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鄉村暴操亂倫 1-16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icemen00 於 2015-3-31 18:42 編輯

  我是一個醫生,沒什麽特別的,老老實實工作而已。一天我的一個朋友來找
我,讓我出診,爲他的一位朋友的父親看病,他家在很遠的偏僻村子,我問他爲
何不來醫院就診,他說患者諱疾忌醫,甯可跳大神,請巫婆,也不願上醫院,結
果把病給耽誤了,現在嚴重了,隻好請醫生去上門治病。一般這樣的診還是不出
爲好,但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我還是去了。其實也沒什麽,小毛病,打幾針就
好了。病好以後的一個月,那位患者,就是那個老頭兒,非要請我吃飯,說是要
感謝我,推脫不掉,我就去了,在他家住了兩天,在這兩天�,我是真開了眼界
了。

  那老頭是村長,村�的地頭蛇,請客也很有「排場」,我說的「排場」是指
吃飯還有人陪酒,陪酒的不是「小姐」,而是老頭兒的女兒和兒媳。當天晚上桌
上十幾個人,有老頭和他老伴兒、兩個兒子和兒媳,兩個女兒和女婿,加上我,
還有一個中年婦女,我不認識,坐在老頭兒身邊,一聲不吭,好像不習慣這種場
合。三杯酒下肚之後,大家漸漸有了醉意,我才知道爲什麽她這麽拘束,原來老
頭當著大家的面兒,把手伸進那中年婦女的褲裆�,往�面一陣亂摸,中年婦女
皺著眉頭,也不敢吭聲,任憑老頭兒往褲裆�摸。隨後老頭兒的兒子和女婿也開
始摸周圍的女人,但是他們摸的可不是自己的配偶,比如他大兒子和一個女婿正
在摸他老伴兒的奶子,他老伴兒少說也有五十多歲了,竟然把乳房露出來了,像
兩個小袋子,幹癟著下垂,但是還是有人對她感興趣,到後來竟然有人把雞巴掏
出來了,讓老太太給他口交,天哪!!!這家人竟然明目張膽的亂倫。

  看到這�,我不知如何是好,老頭兒看到我的尴尬,就讓他的一個女兒和一
個兒媳過來陪我,她們兩個倒是輕車熟路,過來就把上衣脫了,把褲帶也解開了。

  這一家人都看著我,我要是不逢場作戲,他們肯定認爲我瞧不起他們,所以
隻好跟他們學習,把手伸到老頭兒媳的褲裆�面,摸她的逼。老頭兒女兒用手握
住我的雞巴就是一陣撸,差點兒把我整暈過去。

  酒喝到這�基本就結束了,老頭兒命令他的老伴兒和他的兒子、女婿睡在一
個屋�,其餘的女兒和兒媳和那個中年婦女全都陪我睡,至于小孩子們都在東邊
的屋�睡。剛安排完,老頭兒的三兒子和兒媳回來了,三兒子住城�,今天老頭
兒請客高興,把三兒子和兒媳也叫回來了,因爲車出了點問題,所以回來晚了。

  我見了老頭兒的三兒媳,大吃一驚,原來她是我一個朋友的前任女友,名叫
賈蕾,好不尴尬,不過也隻好假裝不認識。大家見了面,客套幾句,老頭兒就急
著讓三兒子吃飯,我們就都回屋�準備睡覺,忽然我想小解,出去到院子�,廁
所在院子的另一端,要路過倉房。經過倉房時,我看見倉房�亮著一盞油燈,奇
怪,一般農村怕失火,倉房�是不點燈的,這麽晚了,是誰在�面??

  我走過去透過門縫一看,原來是老頭兒和他的三兒媳賈蕾正在做愛,估計他
三兒媳還沒吃晚飯,就被他給拉到倉房�給操了,他三兒媳半躺在一個木架子上,
下面墊著破棉被,衣服扔在一邊,全身赤條精光,老頭更是啥也沒穿,拼命往�
插雞巴,操得啪啪直響,還不忘跟兒媳婦親嘴,好像把舌頭也伸進嘴�去了,他
三兒媳婦賈蕾也就三十歲左右,很是風韻,兩隻乳房隨著老頭得抽插,有節律得
晃動,看的我雞巴都硬了,趕緊上廁所,然後回去操老頭的另外兩個兒媳和女兒,
想到這�,我一路小跑,奔廁所而去。

  小解完,回到屋�上炕,女人們都躺下了,雖然蓋著被,但是看得出來,她
們都脫光了衣服,看來老頭兒在家�還是絕對得權威啊。五個女人,先幹誰呢??

  對了,幹那個中年婦女,想到這�我掀開那個婦女的被子,也不用調情,直
接就用雞巴插,也不管她願意不願意。大家不要受A片的影響,實際上男女操逼,
很少象A片�描寫的一陣撫摸,一陣親。大都是直接插入,幹到射精爲止。我也
沒客氣,按住那個中年婦女就是一陣抽送,她四十多歲的樣子,腰有點粗,很豐
滿,一抓一把肉,捏起來手感真好。我也沒忘了學那老頭兒,一邊幹一邊親嘴,
要兩不耽誤還真不容易,操的狠了,嘴就親不上了,真佩服那老頭兒,幹他兒媳
婦很是專業。這中年婦女姿色一般,其他幾個也差不多,普通的農村婦女,身體
很壯實,陰道收縮有力,夾的很緊。身上沒有香水的味道,隻有女人身上特有的
那種汗味兒,配合她的呻吟聲,真是妙極了。

  抽插了一百多下,我就站起來,讓她給我口交了一陣,然後就換了一個女人,
也不知道是老頭的哪個女兒,扳過來就是一陣暴操,每個人一百多下,然後口交,
再換人,如此把五個女人操了兩遍,算一算總共插了一千多下,憋不住了,準備
射精,正尋思著把精液射進那個女人的陰道�呢?這時候,老頭的三兒媳賈蕾開
門進來了,也不搭話,頭發亂蓬蓬的,脫衣服就上了炕。我一問,是老頭兒讓她
也來陪我睡覺,我問她:女人都陪我,那男人怎麽辦呐??她回答到:我婆婆陪
他們六個睡,我汗,還不把老太太操死啊!!

