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越戰的中國女兵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故事發生在中越戰爭中,老山北側,八裡河以西那片大森林裡。

我軍某部偵察科長單女帶領女偵察員施黛和偵察分隊五名隊員押著四名越軍俘虜,從601高地下來,才翻過一個山頭,一隊越軍特工隊從茂密的叢林裡神差鬼遣的冒了出來,像是專門等候在這裡迎接單女他們似的,朦朦朧朧的天光下,八個敵人一起把槍口對準他們,CAM CLONG AIO TUG LEN 意思是要單女他們把手舉起來。

施黛憑我軍情報部門所掌握的情報,用流利的越語說了一番,告訴敵人,我們是78特工隊的,因為常在這片森林裡活動的,就是78特工隊,他們以森林為依托,在這從崇峻嶺中與我軍周旋。

當時,越軍特工隊真被施黛唬住了,悻悻的朝山頂摸去。

但嘰裡咕嚕的聲音,在寂靜的山野裡傳的很遠,是敵人發現了破綻,因為78特工隊兩天前,已歸第二軍區特工總部管轄。

我們的情報不靈,麻煩也跟著來了,附近又沒有我們的兄弟部隊。

單女準備戰斗的命令剛出口,一串火星從施黛的眼前閃過。

一顆手榴彈早以落在她的跟前,她嚇呆了,失去偵察員的靈性,呆在那裡等死。

“臥倒。

”有人飛起一腳,把手榴彈踢開,把施黛按倒在他的身下,是單女。

手榴彈在不遠處炸開,彈片嗖嗖的亂飛。

“傷著沒有。

”單女焦急的問著。

她搖搖頭,沒吭聲。

一場惡戰是不可避免的了,敵人散成弧行包圍過來,居高臨下,這裡是敵我雙方的必爭之地,也是越軍活動最多的區域,要是驚動附近的敵人,前後夾擊,誰也別想活者出去。

單女把人員分成四組,第一組單女和一個戰士,利用復雜的地形,正面阻擊敵人;第二 三組分別是一名戰士,憑著黎明前的短暫黑暗,從兩側包抄敵人,第四組是施黛和兩名戰士押著俘虜迅速撤離。

“咚咚咚” 敵人大概是用沖鋒槍敲著頭盔,開始向我軍喊話。

“NOP SUNG RHONG GIET CHUNG TOV RHOAN HORG TUH ING 。

” “ 敵人在喊什麽?” 單女問身邊的施黛 。

施黛說是讓我們繳械投降。

“你們和俘虜快撤下去” 兩名戰士服從命令走了,施黛挽著袖口,揮舞著手槍,死活不走,要露一下槍法。

她曾經奪過軍校手槍比賽總分第二名,是有名的神槍手。

她不能錯過這場實靶射擊的好機會,在說她也不能丟下單女獨自逃生。

她和單女之間,雖說沒有明確那層關係,但彼此都了解對方對自己的感情,如今到了生死關頭,她哪能撇下他不管。

再說,當時憑她的身體,讓她走,也未必能走的遠,留下來就多一份力量。

“服從命令,給我撤。

” 單女向她吼著,聲音沈悶的象老虎 “不撤,就是不撤。

”施黛固執起來,天不怕地不怕,她五歲時候,男孩都不敢從二樓往下跳,她確敢。

“不服從命令,打完仗,你建議組織處分我好了,處分我也不怕。

” 單女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神情,好象是給她一槍才解恨。

敵人開始進攻了。

疾風驟雨般的子彈,想鐵掃帚橫掃過來,亂飛的彈頭,碰到巖石上,閃著火星,冒著青煙。

火藥味直往鼻子裡鉆,眼淚一個勁的往外流。

敵人亂打了一陣,不見我方還擊,停下來哇啦哇啦的罵起來。

一會兒,四個敵人貓著腰,躲躲閃閃的摸索下來,三十米。

二十米,十八米,單女的冷靜倒使施黛驚慌。

她用腳輕輕的踢了他一下,他側過頭很很的瞪了她一眼,兇的狠,她神經受不了,怕自己會跳起來大喊大叫。

蘇聯電影《這裡的黎明靜悄悄》裡的女戰士康梅麗柯娃就是這樣被德國鬼子打死的。

敵人還在附近........... 施黛扣動手槍扳機,接連兩槍,就撂倒走在頭裡的兩名越軍,並且都擊中頭部。

就在施黛槍響的同時刻,剩下的兩個敵人,也全部報銷。

我方從兩側迂圍上去的兩名戰士,也用沖鋒槍打響了。

敵人三面受敵,在高聳的亂石間和茂密的叢林裡,跟我方打起了還擊戰。

十五分鐘後,天亮了,槍聲也平息下來。

施黛小心翼翼的爬上敵人據守過的陣地時,只見亂石,草叢中,除了敵我雙方的屍體,再也沒有一個活著的,單女不見了。

烏鴉象哭喪似的,在樹上不停的叫著。

淒歷歷的聲音不炸彈爆炸還可怕。

施黛從一名犧牲的戰士身上揀起一只沖鋒槍和僅有的一梭子彈,拖著疲憊的身子,向山下走去,該找個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她不敢走大路,於是鉆進叢林。

