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車輛維修廠輪姦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5fbb303b1c03a2badc24fd99d1a33189.jpg


我是嘉欣
一年前,經繫上一位朋友介紹,到她的一個老同學店內當店員。
一來可以賺錢養家、二來離男友的部隊也很近算是一舉兩得。

在一個沒有課的下午,我和小莉及她男朋友一起去唱KTV,打算結束正好去懇親。
沒想到唱不到一下,小莉和她男朋友已經在沙發上旁若無人的親吻,撫摸。
小莉說:「不要啦∼嘉欣在啦∼嗯∼嗯嗯∼」
我原來以為他們會不好意思,沒想到一邊脫衣服,一邊說:「好,讓我們幹給她看。」
小莉雖然有一點不好意思,但慾火已經被撩起,在輕微的抵抗下,也很快的被一件件脫的精光。

沒一會兒「老公,我受…受不了了,開始插入…好不好?」小莉哀求著。
「還不行,我還沒爽夠阿」說著將小莉扶起,故意要她坐在我身旁,
就在我眼前30公分不到,讓小莉替他吹喇叭,雙手則用力搓揉小莉的奶子,看的我口乾舌燥,全身發燙。

沒多久,小莉的男朋友拉她站起來,將她右腿擡起,故意讓我看的一清二楚,就以站立的姿勢開始插她。
「啊…爽…啊…啊…哥哥的…大雞巴…啊…好粗…好大…爽死了……啊…啊……」看的我目瞪口呆,頭昏腦脹。
再也看下去,只怕會受不了,只好匆匆的起身離開。
要離開包廂時,裡面已經開始大戰,只聽見陣陣有節奏的"哼啊"聲,和肉體拍打的"啪啪"聲
也隱約能聽到液體擠迫的"唧唧"聲。


走出KTV才發現忘了去懇親,只好改去求認識的李姊讓我看看是否可以去懇親。
終於來了營區,本來擔心無法進入到這裡面,現在總算放下心、這要感謝營站的李姊。


進了營站後直接走到最後一路繞進去,瞄了一下區域,
由於已經是晚上又是週六,裡面人很少,跟我印象差異很大。

除我之外的還有另外一個女孩,長頭髮,抱著雞排與奶茶,好像也是跟我一樣要來懇親的。
那天晚上有點涼涼地,吹的我兩條大腿涼颼颼的,不禁有點後悔沒有換下裙裝。
批件外套就匆匆去了,而公司的裙子一向很短,幾乎全部大腿都露在外面,根本無法禦寒。
唉∼算了,反正不會太久吧。


由於剛才喝了一點酒,頭有點暈沈沈的,所以不算太清醒,走著走著居然迷路了。
剛晃沒多久,迷迷糊糊中已經走到很暗的區域、真恨自己的沒方向感。
同行的女孩當然也不會比我知道方向到哪去、只好硬著頭皮找路。


看到了燈光喚起了希望,看起來是停車場吧∼上面寫著"保養場"
走了過去,沒有人與聲音,我們便直接進去查看順便想問問路。
「我去那邊看看好不好?你去另一邊看有沒人可以問?」
一邊走,腦中還不時浮現剛剛小莉和她男朋友火辣辣的景象,也沒注意庫房的房門是關著。
門也沒敲,順手就把門打開,一幅驚人畫面頓時出現在我眼前。

我見到一個男的頭帶著耳機,內褲退到膝蓋,一面聚精會神看著電腦播放的色情光碟片,一面正打著手槍。
而真正讓我驚訝的是,那根陰莖竟然又粗又長,比我所見過的陽具都來的粗大。
黑黝黝的龜頭泛著紅光,沾滿黏液,在燈光下閃閃發亮,異常嚇人。