  不管那麽多了,我把賈蕾褲子脫掉,一下就把雞巴插進去,她陰道�面粘呼
呼的,是那老頭兒的精液,真掃興,要是幹淨的逼多好!行了,將就了,我猛插
了二十多下,就射了,射了好大一波,雞巴拔出來時,精液也跟著流了一大灘。

  射了精之後,身體一下就松弛下來了,整個人癱在炕上,飄飄欲仙,炕上的
六個女人當中,除了賈蕾之外好像都沒有滿足,她們圍著我看了半天,也不見我
的雞巴有任何動靜,于是很失望地散開去睡覺了。沒辦法,我又沒瞌藥,幹了一
千多下了,已經實屬不易,各位不要把A片�的情節當真,沒有那個男人能狂操
一個多小時,除非瞌藥。A片的男優也沒那麽強,多數都是分幾次拍的,然後剪
輯和在一起,好像很強的樣子,實際上普通男人頂多也就二十分鍾,象我這樣幹
半個小時的就算強的了。

  賈蕾好像很累的樣子,現在躺在炕的另一端,看來是想睡覺了,她被老公公
一陣操,估計連飯也沒吃。這老頭兒也真是的,就是幹妓女也要讓人家吃飽飯吧?

  何況是自己的兒媳婦,人家風塵仆仆趕回來,連飯也不讓吃,拖進倉房就是
一陣操,現在飯菜都涼了,家人都忙著操逼,估計也沒有人給她準備晚飯了,真
是太雞巴不講究了。

  還沒等我感慨完,門又開了,老頭兒的大兒子進來了,光著膀子,一隻手拿
著衣服,另一隻手提著褲子,看來是剛從「戰場」上下來的。進了屋直接就奔炕
上的賈蕾過來了,也不客套,掀開被子,爬上去就要操。賈蕾不樂意了,一把推
開他,說:「人家要忙了一天,都要累死了,你去幹大姐她們幾個吧。」老頭兒
的大兒子心有不甘,說:「妹子,我也知道你辛苦,可是你兩個月也不見得回家
一次,把我們幾個都想死了,今天無論如何也要陪大哥爽一下。要不是老爺子發
話,讓你妯娌幾個都陪劉大夫睡,我早就過來了。別怕,我剛才在媽的身體�射
了一次,再幹你,也不會用太長時間。你再堅持一下。早就知道今天我們哥幾個
肯定要拼命幹你,所以我準備了潤滑液,我去給你拿來。」

  賈蕾一看,今天不讓他操恐怕是不行了,隻好再堅持一下,強打精神,說:
「不用潤滑液了,咱爸和劉大夫剛射完,精液還再�面,權當潤滑液了。」(我
汗,敢情我寶貴的精液當他們的潤滑液了,太雞巴虧了。)老頭兒的大兒子聽到
這�,心花怒放,撲上去噗哧一聲,就把雞巴插進去了,噗吱噗吱幹了起來。

  老頭兒的大兒子說的沒錯,不一會兒,其他幾個人也過來了,一個個衣衫不
整,看來都辛苦「工作」過。老頭兒的兩個女婿和二兒子都圍住賈蕾,排隊等著
操她,而老頭兒的三兒子則過去抱住大嫂親嘴。實際上賈蕾的模樣要比她的妯娌
們要好看的多,起碼細皮嫩肉的啊,一定是老三很長時間沒操大嫂她們幾個了,
而對自己老婆早就沒興趣了,「家花沒有野花香」這就是這個道理啊。

  聽他們談話才知道老頭兒已經睡著了,他們才敢過來,原本老頭兒讓這幾個
女人都陪我睡,這哥幾個好長時間沒幹到弟妹了,早就忍不住了,好不容易才等
到老頭兒睡下,全都跑到這個屋�,排著隊操賈蕾。老頭兒的一個女婿還抱歉的
對我說:「劉大夫,不好意思啊,哥兒幾個都想壞了,要不也不能打攪你,我老
婆在那邊閑著呢,讓她陪你睡吧。」我笑著說:「沒關系,我正準備睡覺呢,你
們哥幾個好好玩吧,難得人這麽全。」

  話雖然這麽說,但是我也不能在這屋�睡覺了,因爲一下子炕上聚了十多個
人,哪�還有地方讓我躺著啊,于是我借口出去抽煙,穿上衣服到另一間屋子去
了。

  到了剛才大家一起吃飯的那間屋子,桌子已經撤了,燈還沒關,炕上就躺著
兩個人,老頭兒和他老伴兒,老頭兒已經睡著了,鼾聲震天。他老伴兒光著身子
躺在炕上,兩腿叉開,陰部流出很多的精液,稀疏的陰毛全都緊貼在身上。我忽
然想起來,賈蕾說他們哥幾個全都在這屋�睡,一定是他們幾個把老太太操成這
個樣子的,陰部都腫了,五個男人啊,幹一個老太太,還能不腫。

  我到外面找了個毛巾,蘸了點涼水,給老太太擦洗陰部,不能用熱水,否則
會腫的更嚴重。給老太太擦的時候,她醒了,問我:「劉大夫,你怎麽到這屋來
了?」我回答:「睡不著,出來走走。」老太太明白,我是沒地方睡了,又不好
意思直說。于是對我說:「這幫孩子,真不懂事,劉大夫,你就在這屋睡吧,我
陪你睡。」然後就要幫我脫衣服,我急忙說:「沒事兒,大娘,您看您都累了,
還要陪我。」老太太看著我說:「劉大夫,你是不是嫌我老啊?」「啊,不是」

  我急忙解釋:「我是怕您累著。」「沒關系,我都習慣了,以前也有好多次
他們好幾個人幹我一個。來吧劉大夫,不用擔心我。」

  老太太都說道這兒了,我還能說啥,心想:那就操一下吧,別幹時間太長呗,
實在不行就讓老太太給我口交。于是我又脫了衣服,原本搭拉下去的雞巴又硬起
來了,不知道哪來的精神頭兒,對準老太太的陰部,一下插了進去。一般這年紀
的婦女陰道�是很幹燥的,不過有他們哥幾個的精液在�面就不一樣了,很光滑,
粘呼呼的,雖然有點兒松,但是我還沒幹過這麽大年紀的女人,所以仍然很有興
緻,挺槍躍馬,一頓猛幹。

