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屈辱的人生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屈辱的人生(1)



  我叫張浩然,名字大氣,感謝父母給我起的好名字,更感謝父母給我一個好身體,一米8 的身高,80公斤健碩的身材。自學校以來,我的名字總伴隨著諸如“帥哥”“猛男”“籃球隊長”“班草' 之類的稱呼,習慣成自然,我天生的也以爲我比普通人優越些,父母都是機關干部,從小坐著父親的奧迪上下課,到現在在叔叔的集團擔任分公司總經理。人生一切算是順水順風,特別是我在經曆了數些美女后,遇到了今天的妻子,我的寶貝:筱琴。



  遇見筱琴是在一次我去朋友的舞蹈館,朋友叫大飛,是一名專業探戈教練,兩年前單干,開了家舞蹈培訓班,由于宣傳做的好,生意不錯,請了幾個舞蹈老師。琴正是其中的一個。我驚鴻一瞥,驚爲天人,瓜子臉上扎著利落的馬尾,白皙的肌膚因爲出汗而顯得有點紅暈,長睫毛,大大的眼睛,還有那堅挺的鼻子和完美唇形的嘴唇。再搭上一米七的身高和常年訓練的好身材,那真是多一分則胖,少一分則瘦。“大飛,你不夠意思,這樣的極品,你就自己藏著啊,對得起哥們”



  大飛倒淡定說“兄弟,她也剛來,今天她第一節試教,我這不還來不及通知你嘛”“少廢話,這樣的還要試教,直接過了!”還有,我要報名她的培訓班,你幫我安排好“我說道。”遵命,張少“



  于是乎,每天下完班,我都按時的來到舞蹈教室,認認真真的跟著筱琴學舞蹈,看著她優雅的舞姿,我覺得我最近沒去夜店玩完全值得了。一周后,在我跟大飛的安排下,舞蹈室在下完課之后,一起去KTV 唱歌,借此機會,我和筱琴認識,並成爲朋友



  “原來你是大飛哥的朋友啊,我都不知道呢”筱琴說“”恩,是我哥們,我答應他要來學舞蹈,還叫他給我找最好的老師,這才碰見你呢“筱琴被我無意的奉承哄開心了。交談中我得知,筱琴家算是藝術家庭,父母都是文藝兵,母親是團級的頭銜,得知對方的家庭后,我們不禁更有好感起來,都是體制內的,好交流啊。



  人生頭一次我想到了結婚,26歲的我,該玩的都玩了,處女、小姐、白領、警察、少婦、各種一夜。混混沌沌,今天終于想認真的對待一個女孩。于是后面的日子,我多次單獨邀約筱琴,並且表現的翩翩有禮。終于在一次我送她到家門口時候,她問我“浩然,你最近老約我,要干嘛?”我拿起準備已久的一個小手機挂飾,是KITTY 的,不很貴重,但是卻是托人從日本帶回來的和服KITTY ,“啊,這個好可愛”“筱琴,這是個小禮物,我只想表達,我借她來告訴你,我想做你心愛的人,如果你願意接受,你就把她挂在你的手機上吧。”她接過,回到“我考慮考慮”第二天我看到手機上挂的正是我送她的挂飾,知道,我成功了。



  我找女朋友這事,很快通過我父母在我身邊的眼線,傳到了我父母耳中,別問我怎麽會有眼線……我也不知道,總之,我從小身邊發生任何大事,我父母總會很快的知道,我父母很高興的找我談話:“然兒啊,這個筱琴呐,我們查過了,那是真的不錯,從小就是好學生,沒跟人家亂談戀愛,父母管的也嚴,而且,說起來我跟她的父親還算相識,當年我參軍的時候,他就是我們的文藝團成員了,記得人還不錯,這個女孩你好好把握,這麽多年了,你終于找到一個正經女孩,你看爸媽也老了,這個孫子……"



  :說話的是我媽,她能把你一切該考慮的說盡,但這次我不反感,我決定帶筱琴過來見父母。“那我改天約她出來見見面”“別,這樣,你跟她說,哪天啊,我們三個一起到她府上去做客”搞這麽大,平時沒少擺架子的父母,今天竟然要主動去人家家里做客,我壓力山大。



  跟筱琴說后,筱琴也答應了,說我父母人真好,她馬上跟她爸媽說。于是那個周末,我們三個正裝打扮,坐著母親大人的奧迪,提上一些據說對方父母很喜歡的東西,還有一個名貴的象牙箫,(她媽吹箫的……別邪惡)去到她家里。



  她家在軍區的一套院子里,獨立門戶,門口有兩哨兵,她爸媽也很客氣,在門口歡迎我們,並且準備的精致的晚餐,“你們真的太客氣的,帶禮物做什麽,這事啊,小孩子滿意就好,特別是老張你,咱們都幾十年交情了,你還帶東西,這。”都是些小東西,不過這個我看弟妹可能會喜歡所以特地拿過來,我們都是俗人,哪里會用這東西你說“”



  我爸遞過去那象牙箫,她媽的眼睛一下被吸引住了。放在口中吹起,絲絲清雅的聲音傳出,我們都閉氣欣賞,“好箫!”你們真有心了,我平時不愛其他,箫也收藏了一些,但跟你這把比起來,就差遠了,張哥王姐,你們心意我收了,貴公子一表人才,是你們的孩子,肯定錯不了。



