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催眠師男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宏明一直對催眠術很有興趣,我記得他和小詹常試著催眠彼此,小詹做起催眠也是相當有架勢,但他們似乎並沒有什麼成果,宏明在高中時曾試著要催眠我,但結果並沒有成功。
  他只是一直對我說話,但我並沒有睡著,也沒有發生任何事,我承認那種感覺確實蠻輕鬆的,但那只是放鬆,並不是催眠。
  所以當我在生物科遇到睏難,想求助宏明的時候,他向我建議催眠術讓我感到相當的懷疑,他說只要我每個星期給他一堂課的時間,我就能夠隨時做自我催眠,使自己讀書時更有集中力。
  我一點也不相信,但看在宏明那麼熱心的樣子,我還是答應了他,在一個星期四下午我們結束了第一堂課之後,我跟他到他的宿捨去,他要我坐在他的床上,而他則坐在我對面的椅子,除了一張書桌和電冰箱之外,這就是這個房間所有的東西了。
  他關起了門,並關掉了燈,拉上了百葉窗。
  我笑了笑:「這樣太暗了吧。」
  「不會,再等一等就開始了。」他說著。
  突然他打開了電腦螢幕,螢幕中出現了一堆五顏六色奇形怪狀的漩渦,我想那是他的螢幕保護程式,由於整個室內只有螢幕這個光源,這些色彩顯得格外耀眼,我甚至可以看到漩渦映在他的臉上。
  「這是什麼?」我問。
  「這是可以幫助妳放鬆的程式,我要妳輕鬆的坐在那裡,並看著螢幕,當我想放鬆的時候,我也會使用這個程式,妳只要坐好,將手放在膝蓋上,輕鬆並專心的看著螢幕。」
  我將手放在膝蓋上,然後看著螢幕,我試著專心的看著某個點,但炫目的漩渦讓我無法辦到,就這麼過了幾分鐘,他一直沒有說話,我開始覺得煩燥,想看看這個房間還有什麼,但宏明突然發出了聲音。
  「放輕鬆,韻如,輕鬆的看著螢幕,跟著這些漩渦,妳感到自己也跟著漩渦旋轉,感到自己不斷的被吸入,輕鬆的看著螢幕,妳會覺得很放鬆,從妳的眼睛開始,妳全身都愈來愈放鬆了,一種溫暖而放鬆的感覺擴散到妳的全身,看著螢幕,聽著我的聲音,然後深深的放鬆。」
  宏明的聲音非常柔和,又有一種堅定讓人不敢反抗的力量,我跟著他的聲音,感到自己不斷的被眼前的漩渦吸入,這種感覺非常的放鬆,我開始感到自己的眼皮愈來愈疲倦,全身都慢慢的開始使不上力,那種感覺很快的擴散到我的脖子、我的背還有我的手腳,全身都感到溫暖而沉重。
  「很快的,妳會發現妳的雙眼太疲倦了,它們會自己閉上,妳完全無法繼續張開妳的眼睛,妳甚至無法保持清醒,除了讓自己深深的睡去外,妳什麼也無法做,妳的雙眼真的好疲倦,深深的睡去吧。」
  我的雙眼快燒起來了,我從來不曾感到這樣的疲倦,我好想要繼續看著螢幕,所以我不想閉上眼睛,但是我真的撐不住了,我的眼皮完全不聽指揮的閉了起來,現在我只能聽到宏明的聲音了。
  「深深的睡去,進入深沉的催眠狀態,深深的……」
  接下來我什麼也不記得,我只知道我睜開了雙眼,看見宏明正微笑的看著我,燈是開著的,電腦螢幕也關了起來,我覺得很愉快,全身上下都充滿了活力,就好像睡了一場好覺一樣。
  「妳覺得怎麼樣?」他問。
  「很好啊,你什麼時候才要催眠我?」
  他將手放在我的右手上面,然後說著:「記起來。」
  他的聲音、電腦螢幕還有我閉上雙眼睡去的回憶突然灌進了我的腦中,雖然其他的部份仍然是一片模糊。
  「哇,你成功了!」
  「當然囉,這個。」他打開手上的盒子拿出了一條金色鍊子的項鍊,那真是非常的漂亮,他一將它拿出來我就感到我的眼神離不開它了:「這是要給妳的。」
  「喔,我不能接受這樣的禮物,我們又不是……」
