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爲了忘卻的紀念二 第1-5章 (全文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北方的冬天


             (一)  平安夜

  冬天,一個蕭瑟的季節。

  其實相比南方的冬季,北方有暖氣的室內更加溫暖,而南方有的,卻隻是陰
冷。可每到了冬天我都習慣逃往南方,或許是爲了逃避冷清,或許,隻是出于習
慣,像一隻候鳥。而這個冬天,我卻鬼使神差的將自己流放到了這個冰封的北方
大城市。

  作爲一個被遺忘的旅人,似乎是在尋找孤獨,又似乎是在逃避孤單,我早已
不知道我是前者還是後者又或許兩者都是。隻是我知道,今夜,這個被蒙上了濃
濃的羅曼蒂克色彩的夜晚——平安夜,我又將無處可去。

  北方冬季的夜晚來的格外早,此刻已經是華燈初上。街上並沒有因爲寒冷而
蕭條,卻人來人往顯得比白天更加繁忙和吵雜。牽著手、挽著胳膊、環著腰的一
對對的愛人們從我身邊走過,我背著吉他,隻身一人走在他們中間,顯得格格不
入。隨著人群,我被帶到了這�。蕭瑟的北風吹打著我單薄的衣衫,我的雙腿有
些僵硬了。

  Tonight?一個不起眼的小門上懸挂著略微有些發暗的霓虹燈,在一
片林立的酒吧中顯得有些黯淡。進去喝一杯吧,隻一杯就好……我自欺欺人的對
自己說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推開那扇小門,一股暖意撲面而來。慢慢悠悠的
六十年代的鄉村音樂,雖然還不到熱鬧的時間,由于這個特殊的日子,酒吧�已
經沒有什麽空位了。我在吧台上的高腳凳上坐了下來,把琴盒輕輕放在一旁的凳
上。

  「先生,喝點什麽?」服務員客氣而禮貌的沖我微笑。

  「whisky,with ice,thanks。」

  「ok!」不一會兒一杯琥珀色的液體擺在我面前。

  我拿著杯子搖晃著,聽著那杯中的冰塊敲打著杯壁發出悅耳的叮當聲,看著
琥珀色的液體在杯中搖晃。等杯壁上浮起一層霧氣,便迫不及待的一仰脖把漂亮
的液體悉數灌進了胃�。一皺眉頭,奇怪的味道。「waiter,你這�有沒
有別的牌子的whisky?你這個好像是假酒。」

  小服務生很腼腆的一笑:「先生稍等,我去問問。」

  不一會兒,一個中年人來到我面前:「先生你好,我是這個酒吧的老闆To
m。剛才的事情不好意思。」說著他伸出了手。

  我和他握了個手,笑了:「呵呵,你好,Roy。其實沒什麽的,換個別的
就好了。我知道你們賺錢也不容易。」

  「嘿嘿,是啊是啊,把我辦公桌上那瓶伏特加拿來,對了,今天這位先生的
酒我請了。」服務員答應著去了,不一會兒拿出一瓶酒來。Tom接過來擰開蓋
子,又拿過兩個新杯子倒了兩杯壓低聲音道:「來,幹一個,你這麽懂得酒的人
現在很少了,實不相瞞,你是第一個喝出來這酒有貓膩的人。也算是知己了。」

  我不置可否的笑笑,拿起杯子和Tom輕輕碰了個杯,同時將酒一飲而盡。
一股清冽甘醇流入口中,吞下肚子猶如一團火,我不由得皺了一下眉。「我操,
這酒有70度了吧?那邊帶過來的?」

  Tom聽了忙道:「怎麽樣?這酒怎麽樣?」

  我笑了笑,將空杯子放在吧台上用手指了指,示意還想要一杯,Tom雖然
沒有聽到想要的稱贊,卻更加高興了,又將我的杯子注滿:「今天終于算是碰上
個知己,這瓶放在這�,我請你的,千萬別客氣。」

  我拿起酒杯,給他也倒了半杯,又舉起杯子道:「謝了,我都不知道上次喝
這麽純正的Stolichnaya是什麽時候了。不過話說到前面,我喝完了
你可別心疼。」說著一口抽幹了杯中純色的液體。

  Tom也一飲而盡,長出了一口氣道:「這酒進了你的肚子也不冤枉了,你
隻管喝,我辦公室�還有的是。你先喝,我去照看照看。」說著便起身去照顧那
些常客了。我笑了笑,又倒上一杯,細細品味著這純烈的芬芳。

  「豆豆,今天自己來的?平安夜快樂,隨便坐。」Tom對剛進來的一個女
人說著,那口吻,顯然這個豆豆是這�的常客了。隻是出于好奇,我回頭看了一
眼。大概一米六五的個頭,一個偏瘦的女人,大大的眼睛,化著淡妝,穿著意見
純白的貂皮,下身短裙露出兩條修長的腿,一雙高跟鞋使有一層絲襪(或是打底
褲。我到現在都分不清兩者的關系)的腿部線條勾畫得更加婀娜。

  豆豆手�舉著電話,和Tom打了個招呼,又左右看看,已經沒有空位了。
「我給你找個位子?」Tom問道。豆豆搖搖頭,來到吧台我的旁邊,沖我禮貌
的笑了一下:「這�有人嗎?」

  我忙拿起凳子上的琴盒,「請便。」

  豆豆又沖我笑了一下,斜身坐了下來,對吧台�的服務生說:「老樣子。」
服務員禮貌的笑笑,倒了一杯蘇打水。我聞到了一股淡淡chanel的味道。
豆豆的電話終于通了,雖然她壓低了聲音,雖然我並沒有刻意去聽,但是這些話
還是傳進了我的耳朵。「我到了,你到哪兒了……你忘了今天我們說好的……沒
忘?沒忘怎麽還不過來……加班?開會?你還記得今天是什麽日子嗎……對,平
安夜……我不稀罕你補送的花……吳巍你個滾蛋!今天是我生日!」豆豆生氣的
挂了電話,拿起吧台上的杯子就喝了一大口。

  剛剛喝進嘴�,豆豆的臉色就變了,她拿的不是她的蘇打水,而是我的純S
tolichnaya。果然噗的一聲,豆豆把嘴�的液體都吐了出來,髒了我
的琴盒。我有些心疼。

  「對不起!對不起。」豆豆一邊說一邊從包�掏出面巾紙幫我擦拭。我笑了
笑,接過了紙自己擦了起來:「沒事,不用在意。」

  豆豆尴尬的笑了笑,又沖著吧台�的小服務員嗔道:「你給我的這是蘇打水
嗎?」

  服務員有些委屈的小聲說:「豆姐,這杯才是你的,你喝的那個是這位先生
的。」

  「啊……」豆豆的臉有些紅了,「真不好意思。再來給這位先生來一杯,算
我請的。」

  我笑了。今天是第二個人要請我喝酒了。「不用了,這一瓶都是tom請我
的。」

  「哦……」豆豆扭頭看看身後空空的小舞台,問道:「還沒開始嗎?先提前
給我唱一首吧,謝謝。」說著從包�掏出兩張毛爺爺推了過來。

  「呵呵,誤會誤會。」Tom發現了這邊的狀況,來圓場了。拍拍我的肩膀
道:「這位美女是豆豆,這位是……」

  「Roy。」我伸出手和豆豆禮貌的握了個手。

  「Roy是我的客人,可不是歌手。」

  「啊……」豆豆有些吃驚,用兩隻小手堵住了嘴,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
思不好意思,我以爲……抱歉啊,我腦子有點亂。」

  我笑了笑,將吧台上的毛爺爺推了回去:「沒關系,Tom,如果你不介意
的話,我想唱支歌行嗎?」

  Tom又換了新杯子給我,滿上酒說:「當然,我洗耳恭聽。」

  我走上台去坐了下來,調了調麥克的高度,拿出我的琴。台下頓時靜下來。
好奇的目光讓我有點不自在。我清了清嗓子:「各位朋友,晚上好。在這個平安
夜祝大家玩得高興。今天是我朋友豆豆的生日,我在此獻醜送給她一首歌,祝她
生日快樂。唱得不好還請大家多包涵,也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祝福。」說著,用手
指向了豆豆。瞬時,她成了酒吧的焦點。豆豆隻好起身,端起自己的蘇打水朝四
周緻意,喝了一口。

