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半推半就的以文 作者:大鳥(鷹)【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那一年我跟前妻萍萍在不得已且經雙方家長的同意下離婚了,簽字離婚之後,
心情陷入低潮,沒有心情工作,一個人悶在家裡足不出戶,畢竟沒有人抱著「不
合大不了離婚」的心態下去結婚的。

  大約三個月後某一天,接到萍萍一個好友龐小姐的電話,說萍萍有東西要她
轉交給我,龐小姐我見過幾次,只記得她個子大約有164,不胖不瘦,人長得
不錯,其他就不清楚了,我跟她約了下午兩點請她送到我住處來。

  下午兩點,門鈴響了,因為當時是七月天,挺熱的,我在家都是光著上身,
下身頂多穿一條牛仔褲,聽到鈴聲,我趕緊披上一件牛仔上衣也不扣扣子就去開
門。門開處,龐小姐站在門口,可能她是由公司來,化了點妝,穿著米色套裝,
足蹬高跟鞋,比平常出色很多,她也許沒想到我只披了件上衣,露出赤裸壯實的
胸部,愣了一下。

  令我驚訝的是站在她旁邊的女郎,身高大約163,一頭披肩的長發(我一
向喜歡長發女孩),瓜子臉,皮膚嫩白,挺直的鼻子,小小厚薄適中的嘴唇帶著
微笑,水靈的眼睛好奇的看著我,對我赤裸著上半身,眼神中透著些許的羞怯,
神采嫻靜中透著無比的亮麗,沒化妝的臉孔比化了妝的龐小姐更為出色,在此之
前我從未見過她。

  龐小姐介紹說她是萍萍的好友周以文,在一家大企業當秘書,我奇怪在我與
萍萍一年的婚姻生活中,不但沒見過她,連名字都沒聽過,否則這種讓男人看了
心跳耳熱的女人,我不可能忘記的。

  接過了龐小姐遞過來的一個玩具音樂鈴,說是萍萍給尚在襁褓中的兒子的
(兒子很可愛,當時寄養在媽媽家,與情節無關,在此不多敘述),周以文自始
至終,除了帶著些微好奇微笑的盯著我瞧之外,沒說過一句話,即使龐小姐介紹
她時,也只是微笑點頭,但在與龐小姐離去之時,也許潛在意識令她在轉頭有點
害羞的看了我壯實的胸部一眼,羞怯的一笑。

  所謂回眸一笑百媚生,她那一笑,立時讓我多日的郁悶為之一掃而空,多美
多俏又帶著嫻靜神秘的女郎,看著她的背影,才發現她穿的是比龐小姐淡些的米
色套裝,約膝上十公分的OL標準窄裙,深米色高跟鞋,透明肉色絲襪襯著一雙
線條均勻,雪白修長的美腿,當時我心跳立刻加快,可惜還沒看清,她們兩個已
經走進電梯了,而周以文在走進電梯前,又轉頭看了我一眼,這時才後悔剛才沒
有請她們進門。

  回到客廳,我有點茫然的坐下,腦海裡一再幻現出周以文嫻靜俏美的笑靨,
及裙擺下引人遐思的美腿,啊!周以文,如果能讓我親吻你那張紅嫩的小嘴,愛
撫你圓潤光滑的美腿,不知道該有多好。

  之後的一個禮拜,以文迷人的倩影不時在我腦海中出現,但她是前妻萍萍的
朋友,其他非份的企圖,我連想都不敢想。

  一天深夜,我靠在床上看書,電話鈴響了,我隨手接起,電話中傳來一個陌
生而嬌脆又有點羞怯的女人聲音。

  女人:「請問X先生在不在?」

  我說:「我就是!你是誰?」

  女人:「我是周以文,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

  聽到是周以文,本來有點瞌睡的我立刻精神一振。

  我說:「記得記得……你那天跟龐小姐一起來過……」

  以文:「嗯!謝謝你還記得我……今天我打電話給你,是想跟你說……」

  以文還真有點兒雞婆,在電話中溫婉的勸我跟前妻復合,說了前妻的種種好
處,我對前妻早已心灰意冷,平常朋友都不敢在我面前提起她。如果不是以文這
種美女跟我談前妻,只怕我早就把電話掛上了,我就隨著她的話題東拉西扯,無
非是想跟她多講幾句話,她似乎也很喜歡與我聊天,所以當我把前妻的話題扯開
之時,她也沒意識到。

