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玲瓏孽怨 1∼79章(全)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icemen00 於 2014-11-11 12:05 編輯

作者:rking

第一章 招狼入室

蘇州城外,鐘鼓齊鳴。趙大老爺贅婿入門,好不熱鬧!

趙家是蘇州一霸,這趙昆化表面上是一個富賈,暗地裡卻是龍神幫的幫主。該幫燒殺奸掠,無惡不作,長江中下遊數省都是他的勢力範圍。自起家至今也有二十多年了,蘇州百姓久而久之也就清楚了其底蘊,只是懼他勢大,又與官府過從甚密,奈何他不得。

新郎官成進近年在龍神裡幫春風得意,文爭武取,率眾連並十數個小幫派,立下大功。他長相英俊瀟灑、為人慷慨豪爽,不僅武功在幫中數一數二,智謀也非泛泛之輩可及,對趙昆化更是顯得一片赤誠。趙昆化當他是本幫千古難逢的奇才,甚得歡心,於是將次女趙霜靈嫁了給他,一來以資鼓勵,二來也讓他安家於斯,不致妄生二心。今日便是大喜的日子。

酒冷羹殘,成進醉熏熏地被扶入洞房。

燈下的新娘子格外嫵媚,成進暗暗心喜。一把抱住,除下她的鳳冠,將她壓在身下,雙手便不安份地摸向趙霜靈的胸前。

趙霜靈的父親雖是大盜,但在家人面前卻只是以商人面目出現,趙霜靈今年長到一十九歲,只隱隱覺得父親未必是安份良民,還不清楚老父原來是臭名昭著的龍神幫幫主。霜靈從小知書識禮,儼然大家閨秀模樣,是遠近聞名的美女。

成進的手隔著衣服揉搓著她的乳房,趙霜靈滿面飛紅。明知從今起自己就是他的人了,但不免害羞,還是不自覺地推開成進的手:「不要……」

成進哪裡肯聽,雙手更是不安份,左手嗖地從她襟下伸進,握住趙霜靈的玉乳。只覺霜靈的乳房光滑堅挺,他一隻大手剛好整個握住。於是抓住左右揉搓,中指已摸到乳頭上,輕輕抹了幾抹。

趙霜靈本已滿面飛紅,給他再這麼一弄,頓時全身趐軟,兩手忙按住已入侵到衣服裡面的淫爪,奮力掙扎。她身體一翻,坐起身來。

忽然頰上一熱,一記耳光已重重打在臉上。只聽成進怒喝道:「你是我的女人,竟敢不聽話?」趙霜靈不料丈夫竟然如此粗暴,心中一酸,汪汪淚下,不敢則聲。

成進又是一記耳光過去,喝道:「不許哭!」趙霜靈一怔,忍住抽泣,低聲說:「你……你就不能溫柔一點嗎……」

「哼,我自己的女人,想怎麼搞便怎麼搞,把衣服自己脫了!」

「我……我……」一個好好的玉面郎君突然大發獸性,趙霜靈頓時顯得手足無措,鼻頭一酸,又要哭出聲來。

成進見她還沒遵命,舉起手掌作勢又要打。趙霜靈忙道:「別打……我求你了,別打……我……我……我聽說就是……」無奈只好伸手去解新娘袍的扣子。

想趙霜靈平日在家便如一個小天使相似,奴僕婢女對她不敢稍有辭色,父母更當她是掌上明珠,說話從沒重過。這時突然冒出這個夫婿凶神惡煞般的,粗魯無比,心下更是委屈。何況自己冰清玉潔的女兒身,要自行暴露在男人面前,雖說是自己的丈夫,但也不免極為害羞。手下扭扭捏捏,淚汪汪的一雙大眼睛望著成進,哀怨的眼神就如在求他懂得憐香惜玉一樣。