  全盤搞定,主賓皆歡。甚至在多喝了兩白的份上,我們婚期都已經安排好了。



  我的爸爸爸爸媽媽媽媽媽媽們啊,你們真著急。



  (這集純屬過度,感情鋪墊,下面會風格變化較大)屈辱的人生



  (2)叔叔的陰謀



  婚禮就訂在了重陽節,取義99久久之意。在香格里拉酒店上百桌的嘉賓好友,見證了我們美好的婚姻。那天晚上我喝的爛醉,依稀記得,父母的眼淚,還有筱琴白皙的身體,那是我第一次進入她的身體。



  我們去了鄰國韓國遊玩了7天,蜜月里,我們天天做愛,每日不下3次,對于她的身體,我無法自拔。



  但當我回到公司的那天早上,有些事情正在發生。



  “浩然,你等會去我辦公室一下。”說話的是我叔叔,他平時不管這公司的事情,但有間董事長辦公室長期空著。



  我有點莫名,難道我不在的這幾天發生了什麽事情。“叔叔,今天您怎麽過來了。



  “公司有什麽需要您把持的嗎?”對于叔叔我還是很尊敬的,叔叔這個人,從小跟我爸要好,一起去參軍,但是退伍后,卻自己闖社會,早間開過一家保安公司,黑白兩道都混得開,后來認識了一些老板,涉足了,房産,機械設備、甚至軍工供應都有份,可以說在A市甚至是本省都是台面人物而且我現在又在他手下做事。



  “你看看這份文件是不是你簽的?”我接過一份設備供應合同,《關于XX公司供應XX線高鐵特種設備合同書》。



  “沒錯,是哦簽的,這屬于第二批供貨,合同跟上批次一樣,應該沒什麽問題吧?”我疑惑道。



  “你看這里!”



  “PT225”



  啊!怎麽會是PT225,PT225是普通乘坐汽車指標,跟高速鐵路的BT225座椅差距非常大,在材質,甚至安裝方法上都有著不同,一般使用沒問題,但價格上差了3倍。安全性上也有所不同。



  “怎麽會這樣,那天是小國給我的合同,他說跟之前是一樣的,我不知道怎麽回事,我問問他”



  小國就是我表弟,叔叔的兒子,全名建國,今年22歲,剛大學畢業,從美國留學回來的他,被安排到公司來做我助理,平時做事清楚,跟我想處的還不錯,也是帥小夥一枚。



  建國來到辦公室我問他:“這份合同怎麽回事?你不是說跟上一份一樣嗎?



  怎麽標準會變成PT225?”我有點生氣,語氣上已經壓抑不住了。”



  “哎呦,哥,別這樣。”他平時都叫我經理,今天竟然調皮起來,“那天不是你說的嗎,換成這個PT225,我們一下子省了好幾十萬嗎?還說最近結婚花錢緊,反正這個座椅也看不出來。”



  我一聽怒道:“你干嘛誣賴我!我什麽時候會爲了幾十萬做這種事情,你給我說清楚。”



  建國依舊漫不經心說道:“很清楚啊,你的手印,你的簽名章,這還不夠清楚嗎?哈哈哈哈……”



  “叔叔,這件事我真的是失誤,絕對不是有意的,請您相信我,我馬上叫人去改正。”



  “改正?你知道貨已經安上去了,如果再改耽誤整體進度怎麽辦?負責建造的王部長親自給我說的這事,還說我坑到他頭上了,你說我該怎麽辦,王部長說這事,大概得按貪汙國家財産罪,甚至危害公衆安全罪來算。”



  我一聽慌了,我這剛結婚,如果出個這事,那我一輩子全完了,我父母又是老干部,我真的不敢想象。



  “你下半輩子可能就要在牢里度過咯,哎……”



  “別,叔叔救我,你跟王部長是老朋友,你幫幫忙,給侄子一個機會,好嗎,我再不會犯錯了。”



  叔叔翹著二郎腿,滿不在乎,我發現此刻的他竟然如此的陌生。



  我看那樣子,頓時心一狠,跪了下來,“叔,幫幫我,看在我爸的份上幫幫侄子一次吧求您了。”



  “哈哈哈哈哈哈……”叔叔狂笑,樣子有點癫狂,“我終于等到這一刻了,我幫你,那誰幫我呢,當年你爸使手段,把我擠掉,自己進了單位,后面又把我的女人搶走,也就是你媽!誰來幫過我!”



  真不敢相信,竟然有這樣的往事,我卻從不知道,這是真的嗎?



  “現在你也嘗嘗這個滋味吧。”



  我楞住了,原來這一切都是他們父子設計好的套,打我一進公司,就安排好了這一切,就等今天,我還有路嗎?



  “叔,求你了,我爸的不對,我來還,但我不能坐牢啊,我剛結婚,就當您看在親戚份上,放我一馬,您叫我做什麽都可以。”



  “做什麽都可以,你說的?”



