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老師們的寵物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1975年秋天,我從學校畢業,在一所高中教書,我是三個新人老師之一,也是唯一的黑人,而這所學校也有各種不同人種的學生。



這裡的所有老師也和一般的公務員一樣,打算在這所學校終其一生,其中有一位訓導主任名叫巴克,他有一身健壯的肌肉,看起來像一隻大灰熊,還有兩名體育老師,名叫巴奇和林克,他們也都是黑人,我進入學校後,立刻和巴奇成為朋友。



學校裡的女老師們,要不然是一些老處女,要不然就是一些小家庭主婦,她們都對我敬而遠之。



但是只有一個例外,她的名字是魯小杏,大家叫她魯老師,但是男學生和男老師私底下都叫她「乳」老師,因為她的身高雖然不高,但是卻有一對豪乳,而且她的打扮不像其它女老師那麼保守,她喜歡穿著很緊的迷你短裙,展露出她修長的雙腿和渾圓的臀部,當她走過走廊,所有男學生和男老師們,都眼精也不眨地看著她的胸部和臀部。做為一個新來的黑人老師,我並不是很容易被其它同事所接受,我把所有的時間拿來努力工作,也經常在晚上準備第二天的課程,或是改學生的作業,我發現家庭作業是很無聊的事,而學生們也很顯然地討厭作作業。



這就是我的生活,直到十月中旬完全改觀,那天中午我在吃飯時,巴奇過來和我說話



「最近怎麼樣?」他問道



「還不錯,你呢?」



「好得不得了,真是不能再好了,下課之後,你有什麼計劃嗎?」



「沒有,怎麼了?」



「我問你,你玩過白人女人嗎?」



「我沒玩過,我想和別人差不多吧。」



「不,不,白人女子喜歡黑人的老二,她們看到黑人的老二會尖叫,而且會一直想做,我想你還是個處男吧,如果你曾經和白人女子交往,那麼你就會感受到世界上最偉大的愛。」



「聽起來不錯,那重點呢?」



「你只要付我五百元,做為我活動的開支。」



「蠻便宜的,那女孩的條件如何?」



「當然是最好的,你相信嗎,是「乳」老師?」



「少來了,你在唬我,不行!」



「你聽著,這是一個小聚會,我以前也找她辦過。」



「我還是覺得你在騙我,她這麼美、這麼純潔的女子,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我告訴你,我上過她,上次我還帶林克去她家,我們兩個一起上她。」



「哦?是嗎?那她的先生呢?幫你們開門嗎?」



「不,他是一個白癡,認為事業比家庭重要,他日以繼夜地工作,把他的騷老婆一個人留在家裡。」



「我是曾經聽過她和雷夫有什麼曖昧的關係。」(雷夫是我們的副校長,一個長得不錯的三十出頭白人。)



「這已經是去年的事了,雷夫的老婆警告雷夫,不能再和她見面,否則就要殺了雷夫,雖然「乳」老師的丈夫也知道這件事,但是沒有什麼反應,巴克在前年上過她,也是他牽線讓我搞上乳老師的。」



「媽的!算我一份吧!她常常這麼做嗎?」



「不,這是我們為她準備的驚喜。」



「等一下,她不知道?我們就這樣去她家?」



「聽著,我告訴她我不希望有別人看到,所以我們要去汽車旅館,我們一共有六個人,她看到這麼多人也許會嚇一跳,但是她會很喜歡的,上一次我和林克一起搞她,她高興得快發瘋了,她是一個蕩婦,所以別緊張,而且她的丈夫從來不讓她喝酒,因為她只要一喝了酒,她就可以讓妳對她為所欲為。」



「好吧,那時間和地點呢?」



「我想我們下班後應該是七點半了,我和她是約在七點四十五,就在友連路上的那家汽車旅館,你可以晚一點走,等一下我會告訴你房間號碼,你們來之前,我會讓她先喝點酒。」



「好吧!這是我該付的錢」我從皮包裡拿出五百元。





終於下了課,巴奇告訴我,在八點的時候和林克在二二五號房間門口見,然後我看著他在七點半的時候他和小杏離開學校,過了幾分鐘,我看到林克和幾個男老師一起離開,接著我也走了。



我開車到了旅館,那家旅館就位於高速公路邊,如果由房間的窗口看出去,可以看到我們學校。二二五房是在二樓。



林克還沒有來,不過我看到旅館門口停了好幾部車,車上都有人坐在裡面,所以我也不確定林克是不是在車裡,大約是八點的時候,巴奇從旅館走出來,我們所有的人都下了車和他會面,加上巴克,我們一共是八個男人,其中有一半的人我不認識,唯一相同的,是我們全是黑人。



巴奇告訴我們,林克去買啤酒了,馬上就會回來,就在這個時候,林克回來了,在我們幫忙把啤酒從車上搬下來的時候,巴克則回到樓上。



「喂!賤貨,妳為什麼還不把衣服脫了?快把衣服脫了!」我們站在門口聽到房內傳出巴奇的叫聲。



我們全部上了樓,站在房門外,看到巴奇比了個手勢,要我們等一下,好像是要等小杏把衣服脫了。



「好了,這才乖,」他比了個手勢,要我們進去,當我們進門後,他接著說道:「因為我們需要很多的啤酒,所以我叫人送過來。」



這個時候,我終於看到小杏身上只穿著吊襪帶和絲襪坐在床上,臉上滿是驚恐。



巴奇拿了一瓶啤酒過去,而林克也走了進來把門關上。



「小美人,我知道妳喜歡黑人的大老二,所以我找了一些朋友來實現妳的願望,來,喝點酒,這可以幫助妳放鬆自己,」巴奇用很平靜的聲音對她說。



在小杏還來不及說什麼的時候,巴奇把打開的啤酒遞到她的唇前,倒進她的嘴裡,一邊摸她的乳房,一邊說道:「我們要輪姦妳,寶貝。」



林克要我們都去床邊,我們跪在她身邊開始愛撫她,我在她的右腿附近,於是我摸著她的右大腿內側,其它人都摸著她的其它部位,我可以感覺到小杏身體的顫抖,不知道是害怕還是興奮。



