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江湖欲香譜 第三回 聖魔大戰&第四回 玉女神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遠在神祈時代,意圖刺殺天帝的「幽冥陰姬」被「金芒天晶」封印在虛無的空間縫隙中,但因爲「百花觀音」和「極樂羅刹」的戰斗,使她成功從封印逃出,藏匿在人間,等待下一次的報複時機。

    世代居于「斷日絕淵」的「幽冥闇女」靛芳華,與「幽冥陰姬」做了出賣靈魂的交易,以子孫的隱藏「幽冥陰姬」的元神,獲得「幽冥徹地籙」,成爲黑道上與「魔教」分庭抗禮的「斷日教」。

    而「幽冥陰姬」從空間縫隙中亦帶出了不知名的瘟疫,使人類面臨莫大的浩劫,慈愛大地衆人的「藥師菩薩」于是自願下凡,解救蒼生,傳下「藥師雜病論」使人類免于絕滅。

    得到「藥師菩薩」青睐的是當代「藥師玉女」華清蕙,濟世行醫撲滅了瘟疫的流行,成了后來醫術起源的始祖,贏得武林所有人的敬重。

    在熱鬧的「中坑鎮」,一名長相俊秀,卻因爲黑眼圈而顯得猥亵,穿著華麗的富家公子,正死纏著一個姑娘。

    那名公子正是以好色卑鄙著稱的南宮非,因爲有「名門世家」做靠山,不知已敗壞多少姑娘的清白了,此時笑道:「小芊芊,等妳嘗過我的厲害,保證會,再也離不開我的了。」

    被稱爲小芊芊的就是現在的「藥師玉女」綠芊芊,活人無數,云遊各地去行醫,不管黑白兩道都不敢得罪她,因爲沒人敢保證永遠不生病的,而且能救人就能殺人,「藥師雜病論」亦是一門高深武學。

    綠芊芊年齡絕不會超過十八,水靈靈的眼睛,瓜子般的精致臉龐,絕沒半分可挑剔的瑕疵,身段苗條美好,嬌軀散發著淡淡的處子幽香,清秀無倫,誘人之極,烏黑的秀發襯托得她嫩滑的肌膚更加雪白,尤其是溫柔的氣質使她的美態提升到不愧爲「七彩豔無雙」。

    不過再溫柔的綠芊芊,此時也不禁薄怒道:「南宮公子,你再說這麽無恥的話,我就只好讓你終身癱瘓。」

    南宮非色瞇瞇的盯著綠芊芊的佼好身段,笑道:「天下人誰不知道「藥師玉女」最心軟,只要有人生病,就算不惜犧牲生命也要救人,怎麽可能下重手傷害我這多情郎,小芊芊,妳就別再害羞了,替妳時我會很溫柔的,不會讓妳太痛的。」

    綠芊芊一踱蓮足,轉身想逃離這個變態,竟然撞到一個人的懷中,兩人同時摔倒在地上,綠芊芊因爲有人在下面當肉墊,並沒什麽痛楚,那人被綠芊芊壓在底下,卻還關心道:「姑娘,妳沒事吧?」

    綠芊芊滿臉羞紅,這還是她第一次和男人這麽接近,擡起身子看到那人的臉后,更是紅霞燒到雪白脖子,這個男人的相貌比南宮非更英俊,靈活多智的眼睛,高挺筆直的鼻梁,透露出凜然正氣,皮膚閃耀著健康的亮光,配合著棱角分明的嘴旁那絲充滿溫暖的笑意,實在有著使任何女性垂青的條件,原來就是初入武林的白安兒。

    安兒見綠芊芊嬌弱無力,就自己把她抱了起來,感受到懷中玉人的體溫急速上升,安兒把額頭貼上綠芊芊的光潔的額頭,問道:「妳發燒了嗎,要不要我幫妳去找大夫?」綠芊芊只是乖乖的閉著眼睛,卻也不說半句話。

    南宮非看到兩人的親密樣,大怒道:「臭小子,敢碰我的女人,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一出手就是十成功力的南宮家絕招「權傾天下」,強大的真氣籠罩住安兒,要把安兒的頭顱給壓扁。

    安兒隨手一揮,「聖心入定」的「定空間」立刻將「權傾天下」的真氣轉移回去,把這南宮家有名的年輕高手給打飛了,安兒卻不怎麽高興的道:「原來妳是他的女人啊,看來還沒比,我就已經輸慘了。」