  “對,做什麽都可以,只要我不用坐牢。”



  “好,那你把我鞋子舔干淨吧,叫我爺爺。”



  這是什麽樣的要求啊,我叔叔,怎麽會如此變態,我眼淚都留了下來。從小我都是公子哥,旁邊不缺小弟谄媚,今天竟然要叫我舔別人的鞋子,可是我還有的選擇嗎,如果這樣能換來我的平安,還有家人的幸福。



  我低下頭,伸出舌頭,忍著惡心,把叔叔的皮鞋一點點的舔干淨“爺爺,我舔好了。”



  “乖孫子,再幫你爸爸舔。”叔叔指著建國,我的表弟說道。



  死變態,竟然要我叫表弟爸爸。



  表弟把腳一伸,“把鞋脫掉。”我用手去脫,“畜生,用你的嘴巴,不許用手,我只好咬掉他的鞋子,再把他的腳舔干淨。”



  “爸爸,舔的干淨嗎?”



  “乖兒子。”建國說。



  我屈辱的淚水往心里吞,發誓一定要報仇,也逼自己要忍耐,“爺爺,現在可以幫我這個忙嗎?”



  “你不會以爲舔個腳就了事了吧?天真!這個算是利息,你爸當年搶走月兒的事,我還得好好給你算算,這樣,只要你把你老婆讓我們父子上一次,這事就這麽算了。”



  什麽,我老婆,筱琴,剛剛跟我結婚的嬌妻,要送給這對禽獸父子奸淫!



  “不可能,她不可能答應的,有什麽沖著我來,不能扯上她,”



  “有骨氣啊,沖你來,可惜我們對男人不感興趣,就喜歡,在你面前,干你女人,既然你不願意,那麽法庭見,王部長約我晚上吃飯呢。”



  不行,如果真的這樣,那我一輩子全毀了,“你說話算話,就一次,完了之后一切都沒有事情”我強自堅強說道。



  “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把筱琴送到我們面前,干一炮,你就會過上好日子的,我保證。”



  可惜我沒理解他說的“好日子”是什麽意思,否則我死也不會做出后面的事情。



    (3)嬌妻送人淫



  「明天晚上8點,在家里等你們,沒來的話,自己清楚。」叔叔的話不斷腦里回響,仿佛咒怨般。



  我該怎麽辦,事到如今只能把筱琴犧牲了,可是,以她的個性恐怕死都不會同意吧,逼急的我只好想出一個馊主意,「老婆,明天叔叔過生日,叫我們一起過去熱鬧。」



  「他生日啊,哎啊,不早說,我都沒準備禮物呢,怎麽辦?」她急忙道。



  「沒關系,我準備好了,這兩支法國原産葡萄酒,對他胃口。」「太好了,那就這樣,明天出發,叔叔人最好了,每次都對我很關照呢。」筱琴天真說。



  「老公,你看我這樣打扮可以嗎?」



  我轉過身,妻子今天穿著一件優雅紫色長袍,下身開叉,胸前抹胸設計,白皙的乳溝隱隱可見,脖子上還戴著我送她的紅寶石項鏈。頭發梳起,腳上穿著一雙裸色高跟涼鞋,臉上略施淡妝,整個人看起來無比美豔動人。



  「老婆,只是吃個便飯,你不用這麽正式吧。」我的老婆,我等會就要把你送人,可是你穿成這樣,你不是成心刺激我嗎,如此漂亮的老婆,卻要給那對禽獸父子奸淫。



  「那可不行,叔叔生日,當然要正式一點,不然顯得晚輩沒禮貌,再說你在他公司做事,我們要更注意些。」



  細心的老婆,總是這麽爲我著想,我的心更加疼痛,我這樣做真的對嗎?不過想到,如果我進了監獄,那麽這麽美麗漂亮的女人更不屬於我了,這才是真正的悲劇吧,只好咬緊牙根故作潇灑,「好老婆,真漂亮,那我們走吧。」因爲事先已經跟他們打過招呼,所以到他家時候,飯桌果然有個生日蛋糕。



  「哎,賢侄和侄女來啦,快坐,今天我生日,你們過來一起陪我這老人家一起,真是很開心啊,這幾年建國也不在旁邊,每年生日都一個人過,今天最熱鬧了。」老頭說話一套一套的。



  「叔叔,這是我帶來的酒,您請收下。」



  「好,我不客氣了,那我們今晚就喝它吧,多謝你給我帶來這麽好的禮物哈。」老頭說著這話,眼睛卻看這我妻子,這個意思我明白,我把妻子送來,當禮物了。



  吹完蠟燭,我們吃菜喝酒。



  「老公,我好像頭暈。」筱琴說道。



  「怎麽了,是不是這個酒勁比較大啊,你平時比較少喝可能受不了,那我扶你上床休息會吧。」我裝做關心,雖然知道這是她那杯酒的問題,扶她到了房里。沒幾分鍾,她就睡死過去了。



  「哈哈,你個乖孫子,把自己老婆迷暈了送人,你真賤啊,你猜她知道了會不會殺了你。」建國嘲笑我。



  「人已經在里面了,你們遵守諾言吧。」



  「這麽著急讓老婆挨操啊,這老公當的……」



  我無言以對。



  「來讓我來驗驗貨。」叔叔用手拍了拍筱琴的臉,啪啪作響,臉頰都紅了,可是筱琴並沒有反應,「不過臉蛋夠緊繃,平時都是遠遠看著,想不到今天有機會上上這娘們,這比你媽當年還漂亮,兒子,你先上。」建國聞言,也不客氣,一把把筱琴衣服拉了下來,只剩一件胸罩跟三角褲,「哇哇,這身材真的沒話說,這有D吧?問你話呢!」「恩,D杯的。」