  這老太太陰道不是很緊,你想啊,這肉套子都操了快四十年了,還生了五個
孩子,又有那麽多男人沒好氣的操,還能不松。我操了五十來下,就把雞巴拔出
來了,一來實因爲老太太的肉套子太松,二來是怕把老太太累壞,萬一她有個心
髒病、腦血栓啥的,可別鬧除人命來,我是醫生,所以我知道老年人的這個年齡
可是心腦血管疾病的多發期呀。拔出來以後讓老太太給我口交了一會兒,也沒射
精,本來也不是很有性欲,隻是想知道一下幹老太太是個什麽滋味兒,所以就讓
老太太休息了,我出去到院子�抽煙去了。



(第三季)

  在院子�抽煙很是惬意,農村的深夜很是清爽,連鳥也不叫了,我坐在台階
上看星星。不一會老頭兒的大兒子出來了,我跟他調侃,「爽了??」「恩,真
他媽爽!老三媳婦真好,上次操她還是兩個月以前的事兒,我跟老三說了,讓她
多住幾天,老三工作忙,明天就要趕回去,讓他老婆一個人留下。」

  我有點疑惑,問道:「讓老三一個人回去,沒有老婆,他晚上不寂寞嗎?」

  「沒事兒,」他說:「說好了讓我媳婦和老二媳婦跟他一起回去,還有我大
閨女,她們三個陪老三一個人,咋都能伺候好他,你就放心吧。」

  「啊?還有你大閨女??」我驚訝的差點把下巴掉地上,「不就你們幾個麽?
怎麽還有你閨女的事??」「恩,大人們在一起操逼,孩子們也跟著學,開始不
讓他們操,但是也管不住,索性就放開了,讓他們隨便了。這不就在東屋,十幾
個孩子睡在一鋪炕上。」

    我說:「哦,那怎麽不見他們過來一起玩啊?」「不行啊,怕女孩子懷孕,
她們都沒有啥措施,萬一懷上了,很麻煩。」「那你讓你閨女陪老三睡,就不怕
它懷上?」

  「不怕,老三家�有安全套,我老婆也去,能照顧她,老三幹我閨女時,叫
他帶上套就行了。家�也是這樣,有時候鄉�計生委發放免費的避孕套,老爺子
就讓孩子們也過來一起玩,幹那幾個稍微大點的閨女時就帶上套子。」我心�想
:還要等發放免費的避孕套,自己不會買呀?真是的。嘴上雖然這樣說,心�卻
一陣狂跳,太刺激了,這一趟可沒白來呀。

  「那幾個孩子都多大呀??」我問道,「多大都有,最大的女孩兒十四歲,
就是我大閨女,最小的才六歲,都開苞了。老爺子發話了,誰的閨女誰來開苞,
睡第一宿,我兩個閨女,一個兒子,那兩個閨女都在五歲以前就被我給用過了。」

  「要小心呐,可別懷上,近親交媾懷上的孩子可不好啊。」說完這話,我好
後悔,是不是自己太實在了,不該說的也說,可是他卻沒在意,回答到:「那是,
不過這些孩子都不知道到底是誰的,隻知道親媽是誰,不知道親爸是誰。前些年
都想多生幾個,女人們都沒避孕,大家有在一起搞,也不知道到底是誰的孩子,
反正大家都一樣,誰的老婆生的,誰就當孩子的爹。」

  「哦,那一定很刺激吧?」我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剛開始覺得新鮮,時間
長了也沒啥意思,孩子們還小,身上沒有肉,摸一把淨是骨頭,就是有個嫩勁兒。
要不找幾個陪你睡?讓你嘗嘗小女孩是個啥滋味兒。」

  「啊,不用了,可不敢呐,萬一懷上了咋辦呢」我假意推脫,實際上雞巴都
硬了。他看出我不好意思,就說:「沒關系,找幾個小的,我去給你叫去。」說
完,他站起身到東屋窗口,喊他的二閨女和小侄女。我也跟過去看,屋�炕上一
大群孩子,各個赤條精光,有的還在操逼,還有口交的,有的孩子太小,還硬不
起來,就在那�亂摳亂摸,居然還有打架的,亂成一團。這種場面估計很少有人
能想到,別說親眼看到了。

  不一會兒,兩個孩子出來了,他給我介紹,一個九歲,一個六歲,就是最小
那個,叫這兩個小一點兒的陪我,主要是怕懷上。我看屋�的男孩子最大也不過
十歲,看來不帶套也不會有事。的確我要小心點兒啊,不過那個稍大一點兒的閨
女好像很漂亮,應該就是他的大閨女了。不管那麽多了,先吃碗�的,先玩玩這
兩個,于是我站在院子�,讓那個九歲的給我口交。我用手摸她的胸脯,還沒發
育,就是很柔軟,用老頭兒大兒子的話說,就是很嫩。

  老頭兒大兒子也沒閑著,他把那個六歲的女孩兒拉過去親嘴兒,還用手摸下
面,估計這小女孩兒還不能感受性的快感,隻能機械地配合大人的動作。我站在
那�把那個九歲的女孩兒抱在懷�,在重力的作用下,雞巴插了進去,雞巴隻能
插進去一半,就頂到陰道深處了。她的陰道很緊,小孩兒嘛,當然比那個老太太
緊。就這樣我們兩個在院子�幹這兩個小孩兒。

