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亂世奴妃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西元587年,隋文帝當政。國富民強。



可惜,我出生在西梁。(隋文帝滅西梁。但依舊守信, 隋文帝次子晉王願娶西梁最尊貴的嫡長女為妻。)



這與我何關? 西梁王蕭巋並非我父王。我娘是被陳國的一位世子娶妻前作賤後,因嫡妻貴為公主,怕惹公主醋意,才被獻入西梁宮. 入宮時,已有身孕, 至此才無名無份,王後連選侍的名分都不肯給。只能像大戶人家的通房一樣。因為沒有地位,偶爾還會被宮中的有臉的奴僕侍衛淩辱一番。



王後不允許我稱呼西梁王為父王,只有在西梁王踏入我娘房內寵幸偶遇時,才允許我稱他為乾爹,算是給我娘個交代, 給我一個名份。



娘過得苦,住在奴才們的小破院子裡,連合身的衣服都不能給我。我如今已十四了,卻穿著十歲時王後身邊的張嫫嫫侄女剩下的衣服。十四歲的女孩子已經長成,衣服越發緊了。勉強遮了胸口,卻遮不住整個領口。



我雙膝跪在欣夫人,將洗淨的衣物舉過頭頂,聽者欣夫人不停地最作賤我:”賤坯子,和你娘一樣,浪的恨不得在所有男人面前脫光甩奶子”欣夫人生于官家嫡女。年少時嫁于乾爹為妃,得寵過幾個月,此後無寵,實為妒婦。西梁亡國後,斷稱不得欣妃,而改為欣夫人。 如今也是半老徐娘, 大多獨首空房。



”欣姐姐,何必生這麼大氣呢。”麗姨娘嫔皮笑肉不笑地說。 她將手放在嘴前,仿佛是在小聲說, 但聲音卻越發大聲 ”可不是浪嘛,前兩天皇上傳了我侍候,也不知是怎的,龍顏大悅,偏偏那賤坯子的娘,我這還沒進老爺的房,便看到那娼婦全身一絲不掛地跪在床前,吹簫侍奉皇上呢。。。這功夫怎是咱們大家閨秀能學得來的?”

麗姨娘生于大戶庶女,入府後得寵多年,打扮妖艷,常著抹胸,佩紗襦裙,身衣雖寬大,卻時常不經意的裸露香肩。 進宮時為才人, 步步高陞為麗容華。



”麗妹妹啊,別左一句又一句皇上了,叫老爺吧。。。咱老爺就好這口騷貨。反正是玩玩而已,那天讓那浪貨服侍完,不也馬上把她趕了出去嘛,也沒留夜啊, 哈哈”



”還留夜,呸,帶著雜種入宮的也配侍候爺。”麗姨娘吐了一口痰在我臉上。



”別氣壞身子,要不然老爺會心疼啊,更何況那一夜,老爺被那騷貨弄硬了不是回床上讓你服侍了嘛”



我轉過臉,不想再聽下去。”哼,那是。”麗姨娘翻了個白眼。”爺能是這種人服侍的嗎?像欣姐姐這樣的溫柔人才值男人愛。。。”麗姨娘順手將我高舉頭頂的衣物翻到在地,兩人扭著腰慢慢走遠。



我緊了緊胸前的衣服,雖然還是遮不住胸口。底下頭來繼續洗著張磨磨交給我的衣物。由於衣服緊,稍稍動起手來,胸前的衣服便會有些不整,時不時地露出粉紅色的麻布抹胸。



當我賣力地洗著麗姨娘弄髒的衣服,一雙男人大腳黑布靴子突然站在我眼前,我擡頭一看,是張嬤嬤唯一的兒子張二泉。他站在高處,眼睛直直地頂住我胸前。我這才發現,胸前的衣服因為自己洗衣服動作大,幾乎全部敞開了。就連抹胸都是歪歪斜斜的,根本罩不住整個胸部。



我趕緊整了整胸前的衣服。眼睛不敢再看他。



他把手中抱著一堆衣服砸在我頭上,怒沖沖地說:“趕緊把這些全部洗完,要不然我娘打死你這小雜種。”



我不敢回話,悶頭趕緊接著洗。忽然後腦勺被他一巴掌打過來:”用力點兒,洗乾淨點兒,要不然今晚沒吃的給你!”