林克脫下他的褲子,表示他要第一個搞她,他說道:「幫我把這個爛貨的腿張開。」



林克的老二不是全世界最大的,看起來只有十三公分左右,但是當他插進小杏體內時,小杏的表現就像他有一根馬的大老二一樣。



巴奇退到一旁,兩個人抱住小杏的手臂,我和另一個人抱住她的腿,另外三個人開始脫衣服,



「拜…拜託你…別…別射進去…」在林可的抽送之下,小杏斷斷續續地說道:「我…我還沒…沒有避孕…」



「臭爛貨,我可管不了這麼多,算了吧!」林克說道,然後他更用力地幹著小杏。



林克又插了幾下就完事了,可能是小杏本身就是一個很吸引人的女人,讓他撐不了這麼久吧。



我們全部都坐在一旁,想看看誰是下一個,只有一個人打開一瓶啤酒,倒進小杏嘴裡,小杏根本說不了什麼話。



當她喝完啤酒,另一個男人己經走到她的兩腿之間了。



「爛貨,他是小凡,他是第二個幹妳的人,他是一個消防員,所以他知道如何控制水管,」巴奇像個球賽轉播員報導下一茈替誘滫漱閬﹛A告訴小杏。



我不認識小凡,他的老二細細的,大約有廿公分長,他馬上把他的陰莖插進小杏濕透了的陰戶中,而且開始抽送。



我一直注意小凡的陰莖抽送的動作,忽然聽到小杏的呻吟聲變得低沈,原來是另一個傢夥脫光了衣服,把他細細的老二插進小杏嘴裡,而小杏也開始很熱烈地吸吮。



「這就對了!好好吸它,妳嘴裡這根好吃的陰莖是彼特的,他是我們姐妹校的警衛。」巴奇繼續他的播報員工作。



我一直茫然地看著這個我一直很喜歡的美女,被兩個她從來不認識的男人姦淫著,這個女人從來沒有好好跟我說過話,她現在在我面前張開雙腿,讓男人們一個接一個地幹她,黑人們的精液接二連三地射進她的陰道和嘴裡,我的老二硬得讓我幾乎站不起來。



小凡開始加速抽送,最後低吼了一聲,射精在小杏體內,停了一會兒,他停止喘氣後,才把陰莖拔了出來。



我看到小杏的陰戶裡流出白色的精液,滴到她的屁眼上,彼特讓小杏含著他的陰莖,像釣魚似地拉著小杏的頭,讓她的頭移到了床邊,垂到床下。



小杏這個姿勢,正好可以讓彼特插進她的咽喉,彼特狠狠地幹,但是小杏顯然覺得不太舒服,她想別過頭去,不讓彼特插進去,但是彼特握住她的下巴,不讓她亂動。



同時,小凡代替米區的位置,抓住小杏的腿,而羅埃頂替小凡的位置,把他的陽具輕易地插進小杏的陰戶中。



「一根新的老二,爛貨,他是羅埃,我的一個老朋友,他幫我重新裝潢我的房子,他的手藝很好。」巴奇得意地道



在幾年前曾經有人告訴我,強暴一個白人女人,會受到嚴重的處罰,不過我們現在正在輪姦一個白人美女,我們正把白人們種族岐視所受到的鳥氣,發洩在這個女人身上,我們毫不留情地差辱她、侮辱她,這個自大的白種女性!



「對!用力幹她!狠狠地幹!」我發現我說出這句話



彼特從小杏口中拔出陰莖,開始射精在她的臉、頭髮和乳房上,現在的小杏似乎只不過是個裝精液的容器而已。



此時天已經黑了,彼特過來代替我抓住小杏的腿,而我開始脫衣服,等著幹小杏的肉穴。



米區走到床邊,抓住小杏的後腦,把陰莖塞進她的口中,



「小杏,妳現在嘴裡含著的這根陰莖是米區的,妳認識他,他是我們學校的職員,我告訴妳他是誰,是因為我怕精液遮住妳的視線,讓妳不知道誰在幹妳。」巴奇說道



羅埃很快地射了精,我立刻接了上去,把我的陽具插進小杏的陰戶中,她的陰戶裡現在全是精液,但是能搞上小杏這個美女,還是讓我很興奮。



「阿格正在幹妳,他還是個處男,妳要溫柔地待他。」巴奇說完大笑



我抽送的時候,小杏的乳房在我眼前晃動,好像等人來吸它,不過乳房上都是汗水和精液,看起來很髒,不過我不在乎,我揉著她的乳房,用力擰她的乳頭。



我看到米區開始猛烈地抽送小杏的嘴,接著小杏的嘴角噴出一些精液,當米區把他的陰莖拔出來時,還有幾滴精液滴在小杏的臉上。



我聽到身後傳來說話聲,那是兩個人正在討論誰要搞小杏的嘴,誰要搞小杏的小穴,那兩個人一個看起來相當年輕,另一個則是粗壯的大塊頭。



最後,那個年輕小男孩站到了小杏的嘴前,他生澀的動作讓小杏很興奮,小杏抓住他的陰莖,當她的舌頭碰到他的龜頭時,那小男孩緊張地發抖,而小杏也發現了,此時她的臉上滿是惡作劇的神情。



「這又是一個處男,爛貨,他是艾爾,是米區的侄子,他只有十三歲,」巴奇說道:「明年妳就會教到他了,我希望妳現在就能先為他上一課。」



小杏聽到這個男孩將會成為自己的學生,臉上的表情滿是驚恐,這個樣子讓我興奮得要命,所以我立刻射精了,這個感覺很奇怪,我幾乎倒在她的兩腿之間。



我還沒有休息,那個粗壯的大個子就把我拉開,把他的大肉棒插進小杏的陰戶內,小杏含著艾爾的陽具,不停地喘息。



「這最後一根老二是喬治的,他是我的表弟,」巴奇接著道:「他不是處男,但是他已經五年沒有碰過女人了,因為他剛出獄,所以當他射精的時候妳最好小心點,他的精液可能會淹死妳!」



喬治幹小杏時看得出來他心中滿是對白人的怨恨,我之後才知道,他就是因為強姦了一個白人女子而坐牢的,他一直猛烈地抽迗,直到那個小男孩都射精在小杏的嘴裡,他把小杏的腿高高擡起,讓自己的陰莖插得更深,每一次的抽送都幾乎讓小杏喘不過氣來,小杏差點昏了過去。





當我們都搞過小杏,我們開始休息,這時已經九點了,我們連續不停地幹她,已經幹了一個小時,小杏躺在床上不停地喘息,她的胴體因為汗水和精液而顯得發亮,她的頭髮又濕又黏,過了幾分鐘,她的呼吸恢復平靜,她才開始注意週圍。



