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揚州夢 (01~10)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哎,聽說今天李姐面試助理,有個J大的來面試。」楚客樂隊的主唱段瑉
剛一踏進門就興沖沖地叫嚷著,恨不得拿上個擴音器引得所有人的注意。

  坐在門旁的貝斯手林肖凡停下撥弦的手,顯然被勾起了興致,「J大?排名
前三的J大?」

  「是啊,看來現在工作不好找,J大的都來我們這兒面試。」段瑉靠著門框
饒有興趣地試探道,「要不要去看看?」

  「都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有什麼好看的。」吉他手陳為良不怎麼領情,低
著頭專心地擺弄懷裡的吉他。

  「你這吉他一天要擦十幾遍啊,要我說都是六根弦一塊板,有什麼好看的。」
段瑉走上前嘖嘖說道,「得,得,別擦了,再擦成精了。」

  「就是,難不成你指著它哪天變成田螺姑娘來給你燒飯?」林肖凡站起身伸
了個懶腰,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練了一早上了,就當消遣去看看吧。」

  可陳為良依舊沒有放下吉他的意向。另外兩人互相對視了一下,一齊撲了上
去,搶吉他的搶吉他,拖凳子的拖凳子,左拉右扯弄得陳為良只好服輸,「走吧,
走吧,真是服了你們了。」

  他們的練習室在五樓,三人說笑著下了三層樓去到李姐辦公室,剛一拐角,
就看到辦公室後門還站著兩個偷看的人。「喲,沒頭腦和不高興也在這兒啊。」
段瑉調侃著。

  陳為良擡起頭,是雙胞胎少女組合「Strawberry」的組員徐貞和
徐姍。

  「噓,小點兒聲,裡面面試呢。」徐姍把手指壓在嘴唇上作噤聲狀,小聲抱
怨道。

  「已經面多久了?」林肖凡探頭探腦地向裡面看,「哪個是J大的?」

  「是那個,坐在最裡面長頭髮最長的那個。」

  徐貞和段瑉在後面為「沒頭腦和不高興」的綽號掐架掐得不亦樂乎,陳為良
便得了空位,圍到門前。門上的玻璃窗只是窄窄的一條,即便是三個人也分不到
足夠的視線,陳為良隨意地向裡面掃了幾眼,一共六個人在面試,都只看得到背
影。面試似乎到了最後的階段,李姐在說些總結性的話語。

  「你們的情況我也大概瞭解了,這樣吧,最後算是出一個考題。你們用一句
話來強調一下自己的優勢,給我個錄用你而不是其他人的理由。」李姐把翻看完
的個人簡歷收拾了一下,堆放在手邊,看似漫不經心地拋出了一個難題,「誰先
想好誰先說。」

  「哈哈,果然是李姐。」徐姍忍不住笑出了聲,在安靜的四下裡聽得格外清
楚。

    李姐嗔怪地瞪了過來,面試的人有點騷動,也順著李姐的目光看向後門。徐
姍知道自己打擾了,抱歉地吐了吐舌頭,離開了後門。

  「那個女生……」

  「什麼?怎麼了?」林肖凡聽到陳為良似有似無地叨咕了一句,「哪個女生?」

  「沒什麼,可能看錯了。」陳為良擺擺手,剛剛只是在她們轉頭之際匆忙看
到了個側臉,但是總覺得J大的那個女生看著眼熟。

  林肖凡還想再追問什麼,裡面突然有人說話了。

  「我覺得我的優勢是豐富的實習經歷,我會比其他人更快地適應這份工作。」
繼一個女生回答後,其餘的人也都紛紛開了口,生怕落在最後。

  都是一些平淡無奇的回答。李姐也沒有什麼表情,只是淡淡地微笑點頭。最
後她的目光落在了J大女生的身上。

  「就剩她沒說了?」段瑉湊過來,歪頭問道。

  「嗯。」陳為良側了側身,為段瑉讓出個位子。

  「‘Strawberry’呢?走了?」林肖凡發現徐貞徐姍兩姐妹不見
了,隨口問了一嘴。

  「這麼奇葩的組名你也叫得出口,我覺得還是『沒頭腦和不高興』更適合她
倆。」段瑉滿不在乎地吐槽道。

  「她們人氣比我們高多了,小心人家的粉絲……」林肖凡還沒說完,屋內
又有了動靜,他自覺地收了聲。

  陳為良本來就對這場面試沒什麼興趣,三個大男人擠在後門玻璃窗上又太擠
了,便退到一旁,倚靠著牆壁,有些無聊地撓了撓頭。

  「我可以只拿一半的工資。」屋內屋外的人都被這句話驚到了。陳為良愣了
一下,挪了挪步子看向屋內。

  李姐的表情有微妙的變化,沈默了兩秒後問道,「你覺得這是你的優勢?」

  「是的。」女生有條不紊地闡述著,「我覺得經驗、態度、能力都不是絕對
的優勢,而且對於它們的評價標準也是因人而異,那樣飄渺的回答無法獲得關注,
更是無從切實保證的。」