成進卻不吃這一套,眼見她慢吞吞的,又是喝道:「快點!」作勢又要打。

趙霜靈無奈,慢慢解開衣裳,將上衣除下放好在床旁的椅子上,回頭又望著成進。

成進見她雙臂粉白,肚兜上胸前突出,早已按捺不住,一把撕去她的小紅肚兜,將她抱在身前,雙手分別抓住趙霜靈一對椒乳,用力揉起來。

這次趙霜靈不敢再動,聽任他擺布。成進見她就範,心中大喜:「這娘兒看來不難搞定。」兩手捏著她的乳頭,轉起圈來。

趙霜靈「啊」的一聲,一種從來未有過的感覺擴散到全身,滿面通紅,又求道:「別這樣……我……我……」

「你怎麼?很舒服是不是?」成進在她耳邊說道,一隻手突然伸到她褲子裡面,穿過黑森林,中指按到趙霜靈陰唇上,輕輕摳了一摳。這一下趙霜靈更是受不了:「嚶」的一聲,身體輕輕扭動。

成進說:「你把褲子脫下來。」將手縮回,推她坐起來。

趙霜靈紅著臉,慢慢脫下褲子,露出雪白的屁股。她仍將衣服放在椅子上,回頭瞟了成進一眼,臉上又是一紅,忙轉過頭去。原來成進也已脫光了上衣,臉上現出怪異的笑容正望著她的裸體。趙霜靈「啊」的一聲,雙手抱膝,身子縮成一團。

成進去扳她雙手,卻扳不動,回掌在她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喝道:「把手放開!坐起來!」見趙霜靈身體抖了一抖,聽話地將手放在身旁,就笑了笑,伸手到她陰阜上按著她的陰毛搔了搔,又在她的陰戶上一抹,笑道:「這才乖嘛,來幫我脫衣服。」說完向後一躺。

趙霜靈不敢違抗,只得伸手拉鬆褲帶,連同裡面的底褲向下一拉。只見一條紫紅的大肉棒跳在眼前,連忙閉上眼睛,將他的褲子脫下,捂面坐在一旁。

忽覺乳上一痛,已給成進拿在手裡,頭髮也被另一手抓住,身體一斜,連忙張開眼睛,只見那肉棒已點到她鼻端,一股男人的體臭直湧入胃。「先拿你的小嘴給我服務一下,把嘴張開,含進去,用舌頭好好舔舔。」

趙霜靈忍著淚,依言照做。成進一邊發號施令,教她吹喇叭的技術,一邊在她雪白的身子上下其手。趙霜靈只覺口中之物捅得她喉嚨很不舒服,幾欲作嘔,身上又給摸來捏去,一雙手掌一會抓她乳房,一會摸她下身,感覺怪不可言,羞恥無比。身體輕輕扭動,卻躲不開這對淫爪,心內氣苦,卻只得任他玩弄。

看著趙霜靈賣力為他口交,一股不可名狀的復仇快感在胸中騰起,他暗暗咬牙道:「趙老兒,走著瞧,我要你家的女人都成為我的性奴隸!哈哈!」八年前的一幕,又是歷歷在目……

他原名慕容進。八年前,他是武昌府數一數二的門派「春華門」的掌門的公子爺。他父親慕容櫳在江湖上頗具俠名,與妻子楊綃玲合稱「玲瓏雙劍」,名震江湖。那年他十五歲……



第二章 滅門慘禍

那一日午後,他正在午睡,突然母親將他叫醒,捂著他的口說:「外面來了敵人,你別作聲。」抱著他便跑。剛剛跑到大廳,便聽見外面人聲喧譁,母親一急,躍上大廳正面的「俠義世家」的匾額,將他放在匾後,低聲說:「進兒,你一定要想辦法逃走,將來給我們報仇!慕容世家一點血脈,萬萬不能斷。衡山清梢寺的智空方丈是你堂叔,你去找他。記住,萬萬不可以身犯險,慕容世家今日的大仇,能不能報就全靠你了。」說完,提劍躍下,向廳外奔去。

成進心中困惑,不及多問。心想父母武藝高強,怎麼會怕成這樣?