「我得回家去了,」她道



「去把妳自己弄乾淨,」巴奇對她說



她下了床,步履蹣珊地走進浴室



「她真的是個大騷貨,你在哪裡找到她的?」艾爾問道



「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巴奇答道



「是啊,可是我還想再上她一次,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騷的女人,」米區說道



「媽的,我也想玩她的後門,」喬治說道



「你們怕什麼,反正時間還早,」巴奇答道:「我早就安排好了,我剛才把這個婊子的衣服和車子鑰匙扔到我的車上了,她現在什麼地方也去不了,而且巴克說她喜歡搞屁眼,如果連巴克的大老二都插得進去,我們插她自然也沒有問題。



小杏洗好澡走進房間,她還是很美,她開始找她的衣服。



「我的衣服呢?」她問道



「別管衣服的事了,給我一罐可樂好嗎?」巴奇說道



小杏看了房間一眼,問道:「哪裡有可樂?」



「外面的販賣機裡有可樂。」巴奇對她說



「我不能這樣出去。」小杏滿臉害怕地道



「妳當然可以,這裡沒有人想出去,只要妳去買,妳就可以拿回衣服。」巴奇恐嚇小杏



她本來還想抗議,但是最後知道那是沒有用的,她認命地從巴奇手上接過了硬幣,林克幫她開了門。



她走出門的時候是一手橫在胸前,遮住她的乳頭,另一手遮住她的陰戶,讓我想起了維納斯的誕生這幅世界名畫,看著她這個狠狽樣,我們都忍不住大笑。



「你確定讓她這樣出去沒有問題嗎?如果別人看到了,可能會報警的。」林克說道



「不太可能啦,我是要讓這個婊子知道誰才是老大,除此之外,如果真的發生什麼問題,這個房間也是用她的名字登記的,是她請我們來的,我們也不會有事。」巴奇解釋道



在小杏出門後,林克把門關了起來,所以小杏回來時,得在門口敲門,巴奇對林克做了個手勢,要他慢慢開門,而當林克開門時,我們聽到一陣拍手的聲音,很明顯地,有人看到一絲不掛的小杏了!



她滿臉通紅地進了門,把可樂交給林奇。



「可以把衣服給我了嗎?」她問道



「妳要這些衣服做什麼?還有這麼多啤酒沒喝完,而大家的老二又硬了起來,他們還想再上妳一次。」巴奇對她說道



「可是我得在我先生回家前趕回家,家裡的媬姆也不能待得太晚。」她答道



「別擔心,我們會在妳丈夫回家前送妳回家的,現在才不過九點十五分,我知道妳先生不到半夜是不會回家的,妳的媬姆就住在妳家隔壁,所以妳可以待晚一點,再喝點啤酒。」巴奇說道



林克拿了一瓶啤酒給她



「謝了,」她對林克道謝,然後對巴奇說道:「你保證會在我先生回家前,送我回家?」



「我保證,親愛的,」巴奇答道



「好吧,」她喝了一大口啤酒:「誰要先來?」



還是林克第一,他背對著小杏向我們眨了眨眼,然後躺在床上,小杏上了床跨坐在林克身上,慢慢地讓林克的陰莖插進她的陰戶,插進去後,林克伸手把小杏,讓她伏在自己身上,小杏緊緊地抱住林克,似慎很喜歡這種感覺。



林克叫羅埃到小杏的後面去,小杏一直不知道怎麼回事,直到她感覺到羅埃的龜頭碰到了她可愛的屁眼,她想要扭動臀部,不讓羅埃插進去,但是林克緊緊起抱住她。



「噢!請不要這樣,不要弄這裡。」她哀求道



「我們知道妳喜歡這樣,所以,好好享受吧!」巴奇說道



她屈服地道:「至少得用些東西潤滑吧。」



這時候,米區開了一罐啤酒走上前,倒在她的肛門上,我看看了大笑不已,羅埃就把龜頭,沾了沾啤酒,用力地往小杏的後門裡插。



小杏把她的臉埋在林克胸前,羅埃開始抽送,我們則在一旁等著搞小杏的後門。



兩根陽具在小杏體內抽送,剛開始時很慢,後來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哦∼∼,用力∼∼用力!!」小杏哭叫道



羅埃沒有支持多久,他射精在小杏的屁眼裡,然後立刻起身,換米區上來搞,羅埃走到小杏的面前,想讓她用舌頭把自己的陰莖舔乾淨,小杏拼命地搖頭,不想碰這個剛插進自己肛門的陽具,但是羅埃抓住她的頭髮,硬是把陰莖塞進小杏嘴裡。



小杏的頭和尾都各插了一根陰莖,看超來就像一串烤肉



當她把羅埃的老二舔乾淨後,她向我們要了一罐啤酒,她開口時,嘴角還滴出一滴精液,滴在她的胸前。



羅埃拿了一罐啤酒送到她的嘴邊,小杏一口氣喝了半罐。



當米區也完事後,他同樣地到小杏的面前,把陰莖插進她的口中



當輪到艾爾時,他只要小杏口交,所以就該我來搞她的屁眼。



我從來沒有搞過女人的後門,所以我非常想搞小杏,我撥開她的屁股,看到她的肛門中流出一些白色的精液,而她的陰戶裡還插著林克的陰莖(林克一直插在裡面,也沒有抽送,就這麼插著),而她的屁眼還是開著的。



我想起這個女人在學校是如何的清高,我忍不住狠狠地把我的陰莖插了進去,小杏艱難地喘氣,我用力地開始抽送。



不久,小杏開始扭動臀部,迎合我的抽送,沒過幾下,她的身體開始痙攣,我本來以為我剛幹了一次,這一次會比較久,但是當小杏開始扭動屁股時,我忍不住抽陝得更快,沒多久,我又射精了。



她用嘴弄乾淨每根陰莖之間,都喝了不少酒,當我把陰莖從她屁眼拔出來插進她嘴裡時,她幾乎已經醉倒了,只舔了我的老二幾下,當喬治幹她的時候,她已經不省人事了,任由喬治猛力抽送。



當喬治幹完她,林克從小杏身下爬了起來,該他搞小杏的後門



他看著小杏的屁眼,咒罵道:「他媽的,這裡面這麼多精液,我不想搞這裡。」



所以林克改插小杏的陰戶,開始抽送…





當林克搞完,已經是十點半了,巴奇今晚一直穿著衣服,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沒有上來搞小杏。



