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男人四十(1-16)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2015-6-9 13:20 編輯

第一章長兄如父

  「哥,你已經辛苦了半輩子,我現在已經成家立業了,真的不需要你再去為我做什麼了!」聽著自己弟弟滿懷感激的話語,劉磊那張粗糙的臉上明顯的寫滿了茫然。

  他這半輩子過的很苦,父母在他十七歲的時候因為車禍雙雙過世,只留下了一個比他小了十幾歲的弟弟和滿屁股的債務。

  為了掙錢把弟弟養大,他只得硬起頭皮放棄了學業,跟隨著村裡的建築隊去了城裡蓋房,在鋼筋水泥裡討生活。

  他是個聰明人,雖然沒有文化,但是,卻還是很快的摸透了建築業的訣竅,積累起了自己的人脈,最終從弱勢群體的民工成長為了包工頭,又成功的從包工頭蛻變成了建築公司的大老闆。

  雖然身價幾年前就已經過了億,但是,他卻依舊一門心思的趴在工地上,二十年如一日的與漫天飛揚的粉塵和堅硬的鋼筋水泥打交道。

  過於勞累的生活,讓他的外表看上去特別的顯老,和親弟弟劉剛站在一起,感覺上似乎更像是父子,或者是爺孫!

  「不不不,習慣了……」劉磊含含糊糊的答應了一句,伸手從舊夾克的口袋裡摸出一把煙紙,熟練的將煙絲倒在裡面卷好,揪掉紙撚的小尾巴,呼啦一聲把煙點著了。

  雖然以他現在的身價,就算是抽個中華和南京什麼的也都不算個啥事,但是,他就偏偏好喜這一口了。

  「弟啊,哥是習慣了,你要不讓哥去幹點啥吧,哥這心裡頭啊,說實在的那可是就沒了魂了。」「哥,你聽我說啦。」弟妹史雪梅語帶撒嬌的一把拉住了他粗糙的大手,那柔夷纖軟細膩,柔若無骨,白的像是新煮開的牛奶,指頭上塗著橘黃色的指甲油,向外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她的個子不高,只有158,又不愛穿高跟鞋,可是人卻長得玲瓏玉秀,配上一張精緻的娃娃臉,一頭長髮披散至腰間,精緻的就像是一個可愛的洋娃娃,特別的招人喜愛。

  雖然外形像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但是,史雪梅的身材卻又是相當的有料,一對雪白渾圓的乳房,即便帶著乳罩,也是奧聳如峰,來自本市的她又不喜歡穿太過傳統的衣服,平時總是穿著領口開的特別大的吊帶裙,深深的一條雪白溝壑隱約可見。

  雖然明知道那樣不對,但是,劉磊的眼珠子卻總是有意無意的在她傲挺的雙峰和雪白的脖頸上逡巡。

  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吧,他對這個小巧可愛,性格也是孩子氣多一點的弟妹特別的寵愛,她有什麼要求,他一般都不會忍心去拒絕。

  史雪梅的小手柔柔的,那柔滑的觸感,讓他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一僵,心中似乎有著一團火在燒,深藏多年的欲望,似乎也在此刻蠢蠢欲動著。

  「哥,你都辛勞了半輩子啦,沒有你,劉剛就沒有辦法讀完書,也沒有辦法買房子,更不要說娶到人家啦,所以啊,你是我們的大恩人嗎。」史雪梅抓著劉剛的手,一邊說著話,嬌小的身體一邊像是小孩子撒嬌一樣的搖晃著,那可愛的樣子,讓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抱在懷裡好好的疼愛一番。

  「可是,現在我和劉剛都已經參加工作,並且工作也都穩定了嗎,也都到了我們好好報答你的時候了,你還要出去工地辛苦的工作,你讓我們於心何忍啊。」想到自己平日裡看到民工時那悲慘的場景,史雪梅的眼眶中不由得沁出了幾滴晶瑩的淚珠。

