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家庭逸事1~6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鈴鈴鈴……」下課鈴聲響起來,我背著我的單肩背包走出了教師。

  突然,我身後想起一道美妙的聲音:「逸風,等一下。」

  我無奈地笑了笑,這聲音的主人正是我的小姨。

  我小姨的芳名叫做林秋芳,今年25歲。剛剛從大學畢業沒有多久。就來做
了一名人民教師。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照顧我,盡然讓我小姨做了我的班主任。小
姨在我們學校可是一個大美女。吹彈可破的肌膚。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眼睫毛
濃密而又纖長。胸前的雙峰不知道讓我們班的多少男生留了多少次鼻血。纖纖的
細腰下面是一對如白玉般的美腿。

  今天小阿姨穿了一件白領襯衫,外面套了一件外套,下身一條黑色的窄裙,
雙腿上裹了一雙肉色絲襪。腳上踩了一雙高跟鞋,露出了小阿姨可愛的腳趾,腳
趾上擦了火紅色的指甲油,仿佛在彰顯小阿姨火熱的青春。

  小阿姨向我快步走來,到了我身邊就把手上拿的資料丟給了我,說到:「哎
呀!真的累死了。」然後對我嗔道:「秋風,你幫我拿了哦!」

  我無奈的笑了笑,這個小阿姨還是老樣子,老把我當成她的哥們,好像自己
不是她侄兒一樣。

  小阿姨把資料拿給我之後顯得非常輕松。雙手摟著我的胳膊,胸前的雙峰擠
壓著我的手臂,給我帶來了銷魂的銷售,但又礙于她是我小姨,不敢有所動作。

  待到來到校園門口,後面傳來了一道美妙的聲音。

  「小弟,等一下。」我聽聲音就聽得出來是誰,她就是我的親生姐姐:蕭雅
雯,今年18歲,隻見姐姐快步跑到我身旁說道:「呵呵!今天太高興了,可以
和小弟小阿姨一起回去。」

  我用眼睛打量了一下姐姐,她今天穿了件粉紅色T恤,下身穿了條牛仔褲,
腳上穿了雙白色的耐克闆鞋,整個人看起來十分有活力。

  我看了以後感歎道:「姐姐的身材越來越好了。」

  我們三人走到了小阿姨的奧迪Q7的旁邊。小阿姨正準備打開車門,姐姐就
把她攔住了,隨即對小阿姨撒嬌道:「小阿姨,今天你一定很累了吧,就別開車
了,讓我來吧!」

  這時候小阿姨笑道:「雅雯,你想開就直說嘛!何必拐彎抹角的呢?」

  姐姐臉紅道:「討厭了啦!別說了。」然後去與小阿姨打鬧。

  經過一番折騰,車子終于上路了……再經過一個路口時。一輛貨車突然從旁
邊的路口沖了過來。辛好姐姐緊急刹車。沒有撞上去。都是小阿姨卻因爲突然的
刹車而頭暈,這時候姐姐說:「弟弟,你照顧好小阿姨,我專心開車。」

  我將小阿姨抱到後面的長座上,小阿姨不想吹風。所以我就把車窗給關了,
因爲我和小阿姨歲是坐在姐姐後面的座位上。而且車內的後視鏡也因爲剛才的緊
急刹車而掉下來。所以姐姐是看不見後面的。車子的玻璃經過特別處理。外面的
人看不見�面。

  這時小阿姨座在座位上說:「逸風,幫我按摩一下太陽穴,我頭痛。」

  我就把身子偏過去給小阿姨按摩太陽穴,這時候我想。要是我在這�非禮一
下小阿姨,那麽不是很刺激麽。想罷,我就把手慢慢的劃落下去,小阿姨或許是
感到我的異樣。但又不敢說出來,所以隻有咬牙忍受著。

  我發現小阿姨她的呼吸隨著我的手的下落而急促起來。我的手順著她的臉蛋
慢慢下滑,經過那天鵝般的白頸。劃向那飽滿的酥胸這個時候。小阿姨睜開眼睛。
看著我,在我耳邊乞求道:「逸風……不……不要。」

  我知道她是怕前面的姐姐知道,所以不敢大聲張揚,這恰巧給了我機會。

  我在她耳邊說道:「小阿姨,就一下嘛!好不好?」

  小阿姨天真的想到,就讓他摸一下吧!于是紅著臉說道:「你說的哦,隻摸
一下。」而後就閉上美眸。

  我這個時候得到進攻的號角,就隔著衣服在小阿姨酥胸上揉捏著,並且用上
了我以前看A片時,�面那些猥瑣男侵犯女孩子的手法。

  小阿姨被我弄得臉蛋紅撲撲的小嘴微微喘氣,轉過頭來對我說:「逸風,你
不是說之摸一下的嗎?現在都摸了一分鍾了呀!」

  這個時候我說道:「小阿姨,我說過隻摸一下。但是,沒說要摸多久呀!」

  小阿姨被我摸著,又不侍衛敢動,因爲她怕姐姐轉過頭來看見,所以就任由
我施爲了。

  這時我爲了進一步攻陷陣地先把手從小阿姨傲人的雙峰上拿下來。然後用姐
姐也能聽得到的聲音說道:「小姨,你把頭靠在我大腿上,我才能幫你更好的按
摩。」

  小姨起初不願意。但是後來姐姐說道:「小姨,逸風難得表現一次,你就同
意了吧!」

  小姨不好拒絕。所以就半推半就的答應了。

  小姨把腦袋靠在我腿上。而我則進一步實施我的計劃,我把手從小姨的襯衫
底下伸進去,然後輕輕的把奶罩推開。用手去攀爬小姨的酥胸。我的眼睛能夠從
她的領口看見小姨的玉兔被我把玩成各種各樣的形狀,小姨媚眼如絲的靠在我懷
�。我把手從小姨襯衫�面收了回來。放在鼻子前聞一聞。一股奶香撲面而來。

