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豪門大奶淫婦梁洛思借種(全)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豪門大奶淫婦梁洛思借種         作者: 元陽九鳳
因為要送女兒到大學讀書,所以我們一家三口一同到美國住了一個月,太太留下陪她適應生活,我自然回來工作,不過,因我先前意外得到豪華油輪的獎賞,故一個人坐在豪華油輪的經濟小艙,橫豎假期日子仍多,便優優閒閒地回香港了。
在油輪上唯一能做的消遣就是睡覺,雖然我一人佔住小艙,對我來說還是不很小,但一個人睡也睡不好,常常半夢半醒。當我從不知道是第幾段的夢中醒來時,想去上個廁所,在廁所前遇到一位身體稍為飄浮而行的俏美少婦,身高大約170上下,那香味撲鼻俏豔的白衣少婦讓我定神一看,喔!…她不是報紙上說那金融騙子李宅楷的太太-梁洛思嗎?可是我向來不太喜歡知道金融消息,加上燈光昏暗,就沒有細心再理她了。
上完廁所,梁洛思也剛好出來,才藉著廁所前的燈看到她的真面目;短短的秀髮的她雖然不算太妖豔,可是有對漂亮的杏眼,嘴唇也是性感的恰到好處,衣服雖然不好看,但胸口的兩顆巨乳也不小,而細緻的皮膚也散發出一種成熟的氣息。突然我想她為什麼要嫁金融騙子李宅楷?但還來不及仔細想油輪就突然的被巨浪打得搖晃一下,她重心不穩就倒在我身上…。
當下我趕緊抱住她的腰,她的乳房也在我胸口彈了一下,嘴裡不經意的“啊”了一聲,她頭擡起來看我我才更仔細的看清楚。她大概只有二三十歲吧!我看她的臉紅通通的,再加上她散發出的成熟體香,讓我的大雞巴瞬間站起來;她的大腿夾在我的跨下,而大龜頭無意間正在她腿上摩擦頂撞,我趕快放開她,但手卻不小心滑過她屁股,卻發現她屁股也是很有彈性的,她尷尬的趕緊道歉離開,她忽然回頭看我,而我則有點恍惚。覺得有種被盯上的感覺,可是也不好意思多說,便趕快回自己的小艙。
又過了幾個小時吧!再度醒來後想出甲板看看,我的小艙在油輪上去甲板只是短短幾公尺,反而成了不可多得的運動,自我解放之後回艙時正伸伸懶腰、深呼吸,想到剩下的時間不知如何打發就有種無力感;當我認命的打開門時,突然有條人影竄進來,推我一把,害我撞回艙內、到隔間板,我以為是遇上了賊、馬上要反身一拳揮出,但我也看清楚“敵人”就是那美女人妻-梁洛思,她反被我撞倒在地上。
我說:「妳想幹什麼?」雖然我聲音很鎮定,但心裡還是很慌;因為跟一個不認識的女人在一個狹小空間中〈真的,小艙中似乎都有點嫌小〉,而對方給我的見面禮又不好,當然有點手足無措。
梁洛思也不回答,只是用種淫媚妖蕩的眼神看我,給我很不舒服的壓迫感,看她不回答,就想推開她出去…;但梁洛思衝上來一把抱住我。左手淫穢的撫摸我的屁股,右手則把玩著我的大雞巴,隔著牛仔褲受到挑釁,我兇猛的巨龍越來越粗大起來。
梁洛思柔腴的身體則一直在我身上摩蹭,彩藍色的薄紗衫下她嬌柔的玉體約隱約現地挑逗著我,兩粒很有份量的大奶頭在胸口摩來摩去,還不時淫蕩地舔我的脖子、臉和耳朵;我的感覺越來越爽,突然,我想起天外飛來的艷福很危險,就馬上想推開她;心中告誡自己,用正經的口氣對她說:「李太太請放手,我要回自己的小艙!」〈我也很高興、沒有因為剛才的快感而變了調〉
可是,馬上又被梁洛思拉回去,她雙手很飢渴、很用力的撫摸我胸口,還用種充滿魅力的聲音在我耳邊說:「你一定以為我是很淫蕩吧!其實我只是剛吃過藥,緊窄的小穴瀉著蜜液、陰壁很酥麻罷!…噢…李宅楷…又不…在…」
我有點生氣的說:「不!…廢話,報紙上不是一直說妳是聖女嗎?」
「啊!…真可愛,嗯…你的大雞巴…好像很捨不得我呢?嘩!…這樣子粗硬!…呵呵…如果沒有我,小心你兇猛的巨龍會叛變啊!…喔…呵…呵…」梁洛思從我的褲胯伸手入內、緊捏住我粗筋漲凸的大肉棒淫笑著說,她最後幾句任何人聽都知道充滿了肉慾;我心裡又是滿滿的緊張,不過我灼燙的陰莖卻忍不住粗筋如鋼的漲凸起來,這樣豔麗的小淫婦真的令我有點心動就是了。