巴奇從椅子下拿出一台拍立得相機,走近床邊,把小杏屁眼慢慢流出精液的樣子,拍了一張照片,然後要我們幫忙,把她翻過身來,讓她的臉朝上,兩腿張開,又拍了一張照片,然後又要我們所有的人,握住自己的老二,圍在她身邊,讓我們八條黑色的陽具,襯托她潔白、美麗的胴體,又拍了一張照。



「嘿,你能幫我拍一張我把老二放進她嘴裡的照片嗎?」小凡問道:「我想帶回去給我消防隊的朋友看。」



最後,我們每一個人都一個接一個的把陰莖放進小杏的口中,拍一張照片留做記念。



我們拍完照後,開始穿衣服準備離開,當我穿好衣服的時候,巴奇過來要我幫他把小杏送回家,他說他待會兒會送我回來開車,我們拿起床上的床單包住小杏,抱她上她的車,把她放在後座,我看到她的頭髮上都是汗水和精液,甚至還有些精液從她的雙腿間流出來。



我開小杏的車,跟著巴奇的車到她家,我很擔心我們到她家漁伬唌A她的丈夫已經到家了,但是巴奇向我保講,她的丈夫起碼還要一個小時才會回家,



當我們到了她家,巴奇去敲門,他告訴那個媬姆小杏身體不舒服,我們送她回來,並且打開小杏的錢包,給了那個媬姆一大筆小費。



在她回家的時候,她看到我們把小杏抱下車,當她發現床單下的小杏什麼都沒穿時,她嚇了一跳,但是什麼也沒說的離開了。



我們進了屋子,我本來要把小杏抱進浴室,幫她洗個澡,但是巴奇卻要我直接把她抱到臥房。



「如果她的丈夫看到她這個樣子,他會知道她被輪姦了。」我反對道



「那就讓他知道他娶了個什麼樣的爛貨吧,也許這樣對他比較好,」他反駁道:「讓這個白癡知道,他老婆喜歡被黑人幹,也許他早就知道了,我曾經看過許多小說,很多性無能的白人都喜歡看他們的老婆和別人性交。」



「我想你大概還想和她交往吧,你這麼一來,她也許再也不會和你說話,或者,他會告你強暴她。」



「那就是為什麼我故意讓很多人看到她和我一起走的原因,我會說有很多人看到她自願和我在一起,這是她主動要我們做的,當然我還會和她交往,你還不知道她是個色情狂嗎?巴克還有一次把她灌醉,在她家客廳搞她屁眼,搞完沒幾分鐘,她的老公就回家了,巴克躲在客廳的一落,動都不敢動,看著小杏的老公看著小杏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屁眼還慢慢流出精液。之後過了幾天,小可表現得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她對性已經上了癮,不過一個星期,她又會自己找上門來。」巴奇答道



巴奇把那張八根陽具圍著小杏的照片放在床頭,然後拿起小杏的唇膏,在她的胸前寫下「爛穴」兩個字,幫她蓋上被子,離開她家。





在之後的幾個月,我們確實又上了小杏,有一次巴奇拿一張小杏和整個足球校隊性交的照片給我看,他說他對球隊說,如果他們打贏比賽,他會安排一個慶功宴,請「乳」老師來助興,結果球隊辦到了,而他也說話算話。



又過了兩個月,一切都停了,小杏看來刻意疏遠我們,四個月後,我們發現了原因。



她懷孕了!



那年秋天,學期結束,她再也沒有回到學校,有謠言說她生下一個黑人的小孩,她的老公因此和她離婚,我們甚至聽到她搬到別的地方去了,而謠言中並沒有提到她生下來的那個黑人小孩到哪裡去了。



我還是一樣在教書,而且結婚了,過著單純的家庭生活,雖然我對我的老婆很忠實,但是我還是常常想起,我的處男交給了一個淫蕩的女人--小杏。





Ⅱ 老頭的女人



我不知道這是內疚還是什麼,也許巴奇把那天在旅館發生的事告訴了很多人,我覺得很多人都在看我,我在青春期的時候,常常是許多人注視的焦點,但是和這次不一樣,不論我走到什麼地方,身邊的人都會立刻停止交談,我走進教師休息室時,許多女老師都會立刻走出去,我的名聲在學校一向不好,但是現在更糟了。



我回去我的母校再進修,母校的事物都沒變,事實上,我喜歡回到這所大學來,許多不同的男人會比我先生更注意我、歡迎我…





這學期的最後四個小時,我決定待在我的辦公室,我不想再去教師休息室,每次我一去,女老師都會走光,而男老師們則是偷偷地看我,而且彼此耳語。



「到底怎麼回事?」韓瑞格走進我的辦公室說道:「我看到妳不在休息室,所以我想我在這裡可以找到妳。」



瑞格是少數幾個我先生的朋友之一,我和我先生常常去他家裡玩,他是一個白人,而他的太太薇拉則是印弟安人。



「我只是不想去,」我說道:「而且,我還要改學生的作業。」



「這是真的嗎,小杏?」



「你的意思是…?」我問道



「小杏,學校裡到處都是妳的流言…」



「什麼流言?」



「是有關妳和巴奇和他的一些朋友的事,有人還說他看到了照片。」



「照片!哦!天哪!我不知道還有照片。」



「杰克知道這件事嗎?」



「不,我想他不知道,我們的臥室很暗,他回來時沒有發現什麼,而當第二天他醒來前,我已經洗過一個澡了。」



「我沒有告訴他這件事,不過妳得小心點。」



「是的,我知道。」



「我也只是好意來告訴妳這件事。」



「那些傢夥過了不久,就會忘了這件事情的。」



「恐怕不會這麼簡單,妳有沒有見過薇拉的父親?」



「沒有,從來沒見過。」



「他是一個很有錢的印弟安人,他很會賺錢,他賺錢比他花錢還快。」



「他有把錢用在他女兒和你的孩子們身上嗎?」



「有,他住在山上的一座大農場裡,可是卻有司機和傭人服待他,生活相當豪華,他一個月只來城裡幾天,來看薇拉和我們的孩子,然後去城裡過夜,我常常幫他安排約會。」



「我想我知道你找我說話的原因了,只因為我和幾個男人過了一夜,你就把我看成是一個妓女!」



「可是我聽到妳向他們每個人收了五百元。」



「什麼?!我可沒這麼做!當天我應該是只和巴奇在一起,是我喝了太多的酒,巴奇才把那些人帶進來的,我根本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很明顯的是巴奇幫妳收了錢,不過,我還是認為妳會喜歡和查理在一起,他很有錢的。」



