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我的出租車生涯 (第1-8章全)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07131002 於 2014-12-19 10:59 編輯

作者:交大一哥



  我是一個出租車司機,當年大學畢業後,工作極其難找,幸好家中還有些許
余財,加上當時出租車的牌照並不是很貴,東拼西湊買了輛二手出租車,算是有
了個吃飯的營生,不知不覺就開了這麼些年。

  我就來說說我這些年開出租車的一些豔事。

  記得那還是我剛開始干沒有幾個月,大概是春夏交替的季節,天氣已經炎熱
起來,滿大街的都是圓圓的屁股,白白的大腿,我在出租車中坐著,經常能看到
從我對面騎車過來的美女走光,當然也能看到許多過期的,有時在開車,想不看
都不行。

  我要說的不是在街上看到的這些的花花綠綠,而是我出租車上的事,一個穿
著包臀裙的美女在路邊招手了,看到這個當然要迅速靠過去迎接顧客。

  車停到了路邊,那個美女把副駕駛的門打開坐了進來,我眼前一亮,開門的
那一瞬間,我看見一條長長的大腿從車外伸了進來,短短的包臀裙掩蓋不住了她
那性感的美臀,裙子下邊緣微微的往上卷起,在坐進我車裡的一瞬間,我看見裡
面黑黑的草草,我心中暗爽了一下,草,掛空擋都敢出來晃悠,今天真是走運了,
沒想到的是走運的事情還在後面。

  她上車後說了一句:「師傅,到××路××小區。」我扭過頭正要答應她一
聲,可是瞬間石化了,那個美女見我一直扭頭看著她,準確的說是看著她的下身,
有些疑惑,低頭一看,她的進來的時候步子邁的有點大,坐在座位上時本來就很
短的裙子向上卷了起來,裡面的丁字褲也卷成了一條線緊緊的繃在了她的那條美
縫上,本來就萬分誘人的小縫,徹底的被丁字褲勒的緊繃繃的,鼓鼓的像小饅頭
蒸裂開了一樣。

  我就這樣石化的看著她那隱秘的部位,我的小兄弟也非常配合的起立,還真
是湊巧,我褲子拉鏈剛才上廁所時壞了,內褲讓我穿的松松誇誇的,小兄弟一下
子從裡面彈了出來,心中暗叫,不好!

  誰知這個妹子一點也沒在意這些,屁股輕擡了一下,把裙子往下拉了拉,蓋
住了她那條美縫,轉過頭對我拋了個媚眼,大方的說道:「師傅走吧,還沒看過
癮麼,該上路了!」

  我聽後,嘿嘿干笑了一聲,準備掛檔往前走,只聽見這妹子指了指我的小兄
弟,又說到:「師傅你就這樣開著走啊!」

  我撓撓頭趕緊把小兄弟塞了進去,由於拉鏈拉不上,只能用我寬松的內褲胡
亂一蓋,就上路了!

  一路上踩油門,踩剎車,腿上下蹦蹦跳,我用余光一直在掃著身旁性感的大
腿,想著剛才看到的那個小縫縫,我的小兄弟一直處在備戰狀態,根本沒有要休
息的意思。

  到了紅綠燈路口,有輛車從我邊上略過,我的方向打的有點猛,動作幅度大
了一點,寬松的內褲已經掩蓋不住我的小兄弟了,它一下又跳了出來,再過紅綠
燈路口車輛密集的地區,沒有辦法再塞進去,只有先晾著了,等下停下來再說。

  還沒等車停穩,感覺自己的小兄弟上一緊,低頭看了一眼,發現一只蔥白玉
手已經輕輕的握住了我的小兄弟,我心虛的看了看左邊的窗口,還好,幸虧是夏
天,車內開著空調,車窗上有防曬膜,從裡面能看到外面,外面是不可能看到裡
面的。

  我內心萬分的激動,心中想道,這次可是碰上欲女了,本來熟悉的停車動作,
搞的我腳忙手亂,把車也弄熄火了,還差點沒停住。

  終於車停穩之後,我扭頭看著邊上的美女,她小嘴微翹,舌頭輕輕的在紅唇
上掃了一圈,小手適時的擼動了幾下,興奮的我差點就交貨了。

  這樣一路她輕輕的擼著我的小兄弟,我也漸漸適應了這種感覺,很快就到了
她所到的那個小區,到小區門口我看她準備付錢要走,我忙按住她在我小兄弟上
的手,說道:「美女,車費就免了,再來幾下,你看這弄的不上不下的,我等下
怎麼開車啊。」

