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成都蘭桂坊2015跨年打響新年雙槍 作者:andrew_x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

                成都蘭桂坊2015跨年打響新年雙槍





作者:andrew_x







  有第二天就是元旦節,頭一天還得出差的苦逼嗎?有,那是我!有因為欠費

無法上網而錯失最後一張返程機票的傻逼嗎?有,那還是我!總之,又苦又傻的

我無可奈何的留在了這個你來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成都。



  不管是不想走,還是走不了,總之今晚只能住在成都了。



    給接待部門的小何打了個電話,他立刻幫我訂好了房間,是銀河王朝大酒店。

這個酒店還不錯,主要是在市中心,交通還算便利,出差到成都很多時候都住的

這裡。



    打車到了酒店,辦好了入住手續,接下來就傻眼了,難倒一個人往房間裡一

躺,開著電視等跨年?



  「喂,小宋,對,是老子,老子來成都了……滾……老子沒你這樣的朋友!」



    狠狠的掛斷電話,長長的吸了口氣,12月的成都還是挺冷的。



    小宋是我通過業務認識的,是成都本地人,臭味相投的我倆,很快就成了鐵

哥們,每次到成都出差一有空都會找他喝酒把妹,那關係不是一般的鐵。



    誰知道,就在今天,跨年夜,這傢夥居然無視孤零零的我,跑去陪女朋友去

了,真是有異性無人性啊!



    不過看在這傢夥告訴我一個好消息的份上,老子不跟他計較。



    什麼好消息?蘭桂坊今晚有跨年活動,想起成堆的妹子和打折的酒水,心中

不免一陣小激動!蘭桂坊,走起!



    完全都不用司機提醒,老遠我就知道前面是蘭桂坊了!尼瑪,好多人!整個

中心廣場除了人還是人,圍著中間的舞臺尖叫著,舞臺上幾個拿著電子吉他的歌

手在唱歌,那激動的氣氛瞬間感染了我,我也跟著人群歇斯底里的吼著。



    也不知道鬧騰了多久,反正我嗓子都啞的幾乎說不出話來才甘休,隨便找了

間人不算太多的酒吧,要了瓶啤酒,坐在吧台的椅子上,一邊喝啤酒一邊打量著

四周。



  「安哥?哈,真的是你,安哥!」肩膀被拍了一下,隨即一聲悅耳的女聲傳

來。



    回頭一看,原來是分公司市場部的楊助理,二十多歲的一個女孩,很陽光很

大氣,因為名字裡帶個「春」字,所以經常被同事開玩笑叫做「春哥」。



  「啊,是春……」



    盯著楊助理惡狠狠的目光,即將出口的那個「哥」字被我壓了下去。其實女

孩除了性格比較開朗外,長髮飄飄,前凸後翹,從哪看都不像春哥,我也就是順

著別人的口,開個玩笑而已。



  「安哥到成都出差啊?一個人出來玩都不說約我們!」



    明明是只有一個人,但成都女孩就是喜歡在「我」後面帶個「們」字,知道

的曉得指的是她一個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有一群妹子等著我約呢。



  「在茫茫人海中相遇那才是緣分啊!專門打個電話約人,不顯得太俗了點?」



    我嘴巴上說著,其實心裡想的是:你都有男朋友了,名花有主的人,我真給

你打電話你肯出來?