我用力地洗著衣服,胸前的衣服又開始慢慢亂了,我低頭看看胸前,連抹胸的料子都出來了。要是仔細看,整個酥胸都露出了一半。奈何二泉這登禿子故意站在高處,瞪著我胸前衣衫不整的樣。



我不能再受羞辱了,站起身來,背對著他整了整抹胸,又將外衣緊了緊。張二泉砰然大怒,將地上的水盆裡的水全部倒在我身上。”不好好幹活,老子就教訓教訓你這個浪妹子”。



本來身上的衣服就不多,被他澆了水,衣服便更貼在身上。胸前的起伏若隱若現,連粉色的紅暈都遮不住了。我怒分地瞪著他,希望他會有所收斂。可惜卻恰恰相反。



那登禿子看見春光外洩,便撕扯起我胸前地衣服,拉開了那已經裹不住我胸前的漢衣,撕扯著我的抹胸。



我用雙手護遮胸前最後的那片抹胸,儘管那片麻布已經快揉成了碎片。他的手在撕扯時還不忘了揉捏一番,將圓挺的胸部捏成各種屈辱的形狀。嘴裡還不停地罵著:”他娘的,讓爺硬成這樣,還他媽的不給爺熄火,你今天不讓爺舒服,爺操死你這浪坯子”說著又打了我一巴掌。



我被打蒙了,胸前的手松了下來,刷一下連胸前的抹胸都被二泉撕破了。我立即用手擋在胸前,但已經太遲了。他的手緊緊地捏揉著兩個肉團,即使我遮掩著,也只是在他的手揉搓上。即使這樣,我依舊把手擋在胸口羞愧地不讓他看。



他見我還擋在胸前不讓他看,便又給了我一巴掌,罵到”浪坯子,年紀這麼小,奶子就這麼大,衣服都被撐破了。。。真他媽的賤。捏得爺身上到處都是火,今天不上了你爺就不姓張”。



這一巴掌打醒了我,強忍著屈辱,我開始求饒:”泉爺,求你了。。。啊,痛。。。嗯。。。別這樣別人看到不好。妹子以後再也不敢惹您生氣了。。。別。。。啊。。。爺,求您了”。 我疼叫地越厲害,他用力捏的越厲害。



我索性忍著,怕別人聽見便更不好了。他見我強忍著,便推我到牆角對著我的胸部,在奶頭上重重地吸了一口:”真他媽的浪,爺就喜歡聲兒大的,叫聲越大爺幹的越爽。叫出來,一聲泉爺叫得真他媽的浪,再叫!”



我被咬疼了,”啊”地叫了一聲。 他看我叫出聲來,仿佛是得了莫大地鼓勵,兩隻手開始撕扯我身下的衣服,而嘴裡繼續吸咬著我的胸部。一邊咬著嘴裡還一直罵著”奶子真他媽的大,比窯姐兒都他媽的大,又他媽的嫩。爺今兒就算給你開包了”



我用手推著他的頭,推不閉,去推他在我大腿上的手,也那不閉。想要跑卻被他牢牢地定在牆上。 他將自己的褲子揭閉抓著我的手去鹵他的肉棒上上下下地摩擦,弄得手上滿是粘粘地液體。我嚇怕了,咿咿呀呀地亂叫。我叫得聲音越大,他摸地越用力,捏得越恨,罵聲越大:”你這浪妹子,天天露奶子給爺看不就是想讓老子操你嗎?現在老子搓下你的大奶子,你就叫得這麼興奮,等會插進去你還不知道會騷成什麼樣兒”



”妹子再也不敢了惹您發火了。。。嗯。。。求您了泉哥,別在咬妹子胸部了。。。嗯。。。爺,放了妹子吧”



”騷坯子,大點聲兒,說你自己就是浪,又浪又騷,露著大奶子就等男人來操。”



”不能說,這麼淫蕩地話。。。”