  我問他:「你們這樣,有多長時間了?」他回答:「那可有年頭兒了,早在
我結婚以前,老爺子就是村長,有名的造反派,我是武工隊長,那時候我家在這
一片兒就說一不二,看誰家的閨女好,就捉到家�來,說是讓她交代反革命罪行,
實際上就是她陪我們睡覺,漂亮的閨女幹完了,小媳婦也行。過了好些年,農村
人可以進城打工了,村�的女人們就都往外跑,剩下的要麽一大把年紀,要麽奇
醜無比,看了就惡心,老爺子奈不住寂寞,就在自己家�想辦法了,最先幹的是
我老婆,那天我們爺仨喝了點兒酒,把我老婆騙到莊稼地�,玉米長的老高,周
圍都看不見,我們就在那�,把我老婆給弄了,等到天黑了我們才回家,我老婆
都不能走路了,是我們把她攙回來的。打那以後,老爺子嘗到了甜頭兒,就把老
二的老婆也給弄了,當時老二老婆正懷著孩子,大著肚子被我們強行給幹了。接
下來沒有幾天時間,其他幾個女人都這樣被我們給用了。」

  他一邊幹他侄女,一邊跟我講,「這些女人剛開始都不願意,時間長了也沒
辦法,就任憑我們幹了。幹老三媳婦最麻煩,她是城�人見過市面,怕她不依,
在老三結婚那天晚上,我們在她的酒�下了春藥,等藥性發作了,我們四個一起
上,幹了個痛快,還拍了很多照片。第二天把這些照片給她看,威脅她要是敢聲
張就把照片給她父母看,她沒轍了,隻好就範,等她生了孩子以後,反倒很風騷,
聽說跟她單位的同事還有一腿。老爺子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兒媳婦,每次回來,老
爺子總是第一個去操她,哥幾個也最愛幹她,這不,排隊等著幹呢。」我回過頭
去,看屋子�面,幾個男人圍在賈蕾身邊,隻能看見賈蕾的兩條腿,高高翹起,
其他部分都被擋住了,估計她現在都沒有知覺了,早就麻木了。


  鄉村暴操亂倫(第四季)

  說到這�,我忽然想起那個中年婦女,就問她是誰。老頭兒的大兒子說:「
是我們村�的,她沒出去打工,在家務農,以爲自己四十多歲了,應該沒事兒,
可是還是被老爺子給盯上了。去年夏天,她丈夫和兒子下地幹活去了,留她在家
�做飯,我們爺仨摸進她家�,把她給弄了,當時我們威脅她說要是不依就把她
兒子抓起來,可是她還是死活不依,我們隻好動硬的,我和老二按住她,老爺子
把她褲子扒了,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雞巴插進去,女人就是這樣,等到雞巴插
進去就不反抗了,就是在那�一陣號啕大哭,沒人理會她,我們爺仨隻管操,一
直幹到中午,村�人都聽見了,也沒人敢吱聲。後來她丈夫回來了,要跟我們拼
命,被我家老二給打躺下了。一直到把她丈夫打趴下,我家老爺子都沒動地方,
始終趴在那個女人身上,雞巴還插在�面,真是有定力,根本沒把她丈夫當回事
兒。」

  「後來她丈夫在村�呆不下去了,帶著兒子進城去了,過年都沒回來,家�
就剩下她一個人,一到晚上,老爺子就叫我們把她接過來睡,現在她基本常住在
我們家了。」

  我心�想,你們他媽的也夠缺德的了,啥壞事都幹得出來。本來我幹你們家
的女人,還有點兒不好意思,現在來看,是不幹白不幹呐。想到這�,我也加快
了雞巴的抽送力度,用力幹他的閨女,插了兩百多下就射了。

  天晚了,漸漸涼了,我就回到老頭兒睡覺的那間屋�,兩個孩子一左一右躺
在我身邊,我拽過一條被子蓋在我們三個身上,今天太累了,沒多久就睡著了。

  第二天上午我醒來的時候大概有十點多了,老頭兒和他老伴兒都不在屋�,
被褥也疊起來了,隻有我和賈蕾兩個人還躺在炕上。我看她還在蒙頭大睡,一定
是昨晚累壞了,昨晚我睡覺的時候,她還在被人操,不知道幹到幾點才讓她睡覺。

  我掀開她的被子,她什麽都沒穿,好啊,我的雞巴又硬了,此時沒別人,正
好幹她。于是我把雞巴從她後面插進了陰道�面,剛要抽送,卻覺得雞巴有點兒
疼,昨天操逼操的太狠了,龜頭都磨的紅腫了,今天還沒緩過來。沒辦法,隻好
把雞巴拔了出來,穿上衣服,到外面看看。

  大家基本都起床了,孩子們在院子�玩耍,現在看他們還有小孩子的樣兒,
跟昨晚可大不一樣了。大人們有的在做飯,有的在院子�閑聊,老頭兒和他兩個
兒子去村委會開會了,老三坐在院子�,老二媳婦站在他跟前,背心撩到乳房上
面,短褲褪到腳底下,叉開雙腿,雙手撩著上衣。老三的頭埋在老二媳婦的兩腿
之間,正在舔她的陰部,兩隻手還在用力捏老二媳婦的乳房。我趕緊把頭轉過去,
不敢再看,不行啊,雞巴還沒有恢複,不能操逼呀,還是別受刺激的好。

  午飯過後,老三要開車回城�去了,我也正好搭車一起走,同行的還有他的
大嫂、二嫂和大侄女,而他老婆,也就是賈蕾留在家�,要下個禮拜才能來接她,
不知道這一個禮拜的時間,她要被這些人操多少次啊,這下老頭兒可有事兒幹了。

  回去的路上,我們一路閑聊,我問老大媳婦:「大嫂,你閨女都這麽大了,
咋沒個避孕措施啊,萬一懷孕了,還得打胎,多不安全呐!」她說:「我也知道
不安全,但是也沒辦法啊,十四歲的孩子,哪家醫院也不能給帶環兒啊。」聽到
這�,我趕忙說:「這還是問題,我就是大夫啊,我給她上環兒。」老大媳婦問
:「劉大夫您不是外科的麽?怎麽婦科的也能看。」我說:「在大學�什麽都學,
內科、外科、兒科啦,就是到了醫院�才分的,婦科的也懂。」