  這是多好的哥哥啊,為了照顧自己的丈夫,他含辛茹苦的在工地上辛苦工作,幹的是最累的活,吃的是最差的食物,才不過四十歲,就已經面色憔悴好像五十多歲的人了。

  他自己捨不得吃,捨不得穿,即便已經是身價過億的老闆,卻依舊每天和工人們一起在工地上吃飯,一年到頭也不見換一身衣服,但是,對她和丈夫,卻又是那樣的關愛,上百萬的房子,數萬元的電器和裝修,二十多萬的車,他連眼都不來眨一下的。

  她是個善良的女孩,每每想及此處,心裡便會不可抑止的有著一種無法言喻的愧疚,她暗暗的發誓,一定要好好的與丈夫一起照顧好哥哥的後半生,也只有這樣,才能報答的了他的恩情。

  她不是個光說不練的人,就在一周前,在得知樓下的周先生想要賣了房去國外以後,她第一時間就和周先生取得了聯繫,並且以最快的速度敲定了價格。

  哥哥是個懂事的人,他覺得自己的形象太差人太髒,所以就算這對小夫妻磨破了嘴皮子,他也絕對不會和他們住在一起。

  為了讓哥哥住的近一點,史雪梅真的是絞盡了腦汁,所以,就算周先生要價很貴,她也都沒有說什麼,就迅速的定了下來。

  哥哥果然同意了,在得知史雪梅想要買房子給他住以後,哥哥二話不說,自己就把買房子的錢全部都給他們報銷了。

  勸劉磊住下以後,劉剛和史雪梅立刻就商議好,一起來勸哥哥退休。

  畢竟建築那活雖然來錢,可是對於身體的損害實在是太大,哥哥真要是再幹幾年,他們真的怕他會早早的落下一身病。

  可是,劉磊卻是忙慣了,不去工地一身的不自在,為此,劉剛和史雪梅實在是傷透了腦筋。

  史雪梅經過許久的考慮,終於發現了一件特別關鍵的事情。

  哥哥今年只有四十歲,正值壯年,聽劉剛說,自從十幾年前他結過一次婚,並且嫂子意外身亡以後,他就十幾年一直的都是一個人在過,身邊實在是連個伴兒也都沒有。

  十幾年,他到底是怎麼熬過來的,尤其是那種事,他到底又是如何解決的?

  想到這些事,史雪梅不由得俏臉通紅如血,她記得有一次,她和劉剛還沒有結婚一起去工地探望劉磊,結果老半天以後劉磊才開門,進屋以後,她便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腥味,並且瞥見了牆角躺著的一大堆用過的手紙。

  那時候的她還單純,並沒有想過太多,但是現在想起來,卻真的是羞死人,也讓她真真的愧疚到了極點。

  所以,這對夫妻今天一起來這裡的目的,第一是為了勸服劉磊留下,就此退休,不要再東奔西跑的為了錢而奔忙,畢竟錢是掙不完的,身體卻只有一個。

  至於第二點嗎,也是最為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史雪梅通過自己閨蜜的關係,為劉磊安排了一個相親的物件。

  在史雪梅百般撒嬌帶無賴的勸說下,劉磊無奈的同意住了下來,但是卻提出了條件,那就是自己必須儘快找一些小買賣來做,他實在是受不了坐在家裡坐吃山空,即便他銀行裡的存款恐怕八輩子都花不完。

  但是,當劉剛戰戰兢兢把要他去相親的事說出來以後,劉磊立刻就急了,直接把一隻晶亮的玻璃杯摔得粉碎。

  「二弟,你是越來越出息了是吧,居然輪到你來管你哥的事了!」「哥,我這也是為了你好啊,你還這麼年輕,該不會想著一輩子就這樣了吧。」劉剛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多年以來,劉磊在他面前已經建立了比父親更大的威嚴,從來不容他有任何的反駁。

  「不去!」劉磊的回答簡單乾脆,如果談話的物件只限於劉剛的話,那這談話基本上就已經可以說結束了。

  可是,他的身邊可是還站著一個史雪梅呢。

  「哥,你就別和小剛生氣了嗎。」眼見得劉磊把劉剛罵的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史雪梅緊緊的抱著他的胳膊,嘟著可愛的小嘴,光滑的一雙渾圓的飽滿,不住的在劉剛的手臂上摩擦著。