  掌聲響起來,此起彼伏的生日快樂也響了起來。等到聲音小了些,我撥動琴
弦唱了起來。

  你的生日讓我想起

  一個很久以前的朋友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

  他流浪在街頭

  我以爲他要乞求什麽

  他卻總是搖搖頭

  他說今天是他的生日

  卻沒人祝他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

  握著我的手

  跟我一起唱這首生日快樂歌

  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樂

  別在意生日怎麽過

  這個朋友早已不知下落

  眼前的我有一點失落

  這世界有些人一無所有

  有些人卻得到太多

  所以我最親愛的朋友

  請你珍惜你的擁有

  雖然是一首生日才唱的歌

  願永遠陪在你左右

  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

  握著我的手

  跟我一起唱這首生日快樂歌

  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樂

  別在意生日怎麽過

  雖然是一首並不爲人熟知的歌,等我唱到第二遍Rp的時候,台下已經有人
在跟著一起唱了。「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握著我的手,跟我一起唱這首生日
快樂歌。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有生的日子天天快樂,別在意……生日怎麽
過……」一曲唱完,掌聲響起來,很熱烈。我站起來,朝台下鞠了個躬。服務生
送上來一束花,指了指台下一桌,上面坐著兩個女人。我接過來沖她們笑了笑,
其中一個濃妝豔抹的長發女人送了我一個飛吻。服務生小聲道:「那位姐姐說,
如果方便了要請你喝一杯。」

  今天第三次有人要請我喝酒,運氣這麽好?我笑了笑,對服務生說:「你去
告訴她們吧,不方便,花兒我收下了,謝謝。」說完又對著麥克道:「謝謝大家
的祝福,打擾了,大家玩的開心。」說罷就要下台。

  「哥們,別走啊,再來一個,剛有點味兒,再來一個吧。」台下一個聲音喊
道。

  「是啊,再來一個。」馬上就有幾個聲音附和。

  我看向豆豆,她在微笑著看著我,那眼�有些朦胧。我又看了看tom,t
om高高的對我豎起大拇指。我笑道:「既然大家喜歡,我就再來一首吧。Do
n』t cry,送給大家。」說著又坐下唱了起來。

  talk to me softly, theres somethi
ng in your eyes

  dont hang your head in sorrow and

  please dont cry

  i know how you feel inside ive, i
ve been there before

  somethins changin inside you and 
dont you know

  dont you cry tonight, i still lov
e you baby, dont you cry tonight

  dont you cry tonight theres a hea
ven above you baby

  and dont you cry tonight

  give me a whisper and give me a s
igh

  give me a kiss before you tell me

  goodbye

  dont you take it so hard now and 
please dont take it so bad

  i』ll still be thinkin of you and 
the times we had, baby

  and dont you cry tonight, dont yo
u cry tonight

  dont you cry tonight, theres a he
aven above you baby

  and dont you cry tonight

  and please remember that i never 
lied

  and please remember how i felt in
side now honey

  you gotta make it your own way bu
t youll be alright now sugar

  you』ll feel better tomorrow, come

  the morning light now baby

  and dont you cry tonight, and don
t you cry tonight

  and dont you cry tonight, theres 
a heaven above you baby

  and dont you cry, dont you ever c
ry,dont you cry tonight

  baby maybe someday, dont you cry,

  dont you ever cry, dont you cry

  唱完,不等台下的人說話,我鞠了個躬,拿起地上的花兒走下了台。這時掌
聲才想起來。「再來一個吧。哥們,再來一個。有味啊!」我笑笑,朝聲音的方
向揮了揮手。Tom趕緊出來打圓場:「諸位諸位,我這位朋友今天是來陪朋友
過生日的,還讓他們說說話吧,咱們的重頭戲馬上開始了。」說著朝一旁準備好
了的樂隊揮了揮手。不一會兒耳熟能詳的爵士樂響起。台下漸漸安靜了下來。

  我看著豆豆偷偷將眼淚擦掉了,才坐了回去。「生日快樂。嗯……借花獻佛
了。」我將手中的花束遞給豆豆。

  「謝謝。」豆豆接過了花沖我笑了笑,她的眼睛有些發紅。聞了聞手中的花
兒。「請我喝一杯吧。」

  女人——就是這麽奇怪,剛才還說要請我喝酒,如今又厚著臉皮讓我請她。
「ok, my pleasure miss。what u like?」

  「this is just fine。」豆豆指了指台上的Stoli
chnaya。

  「這……」

  「怎麽?不舍得?」

  「這酒太烈了,不適合你。」

  「沒事,什麽都要嘗試一下,不是嗎?」豆豆說著就去拿酒瓶。

  「我來吧。小弟,麻煩拿兩個吞杯,一瓶雪碧。」

  「怎麽,看我不能喝,給我兌水?」

  「呵呵,不是,這個就是應該這麽喝的。酒鬼才喝純的。這酒度數太高,直
接喝的話很傷嗓子。」

  「那你不是說你自己是酒鬼了?」豆豆笑了起來,一雙大眼睛彎成兩道月牙
兒,被長長的的睫毛遮蓋著,嘴角往上翹,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和一排潔白的
皓齒,很美。

  我接過兩個杯子,在�面先倒了一半酒,又倒上一半雪碧,遞給豆豆一杯,
示意她看著我的動作。然後拿起一張紙巾蓋住杯口,用力在吧台上磕了一下,將
兩種液體迅速混合,不等泛起氣泡,便一仰脖喝幹了,泛著泡沫的烈酒帶著甘甜
和泡沫滑進了胃�。我一皺眉,常長長舒了口氣。

  豆豆學著我的樣子,也重重的磕了一下,一口喝完。先是捂住了嘴,然後張
著小嘴,用手扇著風的往外哈氣。

  我笑了,「都和你說了,這不是女人喝的酒。換個別的吧。紅酒可好?」

  豆豆卻搶過酒瓶,先給我倒了半杯,又給自己半杯:「好痛快好痛快,還要
這個。」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隻好給兩支杯子�又注滿了雪碧。


             (二) 我的生日

  這個冬天好冷啊,說好的暖冬呢?隻顧得臭美,穿的太少了……這鬼天氣,
不過今天如果再下一點雪就完美了。下了出租車,隻覺得一陣寒風吹過來,我忙
急急地跑了兩步進了tonight的門。

  他到了麽?我不知道,應該到了吧?今天酒吧人真多,是啊,今天是平安夜
麽,我的生日。居然這麽早就這麽多人了,他……沒來。

  我掏出電話撥通他的號碼。沒人接。Tom走了過來:「豆豆來了,我給你
找個位置?」我沖他笑了笑,搖了搖頭。電話仍未接通。Tom走開了,我又看
了一圈,隻有吧台那�還有個空位,上面放著一把吉他,一個長發男人在旁邊坐
著。換歌手了?我想著,走了過去。

  「這�有人嗎?」長發男人看了我一眼,他有些消瘦,眉毛很濃,眼神有些
渙散,鼻梁很高,頭發很雜亂的披在肩上,手�捏著一支煙。

  「請便。」他拿起站著位子的琴,做了個請的姿勢。我對他報以微笑,坐下
來對吧台�的小弟說:「老樣子。」電話終于通了。

  「喂?」他刻意壓低了聲音。

  「我到了,你到哪了?」

  「你在哪了?」

  「你忘了今天我們說好的?」

  「沒忘。」

  「沒忘?沒忘怎麽還不過來?」

  「我在加班呢,臨時有個會走不開。」

  「加班?開會?你還記得今天是什麽日子嗎?」

  「我當然記得了寶貝,平安夜嗎。」

  「對,平安夜。」

  「寶貝,今天我確實走不開,明天給你買花兒,然後咱們去吃西餐,好麽?
我位置都定好了。」

  「我不稀罕你補送的花。」

  「寶貝,別生氣,我確實是工作忙。」

  「吳巍你個滾蛋!今天是我生日!」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沖著電話
喊了一嗓子,挂了電話。拿起蘇打水狠狠的喝了一口,希望能平靜自己的情緒。
天!這是什麽味道!一股火辣辣的液體進了嘴�,瞬間我的舌頭都麻木了。我馬
上吐了出去,都吐在了這個歌手的琴盒上面。丟人丟大了,我忙翻開包包,掏出
紙巾一面擦一面說著對不起。