    綠芊芊慌張的解釋,怕給安兒誤會了,著急道:「你別聽他胡說,我叫綠芊芊,跟他一點關系也沒有。」

    安兒如釋重負道:「我叫白安兒,還好我仍有追求妳的機會。」若綠芊芊已是別人的妻子,他可不能做出傷風敗俗的事,回去會被乾娘素兒罵的。

    就在兩人情話綿綿時,南宮非狼狽的站起來,就要再沖上去拼命,一個小人得志嘴臉的奴才,來到南宮非旁邊低聲道:「少爺,都準備好了,晚上就可以好好淩辱那女神醫,現在別太沖動。」

    南宮非一聽秦壽說的話,立刻露出奸詐令人心寒的笑容。

    三更半夜,天色已黑,住在客棧的綠芊芊,忽然被街上賣早點的何婆婆給叫了出來,原來是他老公生了急病,沒錢請大夫,只好來找不收錢的「藥師玉女」,何婆婆哭道:「女神醫,妳一定要救救我老伴啊。」

    綠芊芊安慰道:「何婆婆,您別擔心,這世上還沒我治不了的病。」此時何公公卻已滿身通紅,呼吸急促,兩眼突出似死魚,爲守男女之別的綠芊芊並不用手把脈,而是射出三條絲線,搭在何公公的脈門,豈知越探越驚,眉頭也皺了起來,喃喃自語道:「怎麽會……怎麽會……」

    何婆婆看了綠芊芊的神色,直覺不樂觀,大哭道:「是不是沒救了,女神醫妳老實講吧,要是他死了,我也只好跟著去了。」

    綠芊芊輕輕搖頭,難爲情的道:「何婆婆您誤會了,何公公不是生病,而是中了「鳳涎香」,相傳是「浴火鳳凰」的,男人中了會受內火煎熬,最后成爲乾屍,只有……只有與純潔……合體才能解毒。」她不解的是這種珍貴的春藥怎麽會有人用在一個老人身上。

    何婆婆聽了后更是嚎啕大哭道:「那不是沒救了嗎,有哪個黃花大閨女會那麽下賤的願意替我家的糟老頭解毒?我還是死一死好了。」說完就要撞牆自殺,幸好綠芊芊眼明手快的阻止了。

    看見何婆婆如此夫妻深情,綠芊芊暗歎一口氣道:「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醫者父母心,現在也只有我能救何公公了,女兒家的貞雖然珍貴,但一條人命更是無價啊。」她竟想用自己的初夜來救何公公。

    何婆婆聽了吃驚道:「這怎麽可以,我麽怎麽能犧牲女神醫的幸福。」連昏迷的何公公也醒了過來道:「萬萬不可。」但綠芊芊心意已決,因爲害羞只好將何婆婆請出屋外,也將燭火都弄熄了。

    但這一切都是南宮非的陰謀,他早知綠芊芊會害羞,一定會熄滅燈火,趁她眼睛適應時,已經從秘道和床上的何公公交換了,他要讓平常不假顔色的綠芊芊,心甘情願奉獻身體的配合他的動作。

    綠芊芊身手摸向南宮非的,她的俏臉早已紅透了,但若何公公不舉起,如何能與她合體呢,南宮非感到溫潤柔細的纖手撫摸著自己的,心中的暢快真是說不出來,那連看他一眼都嫌噁心的「藥師玉女」,如今還不是乖乖的用尊貴的手幫他自慰服務。

    虐待之心油然而生,爲了實行讓綠芊芊亂的和各種男人雜交的計劃,南宮非裝作虛弱道:「女神醫,妳這種技術是不行的,我已經老了,平常我老伴都是用嘴吸一吸才行的。」

    綠芊芊委屈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但爲了救人,一口就把南宮非垂軟的含在口中,腥臭又帶點異香的味道,使綠芊芊好像噎著一樣,晶瑩的淚水終于滴下來,感覺到綠芊芊口腔內的溫暖津液,南宮非的漲大起來,而綠芊芊爲了快點結束這場不得不做的愛,不停用舌頭去舐,那贲張的在愉悅中跳躍著。