  「你是……」李姐翻了翻手邊的簡歷,「秦茵?」

  「我估計李姐就錄用她了。」林肖凡覺得接下來的事情沒什麼懸念,準備回
去,「結束了,走了。」

  「J大出身的還真不一樣,語不驚人死不休啊。不過李姐招的是助理,不見
得會要這麼愛出風頭的吧。」段瑉聳聳肩。

  「這哪是愛出風頭,是愛動腦筋。要不咱倆打賭,我賭李姐會要她。」林肖
凡堅持自己的看法,索性挑釁起來。

  「好啊,論贏的概率我可是你的五倍,賭什麼?」
 
  「賭十個大份的披薩。」

  「十份你吃得完麼?」

「你管啊?阿涼,你來當公證人。」林肖凡做了個鬼臉,拍了拍身旁的陳為良。

  「嗯?什麼?」陳為良晃過神來,顯然沒有聽清他們在說什麼。

  「我說你來證明我和段少的賭約,誰輸了請就對方吃十個披薩。」

  「什麼賭約?」

  「你剛剛神遊了?」林肖凡只好再重複一遍,「我和段少打賭,賭李姐會不
會錄用那個秦茵。哈哈,她的名字還挺好玩的,叫『琴音』。」

  「J大的女生叫秦茵?」陳為良若有所思地問道。

  「是啊,怎麼了,」林肖凡不解地看著他,「從剛剛開始你就怪怪的。」

  「哎,你不會是看上那個秦茵了吧?」段瑉神色流轉,一把摟住陳為良的肩
小聲問道。

  「什麼鬼。」陳為良皺著眉頭推開了段瑉,「快練習去吧。」

  其實平日裡偶爾也會有這樣的錯覺。比如明明是在從未去過的陌生餐廳吃飯,
卻在接過菜單的一瞬間感覺這一幕似乎經歷過。對「秦茵」這個名字和那張轉瞬
即逝的側臉的似曾相識感,怕也是一樣的錯覺吧。陳為良並沒有對這件事困惑多
久,幾乎是一轉身便拋之腦後了。

  接下來的一整天他都在苦惱新歌的事情。這次的新單曲怎麼也寫不好,聽起
來總是缺些什麼,但又說不上來,這種進退兩難的狀況已經持續許久。看來今晚
又睡不踏實了。陳為良無奈地歎了口氣,重重地坐在凳子上。




