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我的美女總裁老婆 1-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巴黎市區,小哈裏所住的醫院內。



  入夜時分,醫院的走廊裏靜悄悄的,偶爾有一兩名護士推著車子走過,大多

數醫護人員已經下班。



  林若溪與斯特恩兄妹在吃完一頓正宗的法國大餐後,又買了一些水果、零食,

再度來到醫院裏看望身體還處于恢複期的哈裏。



  林若溪此時坐在小哈裏的netg頭邊,表情有些不自在,倒不是因爲請這對無

良兄妹白吃白喝半天,關鍵是受不了這對兄妹時不時就表露的肉麻動作,煽情話

語。



  更讓林若溪幾次想逃跑的,是斯特恩兄妹對自己的「贊美」,什麽善良如人

間天使、現世的聖母瑪利亞,如同愛神維納斯……



  也不知道這對兄妹是不是從小沒人請他們吃過飯,就因爲自己慷慨解囊了下,

他們的溜須拍馬功夫顯露了淋漓盡緻。



  若不是他們擁有巴黎時裝周的入會資格,林若溪甚至都要懷疑,他們真是知

名的大貴族麽!?



  小哈裏的母親此刻正坐在另一邊,給孩子削蘋果,對于林若溪的熱心,她也

感到很無奈,一直躊躇著該怎麽表達感謝。



  「林小姐,請務必不要拒絕了,等明天或者後天,哈裏出了院,就去我們家

裏做客吧。我也知道林小姐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就當是我們一家感謝的心意吧」,

哈裏的母親再度邀請道。



  看著這位母親誠懇略帶幾分哀求的表情,林若溪覺得再拒絕就有些過分了,

于是笑著點了點頭。



  「姐姐要去哈裏家嗎?太好了!」躺著哈裏立馬坐了起來,小臉上滿是興奮。



  「哈裏,躺下!又不聽話了」,哈裏母親笑罵著,讓哈裏再躺了下去。



  哈裏神氣地哼了一聲,轉而失落地撅嘴道:「如果爸爸能回家就更好了,我

們一起招待姐姐他們。」「他們?」在門口一直摟著艾莉絲說悄悄話的斯特恩突

然轉過頭來,眉開眼笑道:「小朋友,你剛才說' 他們' ?這麽說來,我們也是

被邀請的啦?哈哈,真是太客氣了,不過我們有空,很願意陪著林小姐去你家。」

哈裏呆呆地看著不要臉的斯特恩,他很想解釋,他說的是還有個叫「楊」的叔叔,

哈裏可不認識斯特恩這對兄妹。



  「大家都是林小姐的朋友,我們當然很歡迎」,哈裏的母親倒是立刻應承了

下來。



  林若溪伸手揉了揉太陽穴,太頭疼了,這對兄妹,真是牛皮糖一樣粘定自己

了麽?怎麽連小孩子的話都要抓著不肯放啊!?他們還要臉嗎!?



  正當這時,病房的門被敲響。



  「我來開」,斯特恩很是主動地走到門邊,將門打開。



  一開門,外頭站著的,不是別人,竟是一天沒見著的顧德曼。



  「你怎麽來了」,見到顧德曼,林若溪的臉s è轉爲平日工作中的冷淡,問

了句。



  顧德曼一如既往的白西裝紅領帶,翩翩有禮地向病房裏哈裏的母親問了聲好,

又對斯特恩他們打了聲招呼,才回答道:「若溪,我是想請你晚上共進晚餐。我

知道楊先生不在,你一個人肯定很寂寞」。



  聽著話的味道不對,林若溪直接搖頭道:「不用了,我跟斯特恩和艾莉絲一

起,你忙你的事吧。」顧德曼臉上的笑容凝固,呆呆看著林若溪。



  許久,顧德曼嗤笑了一聲,伸手抓了抓頭,低頭,陰恻恻地道:「林若溪啊

……林若溪,我給你最後的一次機會,你還是放棄了。」「顧德曼,你在說什麽」,

林若溪越覺得顧德曼此時的樣子不大對,聽到他說的話,有種不祥的預感。



  「啪……啪……」顧德曼沒回答,隻是輕輕拍了拍手。



  忽然,幾名戴著鴨舌帽的黑衣人,類似警務人員的高大男子,闖進了病房裏!



  如果仔細看,會現每個人的衣服胸口處,都烙印著金色太陽的圖紋!