  夜深人靜,越聊越熟悉,聊到我與前妻的性生活,她告訴我說,萍萍跟她說
過,我的陽具很大。哇!萍萍連我擁有17。5公分長,雞蛋粗的陽具尺寸都告
訴她了,足見她們之間的交情。

  既然什麼都知道了,我也問得更加大膽:「那女人呢?我聽說女人的嘴越小,
那裡也越小越緊是不是?」

  她害羞了:「我不知道!」

  我說:「周以文!我記得你的嘴很小,那你……」

  她忙說:「你別問我,我不知道……」

  我不讓她回避:「你男朋友難道沒有說過嗎?」(像她這種美女,不可能沒
有男朋友的!)

  她可能舍不得不讓我知道她的尺寸,怯怯的,說的很小聲:「我每次跟他做
都很痛,他說……很緊!」

  我說:「這麼說,你的『陰道』跟你的嘴一樣,又小又緊嘍?」

  她有點緊張:「你別問了……(又補一句)也許吧!」

  我趁此機會,跟她聊性方面更深入的性事,提到我以前跟萍萍做愛每次都超
過一個小時,沒想到以文又說她早已知道了。

  她很好奇:「男人怎麼可以這麼久?你說的一小時以上,是從……從進入開
始算時間嗎?」

  我說:「是啊?你男朋友跟你都做多久?」

  她有點靦腆,有點沒面子的開口:「他……最長一次大概只有十五分鐘!」

  我說:「才十五分鐘?你這樣會有高潮嗎?」

  她更害羞了:「沒……沒有,每次我剛有感覺的時候,他就結束了!」

  我說:「這麼說,你很少高潮嘍?」

  她有點幽怨:「可以說從來沒有……」

  我說:「噢!好可惜,是不是因為你的太緊了,所以他受不了刺激,射得很
快?」

  以文有點驕傲的說:「也許吧!他常出國,我跟他做的次數不多……我不是
很喜歡做那種事……」

  我說:「如果你嘗過超過一個小時,每次最少有五次以上高潮的話,只怕你
每天都想做……」

  電話裡的她有點輕喘:「沒試過!我不知道……」

  我冒著被她掛電話的危險說:「那你會不會想嘗試像我這麼粗大的陽具,在
你陰道裡抽插一個小時以上呢?」

  她可能受不了,或者真的生氣:「你怎麼可以跟我講話這麼大膽?別忘了我
是萍萍的好朋友……」

  我忙說:「對不起!我是一時……」

  她說:「算了!太晚了,我明天還要上班,不聊了……」

  不等我多說,她就掛下了電話,害我那一夜失眠。

  第二天下午,電話響了,沒想到又是以文打來的,她好像已經忘了昨夜與我
談性談的如此深入,只問我考慮得怎麼樣?願意與萍萍復合嗎?當時我只想再見
她一面,就說我會仔細想一想,不過希望她有什麼話,可以到家裡來談,她說下
班之後打電話給我,就掛了電話。

  下午五點以後,我不停的看時間,守著電話,朋友打來就說有重要事,逼他
們立即掛電話,朋友都莫名其妙,一個離了婚,又沒工作的男人有屁重要事!

  一直等到晚上七點半,以文的電話還沒來,我心裡想,她大概猜到我的企圖,
要黃牛了。正在懊惱昨晚為什麼要講話那麼大膽直接把她嚇到之時,電話鈴響了。

  以文:「喂!對不起!我今天加班,剛忙完……」

  我說:「吃晚飯沒?」

  以文:「吃過了,公司叫的……」

  我緊張的問:「那你現在……有空了嗎?」

  以文:「我半小時以後到你那裡!」

  我心花怒放:「OK!」

  掛了電話,我立即把客廳整理一下,我的住處是經過精心裝修過的,燈光微
調到最有情調的光度,音響放出清柔淡雅的樂曲,又忙洗了個澡,一切剛打點好,
門鈴響了。

  門開處,一身白的以文站在門口,白西裝外套,裡面是淡粉色襯衫,白短裙,
白高跟鞋,只有眼睛眉毛頭發是黑的,還有就是那誘人犯罪的小嘴一點紅,看得
出她化了點妝,除了那天的亮麗之外,上了妝更添加了美豔的風采,驚豔之余,
我的心快跳出口腔了。

