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甜蜜的友誼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1)
   清晨,又是一個驕陽似火的清晨,一群成年人,在黃金海岸的沙灘上,慢慢
地散著步。

  微微的海風,平淡的海浪,似乎沒有抹去他們三十年前的那段往事。

  他們一行男女,時而三五成群,時而兩倆搭配,時而大聲喧嘩,時而又竊竊
私語。

  他們在追思著過去的隻言片語,他們也在追憶著過去了的每一段趣文雜事。

  在他們的身後,傳來了各種爽朗的笑聲,這笑聲包含著友誼;包含著幸福;
同樣也包含著愛。

  忽然,從人群中,不知哪位仁兄問道:「小巍怎麼沒來,他是組織者啊!」

  一位女士緊接著說道:「我們的小屹也沒有來。」

  話音一落,馬上引起了這群成年人的好奇和遐想,他們的思緒象清晨時海邊
的海水的一樣,靜靜地泛起了一波又一波地漣漪。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尋找著小巍和小屹關係上的蛛絲馬跡。

  各種八卦的語言,讓他們產生了陣陣的笑語。

  從某些人的語言中,還隱隱的散發出淡淡醋意。

  整整兩天的聚會,小巍和小屹成為了他們茶餘飯後調侃的內容之一。

  小巍、小屹與這群成年人是同學的關係,他們之間有著三十多年的情誼。

  為了延續他們的友誼。

  小巍利用他的關係,把這群成年人集中在這裡。

  晚餐時,這些人特意把他們安排在一起。

  同學中歲數最大的老杜,首先發難問道:「你倆有什麼貓膩。」

  小屹回答說:「你想聽什麼就說吧,我看這兩天你都憋壞了。」

  老杜問:「你倆什麼關係。」

  小巍說:「原來是同學,後來是同事,分開20多年後,我們又是同行」

  「就沒有其他關係啦」

  小馮問「我倒是想和他有其他關係呢,人家從來就沒有看上我。」

  小屹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小巍。

  小屹接著說:「年輕時,人家的條件好,在我們廠,也是廠裡的大紅人,高
攀不上啊,現在我老了,更看不上我了。」

  小巍說:「年輕時,也不是看不上,家裡管得嚴,25歲之前,不許抽煙,
不許喝酒,不許搞對象。」

  小巍邊說,邊指著對面的一個女同學,「你們不相信可以問小趙,我們在一
起學習生活了20年她瞭解我啊。」

  「我瞭解什麼,你和誰好,我怎麼知道,我知道你是一個冷血動物,對誰都
沒有感情。」

  小趙帶著嫉妒說道。

  小趙和小巍從小就在一起,從小學到中學,再到技校,一起度過了12年,
可謂青梅竹馬。

  大家以為倆個人,將來肯定是一家人。

  小趙和她的家人認為小巍是他們的。

  剛到技校時,她和幾個要和的女同學說了,小巍是她的,借此鎖定小巍,當
別的女同學和小巍聊天時,她都會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

  小巍對她,像對待妹妹一樣,關心她、愛護她。

  但是,小巍就是沒有娶她。

  為此,她得了病。

  小巍,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娶她,可能是沒有感覺吧。

  這時,另外一個女同學小張對大家說:「我和小巍在一個車間,大家都喜歡
他,我不相信你們說的,我們車間有的女的送上門去,他都不為所動,你們別起
哄了。」

  老杜接著說:「原來小巍、小屹沒有關係,我承認,現在沒有關係不可能,
我昨天第一個到的,發現你們倆在一個房間,我突然出現,你們神情上有些不自
然。」

  小屹回答說:「20年沒有見面,見到你,當然有些激動了,你是不是想讓
我們承認上床了,你才滿意了?」

  老杜說:「你們也太保守了,上床了也沒有關係啊,現在中國都自由了,你
還怕什麼?」

  「行了,行了,你不是就想知道這些東西嗎,那我就滿足你的好奇,我們上
床了,又怎麼了,你想和人家上床,人家還不讓呢!」

  小巍對著老杜又說:「你是不是經常和人上床啊,對床上事情那麼感興趣。


  大家聽到這裡都笑了。

  小巍、小屹與這群成年人是同學的關係,他們之間有著三十多年的情誼。

  為了延續他們的友誼。

  小巍利用他的關係,把這群成年人集中在這裡。

  小巍沒有想到的是,這次同學的聚會,自己會成為大家的笑料。

  晚餐吃了很長時間,有的同學,還喝多了。

  小巍看著大家這樣高興,也就滿足了。

  (2)
    當晚餐結束後,同學們都散去了,小巍托著疲憊的身體,走回自己的
房間。

  簡單的洗了洗,就躺到了床上,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回味著同學們相聚的熱
烈場面。