  林若溪俏臉一寒,猛然站起,「顧德曼,你這是什麽意思。」「哈哈,我是

什麽意思?」顧德曼擡起頭來,臉上滿是嘲諷的神s è,「林若溪,你知道爲什

麽,我會一直在歐洲擔任玉蕾國際分部的總監嗎。」林若溪不語,她知道顧德曼

此時並非要聽自己的理由。



  顧德曼的眼裏滿是陰翳,說道:「我剛從大學畢業,就進入玉蕾國際工作。

老總裁提拔我,是因爲我的能力出衆,並不是我多麽討好了她。當初,好幾次我

是打算離開玉蕾國際,就憑我的實力,完全可以憑借自己的關系當自己的老闆…





  但是,那個老女人,她告訴我,如果我做得好,未來不僅會讓我坐上玉蕾董

事長的位置,還會促成……我跟她的孫女,也就是你,兩人在一起。「林若溪一

怔,她從來沒聽自己奶奶說起過這件事,但如今看顧德曼的表情,貌似是真的。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那個老女人沒告訴你過這件事。沒錯,她騙了我,她

把我派到歐洲,說是磨練我,而且把總監的位置交給我。她很清楚,我在這邊是

不二人選,但爲了讓我心甘情願爲玉蕾工作,她拿你作爲誘餌。



  其實我也不是不知道,她是有利用我的心思。但是,我相信,隻要我努力地

把歐洲的業務不斷擴張,做出最優秀的成績,總有一天,你會對我另眼相看的…

…因爲,我知道你是一個對工作視若生命的女人「。



  顧德曼說到這裏,頓了頓,捏著拳頭,狠聲道:「但是,如今看來我是大錯

特錯了,你跟那個老女人一樣!一老一小,你們全是騙子!!看起來好像一門心

思隻顧著工作,暗地裏也不知道是如何一副搔娘們兒樣,還不是偷偷摸摸找了個

野蠻的蠢貨嫁了!」「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麽,如果你不願意做下去,用不著辱罵

我,完全可以提出辭職,我從來沒強迫你做這份總監的工作」,林若溪冷聲道。



  「辭職?你在開玩笑嗎?哈哈……」顧德曼眼裏滿是諷刺,「我這麽多年,

爲玉蕾付出了這麽多,一個人留在歐洲,爲的是什麽!?我得到了什麽!?你竟

然說讓我辭職!?」林若溪不語,她心裏有些害怕,畢竟,這是在異國他鄉,她

雖然是顧德曼的上司,但卻不代表能真正壓下顧德曼一頭。



  顧德曼邪笑道:「我不會辭職的,我還打算坐上玉蕾國際的董事長職位呢。

林若溪,我想要的,如果得不到,我也不會讓別人吃進嘴裏……那個狗屁都不是

的姓楊的,竟然能跟你結婚?他早就該死!」「你……」林若溪睜大了雙眸,她

萬萬沒想到,顧德曼會去查探自己與楊辰的真實關系。



  顧德曼沒再說話,直接雙手一揮,示意身邊的幾名黑衣人動手。



  五名黑衣人魚貫而入,度奇快地以擒拿的手法,將斯特恩與艾莉絲兄妹抓住,

又有一人將林若溪控制住,就連房間裏的哈裏母子,也都直接扣住。



  哈裏的母親立刻驚聲大叫起來,但怎麽叫,醫院裏的人似乎都聽不到。



  「沒用的,這家醫院早就被我部署過了,就等著你來而已」,顧德曼頗爲得

意地笑著,走到林若溪跟前,伸手,想要勾起林若溪的下巴。



  林若溪倉促間被人抓住,心跳到了嗓子眼,此時又要被顧德曼羞辱,身體被

固定,根本躲不了,急得差點沒暈過去。



  隻想著,那該死的楊辰怎麽早不去晚不去,偏偏這時候就外出去了!?



  她哪知道,對方正是乘著楊辰不在的時候出的手。



  「啪」!



  那名抓著林若溪的黑衣人直接將顧德曼的手打開,機械麻木地說道:「大人

說過,在達成計劃前,任何人不準對人質動手。」顧德曼眼裏閃過一絲毒辣,但

還是忍住沒去碰林若溪。



  接下來,五名黑衣人利索地掏出了帶有麻醉藥物的棉布,將林若溪與斯特恩

兄妹等五人,一並迷暈,隨後便帶出了病房。



               以下加料



  顧德曼落在最後頭,回掃視了一眼病房裏空當當的一切,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心裏暗忖:林若溪啊林若溪,這回誰也無法阻止我得到你了。