  美女壞壞的笑著,把手從我的小兄弟上抽開,說道:「這一路還沒爽夠啊,
車費還是給你吧,我也不差這幾個錢,喏,這是我的名片,有空了聯系我。」

  我接過名片,掃了一眼,放在了儀表盤上,目送著美女出了車廂,當然也少
不了又看見那誘人的小縫縫,美女下車後,用右手做了一個打電話的樣子,扭動
著翹臀走進了小區。

  她把我弄的不上不下的,想射還沒射出來,自己接著弄吧,這在大街上看著
人來人往的,還真沒那個欲望,索性不開了今天就休息了。

  到了晚上,還是不太想出車,找到平時身上背的小包找煙抽,把煙盒拿出來
突然掉了出來一張名片,一看,原來是下午那個美女的,謝芳怡,頓時身體的某
個部位又有了反應,終於下半身決定了上半身,拿起手機撥通了上面的號碼。

  「喂!」那邊出來一個甜美的聲音,我用顫抖的聲音說了一聲:「美女,我
是中午的那個出租車司機啊,晚上有空麼,一起出來坐坐吧!」

  本以為她能答應,誰知道她卻說道:「現在麼,現在不太方便啊,不好意思
啊!」說著就匆忙的掛了電話。

  「cao!」我暗罵了一句,中午就把我搞的不上不下的,現在就翻臉不認
人了,既然沒戲,我就又出車了,生意還是要做的,每天就指著這個吃飯了。

  在外面開著車,拉了幾波客人,我這個城市夜生活還是很多樣化的,晚上的
美女很多,尤其是這個季節的九點鐘以後,美女們都在家裡坐不住,像是商量好
了的一樣,都往酒吧、迪吧跑。

  剛送了一個客人到酒吧門口,正準備開車離去,副駕駛的車門突然被打開了,
是個女人,上車一看,cao!謝芳怡!

  我用不軟不硬的聲音說道:「美女,往哪去!」

  她好像沒有注意到我,回答道:「先隨便開開吧!」說話的聲音有點淡淡的
憂傷。

  我看了她一下,心道:「看來這姐們兒今天晚上心情不太好啊!」

  於是我說道:「還到中午那個小區?」

  她詫異的看著我,一下就認出我來的,本來帶著憂傷的表情,現在一下樂了
起來,說道:「怎麼這麼巧啊,有遇上你了!」

  我說道:「是啊!怎麼了美女,打電話不出來,有事兒啊?」

  說著,她表情又黯淡了下來,說道:「走吧,還去中午的那個小區!」

  我看了她一眼,也沒有再說什麼,徑直開著車到了中午的那個小區,一停車,
謝芳怡對我說道:「走上去坐坐,請你喝杯酒!」

  我一聽,有戲,把車找了個地方停了下來,跟著她上了樓,她家在二十一層,
家裡邊不是很奢華,但是很有情調。

  一進門她就把酒拿了出來,對我說道:「怎麼樣,喝兩杯?晚上不用再開車
了。」

  我笑了一下,說道:「本來就沒打算開!」說著,就接過她手中的杯子,把
酒倒在了杯子中。

  我晃著杯子中的酒,問道:「怎麼了,美女今天晚上好像並不是很開心啊。」

  她看了我一眼,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說道:「來,干杯!」

  我也沒有再和她糾纏這個問題,和她閒聊了一會兒,發現她酒量好像不是很
好,還沒有喝多少就有點暈了。

  謝芳怡一口把杯中的酒干完說道:「你等一會兒,我去洗個澡。」

  我裝做一副很正派的樣子說道:「那不是很方便吧,那我先走了!」裝著要
起身。

  她一把把我按在了沙發上,臉貼著臉說道:「坐下,今天晚上哪也不許去。」

  說完,就走進了衛生間,不一會兒就聽見水嘩啦啦的流著,我坐在沙發上,
聽著浴室的水聲,下半身不由自主的有了反應,躡手躡腳的走到浴室門口,她家
的浴室門是毛玻璃做的,裡面的人影看的清清楚楚,心中萬分激動。

  正在這裡欣賞著浴室春光,突然聽到裡面,「啊」的一聲,我毫不猶豫的打
開浴室的門沖了進去,謝芳怡看到我進去也沒有太吃驚,指了指牆上,原來不知
從哪進了了一只小蟲,我伸手把它捏到了馬桶中,正準備出去,只聽她說道:「
你手都弄髒了,來洗洗吧。」

  我一聽,用這一生最快的速度,把身上的衣服脫完,沖到了她身旁,謝芳怡
嘿嘿的笑著看我,說道:「我是說讓你洗手啊,你怎麼把衣服都脫光了!」

  cao,我只聽見她說的來洗洗吧,並沒有清楚前面說的是洗手,於是厚著
臉皮淫蕩的說道:「算了,脫都脫了,還是都洗洗吧,嘿嘿!」



第2章

  謝芳怡嬌笑一聲,說道:「還有這麼不要臉的人,既然這樣那就過來吧!」

  說完,走到我身旁,用手牽著我已經怒發沖冠的小兄弟來到了噴頭下。

  剛才沖進來的時候沒有仔細看她的身材,中午穿著衣服的時候就覺得她身材
很好,可是這麼近距離的接觸時,覺得這真是人間尤物,一對兒椒乳緊繃繃的挺
著,流線性的腰身,圓潤的大腿,既不顯得粗壯又沒有那種排骨似的感覺,向下
看去均勻的小腿沒有一絲的肌肉感,再往下就是一雙蓮足,這身段兒讓哪個男人
見了都會忍不住的撲上去,頓時我的小兄弟又怒漲了幾分。