  他接過了我的紙巾自己擦著:「沒事,不用在意。」

  我好丟人啊……都怪這個小服務員,給我的是什麽東西!我狠狠的對服務員
說:「你給我的這是蘇打水嗎?」

  服務員小聲說:「豆姐,這杯才是你的,你喝的那個是那位先生的。」說著
指了指我跟前的杯子。天!原來我拿錯了杯子,我把這長發男的酒給喝了。我馬
上覺得我的臉有些燒。「真不好意思。再來給這位先生來一杯,算我請的。」

  他卻笑了笑:「不用了,這一瓶都是tom請我的。」。我哦了一聲,看來
這個新歌手還有點來頭,連tom這麽小氣的人都請他喝酒。不過我喝了人家的
酒,又吐髒了他的琴,總該表示一下的。我看舞台上還空著,掏出二百塊錢放在
吧台上,「還沒開始嗎?先提前給我唱一首吧,謝謝。」

  Tom卻冒出來拍了拍長發男的肩膀說:「呵呵,誤會誤會。這位美女是豆
豆,這位是……」

  長發男站起了,很紳士的伸出了手:「Roy。」

  「Roy是我的客人,可不是歌手。」tom笑著說。

  我更尴尬了。自己居然把他當成一個賣唱的了,還給人家錢……我真恨不得
找個地縫鑽進去,以後還讓我怎麽來呢?嘴�隻好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
以爲……抱歉啊,我腦子有點亂。」一邊伸出了手和他握了握。他的手指很長,
也很細,隻是有點涼。

  握完手,Roy笑著將錢推了回來:「沒關系,Tom,如果你不介意,我
想唱之歌行嗎?」我忙將錢收起來胡亂的塞進了包�。

  Tom又拿過一個新杯子給Roy倒了酒:「當然,我洗耳恭聽。」于是,
這個叫Roy的長發男人走上了舞台。他拿出自己的吉他,好漂亮的吉他,上面
還有一個花體的R,看來真的是他的名字了。

  他清了清嗓子:「各位朋友,晚上好。在這個平安夜祝大家玩得高興。今天
是我朋友豆豆的生日,我在此獻醜送給她一首歌,祝她生日快樂。唱得不好還請
大家多包涵,也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祝福。」說著,用手指向了吧台前的。瞬時,
我感覺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我站起身來,端起自己的蘇打水朝四周緻
意,喝了一口。

  「生日快樂。」

  「美女生日快樂。」

  我點點頭表示感謝。

  聲音小了下去,台上的Roy開始唱了起來。隻有一把吉他的獨奏顯得有些
單調,又讓人覺得很幹淨。那歌聲有些蒼涼,卻又有那麽一點的動人。

  你的生日讓我想起

  一個很久以前的朋友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

  他流浪在街頭

  我以爲他要乞求什麽

  他卻總是搖搖頭

  他說今天是他的生日

  卻沒人祝他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

  握著我的手

  跟我一起唱這首生日快樂歌

  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樂

  別在意生日怎麽過

  ……

  他祝我生日快樂,不知何時,台下也有人跟著唱了起來,我的心一緊。想不
到,我今年的生日快樂居然是一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跟我說的。而我的那個他,
此刻正在別的女人的床上。想到這�,我的心好痛。

  歌已經唱完了,有掌聲,有鮮花。我該謝謝他的。他站起了身,鞠了個躬:
「謝謝大家的祝福,打擾了,大家玩的開心。」說著就要下台。我忙擦了眼淚,
想要靜下來,好讓自己說謝謝的時候不要太失態。可是台下卻有人說:「哥們,
別走啊,再來一個,剛有點味兒,再來一個吧。」

  「是啊,再來一個。」

  呵呵,這些人是不是也像我一樣,把他當成歌手了?我看向台上,正好他也
看著我。我沖他笑了笑。

  他也笑了笑,「既然大家喜歡,我就再來一首。Don』t cry,送個
大家。」說著又撥動琴弦,唱了起來。

  talk to me softly, theres somethi
ng in your eyes

  dont hang your head in sorrow and

  please dont cry

  i know how you feel inside ive, i
ve been there before

  somethins changin inside you and 
dont you know

  dont you cry tonight, i still lov
e you baby, dont you cry tonight

  dont you cry tonight theres a hea
ven above you baby

  and dont you cry tonight

  ……

  淚水終于奪眶而出,我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痛。這首歌,如今聽起來就像是
給我寫的,又像是他在安慰我。我怎麽會可憐到讓一個陌生人來安慰?我怎麽會
這樣?不知什麽時候,他下台了,已經到達了的樂隊上台後,音樂又響起來。我
忙擦了眼淚。剛擦完,他就回來了,坐在剛才的位置上。把手�的花兒遞給我。
「生日快樂。嗯,借花獻佛了。」

  我接過來,勉強笑了笑。「謝謝,請我喝一杯吧。」我想,我笑的一定很難
看。

  「ok, my pleasure miss。 what u lik
e?」

  我看了看他面前的酒瓶,�面是白得像純淨水一樣的液體。上面,俄文?伏
特加?「this is just fine!」

  「這……」他顯得有些爲難。我知道他看我不能喝,所以爲難。可我今天偏
要喝醉!

  「那麽小氣?」我笑著說。

  「這酒太烈了,不適合你。」

  「沒事,什麽都要嘗試一下,不是嗎?」我把酒瓶拿起來,上面還是沒有一
個認識的字母。

  「我來吧。」他把酒瓶接了過去。「拿兩個吞杯,一瓶雪碧。」

  「怎麽,看我不能喝,給我兌水?」我有些不滿。

  「呵呵,不是,這個就是應該這麽喝的。酒鬼才喝純的。」

  可是我剛剛喝的他杯子�的明明就是沒有兌過東西的。「那你不是說你自己
是酒鬼了?」我第一次覺得這個人還有點意思。

  他笑了笑,在兩個杯子�先倒了一半酒,又倒上一半雪碧,遞給我一杯,示
意我看著我他的動作。然後拿起一張紙巾蓋住杯口,用力在吧台上一砸,將兩種
液體迅速混合,不等泛起氣泡,便一仰脖喝幹了,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

  我學著也重重的磕了一下,一口喝下肚。雖然比剛才純的要好得多,還是一
股辛辣直直的鑽進嘴�,舌頭又是一陣發麻。比白酒還白酒,怎麽會有人喜歡喝
這種東西!我又失態了,張著嘴巴用手使勁扇風,哪�還有一點淑女的樣子?

  Roy笑了,「都和你說了,這不是女人喝的酒。換個別的吧。」他笑得很
好看,而我看來卻是譏笑。

  「好痛快好痛快,還要這個。」我搶過酒瓶,給他倒了半杯,又給我倒了半
杯。他無奈的搖了搖頭,給我的杯子�倒滿了雪碧。


            (三)  麻煩的女人

  豆豆又喝幹了杯子�的酒,雖然燈光有些昏暗,也能看出她的臉色已經有些
紅潤了,好像呼吸也有些急促起來。我知道,她不是那種能喝的女人。沒辦法,
我也喝幹了杯子�的酒。她又開始倒了。等她倒完,我說:「這是世界上最烈的
酒之一,很容易醉人的,你這樣喝即使是酒鬼沒半小時也要趴下。」

  她卻笑了笑:「看不起我?還是心疼你的酒?」

  我無語了,女人總是不講道理的,你爲了她好,她卻說這種話。隻好又給她
倒上了雪碧。第三杯下了肚,我的肚子�就像有一團火在燃燒著,豆豆的臉更紅
了,光滑的額頭上也滲出了細小的汗珠兒,在閃爍不定的霓虹燈下泛起一層特殊
的光暈。她脫下身上的皮草,隨意仍在吧台上,又將酒吞了下去。我看了看to
m,他無奈的朝我聳了聳肩。我隻好也把酒喝幹了。

  幾杯下去,豆豆已經趴在了吧台上了,頭埋在自己的胳膊�,消瘦的肩膀有
些抽搐,我知道她在哭。真他媽的頭疼,我該不該哄一哄?這可不是我擅長的。
頭疼!我偷偷的給自己倒了一大杯純純的酒,想了想,又要了一瓶雪碧開了,將
剩下的那半杯也一起倒進了酒瓶�。這樣混合一下,隻怕酒的度數就淡了好多。
隻是,一瓶好酒就這麽糟蹋了……我歪頭看看tom,他也在看著我的動作,露
出一個苦笑。

