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三十年華(回憶錄)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序章一、
    今天我心情特別好,因為我終於有了自己的住所,雖然是別人家,但
是總有個安身之處,雖然我知道只要我開口,不可能沒有安身之處。

  自從離開家以後,我就為居住條件犯愁,最難對付的是我的兩個問題,一個
生活方式,我喜歡安靜的住所,朋友家真是個不錯的選擇,山腳下,也很安靜,
我喜歡的地方,只是民工很多,自然而然的,我也成了民工中的一員了。

  另外一個,我不喜歡離市區太遠,結果也讓我比較滿意,這�離市區不算很
遠,走路也用不到10多分鐘,只是車費貴了點,還能接受的了,最後,空蕩蕩
的房間,我一個人獨處,安靜的有點讓我變態。

  我過去的單位是私人造船俱樂部,在那�,雖然工資不算高,一個月什麼都
加完了,也就幾千塊出頭,但福利也算很好,包吃包住,什麼都不用自己發愁,
只是偶爾會受點小人氣而已,也算快樂,什麼都不用想,每天吃吃睡睡,偶爾回
趟老家,除我之外,他們都是有股份的,所以活的比我自在,我算寄人籬下,但
有時候不滿歸不滿,也是安於現狀的,畢竟別人看起來是份還算過的去的工作,
況且,也許哪天老闆心情好,給我點甜頭,我就發了。

  朋友也常嘲笑的說:你是未來的船王啊。

  總之,絕大多數的正常人,在這個人們普遍安於現狀缺乏創業精神的年代�
,都會覺得這是個不錯的地方,也是個不錯的工作。

  所以,當得知我要不想再去執行那份工作的時候,幾乎全部的人都吃驚得瞪
圓了眼睛。

  我用一貫的口吻說:項目結束了,沒有去的必要了。

  最初,大大小小的領導們都苦口婆心地挽留我,就象在挽救一個失足青年。

  我知道,其實他們並不是覺得我有多麼重要,而是不習慣有人要從他們寄託
了很多感情的地方遛之大吉,那簡直是一種對他們人生價值的否定。

  他們善良地一再問我不去的原因,希望找到解開我思想疙瘩的金鑰匙。

  但是,不是我不想告訴他們原因,而是我自己都不很清楚為什麼死也不想再
去。

  好象是有一天早上,我一覺醒來,突然厭倦了這種按時上班的生活,我想,
他奶奶的,憑啥我就不能夠自由支配自己的時間呢――那麼,乾脆就走吧。

  我點燃一支煙,只吸了一小半,就輕鬆而堅定地下了這個決心。

  我不需要找人商量,大學畢業後我就一個人獨來獨往,父母管不了那麼多,
過去我的前度女友小欣,大概畢業後2個月,基本上就很少給我打電話了,很快
,她發來一個簡單的短信,很隨意地說,我們結束吧。

  ‘有必要說說過去的事情。



  二、
   
   很多人可能會以為我是失戀導致心情不暢而在畢業後,東奔西跑,居無定所。

  哎,我都懶得解釋了,愛?愛個屁呀,我跟小欣談了一年半戀愛,說實話,
除了頭半年確實有那種所謂的愛情,後面的一年,基本上就只有性了。

  那時候,我們天天窩在學校外面租來的民工房�,我們做愛,剛一作完,她
就拿起厚厚的書看,看得津津有味,似乎比做愛享受多了。

  有一次我忍不住說,小欣,如果你沒出息,天理不容!一個人能拿出比做愛
大三倍的熱情來學習,能沒出息嗎?小欣就有點歉意地看著我,她的眼睛真美,
她說,沒辦法,可能我在那方面確實有點冷淡吧。

  我就惡毒地說,何止是有點呀,你根本就是個性冷淡!我記得小欣當時突然
說了句有些傷感的話,她說,阿峰,以後你還會遇到許多女孩子的,儘量不應找
太漂亮的,太漂亮的女孩,大多是性冷淡,因為她們老是被男人索取性,所以她
們很容易討厭性,人都是逆反的啊。

  這話讓我感傷,因為那是我還十分愛小欣,而她卻已經在為沒有她的我做打
算了,我比他大2歲,但是心理上她簡直比我大10歲,她知道她其實並不愛我
,所以她不期待我們會有結果。