卻聽外面一聲長笑,成進探頭望去,只見父親滿身血汙,與母親並肩,已退入大廳之中。跟著呼啦啦一下踴進十幾人,都是手持長劍,圍成一圈,將玲瓏雙劍圍在中央。成進大急,便想躍下與父母並肩作戰,突然聽到母親說話:「你們殺了我們幾十條人命,此仇春華門一定會報的!」

成進心中一凜,知道母親此言乃是向自己而發。當下屏住呼吸,將頭縮回匾後,心想難道家裡幾十口人已盡數遭難?心中心急如焚,卻竭力忍住。

慕容櫳厲聲道:「閣下是什麼人,我們春華門自問與你們素不相識,無怨無仇。今日之事,卻為甚而來?」

只聽又是一聲長笑,一個粗濃的嗓音說:「等一下你就知道了!玲瓏雙劍?嘿嘿!拿下!」一陣兵刃相交之聲驟起,半晌一聲慘呼,成進聽得母親大喊「櫳哥!櫳哥!」心下大急,又探出頭來。

只見廳中一片狼藉,父親一隻手臂已給斬落在地,正坐在地上,背靠著柱呼呼喘氣。母親卻給幾把長劍架於頸中,束手就擒,但口中猶自叫駡,嚷道:「我要報仇!我要報仇!」

成進心中一片刀絞,知道母親在不住地命自己要保住性命。明白自己此刻躍下,只是徒然送死。但父母遇險自己卻要迫自己袖手旁觀,難受之極。當下咬緊牙根,將衝動生生壓住。

只見那匪領拍了拍手,外面又進來幾個賊人,其中一人肩上負著一個女子,走到楊綃玲面前擲下。成進心中又是一痛,那女子雙手反綁,衣服已給撕得破破爛爛,正是自己的姐姐慕容嫣兒。楊綃玲叫道:「嫣兒!嫣兒!你們想幹什麼!放開我女兒!」

那匪首一把抓起了嫣兒,撩起她下巴,見她艶麗的俏面是淚珠點點,更顯嬌美。淫笑道:「聽聞慕容家的大小姐是湖北第一才女,吟詩作對本領很不錯,原來長得更妙!」另一人道:「嘿嘿,這小妞還號稱武昌府第一美女呢,果然名不虛傳……今天弟兄們都能快活快活,哈哈!」眾賊一齊大笑。

楊綃玲雙手也已給反綁,一聽這夥人要劫色,大驚失色,求道:「大爺,你們人也殺了,錢也拿了,就放過我女兒吧……」

那匪首又是大笑,不去理她,雙手幾下拉扯,將嫣兒的衣服盡數撕爛,只剩得幾條細細的破布條掛在身上,玲瓏凹凸的處女玉體盡收眼底。嫣兒奮力掙扎,但她雖學過一些武藝,但力氣始終與那匪首相差遠甚,幾下努力毫無作用。

那匪首聽任她掙扎,雙手在她雙乳上撫摸,突然使力,將一對原來圓鼓鼓的豐乳捏得扁扁的,哈哈大笑。嫣兒既羞且痛,大聲哭了出來。

楊綃玲眼見女兒受辱,拼命掙扎,但雙手被緊緊縛著,又給兩個歹徒捉住,掙扎不動,口中直叫「住手!住手!你這禽獸,住手!」突然肚上挨了一拳,卻是左邊一名歹徒打的,楊綃玲又是大駡,哪裡肯住口。

那匪首自然不住手,一隻手更侵到嫣兒下面,撩弄著她的外陰。嫣兒滿面羞紅,兩腿緊並,那匪首用力一扳,便將她左腿拉開,命一名歹徒將左腿綁到嫣兒的左臂上,然後如法炮製,將嫣兒的右腿右臂也綁在一起。這樣嫣兒門戶大開,雙腿被大大地分開,把處女的陰戶暴露在眾多色迷迷的眼睛之下。

那匪首「哈哈」一笑,將嫣兒轉過來,讓她正面對著自己。只見嫣兒俏面漲得通紅,淚花點點。他又是一陣大笑,將二隻手指在自己舌頭抹了抹,沾了些唾沫,在嫣兒的陰道口磨來磨去,兩隻手指輪流摳起她的陰道,連聲道:「好緊好緊!」