    綠芊芊不禁想到如果是那位英俊的白安兒公子,她一定會很欣喜的舐他的,將南宮非整支全舐過一遍的綠芊芊,開始強迫自己幻想是在舔安兒的,性感的嘴唇更是潤濕動人。

    她突然開口把整支都吞了進去,那溫柔的接觸,令南宮非不由得呻吟著,綠芊芊輕輕的刺激著,而舌頭舐著那上的裂縫,然后她將整支吞入后,又吐了出來,當碰到時,她會特意用滑嫩的舌頭去觸動它,綠芊芊這樣來回作了多次,鼻息已經熱呼呼地喘個不停。

    綠芊芊的喉嚨不停的發出聲音來,愈來愈激昂的情緒,使她嘴巴的動作愈來愈快,似乎已抓到要領,爲了令舌頭能靈活的轉動,臉一會兒向左一會兒向右不停的轉動著,隱約可見她流出的汗水,她的嘴、她的舌,正傳出啾啾的靡之聲,在綠芊芊生澀的舐技下,快感迅速布滿南宮非全身。

    南宮非喘著氣道:「女神醫……我行了……勞煩妳……自己坐上來……自己動一動吧。」他想要綠芊芊親手結束自己的生涯,日后才能以這件事更加羞辱她。

    果然綠芊芊聽到何公公要她以女上男下的姿勢,那不是像妓女一樣主動爲客人服務嗎,心里雖然不能忍受這恥辱,但理智上是知道何公公現在根本無力能做動作,只好從裙子內褪下翠綠色的真稠亵褲,即使是爲了救人而要獻上,她還是無法在不愛的男人面前裸露身子。

    綠芊芊在黑暗中橫跨在南宮非上方,拉起裙子裸露出毫無遮掩的嬌嫩秘,她慢慢的將雙腿改成蹲坐的姿勢,強忍著羞恥心一點一點的將臀部向下沈,直至巨大堅硬的頂在她的秘,面對即將在一個老頭手中失去貞的殘酷現實,即使是有愛心的綠芊芊也會産生立刻死去的想法。

    不過想死也得等救人后再死,綠芊芊身爲「藥師玉女」的責任,使她知道自己還是必須接受讓老人的命運,對此她沒有任何辦法,只有閉上雙眼乞盼這場救人的早些結束,繼續將臀部下沈,感到秘傳來一陣陣越來越大的壓力,何公公的已經進入她的聖潔之門。

    南宮非的只是剛剛了一小部分,被溫暖乾燥的花瓣緊緊包裹住的舒適感覺,令他舒服的打了個顫抖,再也忍受不住的全力將向綠芊芊的乾燥狹緊的深處挺進,隨之而來的是強烈的撕痛感、巨大的充滿感,而沒有感到任何的快感。

    綠芊芊咬著銀牙忍受痛苦,因爲在何公公的與她的蜜汁,還沒會合成解藥時,她不能離開,向前推進的勢力在綠芊芊最后一道防線前停住了,南宮非試探了幾次,但富有韌性的頑強的保持完整,保持「七彩豔無雙」的驕傲。

    突然破窗之聲傳來,床上兩人大驚,綠芊芊更是羞愧的立刻下床,南宮非在快要得到女神醫時被打斷,罵道:「是什麽人闖進來!」

    白安兒的聲音傳過來,虛弱的說道:「芊芊,我中了「鳳涎香」,好痛苦啊!」

    綠芊芊嚇了一跳,怎麽小小的「中坑鎮」,竟然有兩個人都中了可稱得上是稀有的「鳳涎香」,如今只有她一個,要怎麽救兩個人,想到何公公的老邁年衰,白安兒的英俊挺拔,不禁嗚咽道:「何公公,我對不起您,我的初夜還是想獻給我愛的白公子。」

    南宮非坐起身來,大怒道:「妳這臭,看到男人就投懷送抱。」安兒聽了后又像沒事般的笑道:「魔,你終于洩底了。」原來安兒在外遊玩時,看到南宮非的奴才秦壽正在殺害兩個老人家,逼問下才知南宮非的奸計,還好即時趕到,保住了綠芊芊的。

    綠芊芊聽到南宮非原來的聲音,醒悟后悲憤道:「原來是你這禽獸,你無恥下流,竟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太卑鄙了。」