  謝芳怡用蔥玉小手輕輕捏了幾下我的小兄弟,我輕「哦」了一聲,感覺瞬時
從下身傳來了一股麻酥酥的感覺,我湊到她耳邊說道:「真舒服,再來幾下唄!」

  本想順勢吻上她的耳朵,她突然一側身,把抓在我小兄弟的手突然拿開,點
了一下我的額頭說道:「美的你!」說著又往邊上移了一步。

  我見她要走開,哪肯罷休張手就要抱她,她一矮身從我手臂下鑽了過去,轉
過身用那對椒乳貼著我的後背,又用雙手輕握住了我的小兄弟。

  她調笑著說道:「你這人怎麼這麼猴急啊,上輩子沒見過女人麼?」

  我嘿嘿的笑道:「豈止上輩子沒見過女人,這輩子都沒見過!」

  她輕趴在我的肩頭,認真的洗了洗我的小兄弟,再沒有說話,我扭頭看了她
一眼,發現她神色有些黯然,問到:「怎麼了,今天晚上發現你很不開心啊?有
什麼心事麼?」

  瞬間不知道是水滴還是眼淚從她的眼眶中流出,我趕緊轉過身來用手擦去她
眼邊的淚水,那種急切的欲望也淡了幾分,於是說道:「怎麼了,我說錯了什麼?」

  她搖搖頭,並沒有說什麼,用手搓著我的還算結實的前胸沈默了一會兒,把
噴頭關掉,順手拿了一條干淨的毛巾把我全身擦了一遍,自己也擦干淨,牽著我
的手,來到了她的床邊。

  她往床上一躺說道:「來吧,你們男人不都是喜歡這樣種事麼,今天我就給
你了!」

  我見到她這個樣子反倒沒有了興趣,我承認我不是正人君子,可是我也不喜
歡趁人之危,她這樣的放縱顯然是有什麼心事。

  我走到床邊,坐在她身旁,攏了攏她遮在臉龐的秀發,說道:「不要這樣放
縱自己,天不早了,我還是回去吧。」說罷,我就準備起身去穿衣服。

  這時,她拉著我的手說道:「難道不想陪我聊聊天麼,我現在感到很無助。」

  我等的就是她這句話,於是,我也側躺了下來,用手支著頭,說道:「說吧,
怎麼麼,看我能為你做些什麼。」

  謝芳怡看到我這個樣子,「撲哧」又笑出聲了,我看看自己又看看她,一個
男人和一個女人赤身裸體在床上,不做愛做的事,卻煞有介事的在談心,我自己
看來也有些好笑。

  我笑完,又說道:「是不是男朋友另有新歡了?一般這種狀態的女人才會這
樣。」

  她看了我一眼說道:「你猜的也不算完全對,是他又另有新歡了,可是他並
不是我男朋友,我現在看來,我們在一起完全是一種交易。」

  「啊!你是二奶麼?」我脫口而出,說完之後我就後悔了,我看了看她,發
現她的臉色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謝芳怡接著說道:「你說的不錯,我就是個二奶,並且是個失敗的二奶,最
近我吵著要跟他結婚,本以為我能得到他的,可是我完全錯了,他就是想和我玩
玩罷了,五年啊,我為了他浪費了我的五年時光。」

  我點點頭,說道:「你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這不能怪別人。」

  謝芳怡也是同意的說道:「是啊,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不能怪別人,只怪
我自己畢業後太愛慕虛榮,才有了今天啊。」

  我再次安慰她說道:「其實你也不用太惱怒,既然你已經看清楚和他的關系,
索性跟他要點青春損失費,有了點錢,以後就是沒有男人養你,你也能自給自足
了。」

  謝芳怡疑惑的看著我說道:「這套房子就是他給我買的,房產證上是我的名
字,他還會給我麼?」

  我接著道:「這你就不了解男人的心理了,只要不觸動到他的底線,如果可
以的話他一定還會給你的,如果你還有他什麼把柄的話,那就更好說了。」

  謝芳怡想了想說道:「把柄到沒有什麼,他生意上的事情從來不告訴我,不
過他好像很怕他的老婆,所以這次我鬧的太凶了,他才和我分手的。」

  我立刻就想出了一個妙計,湊到她的耳邊說如此這般,這般,謝芳怡頓時眉
開眼笑,再也沒有了愁容,說道:「還多虧遇到了你,要不是我也許就這樣消沈
下去,也許就再會去做另一個二奶了。」