這是一片頗有年代的原始林帶,層次和色彩極為分明。

與天地之間相連的是巨柏,雲杉,橡樹,青綠蔚藍。

長天一色,中間有芭蕉,紫藤,攀枝花,攀枝花又名英雄樹,樹姿巍峨,樹幹挺拔。

每條細長的樹幹上都綻滿魅力的花朵,花紅如火,蕊黃如焰。

地上是戰士們都稱之為老山蘭的一種花,香味侵瞞了整個森林。

要不是戰爭,這裡準是古典而恬靜的樂園,比自然畫家莫內筆下的《野山》美多了。

然而最讓人迷路的也是森林。

施黛休息片刻後,躲躲藏藏的一整天,還是在這個橡樹林裡兜圈。

當她認出那棵被雷電燒焦的大橡樹時,腿一軟,順著樹身滑落到地下。

淩晨,遭遇戰結束後。

她就是從這棵橡樹下出發的,活見鬼,她坐在地下嗚嗚咽咽的抹起淚來,象個被遺棄街頭的女孩。

微雨過後,山土矜上一層水。

施黛的衣褲泡在泥水中,冷冰冰的,她不想起來,也不想動一下,她素來嬌生慣養,此時才了解疲勞是啥滋味。

山霧從谷低升起,濃如雨絲,象頭巨獸,吞噬了整個森林,也吞噬了她,東南西北,天曉得。

她摘下沖鋒槍靠在右肩上,把身子依在橡樹上,摸出兩塊魔方大小的“761”壓縮餅幹啃起來。

著東西抗餓,貓兒洞的戰士給她不少,她原來想帶到後方去,給朋友們嘗嘗。

都說女人脂肪多,能耐餓,七八天沒事兒,施黛做不到。

原先,她想憑自己的聰明腦袋小看了這片古林子,以為只要埋頭走就能摸出去。

施黛抱著槍,不知什麽時候 睡過去了。

不是姑娘的眼皮重,貪睡,她是太累了。

有人在她的屁股上重重的踢了一腳,她歪倒在地,又睡著了。

當懷裡的槍被人奪走時,她驚醒過來,可是已經晚了。

COM DONG AIO TAY LEN 她聽懂敵人是在讓她舉手投降吶,她睡意全消了,眼前站著兩個想橡樹一樣粗壯的家夥,黑洞洞的槍口點著她的太陽穴。

這一下準完了,她想都怨這該死的森林,她一急就抹眼淚,只是當著敵人的面,忍了。

CIO TAY LEN 敵人有嘰裡咕嚕的叱呵一遍,要她舉起手來。

施黛坐直身子,低下頭沒理他們。

逃脫已不可能,反抗,一個女子對兩個男性,全然徒勞。

要緊的是不讓敵人發現自己是女兒身,因為她穿的是男女混穿的迷彩服。

站在她左邊的家夥一聲嚎叫,抓住她的胸襟把她一下子拎起來,又象打夯一樣,把她重重的摔在地上。

雙腳餡進泥濘的地裡,透過單薄的迷彩服,敵人從她豐滿的胸部好象感覺出什麽,惡狼般的目光,色迷迷的打量著她。

然後,魔鬼一般的淫笑起來,笑的她心裡直打杵。

敵人發現了,她是個女兵,且相貌出眾。

在麻栗坡軍部,施黛就聽人說過,越軍俘虜中國女兵後,有人被成班成排的越軍士兵玩弄緻死;有人被撥光衣服,捆在路邊的樹幹上,當活標本供人欣賞。

任其取樂;更殘忍的是,我軍某部一個越軍據守過的石洞裡,曾發現四名我軍女兵,被割去乳房,奄奄一息的躺在血泊中,這幫滅絕人性的家夥,有滿肚子玩弄女人取樂殺人的絕招兒。