  「說來說去,咱們都是一家人的嗎。可是你呢,從來都是躲著我們,似乎生怕我們會吃了你一樣,也讓人都覺得我們夫妻就是天生的黑心,受了你的好處,卻像躲瘟疫一樣的躲著你,哼。」

  「弟妹,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感受著弟妹身體的摩擦,劉磊只覺得自己的體的溫度都高了八度,不知為什麼,他就是沒有辦法板起臉去訓斥這個可愛的小人兒。

  「哥,坦白的說吧,讓你去相親是我的主意啦。」史雪梅一招得勢,立刻不依不饒的接著對劉磊發動了進攻。

  「哥,你不要以為我們讓你找個媳婦兒過日子就是討厭你,以後不想管你了,而是你現在才四十歲,現在我們城裡的人說的好嗎,四十的男人一朵花,你說你正是花枝招展的時代,卻非要裝個老頭子,你自己想想這事兒合適嗎。」

  「哼,現在這城裡哪有啥好女人啊,一個個妖精式的,到了最後,還不是一個個的只會盯著我的錢看,等到一起生活沒幾天,立刻就得卷著我的錢跑了!」劉磊憤憤的站起身,用拳頭狠狠的捶打著桌子,一雙有些渾濁的眼中分明寫滿了恨意。

  「哥,你這話可是把我都罵進去了啊。」聽劉磊這麼說,史雪梅立刻嘟起了濕潤粉嫩的小嘴,眼眶裡含著淚,似乎隨時都可能會掉下來一樣。

  「我才知道自己在你心裡頭居然是這麼的不堪啊。」



第二章失敗的約會

  劉磊最受不了的就是弟妹這副表情,他無奈的歎了口氣,一屁股坐回了真皮的沙發上。

  「弟妹,我不是說你,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哼,想要我原諒你,除非你答應週六晚上和我一起去席來娜吃一頓飯,見一見我給你安排的那位姐姐!」小丫頭鼓著嘴,不依不饒的對他嚷了起來。

  「行,我去行了吧,真煩!」劉磊狠狠的把手中的紙煙在煙灰缸裡掐滅,恨聲的說道。

  「哥,我們真的不是逼你的,而是真的為了你著想,你為我們做的太多了,看你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在工地過日子,你以為我們的心裡頭就好受啊!」史雪梅蹲下身,雙手緊緊的握著劉磊粗糙的大手,無比動情的說道。

  這丫頭的手怎麼這麼軟,又這麼想,光是這樣的握著,就讓劉磊感覺到心裡一陣陣的發癢,而那個東西,似乎也有一些蠢蠢欲動的姿態。

  雖然看上去顯老,但是說到底他也不過才只有四十歲而已,四十歲,正是一個男人情感最奔放,精力也最充沛的時期啊。

  「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劉磊的喉嚨有些發幹,完全不敢擡眼去看史雪梅蹲下身時身上衣服與身體之間造成的一段大大的真空,雖然他知道,那條雪白的溝壑,已經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次在他的夢中出現過。

  「哥,那就祝你一次相親成功咯,對了,記得那天打扮的帥氣點啊!」史雪梅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的道理,現在這樣,她的目的基本上已經達到了。

  為了給劉磊安排這次相親,史雪梅可以說是費勁了心機,千挑萬選,這才好不容易的找到一位容貌端莊大方,為人據說也還不錯的對象。

  週六很快就到來了,對於晚上的約會,史雪梅可以說是費勁了心機,她特意的帶著劉磊去買了一身得體的黑色西裝,白襯衫,一雙金猴的皮鞋,總算是讓劉磊看起來有些老闆的派頭。

  「丫頭,穿這樣真彆扭!」劉磊有些生氣的將領帶甩去了一邊,堵著氣坐在了沙發上,隨手拿起被扔在茶幾上的煙盒,取出煙紙和煙絲,迅速的卷好點燃,悶悶的坐在沙發上抽起了煙。

