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陸夢菲的沈淪之路 (1-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畢業時刻

  陸夢菲又看了看陪伴了自己四年的床鋪還有宿舍,心�一陣說不出的感覺,
四年前入學的點點滴滴仿佛昨天才發生過,第一次出遠門來到南京上學,第一次
打工,第一次掙錢,一切都發生在這四年的大學時光,當然還有一份愛情,雖然
不是第一份,但到現在也談了兩年多,可是現在,她考上了畢業後考上了北京的
研究生,男友李栩在南京找到了一份工作。天各一方,還不知道會怎麽樣。這時,
手機響了,顯示:老公來電。

  「真是想啥來啥。」夢菲小聲嘀咕道。

  「喂,老公。」

  「怎麽還沒收拾好啊,老婆,又在感傷了啊。」

  「嗯。」

  「別感傷了,趕緊下樓吧,把東西郵寄到家�去,這�人挺多的,我剛讓小
黑幫我們排著隊。我來接你了,在樓門口等你。」

  「哦,這就到。」

  說罷,夢菲拿上自己的皮箱就下樓了。

  「好沈啊,還好是二樓。」

  夢菲慢吞吞的從樓梯上挪下來,這時李栩早就在樓門口等的不耐煩了。

  「怎麽這麽慢,待會晚了就寄不出去了。」

  「哎呀,沈死了,你又不幫我。」夢菲嗔怨道。

  「我要能進你們宿舍樓,還用得著這樣嘛,你們那樓管歐巴桑,是不是更年
期提前了,我說什麽都不讓我進。」

  「你一個大男生,進女生宿舍,看到不該看的怎麽辦?」

  「有什麽不該看的,結構不就都那樣嘛。快點快點,小黑要等急了。」

  小黑叫周俊,是李栩的舍友,他們都是系籃球隊的主力,關系也非常好。雖
然名字叫俊,但長相可不敢恭維,在夢菲他們班�算數得上的醜男,不過人特別
好。隻是因爲長的黑,所以得了個外號,小黑。

  有了李栩的幫忙,速度就快多了,不一會就走到了,郵政在學校的代辦點。

  「哇,好多人啊。」夢菲看著這排著得有近百米的長隊說道。

  「看,就說讓你早來吧,不催你還在那磨磨唧唧的呢。」

  「栩哥,嫂子。這邊,快到了。」

  小黑這已經馬上要排到了。

  「還好,不用等太長時間了。」

  有這兩個人的幫忙,不用夢菲費什麽事,一切手續就都辦好了。

  「多謝你啊,小黑。」夢菲說道。

  「嫂子客氣什麽。栩哥的事就是我的事。」

  「就是,不用跟小黑客氣,走,我們吃飯去吧,這也快中午了。」

  三人走到常去的一家飯館,李栩要了一箱啤酒。

  「要這麽,喝的完嗎?」夢菲說。

  「看不起我們的酒量啊,還是怎麽?」李栩說。

  「嫂子要是陪我們喝,那我們肯定能喝完。」小黑也說。

  「我不喝。」夢菲擺手道。

  「喝點吧,嫂子。」

  「你就喝點吧,以前又不是沒喝過,今兒小黑這麽賣力氣,一起喝點吧。」

  「那,好吧。」

  大熱的夏天,冰鎮啤酒的確受人喜愛,不一會的功夫,酒就喝了個底朝天,
又要了6瓶也喝完了。夢菲也稀�糊塗的喝下了一瓶多的啤酒。這對她來說,已
經有點暈了。當然,李栩他們倆也好不到哪去。都有了些醉意。

  三人醉醺醺的到了李栩和小黑在外面合租的屋子,以前夢菲也偶爾來住,但
總體而言,她還算是一個保守的人,雖然和李栩有過雲雨之歡,但要說同居,她
還不太放的開。

  「栩哥,嫂子,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們盡情玩兒,我回來就換塊電池,這
就走。」小黑說。