施黛本能用手捂住裸露出的白生生的胸脯,敵人淫笑過後,突然用臂彎使勁的鉗住施黛的脖子,象老鷹捉小雞似的往一個小山洞裡拖。

她憋著氣,難受的要命,喊不出聲來。

在這莽莽的老林子裡,就是呼救,也只有虎包豺狼能聽的見,若再招引敵人來,她的處境將回跟慘。

但讓敵人白白的占有自己,施黛死不瞑目的。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她想起腰間還有一把匕首,她突然抽出,飛快地刺進拖著她的敵人腰部,只聽的一聲殺豬般的嚎叫,她扔下施黛,雙手捂住腰部,躺在地上直打滾兒。

施黛想翻身爬起來,被另一個畜生狠狠的朝她的胸部踢了一腳,鞋尖落到乳房上,這是女人的緻命所在。

瞬間,森林在她的眼前傾斜,旋轉,她終於昏厥過去.......... 那畜生也顧不得同伴的死活,把施黛拖進洞裡,平放在潮濕的地面上。

將槍往洞壁上一靠,迫不及待的脫著自己的衣服。

躺在洞外打滾的畜生,呻吟聲越來越輕,大概是昏死過去了,他的同夥要緊是玩女人。

昏迷之中的施黛,仿佛看見一只巨鷹從天空中俯沖下來,鋒利的鷹爪抓破她的衣服。

她從驚厥中蘇醒過來,發現哪個越南兵已經撕開自己的上衣,正在哼哼嘰嘰的揉著自己的乳房,而且正在解自己的腰帶。

她掙紮的想要反抗,這才發覺自己的雙手已被捆住,原來哪個家夥早已脫的精光,並用他的腰帶見自己的雙手捆在背後。

施黛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這個受過特種訓練的中國女兵,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畜生解開自己的腰帶。

褪下自己的褲子,急的她 的眼淚奪眶而出。

此時的越南兵已變的近乎瘋狂,尤其是在他撥下施黛的衣服,見到施黛那迷人的身體時,他簡直樂的手舞足蹈。

他呆呆的望著施黛的嬌軀,楞了半天,甚至忘了自己該幹什麽,也許他過去從未見過這麽美的女人,就連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有這份艷福。

越南兵的呼吸,隨著他欣賞施黛嬌軀的同時,變的越來越沈重。

當他從迷茫中清醒過來時,他開始行動了。

此時的他從新變成一只瘋狂的野獸,猶如餓狼撲食一般,撲到施黛赤裸的嬌軀上。

沈重的肉體壓的施黛連喘息都很睏難,但是她仍奮力的掙紮著,只是由於她的雙手被縛,只能用她的兩條長腿,在越南兵身地下亂蹬亂踢,並且拼命的扭動身體,想要擺脫身上的禽獸。

但這些微弱的反抗,不僅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更勾引起越南兵無恥的淫欲,他似乎忘記了一切,猶如墜入迷霧之中,這樣的感覺好的讓他不知從何說起,雖然他曾與很多女人有過性接觸,也曾玩過其他被俘虜的中國女兵,但是每次都是很順利的得到,很自然的交合在一起,他還沒遇到過象施黛這樣的反抗,讓他有一種特別的刺激感。

他很了解女人的弱點,他知道他的手就是一把鑰匙,只要能插進那扇門,一切都洞開了。

他太了解女人,他知道用什麽樣的方式來征服她們,他被這種征服欲支配著,占據著並充滿快感。

施黛的身體實在是太美了,那凝脂般的玉體,晶瑩細膩,曲線玲瓏,簡直就是一尊活生生的“維納斯”女神,金字塔形的雙乳傲人挺立。

一雙雪白晶瑩、嬌嫩柔軟、怒聳飽滿的玉乳脫盈而出,純情聖潔的椒乳是如此嬌挺柔滑,堪稱是女人當中的極品。

美麗的她一具粉雕玉琢、晶瑩玉潤的雪白胴體半裸呈現在他眼前,越南兵那見過這麽嬌美的乳房,那嬌滑玉嫩的冰肌玉骨,顫巍巍怒聳嬌挺的雪白椒乳,盈盈僅堪一握、光滑嬌軟的如織細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優美修長的雪滑玉腿,無一處不美,尤其是美麗清純的絕色麗人胸前那一對顫巍巍怒聳挺撥的“聖女峰”,驕傲地向上堅挺,嬌挺的椒乳尖尖上一對嬌小玲瓏、美麗可愛的乳頭嫣紅玉潤、艷光四射,與周圍那一圈粉紅誘人、嬌媚至極的淡淡乳暈配在一起,猶如一雙含苞欲放、嬌羞初綻的稚嫩“花蕾”,一搖一晃、在越南兵那如狼似虎的淫邪目光嬌挺著。