  「臭老頭,我今天到底說過多少次啦,不許你再抽煙,那位姐姐可不喜歡別人抽煙的,你怎麼就是記不住呢!」煙還沒有抽到幾口,史雪梅已經插著小腰,鼓著可愛的腮幫子站在了他的面前。

  劉磊才住下來沒幾天,史雪梅就與他混的熟了,自己沒大沒小的一面也就體現了出來,她對於劉磊的稱呼,已經從以前的哥,變成了現在的臭老頭。

  雖然叫他臭老頭,但是史雪梅話語裡的意味,卻明顯的比以前親昵了很多,再加上她的嗓子本來就甜,叫的劉磊心頭更加的癢。

  今天她穿了一件白紗的連衣裙,上面有著一圈白紗的領子,緊緊的護著好似天鵝般秀美的長頸,下面偏偏有著一塊模糊的真空,露著胸前一片的雪白,看了讓人忍不住的想入非非。

  她的下麵穿著一條七分長的粉裙子,一節雪白的小腿露在外面若隱若現,弄得劉磊的嗓子一陣陣的發幹。

  「如果今天晚上和我約會的人是她,那就算是殺了我,我也一定會去的。」看著面前好像小天使般的史雪梅,劉磊的腦子裡不受控制的產生了如斯的想法。

  「王八蛋,想什麼呢,她可是你的弟妹,你弟弟的妻子啊!」劉磊恨恨的在心裡罵著自己,愧疚的掐滅了手中的紙煙,低頭看著腳上鋥亮的皮鞋。

  「好啦,起來啦,臭老頭!幹嘛這麼小氣啦!」眼見得劉磊不說話,史雪梅還以為是剛才的訓斥太過傷害了他的自尊,連忙滿臉微笑的來到他身邊,伸出雪白的小手,一把就把他從沙發上拉了起來,身體不斷的扭動著,完美的曲線一覽無餘。

  「臭老頭,乖啦,聽話,你可是答應過我的哦,要乖乖的去約會,你要是失約的話,我可真的會翻臉的啦。」史雪梅說著話,皺起了相當可愛的小鼻子,那樣子真的是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不會!」劉磊用手輕輕的在史雪梅小巧可愛的鼻頭上點了點,無奈的答應了一句,拿起被他摔在一旁的領帶,胡亂的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臭老頭你真笨啊,居然連打領帶都不會。」史雪梅笑盈盈的湊到他的身邊,笑容一如春光初綻,她湊到劉磊的身邊,將他胡亂打好的領帶解開,溫柔的替他把領帶完全打好。

  她的身上有著一股天生的好似山茶花般的香氣,才一靠近劉磊的身體,便一股腦的湧入了他的鼻孔中,讓他沈寂了多年的小龍情不自禁的行起了注目禮。

  史雪梅並沒有注意到劉磊的反應,她溫柔的替劉磊把領帶打好,無比細心的替他將領帶塞進了西服裡面,溫柔的替他把西裝撫平。

  「臭老頭,想不到你穿上西裝這麼有型啊,如果我沒有嫁給劉剛,嘖嘖,那我一定倒追你。」面前的男人面色沈穩,一張飽經滄桑的臉看起來又沈著又穩重,特別是那好似湖面般平靜的雙眼,表面看起來波瀾不驚,但是只有熟知他的人,才會知道其中到底蘊藏著怎樣的力量和閱歷。