  「喝成這樣,你去哪啊。」夢菲說。

  「我找個網吧待會就行。」

  「別出去了,在你屋睡覺吧。喝成這樣,別被人拐走挖煤去,你這,去挖煤
也沒人看得出來。」李栩也說。

  倆人拉著小黑,就把他扔到了他的床上。然後他們倆就回到了李栩的屋子。

  一進屋,夢菲就癱倒在了床上。李栩把門隨手一關,就開始脫衣服。

  「現在別,小黑在呢。」

  「沒事,沒見他都醉成什麽樣了。寶貝,快脫了,我來讓你爽一爽。」

  「不要。」夢菲背過臉去趴在了床上。

  這時李栩已經脫了個精光,二話沒說就趴在了夢菲的身上。

  「啊。」夢菲被李栩一壓,忍不住喊出聲來。

  李栩的舌頭已經親上了夢菲的耳朵,他知道這�是夢菲的敏感帶,親不了一
會夢菲的下身就會濕成一片。果然,不一會,夢菲的身體就有了反應,微微抖了
起來。

  李栩把大手伸進夢菲的裙子,隔著內褲揉著夢菲的小穴。慢慢的,夢菲下體
的淫水就流了出來。

  「老婆,想要了吧。」

  「嗯。」

  「那我來了。」

  說罷,李栩一把就把夢菲的內褲扯了下來。翻過夢菲的身子,挺著自己早就
硬起來的陽具,向夢菲的小穴插了進去。

  「哦。」「嗯。」倆人同時叫出聲來。

  雖然夢菲的處女之身早在一年前就已經被李栩拿下,但這一年多來,他們做
的並不多,這幾天忙于畢業前的各種瑣事,更是得有一個月沒被耕耘了。所以夢
菲的下身還是很緊,這時又是緊緊包住了李栩的陽具。李栩插進去的時候就差點
射了出來。

  「老婆,你的下面真緊啊。夾的我差點射出來。現在是安全期嗎?」

  「嗯,是。」夢菲的臉已經變得通紅,也不隻是因爲性欲還是害羞。

  「那我就放心了,準備好接納我的子孫了嗎?」

  「討厭。」

  這一聲嬌嗔,搞的李栩又要緊鎖精關,免得提前繳槍。

  緩緩的插了幾下後,李栩已經有些適應了這種感覺,也覺得不會太容易射了,
抽插的幅度就逐漸大了起來。

  夢菲的下體這時已經洪水泛濫了,她的身體本來就屬于敏感體質。哪受得了
這樣的抽插。

  「喜歡我的雞巴嗎?」李栩問。

  夢菲雖然沒回答,但李栩明顯感覺到在他說到雞巴時,夢菲的小穴驟然緊了
一下。

  「唉,可愛的老婆,明明很想要,還是要憋著不好意思說。」李栩心�想。
「就讓你來個更刺激的。」

  想著這些,李栩在夢菲耳邊說,「趴過去,跪在那�。」

  「不要。」夢菲搖頭道。

  「那就不插了。」李栩把陽具從夢菲的小穴中抽了出來。

  「啊,別,癢,癢……」

  「那聽話。」

  夢菲沒得選擇,隻好聽從李栩的,跪在床邊,翹起豐滿的肉臀,臀縫中濕漉
漉的粉色的小穴,也隨之暴露在了外面。

  「這樣才乖嘛。」李栩又把陽具插了進去。

  「哦……」夢菲長長的哼了一聲。

  後入式一直是李栩喜歡的姿勢,用手撫摸著夢菲的大肥臀,看著雞吧在小穴
中進進出出,李栩覺得特別有成就感。

  李栩插得越來越快,夢菲已經忍不出聲音了。但又不想被別人聽到,隻好把
頭埋在枕頭�,但還是會傳出沈悶的哼哼聲。

  「把枕頭拿開,想叫就叫啊。」

  「小黑會聽見啊。」

  「聽見個屁啊,他一喝醉,沒一小時絕對醒不了。」李栩拿起夢菲用來當掩
飾的枕頭就扔到了一邊。

  夢菲這時就覺得下體一陣陣的暖流不住的向自己襲來,男友的陰莖一次次觸
碰到花心的感覺,更是讓她瘙癢難忍。再加上喝了點酒的緣故,她的心理防線已
經徹底崩潰了。

  「啊……」夢菲大聲的叫了出來。「好爽,老公我愛你。」夢菲甩著自己的
長發說道。

  「喜歡我插你嗎?」

  「喜歡。」

  「喜歡我用什麽來插你?」

  「就現在用的。」

  「這叫什麽?」

  夢菲這下怎麽也說不出口,隻是擺著自己的頭,長發也隨之擺動。

  「算了,一下也不能要求太多,這也不容易了。」李栩心�想。

  兩人就繼續這樣做著,喊聲越來越大。

  「啊,我要射了。」李栩加快了自己抽插的節奏。「噗噗噗……」把滾燙的
精液射進了夢菲的陰道。

  夢菲隻覺得插進自己下體的陽具又變大了一些,也變的更燙,自己的小穴收
到的刺激也比剛才大了,叫的聲音也越來越大。直到一股熱流沖擊著自己的陰道
深處,一股……兩股……她再也忍不住刺激,隨著一聲長叫,也洩身了。