他心神不覺全為眼前景象所懾:美麗的施黛藕臂潔白晶瑩,香肩柔膩圓滑,玉肌豐盈飽滿,雪膚光潤如玉,曲線修長優雅。

最引人註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對雪白山峰,那巍巍顫顫的乳峰,盈盈可握,飽滿脹實,堅挺高聳,顯示出絕頂美女才有的成熟豐腴的魅力和韻味。

峰頂兩粒紅色微紫的乳頭,如同兩顆圓大葡萄,頂邊乳暈顯出一圈粉紅色,雙峰間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溝,不由讓他心跳加速,舌幹口渴!他用自己顫抖的雙手摸上酥胸,快樂的電波一次次擊中自己的腦海,美麗的施黛的雪白聖潔的胸乳此時就握在自己手中,美麗的施黛的酥胸充滿質感,滑膩如酥,他雙唇吻上酥胸,覺得美麗的女人的酥胸就像一塊永遠吃不完的甜美奶酪,讓人愛不釋嘴 。

施黛雪白的胸乳在魔手的蹂躪下不斷變換著形狀,“啊……啊……啊……你……啊……你……啊……啊……你……啊……” 施黛嬌喘連連。

男人讓陽具浸泡在施黛淫滑濕潤的陰道中,雙手撫摸著施黛那細膩如絲、柔滑似綢的晶瑩雪膚,又用舌頭輕擦施黛那嬌嫩堅挺、敏感萬分的羞人乳尖。

最後,他的手又沿著施黛修長玉滑、雪嫩渾圓的優美玉腿輕撫,停留在少女火熱柔嫩的大腿根部挑逗著少女,牙齒更是輕咬施黛嫣紅嬌嫩的乳尖,待施黛的呼吸又轉急促,鮮紅嬌艷的櫻唇含羞輕分,又開始嬌啼婉轉,柔軟嬌嫩的處女乳頭漸漸充血勃起、硬挺起來,他自己那浸泡在施黛緊窄嬌小的陰道內的陽具也越來越粗長,他開始在施黛濕滑柔軟的陰道內輕輕抽動。

“啊……啊……啊……啊……啊……你……啊……啊……嗯……啊……啊……嗯……啊……啊……” 施黛嬌羞萬般,嬌靨羞紅,玉頰含春地嬌啼婉轉,處女開苞、初次破身落紅的她被那從未領略過的銷魂快感沖激得欲仙欲死……嫵媚清純、嬌羞可人的絕色麗人那羊脂白玉般美妙細滑的嬌軟玉體隨著他的抽動、插入而一上一下地起伏蠕動,回應著男人對她的奸淫抽插。

男人從施黛的陰道中抽出陽具,又深深地頂入施黛的體內深處,並漸漸加快了節奏。

“……啊……啊……輕……輕……點……啊……嗯……啊……嗯……輕……輕……點……啊……嗯……輕……輕……點……啊……嗯……啊……” 地上響起純潔處女嬌羞火熱的呻吟嬌啼,美麗絕倫、清純秀氣的美人施黛芳心含羞、美眸輕掩,美妙光滑的雪臀玉腿挺送迎合,婉轉承歡。

“……啊……嗯……啊……嗯……啊……嗯……啊……嗯……輕……輕……點……啊……嗯……輕……還……輕……一點……啊……” 施黛嬌靨含春,玉頰暈紅,嬌羞萬般地嬌啼婉轉,只見施黛嫣紅嬌小、被迫大張著的可愛陰道口隨著那巨大陽具的粗暴進出流出一股股濕濡粘滑的穢物淫液,施黛下身那潔白柔軟的綠草地被她的愛液淫水浸濕了一大片。

施黛狂亂地嬌啼狂喘,一張鮮紅柔美的櫻桃小嘴急促地呼吸著,那高舉的優美修長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來,急促而羞澀地盤在越南兵腰後。

那雙雪白玉潤的 修長秀腿將越南兵緊夾在大腿間,並隨著緊頂住她陰道深處“花蕊”上的大龜頭對“花蕊”陰核的揉動、頂觸而不能自製的一陣陣律動、痙攣。

他也被身下這絕色嬌艷、美若天仙的少女那如火般熱烈的反應弄得心神搖蕩,只覺頂進她陰道深處,頂住她“花蕊”揉動的龜頭一麻,就欲狂泄而出,他趕忙狠狠一咬舌頭,抽出肉棒,然後再吸一口長氣,又狠狠地頂入施黛體內。