    南宮非笑道:「剛剛舔我這禽獸的那麽陶醉,我看「藥師玉女」要改成「要男人妓女」了,妳都沒發現我上面的香味嗎?那就是「鳳涎香」

    了,我就好好等著妳蕩的送上門來。」

    綠芊芊渾身冒出冷汗,拉了安兒的手就跑,只余南宮非的笑聲在夜里飄蕩,安兒奇怪問道:「芊芊,妳怎麽了?」

    綠芊芊黯然道:「二十年前有個藍靓庵女俠,美若天仙,武功高強,嫉惡如仇,打擊了不少惡霸,但后來掉進陷阱,中了「鳳涎香」,竟變成人盡可夫的賤花癡,一一去找她以前教訓過的壞人求歡,那些被藍靓庵修理過的小人看見這美麗的女俠主動哀求,莫不得意的盡情淩辱她,直到被一百個男人的蹂躏后她才清醒,藍靓庵受不了打擊就自殺了,我不想讓一百個男人將我的身體當洩慾工具,白公子,趁我還清醒時,我只求將清白身子交給你,然后在我還只屬于你一人時,請你殺了我吧。」

    安兒把綠芊芊帶回他住的客棧房里就把她摟進懷里,嘴壓在她的嘴上,綠芊芊雖然勉強掙扎,但一點用也沒有,她並不討厭安兒,只是女兒家的害羞仍在綠芊芊的心里滯留,沒有辦法表現的爽直,安兒雖然還年輕,但和白靈素、黑月蓉已經練習了三年,接吻的技巧非常純熟,嘴唇合在一起輕輕揉搓,一陣感使綠芊芊抗拒的意思不知在何時消失。

    綠芊芊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將嘴張開一半,安兒的舌頭悄悄的伸進去,慢慢的舔她的牙床,用舌尖在那里輕輕摩擦時,綠芊芊就會感到莫明的急燥感,他的舌頭繼續向里進,終于找到綠芊芊的舌頭,綠芊芊忍不住緊緊靠在安兒的身上,那是一次很長的接吻,安兒的舌頭盡情的在綠芊芊的嘴里活動,綠芊芊覺得頭腦麻痺,站在那里已經很勉強了。

    安兒終于把舌頭,綠芊芊才大大的喘一口氣,安兒把臉靠過來,臉頰在一起摩擦時,覺得火一般的炙熱,綠芊芊以做夢般的心情依偎在安兒寬大的懷里,安兒把圍繞在腰上的雙手稍許用力抱緊,綠芊芊這時才覺得在自己大腿根的神,有很硬的東西壓在上面,越是意識到安兒股間的東西,就越覺得受到壓迫和摩擦的下腹部一起在跳躍,而且秘密的縫溝里溢出熱熱的液體,心里不由得搖蕩。

    那種感是越來越強烈,綠芊芊忍不住扭動一下腰肢時,安兒發出輕輕的哼聲,把那硬東西更用力的壓過來,她已經無法站立,雙腿要彎曲,安兒把快要倒下的身體,輕輕抱起帶到牆邊的床上,撩起她的裙子,但綠芊芊是絲毫沒有發覺,至于剛剛脫下的亵褲,安兒當然不會留給南宮非當紀念品,早已順手收進自己的懷里。

    安兒輕輕躺在綠芊芊的身邊,把舌頭伸到柔軟的耳垂下,就像哄嬰兒一樣的輕輕撫摸她的后背,悄悄看綠芊芊的表情時,她微微皺起眉頭,仰起頭露出潔白的喉嚨,安兒舌頭從耳垂到頸,然后到臉上慢慢的舔過去,同時很小心的將手伸到隆起的誘人雙峰上,綠芊芊的身體抽搐一下,但還是那樣沒有動,圓圓的已經進入手掌里,胸部也不停的起伏。

    現在有外衫和肚兜妨礙,但手是輕易就能伸進去的,安兒逐漸加強揉摸的力量時,綠芊芊的呼吸也隨著變大,纖細的雙臂向安兒的脖子摟去,安兒同時手從外衫下悄悄滑進去,把肚兜向上拉,原來受到包裹的從肚兜中獲得解放,猛然突出來,是有彈性而且大小適合,直接摸到的刹那,綠芊芊的全身動搖一下,但又立刻喘起來。