    二

  「嘟嘟,嘟嘟……」手機的震動聲驚人地振聾發聵,一下子把陳為良從昏睡
中叫醒了。他有些懊惱地坐起身,發現手機被放在了碗裡,導致震動的聲響格外
劇烈。

  這主意肯定是林肖凡想的。他疲憊地抓起手機一看,正是罪魁禍首打來的電
話。「怎麼了。」他懶洋洋地接起電話。

  「怎麼了?都快十一點了大哥,你……」

  「哈?十一點了?」陳為良幾乎瞬間就清醒了,他看了看牆上的表,時針的
確是在10和11之間徘徊,「我靠,怎麼一覺睡到這個時候,公司裡有事?」

  「事倒是沒有,只是我怕你睡死過去了,那我們樂隊真就是傷的傷死的死了。」
林肖凡的語調輕飄飄的,好像心情很好,「你洗把臉就快過來吧,中午我請你吃
披薩大餐。」

  「披薩大餐?」陳為良摸不清頭腦,但還是迅速從床上爬了起來,在雜亂的
衣櫃裡尋找乾淨的上衣。

  「就是昨天打的那個賭啊?哎,總之你快點來就是了,不然披薩涼了不好吃。」

  陳為良含糊地答應著,前腳剛放下手機,後腳就奔進了衛生間。幸好住處和
公司離得不遠,陳為良風風火火地在半小時內趕到了,一進練習室就聞到一股濃
濃的芝士味。

  「這麼快?來來,吃披薩。」林肖凡興高采烈地招呼陳為良,反倒是陳為良
蹙起了眉頭。

  「又在練習室吃有味道的東西。」他說著走到另一邊開窗通風,可肚子卻不
合時宜地響了。

  短暫的沈默後,練習室裡爆發出哄笑聲。

  「你嘴上那麼說,肚子可不是那麼說的哦。」段瑉搞怪地翹著蘭花指,拿腔
捏調地嬉笑著。

  「皇上,臣妾做不到啊,臣妾的肚子做不到啊。」林肖凡在一旁附和著。

  「都拖出去斬了。」陳為良接下話頭,一屁股坐在地上,「哎?怎麼這麼多
披薩?」地上整整摞放著五盒披薩,有四盒已經空了。

  「昨天我不是和段少打賭來著麼,誰輸了就請對方吃十盒披薩。」林肖凡得
意洋洋地解釋著,不忘拱一下段瑉的肩,勝者姿態盡顯。

  段瑉不甘心地撇撇嘴,遞給陳為良一塊披薩。

  「打賭?哦,是李姐助理的那事兒吧。」披薩還是溫熱的,看來自己趕來得
夠及時,陳為良滿意地咀嚼著。

  「哈哈,對,今天在李姐辦公室看到秦茵的時候,我差點樂得……」

    林肖凡興沖沖地邊吃邊說,結果被噎到了,慌忙轉身找水去,話硬生生地斷
掉在空中。

  陳為良禁不住笑了,都這麼大的人了,還是像小孩兒一樣。

  「對了,李姐說那個秦茵主要負責她手頭上我們的事務,你待會兒去和她打
個招呼吧。」段瑉補充道,「我們倆都和她見過面了。」

  「嗯。」陳為良狼吞虎嚥地吃著披薩,一覺醒來還什麼也沒吃,突然沈浸在
這麼香濃的環境裡,胃餓得都要痙攣了。

  「你是吉林的吧,今天和秦茵聊了兩句,她還是你老鄉呢。」林肖凡終於理
順了氣,滿足地向後一躺,「好像還是和你一個市的。」

  「哦。」陳為良也沒怎麼在聽,注意力全放在了芝香彌漫的披薩上,「就剩
一盒了?不是賭了十盒麼。」

  「分了五盒出去。能給你留下一盒就不錯了,要不是我良心發現打電話叫你,
你就只能聞盒子了。」林肖凡打了個飽嗝。

  「你還說,是不是你把我手機放碗裡的!我靠,它一震差點嚇死我。」陳為
良嘴裡叼著披薩,騰出雙手去揍林肖凡。段瑉見縫插針,從盒子裡拿起了最後一
塊。

  「哎哎,段少搶你的披薩!」林肖凡急忙轉移話題,嗓音提了八度。三人也
不管散亂的披薩盒,瞬間鬧成了一團。

     ***    ***    ***    ***

  對於像他們這樣不溫不火的樂隊來說,一周七天都沒有什麼分別。只不過陳
為良是把每一天都當作工作日,不是在上課就是在練習。而段瑉則過得每天都像
星期日,自恃著得天獨厚的嗓音,總是偷懶。

  下午的歌唱訓練做到一半,段瑉又偷偷地開溜出來。這種基本功每天都做簡
直無聊得要死,他看了看表,乾脆把晚上的健身訓練挪到現在好了,這樣就可以
留出一整晚的時間盡情打機,想一想都佩服自己完美的時間安排。段瑉打了個響
指,趁著還沒被人發現蹺課,大步走向樂隊練習室拿背包。