  有內涵的男人最可愛,史雪梅通過這幾天與劉磊的接觸,幾乎深深的確信了這一點。

  聽著弟妹半開玩笑,半是認真的話語,劉磊的心有些不爭氣的狂跳了起來,雖然明知弟妹是在和自己開玩笑,但是他的心裡,卻居然隱隱渴望著這玩笑話能夠真的變成現實。

  他用灼熱的眼光看著眼前小巧可愛的佳人,為了出門見客,她有意的將自己的頭髮燙成了大波浪卷,讓她那本就精緻可愛的娃娃臉看上去明顯的多了一種成熟的韻味。

  她的嘴上塗了淺粉色的口紅,其中露著兩顆雪白的小虎牙,讓人忍不住的想要把她抱在懷裡,恣意的去把它挾住好好的親吻一番。

  「好啦,時間不早了。」史雪梅被劉磊看得有些窘促不安,看了看牆上的石英鐘,伸手拉起劉磊,逕自的來到樓下車庫,上車一溜煙的趕去了約會的西餐廳。

  一名大約三十多歲的麗人早已等在了餐廳裡,見史雪梅過來,立刻親熱的拉住她,和她談笑風生的走進了店內。

  不知為何,劉磊總覺得這個女人笑的特別假,動作行為雖然看上去謹小慎微,但是,其中卻完全脫不開做作的痕跡。

  史雪梅笑意盈盈的把劉磊介紹給了那名麗人,並且簡單的把那名麗人的情況對劉磊做了介紹。

  通過史雪梅的介紹,劉磊知道她是史雪梅同事的姐姐,在這座城市的一座小商貿公司裡面做會計主管,年薪還算不錯,離婚後孩子歸了她。

  那名麗人點了一杯奶茶,喝奶茶的動作相當的優雅,但是看在劉磊的眼裡,卻又是那樣的惺惺作態。

  史雪梅坐了一會,便藉口去了洗手間,很明顯她是想給兩人一點單獨聊天的空間。

  「劉先生,你想喝些什麼。」麗人皺著眉頭看向了劉磊那似乎根本洗不乾淨的粗糙大手,劉磊分明的可以從她眼中看出發自心底的厭惡。

  「隨便吧。」劉磊有些不安的松了松領帶,對於這種別人看起來看起來優雅到了不能再優雅的環境,他顯然還完全不能夠適應。

  「劉先生,不知道你現在在哪裡高就?」女人故作輕鬆的說著,但是劉磊卻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話語裡寫滿了輕蔑。

  「我啊,就是一個蓋房子的,每天都泡在工地,蓋蓋房子,擰擰鋼筋什麼的。」劉磊皺著眉頭說道,對於女人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劉磊顯得無比的厭煩,乾脆有一句沒一句的答應道。



第三章失敗的約會

  聽著劉磊的話,女人的臉相當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

  「恩,那您在這城市裡有住房嗎。」

  「我還是和弟弟和弟妹住在一起呢。」這話劉磊並沒有說謊,雖然他現在有著一套大平米的住房,但是業主的名字,他卻始終堅持寫的是弟弟的名字。

  聽到劉磊如此說,女人重重的把手裡的杯子摔在了桌上,說出來的話也是有些不客氣。

  「我是高級白領,年薪大概十二萬左右,有獨立的住房和車子,雖然有孩子,可是,我自己完全有能力掙錢來養活他和我自己,所以,對不起……」

  「沒關係,沒關係!」劉磊見女人說的這麼直接,心裡已經完全明白這次的相親鐵定是以失敗告終了,乾脆一把將領帶拽了下來,重重的拍著桌子叫來了服務員。

  這相他本來裝的就夠辛苦的,既然這女人已經把話說到這個地步,劉磊自然也不會再去裝下去了。

  「夥計,來一瓶二鍋頭,順便燉一隻土雞,切二斤牛肉,都算在我的賬上就行!」這女人畢竟是史雪梅約來的,即便他心中對她充滿了不滿,可是依舊耐著性子對服務員說道。

  「先生,我們店裡沒有二鍋頭,有的是進口的紅酒,也沒有土雞,倒是有各種精緻的雞塊,也沒有燉牛肉,只有烤牛排!」服務員的話雖然客氣,但是,劉磊還是可以看出他眼中那不屑的神光。

  劉磊明白他的意思,無非就是在想,你是一個沒有吃過西餐的土包子而已。

  「那個拉什麼飛機的來一瓶,牛排先來二斤吧,吃不了我帶走!」雖然在工地上討生活,但是劉磊卻最恨別人看不起自己,他似乎聽人說過,有一種叫做什麼飛機的紅酒特別貴,要好幾萬塊錢一瓶,索性的就說了出來。