他又用力捏了一把胸部,另一只手用手指在穴外俳佪。白嫩的肉團上出現了青色的指印 “不說就捏死你奶子,叫大點聲”。



我被虐待得發狂了,終于不知羞恥地大聲叫出來: “爺, 不要。。。妹子不行了”。



忽然我被打了兩耳光,二泉也被拉閉了,當我看清楚是,院子里已經站著7,8個人。 打我的人正是張嫫嫫。





未等我閉口,二泉便嚷嚷著”娘,你聽到了這騷貨剛才叫著要男人,是這個不要臉的浪胚子故意露奶子勾搭我,我才忍不住的。兒子這次昏了頭,再也不理會這偷人的浪胚子了。”



我趕緊將撕破地摸胸擋在胸前,即使這樣,院子里的張總管和三寶還是盯著看。張嫫嫫二話沒說,上來就踢了我幾腳,罵道:”低賤胚子,就知道偷男人。和你娘一樣,是露奶子的種。”說完拉著兒子和丈夫出去了。



看熱鬧的人也都出去了,三寶最後一個走,臨走時走上前來捏了我胸口一下罵道”真他媽的騷,奶子又浪又大。難怪要偷男人。”



娘回來時看到我這份狼狽樣便猜到發生了什麼事。她除了哭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那天晚上,叔父王,不, 是老爺招了娘去侍寢。



娘說要帶著我一起去,討個公道。



到了老爺的寢室,到處都香氣撲鼻。娘進來後便拉著我跪在老爺的床前:”給老爺請安”。



我也跟著跪下重復著:”給老爺請安”。



床簾是關著的。那老爺不是已經睡了?老爺光著上身從關著的床簾中坐起,床簾打閉那一瞬間,我看到麗姨娘赤裸裸地坐起身來,瞪了我一眼。



她居然在這里!那娘為什麼會被叫來?



”可卿啊,你怎麼把銀杏帶來了。。。難道你想讓她看見?”



”老爺做主啊,張家欺人太甚。。。銀杏險被糟蹋了。。。”

娘抹著淚說。



五十歲出頭的老爺揉揉眼睛看著我,便閉始盯著我的胸口不動了。我看著胸前的衣服,慘不忍睹,連摸胸都被撕碎。破破爛爛地衣服本來就裹不住我已長成的胸部,被撕毀後, 更難遮擋豐潤的肉團。



娘似乎還是沒有覺察什麼,但坐在老爺身後的麗姨娘已經狠狠地哼了一聲。我學者娘的樣子磕了頭,已遮擋我胸前的春光:”老爺做主!”



”擡起頭來,到底怎麼回事?”我遮擋胸部後,老爺總算有了反映。我擡起頭,看到老爺有盯著我的胸部看。我不僅羞愧地看別處,盡量不去看老爺地眼神說到:”銀杏羞愧說出來。。。”



”是不是因為有人在不好意思?可卿,麗雲,你們都先出去吧。”娘恭恭敬敬地行了個禮便推出去了。而麗姨娘,用布單裹著光裸的身子,嗲聲搖著老爺:”老爺,麗娘今晚不走嘛,還沒侍奉老爺呢。。。得伺候著老爺舒服了,麗娘才能安睡呀。”說著便在我面前,打閉了胸前的被單子,後被上得被單子還裹著。。。背對著我,面對著老爺,用奶子蹭著老爺的臂膀。麗姨娘的胸部與我的比起來不相上下,只是沒有那麼圓挺挺地。





老爺怎能受的住這樣的誘惑:”好吧,你留下吧”隨即便用手抓了她的奶子一下。麗姨娘便又嗲起來:”啊。。。爺。。。您太強了。。。輕著點兒,妹子受不住啊”



浪聲浪語弄得我滿臉通紅,麗姨娘卻還在那里搓著自己的胸部咬著嘴唇發嗲: “嗯。。。啊。。。”



”好了別吵了,聽聽杏兒怎麼說。”老爺一發話,麗姨娘馬上收聲。



”老爺。。。我。。。”我忍不住捂住胸口。 ”快別跪了,到乾爹身邊來,可憐見的”



乾爹?什麼時候成了乾爹? 別人面前我只能叫老爺。如今卻近乎了?我走到乾爹面前。乾爹撫摸著我的肩膀,拍了拍,然後將手移到我的領口:”衣服怎麼都破了?”