  「妳不要誤會,這本來是我奶奶的項鍊,我只是將它借給妳,因為這可以讓妳練習自我催眠,等妳回到宿捨後,妳只要戴上這條項鍊坐在鏡子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並且在嘴裡不斷重複著「凝視、凝視」,就能達到自我催眠的效果了。」
  我點點頭,收下了這條漂亮的項鍊:「你什麼時候可以再催眠我?」我迫不及待的想再體驗這種感覺。
  「下個星期,這段時間妳先用這條項鍊練習。」
  當天晚上我戴上了那條項鍊坐在鏡子前,我將房間的主燈關了起來,故意讓房間像宏明那邊一樣暗暗的。
  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不自覺的就將焦點放在脖子上的那條項鍊,我慢慢的唸著:「凝視、凝視。」突然我感到一種不可思議的沉重壟罩我的身體,我每唸一次,就感到身體愈沉重,也愈來愈睏倦,可是我甚至無法控製自己不去唸那個片語。
  「凝視、凝視……」我感到自己跌落到了地闆,完全的睡去。
  幾天後的生物測驗的的成績明顯的進步了,從上次被宏明催眠後我只上了一堂生物課,但是感覺真的完全不一樣了,今晚他答應要做第二次療程,我到了他的宿捨門口,比約定的時間還早上一點。
  「妳覺得我的療程有用嗎?」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這幾天我覺得自己從未這樣的專心,我等今晚等好久了。」
  「好吧,看著我的眼睛,韻如。」
  我幾乎來不及思考,就立刻被他的眼神鎖住,聽著他的聲音,我感到自己深深的陷了進去。
  「凝視著我的雙眼,妳感到自己深深的、深深的被吸入,妳開始想眨眼,每眨一次眼,妳就覺得自己愈來愈疲倦,眼皮愈來愈重,上個星期妳進入了如此深沉的催眠狀態,今晚妳會更快的進入更深沉的催眠狀態,看著我的眼睛,深深的陷入我的力量。」
  「深深的睡去吧,妳已經無法張開眼睛了,閉上雙眼,什麼也不要想,讓我的聲音帶妳進入不可思議的催眠,妳脖子上的項鍊會幫助妳更容易的被我催眠。」
  我真的好累,完全無法抗拒他的每一句話,當他提到項鍊的那一霎那,我感到自己整個身體突然癱軟了下去,我想要掙扎,但身體的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接受我的指揮,我什麼也不能做,只是倒了下去。
  當我再度恢復知覺時,竟然是在我的宿捨了。
  電話響了起來。
  「喂。」
  「妳記得什麼嗎,韻如?」是宏明的聲音。
  我認真的回想著,從他要我看他的雙眼後我就沒有任何記憶了。
  「你的眼睛。」我回答道。
  「還有項鍊。」他說著。
  突然我感到思緒好像突然被抽空了一樣,整個人跌落入另一個世界,「是的……」我在矇矓中勉強的回答著。
  「韻如,睡吧。」
  從那以後我的成績持續的進步著,但是我發覺自己開始冷落了朋友,大部分的時間我都花在了課業上,除了見宏明的時間除外,我幾乎從早到晚都是在讀書。
  有天當宏明在我家的時候,瑋伶突然來訪。
  我向他們介紹著彼此。
  「很高興見到妳。」宏明微笑著。
  瑋伶也看著他微笑著,「我常聽到她提到你,聽說她成績進步這麼多都是你的功勞,你能不能也幫幫我啊?」
  聽到她這麼說的時候,我突然感到一種莫名的忌妒,宏明是我的,他只能幫我,但我卻看到他的眼神貪婪的在瑋伶身上游移著,老實說,瑋伶真的很漂亮,她比我高一點,身材也比我玲瓏有緻的多。
  「韻如,我能表演給她看嗎?」
  「當然可以啊。」我裝做無所謂的說。
  直到這一刻為止,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很矜持的人,我從不做什麼特別的打 扮,也不會特別在意自己的身材,可是現在我才發現我好想為宏明展露我的身體,又懊惱著自己比不上瑋伶。
