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愛虐情侶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老公,洗完澡啦?」我躺在床上,心不在焉地翻著雜志,擡眼看了眼進
臥室的男友,淡淡說。

  「恩。」男友一如往常地,英俊的臉上挂著淡淡微笑,他大理石雕塑般的裸
露的上半身,看得我心「砰砰」地跳。

  「老公,今天工作還順利嗎?哈哈。」「你,這是怎麽了?」男友坐上床,
把我摟在懷�,男友用的獨特香水味和男人的氣息,鑽入我鼻子。

  「沒,沒怎麽啊?」「真的?」男友懶洋洋地一手環抱著我,一手扶上我的
下巴,讓我的臉面向他,然後他把自己的臉,慢慢湊得離我臉很近,一個勁盯著
我看。

  「幹嘛啦?看得我……怪不好意思。我是外星人嗎?志你……你在看什麽啦?」

  我揮手打掉志的手,推開志。

  志突然一把拿掉我手上雜志,翻身把我壓在身下,驚得我「呀」地尖叫一聲,
志不等我反應過來,把我雙手抓住舉過頭頂,用一隻手捏住。

  「你平時,從不問我工作的事……」志低頭含住我的耳朵,一邊挑逗我,一
邊細語呢喃地說。

  「恩∼不要!好癢!啊……」志親吻我的耳朵,弄得我耳朵超癢,身子一下
沒力氣,我忍不住呻吟出聲。我扭著頭,躲避志的襲擊,可是沒用。

  「你知道嗎?你這樣隻著內衣,穿著一身薄到透明的粉紅絲睡衣,躺在床上
看雜志的樣子,很迷人,很誘人。」志親吻我的耳朵一陣,擡起頭,壞笑著對我
說,「會讓人想吃掉你。」「什麽啦……」我無法回避志赤裸裸,火辣辣的眼光。

  「老婆,你全身的皮膚都好白好細膩,我好喜歡。你的全身,一切,我都好
喜歡。」志一手抓住我雙手,一手從我的臉往下,輕撫過我的身體,弄得我身體
一陣顫抖。

  「恩~ 你……放開我,我要睡覺了。」「我們正在睡覺啊。」志的唇印上我
的唇,肆無忌憚地,狂熱地向我展現他的火熱的熱情。

  我不自覺地回應志的吻,可是因爲心�某些事情,我並不是很投入。

  「老婆,今天你到底怎麽了?爲什麽對我那麽冷淡?」志擡起頭,皺著眉頭,
用他的一雙劍目,瞪著我。

  「沒,沒有啊?」我目光閃爍地說。

  「老婆,你的臉好紅,你撒謊了?」志忽然壞笑著說。

  「什麽啊?那是因爲……因爲……你……啊。」我努力咬住唇,不讓令人羞
恥的聲音,溢出嘴角。

  「因爲什麽?老婆,你臉真的好紅,果然撒謊了吧?」志一邊用空著的溫熱
大掌,覆上我的胸,挑弄我胸前的蓓蕾,弄得我嬌喘輕吟,一邊故意問。

  「其實,冷淡的是你吧?!」我突然鼓起勇氣,對志大聲說。

  「什麽意思?」「你看我剛才看的是什麽雜志?」「我現在要看的是老婆你,
哪有功夫看雜志?」志故意色色地說。

  「我,今天看了你的電腦了。」我把臉轉向一邊,本來是要裝出冷淡的樣子,
可是忍不住窘迫地羞紅臉大喊,「不,不要,別弄我的胸部了啦!」「你是我老
婆,看我電腦有什麽?我還以爲什麽事。等,等等……難道……?」「我看見你
電腦�面,你珍藏的,的,那個,色色的了。」我聲如細蚊地說。

  「你看見我電腦�那一百多個G 的A 片了?!」志驚訝。

  「恩!你看我剛剛看那本雜志,是什麽?放開我啦。」我稍稍掙紮,志放開
了我的雙手。

  「這是……」志,拿過剛剛從我手�扯走,丟在一邊的雜志,隻看了一眼,
他就驚訝地睜大雙眼,「這!這!老婆,你從哪翻出來的,你,怎麽?」「果然,
這是老公你偷偷珍藏的色情雜志吧?我打掃房間的時候,不小心翻出來的。」我
一副抓到偷糖吃的壞小孩的得意樣子。

  「這個?我藏得這麽隱秘你都找出來了?!」志翻翻手�的雜志,一副不敢
相信的樣子。

  「老公,我都知道了……難怪你以前和我親熱,總是一副,不盡興的樣子。

  你喜歡我的樣子,也是裝出來的吧?我知道,老公你總有一天一定會離開我
的。「愁雲爬上我的眉頭,我幽幽地道。

  「什,你在說什麽啊?你原來今天不高興,就爲了這個啊?啊哈哈。」志,
有些尴尬地笑道。

  「我都知道了!老公你不用裝了,其實你不喜歡我對吧?!」我在志懷�,
撐起身子,對志大吼,眼淚在我的眼眶�打滾。

  「爲什麽這麽說啊?!」「你看這個雜志上面!」我一把扯過志手�的雜志,
打開雜志,面向志,鼓起勇氣,「全是那種的內容,全是,全是……女人被,被
淩虐蹂躏的內容。」「還有你的電腦�面,也全是這種變態的,男人把女人捆起
來,抽打女人,虐待女人的A 片!」我指向志的,放在房間角落�的筆記本電腦,
說完,我無力地躺回床上。

  「志……」我用手捂住臉,卻無法阻止滾落的淚珠,「志,我愛你。可是,
我知道了,你有這樣變態的性趣。你,一定不喜歡我這樣嬌氣的,平時高高在上
的女孩子。你平時對我的喜愛,都是裝出來的。」「親愛的,別這樣了,你這樣,
讓我心疼……」志把我摟進懷�,輕聲安慰我。

  「志,你……我愛你,可是,你……肯定厭煩我,肯定有一天會離開我。」

  我再次拿起那本雜志,對志打開,盡管非常害羞,卻鼓起勇氣,淚眼迷茫地
對志說,「因爲,你喜歡雜志上畫的這樣的,溫順女孩。因爲,你,我不能滿足
你的『性』趣。」「我的公主,你別這麽說了。你的淚珠,快讓我心都碎了。我
不會離開你的。

  乖,別哭了……「志溫柔地擦去我的淚,緊緊把我摟在懷�。

  「志,抽泣,你的懷抱……抽泣,好溫暖。可是,我不能滿足你。也許,抽
泣,你下一刻,就會去找能像雜志上的女的,那樣滿足你的女人了……」「你別
說了,你看你,說的我狼心狗肺似的。親愛的,你看看你,大大的眼睛,又長又
濃密的睫毛,全身摸起來又滑又細膩的白嫩肌膚,你比雜志上的女人漂亮多了。

  你比我那一百多個G 的A 片�的女主角加起來都漂亮!我怎麽會去找別的女
人呢?「

  「你不明白嗎?」志扶住我的臉,溫柔地說,「我喜歡的,是你這樣的好姑
娘。

  才不喜歡那什麽A 片�那種女的呢。你們女的,就愛瞎操心。「」可是……

  我不能滿足你,怎麽辦?我才知道,你喜歡那樣把女的捆起來……那樣的。
「我把臉捂進手中,」好羞人,平時你肯定和我做,都沒滿足。「」我總算明白,
老婆你擔心什麽了。嗐,你就別擔心這個了。「志扶起我的臉,親了親我,有些
窘迫地說,」我還擔心你,嫌棄我呢。我都自卑,害怕被你發現我有這樣變態的
性趣。