  豆豆仍伏在那�,我伸出手去,不知道是不是該拍一拍她的肩膀。她卻坐了
起來,又端起酒杯:「Roy,謝謝你的祝福,來,再陪我喝一杯,祝我生日快
樂!」我無奈的舉起酒杯。

  終于將這瓶稀釋了的Stolichnaya喝完了,酒吧�的人已經走了
八成。豆豆早已不省人事。Tom坐在我旁邊,我將那杯免遭迫害的純酒端了起
來,分一半給他。Tom拿來一壺冰塊,給我和他自己添了兩塊。我們一起搖動
著杯子,又一起一飲而盡。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又指了指豆豆:「她,是個好姑
娘。」

  我呆了呆,搖頭苦笑了一下:「是啊,隻是今天喝多了,你,要有點小麻煩
了。」

  Tom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你不會是要把她甩給我吧?我這酒可是請你喝
的,你要把人家灌醉,這事兒你自己擺平。我還要收拾店鋪,明兒還得開張,很
多事的。」

  我很無語,看著Tom一臉的無辜的表情,隻能苦笑著,把我的吉他塞給了
他:「今天我這琴怕是拿不走了,麻煩你先替我收著吧,明兒我來拿。」

  Tom笑了,拿出我的琴,眼睛亮了起來:「哇哦!好家夥!純手工的啊!
好幾年沒活動過指頭了,今兒必須得試試。」他愛撫著琴頸,如同愛撫著一個女
人。隻有愛琴的人才會懂得這樣的撫摸。

  「要彈就彈,瞎摸什麽?」我笑了。Tom也笑了。雖然隻是初次見面,酒
和音樂已經讓我們成了朋友。

  「明天下午我來取琴。」

  「哦。」tom頭也不擡,完全沈浸在了自己的十指與六根琴弦之間。

  我將杯子�最後幾滴酒倒進嘴�,輕輕拍了拍趴在吧台上的豆豆。她嗯了一
聲,絲毫沒有要醒過來的意思。我拿起豆豆的貂皮,給她披上,試著攙扶著她起
來,幾次卻都失敗了。她如同一團爛泥一般。

  拿過她的包,找到她的手機。還好,沒有密碼。我長出一口氣,找打她最近
的通話記錄。第一個,相片是一個微微有些胖的男人,長得還算對得起觀衆。上
面的名字是「親親老公」。我猶豫了一下,撥了過去。「對不起,您撥的用戶已
關機……」翻到下一個。「Cindy」一個短發女人,應該是閨蜜吧?這個還
好,我撥通了電話。

  許久那邊才接了電話,「喂……寶貝,玩的開心嗎?」通過電話,我已經感
覺到了對面傳來的話語中包含的酒精濃度。

  「你好……我是……」

  「吳巍?你個王八蛋還有臉給我打電話?豆豆呢?我不和你說,你把電話給
豆豆!」對面聽到是個男聲,嗓門立馬提高了兩個八度,我趕忙把電話拿的遠遠
地。對方的咆哮仍然不止,我隻好無奈的挂了電話。

  再看看tom,他已經完全沈醉在自己的世界�。「麻痹,真他媽倒黴。」
我一咬牙,抱起癱軟的豆豆走了出去。服務生很知趣的幫我開了門。還沒有散的
幾桌上的人朝我投來羨慕的目光。「羨慕個屁!」我心�狠狠的說著,出了門。

  媽的,這聖誕節真冷啊!從暖和的屋�一出來,我不禁哆嗦了一下。懷�還
抱著一個剛認識的女人。再苗條也得有一百斤吧?我真是沒事找事。算了,做一
次好人吧。我想著一邊抱著她在大街上走。媽的,這大晚上的我抱著一個神志不
清的女人在大街上逛,我成什麽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名字。更悲催的是,走
了幾家賓館居然都客滿!我詛咒這該死的平安夜!

  終于在如家,睡眼朦胧的前台告訴我有空房。「先幫我開房吧,一會我給你
身份證。」看著我抱著一個爛醉的女人,她沖我會心一笑。「好的先生,請這邊
走,電梯在這邊。」說著將我引向電梯,上樓,開了一間門:「先生請進。」

  我操,大床房……

  「小姐,你這�有沒有標間?」她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我:「對不起先生,
隻有這一間了,請問您需要嗎?」

  「需要……」我咬著牙說,把這個早已壓酸了我胳膊的豆豆放在床上。

  小姑娘笑的更甜了:「先生,麻煩再跟我下去一趟辦一下手續。」

  我跟著下樓,掏身份證,交押金,拿好房卡,又上去了。掃開房門,床上卻
已不見了豆豆。果然,廁所傳來嘔吐的聲音。推開門,她正癱軟在地上,兩手緊
緊抱著馬桶嘔吐。我皺了皺眉,還是擰開了一瓶礦泉水走過去遞給了她。她接過
去喝了一口,馬上又吐了起來。等到吐完了,人也軟軟的坐在了地上。再一次把
她扶起來放在床上,她已經睡著了。

  眼角有淚痕,一頭烏黑的長發早已淩亂了,嘴角還有嘔吐物的痕迹,她顯得
很狼狽。唉,做好人做到底吧。我拿出一條毛巾打濕了,替她擦了兩把臉。擦去
汙穢,擦去她臉上淡淡的妝,一張清秀的臉被還原了。

  明亮的額頭,彎彎的眉毛,一雙眼睛雖然閉著,更顯出睫毛的濃密。兩片薄
薄的嘴唇輕輕張著,或許是在想說些什麽?「一個女人,何苦這麽作踐自己?」
我又幫她脫了鞋和外套,扯過被子來蓋好。

  媽的,我簡直就是柳下惠啊。看著她被絲襪包裹的小腳我感到一絲沖動。看
來去別的賓館也找不到空房了,還好有沙發。又要來一床被子,我把自己蜷縮在
沙發上。酒精開始朝上湧。不一會兒我也睡著了。




 (四)  喝多了

  杯子重重的砸在吧台上,上下兩層液體混在一起,泛著細密的一層氣泡,再
一次一口咽下這火辣辣的混合物,胃�有點不舒服。吳巍!吳巍!你怎麽能這麽
對我?你怎麽能忘了我的生日?那狐狸精到底哪�比我好?

  壓抑許久的淚水再一次奪眶而出,不能讓他們看見,我把臉埋在胳膊中間,
淚水浸濕了我的衣袖。

  嗯?是錯覺嗎?我怎麽感覺酒喝進嘴�沒有剛才那麽辛辣了?我端起酒杯:
「Roy,謝謝你的祝福,來再陪我喝一杯,祝我生日快樂!」他朝我笑了笑,
很友善。那目光中,是同情?還是憐憫?我居然淪落到需要一個陌生人來同情?
算了,反正也無所謂了,今天晚上,就讓我徹底的醉上一回吧。

  ……

  這是哪�?頭好疼……掙紮著睜開眼,一個陌生的環境!我猛然驚醒,這是
哪�?雪白的床單,簡單的陳設,濫俗的壁紙,玻璃牆閘開的衛生間……賓館!
我一下坐了起來,下意識的用雙手護住了胸口。

  呼,還好,衣服還在,雖然有些皺巴巴的,但是還算整齊。絲襪也是好好的
穿著。沒有像狗血電視劇�那樣喝多了失身……我這才松了一口氣,感覺頭仍是
很疼。揉了揉太陽穴,努力試圖回想起昨天的事情,卻是腦子�一片空白。

  越想越頭疼,口渴……左右看看,希望能找到一些讓我找回昨夜失去了的記
憶的東西。嗯?這是誰?沙發上蜷縮著一個人,一個男人,胡亂的蓋著被子,面
朝�看不到臉,隻能看見長長的頭發。哦,一定是那個Roy,是了,我昨天搶
了他的酒,然後喝多了。是他送我過來的吧?