    果然,剛說完,楊助理的男朋友就出現了,這傢夥和小楊一個公司,是行政

部的,我見過幾次,人長的黑黑的,頂著個小平頭,咋一看還有點黑保鏢的感覺。



  小楊的男友和我打了個招呼,然後摟著她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尼瑪,這是

赤果果的秀恩愛啊!秀恩愛死的快!我心裡頓時響起鄙夷的聲音。



  「你們兩口子跑的真快啊,從洗手間一出來就不見人了,告訴你們,今天你

們別想甩掉我這個電燈泡!」



    聲音剛落,又一個女孩子出現在我面前,長長的頭髮呈波浪卷,秀氣的兩道

彎眉,高挺的鼻子,抹著亮彩唇膏的嘴唇讓人忍不住一啄,再往下,哦,是那包

裹在厚厚粉色羽絨服裡的身體,老子沒有透視眼,所以什麼都看不到……



    女孩也發現了我,對於一個陌生人的突然出現,她明顯顯得有點不適應。



    「這位是安哥,總公司的,是領導!」小楊立刻拉著女孩給我介紹:「她叫

李麗,和我一個部門,才來公司半年多,你應該還沒見到過。」



  「別聽春的,我才不是什麼領導呢。我叫安X,你就跟著春叫我安哥吧!」



    我笑著伸出手跟李麗握了一下,卻瞥見小楊的男朋友狠狠的瞪了小楊一眼。

靠,難倒這傢夥吃著碗裡的望著鍋裡的,還惦記著李麗?



  四周濃烈的節日氣氛,很快就沖淡了因為陌生帶來的尷尬,李麗也放開來,

四個人喝著酒,大聲吼叫著,加入到萬人倒數計時,激動的聲音衝破喉嚨。



    除了這些,蘭桂坊現場還有很多的活動,諸如抽大獎什麼的遊戲比比皆是,

四個人玩的不亦樂乎。



    玩到一點過,我們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蘭桂坊。今天四個人都喝了不少酒,

我們三個還好,可李麗酒量明顯不咋的,整個人雖然還站在那裡,但眼神已經開

始有點迷離,身子也搖搖晃晃的。



    小楊雖然還清醒著,但腳步也有點飄忽,看樣子她男朋友一個人想把兩女孩

弄回家似乎有點困難。



  「這樣吧,我先幫著把你們送回家,然後再打車回酒店。」我提議道,立刻

得到了其他三人的同意。



    原來小楊、李麗還有另外一個公司的女孩合租在一套公寓裡,那個女孩今天

陪男朋友去了,晚上不回家。 



    進了屋,把李麗扶到她的房間,放上床,蓋好被子,出來卻不見了小楊和她

的男朋友,只聽見隔壁房間裡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小楊,我走了啊!晚安!」我沖屋子裡嚷嚷著,隨即打開了房門。



    「好的,安哥,你慢點哈!」房間裡傳來小楊的聲音。



    這小楊也太不懂事了,客人要走,也沒說出來送送。一陣尿急,借個廁所先,

我關上門,轉身去了廁所。這泡尿憋的太久了,想想貌似今天到了蘭桂坊就沒去

過廁所,還喝了那麼多酒,我可憐的膀胱啊,你受累了!



  從廁所出來,剛準備離開,突然一聲尖銳的女聲從小楊她們房間傳出,我立

刻像打了雞血一般激動起來。躡手躡腳的走到小楊房間門口,豎起耳朵,房間裡

一男一女的喘息聲格外清楚起來。



  「說,你和那個姓安的什麼關係?他怎麼那麼親熱的喊你春?」這是小楊男

友的聲音。



  「輕點……你把我咬疼了……」小楊的聲音說不出的嫵媚:「公司裡同事都

這麼叫的……」



  「屁,老子怎麼沒聽過其他人這麼叫。不說實話,老子弄死你!」小楊男友

喘著粗氣。



  「嗯……乳頭都要被你咬下來了……唔……我和他上過床……我……我給你

戴綠帽子了……」小楊的喘息聲一顫一顫的,說不盡的誘惑。



  「老子操死你……操爛你的爛批……看你還怎麼去勾男的……」



    隨著小楊男友一聲粗壯的喘氣聲後,接下來是布料被撕碎的破裂聲。(四川

粗口稱呼女人私處為「pi」,文中以「批」字代。)