  我還怕老婆你抛棄我呢。「」不會的。志,你那麽優秀,事業又出色,人又
帥。

  一定有很多女孩喜歡志。「」嗐,老婆你怎麽又掉眼淚了。你們女人就是疑
心重。

  也就老婆你,把我誇得花似的。而且,再多女的喜歡我,我也隻喜歡老婆你
一個。

  你爲什麽不明白你對我是特別的呢?「」真的嗎?「」是。不是保證,是事
實。「

  志點點頭。

  「我決定了,我不要失去志!」我擦幹眼淚,眼中迸發出鬥志。

  「老婆,你放心吧,我的眼中隻有你。」「所以……所以……志……」我一
反剛剛自信滿滿的樣子,又害羞地低下頭躊躇起來。

  「老婆,你就別多想了啦。我們睡吧?」「老公,你,你……我,允許你欺
負我……」「什麽?」「老公,我允許你,對我做,雜志上畫的那種事。」我就
是想想可能失去志對我的愛,我也感到心痛,我把心一橫,說,「老公,我允許
你對我做,你喜歡的那種變態的事情。」「我汗,老婆,你身子在發抖呢。你害
怕嗎?你說『變態的事情』,其實是不允許我對你做那種事吧?」志俊俏的臉,
一副又窘又尴尬的樣子。

  「我,沒有發抖啊,沒有害怕啊?」「切,我抱著你呢,我不知道嗎?你想
鄙視我,就說出來吧。」志臉上雖然是一副不屑的表情,可是還是掩不住有一絲
受傷的樣子。

  「是……」「什麽?!你真鄙視我呀?我明白了,老婆,你不要抛棄我,盡
管我有這樣的變態欲望。可是,我會壓抑的,我不會傷害你的,老婆。我不會虐
待你,會好好對你的……」志一臉失落,認錯,緊張的表情。

  「不是的。我是說,我是害怕……可是!」我揚起臉,「志你那副自卑可憐
的樣子,好令人心疼,好妩媚!我更害怕失去志,與其志在我身上得不到滿足,
去偷吃,不如我把志喂飽。」「志,你,把我綁起來吧,按你喜歡的那樣,對我
吧……」我閉上眼,一副獻身的樣子,「就是志你是一頭老虎,我,我也讓你,
讓你……因爲我愛你。」一滴眼淚從我眼角流下,我把閉著的眼睛,睜開一條縫
看志的樣子。

  「琳。」志很感動的樣子,但是臉上又有遲疑,「可是,你的身子抖得更厲
害了。你果然很害怕嗎?」「這……當然了。我一想到要被捆起來,滴蠟,鞭打,
身上被夾滿夾子什麽的,我能不害怕嗎?」我用我以爲,自己一個人才能聽見的
聲音自語。

  「我聽見了,琳……」志一副無語,被打敗的樣子,「我沒有那麽……」

  「可是沒關系,因爲我愛你,志。」我趕緊提高聲音說,「你就對我做吧,
把我捆起來,對我滴蠟,把我當奴隸對待,鞭打我,用夾子夾滿我的全身,給我
铐上鐐铐什麽的,志都可以……」「……琳,你明明很害怕的樣子……你果然看
了我的電腦�我珍藏的A 片了嗎?」志有些心疼地問。

  「是,我粗略浏覽一遍,好……那個。不過,志你就對我做吧,我會忍住疼。」

  我把『變態』和『恐怖』兩個詞吞回肚子�,我拿出一個黑色塑料盒子遞給
志。

  「這是?」志再次驚訝。

  「沒錯,你的秘密黑箱子,我看了你電腦�藏的,和你藏的雜志。我就幹脆
把你平時不讓我看的這個黑箱子也看了。果然,�面。什麽皮鞭,鐐铐,繩子都
有。看來你早準備在我身上用這些了。你用吧。」我雙手捧著打開的黑色盒子,
手伸得筆直地遞給志。

  「我,沒有秘密了。」志一副被打敗的樣子,「對不起,老婆,我不該把你
當做意淫對象。」「我愛你,你不用意淫了,反正你早就打算欺負我了,東西都
準備好了。你就別假了。你可以,對真人幹你意淫想做的事了,高興嗎?」我假
裝閉著眼睛,其實一直偷偷眯著眼看志。

  「嗚嗚……」志竟然哭了,志一個血氣方剛,身材健壯,面容堅毅,英氣勃
發的,在公司�叱咤風雲的一個大男人竟然哭了,「老婆,你對我真好,我更不
能對你做這種事了。」志把我一把摟進懷�,「對不起,其實我原本是打算逐步
調教你的。可是,老婆你對我這麽好,我不能虐待你,我要好好待你。」「果然,
你有調教我的計劃……」我的眼角有點抽動,按耐住自己的怒火,歎了口氣,說,
「誰讓我喜歡你這個『變態』呢,要不是志,換了別人,我早打飛了。」「來吧,
我知道你好這個,我網上搜索了。我明白你,我要喂飽你。」我的臉火燙。

  「不行,我不能對老婆做這個。老婆你真好,我也不敢這樣對你,我不要失
去你。」志哭得眼淚一串一串地往下落,把我抱得更緊了,志看起來很感動。

  「我想,我知道志喜歡什麽,我也知道怎麽挑逗志。我會證明,我的志別人
搶不走,我的志是我的。」我擦幹自己的淚。

  我稍稍推開志,拿起黑色塑料盒中的項圈,腳鐐,自己戴上,又拿起黑色塑
料盒子中的手铐,把自己反铐起來。

  「志……主人……請享用奴隸吧。」我羞恥地,柔媚地對志說。

  我臉上好燙,這倒不是裝的,其實,我光是這樣說,就已經羞到不行了。我
的自尊心在滴血啊,平時,志可是對我言聽計從的。

  志看見我的羞態,一下就呆了,大概沒想到,平時雖然溫柔,但總是有些大
小姐樣的我會突然叫他「主人」吧。志的小弟弟,立刻高挺起來了,雖然,志的
臉上,剛剛因感動流下的眼淚都沒幹。

  「志,主人,怎麽辦呢?」我用被反铐的雙手,輕輕摩挲志的小弟弟,同時
用更嗲更柔媚的聲音說,「人家手被铐起來了,志要對人家做什麽,人家也反抗
不了。怎麽辦呢?志可以對人家爲所欲爲了。還有,項圈,好羞恥啊~ 」志的小
弟弟,立得更高了,志遮都遮不住。志看著我的雙眼都睜大了。與志臉上的感動
的淚,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志眼中如烈焰熊熊燃燒的欲望。志的呼吸都急促起來。

  我又用嘴從黑色塑料盒子�,叼出一捆紅色麻繩,手口並用扯開,把紅繩撒
到我自己身上。

  我隻穿著可愛型的內衣,和幾乎完全透明的紅色絲睡衣,躺在床上。紅色的
繩,如網淩亂地撒在我窈窕婀娜的身體上,和我白皙光滑的皮膚,形成鮮明的對
比。紅繩襯得我的皮膚,顯得更加白皙。

  志的臉上流露出痛苦掙紮的表情,大概是志的理智和欲望在激烈交戰吧。志
的手,對我伸出一點,卻又止住。志興奮,卻又壓抑地說:「琳,不要這樣。你
是我心愛的女人,我……不舍得……」我嘟起了嘴,在心�想,我好不容易下決
心,連自尊都不顧要抓住志。我這樣誘惑志,都不夠讓志的欲望,壓倒志的理智
嗎?