  他哼著小調收拾了一下隨身物品,披上大衣準備鎖門。

  「段……少?」

  身後毫無徵兆地傳出一聲,把段瑉嚇了一跳,鑰匙都掉在了地上。他回頭一
看,是秦茵。

  「不好意思,嚇到你了。」秦茵慌忙道歉,彎下腰撿起鑰匙。

  「沒事,」段瑉接過鑰匙鎖好門,發現秦茵還站在身後,好像有什麼話想說,
「怎麼了?有事找我?」

  「我是想找陳為良的,但是半天也找不到他,想問問你……」

  「哦,阿涼啊。」段少看了看時間,「這個點他應該下課了,我剛剛進屋的
時候發現他和小凡的東西都不在了,估計兩人出去有點事兒吧,你很急麼?要不
我打電話給他?」

  「不用不用,只是還沒有和他做過自我介紹。」儘管秦茵盡力克制著,但失
望的表情還是清楚地顯露了出來。

  「那小子沒去找你?虧我中午還專門提醒過他,他就是這樣,整天光知道彈
吉他。」段瑉打趣著,「等我今晚見著他後好好訓斥他一下。」

  秦茵淺淺地笑了,兩人邊下樓邊寒暄。

  「你這是要下班回家?」

  「今天沒什麼事情,李姐就早早放我走了。我想這會兒去醫院看望一下許峰。」

  「哦,那你手上拿的是……補品?」段瑉發現秦茵手上提了個袋子,莎啦啦
作響,好像有不少東西的樣子。

  「補品倒是算不上,就買了點藕粉做了點魚粥。我看網上說,做完闌尾手術
的這個時候適合吃這些東西,就帶上了點兒。」

  段瑉在一旁嘖嘖讚歎著,說樂隊真是幾世修來的福分,找到了這樣貼心的助
理。兩人說笑著,沒幾分鐘就下到一樓。

  「段瑉啊,這麼快下課了?」李姐突然出現在樓梯口,雙手抱在胸前瞪過來。

  段瑉的笑容頓時凝固在了臉上。根據以往的經驗,每當李姐直呼姓名的時候,
就表示著大難臨頭。他硬著頭皮走上前,遲疑地開了口,「……李姐。」
 
  「你不上課是要去哪兒啊。」這個月還沒過半,就已經是第三次抓到段瑉逃
課了。雖然他功底不錯,但這樣下去遲早是要荒廢掉的。李姐的臉色不大好,責
怪地看著他。

  段瑉的心裡七上八下,要是就這樣在新來的小助理面前被李姐直言訓斥,豈
不是太丟人了,這……段瑉瞥了一眼身旁的秦茵,突然心生妙計,「我……我是
想去看Mountain。」

  「嗯?」李姐質疑地看過來。

  「剛剛碰見茵茵,她說想去探望Mountain,我就自告奮勇說一起去。
李姐你也知道Mountain的性格,放茵茵一個人去,他指不定又是擺出個
臭臉,這樣多影響我們樂隊在茵茵心目中的第一印象啊。你看,我們連補品都帶
上了。」

    段瑉指了指秦茵手上的袋子,煞有介事地解釋著,還暗暗用胳膊肘推了秦茵
一下,示意她幫自己圓謊。

  「啊,嗯,對,李姐。」秦茵反應過來,連忙接下話頭,「我不知道段少還
要上課的,因為碰見了就擅自拜託他了,真是對不起。」她深深地鞠了個躬,一
臉認真地道歉,搞得李姐也動搖了。

  「是麼?這樣啊。」她看了看確實像那麼回事兒的兩人,便也不再深究了,
「Mountain一個人在醫院也怪可憐的,你們去看看他也好。這次就算了,
不過不許有下次。」

  段瑉樂呵呵地點頭承諾,心中的大石瞬間落地。

  李姐還是有些懷疑,就又囑咐了段瑉一句,「到醫院後用你手機打個電話給
我,我和Mountain說幾句,最近一直在忙也沒能多去看看他。」

  段瑉一聽,就知道自己晚上打機的計畫徹底泡湯了。儘管內心像暴風雨一樣
咆哮著,但也只能作出一臉愉快狀地答應下來,直到李姐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外。

  「看來……你必須得和我去醫院了?」秦茵看著段瑉垂頭喪氣的樣子,小聲
問道。

  「是啊,」他聳聳肩,一臉的無可奈何,「袋子我來提吧。」

  「沒事的,不重的。」秦茵本來想推脫,但還是拗不過段瑉。

  「怎麼能讓女孩子提東西呢?」他紳士地拿過袋子推開門,歪歪頭示意秦茵
先走。

     ***    ***    ***    ***

  Mountain原名許峰,是楚客樂隊的鼓手兼隊長,一個多星期前因急
性闌尾炎而動了手術,至今一直住著院。

  通過有限的音樂節目和訪談節目而出鏡的Mountain,一直是低調緘
言的形象,表情變化較少,看起來不大容易接近。在出發之前,秦茵還暗暗擔心
過要怎樣和Mountain交流,不過幸好現在有段瑉在,場面應該不會太尷
尬。

  Mountain住院後,段瑉來探望過幾次,故而輕車熟路地帶著秦茵來
到了病房,「Mountain,我們來看你了。」

  床上的Mountain正在看書,聞聲看了過來,即便是初次見到秦茵也
未出現什麼驚訝的神色,平靜地說:「來了,坐吧。」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李姐的新助理,主管我們的事務,秦茵。」段瑉將床
頭櫃上的果籃放到地上,把藕粉和保溫飯盒拿了出來,「人家還給你帶了補品呢。」

  「你好,我是秦茵。」秦茵走上前問好。

  Mountain微微笑著,和她握了握手,「你好,我是許峰,以後跟他
們一樣叫我Mountain就行了。」

    Mountain的手很寬大,感覺得到上面有繭,應該是長期敲鼓留下的,
雖然粗糙但很溫暖,讓人心底很踏實。

  「茵茵,這飯盒裡是……•」雖然之前有聽秦茵說過,但段瑉沒記住,不過
既然拿飯盒裝著,應該是儘快吃掉才好的東西。

  「哦,那個是我做的魚粥。」秦茵連忙把飯盒打開,一股暖融融的香氣升騰
而出,聞得段瑉不禁咽了口口水。

  「我看網上說,手術一個多星期後可以吃這種粥了,就煮了一些,不知道你
會不會喜歡……」雖然已經大四了,但秦茵平日並不怎麼下廚,再加上住在學校
宿舍,做飯的條件各種受限。即便是這碗簡單的粥,她還專門跑去了本地同學家
的廚房忙活了整整一中午。