  高潮後的二人隻覺得一陣困意襲來,也沒顧上擦拭正從陰道中往外流的精液,
直接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他們不知道的是,隔壁小黑的早就不在了他的床上,而是蹲在了李栩的門縫
邊偷看著。

  小黑在他們剛換姿勢時就醒了,隻覺得口渴,就想出來找點水喝,沒想到剛
出門就聽到了夢菲的浪叫聲。

  一下子小黑的酒湧到了頭上,下身一下就硬了。當時他還在遲疑要不要看,
一邊是自己的朋友之妻,一邊是自己的欲望,但理智終究沒能戰勝欲望。正巧李
栩又沒關好門,他就蹲在那�偷看到了後來的一切。

  「陸夢菲,沒想到你這麽騷。叫的聲音一點也不亞于那些小日本的女優。」
一邊看著這一切,小黑一邊從褲裆中掏出自己的黑陽具撸了起來。就在李栩射的
時候,小黑也射了出來。射的量比李栩的還多,直接噴到了李栩他們屋子的門上。

  「壞了壞了,被他們發現就糟了。」

  還好屋�的兩個人早就累到沒精力留意別的事情了。小黑趕緊找了點衛生紙
把門上的精液擦了下來。

  回到屋�後,小黑想著剛才夢菲的媚態,看著剛下載下來的A片,想象著�
面的女優是夢菲,男優是他,又撸出來了一次。




    第二章得窺胴體

  陸夢菲,今年22歲,身高165,體重50KG,三圍80- 60- 90。
身材雖然算不上是模特級別的,但由於平時比較喜歡運動,所以在整體線條上也
頗有一種美感。也可能是喜歡遊泳以及護膚工作做的比較到家的緣故吧,雖然經
常在戶外運動,但皮膚也算白皙,再配上略顯瓜子的臉型,以及一雙好像會說話
的大眼睛,在路上也頗能賺得男生的回頭率。現在,剛剛畢業於南京一所高校,
考上了北京CJ大學的研究生。

  她現任男友李栩,和陸夢菲同齡,也是同班同學,身高180,長的很強壯,
是係籃球隊的一員,自從在大二時利用夢菲和異地男友鬧矛盾時橫刀奪愛,把係
內頭號美女陸夢菲納入自己懷抱,也在戀愛沒多長時間夢菲過生日時的晚上奪走
了夢菲的處女之身。當時李栩欣喜若狂,他沒想到一直有男友的夢菲居然還是處
女。

  不過也因爲夢菲剛經曆成人之事,再加上一直以來受到的教育,所以在這方
面還是頗爲保守,雖然他們也談了兩年多的戀愛,但做愛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
李栩在大四時在外面租了套房子,本來想讓夢菲和他一起住進去,過過二人世界,
無奈夢菲堅決不同意,此事也隻好作罷,後來李栩覺得偌大的一個二室一廳的房
子,自己住也很可惜,就邀了舍友,也是鐵哥們小黑合租。

  卻說現在夢菲即將離開南京回河北老家,李栩因爲平時喜歡玩遊戲,所以考
研沒考上,當時得知夢菲考上的消息後,李栩也跑到北京,想找份工作陪著自己
的女友,但因爲畢業的學校算不上名牌,又不是北京本地的學校,所以也是處處
碰壁,偶爾的幾個工作都和自己的興趣相差甚遠,薪酬待遇也很低,後來無奈之
下,就在師兄的介紹下在南京找了份和專業相符的工作。雖然無法時刻陪伴女友,
但由於工資條件都比在北京找的強很多,李栩也就接受了這份工作。剩下的這幾
天兩個人也很是難舍難分,天天晚上都行雲雨之歡。