我沒預期會看到這一幕,整個人呆住了,一時竟然忘了退出房間。
約莫過了10秒鐘,他轉過頭來,看到我站在門口,也嚇了一跳。
他一巴掌放在我大腿上,我馬上一手撥開,想轉身離開。
沒想到他不動聲色地從口袋掏出一把美工刀,在我面前晃了一下隨即又立刻收起來。
這個簡單動作卻嚇得我六神無主,腦筋一片空白,根本不敢再動。

他見已經嚇住我,又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開始肆無忌憚的撫摸。
我不敢再反抗,誰知道他有沒有暴力傾向?
只能自認倒黴,心想反正在軍營內他也不可能太過份,沒想到我錯了。

我努力想要掙扎盡量不理他,但被撫摸的感覺仍不斷觸動我的神經。
他的手掌很粗糙,摸的感覺和我男朋友完全不同,這其實很舒服,但這種色狼行徑又使我十分厭惡,整個感覺很複雜。
摸著摸著已經摸到我私處,我盡量夾緊大腿讓他不容易活動,沒想到這無恥的色狼居然一把將我左腿拉開,
右手又繼續隔著短褲撫摸我的私處。
我還記得那把美工刀,所以仍舊不敢動,5分鐘後我竟然感覺到下體已經流出淫水。
雖然我心裡極端厭惡,但兩個多月沒被人碰過的身體卻做出不同反應。

硬生生把我拖進房間,並順手將門鎖住。
「別走,我哈女人好久了,今天剛好,讓我爽一下!」邊說邊扯我的裙子。
「放手!你太過份了!再不放手我要叫救命了!」我大吃一驚,馬上嚴厲的警告他。
「你儘管叫,沒人聽的到。」沒想到他一點也不在乎,已經摸到裡面去了。
「停手!放開我!小心我告訴你長官!」我開始驚恐。
「我才不怕,今天根本沒人∼」
「你…你不要做傻事,我報警你會去坐牢。」我越來越害怕。

這時的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點希望他不要停。
「我是被脅迫的,並非我喜歡。」我這樣告訴自己,希望為我的配合找到理由,以降低我心中的羞恥感。
他見我沒有抗拒,動作更大膽,直接伸進我的小內褲去摸我的下體。
當他發我已經濕了,變的更興奮,粗糙的手指在我陰唇上來回磨擦,並不時去觸摸陰核。
這感覺比剛才隔著衣服撫摸要強上數倍,頓時一股電流直通腦門,不禁全身酸軟,只能閉著眼睛靠在椅背上輕喘。
過一會兒他右手繞過我背後,一巴掌蓋在我右乳上,左手則繼續撫摸我私處,將我整個人摟在他懷裡蹂躪。
他一定是個老手,下手不輕不重,弄得我淫水不斷流出。說實在我生理上是很享受的,雖然心裡仍然厭惡,
但在我不斷為自己找理由,羞辱感也減低不少。

「干!少嚇唬我!媽的!每次我都只能打手槍,今天說什麼都要真槍實彈好好幹一下!」
說著便用他的左手牢牢的扣住我雙手,接著把我推倒在床上,右手死命地剝我的內褲。

「救命啊!救命啊!」面對這個色膽包天的野獸,我除了拚命抵抗外,只能大聲求救。
嘴巴說不怕,但還是有點忌憚,四處看了看,靈機一動,迅速脫下他的內褲,趁我張嘴喊叫時,
將那條又髒又臭的內褲一股腦塞進我嘴裡。

這麼一來,我連叫都不能叫了,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他看我無法再呼救了,就放心再開始脫我的內褲,不過在我的強烈掙扎下,要脫下我的褲子也不是容易的事。
就這樣僵持了兩三分鐘,他終於放棄脫我的褲子,而轉攻我上半身。

他用力一扯,我襯衫上的扣子全部應聲脫落,掉了滿地。
我才暗暗叫苦,不知什麼時候我的胸罩已被解開,他的右手已伸進T恤內直接搓揉我的乳房,
並輕捏我已變硬的乳頭。在他粗糙的手掌搓揉下又癢又舒服。