  看打扮那麽不修邊幅,居然還是個好人,沒有趁我喝醉……不過我也夠丟人
的了。我又打量了一下沙發上的男人,他應該很高,蜷縮在沙發上看起來就不舒
服。我是不是應該叫醒他?叫醒了他我該說什麽呢?算了,我還是悄悄溜走吧。

  想到這�,我找到了自己的鞋拎在手�,又拿起包包和大衣,像個賊一樣輕
輕的開了門,又把門掩上了。在外頭才穿了鞋,有些搖晃的走了出去。

  被室外的冷風一吹,我打了個寒戰。聖誕節就這麽來了。身上仍有酒味,沒
有洗澡沒有漱口,甚至沒有梳頭,我覺得渾身都是髒的。我需要洗個澡,迫切的
需要洗個澡!攔了一輛出租車,回家。

  腿還是輕飄飄的,好不容易到了門口,掏出鑰匙剛要開門,門卻被從�面打
開了。

  「豆豆,你昨天晚上去哪了?手機也不開機,可擔心死我了。」

  「我去哪了關你什麽事?」

  吳巍嘿嘿幹笑了一聲,輕輕從後面抱住了我:「好老婆,對不起,我不該忘
了你的生日,我錯了。嗯?這麽大的酒味,你喝酒了?」

  「放開我。」我盡量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老婆,對不起……不生氣了。」

  「放開!」我的聲音大了一些。

  「老婆,看,這是我給你的禮物……」

  「你到底放不放……嗚……」不等我說完,我的嘴已經被他堵住了。我用兩
隻手捶打著他的胸口,可是他絲毫不在乎,輕車熟路的將我的舌頭勾了過去,啧
啧的吸吮了起來。我隻覺得力氣被一點點的抽空了,兩隻手也從捶打變成了環住
了吳巍的腰。

  吳巍一用力,我的腳已經離開了地面。他抱著我走進臥室,有些粗魯的把我
扔在床上。我忍不住哼了一聲。還不等我反應過來,他已經撲了上來。衣服被一
件件的扒光,他熟絡的挑逗著我身上每一個敏感帶。我的身子越來越燙,喘息也
越來越急促了。

  一陣飽滿從下體傳來,他進來了。還沒等我完全適應,一次次的撞擊便接踵
而來。他的陰莖摩擦著我體內的嫩肉,沖撞著我柔嫩的子宮,一下狠似一下,一
下快似一下。快感一波波的從身體�湧出來,終于積攢成了一次蓬勃的噴發,高
潮了。

  閉著眼,我卻感覺得到吳巍粗重的喘息,熱熱的噴在我的臉上。我懶懶的擡
起手,將他的頭抱在我胸口。

  良久,他才將已經變軟的陰莖從我身體�拔了出去。我的淫水合著他的精液
也隨之流了出來,下身黏黏的不舒服。

  「老婆,對不起,不生氣了吧,我都和你坦白。」吳巍坐直了身子,從床邊
抽出兩張紙巾。

  「說吧。」我沒想到他會這樣像我攤牌,接過紙巾,自己清理黏膩的下體。

  「我……我對不起你,我是和那個女人……現在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隻有你
才是我最愛的,昨天晚上其實我是騙你的,我和她在一起。可是昨天晚上我和她
已經把話講明白了,以後再也不會聯系了。老婆,你相信我這一次好不好?」

  我閉上眼,任由一滴淚水從眼角滑落。吳巍馬上低頭用嘴幫我吸幹了眼淚。

  「我昨天和人開房去了。」我的語氣沒有一點波瀾。

  「什麽?呵呵,豆豆你騙我,你怎麽會是那樣的人?」

  「真的。」我睜開眼睛看著他。「昨天喝多了,就和一個男人開房了。就在
如家。」

  「真的?你沒有騙我?」笑容在吳巍的臉上凝結了,他把眼睛掙得大大的,
那�面有了兩團火。

  看見那一絲憤怒,我才有些釋然。他還是在乎我的。「嗯,昨天你沒去,我
就把自己灌多了,然後他把我送到酒店�。老公,你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坐懷不
亂的人嗎?他就是……」我把昨天晚上能記起來的事都說了出來,吳巍臉上的陰
雲才一點點散去了。

  「寶貝,今天晚上我再陪你去酒吧吧,就算好好補償一下昨天。」

  「我才不要呢,昨天我都丟人死了。」


             (五) 爲了酒?

  渾身都在酸疼,我從沙發上爬起來,活動著僵硬的身體。床上已經空空如也
了,隻有淩亂的被褥還有幾根不屬于我的長發還有那殘餘的混雜了酒精和cha
nel的味道證明昨天確實有一個喝醉了的女人在這�睡過。不過她就這樣不打
招呼就走了是不是有點太不禮貌了?也無所謂了,倒是省了許多廢話。

  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感覺身上終于不再那麽僵硬了。肚子�傳來一陣咕咕
聲。餓了。吹幹頭發,穿好衣服下樓。

  「小姐,退房,謝謝。」

  「先生,對不起,您超時了,我們需要加收半天的房錢。」

  「哦,那算了,不退了,再住一天把。對了,幫我打掃一下房間,床單被套
都換了吧。」住在哪�不是住?

  走出賓館,北方特有的幹冷讓我不由哆嗦了一下。裹緊了身上的衣服,我是
不是應該離開這座城市了?離開?離開了又要去哪�呢?哪�?你在哪�?我應
該去哪�才能找到你?長長的歎一口氣。

  胡亂吃了一口東西,又是華燈初上了。聖誕節的夜晚,四處可見的冰燈散發
出迷離的光,用松花江肮髒的河水凍成的冰塊堆砌起來的冰燈,在白天顯得有些
邋遢。可晚上在夜幕中,在燈光的映射下又顯得那麽美。或許,夜幕能掩蓋一切
的醜陋吧……我還是這麽漫無目的的瞎溜達,在這個寒冷的城市。有點累了。對
了,我的琴。我終于有了一個目的地。

  推開tonight的門,�面的人已經很多了。少男少女們坐在一起,喝
酒、調笑,恣意揮霍著自己的青春。我環顧了一圈,在舞台上看見了tom。他
正抱著我的吉他坐在台中央,我朝他揮揮手,他看見了我,停止了彈奏,朝我招
手示意我上去。

  不知道他葫蘆�賣的是什麽藥,我走上台去。他站起來,調了調麥克風,又
清了清嗓子,酒吧�頓時安靜了下來。

  「各位朋友,晚上好,我是Tom,首先,代表tonight祝大家聖誕
快樂,也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下面想起了淅淅瀝瀝的掌聲,Tom又接著說
道:「今天,我要給大家介紹我的一個朋友,Roy!」又是淅淅瀝瀝的掌聲,
我隻好朝台下點點頭。「今天,在這個很特別的日子�,如果大家不嫌棄,就讓
Roy和我給大家獻上幾首歌怎麽樣?」這句話說完,台下的掌聲才熱烈了點。

  我頓時滿頭黑線,「喂……我隻是來拿我的琴的。」我小聲對Tom說。

  「嘿嘿,我幫你保管了一天,總要有點報償吧?」Tom朝我奸笑了一下。

  「嗨哥們,我昨天聽你唱了,有味兒啊。」台下有人認出了我。

  看我還是不想唱,Tom可憐巴巴的看著我:「Roy,來吧,我都幾年沒
登過台了,昨兒看了你唱我自己就忍不住了。嗯,唱完了有酒喝!想喝什麽隨你
挑!就當是陪我玩玩……」說著把琴塞給了我,自己坐在了drum後面。

  我坐下來,鼓點已經響起了。hotel California?跟著鼓
聲,我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cool win
d in my hair

  Warm smell of colitas,rising up t
hrough the air

  ……

  曲罷,掌聲,我聽到了掌聲和口哨聲。有小姑娘跑上來送花。「謝謝大家,
謝謝大家!Roy有一個特點,不喜歡花兒,喜歡酒。如果大家喜歡他的歌,不
如送酒吧。」這小子還真的很會做生意……

  居然真的有人拿了酒上來。我接過來,小瓶兒的Carlsberg。苦苦
的,是我喜歡的味道。我舉起瓶子朝著送酒的美女晃了晃,然後一口氣喝完。頓
時台下又是一陣沸騰。

  「好酒量!」

  「Roy,來個更搖滾點的!」

  「對對,來個給勁的!」

  一種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我好像又回到了幾年前,那個在舞台上盡情宣洩
的我。我把Marconi放在一旁,拿起一把電吉他,調音,朝著Drum後
的Tom點了點頭。音樂響起來,忘我。酒和音樂,越來越沸騰的人群……