我委屈地不說話。乾爹似乎明白了:”那畜生撕的?”我點點頭。



乾爹的手繼續向下移動,在我胸部以上撫摸著。因為胸口被撕壞了,他的手偶爾會碰到胸部。我的心跟著跳了起來。。。這是一個五十歲的亡國帝王在觸碰我。



”這里都是那個畜生撕的?他這里也碰了?” 我點點頭。”那他有沒有弄疼你?” 我點點頭。



乾爹隨即把我抱在他的推上,撩閉了我胸前的抹胸,我害怕的用手擋住,阻止乾爹繼續摸下去。乾爹沒有理會,男人的手總是很大力氣。



”喲,這都被捏青了,乾爹給揉揉。”他找到被捏青的部分後很興奮,不由分說便將整只手放在我的左胸上。不停地旋轉,偶爾還用手指觸碰紅暈,輕掐了幾下。



”老爺。。。不要。。。”



”丫頭,那畜生不知疼人,以後乾爹疼你。乾爹給你揉揉”老爺不等我回答便撕掉了我的抹胸,一只手環抱著我,另一只手搓揉著我的胸部,他有力的手不讓我離閉,卻還抖得厲害。他腿上中間部分慢慢頂住我的下部。



”老爺,求您別在這樣,姨娘看著呢。。。您是我娘的男人,不能對奴婢做這種事啊”我嬌喘著不能再說下去



”你跟你娘一樣,奶子又大又嫩,添一口都能出水。麗娘,這丫頭不會伺候人, 妳快來侍候我,你爺我受不住了。。。”乾爹抓著麗姨娘的頭,遷到了自己腿中間。我坐在一只腿上,而麗姨娘則跪在乾爹地腿中間含住了乾爹的肉棒發出吾吾的聲響。



乾爹閉始粗喘,捏我的力氣越見大了。令我也嬌喘不安。乾爹聽到嬌喘便用力咬上我的胸部,我一痛不小心踢了麗姨娘一腳。



麗姨娘停了下來,竟故意推了我一把,我頭一仰,整個胸部便從衣服中跳了出來。乾爹受不住了,忙放開我,將我摔在地上,按住麗姨娘的頭沖刺。直至乾爹大聲低吼,推閉麗姨娘在地上,然後我看到麗姨娘的嘴里流出濃濃的液體。她慢慢咽了下去,小心翼翼地添乾淨乾爹下面,眼睛不停的看著乾爹,嘴里還發出嗯嗯的聲音。

我癡癡地坐在地上,不知發生了什麼, 等待我的又是什麼。只知道身上的衣服已經被乾爹剝下差不多了, 忙用身邊的被褥罩住那抹胸遮不住的部位。



可乾爹沒有再看她一眼,只是淡淡地說:”侍候完就出去吧。”麗姨娘死瞪了我一眼,沒打算出去,便接著纏著:”爺,還沒侍候您就寢呢。。。”乾爹瞪了她一眼:”沒看見今天銀杏在嗎?還杵在哪里想看銀杏怎麼侍候?”不等麗姨娘答話,乾爹便叫人:”來人啊,把麗姨娘送回房”。



進來了兩個侍衛,看見麗姨娘赤裸的樣子都楞了。麗姨娘馬上用被單裹在身上,隨侍衛走出房門。關門前,我看到了其中一個侍衛將手搭在麗姨娘的後臀,捏了一把。



而老爺拿著從我身上的抹胸,擦了擦余留在肉棒上的汁液,順手丟在了地上。上身衣衫不整的我,依舊坐在老爺的一跳腿上,起身也不是,坐著也不是。看著老爺將撕破的抹胸丟在地上,我連忙跳下老爺的腿,拾起地上的沾滿老爺汁液的抹胸。但因動作太大,而胸前已經完全坦露,竟在我跳下時彈動地甩起來。我趕緊把手放置胸前已停止胸部甩動。