這個男人也不管,動作變本加厲,右手將我屁股一擡,左手便去扯我的短褲,我這時開始驚恐,
這已經大大的超出我原先以為只是輕薄的行為,因此雙手緊緊抓著我的短褲,企圖阻止他的動作。
但此時他已色膽包天,不但不停止,反而更用力拉扯。
在掙扎中,我瞥見他猙獰的眼神,一害怕手一軟,竟然連內褲也被一併扯下,無力的掛在我右腳踝上。


就在這時,一名房內的人也發覺了,穿著連身服好像是修車的,緩緩走過來。
這個男子也不驚慌,反而是我很害怕,因為他左手放在口袋,想必正握著美工刀。
這個修車族走到我們前面,低頭對男子輕聲說了幾句話,這男子笑了笑便站了起來。
我正高興有人來解圍,這修車族卻一屁股坐下,將我摟進懷裡,低聲說:「別叫,一叫全廠都看到妳這樣子。」

兩眼睜的大大的,喉頭還發出口水吞嚥聲,眼睛眨也不眨地欣賞我那白白嫩嫩的奶子,
及淡淡粉紅色,花蕾般的奶頭。我又氣又急,奈何兩人的力量實在相差太多了,
我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還是掙脫不了那鐵鉗般的左手。
我嘗試用腿踢他,但彷彿蜻蜓撼柱,沒踢幾下就被他右腿一壓,整個下半身動也不能再動一下。

天啊!又是個色狼,不是來解圍的,而是來分杯羹的。
不等我反應,他把我放倒在椅子上,立刻吻上我的小嘴,舌頭迅速鑽進我的嘴裡,不停攪動我柔軟的舌頭。

兩手也沒閒著,先將我的T恤及胸罩往上推讓白嫩的乳房完全外露,接著一手摸我的乳房,
另一手扒開我雙腿,中指則不斷攻擊我的陰核。
在我被推倒的那一剎那,我看到那名男子已經抓到長髮女孩拉近房內旁邊坐下。
但我已經無力關心她了,在這修車族的挑逗下,陣陣快感接踵而來,淫水不斷從陰道滲出,沾滿屁股溝及大腿內側。
這還不夠,這上班族隨後將中指插入陰道,快速的抽插。
若不是小嘴被堵住,我一定會大聲呻吟,但這時我只能發出「唔…唔…」虛弱的淫聲。
在他上下夾攻下,我居然達到第一次高潮。

高潮後我只覺得全身虛脫,但他還不放過我,迅速脫下褲子坐在椅子上,
並將我壓倒跪在他兩腿間,壓著我的頭將已勃起的陰莖塞入我的櫻桃小口。
突然我發現那位長髮女孩已被帶到旁邊位置,想必那男子重施故計,亮出刀子脅迫她就範。
最令我驚訝的除了那男子外,還有另一名年輕人,一左一右將長髮女孩夾在中間,在她身上不停肆虐。
我的天啊!難道男人全部都只有獸性,不但不阻止,還加入暴行,這些人的書都讀到那去了?
巡邏的呢?應該已經發現才對。沒時間細想,那修車族敲一下我的腦袋,狠狠地說:「專心點,吹喇叭也不會嗎?」

這種情況下我已完全放棄抵抗,我沒有選擇餘地,只好含住他的雞巴,頭一上一下的替他口交。
努力地吸吮他的陽具,舔他的陰囊,左手握著他的雞巴上下套弄,希望能盡快完事。
雙重刺激下,我更是潰不成軍,淫水四溢。
修車族那隻挖我的手,本來只有中指在挖,現在連食指也一起插進去,撐開我緊緊的小穴,
然後又以高頻率狂抽插,我給他這樣一刺激,不禁更大聲「啊……啊……」呻吟起來
嘴巴一開,他那大肉棒立即擠進她嘴裡,我的呻吟聲就變成「唔……唔……」聲。