  顯然,那時她已經清楚地意識到我們未來的結局了。

  我猜想,她可能僅僅因為在畢業前懶得再找男朋友,所以才維繫著我們的’
愛情‘。

  明白這一點之後,我就悄悄地將自己的心逐漸收了回來,象收荒匠一樣,一
天收一點點,終於,在快畢業了,我已經完全不愛她了,我為此而長噓一口氣,
放心地意識到,畢業後我們肯定會分手,而分手後我肯定不會難受,因為我不愛
也就不會受傷害。

  哈哈,去他媽的愛情。

  臨近小欣去廣州的那幾天,因為對彼此的將來心照不宣,我們的民工房�彌
漫著一種從此陌路天涯的氣氛,彷佛是為了抵抗著種氣氛,我們的性活動比平時
做得多一點點,那時,我們真的不像是情侶,而像是兄妹,有時,做著做著,我
幾乎要忍不住笑出來,因為我覺得彷佛是壓在自己的妹妹身上,罪惡而又滑稽,
滑稽到想笑。

  所以說,我對和小欣分手早有準備,我的居所定所,四處奔波,根本就和她
毫無關係。

  但是,同志們偏偏就是不信。

  不僅同志們不信,連我多年的老朋友小優也不信。

  小優,哎,這個跟我高中一起長大的女孩,不,確切地說應該叫小女人了,
她26歲,婚齡卻已經有了1年。

  我們認識10年有餘,她那麼瞭解我,居然也不相信。

  這讓我感到很失敗。

  那時,我已經很不容易地辦完了複雜的離校手續,正準備搬出那民工宿舍。

  我在這座城市東面的城郊結合帶租了房子,那是一個三居室�的一間,月租
金280,房間有12個平方,但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一放,再把床和書桌一
放,活動空間就很小了,幸虧我其他東西不多,很快也就把新居整理好了。