  顧德曼換上一付好色和谄媚的笑容對黑衣人說道:「幾位,雖然大人說過計

劃未達成之前不準向人質動手,意思是不能撕票吧?我隻是想和我的上司林小姐

親熱親熱,應該不違反大人的命令吧?」「大人說過不許動手!你聽不懂人話麽?」

黑衣人用槍頂著顧德曼的腦袋說道。



  被槍頂著腦袋的顧得曼瞬間將話吞回到了肚裏,但是看到昏迷的林若溪即使

在昏迷中也冰冷絕美的容顔,想到這個美女總裁上司竟然嫁給了一個賣羊肉串的

下等人,一股無名的怒火瞬間將他的膽量放大,他拿出一張銀行卡說道:「幾位,

這裏是我的一點心意,裏面是100 萬歐元,我也不讓兄弟們難做,隻要找個封閉

的地方讓我和我的上司親熱一下就好,你們要是不放心可以在門口守著的。」黑

衣人從顧德曼的手中接過銀行卡指著一個房間說道:「給你半小時的時間,如果

我們無法按時到達船上,我會送你見那該死的上帝的。」顧德曼看著即使是在昏

迷中也不減絲毫女性魅力的絕美俏臉,清冷的表情讓本就高貴的氣質有了一絲孤

傲的色彩,就算是一身休閑的服飾也無法掩蓋那女王般威嚴,讓人忍不住臣服在

她的威嚴之下,又想征服這冰冷高傲的女王,踐踏她的威嚴。



  顧德曼粗糙的大手撫上了林若溪俏臉,細膩幼滑的觸感讓習慣了歐美女人粗

大毛孔的顧德曼忍不住細細的愛撫起來,感覺有些不舒服的林若溪忍不住皺了皺

眉,撅起誘人的櫻桃小口抗議打擾自己美夢的家夥。



  顧德曼看著林若溪撅起的櫻唇,伏身貼了上去,林若溪那柔軟如糯米丸子般

軟糯細彈的櫻桃小口讓顧德曼忍不住用力吸吮,昏迷中的林若溪感到一陣不適,

本能的躲避著。



  但顧德曼哪會放棄到口的肥肉,用手強行將林若溪的俏臉扶正,不讓林若溪

脫離他的熱吻,感到呼吸困難的林若溪忍不住張開嘴想要呼吸幾口新鮮空氣,卻

沒想到便宜了顧德曼,感受到林若溪櫻桃小口中的香氣,顧德曼伸出自己的舌頭

探入了林若溪的口中,柔嫩的香舌被無情的卷起,一條粗糙的肥舌正不停的品嘗

著上面的香甜嫩滑。



  昏迷中的林若溪無法回應或抵抗顧德曼的非禮,而顧德曼一親林若溪的芳澤

後,早就不滿光是親吻林若溪,他要占有這個不識好歹的女人,他在歐洲這樣努

力,卻連她的一眼重視都沒得到,想到這裏,更是堅定了他的決心。



  床上的女人身上隻穿了一身黑色短肩是褶裙,天鵝般的玉頸下是宛若刀削的

香肩,雪白的藕臂護著高聳豐滿的玉乳,平坦的小腹下方是兩條修長雪白的勻稱

美腿,即使不穿絲襪,也找不出一點破壞美感的瑕疵,而黑色水晶質的高跟鞋配

著一頭青絲散落在床上,如同一幅畫般用最簡單的搭配吸引了顧德曼的所有目光。



  顧德曼如同朝聖般的撫上林若溪的雪白美腿,誘人的曲線配合著光滑的觸感,

讓顧德曼的手流連忘返的不停的在豐滿的大腿和纖細的小腿上來回摩擦,摩擦,

一下兩下,一下兩下,在這光滑的玉腿上摩擦,似魔鬼的嫩滑,似魔鬼的嫩滑,

似魔鬼的嫩滑。



  顧德曼知道自己的時間並不多,看著月光下有時很遠有時很近的林若溪,緩

慢但卻堅定的摸進了林若溪的裙下,摸上了林若溪的內褲邊緣,慢慢的拉到了腳

踝處,拿出了一隻穿著高跟鞋的玉足,黑色蕾絲邊的棉質普通內褲在雪白的玉腿

的襯托下顯得誘惑無比,而顧德曼胯下的肉棒更是又碰了幾分,他決定就讓林若

溪保持這個樣子,實在是太誘人了。



  分開林若溪的玉腿,顧德曼親吻著林若溪雪白大腿的內側嫩肉一路向上,吻

到了大腿根處,不同與歐美女人的腥騷,顧德曼隻感覺一股幽香飄進了他的鼻孔,

讓他忍不住尋找這幽香的源頭,而入目的美景讓他止瞪口呆。



  隻見一片幽黑的草叢下,豐滿厚實的陰阜中央點綴著一條誘人的粉嫩秘裂,

兩片薄嫩的小花唇被兩瓣造型優美的大陰唇所包裹,神秘的粉紅玉豆半露點綴在

花唇秘裂的正上方,隨著兩邊花唇呼吸般的張緊松弛若隱若現。



  顧德曼被眼前的美景迷的忘了自己的目的,直到林若溪動了一下自己的玉腿,