  我有點結巴:「請……請進請進……」

  以文嫻靜的一笑,眉梢眼角挑了我已穿了上衣的胸口一下,大方的走入客廳,
我由她身後又看到她白短裙下的雪白圓潤的美腿,包著透明肉色絲襪,更讓人忍
不住想冒犯一下。

  我說:「我這裡地板不用脫鞋的……你想喝什麼?」

  她打量著我的客廳說:「有沒有咖啡?」

  我說:「馬上來!」

  我在小吧台內調咖啡時,看到她已經在長沙發上坐下了,右腿自然的擡到左
腿上交叉著,今天的白短裙好像比那天的米色裙更短,我站在吧台內的角度看過
去,幾乎看到她整條裸露的右腿,那修長勻稱雪白的美腿,在肉色透明絲襪下,
更顯得圓潤光潔,讓我很想咬一口,或者一頭鑽入那雙美腿中,讓臉孔摩擦著那
雙美腿。我又懊悔前幾天為什麼要把安眠藥全倒掉,戒什麼安眠藥,否則現在在
咖啡裡下一顆安眠藥,今晚就可以當神仙了。

  我一腦子胡思亂想的端著咖啡遞到以文手中,她微笑的接過輕啜了一口。

  她說:「你很會布置房子!」

  我說:「馬馬虎虎!」

  她發現我的目光瞄著她下身裸露大半截大腿,下意識的移動一下臀部,不著
痕跡的把短裙拉低一點。

  我笑了:「怕我看啊?」

  她有點緊張窘迫:「有什麼好看……醜死了!」

  我挑逗的說:「我相信你公司的男同事看到你這種打扮,一定沒有心情上班
……」

  她好像默認:「不理他們就好了……」

  說完,兩人一時都不知道說什麼,以文好像也忘了白天跟我約到家裡來,是
談勸我與前妻復合的。客廳中燈光柔和,優美的音樂回蕩著,我又去將燈再調暗
一點。

  她有點緊張:「你把燈調那麼暗干什麼?」

  我坐下靠近她說:「沒啊!你不覺得這樣情調好些嗎?而且暗一點,我才不
會害臊嘛!」

  她說:「你會害臊?騙誰……唔!」

  她話還沒有說完,我的嘴已經印到她的柔軟的唇上了,令我想不到的是,她
立即吐出舌尖讓我吸吮,客廳中除了音樂外,一片寂靜,偶而傳出我與以文親吻,
津液交流的嘖嘖聲。

  我們相互吸吮著對方的舌尖,兩舌狂亂的交纏,我的手伸到她外衣內隔著淡
粉色襯衫去摸她的胸部,想不到她有一雙不小的乳房,我估計有32C以上,此
時她渾身顫抖,當我的手解開襯衫鈕扣,探入胸罩手掌蓋上她已經發硬的乳頭時,
她更緊張的掙扎了。

  她用力推我的手:「不要這樣,我是萍萍的朋友……」

  話沒說完,那張誘人犯罪的櫻桃小口又被我的嘴堵住了,雖然她還是繼續與
我熱烈親吻,但她的手用力拉緊上衣,不讓我再越雷池一步。我就聲東擊西,另
一手迅速的伸入她的裙內,撫在她凸起的陰戶上,中指隔著褲襪及薄薄的透明三
角褲,抵在她的陰唇上不停的轉著輕戳著。

  她想推開我侵入禁地的手,我空出的手把她抱得緊緊的,讓她無法使力,這
時她的嘴唇突然發熱,口內湧出大量玉津,灌入我口裡,而她兩條美腿緊夾著我
在她胯間的手,我感覺到她陰戶也發熱了,潺潺的淫水透過了透明三角褲流了出
來,溫溫熱熱滑滑膩膩的,撫著很舒服。

  以文這時可能還記著她是我前妻的好朋友,殘存的一絲理智,想推開我。

  她推著我:「不要這樣,我們不可以這樣……唔!」

  嘴又被我堵住了,我將她壓在長沙發上,掏出了我已經堅忍好久,挺立脹硬
的大陽具,伸手抓住她的褲襪及三角小內褲往下拉到小腿處,在她不及反應時,
我的大陽具已經頂在她淫水泛濫濕滑無比的陰唇上。

