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錄影廳的淫亂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錄影廳的淫亂諸位仁兄,我們一起回想一下1995年,那個時候你都在做些什麼呢?你能否真實地回想起那年你所做過的事?1995年的時候我還在上大學,但也就是那個時候對大學生活覺得無聊和乏味,於是蹺課就成了經常的事情了。1995年的時候網路好象還沒有,也沒有什麼網吧可以去,同學一起的娛樂也就是什麼PS、檯球、足球、麻將和沒完沒了的撲剋大戰,但那時候我們這些光棍最有興趣的就是錄影廳了。那個時候年輕,精力旺盛,整天都在想些男女之間的事情,恨不得天天挺著杆大槍到處趕場搏殺傳說中的風騷女生。

  那時候錄影廳很多,遍地都是,相互之間競爭非常激烈,不只放些好萊塢的大片或者港臺片什麼的,幾乎所有的錄像廳都放黃色錄像,這樣可以創造不錯的經濟效益,我很多的同學沒事就一同去錄影廳去看錄影。

  不諱言,大家都很喜歡看黃片,哪個時候A片的俗稱還叫黃片,還不像現在一樣大街邊隨便就有個安徽大姐拉住你推銷幾十塊買一大堆,網路上更是沒有,所以在那樣A片稀少的年代中大家對那裡有放A片錄影廳都是趨之若騖。我那個時候也很喜歡看,黃片都是後半夜才放的,我邊看邊在錄影廳的黑暗中打飛機。

  那個時候雖然說自己已經不是處男了,但還是沒有經常的性伴,所以只有這樣的發洩了,並且我相信大家有很多的都是這樣發洩的。

  佛羅依德說性意識流每15秒中在正常人腦海中閃過一遍,但在我身上我覺得有點慢了,好象很長時間都不怎麼閃。但生活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我要說的是我最瘋狂的時候的事情,這件事持續的時間長了點,基本貫穿了我的大學時代。

  一天週六下午,我無聊透了,就一個人去了一家有點遠的錄影廳,在那裡看了幾乎是一下午的錄影,晚上也不打算回去了,想在錄影廳睡覺了,晚飯對付了一下,買了瓶啤酒烤了些肉串,之後就交了十元的“包夜”的錢,在裡間的雅座坐下繼續看錄影。

  晚上放黃片有點早,大約是在十點多就開始放了,還是些歐美的片子,但對我來說還是看的津津有味。

  正看的入神的時候,旁邊來了個人,好象不是從門進來的,我想應該是從後排過來的,因為我的雅座是三個人一起的座位,我自己一個人正好睡覺,來了個人我就有點不高興了,但一看,是個女的,借著昏暗的電視的光亮看能有三十多歲了,頭髮在腦後梳了個馬尾巴,臉挺白的。

  不一會,她就靠過來,說老弟給我根煙。我給她支煙,她又向我要了火,點上,一邊吸煙一邊就靠近了,笑嘻嘻地問我老弟你看著有意思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了,說還可以,她曖昧地笑了笑,把手搭在我大腿上,湊著靠過來說,一個人看多沒意思呀,要不大姐幫幫你?我問她怎麼幫,她笑了笑說老弟你不會不知道吧?我看你也經常來這兒,這個都不知道?我說我真的不知道,她又笑了,解釋說就是大姐幫你打打飛機,一回二十塊錢。

  我一聽立刻就精神了:原來飛機也可以別人幫著打呀!呵呵,我只考慮了0.0001秒,就同意了。她於是就更加地靠近我,用手在我的褲襠上摸,一邊摸一邊揉,本來錄影刺激的就大,她一摸就更加的大了,她笑嘻嘻地在我耳朵邊輕聲說:老弟,看你的雞巴多大呀!真粗真硬,讓大姐好好給你擼一擼,舒服舒服!

  之後她就把手伸到我的褲子裡邊去了,直接地抓住了我硬撅撅的大雞巴。她的手好軟和,很柔軟,摸著非常的舒服。她揉了一會,之後就不斷的上下擼動我的雞巴,還用拇指不斷地摩挲我的龜頭。真是太刺激了,我的龜頭上非常的敏感,不一會幾乎就被她摸射精了。

  她趴在我耳朵邊淫蕩地說:你這雞巴好大呀!是不是經常殼炮兒?叫這大雞巴肏著一定可舒服了……。經常肏屄嗎?