「你是一個單身吧?八成是。再不然就是沒太太了?對不對呀?」梁洛思說完、玉手又在我腫脹堅挺的巨根捋動。
「就算我是單身也不關妳的事,我不想跟妳這種蕩婦有關係。」我越來越難控制我的音調了,心中雖希望能肏她、可是我還是盡量想堅持清醒。
梁洛思揸緊我粗糙而堅硬的陰莖媚笑說:「告訴你吧…!我老公李宅楷在美國用虛假金融公司欺騙政府及黑幫巨額金錢,被黑白兩道中人追殺,正假扮尼姑潛逃回香港躲債,求父親用錢贖命。他慨然不理我,人家也對他不用有情了,一直以來,李宅楷的小雞巴都餵不飽人家酥麻的緊湊小穴,為了錢我忍住沒在外面亂搞,現在才開始第一次享受人生,所以人家的小肉洞可是很乾淨的呢!」
「哼…!我…又…不認…識…妳,誰…知道?…唔…噢…啊!」我感到大雞巴顫動、臉很紅、喉嚨好乾,內心也越來越掙扎,小心翼翼的吞了一口口水,但還是被看到了。
梁洛思細嫩的手指滑過我的喉結說:「嗯,都已經把持不住了還硬撐,讓妹妹給你爽上天罷!…噢…這裡已出賣了你的心願…喔!…多麼灼燙啊!…」說完,她已經開始拉我的拉鍊,從褲子內抽出巨大的陰莖,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呈現出在她的臉前。
「可是!…妳不怕…老公李宅楷知道?…」我還是有點猶豫,但沒有阻止她淫蕩的行為。
「別怕!…我老公李宅楷的雞巴只有兩寸罷!他的精液稀如清水,…根本就等如性無能的人,但老爺李家成又希望我能生育;在你女兒入大學時,聽到你太太與姊姊吐苦水,說你的巨大陰莖實在太粗糙和堅硬了,肏得她的小穴受不了,所以借此到美國暫歇一會,所以便跟你上船引誘嚐嚐!呵呵!…果然不小啊!…粗獷的巨棒這麼有精神,待會讓妹妹好好爽一爽,我已經有一年多沒被人家操我的屄了;如果令我有孕更加美好,老爺一定給我大筆安胎費,所以,幹了我也不會倒楣的。呵呵呵…」梁洛思按倒我,解釋為何找著我的原因。
妖淫的美貌令我的呼吸漸漸地急促,飛來的艷福的迷團已解開,心裡的反抗也差不多被殲滅了。
梁洛思伏在我胯間,感到那灼燙的陰莖有點清涼,最後的防線亦崩潰,我粗筋漲凸的大肉棒在底褲邊伸出、赤裸裸地挺直在她手中。
「喔!…結實的屁股,肌肉也很勻稱,雞巴又粗大,猙獰的龜頭實在太完美了!插入緊湊小穴一定非常酥麻的!…噢…大雞巴!妹妹愛死你了!」梁洛思的心情越來越亢奮說:「快,快!…讓我的衣服也脫了,保證你嚇一跳!…很多人不知道我的乳房有這麼大的,而且越吮越多汁,尤其是被肏時奶汁更滲漏不停的。……」說完,她已經把我堅硬的大雞巴拉的出來吮吸,兩粒大奶子晃呀晃的,非常享受大得恐怖的龜頭撐擠小嘴的感覺。
我心裡滿是感到酥軟的異動,想不到A片女主角吞噬大雞巴、淫水流滿床的場景真的被我遇到,而且我待會就要插進梁洛思那淫水直流的肉洞裡了,之前的害怕對現在來說根本是個笑話。
梁洛思看了我的樣子笑著說:「今天真幸運,終於給我嚐到真正大雞巴的美味,李宅楷的廢柴,未行近已嗅到一陣惡臭了,如果不是以為他是年青才俊,我才于不會放棄銀色事業呀!…好味!…唔…啊…」她一邊吮舐我粗糙的龜冠,緊接著就把我衣服扒光,跪在我腳邊舔我腫脹堅挺的巨根,一會兒輕輕舔我的龜頭,一會兒又深深的含在口腔深處,小舌頭從各種方向猙獰的龜頭施加各種淫穢技巧。
「…噢…雪…嘖!…嘖…雪…嘖!…噢…嘖…雪…雪…噢…」
我則看著梁洛思的螓首前後搖擺,她的淫笑讓我慾火高漲,灼燙而粗糙的雞巴也就更長更硬,她歡愉的發出喘息聲「嗯…嘖…雪…噢…嗯…舒服嗎?嘖…雪…雪…雪…」低沈的淫穢聲音中一邊繼續口交,純熟的口技令人懷疑這美少婦是否在娛樂圈時已常常為人口交,李宅楷能否能抵受她幾下深吸猛吮。