  「乖乖,這麽高挑還這麽有料,難得啊!」建國邊說邊扯下胸罩,蹦的一下,粉紅色的乳頭跳了出來,胸部顫了幾下,「顔色夠正,我嘗嘗味道怎麽樣。」說完,建國把嘴俯下,舔起筱琴的乳頭來,嫩嫩的乳頭在建國嘴巴里不斷的變形,甚至還被拉扯了起來。



  「你不能輕點嗎,早點弄完就是。」我生氣道。



  「哎呦,你是還搞不清楚狀況是吧,跪下!」叔叔說話了,我一下子傻了,撲通就跪倒在地上,屈辱的滋味瞬間充滿我整個身體。



  叔叔把筱琴的內褲扯下來,挂在我頭上,「你好好看著,看我們怎麽玩你老婆。」



  這時候建國已經把衣服脫光了,露出還黝黑的身材,這個傢夥平時喜歡戶外運動,身體結實,下面的傢夥看起來有17、8厘米,他得意的用肉棒在筱琴臉上甩了幾下,發出啪啪的聲音。



  「你衣服也脫了。」叔叔命令我。



  我脫去衣服,卻發現叔叔的胯下對著我,一個垂著的肉棒在我眼前晃動,沒勃起已經有十二、三厘米了。



  「沒用的東西,讓你看看什麽才是真男人。」建國這個時候已經把肉棒插到筱琴的小穴,可是因爲筱琴是醉倒,所以沒有太多水,加之肉棒太大,進不去,「賤貨,你去舔她,把水舔出來。」



  我上前,發了瘋一般,用盡所有技巧,拼命的把筱琴那粉嫩,少毛,饅頭小穴,舔的淫水四流。



  「滾開了。」建國甩開我,一下子,全身沖著,壓了上去,一炮到底「唔……」筱琴無意識的發出聲音,可能這下刺激太大了。



  我就這樣對這他們,看著建國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往前挺,筱琴的洞口被撐的分開來,再縮回去,那是我從來沒達到的寬度,也是我從來沒想到的長度,白色的液體不斷的從肉棒和小穴的交合處流了出來。



  「啊啊,真的好爽,緊的不行,這狗日的能玩到這麽好的女人,真是糟蹋,以后就讓我幫你照顧她了,你個小雞巴再也滿足不了她了。」建國一邊操,一邊還要羞辱我,「老爸,你準備過來幫我,這騷B太緊,我快堅持不了了。」「我這還沒硬起來呢,」叔叔說道,「乖侄子,幫你爺爺弄硬來,好操你老婆。」



  「我怎麽幫?」



  一巴掌就過來了,「你老婆怎麽幫你弄硬,你就怎麽幫我!」叔叔發狠道。



  我把指甲都按進了手掌,忍著自己,用手慢慢的幫他套弄,可是幾十下了,還沒有太多起色,看來,老了就是不中用,我心中輕笑。



  我叔叔突然把我口打開,一下子把肉棒塞了進來,對著我的嘴巴一陣亂捅,「你給我口交,好好弄硬,不然廢了你。」



  這變態,男人幫他口交難道不噁心嗎?我機械的用嘴巴套弄著他的肉棒,一股腥臊味異常大,隨著他肉棒逐漸變大。



  「老爸,你看,賤狗的東西也勃起了,他看來很喜歡你的肉棒啊。」建國說道,我自己才驚然發現,我自己的弟弟,不知道什麽時候異常膨脹,充血,青筋直露,難道,我竟然興奮了嗎?看著我老婆被奸,自己還被羞辱,可是我明明是憤怒的。



  「哈哈,賤貨就是賤貨。」叔叔抽出肉棒,用腳把我踢倒,接過建國的槍。



  這時候才發現,叔叔的肉棒比起建國的一點不遜色,甚至還更粗黑些。



  「唔,啊啊,哦哦……」筱琴也感受到了不同,雖然叔叔起來慢,可是干起來很猛,他把筱琴翻了個身,跪在地上,狗爬式的從后面進去,全身全部壓在筱琴身上,手腳都沒著床,就這樣一下一下全根進出,白色的水被他抽的到處都是,濺在我臉上,滴在我心上,我想,就當做是一場噩夢吧,眼睛閉上。



  「睜開眼睛,好好看看我們怎麽操你老婆的。」建國喝道。



  這連讓我逃避的自由都沒有了,建國這個時候用他的肉棒放在筱琴的口中,也不顧筱琴,按著筱琴的頭往下把嘴巴當做B就操了起來,每次都進去大半根,筱琴臉都變色,嘴巴里一直嗚嗚叫,建國還把雙手用力捏筱琴的胸,整個變形,甚至都看見淤青了,叔叔也做的起興致,揚起手掌,往筱琴屁股拍,拍的屁股紅成一片,原來他們都有SM的虐待癖好,我的筱琴,平時我親都不敢太用力,如今,卻被人虐待成這樣,我晚上要怎麽跟她解釋呢?



