繼續操屄了。

  心下奇怪,小芸要是經過這樣的偷窺,應該很小就會給人上過吧?怎麼會還
是處女留給我呢?

  「老公,人家好怕男人啊,就是那次看到姐姐給兩個哥哥操後,沒隔多久,
有一人晚上我半夜起來小便,聽到媽媽在姐姐房裡哭求著什麼,就偷偷的看,才
發現是爸爸在打姐姐。老公,那時人家好怕,當時也不敢說話,後來聽出一點,
原來姐姐懷孕了,給爸爸發現,打得好慘,媽媽一直在求別打了。後來姐姐一連
好多天沒上學,阿軍哥哥幾個也一直沒再出現,我那時好怕啊!他們怎會這樣?
老公,我懷孕了,你會不會不要人家?」

  原來如此……我嘴上當然信誓旦旦的保證不會不要老婆。只是叔叔是怎樣肏
媽媽的,隔了好久才給套出來……嘿嘿,那是以後的故事了。




















0.016890048980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