  瑋伶坐在我的床上,我坐在她旁邊,宏明則拿了張椅子坐在她的對面。
  「放輕鬆,催眠是不需要努力去做的,妳所要做的只是輕鬆的聽著我的聲音,跟著我的聲音,妳會覺得自己愈來愈放鬆,放掉全身的力量,感到全身都不再緊繃,只要聽著我的聲音,妳覺得自己的眼皮愈來愈重,我的聲音讓妳很平靜、很放鬆、很想睡……」
  我發覺自己愈來愈睏,但我努力的想保持清醒,我要看著瑋伶被他催眠,我看到瑋伶開始不斷眨著眼睛,身體也明顯的放鬆著。
  幾分鐘後,她的眼睛幾乎只是半睜著,然後宏明伸出手點了下她的肩膀,突然她就閉上眼睛,全身失去了力量躺在我的床上,我正想稱讚宏明他的催眠術,卻發現他將手伸了過來也點了我的肩膀,然後我就突然什麼也無法思考,再也無法張開雙眼,失去力量倒到了床上。
  當我張開眼睛時,我看到瑋伶坐在床上,她緊閉著雙眼,頭無力的垂落在胸前,她看來是那麼的放鬆,看著宏明催眠她讓我感到一陣興奮,宏明正在對她說話,我決定靜靜的看著。
  「瑋伶,妳現在被我深深的催眠著,任何時候只要妳聽到我說:女生宿捨,瑋伶,妳就會立刻回到像現在一樣深沉的催眠狀態,了解嗎?」
  「是的,主人。」瑋伶的聲音單調而沒有感情,由於她垂著頭,嘴巴對著自己的乳房,聲音格外的模糊。
  聽到她稱宏明主人又讓我感到興奮,我不禁想到自己被催眠時不知道是不是也是這樣,我有叫宏明主人嗎?如果是平常我一定會很生氣,至少感到很不舒服,但現在我竟期盼自己有這麼做過。
  「韻如,妳想我該對我的新奴隸做什麼?」
  新奴隸?那代表我也是奴隸嗎?我竟感到有點高興。
  我看著宏明,「讓她在看到你彈手指就不由自主的脫衣服好嗎?」不知道為什麼,我做出這樣對不起瑋伶的建議。
  宏明看著我的眼神似乎也有點吃驚,「嗯……」他想了一下:「這個主意蠻不錯的,可是我想做些更不一樣的,妳曾經想過餵母奶給嬰兒嗎?」
  「有啊,可是我又沒懷過孕,根本分泌不出乳汁。」
  「做做樣子就好了,不要擔心,脫去妳的上衣和胸罩,看看我要對瑋伶做什麼。」
  宏明將手放在瑋伶的膝蓋上對她說話,我聽話的脫去了上衣,並解開了胸罩,很自然的讓自己的兩顆乳房露在外面,我看到瑋伶慢慢張開了雙眼,眨了眨眼睛,還搞不清自己在哪裡的樣子。
  「瑋伶,妳是剛出生的小嬰兒,妳覺得好餓,妳想要吸奶,妳看到媽媽了嗎?看到她的乳房了嗎?」
  瑋伶貪婪的望著我的胸部,我稍稍的移動身體,她的眼神也跟著我的乳房晃動。
  「韻如,抱住這個小嬰兒,用妳的手抱住她。」宏明突然對我說道。
  我看到一個小嬰兒在我面前,她媽媽呢?她好像很餓,我應該要餵她,真是剛好我沒有穿上衣,我用雙手緊緊的抱住她,讓她的頭湊進我的乳頭,她立刻貪婪的吸吮了起來,我感到有點癢,還有一些說不出來的感覺。
  「好了,瑋伶,妳吃飽了,現在妳想要睡覺了,妳覺得好睏,在妳媽媽的懷抱裡安心的睡去吧。」
  這個嬰兒閉上了眼睛,安心的睡著,我輕輕的晃著她。
  「韻如,清醒。」
  突然我懷裡抱的嬰兒變成了瑋伶,我看看四周,看到宏明不懷好意的對我笑著,我懷中的瑋伶全身只剩下一件內褲,我上半身也赤裸著,乳頭上還沾滿了口水。
  「有趣嗎?」他問。
  我用尷尬的笑容回答他。
  「我將上次那個催眠的程式傳到了妳的電腦,以後妳只有用游標點兩下就可以自己做催眠的練習了。」
  他說著又將手放到了瑋伶的膝蓋上:「妳什麼也不會記得,妳只會記得聽著我說話,然後感到非常的輕鬆,妳會覺得我失敗了,我沒有辦法催眠妳,因是妳是不會被催眠的那種人。」
  「但是從現在起,妳會常常來找我,因為妳仍然希望我幫妳放鬆,妳也會常常來找韻如,妳想看看她電腦裡那個催眠的程式,當我彈手指之後,妳會張開眼睛,但繼續留在催眠狀態中,穿上自己的衣服,當妳穿好衣服後就會完全的清醒過來,什麼也不記得。」
  然後宏明彈了下手指,瑋伶張開了眼睛,但看起來就像個傀儡一樣,她慢慢地撿起自己的衣服,並一件一件的穿了上去。