  我「嘿嘿」淫笑了一聲,說道:「別啊,你這麼青春靚麗,美麗動人,沈魚
落雁,閉月羞花,傾國傾城的奇女子怎能做男人的二奶呢。」

  她聽我說完這麼一段肉麻的話,頓時樂了起來,看到我的小兄弟直挺挺的對
著她,一把抓了過去,說道:「小嘴還挺能說的麼,來今天姐就好好獎賞獎賞你。」

  說著,就俯下身去,用她那小嘴包裹住了我的小兄弟。

  我感覺我的小兄弟在她濕潤是小嘴中有說不出的受用,謝芳怡的口技相當的
不錯,估計以前沒少干這個,想想以前他的那個男人,還真享福。

  吸了一會兒,我開始不滿足她這樣了,輕輕抱著她的頭,拉到了我的嘴邊,
吻了上去,她也沒有拒絕,我摸了一下她的小穴,已經很濕了,我翻過她的身子,
進到了她的身體裡,猛烈的沖擊了起來,還行,她的小穴並不是很松,估計以前
那位不是很大,也許靠近裡面的地方還是處女地也說不定。

  這一夜,我們做了有三四次,做完一次就睡覺,半夜醒了就在做一次,等到
中午,我倆醒來的時候,互相看了一下對方的下身,都是紅紅的,她拉著我的小
兄弟,本想再塞進她的小穴中的,我連忙告饒道:「姐姐,算了吧,今天還要給
你辦事呢,弄的我走路都走不成了,我怎麼出去啊。」

  她嘿嘿的笑著,說道:「那就饒你一回,等晚上了,我饒不了你。」

  我心道,好家夥,晚上我還是回家睡覺吧,要是在這兒睡上個一星期,非把
我榨干了不行。

  兩人吃過午飯,我按照謝芳怡昨天說的地址,開著出租車找到了包他的那個
男人的公司,那個男人是做水電安裝生意的,在市裡邊經營著一家不算小的公司,
我看他的門面就感覺到這個男人很有錢,再敲點出來應該不是難事。

  我走到前台大廳,立刻有個前台的小妞兒迎了過來,問道:「先生,請問您
需要咨詢點什麼業務呢?」

  我看了看她,長得還不賴,心中意淫道,這應該也是經理的禁臠吧,正在意
淫著,那個小妞兒又對我說道:「先生?」

  我立刻反應過來,今天不是來調戲美女的,是來辦正事的,於是我說道:「
啊?你們經理在哪啊,我找他有生意要談談。」

  那個小妞兒看了看我,我今天穿的並不是太好,有點不太相信,不過還是對
我說道:「經理在後面的屋子裡,現在應該在吧。」

  我說了一聲謝謝,徑直往後面走去,公司的門面不小,後面經理所在的地方
裝修的也挺豪華,不過一看就知道裝修了有三五年了,來到經理辦公室的門口,
也沒有敲門我就直接走了進去,裡面有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見到我走了進來,滿
面笑容,伸手在他對面的沙發上做了一個請的樣子,示意讓我坐。

  我當然也不客氣,直接坐到了那裡。

  應該是前台的小妞兒已經通知過他了,經理看我坐定,開門見山的問道:「
先生,需要我們公司為你做些什麼?」

  我笑了一下,隨手從我身上掏了一張我的名片,遞給了他,經理一看,疑惑
的看著我,等著我向他解釋。

  我見他不明白我的意思,也不想跟他兜圈子了,直接說道:「謝芳怡你應該
認識吧?」

  經理的臉立即變了顏色,略帶怒氣的問道:「你是她什麼人?你來這裡做什
麼?」

  我看著他笑了笑,很裝逼的說道:「我是誰不重要,我來這裡干什麼最重要!」

  說著,我掏出一根煙遞給他,他並不接我遞過去的香煙,我也不在意,獨自
點上,美美的吸了一口接著說道:「芳怡姐讓我來這裡就是想告訴你一下,想再
要點青春損失費,你糟蹋人家五年了,就這樣說甩就甩了,讓人家後半生怎麼過,
所以麼,就委托我找你來再要點青春損失費,以便於以後再做點小生意,我想這
點小事對大老板你來說應該不是難事吧!」