突然腰上一痛,險些摔倒!回頭一看,原來是楊綃玲心急女兒,拼命掙扎,混亂中飛出一腳將他踢中。那匪首一聲冷笑,說道:「阿虎,把這婆娘剝光,吊起來!」眾賊齊聲起哄。

那叫阿虎的走到楊綃玲面前,淫笑道:「當年艶名轟動江湖的冷面雙艶,雖然現在老了一點,風韻猶存嘛,哈哈!」楊綃玲未嫁時與妹妹楊緗玲在江湖上以冷艶得名,不知迷得了多少少年英俠,現在雖已三十七歲,但確是風韻猶存,苦戰之後衣裳散亂,雪白肌膚若隱若現,更添萬種風情。

「嘶」的一聲,楊綃玲的衣服給撕去了一幅。

成進嘴唇早給咬破,鮮血直流,但他猶自不覺。心中只念:「我不能死……我要報仇……我不能死……我要報仇……」

忽然又是一聲慘呼,原來慕容櫳見愛妻受辱,不知哪兒長出一股力氣,撲向眾匪,但又給斬斷了另一隻手臂,血流不止,癱在地上,奄奄一息。

那匪首抱起了嫣兒,走到慕容櫳面前,笑道:「你很想知道為什麼嗎?很簡單:你老婆女兒長得漂亮啊……我很想幹一干!哈哈!我馬上給你女兒破瓜給你看,啊?哈哈!」掏出肉棒,對準嫣兒下身搗下。

慕容櫳只聽得女兒一聲大叫,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往後便倒,一動再也不動了。

那匪首瞟都不瞟他一眼,抽出肉棒,只見上面點點落紅,心中一喜,將其再度進入嫣兒的小穴,也不管乾燥狹窄的小穴扯動給嫣兒的陣陣劇痛,狠狠抽插起來,只奸得嫣兒慘叫之聲大作,身體不停扭動掙扎。

旁邊楊綃玲已給剝光了衣服吊了起來,十幾隻手在她身上亂摸,陰戶給三隻手指抽插著,連屁眼也給一隻手指侵進,混亂中濃密的陰毛也給拔去幾根。她目睹丈夫慘死、女兒被強奸,心緒大亂,身體不住發抖。

那匪首瞧了她一眼,一面奸著身下的美少女,一面說:「你女兒可真是萬人難得一遇的名器啊,好爽!冷面雙艶果真名不虛傳,生下這樣的好女兒!哈哈哈哈!好爽!」只覺嫣兒的陰道壁不停緊縮,奇爽無比,不一會終於忍耐不住,抽出肉棒,將精液都射在嫣兒的身上、臉上、乳上,點點滴滴。

「讓這小妞休息一下,要幹她的排隊,一個一個慢慢來,這麼好的名器可別幹壞了,要留著慢慢享用!」眾賊說聲是,七嘴八舌討論起輪奸次序來。嫣兒臉上淚珠如雨下,輕輕喘息,下身紅的白的,一片狼藉,卻是動彈不得。

楊綃玲聞言,又是大駡起來,聲音淒厲。那匪首冷笑道:「鬼叫什麼?輪到你了,不如留些力氣來叫床吧!」又叫道:「阿茵進來!」門外一個女聲應了一聲,走了進來。

那女人與眾賊一般的裝束,只是頭上花枝招展,表明女人身份。那阿茵二十四、五歲年紀,容貌清麗,走到匪首面前。

那匪首說:「過來給我吹!」褲子也不穿回,徑自走到楊綃玲身前。阿茵跟著他走,那匪首一停步,便馬上跪下,張口將那還濕淋淋的肉棒含入口中,吸吮起來。

楊綃玲雖已婚多年,但卻沒試過口交,見了阿茵這情狀,呆了一呆,暗駡一聲「賤人」,便閉上眼睛。

那匪首自然沒放過她,扛起她的一條腿,三隻手指便直插入楊綃玲的陰戶,轉動進來。「嘿嘿,果然也是一個名器,生過孩子還這樣緊!」另一隻手卻拿住她的一隻乳房,狠命揉搓。


第三章 廿年登徒

楊綃玲沒法抗拒,屏淚忍住,便當身體不是自己的。但一陣陣趐麻的感覺連綿不絕,豆大的汗珠滴滴而下,性愛的衝動卻是給撩起了……

那匪首也感覺到這一點,哈哈一笑,手指運動更快,片刻間楊綃玲便氣喘連聲,不能自己。那匪首道:「行了,阿茵。」剛剛幹過一炮的肉棒又沖天怒舉。阿茵從口中退出肉棒,仍跪在一旁。