  她大叫著:「不行!」

  她用力扭腰,才進入半個龜頭的大陽具立即滑了出來,畢竟她是我前妻的好
朋友,我不敢太勉強她,立即起身,懊惱的坐到一邊不說話,她則快速的拉起被
脫到小腿的褲襪及內褲,出乎意料的是,她整理好衣裙之後,並沒有起身離去,
反而愧疚的低下頭。

  她偷看我一眼,悄悄的說:「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我沒開口,由於燈光暗淡,我當時也有點氣憤,並不將脫到膝蓋的牛仔褲穿
好,因此那根大陽具依舊一柱擎天挺立著,她瞄到我的大陽具,又嬌羞的垂下了
頭。

  她低低的說:「你現在很難過?」

  我沒好氣的說:「你說呢?」

  她說:「你離婚後都沒有做過嗎?」

  我憤憤的說:「離婚前三個月每天吵架,做個屁啊!」

  她歉然:「這麼說,你快半年沒做了,都是自己解決的嗎?」

  我說:「要不誰幫我解決?」

  她垂頭不語,想一下:「剛才是我不好,我不該跟你……要不然,我用手幫
你解決?」

  我說:「用手我自己不會啊?」

  她說:「那你想怎麼樣嘛?要我跟你做……不可能!」

  我對她並不再抱希望,故意氣她:「女人不是上下都有一張嘴嗎?你下面的
嘴不肯幫我,上面的嘴也不行嗎?」

  她愣了半天,我轉頭不看她,感覺中她又悄然轉頭看著我的挺立的大陽具,
暗淡的燈光中,龜頭的馬眼流出一絲晶瑩的潤滑液。令我想不到的是,她緩緩將
身子移過來,低頭慢慢靠向我的大陽具,長直的頭發搔到我裸露的大腿,酥酥麻
麻的,好舒服,突然我的龜頭被溫潤濕軟的嘴唇含住,她溫嫩的舌尖輕輕舔著我
龜頭上的馬眼,我差點大叫出來,我喘著氣,龜頭脹得更大了,看到她的小嘴已
經張到最大,才包得住我的大龜頭。

  我忍不住:「再吞深一點……」

  她努力的張大口往下吞,最多只能吞到龜頭頸溝以下一公分左右,還有大半
截在外面,她的小手上下握著我的陰莖,還剩出一截,她的口水順著我的陰莖流
下,溫潤濕滑的舌頭繞著我的龜頭打轉,不時又用舌尖點著龜頭的馬眼,我的心
跳又開始加速,那種舒服就像自己飛到雲端,放眼無極般暢快美妙。

  她「唔唔」的含糊的發出聲音:「你的真的好大……」

  由於她是跪在沙發座上吸我的陽具,柔美的大腿露在裙外,我忍不住又伸手
去撫摸她的大腿,她身子微微一顫,但沒有拒絕,我的手伸入她兩條大腿中間,
由她大腿內側向根部摸去,感覺到我手摸過處,她的大腿肌肉就抽搐著,一直摸
到大腿根部,隔著褲襪及三角褲,發現她凸起的陰戶部位已經濕透了,我又悄悄
的扯下她的褲襪及已經濕透的三角褲。

  她空出一手象征性的推我一下,含糊的說:「你答應的,我們不能做……」

  我說:「你放心!只要你的嘴能幫我吸出來,我絕對不勉強你做……」

  我邊說邊脫下了她的褲襪及小三角褲,她「唔唔」的點頭,又繼續吸吮我的
陽具,頭賣力的上下擺著,倒讓我頗為感動。

  當我的中指輕輕插入她濕滑的陰道時,她全身抖動,滿臉通紅,喘氣粗重,
口中溫熱的氣使得我的龜頭如浸在溫暖的肉洞中一樣,舒服的全身汗毛孔都開了。

  她的陰道果然如她所說,又緊又窄,溫暖的嫩肉緊抱住我的中指,好像有吸
力一般,將我的中指吞到她子宮深處,當指尖觸到她陰核花心時,她的大腿又夾
緊了我的手,一股熱流噴了出來,我的中指被那股熱流浸泡得快美無比,我知道
她出了第一次高潮。

  當她高潮來臨時,她口內的溫度好像突然增加,我的龜頭在她柔軟溫熱的吞
食下已經快要達到高峰,我立即深吸一口氣,強忍精關不射出來,還好她這時突
然松口,否則我再會忍,只怕也保不住億萬精子。