「我知道你還是把我當成妓女,我不會為了錢做這種事,我只是喜歡性交。」



「查理會有星期五晚上進城來,妳可以和他見面嗎?」



「星期五晚上?杰克明天要去波士頓,禮拜六下午才會回來,小孩子照例會去他爺爺奶奶家渡週末,所以星期五晚上我沒有什麼事,好吧!我會去。」



「他喜歡去一些豪華的地方,妳有晚禮服嗎?」



「我沒有,杰克從來沒有帶我去過那種地方。」



「別擔心,今天或明天下了課之後,我們去買一件,放心,他很有錢的。」





「這件衣服妳穿起來真美。」瑞格說道



「在公共場所穿上這件衣服我會不好意思的,胸口開到中間,我的胸部幾乎露了一半出來,而且還是露背的,露得這麼低,快看到我的屁股了,如果我穿這件衣服跳舞的話,一個不小心,我的乳房會露出來的」我說道



「這不過只是晚禮服的一種,妳不是很想要嗎?」他哄著我



「要,我想要!」其實我很想要,我一直很想要一件這樣的晚禮服。





我看著鏡中的自己,這件禮服是黑色的,非常美麗,這是一件禮物,因為我答應和瑞格的岳父見面,我沒有看到這件衣服的標價,但是我知道這件衣服一定很貴,我接下這份禮物,是不是代表了我是個妓女?我不知道,我心裡反而有一種邪惡的快感。



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我穿著這件衣服在房子裡走來走去,而杰克居然沒有注意到,他從來不注意我穿什麼衣服,所以我也不擔心他會發現有這麼一件奇怪又貴重的衣服在我的衣櫥裡,他從來不知道我有什麼衣服,每件衣服多少錢。



我聽到門鈴響起,我又看了鏡中的自己一眼,確定這不是一場夢,然後去應門,我見過薇拉,所以我以為我將看到的,是一個矮小的老印弟安人,但是我打開門一看,門外是一個穿著司機制服的高個子黑人。



「我是哈利,洪先生的司機,請上車,小姐。」他說道



他的舉止相當專業,但是我還是發現他在偷偷地上下打量我,我覺得我好像一絲不掛地站在他面前,我很快地關上房門,和他走向豪華的轎車,他幫我打開車門,我坐進後座,我很驚訝的發現洪先生並不在車上。「洪先生呢?」我問道



「我們現在要去旅館接他,他說他沒有親自來接妳,覺得很抱歉,因為他臨時有公事要辦,車子後面冰箱裡有香檳,妳要喝一點嗎?」他說道



「好的,謝謝你。」



哈利拿出一瓶香檳,並且打開它,我看到香檳瓶子上的標籤寫著「Dom Perignon」,很清楚地,這位洪先生一向只用最高級的東西;哈利倒了一杯遞給我。



「還有什麼吩咐嗎?」



「這樣很好了,謝謝你。」



哈利關上車門,走到車子另一側,坐上了駕駛座,駕駛座和後座是用玻璃隔開的,而且還有簾子可以拉起來,不讓前座看到後座的情景,不過現在簾子沒拉上,我發現哈利一直從後視鏡偷看我。



車子行駛得相當平穩,我啜飲著香檳,很奇怪地,車子開得很慢,而香檳也是很奇怪的東西,它看起來和汽水一樣,又冰而且會發泡,但是喝進口中卻變成熱的,我很快地喝完一杯。



「小姐,請您自己再倒一些酒。」哈利看著後視鏡說道



在我喝完第二杯的時候,我們到了飯店,我們把車停在飯店正門口,門童很快地迎上前要幫我開車門,但是哈利下車阻止他,要他通知洪先生車子到了,那門童向哈利敬了個禮,跑進飯店打電話,我又倒了一杯酒在車上等著,而哈利則站在車門前。



大約過了五分鐘,查理出現了,他慢慢地走著,門童幫他打開飯店的門,而哈利也同時開了車門,他穿了一件很棒的男士禮服,坐到我的身邊。



哈利關上車門,驅車前往俱樂部,在路上,我和洪先生略為交談,他問我為什為喜歡教書,而我則問著他農場的事情,在到達目的地之前,我們彼此又喝了不少酒。



當我們到了俱樂部下了車,我才發現查理身高不高,大約只有一百五十公分高,我穿上高跟鞋約有一百六十五公分,大約比他高一個頭,我們這種組合,看起來一定很奇怪。



當我們走進俱樂部,我覺得每雙眼睛都注視著我們,我還覺得我的乳房在走路的時候,幾乎要彈了出來。



我們進過晚餐後,查理請我去跳舞,我站起來時,發覺我已經喝了太多的酒,我幾乎站不穩了,不過我們還是下了舞池跳舞,查理太矮了,所以他的頭靠在我的胸前,埋在我的雙乳之間。



不久他居然用下巴頂開我的衣服,露出我的乳頭,並且開始吸吮我的乳頭,我的乳頭立刻硬了起來,在這麼多人面前露出胸部,讓我十分不安,我得阻止他。



「不要啦!別這樣。」我請他別這麼做





當我們離開俱樂部上了車,查理把我拉過去躺在他的大腿上,彎下身來吻我,他一隻手按住我的頭,熱情地吻我,另一隻手伸進我的衣服裡摸索我的乳房,先輕輕地撫摸,然後用力地捏,我的乳頭一直相當敏感,所以立刻硬了起來,我閉上眼睛享受他的愛撫,接著他解開我衣服背後的扣子,把我的衣服拉下來,一直拉到腰部,我知道哈利一直從後視鏡中。偷看我的胸部。



我們一直接吻了好幾分鐘,當車子停了下來,我透過天窗看到外面的景色,發現我們到了燈火通明的加油站,我注意查理正看著窗外微笑,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一個幫我們洗車窗的男人,看到了車內的景色,驚訝得合不起嘴來。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遮住我的胸部,但是酒精的作用讓我的手不聽使喚,於是我乾脆什麼也不做,讓他看個一清二楚。



最後,查理輕輕敲了敲車窗,讓那個男人回過神來,而此時,哈利還是不時地往後偷看。



我們離開加油站後,查理把我扶起身來,讓他能舔我的乳頭,就這樣,我們一路開到了我家,我一直是上半身赤裸地坐在這個男人腿上,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我這個樣子,因為很多時候,我都是閉著眼睛享受查理的愛撫,有一次我張開眼睛,我看到哈利在由後視鏡看後座的情形,臉上還帶著微笑。