  「你過來幫我舔屁眼,」建國說道,建國已經是坐在床上了,他見我一臉疑惑,擡起屁股,示意我把頭放下,我頭一躺下,他就把屁股坐了下來,我頭都蒙了,「好好舔我屁眼,舔爽了,我好出來,你老婆才不會受苦。」我無法分辨是否如此,我能做的只是用我的舌頭,找到他那不斷振動的菊花,做著以往只有在桑拿里小姐對我做的事情,這真是報應嗎,感受著嘴巴里苦澀騷臭的味道,我眼淚不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聽建國一聲吼叫,突然用身一挺,死死抵住筱琴嘴巴,全身顫抖,一股股的精液全部射了出去。



  「太爽了,從來沒做過這麽爽的,操他老婆,老公替我舔屁股,想想都爽爆了,還是老爸你會玩啊!」建國說道。



  「那是,你老爸我玩過的招式,你學著點。」



  精液在筱琴臉上流下,「過來幫我舔舔。」剛伺候完建國,又要伺候叔叔,我仿佛已經認命了,聽話的專心對付起叔叔的菊花。叔叔老當益壯干了有三十分鍾吧,我舔了幾分鍾后他也終於受不了,發狂的操著筱琴,最后竟然把的臉轉過來,甩了她幾巴掌,虐待傾向非常嚴重,這樣才把精液全部射進了筱琴的穴中。



  他似乎用盡了全身力氣,癱坐在我的臉上「爽!」「你把東西收好,人帶走。」叔叔開口了



  「那這事就這麽結束了吧。叔叔,我該做的都做了。」「你回去吧,我要休息了,這個就留著做紀念了。」叔叔把筱琴的胸罩收了起來。



  我帶著淩亂的筱琴回去,洗了整整兩個小時的澡,最后昏昏睡去。



    我在不安與自責中度過了一夜,「老公,昨晚發生了什麽」筱琴醒來時候對自己全身的疼痛起了疑心。「送你回來時候,我忍不住跟你愛愛了,弄痛你了嗎?」「真的,你平時可沒這麽暴力啊?」妻子不信。「那是我酒后亂性,動作大了,對不起嘛」



  「那我的胸罩在哪里?」筱琴問,「額」我一時語塞。「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別把我當傻子,昨天醉酒我就覺得不對,就兩杯,怎麽可能醉倒過去,再說了,你昨晚要那麽對我,我都沒醒來!」一時間,我思緒萬千,不知道如何應答,「快告訴我,我是你老婆,你要坦誠」婚前,我就對著她起誓:婚后對她無所隱瞞。「老婆,對不起,昨天,你被我叔叔他們那個了。



  「啊!,你說什麽,怎麽會這樣,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是因爲醉酒?」我只好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始終全部告訴了她。「老公,」筱琴抱住我。「夫妻本是同林鳥,既然是你出事了,我當然要陪你一起承擔,不過你應該先告訴我,不能自己這樣決定」對不起,我以后一定所有的事情都不在隱瞞「這個時候我家門鈴響了,我出去一看一個陌生的男子站門口。」你是?「」您好先生,你是浩然吧,你的叔叔叫我給你送個東西,請您開門。「叔叔送來的,難道是合同修正。



  終于搞定了,我不禁松了一口氣。



  接過東西,才發現是個很小的袋子,不是能裝的下合同,「什麽事啊?」筱琴問道。「叔叔送來一個快遞,不知道是什麽」筱琴聽說叔叔的東西,臉色很難看,我打開來一看是個一個U盤。里面是什麽呢我跟筱琴一起坐到電腦前打開U盤,里面是個視頻文件夾。難道,我顫抖的打開文件里面赫然就是昨晚荒唐一夜的視頻!



  「啊!」筱琴看到自己被奸淫的樣子,羞的把臉埋在被子里面。



  我馬上打電話問叔叔:「叔叔,您好,請問您送這個U盤是做什麽,還有,爲什麽把昨晚錄像了」叔叔呵呵笑道:「怎麽樣拍的不錯吧,360度無死角的高清格式哦,甚至還有臉部特寫。你們好好欣賞「「您就是讓我們自己欣賞」我問道,「當然了,就自己欣賞,如果你們今晚陪王部長玩一次的話,那麽這個視頻就只有你們自己欣賞了。



  如果不願意的話,那麽這個就是你們家人和朋友一起欣賞的好戲了「「老公,什麽樣?' 筱琴擔心道。」這個王八蛋!他用這個威脅我們,說要我們陪王部長玩,才肯把錄像銷毀「我憤怒筱琴聽完默不作聲,也不知道想些什麽。」老公我聽你的「



  她突然擡頭說道,一臉沈重嚴肅。



  該怎麽做呢,我報警,這樣大不了他們是威脅強奸,判個幾年了事,而且憑他的關系,我犯的事估計這輩子都在監獄里撿肥皂了。



  最后我們只能決定,晚上陪那個王部長,做個了斷。



  反正該羞辱都羞辱過了,還能怎麽樣,就當被狗。



  叔叔打來電話,問我考慮清楚沒有,「如果考慮清楚了,晚上就在家里等著,我跟老王隨時過去」說完便挂了,他是抓準我認命了。



  「老公,別難過,晚上我們叫他們先把資料毀了,叫他們保證。就最后一次了卻此事吧」筱琴溫柔的話語卻讓我心情更加沈重。



  忐忑的等到十點左右,門鈴響了,我去開了門,發現叔叔還有一個虛胖的中年男子,年齡不大大概40,這麽年輕,卻是部長級別官員,這背后水不淺。



  除此之外,還站著兩個黑人,看來是保镖。叔叔他們進來,「叔叔,保镖就外面吧」「



  保镖「他們是我兄弟,你們說是吧,大壯二壯」「是,老大」兩個黑人竟然一口回答。「這兩個塞內加爾兄弟,是我好兄弟,從來不離開我身邊,怎麽,不歡迎啊,浩然賢侄?」王部長調侃道。「哪里,我有眼不知泰山,兩位大哥請見諒」