  我摟著她的腰,感覺她的腰比較的粗,但是腰間的軟肉手感卻是非常的好,這個時候我幾乎在她的淫話的刺激下要射精了。

  她一邊摸我一邊拉著我的手伸到她的衣服下邊說:來,摸摸大姐的大咂,一邊擼雞巴一邊摸咂,大姐今天要讓你好好享受享受,等會兒一下子就把你的精子給姐射出來,好好放放,別憋著。

  她的乳房很大,但有些下垂了,非常的柔軟,就像她腰間的軟肉一樣,但她的乳頭卻是很大,摸著的時候感覺都硬了。我們就這樣一邊看著黃片一邊相互摸索對方。

  她一邊看一邊又說:老弟你經常來看黃片吧?喜歡看嗎?其實大姐也喜歡看,你看那女的叫那男的給肏的,直叫喚,大雞巴肯定是把她肏舒服了,你看那大騷屄叫人肏的都快翻過來了……快看,換姿勢了,恩,從後邊來上了!這男的真會玩,從後邊肏……你看哪那女的的大咂叫人肏的直晃蕩,這個浪啊!……。啊!!!

  快點看!肏屁股了!殼屁眼兒了!真舒服!看他大卵子把女的屄都拍紅了…

  …啊!射了!看他射的!好象全射到屁眼兒裡去了…。

  我那裡能受的了這麼的刺激!猛的從頭到腳一麻,精液就狂噴而出!

  射完之後,我靠在沙發上喘氣,她掏出一遝手紙把自己的手擦乾淨了,又看了會電影,之後我就付給她錢,她就走了。

  真是感覺到很刺激!

  後半夜的時候,大約12點半近1點的時候,她又回到我這裡,摸著我的臉靠在我懷裡說:老弟,大姐要回去了,想大姐不?我沒說什麼,過了一會,她趴我耳朵邊上說:光看多沒意思呀!想不想真殼一炮兒?和大姐樂和樂和?

  我到真的是感興趣了,反正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就去了!我就問她怎麼收費,她笑嘻嘻地說:姐還怕你嫌大姐老呢!不怕吃虧呀你?咱姐倆兒有緣分,看你這小俊樣兒大姐不收你錢,只要你把姐殼舒服了就行。

  那裡來的這樣的好事?我當然是樂不得的了!我問她去那裡,她說去她住的地方。我想也沒想就和她一起走出了錄影廳。

  過了兩條街,七拐八拐地來到了一處小樓,這裡都是一水的小洋樓,但比較舊了,還是殖民時期俄國人蓋的,很有風情。我們進屋子的時候我發現房子收拾的很乾淨,像個殷實的小康之家。這個時候一個女的從一個房間裡探出頭來,她只穿著個胸罩,看樣子和她差不多大,笑著對她說:怎麼著華姐今天往回帶小夥兒了?呵!挺帥的嘛!

  我這個時候才明白,她們兩個可能是住在一起的野雞。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腦子已經被欲火燒的沒有了判斷力,絲毫沒有去想可能存在的風險,我的弟弟完全代替了腦袋在指揮我的行動。她也和那女的打趣說:中你找人回來玩就不中我找人啦?快把你那死屄腦袋縮回去,看你騷的!我們進了她的屋子,坐在她的床上,她撲過來,壓在我身上抱著我開始親我,一邊親還一邊把手伸到下邊摸我的雞巴,她興奮地說:老弟,你都硬這樣了呀!是不是想幹了?

  她站起來,利索地脫光了,脫光了我才發現她的身體好白,圓嘟嘟的兩個大奶子稍微有些下垂,上邊是兩個又大又黑的大乳頭,腰還不算粗,更加顯的她的屁股的肥大渾圓,她的身上到處散發著成熟女子的極緻的妖媚氣息。引人注意的是她迷人的三角區上陰毛是異常的茂密,烏黑茂密的一叢,陰毛很長。她看著我,淫浪地笑著說:看什麼看呀?大姐性感不?看姐的大咂大屁股好不好?別白看一會咱一定好好玩玩。

  這個時候大約後半夜了,我洗了澡,等她上床。都怪她家的浴室太小,要不正好搞個鴛鴦浴。她很快就洗完了,風情萬種地爬上床,先是深深地親了一會,之後她就拖光了衣服,把兩個碩大的奶子塞在我臉上,像奶孩子一樣讓輪流吸吮她的兩個大奶子,吸了一會我就感覺她的乳頭變的大了很多,還硬了很多。

  她仿佛已經有點急燥了,抬起身飛快地扒下我的褲衩,稍微看了一下就快速地含在嘴巴裡啯。她看來是很職業的,口交的技術非常的好,不時地含住龜頭用舌尖來回地掃,把我弄的幾乎都要射了。不一會我硬的快不行了,她突然一個轉身,橫跨在我頭上,形成所謂的69式,她毛茸茸的陰部就展現在我眼前:茂盛的陰毛掩映著肥厚狹長的大陰唇,她微微分開的小陰唇呈深褐色,裡邊早就浪水漣漣了,甚至還可以看到她粉紅色的微張的陰道。