我粗筋如鋼的陰莖被刺激了十幾分鐘後,我全身被快感籠罩,酥酸的感覺由陰囊向上漫延,因為已有多天沒性交了,我的大龜頭馬眼比平日更不能忍受刺激!低吼說出來說:「喔!…要射了!…噢…小淫娃吞了衪…噢…來了…」最終就射精了,而且白濁粘稠的液體量也就很多……。
梁洛思閉住媚眼盡量吮吞,把我大量灼燙的“雄性牛奶”喝下去,像極了A片女優被幹完後的表情,讓我慾望更高漲,冷不防又挺腰讓鋼硬的大龜頭頂得更涼深入喉嚨,再噴出一些火灼的熱精來,令梁洛思拔出大龜頭時多餘的量從她嘴角流出,灑在她的巨乳上;雖然她也被我這發冷槍嚇了一跳,可是,馬上又很高興的抓著我依然堅硬的大雞巴,把上面的殘留精液柔情地舔得乾乾淨淨。
「壞死了,居然著樣“暗箭噴人”,妹妹一定要好好的處罰你。來!…為人家服務…!」梁洛思語畢就站起來坐在我懷抱,抓住我的手她的巨乳上,我一看就知道著小淫婦的心思,要我捏揉她自豪的大奶球。
「巨乳的小淫娃想跟我玩?待會我一定揸捏妳的奶頭至狂噴得妳滿臉都是,然後,再用我越戰越勇的粗獷巨棒,操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整床都是淫水!嘩!…好好捏的淫乳啊!……」
我的巨手在梁洛思乳罩外瘋狂地搓、揉、捏、揸她巨腴的乳房,把兩個肉球揸成不名同的淫穢形態;梁洛思卻像享受般呻吟著說:「喔!…要死啊!…噢…噢…唔…想揸…爆人家…的奶奶嗎?雪!…喔!啊…噢…噢…噢」看來,她非常喜歡我粗獷地揸搓自己兩個大肉球!
揉、捏巨碩的乳房一會,我梁洛思推倒床上從她臀部抽走了絲襪、轉過身子再剝內褲,嘖!…烏黑陰毛遮掩的陰戶便顯示出來,氾濫住淫水的陰道看來微烏黑色的,並不是少用陰戶的少婦那應有的粉紅色!
「喔!妳陰戶怎麼會這麼深色的…哈…哈…李宅楷常常玩弄妳的小浪穴嗎?…哈…哈…哈…」我嘲諷這外表嫩俏的小淫婦說。
梁洛思像母狗般撅起屁股,上下蹭動濕淋淋的緊湊小滲穴說:「你要死啊!人家十三歲便出來演戲了…那汙蔑的老板…又怎會放過我啊!…還有那些色狼的名流…當然常常被肏了…唉!…如果不是釣上那傻瓜李宅楷…現在仍像…公司中那些小明星…祖宜、恩桐和希兒般…收錢被被肏了…但他的小雞巴又有什麼用啊…不過,他的確是用舌頭舐得這裡最多,他說喜歡這股腥臊的味道,所以這處便深了色點…雪…噢…不耍挖啊!…雪!…雪…雪…」
我也不是省油的燈,正好趁現在休息一下,就把手伸過去亂搓、亂挖了;梁洛思被這一挑逗馬上有反應,飽滿細嫩的大腿把我的手指夾得緊緊的呻吟起來:「啊!…噢…噢…壞蛋…不要…欺…負人家…好嗎?…啊…嗯…人家…被…你…揉得…好癢…啊!…啊…噢…噢…」
「哈…好吧!…那就不揉了!…哈…哈…」但我早就想好要怎麼整這小淫婦梁洛思了,我停止亂搓,改用一根手指往裡鑽,用力鑽、一直鑽、鑽得她嬌喘連連,嫩滑的小淫屄口也有更多淫水往外流,流得我滿手掌、滿手指都是大量白濁的粘稠淫水…。
「啊…噢…好…爽啊!…噢…噢…啊…再…再…再來!…噢…再…多…點…深一點…噢…噢…」
「咿!…啊…噢…不…不…不要了…嗯!…拜託…不…不要…再往…裡…鑽啊!…不要…不要…不要了…嗯…哼…啊…噢…噢…噢…」
梁洛思越說不要,我就用更刺激的方法整她,將她柔腴的嬌軀翻過來,鋼指更粗暴地挖插小淫肉窟,挖插得屄口發出「噗!…噗滋…咿…噗!…哼…噗滋…啊…噢…噗滋…噗滋…噢…噢…」的聲音,她也被揉搓得更浪更淫賤,聲音也越來越高亢,她趕緊捂住嘴,但情慾的鼻音、還是遮不住的充滿整個小艙。
我掰開梁洛思玉腿仔細看看,潮濕而灼燙的淫洞已是濕透了,兩根手指被她的陰唇吮緊,只好輕輕的在屄口搓掃著,使她螓首大力的左右搖擺,快樂得眉頭鎖的更緊,眼淚也流得滿臉都是,用盡全力遮住嘴呼氣;「嗯!…嗚…嗯…啊!…噢…噢…嘖!嗯…噢…噢…噢……啊!…啊……嗚……嗚…啊…啊…啊」幾聲壓抑舒暢的歡愉鼻音後,再接下來,她大概要高潮了,嫩滑的小淫肉窟噴出大量的淫水,我想這大概就是書上說的“噴潮”吧?