    那一對令人屏息只能幻想的聖峰,露出粉紅色的,上還有肚兜的壓痕,這種樣子更增加性感,安兒用五根手指揉摸整個隆起的,偶爾用食指輕輕搓一下,立刻有了反應,開始硬硬的突出,但並不是很大,安兒知道是的,以驚人的耐心反覆的做同樣的動作,大概是呼吸相當的困難,綠芊芊的頭向左右擺動,不停的發出小小的喘氣聲,像蚊子的叫聲,又刺激了安兒。

    安兒抱起綠芊芊的上半身,用一只手的姆指和其他四指,把挺起的夾在中間,包住整個慢慢地揉動著,的發出有彈性的光澤,有說不出的風情,另一只手則在肚臍的四周或雪白修長的大腿內側以及到膝部來回的撫摸,他覺得這樣的方法能使綠芊芊的情緒穩定下來,呼吸時綠芊芊的嘴里露出痛苦的喘氣聲,可是安兒充份知道那不是真正的痛苦發出的聲音。

    綠芊芊彎曲一只手,把手背放在額頭上,掩飾自己蕩的表情,另一只手舉起在肩頭上,從全身的樣子看來顯得很隨便,安兒用很長的時間愛撫綠芊芊的全身,她閉上眼睛,臉色因興奮而紅潤,但表情是比較平穩,偶爾用力閉上嘴,發出小小的呻吟聲,輕輕扭動下半身。

    安兒的視線移向綠芊芊的下腹部,撩起的裙子在腰上形成帶狀,已經充份具備女人味的腰向左右挺出,肚臍下比較豐滿,可是特別顯著的是花瓣,好像那里特別肉感,安兒瞇起眼睛看綠芊芊富有魅力的秘,將手掌很小心的蓋在微微隆起的突出上,刹那間綠芊芊的頭向后挺,露出更多的雪白喉嚨。

    安兒鎮靜的觀察綠芊芊的態度,並沒有露出很緊張的樣子,更沒有表示厭惡,撫摸的手上加一些力量,讓綠芊芊的心情集中在上,另一只手開始摸向綠芊芊渾圓雪白的,再輕柔的撫摸花瓣的中心,用手掌的最厚部份全面的壓下去,五根手指在恥毛掩蓋的上撫摸。

    很明顯的綠芊芊有了快感,難以形容的感覺,從女人最聖潔神秘的地方湧出,安兒的手指活動時,這樣的感覺會更強烈,擴散到全身的每一個部位,不僅如此,從腔口的深處有溫熱的液體不停的向下流出來,那種粘粘滑滑的感覺變成,在口刺激著,不由得發出聲音道:「……好舒服……安郎……我要……」

    綠芊芊發覺之后急忙閉上嘴,但那樣的快感不停的湧出,所以不知不覺的嘴角松弛,發出連自己也驚訝的甜美浪聲,美名遠播的「藥師玉女」,沈浸在秘被攻擊的歡愉之中,綠芊芊在剛開始時還感到很難爲情,但隨著快感的增加,早已忘記羞恥感,陶醉在快感的漩渦中。

    綠芊芊在心里想:「白公子大概已經知道我的秘完全濕淋淋了。」想到這里雖然覺得很難爲情,但安兒的手在股間的隆起部溫柔的撫摸時,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美妙感覺包圍全身,使她沒有辦法抗拒,覺得身體飄浮在空中,全身只好任由安兒擺弄了。

    安兒一面揉恥丘,偶爾用中指尖壓一下可能有突起部隱藏的部位,令他驚奇的是早已在草叢中膨脹,在上連續壓五、六秒鍾,綠芊芊就在壓的時間內不停的發出甜美的嬌聲,揉動身體把腰挺起,開始主動積極的把那里挺向安兒的手,安兒清楚知道綠芊芊完全陶醉在快感里,脫下她的外衫和肚兜,以及圍繞在腰上的裙子,綠芊芊的身體完全赤裸的暴露在面前了。

    安兒在內心發出驚歎聲,竟然可以如此仔細看到「藥師玉女」全無遮掩的白嫩胴體,幾乎看得癡了,暗道:「這就是芊芊的身體?!」凝視毫無瑕疵的美麗裸體,想起乾娘和師父下面長得優美奇異顔色的草叢,綠芊芊的也是特殊的綠色,安兒輕輕撫摸綠芊芊的薄薄恥毛,這種感觸不知該比做什麽,纏繞在手指上。