這時長髮美女的襯衫已被完全解開,粉紅色胸罩也被從前面打開,牛仔褲也被脫下吊在右腿上,
那件比我的還小的蕾絲內褲則還穿在身上。
她顯然十分害怕,一邊啜泣,一邊哀求:「嗚…放過我…嗚嗚…求…求你們…不要這樣…」
唉,真傻,這樣只會更刺激這群野獸。

果然,那年輕人立刻從中間拉開她的小褲褲,用舌頭去舔她的下體,還不時將舌頭插入陰道,
整個陰道口濕淋淋的,不知是口水還是淫水。
那男子則努力親吻她的乳房,和我一樣,她的乳頭也是漂亮的粉紅色,胸部比我還大,
她的左手被中年男子抓著,正握著他的大雞巴,那根雞巴真的很大,少說20公分
又粗,那女孩的手還無法整個握住。

這女孩的身材比我還好,真是便宜了這群色狼。
在兩人夾攻下,這美女已無招架之力,雖然還在抗拒,卻已忍不住開始呻吟,「喔…啊啊…嗯…喔…嗯…啊…」
被她淫媚的聲音感染,我又濕了。
那修車族也忍不住了,抓住我的頭在我嘴裡一陣猛插,接著他便在我嘴裡洩精了。

洩了後還不抽出陰莖,逼我將精液全部吞下。
我從未曾讓男人在口內發射,更別說喝精液了,想不到第一次居然是被陌生人射在嘴裡。
回頭一看,兩個體育服年輕男站在背後,,一高一矮,神情有些猶豫,但眼睛都充滿獸慾.

此時男子說:「還等什麼?你們說不定一輩子都碰不到這種美女,而且還是兩個。」,
在他慫恿之下,兩個體育服年輕男不由分說將我拉過去,這時我已完全絕望,一切逆來順受。

他們先將抱起,當我雙手舉起時他們分別扣住,不讓我放下。
接著掏出他們的雞巴湊到我嘴邊,我含著淚,順從的先含住其中之一,頭一前一後的替他口交,
過一會再換另外一根,由於雙手被制,只能靠嘴巴服務,所以特別辛苦。
這種姿勢似乎讓他們特別興奮,一邊享受我的口交,一邊揉著我的奶子,沒多久兩人都完全勃起了。

這時那長髮女孩被帶到我旁邊,她已被剝的光溜溜的,而我也只剩腳上的球鞋。
調整姿勢後,那男子和矮體育服年輕男分別坐在地上,我們兩個女孩則像狗一樣趴在他們兩腿間,
我替那男子口交,長髮女孩則替矮高中生口交。
那高個子則手口並用,在我屁股後對我陰道及屁眼又摸又舔。