才讓他回過神來,欲火難耐的伸出魔手溫柔的在陰道口密唇邊一圈又一圈的旋轉,

揉弄,讓昏迷中的林若溪不由自主的配合著他的亵玩,時不時的發出舒服的「嗯

嗯」聲。



  而顧德曼驚喜的發現,林若溪的花唇中央的蜜道竟然流出了淫水,他仔細的

將淫水塗到林若溪粉嫩的小七花唇,更是爲林若溪本就美麗的花園添上一抹亮麗

的色彩,兩片帶著水潤光澤的粉嫩陰唇一下一下呼吸般的收縮,將一股股的花蜜

排出陰道,順著林若溪神秘的玉溝打濕了身下的床單。



  顧德曼將一隻手指插入了林若溪的陰道中。隻感覺手指被如此的被緊緊夾住,

在有淫水的滋潤下都難以活動一下,濕潤濕熱的花房肉壁無意識的夾吸著顧德曼

侵入的手指,如此美好的感覺讓顧德曼來回的在林若溪的花徑中抽送起來。



  林若溪的身體是如此的敏感,即便在昏迷中,也忍不住隨著顧德曼的抽送呻

吟起來,雖然隻是簡單的「嗯嗯」聲,卻讓顧德曼熱血沸騰,而且林若溪的花房

也充分的得到了潤滑,終于可以真正的品嘗眼前這絕色總裁絕美妙玉體了。



  顧德曼脫下自己的褲子和內褲,早已經硬到了極點的肉棒露出了真面目,歐

美白人的陽具本就巨大,而顧德曼顯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雞蛋大的龜頭散發著

灼熱的氣息,還時不時的挺動脹大,做好了進入林若溪玉體的準備。



  顧德曼巨大火熱的龜頭並沒有直接插入林若溪的花房,而是先抵在白嫩的玉

腿內側的嫩肉上,從龜頭處傳來的嬌嫩滑膩的觸感,讓肉棒不禁狂路,順著優雅

的美腿曲線劃過大陰唇,吻在了嬌嫩的粉嫩花唇。



  顧德曼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閱女無數的他盡管想象過林若溪的玉體,但林

若溪那粉嫩可愛的花唇如同小嘴兒一樣親吻按摩著他的龜頭。



  顧德曼並沒有猴急的進入林若溪的玉體,而是挺動肉棒,讓棒身摩擦起林若

溪的稚嫩陰唇,讓肉棒盡情的品學稚嫩花唇的美妙,粗糙的棒身在嬌嫩的陰唇來

回劃過,將與之接觸的地方變的又濕又黏,頂端的粉紅玉珠被無情的蹂躏,倔強

的立在了陰唇的外邊,而緊閉的花唇也在肉棒來回的摩擦下被迫分離,露出粉紅

的花腔肉壁,透明的溪水隨著肉棒的挺動被一股股的帶出體外。



  顧德曼不滿足于隻在林若溪的體外,再次將脹的發疼,憋成紫紅色的巨大龜

頭頂在了林若溪的小穴,吸了一口氣了,猛力一頂!碩大的龜頭被林若溪嬌小的

蜜唇含住前端小半,肥厚的大陰唇和粉嫩的小陰唇忠心的保護著自己的領地,強

硬的抗擊著入侵者,不停的夾緊想將入侵的龜頭擠出去。



  而林若溪仿佛也感覺到了身下的不適,皺了下眉,但顧德曼並沒有注意這些,

因爲僅僅是進入了半個龜頭,從上面傳來的吮蠕夾吸的感覺已經讓他銷魂到了極

點,但剛才的沖動也讓他的肉棒受了教訓,這回並沒有猛的用力,而是扭動著腰

旋轉著肉棒一點點的深入林若溪的緊窄花徑。



  隻見顧德曼的巨大龜頭一點點的在兩瓣粉嫩的花唇消失,而兩瓣保護主人花

房的貞潔花唇被巨大的龜頭撐得都有些透明,從來被如此巨物開墾過的陰道不停

的分泌透明的淫水滋潤著緊窄的秘道,直到「噗」的一聲響起,巨大的龜頭完全

被林若溪的陰道吞下。



  而顧德曼也像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樣,忍不住長長了呼了一口氣,看著身下的

林若溪雪白嬌嫩的花房吞下自己巨物的畫面,把著林若溪的纖腰,來回挺動著抽

插起林若溪的花房,裏面那自己會動的嫩肉緊緊的包裹夾吸著顧德曼的肉棒,讓

顧德曼的每一次投送是如此的艱難,卻又如此的銷魂,而巨大的肉棒則是在緩慢

大力的抽送過程中,一點點的深入,終于破除了花房中的所有防禦,來到了林若

溪神聖的子宮口,而此時,還有五厘米的粗大棒身還在林若溪的陰道外。