    張開綠芊芊玉琢般白里透紅的大腿,安兒仔細地欣賞她的最秘密,突然綠芊芊發出小小的驚呼聲,那是因爲安兒用手指捏住已經變大的,綠芊芊彎曲一條大腿做出企圖掩飾股間的動作,可是安兒的手指在肉的裂縫上撫摸時,又無力的放下腿,安兒在從上而下、從下而上的撫弄時,也沒有忘記用手指根肉厚的部份輕輕愛撫。

    安兒的聲音好像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問道:「芊芊,舒服嗎?」綠芊芊沒有回答,雖然想承認,但又覺得太難爲情,可是快感是很現實的,綠芊芊的腰開始輕微的震動,這是自然的結果,一股電流似痛似癢的快感,從腳尖貫穿到發梢,而且花蜜不停的流出,使得花唇的肉瓣也濕潤了。

    安兒的中指壓到最濕潤的腔口上,稍微用力的壓,花瓣滑溜溜的向左右分開,手指尖進入里面約一公分,就緊的不能前進,如勉強的想深入,綠芊芊就扭動腰肢拒絕,而且好像很痛的皺起眉頭,可愛的確實很有魅力,安兒想到自己有征服那里的光榮,感到無比的高興。

    安兒長時間的使勁揉捏綠芊芊早熟的雙峰,逗弄粉紅色的,雪白柔嫩的肌膚,每一都有安兒留下的痕迹,也被安兒貪婪的享受她迷人的韻味,羞恥心和恐懼心在這樣的快感下完全消失了,綠芊芊變成一個拼命追求快樂的思春女人,已經忘記的謹慎,就如同成熟的女人爲追求某種感覺而感到與難耐,安兒把脫光衣服的身體放到綠芊芊雙腿間的位置時,手也沒有離開綠芊芊的。

    彎下上半身看自己的手摸到的地方時,恥毛已撩亂,從噴出來的液體使濕潤,而且的粘膜還在抽搐著,另外的手指塗上許多口水,再塗在花瓣的入口處時,口水與吐出來的粘粘蜜汁溶化成一體,大概是非常的,十七歲的綠芊芊,本來賢淑清麗的面容,只剩無盡的媚態。

    綠芊芊終于把腰挺起來了,下腹部和安兒的碰在一起了,只有在采取前傾姿勢時,安兒的手才離開綠芊芊的身體,因爲無論如何都須要用一只手支撐身體,另一只手則須要引導挺硬的,綠芊芊産生自己的身體飄浮在空中的錯覺,由于輕飄飄的浮遊感和麻痺的快美感,最有女人味的腿間裂縫又熱又,現在如果不給她解決的,就無法安定下來了。

    這時候安兒的金芒碰到綠芊芊的,少許試探一下,濕淋淋的粘膜緊緊的吸住,驚世絕豔的美人綠芊芊發出顯然是有快感的聲音,趁現在安兒的腰向下一沈。

    綠芊芊突然掙扎道:「痛啊……喔……痛……」可是卻給安兒帶來幸運,雖然有很緊的感覺,但已「噗吱」一聲的完全進入的神聖粘膜之間,綠芊芊腦頂有一陣麻痺感,立刻以很大的力量掙扎,安兒沒有勉強的弄下去,綠芊芊只覺有如被刀割到一樣,可是疼痛在某種程度的地方停止,那是因爲安兒靜靜的等待對方反應的關系。

    粗大的硬進入秘時,確實像燒傷一樣的痛,可是最初感到的如割裂般的疼痛已經消失,現在是只有滲透的疼痛,傳來的疼痛是具體的顯示終于失去了,綠芊芊這時突然有驚訝感,因在秘的在一動一動的跳著,那是很奇妙的感覺,而且有不同于疼痛的另一種感覺也從那里發生,那是比碰到敏感的或突起的更強烈的感覺。

    那非常微妙的感覺,是從含住安兒的洞里一點一點的湧出來,是癢癢的,也是酸酸的,無法用這言語表達的感覺,綠芊芊好像難以忍受,不由得扭動臀部,飄散著飛瀑般的緞發,輕輕叫了一聲,因爲還是有點痛,但發生直通腦頂的快感,痛和快感混在一起,可是這兩種感覺雖然很像但又完全不同,綠芊芊等于是同時産生兩種快感。