碩大的龜頭推開收縮、緊夾的膣內肉壁,頂住她陰道最深處那羞答答的嬌柔“花蕊”再一陣揉動┅┅如此不斷往復中,他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緊按住施黛那嬌小可愛、完全充血 起的嫣紅陰蒂一陣緊揉,另一只手捂住施黛的右乳,手指夾住峰頂上嬌小玲瓏、嫣紅玉潤的可愛乳頭一陣狂搓越南兵的舌頭更捲住施黛的左乳上那含嬌帶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嬌羞乳頭,牙齒輕咬。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 ┅啊啊┅┅啊┅┅”施黛嬌啼狂喘聲聲,浪呻艷吟不絕。

被他這樣一下多點猛攻,但覺一顆芳心如飄浮在雲端,而且輕飄飄地還在向上攀升┅┅不知將飄向何處。

他俯身吻住施黛那正狂亂地嬌啼狂喘的柔美鮮紅的香唇,企圖強闖玉關,但見少女一陣本能地羞澀地銀牙輕咬,不讓他得逞,最終還是羞羞答答、含嬌怯怯地輕分玉齒,丁香暗吐,他舌頭火熱地捲住那嬌羞萬分、欲拒還迎的少女香舌,但覺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瓊漿甘甜。

含住施黛那柔軟、小巧、玉嫩香甜的可愛舌尖,一陣淫邪地狂吻浪吮┅┅施黛櫻桃小嘴被封,瑤鼻連連嬌哼,似抗議、似歡暢。

蝕骨消魂般的快感,溫暖著少女的心,席捲了她的靈魂。

在這短短的剎那間,四周所有的一切,好象全部毀滅了....包括....她自己在內....渾滔滔的....醉醺醺的....不知所以然....飄飄然的....施黛萬萬沒有想到男女之間這種肉體接觸,會是那樣另人陶醉,然而更另她吃驚的是,一個與她毫無情感可言的陌生男性竟然會對她的肉體產生如此大魅力,甚至可以讓她的肉體像糖一般的熔化了,癱瘓了!原來男女性交,會是如此的奇妙!難怪世界上會有那麽多男人和女人為了追求它而不惜一切!施黛靜靜的沈醉在這種性的享受之中,她的整個生命就像飛離了她的軀體,飄飄然的神浮在太空之,這種奇妙的感覺,真有說不盡甜蜜.喜悅.舒適和溫馨!但是,她仍然努力的控製著自己,不讓自己表現的過於興奮,她不願讓哪個施暴者了解自己此時的感受,更不願在淫蕩下流的敵人面前表現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為了維持一個中國女兵的尊嚴,為了維護一個少女的自尊,她頑強的剋製著自己的情感。

而越南兵似乎不急不躁,他大概相信自己有能力讓這個倔強的中國女兵表現出女人特有的一面。

所以他施展開渾身解數,以堅強如鐵的攻勢,熟練的技巧,和充沛的體力,堅持不懈的抽插著.....粗壯的陰莖在緊密的陰道裡摩擦著,另雙方都覺得異常的肉感和說不出的舒服,尤其是對於強暴者,覺得被抽插的陰道,既緊密又溫暖,陰莖插在其中,就如進入溫泉,熱燙的舒適異常。

他做夢也想不到會有今天,一個如此年輕嬌美的中國女兵會落在自己的手裡,任自己隨意的玩弄.抽插,甚至,自己可以來個金屋藏嬌,偷偷將她藏匿在這裡,不讓任何人知道,那樣一來,這個漂亮的中國女兵供他一人享用,他可以隨時到這裡來,盡情享用她的肉體,而且不必害怕會有任何人騷擾他,從此他可以毫無顧忌的占有這個女人,一想到著一點,越南兵樂的魂兒簡直就要飛了。

於是他更加迅猛的抽插著,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且下下都深抵花心,肚皮碰肚皮,發出有節奏的“啪...啪....”聲。

在越南兵幾近瘋狂的抽插之下,施黛漸漸的被帶進一種奇妙的幻境中,迷茫中她仿佛看見了單女,看見自己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她仿佛聽見單女正在對她說,他已經和他的媳婦離了婚,而且要娶她為妻,她感動的哭了,一種幸福之感傳遍了全身。