  我不由道:「好香呀!」

  小姨聽見我所說的話,臉蛋不由得更紅了然後我把手伸到小姨的窄裙底下。
撫摸著她那穿著絲襪的美腿,我感覺到小姨的身體在不斷顫抖。

  我的手沿路而上,來到了小姨的禁地門口,隔著薄薄的絲襪和絲質內褲,撫
摸著小姨的嫩穴,小姨這時候擡起頭來對我說:「逸風不要……」

  『要』字還沒有說完就被我堵住了嘴巴,我的舌頭拼命的往小姨嘴�伸去,
我的舌頭撬開來小姨的牙關,進去逮住了她的香舌。貪婪的吸取她的津液。我一
邊聞,手也在不斷的撫摸小姨的嫩穴。

  大概吻了一分鍾之後,我就放過了小姨。因爲我怕姐姐突然轉過頭來發現我
和小姨之間的事。

  我的手感覺到,小姨的嫩穴在不斷的向外噴出火熱的氣體。而絲質內褲也濕
了。我用手指甲把小姨的絲襪刮開一個洞,然後把絲質內褲撥開,用中指輕輕的
騷動小姨的陰蒂,並不時的扣弄小姨的嫩穴。

  小姨被我弄得嬌喘籲籲,喉嚨拼命壓抑著這緻命的快感,她盡管壓低了聲音
可是我還是聽得到。

  「嗯……嗯……嗯……要到了……要到了……」然後小姨嫩穴內噴薄出一股
濕滑的液體。我的手也被弄的滿手都是。

  小姨這時臉蛋上挂著高潮餘韻後的笑容。

  知道姐姐將要把車開到家時,小姨才從我懷�起來。並重新整理好衣著到家
後姐姐先打開車門然後小姨對我說:「逸風剛才真的……真……的很…舒服。」
然後就推開車門走了出去看著小姨遠去的背影,那挺翹的屁股,無時無刻不在誘
惑著我,我嘴角挂起一絲微笑,心�想到!小姨你是我的你跑不掉的。

  我的家坐落在城區,這�環境優美!每一家都是一棟獨立的別墅!所以顯得
非常清靜,我家的房子是我父親去世留下的!我父親在前幾年一次生意途中出了
意外,在一場車禍中死去了,我父親死了之後媽媽就把精力全部放在我和姐姐身
上。

  媽媽的名字叫做林秋月,今年38歲,但是因爲常年鍛煉的緣故,所以顯得
非常年輕,看著好像25歲的小姑娘似的,在街上和餐廳了,經常有人帶著玫瑰
花向她求愛。

  但是媽媽從不對其他男人加以顔色,在公司�葉不和其他男性來往,但是著
任然不能削減她的美麗,反而有更多的男人迷戀她。

  媽媽的身材非常棒,有著能和林志玲比肩的身材,臉蛋猶如剛剝了殼的雞蛋
水水的,吹彈可破,一頭烏黑靓麗的秀發。臉蛋是典型的瓜子臉,嬌挺的鼻子,
櫻桃小嘴,讓人看了直想親一口,回到家中,看見媽媽正在做飯,雖然家�很有
錢,但是媽媽依舊堅持自己做飯,這可能是對我和姐姐的一種愛吧。小姨進來以
後就直接去幫媽媽做飯。而我和媽媽打過招呼以後就直接去我的房間�面了。

  過了沒多久,一陣敲門聲響起!我開門一看,原來是姐姐。

  這時的姐姐已經把原先的衣服換了,換成一件睡衣!玲珑有緻的嬌軀散發著
無限的魅力,無時無刻不誘惑著我。

  姐姐對我說道:「小弟,剛才你和小姨在車上做了什麽?我怎麽聞見了那種
味道?」

  我心�聽了姐姐的話以後暗暗吃驚!爲什麽姐姐會知道,難道是因爲它聞見
了小姨淫水的味道?

  我心�強裝鎮靜的對姐姐說:「沒有啊!我和小姨做什麽了,我隻是幫她按
摩一下而已!」

  姐姐這時說道:「你還裝我明明看見你把手伸進小姨的衣服�,還去摸她的
奶子,並且還把手伸進了小姨的下面。如果你不承認我就去告訴媽媽去。」說罷
就要離開我的房間。

  我忙把姐姐拉了回來!並順手把門給鎖上。讓她坐在床上!對她說道:「是
的,剛才我在車上是對小姨做了那種事情。你想要我對你做那種事情嗎?」

  當姐姐還在沈浸在我說的前半句話曆史我突然撲向姐姐,將姐姐撲到在了床
上,雙手溫柔的捆綁著姐姐的手,然後把身軀壓了上去,用最去問姐姐的嘴,在
聞姐姐的時候,舌頭像毒龍一樣,伸進姐姐的嘴�面,找到她的香舌,與之糾纏
在一起。

  姐姐在我身下無力的掙紮,我則趁機把手從姐姐的睡衣下面伸進去!去揉捏
那嬌嫩的乳房!姐姐受到我的襲擊,嬌軀不斷的顫抖!我則不斷的吸取姐姐香甜
的津液!慢慢的,我的手不滿足于之在姐姐雙峰之間來回,慢慢的滑向姐姐下身
那反草萋萋的美麗山谷。

  我把手放從姐姐睡褲上方伸了下去!�面的絲質內褲中間的那一點已經濕透
了,我用手撥開姐姐的內褲,用中指沾了一點然後拿出來,對姐姐說道:「姐,
這個是是什麽?」

  姐姐臉羞得通紅,說道:「你怎麽那麽壞,怎麽欺負我。」

  我把姐姐的睡褲拔下,把睡褲扒到小腿,然後我就用舌頭去輕吻姐姐大腿內
側,姐姐的小穴經過我不斷的挑逗,早就已經濕的不行,我將姐姐最後的小內褲
脫掉之後,姐姐的下身就完全展現在我的眼前,姐姐的陰唇十分小巧,僅僅的閉
合在陰部上,仿佛還沒有被開采過的土地一樣,時不時從陰唇�邊露出一絲絲透
明的粘液,我用舌頭去舔舐姐姐的小穴。