  她苦著臉:「我的嘴好酸,你怎麼還不出來?」

  我有點得意:「我不是說過,最少要一個小時嗎?」

  她一付可憐兮兮,水靈的眼神迷蒙:「你……早知道我就不答應幫你了……」

  我說:「你幫我,我也幫你……」

  她尚未會意過來,我突然將她翻身,她在驚叫中已經平躺在三人的長沙發上,
我用力扳開她柔嫩的大腿,將頭低下去,張口吸住了她濕軟的陰唇,我感覺得到
她也想大叫出來,大腿肌剎那間繃緊,我的舌頭已經伸入她的陰道,舌尖在陰道
壁上轉動著,她努力壓抑著的呻吟,聽起來更讓人血脈賁張。

  我溫柔的撥開她的陰唇,將我的舌尖盡量伸長,直到舌尖舔到一粒圓圓小小
的一團嫩肉之時,我知道舔到女人最敏感的陰核,也就是所謂的花心了。她大力
的呻吟出聲,兩條大腿緊緊纏住我的頭,陰戶不停的向上挺動,同時手又壓著我
的頭,好像在跟我的舌頭做愛,恨不得我把整個頭都塞入她的迷人洞中。

  這時我的舌尖一熱,一股微燙的熱流由陰核中噴到我舌尖上,有點酸酸微腥
的刺激,我張口將那股陰精吞了下去,她可能知道我吞食了她的陰精,或者這時
她也情難自己,又張口含住了我依舊堅挺的大陽具繼續吸吮著。

  我則在她二度高潮之後,將她的白裙,白上衣襯衫全脫了下來,她吐出我的
陽具。

  她又緊張了:「你說好不做的!」

  我說:「我怕把衣服弄髒!」

  她無言了,默默的讓我將她脫得一絲不掛,而我也立即脫光了身上的衣衫,
這時兩人完全裸裎相見,她坐在沙發上又害羞的低下頭,在柔和的燈光中,長發
披散的有點零亂,超過32C的乳房挺立著,瓜子臉細致的下巴垂得低低的,水
靈的眼中像蒙上了一層霧,挺直的鼻尖有一點汗跡,微張著小嘴輕喘著,看在眼
裡美豔絕倫。

  我站在她面前,挺立超過90度的龜頭就在她眼前,她小嘴微張,輕輕含了
我的龜頭一下,又垂下頭。我蹲下輕含她美好的乳頭,那粉紅微褐的乳頭早就硬
得像一粒櫻桃,我輕輕吸啜著那粒櫻桃,她呻吟了一下,不自覺的抱住了我的頭
部,將我的臉緊緊的壓在她的乳房上。

  在她激動的渾身顫抖時,我將她推倒在長沙發上,身子壓了上去,這時我的
堅挺的大陽具與她已經濕滑無比我陰唇摩擦著,她開始大力的呻吟,凸起的陰戶
在羞怯中不自持的輕輕頂著我的陽具,我不會就此滿足,溫柔的分開她雪白圓潤
的美腿。

  她使力僵持了一下,可能這時的她,情欲已經超越了理智,把她是我前妻好
友的身份拋開了,順從的張開了那雙粉嫩的大腿,我輕輕的將大龜頭推入她已經
濕滑無比的陰道,才進了一個龜頭,就看到她小腹繃鼓凸起,好緊,果然經驗不
多。

  她呻吟著:「痛!你輕一點……」

  我說:「你放松些就不痛了!」

  她迷蒙地:「嗯……」

  好在這時她的陰道中早已淫水橫流,濕滑無比,方便我的大陽具進入,我緩
緩的將陽具往她緊窄的陰道深處插去,我將她上身拉起,示意她低頭看,她水靈
迷蒙的眼睛嬌羞的看著我粗長的陽具被她的陰道漸漸吞沒,當我的陽具盡根插入
她陰道後,我的龜頭與她的陰核緊密的磨合著,她羞怯的擡起了兩條迷人的美腿
纏上了我的腰部,我下半身起伏,大陽具在她陰道內抽送加快,快美的感覺,使
以文的兩條美腿將我的腰部越纏越緊,似乎恨不得跟我連成一體。