  完全進入林若溪的顧德曼爽的顫抖不停,林若溪的溫熱花徑帶給他無比的快

感,尤其是盼望多年的佳人終于被他壓在胯下,讓他忍不住喊了出來:「哦……

林若溪,你的小穴真是夠緊啊,夾得我好爽……真是太爽了……果然是我看中的

美女……從來沒有幹過這麽爽的小穴……」顧德曼一邊喊著一邊挺動著肉棒繼續

深入,在緊窄蠕動的包裹中,巨大的龜頭頂在了前端的一個凸起的滑滑的小肉球

上,顧德曼知道他已經頂在了林若溪的子宮口,雖然他很想要品嘗子宮內的銷魂

滋味,但是如果不讓林若溪高潮,在高潮子宮口打開的時候將肉棒插入,他就算

再用力也沒法強行打開林若溪的子宮口。



  顧德曼在林若溪的花房中抽送自己的肉棒,已經充分潤滑的花房緊緊的包裹

著夾在其中的巨大肉棒,巨大的龜頭無情的掃過每一寸花房肉壁,將裏面的欲望

和快感轉化成一股股的淫水,從陰部交合的縫隙中流出,而受到肉棒刺激的內壁

更是死死的夾緊來回抽送的肉棒,讓顧德曼感覺到自己的肉棒仿佛在被無數張小

嘴親吻一樣。



  隻見兩人的交合之處,林若溪漂亮的陰阜上面肥厚的大陰唇中間夾著小陰唇,

一個粉紅的密洞中央不停的流出一股股溪水,一根粗黑的巨大肉棒則是無情的堵

在粉紅的蜜洞,上面沾滿了林若溪的淫水,被林若溪的粉紅花唇緊密的包裹著,

隨著顧德曼的抽出,巨大的肉棒分開林若溪的小陰唇,將林若溪的淫水連同嫩紅

色的蜜肉一同帶出,在兩人糾纏在一起的陰毛上灑下點點露珠,而插入時,巨大

的肉棒將外邊的嫩肉連同粉嫩的花唇一同帶入密穴,被擠出的淫水在肉棒的邊緣

形成一個圓環。



  而林若溪隨著隻感覺自己仿佛是大海上的一葉小舟,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上隨

著風浪來回沈浮,隻是在這沈浮的同時一陣陣快感的電流也不停的從私處流遍全

身,讓她忍不住「嗯嗯」的呻吟出聲,她實在想知道爲什麽自己會有這種感覺,

盡管感覺很累,但還是睜開了眼。



  朦胧中她隻看到一個男人的身影在自己的眼前起伏,漸漸的她回想起她昏迷

前的事情,顧德曼的威脅,黑衣人闖入病房,捂向自己的毛巾以及上面迷藥的味

道,因爲太過刺鼻不由自主的閉住了氣,雖然被迷暈過去,但卻沒有持續太長時

間,但此時林若溪卻恨不得自己把迷藥當飯吃,眼前起伏的男人和身下傳來的快

感告訴她到底發生了什麽。



  林若溪畢竟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她強忍著身下肉棒在陰道內抽送的快感,用

冰冷的目光看著顧德曼說道:「顧德曼,從我身上滾下去。」林若溪以爲她的語

氣很冷,但是剛剛醒來的慵懶夾帶著性愛時妩媚的語氣,讓冰冷的目光的威力也

下降了許多。



  顧德曼當然不會被已經壓下胯下的美女總裁嚇到,尤其是看到林若溪因爲性

愛嬌豔欲滴的絕美俏臉淫笑道:「林若溪,你還真以爲你現在有權力對我指東點

西麽?你還是好好的想想怎麽和我做愛吧。」顧德曼說完,擡起林若溪光滑的美

腿的腿彎,將林若溪的膝蓋壓到酥胸上,猛烈的操幹起來,休毛濃厚的大腿與撞

擊在林若溪的翹臀發出「啪啪」的脆響,而肉棒在陰道內的抽送發出「滋滋」的

水聲。



  而林若溪本想忍著不發出令人沸騰的呻吟,但是她敏感的身體則是背叛了她,

讓她不情願的呻吟出聲:「啊……啊……快停下……混蛋……流氓……啊……啊

……不要啊……好疼啊……啊……啊……」而顧德曼則是感覺到林若溪的花房在

自己的抽送下越來越緊,甚至不用上全力連動都動不了,他知道,冰冷高傲的冰

山美人要被自己幹到高潮了,更是拼命的在林若溪的花房中抽送,敏感的龜頭被

又緊又熱的花房灼的又硬又大,粗長的棒身在蜜穴的嫩肉夾吸下爽快無比,再加

上林若溪那拼命壓抑卻又抑制不住的嬌吟,更是讓他仿佛要幹穿林若溪的子宮般

大力抽送。