  我因爲雙手被反铐,躺下後起身不便。我就有些笨拙地,用被中間僅有20CM
長鐵鏈的腳鐐,鎖著的腳,輕輕隔著志的衣服,去摩挲志已經好硬挺得好高的小
弟弟。

  「我,不會……」志話沒說完,竟然鼻子�,流出一道殷紅的鼻血。志丟下
一句「我汗」,趕緊轉身去找紙。

  「哈哈哈。」我得意地輕笑出聲,「我還以爲對志的誘惑失敗,我做的功課
不夠。結果,我才這樣誘惑志幾下,志竟然就流鼻血了。哈哈,笑死我了。」我
笑到在床上打滾,我說的志也應該全部聽見,我看見志在臥室外找紙塞鼻子的背
影一滯,大概志有些窘吧。

  「我受不了了!」志用紙塞住鼻子,跑回臥室,大吼一聲,撲到我身上。

  志幾下扯爛我身上的衣服,用繩子把我的雙手和上半身緊緊捆起來。志狂熱
地親吻我的全身每一寸肌膚,志今晚的熱情讓我感到驚訝,志有幾分平時從沒有
過的粗暴,又讓我有些害怕。

  「志,你要幹什麽?」我看見志拿起一把剪刀,有些害怕地驚呼出聲。

  「嘿嘿,老婆,剛剛誘惑我到讓我流鼻血的時候,怎麽沒見你害怕?」志壞
笑兩聲,拿著剪刀「卡擦卡擦」直接剪爛我的小內褲。

  「不要!那是我心愛的,卡通BABY熊內褲……」志不等我說完,直接把我的
被铐住的雙腳,架在肩上,挺著怒挺的堅硬小弟弟,一下進入我的小穴�。

  酥麻的快感,如電瞬間傳遍我的全身。

  「啊~ 痛!」我難以抑制的快感,從口中傾瀉而出,「老公,你前戲沒做夠,
我下面還有點幹……」「我忍不了了,老婆。」志有些粗野地開始把小弟弟,在
我小穴�抽插。

  「不,慢點~ 啊~ 」我本能地要伸手去制止志,可是發現手被綁著,腳又被
架在志肩上,我根本不能制止志在我體內的律動。

  我的有些幹的小穴,被志的小弟弟幾乎有些狂野地抽插。我的小穴的痛覺,
和身上繩子的束縛,讓我産生了強烈的被侵入感,無助感,和一種獻身給志的感
覺。

  「啊啊,慢,啊,哈……志……慢點,啊啊啊……好舒服,又好痛……」我
的呻吟,明顯讓志更加興奮,志抽插得更賣力了。

  志抽插幾下以後,我的小穴更濕潤了,小穴的痛感完全消失了,快感如洪水
向我湧來,幾乎把我淹沒。

  「啊啊啊啊啊……志,舒~ 服……志,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受不
了了。啊啊啊~ 我要洩了……」志吼道。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感到志的小弟弟變得更大更硬,一股股溫暖的暖流,射
入我的體內深處。

  「哈啊啊~ 哈,哈~ 」志高潮後,無力地趴在我身上,喘著粗氣。

  「哈~ 哈~ 」我也大口喘著氣,說,「志,你怎麽會這麽快就洩了?這才幾
分鍾啊?動作那麽狂野,弄得我好痛,結果你那麽快就洩了?」志用手撓撓後腦
勺,尴尬地說:「嘿嘿,平時老婆就很誘人了,老婆被捆起來的樣子,我看了太
興奮了,受不了,又是第一次看見老婆被繩捆索綁的迷人樣。

  所以,幾下就洩了。「」噗哈哈。「我笑了出來,」老公,你,哈~ 果然你
特別喜歡這個。一看人家被綁起來的樣子,就興奮得受不了了吧?「志喘勻氣了,
翻身緊緊把我抱住,說:」恩。老婆,我愛你。謝謝你,不但不嫌棄我的變態愛
好,還肯委屈自己來迎合我。「」志,你知道嗎?我現在被捆得那麽緊,又被你
抱得那麽緊,我感到被你抓住,再也跑不了的安心感。「我閉上眼,細細地感覺
著,說,」我現在才有,志,你被我抓住的安全感。「」老婆,你好多疑。我啊,
一直就是隻屬于你一個人的。「志解開我身上的繩索和鐐铐,撫摸著我身上的繩
痕,問我:」對不起,老婆,疼嗎?「」有點,金屬手铐硌得疼,其他還好。

  「我用手撫了撫手腕的鐐铐痕迹,對志說,」還好啦,其實也有舒服的感覺
啊。

  志的小弟弟今晚顯得特別硬,特別大。「」志的小弟弟,你今晚好大好硬,
可是洩得好快哦。「我調皮地握住志的小弟弟,對志的小弟弟說,」志的小弟弟,
你知道你哥哥志今晚欺負人家了嗎?「」其實,我也不喜歡那種太不尊重女性,
讓女孩受到疼痛的,折磨人的那種。

  我喜歡的是,女孩自願被捆起來,表現願意發生性愛關系的那種性暗示,和
女性的溫柔順從的樣子而已。「志有些囧囧地說,」其實,女性也有快感,我才
會有快感的。「」是這樣嗎?志不是以欺負人爲樂那種嗎?好像我明白志的意思
了。「我擡頭笑著看著志。

  「恩,我並不喜歡把人當奴隸那樣欺負人。」志也笑了。

  「那麽。我懂志了。」我撐起身子,背向志,把手背在身後,跪坐在志身前,
說,「志,主人,請享用琳吧?」志雖然剛剛洩了,但立刻兩眼放光的樣子,我
不會看錯的。

  志拿起繩子,把我的雙手,在背後捆起來,然後把多的繩子,繞過我的胸部
上下,把我手臂固定捆在身體兩側。志捆我的時候,其實我內心很忐忑,志把我
捆起來,我就真的沒法反抗了,把自己徹底交給志了。

  志捆好我的上半身後,我試著動動,手臂沒法動,雙手也沒法掙紮,雙手好
像和上半身成了一體,就手腕可以轉動,手可以動。我的胸部,羞恥地被繩子勒
住,我纖白的雙手被捆在身後,我不得已,隻好挺起胸,我的胸顯得更大了。

  我感覺好羞恥啊。

  志給我穿上一條內褲,然後往內褲�塞一個大拇指大小的橢圓紫色跳蛋。志
把跳蛋放在內褲�面,我的陰道口外面的位置,跳蛋緊緊貼住我的陰道口。

  「志,你這是要幹什麽啊?」我好奇又羞恥地問,其實是我沒話找話,來掩
飾我無比的嬌羞和尴尬。

  「嘿嘿。」志笑了笑,拿出一個小遙控器。

  小遙控器上有幾個按鈕,志按動按鈕,放在我內褲�的跳蛋突然震動起來,
震動直接沖擊我的陰蒂。

  「啊……」我的身子一下就軟了,我的手被捆著,沒法保持平衡,我直接軟
倒在志懷�。

  「恩,啊……不要,關掉啊~ 恩恩恩恩~ 」我無助地扭動身體,跳蛋突然帶
來的巨大快感,像驚濤駭浪,我像在浪�的一葉扁舟,我嘴�忍不住地吐出呻吟。

  「哈哈。」志把遙控開關關掉。

  「哈~ 哈~ 這什麽啊?還是遙控的嗎?」我一邊大口喘氣,一邊問志。

  「是啊,無線遙控的。」志得意地道。

  「爲什麽,志會有這種東西?」我驚訝。

  「買的啊,網購的,原來你翻我的黑箱子,沒發現這東西的用途嗎?」「我
不知道……」「哇哈哈,早就想在老婆大人身上試試這些東東了。」志高興地笑
了,就像得到心愛的新玩具的小孩。