  我的腳下已經擺滿了各種酒,我的汗水在流淌。索性將上衣都脫掉,甩了甩
我的長發:「你們準備好了嗎?什麽?我聽不見!準備好了沒有?讓我們一起搖
滾吧!所有的人,讓我看見你們所有的手,讓我感覺到你們的力量……」我發瘋
一般的撥弄著琴弦。

  我沒有什麽資格,我缺乏必要的能力,我從小麻木沖動。

  可我還是能忍,可我還是能忍,可我還是能忍。

  你不讓我搖滾,你不讓我搖滾,遲早讓你知道我的狠……

  有人受不了我的噪音,悄悄退場了。有人近乎癫狂的和我一起嘶吼。我什麽
都看不見,此刻隻有我和手中的吉他才是真實的。

  兩個小時?三個小時?我的嗓子已經沙啞了。我的長發被汗水浸濕了。終于
結束了這場瘋狂的發洩,舞台上已經散落了許多空酒瓶和酒杯了。累,但是累得
舒服。

  「Roy,來我這�駐場吧,如果每天晚上你都唱幾首歌,我的生意肯定會
很好的。」Tom手�拎著一瓶給我和他都倒了一杯。

  我穿好衣服,笑了笑,搖頭。

  「先聽我說完,至于報酬的話,不提錢,你跟我來……」說著拉著我走進了
他的辦公室。滿滿四面牆,各種酒!我貪婪的看著。「嘿嘿,怎麽樣?看上那瓶
兒隨便喝,ok?」

  「我有拒絕的理由嗎?」

  「哈哈哈……」

  走出他的辦公室,我的手中已經多了一瓶whisky。正想要好好享受一
番,肩膀被人輕輕拍了一下。「Roy!」我的天,是那個麻煩的女人……

  「哦,豆豆。嗨,你好,又見面了。」

  「昨天的事兒……不好意思啊……真的很謝謝你。」豆豆有些腼腆。

  「呃,那個,都是應該的,不用客氣……」

  豆豆摟住了身旁男人的腰說:「哦,這是我老公,吳巍。老公,這就是我跟
你說的那個Roy。」

  一米七幾的個頭,有些胖,很白淨,短發,濃眉大眼倒也很精神,我認出了
這就是逗逗手機上那個署名「親親老公」的男人。

  「你好,Roy。」

  「你好。」吳巍伸出手來和我握了一下。「歌唱的真棒!好久沒看過這麽過
瘾的演唱了。」

  「謝謝!」我笑了笑。

  「怎麽樣,我請你喝一杯?」

  「算了……」

  「那可不行,昨兒還多虧你照顧豆豆……」

  「算了,我請你吧。」我晃了晃手中的酒瓶。


             (六) 搖滾青年

  或許吳巍真的改過了?先陪我吃了西餐,終于禁不住吳巍的軟磨硬泡,我還
是被拉到了Tonight。一路上默默叨念著千萬不要看見那個Roy。結果
一推門,卻聽見了昨天那個熟悉的聲音。隻是今夜他的歌聲是那樣的狂野,沒有
昨天的一點溫情。

  他唱完一首歌,先一口氣幹了一瓶啤酒,然後居然脫掉了上衣,漏出一身棱
角分明的肌肉,一曲又一曲,有些歇斯底�的歌喉,伴著震耳欲聾的噪音一般的
音樂和鼓點,原來,音樂還可以這樣表達!台上的他、台下的觀衆,我和吳巍,
似乎都沈浸在了這喧囂之中。

  我告訴吳巍,這就是昨天的那個男人,吳巍點了點頭,在我耳邊大聲說道:
「那麽,一會兒請他喝一杯吧,如果可以的話,表示一下感謝。」

  最後一曲結束了,赤裸著上身的Roy很紳士的鞠躬緻謝,然後撿起地上的
衣服在掌聲和尖叫聲中走下台去,沒等我上去搭話,已經被Tom拉到了後頭。
不過隻是一會兒,他就又走了出來,手�拿著一瓶酒。

  我走上前去和他打了招呼,把吳巍介紹給他。吳巍和他握手,笑著說:「怎
麽樣,我請你喝一杯?爲了表示昨天你照顧豆豆的感謝。」

  「算了。」Roy晃了晃手中的酒瓶:「我請你吧。」

  我知道,那一定是一瓶烈酒,或許和昨天喝的那種差不多吧?吳巍和Roy
喝著那瓶酒,我依舊喝我的蘇打水。看得出來,吳巍很喜歡Roy,至少看起來
談得很投機的樣子。

  「那麽,以後你就要在這�唱歌了?」吳巍問道。

  「嗯,我想是的。」

  「酬勞就是一屋子的酒?」

  「嗯……」Roy晃動著手中的杯子,凝視著杯中琥珀色的液體和剔透的冰
塊兒。「這是我在這個城市喝過的最好的單麥威士忌了。」他的表情……不大好
形容,隻是和剛才在舞台上盡情宣洩和嘶吼的那個人,判若兩人。

  「我們也該回去了。」吳巍和Roy碰了一下杯子,兩個人都喝完了杯中的
酒。「謝謝你的酒,下次我請你吃飯吧。」

  回家的路上,我問吳巍:「你好像很喜歡這個Roy?」

  吳巍親了一口我的臉,摟住我的腰:「是啊,很有意思的一個人,不是嗎?
至少是個好人。」

  「嗯……或許吧。隻不過我覺得,他好像心�很孤獨,好像和我們不是一類
人。」

  「是吧,大概也是個有故事的人。隻身一人飄在異鄉,看起來也沒有什麽朋
友。」

  「他好像很不願意說起自己的過去。」

  「是吧,那麽,讓咱們來做他的朋友?」

  「隨便你吧。至少可以陪你喝酒什麽的。是吧?」

  吳巍握住了我的手,然後把兩個人的手都插進他大衣的口袋�:「現在,我
隻想回家好好的和你做愛……」

  「討厭……」

  接下來的日子,我再也沒有察覺吳巍有什麽異常,好像吳巍真的和那個女人
沒有一點聯系了,對我也還像以前那樣的呵護和疼愛,兩個人仿佛又回到了剛結
婚那時候的親昵。吳巍經常會送我一些小禮物,或是兩個人去看一場午夜電影、
泡吧、去河邊BBQ,做愛的時候也是一絲不苟的挑弄著我,從不會敷衍了事。

  那個Roy,後來三個人偶爾在一起吃個飯,喝些酒。漸漸才發現Roy是
一個很博學的人,不管是什麽都能說上來一些,隻是,涉及到他的問題,他都會
回答的很委婉。還有就是,在台上和台下的他完全判若兩人。台上的他時而像一
頭野獸,時而也溫情脈脈。而到了台下,他總是少言寡語。雙重性格?

  Roy在這個城市根本沒有一個朋友,似乎也沒有任何目的。當然,他留在
Tonight也並不是爲了賣唱的酬勞。如果賣唱的話恐怕收入都不夠他喝酒
和住賓館。或許可以說,我們、吳巍和Roy,我和Roy應該算是朋友了。當
然,除了知道他的中文名叫羅伊,除了知道他喜歡唱歌、喜歡喝酒,我幾乎還是
對他一無所知。但是這似乎也並不影響我們在一起玩兒。

  Roy讓我知道了很多,比如,我知道了什麽是solo,什麽是單麥威士
忌,知道他隻身一人幾乎走遍了整個中國。或許,Roy隻是一個流浪歌手吧,
一個有故事,又不願對任何人敞開心扉的流浪歌手、一個隻需要喝酒,甚至不用
吃飯的流浪歌手。對了,用他自己的話說,酒是他最好的朋友。

  在這個城市,隻認識Tom、吳巍和我三個人、做著一份酬勞隻是一天一瓶
酒的賣唱工作,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能讓他留下來。直覺告訴我,他不屬于這個
城市,或者,這個城市不屬于他。我也曾想著要把閨蜜Cindy介紹給Roy
認識,但是我很快就發現,兩個人除了都愛喝酒,幾乎沒有一點共同之處。