  她一邊口交一邊把屁股望下壓,我知道她是想讓我舔她的屄,我也毫不猶豫地伸出舌頭,狂舔她的大屄。這下她可發浪了,屁股瘋狂地扭動,水也大量地出來了,弄了我一臉,真沒想到這麼多汁啊。不一會她就已經忍不住了,往前爬了一下,把陰戶對準我的大雞巴,直接就把我的雞巴吞在自己的身體裡去了。她臉背對著我,肥大的屁股上下翻騰,我看見我的雞巴在她的陰戶裡進進出出,感覺刺激死了。

  她動作了好長時間,我感覺她的水越來越多,都已經把我的陰毛弄濕了,這個時候她才爬下來,反過身來跪趴在床上,撅起屁股來讓我搞。可能是因為已經被她釋放過了一次的緣故,這次幹了好長時間,我覺得她的屁股好大,刺激的不行了,動作頻率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肉體砰然相交,啪啪的作響。她被我幹的一直在叫,什麼好大啦,要死了什麼的,我心想媽的可是你主動叫我來的,看你的騷樣子老子不幹暈你!堅定了信心,於是我用了百般的解數,把自己所能知道和運用的技巧都用上了,整整搞了她一個半小時。

  一點不吹牛,即使到現在,當時和那個叫“華姐”的女人搞出的記錄一直是我的最高記錄,到現在我都沒能打破。

  搞完了我就在她那裡過的夜,她不像有的女人一樣高潮過後就一直癱軟著,休息一會她就很精神了,好象搞的越用力她就越精神,這女人可真是厲害,一晚上和我搞了三次,直到最後我再也射不出一點什麼了才住手。

  後來我又去過幾次那個錄影廳,但沒有遇到華姐,我想她應該在那裡,但就是沒有遇到過。真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過了大半年有一次我去一個高中同學那裡,他也和我在同一個城市,但學校不同。中午他請在他們學院旁邊的一個小飯店吃飯,我竟然就在那個小飯店裡遇到了她。我當時很驚訝,同時也挺開心的,她已經不是那個樣子了,和我那天遇到時候的形象完全不一樣了,穿的很整齊,頭髮也燙成金黃色的彎曲的髮型了,臉色也不錯,同時讓我驚訝的是她居然就是這個小飯店的老闆。這個世界真小,不僅是小,還什麼他媽的事情都有!她一眼就把我認出來了,因為和同學在一起,說了不多的幾句話就沒多說,後來我們走的時候她悄悄地塞給我一張卡片,我回去一看上面只寫了一個手機號碼。在同學那裡踢了一下午足球,晚上的時候我就托詞說要回學校了。出了他學校,我轉到了一個電話亭給華姐打電話,她說晚上請我吃飯,讓我在學校對面的超市門口等她。

  我在超市門口等了她大約十多分鐘,一輛計程車停在我面前,她在後坐上搖下玻璃對我招手。晚上我們吃的海鮮燒烤,華姐還是比較健談的樣子,她一直叫我老弟,感覺著很親切。她說她認識我的那個時候正是她一生中最鬧心最慘的時候:和丈夫離婚、下崗都趕到一起了,她說當時要不是和她一起住的那姐們兒勸她她真的都不知道怎麼生活下去了,所以才臨時做了幾天錄影廳裡的工作,後來她的幾支被套牢的股票竟然百年不遇地遇到了一回股市井噴,奇跡般地解套了,又奇跡般地賺了些錢,用她的話說是天無絕人之路,她就用這筆錢開了個小飯店,用她的話來說就是維持生活。我說我後來去找過你你已經不在了,她說哪個時候就已經開始搞這個飯店了。

那天我們兩個喝的是白酒,每人喝了能有半斤多,還有幾瓶啤酒,後來都醉了,我們就去海邊吹風,抽煙。華姐摟著我,找了塊礁石後邊,說什麼要幹一下,慶祝重逢。我也高了,但弟弟卻沒高,照樣好使,於是就搞了一場。這也是我第一次在野外、在海邊打野炮,感覺很刺激,海浪的翻湧聲和華姐的叫喊聲溶為一體,是我青年時代,大學生活中最為動聽的一首交響樂,勝過大施,直追貝多芬。