  「您說的是拉菲吧,請問您要哪年的,什麼規格?」服務員似乎是有意要刁難他一樣的喋喋不休著。

  「最貴的!」劉磊並不傻,乾脆就用這種方式來堵住了服務員的嘴。

  「好的先生,那可需要二萬左右呢,我們餐廳都是提前結帳的。」服務員弓著身子退了出去。

  「拿去,密碼是123456,先把這卡壓你這,把你們這最貴的那個什麼……對,墨西哥海岸魚子也給我來一份……」劉磊隨手把一張髒兮兮的銀行卡拋給了服務員。

  「劉先生,我們城市人結帳的話喜歡AA制,所以,你點的菜,是要你自己來付錢的。」見劉磊出了這麼大的醜,卻偏又賭氣一樣的點了這麼貴的東西,女人忙不叠的想要和他劃清界限。

  「那咋好意思呢,你也是個女人,哪有讓你花錢的,沒事,你放海了吃,我請客!」劉海相當不客氣的對女人說道。

  「先生,您先等一下,我去驗證一下這卡裡的金額是否足夠您這次的花銷,然後才能夠給您上菜。」服務員客氣的說著話,連忙起身拿著卡去了櫃檯,不一會就從櫃檯上走了回來,臉色變得無比的恭敬。

  「先生,對不起,真的是對不起啊。你點了這麼貴的東西,我們小店特地贈送您一個大蛋糕,祝您兩位過得愉快!」服務員說著話,急匆匆的把一個心形的奶油蛋糕擺在了劉磊和女人的面前。

  劉磊拿起餐刀,狠狠的在蛋糕上割下一大塊,也懶得去用刀叉,直接就用手抓著吃了起來,就像是八輩子沒吃過東西一樣,臉上和嶄新的西裝上沾滿了奶油。

  折騰了這老半天,他可是真的餓到前心貼後背了。

  「先生,您慢點吃!」服務員已經把紅酒打開送了上來,見劉磊這樣,連忙把兩隻水晶高腳杯擺在兩人的面前,低聲的對他勸慰道。

  劉磊懶得理他,直接拿起紅酒,對著的瓶口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嘴裡猶自含混不清的說著話。

  「行,這點心好吃,酒也好,不像其他的色酒那樣,裡頭一股甜味。」眼看面前女人正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劉磊擺擺手叫來了服務員。

  「夥計啊,給這女人也上一瓶我這樣的酒,別我吃著讓人家看著。多不好,還有,給我來一根大蔥,新鮮點的,誒,你們這真貴啊,這要天天在這吃一個禮拜啊,怕是一天的活計都白乾了。」「行啦,我知道你有錢,別鬧了行不行!」眼見得劉磊越鬧越沒樣,女人的眼睛陰晴不定的轉了轉,連忙伸手把服務員叫過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老公是在和我賭氣,所以才這樣的,那個,沒開瓶的酒我們不要了,還有那個魚子醬,我們也不要了。」「要,幹嘛不要!我掙的錢,我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劉磊把桌子拍的劈啪作響,工地上出來的男人,幹的都是實打實的活,可沒有那麼多的彎彎繞。

  「劉先生,之前有什麼得罪的地方我給你道歉。其實,我的意思是說,我是個獨立的女人,即便是和你真的發展成了,也是各自花各自的錢……」女人看了豪氣的劉磊一眼,有些低聲下氣的對他解釋道。

  「妹子,別折騰了,先吃飯吧,讓你跑這麼遠,不好好吃一頓咋對得起你,吃完了,你就開著車回家,然後就當沒來過這好了,我這人粗,真的配不上你金枝玉葉。」劉磊說著話,一口氣把手中的紅酒幹進去了半瓶,多年來的四處漂泊,當了老闆後的多方應酬,已經讓他有了海一樣的酒量,這點酒下去,那就是潤潤喉嚨的事兒。

  「劉哥,我們的條件還是很登對的。」可是那女人卻不肯再走,她見過很多的老總,可是就沒有見過一個像劉磊這樣,可以上萬上萬花錢,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豪氣主。

  城市的規則,造就了無數抱著寧可坐在寶馬車裡哭,也絕不坐在自行車上笑的女人,而她,自認為看遍了人間的風雨,反倒覺得這才是最現實的選擇。

  她不年輕了,家裡又有拖油瓶,這樣的大金主,絕對可以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今天遇到了,自然是打死都不會放過。