  「老公好壞,老公早憋著一肚子壞水啊?」我妩媚地,嬌嗔地笑道,「用在
我身上……哼哼,老公,你不老實。你準備了多少未知道具啊,好可怕……」

  「嘿嘿。老婆大人生氣了嗎?我這就把跳蛋拿出來,把繩子解開。」志半得
意,半討好地對我說。

  「太,假,了。」我開玩笑地笑著一字一頓說,然後又有些正經地問志,
「志,平時,是不是我太強勢了?」「怎麽突然說起這個,老婆果然很在意這個
嗎?老婆大人強勢是應該的。」志陪著笑臉說。

  「真的嗎?」我用柔媚如水的聲音說,「那麽,今天就放縱老公一回吧。今
天,人家就是溫柔可欺的。繼續吧,剛剛你可滿足了,人家還沒……」「老婆大
人,原來你還是不相信我。」志何等聰明,一下明白我的弦外之音,「我要你明
白,無論老婆大人你強勢或溫柔可欺,我都不會去找別的女人。哇哈哈,就讓爲
夫用行動證明吧!」志又拿出一卷繩子,把我雙腿從腳尖一直到大腿,密密麻麻
捆了起來。

  「誘惑志和放縱志是一回事。可是,我才知道,原來志喜歡這樣。」我嘟起
嘴嘀咕道。

  志讪讪地陪著笑臉對我說:「果然,老婆大人不是很情願的吧?」「好啦!

  綁吧,綁吧,還有什麽想用在我身上的?全都用吧。「」老婆大人真好。

  「志拿出一個塑料塞口球,對我的嘴比劃比劃。

  「想堵我口啊?真壞,這東西消過毒嗎?」我問。

  「消過,其實我每天都把這些東西悄悄消毒。」「真哒?你每天都想把這些
東西用在我身上?!」我睜大眼睛。

  「恩。」志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我張開嘴,志把塑料塞口球,放進我嘴�,又把塞口球的系帶,系在我腦後。

  「那,老婆,你的嘴也被堵上了,這會,你就是說不,我也不管了。」志這
下徹底放開了。

  我打算說話可是就說出「唔唔」這樣的聲音,慢慢地有口水溢出我的嘴角,
我想把嘴閉上也做不到。這下,我徹底把自己交給志了。

  志又翻出兩個中間有一條細鏈連著的小夾子,把夾子夾在我的乳頭上。

  我皺眉呼痛,志拉拉夾住我乳頭的夾子上的鏈子,我雪白的雙峰,被拉長一
小點,我大聲呼痛,可是嘴�就是發出「嗚嗚」聲。

  略微的疼痛,讓我發現我現在的徹底的無助感。

  志把玩手�的跳蛋遙控器開關,一會把跳蛋開大,一會把跳蛋關小,弄得我
體內春潮湧動,搞得我嬌喘不斷。我掙紮扭動,不但沒用,而且感到全身的束縛
越來越緊。

  志把跳蛋開關突然開到最大,跳蛋的震動,讓我好像身子輕到飄上雲端,陰
蒂受到的強烈刺激,讓我的身體被快感的巨浪一遍遍沖擊。

  「嗚嗚嗚嗚。」我全身不由地扭動,快感大到我有些受不了了。

  就在我快要高潮的時候,志一下關掉了開關。

  志壞笑地看著我,說:「老婆第一次用跳蛋,刺激大概很強烈吧?老婆想要
嗎?」我紅著臉點點頭。

  志說:「老婆大人給我口交,我就給老婆大人高潮。」我搖搖頭。

  志在我身體不那麽興奮後,又打開跳蛋,在我身體興奮想要之後,又關掉跳
蛋。志同時,親吻挑逗我的全身,拉動我的乳頭。搞得我欲火不能自已,卻又得
不到高潮。志這麽來回折騰我,我好難受,我的下面流了好多水,下面好癢。

  「給我口交。」志壞笑著要求。

  「嗚嗚嗚嗚。」我從沒給志口交過,我一想起給志口交,忍不住一陣反感,
我大叫著掙紮扭動,卻根本沒用。

  志又拉動夾住我的乳頭的夾子,弄得我好痛,我眼淚在眼眶�打滾。

  「給我口交。」志又要求。

  「恩恩。」我隻好點頭。

  志取下我口中的塞口球。

  「你好壞,拉到我乳頭好痛,不給人家高潮。」我口中塞口球被取下後,我
直接罵道。

  「開個玩笑嘛。」志幫我擦擦口邊流下的口水,把小弟弟湊到我嘴邊。

  「洗了嗎?」我問。

  「我立刻去洗,洗十遍。」志翻身下床,狂跑去廁所,估計二分鍾就沖回來,
「我洗了十遍了,打肥皂洗的。」「我,我……」我還是有點不肯給志口交。

  「沒事啦,我再玩會跳蛋遙控器。」「好啦,服了你了,被你打敗。壞人!

  今天,就寵你一回吧。「我委屈地把頭扭到一邊。

  「嘿嘿。」志把小弟弟放到我嘴巴,然後打開跳到遙控器。

  我張嘴含進志的小弟弟,幫志含一下,舔一下,志露出很舒服的表情。志的
小弟弟因爲洗過味不大,但是我心�還是反感。

  然後,志扶住我頭,主動地把小弟弟在我嘴�抽插,我有點反感,可是沒法
反抗,又想縱然志一下,就算了。

  志的小弟弟,迅速怒挺起來了,比平時做愛時都更硬更大。

  志把小弟弟,放在我嘴�,應該感覺很有優越感吧,我心�有點委屈地想。

  志把怒挺的小弟弟從我嘴�拿出來,把我的內褲�的跳蛋拿出來,把我的內
褲又用剪刀剪爛。

  「我的蕾絲粉紅小褲褲,你今天剪掉第二條我的小……啊~ !」志沒等我說
完,一下子把我翻過來,弄成面朝下,屁股撅著趴著的樣子。然後,志一下把小
弟弟插進,我早已河流泛濫的小穴�,酥麻的快感,一瞬間沖遍全身,沖上我的
大腦。

  志的小弟弟好大好硬,我的小穴好充實,這是我當時第一時間感受到的。我
的全身被緊縛,繩子的捆綁,讓我有點痛,但好像又有一點快感。

  志奮力地抽插,在我體內縱橫馳騁,這一次志比上次更持久。因爲我被跳蛋
弄了很久,我和志不一會,雙雙攀上高潮。

  我和志高潮後,都很累。

  志趴在赤裸雪白嬌軀,渾身上下都被繩子緊密捆住的我身上,休息會後,說:

  「老婆這樣子真誘人,我真舍不得放開老婆。」「可是人家被捆住會痛……

  老公不放開人家嗎?好累……「我仍然沈浸在高潮的餘韻中。

  「嘿嘿,現在老婆知道志隻愛琳一個了吧?老婆現在知道志的心意了嗎?」

  志壞笑著對我說。

  「我現在知道,志果然特別喜歡,溫柔順從的女孩。」我雖然全身被捆著,
可是頭和脖子能動,我勉強翻個身,把臉埋進枕頭�,幽幽地說,「志,人家以
後會努力學做一個溫柔可欺的女孩。志請不要去找別的女孩子。」「什麽?」志
張大嘴巴,把我扶起來,雙手扶住我肩膀,對我說,「爲夫用行動證明半天?老
婆你就得出這個結論?」「雖然人家一時改不了,可是今天更了解老公了,人家
會學做溫柔可欺的女孩。老公請隻愛琳一個。」我羞怯地低下頭。