    聽到這裡我已經聽不下去了,再聽下去我絕對會下體爆裂而死,因為我的肉

棒隔著厚厚的牛仔褲,卻已經撐起了一個大帳篷。考慮著要不要出去找個按摩房

解決一下,突然一聲呢喃聲把我深深的吸引,那是從李麗的房間裡發出的。



  鬼使神差的我輕輕打開了李麗的房門,床前亮著一盞小燈,燈光很柔和,卻

也能把整個屋子看的清清楚楚。



    房間的空調不知道什麼時候打開的,這會整個屋子裡已經很暖和了,李麗穿

著一件白色的托花小背心,下身一條印花小棉褲,嘴裡嘟嚕著,就那麼大大咧咧

的躺在床上,之前穿著的羽絨服和長靴子被她隨意的丟在房間的地上。



  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滿眼春色,李麗的小背心很透,我甚至能看到裡面那

深色的小點,用手指捅了捅,硬硬的凸起。



    她的奶子很大,把小背心撐的鼓囊囊的,忍不住摸了一把,很軟。輕輕抓著

小背心的邊緣,向上掀起,慢慢的掀到李麗的脖子下方,露出整個乳房,又白又

挺的雙乳就這樣毫無遮擋的暴露在我眼前,尼瑪,好大!怎麼著都有E吧!真不

知道現在的女孩子到底吃了什麼,能把胸部吃的這麼大?



    欲火焚身的我沒有過多的留戀那對豪乳,直接抓著李麗的小棉褲輕輕的往下

褪。因為我的動作很輕,所以直到把小棉褲全部脫下來,也沒把李麗驚醒,她只

是懶懶的翻了個身。側躺著的她更方便我的動作,於是我又很順利的抓住她白色

小內內的側邊,一把拽了下來。
  這下,李麗的下身完全赤裸,不著一絲片縷。分開她的雙腿,雙腿之間一片

黑黑的陰毛,不算很多,但很整齊,有剃過的痕跡。



    雙手手指輕輕分開那雙腿間的縫隙,兩片嫩肉軟軟的,只是顏色泛黑,好在

分開嫩肉裡面呈粉紅色。陰唇發黑,據說和遺傳有關,但也有可能是性生活太多

引起的……



    接下來我繼續幹著一廂情願的勾當,李麗閉著眼睛,任憑我的雙手在她身上

遊走,直到我忍不住用嘴一口叼住了她右乳的乳頭……



    「安……安哥……你在做什麼!」李麗突然醒了過來,瞪著雙眼望著正伏在

她身上的我。



  「噓,別出聲,小楊她們還在隔壁呢!」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躺在床上,女的近乎赤裸,這還有什麼可以解釋的?我

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低頭一口咬住李麗右乳的乳頭,用舌尖撥弄著,用牙齒輕咬

著,同時左手也一把握住左乳,輕輕的揉捏起來。



  「嗯……」隨著一聲輕吟,李麗眯起了雙眼。



    見她沒有明顯的抗拒,我的膽子越發大了起來,一手把玩著她的豪乳,一手

開始在她小腹、大腿、私處以及屁股間來回遊走。



    李麗幾次伸出手來似乎想阻止我,但不帶一點力氣的阻擋,更多像是欲拒還

迎的引誘。



    幾番撫摸,欲火高漲的我,很快發現李麗雙腿間的濕潤,於是我飛快的扒光

自己,跪坐在李麗的雙腿間,雙手掀起她的一雙玉腿,肉棒頂正了雙腿間的縫隙,

不帶絲毫猶豫,一挺身,肉棒全根浸沒,當肉棒全部插入後,我立刻開始來回抽

插起來。



    李麗的小穴裡很濕潤很暖,但並不是很緊湊,肉棒來回抽插遇到的阻力並不

大。



  「嗯……嗯……唔……」李麗一手放在枕邊,一手捂著自己的嘴,伴隨著我

的抽插,發出陣陣呻吟。



    瞧著她秀眉微皺的可憐模樣,更加激起我滂湃的獸欲,我乾脆雙手撐在她的

身旁,整個身子擡起來,伴隨著屁股每次重重的落下,肉棒次次一插到底。



  「輕……輕點……破了……嗯……破了……」李麗搖晃著腦袋,似乎不堪我

的猛烈衝擊。



  「喜歡嗎?呼……喜歡我這樣操你嗎?」



    我伏在李麗的身上,嘴巴吸吮著她的耳垂,舌頭舔舐著她白皙的脖頸,身子

像蝦米遊泳一樣,一弓一直,肉棒次次都頂到小穴最深處。



  「喜……喜歡……嗯……嗯……」



    李麗閉著眼睛,微張著小口,左右探索者就像嬰兒尋找食物一樣,我立刻滿

足了她,兩個人的舌頭在雙方的嘴裡來回交融。



  「你們在幹什麼啊?」



    門口傳來一聲驚呼,一個人站在房門口,不是隔壁的小楊還能是誰?尼瑪,

剛才居然忘了鎖門了!