  「妳也穿上衣服吧,這樣她才不會覺得奇怪。」宏明對我說。
  我比瑋伶先穿好了衣服,然後她也穿好了衣服醒了過來。
  「喔,感覺真的很輕鬆,可惜你無法催眠我。」瑋伶眨了眨眼,有點感嘆的說著。
  宏明笑著擺了襬手:「是啊,催眠韻如就容易的多,她的催眠感受度真的很高,像是現在,她只要用脖子上的那條項鍊就可以自己催眠自己。」
  我突然感到脖子上的項鍊沉重起來,我低下頭想看看它,在我看到項鍊的那一瞬間,我立刻被捲入了另一個世界,宏明好像在和我說話,可是我什麼也聽不到。
  我張開眼後看到的是天花闆,我發覺自己躺在床上,然後宏明和瑋伶看著我笑著,我坐了起來,心裡想著他們不知道在我睡覺的時候做了什麼,我甚至不太記得為什麼他們會出現在我的房間。
  「我們覺得妳不適合當一個奴隸,因為妳實在太正經了,為了讓妳成為一個更好的奴隸,我決定給妳一個訓練,我要妳和我們一起走出這個房間在這棟宿捨裡四處走動,每當妳遇上一個人,妳就會脫去一件身上的衣物,當妳脫光身上的衣服後才可以回到這裡。」
  我心裡感到一陣恐慌,他真的要讓我這麼做嗎?我還在想的時候,他又繼續說著。
  「當妳在回到房間的路上,如果遇到女的,妳就會要求她撫摸妳的胸部,如果遇到男的,妳就會要他拍一張妳全裸的相片,等你回到這裡後,我會給妳更多的任務,現在去吧。」
  我不要,我不可以在整個宿捨的人面前丟臉,這樣我以後怎麼見人,但是我的身體卻不聽話的站了起來,並且往門的方向走了過去,我試著去抗拒,但卻完全無法控製自己。
  我遇到的第一個人是詩婷,她是這裡的學生會長,正好走出門來,我勉強的對她微笑著,便開始脫去身上的T恤。
  「妳在做什麼?」她問。
  宏明從我身邊走了過去,對詩婷說著:「你好,我叫做戴宏明,我可以對妳說明,進去說好嗎?」
  詩婷半推半就的和他走了進去,並關上了門,我很想知道宏明會對她做些什麼,但我的腳卻自己往前走去。
  我遇到的下一個人是小馬,我以前曾經很迷戀他,直到宏明再度進入我的生命,我很想什麼也不做,但我的手卻自動的脫去了胸罩。
  「妳在做什麼?」小馬問著。
  「我只是服從主人的命令。」我回答。
  瑋伶在一旁笑著:「她被催眠了,等等她會脫到一絲不掛的。」
  「到時再帶她過來。」小馬說著,雙眼一直盯著我的乳房。
  「再見。」瑋伶說著,和他揮了揮手。
  我就這樣繼續走著,在那裡脫掉了鞋子,又在那裡脫去了襪子,當我們走到休閒室的時候,一群男孩在那裡看著電視上的摔角:「嗨,大家。」
  「嗨,韻如?」他們看都沒看的回答我,直到當中一個人轉過頭來看著我並大叫了一聲:「喔,我的天啊!」
  其他人也轉過頭來,大家都張大了嘴巴,我則是不由自主的脫去最後的褲子和內褲,我看見瑋伶在和他們解釋到我究竟怎麼了,然後我終於脫光了全部的衣服了。
  「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了。」我窘迫的說著,急急的走了出去。
  在回到房間的路上我又遇到了小馬,當我朝他走過去時,他看著我吹著口哨:「哇,我都不知道妳這麼的可觀。」
  「幫我拍一張相片,這是最後的指令了。」
  他很快的走回房間裡拿出了一台相機對著我拍了幾張相片,然後突然走過來抱著我,他用一隻手撫摸我的胸部,另一隻手則托著我的下巴,他將嘴唇湊了過來吻著我,並試著要將舌頭伸進我的嘴巴,我推開了他。
  「住手!你當我是什麼?」當我這麼說的時候,我全身赤裸著站在公用的走廊上。
  「妳脫光衣服站在我面前,還要我給妳拍照,要我當妳是什麼?」
  他輕薄的說著,我什麼也無法反駁,我才發覺瑋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走掉了,還和宏明一起走了過來。