技巧怎麼會那麼厲害,弄得我快感連連,腦筋一片混沌,什麼羞恥心都沒了,
只會不斷浪叫,淫水氾濫,地上濕了一大片。

那長髮女孩也一樣,被那年輕人舔得失去理智,完全不再抵抗,不停的呻吟,
還不時將嘴裡的大龜頭吐出來大叫:「啊…喔…舒…舒服…啊啊…不行了…。」那

男子把大雞巴深入我嘴裡,淫笑著說:「乖乖吃,等等大雞巴會讓妳們爽死。」
「妳們兩個小騷貨真會叫,今天不好好幹妳們幾次,就太對不起妳們了。」。

這時我們後面的人已經要插入,但那中年男子卻做個手勢要他們暫停,
同時將我們美麗的臉擡起,問說:「想不想要?」.我們不約而同點點頭。

「要什麼?」我們沒回答,後面兩個人則用龜頭不斷磨擦陰道口,弄得我們一陣酸軟。

「要什麼?說出來。」不斷地催促,後面的龜頭則繼續磨擦。

「快說!」「我要…做…愛…」我先忍不住。

「怎麼做?快說!不說不做!」一陣催促。

算了,到這種地步還管什麼羞恥心,正要開口,「插…小洞洞…」長髮女孩先回答了。

「用什麼插?」還問。

「………」

「快說!」

「用哥哥的寶貝!」長髮女孩終於回答了。

「什麼寶貝?聽不懂。」龜頭繼續磨擦著。

「……」我倆急得快哭出來了。

「雞巴,用哥哥的大雞巴。」我忍不住,完全豁出去了。


接著長髮女孩也被強迫說了一次:「用…用大雞巴插小…小浪穴。」


這群色狼滿意了,後面兩人扶著我倆的雪白屁股,噗嗤一聲從背後直插到底。

啊……兩人同時大叫,被玩了那麼久,現在才是真正被幹了。
這兩人像是在比賽一樣猛烈的抽送,充血的陰莖磨擦著陰道壁,一波波強烈的快感將我推向高峰,
相比之下,剛剛手指摸,舌頭舔的感覺根本只是小兒科。


我大聲呻吟,不斷浪叫,真正是要欲仙欲死。
而旁邊長髮女孩反應更激烈,已經被插的胡言亂語了,

「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爽…啊…」,沒想到斯文的外表居然可以那麼淫蕩。

我倆渾圓的小屁屁被撞的啪啪作響,兩對柔軟的奶子隨著抽送前後激烈搖晃,配上噗嗤的抽插聲,
及不停的淫聲浪語,更催化我的中樞神經,沒多久我就達到第二次高潮。
而從長髮女孩的淫叫聲高低起伏來判斷,她也洩了,而且不只一次。


這時幹長髮女孩的年輕人也洩精了,將精液噴在她滿身大汗的背上。
而我後面這名體育服年輕男雖然雞巴不算大,卻很持久,還在繼續姦淫我。


男子中似乎等的不耐煩了,將我扶起站著,要我把舌頭伸出,讓他吸吮,又用右手用力搓揉我的乳房,
我的右手扶著他的腰,左手則套著那根大陽具。我兩條修長的腿則張的開開的,讓體育服年輕男在後面狂插。
好不容易這高中生洩精了,精液噴在我屁股上。
這男子居然用手指將精液拾起,抹在我舌頭上,手指在我嘴裡抽插,逼我全部吞下。


吞下後他把我右腿高高擡起,摟著我直接把那根特大號雞巴由下而上狠狠插入。
我的媽啊!痛!!小穴好像要撐破了,其實這才進去一半。


還好這男子懂得憐香惜玉,只是慢慢進出,徐徐插了一陣後,陰道漸漸適應了,
不爭氣的淫水又潺潺流下,沿著大腿滴到地上。


我緊緊抱著他,口中亂七八糟的叫著:「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啊…」
他見我越來越興奮,便把我的左腿也擡起,讓我騰空掛在他身上,雙手扶著我柔嫩的屁股,
噗嗤一聲將雞巴整根沒入。

天啊,舒服死了!我從未嚐過這種特大號的滋味,粗大的雞巴將小嫩穴撐的一點空隙也沒有,
雖然有一點痛,但比起強烈的快感實在微不足道。這時他開始發狠猛幹,每一下都重重的頂到花心,
幹的我死去活來,高潮叠起,嘴中只會無意識的浪叫。


而那長髮女孩也一樣,坐在椅子上,那矮高中生將她雙腿高高舉起打開,
用那根大雞巴一下下狠狠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將陰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陰唇翻出,
洞口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小穴中還不斷流出新的淫水。