  隻可憐另一間屋的小黑,雖然知道那邊兩個人在做什麽,但又再也沒有找到
像那次一樣的機會,偶爾傳來夢菲的一聲呻吟,總是碰到了小黑身體�最癢的那
根神經,搞的小黑這一周時間一直沒睡好覺。小黑雖然在農村長大嗎,但勤儉節
約的那一套他全沒學會,一上大學,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錢,就開始放縱,天天
要麽在網吧�泡著,要麽在球場上打球,總是不愛學習,在別人都畢業的時候,
他卻還有2門課沒通過,隻好延緩畢業一年,他又不好意思再找家�要錢,隻好
騙家�說已經畢業了,就在南京找了份工作。其實隻是一個售樓的小銷售員,還
好李栩夠義氣,承擔了房租的大多數,小黑才勉強夠養活自己。

  轉眼間就到了7月7號,第二天夢菲就要踏上回家的客車了,正巧是個周末,
李栩就在家�陪夢菲收拾東西,在收拾到曾經送給夢菲的一些禮物時,夢菲再也
忍不住,蹲在地上哭了起來。李栩這時心�也很不高興,因爲他知道雖然夢菲平
時顯得無所謂,但其實是個很脆弱,很需要依賴的女孩子,所以當時才會頻繁的
和異地男友鬧別扭,他也才有可乘之機,但現在這樣,也不是李栩自己能改變的,
讓他放棄這邊的工作,去北京受苦,他也不太甘心,不讓夢菲去讀研,也是對夢
菲的不負責任。無奈之下隻好抱住夢菲。「不要哭啦。」李栩一時間也不知道該
說什麽好。

  卻不知道夢菲哭的更傷心了。「都是你,當時不好好學,要是咱倆都考上了,
還用得著這樣啊?」

  「唉,都怪我,都怪我。不要哭了,寶貝,一哭就不漂亮了。我們別想以後
的事了,現在我們不是還在一起嗎?我們就珍惜現在好不好?珍惜我們在一起的
分分秒秒,再說了,不管你去哪�都是我的老婆。」李栩苦口婆心的勸了半天,
夢菲才逐漸的止住哭泣。

  「好啦,好寶貝不哭了,我就要獎勵獎勵寶貝哦。」說罷,李栩就把大手摸
向了夢菲的椒乳。夢菲的體質本來就敏感,這兩天被李栩開發的更是喜歡上了性
愛的快樂。所以當李栩用手指挑撥夢菲的乳頭時,夢菲早就開始嬌喘不停了。李
栩見夢菲已經來欲望了,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兩人的衣服除了個幹淨。夢菲這時已
經開始用手握住了那個讓她滿足的大肉棒。

  「嗯,我的小寶貝,越來越騷了。」

  夢菲聽完,雖然沒說話,但紅雲早已經爬上了臉蛋。

  「這次不能用手了,要用你的小嘴來舔舔你老公的大雞巴。」

  「那怎麽行,那麽髒。」

  「怎麽髒了,我剛洗的澡。」

  「不行,我不喜歡。」

  「好吧好吧,就依你。」

  看著夢菲不同意,李栩也沒有太堅持,就拿起自己的肉棒對準夢菲的蜜穴抽
插起來。

  這次因爲小黑早上就起來上班去了,家�沒人,倆人心�也就沒有了顧忌,
大聲的叫了起來,李栩打籃球出身,勁很大,看著夢菲騷浪的樣子,一把抱起夢
菲,讓夢菲像八爪魚一樣纏住自己,自己站起來邊插邊在客廳�走,夢菲身邊沒
有了屏障,隻好緊緊抱住李栩,下體也結合的更加緊密。夢菲從沒試過這樣的招
式,又是一陣嬌喘連連。

  這樣插了二十多分鍾,李栩也有些累了,就把夢菲抱到陽台上,讓夢菲站在
地上,前身趴在陽台,把頭伸到窗簾外,開著外面街上,自己在後面做活塞運動。
夢菲看著外面人來人往,自己卻在這�做最隱秘的事情,頓時感覺自己做的一切
都被別人看著,心�一緊張,再次洩身了。李栩在感覺到夢菲的小穴一陣陣的收
緊,自己也再難把持住精關,精液一陣陣的射進了夢菲的小穴�。