我見梁洛思皺緊眉頭、咬著嘴唇的淫蕩樣子,我決定要再整整她,手指更粗野的上下滑動,把她的陰阜上那幼毛磨的沙沙響,顫動酥穴內的淫水也拖帶流滿手掌,這樣一來她的感覺也更強烈,緊緊把我抱在手臂;我就老實不客氣的親吻這兩粒巨大圓腴的肉球,慢慢的吮玩、吸舔乳頭,仔細的對柔軟的乳房做全面式的地毯式進攻,把她玩的淫聲不斷,終於,梁洛思再也受不了,淫賤的將心裡最汙穢的聲音叫出來……。
「啊!快…快點…插…進我…的…的洞裡啊!…我…我要……哥哥的…大…大雞…雞巴……愛…愛…我!……幹我!……啊……啊…操…操死……操死我…啊!…嗯…啊……」
可是,我卻一把抓緊梁洛思的肥奶大力捏說:「嗯…可是!…我好喜歡妳這樣叫,大聲…不停的叫啊!…」
「不要…欺負…人家啦!…嗯…好吧!…人…人家…要…哥哥的…的…大雞巴…愛…我…啦…啊!……啊……喔……」
「再淫賤點,放蕩點再說一次!」梁洛思淫蕩的樣子真是越看越可愛,我揸緊她的大奶子喝令她。
「人家…要…哥哥…的大…大雞巴…幹…幹人家……的…小洞洞啊!…將…小淫洞…小穴…操…肏操…肏爛!…我…的…小穴…太淫賤了…啊!…嗯…不…要再逗…人家…嘛!…受…受不…了…了…啊……把人家…爽上…上天…了!啊!…啊…」
我看梁洛思也忍不了多久了,因為她的腰扭動的越來越急促,說完我就把揸奶力道放鬆說:「好吧!,自己掰開兩腿,大雞巴要插入…淫賤的肉窟兒了!…唏…呀……」
「噗!滋…!」一聲!粗筋如鋼的大雞巴直插入梁洛思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她像是如獲甘霖一般,深怕會不見的一樣,抓著我粗糙而堅硬的陰莖往充滿淫水的洞裡塞,纖腰也用盡吃奶的力氣搖晃,歡迎粗筋漲凸的大肉棒磨刮自己酥麻的陰壁,,兩粒奶也在我眼前激動的搖擺,我只覺得她的屄又濕又熱、柔軟又有力道,和我從前肏操老婆的經驗都不同,我也知道為何有人一輩子沈迷女人的洞,因為插搗淫賤的女人實在太爽了!
「啊…爽…啊…大雞巴…好燙…燙…啊!…小…淫穴…好…爽…好舒…服…啊…噢…噢…幹…深點啊!…肏…肏…肏到底啊!…啊…噢…噢…噢…噢」梁洛思毫無羞恥地挺起嫩滑的小淫肉窟喘噓噓,歡迎我粗暴地舂插。
「喔!…小淫娃…妳…的屄…好緊啊…噢…屄…屄……吮得…哥哥…好舒服…啊!…唏…唏…唏…的…再…再…扭用…力…點呀!肉窟兒…又濕…濕…又熱…熱…嗚…唏…唏…爽…上天啊……爽…啊…唏…唏…唏…唏…」我看著自己大得恐怖的龜頭把梁洛思的陰唇都撐擠翻了,忍不住伸手去搓捏她晃浪中的大肉球,手感亦非常舒服,所以更大力抽插這淫蕩的美少婦……。
梁洛思感到極刺激的快感由緊湊的陰肉壁傳來,是她自嫁給李宅楷沒有享受過的,忍不住淫賤的挺胸扭腰呻吟:「噢…噢…哥哥你…也用力…呀!喔!…幹…幹妹妹…的…的小…小穴…呀!…噢…噢…噢…小淫娃…愛…死哥…哥哥…的…大雞巴了…啊!…啊…操死…妹妹…這…淫賤…的…肉窟兒吧!…」