  第二天早上我在她家床上醒來,陽光很強烈,我的頭很疼,我發現這並不是她以前住的地方,已經換了樓房,看來她的生活確實改變了很多。她已經走了,留了張字條給我,說自己去飯店了,讓我自己回學校,還說保持聯繫。

  我剛要走,有人按門鈴,我開門一看,一個女人,不認識,但覺得眼熟。她好象挺驚訝這屋子裡冒出個男的,以為自己走錯了門,問我,我說我是華姐的弟弟,她曖昧地笑了笑,說我是華姐的妹妹,我怎麼不知道你?我說華姐去飯店了,你去那裡找她,她看了我幾眼,沒說什麼走了。我沒說什麼,回了學校。

  後來華姐打電話和我說起了這個事,告訴我那女的就是她姐們兒,認識七八年了,當年我第一次去她家的時候見到的那個戴胸罩的女的,我才恍然大悟,我說怎麼覺得看著眼熟呢。華姐告訴我說你最好少碰她,這女的離婚三年多了,在百盛做收銀,人可色著呢,專收拾小夥。我啞然失笑,怪她擔心過多了。

  放假的時候我沒回家,就在學校宿捨裡住了,因為馬上就要研究生考試了,復習也很緊張,累的要死,有經驗的兄弟們都知道考研是怎麼一回事,過的可真是豬狗不如的生活,我以後一定要寫個小說,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我豬狗不如的生活〉來祭奠那段日子。那的時候從來沒有想到能象現在這樣,在出差的火車或者是飛機上用筆記本電腦寫下這麼多感性而激越的煽情文字通過無線網路發表,從來沒有想過。那時候用同學的話來說,有個饅頭吃就是溫飽,有個B操就是小康了。這個世界發展的真快啊,超出你我的想像。

  那天下午下雪,但我在的這個城市並不怎麼感覺到冷,可能是因為海的緣故,有點溫暖的地中海式氣候,雪後的陽光柔和而溫暖,不由得想起了鬱達夫〈雪夜〉中的情景來,華姐的電話正是這個時候打進來的。

  我記得那天吃的是狗肉火鍋喝的白酒,外面的雪還在下,和我們一起吃飯的還有她哪個姐妹兒,我們一起又喝了不少。吃飯間我就覺得她那姐妹看我的眼神有點不對,我預感可能要有什麼事情發生。事實上後來發生的事情我做夢也想不到,真的發生了事情,還很有意思。

  吃過了飯,我和華姐還有她姐們(華姐叫她二薇),我們一起打車回了華姐家。我和華姐在她的臥室裡膩了一會,這時二薇一直窩在客廳看電視,華姐借著酒勁發起了騷,非要幹一下。我說那二薇還在外邊呢,華姐笑了笑說,急死她,哈哈,讓她乾著急。說完就脫了,把我按床上就上來含住了我的雞巴。

  我和華姐幹的正驚天動地的時候,門開了,二薇進來了,看我們在幹又關門出去了,華姐這個時候喊她,說來呀妹子,我小老公要幹你,咱們兩個一起來伺候他啊?來不來呀?二薇在外邊笑駡道,自己受不住了還叫別人啊?我不去。華姐就光了身子,出去把她拉進來,兩個女人推搡笑駡了一會,二薇就大大方方地把衣服脫了,一點也沒有什麼忸怩,看來真是個風月場中的老手啦。我在一邊欣賞地看這這兩個女人,真的是很開心很刺激,自己從來沒這樣搞過,太刺激了。

  二薇的身子很白,但不胖不瘦正好,毛不多。我沒多看,就把兩個女人都摟過來。

  二薇給我口交,華姐在一邊喂我她的一對大奶子吃,哦,真的是帝王級的享受啊,那是這麼多年頭一次和兩個女人一起搞雙飛。

  二薇嘴巴上的功夫看樣子十分了得,甚至比華姐還要厲害的多,把我的一條大肉棒甚至包括下邊的蛋蛋都整個地舔了N遍,弄的滋啦滋啦地響,那聲音很淫穢,但在我聽上去有如天籟。二薇搞了十多分鐘,就起了身,背對著我分了腿對準我的雞巴坐了下去,還一邊對華姐笑著說我開你的車啦!華姐笑嘻嘻地說你開吧,開吧,看我小老公的大雞巴不把你的小騷屄肏穿嘍!叫你還美不美啦!