這種感覺將她帶入了一種全新的感覺,在這個世界裡,只有她和單女,她仿佛是在和單女一起共同體驗人生的真諦!頃刻之間,身上的男人變成了單女,她自己變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這種幻覺的產生,使施黛完全變了,變成另外一個人,一個事事在在的真實的女人,一個充滿萬般柔情,體貼溫存的女人,一個春朝泛濫,熱情洋溢的女人.........這個女人正在歡樂與陶醉的氣氛中,同自己心愛之人共同享受愛情的果實。

熱情的挑逗,誘發了難耐的欲火,溫柔的撫慰,撥動了少女的芳心,熱情的抽插,軟化了冰心傲骨,高超的技巧,趕走了少女的羞澀與尊嚴。

幻覺使姑娘進入了另一個理想世界,可憐的姑娘,已將身上的禽獸錯當成自己朝思幕想的心愛之人,這種感覺使她無法再控製自己的情感,對單女的深深的愛憐頃刻之間化作了肉體主動的承歡,她的下體已情不自禁的蠕動起來,這種蠕動與方才反抗時的蠕動截然不同,是那種主動而有節奏.伴隨著陰莖在陰道裡面摩擦共同進行的一種身體配合的迎送,其目的在於使對方的陰莖插的更深一些。

與此同時,難以抑製的呻吟聲脫口而出。

越南兵的肉棒前後抽插的時候都緊貼著施黛鮮嫩的陰壁,兩者結合得如此緊密,中間連一條縫都沒有。

這種緊密的接觸對他來說是無與倫比的快樂和銷魂,在整個抽動的過程中,他可以細緻的體會兩人肉體相交時產生的那種經過長久的抽插後她的身體已經完全放松了,下體處透明的愛液迅速的潤滑了兩人交合的地方,在肉棒不斷的進出時發出“滋、滋”的聲音。

,一種從未經歷過的刺激快感慢慢的滋生出來,並且逐漸擴散到施黛的軀體和四肢。

她原本雪白晶瑩的胴體上已逐漸呈現出一種成熟、誘人的酡紅,象是吸引著別人前來采摘一般,使她的身體越發的顯得動人心魄。

就連她婉轉的呻吟聲,逐漸也變得 享受,他持續不斷的引導著施黛 “恩....恩....啊....啊....”越南兵見她呼吸急促,嬌喘噓噓,下體也開始伴隨著自己一起顛簸蠕動,頓時心中大悅,施展開渾身的絕技,欲使這個中國少女心服口服的臣服在自己的身下。

只見他提氣猛吸,呼氣插花,有時一沾既起,有時又直抵花心,有時輕抽緩插,有時狂風暴雨,瘋狂之極!一會兒山搖地轉,喘息聲,嬌吟聲,“撲哧,撲哧”的抽插聲響成一片!施黛這時已經忘記了一切,雙腿緊緊的鉤住他的腿彎,陰道用力向上挺送,雖然毫無經驗,但也迎湊的恰到好處!很顯然的,這時的施黛已經被青春熱火燒昏了頭腦,她完全沈浸在自己主觀的遐想的幻境之中,她覺得自己此時正在向單女盡一份妻子應盡的義務,她想這一天想的太久了,如今她已不願在控製自己的情欲,她要用行動來表達她對單女那份刻骨銘心的愛,同時,她也需要得到他的愛,而那份愛,她已從他那充滿激情的抽插動作中深深體味到,並且另她的嬌軀亂顫,欲水橫流。

她原本雪白晶瑩的胴體上已逐漸呈現出一種成熟、誘人的酡紅,像是吸引著別人前來採摘一般,使她的身體越發的顯得動人心魄,就連她婉轉的呻吟聲,逐漸也變得如同享受,而不是受難了。

她的腦海中已經是空白一片了,沒有了恐懼,沒有了憤恨,也沒有了羞恥。

感官的本能刺激終於戰勝了理智,盡管這種刺激是強加在她身上的。

她已經沈入了無邊無際的欲望之海中。

他持續不斷地引導著施黛,直至兩人都到達了交合的高潮。

施黛的身體微微地抽搐著,在肉棒的連續攻擊下徹底臣服了,嬌嫩的花房吸住了龜頭,他這時已決定展開總攻,他用舌頭纏捲住一粒柔軟無比、早已羞羞答答硬挺起來的嬌小可愛的蓓蕾,舌尖在上面柔捲、輕吮、狂吸┅┅他的一只手撫握住另一只怒峙傲聳、顫巍巍堅挺的嬌羞玉乳┅┅兩根手指輕輕夾住那粒同樣充血勃起、嫣紅可愛的嬌小草莓,一陣輕搓揉捏。