  夢菲這時還沒在高潮中反省過來,眼還是迷離著。這時忽然李栩電話響了。

  「喂,征哥。」是介紹他工作的師兄劉征打來的。

  「小栩啊,實在不好意思啊,打擾你一下,昨天單位讓你做的那個報告,弄
好了嗎?」

  「好了啊,就在單位的電腦�。」

  「哦,剛老闆說讓我改一下,我又不想去單位了,你給我發到郵箱�吧,我
看一下。老闆還急著要。」

  「好的,我這就發給您。」

  李栩把夢菲抱到屋子�,打開電腦,發現由于欠費,電腦上不去網了。

  「真該死,網費隻交到昨天,居然忘了。」

  事情緊急,李栩又不想再跑去單位。「幹脆去網吧得了,正好不遠就有家網
吧。」

  「老婆,我出去一下啊,一會就回來。」

  再擡頭一看,發現夢菲已經睡著了。「真可愛的老婆。」李栩在夢菲嘴上親
了一下,穿上衣服就出門了。

  李栩出去沒多久,小黑就回來了。今天做的幾個客戶脾氣都不好,小黑又是
新手,說錯了幾個地方,被客戶一陣臭罵,他心�不舒服就回家了。

  進門後,發現客廳�沒人,在李栩他們門口敲了敲門,還是沒聲音。

  「估計出去逛街買東西了。」

  「诶,他們出去了,我要是進去,拿個夢菲的小內褲,夢菲發現時估計也以
爲是自己忘記帶了。好,就這樣。」

  小黑輕輕的推門進去了,發現夢菲正全裸著躺在床上。

  「啊,不好意思嫂子,我進來那個東西,不好意思。」

  忽然發現夢菲沒動靜。小黑再仔細一看。

  「原來睡著了。」

  小黑又往前走了幾步,這時他已經忘了進來的目的,隻看著面前這個自己思
慕已久的朋友之妻一絲不挂的躺在床上,下體�還留著李栩剛射進去的精液。

  小黑這時的雞巴已經很漲了,撐得西褲上高出來一大塊。小黑也忍不住伸進
褲兜�去摸自己的雞巴,伸進去時忽然摸到了自己的手機。「手機,對,把她拍
下來。」小黑一動這個念頭,雞巴又往上翹了翹。他拿出手機,對著裸體的陸夢
菲一陣猛拍,夢菲的乳房,淌著精液的小穴……全都暴露在了小黑的鏡頭下,可
憐的是夢菲這時依然毫不知情,可能還在依稀做著和男友李栩一起做愛的春夢。
小黑連續拍了五六十張後,性欲越來越大,一個大膽的念頭在他心�升了起來。
他脫下褲子,光著下身,挺著早已脹的硬的難受的雞巴伸到了夢菲的嘴邊,看著
微張著小嘴的夢菲,小黑又一次拿起來手機……又拍了幾十張後,這時的小黑已
經沒有任何理智了,性的欲望完全充斥了大腦,翻到床上,扒開夢菲的腿,對準
還在流淌著精液的陰戶就要插進去。

  這時忽然傳來了插鑰匙開門的聲音。「壞了,李栩回來了。回屋肯定來不及
了。」小黑慌忙跳下床,靈機一動,鑽到了床底下。小黑剛藏好,李栩就進到臥
室來了。「看來真是把小菲累壞了。」看著床上還在夢中的夢菲,李栩想到。

  猶在睡夢中夢菲,不知道自己差點就失身于自己老公外的一個人。李栩也不
知道正是自己的疏忽,差點戴上了一頂綠帽子。床下的小黑,更是不知道自己會
不會被自己最好的朋友發現自己卑劣的行徑。剛畢業就出現了這麽多事情,誰能
想到呢?



     第三章最後的激情

  夢菲這一覺一直睡到中午,一睜眼,看到李栩正在看著她。

  「啊,你回來啦?」

  「嗯,剛回來。剛才把寶貝累壞了?」

  「還不是因爲你?討厭老公。」

  「還不是因爲你快走了?真的舍不得,我舍不得,他也舍不得」。李栩拿著
夢菲的手摸向了自己的下體。

  夢菲摸著李栩的,想起明天就要人各一方,又忍不住要掉下淚來。

  「好啦好啦,不說不開心的事了,走我們去吃飯吧,還是老地方,我現在就
訂上,我們速戰速決,下午再大戰三百回合。」

  夢菲聽到「大戰三百回合」,臉上唰的紅了,用粉拳輕輕錘了下李栩的背,
但還是起身穿衣服。

  「我的內褲呢?」

  「穿什麽內褲啊?反正待會還得脫。」

  「誰說要脫了?」

  「不脫也行,隻要你不怕被你的洪水弄濕。哎,別找了,我都餓壞了。」

  「好吧。」

  夢菲沒有找到的那條內褲,現在正在小黑的手�,剛才事發突然,小黑跑到
了床下,正好發現床腳有條女性內褲,就順手拿了進來。聽著李栩和夢菲的打情
罵俏,小黑的下體早就硬了起來。看到兩人走後,從床下爬出來,走進自己的屋
子,知道待會兩人很快就會回來,想趕緊離開,卻又想看下午的「大戲」,忽然
想到了一個好點子。