矮體育服年輕男顯然對這位漂亮大姊姊的嫩穴滿意極了,一面和長髮女孩親吻
不時喃喃唸道:「喔…好緊…太爽了…喔…姊姊好…好會夾…」。


而我們兩個女孩在特大雞巴的狂插下,早已潰不成軍,什麼淫聲浪語紛紛出籠,
彷彿不這樣叫不足以宣洩體內的快感。「啊…啊…要死了…昇天了…好會幹…啊…爽…爽死…哥哥(弟弟)
…雞巴厲害…啊…愛愛…愛死大雞巴…要洩…受不了…妹妹(姊姊)喜歡…啊啊啊…想幹一…一輩子…啊啊…
不行了…幹死妹妹(姊姊)…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
像是在比賽一樣般,我們兩個女孩發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正在被強姦。


又插了一會兒,男子把我放在地上一條攤開的睡袋,改成男上女下的正常位,長髮女孩也被抱過來,
爬在我旁邊,圓圓白白的屁股翹的高高的,矮高中生半蹲著,用他那根大雞巴從背後繼續插她,
插的她兩顆大奶劇烈晃動。在她前面,那上班族已恢復精神,將雞巴插入她的小嘴,努力的抽送著。
女孩看樣子被幹的很爽,想叫嘴巴卻被堵住,只能皺著眉頭,「嗯嗯嗯嗯」的不停哼著。


這時我的嘴也被塞入一根陰莖,睜眼一看,是那四,五十歲的老伯。
我並不驚訝,只是感慨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卻加入同流合汙。


「啊……你們…好可惡…啊………啊啊………啊……啊……」
我反抗無效,心裡也明白,今天是逃不掉了。
我從未嘗過3P的滋味,心裡實在有點害怕。
但另一方面,我真的捨不得在這個時候喊停。
他們見我一付欲拒還迎的騷樣,屁股還不自主的擺動,在迎合他們的雞巴,白癡也知道我已經軟化了。
於是緊緊抓著我的腰,先將雞巴用力一抽,留個龜頭在洞口,再狠狠地一插,直抵花心,
強烈快感直衝腦門,讓我差點昏死過去。

如此連續幾下後,瞬間加快速度,在我濕潤的陰道瘋狂進出。
一轉眼又插了六、七百下,干的我淫聲浪語,紛紛出籠。
「啊…啊……好爽…啊……太厲害…啊…啊……爽…啊……舒服…啊……慢…慢一點…啊……爽死…啊啊……啊…啊……」


有人來解救的希望大概是微乎其微,要脫身看來只好餵飽這6條色狼。


突然間抽插的速度加快了,男子和矮體育服年輕男都快要洩了,正在做最後衝刺,
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幹到盡頭,他們的技巧真的很高明,他看出我在連續兩次高潮後,
已經接近虛脫,不適宜再干的太猛烈,因此以較溫和的方式,輕重交替的插我
(大概就是所謂的「九淺一深」吧)。

如此不至於讓我負荷過重,可以喘口氣,又可以使我保持興奮狀態,來迎接他下一波猛攻。

果不其然,在插了七、八分鐘後,他先將我雙腿胯到他肩上,隨後他慢慢倒向我,
把我雙腿越撐越開,並逐漸加速抽送。

到最後,我雙腿已幾乎貼到我的肩膀,屁股也被撐起,陰部朝上迎合他俯衝而下的雞巴,
讓他每一下都直接命中花心,頓時被干的死去活來,潰不成軍。

「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會幹…啊……爽…爽死…啊……廣…大雞巴…哥哥…啊……
愛愛…愛死了…啊……要洩…啊……受…受不了…姊姊喜歡…啊…啊啊……干…幹一輩子…
啊啊……不行了…干死妹妹…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啊……」

「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媽啊…啊…啊…」

我已經被干的胡言亂語了,一會兒姊姊,一會兒妹妹,發狂似的浪叫。

不知道插了多久,在這期間我又高潮了兩次,而總算他也要洩了。

他猛然拔出雞巴,對準我的俏臉,第一道濃精剎時噴出,直接射進我嘴裡,
接下來的精液則遍佈我的臉龐,嘴唇和鼻頭上。

「厲害厲害!哇,你幹得連屄都合不起來了。」


我們兩個女孩被幹的急喘,不斷告饒。幾乎同時,兩人將精液分別噴在我倆的胸部及背部,
接著還用手將精液混著汗水均勻的抹在我倆的胸部,腹部,背部及臀部,
最後將五指輪流伸入我倆的嘴裡要我們舔乾淨。