  「離她遠一點。」宏明說著。
  小馬大搖大擺的走到宏明面前,他比他要高上一顆頭,他故意秀著自己的肌肉裝模作樣的笑著:「你說誰啊?」
  「你為什麼不冷靜下來?」宏明說著:「放輕鬆,我們好好的談一談,做個深呼吸,妳看看韻如的乳房,堅挺而渾圓,你只要很輕鬆的欣賞她的乳房,你發覺你的視線離不開了,你只能盯著它,並深深的放鬆,當你盯著她的乳房你會發現自己的雙眼愈來愈疲倦。」
  我不想讓小馬這樣看著我,但我既走不開,也沒有辦法用手擋住自己的身體,我看到小馬的眼神愈來愈疲倦,而宏明仍然不斷的說著。
  「你的眼皮愈來愈重,看著她的胸部,聽著我的聲音,你知道自己非常的安全,看著她豐滿的乳房,你感覺自己好像回到了母親的懷中,你感覺自己只是個小朋友,在媽媽溫暖的懷抱下非常的舒服,又輕鬆、又溫暖,你的眼皮愈來愈重,好睏,你想要保持清醒,可是你失敗了,你真的好睏,睡吧,像個嬰兒般的睡去。」
  我訝異的看著這一切,小馬從握緊拳頭準備揍人的模樣,變的眼光渙散、昏昏欲睡,一直到現在他吸吮著自己的拇指躺在地上沉沉的睡著。
  宏明還在繼續說著:「你覺得好放鬆,你希望能隨時回到像現在這樣放鬆的狀態,以後你只要聽到我說斷不了奶的小孩,你就會立刻回到像現在這樣輕鬆的催眠狀態。」「你會忘記自己曾經被我催眠,也會忘記自己想強吻韻如,從今天起,你會發覺韻如不再吸引你,事實上,所有的女人都不再吸引你,你會發覺你其實喜歡的是男人,一直到一個月後,這個建議才會從你的潛意識中消失,你會重新喜歡女人,但是你絕對不會再對韻如做出任何親薄的舉動,了解嗎?」
  「是的。」
  「當你將相片洗出來後,你不會發現任何韻如的照片,你會下意識的將它挑出來並交給我,現在我要你從一數到一百,當你數到一百後你會完全的清醒過來,並忘掉剛剛發生的一切,現在開始。」
  然後宏明搭著我的肩膀和我走回了房間,瑋伶跟在我們後面,但是宏明對她說著:「先回家吧,瑋伶,我會再找你的。」
  她點了點頭,並將我剛剛脫掉的衣物交給宏明就離開了。
  宏明關上了門對我說著:「妳以後不用擔心小馬了,詩婷以後也會對妳好的多。」
  「你怎麼知道她本來怎麼對我?」我問。
  「猜就猜的到,她看起來就是會忌妒妳的那種人。」
  「她幹嘛忌妒我?」
  他要我坐到床上,將我的衣服放在我身邊,然後撫摸著我的臉:「因為妳很漂亮。」
  然後他拿來一張椅子坐在我的對面,並從我那一疊衣服中拿出他給我的那條項鍊,他在我面前擺動著項鍊,我的視線很自然的就跟著項鍊左右擺動。
  「我知道妳不喜歡剛剛的事情,可是這是測驗,以後我還會給妳更多的測驗,相信我,每次測驗結束後我會給妳很棒的獎賞。」
  「什麼東西?」我問著,其實我幾乎已經無法思考了。
  「這條項鍊,當初我說是借給妳的,現在它是屬於妳的了。」
  我好高興,想到當初我竟然曾經試著拒絕接受它,真是愚蠢到了極點,現在為了得到它我什麼也願意做。
  「現在我要讓妳忘記這一切,放輕鬆,看著這條美麗的項鍊,跟著項鍊左右擺動,妳覺得好累,妳的眼皮愈來愈重,妳忙了一天了,現在安心的好好睡一覺,深深的、深深的、睡吧……」
  我閉上了雙眼,感覺身體深深的陷進了柔軟的床鋪。

第二章
  一個星期後我妹妹剛好有事來這附近,要在我這裡住兩個星期,她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我這裡住幾天,她也認識宏明,他們是不錯的朋友,她甚至跟我說過她蠻喜歡他的。
  所以我帶她到宏明的宿捨去找他,他看到她蠻驚訝的。
  「喔,韻琳,好久不見,妳長大了不少。」
  她笑了笑,「當然啊,我都已經高三了,你呢?催眠術學的很順利嗎?我姊告訴我你用催眠幫了她很多。」
  他也笑著,「妳想知道的話,我可以表演啊,妳說怎麼樣?」