過了不久,我們到了我家,哈利打開車門,我的扣子還沒扣起來,於是我緊抓著衣服,遮住我的胸部下車,查理和哈利和我一起走到門口,我一手抓著衣服,一手找著鑰匙,但是一直找不到,最後我索性放開衣服,露出我的上半身,專心地找鑰匙開門。



當時我心中還很希望我的鄰居看到半裸的我,後面跟的一個高大的黑人和一名矮小的印弟安人。



門終於打開了,我請他們進來喝點東西,我想走進廚房,但是查理一把把我拉進臥房,把我的禮服脫下,我身上只穿著吊襪帶、絲襪、內褲和高跟鞋,站在這兩個男人面前。



當查理脫下我的內褲時,哈利已經把他身上的衣服脫光了,我也一直沒有反抗。



查理拉我上了床,哈利一絲不掛地站在床邊,臥室的燈光使他黑色的皮膚看起來閃閃發亮,他的陰莖很大,起碼有廿五公分長,而且很粗,他如我願地站到我的兩腿之間。



我發覺查理的龜頭頂在我的臉頰上,他已經把他的陰莖掏出來了,他拉起我的頭髮,讓我把嘴湊近他的龜頭,我張開嘴,把他又小又軟的陰莖含進口中,用盡全力吸吮,而哈利這時候把他的龜頭頂在我的陰戶上,讓我熱得要命,當他把陰莖插進我下體時,我忍不住輕輕咬了咬查理的陰莖。



查理的陰莖在我口中越來越硬,當它完全硬起來時,它的大小只有哈利的一半,他興奮地在我口中抽送,我往上看,看到他正在對我微笑。



「我很喜歡看黑人幹白人妓女,這會讓我高潮。」他一邊說道一邊抽送



查理一直往我嘴裡頂,我知道他想插進我的喉嚨,於是我慢慢地放鬆肌肉,讓查理插得更深,這個時候,每當哈利從我陰戶抽出陰莖的時候。查理就往我口裡插得更深。



我感覺哈利的陰莖把我的陰戶撐開,感覺很痛,但是他越幹越用力,我幾乎不能呼吸,他的陰莖好硬好長,搞得我喘不過氣來,在我高潮的時候,查理把他的陽具頂進我的口中,我幾乎要窒息了,但是他們兩個還是一點也不在乎地玩著我的身體。



當我覺得我快昏過去時,哈利抽送得更猛烈了,我不知道我還受不受得了,但是我卻不希望他停下來,查理也是一樣,他插進我的喉嚨裡。



忽然查理射精在我嘴裡,精液射出來時了我一跳,我噁心地差點吐出來,我一邊咳嗽一邊讓他射精在我的臉上,他射在我的嘴唇、眼睛和頭髮上,搞得我很狼狽。



我滿臉精液的樣子,一定讓哈利很興奮,我聽到他呻吟,然後感覺到一股熱熱的暖流衝進身體裡面,他射在我體內了。



哈利把他的陰莖拔出來時還是硬的,我翻過身去喘口氣。「很好,自己會翻過身去,我還要幹妳的屁股。」哈利說道我不禁發抖,並不是我害怕他用他那大肉棒搞我,而是我太喜歡肛交了,而且他那命令的語氣,也讓我無從反抗。



當我唸大學還是個處女的時候,我像其它女孩子一樣害怕懷孕,不願意做愛,但是那時我的男朋友告訴我,讓他搞屁股的話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我考慮了一會兒,就同意讓他肛交,他做了充份的準備,也有充份的潤滑,那一次的感覺非常棒,是的,我第一次的肛交就有好幾次高潮,我發現我很喜歡肛交,直到最後我才發現,許多女人是不做肛交的。



過了幾個星期,我要我那男朋友真的和我性交一次,從此之後的一個月,我和五個不同的孩子上床,從此,我的艷名遠播,男人一個接一個地和我上床,不停有人介紹處男和我性交,那就是我在大學的日子。



最遺憾的是我沒有嚐過輪姦的滋味,很多時候都是我昏過去或是喝醉不省人事的時候,他們才輪姦我,或是搞我的屁眼,第二天,我發現身上的瘀痕和牙印後,才知道自己被輪姦了,但是感覺很好。



「太好了!繼續搞她的屁眼吧!我付過錢了!」查理說道



我討厭他這麼說,但是他說得沒錯,我是收下了禮服,但是這禮服是為了和他見面才穿的,但是也沒錯,那件衣服確實也可以當成幹我的代價。



我擡起我的屁股,哈利把他的手指插進我的陰戶中,然後把手指上的愛液抹在我的肛門上,當他的手指碰到我的肛門時,我不自主地緊縮肛門,不過他還是硬把他的手指插進我的屁眼中,撐開我的肛門。



接著他又把他的陰莖插進我陰戶裡抽送,沾滿我的愛液後,再把陰莖插進我的屁眼裡,眼淚不由自主地從我的臉上滑落,我抱緊枕頭,把頭埋在枕頭裡。



「我真是不敢相信,我的陰莖居然能整個插進這個婊子的屁股裡,所有的女人,就算是妓女,也從來沒有一個人的屁眼能夠讓我全部插進去!你說她是個老師,那麼她一定是專門教性教育的權威。」哈利說道



「操!我也從來沒看過這麼精彩的表演。」查里說道



哈利開始抽送,剛開始的時候很慢,後來越來越快,我發現我一邊承受著這種略帶痛苦的快感,一邊抱著枕頭尖叫,而且我的高潮一直連續不斷,他的陰莖一直在我的直腸內快速進出,我的汗浸濕了枕頭。



不久我失去了知覺,當我恢復知覺的時候,他們兩個已經穿好衣服準備離開,我想要起來看他們走,但是我連動也不能動,我的腿幾乎失去了知覺。



「我會再打電話給妳。」哈利說道



瑞格曾經告訴我,查理不會找同樣的一個女人兩次,但是我想就算沒有他,我也可以再和哈利性交。



「你知道我的電話嗎?」我問道



「當然,我已經抄下來了。」他說道



當我聽到他們開門離開後,我伸手打開燈,我看到有兩萬元放在床頭,查理說得沒錯,他付過錢給我了。





Ⅲ 加油!!加油!!