    我一個激靈,原本堅硬如鐵的肉棒立刻變的軟趴趴的,從李麗的小穴裡滑落

出來,當時我真以為自己被小楊嚇的陽痿了。李麗反應比我快多了,抓住床上的

被子,一下將我倆都裹了起來。



  遇到這樣的尷尬事,小楊不但沒有走開,居然還走了進來。



    「你們的動靜也太大了吧?我在隔壁屋都聽見了!」



    只見她一邊說著一邊向床邊走來,臉上泛起那種捉奸在床的得意笑容。真搞

不明白,老子又不是她男人,被抓在床上她得意個什麼勁?



  好歹我也是經歷過各種風雨的,初始的慌亂過後,很快鎮定下來,擡頭望瞭

望房門口,並不見小楊的男朋友。



    「你男友呢?」我問道。



    「出去買東西去了。」



    「靠,這是淩晨耶,什麼東西必須這時候買,明天買不行嗎?」



  「不行,今天要用的東西只有今天買。」話未說完,小楊的臉上泛起一抹紅

暈。



  我是什麼人哪?聯想到之前聽房門聽到的內容,立刻猜出了答案:「你男朋

友該不是去買套子去了吧?你也太狠了,天冷地凍的,你讓他這時候出去買套子,

沒套子做會死啊?再說這時候出去還有店鋪開著門嗎?」



  「有啊,怎麼沒有?24小時便利店,社區外面三個十字路口的地方就有。」

小楊隨口接道:「沒套子做怎麼不會死?懷上了就要死了!他跑跑腿就當熱身了

……」



    突然發現我臉上不懷好意的笑容,小楊立刻打住了話頭,滿臉羞的通紅。直

到這時候我才有機會仔細打量小楊,一頭長髮從中分開,垂搭在胸前,一身粉紅

的抹胸小可愛,下身穿一條白色的運動短褲,此刻就像一枚熟透的紅蘋果,等著

我的採摘,不由得雙腿間的肉棒又恢復了活力。



  由於我本來就趴伏在李麗的身上,肉棒恢復活力後正好頂在她的雙腿之間,

眼睛望著小楊,腦子裡幻想著身下壓的就是她,身子微微一挺,肉棒又鑽進了李

麗的小穴,在被子的掩護下,我輕輕的活動著。



    實在離的太近了,我沒動幾下,就被小楊發現了,雖然看不到,但她肯定猜

到在被子裡面的我和李麗正在做著什麼事,臉頰漲的通紅,轉身就想出去。



  當時的我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一個鯉魚打挺就這麼赤身裸體的從床上跳了起

來,一把抓住小楊的手腕,將她拽了回來,摔在床上,然後一個餓虎撲食壓住了

她。



  「你……你……你要幹什麼?」小楊明顯嚇壞了,雙手護在胸前,眼帶慌亂

的望著我。



  「你剛才好像和你男友說我們上過床吧?但我怎麼想不起來了?要不你提醒

提醒我?」我做弄著她。



  「我……我胡說的。他喜歡做那事的時候說粗話,還有……還有……」小楊

的臉紅透了。



  「還有幻想你被人搞,他就會很興奮,是吧!」我替小楊說出了答案,只見

她將頭偏到一旁,算是默認了。



  「我這人不喜歡給別人背黑鍋,既然你都說了,那我們乾脆把事情給坐實好

了!」我轉過頭,望著李麗:「你覺得我該不該把小楊給辦了?」



    本來是一句玩笑話,誰知道李麗居然無所謂的聳聳肩:「我沒意見。」見狀

我膽子越發大了起來,手掌摸向了小楊的大腿根部。



  「別……別這樣……他隨時會回來的……」



    小楊伸出兩手將我在她大腿根部遊走的手掌死死的摁住,側頭望著房門口,

那裡房門大開,沒有絲毫遮擋。



  「那我們更要抓緊時間了,你說是吧?」



    我一低頭,輕輕吻住了小楊的耳垂,手掌就勢摸到了她的胸口。直到這時我

才發現,小楊的抹胸裡居然也是真空的,我毫不費力的就捏到了她的兩顆小乳頭,

這個小妖精,原來是存心勾引我啊!