同時,他一只手滑進施黛溫潤柔軟的雪白大腿間,兩根手尋幽探秘,在那細柔捲曲的陰毛中,微凸嬌軟的陰阜下,找到那已經充血勃起、柔嫩無比的嬌小陰蒂,另一根手指更探進淫滑濕濡的玉溝,撫住那同樣充血的柔嫩陰唇,三根手指一齊揉壓、搓弄。

而且越南兵那插在施黛嬌小的陰道中的巨棒也開始連根撥出,然後狂猛地一挺一送,全根而入┅┅醜陋兇悍的巨大肉棒開始向千嬌百媚的絕色尤物那天生異常嬌小緊窄的陰道“花徑”狂抽狠插。

她的那一張小嘴微微開啟著,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那神態嬌羞艷美,那神情好不緊張。

越南兵意外的獲得人間極品,如今又見施黛如此癲狂,曲意奉送,樂的他魂都飛了,更加用盡吃奶的力氣,拼命瘋狂的猛插!肉棍子直上直落,雨點一般,沖擊在施黛的花心上,“撲哧.撲哧...”的抽插聲連綿不斷。

含著陰莖的小穴,隨著抽插的節奏,一翻一縮,淫水一陣陣的泛濫,順著施黛白嫩的屁股流在地上。

施黛歇斯底裡的一般吟叫著,粉臉嫣紅,媚眼欲醉,她已欲仙欲死,淫水直冒,花心亂顫,下體拼命的搖擺,挺高。

配合男人的抽插,小腹沖擊著他的雙胯,發出有節奏的“啪....啪....”聲。

這時的施黛已被插的陰戶生熱,眼冒金星,無招架的力量,可是他還是生龍活虎的猛幹不息。

她整個人顫抖著,緊咬著嘴唇,顯露出一種極美的舒暢表情。

陰道被大龜頭上上下下,深深淺淺的不停的抽插,麻麻癢癢的舒服感,無法用言語描述。

她自動的翹起雙足,勾住他的腰部,讓陰戶更加突出,迎湊的更貼切。

越南兵心中好不樂意,更加猛抽猛插,雖然氣喘如牛,仍然猛烈無比的沖刺!一時戰況空前的激烈,如迅雷擊電,如狂風暴雨,寧靜的山洞中,洋溢著陰莖的抽插聲,男人的喘息聲,少女的呻吟聲以及兩個人肉體的撞擊聲。

片刻之間,陣陣快感逐漸加深,兩個人都接近顛峰,尤其是施黛,初次和異性發生性關係,遇到的又是這樣一個勇猛強悍而又經驗老練的男人,如何耐的住他的迅猛攻勢,被他一陣連抽帶插的猛攻,忽然陰道裡一陣痙攣,一股陰精潮湧般的湧著向陰道口噴出,陰道內壁一陣收縮,緊緊夾住龜頭不放,同時陰胯拼命的上挺,使陰道將對方的生殖器完全吞沒,兩條渾圓修長的雙腿,緊緊的夾緊他的腰身。

越南兵經施黛這麽一弄,陽具又經她的陰精一射,頓覺龜頭一熱,一陣舒爽直透心底,猛一陣快速的抽插,他猛的伏在姑娘的身上,緊緊的扳住姑娘的雙肩,他經過這一番狂熱強烈的抽插、頂入,早就已經欲崩欲射了,再給她剛才這一聲哀艷淒婉的嬌啼,以及她在交歡的極樂高潮中時,下身嫩穴壁內的嫩肉狠命地收縮、緊夾.........,弄得心魂俱震,他迅速地再一次抽出碩大滾燙燙的火熱陽具,一手摟住陸冰嫣俏美渾圓的白嫩雪臀,一手緊緊摟住她柔若無骨、盈盈一握的纖纖細腰,下身又狠又深地向施黛的玉胯中猛插進去......粗大的陽具帶著一股野性般的占有和征服的狂熱,火熱地刺進施黛的嫩穴----直插進早已淫滑不堪、嬌嫩狹窄的火熱嫩穴膣壁內, 直到"花心"深處,頂住那蓓蕾初綻般嬌羞怯怯的稚嫩陰......碩大渾圓的滾燙龜頭死命地頂住施黛的陰核一陣令人欲仙欲死地揉磨、跳動.....一股又濃又燙的粘稠的陽精淋淋漓漓地射在那饑渴萬分、稚嫩嬌滑、羞答答的陰核上,直射入施黛那幽暗、深遽的子宮內。

