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名稱:[群體換伴]中了六合彩後的日子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你如果有一個十八歲的女兒,一般來說,你的年紀至少有四十歲左右,當然會
有例外,我就是其中一個。

  我今年卅三歲,是一攝影樓老闆,我還擁有很多的股票,銀行有大量存款,也
有不少物業,開攝影樓只是與趣,賺賠毫不操心,只是不想無所事事而已。

  我的財富不是自己白手賺來的,七年前,我仍然是一個靠微薄薪水過活小白領
,但幸運之神臨到,一夜之間成為巨富,我中了三百萬加幣的六合彩。

  那時,我已經與嘉倫非正式同居,她與我同年,是個金髮少婦,標準身段,每
個週末她都來我的寓所過夜,週日她上班賺錢,撫養十一歲大的女兒。她十五歲那
年,遇人不淑,始亂終棄,生下女兒。

  我發達後,立即在全個多倫多市最高貴的地區,即富貴山莊(RICHMON
DHILL)買了一間五千多呎有室內泳池的大屋,與嘉倫正式同居,她的女兒姖
絲也進入貴族學校唸書。

  我供應她們最好的需要,只是沒有跟嘉倫結婚,但她已十分滿足,從不勉強我
娶她。

  我以前是在投資公司工作,懂得投資之道,所以曉得很好的運用資金,幾年後
,我的資產已經滾存有五、六百萬,大部份是委託投資公司管理,我是攝影發燒友
,曾得過不少大獎,所以開了間攝影樓,請了兩個夥計,志在打發日子。

  去年,也就是我跟嘉倫同居了六年後,終於正式跟她結婚,這樣我有了一個十
七歲的女兒。

  在多倫多很少人擁有私人室內泳池。在夏天,姖絲不時邀請同學回家游泳。大
多市附近的湖泊沙灘差不多全部汙染,不適宜游泳,而公共泳場品流複雜。所以,
如果有熱浪籠罩多市那幾天,差不多日日都有池畔派對。嘉倫和我都喜歡熱鬧,泳
池有專人定期打理,而且又有兩名菲傭負責家務不用我們操心。

  姖絲請來的同學朋友多是十來歲的少女,間中也有一兩名男孩。她們都是身材
健美,青春迫人。我多時坐在池邊欣賞她們優美的體態,動人的曲線,偶然逗逗她
們,從沒有對她毛手毛腳,也沒有露出任何醜態,而且飲品點心供應不絕,所以很
受她們歡迎。

  後來,她們要求我準許她們舉辦一次池畔天體派對,不過那卻是另外一個故事
,容後再詳細講述。

  三個月前,姖絲十八歲生日,我們為她舉辦了一個盛大的生日派對,她請了很
多朋友同學,而朋友又帶朋友來,十分熱鬧,差不多有八十人參加。游池、大廳、
遊戲室都擠了人,差不多全是十五至廿二、三歲之間,女多男少。嘉倫請了五個女
侍幫忙,不用我費心。

  我在泳池旁跟幾個青年人閒談了一會兒,記得有幾個重要電話要回覆,便走入
自己的書房。

  那是我私人的天地,所有人的禁區,包括嘉倫在內。裡面有電腦,儲存我所有
商業及私人資料檔案;另有高級影音、電視錄影等設備,有時與女朋友在這裡欣賞
成人電影。當然還有一間小臥室,設有電動圓床,是裝在一度暗門之後。

  通完電話後,我倒了一杯酒,舒暢一下。

  書房是在二樓,下面對正泳池,可以看到泳池裡有十多人在嬉水,其中幾個穿
三點式泳裝的少女在池邊曬太陽,她們骨肉勻均,體態誘人,我看得有點目炫心馳
我順手取出一本三X級畫冊,裡面都是男女性交照片,尤其是女模特兒都是千中選
一,有十分美麗的面孔,身材一流。這是高價貨,北歐出版,專為高消費市場而印
製,並非街邊二、三十元一本的翻版書。

  翻閱了幾頁,我的器官不其然膨漲,我穿的是短褲,很容易就可以掏出來讓「
它」盡量舒展。

  這時,門外響起銀鈴般膩聲:「對不起,打擾你……」

  我吃一驚,抬頭一看,一個穿著超小型比基尼泳裝的金髮少女站在門外,年紀
與姖絲相若,有一對大媚眼,兩片朱脣帶點挑逗味,胸前小小的一塊布只蓋過她巨
大乳房的一半,兩粒大乳頭在薄薄的布料下凸出,遮蔽下身的布料不會大過手掌,
全身百分之九十五都曝露在眼前。全身皮膚光滑柔嫩,骨肉勻均,白中透紅,毫無
瑕疵。

  「對不起,我可以借電話用嗎?」悅耳的聲音從她性感的嘴脣及貝齒之間發出
,會笑的媚眼含著興奮,嘴角掛上挑逗笑容。

  「請隨便使用。」我連忙拉好褲鏈,十分尷尬,讓她走入書房,指向檯上的電
話,她嫣然一笑,可以溶化任何男人。

  看著她絕頂的身材,我不能禁止自己幻想她全裸的胴體,心中頓升起一個意念
,要說服她跟她拍攝一輯全裸照片。

  她撥的電話似乎無人接聽,她再試撥,依然無回音,她做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


  「我是胡樸,姖絲的父親,妳是姖絲的同學嗎?」我自我介紹。

  「不是,我妹妹是姖絲的同學,我叫浪花,我不是在被邀請之內……」

  「不要這邊說,妳絕對受歡迎。妳妹妹是我的客人,妳也是我的上賓。」我倒
了一杯酒給她。

  她喝過一口,微笑望著我,有意無意挺挺胸部,巨型的乳房幾乎破衣而出。

  「胡先生,我知道你是名攝影家,不知我有沒有資格做你的模特兒呢?」

  我呆了一呆,裝出有點猶疑,毫無忌憚打量她的每一吋肉體。她雙手互扣,伸
高放在後腦,上身微微向後傾斜,慢慢轉個身,做出職業模特兒的姿態。我留意她
戴著一對特別耳環,是魔鬼之叉圖案,有一股鬼譎的感覺。