這個時候,我們兩個女孩都各自高潮了四,五次,已經渾身乏力,站都站不起來。
但他們還不準備放過我倆,老伯先拿了礦泉水給我倆喝,喝完休息約20分鐘,
才稍微恢復了體力,他們六個人就站到我倆面前,要我倆跪著替他們吹喇叭,吸著吸著6根雞巴又都硬梆梆了。


我倆輪流用嘴套弄他們的雞巴,四隻手還要替其餘四人打手槍,忙得我們香汗淋漓,
有時他們還變態的將兩根雞巴一起塞入我們的小嘴。

就這樣進行了約15分鐘,年輕人和矮體育服男分別鑽到我我們胯下,要我們坐在他們臉上,
小穴正對著他們嘴巴,他們一面撫摸我們的屁股,一面替我們口交。漸漸地,原本已乾涸的小穴又濕了,
這兩人嘖嘖有聲吸著我們的淫水,還不時將舌頭插入陰道,手指則摳弄我們的屁眼,弄得我們忍不住又呻吟起來。
見我們興奮了,修車族率先由後面幹長髮女孩,老伯則由後面幹我,我們前面則有4根雞巴輪流插我們的小嘴。


「啊……好舒服…啊…啊……」

我感到一根又粗又燙的鐵棍,正磨擦著陰道壁。隨著陰道一吋一吋的被撐開,快感也越來越強。

「啊……」就在龜頭抵到花心的那一剎那,強烈的快感震的我全身顫抖。

「很爽吧!我和他誰的老二比較好?」老伯淫笑著問。

「都…都好……」

無論什麼姿勢都可以輕易的插到花心,當然比修車男強的多,
但修車男的持久力和技巧就高明的多了,實在是各有千秋。

老伯聽我含糊其詞,似乎不太服氣,冷笑一聲後,便以他粗野的方式,開始狂暴的抽送。

「啊…啊……天…啊…舒服…啊……爽…啊……好…好大…啊……爽…爽死…啊…啊……厲…厲害…
啊…啊…啊……升天了…哥哥…大雞巴…啊……會死…好會幹…啊……爽…爽死…啊……插…
插到底了…啊啊……受不了…哥哥…大雞巴…超級…棒…啊……啊啊…不行了…要…要被…干死…啊…啊……」

老伯一輪猛干,干的又重又快,我發瘋似的淫聲浪語,加上「啪啪」的巨大肉搏聲及「滋滋」作響的抽插聲,
充斥著整個房間。

插了幾百下後,老伯往後躺下,帶著我坐在他的小腹上。
我以為他要由我來主動,正慶幸可以稍微喘口氣,誰知道他雙手撐著我的屁股,
用蠻力將我擡起少許,隨即重重的放下。

我的媽啊!我的體重加上他的力氣,產生一股股驚心動魄的快感,
電擊著我每一吋神經,比剛才更強烈,更刺激。

「啊…啊……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太…太爽…天啊…好…好棒…舒服死了…大…
大雞巴…啊……爽…爽死…哥哥…雞巴…好大…啊……大雞巴…哥哥…啊……要洩…受不了…姊姊…
好…好爽…啊啊啊…啊啊……不行了…要…要干死了…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爽…啊……洩…
洩啦…啊啊…洩…洩…啊……啊……」
好像是要給我點獎勵一樣,他們插的更用力,行程更長,每次都只留下龜頭在陰道裡,
然後狠狠的一插而盡,小肚撞在我的屁股上發出「啪!啪!啪!」的巨響。