  小優是第一個來我新居的人,因為她離這兒最近。

  她就住在800米之外的’錦繡花園‘�,那是有錢人搞的一個別墅群。

  他老公在�面有兩幢別墅,一幢買來自己住,另一幢據小優說本來是打算買
來送給一個領導的,但那個人後來垮臺了,他老公就將伸出了一半的手縮了回來


  你看,小優的老公就有這麼精明。

  否則,小優也就不會嫁給他了,她不是那種只認錢的女人。

  對小優,我實在是瞭解得不能再瞭解。

  十餘年前,在老家的那個比較繁華的城鎮上,我們在一個高中�讀書著呢。

  那時,我大概十幾歲,讀高中,她呢,約摸十七歲,比我小一屆。

  發育得早,已經亭亭玉立了,吸引了許許多多我們大大小小男孩子賊兮兮的
目光,其中當然也包括我的目光,呵呵。

  沒多久,我就離開了那所高中,我比較懶散的一個人,不愛讀書,其實我人
也算蠻聰明的。

  離開後我迷上了上網等等亂七八糟的東西,流連在縣城,市區等等地方,美
其名曰:預備考大學,其實自己也不知道在幹嘛。

  這所培訓學校出來,又進那所,樂此不疲,只是那時候,沒想那麼多關於愛
情的東西,人還是很單純的,所以也很少想起小優,只是有一次回到老家的那個
還算很繁華的城鎮。

  某個夜晚,我從網吧�出來,記得那時夜色已深,我路過小優家門口。

  我突然看到一個男子送小優回大院,他們在她家樓下的路燈下擁吻了好幾秒
鐘。

  那一刻,我心�突然襲來一種說不清的惆悵。

  那時候,我自嘲自己是個廢人。

  那以後,我運氣好,不小心讓我上了一個不及格大學,等我再見到小優時,
已經是我大二了。

  小優突然找到我,原來小優考到我的隔壁學校讀中文系,專科。

  我算是她在這座城市唯一的熟人,於是我被動地擔當了小優哥哥的角色。



  三、

    說實在的,我真不想當她的哥哥,我一度想當她的男朋友,或者老公,都願意。

  但是,一種角色一旦確立,想要改變就很難了。

  我只好任由她撒嬌,任由她動不動從學校跑到我住的地方洗澡,甚至任由她
當著我的面換外衣,然後,任由她出去和別的男人跳舞,談戀愛,或者做愛。

  專科讀兩年,時間一晃而過,她要寫畢業論文了。

  當時我也快畢業了。

  我知道,她這兩年,基本上都在鬼混,哪里寫得出論文。

  果然不出所料,她央求我幫她寫。

  我答應了。

  論文寫好那天,下著小雨,我帶著她的畢業論文到了她學校女生樓下。

  小優很快就從樓上下來了,不象平時那麼磨摩蹭蹭。

  而且,我注意到,她還仔細打扮過一下,這在以往她和我相處的時候,可是
從來沒有過的,以前她每次和我在一起,都遠不象和他的男友在一起時那麼注重
打扮。

  而現在……我心�不禁一喜,想,莫非她對我有了感覺?正這麼猜測著,突
然有一輛輕巧的豐田無聲地駛了過來,我都還沒有發覺,小優已經一下子感覺到
了,她回頭看了一眼靠近過來的豐田,臉上陡然神采飛揚,眼睛�充滿了水一般
盈盈欲墜的幸福。

  我新認識了一個好朋友,小優說,峰哥,一起去吃晚飯吧。

  又認識了一個男朋友啊,我說,換得可真快。

  老哥,這回不換了。

  小優說,我就定下他算了。

  ……最後,我沒有和他倆一起去,我忘記我找的是個什麼理由了。

  我只記得,當豐田象幽靈一樣一閃而過之後,雨突然下的大起來,我心�感
到一種屈辱,我想,我再也不打這個可惡的小優的算盤了,如果說我曾經隱隱約
約地愛過她,那麼以後我再也不會愛她了。

  同時,我還老羞成怒地決定,這個哥哥的帽子也不要了,哥哥有什麼當頭!
那以後,我很久沒再和小優聯繫。



  四•

    小優畢業後沒有多久,就和那個有錢人結婚了,我也收到了請柬,當時
我在另外一個城市�晃蕩,她的婚禮,我理直氣壯的可以不用去。

  但是我也打了個電話向她解釋一下,手機已經換號碼了,卻忘記告訴我新號
碼了,雖然我打聽一下,她的號碼我還是可以打聽的到的,我懶的興師動眾了,
再也沒解釋過。

  那一次我喝醉了,風吹來吹去,把我吹的像個風箏,突然很想嘔吐,突然想
著,以後我可以再也不會和小優有什麼來往了,這個一直喊我哥哥的女孩子。

  已經走出了我的生活,心�不禁有幾分蒼茫,無奈,悲涼。

  人生總是在不停的開玩笑,在我對小優完全快忘記的時候,她突然給我打了
一個電話,那是快1年後的事情了,我已經從另外的城市回到老家了。

  那時候我在老家跟一個叫小萌的女孩子在一起有一小段時間了。

  有一次,我正在和小萌做愛,突然手機響了,我不想接,小萌:接吧,萬一
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呢?然後幫我拿過電話,塞到我手�。

  我繼續趴在小萌的身上,很不情願的接過手機,另一隻手抓過一條枕巾,扔
小萌臉上,小萌搖頭:峰,放心,我不會發出聲音,你看我什麼時候發出過聲音
?我一想也對,和小萌做愛的時候,還真沒聽她發出過聲音,也拒絕其他姿勢。

  聽她一提,平添了幾分沮喪。

  接通電話:喂!居然是小優:哥,你好像不高興,打擾你了嗎?我說:沒什
麼,有事嗎?小優說,也沒什麼事,就是心情煩,想見見你。

  當時,我和小萌幾乎是臉對著臉,電話�的聲音,很清晰的傳到小萌耳朵�
,那天小優很嘮叨,說個不停,誰聽著,都會誤會是我老情人之類的。

  小萌卻一點都不在意。

  那天我發現了,小萌其實也是一點都不愛我,一點都沒有,否則不會這麼無
所謂的。

  我至少能從她的眼神中看出來,如果一個人可以假裝,但是眼神不會假裝,
我感到有點莫名的悲涼,帶一種發洩的心理,我狠狠的用了幾下勁,有趣的是,
這時候外面的建房工地的打樁機,也在恰當的時候,發出聲音,忽然我感覺自己
也像個打樁機,終於,小萌呻吟了起來,我沒記錯的話,那是我們這麼多次做愛
的的過程中,唯一一次發出聲音的,真是諷刺。