「唏!…好…好…好啊!要…要……我肏…操死…妳?好…啊…唏…唏…我就…用粗獷…的巨棒…肏…得妳…不…不能…下船!噢!…緊窄…的小浪穴…好好…幹啊!…唏…好爽…啊!…好…好肏啊!唏…唏…唏…」我雙手揸住腴滑的大乳房抽插梁洛思的顫動的酥穴,白濁色的奶汁被擠出乳頭…。
船艙裡只有男女充滿情慾的呻吟,兩人淫肉性器彼此碰撞發出的「噗!…噗!…啪…啪…噗!」淫穢聲;粗筋如鋼的大雞巴在滲滿是淫水的小屄洞抽送,令梁洛思粘稠的淫汁變成了白濁的泡沫,隨粗糙而堅硬的陰莖帶出潮濕而灼燙的淫洞外,淫糜的「噗!…喔!…嘰咕…啪!嘰嚕…噢…噢…啊…」回應聲;空氣瀰漫著男人的汗臭、淫女的體香,混和後,更加挑逗兩人狠賀爾蒙的分泌。
我大力揸住兩個巨奶瘋狂地肏插了幾百下之後,梁洛思淫賤的肉屄洞裡的陰肉像是要絞斷我剛猛的巨柱般地痙攣,顫動酥穴裡的子宮也噴出大量的淫水,她張大了嘴大口喘氣、浪叫,水蛇腰也更用力擺動流出的浪水,和口水順著臉龐滴在胸口;我則如暴走般驅動我的腰桿,粗糙的大肉棒每一次戳刺都像要讓她飛起來一樣狂猛,雙手放棄捏緊白嫩肥乳,猛烈壓舂直插、配合屁股節奏讓每一下都頂到梁洛思酥麻的花心。
「唏…來…來了…啊!要…要射了…噢!…精要…入妳…淫賤的…肉窟兒裡…啊…!噢…噢……啊…喔…射…進去…好嗎?喔…啊……」我怒漲的巨棒被緊密地吮住,深深的嵌在酥軟、柔滑的陰腔內,感覺真是過癮啊!亦刺激得我有射精衝動……。
梁洛思淫賤地哀求我,希望我將灼燙的完全射入她痙攣的子宮內,所以毫不羞恥的閉住媚眼嬌吟著:「噢…唔…大雞…雞巴…哥哥…射…射死…妹子吧!…喔!…噢…啊…給…妹妹…燙熱…的…陽精…啊!噢…噢…喔…妹要…啊…熱呼…呼…的精…呀!…啊…要射入去啊!噢…噢…噢…啊…」
我射精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梁洛思的緊湊陰肉壁痙攣中的夾磨也越來越刺激,終於到了快感決堤時刻了…。
「快…用大…雞巴…懲罰…妹妹的…淫…穴呀!…啊!噢…噢……喔…啊…不要…不要…不要憐惜我啊!…妹子…下次…啊…不敢…呀…亂搞…一通啦!…啊!…好…灼燙的…陽精…啊!噢…」
又用力操插了幾十下,我終於忍不住在高潮中射出大量熱燙、濃濁的精液,「噗!…噗…啊呀!…」我雙手抓緊那兩埋腴肉,感到梁洛思嫩滑的小淫肉窟響起了幾聲沈響,
「好!…我…射…射死…妳!…啊…這淫…淫娃蕩…婦…好好肏…啊…噢…噢……啊……」
射了!…一股股如火灼岩漿一樣的熱流、萬馬奔騰的噴入梁洛思淫賤的肉窟洞深處;她整個人酥美得痙攣起來,全身不停的顫抖,因快感而張開的小嘴,失控的不住流出口水,順著性感的唇、漂亮的項頸、流下紫色的床舖之上。
射精後的兇猛的巨龍退出梁洛思緊湊的陰道,可以見到大量濃郁的白濁色粘稠液汁慢慢倒流出來;她無力的倒在我懷中,大口大口的喘氣,胸口激烈起伏,巨乳震抖抖的磨擦我的胸肌,我相信我倆都能感受對方狂亂的心跳;因為沒有腫脹堅挺的陽具在她陰道內塞住,精液也一谷腦的逆流而出、順著卵蛋緩緩滴入淩亂的床舖之上,那騷癢感覺真不是筆墨能形容。
但梁洛思軟弱地喃喃地低哦著:「不…不要…不要…拔出大…雞巴啊!…讓…灼燙的陰莖…留在妹妹的…陰…穴裡呀!喔…我…要…我要…它…令我…成孕啊!噢…噢…啊…求求你憐惜妹子…一次啦!…啊……啊!…哥哥…好…灼燙的陽精…啊!噢…」