  而林若溪隻感覺自己的小穴越來越熱,尤其是子宮深處有東西躍躍欲出,而

顧德曼則是不停的用巨大火熱的龜頭強吻陰道深處的小肉球——滑嫩的子宮口,

讓林若溪每次都無法控制的嬌吟出聲,最可怕的是,緊閉的子宮口正在龜頭的強

吻下漸漸打開。



  終于,在顧德曼大力抽送下,林若溪顫抖著達到了高潮:「不要……不要…

…好疼啊……肚子……肚子裏有……有東西……要出來……出來了……啊!——」

林若溪的兩條修長美腿死死的夾住顧得曼的腰,溫熱緊窄的陰道收縮著擠壓蠕吸

著粗長的肉棒,子宮深處的陰精噴在尚未射精的肉棒龜頭上,讓顧德曼差點精關

失守,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才將射精的欲望壓下。



  而高潮後的林若溪大腦一片空白,渾渾噩噩的癱軟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

麽,而顧德曼則是對林若溪說道:「林總,我的肉棒可還沒有射精哦,我今天一

定要品嘗林若溪你的子宮的美妙滋味。」林若溪聽了顧德曼的話回過神來,剛想

開口,顧德曼卻已不管不顧的將林若溪的修長雪白的美腿打開,巨大的肉棒再次

在林若溪的花房大力抽送。



  林若溪隻感覺敏感的子宮口被龜頭一次又一次的強吻,火熱的棒身不停的在

剛剛高潮的花房中來回摩擦,更可怕的是,自己的子宮口正被顧德曼的巨大龜頭

一點點強行頂開。



  而這時顧德曼的聲音又再次傳了過來:「若溪,你的子宮口已經被我打開一

半了哦,這滑滑的小肉球……哦……頂……頂起來真是舒服,而且……還……還

會吸我的龜頭,好爽,上面又黏又滑,軟軟的,頂起來感覺真是棒極了,看我幹

進你的子宮。」林若溪被身下傳來的快感的電流奪去了所有力氣,隨著顧德曼抽

送的節奏來回一下一下搖晃著身子隻能無力的掙紮,纖細白嫩的玉手無力的扶在

顧德曼的手臂抗拒的叫著:「啊……不要……啊……哦……不要再……再頂了…

…好疼……好深啊……快……快出去……快拿出去啊……」而顧德曼怎麽可能放

棄到口的肥肉,將林若溪的玉腿壓得更加分開,炫目雪白的玉腿被壓在床面,緊

繃的白嫩玉足則是挂在顧德曼的後腰,這樣的姿勢則是把玉腿中央粉嫩嬌小的神

秘花園完全展露在了顧德曼的面前,兩片因爲摩擦而變得嫣紅的小唇瓣又濕又軟,

中心的花穴則是被巨大的肉棒堵死,更是有一圈被肉棒磨出的白色泡沫汁水挂在

上面,顯得無比的淫靡。



  顧德曼一手繼續扶著林若溪的纖腰,而另一隻手則是搭在林若溪平坦雪白的

小腹,然後用大拇指壓在林若溪粉嫩穴口中央那堅挺如豆般的充血玉珠,輕柔的

揉弄著。



  被顧德曼不停的頂開花心的林若溪的身體早已敏感萬分,則刻陰蒂玉珠被襲,

盡管心裏無比抗拒,但身體早已向性欲臣服,被顧德曼如此玩弄,粉嫩的蜜穴流

出孱孱的淫水,發出了嬌媚入骨的呻吟:「啊……啊……不要……不要啊……那

裏……那裏不要……不要碰啊……啊啊……好疼……好……好麻……不要頂了…

…不要……不要再……再弄……弄人家……人家的那裏啊……」「真的不要麽…

…嗯?若溪,你這又熱……又緊的小穴……的……最裏面……的花心嫩肉……正

在動,嗯……正在……一點一點……的吃……吃我的……龜頭,感覺……到了麽,

我的龜頭每次……都頂到子宮……子宮口了……嗯……」顧德曼喘息著和林若溪

講著自己的感受,雙手按著林若溪的雪白柔滑美腿,在林若溪陰核上的手動作也

不停的揉捏,腰杆則是不停的挺動,粗長的陽具則是像打樁機般一記記的用力在

林若溪嬌嫩淫滑的小穴中奮力抽送。



  被強行分開雪白修長美腿的林若溪躺在床上,被顧德曼的肉棒在她濕潤緊窄

的嫩穴腔內抽送的更加動情,無力反抗的她不想看到自己不願見到的景象,秀眸

緊閉,黛眉皺起,滿身香汗的嬌軀被顧德曼沖撞的不住的搖晃,被衣服包裹在內