  這一次,小巍利用手中的權利,把大家聚集在北戴河,相隔30多年了,第
一次為大家做點好事,內心充滿了喜悅,特別是有些同學是第一次見面。

  電視中晚間新聞節目剛剛開始,這時,小巍的房門被輕輕地推開了,聽到動
靜小巍下意識地把床上的被單拉開,掩蓋住了只穿短褲的下體。

  進來的是小屹,上著紅色緊身的T恤,下系米色的短裙,合體的衣著,勾勒
出嬌魅的身軀,衣下凹凸不平的妙處,讓人心曠神怡,小巍見她進來,便不好意
思對她:「小屹,請坐,請坐,我衣衫不整,不方便起來。」

  小屹說道:「沒關係的,我今天送上門來了,都不怕,你怕什麼?」

  說著,小屹便坐在了另外一張床上。

  小屹說:「你還沒有休息啊,看到你的門沒有關,我就進來了。」

  小巍說:「我睡得比較晚,每天兩三點鐘才睡覺。」

  「這樣不太好,長期下去會影響身體的。」

  「不會的,我已經習慣了。」

  小屹問:「最近在忙什麼?出差了嗎?」

  小巍說:「不太忙,就是經常來北戴河。」

  「你現在忙些什麼?」

  小巍問道:「我們主要是工程投標。」

  小屹答道:「這兩天,他們竟拿咱們倆開涮了,他們明裡暗裡總在議論著咱
們倆的關係,他們還問我,關於你的情況,我說不太清楚。」

  小巍答道:「我知道,咳!讓他們過過嘴癮吧,省得他們憋的受不了,再說
昨天我把你帶來了,看到你和我在一起,他們有些嫉妒。

  說句實在的,那幾個女同學,論長像、論工作,誰都不如你,你看看她們那
幾個歪瓜裂棗,那一個比你強,那幾個男的,更是吃不著葡萄,說葡萄是酸的。


  停頓了片刻,小巍繼續說道:「真沒有想到,你這個當年的『豆牙菜』出落
為俏夫人了,早知道你像今天這樣,我就娶你回家。」

  聽了小巍的話,小屹的兩隻眼睛深情地望著他,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這笑容似乎在向小巍告示著什麼。

  同學的調侃,不但沒有影響他們的情緒,反而拉近他們之間的距離。

  在這次以前,小屹與小巍,曾在互連網上表示過雙方好感,可是當他們面對
面的時候,又不好意思的表白彼此間愛意,這就是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特有的
矜持。