  「我喜歡!還有麼?」段瑉覺得肚子隱隱叫了起來。中午自掏腰包買的十盒
披薩只吃到幾塊,更何況現在也確實到了吃飯的時間了,在撲面的粥香中不免有
百爪撓心般的轆轆感。

  「有倒是有,不過我是在同學家做的,恐怕……」秦茵一面因魚粥的受歡迎
而受寵若驚,另一面看著撲粥而空的段瑉不免抱歉。

  「同學家?」段瑉戀戀不捨地看著飯盒,問了一句。

  「是啊,學校宿舍不方便煮粥,我就借用了同學家的廚房。」

  「你還在讀書?」Mountain有些驚訝,沒想到李姐竟然找了個在讀
生來當助理。

  「我今年大四,明年就畢業了,最後一年學校沒有課程的。」秦茵聽出了   
Mountain的弦外之音,急忙解釋說。

  「她可是J大的哦。」段瑉插嘴道,但眼神依舊停留在飯盒上。

  「J大?離公司不近吧。」Mountain並沒有留意秦茵出身名校的背
景,反而問出很實際的問題。

  秦茵在心中暗暗想著,不愧是隊長,真有種寵辱不驚的感覺,「是啊,今天
早上來上班花了近兩個小時。」

  「嗯,還真是不方便。」

  「哎?你可以住我們那兒啊,離公司挺近。」段瑉提議道,「上一任助理也
是和我們住在一起的。」

  「上一個是男生!人家秦茵是女生!怎麼方便和四個大男人一起住。」

    Mountain敲了敲段瑉的腦門,「別看了,再看口水要流進粥裡了,
要不給你吃吧。」

  「別,別,茵茵專門給你做的。」段瑉努力把視線轉移開,「這粥很難做麼?」

  「不難做,煮粥的話十幾分鐘就好了。」

  「這樣啊……那你今晚有事兒麼?」

    段瑉從小到大很少有得不到的東西,即便一時沒法得到,他也會想方設法把
它拿到手。有時在旁人看來明明是微不足道的東西,他卻一定要堅持,或許對於
他來說,佔有感和物品本身的價值並沒有什麼關係,他只是單純地享受據為己有
的成就感。

  秦茵並不知道段瑉問這句話的用意何在,只好有些困惑地回答他晚上沒什麼
事。

  但Mountain已經猜出段瑉下一句要說什麼了,畢竟和這小子接觸不
是一天兩天了。不過秦茵一個第一天來上班的助理,怎麼好直接去到男人窩裡,
看來段瑉是餓昏了頭,說話都不經過腦子。他怕秦茵不好意思拒絕,就委婉地提
醒了一下段瑉,「你不會想讓秦茵去公寓裡給你做吧?J大離我們那兒那麼遠,
太晚了女生一個人在外面不安全。」

  秦茵這才知道段瑉問自己晚上安排的用意。雖然她知道出於禮數,自己的確
不該貿然去第一天才相識的人家裡,不過自己是楚客樂隊的經紀人助理,早點和
他們混熟有益無害,而且……秦茵快速地打著心裡的小算盤,偷偷一笑,開口道
:「沒關係,你們的住處離公司不遠吧?我回去的路上公交可以直接轉地鐵,不
用怎麼走夜路。」

  「好哦!」段瑉興高采烈地鼓起掌。

  既然秦茵本人都同意了,Mountain也不好再說什麼,他不漏神色地
打量了秦茵一眼,現在的女生都這麼沒警戒心麼,還是她別有目的。

  「哦對了,李姐還說要和你說幾句來著。」段瑉邊說邊掏出手機,這件事可
千萬不能忘。

  Mountain嘗了一下粥,對秦茵道著謝,接過了電話。



  三

  楚客樂隊是最近才出道的,出道後也只發佈了兩首單曲,反響平平,所以秦
茵並不敢奢望他們公寓廚房的條件會比宿舍好多少,但當她進到公寓後,幾乎驚
呆了,「……•複合式公寓?!」

  一般都是在螢幕上才看得到這種公寓。迴旋的樓梯,可以種花的小陽臺,她
好奇地向樓梯上探看著,上面不會還有個小閣樓吧,那簡直就完美了!