的玉乳隨著身體晃出一陣誘人的波浪,爲林若溪保留下最後的尊嚴,而誘人的紅

唇則是帶著一絲哭腔喊著:「啊啊……不要……不要再……再來了……好疼啊…

…裏面好熱……好麻……不要再往裏了……有什麽……東西……要……要進去了

……」顧德曼跪在林若溪的身前,滿頭大汗的低下頭,眼睛中帶著興奮的神色盯

著兩人汁水不斷緊密交合的私處,更加猛烈的挺動著自己的腰,用雞蛋一樣的巨

大龜頭一下下奮力的沖擊林若溪小穴深處神秘聖潔的柔嫩滑軟的子宮口,喘息的

對林若溪說道:「若溪……啊……你的……小穴正在……正在吸我……啊……好

緊……舒服死了……最裏面……感覺到了嘛?你的……你的子宮口……的嫩肉已

經……已經打開了……又軟又彈……每次龜頭頂上去……都被咬住了……好刺激

……好舒服……啊……」林若溪被顧德曼幹的玉體發抖,絕美的俏臉想要保持冰

冷的表情,但卻被滿臉動情的紅暈和妩媚的笑意襯托的更加誘人,而蜜穴深處的

子宮口一下下被顧德曼的龜頭頂開強吻,而被頂到的子宮口也毫不客氣的回吻著

侵犯它的巨大龜頭,早已濕潤不已的嬌嫩蜜洞被肉棒塞滿,隨著抽插發出「滋滋」

的淫靡水聲,讓聽到這聲音的人更加用力的侵犯她。



  顧德曼死死的盯著和林若溪密洞不停親密交合的肉棒說道:「若溪……感覺

到了麽……你的子宮口……已經……嗯嗯……已經打開的……差……不多了……

龜頭……已經……進去……一大半了……我馬上就能……就能完全進入……進入

你了……啊啊……」說罷,顧德曼更是加大了自己的動作,想要早點將肉棒完全

插入林若溪的小穴。



  林若溪俏臉通紅,美眸張開看著顧德曼說道:「不……不要啊……不要再…

…再進來了……好疼啊……你快出去……快出去啊……好疼啊……」顧德曼則是

吼道:「啊啊……若溪……我感覺你的子宮……子宮口……已經完全……完全開

了……我要進去了……要進……進去了!——」顧德曼猛的發力,巨大的肉棒從

林若溪雪白玉腿中央的神秘花園全部進入,巨大的肉棒將林若溪小穴中的淫水擠

出,濺在了床單,而顧德曼的小腹則是順勢貼上了林若溪的肥嫩陰阜,發出「啪」

的一聲脆響,顧德曼終于如願的完全進入了林若溪,而巨大的龜頭也進入了林若

溪神秘聖潔的子宮。



  「啊……好疼啊……好暈啊……」隨著林若溪一聲淒美高吭的絕望嬌啼,被

巨大龜頭頂到身體最深處的極度刺激讓林若溪的雪白玉體痙攣顫抖,雪白的藕臂

繃的毛直,纖細的玉手死死的捏著顧德曼的手臂,修長的凝脂美腿死死的夾住顧

德曼的腰不住的顫抖,緊窄嬌嫩的小穴也一陣陣死命的收縮夾緊了插在其中的肉

棒,粉嫩的洞口噴出一股股香甜的蜜水,在顧德曼進入她的子宮同時,林若溪再

次攀上了情欲的巅峰,無力的癱軟在床上。



  「若溪……林總裁……嗯嗯……感覺到了麽?我完全進入你的身體了……太

棒了……比想象中的還要……棒……嗯……還要舒服……你的……子宮……比小

穴……更緊……更嫩……更熱乎……我的龜頭……被……嗯……你的子宮……緊

緊的包裹著……好舒服……尤其是……子宮口……卡著我龜頭下面……下面的溝

裏……我的肉棒……已經完全……啊……啊……卡在……卡在你的小穴……嗯…

…小穴裏面了……啊……肉棒全進到你的……身子……身子裏了……好爽……你

現在全部……全部都是……都是我的了……啊……」顧德曼喘息著看著林若溪,

臉上布滿了得意和興奮的表情,雙手則是緊緊的抱著林若溪盤在他腰間的美腿,

將小腿搭在他的肩頭,不給林若溪一點休息的機會,用完全塞在林若溪緊窄嬌嫩

的小穴中的肉棒和雞蛋般的巨大龜頭來回抽送,摩擦刮弄著子宮裏的嬌嫩花蕊和

蜜洞中的滑嫩腔壁。



  「啊啊啊……不要動……好疼啊……肚子被刺穿了……裏面好脹啊……不要

動……不要動啊……啊啊……真的……真的……受不了……真的……嗯嗯……不

行……不行了啊……」林若溪不情願的被顧德曼送上了情欲的巅峰,發出陣陣誘