最後,梁洛思鼓起剩餘的氣力摟緊我,將汙穢不堪的淫肉窟再次套牢了我仍是堅硬的陰莖,令剛滲漏的濃濁的精液不能漏出,才安心的跟我昏睡去了……。梁洛思這般做當然是借我的精液成孕,代替她無能的老公李宅楷,用作欺騙老爺李家成的金錢。
不知睡了多久,我感覺胯間酥酥的、腫脹堅挺的巨根被不停地挑釁;張開眼睛已看到梁洛思搭著外套、抓住我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舐吮,小淫婦昨夜肏得不夠嗎?還是李宅楷很久不能滿足她的性慾?剛剛甦醒便又再挑逗我肏操她了,連抽在腰際的白裙子也沒有剝下來,甦醒過來便趕緊含大雞巴。
「嘖…嘖…啊!雪……嘖!…好硬啊!…噢…大雞巴…已…這麼…堅挺了…噢…嘖…嘖…啊…」梁洛思將大得恐怖的龜頭完全吞下去,根本不理灼燙的陰莖多麼腥臊…,她像隻小貓依偎在我大腿內,臉上盡是滿意表情發出愉快的鼻音。
看著自己怒漲的巨棒撐擠得梁洛思小嘴漲滿滿的,我驕傲地說:「怎麼樣?昨夜狼肏那一場未夠,妳還要挑戰我嗎?」
「誰怕誰呀!我在拍戲時什麼玩法沒試過,還會敵不過你這粗糙的大肉棒?只是太久沒有練習過吧!…唔…整個船程我倆比比看!…」
經過剛才昨夜的一回,我心中覺得這梁洛思真不服輸,連口氣都變了。
「哼!妳前面的洞又已經濕搭搭了,還狡辯!妳看………」說完我就伸手到梁洛思前面的小淫穴「攪和、攪和…」把沾著淫液而發亮的手指拿到她面前給她看,讓她慵懶地像小貓一樣舔乾淨我手指上的淫水。
之後,我倆彼此擁抱、親吻,我輕吻她的臉頰、耳朵和大奶子,再用濕潤的手指擦弄她緊縮的屁眼;她則抱著我的頭嬌喘、深吻,互相探索彼此的軟舌,吞嚥彼此的口水,像一對久別重逢的愛侶一般取悅對方。
在這段期間裡,我堅硬而粗長的大肉棒一直在幼嫩的屄口摩擦,她從未乾涸的陰道,我相信現在一定濕潤無比,但我不急,我要等她自己開口要我幹她、狠狠地幹她淫賤的肉窟兒。
「證據就在手上還敢狡辯,看來不好好教訓教訓妳是不行的哼!站起來背對我套坐我粗糙的大肉棒,看我好好懲罰妳的小淫屄,看妳還敢不敢這麼賤!」
我叫梁洛思屁股翹高對著我坐壓,她倒是滿臉的歡心期待,看起來這淫婦真的是淫性大發,今天我就用大雞巴代替她老公餵甩飽她飢渴的淫肉窟。
一拿定主意,在梁洛思緊窄的小浪穴慢慢的壓套之際,我立刻提著粗糙而堅硬的大雞巴毫無預警的頂進去,肏舂得又深又勁,淫液亦濺飛了……。梁洛思對這次突擊是毫無招架之力,腳一軟就往下倒,任由我抱住纖腰,提起淫臀一輪猛頂插。
梁洛思被肏搗得淫聲浪語不斷,粘稠的淫水沿著大腿根往下氾濫,又哭又叫的向我求饒:「呀…哎呀!啊!噢…啊…不要…啊…不要呀!…饒了我吧!啊!噢…小力點啊…噢…噢……妹妹知…知道…錯…錯了!…啊…哎呀!…啊…饒了妹的淫屄…啊!……啊啊…噢……噢…噢…」
我聽著梁洛思似是辛楚的求饒,心裡一點放過她的意思也沒有,因當你看到她臉上淫穢的歡愉表情時,便知道我粗筋漲凸的大肉棒為何操的更深更重、而毫無憐憫!