  「你不明白,什麽樣的你我都喜歡,我隻愛你一個嗎?這才是我要說的啊!」

  志搖著我的肩,大聲對我說。

  「老公強迫人家口交了吧?」我直直地盯著志。

  「這……老婆,對不起,我一時興起。」志尴尬地說,「這是開玩笑,而且
這不說明我討厭強勢的你,或會去找別的女孩,老婆不肯口交我不會強……」

  「老公別說了!」我打斷志的解釋,堅定地對志說,「我肯的,我肯給老公
口交,我肯做個溫柔可欺的女孩。」「老婆,你不相信我?」志有些激動地大聲
說,「我愛你!雖然你爲我做的一切令我感動,但是你就算不改變自己,我也隻
愛你一個,相信我……」「不相信。」我直接斬釘截鐵地用三個字打斷了志,
「我給你口交的時候,我的自尊心在滴血被撕裂。可是你不是照樣讓我給你口交
了嗎?

  我會給你口交的,我會學做溫柔可欺的女孩。請志不要去找別的女孩。「」

  我,對不起,我……「志張口欲言,可是立刻被我打斷。

  「就像現在因爲我愛你,雖然我自尊心像玻璃碎了一地,但我讓你捆住,被
你抓著,甚至不能羞怯地把臉埋進枕頭藏起來!」我直視志的眼睛。

  「琳,哈哈。」志苦笑兩聲,說,「對了,這才是平時你的樣子。我早該想
到,從你叫我把你捆起來起,你就都是委屈自己。你雖是女孩,卻一向自尊自強,
你生氣了,這才是你的真心話。你爲了我做到這樣,我,我卻……」我低下頭,
改用溫柔嬌嗲的語氣接著說,「對不起,一時沒改掉平時那樣盛氣淩人的口氣。

  以後我會努力改的。老公沒做錯什麽。對了,該叫主人。主人,人家沒生氣。

  「琳你傷害了我,因爲你不相信我。可是,這是我自找的,隻能怪我自己。

  我明知琳自尊心多強,我明知琳從不肯口交,我卻把琳捆起來,強迫琳口交,
讓琳誤會!「志有些自嘲地說。

  「志,對不起。我和你交往二年多,今天我放縱你才更懂你。我會努力學做
你喜歡的女孩。」我擡起頭,換上笑顔,對志說,「你別生氣,這也是我愛你的
證明啊。」「是的,琳你證明了你的愛。我卻沒能讓你相信我的愛。」志用一手
扶住額頭,一副頭疼樣子說道。

  突然,志跳下床,弓著腰,抓狂地抱著頭大喊:「誰叫我這麽蠢啊,琳對我
這麽好的,我色迷心竅,竟然聽琳的捆住琳,還強迫琳口交了。我讓琳誤會我了!

  啊啊啊!我色迷心竅!!「」哈哈哈。是人家聰明,更懂志了。哪有誤會志?

  「我笑著對志說,」志,我疼,我要洗澡……「」琳!「志扶住我的肩,認
真嚴肅地對我說,」你誤會我了,可是我知道我幹了蠢事。我現在對你說愛你,
你也不會信。我明天,一定讓你明白我!「然後,志爬起身,幫我解開繩子和項
圈,抱我一起去浴室洗了個鴛鴦浴。洗澡的時候,志溫柔地愛惜我地爲我洗遍全
身。

  我和志洗完澡後,志把我放在床上,又給我戴上手铐腳鐐。

  「我汗,鑰匙呢,拿來,怎麽又把我铐上?」我大聲驚呼。

  志非常迅速地把他的黑箱子拿走,然後回到床上抱著我,一臉奸笑地說:

  「鑰匙在黑箱子�,黑箱子我藏起來了。」「那你至少先讓我把內衣穿上啊?」

  我臉紅。

  「就這樣睡,挺好的。」志色色地笑道。

  「什麽啊?看志平時一副很帥很英俊的樣子,沒想到也有這麽色的表情。」

  我突然發現,今晚的志很高興,很開懷,甚至顯露出平時從未見過的樣子。

  「因爲,老婆嬌羞的樣子,我非常喜歡看。所以,故意的。」「色狼!」我
嬌笑著,用被铐住的手輕錘他一下。

  「哎呀,哎呀,好痛好痛。」志卻誇張地捂著被我錘的地方,大呼小叫。

  「切,裝。我剛剛才被志弄得痛。」「嘻嘻。痛嗎?看看。」志輕撫過我全
身,摩挲身上的繩痕,「真的呢,老婆身上有繩痕,雖然出租屋就我們兩個,明
天出門怎麽辦?老婆剛剛很痛嗎?」「繩子綁住的痛不很痛,就是乳頭夾夾得痛,
老公拉得人家乳頭很痛。」我擡起頭,對上志深情地看著我的目光,我趕緊挪開
視線。

  我沒有看錯,今晚的志,比平時更放得開,更高興,更愛開玩笑。認識志二
年來,今晚的志大概是最不加掩飾,最開心的吧?我心�這樣想著,我也笑了。

  「老婆害羞的樣子永遠這麽好看。」志深情地看著我。

  「人家……真是沒法反抗,沒法逃脫的樣子。被老公鎖起來了的感覺……」

  「難道老婆喜歡被這樣鎖著?」「才不是,但是,是被志鎖著,好像有一絲
甜蜜的感覺。」「啊,永遠要老婆和我一起,老婆別想反抗,別想跑掉。」志有
些霸道地吻住我的雙唇。

  「可是……」我把志的臉推開一點點,「我特別擔心老公你,以後把我當做
奴隸看待,不尊重我。」「你是我老婆,不是奴隸。放心吧,老婆,我會尊重你,
愛護你,好好對你。」志突然收起笑容,認真嚴肅地對我說,「把你捆起來鎖起
來,不過是做愛時的小遊戲。你永遠是我唯一的老婆,記住了。」「那個,以後
會把我捆起來打嗎?會把我的屁股打得,像你珍藏的A 片�的女的,被打得那樣,
青一條紫一條的嗎?嗚~ 」我露出害怕的樣子。

  「不會。我就是喜歡把女的綁起來鎖起來做愛而已,我就喜歡這個,其他的
沒興趣。」「哦,那好點。」「我和你開玩笑呢,老婆你要害怕,我這就把手铐
腳鐐給你打開,看,鑰匙就在床頭櫃上。」志說著把我的手铐打開。

  「老公,你喜歡鎖著我就鎖著吧。你尊重我,不找其他女人,不傷害我,我
肯給你一個人鎖著。」我說著,用手铐重新把自己铐上,把鑰匙隨手一扔,再隨
手一撫,把床頭櫃上的鑰匙都撫下去。