    安兒仔細的看著對方,把下腹部密接在綠芊芊的上,左右搖動或以做中心用臀部畫圓圈,這樣的弄法只是扭動粘膜或肉瓣,所以比時的疼痛小多了,血隨著花瓣的與歡愉流下。

    綠芊芊偶爾會産生抽搐般的銳利感覺,那是來自含住金芒的,這時就會不自覺的叫一聲「嘔」,也同時急忙閉上嘴,又發現自己是反覆的那麽做,持續不斷蕩的嬌喘,全身都難爲情的火熱起來,性慾逐漸淹沒了平日不可侵犯、溫柔的綠芊芊。

    安兒決定要進行的動作,把綠芊芊修長的雙腿交叉架在腰股之間,稍許擡起一點臀部,隨著金芒拔出去,原來陷在洞內的薄薄粘膜也和一起翻到外面,綠芊芊確實感到緊迫疼痛,但並不是痛的受不了,拔到一半的又慢慢的,有一點痛,但也産生能抵消那種痛的快感,綠芊芊輕輕扭動她標致的軀體,赤裸裸的接受安兒的。

    安兒上半身稍許離開綠芊芊,看兩個人的結合爲一的部位,在綠叢隆起的下面有顯露發出金芒的伸出一半軀干,綠芊芊的有一點紅腫,安兒想讓她也看看這美景,把雙手圍繞到綠芊芊的身后,並讓五指交叉,雙臂用力把綠芊芊拉近自己的身體。

    安兒高興道:「看,我的金芒在妳的綠毛秘面呢,這是值得紀念的景色。」綠芊芊向下看一下,不由得大叫一聲,馬上把臉轉開,但安兒又溫柔的把綠芊芊的臉轉向結合的部位。

    綠芊芊以困惑的表情再次看結合的部位,從第一次看到時,綠芊芊的心髒猛烈的快要,但從正面看到以后,全身像火燒般的熱起來,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看的部位正在「碰碰」脈動,她自己紅腫的很令人憐惜,而插在那里的安兒散發出高貴的金芒。

    安兒爲了讓綠芊芊看清楚,把從秘拔出一半,在綠草叢里露出彩色豐富的血管,還有規則的脈動,而且還沾滿汁,實在是蕩的光景,綠芊芊慧黠清秀的眼睛,不同于往日的清澈,漸漸迷濛起來。

    兩個人以相同的姿勢看結合的部位,綠芊芊還是感到難爲情,臉紅紅的馬上要哭出來的樣子,可是這種風情中也散發出濃厚的性感,綠芊芊赤裸火熱的身軀,在安兒面前展現出引人遐思的浪蕩,安兒慢慢扭腰時,綠芊芊就好像配合他的動作,發出苦悶的哼聲,綠芊芊向那結合的部位看去,安兒的已經完全進入她的身體里了。

    安兒在里找到,用手指像捏似的揉搓,綠芊芊産生震憾全身的強烈快感時,安兒突然吸吮綠芊芊堅實甜蜜的,停手休息道:「芊芊,妳自己扭吧。」

    綠芊芊皓首向后方仰起,靠自己扭臀部的程度能産生想要的快感,試著將上身前傾,讓安兒能容易吸吮酥胸,把壓在安兒堅硬的恥骨上時,産生比剛才更強烈的快感,而且左右搖動上半身,或以安兒的做軸旋轉時,使狠狠濕透的花瓣深處,那種舒服的感覺實在無法形容,她激烈的搖擺嬌媚的身軀,發出蕩地,歡愉的配合著安兒的。

    綠芊芊狂呼道:「!我快要瘋了……怎麽辦呀……」好像馬上就要一樣,她本身覺得輕飄飄的,好像要進入令人目眩的美妙世界。

    安兒看著拼命扭動臀部,豔冠群芳的綠芊芊激烈的,忍不住道:「我也是……芊芊……妳用力動吧……讓我更舒服吧……」

    綠芊芊知道不只是自己一個人,對方也和自己一樣,舒服時更加興奮,將自己未經世故的雪白雙乳壓在安兒的胸膛,不斷的搖動起來,雙乳的紅暈也劃過安兒的身軀,不停的扭動臀部,雖然扭腰的樣子不夠熟練,但那種生硬的樣子,對安兒反而成爲一種刺激,而且剛剛才破瓜,所以秘還很緊。