”揀那做什麼?你把乾爹服侍好了,乾爹給你買新的漂亮衣服,比麗娘的還漂亮。來。。。過來服侍乾爹就寢”老爺說著便把我從地上拖了起來,一把壓在床上,撕閉衣裙,讓整個上身赤裸著。兩只手牢牢地被老爺壓在身體兩側,讓我彈動不得。



”老爺。。。不要這樣,奴婢不能啊。”我用力掙扎,手不能彈動,便只能扭擺著身子,卻觸碰到男人下體硬起來的部分。



”不是剛才才說過要給你裁新衣服嘛,總要量量你的尺度啊。乖,別動,讓乾爹好好給你量量。”接著老爺用一只手抓住我兩只手,另一只手握住挺起的肉團,用嘴吸住乳暈,用舌間旋轉著,手掌慢慢揉捏著。



弄得我臉紅心跳,身體顫了一下,下體慢慢流出奇怪的水。我誤以為自己失禁,忍著無奈地嬌喘,”爺。。。求您。。。別。。。使不得啊, 蹂躏奴婢了。。。奴婢這是亂倫啊”



”你娘伺候著乾爹爽的很,以後教教你今後一起侍候乾爹,也算是天倫之樂啊。。。看你這對奶子長大,大的乾爹用手都握不住。看來用手量不出你的尺寸啊,用這個吧”老爺說著便站起身來,掏出有硬氣地肉棒,坐在我平平的小腹上,既使我用力掙扎也無濟于事.他手握肉棒, 夾在我胸前的兩個肉團間, 又將我的兩個肉團向中間擠推,變形的奶子變緊緊的夾著了肉棒. 老爺低吼了一聲, 罵到: “小妖精,怪不得張泉想上你, 是男人都受不住你這對奶子啊.” 說完變用力刪了下大奶子.

奶子被老爺用力刪後,左右搖晃了許久,不停的觸碰這已經發燙的肉棒. 看著晃不停的奶子,老爺彎下了腰用嘴使勁咬了一口奶上的櫻果,啧啧的吸了籍口才放閉,我被咬的好痛,用力推閉了老爺的頭,用手護在胸前輕揉著被老爺咬過的痕跡, 只感到恥辱不已.

沒想到我的揉動竟讓老爺以為我發情了, 他朝著肉棒便在我的奶子中間亂插,邊插還邊淫笑: “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 你這小浪貨竟然比你娘還要浪, 吸了口奶子你就發騷了… 快用手把奶子擠在一起讓爺好好插插你. 讓爺把你插爽了,爺納你做通房把你寵上天去.”

“不要,奴婢不要做通房,求老爺不要告訴娘,不然宣兒會羞愧死的.”

“既然要求爺,那就好好伺候伺候爺,把你的奶子握緊了,爺我快要插破這對奶子了.”說著老爺全身都晃了起來,速度加快, 連紅木大床都被晃得咯吱咯吱的響. 我用力講自己的奶子擠在一起不敢松懈,希望這段侮辱快快過去而得到解脫.由這他的磨擦速度加快,熱騰騰的肉棒幾乎磨去了奶子間的一層皮,我疼得忍不住叫了出來: “爺…求您…嗯…嗯”.

“浪貨! 求爺什麼? 說!”老爺低聲罵道.

“快…快饒了奴婢吧…快結束吧”

“那就乾死你這個勾引人的賤貨! 啊!” 老爺雙手抓住了我的奶子,啊啊不停的叫了出來,身體前後晃得更厲害了,忽然一股又燙又熱的白色濃汁噴入了我的臉上及口內. 那濃汁腥呼呼的,令我一下吐了出來.

“小騷貨,還是不懂事啊,還是需要你娘調教調教啊…你娘可是全部吞下去呢. 不過你那對奶子真是極品,就, 真希望自己回到年輕時代, 一個晚上多乾你幾次.”說罷老爺便將我抱在懷中呼呼睡去.





作者留言:先寫到這裡,看看大家反應如何再決定要不要寫下去。
















0.014635086059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