  「老婆,你扔鑰匙的動作真潇灑。老婆,我愛死你了。」志把臉埋進我雪白
雙峰間一陣吸允。

  「啊~ 我也愛你,你知道今天什麽日子嗎?」「什麽日子?」「你生日。」

  「真的?你不說我都忘了。」「就知道你工作忙,連自己生日都不記得。我
什麽生日禮物都不買給志……但是,我早就打定主意讓志今天放縱一次。」我溫
柔地靠在志的胸膛。

  「老婆早有預謀啊?可是,老婆你今天真誤會我了,明天我一定讓你明白我。」

  志很高興,「我們再來一次吧,反正明兒星期天。」「哈哈,壞蛋~ 反正人
家被你鎖著沒法反抗……你今晚想折騰就折騰呗。」「我喜歡老婆這麽誘惑我,
看,我的小弟弟又起來了!響應老婆的召喚,老婆,你真美,親個~ 」「哈哈…
…」

  ……我和老公折騰了一夜,好晚才睡。

  第二天,我慢慢睜開眼,看見刺眼的陽光從窗外,透過窗簾,撒進屋�。我
疲倦地坐起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被單滑落,我雪白的雙峰暴露在空氣中。我
一看表,都快中午了,肚子好餓,發出「咕咕」聲。

  「老公……」我再一看身邊,發現床上就我一個人,「老公呢?」「哎?我
竟然手還被铐著!?」我這才發現自己揉眼的雙手還被铐著,我再拉開被單一看,
發現果然腳也還被铐著,「哎?我竟然帶著手铐腳鐐睡了一夜?」「老公?老公?」

  我叫了兩聲,沒人應答。

  我裹了被單,拖著渾身酸痛的身體起床,我先看看地上,卻沒發現鑰匙哪去
了,「奇怪啊,鑰匙呢?帶著手铐腳鐐怎麽穿衣服?先去看看老公在不在吧。」

  我戴著腳鐐,一小步一小步好不容易,把出租屋逛了遍,發現志沒在出租屋,
志出去了。我又好辛苦一小步一小步,走到臥室床那�,找鑰匙,結果找一陣,
還是沒找著鑰匙。

  「咕」肚子發出抗議聲,我捂住肚子,撇撇嘴說:「嗚,我渾身好痛,又餓,
帶著腳鐐走路原來那麽辛苦的。我先去找東西吃好了。人家帶著這個铐環之間,
鐵鏈那麽短的腳鐐走路,哪是走,根本是挪!」我又邁著小碎步,走到客廳,坐
在沙發上,吃客廳�放著的零食,邊吃邊自言自語:「雖然家�就自己,可是渾
身裸體果然好羞。戴著手铐,也不能做飯,再說懶得再走到廚房,就吃零食吧…

  …「」混蛋老公,吃了就落跑,去哪了,還不回來。我把鑰匙扔哪去了,慘
了。

  找不到鑰匙怎麽辦啊?「我愁著臉,看著顯得結實無比的,铐著我的手的鐵
手铐,我頭疼,」啊啊啊,昨晚聽老公說情話,一時興起,故作潇灑,把鑰匙扔
了,這下好了吧?「」等等。難道是老公把鑰匙拿走了?「我吃了點東西,不那
麽餓了,開始胡思亂想了,」可是,老公爲什麽拿走鑰匙,一個人出門呢?「」

  對了!當然了,老公如果要丟我在家�,一個人出門,拿著鑰匙就對了。

  「我一拍巴掌,突然醒悟,」果然,我被铐著要怎麽穿衣服?也不能出門。
想起來了,昨晚老公一定是故意把我鎖起來的。「」那麽,老公爲什麽要,今早
故意一個人出門呢?「我用铐著的手塞一片薯片在嘴�,繼續分析,」今天星期
天,志沒有工作,也沒有什麽要做的事才對。

  志出門爲什麽不叫醒我?還從昨晚起就特意铐著我。太可疑了!「」嗚,對
了。昨天我看到志和一個女的有說有笑,我不也正是因此受了刺激,正好又是志
生日,我才會最終決定,發動昨晚的誘惑志的作戰行動嗎?「我腦中靈光一閃,
卻又立刻情緒低落起來,」難道?志是去找那個叫潔雅的舊情人了嗎?「」不是
吧?「我趴在沙發上,嘟起嘴,懊惱地自言自語,」難道昨晚誘惑志起反作用了?

  我以後就被鎖在家�做家庭主婦了?!然後,以後志就可以肆無忌憚地,跑
出去和別的妹妹約會?!「」啊啊啊!雖說這些是推測,可是起床確實沒見鑰匙
啊。

  「我的眼淚開始模糊我的眼睛,」怎麽說呢?好像越考慮,越發現事實像是
那麽回事啊。嗚嗚。「我正在抹眼淚花的時候,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音。我害羞,
心想進門的也不知是不是志,自己這幅樣子見不得人。我匆忙地從沙發起身,往
臥室走,腳上戴著腳鐐我邁不了大步,走不快。越是走不快,我越是想邁大步。

  「啊!好痛!」結果我步子邁大了,被腳鐐一袢,我「撲通」一聲摔在地上,
我的被單也顧不上了。

  「你怎麽了?」原來是志回來了,大概志聽見我的聲音,志急忙跑來我身邊,
把我抱起來,往臥室走去,「摔著了?怎麽起來了,不多睡會?」「你去哪了?

  混蛋!吃完落跑的混蛋!爲什麽不叫醒我?「我生氣地錘志的胸口。

  「我給你買禮物去了啊。我看你睡得香,就讓你多睡會,而且,我想給你驚
喜嗎?」志一副疑惑的樣子,「你幹嘛那麽大火氣啊?」「禮物?什麽禮物?你
趕快把鑰匙拿來,你打算鎖我多久啊?」我向志伸手,說,「你帶走鑰匙,好一
個人出門會情人是嗎?」「鑰匙?」志把我抱到床上放下,仔細查看我身體,
「你說手铐鑰匙?我沒拿,真沒拿,誰會情人啊?你剛才怎麽這麽不小心啊?摔
著哪了嗎?」「我剛剛聽見有人開門,我著急啊,我在客廳坐著,趕緊想回床上
啊。我媽也有這出租屋的鑰匙,我媽要是進來,看見我這副樣子,我非得羞死。」

  「所以,你就急著從沙發往臥室走,就摔著了?」志指了指我,說,「你看
你,多不小心。」我抱著磕了一下的膝蓋,揉了揉,說:「你還別說,我突然腳
被腳鐐袢一下,手又被铐著,突然摔著,措不及防的,摔得有點痛。我還被你回
家開門聲音嚇著了。」「這,疼嗎?」志笑了,仔細看看我的膝蓋,說,「我這
不是以爲你還在睡呢嗎?所以我進門時候才沒叫你,誰知我還嚇著你了。對不起
啊,老婆。」「我沒事啦,沒摔著什麽。」志關切的眼神看得我不好意思了,我
再次伸手,「老公,趕緊把鑰匙拿來,就顧著一個勁盯著人家看!」「嘿嘿,老
婆苗條的身材,高挺的雙峰,百看不厭,尤其是老婆下面那……哈哈哈。」志壞
笑道。

  「混蛋!」我生氣地嘟著嘴說,其實心�有點點高興,卻害羞,我把被铐的
雙手向志一伸,「快解開手铐腳鐐!」「我真沒拿手铐腳鐐鑰匙,我出門買東西
而已。不過老婆剛剛說的一直把老婆鎖著,不讓老婆穿衣服的提議,相當有建設
性。」志一手托著下巴,做出一副認真考慮的樣子,挑了挑眉毛,色色地說。

  「我去!你不會想照辦吧?那你沒拿鑰匙,鑰匙去哪了?」我急了。

  「不知道,幫你找找吧。我承認,我一開始是想鎖著你,今早自己先起床出
門給你買禮物,讓你驚喜。但其實,我害怕你不樂意被鎖著,結果你昨晚自己把
鑰匙扔了?反賴我了。」志開始翻箱倒櫃到處找鑰匙,「你坐床上吧,我找。」

  「我錯了,錯怪你了。我剛剛一個人被鎖在家�,我胡思亂想,我還以爲你
去會情人去了。」我撅起嘴,可憐巴巴地認錯說,「早知昨晚就不亂扔鑰匙了。」

  「你啊,就是不信我,還說我會情人。所以,我今早才去給你買禮物了。等
我給你找鑰匙啊。」志一邊蹲在地上,低著頭找鑰匙,一邊對我揮揮手說。

  「先給我拿盒飲料,我渴,薯片吃多了。」我說。

  「好。」志去拿盒飲料給我,回到臥室接著找鑰匙。

  志到處找了好久鑰匙,都沒找到。這個過程,我的心啊,超級忐忑,這手铐
腳鐐解不開,我怎麽辦啊?