  經理坐在他的老板椅上,沈聲問道:「不是說好了房子歸她了麼,你們也太
貪婪了吧?」

  我看了他一眼說道:「貪婪?一個女人的青春有多少個五年,人家把花樣年
華給了你,難道一棟房子就可以補償了麼?」

  經理又問道:「你們想要多少?」

  我抽著煙說道:「不多!再給一百萬吧,只要能讓我芳怡姐後半生衣食無憂
就行啦!」

  「什麼?一百萬,你以為我這裡是開造錢廠的麼?」經理憤怒的喊道。

  我平靜的說道:「大經理,淡定,淡定些麼,我們不是在這裡商量麼,有商
才有量啊,你覺得多,可以還價麼。」我的策略是坐地起價就地還錢。

  經理這時也平靜下來了,說道:「就那一套房子,別的沒有了,沒有別的事
情了吧,沒有的話請你回去吧。」經理下了逐客令了。

  我聽他這麼一說,也沒再跟他計較什麼,起身就到了門口,開門之期,我回
過身,對他說道:「請你收好我給你的那張名片,可能會很有用處哦。」說完我
就走出了他的辦公室。

  到了前台,那個負責接待的小妞兒還在那裡,見我出來了準備要走的樣子,
對我微微的俯身說道:「先生請你慢走。」我對著她嘿嘿的笑了一下,心道:「
這小妞兒的胸還不小,經理的豔福還真不淺吶。」

  上午我也沒有出車,直接回到了謝芳怡的家中,一進門,謝芳怡就問道:「
怎麼樣,他同意給錢了麼?」

  我搖搖頭,說道:「在我意料之內,沒有給,怎麼會這麼輕易給錢呢。」

  我摟著謝芳怡一起坐在了沙發上,說道:「看來不給點他狠的,他是不會服
軟的,你知道她老婆平時有什麼愛好麼?」

  謝芳怡想了一下,說道:「愛好我不太清楚,不過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去尚
都會所的時候,好像遇見他老婆一次。」

  「好像遇見,你沒有看到麼?」我疑惑的問道。

  「沒有,當時我們正在那裡蹦迪,他突然拉著我讓我走,事後我才知道是碰
到他老婆了,似乎聽他還說過,他老婆挺喜歡去那個地方的,好像每個星期都要
去幾次。」

  「哦?既然他老婆經常去那個地方,為什麼還要帶你去?」我有些疑惑。

  「那天也是我主動要去的,尚都會所在市裡邊比較有名氣,我和他認識那麼
長時間了,他也沒帶我去過,就想去玩玩,再說那裡邊還真的挺好玩的,有空咱
倆也去玩玩唄。」

  我點點頭,又問道:「那你知道他為什麼這麼怕老婆麼?」

  謝芳怡搖搖頭說道:「這個還真不知道,他也沒跟我提起過,也許是性格使
然吧。」

  我心道,絕對不是性格使然,一定還有其他的理由,我又問道:「你有他老
婆的照片麼?」

  謝芳怡不屑的說道:「我怎麼會有他老婆的照片,不過,好像在他的空間中
有。」

  我急忙說道:「那快打開看看,我今天晚上去會會他老婆,明天我再去找他,
定讓他把錢拿出來。」

  打開他的空間,他老婆長得還挺風騷,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內心中肯定還
渴望著什麼。

  關了電腦,我本想回去,下午想再去出車拉幾趟人,謝芳怡用她的酥胸靠在
我的肩膀上,一扭身,跨坐在了我的大腿上,我看她的家居短裙向上翻起,這個
小騷貨竟然沒有穿內褲,我昨天晚上干的次數也不太少,今天本沒有什麼興致,
可是看見她這麼淫蕩的騷樣,小兄弟又挺立了起來。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屁股,重重的揉搓起來,謝芳怡隨著我的揉動,小嘴中發
出輕微的呻吟聲,我把小兄弟從褲子中拉了出來,在她的騷穴上摩擦了幾下,下
面已經濕了,她的屁股又向我的大腿根部靠了一下,顯然是不滿足我蜻蜓點水般
的止癢,想要更進一步。

  我故意不讓她得逞,小兄弟在我和她的大腿根部之間左右晃動著,不讓小兄
弟進到她的蜜穴中,芳怡姐輕顛一聲,打了我一下,說道:「你好壞啊。」說著,
擡起她的屁股,伸手抓住我的小兄弟不讓它亂動,硬塞到了她的蜜穴中,「哦!」
我和她同時叫了出來。

  激情過後,我實在是不敢再在這裡呆下去了,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嫵媚了,我
怕真的把我榨干了,下午還要出車,現在弄的我的雙腿都有點輕飄飄的。


第3章

  下午拉了幾趟人,晃晃悠悠就到了晚上,大概八九點鐘的時候,我來到了尚
都會所,這裡別看白天冷冷清清的,一到晚上各種豪車就擠滿了停車場,我的出
租車比較方便,不用停在停車場,有專門的出租車停車位。

  我來這裡的時候,已經有幾輛出租車停在那裡等客了,我上去給哥幾個都發
了幾根煙,說明我要專門拉個客人,不跟他們搶其他人,都是賺辛苦錢的,都不
容易,哥幾個聽我這麼一說,也都同意。