那匪首將手指抽回來,只見上面已是濕淋淋的了,笑道:「冷面雙艶?還不也是淫婦?哈哈!」將手舉到楊綃玲面前,將淫水都抹在她臉上。楊綃玲又羞又憤,想到兒子正在上面看著這一幕,別過頭去,含淚不語。

匪首又是一笑,將肉棒抵在楊綃玲下身,頂了進去……

楊綃玲眉頭一皺,咬牙忍住。忽聽那匪首說道:「嘿嘿!你不是說過我碰你一碰都是癡心妄想麼?現在如何啦!」用力一挺,直搗花心。

這下楊綃玲可禁不住:「啊」地叫出聲來。頭腦中卻是靈光一閃,想起一個人來,驚叫:「你……你是……」

「嘿嘿!想起來了嗎?現在我操你操得爽不爽啊?哈哈!告訴你也不打緊,我叫趙昆化!」加大抽插力度,下下著肉。

這一輪急攻直搞得楊綃玲氣喘連連,淫聲大作,但腦中卻回想起二十年前的一節……

那時楊綃玲與妹妹楊緗玲均出道不久,但在江湖上已是艶名遠播,追求者甚眾,而更得不少好色之徒的窺視。有一名采花大盜每次作案後,總在受害女子的陰戶中插上一支旗子,赤身裸體地吊在城�或大路的樹上,旗面上寫曰:「下一個楊綃玲」或「下一個楊緗玲」。那些女子既受奇辱,多數以自盡結終,凡十數例。於是一時間該無名大盜名聲大噪,俠義之士數次合議協攻,均不得其法而不了了之。

待到那大盜終於面向楊氏姐妹下手時,卻陷入她們早已布下的陷阱,幾乎送了性命。當時楊綃玲便對他說過這句話:「憑你這癩蛤蟆也想放肆?你這點微末本事碰我一碰都是癡心妄想!」那大盜眼見束手就擒時卻為同夥所救,未能伏誅,成為楊綃玲多年來心中一大憾。不想此時武功大進,竟然這般殺了上門來。

想到這兒,楊綃玲心知無幸,此賊今日之事顯然密謀已久,自己落入他手中決無幸理,於是連掙扎都放棄了,聽任他肆意辱。但一旁女兒慘叫聲又起,幾個男人壓在她身上,肆意玩弄,一人已將肉棒插入嫣兒那剛剛受創的小穴之中。楊綃玲雙眼緊閉,淚珠直如泉湧,滴到胸前乳上。

果然趙昆化說道:「當年我年少氣盛,鋒芒畢露,中了你的詭計,這次可是得償所願啦!臭婆娘,你服不服?」得意之極,雙手緊握著楊綃玲雙乳,一下下的撞擊卜蔔有聲。

那邊成進眼裡直噴出火來,心知再這樣下去自己勢必無法忍耐。咬了咬牙,揮手點了自己的昏穴,當下昏迷過去……

也不知過去多久,當成進悠悠醒來時,廳中已然沒了聲息。成進沿柱輕輕爬下,只見父親屍身直挺挺躺在地下,雙臂已離身而去,分別掉在幾尺遠的地方,母親和姐姐以及那幫賊人已是人影不見。