  「這位就是侄女了吧,哎呦,老林,你侄女真水啊,哥我干過三位數人妻了,就沒見過這麽標致的,這等會有的爽啦哈哈」



  王部長笑「王哥,我沒說錯吧,我這孫子侄子,沒啥本事,就是娶了個好老婆,水多屁股白,操起來特帶勁,我一搞定就想到老哥你了」「還是老弟最知道哥的愛好,哥這一輩子,沒其他好的,就好女人,特別是別人的女人,'



  「不僅如此,我還知道老哥你最喜歡的是在別人老公面前搞他女人,哈哈」叔叔說道,竟然有這麽變態的人!「老弟最了解我了,浩然侄子,今天你就好好看看,什麽才叫干女人吧,當做我給你的新婚禮物」這個王部長氣勢很盛,在我家中,我卻只能如此被調戲,嘲笑,筱琴的臉色一直鐵青,雙手有點顫抖。



  「把我藥拿來,這種極品,值得我吃藥,」大壯拿過一瓶英文包裝的罐子,「老林,你也來顆,這個是美國帶來的,效果的確好,上次我把我科員老婆操的尿出來全靠它,保證用完女人離不開你」說完和叔叔一人吃了一顆藥丸。



  「這藥要半小時才能開,我們先玩玩遊戲吧」部長說。「遊戲是,誰能讓對方笑出來,誰就是贏家,贏家可以讓輸家做一件事情,非常公平吧「我一聽的確如此,」我們四個人玩,來你們先。我跟筱琴看了看,「我們講上次那個讓你笑到肚子痛的笑話吧,肯定會贏,贏了讓他們把錄像給我們,並且回去」



  「一對戀人在山中被野人抓住說:你們吃掉對方的大便就放了你們。



  戀人做到了,歸途中女人大哭,男人問其原因,女人傷心的說:你不愛我,不然你不會拉那麽多!「筱琴講完得意的看著。」好冷「叔叔難得幽默起來……可是沒笑……「還有機會浩然



  一只北極熊閑著無聊,就拔自己的毛,一根,兩根,三根………………都拔光了,北極熊突然說:「我好冷啊!」講完我自己傻笑老半天……發現其他人都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好吧,你們失敗了,該輪我了」王部長走到筱琴面前,用手托起筱琴的鞋子,脫掉,一臉猥亵的用舌頭舔筱琴腳心「啊,不要,我怕癢,啊哈哈,癢死了」王部長一臉陶醉深吸一口氣。「我贏了。老林你的了,叔叔站我面前說」孫子,笑一個「」才不,你當我傻啊「說完,叔叔伸手過來,往我咯吱窩撓,一下子我就岔氣了,從小就怕撓那里,一直笑。



  「我們贏了」「這怎麽可以」可是規則並沒說不可以動手,我們只能認輸了。



  「那聽好了,要求是這樣的我們一起下樓,溜達一圈回來,這是給你們準備的衣服,你們穿上,大壯扔來一堆衣服,在威逼下,我們只好換上,筱琴的是一條黑色開檔的連體透明絲襪,根本就是色情網站才有的打扮,三點全露,而我更慘,在陰莖上套了幾個鋼圈,還戴上一個粉紅色的胸罩和一雙20里面高跟鞋。



  而且我們脖子上都有一條狗鏈子。



  就這樣,我們被大壯二壯帶出門,跪在地上爬著前進,沒幾步腳就磨出血了,而叔叔跟部長就在前面領路,在電梯里面的時候,甚至遇到了樓上的鄰居,他跟見鬼一樣的眼神看著我們,而我們的頭已經低到了地上了。



  他們拉著鏈子,走出了小區的花園,我緊張的都快尿出來,而筱琴,早就哭的不成樣子,「走,去湖心公園走走,散散心,湖心公園是我們附近一個開放式公園,平時人不算太多,我祈禱他們能夠繞到偏僻點的地方。可是想不到,我們這個組合本來就很特異,兩個大黑人吸引了各種眼光,要不是昏暗的燈光,我們真的可能會直接跳河,周圍盡是指指點點,部長爲了避嫌,也離我們一段距離,我和筱琴這時候已經絕望了,「叔叔,記住你的承諾,不然真的不陪你玩了,大不了一死」「哎呦,別啊,想想你父母,知道了會多難過,資料已經帶來了,陪老王玩完,就結束了,再忍耐忍耐」漸漸的,我們走到了湖心公園圍牆旁的樹林里,這里面雜樹叢生,少人經過。



  王部長這個時候也現身了。「哎呦,兩位看起來不錯,很適合做狗啊,只可惜美人梨花,讓人心疼,只不過,我最喜歡就是看美女哭啦,哈哈「」說完,王部長臉色一變,拿起手中的鞭子重重的抽向筱琴,筱琴白皙的屁股上立馬紅了一條,一下兩下三下,筱琴哽咽著,卻強忍住,怕被人聽到,王部長卻越抽越重「哈哈,太爽了,這美人,就這個表情,沒錯,」扭曲的臉。