  「廚房在這兒。」段瑉把買來的食材放到了廚房,招呼秦茵過來,「待會兒
我帶你好好參觀,不過我現在快要餓死了。」

  秦茵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脫下外套搭在椅子上,走進廚房,發現門口就矗
立著冰箱,「要不你先吃點東西墊肚子?」當她打開冰箱後,立即意識到自己的
話說了等於沒說。冰箱裡盡是些速食食品,別說水果了,連菜葉子都沒有。

  「這……你們平時就吃這些?」

  段瑉聳聳肩,「我們都不會做飯,能在外面吃的話儘量在外面吃,有時候回
來晚了就吃這些,方便嘛。」

  真是浪費這個冰箱……秦茵默默地把冰箱門關上,挽起袖子準備大顯身手,
「你去外面等吧。」

  「哎?不用我給你打下手?」段瑉覺得就這麼坐著等吃飯不太好,再怎麼說
秦茵也算是客人。

  「你又不會做飯,打什麼下手……」秦茵把猶豫著的段瑉推出廚房,「而
且不麻煩的,我一個人足夠了。」

  即便嘴上是那麼說,但段瑉其實樂得不用忙活,他囑咐了秦茵幾句,就跑到
二樓打遊戲去了。

  雖然只打算做三道家常炒菜和一鍋粥,但第一次擔當主廚大任的秦茵還是忙
得手忙腳亂。既要炒菜還要盯著鍋裡的粥,添鹽加醋時生怕手抖,尤其是做到一
半才發現油煙機沒有打開,熏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自己現在的樣子想來是狼狽
至極,不過還好公寓裡只有段瑉,等大功告成後去衛生間整理一下……

  秦茵正想著,突然聽到廚房拉門拉開的聲音。她乘著菜分身乏術,懶得擡頭,
隨口敷衍了一句:「快好了,去外面等會兒。」

  「……你是……秦茵?」

  這聲音嚇得秦茵差點沒端住盤子,瞪大了眼睛望過去,竟然是陳為良,她驚
得呆在了原地。

     ***    ***    ***    ***

  「我還嚇了一跳,以為阿涼的吉他真變成田螺姑娘來燒飯了。」林肖凡哈哈
地笑著,還不忘往嘴裡送菜,「不過說真的,你的手藝真不比田螺姑娘差。」

  「好像你吃過田螺姑娘燒的飯一樣。」陳為良嘲諷著。

  「那你的意思是茵茵做的不好吃?不夠格比?」

  段瑉的一句玩笑話反而讓秦茵在意起來,她偷偷地瞄了陳為良一眼,好像他
確實吃得比較少,難道真的是自己做的不合胃口?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陳為良連忙擺手,對秦茵解釋道:「你做的很
好吃,都是我愛吃的,別聽段少在那兒挑撥離間。」

  秦茵抿嘴笑著,心裡暖洋洋的。

  「哎,不過從明天開始又得吃外賣了。」林肖凡嘴裡吃著菜,但還是忍不住
歎氣,聽起來很心酸。

  秦茵也是大學四年都在外讀書,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一趟。雖說吃得苦肯定
比不上他們這些出來打拼的,但孤身在外的滋味她多少能體會到一些,不免有些
於心不忍,「要不以後我有空就來做飯?」

  「那多麻煩你,白天做助理晚上還要當廚師。」陳為良在桌子下踢了林肖凡
一腳,怪他不懂事。

  「要不你住這兒得了,既省得上下班來回跑,又方便給我們做飯。」段瑉滿
不在乎地說著,「我看你剛進門的時候不是挺喜歡這公寓的麼。」

  秦茵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支支吾吾說不出話。

  林肖凡見她沒有立即拒絕,覺得有戲,便在一旁加緊說服道:「我們四個都
住在二樓,樓上樓下都有洗手間有浴室,不會不方便。」

  「對對對,你之前不是想參觀麼,要不我現在就帶你看一圈兒。」段瑉見林
肖凡也站在自己這邊,就更起勁了,起身要帶秦茵看起居室。

  陳為良看秦茵一副左右為難的樣子,便拉住了段瑉,「飯還沒吃完呢,吃完
飯再說吧。」

  「如果秦茵,啊不,茵茵住下來的話,就天天都有飯吃了,何必在乎這一頓
……」陳為良拿沒用過的勺子敲了林肖凡一下,打斷了他的話。

  段瑉看了看秦茵,這回她沒有像下午答應來做飯那樣爽快,反而有些尷尬地
僵坐在凳子上,看樣子這事兒提得還不到火候,也只能先放一放了,「哈哈,我
們也就是說說,茵茵你別見怪。」