  姐姐的身子緊緊的蹦了起來,然後又放松,隨即陰唇又流出更多的陰液。隨
著我舔舐的加快,姐姐留出的水也越來越多。我貪婪的將姐姐流出的水吃下,這
一幕被姐姐看在眼�。

  姐姐說道:「弟弟別吃,那東西髒。」

  我說道:「不怕,隻要是姐姐流出來的東西都不髒,隻要姐姐願意,我就願
意讓姐姐舒服。」

  姐姐被感動的無以複加

  隨即我繼續底下頭去舔舐姐姐的淫水。我吸食姐姐淫水的聲音,啧啧作響,
姐姐聽了之後臉蛋不由得再次紅了起來。

  我把嘴唇緊緊的貼著姐姐的陰唇,然後用自己的舌頭,像毒龍鑽一般,向姐
姐陰唇深處插去……

  這時候,姐姐呻吟道:「嗯……弟弟……你舔得好,姐……姐……的小穴好舒
服!啊……輕點……頂到陰蒂了……」

  我聽了姐姐的呻吟之後,更加賣力的舔舐姐姐的陰唇。姐姐的身體越來越顫
抖!爲了獲得更多的快感,按住我的後腦袋,向她的陰道按去。

  我把雙手向姐姐的屁股繞去,雙手在姐姐挺翹的屁股上用力的揉捏,姐姐的
屁股十分的光滑!雖然姐姐還是少女,沒有少婦那般豐滿。但是也有別一樣的味
道。

  姐姐的陰唇經過我的舔舐,然後我用一隻手把姐姐的陰唇搬開,入眼之處是
一片鮮紅的嫩肉,隨著姐姐不時的顫抖,嫩肉深處不斷有透明的淫液紛湧而出。
我則更加賣力的舔舐姐姐的陰道,仿佛要把姐姐的淫水全部舔舐幹淨才罷休。

  我用手輕輕撥開陰唇上面連接處的包皮,露出姐姐珍珠般可愛的小珍珠,張
開嘴巴,用力的吸允!

   「啊……弟弟……你要姐姐的命了……你要把姐姐的豆豆吃了啊……啊……弟弟
……輕點……輕點……姐姐……的下……面……要壞了呀!唔……唔……唔……唔……
唔……唔……唔……唔……唔,壞了……真的壞了……」

  姐姐用手將我的頭死死的按在他的陰部上,而我爲了讓姐姐更舒服,所以就
把嘴巴死死的貼在姐姐的小屄上,鼻子頂在了姐姐的陰蒂上。姐姐花莖的花蜜向
我湧來,我好似一個辛勤的園丁,不忍浪費一滴花蜜一樣,全都張嘴接住並吃下
去。雖然我很努力的用嘴巴緊貼姐姐的小穴,但是還有一絲花蜜從我嘴角流下。

  而我也因爲長時間的不能呼吸而臉漲得通紅。

  姐姐高潮過後,松開了手。看見我因爲它弄的臉紅脖子粗的,嘴上和臉上也
沾滿了她的淫水,感動的說道:「對不起,弟弟,我爲了自己卻把你給忘了!」

  說罷姐姐不顧我臉上和嘴�淫水的味道。向我聞來,舌頭伸進我的嘴�與我
瘋狂的糾纏在一起。就在我們享受溫馨的時刻,門口傳來了小姨的竅門聲:「逸
風,雅雯吃飯了。」

  這是姐姐在我耳邊說道:「弟弟,晚上能來我房間嗎?我等你唷!」

  說完姐姐就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出去,而我則癡呆的坐在那�,半天才反
應過來。心�狂喜道:「我的幸福生活將從今晚開始。」



      (2)

  吃晚飯的時候小姨不斷的爲我夾菜,對我的笑容也比往日增加了許多,這讓
媽媽和姐姐都很驚訝!尤其是姐姐,驚訝之餘還多了一份嫉妒。吃過晚飯。媽媽
賢惠的洗著晚,看著媽媽的背影,我忽然有一種溫馨的感覺,心想:若是能找這
樣一個幸福應該會很幸福吧?

  晚飯過後媽媽和小姨兩個出去逛街去了,家�面隻有我和姐姐,一想到姐姐
我全身的血脈就有種噴發的感覺。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來到了姐姐房間門口,輕輕把門推開,之間姐姐做在
床邊,身上穿著一套粉紅色半透明帶著蕾絲花邊的性感睡衣姐姐看見我進來,心
�面好似一頭小鹿在心中四處亂轉,我走到姐姐床邊。

  這時姐姐擡起頭來看著我,「逸風,等一下輕一點好嗎,姐姐…姐姐還是…
還是一個處女,」然後姐姐羞的把臉壓的低低的。

  「什麽,姐姐你的處女願意給我?」

  「嗯」

  「姐姐,你放心,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我開始了對姐姐的進攻,我把姐姐摟在懷中,一雙大手在姐姐渾身上下撫摸
著,用嘴巴去吸吮姐的嘴唇,舌頭伸進去逮住姐姐的小香舌盡情的揉虐,姐姐從
鼻子中偶爾發出的清喘聲,我把手從姐姐的睡衣下方伸進去,我的手掌每移動一
寸,姐姐的嬌軀都會顫抖的不行,我一路來到了姐姐的酥胸旁邊,將奶罩解開,
直接揉捏姐姐的酥胸,

    突然我的眼光看見了姐姐剛剛買來,還未來得及開封的,放在桌子上的絲
襪。

  「姐姐你能不能穿上絲襪?」姐姐愣了愣,「想不到逸風還有戀物癖呢!好
吧!姐姐就把絲襪穿上。

  姐姐穿絲襪的時候十分的誘人,先將腳掌的前端穿在絲襪�,然後把絲襪給
整條腿套上。

  姐姐穿上黑色的絲襪後,整個人平添了誘人的魅力,我再次把姐姐壓在身了
下,把姐姐全身上下的衣服都脫得隻剩下黑色長筒絲襪,姐姐的玉體就這樣暴露
在空氣中,我不由得再次感歎姐姐的美麗,雪白的肌膚。嬌挺的乳房,奶子上有
兩顆鮮紅的草莓,一看便知還沒有被人摘采過。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茂密的黑森
林。

  我俯下身去,喊住了姐姐胸前的那點嫣紅。

  「啊」姐姐在我含住的那瞬間,竟然敏感的叫了出來。不愧是未經人事的處
女啊!