「啊…啊…爽…爽死了…啊啊…媽啊…啊…啊…輕一點…啊啊…不行了…啊…太…太舒服了…啊啊…要…要洩了…啊…啊…饒命…啊啊…啊………雞巴…太…太厲害了……太…太爽了…要死了…啊…啊…又來了…洩…洩了……」

要叫這些淫話其實很容易,真正困難的只有第一句,一旦喊出第一句,其他的就很自然的可以脫口而出。
尤其在這種超大SIZE的雞巴抽插下,不這樣子叫,還真難宣洩體內積壓的快感。

我聲嘶力竭的哀號著,連自己都分辨不出到底是痛苦還是舒服。
而在我淫蕩的浪啼聲中,干的一下比一下猛烈,終於把我推到了最高潮。

阿廣扶著我屁股,讓我雙腿環抱著他的腰,一邊插,一邊將我整個人騰空舉起,開始以小跑步在客廳來回跑動,胯下的那根電動活塞還隨著跑動的節奏,不停肏我的小穴,干的我求爺爺告奶奶的不斷浪叫。


「爽吧,你這個小浪屄,來,帶你散散步。」他們洩精後,男子以老漢推車的姿勢將長髮女孩雙腿擡起,
從背後一邊幹一邊走,長髮女孩以手代腳從房間頭走到房間尾,再從房間尾走到房間頭,
讓她雙腿環抱著他的腰,一邊插,一邊將她整個人騰空舉起,開始以小跑步在客廳來回跑動,
胯下的那根電動活塞還隨著跑動的節奏,不停肏我的小穴,干的我求爺爺告奶奶的不斷浪叫。
才走了一趟長髮女孩已累的趴在地上不斷呻吟。

我則被那年輕人將雙腿彎到頭的兩側,他背對我半蹲著,一邊插我小穴,一邊摳我屁眼,搞得我爽聲連連。
過一會兒兩個體育服難也加入,將雞巴分別塞入我倆嘴裡。


高的看矮的已經插入,便立刻恢復抽送,也開始干我的小屁洞。
兩人配合的極有默契,一起插、一起抽,兩種不同的滋味混合著,
很快就重新挑起我的情慾,淫水又不斷潺潺流出。

「啊啊……好爽…好舒服…啊……不要停…干我…啊……升天了…哥哥…大雞巴…好會幹…啊……爽…
爽死…啊……用…用力干…啊……插…插到底了…啊啊…姊姊…受不了…愛死…啊……愛死哥哥…
哥哥大雞巴…啊啊…啊……姊姊…每天…都要干…干小屁屁…不行了…干死妹妹…啊……啊……」

我感到兩個洞都被塞的滿滿的,兩根巨棒在身體內磨擦著,我彷彿置身仙境,
一道又一道無法言喻的快感震撼我每一個細胞,我痛快的發出驚天動地的浪叫,連續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從這個時後開始,他們輪番上陣,任何時候都至少有兩人在強姦我們,幹的我們淫聲充斥房間,洩了又洩,
不知高潮了多少次?
只有看到我們快要虛脫,他們才會讓我們稍事休息,但一等我們回過氣,
他們就又摸又舔的撩起我們性慾,接著自然又是一陣狂抽猛送,
幹的我們一整晚都在「大雞巴…」「親哥哥…」「爽死了…」不停亂叫。

各式各樣的姿勢換了又換,我還被帶到房間外,站著被插到高潮,最後將精液噴的我臉上,頭髮到處都是。


長髮女孩則最多同時應付4人,連屁眼都被那修車族給開苞了。
我倆臉上,身上,嘴裡不知被射了多少精液。就這樣子我們兩個美麗女孩一直被姦淫到天色微亮,再也支持不住而暈了過去,醒來時衣服已經穿好,但全身又髒又亂,下體又紅又腫...........................

9a4d9c0a67e4f50edd787877ec6e7cf9.jpg

























0.015008926391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