  「不會。」秦茵舒了口氣,剛剛那場面確實讓她有些不知所措,幸好陳為良
攔了一下,她感謝地看向陳為良,不過他的目光並沒有停留在自己身上,秦茵訕
訕地低下了頭。

  大家邊聊邊吃,不覺就過了七點。因為宿舍和這裡著實有段距離,秦茵便早
早準備走了。

  「我送你到車站吧。」段瑉自告奮勇提議道。

  陳為良用胳膊肘拐了一下段瑉,「你故意的吧,是不是不想洗碗?」

  「不是,茵茵好歹是我請過來的,走時我也得好好送她才對。」段瑉不由分
說地穿上大衣,「總之呢,這洗碗的重任就只能交給你們了。」

  陳為良笑著搖搖頭,和林肖凡一起站在門口同他倆道別。

  「你有我們電話吧,回宿舍後發個平安短信過來。」陳為良最後叮囑道。

  「嗯。」秦茵用力地點點頭,眼睛笑得彎成了月牙。

     ***    ***    ***    ***

  縱使在很靠南的G城,十二月的晚上也是耐不住的冷。秦茵恨不得把臉都邁
進圍巾裡,縮著脖子一步步走著。

  「今天第一天工作,感覺怎麼樣?」段瑉配合著秦茵的步伐,日常地和她聊
天。

  「挺好。」

  「雖然我沒做過經紀人助理,不過我覺得這工作肯定又忙又累又無聊,要不
然上一個怎麼還沒做滿三個月就跑了。」

  秦茵哈哈地笑著,氤氳的霧氣從圍巾上端冒了出來,「聽你這麼說,我也不
太想幹了。」

  「我就是好奇,J大的學生再不濟也不用到我們這兒幹助理啊,而且還只拿
一半的工資。」

段瑉一點一點為自己真正想問的問題鋪路,引導著秦茵跟著他的思路往下走。

  「也沒什麼特殊原因,就是……」秦茵停頓了一下,懷疑自己如果直接說
「就是熱愛這份工作」會不會太假。

  段瑉趁秦茵猶豫的間隙,見縫插針地問道:「就是喜歡我們樂隊?想做我們
的助理?」

  秦茵當段瑉在開玩笑,便也沒在意,「對啊,你怎麼知道的?」

  「我還知道……」段瑉的眼睛滴溜溜地轉著,嘴角微微上翹,「在我們樂隊
裡,你最喜歡阿涼。」

  秦茵登時愣在了原地,一臉的震驚表露無遺。

  見她這幅神情,段瑉幾乎可以百分百確定自己的猜想了,得意地說:「果然
被我說中了,你喜歡阿涼是吧。」

  「……什麼……什麼啊,」秦茵慌張地掩飾著,不敢去直視段瑉逼過來的眼
神,把視線移向地面,「你別開我玩笑。」

  「臉都紅了,還說不是?」段瑉看著秦茵張惶失措的樣子,覺得很好玩,禁
不住逗起她來,「看在一飯之恩的份上,要不要我幫你轉告阿涼,說……」

  「不要!」秦茵的心裡亂成一團麻,本來打算通過日後的接觸一點點靠近陳
為良的,現在這算怎麼回事啊,全泡湯了。

  「哎,不知道李姐聽到這個消息後……」段瑉欲言又止,挑著眉等待著秦茵
的反應。

  「千萬不要告訴李姐,不然她肯定會開除我的。」秦茵雙手合十,低聲下氣
地哀求著,急得額頭都微微冒汗了。

  段瑉拍拍她的肩,表示自己不會這麼薄情,「我怎麼會這麼對待恩人呢?說
起來今天下午還要謝謝你在李姐面前幫我圓謊。」

  秦茵的心稍微放寬了一些,但看段瑉樣子,好像話還沒有說完。

  「其實我不反對你追阿涼,你看他整天就知道吉他,確實需要出現個女人拯
救他了。況且你做飯這麼好吃,阿涼有你,我們也能借借光啊。」段瑉說話就是
喜歡繞彎子,很多時候他不想直接把自己的意圖說出來,而是要借對方的口講出
來。