  「把他綁起來,」王部長示意把我綁在一棵樹上,手腳都被固定起來,「小美人,哥哥好好對你」說完部長把自己醜陋的雞巴拿了出來,黝黑粗大塞入了筱琴的口中,大壯二壯架起筱琴,竟然像舉啞鈴一樣,把筱琴上下舉動,讓筱琴的嘴巴能夠前后的套弄肉棒。真是太強壯了。



  「唔,好爽」王部長拍了幾下筱琴的臉蛋。「唔」筱琴已經被嗆的口水直流,「怎麽樣浩然,刺激吧,這個經曆可難得了,老王可是我見過最會玩女人的人了,筱琴被他這樣調教,以后她的欲望可就大了,你有的爽了,不用感謝我,自己人」叔叔不忘調侃我。



  「筱琴,你忍住,這個老公犯錯你來承擔,老公會永遠愛你的」「嗚嗚」我無法聽到筱琴的回應,但我知道她是愛我的。



  「擡上來,」大壯跪在地上,背部挺起,二壯把筱琴放到了大壯的背上,拉開兩腳,筱琴穿著開檔絲襪大字型的躺在黑人的身上,這一幕瞬間讓我勃起,可是弟弟上的套環一下緊了起來,好痛。



  看來他們經常這樣做吧,部長挺身插入,我分明看到筱琴私處那麽多水光反射,難道這樣的調教,竟然讓筱琴興奮了嗎?



  「騷娘們,水這麽多,喜歡哥哥吧,喜歡被哥哥虐吧,」說完又是兩巴掌「嗚嗚」我怎麽從聲音里聽出一絲興奮的感覺,難道筱琴喜歡被虐待。



  「老林,這是十足的賤貨啊。看來今晚爽到她了他媽的。來,你過來一起別看著」



  叔叔聞言過去,雙手一下一下用力拍打著筱琴的大腿內側,還有乳房,啪啪的響聲在夜里額外響亮。



  「嗚嗚,要死了,不要,爽死了,怎麽可以這樣,別這樣插,」筱琴嘴巴里嘟「小賤貨,操死你,讓你老公看看什麽叫操B,這樣才操的爽,告訴我,你爽不爽」



  「爽,」告訴我,比你老公爽「比我老公爽,他不會」筱琴好像進入了一個神志不清的狀態,似乎刺激過頭了。



  「是不是喜歡被我操,要不要天天操你」「我要,我要你天天操我『:王部長聽完更加激動,:」動作越加迅速「」叫我爸爸,叫爸爸操你「「爸爸,操我,操死我」「說你的浪B天天都要爸爸操」「小浪B我是小浪B,爸爸天天都要操我」



  「想不到竟然這麽淫蕩,我真看走眼了,早知道那天也不用灌醉,直接上,太爽了」



  叔叔這時候已經把肉棒放到筱琴嘴巴,跟部長面對,直接俯身坐在筱琴的身上了,「嗚嗚,」筱琴一下說不出話來,只看到她雙手緊握,似乎十分用力。



  「過去把他放過來」王部長說道,二壯把我放了下來,「過來插我屁眼,快點,用力插,不許射,」王部長突然說出讓我震驚的話,他讓我插他菊花,我看著他臃腫的身材,差點想吐,二壯見我沒動,直接動手往我肉棒上塗抹潤滑液,幫我套弄起來,硬是被摸大了。



  「馬上過來,不然打死你老婆」王部長不客氣的往筱琴臉上又甩了兩巴掌。



  二壯把我架過去,抓住我弟弟,對準王部長的屁眼,一塞進去,一股柔軟而又溫暖的感覺把我圍住,原來爲什麽有搞基這個事情,屁眼還真挺舒服的,可是這是我該享受的時候嗎?



  「要我叫你怎麽操嗎,趕緊狗日的」王部長催我,看著被他們玩弄的一塌糊塗的老婆,我報複般的,沖刺起來,抓起王部長的腰,用力的操了起來,一下一下的,操的部長全身發抖「哇,好爽,你個大雞吧,太會操了,這才是夫妻玩的真谛啊,被羞辱的老婆,和憤怒的老公,不然怎麽會如此刺激」真心變態,這個心理扭曲的男人,我要干死你,你怎麽干筱琴的,我就怎麽干死你「啊,受不了了,這才半小時,我難道就要射了,不要你慢點操,我受不了」王部長竟然求饒,他身體也停止了對筱琴的侵犯,「你慢點扶著我坐下來,大壯二壯你們上。



  王部長往后一靠,一下把我坐到地上,老黑聽到指示,把衣服脫掉,天啊!