  「放鬆,放鬆,對……」



    我頭一偏,捉住了小楊的殷桃小口,舌頭往前一探,叩開門齒,探了進去, 

與她的香舌糾纏在一起,手掌隔著抹胸,揉捏著胸前的那對小可愛。



    小楊的胸部比李麗就要小的多了,但至少也是C罩杯的,我一手一個握住,

剛剛好。掀起小楊的抹胸,露出那對雪白的奶子,粉紅的乳頭高高的聳立著,我

忍不住低頭一口叼住,換來小楊的一聲輕吟。



  「好癢……好癢……麻……」小楊微微搖擺著腦袋。



    「怎麼樣,我比你男友溫柔多了吧?」



    話一說完,小楊居然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似乎同意了我的說法。



  「來,屁股擡起來,對,輕輕的……」



    在小楊的配合下,我將她的運動短褲連同裡面的內褲一起扒下,露出了那幽

深的私處。



    小楊的陰毛不多,像個倒三角的小鬍子緊緊的貼在小腹下端,兩片陰唇粉粉

的,嫩嫩的,還微微泛著光,要不是想到剛才她男友可能舔過,我實在沒必要冒

和她男友間接接吻的風險的話,我簡直忍不住想舔舐一番。



  小楊男友隨時會回來,時間緊迫不容我有過多的前戲,好在不管小楊是敏感

體型還是她男友之前已經做過充足的熱身,她的小穴已經濕滑非常,完全可以承

受我下一輪的進攻。雙手握住小楊的腳踝,大大的分開,一手握著肉棒用龜頭在

小穴口來回摩擦,不斷撥弄擠壓著那對粉嫩的陰唇,不一會就讓它因充血變得堅

硬。



  「啊……嗯……不行……不行……你沒戴套……不行……」



    小楊努力的想擡起身,無奈雙腿被我壓住,她的掙扎是徒勞的。



  「你男友才戴套,我又不是你男友,所以,我不用戴套!」



    話一說完,肉棒頂正了穴口,身子往前一挺,肉棒破開層層肉浪,一插到底。



  「啊……疼……好疼……!」小楊一聲驚呼,秀眉緊皺,臉上露出些許痛苦

的表情。



  肉棒剛一插入小穴,四周的肉壁立刻湧了過來,緊緊的包裹著肉棒,不斷的

蠕動,肉壁上大小凸起的肉粒摩擦著肉棒,小穴深處還傳來一陣強過一陣的吮吸

感,龜頭一陣發麻,我差一點就精關大開忍不住開射了。肉棒插在小穴裡一動不

動,愣是緩了好一陣才慢慢開始輕微的來回摩擦,深怕用勁過猛,一個忍不住。



  「嗯……好大……啊……疼……疼……」小楊搖晃著腦袋,嘴裡含糊不清的

嚷嚷著。



  「你男友和你做的時候疼嗎?」



    我輕輕聳動著下身,肉棒在小穴裡小幅度的來回抽插,但即使是這樣,小楊

似乎也無法忍受。



  「不……不疼……他沒有……沒有……這麼粗……插的也沒這麼……這麼深

……」



    小楊睜開雙眸,偷偷的瞧了我一眼,隨即趕緊把臉轉到一邊,深怕我見到她

的囧樣。



  「你第一次是和你男友吧?」



    聽到小楊這麼說,我心中已經猜的八九不離十。



  「嗯……嗯……哥……輕點……」小楊點點頭。



  多好的妹子,居然讓我撿著了,這該算是撿漏吧!