  憑小黑對李栩的了解,最後一天,李栩肯定想做次激烈的,很有可能不單單
在他們自己屋子�做,但自己必須給他們創造條件,否則他們不知道小黑在不在
家的情況下,肯定不會在外面做。于是小黑把自己臥室的門打開,自己再次鑽進
了自己的床下······

  李栩和夢菲經常吃飯的小飯館,老闆的手藝很好,價格又不貴,來那吃飯的
人絡繹不絕。幸好李栩和老闆相熟,接到李栩的電話後,已經有做好的飯菜擺在
桌子上了。

  「你最喜歡的宮保雞丁。」

  「你怎麽知道我今天想吃這個。」

  「我當然最懂我的老婆啦。」

  李栩的幾句花言巧語就把夢菲原本有些陰郁的心情驅散了。兩人越聊越開心,
總感覺有說不完的話。夢菲也沒有注意,自己的兩條腿已經逐漸的分了開來。不
太長的裙子已經遮不住自己那最私密的地方了。

  「嘿,看對面那美女。」

  「怎麽了?」

  「好像沒穿內褲。」

  「不會吧。這麽豪放?」

  「相信我吧,不會錯的。」

  「好像是真的,真服了你的钛合金狗眼。」

  「這麽開放,你說會不會是雞?」

  「應該不是吧,看打扮挺清淡的,咱們學校周圍的雞都TMD濃妝豔抹,臉
上的粉能有二斤多。」

  「說的也對,就這樣的才對沒見過世面的學生有殺傷力,扮清純的都去勾搭
老闆了。不過這要真的是雞,1炮800我也幹。看那屁股,扭得多騷情。」看
著已經離去的夢菲,這兩位還意猶未盡。

  剛進門,李栩就把夢菲頂到了牆上,用自己的唇舌對她狂轟亂炸。

  「別這麽猴急。」夢菲用手指了指小黑的屋子那開著的門。

  「小黑?」李栩走進去後發現空無一人。

  「估計是回家拿了東西又走了,小黑最近也挺忙的,中午就沒見過他,別擔
心了。」李栩把夢菲橫抱起來,扔到了客廳的沙發上。

  「趁著他不在,我們在這來。」

  「不要,萬一他回來了······」

  「那我們趕緊回屋也來得及。再說了,他剛走,怎麽可能這麽快就回來?」
李栩的嘴已經對上夢菲的腿間唇親了起來。用嘴唇輕輕掰開夢菲的兩片陰唇,用
舌尖繞著陰蒂打轉,還時不時進入蜜穴內勾一下。