  我的另外一隻手按在姐姐另外一隻奶子上,白嫩的奶子在我的亵玩之下,不
斷的變換形狀,上面的粉紅色的蓓蕾迅速的充血聽力了起來,

  「姐姐的奶子有多大呢」

  「才33C而已,弟弟一定摸的不過瘾吧」

  「才不會呢!姐姐的奶子是最好的!」我又再次把姐姐的粉紅色乳頭含入嘴
中,用力的吸吮,仿佛要把姐姐的奶子會流出甜美的奶水一般。姐姐也發出了甜
美的呻吟。

  「嗯……嗯……嗯……嗯……」姐姐喉嚨�發出了極力壓低的呻吟聲。

  「姐姐舒服嗎?」

  「嗯…好舒服……弟弟……再用力點……唔……奶頭要被你……吸……掉了」

  我的手,伸到姐姐的下身,撫摸那穿著絲襪的大腿。我的手在姐姐的大腿上
來回撫摸。薄如蟬翼的絲襪給了我無上的快感。每當我撫摸姐姐的絲襪大腿時,
姐姐都會顫抖。

  「姐姐好性感哦!」原來姐姐的大腿內側也是一個性感的地方。

  「姐姐的絲襪腿真好摸呢?以後還願意給我摸嗎?」

  「唔……願意……姐姐以後……天天……都給……弟弟……摸我的……絲襪
腿」姐姐用顫抖的聲音斷斷續回答者我。

  我立起身子,坐在床上把頭湊到姐姐的下身,伸出舌頭去舔舐姐姐的陰唇。
姐姐的陰毛就好像芳草一樣。對我的臉進行著搔癢。我把姐姐的陰唇搬開,露出
了�面鮮紅的嫩肉,把嘴貼上去,舌頭伸出去,仿佛毒龍鑽一般,猛烈的插著姐
姐的陰道。

  「唔……唔……弟弟……舌頭……舌頭……再深一點……再深一點……」姐姐發
出了淫蕩而又甜美的呻吟。

  我將舌頭從姐姐的陰道�面伸出來,用手幫開了陰唇上方的包皮,露出了一
顆鮮紅的珍珠,然後用舌頭去舔舐一下。

  「啊……」姐姐顫抖的更厲害了。

  「弟弟……你好壞……去舔姐姐的……小豆豆」

  我不滿足與隻舔舐姐姐的陰蒂,改變戰術,用嘴巴把姐姐的陰蒂整顆含住。
然後用力的吸吮!

  「啊…啊…啊……啊……好舒服……輕點…姐姐的小豆豆的要被你吃了……」

  我聽了姐姐的呻吟之後,更加加重了舔舐的力道。

  「啊……不行了……姐姐不行了……要壞了……要壞了……」姐姐洩身了,
從姐姐的陰道�面洩除大量的淫水。全都被我一滴不剩的吞進了肚子�。

  姐姐高潮過後,臉上的嫣紅還沒有退去。我俯上身子去,用嘴巴去親吻姐姐
的小嘴,姐姐也不顧我的嘴�面還有她的淫水。小舌與我糾纏在一起。用力的吸
吮著我的津液。

  「姐姐,剛才舒服嗎?」

  「嗯舒服死了,感覺好像飛到了天上一樣。」

  「那麽,現在你舒服了,該我了,好麽。」

  「嗯……弟弟……你來吧!」

  我立起身子,迅速把衣服脫光。我的18CM的雞巴頓時露了出來。

  「啊……好大……」

  「當然……等下還要放進你小穴�面呢!」

  我把雞巴放在姐姐小穴門口。摩擦著姐姐的陰唇。時不時的插進去一厘米左
右。我的雞巴在姐姐小穴門口來回摩擦。龜頭上早已經沾滿了姐姐的淫液。

  「姐姐。我要進去了哦!」

  「嗯……」姐姐羞澀的閉上了眼睛。

  「等下進去會有點疼,姐姐你忍一下。」

  「嗯弟弟。我會忍住的……」

  我吧雞巴從姐姐陰道門口緩緩才插入,一時之間,姐姐緊窄的處女蜜穴僅僅
的含住我的龜頭。巨大的龜頭經過姐姐的蜜穴擠壓,差點就要一洩而注,我的龜
頭想前插去。感覺到已經被一堵牆阻擋住了。原來,這個是姐姐的處女膜。

  「姐姐,我要繼續插進去了」

  「嗯。弟弟,你放心的插進來吧!」

  我舉槍沖刺,一舉沖破了姐姐的處女膜。

   「啊……啊……啊……好痛……弟弟……輕點…姐姐好痛」姐姐爆發出淒慘的
聲音。

  爲了緩清姐姐破處的痛楚,我用嘴吻住了姐姐性感的嘴唇,雙手再次攀爬上
了姐姐的酥胸。溫柔的揉捏著。舌頭與姐姐的舌頭糾纏在一起。漸漸的,姐姐破
處之痛沒有那麽明顯了。

  大概過了十分鍾,「姐姐還痛嗎?」

  「好多了,弟弟你可以動一動了。」

  我把插在姐姐蜜穴�的雞巴緩緩的抽動,還好在和姐姐做愛之前,幫姐姐做
了一次口交。因爲姐姐高潮,陰道�面有著一些淫水,所以破處才會顯得順利的
多。

  我漸漸的抽動著姐姐屄�的雞巴,姐姐濕熱的花莖僅僅包裹著我的雞巴。火
熱的溫度仿佛要把我的肉棒融化。

  「啊……啊……啊……好大……弟弟……輕點……再輕點…這樣下去會壞的……」
姐姐話還沒有說完,我再次吻上的姐姐的嘴唇,手也用力的揉搓姐姐的奶子。姐
姐的穿著絲襪的雙腿也勾著我的腰部,腰部于絲襪摩擦的快感傳來,是我更加興
奮的抽動插在姐姐陰道�面的雞巴,于揉搓姐姐奶子的雙手。