  「哦,那好,咱們今天就去你們醫院吧。」老大媳婦說。我趕忙答道:「不
用了,在我家就能做,晚上我把需要的器械拿回來,給你閨女上環兒。」于是老
大媳婦和她閨女就到了我家�,老二媳婦跟老三回家,約好了,三天後我把老大
媳婦母女兩個送到他家。恩,不錯,這兩天我又有女人陪吃陪喝陪睡覺了。

  到了我家�,我告訴她們母女,帶環兒要先休息一天,不能行房,帶上以後
至少也要休息一天。她倆點頭稱是,于是我安頓她們住下,家�就我一個人住,
租的房子,我老家在外地,又沒結婚,就租房住。正好,留宿她們母女倆也方便。

  我趕緊去了醫院,請了三天的假,弄到了相關的器械,準備給那女孩兒帶節
育環。

  到了晚上,我淫心又起,拉著老大媳婦去淋浴,把她身上塗滿浴液,光溜溜
的,摸著那個舒服。老大媳婦三十五六歲的樣子,皮膚還算好,可能也沒幹過什
麽力氣活,不是那麽五大三粗的,不過有些發胖,肉墩墩的,小腹上都又桔皮組
織了,就是因爲皮膚松弛而脂肪過多,皮膚上出現的褶皺。兩個乳房也不那麽堅
挺,有些下垂,是布袋型的,跟她婆婆的有點像,不過正合我的胃口,我就喜歡
操這樣的老逼,老逼好操啊,可以爲所欲爲,不像那些小姑娘,操的狠了就吃不
肖,老逼往往見過市面,什麽玩法都會,又不怕疼,象我這種九世淫魔轉世的人
最好找這樣的老逼操才最合適。


            鄉村暴操亂倫(第五季)

  洗完澡,我把老大媳婦拉到客廳,扔到沙發上,抱著她看電視,她閨女正看
得出神,節目是個韓劇,我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是這母女倆。于是我抱著老大
媳婦,把嘴湊過去,和她親嘴。現在到了自己家了,完全放得開了,這樣玩女人
別有一番風味兒,可以放心大膽地肆無忌憚地玩。我用力地親她的嘴,一邊親一
邊吸,把她地舌頭都吸到我嘴�了,啧啧有聲。還不急著操逼,隻是抱著她玩,
親了好一陣子,我放開了她,把她胳膊放到兩側,袒露胸部,我色眯眯地看她胸
部,看了好半天,連她女兒都納悶,怎麽我忽然停下了。

  實際上我是在欣賞,欣賞別人老婆,脫光了躺在我懷�,還是個半老徐娘,
越想我是越色急,猛地撲上去,用雞巴對準她地陰部插了下去,接下來就是一陣
狂操,把沙發壓得吱呀吱呀直響。她女兒也不看電視了,瞪大了眼睛看我幹她媽。

  老大媳婦閉著眼睛,沒有什麽表情,任憑我在她身上淫欲,雙手抓住沙發,
以防我把她推到地上。一身的白肉隨我的抽插一波一波的湧動,陰唇隨我的抽插
翻入擠出。操了一會兒,陰道�就浸出了白色的沫子,可能是操的太狠了,把她
陰道�的黏液攪成了小氣泡,看上去就是白沫子,還粘在我雞巴上,我叫她閨女
把衛生紙拿過來,擦幹淨滲出的白沫子,然後再繼續操,這次力度要小很多,我
可不喜歡白沫子粘在我身上。

  本來我想今晚把這娘兒倆都幹了,但是要給這閨女上環兒,所以不能跟她操
逼了,俺可是講究人,坑害人家小妮子的事情我可不會做,所以也就沒讓她脫衣
服,我怕自己忍不住把她給操了。現在我正幹她媽,雞巴也沒閑著,可以讓她過
來和我親個嘴嘛,于是喊過來,下面幹她媽,上面跟她親嘴。小姑娘就是嫩,親
嘴的感覺都不一樣。幹老逼主要是幹她的騷勁兒,幹小逼主要是幹嫩勁兒,兩種
不同的享受啊,沒試過你是不能理解的。人們常說「老婆是別人的好」,就是這
個道理啊。你想啊,別人的老婆本來應該是別人操的,社會公德的限制使你不能
越雷池一步,現在你卻完全不受社會公德的限制,盡情的玩別人的老婆,物以稀
爲貴呀,自然十分刺激。看著這個女人光著腚,袒胸露乳地躺在你面前任你淫辱,
恐怕太監都要動心啊。

  我請了假,明天不用上班,所以也就不在乎晚點睡覺,盡情地玩弄這母女二
人,我把雞巴拔出來,插進老大媳婦的嘴�,看來她深谙此道,連吸帶舔,不一
會兒我就有點兒吃不肖了,要射精。我趕忙拔出來,要是射了,今晚就沒法再玩
了。我把雞巴放在老大媳婦的胸前,讓她用乳房夾住,上下的套弄,也就是乳交,
然後把她閨女叫過來,讓她給我口交,她必須把頭放在她母親的雙乳上方,等我
的雞巴從乳房下面插到上面,然後一下含住,很是有難度。就這樣我換著法兒的
玩這兩母女,唯一不滿足的就是沒有插進小女孩兒的陰道�,不過沒關系,還有
兩天時間,機會有的是。

  大概夜�一點鍾的時候,我實在忍不住了,抱著老大媳婦的屁股,一陣猛烈
的抽插,把精液都射進去了,說實在的我今天的表現並不好,主要是昨天太累了,
還沒有緩過來,老大媳婦好像沒有滿足的樣子,隻高潮了一次,也難怪,我的雞
巴基本上就在她娘兒倆的嘴�工作了,就沒怎麽操她的逼。想到這�心�多少有
點過意不去,沒辦法,隻好明天好好補償你們兩個了,于是抱著她娘兒倆上床睡
覺去了……

  第二天上午我按計劃給小丫頭上了節育環,我很認真地給她消毒,盡量小心
地操作,防止把她弄疼。一邊操作一邊和她聊天,分散她地注意力,讓她放松。

  我可是個講究人,人家娘兒倆昨天陪我搞了半宿,今天人家上環,總得照顧
一下吧,整個過程竟然用了一個多小時。下午我帶著她們倆去逛街,給小丫頭買
了兩件衣服,吃了頓肯德雞,到了晚上還是重複昨天的程序,主要幹老大媳婦,
她閨女在旁邊幫忙,這次算是讓老大媳婦滿足了,她高潮了三四次,最後睡眼惺
忪的躺在床上,拉她都不起來。