「知道自己...是...小淫妹也...沒用...哥哥...今天一...定...要...重重...處...罰...妳才行...走著...瞧...吧.....」我說完緊接一輪猛攻,更上下其手的撫摸渾圓的大肉球及陰核,梁洛思被我這般一刺激馬上又有反應,她淫穢的屄洞再度縮起來,緊緊箍住粗糙而堅硬的雞巴顫抖抖。
「啊...嗚...哥...呀...哥哥...太...呀...太沒人...性...呀...求...求...哥哥...饒...呀...了...小淫...呀...妹...呀啊.......」我把梁洛思肏操到高潮連連,她被插得差點翻白眼昏死過去。我挺身把她舉上,再讓她的淫蕩屁股翹得半天高。
「啊…噢!…啊…喔!…小妹…再也不…不敢啦!…噢…噢…雪…哥…哥哥…饒了…我呀!…噢…噢…噢…小…小妹…謝…謝!啊…」
我還不等梁洛思喘過氣,扶住她細嫩的美背、結實的翹臀,掰開了她汗水集中的屁股、馬上又把黏糊糊、濕搭搭、而且還沒射精的大雞巴,由下頂上插進梁洛思的子宮花心。
「啊!壞…哥哥…噢…噢…雪…雪…不…不要!不要…這麼…兇狠的…玩人家啦!…啊…啊」我的大龜頭被梁洛思的花心吸吮得極舒服,暢美得不亦樂乎,這是我第一次玩太太以外的女人,就能夠玩到這位如此淫蕩、嬌媚、艷麗、豐腴而性技巧又那麼棒的人間尤物,性知識又是那麼豐富的青年美婦人,真是艷福不淺,難怪胯下這兇猛的巨龍是愈戰愈勇、愈肏愈起勁了。
「哎呀!我…心愛…的小丈夫…小情人…啊!…噢…噢…不要!不要…停呀!痛快…死我了!…呀…受不了啦!…噢…噢!…噢…噢…真…要了…我的命啊!…噢…我…我又…又洩了…噢…噢…噢…」
梁洛思被我粗筋如鋼的大雞巴抽插了百餘下,已經使得她被肏得欲仙欲死,淫精已洩了數次之多,只洩得她快要全身癱瘓、四肢酸軟無力了,變成軟弱地躺臥在我胸膛上,嫩滑的小淫肉窟只能被挨打的份兒,精疲力盡地在猛喘著大氣。
這時我已被激起男人的野性,粗糙的大雞巴也硬挺得脹痛,必須把精液洩出,方能一吐為快。尤其梁洛思緊湊的小屄裡面,就像一個肉圈圈一樣,把整條粗糙而堅硬的陰莖緊緊的包住,那種感受,真是美妙舒服透了。
  我忙用雙手捧起了梁洛思的肥臀,一陣又一陣狠命的大抽大插,只肏得她拚命地淫蕩的大叫:「呀!心肝哥哥…我…我…實在…的受不了啦!…噢…噢…噢…你…你…太…厲害了!…嗚!再…再肏…下去…雪…雪…雪…真…真會…被你肏…肏死啦!…啊!噢……噢…噢…大…大雞巴…哥哥…求…求你啊!…饒…饒…了我吧!…喔…小…小淫婦…不行了!…噢…噢……噢…噢…」梁洛思弓起她的背,身體開始顫抖,緊鎖著眉頭,性感美艷的小嘴一會兒咬著牙忍耐,一會兒又像魚一樣大口大口喘氣,酥麻的陰壁也緊緊箍住灼燙的陰莖,力道比我舂頂屄洞還大,全身香汗淋漓,我知道她心裡一定爽上天了,因為她被我頂插得叫不出聲……。
我溫柔的抱住梁洛思的嬌軀,任由她雖然無力的攤在我懷裡、仍扭轉滲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磨擠我怒漲的巨棒,因為她酥麻的陰腔刺激得太利害,所以只能發出微微的呻吟聲。
   「啊…啊!…不…不成了…噢…噢…噢…放過…淫…淫…賤的我吧!…噢…噢…嗚!呀…啊…肉…肉…窟兒已肏…爆了…喔…噢…噢…噢…啊!…」
「哈!…洛思嫩滑的小淫肉窟真緊啊!唏!…爽!…真是好好肏啊!唏…唏…爽…爽爆呀!…哈…哈…哈…頂爆妳!…唏…唏…唏…唏」
梁洛思緊窄的小浪穴那擴約肌彷彿要剪斷我灼燙陰莖似的,酥麻的陰壁也像是要搾乾我的精力一樣絞縮,我心想可不能在此敗在她淫賤的肉窟兒下;右手伸到胸前柔捏挺立的乳頭,左手則在屄洞口轉動陰核,不斷親吻她的耳垂,她在我多重進攻之下仍繼續頑抗。
「哼!我小寶貝啊!我…我今天…一定要…肏得妳不敢再發浪的!唏…唏…矯正妳淫賤的劣根性…喔呀…好爽!唏…唏…唏…真的好爽啊!」
說完,我扭翻了梁洛思腴潤的嬌軀,鋼硬的火棒更加用力的在窄小的肉壁裡穿梭抽插;她就像是被電流通過全身似的痙攣、抽緒,側著上半身咬緊牙根不叫出聲,我當然繼續在她大奶子及陰核施加刺激,她也抓著床褥顫動屁股用力拉拖,希望我腫脹堅挺的巨根可以插穿她的身體。
「噢!…雪…啊…壞…壞哥哥…噢…噢…啊…你…怎…怎麼可…可以…這麼欺…欺負…人家啊!…噢…噢…好爽…爽呀!啊…啊…噢…」