 五•

    實際上,那次做愛過程中的電話,讓我明白了,小萌是不愛我的,小優
也一樣沒有愛過我,因為是人都會知道當時我在幹什麼的,而她卻自顧自的嘮叨
,顯然,她只是想找個人說話而已,而不會過問那男人在幹嘛,記得那次我的做
愛結束了,也恰時間,小優也說累了:哥,有空這兩天,我們見個面吧。

  幾天後,我們見面了,在速食店隨便的吃了點東西,我看著小優,她變了很
多,眼神中隱約透露著心事,我想她生活中一定有點不快樂,但是我不會說。

  突然,小優莫名的笑了一下:哥,你會講黃色笑話嗎,講個給我聽聽。

  我呆了,一下,我聽清楚了,只是沒反應過來,很多人說我反映遲鈍,我說
:什麼笑話?小優的臉色微微一笑:哥,我得走了,下次有空再聯絡。

  看著她走了,在我宿舍門口,後來我在想:如果當時,我主動一點,她肯定
就會像水一樣化掉了,只是我遲疑了,她走了。



  六•

   只到後來,一個晚上的一個偶遇,讓我明白了,小優的話確實是對我的
一個暗示,只是當時我遲疑了,我沒想這麼多。

  那天晚上,在縣城的一個小店,我們居然相遇了,隨後,小優請我去一家酒
吧喝酒,她居然學會了抽煙了,我蠻驚訝,她以前雖然也是很瘋的,但是介於道
德,她從來不抽煙,我們喝了很多酒,悶頭喝酒,我酒量很差勁,小優依然像上
次見面一樣,充滿了心事的眼睛我是真心關切的問: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心情
不好?小優笑笑的對我說:你要是能再喝掉5瓶,我就告訴你,我也笑了一下,
二話沒說,全喝了,一大口吐在地上,丟人。

  小優也在灌自己,我奪了她的酒,說:再喝醉死你……我才不會醉,小優說
:你喝完了,現在我告訴你,其實也沒什麼,我老公和秘書偷情,外面還有一個
女人,就這樣了,她反復的說了幾次,好像哭了……


    七•

    那一天,攙扶著找到了一個酒店,吐的一地。

  她蹲在門口吐,我艱難的去總台開了個房間,似乎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都
是順其自然的,進門,鎖門,沒開燈,小優在夜色中脫光了衣服,躺在床上,等
著我。

  而我卻緊張的發現,自己居然一直硬不起來,我忽然發現自己當初很渴望的
身體,在我面前,我卻是如此疲倦……小優似乎感覺到什麼了,很輕聲的說:你
知道,女的脫了衣服,沒人理,很傷人的。

  我說:馬上,馬上……小優:你覺得我是在利用你,是嗎?就當是吧,但是
你就當是友誼,我們把這事做完好嗎?行行,為了友誼,把愛做完,這話從我口
�說出來,真是他媽的經典。

  我可是在為了友誼啊,可是,也許是喝酒過量,或者是前一天縱欲過度,我
居然一直沒能硬起來。

  始終沒有。

  那一晚,我很想過去,按住她,吻她,然後做愛,但是我已經沒有這個能
力了,小優已經無聲的坐起來,默默的穿戴,當小優孤獨的腳步聲,消失了,我
感到一種絕望的情緒深入骨髓。



  八•
    第二天,我幾乎睡了一天,第三天,接到小優的電話:你身體好了嗎?
酒過了嗎?我說:過了,好了,我們實在找不到什麼話好說。

  沈默了良久,小優突然說話:你今天喝酒了嗎?沒有。

  那你今天做過了嗎?沒……暫時還……沒有。

  那我現在過來。

  若干時間後,小優出現在我訂的賓館�,我們做愛,很高興,這次很流暢,
好像完成了一個艱巨的任務一樣,我心�有說不出的輕鬆。



  九•

    男女之間的性行為啊,不管什麼理由啊,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此後,我們陸陸續續的做著愛,我和小萌也馬上結束了,因為她根本不愛我
,走的那麼自然。

  我們經常在那個我租的破房子�做愛,只是因為床上的衣服有時候亂扔,顯
的床特別的小,我只好坐起來,騰出位置,讓小優可以舒展的睡開,那時,我經
常點了一根煙,我一口,她一口,像是同命相連的人,互相依靠,又像兩隻被雨
打濕的野獸,你舔舔我,我舔舔你,呵護著對方的皮毛。