    又是好一番活動,漸漸的,小楊小穴裡越來越濕滑,肉棒在裡面活動也不再

那麼窘迫,我已經可以大幅度的來回抽插了。



    一手擡起小楊的左腿,扛在我的肩膀上,身子使勁向前挺動,肉棒一次次深

深的插入,甚至有好幾次龜頭似乎都插到了子宮口,舒爽的感覺從肉棒傳到脊椎

再到大腦。



  「啊……嗯……啊……」小楊完全放開,歇斯底里的叫著。



  又抽插了好一會,小楊的小穴已經完全釋放開來,她整個身子也變得紅彤彤

的,搖晃著腦袋被我幹的一顫一顫的呻吟。



    「來,你到上面來!」我抽出肉棒,躺倒在床上。



    「哥,我……我不會……」小楊搖搖頭,輕聲說道。



  「我來……」一旁的李麗爬過來,一個翻身跨坐在我身上,右手扶著我的肉

棒,身子緩緩下沈,肉棒順著穴口頂了進去。



  「唔……」一聲嬌吟,李麗分開雙腿,不斷的蹲起坐下,隨著她的擡起又落

下,肉棒飛快的在她的小穴中進出,碩大的奶子在地心力的影響下,打著圈。好

在哥的肉棒夠粗夠硬,否則真有可能被她坐斷,然後吞進肚子裡。



  和李麗以一道觀音坐蓮好一番糾纏,最終以李麗力氣用盡疲憊的翻身落馬而

敗下陣來。



    哥經過一番休整,體力大幅回升,肉棒又在李麗的小穴中好一番淬煉,更加

的堅硬,這時候怎麼能沒有對手?讓小楊雙手撐在床頭,屁股高高的擡起,挺著

肉棒,往前一挺,以一招後入式深深的插進了小楊的身體裡。



  「啊……好深……哥……輕點……輕點……」



    小楊雙手撐在床沿,努力向後挺起屁股以迎接我猛烈的抽插。幹完小楊,操

李麗,插完李麗,弄小楊,一時間滿屋子春色撩人,一陣陣的淫聲嬌喘不絕於耳。



  又是將李麗壓住好一頓猛插急幹,操的李麗大汗淋漓,渾身的肉浪像簸箕篩

過一般,而我的肉棒也開始微微的打著顫,已經到了最後關頭。



    從李麗身上下來,一把抓過一旁的小楊,讓她平躺在床上,雙腿一字馬分開,

肉棒頂開陰唇,深深的插了進去。



  「啊……唔……哥……饒了我……饒……」



  「不行了……好粗……撐破……撐破了……」



  「呀……哥……我受不了……你……你去弄……弄李……啊……」



  無視小楊的求饒聲,我咬緊牙關,埋頭苦幹著,肉棒開始在小楊的小穴裡打

顫,精關已經快要打開了。



  「哥……哥……你是不是要射了……是不是……」



    「不行啊……不能射在裡面……不能……射……嗯……」



  一番劇烈的抽動,肉棒開始不受控制的跳動,馬眼一鬆,一股一股的精液在

小楊的身體裡噴射。



    見我不再動作,只是伏在自己的身上喘氣,小楊立刻知道我已經在裡面射了:

「都說了不能射在裡面啊!哥,你要死了!」從床上跳下來,小楊立刻沖進了衛

生間,繼而裡面傳出陣陣水聲。



  「你真壞!她說要戴套你偏不戴,她叫你別射進去,你偏要射進去。」



    李麗從床上起來,光著身子走到房門口關好了門,隨即鎖死了門鎖。



  「我壞嗎?」我沖著李麗招招手,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



  「嗯,你壞!」李麗哧溜一下鑽進被窩,任憑我從身後把她摟著:「不過我

喜歡!」



  就在這時,外面屋子傳來開門聲,小楊的男友回來了。



  「誰在衛生間裡?」



  「我,我在洗澡。」



  「哎呀,都說了我在洗澡,你進來幹什麼呀?」



  「唔……別這樣……去屋裡……唔……」



  「不要……那屋有人……不……」



  「戴套……你套子戴了嗎……唔……」



  「輕點……唔……」隨即衛生間裡傳出夾雜著陣陣水聲的呻吟聲。



  「你戴套了嗎?」李麗回頭沖我微笑。



  「我從不戴套的!」我賊賊的笑道。



    「那快點進來吧……」李麗輕輕吻了吻我的嘴巴:「這次,要你射在我裡面!」



  「樂意之至!」



    我一挺腰,從身後將二度堅挺的肉棒插進了李麗的小穴裡,小屋裡頓時傳出

夾雜著陣陣床搖聲的呻吟聲,像是在和衛生間裡的呻吟聲比賽一樣,一聲高過一

聲……





                                【完】



















0.013651132583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