  等了一個多小時,大概十點多的樣子,我見到一個卷發少婦,走出了尚都會
所,定睛一看的卻是那經理的老婆,不過旁邊還有個年輕的小夥子,顯然不是經
理。

  我心道:「這個騷貨還挺會玩,還玩老牛吃嫩草呢!」想著就迎上前去,介
紹著二人往我的車走去,走到車邊,騷貨把副駕駛的門一開直接坐了進去,我跟
著也走到了駕駛室,而那個小白臉並沒有和她一起上車。

  上車後剛起開步,我故意問道:「大姐,往哪去啊?」

  這個騷貨用媚眼瞪著我,裝著有些生氣的樣子,說道:「我很老麼,還大姐!」

  我連忙道歉著,陪笑著說道:「對不起,對不起!剛才沒看清,美女要往哪
去啊!」

  騷貨輕拍了我一下肩膀說道:「這還差不多,小夥子反應的挺快的麼!到X
X路吧!」

  我嘿嘿笑了一下,又問道:「美女,男朋友沒有和你一起回去啊?」

  「你說剛才的那個小屁孩麼?哈哈……」騷貨笑的還挺開心,笑了一陣,說
道:「男朋友?逢場做戲罷了,咦!小夥子長得還挺帥的麼,有女朋友了麼?」

  我心道,這個騷貨還真是騷啊,這就開始勾引我了,接著她的話茬說道:「
還沒有過呢,我還小,先掙點錢再說吧。」

  騷貨又道:「呦!想不到你還挺純的啊,那一定還沒過過夫妻生活的吧!」

  她又笑了幾聲!

  我擦,我還沒有勾引她,這個騷貨開始勾引我了,我裝著很清純的樣子,臉
紅了一下,要是讓她知道我昨天晚上小兄弟都磨腫了,不知道她會有何感想。

  她見我不說話,估計是酒勁兒上來了,伸手在我褲襠上摸了一把,又問道:
「小夥子,本錢還不錯啊,你看姐姐我有多大了啊?」

  我瞄了她一眼,違心的說道:「我看姐姐也就是二十八九的樣子,我猜的對
吧!」

  她又哈哈的笑了幾聲,說道:「小夥子眼光真毒,就憑你這幾句話我今天就
讓你見見什麼是女人,怎麼敢不敢?」

  我在心中「呸」了一下,可還是裝著很激動的樣子說道:「有何不敢,我知
道一個地方,晚上沒人,走吧!」一腳油門,飛快的往市郊的一個汽車公園開去。

  車子剛停穩,這個騷貨就迫不及待的撲了過來,把我的褲子拉鏈解開,一把
抽出了我的小兄弟,雖然中午已經戰斗過一次了,可是我的小兄弟雄風不減,還
是直挺挺的對著她,這個騷貨一嘴就含了進去。

  她穿的是連身的短裙,我順著她的大腿摸了上去,一下就摸到了她的小穴,
原來她沒有穿內褲,可能是剛才剛干完炮,還沒顧上穿,我也不想其他的直接就
摳了進去,小穴裡面非常的濕熱。

  我和她這樣互相安慰了一會兒,都覺的不太過癮,我把她那邊的座椅放倒,
直接翻了過去,壓在了她身上,順便把她的連衣裙脫了下來,一對巨乳跳了粗出
來,我順手就把她的胸罩解了下來,左右的揉搓起來。

  要說這個騷貨也有四十多歲了吧,乳房並沒有太干癟,揉著還挺過癮的,她
下身也是泛濫的不成樣子,迫不及待的要把我的小兄弟往她小穴中牽引,我順著
她的牽引,沒有任何阻力的插了進去。

  這騷貨的小穴不是很緊,不過能在野外玩一個四十多歲的少婦還挺有干勁的,
我奮力的抽插著,她也忘情的叫著,當我快要射精的時候,我在她耳邊輕聲的說
了句:「我要射了,要射了啊!」

  騷貨按著我的屁股,似乎怕我拔出來一樣,大聲的叫道:「射吧,射吧,都
射進去吧。」兩人同時進入了高潮。

  干完之後,我們互相清理著對方的殘液,她調笑著對我說道:「小夥子,以
前沒少干這事兒吧,解胸罩解的還挺順手啊。」

  我嘿嘿淫笑著,並不答話,又去摸了摸她的巨乳,當兩人穿戴完畢之後,就
聽她說道:「還沒在野外玩過呢,這次弄的還真痛快。」

  我趁著她的興奮勁兒還沒過,說道:「姐姐你身材真好,是我見過最漂亮的
女孩兒,以後我還想了怎辦啊,能留個聯系方式麼?」

  她想也不想,直接從她的小包中掏出了一張名片,說道:「給,這上面有我
的電話,想我的了就給我打電話,你不給我留個聯系方式麼?」

  我連忙從車內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了她,她看了眼,塞到了她的小包中。

  我和她又調笑著,把她送回了家,今天縱欲有點過度,不敢再去謝芳怡家了,
把那個騷貨送回家之後,我也開車回家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說。