鄉村暴操亂倫(第六季)

  好不容易熬到第三天,終于可以幹小妮子了,我早早就起了床,做好早餐,
叫她們倆吃飯,吃完之後連碗筷也沒收拾,就把老大閨女抱到臥室,伊的嘴�還
在嚼東西,手上還拿著半個蘋果。管不了那麽多了,我急啊,我一邊給她脫衣服,
一邊跟她講:「沒事兒,你先吃,叔叔先給你脫衣服,等你吃完了,我再和你親
嘴。」就這樣她急急忙忙的吃東西,我一頭紮進她的雙腿之間,親她陰部前庭,
伊的陰部剛剛長了很少的陰毛,像小孩兒的頭發,毛絨絨的。我也沒耐心調情,
親了幾下就把雞巴插進去了,插的時候我很小心,沒有像插她媽那樣猛地一插到
底,而是緩緩而入,畢竟是小孩子,不能像那幾個老逼一樣粗暴對待。

  老頭兒家的這幾個女人也就賈蕾和這個小妮子還有幾分姿色,算得上是個小
美女,加上兩天來的相處,我還真的很喜歡這個孩子,所以有點憐香惜玉,操她
的時候很是溫柔,慢條斯理的,正所謂細水常流,插的慢自然幹的時間也長,從
上午九點一直幹到十一點,我的雞巴都漲的不行了,身上全都是汗,小妮子也有
些吃不肖了,臉漲得通紅,頭發散亂,眼神迷離,一隻手用力抓住床單,喘著粗
氣,呻吟不已。我一看是時候射精了,腰部用力,盡量把雞巴往陰道深處插,並
且來回攪動,增加快感,不一會我打了個寒戰,一股陽精射進小妮子的體內。

  射精之後,我整個人就像散了架,倒頭便睡。男人都是這樣,高潮消退得很
快,接著就是想休息。等我醒來時已經是夕陽西下了,我一看表,都下午四點了。

  小妮子不在床上,我起身到客廳,也沒見她們娘兒倆,到了廚房卻看見老二
媳婦在淘米做飯,诶,奇怪,她怎麽來了。

  老二媳婦看我進來了,趕忙說:「你起來了,我大嫂她們兩個讓老三接回去
了,讓我留下來陪你。剛才看你睡得正香,就沒叫醒你,她們剛走……」聽到這
�,我好大的不高興,不是說好了,明天我送她們倆回去的麽,怎麽今天就給接
走了,人家還沒玩夠呢!

  一定是老三想幹她們娘兒倆了,等不到明天,今天就接走了,早就覺得他對
他大嫂很熱衷,那天在鄉下,他第一個幹的就是他大嫂。

  我是越想越氣,看看老二媳婦,氣更不打一處來。老二媳婦長的真不咋地,
矮胖矮胖的,也就一米五十多的個頭兒,小三角眼,皮膚也不好,說話甕聲甕氣
的,看著就招人煩。我一把把老二媳婦拉過來,按到沙發上,褪下她的褲子,掏
出雞巴,對準她的屁眼兒就插了進去,把老二媳婦疼的嗷嗷直叫,她抓住沙發一
角想拼命掙脫我,哪有那麽容易啊,我用力抱住她的腰,人的腰一旦被鉗制住,
身上的勁兒就使不出來了,任憑她手刨腳蹬也不管用。我的雞巴在她肛門�進進
出出,她在那邊號啕大哭以淚洗面,這也越發刺激了我的欲望,結果是抽插的更
加用力。

  肛門要比陰道緊的多,我插了十分鍾左右就射了,射精之後,我一把推開她,
看電視去了。隻剩下她在那�抹眼淚。過了一會兒,她對我說:「劉大夫,你是
不是討厭我呀?要是的話,讓我走不就行了麽?幹嘛這麽樣對我呀??」她這一
番話把我問的啞口無言,我忽然也覺得自己有點過分了,連忙站起身,把老二媳
婦拉到衛生間,給她洗了洗,然後抱到床上,壓在身下,把雞巴插進她的陰道�,
輕輕的抽送,用手輕輕撫摸她的乳房,由于剛射精,也沒精力插很久,插了一百
多下就停下來,抱著她睡了。

  晚上十一點的時候,我被電話聲吵醒了,是老三打來的,說賈蕾得了急病,
請我去幫忙看看,順便把老二媳婦也送回家,他開車在樓下等我。我連忙起床,
叫上老二媳婦,穿衣下樓。樓下,車已經等在那�了,進車�一看,老大媳婦和
她閨女也在,看來她們也要跟車回家了。見了我,小女孩十分高興,一下撲到我
懷�,讓我親嘴。我倒是想和她親熱親熱,但是聽說賈蕾得了急病,就不好意思
在這個時候搞女人了,隻是抱著她,輕輕親了一下,然後就問老三,賈蕾到底怎
麽了。

  結果老三也不知道,我們就趕緊往鄉下趕路。兩個小時之後趕到鄉衛生院,
到病房�,看見了賈蕾。隻見她面色蒼白,躺在病床上,打著點滴,好像剛出了
很多汗,頭發都濕透了。我問衛生院的大夫賈蕾得的是什麽病,大夫說可能是腹
腔感染,伴隨高燒,並告訴我最好轉院。事不宜遲,我們趕緊把賈蕾擡上車,臨
走之前,我讓大夫給她打了一針激素,以提高病人免疫力。不用問,我也知道爲
什麽賈蕾會突然得這病,一定是老頭兒他們操得太兇了,損傷了陰道內壁,引發
了感染,又沒有及時治療,導緻整個腹腔都感染了。