  小屹和小巍彼此太熟悉了,但是他們的愛,只能在互連網上用蒼白的文字來
表達。

  望著小屹那含雙情默默的眼睛,小巍已經預感到了今天晚上將要發生的一切


  小屹看著小巍問道:「你在網上對我說,想要得到我,現在真人就在你的身
旁,怎麼不見你的行動啊,我既然答應了你,我會信守承諾的。」

  小巍看一眼小屹,回答道:「是真的嗎,千萬不要逗我玩啊,我的意志比較
薄弱。」

  「誰在逗你玩啊,你不相信網絡,難道你也不相信我嗎。」

  小巍回答說:「不是不相信你,是我沒有自信。」

  小屹笑著說道:「原來你也是只紙老虎啊。

  十年了,我一直鍾情於你,可是你卻視而不見,你就不怕傷了我嗎。」

  小巍回答說:「為了不傷害了你,我始終保持著紳士風度。」

  小屹說道:「我也不是一個隨便而又放蕩女人,正是因為你是個正人君子,
純潔的男人,才決定給你的。

  把我的身體給你,我放心。」

  小巍回答說:「這一點,我清楚,從來不懷疑你的誠意,也不懷疑你對我的
情義。」

  小屹又繼續說道:「你是不是怕我破壞你的家庭,不會的。」

  「我們都是有理智的人,我們是情人關係,我們應該追思過去,珍惜現在,
享受生活。

  家庭是家庭,情人是情人。」

  小巍對小屹的說法表示贊同,「我並不是怕這些事情,主要是我從來沒有和
別的女人這樣親熱過,心情有點緊張。」

  小屹看到面前這個誠實又可愛的男人,內心充滿了喜悅和愛憐。


  (3)
    吻是語言,它可以描述愛的魅力。

  吻是藝術,它可以塑造愛的情侶。

  吻是橋樑,它可以跨越愛的河溪,吻是樂章,它可以演奏愛的序曲。

  吻是網絡它可以傳遞愛的信息。

  吻是遊戲,它可以營造愛的殿宇。

  小屹沈思了片刻,將自己的身體移坐到小巍的床頭,用左手撫摩著小巍的頭
發,兩隻眼睛還是那麼深情地望著小巍,面前這個男人是她年輕時的一個幻想。

  那時,她低估了自己,高看了這個男人,所以她和這個男人像和其他路人一
樣,擦肩而過後,就消失了。

  今天,這個男人就在她的身邊,她的心臟,在激烈的跳動,其實她不淫蕩,
但是,並不說明她對這個男人沒有渴望。

  對於這個男人,小屹早已心曠神怡,她要利用這個遲到的愛,給予小巍極大
的寬慰。

  血液的升騰,渲染了她的全部面容。

  歲月的年輪,悄悄攀上了她的眉宮。

  婦人的嫵媚,為她平添了許多羞澀。

  嬌艷的身姿,襯托出她的多姿婀娜。

  小屹款款地俯下身來,用她的嘴,吻住了小巍的額頭和臉頰。

  吻了一會,小屹輕輕地擡起頭,問道:「感覺怎麼樣?還需要嗎?」

  面對小屹的吻,小巍的心,在砰砰的跳動,週身的血液在快速地流淌,剎那
間,激動和恐慌佔據了他整個的大腦。

  在小巍的心中,並非沒有這個女人,並非沒有對異性產生過慾望。

  但是,他很有理智,他知道自己的名譽是高於一切的。

  他曾經多次成功地躲過了女色的疑惑。

  對於面前這個唾手可得的女人,他彷徨了。

  他沒有理由拒絕小屹給他的吻。

  所以他很有禮貌地對小屹說:「感覺挺好的,當然需要了。」

  這時,小屹用她舌尖翹開了小巍的牙齒,兩個舌體的纏繞。

  宛如鴛鴦戲水般的美妙,又似蛟龍求鳳般的銷魂。

  在他們喘息期間,小屹對小巍說:「你好笨啊,連接吻都不會,你是裝著不
會,還是真的不會?和媳婦沒有接過吻嗎?」

  「接過吻啊,只是蜻蜓點水一樣,沒有意思。

  我看電影時,看見老外啃上沒接沒完,我以為這是藝術的需要呢。」

  小巍看著小屹說道。

  「你這個男人是怎麼當的,怎樣討女人喜歡都不知道,真拿你沒辦法。」

  小屹面帶生氣地說。

  「你教我啊。」

  「這也要我教啊,慢慢體會去。」

  小巍從前沒有嘗試過這樣的吻,他剛才被小屹吻得不知所措,感覺有些暈旋
和窒息。

  但是,他沒有迴避,他似乎也感覺到「吻」

  的一絲絲甜蜜。

  他願意接受這樣的吻,願意接受吻的洗禮。

  在不知不覺中,小屹纖細的身軀,覆蓋在小巍身上,雖然隔著衣服和被單,
仍然感覺他們的身體在微微地顫抖。

  在這個時刻,他們不需要過多的語言,因為任何語言都是蒼白的。

  從他們的目光裡,可以看出-信任--渴望-慾火。

  他們擁吻了很長時間。

  在片刻的休息中,小屹問道:「你為什麼不主動地撫摸我啊,是不是不歡喜
我這樣主動進攻的女人啊?」

  小巍回答道:「不是的,我怕激動起來傷害了你。

  另外,你把我的全身、胳臂和手,都壓在被單下面了,怎麼撫摸你啊?」

  「是嗎?我真的沒有看錯,天底下還有你這麼一個純潔的男人。」

  小屹挪了挪身體,讓小巍抽出胳臂和手。

  小巍無言以對,他沒有外遇的經歷,他除了對妻子的瞭解外,對其他女人知
道的甚少,也不知道這樣去取悅女人。

  對身邊這個女人,他是信任的。

  97年,小巍在做一個工程時,工程應用的設備在調試的過程中出現了問題
,急需設備生產廠家給予技術支持。

  這時,身為生產廠家的技術人員小屹和他的師傅,出現在小巍面前,幫助小
巍解決了問題。

  對此小巍非常感謝。

  小巍的公司購買設備,正是小屹他們生產。

  那時,他們誰也不知道對方在幹什麼,這次偶然地邂逅,才知道倆人是同行


  都是做衛星電視工程。