成進心中一慟,大哭一場,走出門口,準備放火燒了房子,然後遠走高飛,練好本領再尋那叫作趙昆化的報仇。

他一踏出廳門,心中頓時「噗噗」大跳。只是前庭中一片狼藉,一片血汙,幾十具屍體橫七竪八地堆在院子裡,而簷前卻是一字排開十數具裸體女屍,都是下身一片狼藉。成進走近看清,這些女人都是自己家的婢女或師姐妹。平時專門陪他練劍的師姐何嬋才十八歲,跟他最是要好,卻給一把長劍自下陰插進,直至沒柄;嫣兒的貼身丫鬟兼伴讀冬兒,長得一張瓜子臉,平日最是活潑可愛,雙腿被拉成一字馬,陰戶中也給塞進一些亂七八糟的布條,漲得她小腹鼓起,下身鮮血直流,氣絕多時。

成進每看一人,大哭一場,到最後已是沒淚可流,聲音咽噎。突然想起母親和姐姐並不在其內,倏地站起,滿地飛奔,察看庭中眾屍。細數之下,除自己貼身小廝因昨日回家探母得以幸免外,全家四十七口,已數得四十三具屍體,母親與姐姐卻是找不到。

成進抱了父親遺體,趁夜到郊外葬了,然後收拾細軟,點起火將名滿一時的春華門付諸一炬,幾十個家人以及十幾名賊人的屍身均葬身火海。

成進依母囑投奔衡山智空方丈,五年後武功小成,下山報仇。他探得「趙昆化」此人為龍神幫幫主,於是覓得時機混入龍神幫,憑著過人的機智和武功嶄露頭角,博得趙昆化信任。至於趙老兒竟會招自己為婿,那倒屬意外驚喜了。

……一想到滿門為趙昆化所害,成進雙眼血紅,眼前這雪白的肉體便是仇人之女!

成進大喝一聲,抓起趙霜靈的頭髮提起。趙霜靈剛剛脫離肉棒的小嘴還沒有合攏,便給成進一下摔倒在床上。趙霜靈定了定神,回轉頭來,只見夫婿面色鐵青,一伸手便給自己一記耳光,接著一雙足踝給他兩手捉住,雙腿便給大大地分開。

成進撲了上去,將霜靈壓在身下,腰一挺,剛給霜靈小嘴吹得濕淋淋的怒棒搗入霜靈小穴中,一槍到底!「啊……」的一聲慘叫,霜靈只覺下身突然一陣劇痛,身體仿佛已不是自己的。成進不理她的痛楚,將肉棒抽出少許,用力再度挺起,又是直搗花心。

未經人事的趙霜靈如何受得住這兩下,又一聲慘叫,昏了過去。

成進猶自不覺,他一腔怒火要全都發洩在仇人之女身上,每一下撞擊都是使盡全身的力氣,咆哮連聲,猶如發了性的野獸。

趙霜靈一對椒乳微微顫抖,好像配合著成進的節奏翩翩起舞。過了一會,悠悠醒轉。

趙霜靈只覺得下體炙熱,痛得厲害,又大叫一聲,隨即連聲呻吟:「不要啊……好痛……不要……」成進恍如不覺,哪裡理她,左手用力緊緊地抓著她的右乳,左右拉動。趙霜靈又是一陣暈眩,只覺右乳便要給他生生撕了下去,又是一聲尖厲慘叫。

一叫之下,成進定了定神,神智稍複。放開左手,只見霜靈原本雪白無瑕的右乳上五條紫紅色的爪痕觸目驚心,她漲得通紅的俏臉上淚花四濺。突然只覺霜靈陰道壁上陣陣緊縮,按捺不住,炮彈般的精液盡數噴射在子宮裡。

原來成進狂性一發,肉棒雖然抽得猛,卻猶如不覺。這下神智一複,下身感覺暢快之極,一發而不可收拾,殊不知已在趙霜靈初經人事的小穴裡已狂抽猛插了小半個鐘頭。

快感一過,成進只覺全身脫力,剛才一陣猛攻實已使出通身氣力。當下呼呼喘氣,趴在霜靈身上,不一會已沈沈睡去,聲如雷。

趙霜靈明知他已睡去,但後怕未盡,仍是不敢動彈,只覺下身如撕裂般劇痛無比。咬牙忍住,生怕一動便弄醒這惡夜叉,又來虐待自己。流了一會淚,感覺累得厲害,也就昏昏睡去……





















0.015718936920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