  到了我們醫院,我給她驗了血和尿,確診爲腹腔感染,立即給她用大劑量的
抗生素,輔助激素治療。我在醫院�守了一整天,賈蕾的情況才有所好轉,高燒
已經消退了,但是要治療腹腔感染可沒那麽容易,而且很容易留下後遺症。我問
她,爲什麽不小心點兒,多危險啊。說道這,賈蕾差點流出眼淚來,原來那天自
從我們走了以後,她公公、幾個大哥和姐夫輪流幹她,一直到她發病一連三天幾
乎就沒閑著,本來家�還有別的女人,可是老頭兒的女兒都已經出嫁,要回婆家
去,那個中年婦女原本是被她們霸占的,眼見他們對賈蕾這麽感興趣,她就趕緊
閃了,躲的遠遠的,隻有賈蕾和她婆婆伺候這幫色狼。婆婆年紀大了,再說他們
對婆婆也玩膩了,甯可排隊等著,也要操賈蕾。兩個姐夫借口在老丈人家�打麻
將,也沒回自己家,這樣算起來,五個男人幹賈蕾一個,而且幹了三天。這還不
算什麽,他們連續奮戰,也有玩累的時候,當他們玩累了,就把一些什麽黃瓜了、
燈泡了、茄子了什麽的都往賈蕾陰道�面塞,終于鬧出事情了。


  鄉村暴操亂倫(第七季)

  事已至此,也沒有別的辦發,隻能安心養病了,我也由衷地希望賈蕾快點兒
好,說實在的跟她做愛還是很爽的。因爲老三工作忙,抽不開身,而農村正是農
閑時,老頭兒就讓他的兩個女兒到醫院�陪護賈蕾。我下了班也順便去病房看看。

  我在門診部工作,平時沒事很少到住院處,這回可把我忙壞了,��外外幫
他們聯系,好在賈蕾恢複的還可以。

  老三讓我下班後來接他的兩個姐姐回家,他來醫院接替他的姐姐陪護賈蕾,
賈蕾還很虛弱,上廁所都要別人攙扶,所以老三這幾天就不能回家了,到了早上
他姐姐來接替他,他再去上班,也夠累的。那天我到了病房,老三已經來了,還
帶來一大堆補品,見我來了,就把他的車鑰匙給我,讓我開他的車回家,明早再
把車開回來。

  我和他的兩個姐姐剛出門,老三突然追了出來,叫他大姐再呆一會兒,他拉
著我還有他二姐出了大樓,他讓我開車,說隨便出哪�都行,就是別停車。我搞
不懂他要幹什麽,就隻管開我的車。等車開動了,我才知道,原來他要和他二姐
玩一下,附近沒地方可去,呆在車�搞又怕別人看見,所以讓我開車。

  我開車到了環城路,這�車速快,又沒有紅燈,沒人能看見。老三早就等不
及了,手已經在他二姐的褲裆�摸了半天,眼見車少了,就趕緊把他二姐的衣服
脫了,一下撲倒在後排座椅上,直接進入主題,把雞巴插進他二姐的逼�,隻聽
見他二姐「啊」了一聲,可能是操疼了,接下來就是一陣啪啪啪的響聲,是撞擊
屁股的聲音,我雖然看不見,但是可聽的清楚,這雞巴又跟著硬了起來,我一邊
罵自己沒出息,一邊盡量往外面看,轉移注意力,開車可別撞到人啊。

  老三一陣猛插,可能是因爲還要早點回去,就沒玩太長時間,才十多分鍾,
他就叫我往回開,到了醫院,他也把褲子穿上了,他對我說:「劉大夫,你們在
車�等著,我叫我大姐下樓。」于是他就上樓去了,我透過後視境看他二姐,正
在扣衣服上的扣子,頭發亂蓬蓬的把眼睛都遮住了,看來他們家的女人對亂倫都
習以爲常了,就像每天都要吃飯一樣普通。

  我開車拉著老三的兩個姐姐到醫院附近的飯店吃了頓飯,還叫了外賣,給老
三和賈蕾送去,估計他們還沒吃飯呢,然後直接把老三的姐姐帶到了我家�,進
了屋,我也沒客氣,一把把老三的二姐拉過來,幾下就扒光了她的衣服,按到床
上就是一陣猛操,剛才在車�,看他們姐弟倆瘋狂的操逼,把我憋的這個難受,
這下好了,兩個女人都到了我家�。就幹他二姐,這個剛剛被操過的,再操她一
遍。越想我的情欲就越高漲,雞巴在她的肉套子�面狠命的抽插,他二姐用手擎
著我的腰,怕我把雞巴插的太狠,把她弄疼了。

  老三的大姐一看也沒有她什麽事兒,就到衛生間洗澡去了。等她再出來時,
身上什麽都沒穿,光著腚,奶子一顫一顫地,頭發上的水還沒有幹,進來坐在梳
妝台前,找梳子梳頭。我看到這,趕緊把雞巴從二姐的逼�面拔出來,走到老三
大姐跟前,打開抽屜拿出梳子給他大姐梳頭。我站在她的正前方,她坐在凳子上,
臉正對著我的雞巴,我往前湊了湊,雞巴都要碰到她的臉了。我一邊給她梳頭,
一邊用手捏著自己的雞巴,像拿著棍子一樣,打老三大姐的臉,我雞巴當然比棍
子軟多了,不過她還是怕的想躲,我把她的頭扳過來,捏著雞巴往她嘴�塞,雞
巴上蘸了太多的液體,亮晶晶的,青筋暴露,不等她做動作,我一下就把雞巴插
進她喉嚨�,插的她差點嘔吐,我趕緊拔出來一段,讓她慢慢的嘬。

  等不急她頭發幹了,我就拉著她到床上,跟她妹妹一起,並排跪在床邊,我
站在地上,從後面幹她們倆,老三大姐屁股很大,主要是腰粗,這一撅起來,更
顯得屁股大,橫向應該有一尺半的寬,陰唇肥厚,黑不拉幾的,那天在鄉下操她
的時候也沒覺得這麽黑,可能是光線的問題吧,不管她幹淨還是埋汰,先操了再
說。于是在她們姐倆的後面一陣狂插狂操,射精的時候,我把她大姐的臉扳過來,
把精液都噴在了她的臉上。