  「啊···啊···老公,好癢····」夢菲用手推著李栩的頭,說是在
推,其實是壓的更靠�了。

  李栩這時已經把夢菲的T恤撩到了胸上,解開了胸罩,用手揉捏著夢菲的椒
乳。「哪�癢?」

  「下面,老公舔的那。」

  「這叫逼,老婆你說哪�癢?」

  「逼。」夢菲小聲回答。

  「哪�?我聽不清」

  「逼癢。」說完這兩個字,從沒說過類似話的夢菲隻覺得有兩股電流在自己
的身體�交彙。李栩明顯感受到了這種變化。就進一步的誘導,「逼癢了,怎麽
辦?」

  「老公的····進來。」

  「我聽不懂。」

              ······

  「用這個」夢菲摸向了李栩的下身,「插進來。」

  「這叫什麽?」

              ······

  「雞……雞巴」那種電流的感覺越發強烈了。

  李栩早就按捺不住了,看見目標已經達到,趕緊脫下短褲,挺起青筋突出的
陰莖插進了早就是一片汪洋的蜜穴。

  夢菲「啊」的一長聲,陰戶就像遇見好朋友一樣,緊緊擁抱住李栩的陰莖,
一陣陣的收縮,夾的李栩差點繳槍。

  李栩趕緊鎖住精關,等到那一陣感覺過去後,才緩慢的抽插,慢慢的換成九
淺一深。等到「一深」的那一下,夢菲總是會忍不住的哼出聲來,後來,李栩就
輕聲說著「1,2,3……7,8」,夢菲也覺察到了這一點,等到李栩說「1
0」時,就和李栩一起說出來,這時李栩討了個巧,自己喊到「9」時,忽然不
動了,也沒有發聲,夢菲自己把「10」說了出來,卻發現李栩根本沒動,「1
0,10……」夢菲邊說,邊把下身挺向李栩。李栩等夢菲說了幾遍之後,忽然
把陰莖狠狠插進了夢菲的陰戶深處,「10。」「啊····老公,爽,爽死了
……」夢菲戰抖著,又洩了一次。李栩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夢菲,一直以來,夢菲
都是優雅矜持的,及時和自己赤身相見時,也總有著一種少女的嬌羞,但這次可
能因爲馬上要離別了,夢菲才釋放出了自己沈積已久的欲望。

  「老婆,像下午那樣,跪在地闆上。」

  「好髒」雖然這麽說,但夢菲還是按李栩的指示,跪在了那。

  因爲已經有了好多水的潤滑,這次李栩沒有任何的遲滯,直接從後面插到了
夢菲的陰道底。

  「啊···要透了。」李栩沒有理會,繼續往前頂。

  夢菲堅持不住後面施來的壓力,就挪動膝蓋,一點點往前爬,每爬一步,李
栩馬上再次頂了上來,沒多會,夢菲已經嬌喘連連,「老公,我總覺得有人在看
我們。」

  「老婆又在瞎想,屋子就這麽大,哪有別人?」邊說著,李栩邊加大了力度。
並輕輕地打了夢菲的屁股一巴掌。

  這時小黑的眼�,系花早就不是那個清純無比的少女,變成了任由主人蹂躏
的母狗,像狗一樣伏在地上,長發已經垂到了地面,兩個奶子顫來顫去,像兩個
鍾擺。再配上夢菲的叫床喘息聲,李栩的陰囊撞擊夢菲屁股的啪啪聲,客廳已經
成了肉欲橫流的淫樂場。小黑再次拿起手機,記錄下了這些畫面。忽然看到,兩
人正在向著自己爬了過來,「難道被發現了?」小黑馬上就知道了自己感覺是錯
誤的,因爲他看到夢菲已經站了起來,趴到了自己的書桌上,李栩從後面插了進
去。

  「老公,爲什麽要在這�。」

  「這�有好東西看。」李栩打開了小黑的電腦,熟練的點開了文件,立馬想
起了淫聲浪語,那是一部日本的群交片子,片中女憂下體正承受著陰莖的抽插,
嘴�還含著另一個人的JJ,旁邊還有五六個裸男對著打飛機。

  「怎麽可以這樣?」

  「這樣女人才爽啊。老婆,你不知道的多了。」李栩邊說,再次一個猛烈的
前插,頂的夢菲浪叫不止。

  小黑在床下,看著李栩緊緻的屁股前後動著,幻想著自己能成爲片中的另一
位男主角,把JJ放進夢菲的口中,再次打起了飛機,李栩這時也加快了節奏,
一陣暴風驟雨般的猛烈抽動,渾身一哆嗦,抱著夢菲不動了,小黑這時也又一次
射出了自己的精液。

  小黑回過神時,發現李栩已經抱著被幹的有些失神的夢菲回到了他們的臥室,
自己卻說什麽也不敢跟上去看了。看看手機,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栩哥真
持久,我啥時能這樣。這次要是栩哥走,騷菲菲留下就好了。」聽著隔壁又開始
的戰鬥,「又開始了,就算栩哥沒事,菲菲的下面經不經的起啊?」

  夢菲這時渾身已經毫無力氣了,上身趴在了床上,屁股高高的翹了起來,把
還在往外流著精液的陰戶露在外面,李栩這時趴在了夢菲的身上,像發了瘋一樣,
猛烈的抽插著夢菲,好像這時夢菲已經不再是他捧在手心的寶貝,而是洩欲工具,
李栩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麽,或者他預感到了什麽,也或者這才是真正的他。




















0.015244007110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