.這最後的狠命一刺,以及那濃濃的陽精滾燙地澆在施黛的嬌嫩陰核上,那火燙的陽精在美女最敏感的性神經中樞上一激,清純嬌美的她再次"哎"的一聲嬌啼,修長雪白的優美玉腿猛地高高揚起、僵直,最後又酥軟嬌癱地盤栽在他股後,一雙柔軟雪白的纖秀玉臂也痙攣般緊緊抱住他的肩膀,十根羊蔥白玉般的纖纖素指也深深挖進他肩頭,那一絲不掛、柔若無骨、雪白嬌軟的玉體一陣電擊般的輕顫,從"花心"深處的子宮猛射出一股寶貴神秘、羞澀萬分的處女陰精玉液。

“喔”施黛美麗赤裸的雪白玉體一陣痙攣般地抽搐、哆嗦,花靨羞紅,桃腮嬌暈,嬌羞無限。

洶湧的陰精玉液浸濕了那雖已"鞠躬盡瘁",但仍然還硬硬地緊脹著她緊窄嫩穴的陽具,並漸漸流出嫩穴口,流出"玉溪",濕濡了一大片壓在她身下的迷彩服。

他那漸漸開始變軟變小的陽具仍插在施黛的嫩穴。

雲收雨歇,一個美貌絕色、清純可人、溫婉柔順的絕代佳人終於被禽獸的越南兵給開苞了。

"唔",施黛絕色嬌靨羞紅著一聲滿足而嬌酥的無奈嘆息。

第一輪戰事結束後,施黛的喘息聲漸漸平復,但臉上那動人心魄的紅暈也未曾退去。

她的肉體依然柔軟溫暖,嬌嫩的皮膚上仍有細細的香汗。

他黝黑精壯的醜陋的裸體仍叠壓在美女那潔白嫩滑的嬌軀上,施黛和那個還壓著她一絲不掛的赤裸玉體的越南兵沈浸在高潮後的那種酸酥、疲軟的慵懶氣氛中...施黛還在低低地嬌喘,潔白嫩滑的嬌軀像是一朵綻開的鮮花,如此清新,動人,雲雨高潮後全身玉體更是香汗淋漓,滿頭如雲的烏黑秀發淩亂不堪,秀麗俏美的小臉上還殘留著一絲絲醉人的春意,秀美的桃腮還暈紅如火。

只見地上一片片處女落紅,那刺目、鮮艷的處女落紅仿佛在證明一個冰肌玉骨、婷婷玉立的清純美女,一個雪肌玉膚、美如天仙的絕色麗人,一個冰清玉潔、溫婉可人的嬌羞處女已被徹底占有了聖潔的貞操,失去了寶貴的處子童貞。

.恐怕單女更不會想到,這個氣質典雅文秀、清純可人的絕色美女會不幸地落入的一個越南兵手中,被這個醜陋骯臟的越南兵挑逗、撩撥起強烈的生理沖動和肉體需要,被迫和強奸她的男人雲雨交合、淫亂交歡,和一個畜生般的男人交媾合體,失去了寶貴的處女身只見淩亂的地上,淫精愛液斑斑、處子落紅片片,真的是汙穢狼籍,不堪入目。

施黛雙頰潮紅,香喘息息,一想到自己竟配合他的抽出、被迫和他行雲布雨、交歡淫合,由他播灑雨露,自已則嬌羞怯怯地含羞承歡、婉轉相就,被他奸淫抽插得嬌啼婉轉、死去活來……。

施黛性交後那麗色嬌暈,嬌羞無限,美艷不可方物的多情清純的大眼睛楚楚可憐,不知所措。

休息了好一會兒的他從施黛一絲不掛的嬌軟玉體上翻下來,一只手在施黛羊脂白玉般光滑玉嫩的雪膚上輕柔地撫摸著,另一只手繞過美女渾圓細削的香肩,將施黛那仍然嬌柔無力的赤裸玉體攬進懷裡,同時,擡起頭緊盯著施黛那清純嬌羞的美眸,一看到這樣一個千嬌百媚的絕色佳人,國色天香、溫婉柔順的絕代尤物已被自己徹底的占有和征服。

風雨雖停,花蕊以落,殘暴的侵略者依靠暴力,強行奸汙了這個美麗溫柔的中國女兵,剝奪了年輕姑娘最為寶貴的少女貞操。

施黛麻木的躺在地上,好久一動不動,身上的男人已經癱軟在她的嬌軀上,那並不是她理想中的男人,然而正是這個男人剛剛占有了自己的貞操,她的眼前又浮現出單女的身影,她覺得自己再沒臉去見他了。

屈辱的眼淚從施黛的臉上滾落下來。



















0.014487028121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