  結果志整整找了一個小時,才把家具搬開找著鑰匙,志累得夠嗆。

  我趕緊獻媚地笑著給志扇扇風,說:「志,辛苦了,終于把鑰匙找著了,快
給我打開手铐腳鐐。」志累得汗流浃背,喘著氣說:「叫你把鑰匙亂丟。哎,對
了,老婆現在被铐住的樣子相當誘惑啊,我現在突然不打算給老婆解開了。老婆,
你看,這個,鑰匙你丟了,我找著了。這按理說,這鑰匙該歸我吧?」「什麽?!

  你又想怎麽樣?給我,給我。「我伸手去搶志手�的鑰匙,結果志,一把抓
住铐住我的手的手铐,我的雙手就動彈不得。

  「你不會真的鎖我十天半個月,看我裸體吧?」我睜大眼睛。

  「爲什麽不行?」志就差沒狂笑了。

  「混蛋,給我鑰匙。」我坐床邊,伸腳去踢志,志一腳踩住铐住我的腳的腳
鐐鏈子,我的雙腳也踢不了志了。

  志得意地一手抓住我的雙手,一腳踩住铐住我的腳的腳鐐鏈子,然後一手拿
著鑰匙在我面前晃,故意氣我。

  我掙紮一陣,可是手腳都被铐住,掙紮不動,我假裝嚎啕大哭:「混蛋,老
公是混蛋,欺負我。」「哭也沒用。」志那個得意,就差沒長出尾巴搖啊搖的,
志一手抓著我手,一手拿著鑰匙挑弄我敏感的乳頭,害我無助地扭動身體閃躲。

  「狐狸。」「什麽?」「老公笑起來像狐狸。好無助,被铐起來,就剩被老
公欺負的份啦。老公你超壞,昨晚都獻身給你了,讓你折騰一夜,現在都好累渾
身痛。你就這麽欺負人家嗎?」我淚眼汪汪,楚楚可憐地說。

  「哎呀,老婆,你這個樣子,看得我心都碎了。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給
你解開手铐腳鐐。」志把我抱住,說,「你看我幫你找鑰匙,是不是,幫你找了
多久啊,我搬開家具才找到鑰匙,多累啊。你答應我個條件,我幫你解開手铐腳
鐐,不過分嘛。對不對?」「說,趁我沒有用指甲掐你,用嘴咬你。」我立刻收
起淚眼汪汪的樣子,瞪著志,補充了句,「說什麽要鎖我十天半月之類的就免了,
我直接咬你。」「我有塞口球,給老婆戴上,把老婆嘴堵上,我看老婆咬得到誰。

  我把老婆手铐在床頭,看老婆怎麽掐我。「志得意地拿著鑰匙在我眼前晃。

  「你不可以這麽欺負我!!哇……」我假哭道,「人家告你!」「好啦,很
簡單,就一個要求。老婆你答應,我就解開铐著你的手铐腳鐐。

  別哭了。「志伸出一個指頭,說。

  「沒辦法了,我被鎖著,隻好答應老公了。什麽要求?」我邊假裝哭泣邊說。

  「要求就是……」志放開我,跑去進門的地方,拿了什麽,藏在背後。

  然後,志雙手都拿著東西藏在背後,跑到我面前,單膝跪在我面前,一改嬉
笑的樣子,一臉嚴肅地對我說:「要求就是……琳,我愛你,請你嫁給我!」志
說著把藏在背後的雙手,拿到前面來,他一手拿著一大束玫瑰花,一手拿著一個
小錦盒,他把錦盒打開,�面是一對鑽石戒指。

  「這……這就是你說的今早去買的禮物?」我有些沒反應過來,這個求婚太
突然了。

  「琳,你記得嗎?去年我生意失敗,公司各方要我賠償損失,所以我欠下一
屁股債。所有人怪我,連我父母都嫌棄我。當時我死的念頭都有了。」平時堅強
而總是樂觀的志,此時眼中流露出悲傷。

  我點點頭,我想起以前,志失意的時候的樣子,也不禁爲他感到心情沈悶。

  我說:「那時你心情特糟,每天喝酒,喝醉就摔東西,發脾氣,累了就睡。

  你那時欠了別人好多錢,你一籌莫展。大家又都說你壞話,戳你脊梁骨。你
那時名聲糟透了,搞得你都不出門的。可是,我知道別人說你的壞話全是假的,
志其實溫柔又有才能。「」琳,你記得嗎?當時除了你,其他所有原本天天圍著
我轉的女的,全跑了。

  琳,是你,陪著我,開導我,勸我,和我一起想辦法籌錢還掉債。我欠錢根
本和琳沒關系,琳你卻照顧我,幫我,你像太陽照亮我的灰暗世界。「志回憶著,
眼眶有些濕潤。

  「我其實沒幫到你什麽。我去幫你借錢都沒借到什麽錢。」我有些不好意思
地說,「其實,我當時雖然和你是男女朋友,我也是半同情你半愛你。再說,我
的良心,也不允許我在你那樣糟糕的時候,抛棄你。」「琳,你不懂。你有沒有
幫我借到錢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我一起,你關心我,照顧我。你讓我知道,
即使全世界都抛棄了我,至少有你和我在一起。你給了我溫暖,你給了我愛。我
才能重新站起來。」「是的,你當時醉了好多天酒,有一天突然和我說要振作起
來,我都嚇了一跳。那,你現在事業重新做成了,你可以再去找你那些別的女人
了……」我的雙手緊張地攪在一起。

  「呸,我去找什麽別的女人?!」志有些氣憤地大吼道,「琳,你真不知道
假不知道?我重新振作,努力拼搏,直到前幾個月我還清所有欠的錢,直到今天,
我重新站在行業的頂峰。我做這一切都是爲了你一個人!」「我才……不信。」

  我微微轉開臉。

  「看著我!你不知道。」志扶住我的肩膀說,「就是我去年每天醉酒,你天
天照顧我的那時。有一天,我半醉半醒間,看見你在照顧我,溫柔地爲我擦臉,
幫我擦我吐的嘔吐物。」「我當時一個機靈。」志提高聲調,一副恍然大悟的樣
子,說,「當時我突然意識到,盡管整個世界放棄了我,可是你的一雙眼睛注視
我,我不要讓唯一看著我的你失望,我才突然對你說我要振作起來的。」「原來
是這樣。」志語氣又轉爲溫柔地對我說,「我,這一生,隻有你,琳!別人對我
是罵是笑,我毫不在乎,我隻在乎你。因爲,隻有琳對我不離不棄。毫不誇張地
說,我爲你而活。我愛你,相信我,琳。」「志……」「不論你什麽樣我都隻愛
你。琳,我是真心愛你的!我一定對你好,我一定尊重你,我的命都交托給你!