  回到家中,拿出騷貨給我的名片仔細看著,馬莉,看著她的名字就覺一股騷
味襲來,剛才戰場的情形,我慢慢的睡著了。

  翌日,我又來到了經理的辦公室,推開門,經理正在那裡坐著看報紙,一見
我推門走進來,立刻站了起來,板著臉說道:「你還來這裡坐什麼?」

  我走到昨天坐的那個沙發旁,坐了下來,說道:「我來這裡當然是有事情了,
沒有事怎麼會登你這個三寶殿呢!」說著笑了一聲。

  經理厲聲對我說道:「昨天不是說的很清楚了麼,就那一套房子,想要錢沒
門,你再來這裡的話連房子都沒有了,哼!」

  我不慌不忙的說道:「別急麼,你先看看這個。」說著,從包裡掏出了昨天
馬莉給我的名片,從他的桌子上推了過去。

  他拿起名片看了一下,臉頓時變了顏色,瞬間把名片撕的粉碎。

  我一邊笑著看他撕名片的動作,一邊說道:「哎!這麼沖動干什麼,不就是
一張紙麼,不值得跟他費那麼大的勁。」

  經理頓時軟了下來,說道:「你想怎樣,一百萬我真的拿不出來。」

  我對他說道:「拿不出來沒關系,咱們再商量麼!少點也行,你說個數。」

  「三十萬!」經理顫聲說道。

  「五十萬,如果沒有這個數保不齊那天我手一顫,就把一些你不想讓名片上
的人知道的照片就發過去了,哈哈……」我笑了笑。

  經理沈思了一會兒,像我道:「你是怎麼認識馬莉的?」

  我瞟了他一眼,說道:「這個麼,不是問題的重點,五十萬一分都不能少。」

  我不想跟他多說什麼。

  經理沈聲說道:「好,你什麼時候要?」

  我說道:「就現在,我想你應該沒有問題吧。」

  經理起身走出屋子,我就又點了根煙抽了起來,抽了兩三根煙,我見他又走
了進來,手中多了一張銀行卡,他拿著銀行卡對我說道:「我怎麼相信你把錢給
你之後你不再來騷擾我?」

  我想了一下說道:「沒有辦法,不過我想芳怡姐的那套房子的房產證應該是
個假的吧,如果我食言的話,你收回了就是。」

  經理點了點頭,把銀行卡遞給了我,說道:「密碼我會告訴芳怡的!」

  我接過銀行卡謝了一聲,扭頭出了他的辦公室。

  手中拿著這五十萬的銀行卡,心中有些許忐忑,我知道這不是我的錢,更取
不出來,謝芳怡應該能給我點辛苦費吧。

  一路沒有堵車,我用了能在市內最快的速度來到了謝芳怡家中,敲開門,芳
怡姐好像剛洗完澡,頭發濕漉漉的,見是我來了,非常的高興。

  坐到她家的沙發上,芳怡姐給我到了杯水也做到了我的對面,她穿著家居短
裙,胸前點點突起,應該是沒有帶胸罩,雙腿微微的張開,內褲上的一朵小花不
經意間漏了出來。

  我正看的過癮,芳怡姐笑罵道:「小子,往哪看呢,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聽她這麼一說,我頓時回過神來,調笑著說道:「你這麼挑逗我,先讓我降
降溫再說吧。」說著就對她動手動腳起來。

  芳怡姐把我推到沙發上,說道:「先別鬧,先說正事,等下有你吃的。」

  我正色道:「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先聽那個啊?」

  芳怡姐不假思索的說道:「先聽好消息吧。」

  「好消息就是,我拿到錢了,並且比預期的還多了二十萬。」

  「那壞消息呢?」

  「哎!你現在住的這套房子並不屬於你,他給你的是一個假房產證,真的還
在他那裡,我是今天套他的話才套出來的。」

  「什麼?這個混蛋!」芳怡姐緊皺眉頭,顯得異常的生氣。

  我安慰她說道:「先不用生氣,沒事,房子的事情先放一放,只要不把你們
之間的事情捅到他老婆那裡,房子緩一段時間,也讓他吐出來。」

  芳怡姐聽我這麼一說,緊皺的眉頭放松了下來,說道:「你還有其他辦法麼?」

  我想了一下說道:「暫時還沒有,不過他不知道為什麼十分怕他的老婆,而
他老婆也不是什麼正經的女人,兩人既然這樣,為什麼還沒有離婚,這其中一定
有緣由,只要找到其中的關鍵之處,我想房子一定能讓他吐出來。」