  那時候,我心�其實滿足的,我沒有工作,沒有房子,沒有錢,也沒有愛情
……但是我有一個小優,有著友誼,互相信任。

  並且居然可以上床做愛……在友誼不段加深的同時,不斷的上床,有時候感
覺上帝也是很仁慈的。



  十•

    那時候,我沒有工作啊,說起工作,實在讓我感到寒心啊。

  我大學是學中文秘書的,但是由於大學�都是混日子的,基本上沒怎麼學過
專業課,就算去學了,秘書專業那點東西,學了也沒什麼用,最後考試都是靠作
弊過關的,畢業後,又沒有做過與專業相關的工作,基本上該忘記的,都差不多
忘記了。

  作為一個文科科班出生的我,找與專業比較得當的工作,真是很困難,唯一
的出路是靠公務員,但是我又沒有那麼能耐,沒有那個家庭背景,有一種工作,
門檻很低啊,基本上,只要你過去,都可以應聘的上,業務員,但是我不屑做這
種事情,總感覺有點低下,自此,我從外面的城市回來,整整快3個月了,我一
直失業。

  找不到工作,對於一個男人的自信心,無論如何總是會很大影響的,那時候
,經常莫名煩躁,有時候經常會懷疑自己的能力,我是不是個無能的男人,除了
一些吃飯,睡覺,做愛,等等連動物都會的本能,我什麼都做不了,另人非常沮
喪。

  煩躁其實也是一種特別容易傳染的情緒吧,很輕易就能讓身邊的人也會莫名
的焦躁不安,有時候我還會覺得人與人不能靠的太近,哪怕只是單純的友誼,也
會傷害到對方,人真的不能靠的太近。

  如果說,剛開始和小優上床時,我和她象兩個孤獨的動物,互相慰藉,而兩
個多月的做愛,已經把我們靠的太近的。

  雖然可能更瞭解了,換句話說,友誼更深了,我彼此的傷害卻更多起來了,
如同兩隻刺蝟,不小心會紮到對方。



  十一•
    這一天,想回家看看,於是渾渾噩噩的回到家�,居然有了不大不小
的好消息,我有工作了,父親告訴我,叫我去那個還算繁華的鎮上,看下那個破
舊的印刷廠的門市部,姑且也算個工作吧,起碼一天可以賣點東西,當我的夥食
費,這也不錯啊,於是這一天,我都很開心,第二天,就興沖沖的跟著父親來到
那個破舊的老街門市部,工作算告一段落了。

  其實不用為吃飯,零花錢煩憂了,心情也顯得特別愉快,我總是這麼容易得
到滿足的人。

  今天應聘順利嗎?小優邊說邊解開胸罩,在我那破居室�,顯得格外的不協
調,分明是民工房嗎,人分明是貴婦嘛!呵呵,不用在應聘,面試了,我有事情
做了。

  我顯得格外開心,一邊說著,一邊脫褲子。

  真的啊,這麼快就找到了啊,蠻能幹的嘛,小優說,同時將蕾絲花邊的內褲
很優雅的褪下來。

  我看了一眼,心想,這內褲的錢,他媽的夠我吃一個星期了。

  心理極度不平衡。

  沒那,只是幫家�做點事,看著破店面,反正沒事情做,也找不到事情做,
現在總不至於餓死。

  我說著,壓上去小優喜歡開著燈做愛,喜歡叫喚,總的來說就是一個徹底的
激情派。

  這一點,我很滿意,我很喜歡。

  我是個做愛很專心的人,也許是出於對女性的尊重,應該是這樣,只是這天
,我因為一直在想工作和賺錢的事,做愛做的很不專心,東看西看。

  無意中,我發現小優的眼睛圓睜著,似乎正在盯著什麼,我順著看過去,原
來他盯著牆上的那個破了一半的衣服架,她嘴�正在習慣性地叫著,而她的眼神
卻是那麼的空洞,那麼茫然,那麼的無法投入,很顯然她也是在一邊做愛,一邊
開小差。

  而且,在她嘴�依然延續著的激情的叫聲的反襯下,她的小差開得如此反差
巨大,如此的漠然。

  我突然想起來過去女友小欣的那句話,說得是不要太漂亮的女孩,太漂亮的
大多是性冷淡,因為她們老是被男人索取性,所以她們很容易討厭性……心�突
然一陣涼意襲來,我感覺不出那是種什麼樣子的憂傷。