今天是星期一,我一邊看著我的公文,一邊走向教室。太棒了!學校的美式足球隊得到了冠軍,這真是好消息,球隊中有好幾個人曾經是我的學生,我真為他們感到驕傲,我並不是很喜歡看足球,在比賽開始前,他們每天在我窗前的操場上練習,我常常在窗前,看著他們穿著緊緊的短褲練習,我一直注意著他們的褲襠,他們之中有不少人的褲襠是特別隆起,其中大部份是男人,有一次,當我汪視著他們的時候,他們的教練--巴奇走了進來。



「嗨,寶貝,妳好嗎?」巴奇說道



當我的先生出遠門時,巴奇是我的臨時情人,上個月,他安排了一群人來輪姦我,這件事在學校裡傳開,可是我一點也不在乎。



我唸高中時,還是一個沒有人追的醜小鴨,上了大學後才變得這麼美麗,當我失去處女後,我來者不拒地和許多人性交,許多人知道我的酒量不好,但是又喜歡喝酒,我喝醉之後,可以讓他們為所欲為,他們有些人還會特別找一些處男來上我,之後常常有人找我去參日派對,我是其中唯一的女性。



當我第一次參加只有我一個女性,其它都是男性的派對時,我一開始很不安,想要回家,他們一直灌我酒,把我弄醉,有人叫我跳脫衣舞,於是我不自主地開始跳舞,當他們開始大喊「脫!脫!脫!」時,我也笑著開始脫衣服,當我把衣服脫光後,他們帶我到臥房,然後排隊來上我。



第二天早上,我對昨晚的事覺得很丟臉,但是很快就忘了,而且也有越來越多的人約去去參加派對,我的名聲越來越糟,但是我的身邊永遠不乏男人,當然,也沒有人願意娶我這種名聲不佳的女孩,這意味著,我得在學校以外的地方找老公。



我遇到杰克--我現在的丈夫,是在我昇上三年級的那年暑假,他在一所大學讀工程,我是在學潛水時認識他的,而不是在派對上,我們認識了一陣子後,我知道他是作老公的最佳人選,在我的刻意安排下,我們正式交往。



交往了沒多久,他開始每晚十點左右都帶我去汽車旅館開房間,我在和他開完房間後,他回家,我則偷偷去參加派對,徹夜狂歡,我幾乎都是這樣渡過暑假,直到暑假結束,他吻了我,和我渡過暑假的最後一夜。



我們回到各自的學校,從此雖然相隔千里,但是仍然持續通信,第二年的暑假,他向我求婚,帶我去見他的父母,後來我在聖誕節前嫁給他,我渡完蜜月後回到學校繼續唸書,但是一回學校,馬上就有一大群男生為我辦派對慶祝,這件事我從來沒有告訴我先生,我的先生也從來不知道我的過去,當然,我也不會告訴他。



畢業之後,我們終於住在一起,我唸大學時,曾經玩過一些很大的老二,但是杰克廿五公分的陰莖,還是讓我很快樂,我安心地做一個標準的家庭主婦和女老師,,就這麼過了三年,我們的女兒已經夠大了,而我的慾望也日益增長,去年秋天,我和學校一位白人副校長發生了關係,我們交往了一個半月,直到他的老婆到我家抓姦,我們的關係才中止,而這件事也傳了出去,也是因為這樣,巴奇才搭上我的。



「很好,巴奇,球賽結束了,你打算做什麼?」我說道



「還有其它的球賽啊,」他說道:「籃球球季就快來了,不過,我想和妳談談足球隊的事。」



「哦,足球隊和我有什麼關係?我教過的那些學生都已經不在我班上了,他們都升級了。」



「他們在比賽中的表現很好,所以他們該得到……一個獎勵,」他慢慢地說道:「妳願意去表演來獎勵他們嗎?」



「我想你是太看得起我了,不過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說道:「我不可以和學生發生關係的,這樣會讓我被開除的,除此之外,那些學生知道我的私生活嗎?」



「哦,他們之中有些人早就知道了。」他說道



「什麼!?」我尖聲問道:「誰知道了?怎麼知道的?」



「球隊中的幾個最佳球員,」他說道



我知道他指的是誰,因為那幾個明星球員就是那幾個黑人學生



「我把我們上次旅館拍的照片拿給他們看過了。」



我一言不發地想著這件事,上次我喝醉了,不記得拍了什麼照片,照片不像謠言,謠言我可以不理會,但是照片可不一樣了,如果流了出去,我在這個地方就不能立足了,而且可能會有種族岐視的白人對我不利。



「你有把照片拿給白人學生看嗎?」我問道



「當然沒有,」他說道:「妳以為我有這麼笨嗎?」



「那麼那些老師們呢?」我試探地問道



「我信任的那些老師們,那天晚上都在現場,不會傳出去的,」他向我保證



「這個周末我不能去,因為杰克要再過幾個禮拜才會出差。」



「難道妳不能找一些理由出門嗎?」他問道



「當然可以,我會告訴他,我要去參加一個派對,被一群男人輪姦直到淩晨三點再回家。」我說道



「也許妳這麼說,會讓他很興奮哦!」他建議道



「才不會呢,杰克是一個很保守的人,他一個星期和我作愛的次數都是固定的,」我說道:「如果我可以去被你的那些學生幹的話,我會告訴你的。」



「我知道妳會去的,我等妳!」





那天晚上我在準備晚餐時,電話響起,杰克從椅子上站起來去接電話,他接電話時一直點頭,一直回答ok,然後掛上電話。



他走到我身後抱住我,說道:「是公司打來的,我星期六早上要出差,星期天才會回家。」



原本他出差,我待在家裡會很無聊,但是還好,我有事情可做,而且他的父母每個星期六,都會帶我們的女兒去他們家,我想到我可以去參加派對,不由得興奮起來。



第二天早上,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巴奇。





我開始想著那些男孩們會怎麼輪姦我,我在結婚前不曉得被多少年輕男孩搞過,當他們姦淫過我後,我總是會覺得很羞恥,但是卻又很舒服,每次一些男人脫光衣服站在我面前時,我都會失去控制,他們不停地玩著我的嘴、陰戶和肛門…



我的記錄是同時和廿個男人狂歡,那次是一個朋友邀我去參加一個告別單身漢的派對,因為他們找不到專業的脫衣舞女郎,所以他們要我去兼差。派對由晚上八點開始,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我在淩晨兩點時,就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了,但是他們還是一直幹了我兩三個小時,不甚至不知道他們一共幹了我幾次,我只知道一直有人幹我,在他們幹完我後一個小時,我醒來了,我一絲不掛地躺在旅館的床上,房內只有我一個人,我的胃裡、嘴裡都是精液,我不知道我到底吃進了幾加侖的精液。