  「哦……」秦茵沒太理解段瑉的意思,懵懵懂懂地答應著。

  「要我說,你想追到阿涼的話,一定要多和他見面,闖進他的生活,不然你
對他而言,只是一個做飯好吃的助理而已。」

  秦茵認真地聽著,覺得段瑉說得很有道理,不由得點了點頭,「那我以後每
天在公司……」

  「什麼公司,在公司你是以什麼身份和他接觸?是助理啊。」段瑉暗暗搖頭,
看來讀書好不代表情商高,這女人的腦子怎麼這麼不開竅。

  「那我該怎麼辦啊。」秦茵發現自己陷入了死胡同,最初是想借著助理之職
接近陳為良,但現在看來,助理的身份似乎已經在陳為良和自己中間畫上了一道
涇渭分明的界限。

  「其實我覺得,你住進我們公寓是最好的辦法。」看秦茵的樣子,段瑉也懶
得繼續啟發她了,再繞圈子估計就把她繞暈了,索性直接講了出來。

  秦茵不住點著的頭停了下來,默默考慮著,「只是……我和你們……混住……
這……」

  雖然秦茵支支吾吾說不全話,但段瑉聽明白了,他語氣平緩,循循善誘著,
「就像剛剛說的,我們四個人都住在二樓,而且門上都有鎖,你不放心的話晚上
睡覺時把門鎖上。」

  「我不是懷疑你們,只是……」

  「我知道,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面多些戒備是正常的。」段瑉見秦茵漸漸上鉤,
開始準備收網,「其實你追不追得到阿涼和我並沒有直接關係,我只是看你費了
這麼大勁來,而且你人也蠻好,不想看你空手而歸。」他見秦茵還在猶豫,便
「咳咳」了兩聲,接著說道:「阿涼的人氣你不是不知道,之前去電臺做節目,
有個女主持明顯是對他有意思,前幾天他們還一起喝咖啡來著,這樣下去……」

  「真的?」秦茵像聽到了世界末日的消息一樣,眼睛瞪得大大的,緊張地揪
著袖口,看上去還有些楚楚可憐。

  段瑉聳聳肩,攤開雙手,「騙你做什麼,雖然阿涼對她沒什麼興趣,但那女
人一直糾纏下去的話,保不齊•……」段瑉故意沒有把話說完,留了個餘地供秦
茵遐想。

  「不行,良哥哥他……」

  秦茵小聲嘀咕著什麼,段瑉聽不大真切,俯下身好奇地看著她,「你說什麼?」

  「我要住到你們那裡去。」秦茵突然擡起頭大聲地說,把段瑉嚇了一跳。

  「哦,哦,好。」他被震得籲了口氣,看不出這小妮子這麼喜歡阿涼,激一
激立馬就見效了,「那以後的三餐……」段瑉終於回到了自己關心的問題上。其
實,阿涼和誰在一起甚至是單身與否都不關自己的事,不過秦茵做的飯確實很不
錯,送上門的免費廚子可不能就這麼讓她飛了。

  「包在我身上。」秦茵還是對自己的手藝沒什麼自信,不過一想到以後可以
天天見到陳為良,還能讓他天天吃到自己煮的飯,似乎什麼難事都變得不在話下
了。

  良哥哥你一定要等著我呀。秦茵的臉上綻放出盈盈的笑容,心裡開出了一朵
不為人知的小花。

     ***    ***    ***    ***

  所謂打鐵趁熱,事不宜遲,秦茵第二天便收拾了一下日用物品,準備當晚就
搬過去。

  許峰也是公寓裡的一員,這件事自然還要跟他打一下招呼,陳為良便在中午
探望許峰之際提了一下。

  「今晚就搬過去?」許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昨天才正式認識,今天就要
住進公寓裡來,這是什麼速度。

  陳為良在他床頭的果籃裡挑了根香蕉,自顧自地吃了起來,「我也覺得挺突
然,昨晚吃飯的時候她還不怎麼願意,誰知道過了一晚上就變得超級積極了。」

  「八成是段瑉慫恿的吧,這小子。」許峰想起這個荒唐的建議最初就是出自
段瑉之口,想來把它付諸實踐的最大「功臣」也是他。

  「不過這也沒什麼不好,秦茵做飯確實不錯。」

  許峰沈默了一會兒,緩緩說道:「你說,這個秦茵會不會是有什麼目的地接
近我們……」

  「噗——」陳為良差點被香蕉噎到,使勁捶了捶胸口,「隊長大人,你當我
們是國家機密啊,還什麼有目的地接近。」

  「不過確實挺奇怪,她……」

  陳為良權當是在聽笑話,沒有當回事兒,「有什麼奇怪的,她是我們的經紀
人助理,跟我們搞好關係不正常麼?」

  許峰一時也無言以對,「但我還是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你就是太愛操心,才總會病倒。」陳為良丟給許峰一個蘋果,「來,一天
一蘋果,醫生遠離我。」

  許峰沒好氣地把蘋果丟了回去,「我現在還不能吃蘋果。」

  「哦哈哈,忘記了。」陳為良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拿起桌上的刀打算自己削
來吃掉,「這果籃誰送的,都不知道你不能吃這些。」

  「有人送就不錯了。」許峰看了果籃一眼,要是換作以前在酒吧打遊擊的時
候,即使把醫院的床躺穿都不會有人送東西來。但願那段日子就是人生最低谷,
往後的生活一定要步步向上走才是啊。



















0.017509937286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