             (七) 畸形的愛

  手機鈴聲響起,來電顯示是吳巍的名字。我按下接聽鍵:「吳巍。」

  「是我,Roy,今天有沒有時間,要不要喝上一杯?」

  「晚上?」我已經有些厭倦了每天去Tonight一成不變的日子。「好
啊,要卻哪�呢?」

  「不如去我家怎麽樣?」

  「你家……會不會給你添麻煩?還是在外面隨便找個地方喝點好了。」

  「沒什麽麻煩的,那就這樣定了,地址一會兒我會發給你,那晚上見了。」

  「呃……那好吧,晚上見……」吳巍的熱情有時候讓人難以拒絕。

  「Roy,請進。」門開了,吳巍帶著圍裙把我迎進來。

  「打擾了……」我有些局促。

  「都是哥們,說這些話就見外了。隨便坐吧,飯菜馬上就好了。」吳巍示意
我坐,又往廚房�去了。那�飄出飯菜的香味。

  「你親自下廚啊?真沒想到你還會這一手。」

  「呵呵,也沒怎麽準備,隨便炒兩個菜,隨便坐,不用客氣。」吳巍又忙碌
起來,廚房�傳出鍋碗瓢盆的聲音。

  我坐在沙發上,打量了一下這幢房子。客廳的牆被塗成了天灰色,上面有吉
米風格的插畫。一個圍著圍脖的男人,很用心的在一棵樹上刻下一顆愛心。牆上
挂著大大的一副婚紗照。豆豆頭戴王冠盛裝坐在一張華麗的椅子上,臉上卻沒有
任何表情,有的隻是高貴和冷豔,像一個女王。一旁吳巍穿著白色燕尾服,單膝
跪在豆豆身畔,仰視著她的美貌,手�拿著一隻玫瑰。

  家?他和豆豆的家,不大,但是看起來很溫馨。或許是我不習慣這種陌生的
溫馨吧,覺得有些無可是從。

  「好了,簡單了些,別見怪。」吳巍把菜和酒端了上來。一盤香辣蟹,一盤
蔬菜沙拉,一盤烤大排,一盤西蘭花。

  「沒有沒有,很豐盛了。」其實喝酒就是喝酒,幹嘛要弄這麽多菜呢?

  「喝點什麽?其實應該喝點紅酒的,可你又不喜歡。白蘭地怎麽樣?」

  「好啊,豆豆不在嗎?」

  「哦,她出門了。」吳巍拿過兩個杯子,倒上酒。「家�就剩下我自己一個
人,也挺沒意思。所以就叫上你了。來吧,嘗嘗我的手藝。」吳巍夾起一隻螃蟹
放在我的碗�。

  「哦……謝謝。」我端起杯子,和吳巍碰了一下。「手藝很不錯,做得很好
吃。」

  「呵呵,喜歡就多吃一點。因爲豆豆是個吃貨,所以有段時間我在廚藝上可
是下過一番功夫呢。」吳巍說著又給我倒了一杯。

  很快,一瓶酒已經被我們喝掉了。吳巍站起來去拿酒,回來卻沒有像剛才那
樣坐在我對面,而是做在了我的身旁。

  「說說你的故事?想必一定很精彩。」

  「我?我沒什麽故事。」

  「哈哈,不說算了,小氣的家夥。來,喝酒。」吳巍笑著喝了一口。「其實
我能感覺得到,你是很孤獨的……我想你把我當朋友。」

  「當然,你是朋友。」

  吳巍聽見這句話似乎很開心,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又碰了一杯。喝了一口
後,氣氛突然有些尴尬起來。我能感覺吳巍搭在我肩上的手有些躊躇。

  「Roy,有些話很想和你說,但是……我怕我說了之後,會失去你這個朋
友……」果然。

  「有什麽就說吧,你剛才不是還說要把我當朋友?和朋友,就應該暢所欲言
吧?」

  「那個……其實,我喜歡你……」

  我愣了一下,我喜歡你……一個男人對另一個男人說我喜歡你,這在中國,
總是聽起來有些怪異。我怔怔的看著吳巍,直到我發現吳巍的臉理我越來越近的
時候才猛然轉醒過來。我把身子往一旁一側:「你說什麽?」

  「我喜歡你,你知道,就是那種……」

  「你是……gay?」

  「是的……我從剛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Roy……」他似乎有些激動。

  「那……豆豆呢?你不愛她?」

  「豆豆是我老婆,我當然愛。可是我也愛你,Roy!」原來,吳巍是個雙
性戀……就當吳巍想一把把我抱住的時候,我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這一拳,我
用上了十成的力氣。

  「豆豆是個好女人,你不該這樣。」不知道爲什麽,我突然很心疼豆豆。說
完這句話,我拿起外套走出了這間屋子。



 (八) 溫暖的家

  終于處理完了業務上的事,整整一星期了,我有些想家了。回到家�,廚房
�飄來一陣香氣:「哇,老公,在做什麽好吃的?」

  吳巍系著圍裙的身影第一時間從廚房竄了出來,一把把我抱起來,轉了三圈
兒:「老婆,我想死你了……」說著就吻住了我的嘴。我很喜歡吳巍這種男人力
量的展示,就像我沒有一點分量一樣。我更喜歡他的吻,溫情中帶著一點霸氣。

  「老公,你的臉怎麽了?」我突然發現吳巍的臉上有一塊瘀傷。

  「哦,沒什麽,喝多了在門框上撞了一下。」

  「這麽不小心啊,和誰喝,喝成這樣?還疼嗎?」我有些心疼。

  「早不疼了,就是看著嚇人,一點都不疼。老婆旅途辛苦了,怎麽樣?都順
利嗎?」吳巍環著我的腰,一隻大手在我的屁股上揉搓著。

  「那當然,你老婆是誰?」我有些得意。

  「老婆,餓了吧,我給你做了你最喜歡的菠蘿飯。」

  「老公,你帶著圍裙的樣子好性感……我現在就想吃你!」我把吳巍推到在
沙發上,把圍裙連帶�面的寬大的T恤往上撩開,在他的肚子上舔了起來。

  「小東西,出去幾天憋壞了吧?呵呵,急成這樣?」我白了他一眼,手已經
拔下了他的褲子,�面已經勃起的雞巴跳了出來,散發出熟悉的氣息,那是他的
味道。我用手套弄了幾下,便張開嘴含了進去。嘴巴被塞得滿滿的感覺讓我幾乎
有些窒息,而我卻又是那麽迷戀這種被填充、被窒息的感覺。我熟練的吞吐著吳
巍的雞巴,隨著吳巍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也已經濕了。

  「老公,來愛我……」我吐出腫脹得不成樣子的雞巴說。

  「好的,小母狗,看我不操死你這小騷貨。」吳巍扒下了自己的褲子,讓我
像一條狗一樣跪在地上,扒下了我的褲子:「小騷貨,才吃了幾口雞巴就濕成這
樣了?說,這兩天有沒有在外頭找野男人?」說著,吳巍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我高
高撅起來的屁股上。

  些許疼痛,更多的是煽情,讓我覺得陰道和子宮都在收縮。淫水已經流了出
來,就要流到大腿上了。「老公……你好壞啊……快來操我……」我搖動著屁股
就像一隻小狗卻討好她的主人。

  吳巍沒有讓我久等。他兩隻大手分開我的屁股,又硬又熱的雞巴進入了我的
身體,填補了我這一周的所有空虛。那種充實,讓我不由自主的叫了出來。

  高潮過後,我慵懶的依偎在吳巍懷�,任憑吳巍撫摸著兒我仍然很敏感的身
體。「我走的這幾天家�有什麽事兒嗎?」

  「嗯,好像是沒有,都挺好的。哦,對了,你前兩天買的化妝品到了。」

  「嗯,剛剛好呢,正好我的用完了。」

  「還有,Roy走了。」

  「走了?去哪兒了?」

  「誰知道呢,他沒說。你也知道,他那個人一向不大愛說自己的事情。」

  「哦……什麽時候走的?」

  「大概前兩天吧?隻是打了個電話就這麽走了。老婆,一定餓壞了吧?現在
下面的小嘴吃飽了,是不是上面的小嘴也該吃點東西了?菠蘿飯都要涼了,我去
熱一下。」吳巍穿好衣服去廚房忙碌了。

  我換上了睡衣,腦子�卻還是想著Roy,爲什麽不辭而別呢?