  我在後邊看著二薇的豐滿圓潤的屁股分成兩個半丘緊緊夾著我的雞巴在上下的套動,看的非常清楚,一進一出的,仿佛施工工地上繁忙的打樁機一樣。二薇的水很多,甚至都順著抽插的力度流下來了,弄的我的陰毛都濕了。二薇看樣子很受用,搖頭晃腦的把一頭秀髮甩開,弄的像是吃了搖頭丸一樣。

  華姐在我的耳邊偷聲說:沒事,你使勁兒幹她,二薇老騷了,能把男人磨死啊,你能不能擺平她?我鼻子哼了一聲表示沒問題。之後我就跪在床上從後邊肏二薇。我發揮了我平時積累的所有工夫都用上了,足足和二薇搞了將近一個鍾。

  在此期間我感覺她至少是有兩次的高潮。後來我把積攢的精液都射在她的大白屁股上了。

  稍微休息了一下沖了個澡,華姐給我倒杯溫水,依在我身上擺弄我的已經軟下去的雞巴。二薇哼著不著調的歌在衛生間裡洗澡,弄的水嘩嘩的響。華姐的眼睛又開始朦朧起來了,她很老練地舔我的乳頭,之後就伏下身去捉住雞巴舔。我一手拿著杯子,一手撫摩著她穩軟柔滑的頭髮,她的身子好白。雪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揉雜著雪色的陽光從薄紗的窗簾中射進來,照在她的身上,閃耀著異常的白,就像閃著牛奶般溫暖的光芒。

  屋子裡暖和極了,華姐的嘴裡更是溫暖,在她的溫暖的呵護下我的小弟弟又重新振作起來,雄赳赳地進入了作戰前的準備狀態。華姐平躺在床上說你上來,我喜歡你在我上邊幹。我一點也沒有猶豫,抬槍備馬,又一次殺入重圍。

  可以說我考研的這段時間還真是風月無邊,學習累了就去華姐那裡住幾天,偶爾還能和二薇一起搞個3P大戰,我想這樣的待遇諸位考過研的兄弟是很少有吧?後來在研究生院的時候我有個同學說操你可真雞巴厲害,那時候俺連打手槍都沒時間和力氣還整3P呢要是俺早就夭摺啦!

  值得一提的是過年的時候我是和她們兩個一起過的,二薇本打算回她河南老家,但公司不放假,搞新年促銷。華姐早就約好了大家一起過年,我也是人在異鄉,第一次在家外過年,更是別有感觸。這個時候我們之間的關係已經從肉體的關係上升到了朋友的關係,這很奇怪麼?是比較奇怪,因為一般人都是從陌生到朋友關係,之後再發展到肉體關係,而我們相反,先是肉體關係,之後上升到了朋友關係,一切都是反著來的,但又是那麼的自然與和諧,沒有一絲的人為刻意的雕琢。

  年三十的晚上,我們在公園裡放焰火,像孩子一樣的瘋狂的飛奔和喊叫,相互的用雪塊襲擊和追逐對方,我們都沐浴在新年的歡騰的氣息中,我們都覺得我們是最幸福的人。我永遠記得那個新年。

  後來,我到北京念研究生,就和華姐和二薇分開了,臨行前華姐還悲悲戚戚地送了我一部手機,說是當我考上了送的禮物以後大家多聯繫不相忘。我當時挺感動,說實在的,只要不是鐵石心腸的浪子都會比較感動的,女人永遠都是水一樣的柔軟和溫情,你不必在乎她的過去或者是灰暗的地方,只要你們彼此之間還存乎著對彼此真誠的心這就足夠了,因為在這個時代中我們不能從對方身上再要求過多的什麼了,我們彼此已經為對方付出了,無論是感情還是肉體,至少他們是真誠的和真實的,我想這就足夠了。再近一些,恐怕我們的刺就會弄傷對方,保持著這樣一個距離,我們還能一起取暖。

  在北京期間,我們經常保持著聯繫,華姐期間還來過北京兩次,一次是辦事,一次是專程來看我。她的生意做的不錯,飯店已經不做了,換條街改做了茶樓,二薇仍舊在百盛上班,不過已經找朋友結婚了,用華姐的說法是有固定的客戶了,不用打野食了。再後來,她也結婚了,也有了“固定客戶”,而且是個外國客戶,是個我討厭的日本佬,之後嫁雞隨雞去了日本,我們之間的這一段情算是有了個了結。

  多年以後,當我數次飛臨那個城市上空的時候,我依舊能感覺到那片溫暖和濕潤。越來越近的城市宛如一架巨大而複雜的精密儀器,運行自如,我當年也曾經是這個機器的一部分,在運行中和另一個零件溫暖地擦肩而過,不管是曾經擁有了,還是彼此都不曾遺忘,回首時候的那點點的溫暖的回憶就足夠了,足夠我有理由更好的珍惜現在,珍惜美好的人生時光。

















0.0128688812256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