  我吻了許久,嘴唇與姐姐性感的小嘴分開,「姐姐,舒服嗎?」

  姐姐感受著我下身的抽動。「嗯……非常舒服」

  「我加快速度了哦」

  「嗯」

  我用手扶住姐姐性感的小腹兩側,雞巴抽插得更快。每次都是龜頭將要抽離
陰道時,又如回馬槍般用力頂向姐姐緊窄的蜜穴,然後頂在姐姐陰道深處的花心,
用力的研磨。

   「啊……啊……啊……啊……啊……啊……弟弟……太舒服了……」姐姐因爲十
分的爽快,所以聲音漸漸大了起來,也叫的越來越放蕩。

  「啊…啊…啊……弟弟……再用力點……用力……姐姐……舒服……死了……」

  「不行了…姐姐要洩了……要洩了……弟弟……我們一起去吧…一起……」

  我雞巴在姐姐穴中抽動,漸漸的我感到雞巴上傳來的快感越來越強烈。

  「姐姐,我要射了,射在哪�?」

   「射在……姐姐的……穴……�,姐姐……今……天……是安全期……你就放
心的射吧!」姐姐因爲激烈的性交,激動的說話也斷斷續續的。

  「洩了……洩了……」姐姐花心之處洩出一股陰精,打在我的龜頭之上。

  「姐姐……不行了……我要射了」我吧龜頭用力頂在姐姐的花心之處。龜頭
的馬眼猛烈的噴發處大量滾燙的精液,打在姐姐子宮之中。

  「好燙……好燙……又洩了」姐姐在高潮之後,經過我滾燙精液的擊打,再
次達到了高潮。

  高潮過後我僅僅的摟住姐姐,姐姐還在閉上眼睛回味高潮的餘韻。

  「姐姐,你從今天開始,就是我的人了。」

  嗯」姐姐如小貓一般,紅著臉回答我後,又把臉埋在我的懷�。

  突然,姐姐伏在我耳邊說道:「弟弟,姐姐還想再來一次」

  我聽了大爲興奮,既然美人有如此要求。我何樂而不爲呢?

  我對姐姐說到:姐姐你看我的小弟弟,他現在還沒有戰鬥力呢?

  「除非」

  「除非什麽?」

  我躺在床上,把姐姐的絲襪小腳,拉了過來,家在我的雞巴兩旁。說道:
「除非,像這樣弄」

  姐姐頓時明白了我的意思,我是要她幫我腳交。所以就羞紅了臉答應了

  姐姐的絲襪小腳,夾著我的雞巴,緩緩的做著活塞運動,我看像姐姐,她紅
著臉,表情十分認真而又淫蕩。真是美極了。姐姐的絲襪小腳在我那沾滿我和姐
姐的淫液的雞巴上緩緩的上下抽動著。

  姐姐的絲襪不時的會觸碰到我的敏感的龜頭,每次摩擦我都會顫抖。

  漸漸的,姐姐的小腳速度,越來越快,我也即將噴發。

       「不……行了……要射了……射了……啊啊啊啊啊……」姐姐用小腳用力的摩
擦我的雞巴。同時淫蕩的說到:「弟弟射吧,射在姐姐的絲襪上。」

  本來就有戀物癖的我,聽了這番話之後,更是興奮。龜頭噴發出了濃濁的精
液,全部噴發在姐姐的絲襪小腳上。

  噴發過後,姐姐還妖豔的把我的精液均勻的摸在她的絲襪小腳上。看見如此
淫蕩的畫面。我的雞巴頓時又力了起來。

  「姐姐,我要幹你」

  「啊!不要休息下嗎?……啊!」姐姐還沒有說完就被我吧身子翻過去,變
成狗交式。挺翹的屁股正對著我。

  我再次將我的雞巴定在姐姐的陰道門口,姐姐的小穴還留著剛才與我性交,
我所噴發的精液與她的淫水的混合液體。

  「我進去了,姐姐」

  這時姐姐淫蕩的轉過頭來,用舌頭舔了舔嘴唇,說到:「歡迎光臨」

  美人如此邀請,我怎麽還能按捺得住,小腹微微收縮,將我18CM的雞巴
緩緩抽送進去。緊窄的蜜穴緊緊包裹著我,姐姐經過剛才的性交,陰道�早已經
是洪水泛濫,雖然還有一些處女膜破時留下的鮮紅也體,但這並不能阻擋我的快
感,我俯下身子,爬在姐姐的背上,雙手伸下去各自抓著一個奶子用力的揉捏,
雞巴也在姐姐陰道�面用力的抽送,頓時,姐姐爆發出甜美的呻吟。

   「啊……弟弟……你好厲害……頂的好深……」

   「頂到花心了……弟弟……再用力一點……多愛……姐姐……一點」姐姐如花的
笑臉上刻滿了一些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表情,挺翹的屁股仍然翹起來,迎
接我的沖刺。小手抓著傳當似乎在發洩那緻命的快感。

  我與姐姐性交的地方,湧出了一圈圈白色的泡沫。淫水從姐姐的蜜穴�面留
下,順著黑色絲襪留到床單上,在絲襪上留下了一道白色的痕迹,白色的陰精于
那黑色的絲襪形成鮮明的對比。

   「啊啊啊啊……弟弟……你太厲害了……再用力點……小穴要被你幹壞了……
吾……快要不行了。」姐姐在床上瘋狂的與我做愛。爆發出的淫蕩叫聲仿佛要把
屋頂掀翻似的,還好房子的隔音效果超棒,否則一定會把媽媽吵醒。