我是一個女權份子,但是在性方面,我喜歡男人支配我,我願意服從任何男人,或許我有一點被虐待的傾向,任何人都可以用最骯髒的方式姦淫我,我並不喜歡受到傷害,但是在性裡加上一些痛苦是非常刺激的。





我和巴奇約在一家酒吧會面,他向他的朋友借了一間房子,我不想把我的車和他的車一起停在那幢房子前面,那會引人閒話的,所以我把我的身份證和錢包留在我的車上,讓巴奇載我去附近的一個黑人社區,這個地方我從來沒來過,社區比我想像得還糟,我們借的是一間老木屋,還好那個地方很暗,所以我看不到這個地方的外觀有多爛。



我們走過房子破爛的門廊,巴奇拿出鑰匙打開門,我們走了進去,房子裡面非常破爛,壁紙天花板和牆上剝落,到處都是灰塵,我不敢碰任何東西,或是坐在任何地方。



他帶我走進廚房,流理檯上放了三個大冰桶,裡面裝滿了啤酒和冰塊…



我一口氣灌了兩瓶啤酒,以安撫我不安的情緒,當我打開第三罐時,巴奇說道:「妳最好把衣服脫了準備一下,再過幾分鐘他們就到了,妳在臥室裡待著,直到我帶妳出來。」



我點點頭,走過客廳走進臥室,這個臥室真是太髒了,這是一個男人的臥室,也是一個女人的惡夢,我好想把所有的東西都弄乾淨。



當我關上門的時候,我聽到有人走進客廳。



這個房間的窗戶連窗簾也沒有,不過我在床頭看到一條潤滑劑,那張床上只有一張髒髒的床墊,我打開衣櫥,想找到一些東西舖在床上,但是只找到一張有破洞的小薄被,那根本沒有,我又在衣櫥中找到一件男人的襯衫,這件衣服很寬,可以當成睡袍,我關上燈,開始脫下我的衣服。



當我脫光我的衣服,我穿上那件襯衫和我的鞋子,那件襯衫的主人一定是個矮子,襯衫短得前面遮不住我的陰毛,後面遮不住我的屁股,我的高跟鞋雖然很高,但是至少可以不讓我踩到這個骯髒的地板,我坐在黑暗中的床上,不知道我到底在這裡做什麼,我為什麼讓自己做這種瘋狂的舉動,但是我一想到有好多年輕又強壯的小男孩要對我做的事,我感覺我的陰戶開始濕了…



我聽到前門一共開了六次,然後我聽到一個腳步聲接近臥室門口,門一打開巴克走了進來。



「為什麼把燈關了?」他一邊說道,一邊打開燈



「這個窗戶沒有窗簾。」我說道



「別管那個了,妳準備好了嗎?」



「我想可以了。」我說道



「那就過來吧,」他說道



我下了床走向他,走到他面前時,他讓我轉過身,拿了一個東西遮住我的眼睛,綁在我的腦後。



「這是什麼?」我緊張地問道



「嘿!他們都只是小孩子,他們很害羞,而且怕妳看到他們,」他說道:「而且,妳希望看到他們之間有妳的的學生嗎?」



他說得沒錯,我正要和學生性交,這樣萬一出了事,我可以否認我知道他們是誰,而且,不知道誰上來幹自己,也是一個很刺激的點子。



「哦,我忘了告訴妳,我答應了我那個借房子給我們的朋友可以來幹妳,他叫阿西」他說道:「妳不介意吧,我的意思是,妳又多了一根老二可以幹。」



很好,我又多了一條老二?



他把我的眼睛遮好,然後把我身上的襯衫扯掉,拉著我的手臂,讓我一絲不掛地走進客廳,客廳裡立刻響起男孩們的口哨聲和歡呼聲,我知道他們已經看到赤裸裸的我了,我覺得很不好意思,想用手遮住我的乳房,但是巴奇把我的手肘用力拉到背後,讓我把胸部更挺起來。



「我說話算話,孩子們,她來了!」巴奇說道



屋內又傳出歡呼聲,我雖然蒙著眼睛,但是我還是可以感覺到拍立得相機所發出的閃光燈燈光。



「不要照像,拜託」我輕聲對巴奇說



「他們當然會拍照,」他說道:「他們要記得這個晚上,放心好了,沒有人會把照片拿給妳丈夫看的,這只是做個紀念而已。」



我很擔心,但是我也沒辦法阻止他們



「好了,全部坐好,」他說道:「要開始上課了。」



室內的人都安靜下來



巴奇走上前說道:「我知道你們有些人還是處男,也知道有些人上過了你們的小女朋友,不過你們大概從來沒有看過一個真正的女人的完美胴體,所以,今天我要在這裡為你們上一課女性的生理學。」



我的臉更紅了,巴奇居然要拿我的身體當教材,教這些男孩們認識女性的身體,把我的身體每個部份,詳細地講解給每個男孩聽。



「這就是女人,」他大聲道:「她不像你們那些沒有屁股,沒有胸部的女朋友。」



「這是乳房,」他握住我的乳房說道:「有人叫它奶子、咪咪,你摸它的時候,女人會非常興奮,興奮的時候,女人的奶頭會硬起來,你們看,我才這樣摸著她的乳房和你們解釋,她的奶頭就硬了起來,你可以舔它們。」他一邊舔我的乳頭,一邊說道:「你還可以用吸的,或是輕輕咬她的奶頭」



他一邊向那些男孩解釋,一邊咬我敏感的乳頭



我一直聽到相機拍照的聲音,聽起來起碼有三台拍立得相機,另外還有一台相機的聲音,像我先生那種裝底片的理光牌相機。



我怕他們把照片寄給我的先生看,不過我卻又發現,讓一群人拍著裸體照,會讓我更興奮。



我其實很喜歡拍裸體照,唸大學的時候,我曾經讓我一個男朋友幫我拍裸體照,照片拍出來很美,而且照片中我的臉略為模糊,他甚至把那張照片放大,掛在他房間的牆上。



當然,我的先生也拍過我的照片,我們家裡有一間私人的暗房,所以什麼照片都可以拍,他把我的裸體照放講他的皮夾裡,我很希望他把這些照片拿給別人看。



「你不可以咬得太用力,否則會咬傷她的,而且這對下一個人來說,也太髒了。」他說完,室內一陣哄笑,他繼續道:「你還可以捏它們、拉它們,」(他扯我的乳頭時,我不自主地發出一聲呻吟)「或者你可以緊緊抓住它們以防止自己跌下床。」男孩們笑



















0.017195940017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