  別說你強勢,你就是母獅子我也隻愛你。你說一我不說二!除了你叫幹傷天
害理的事我不幹,其他我全聽你的!就是你叫我去撞牆,我都立刻去!「志深情
真摯地說。

  「看你說的,我不會叫你去撞牆,我更不會叫你去幹傷天害理的事。」我半
眯起眼,有些不滿地說,「誰是母獅子?我才不會這麽不講理。」「我知道,琳,
你是善良的好女人。所以,我更會全聽你的,我那是打比方。

  我的財産,生命,什麽全都是你的,我什麽都聽你的。琳,我愛你,我隻對
你一個人好。請你相信我!請你嫁給我!「志很激動地大聲喊。

  「我……好突然……剛剛還在鬧著玩,現在突然又一本正經地求婚。你說的
是真的嗎,你是真心的嗎?不是開玩笑?而且,你這樣把我铐起來求婚挺特別啊?」

  我眨眨眼睛看著志說。

  「我,怪我,你非說放縱我一回,你怪我嗎?別怪我,求你。昨晚铐住你,
是想給你個驚喜,我今早一個人去買求婚戒指和花。我給你解開。」志趕緊拿手
铐和腳鐐的鑰匙,解開铐住我手的手铐,和铐住我腳的腳鐐。

  志抱著我的腿,激動得熱淚盈眶,大聲說:「琳,我是認真的,我剛剛說的
每句話都是認真的。我什麽都全聽你的!我隻愛你一個!琳,請你嫁給我。我不
是鎖住你強迫你嫁我,我想你心甘情願嫁給我,你願意嗎?!」「真的?」我高
興地接過志手中的玫瑰花,卻又想起什麽,情緒低落地對志說,「你,你不去找
你那個女的潔雅嗎?」「我找她一坨大便,我隻要你,琳。你怎麽不相信我呢?!」

  志急了,直接爆粗口。

  「可是,以前你和那個潔雅大便,很恩愛哒?聽說那個潔雅最近,有意到你
公司來啊?」我玩著玫瑰花,撥弄這玫瑰花上的刺,雖然笑著,卻不高興地說。

  「琳,你可以把我說的用手機拍下來!琳,要是我以後犯賤,去找那個潔雅
或我有外遇,我親手把自己的小弟弟剁下來,拿去喂狗。而且準你嫁給別人,而
且你嫁給別人了,我都做個太監一樣,一生一世隻對你一個人好!」志一臉嚴肅
地放狠話了。

  「嘻嘻。真的?」我心花怒放,用玫瑰花遮住笑顔。

  「真的!你可以錄下來的,你再要我說多少遍我都說,你要我在什麽場合說,
對什麽人說,我都說!而且我一定說到做到!我一生隻要你一個!你不嫁我,我
就一輩子不結婚!」「哈哈,好高興。那,你說,全聽我的,是真的嗎?」我突
然想調戲志一下。

  「是!」志毫不猶豫地說。

  「首先呢,志,給我穿衣服。然後呢,志,背著我在屋子�走一圈,再然後,
除了你要繼續上班,而且在事業上努力,而且工資全歸我,而且家務事也你全包。」

  「是,老婆!」志看我高興,就也動了點心眼。

  志拿出網上網購的貓女情趣內衣,要給我穿,我連忙說:「不,不用了,我
自己穿好了啦。切,讓你給我穿,你就給我穿貓女裝。你巴不得我穿這個,比不
穿都誘人。」我自己隨手套了件睡裙,志已經蹲在地上等著我,我跳上志的背。

  志背著我在房�轉悠了一圈,我很高興地哈哈大笑,志也很高興。

  志把我放在沙發上,對我說:「好了,幫老婆穿衣服和背老婆轉一圈,都完
成了。其他的,請老婆看表現,什麽抹灰,掃地,拖地,煮飯,洗衣服,總之全
都我包幹了。老婆就玩就行了!哦,我的收入全歸琳!請琳嫁給我!」「恩……」

  我低下頭沈吟不語。

  「琳啊,我都這麽有誠意了,我又是認真的你就嫁我吧?你另外還有啥要求,
盡管提。我通統照辦啊!我們倆也見過對方家人了啊?我們又交往二年了。你還
有啥顧慮,你說啊?你別不吭聲啊?」志急了,「琳,我愛你,我不能沒有你,
你嫁給我吧?」「我願意。」我突然擡頭笑著答應,「嘿嘿,我也愛你。就是,
要讓你多緊張我一下下。」「真的?別說一下下,我一輩子都緊張你!」志高興
了。

  「恩,真的。我願意嫁給你。我相信你。」我認真地對志說。

  「太好了!!戒指呢?!」志手忙腳亂地找到剛剛拿出的那對鑽石戒指。

  志把戒指給我戴上,我也把戒指給志戴上。

  「哈哈哈哈。」志把我抱起來,在家�轉圈,可是讓我的腿碰到家具,我喊
疼,志又趕緊停下來。

  「老婆,看我的表現。我這就準備東西,我們今天就去登記,現在才下午兩
點,來得及。」志一副對領導表態度的樣子,「然後我就著手準備請帖,喜宴,
婚禮,禮服。老婆你到時候說『我願意』就行了,一切有我!」「嘻嘻,我會幫
你的啦。哪能真的連婚禮的事情,都全讓你做呢?婚禮用的錢,我出吧。家務事
我也幫你做的,誰說你娶我啦?不一定哦,我娶你,我娶你,小白臉,哈哈哈。」

  我調皮地伸手刮志的下巴,「再說,把你累著了的話,你晚上在床上不就沒
體力好好表現了?!」「誰是小白臉,看我用胡須紮你。」志用長著短胡須下巴,
在我胸部上亂蹭,惹得我嬌笑著躲閃,志把我抱到床上,「敢說我是小白臉?看
老子現在就在床上表現表現!哇哈哈。」「好啦,壞蛋。你不是小白臉,行了吧?」

  我連忙討饒,「你不是說今天去登記結婚嗎?你騙我嗎?現在都下午兩點了
哦,小心一會我悔婚哦。」「我去!不是吧!悔婚?!」志一看手表,「不行!

  今天就趁熱打鐵去登記。

  老婆,我幫你穿衣服,我們趕緊收拾出門去登記結婚。免得你變卦了。「」

  那不通知我們父母嗎?「我一邊換好衣服,急忙收拾東西,一邊問志。

  「去登記的路上打個電話就行了,就是你爸媽不同意把你嫁給我。我搶了你
去深山老林,我也要和你結婚。不行,你越說我越著急。」志趕緊幾下收拾好東
西,拉著我的手,出門去,邊走邊說,「我們直接去登記結婚,結了再打電話通
知。」「哈哈哈,你那麽急做什麽?我們的爸媽不是上星期才催我們結婚嗎?他
們不會反對的。哈哈,看你那猴急樣子。」我讓志拉著,邊走邊笑哈哈地說。

  「我急糊塗了。你哪知道,我盼今天都一年多了,天天盼。」志的腳步絲毫
不減緩。

  志拉著我來到樓下,叫了輛出租車,直接去了民政局。我和志順利地登記結
婚。

  經過二個星期籌備,我和志的婚禮也順利地完成,我和志結婚後,過上了幸
福的平安的生活。






















0.019286870956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