  「姐姐…舒服嗎……舒服……就叫……出來吧……」我俯在姐姐耳邊說道。

      經過激烈的性交。我和姐姐都氣喘籲籲。但是還是持續著這場世人所不齒的
亂倫性交。

  「姐姐,我不行了,我要射了」我龜頭上傳來的快感是我對雞巴的控制力逐
漸喪失。

  「弟弟…我也快了……等等我……我們一起去」姐姐小嘴爆發出甜美的呻吟,
仿佛在鼓勵著我再次的用力耕耘。

   「姐姐……我要射了……我要射了」我的雞巴上傳來的快感,已經使我達到
快感的頂峰。

  「射吧……嗚……嗚……嗚……射……進來……啊……啊啊……啊……啊…啊……
射進……姐姐的……子宮,讓……姐姐懷孕……讓……姐…姐懷上你……的孩子。讓
姐姐給……你……生個……兒子」姐姐在即將達到高潮的那一刻,激烈的性交快感
讓她爽了眼淚都留下來。如泣如訴的像我表達著她對我的愛意,竟然連懷孕這等
羞人的事都說了出口。

  「姐姐……射了……射進去……讓你懷孕……懷上我的孩子……」

  在我射出滾燙的精液後,姐的子宮被我滾燙的精液擊打。也洩出了寶貴的陰
精。

   「弟弟……你的精液好燙……壞了……壞了……啊啊啊啊啊啊」姐姐在我射出
精液後,也相繼洩出了陰精。洩出的陰精打在我龜頭上,令我舒爽不已。

  良久,姐姐高潮過後,屁股仍然挺翹著,我也俯在她光滑的背上。雞巴還插
在那蜜穴之總。雞巴插在�面,又一次脹大,考慮到姐姐今晚才破了處子之身,
所以我沒有打算再次揉虐她的蜜穴。

  我從姐姐背上起來。將雞巴緩緩從姐姐蜜穴之中拔出。

  「啵」的一聲,雞巴從姐姐蜜穴�面把出,隨即,姐姐的蜜穴流出了我的精
液和姐姐的陰精的混合液體。姐姐也在聽見這聲音以後,臉再次羞得通紅。

  我在姐姐耳邊說道:「姐姐,舒服嗎?」

  「嗯」

  「那以後我們還能做嗎?」

  「嗯,隻要小弟你像,姐姐就和你做」姐姐擡起頭來,深情的看著我說到。

  我感動的將姐姐抱在懷�。鼻子深深埋在姐姐的秀發�。吸允著姐姐秀發的
香味。

  「弟弟,我。我。我知道你喜歡姐姐穿絲襪。」姐姐每日都穿絲襪給你看,
好嗎?

  「姐姐,你對我真好」我再次感動了,有姐如此,夫複何求?

  那當讓,你是我弟弟嘛,不過我們的事情不要讓媽媽和別人知道」

  「你放心,我會保守秘密的」,然後我把姐姐抱起來,報道浴室�面洗了個
澡,然後將他屋子�的床單給換了,把姐姐報上床,在我要走的時候,姐姐拉住
了我的衣角。

  「弟弟,別走。」姐姐紅著臉說道。邀請我再她的床上與她同床共枕。

  我不忍心拒絕如此美麗的姐姐的要求,好吧!于是我先將姐姐的門反鎖了,
上床與她睡在一起。

  睡的時候,姐姐是蜷縮在我懷�的。而我也將手,不安心的從姐姐的睡衣下
放伸進去,握住姐姐的奶子。直到我與姐姐彼此睡著。

      當睡到淩晨5點的時候,我準備從姐姐的床上下來,在動身子的時候,姐姐
醒了,對我說到:「要走了嗎?」

  「是的,如果不走,被媽媽懷疑就不好了」

  「嗯,那你走吧」姐姐能夠諒解我的行爲,但是眼�還是閃過了一絲不舍。

  我在姐姐的小嘴上親了一下,說到:「小寶貝,再見!」

  「嗯,再見」

  我走到門口的時候,姐姐的聲音傳來:「弟弟,每天我會穿上你最喜歡的黑
色絲襪的。」

  我差點激動的倒在地上。我回到房間以後,躺在床上想到。我的幸福生活,
現在已經正式開始了,于是我就沈沈的睡去了。



(3)

    早晨的時候,媽媽叫我起床吃早餐。由于我先下樓,姐姐隨後也下來吃早餐
我的眼光向姐姐看去,差點就流口水了,之間姐姐穿著學校統一發的學生裝,上
衣上一件白色襯衣,打上一個黑色的領帶,下身是即膝的裙子,更要命的是姐姐
穿了一雙黑色絲襪,腳上踩著一雙白色版鞋,顯得姐姐非常清純與可愛。

  姐姐大概是感覺到了我的眼光,紅著臉狠狠的瞪了我一下,然後快步走到飯
桌前坐下。

  在吃飯的時候,我把目光看向媽媽,媽媽依舊穿著OL職業套裝,纖細的大
腿上穿著一條鐵灰色的進口絲襪,纖薄高透明的絲襪緊緊的貼在媽媽的腿上,將
媽媽腿部的曲線完美的勾勒出來,腳上穿著白色尖頭高跟鞋,給媽媽平添了一股
高貴成熟的氣質。

  「媽媽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呢,要是你與姐姐一同上街的話,別人可能都不相
信你們是母女呢。」我贊美的語言脫口而出。

  「小風,你的嘴越來越滑了呢」媽媽笑著嗔道,不過我贊美媽媽的語言令媽
媽很受用,整頓早晨在愉快的氣氛中進行著。

  「媽媽,買輛車給我,可以嗎」我對媽媽說道。

  「嗯?爲什麽呢?小風你談戀愛了嗎?」

  「不是的,我是想著有了車之後好方便我和姐姐去上學,這樣我也方便許多
的。

  「好吧,不過你要什麽價位的車」媽媽略微沈思後問我。

  「我想要一輛寶馬x5。」

  「好吧,我們這個星期天去看車」

  「媽媽你們吃,我吃飽了」姐姐上樓去了。

  媽媽看著姐姐姐姐的背影,心中道「雅雯走路的姿勢有點怪呀!莫非雅雯已
經被破了身?還是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