  我喘著氣:「舒服不舒服?」

  她呻吟著點頭:「嗯……」

  我說:「要不要我快一點?」

  她點頭:「嗯……」

  我的大陽具在她緊小的肉穴中開始大力猛烈的抽插。

  她忍不住叫出聲來:「啊……啊……好大……我受不了了……」

  我吻她一下,問她:「你是不是心裡早就想跟我打炮了?」

  我故意用「打炮」這種粗俗的字眼刺激她。

  她還在矜持,喘著氣說:「你別用這種字眼,我……我從來沒有想和你做過
……」

  我說:「我不信,你不說實話,我就要你好看……」

  我說著伸出兩手抱住她翹美的臀部,將我的陽具在她陰道內大力的抽插,次
次盡根,她受不了了。

  她大力呻吟:「你別這樣……啊……」

  我繼續逼問:「快說!昨天晚上我們談到打炮的事,你當時是不是就想跟我
打炮?」

  她喘氣不語:「……」

  我急速抽插:「你說不說?」

  她忍不住了:「不是……啊……不是……」

  我有點氣,到了這時還在裝:「你真不說?」

  我的大陽具不再抽插,兩手更緊的抱住她臀部,龜頭頂在她陰核上,大力的
摩擦,強烈的刺激,她的高潮開始一波波產生了,淫水噴了出來,流下了她的股
溝。

  她大叫著:「啊……我是說昨晚之前,我第一次看到你……赤裸的胸部,就
……就想跟你做了……」

  我心花怒放:「做什麼?」

  她挺動著陰戶跟我迎合著:「做愛!」

  我說:「要說打炮!」

  她陰道緊吸著我的陽具:「哦……打炮!」

  我再逼她:「說清楚一點!」

  她兩條美腿大力的糾纏著我腰部,感覺快把我的腰夾斷了,呻吟嬌羞著說:
「打炮!我第一次在門口看到你赤裸的胸部,就想跟你打炮!啊哦……好舒服…

  …」

  我再緊迫盯人:「想要我插你的穴是不是?」

  她已經完全放松了:「嗯……我想要你插我的穴……用力插我……我喜歡你
狠狠的干我……」

  到了這時,我跟以文已經完全拋開世俗假面具,激情的挺動迎合著對方,恨
不得兩人的生殖器糾纏合一,口中兩條舌頭交纏吸吮吞咽著彼此的玉津,她突然
又張口大喘呻吟,陰戶急速向上挺動,手壓住我的臀部,我知道她的高潮又要來
了。

  兩手再次抱緊她的臀部,讓我的大陽具插得更深,我的龜頭頂著她的陰核磨
動,感覺到她緊小的陰道像抽筋般收縮,子宮腔那一圈嫩肉夾得我龜頭頸溝隱隱
作痛,一股熱流突然由花心中噴出,澆在我龜頭上,我的陽具被她緊密的陰道包
得好像已經與她的陰道融為一體,陰道壁的軟肉不停的收縮蠕動,吸吮著我的陽
具。

  這時我再也忍不住,如山洪爆發般,一股股濃稠的陽精射入她的花心,她四
肢交纏著我的身子,抱著我把她的小嘴張大與我深吻,子宮花心不停的顫抖吸吮,
將我射出的陽精吞食的一滴不剩,我倆在沙發上肉體糾纏,誰也不想分開。

  當夜,我跟以文在浴室淨身之後,進入臥室,一夜纏綿到天明,不停的打了
三炮,害她第二天上班遲到,中午打電話來跟我抱怨,說她的嫩穴從未經歷過昨
夜與我那麼火熱激烈的大戰,在公司上洗手間時,發現陰唇陰道有點紅腫,我不
得不好言安慰,說下回一定很溫柔,不會讓她吃苦。

  她說:「你還想有下次?別作夢了!」

  可憐的她睜著黑眼圈熬到下班,我家的門鈴又響了,是以文來圓我的夢。

  ***    ***    ***    ***美豔亮麗的以文自從
與我有了合體之緣後,再也不對我提起萍萍,連男友約她見面她都事先向我報告,
還申明跟我打過炮之後,絕對不會再讓她的男友碰她一根汗毛,我們只要有空就
見面,見面自然少不了將生殖器連在一起。

  甚至有一次黃昏之時,她與我在公園中閒逛,一時興致來到,兩人走到公園
中隱密的樹下,她大膽的掀起短裙,將兩條美腿纏在我的腰間,跟我大干一場。

  啊!以文!又甜又美半推半就的以文……

  【完】

















0.013746976852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