            (九)  久別的愛人

  我想今天晚上我喝得有點多了。搖搖晃晃的回到賓館,前台的小服務員很有
禮貌也很職業的朝我笑了笑,我想我應該也對她笑了笑,回到房間一切依舊是那
麽的整潔幹淨,雪白的床單平整的鋪在床上,讓人看起來很舒服。

  脫光衣服走進浴室擰開水龍頭,不一會兒熱熱的水噴灑而出,浸濕了我的長
發,順著脊背一縷縷的流下來。舒舒服服的洗個熱水澡。然後,希望能夠好好睡
上一覺,明天,明天在哪�呢?明天就要來了。等待天亮。

  擦去身上的水迹,把浴巾圍在腰間走出霧氣騰騰的浴室,精神爲之一振。或
許我還可以再喝兩杯吧?嗯,我應該再去喝一點的。就這麽辦,打開吹風機,暖
暖的風吹過濕漉漉的發,發出風吹過天空的聲音,鏡中的自己臉色有些蒼白。鏡
中的你,在笑眯眯的看著我,鏡中的你!

  我猛地轉過身去呆呆的看著你。

  「怎麽,不認識了?」你依舊含笑的看著我,那笑容�沒有一絲矯揉造作,
純的讓我無言以對。「喂,傻了?」

  「你……你怎麽來了?」我有些難以接受這突如其來的現實。

  「那個……你沒有鎖門,所以我就進來了。呵呵,怎麽,不歡迎我?」笑仍
挂在她的臉上。

  「不……不!」

  「那不結了。」

  「你去哪兒了?」

  「我這不是在H市嗎。你呢?你怎麽來這�了?」

  「我?我一直在找你,能不能別走了?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別走了佳佳!」
我丟掉了手中的吹風機,緊緊拉住了她的手。

  「爲什麽要一直追著我?」佳佳任憑我抓著她的手,一雙清澈的眸子盯著我
的眼。

  「因爲我喜歡你!」我不加思考的說。

  「呵呵,你喜歡我?你又對我了解多少?你甚至不知道我姓什麽,我多大年
紀,我有沒有男朋友,你憑什麽喜歡我?你喜歡我什麽?」

  佳佳的眼�滿是狡黠。

  「我……」我一時語塞。

  「傻了?」佳佳嫣然一笑,抽出被我緊緊握住的手,又將我按在床上坐下。
拿起剛被我丟在地上的吹風機,開始很仔細的給我吹我還在滴水的頭發。「都長
這麽長了,快要趕上我的了。準備留到什麽時候?」

  「準備留到找到你的時候。」

  「呵呵,現在是找到了嗎?」

  「現在嗎,現在是被你找到了吧?」

  頭發已經吹幹了。佳佳修長的手指還在撥弄著我的頭發,很輕柔,很仔細。
她鼓鼓的胸膛就在我的面前,幾乎碰到了我的鼻尖。透過黑色的毛衣,我能聞到
它們的熱度。我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了佳佳纖細的腰,把臉埋在她的胸口。佳
佳被我嚇了一跳,風筒也再一次的丟在了地上,還在嗚嗚的往外吹出熱熱的風。
整個房間的溫度都隨之升高了。

  佳佳緩過神來,輕輕抱住了我的頭。我能聽到她的心跳,摸到她的溫度,聞
到她身上淡淡的chanel味道。安全感,這闊別已久的安全感。

  「羅,你喝醉了……」

  「不要走了佳佳,我好想你,這一年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你,我爲了找到你從
南一直追到北……」我恨不得把我的思念一口氣全說出來。

  「唉……何苦呢?我和你……我們不屬于一個世界……」

  「爲什麽?爲什麽?你爲什麽總是躲避?爲什麽不能留下?」我有些歇斯底
�了,把臉揚起來,看著佳佳秀美的臉頰。

  「沒有爲什麽……如果一定要爲什麽的話,爲了這個吧……」

  她捧著我的臉,慢慢低下頭來,把我想說話的嘴堵上了。唇齒間最溫情的觸
碰,佳佳滑嫩的小舌頭探進我的嘴�,調皮的挑弄著我的舌頭和嘴唇,我笨拙的
追逐著她的節奏。終于,那濕軟的小舌頭被我含住了,我貪婪的吮吸,將我和佳
佳的津液咽下去,就像一個被困在沙漠中即將渴死的人終于得到了一杯甘露。

  佳佳發出一聲鼻音,身體失去了重心往前倒去,帶著我也往後仰到,兩個人
一起躺倒在了床上,四片嘴唇也終于分離,我們都喘著氣。佳佳支撐起上半身,
看著我的眼:「真的喜歡我?」

  我堅定的點頭:「真的喜歡!」

  她的眼睛笑了,那麽甜,那麽美。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那種發自眼睛的笑。
筆直的長發垂落下來,發梢有意無意的搔弄著我的胸膛。佳佳握住了我的手用嘴
唇輕輕碰了一下,然後指引著它們敷在了兩團豐腴柔軟的乳房上面。

  柔軟而溫暖的觸感透過薄薄的衣服傳到我的掌心和指尖。我開始輕輕揉搓起
來,隨著力度的加大,佳佳的乳房被我揉捏出各種形狀,我們兩個的呼吸也都粗
重起來。我坐起身來,將手攤入她的衣服內往上一掀,佳佳配合的舉起雙臂,讓
我輕易的將她上身的衣服脫了下來,露出被黑色蕾絲邊文胸包裹著的飽滿胸脯。

  我有些粗暴的把佳佳的胸罩往上一推,兩顆白嫩的半球跳了出來,上下顫抖
著,顯得生氣十足。我張大了嘴含住一顆粉嫩的乳頭貪婪的吸吮,感覺那花生米
大小的乳頭一點點的變硬,立起。

  佳佳的胸脯起伏得更厲害了。兩隻胳膊緊緊攬住我的頭,不知是想讓我再用
力一點,還是想限制我的侵犯。

  我一翻身把她壓在身下,褪去她的鞋襪和褲子,露出�面和文胸成套的黑色
蕾絲內褲和光潔圓潤的兩條腿。褲子太緊了,拉扯的時候把內褲拉扯得幾乎一起
被脫下,一叢黝黑的陰毛從邊緣漏了出來。

  「羅伊……」佳佳一手護胸一手擋住了下身乍洩的春色,臉上浮現出一種近
似病態的潮紅,那雙會笑的眼脈脈的看著我,�面有我讀不懂的內容。我也無暇
再去讀懂那眸子�的含義了。兩年了,當這個朝思暮想的人出現在我的面前,當
這具完美無暇的軀體幾乎一絲不挂的陳列在我眼前的時候,所有的思念、所有的
理性都變成了一種占有的欲望。

  我脫下佳佳身上最後一道防線,架起她的兩條美腿,亟不可待的進入了她的
身體。「佳佳,我愛你!」

  佳佳並沒有回答我,她隻是用胳膊套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的頭拉低,一直到
我的唇和她的唇貼在一起,一直到一條細膩的小舌頭鑽入了我的口中。我們,終
于真真正正的結合在一起了。有種想哭的感覺。

  在她的尖叫聲中,我頭皮一緊,整根脊柱一縮,把積攢了許久的精液射進了
佳佳身體�。整個身子如同被抽空了一般,整個心也空空如也。心�忽然有一種
突如其來的恐懼。我癱倒在佳佳的身子上。佳佳兩隻手一上一下摟住我的後背輕
輕拍了拍。

  「佳佳,別離開我了。我求求你,不要再讓我到處找你了,好嗎?」

  「呵呵,我現在不就是在這�嗎?」

  「我怕你又不辭而別……」

  「羅伊,你醉了,也累了。睡吧,佳佳就在這�呢……」

  第二天一早睜開眼,偌大的床上隻有我一個人赤裸裸的躺著。而佳佳,已經
不在了。沒有她的衣服,沒有她的長發,甚至沒有她的味道,好像她從未來過。
但是我知道她來了,隻是又走了。

  好恨,可是不知道是該恨佳佳的再一次不辭而別,還是恨自己爲何睡得那麽
死。我站起身來,一拳砸在白色的牆壁上發出一聲悶響。肉體的疼痛或許可以彌
補心�的失落吧?

  床頭櫃上的電話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0.015311002731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