  早餐過後,媽媽開著她的奔馳s600送我和姐姐來到學校。

  我把姐姐送到她們教室以後,走向我我們班的教室時,在路上見到了小姨,
小姨見到我也略微顯得不好意思。

  「逸風,你跟我來一下」說完不等我回答就走向了她的辦公室。

  我在後面跟著小姨,目光看向小姨穿著緊身牛仔褲而彰顯出來的挺翹渾圓的
屁股。

  小姨把我帶到辦公室以後,首先把門給鎖上,小姨的辦公室是一間獨立的房
間,所以不會有人來打擾。

  「逸風,昨天…昨天在車上怎麽能那樣做呢?我是你小姨呀!說罷小姨竟然
低下頭委屈的掉下了眼淚。

  「小姨你別這樣,你這樣我會難過的。」然後我遞了些紙巾給小姨。

  「那你昨天爲什麽要那樣做」

  「因爲我喜歡你,小姨,你知道嗎?從你當上我高中的班主任時我已經就喜
歡你!我每天上課腦袋�想的都是你,我無時無刻不在」

  「夠了,別說了」小姨擡起頭來說道:「逸風,我們是親人,不能一錯再錯
下去。」小姨擡起頭對我冷冷的說道。

  「可是,小姨」

  「出去」小姨冰冷的聲音傳來,平日�滿臉笑容的小姨從未用這種語氣與我
說過這麽重的話。看來小姨是真的生氣了。

  「那好吧!我出去。」

  我出去關上門之後,小姨自言自語道:「逸風,不是小姨心狠,而是小姨不
想毀了你。我們是親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上課之後,小姨始終沒有看我一眼,我看著小姨的背影,腦子�想著:「小
姨,你是我的,你跑不掉的。」

  午飯過後姐姐來找我,我看著如此清純漂亮的姐姐,心�頓時升起了欲望。
于是對姐姐說道:「姐姐,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然後拉著姐姐的小手。將姐
姐一路拉到了教學樓的頂層。

  「弟弟,你拉我來這�幹什麽?」

  「嘿嘿!當然是與你做昨天我們做的那種事了」

  「啊!你好壞,我要下去了」姐姐這時才意識道自己已經是羊入虎口,紅著
臉準備逃離我的魔爪。

  但是我豈能讓她如願,我沖上前去,攔腰抱住姐姐,將她的身子抱著讓背靠
著牆,然後我用身子把姐姐的身子壓住。

  姐姐被我突如其來的襲擊弄得滿臉通紅,小嘴微微喘著氣,打在我臉上,我
看著如此誘人的姐姐怎麽會按奈得住性欲的燃燒。

  我把嘴巴迅速貼在姐姐小嘴上,舌頭伸出來迅速占領姐姐的香舌,貪婪的吸
取姐姐的津液,而一隻手著從姐姐襯衣下方伸進去,爬向姐姐的酥胸,然後把姐
姐的奶罩往上推,露出可愛的奶子,用大手覆蓋姐姐的一隻奶子。另外一隻手則
伸到了姐姐的下面,掀起姐姐及膝的裙子,把手指伸到了姐姐下面。突然發現,
今天姐姐穿的不是長筒絲襪,而是褲襪。

  我把手伸到姐姐的大腿內側,撫摸著姐姐的絲襪大腿。我知道大腿內側是姐
姐的性感帶之一。隻要已經觸碰就會引起姐姐一陣顫抖。

  我的左手摸著姐姐的奶子,用力的揉搓,姐姐的奶子在我手�被我捏成各種
形狀。而我的右手則從姐姐的大腿內側伸到姐姐的挺翹的屁股上,按在姐姐的屁
股上,用力的揉搓。

  姐姐用腳勾著我的腰部,用手勾著我的脖子,在一邊享受奶子和屁股上傳來
的快感的同時,也在和我激烈的擁吻著。姐姐被我頂在牆上,雙腳因爲勾在我的
腰部,所以雙腳不能著地。我早已漲得難受的雞巴,頂在姐姐的陰部。姐姐似乎
感受到了下身異物的頂撞。蜜穴�葉興奮的流出絲絲粘液,

  我和姐姐激烈的用問分開以後,姐姐在我耳邊,呵氣如蘭的說道:「弟弟摸
得姐姐好舒服呢,姐姐還要。」

  我一邊摸著姐姐的屁股很奶子,將放在姐姐奶子上的左手拿了出來。把姐姐
的纖纖玉手拉去我的下面,解開褲子,讓姐姐的小手放在我的雞巴上,感受一下
我雞巴的火熱。

  姐姐的手觸碰了我的雞巴以後,姐姐竟然上下的套弄了起來。在我耳邊的小
嘴噴出口口熱氣,說道:「弟弟的小弟弟好大喲!在姐姐手�不斷的跳動呢。」

  我呢?則把手在姐姐的米雪門口,將姐姐褲襪開了一個,長大約4厘米,
款大約3厘米的洞。然後把姐姐的內褲撕開。

  姐姐感受到我的一樣,驚道:「弟弟,你幹什麽?」

  「我當然是把你的內褲撕爛了啦!這樣才好幹你嘛!」說罷不顧姐姐的反對
猛地將姐姐的內褲撕爛從姐姐的屁股上脫了下來,丟在一旁的地上。

  這時,我一邊用手摳弄著姐姐的蜜穴,姐姐的蜜穴因爲經過我的開發以後,
變得非常敏感,變的多汁而敏感!