  芳怡姐也是點了點頭,坐到我身邊說道:「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要我怎麼
謝謝你呢。」

  我一把抓到了她的大腿上,笑嘻嘻說道:「怎樣謝?你說怎麼謝啊,嘿嘿!」

  說著,我一根手指已經撥開謝芳怡的小內褲,輕柔這她那注水的桃源洞,水
漬已經滲透到了大陰唇上,我的手指在上面上下擺動異常的順滑,不久就把這根
手指插了進去,芳怡姐輕「哦」了一聲,我快速的抽動著手指,對她指尖著。

  我又聞上了她的脖頸,芳怡姐的這個地方異常的敏感,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從
她的脖頸鑽到我的鼻子中,我輕輕的咬著她的脖頸和耳垂,伴隨著我在她下身的
手指,她的翹臀不斷的翻動著,我再也忍受不住小兄弟在內褲中的束縛,迅速脫
下自己的長褲,也不脫到底,直接把她的內褲拉到一邊就插了進去,兩人上下翻
動著。

  我又把她的睡裙向上翻了翻,露出了雙乳,把她抱在了我的腿上,小兄弟在
其中上下做著活塞運動,而雙手也不閒著,攀上雙乳把她的美乳改變成了各種形
狀,我異常的興奮,還是感覺到不是很過癮,雙手抱住了她的圓臀,用力的向我
的下身撞了過來,兩人結合到了極限,同時到達了高峰。

  激情過後,我抱著芳怡姐,仔細的觀察著她,雖然兩人有過了好幾次魚水之
歡,可我還沒有這麼仔細的近距離的觀察過她,現在的芳怡姐,小臉蛋兒有著高
潮過後的潮紅,雙臂輕搭在我的雙肩上,下身還時不時的滴淌著我的粘液。

  兩人休息了一會兒,我抽了根事後煙,感覺舒服多了,這時謝芳怡拿起茶幾
上的那張銀行卡,擺弄著說道:「這五十萬說多不多,說少不少,要是在這兒坐
吃山空,花不了多長時間就沒了,你有啥好辦法沒有啊?」

  我想了一下,說道:「我也是窮人一個,也沒見過這麼多錢,不過有時我在
想,要是我能再有點錢的話就再買幾輛出租車,天天在家只收份錢就行了。」

  「收份錢?是什麼意思啊?」

  我見她不明白,解釋道:「現在出租車不便宜,一輛大概就是二十多萬,有
的人買不起,可是又想開怎麼辦呢,於是就有的人買了出租車,按天把出租車出
租給想開的人,租車的人每天給主家交份錢,就是這個意思。」

  芳怡姐點點頭,說道:「那你有門路麼,能給買幾輛出租車麼?」

  「這個沒問題,我認識的幾個朋友就有想賣的,車況還不錯,我早就想買了,
苦於沒錢,我改天給你問問。」

  「別改天啊,現在就問啊!」

  我見她這麼著急,安慰她說道:「急什麼啊,錢放在你手裡永遠都是你的錢,
給了別人就不是你的了。」

  芳怡姐有些著急的說道:「能不著急麼,現在的我一無所有,住的地方都不
是我的,每個月不弄點收入,要怎麼活下去啊。」

  我想了想,說道:「說的也是啊,那我現在就去給你問。」

  芳怡姐把我送出了家門,臨走時我還看到她的美樣,又吻了她一下。

  坐在我自己的車上,我在想,我現在到底在做什麼,自己的車不好好開成天
淨瞎混,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買出租車時候能賺她一筆,可是我又有點不忍心,
畢竟那是人家彌補青春的錢啊。

  正在那裡胡思亂想著,電話突然響了,我拿出一看,竟然是馬莉打來的,我
本就要去再找她,不想她卻主動找上門來了。

  「XX,還記得我麼?」馬莉上來就用她浪的發顫的聲音問道。

  「當然記得啊,才這會兒不見就想我了麼?」我調戲她說道。

  馬莉在電話那頭嘻嘻一笑,說道:「當然是想你了,要不怎麼會給你打電話
啊,現在有空麼,來XX接我一起去遊泳吧,天氣熱的人受不了。」

  「沒問題,不過我這邊還有點事情,一個小時後我去找你怎麼樣?」我跟她
商量著說道,怕她等不及再去找別人。

  「那一言為定啊,我一直在這裡等你。」馬莉那邊掛上了電話。

  我匆匆去朋友那裡問了一下出租車的事情,不出意外談好了五十萬兩輛出租
車,有錢什麼都能搞定,在我這個城市出租車基本上就是這個價錢了。

  談好出租車的事情,我馬不停蹄的趕到了馬莉說的地方,她正在那裡喝咖啡,
見我來了朝我揮揮手,我也朝她擺擺手,就向她坐的方向走去。
















0.014322996139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