  那天晚上,小優走了,我睡不著,胡亂的想著想著,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上班了。

  開始上班的日子,比較辛苦,雖然是給自己家�做,不過我還是很用心的去
做,似乎我是想證明一點什麼,每天起早貪黑,還要經常帶客人到親戚那�去問
問這些東西,那些東西,因為門市部就我一個人,我還沒來得及把這些東西都搞
清楚,什麼價格啊,型號啊,亂七八糟的,不過我依然是興奮的,做的也不亦樂
呼,起碼我有事情可以做了,不是個廢人了,當時是這麼想的,只是沒想過會做
得有多好,那是我的天性,暫且不提。

  那段時間我也不經常回家,就呆在那個破民工房,雖然髒亂,但是我自由,
我喜歡自由的生活。

  工作的狀態,人是充實的,長久沒有做事的我,沒有預料到自己的體力會這
麼差,每天做完事情,回到住的地方,只想筆挺挺的好好躺著,簡直就沒有做愛
的興致。

  即使做,也是那麼的低品質,有氣無力。

  人嘛,總是互相影響的,漸漸的,小優的興致也更淡了,我和她其實都已經
對彼此之間的這個愛做的有些厭倦了。

  然而,走到如今這一步,我們似乎是在履行什麼責任一樣,如果沒有什麼特
殊原因,比如例假,拒絕做愛好像會顯得不夠尊重對方。

  所以我們依然一搭沒一搭的繼續做著愛,像老牛推破車一樣,懶懶散散,走
走停停。

  然而有一次,我們正在做愛,突然,一隻很大的死蚊子飛到小優的腿上,已
經是10月了,怎麼還會有死蚊子,這個破地方。

  小優說,快,拍死它。

  我輕輕的拍過去,蚊子飛開了,繞了一圈,停在小優的乳房上。

  小優說,怎麼這麼沒有用,快點拍死啊,用力拍。

  小優急了,那蚊子真的很大,看上去有點特殊,也許是變異品種。

  所以會怕。

  我也急了,用力急速的拍上去,蚊子死了。

  這是一隻碩大的蚊子,此刻停屍在小優的乳暈上,蚊子的肚子都被我肢解了
,好多的蚊子血,不清楚是人血還是蚊子的血。

  說不出的噁心。

  我繼續在小優的身上運動著,但低頭看到這只死掉的蚊子,胃部就一陣痙攣
,很難受,想吐。

  小優突然一下子摟緊我,將死蚊子壓在我們倆的胸脯之間,這樣蚊子就不會
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了。

  我感到舒服了好多,作為報答,我剛想吻一下小優,她突然說話了。

  我們這到底是友誼嗎?小優說,我怎麼覺得,你始終還是像我認識的哥哥,
你是我哥哥嗎?對,我是你哥哥。

  我說。

  那麼,我是在和我哥哥做愛,小優說。

  突然淚水一股一股地從她眼角流出來,我的胃不停的痙攣,腦子一片轟然。



  十二•

   經過這一番的折騰,我們知道都無法在面對了,什麼都沒有說,就心
照不宣的不再聯絡了。

  許多天以後,我忍不住打了個電話過去,對面傳來機械的回音:你撥打的電
話已停機,請稍候再撥!然後是英語,我具體不會念……我這次終於知道,小優
這次是確確實實的從我的生命�消失了,不會再出現了。

  工作依然繼續,此後的日子�,我很少在住在那個民工房子�,那一天我破
例住在那�,清早醒來,看這我的床,它是那麼的零亂,衣物亂堆在一起,像個
垃圾場,突然想起了小優,她曾經那麼多次要求我買一些衣服架子,可我老是推
三阻四的。

  如今,她不會在出現在這張零亂的床上了,我卻突然產生衝動,想要去買一
些衣服架子,把衣服都掛起來,然後我迅速的洗漱完畢,直奔商場,高高興興的
買了衣服架子,回來的路上,我顯得是那麼的開心,那麼的興奮,還有幸福的感
覺,全部都寫在臉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中了頭等福利大獎。

  那一天,我整個上午都在整理房間,連門市部的門都沒有去開,一直到下午
才去開門,然後很快又關門回家了。

  幾個月後,次年的初春了,我接到了通知,又打著包袱離開了這座城市,坐
車來到了一個新的城市,開始了我一段新的旅程……






















0.012638807296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