  姐姐的蜜穴�面流出來的花蜜,漸漸的打濕了我的手,也有一些掉落在了地
上。

  「姐姐好色唷!才摳弄一下就這麽濕了。」

  「還不是你弄的,要不是你,我怎麽會這麽濕。弟弟……再深一點……再深
一點……姐……姐要……到了……」姐姐在我耳邊語氣急促的說道。

  我將一根手指加到了兩根,然後快速的用手指抽送著姐姐的蜜穴,姐姐的花
蜜也越來越多。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洩了……洩出來了……」

  姐姐的蜜穴�面急劇的顫抖,從那蜜穴�面噴發除了陰精。我則把手指快速
的從姐姐的蜜穴�面抽出來!快速的撥開了姐姐陰唇上方的包皮。然後用手去研
磨姐姐的陰蒂。

  高潮的姐姐在高潮是被我改變戰略的突然襲擊,弄的姐姐的快感更上一層樓。

  姐姐極力要著嘴唇,想讓自己不發出那淫蕩的呻吟。但是終究抵不過那緻命
的快感!雙腿緊緊地夾著我的腰部。玉藕般的手臂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

  「啊……啊……啊……弟弟……姐姐好爽……爽死我了……唔唔唔」

  姐姐話話還沒有說完,小嘴再次被我吻住,淫蕩的呻吟隻能化爲喉嚨�面發
出的哼哼聲。

  等到姐姐高潮過後,我將嘴巴從姐姐的香唇上不舍的拿下來。對姐姐說道:
「姐姐,你剛才好淫蕩啊!你看看,你的水真多」我把那沾滿姐姐陰精的手放在
姐姐眼前。一股隱秘的氣味頓時散發在空氣中。姐姐被我的做法弄的笑臉通紅,
漂亮的美眸害羞的閉上。

  「姐姐,我要進去了,準備好了嗎?」

  「嗯,姐姐準備好了」說完姐姐閉上了眼睛,等到著我的插入。

  「弟弟,你沾滿還沒有進來?」向我發問。

  「想的話就自己來啊」

  「哼!你壞」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

  「唔……不行,我受不了了。」說罷姐姐用它的小手牽引著我的雞巴。放在
蜜穴門口。屁股微微上擡然後就把我的雞巴一舉吞了下去。

  「噢!」我和姐姐同時發出了呻吟。姐姐把穿著絲襪的腿跟家用力的夾著我
的腰間。屁股上下挺動。而我也非常配合的上下抽動我的雞巴!

  如果有外人在這,一定會非常驚訝。一個少年吧另外一個少女壓在牆上,少
女的雙腿架在少年的要件。更爲淫蕩的是哪少女還穿著絲襪,就連裙子也沒有脫
隻是被擄到了腰部。少年和少女忘情的性交著。仿佛天地間就隻有彼此。

  「弟……弟……又頂……到了又……頂到最深……處了……嗯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姐姐在我耳邊氣喘籲籲而又淫蕩的說道。

  我的雞巴在姐姐的蜜穴�來會的抽動,姐姐的蜜穴好似有著千斤的吸力,每
當我把雞巴頂姐姐的最深處,來回研磨以後,準備抽出時,姐姐的蜜穴就緊緊的
吸著我的雞巴。仿佛熱戀中的戀人似地。

    我每次抽出,都會狠狠的吧雞巴再次送入姐姐的蜜穴中,龜頭每次都頂到了
姐姐的花心。而我的睾丸,則抵在姐姐的陰部上隨著我的雞巴的抽動而將姐姐的
陰部擊打得啪啪作響。雞巴也因爲在姐姐的蜜穴中急劇的抽擦。而在蜜穴口産生
了一道又一道白色的泡沫。並且帶著撲哧……撲哧……撲哧……撲哧……撲哧…
撲哧的淫蕩交響曲。

  「姐姐,你聽見了嗎?我的雞巴在你的蜜穴�面抽擦的交響曲」

  「嗯……嗯……嗯……嗯……嗯……嗯……嗯……你好壞啊!」姐姐不好意
思的向我嗔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好爽呀!弟弟再用力點!姐姐……要……被……你肏死了……用力
呀!」姐姐的屁股上下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我知道姐姐即將達到高潮。我也加快了抽送的速度。雙手摟住姐姐穿著褲襪
的屁股,手上傳來的絲襪觸感讓我更加興奮,姐姐的屁股雪白的肉也被我揉搓的
彼地深陷下去。

  「姐姐…你的……小穴好……緊……夾得我好舒服…姐姐……再用力夾……
我們一起去」

  姐姐受到我的鼓勵。加重了收縮小穴的力道,屁股也再次加速上下的套弄我
的肉棒。嘴�發出了更加淫蕩的呻吟:「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姐要被你幹死了……不
行了……不行了……弟弟……再快一點……讓姐姐高潮……快點……要洩了……
要洩了……洩給你了」

  「啊……啊……啊……啊……啊」我再次把雞巴用力的抽插姐姐的蜜穴。

  「射出來了。」我喉嚨�面發出一聲低吼。把雞巴頂在姐姐的花心之處。龜
頭噴發出大量滾燙的精液。射向姐姐的子宮深處。

  「好燙…好燙……洩了……洩了……」姐姐的身子不斷在我的身上抽搐著。
高潮了。

  時間大概過了5分鍾後,我對姐姐說道:「姐姐,你好騷哦?」

  「還不是你害的。不過在這�做真的好刺激」說完姐姐從我身上下來。然後
整理衣服和褲子。

  「都怪你啦!我的內褲都被你撕壞了,要不成了啦!」姐姐對我不滿的嘟起
小嘴。

  「不怕,你還穿著褲襪和裙子呢!隻要小心一點!沒有人會知道的。至于你
的內褲嘛!就由我來幫你保管吧」我把姐姐的內褲從地上撿了起來。先放在鼻尖
聞了聞。「嗯!好香」然後把內褲裝在我的褲包�。

  「你壞死了啦」姐姐看見我的動作不由得臉紅,對我大發嬌嗔。

  這時,我看了看時間,對姐姐說道:「走吧姐姐,我們下去吧」

  「嗯」

  于是我和姐姐相繼走下了教學樓。

  姐姐走路的時候,那通了洞的褲襪之處,蜜穴裸露在空氣之中,氣流從姐姐
裙子下方鑽入,溫柔的撫摸姐姐的蜜穴。姐姐再次興奮的流出了淫液。可惜這大
好的景象我是看不見了。






















0.017375946044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