  「傳說中的巨炮,巨屌!」嚇到了吧,這兩個家夥就算在黑人里面也是算猛的,23厘米,6厘米粗。被他們操完一次的女人,再也不會滿足普通男人的小雞雞了,沒有一個不會去不斷偷腥,甚至會主動找我說要挨操!「王部長得意的說



  那麽雄偉的陰莖,黝黑無比,暴露的筋讓人無法直視,自己瞬間自卑掉,這樣的才是男人吧,這樣的男人,才會讓女人崇拜和愛慕吧。在他們的身下稱臣。



  筱琴看著眼前兩根巨屌,顯然也嚇呆了,雖然已經神志不清,可是還是嚇得說不出話「不要,太大了,不要啊。會死的」



  「寶貝,會很爽的,相信我」大壯用那不標準的口音。甩著他的大雞巴,愉快的抽打在筱琴臉上,想讓筱琴幫她口交,可是無論怎麽塞,也只塞的下一個頭,整個嘴巴就滿了,「唔唔,」筱琴顯得十分勉強。



  「還是直接做吧寶貝」「不要」說完大壯用他粗壯的臀部貼上筱琴的肉臀,用碩大的龜頭在筱琴的穴口磨啊磨,筱琴已經濕的不成樣子的陰道口,再次流下大量的淫水,「啊!!!」



  原來突然大壯把龜頭猛的塞到筱琴的穴里,筱琴整個臉都歪掉,大口大口的喘氣,「不要怕,慢慢來」二壯在前面捏著筱琴的奶子。部長則碰起筱琴的腳丫子啃的很開心,看來非常美味。



  「啊,死了」大壯終于挺了進去,大概有一半多已經在筱琴的肉縫中了,筱琴的陰道被撐到大腿內側,她把自己的嘴唇都咬出血了。



  可是大壯已經顧不了那麽多了,興奮的他已經開始一下一下由慢轉快的抽插起來,每一次的動作,筱琴整個人都顫抖起來。



  「啊啊,嗚嗚,唔唔唔,死了,要死了,又來了,」我一直以爲筱琴是無高潮體質,說來慚愧,我跟她結婚以來,沒讓她高潮過,我以爲是體質關系,可是看她現在的樣子,完全就是高潮了,大壯似乎也知道,撲哧一下抽了出來,筱琴的穴里面噴出了好多水,賤了部長一身都是,大壯再次插入,筱琴的表情似乎也已經適應了,變得享受起來「啊,老天,怎麽可以這麽大,太大了」「舒服嗎寶貝」



  「好舒服,好棒」「說了會舒服的」「恩,好棒,你好男人」我聽了五味俱全,今后,我拿什麽區面對她,拿我的十五厘米嗎?



  「要死了,我不行了別這樣」還沒五分鍾,筱琴竟然第二次要高潮了,雙手雙腳完全放松攤開在地上,看的出來已經完全放棄抵抗了,專心享受。



  「二壯你也上」部長吩咐到。二壯看看情況,不知道上哪里好嘴巴又進不去。



  「你爆她菊花」二壯聽了,抹起潤滑液,努力的往筱琴屁眼塞,可是從未開苞的洞口,怎麽可能塞的進去那麽龐然大物,更何況筱琴的小穴還被東西撐著。



  部長見實在進不去,就說到「那就爆他的,媽的,讓他也嘗嘗這滋味,干才干我干的挺用力」我聽了差點哭出來,我不要撿肥皂。「饒了我吧,我不要,求求你了部長大人「我不顧尊嚴,跪下來一直磕頭,真心怕了。



  「哈哈,你不要,那就是要讓你老婆受了,也行,我等下用擴陰器把你老婆菊花弄大,再叫二壯插」要這樣的話,不得出人命,我看看老婆已經失神的樣子「



  「行我來,有什麽沖我來,」「好痛快」二壯抓起我,堅硬的龜頭已經逼了上來,大量潤滑液,讓我菊花瞬間被爆……痛苦,充實,撕裂、悲催各種感覺湧了上來,每一次都像地獄走一圈回來,我明白筱琴的感受了。



  誰想不幾十下,我竟然也嘗到那種異樣而另類的快感,我恥辱的不敢去想,王部長這個時候竟然跪倒我面前,含起我的陰莖,幫我口交起來「別這樣」「好刺激,男人女人,我都好喜歡,你的弟弟很嫩,好吃唔唔」我在惡心與快感中無恥的硬了,一邊看著大壯騎著我老婆,一邊享受著前后夾擊「怎麽樣舒服吧,老哥沒騙你,今天嘗過了滋味,以后你們會愛上的『淫亂的一幕在林間,筱琴的呻吟聲漸漸大起來,好像也不顧及什麽了,「太爽了,我從不知道,女人可以這麽舒服」「唔唔,爽」我自己也發出舒服的呻吟,我想或許淫亂,或許就是要不可思議,抛開所有,違背人倫,這樣才有無上快感,我抓起他的頭,按向胯下,大壯把筱琴干到第三次高潮時候,自己也興奮了起來,有幾次竟然一整個陰莖都伸了進去,估計已經到子宮了吧。



  發狂的抽插了上百下,壓住了筱琴,一股一股的把精液全部射了進去。



  筱琴臉色慘白「啊,爽死了,我要死了,這麽燙」伴著高潮的余韻,接受了所有的精液。



  我屁股發麻,再也受不了這個刺激射出了我生命以來最爽的精液。高潮過后發現世界如此之可怕,我都做了什麽,我跟筱琴被他們輪流羞辱了一晚上,最后全身赤裸的抛棄在樹林里面,淩晨時分,我們一路小跑,亮瞎衆人眼睛回到自己的家里。眼淚早已經干了。



  從此欲望和命運再也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0.015671968460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