    安兒緊緊擁住綠芊芊青澀而早熟的裸體,與她嬌豔嘴唇互相吸吮、交流彼此唾液,用雙手抓緊她豐滿白嫩的美臀,毫不憐香惜玉的將整支她的花瓣,直抵,不斷進行活塞運動,不斷的她平日最神秘聖潔的森林地帶,雖然感到的緊痛,不過相對的快感也更強烈。

    綠芊芊飽滿的胸脯和玉腿壓在安兒身上,激動的上下擺動她的小蠻腰,高聳豐滿的也跟著激烈的晃動,灑下一滴滴的香汗,青春洋溢的胴體跟著安兒不斷搖擺,享受傳來陣陣酥麻的快感,不知何時結束。

    安兒不斷柔捏綠芊芊清麗白嫩的每一寸肌膚,從下面挺起臀部,以大腿支撐身上的綠芊芊的全部體重,將身體翹起成拱橋狀,就在這刹那,有一種綠芊芊過去從沒有過的感覺,使她的猛烈震動,在閉上的眼睛里看到無數的火花炸開,覺得的濕潤花瓣任意震動的瞬間,原來留存在身體里的一堆東西突然溶化出來。

    綠芊芊的第一次時,安兒的金芒也帶著無限的感受,一陣刺激,一陣顫動,就把狂射的一滴不漏的全擠入綠芊芊的體內,兩人結合成一體,本來變僵直的綠芊芊的上半身,就好像枯木一樣倒下來,安兒溫柔的抱住她,永遠也不肯放松。

    但「鳳涎香」的藥效隨著血液的激烈流動開始發作了,綠芊芊最討厭憎恨的人,腦海中浮現南宮非的臉孔,全身又燥熱起來,漸漸被慾控制的她,只想不斷享受最原始的快感,完全讓慾望支配自己忠貞的美豔胴體,恨不得能立刻讓南宮非填滿她秘的空虛,暴虐的用摩擦她嬌嫩的秘壁,將可以使她受孕的邪惡注入她的。

    慢慢的綠芊芊醒了過來,喃喃道:「我沒有死……白公子沒有殺我……爲什麽呢……要我活著承受這種恥辱……」

    傳來一下又一下的,自己的身體好像變了,純熟自動的逢迎著男人的動作,扭腰擺臀的豔媚姿態很是自然,綠芊芊沒有勇氣睜眼看,正在蹂躏自己寶貴胴體、淩辱她矜持的靈魂的第一百個男人是誰。

    滾燙的射入自暴自棄的綠芊芊深處,可怕的第一百道,解除了「鳳涎香」,男人也肆意的、盡情的玩弄完綠芊芊白皙柔弱的身體,也將綠芊芊女人的尊嚴一起抹煞了,但傳入耳內的卻是熟悉的聲音,安兒喘著氣道:「總算做完一百次了。」

    綠芊芊睜眼一看,自己的第一個男人,也是第一百個男人,安兒喘噓噓的累趴在她身上,綠芊芊喜極而泣的道:「怎麽可能……怎麽可能……你怎麽辦到的。」原來解開「鳳涎香」的必要條件不是一百個男人,而是連續間隔不超過一刻的一百道,但試問天下有單獨一個男人做得到嗎,所以中了「鳳涎香」之毒,陪衆多男人便是理所當然會發生的事。

    但安兒可是征服「百花聖女」和「極樂魔女」的超級男人,靠著天賦異禀的金芒,終于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保住「藥師玉女」免于陪一百個臭男人,不過也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只見安兒平常的金芒,此刻卻是黯淡無光,唯一的戰利品是多了一圈綠環。

    綠芊芊憐惜的愛撫著救命的,柔聲道:「安郎,我會用盡所有靈藥補方,讓你早日重振雄風的。」

    在綠芊芊細心呵護下,千年紫蘭芝、冰魄何首烏都用上了,安兒可望在一個月內恢複,但是綠芊芊自己那里可熬不住了,甘願消耗一半的元氣,用除非是不可救藥的絕症,才用的「藥師雜病論」的「天地再造」,幫安兒壯陽,七天后安兒的再度發出璀璨金光,當然綠芊芊這美麗的主治大夫,就成了病患驗收「銷魂百式」的最佳人選。






















0.019178152084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