  「你是說要催眠姊姊還是我?」
  「我可以一次催眠妳們兩個啊。」
  「真的嗎?」
  韻琳似乎躍躍欲試的,我則是無法拒絕宏明的任何建議,他要我們坐在他的床上,然後開始對我們說著。
  「我要妳們將右手放在膝蓋上,然後平舉著妳的左手,舉到眼睛的高度,沒錯,就是這樣,妳們做的很好。」
  我們照做著,平舉著雙手然後看了看彼此,韻琳笑的很開心,如果不是感受過宏明的催眠魔力,我一定會認為現在的舉動根本是個笑話,很顯然韻琳現在就是這麼覺得。
  「妳們很快就會被我催眠,無論妳怎麼做都無法預防,當妳們的左手碰到膝蓋後,妳們就會立刻被我催眠,當妳聽著我的聲音,妳會發現妳的左手愈來愈重,妳會覺得舉著手愈來愈睏難。」
  「當妳感到左手變的沉重時,妳會發現其實妳全身都有一樣的感覺,當妳聽著我的聲音,妳會發現不只是妳的手,妳的四肢、妳的全身、甚至於眼皮都變的愈來愈沉重,當妳的左手碰到膝蓋後妳才能閉上眼睛,妳的左手愈來愈沉重,妳幾乎舉不起來了,當妳的左手碰到膝蓋後,妳就會垂下頭、閉上眼睛,然後深深的睡去。」
  我感到左手真的變的很沉重,雖然愈舉愈低,但我還是很努力的讓手繼續舉在半空中,我偷看一下韻琳,發現她的左手距離膝蓋已經只剩幾公分了,宏明顯然也注意到了,他將焦點放到了韻琳身上。
  「放下吧,韻琳,放下妳的手,深深的陷入我催眠的力量,放棄任何的抗拒,深深的被我催眠著,韻琳,妳真的好睏、好睏,妳需要好好的睡一場覺,放下手,深深的睡去吧。」
  韻琳她將手放到了膝蓋上,然後立刻閉上雙眼、垂下了頭,宏明扶著她的肩膀讓她躺到他的床上,然後他看著我,我發現我的左手舉的更低了。
  「不要放下手臂,雖然妳覺得它好沉重、好沉重,試著抗拒我,但是妳會發現那是不可能的,妳只能服從我的命令,深深的、深深的……睡去。」
  我感到左手碰到了我穿著的牛仔褲,然後身體立刻失去了力量,所有的思緒也離開了我,世界只剩下一片漆黑……
  「妳感覺怎麼樣?」
  我突然聽到宏明的聲音,張開眼,看見他坐在我的對面,而韻琳坐在我的旁邊,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嗯,很好啊。」我誠實的回答著,每次被他催眠醒來後,心情總是很愉快。
  「現在怎麼樣?」韻琳眨了眨眼問著,「你要開始催眠我們了嗎?」
  我有些詫異的望著她,她顯然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催眠了。
  「我已經催眠妳了。」宏明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在說什麼啊?」韻琳好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咧嘴大笑著:「這樣就催眠過了?」
  「沒錯,妳已經被催眠了。」
  韻琳看了看我,做了個不可置信的表情,好像要我幫忙一起否認宏明的說法,可是我卻無法幫忙她。
  「不信的話我們來做個實驗。」宏明笑著對她說:「試試看妳能不能站起來?」
  「當然……」韻琳雙手撐住床準備站起來,但是動作卻僵在那裡,怎麼也站不起來,她愣了好一陣子:「怎麼會這樣!?」
  宏明握起韻琳的左手,讓她伸直了左手,然後在她耳邊說著:「妳的左手變的很僵硬,變的像鐵一樣,動不了了。」接著他放開她的手,韻琳的手就這樣直直的向前伸著。
  「好神奇啊,」韻琳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你怎麼辦到的?」
  「好玩嗎?我可以表演多一點給妳看。」
  我在一旁等著看宏明還要對她做些什麼,卻發現他將手伸了過來,然後在我耳邊彈了一下手指,我便突然失去了知覺。