  小巍的公司購買的設備,無意之間給小屹自己帶來巨大的利潤。

  小屹用獲得的利潤購買了自己的房子。

  但是這些事情,都是在他們倆不知道內情的情況下,做成的生意。

  對此小屹一直對小巍心存感謝之情,因為小巍在公司裡,是負責電視工程,
使用什麼品牌的設備,一般都是小巍決定的。

  小屹的出現,使小巍的眼睛為之一亮,小巍怎麼都沒想到,當年那個土裡土
氣、沒有長開了的花菇朵,竟然變為出落大方、體態端莊、氣質高雅的少夫人。

  而且,面容也比20歲時,漂亮了許多。

  40歲的她,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小幾歲。

  是一個容易使男人產生慾望的女人。

  小屹和小巍,技校畢業分配在一個工廠,那時,小屹就比較喜歡小巍,只是
因為小巍的各項條件都比較優越,小屹覺得這個高枝她高攀不上,所以放棄了對
他的追求。

  但是,小屹並沒有泯滅對他的愛慕之心。

  而小巍那時,由於家庭的管束,對男女之情,束之高閣。

  他們前後離開了那個工廠,直到97年,偶然地邂逅,他們兩個人的聯繫就
多了起來。

  97年至現在,十六年間內,小屹每月都會給小巍一個電話,而小巍從來不
主動。

  這到不是因為小巍對小屹一點想法沒有,而是他在有意的迴避。

  他怕對她產生感情,他怕和她的接觸,影響自己本來就不太滿意的婚姻。

  此時,小屹的熱吻,使小巍沈靜在歡快之中,對於這次突如其來的偷情,小
巍內心充滿了矛盾,他想都沒有想過,得到女人竟是這樣的容易。

  正當他回憶過去的時候,小屹的嘴唇和身體重新覆蓋到了小巍的上面。

  小屹的動作比較大,她的身體在小巍的上面,左蹭蹭右磨磨,下肢凸起的部
分,頂撞著小巍,她用肢體語言,表達她的愛、滿足她的慾望。

  小屹悄聲地對小巍說:「快……快……吻我……抱緊我……抱緊我……」

  小巍說:「好的……好的。

  你慢點好嗎?我快讓你壓扁了。」

  小屹重複地說:「摸我……摸我……抱緊我……抱緊我……」

  小巍用雙手撫摸著小屹的背部和臀部,有時,也會把她抱得緊緊的。

  小巍此時,有一種被女人強姦的感覺。

  剛剛產生的一點慾望,也被小屹壓抑得粉碎……粉碎。

  小巍說:「你慢點、慢點,我頂不住了。」

  小屹似乎沒有理會我的意思,繼續她的動作,從她的嘴裡不時傳出輕輕地:
「哼……哼……哼」

  的聲音。

  突然,小屹的身體痙攣了幾下,身體微微地蜷縮起來,嘴裡傳出了長長的哼
……哼……哼的聲音。

  滿足地說:「舒服……舒服。」

  停了一刻,她的全身癱趴在小巍的身上。

  這時的小屹,完全沈浸於幸福、快樂之中。

  小巍偷偷地看著她,發現小屹閉上了眼睛,好像在享受著一切。

  小屹發現小巍在看她,不好意思地用手把小巍的臉,推到了一邊。

  嘴裡說著「不許看、不許看。」

  小巍看到小屹這麼激動,關切地問:「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

  小屹看著這個可氣又可愛的男人,心裡說,這個男人太不懂得女人了,什麼
都不知道。

  小屹反問道:「你說呢?做為男人,你看不出來嗎?」

  小巍疑惑地說:「我知道你很興奮,是我什麼都沒有做,你怎麼就有……」

  小屹看著小巍,自己吃吃笑了,「你這個人真傻啊,看見你,我就激動了,
趴在你身上就感到全身在沸騰,所以很快就……。

  這也證明我愛你啊。

  如果不愛你,任憑你怎麼弄,我都不會產生快感的。」

  說完後,她的臉色,紅紅的,露出了女人的羞澀。

  小巍感謝地說:「謝謝你的愛,謝謝你的信任」

  經過這麼多年,她仍然喜歡這個男人,因為這個男人很真誠,很豪爽,品質
好,不花心。

  另外他們是同行,有共同的工作經歷和語言。

  年輕時的她,清楚小巍的一切,軍人家庭的背景,獨生子家庭的環境,假如
嫁給他,一方面可以讓她滿足自己的虛榮,另外可以讓她吃穿不愁。

  何必這樣偷偷摸摸的愛這樣男人。

  過了很長時間,小屹從剛才的夢幻中,慢慢恢復起來,她款款深情地對小巍
說:「如果你需要的話,就拿去吧,我願意的和你……。」

  小屹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撫摸著小巍的下體,她那楚楚動人的樣子,讓小巍
產生了動物的本性,充血的東西,在小屹的手中迅速膨脹。

  正當小巍心猿意馬的時候,突然,房門被住在對面房間的老王,「咚咚……
咚」,「咚……咚……咚」

  、「咚……咚……咚」

  敲了幾下。

  老王大聲地說:「哥們兒,過來吃西瓜了,等你了!」

  小巍回應道:「好,等一下,我馬上過去。」

  聽到敲門,小屹迅速地離開了我的身體,並對小巍說:「你去吧,我走了,
以後還有機會的。」

  小屹又輕輕地吻了小巍一下,說道:「你去吧,我挺滿足的。」

  說完後,含著笑走了你走了,我用無奈的眼睛望著你,期盼著與你再團聚。

  你走了,我用無助的眼睛望著你,等待著與你在一起。

  【全文完】




















0.012350082397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