人的抗拒與呻吟,雪白的藕臂不知何時已經放在床上,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死死

的擰著床單,臉上痛出了痛苦與幸福並存的表情,雪白的玉腿被架起,讓肥美的

陰阜更加方便的迎合顧德曼的沖擊,而嬌嫩萬分的子宮內壁和濕熱軟滑的陰道肉

壁死死的包裹著顧德曼插在其中來回肆虐的巨大肉棒,被動的享受著那令人欲仙

欲死的狂野快感。



  顧德曼挺動自己的肉棒,每一次都用龜頭將林若溪的子宮扯到變形,然後重

重的插回林若溪的小穴,而粗長的肉棒在摩擦著蜜洞內壁同時帶動巨大的龜頭強

勢的頂在林若溪的子宮嫩蕊,小腹「啪」的一聲貼在林若溪的陰阜上,小穴中的

淫水則被肉棒擠出洞口。



  「啊啊……若溪……你的子宮裏面……啊啊……又嫩又軟……太舒服了……

龜頭被包的好……好舒服……子宮裏好熱……好軟……龜頭實在……實在是……

太舒服了……嗯嗯……小穴……也好厲害……好像會動……我的肉棒……哦……

被吸的好爽……又開始蠕動了……肉棒太爽了……子宮也在……在吸……吸我的

龜頭……不行了……我要射了!……我要射了……若溪……我要用精液……哦…

…灌……灌滿你的子宮……灌滿……啊灌滿你的肚子……把你的肚子幹……幹大

……讓你給我……給我生個孩子……啊……不行了……射了……射了……啊!—

—」「呀——不要啊……不要射啊……好燙啊……好燙啊……快拿出去啊……不

要再射了啊……好漲啊……好漲啊……嗚嗚……不要啊……燙死了啊……啊……」

滾燙的精液在林若溪的子宮內爆發,把林若溪再次送到了高潮,子宮內射的快感

遠遠超出了林若溪承受的快感,把林若溪燙的美目翻白,本是清冷絕倫的絕美俏

臉變得說不出的妩媚誘人,檀口中發出一陣陣快樂的高吭嬌吟,被架起的雪白美

腿陣陣顫抖著著,兩隻白嫩的雪足死死的蜷縮著,子宮深處噴出大量的陰精帶著

顧德曼的精液從被肉棒塞滿的穴口縫隙噴出……



  林若溪在性愛的巅峰快感與被強奸的屈辱中暈了過去……



  顧德曼的肉棒雖然還可以挺立,但是想到一會兒就要將林若溪交給那個人,

不情願的退出了林若溪的身體,隻聽「啵」的如同開啓香槟瓶蓋的聲音,顧德曼

將肉棒抽出了林若溪的小穴,沒有了肉棒的阻礙,被堵在小穴內的陰精夾帶著子

宮內噴出的精液緩緩的流了出來,順著林若溪的玉溝,滴在了床單上,形成一片

白濁的豆花,而微微挺起的小腹則是告訴人們,還有大量的精液留在林若溪的子

宮……



  顧德曼愛憐的將林若溪的身體清理幹淨,然後把挂在腳踝的內褲幫林若溪穿

了回去……



  林若溪再度醒來已經是在軍艦上了,先是迷惘的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想弄

明白自己爲什麽會在這裏,然後就想起了剛剛發生的事情,臉色不由的一陣倉白,

雖然是被迷奸,但自己還是背叛了楊辰,她希望剛剛發生的事情不是真的,但是

子宮內那種溫熱鼓脹的感覺告訴她,剛剛的事情都是真的。



  她不知道怎麽去面對楊辰,尤其是楊辰拉著她討好她,更是讓她不知所措,

而這時,子宮口開始放松,裏面的精液一點點的流了出來,雖然不多,但卻讓林

若溪無法保持淡定,她隻能定定的坐在甲闆上,努力的將小穴夾緊,不讓裏面的

精液流出來。



  就算是楊辰拉住她的素手,輸入真氣進去她也沒有做什麽反抗,她怕小穴內

的精液流出體外被楊辰發現,她不知道會發生什麽可怕的後果從軍艦到回到酒店

的路上隻能保持冰冷的模樣假裝生氣來保持沈默,到了索菲特大酒店外,主動地

下車,一個人默默走回賓館內,看到楊辰並沒有回來,走進房間的洗手間,將體

內的精液排出了體外……

















0.014453172683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