  到了第二天,還是重複昨天的程序,隻不過這回在車�,老三操的是他大姐,
就是昨天被我把精液射在臉上的那個,而他二姐還在醫院陪護賈蕾,晚上還是她
們姐倆陪我睡,我換著法玩她倆就是了。

  這樣過了一個禮拜,跟賈蕾同一個病房的病人出院了,隻剩下賈蕾一個病號,
于是老三就讓他的一個姐姐陪他在醫院過夜,另一個陪我回去,每天一換。他二
姐來例假那天,我沒有逼可操,就跟老三他們一起在醫院呆到很晚,我倆一起操
她的大姐,他二姐跟賈蕾在一邊聊天,等到半夜了,我和他二姐才回到我家�,
雖然她來例假,逼不能用了,但是嘴還可以,睡覺時候我把雞巴插進他二姐的嘴
�,讓她含著我的雞巴睡。


  鄉村暴操亂倫(第八季)

  一個月後,賈蕾的病情漸漸好轉,出院後,老三的兩個姐姐也就回鄉下去了,
我又恢複了往日平靜的生活,長達一個月的時間沒碰過女人,由于前一段時間的
經曆,我已經對叫雞和打手槍沒什麽興趣了,心想也許該找個伴兒了,不一定結
婚,能在一起玩就行。

  某天我正在上班,老三打來電話,說起賈蕾現在的狀況。原來賈蕾出院以後
雖然身體漸漸恢複,但是心理上卻留下了陰影,總是疑心老三的雞巴不幹淨,不
讓他插自己的陰道,擔心有細菌侵入,至于老三家�的其他男人就更別提了,連
家門都不讓進,這一個月把老三憋壞了,隻能打電話讓他嫂子和姐姐進城來幫他
敗火,可這總不是長久之計。我給他出主意說:賈蕾這是心病,藥物是沒有用的,
你性交之前好好洗幹淨不就行了?可是老三說:「不管用,我都洗了,挫的皮膚
都紅了,賈蕾還是疑心不夠衛生,頂多就能給我口交,可是不操逼哪能行啊,劉
大夫你幫幫我呀??」

  一時之間我也沒有辦法,就說等下班吧,下班後我去你家,幫你想辦法。等
下了班,我拿上一大瓶雙氧水和一大包衛生棉球,到了老三家�。老三和賈蕾也
都下班了,在家�等我,我簡單詢問了賈蕾的病情,她已經基本痊愈了,然後切
入主題,讓他們兩口子把衣服脫光,我用衛生棉球蘸上雙氧水給他倆擦洗陰部,
把賈蕾的陰部��外外擦了個幹幹淨淨,把老三的雞巴�外洗了三遍,然後告訴
賈蕾這下安全了,我用的是雙氧水,強氧化劑,醫學上用來給體表消毒,你就放
心吧。

  這下賈蕾稍微放心了,終于讓老三插她的逼了。老三一看心花怒放,連忙操
起雞巴,對準賈蕾的陰戶一陣猛操,還對我說:「劉大夫,你也一起來吧。」于
是我趕緊脫了褲子,用棉球擦了擦雞巴,然後把雞巴插進賈蕾的嘴了,不停抽送,
賈蕾還是很配合的,她的基本功能還是良好,就是心理上還有問題,插了沒多久
她就說陰部很痛,當然也不排除炎症還沒有完全消退,尤其是附件炎,基本根治
不了。

  老三心疼媳婦,趕緊停了下來,好半天,賈蕾也沒有恢複正常,老三看我們
倆的雞巴還硬著,就對賈蕾說:「讓你妹妹來一趟吧,你看我和劉大夫都憋成這
樣了,遠水解不了近渴,鄉下的女人來不急呀,讓你妹妹頂一下先。」賈蕾沒轍
了,隻好拿起電話,打給她妹妹,「小芳,你下班後過來一下,給你姐夫敗敗火。」

  放下電話,賈蕾對老三說:「我妹妹在回家的路上,接到我電話掉頭往咱家
來了,一會兒就到。」

  老三大喜,抱著老婆一陣親。不一會兒賈蕾的妹妹賈芳就到了,進了屋,也
不客氣,脫了衣服劈開腿就躺在了床上,老三色急,一躍而上,趴在了小姨子身
上,腰部用力雞巴猛插下去,我看不了這種亂倫的場面,趕緊轉過臉去,怕自己
心髒受不了。老三大概插了兩三百下,伴隨賈芳的一陣陣呻吟就射在了賈芳的陰
道�面。射完了,一咕噜從賈芳身上滾下來,不醒人事了。

  我一看,可輪到我了,連忙把賈芳抱到客廳�的沙發上,床上已經沒有地方
了。賈蕾的妹妹並不認識我,她姐姐隻讓她陪她姐夫做愛,于是很疑惑地看著我。

  我連忙解釋道:「我是你姐姐地主治醫師,今天來給你姐姐複查的。」賈芳
笑著說:「呦,以往看見大夫出診都穿白大褂,你這麽光著腚就出來了,那個醫
院的呀??」我一臉正經的回答她:「穿白大褂的是生理醫生,而我是心理醫生,
就是宋丹丹小品�說的‘賽考類賊絲特’,翻譯成中文叫心理醫生,俺們心理醫
生講究與患者心貼心,所以沒穿衣服……」

  聽到這�賈芳都笑翻了,「你說的是心貼心,我怎麽覺得你雞巴貼著我的逼
呀??」「這樣才能深入體察別人的內心深處啊!」我說到,于是我倆一邊打情
罵俏,一邊操逼,玩得這個開心,剛插了百十來下,賈芳的手機響了,是她丈夫
打來的,讓她早點兒回家,她公公婆婆要來。賈芳接到電話就要走,這可把我急
壞了,真是好事多磨,連續幹了兩個女人,連射精的機會都沒得到,于是央求賈
芳再堅持一會兒,我馬上就要射了。賈芳看我這個可憐,就說:「你跟我回家吧,
到了我家�我再讓你滿足。放心吧,虧待不了你。」






















0.018097162246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