我昨夜射精一次的兇猛的巨龍怎麼可能就此罷休,越戰越勇的大雞巴遲遲不射精,可苦了這小淫娃了;我側身捉住梁洛思肉臀猛烈地肏舂「噗滋!…噗…滋!…喔!噢…噢…啊」的淫賤呻吟響滿小艙,狂野的刺激之下,我粗筋如鋼的陰莖撐得梁洛思顫動的陰唇開開的,只見她臉上滿是淫穢的興奮浪態,完全沒有痛苦的表情;我知道她的身心對這刺激又甜蜜的淫虐是心猿意馬,想繼續享受慾焰的快感,卻又怕被我插個半死,毫不羞恥地撐起了一點,看看自己正被肏操酥麻的陰壁有沒有被搗壞了…!此時此刻,在太平洋上豪華油輪的狹小船艙內,已經變成高度淫穢的的賓館,上演著一幕又一幕淫糜的戲碼,男歡女愛的呻吟變成肉慾狂亂的配樂。
「噢…噢…好…好…哥哥啊!你怎…怎…麼還…不射精…呀!嘖…雪…雪…噢…求…求求你…饒…饒了…妹子的小浪穴吧!…噢…噢…啊!求你…快點啊!…」
「嘻嘻!…這就要…看妳這小淫娃了!嗯…淫賤的肉窟兒…有沒有本事讓我早點射?唏!…又插到子宮啊……」我猙獰的龜頭剛剛又猛力地撞到了她顫動的子宮,整根粗糙而堅硬的陰莖完全嵌入了梁洛思酥麻的陰腔裡…。
「啊!好…哥…哥!不…不要…不要再插了!噢…噢…噢…小妹…不敢…啦!…不敢…挑戰你…粗獷的巨棒了…啊…啊…噢…噢…雪…不…不…不要…再…再肏啊!哎呀!…妹…快…快死啦啊…呀…雪…雪…」梁洛思雖然哀吟,但豔容上卻是極度享受的淫蕩表情;那我又怎會中了她驕敵之計呢!所以我把她推倒在床上,抓緊她白嫩的浪臀加緊猛攻,姦插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梁洛思又再度舒美得神智不清。櫻唇喃喃自語地不知在說什麼…。
「啊…啊…不…不要…停…呀!…噢…噢…噢…快…快…快點…噢…噢…再…深…深點!…妹子…要你…那…灼燙的…陽精呀!…噢…噢…噢…快…射給我啊!喔!…爽!壞死啦!……」
「噢!…操死…妳!…啊…好爽呀!肏死妳這淫賤的浪娃呀!…」我又強操了十幾下,梁洛思享受到高潮了,這已不知是她第幾次了,雖然她被我幹得纖腰都軟了,但想撐起嬌軀反擊;我雙手抓住柔弱的手臂,雄腰推動大得恐怖的龜頭急勁活塞動作,接著,梁洛思又是一次高潮。
看來我已經完全征服這小賤人,梁洛思緊湊的陰肉壁吮住我粗糙的龜冠不放,一陣陣酥酸的快感由腫脹堅挺的大龜頭傳來;我醒來至今已肏姦了她足足一小時了,胯間那兇猛的巨龍再也忍不住、要射精了!便立即將鋼硬的大龜頭猛插,濃郁而灼燙的陽精瘋狂地射入梁洛思痙攣顫動的子宮裡,灼得她淫穢的歡呼道:「死啦…要死啦!爽…爽死啊……」
梁洛思淫賤的接受我的射精,充滿了柔情地望著大汗淋漓的我,虛弱的喘噓噓說:「陰道…裡好多精啊!…舒服死了……噢…」
我待最後一滴陽精都射盡後,慢慢地拔出仍保持堅硬的大雞巴,可以見到梁洛思被肏搗得鬆弛的陰腔,倒流出一些白濁粘稠的液體;她急忙用手掩住,希望那些汙穢的白濁色精液,能留存在自己的子宮內,因而可受精成孕。
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梁洛思足夠精神可以起床了,我卻挺起大肉棒命令她:「看妳這賤女人把我的大雞巴搞得這麼髒,還不快把它弄乾淨!」
梁洛思虛弱的爬起來,伸手想拿起床邊的衛生紙,我卻一把抓著她的頭髮塞到我跨下,把俏臉貼在黏糊糊的陰莖上說:「誰叫你用衛生紙!妳這賤人只能用嘴舔,快呀吮乾淨…否則我不再肏妳!」
「是的,我的好哥哥。」淫賤的梁洛思毫不羞恥地回應,張開櫻桃小嘴便一下子吞噬了我猙獰的龜頭,純熟地一口一口把大雞巴上的精液、淫水舔乾淨。因為她已經要虛脫了,舔起來力氣也不很大,這樣的感覺令我覺得肏得她又不壞啊!哈哈……。
接下來這豪華油輪的餘下旅程,梁洛思在我的經濟小艙內,享受我瘋狂地肏操及接受我灼燙的陽精,直至回到香港的海運碼頭上,看到傻子般的李宅楷來迎接她,才結束今次淫穢之奇遇。
一年後,報紙登出了梁洛思與李宅楷生育了一個兒子名李祥治,我方明白為何船艙內,梁洛思為何每次在我射精後都不去沖洗的原因;李祥治!…哈…哈…哈…。

















0.012276172637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