  劉磊可是絲毫不理會她的感覺,他大口大口的吃著蛋糕,不過眨眼間的功夫,已經將蛋糕風捲殘雲般的掃進了肚子,一瓶紅酒也見了底。

  「吃好了,走了!」劉磊用袖子抹了抹嘴巴,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根本不管女人的眼神裡充滿了怎樣的哀求。

  劉磊走到門前,這才發現外面居然下起了雨,而他的那個傻弟妹史雪梅,為了不打擾他和那女人的約會,卻是傻傻的站在門口,被冷風一吹,身體像是樹葉般的緊緊蜷縮在了一起。

  可愛的女人在風雨中的樣子,會讓人感覺到格外的可憐,看到弟妹如此模樣,劉磊真是又氣又笑,雖然心中有氣,可還是大步的走上去,將沾滿了奶油的西裝披在了他的身上,緊緊的抱住了她。

  已經在門口凍了半天的史雪梅只感覺到一陣的溫暖,不由自主的裹緊了劉磊的毛料西服,身子不由自主的靠在了他的懷裡。

  她的身上充滿了那種淡淡山茶花的幽香,聞著這股天然的香氣,劉磊之前和那女人賭氣喝下肚子的酒,這一刻完全的反了上來,讓他渾身不由自主的感覺到了一陣陣的發燙。

  「走了!」劉磊不想留下再和那女人廢話,索性便擁著史雪梅跑出了店門口,在路邊張手要了一輛計程車,擁著史雪梅上了車。

  「誒,這雨可真大啊,哥,你的約會如何了!」儘管從跑出店門到攔住計程車的過程不過短短的一分多鐘,但是,狂暴的驟雨還是淋濕了史雪梅的身體和頭髮,白色的雪紡衫濕噠噠的貼在身上,讓她雪白的肌膚顯露無疑。

  雖然有劉磊的西服遮擋,但是,她的衣服的前面還是濕了老大的一片,劉磊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裡面穿著一件五彩的亮色胸罩,此時已經完全的被她身上淋濕的雪紡衫給出賣了。

  看著胸部那靚麗多姿的顏色,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自己作為男人那種在工地上被壓抑了多年的欲望,此時正在不斷的蘇醒。

  那欲望就像是一頭蘇醒過來的巨獸,儘管他不斷的試圖用理智去壓制,但是,讓他無比失望的是,那樣似乎完全不能奏效。

  他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史雪梅那雙包裹在肉色絲襪中的修長美腿,外面雨下的又大,她的絲襪又薄透,完全的將她雪白美腿展露無遺。

  看著雪白的美腿,劉磊的心也完全的被魔鬼佔據,心裡不斷的有著一個聲音在提醒著他,要他撕碎那緊緊包在史雪梅腿上的絲襪,去肆無忌憚的用舌頭品嘗那比奶油還要白的雪白凝脂。

  為了壓抑心中的魔鬼,劉磊用盡了全部的定力,才把目光轉向了包裹在史雪梅身上的西裝上面。

  西裝上沾滿了雪白的奶油,不知為何,他覺得那奶油特別的鮮亮,似乎像是……像是男人的慫!

  想到這一點,他的那根巨大的鐵棒,完全沒有任何徵兆的高高的挺了起來。

  「誒!」無奈之下,他只好閉上雙眼,但是眼前卻依舊不斷的閃現著史雪梅的倩影,老天爺,這是要把他折磨到死的節奏嗎。

  他拼命的壓抑著自己不去想史雪梅那靚麗的倩影,可是才剛剛見到一點效果,該死的史雪梅,卻在此刻對他開了口。

  眼見得哥哥變得如此暴躁,史雪梅就大概的猜了個八九不離十,自己的大伯子鐵定是相親失敗了。

  看他上車後便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史雪梅只道他是受不了約會失敗的刺激,心裡也想著讓他安靜一會,這才一直都沒有說話。

  可是,她卻偏偏又受不了計程車裡的這種死寂的氣氛,所以也就乾脆的對他開了口。



















0.014571189880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