  「小姐,我是拍成人雜誌式的裸體照,妳敢嗎?」我有意逗她。

  「你是名家,一定會拍得很有美感的,我不介意脫光衣服。」她笑著再加一句
:「要不要現在給你証明?」

  我看著她伸手在雙胸中間解開扣子,兩個渾圓雪白的大肉球彈了出來,粉紅的
乳頭高高凸起。她雙手輕輕托一下兩乳,用食指拭拭乳頭,繼續褪下比堅尼泳衣的
下截。她的毛髮是暗紅色,不疏不濃,一小撮在陰戶之上。

  她掃掃自己的陰毛,走近我,離我只有兩吋,輕輕說:「我還知道你有一個秘
密,跟你造過愛的模特兒,你會有特別的靈感,拍出她們最優美的神韻。來,愛我
吧,找出我最動人的地方。」

  我腦海飛快轉動,清楚自己攝影範圍很廣,但只拍過有限的裸女照片,從來沒
有要跟模特兒造愛的習慣,只是曾要求過幾位有過性關係的心愛女朋友拍攝一些裸
照,私人珍藏,從來沒有公開。這個小妮子在我面前脫的一絲不掛,有什麼用意?

  我正要開口問是什麼一回事,我的嘴唇已經被她的嘴封著,她擁著我,把舌尖
撩撥我的舌根,將下身壓向我的下陰,輕輕磨擦。雖然隔著衣物,我不能自製地慢
慢興奮,到了相當堅硬時,她放開我的嘴,以很純熟的手法解開我的褲帶,把肉條
掏出把玩,我不禁用手撫摸她那巨大堅挺的乳房。只一分鐘,我已經堅硬如鐵,再
沒有深究她的意圖。

  過了一會,她跪下吃我的陽具,她又吮又舐,輕咬慢撚,我有無盡的舒服享受
,但不能一直被動,我要反攻,不過,這不是適合的位置。我暗暗按下書桌上的控
製,暗門打開,裡面有舒服的圓床,我趁她驚訝時抱起她,走入臥室,雙雙倒在床
上。

  我大大分開她的雙腿,盡情撫擦,撩動她的洞穴,集中在洞頂的肉粒,將她弄
得淫液潺潺,慾火焚身。我在這方面很有工夫,前兩年,我從幾個女人身上學會了
這門技巧,沒有女人在我的一輪急攻下不失守。

  果然,她再也忍不了,翻身將我壓著,把自己的洞穴套在我的肉柱上上下抽動
。但女人在上抽動是吃力的位置,她抽不多久,就弱下來,我反身採取主動,盡意
騁馳,又換了幾個姿勢,令她不知越過了多少高峰,癱瘓在我的下面喘氣。

  我見她已滿足也就洩放,使自己舒服,然後慢慢軟下來。男人最大的弱點,是
射精之後,需要一段時間才可以再來第二次,不似女人,可以連續十幾次也面不改
容。

  在我開始衰退要抽離她身體時,她的陰道突然收緊又放鬆,一弛一張的按摩著
我的陽具,她又捉我的手放在她的乳頭上。弄了幾弄,我不其然又有反應,但只半
硬,她讓我抽離,然後轉個身,用兩個大乳房夾緊,像夾著香腸的熱狗,又伸出舌
尖舐我的龜頭、以乳房擦著。幾下工夫,就再令我昂首吐舌。

  「今次不會敗給你的,看看我的本領吧!」她眼睛充滿挑釁意味。

  她在上壓著我,扶正位置,再套在我的陽具上,落力抽動,有時停下來收放陰
道,增加刺激,有時快速抽動。最後在我快要再次洩精前,她離開我的身體,以口
代替,結果我在她的口中激射,她把每一滴都舐得乾乾淨淨。

  我連續兩次發洩,十分疲倦,全身騷軟,不幾分鐘就睡得像個嬰兒。

  醒來之時,浪花已經離開,我仍然一絲不掛臥在床上,我連忙穿上衣服,走到
樓下,派對已接近尾聲。我到處也找不到浪花,問了幾個人,沒有一個見過像浪花
模樣的女人,姖絲也不能告訴我誰是浪花的妹妹,浪花沒有告訴我她妹妹的名字,
我後悔沒有開動小臥房的錄影機,將一切攝錄下來。

  我想盡辦法也找不到她,查客人名單,問那五名請來幫手的女侍,也問過其他
客人,沒有人見過叫浪花的女人,怎樣也找不著任何痕跡,她似乎根本沒有出現過
,她真是有如浪花,水流形成高峰,排山倒海湧來,過後無跡可尋。

  我惘然走回書房,臥在圓床上回味剛才的歡樂情景……呀,什麼東面刺在背部
?伸手一摸,原來是一隻耳環,上面有魔鬼之叉的圖案。



..........完..............















0.0111260414124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