  當我醒來後,我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跪坐在地上,脖子上還套著狗鍊,我趕緊站了起來,隨手抓起一件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擋住自己的身體,我還注意到嘴裡有一些很奇怪的味道,我吐了吐舌頭,試著將嘴裡的東西吐掉。
  「妳怎麼了?」宏明走到了我的面前:「幹嘛這樣遮遮掩掩的,這裡又沒有別人,沒穿衣服也是很自然的啊。」
  他的話有一種不可思議的說服力,突然間我心中的睏窘全都一掃而空,我放下了手中的衣服,讓自己的胴體毫無保留的展示在他和我妹妹面前,我回到韻琳的身邊坐下,她仍然坐在床上,左手直挺挺的向前伸著。
  「姊,妳真的不先穿上衣服嗎?」韻琳轉頭看著我,表情除了訝異外還帶著一點擔心。
  「不用啊。」我無所謂的說著,反正這樣很舒服,這裡又沒有別人在,我一點也不想穿上衣服。
  「妳現在相信我的催眠術了吧?」宏明對著韻琳說著。
  「當然,」韻琳說著,我看的出她感到有一點恐懼:「好了,就到此為止吧。」
  「還沒呢,我還要讓妳體驗催眠的美妙。」
  「不用了。」韻琳急忙的說著,但宏明沒有理會她,將手伸到了她的耳朵旁邊:「不要……」韻琳試著閃開,但她根本站不起來,在宏明彈了手指之後,她立刻癱軟在他的懷中。
  「深深的、深深的,進入平靜的催眠世界……」宏明湊著她的耳朵旁說著,她只是深深的睡著,臉上呈現嬰兒般的鬆弛。
  「韻琳,仔細聽我的話,」宏明引導著她進入更深的催眠之後,又開始說著:「張開妳的雙眼,但繼續停留在催眠狀態。」
  韻琳微微的張開了眼睛,視線迷矇的沒有任何焦點,接著宏明從口袋拿出了一枚金色的硬幣。
  「看著這枚硬幣,它具有不可思議的魔力,今後不論在什麼地方,妳正在做什麼,只要妳一看到這枚硬幣,妳的目光就會完全被它吸引,妳會停止妳的動作,停止妳所有的思考,而在這段時間,妳只能聽到拿著硬幣的我說的話,我說的命令妳都會服從,我說的話妳都會覺得是事實,了解嗎?」
  「了解。」韻琳平淡的說著。
  「很好。」宏明說著,握起了硬幣:「現在當我數到三之後妳就會清醒過來,一、二、三!」
  韻琳眨了眨眼,趕緊從宏明的懷中坐起身來,她看著自己的左手,伸展了一下,好像很高興自己恢復了自由,接著她站了起來,順手撥了下頭髮:「我能站起來了!」
  突然宏明將硬幣秀了出來,她的臉上立刻失去了表情,右手就這麼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當妳恢復意識後,妳會發現你完全不能移動,妳可以說話、可以轉動妳的脖子,但妳的全身卻動彈不得,只能任由別人擺佈。」話說完,宏明又握起了硬幣。
  韻琳眨了眨眼,表情回到了臉上,但身體仍然停留在那個奇怪的姿勢,她皺起了眉頭:「我動不了!」
  宏明沒有理會她,倒是突然看著我:「韻如,過來跪在她前面。」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我這麼做,但我就是很自然的走了過去,恭敬的跪在妹妹的前面。
  「妳其實一直很渴望妳妹妹的身體吧?現在脫去她的褲子,用妳的舌頭讓她快樂。」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我不喜歡用嘴巴做這檔事,也從來都不是個同性戀,但那一瞬間我真的很想品嘗韻琳的陰唇,我伸出手解開她褲頭的鈕釦,接著拉下了拉鍊,看到她粉紅色的小內褲。
  「姊,別這樣!」韻琳哭喊著,但我一點也沒理會她,拉下她的內褲,將頭湊了過去。
  韻琳原本還一直叫著,但突然停止了聲音,我猜想一定是宏明又拿出了硬幣,接著我聽到宏明的聲音,「妳的身體變的相當敏感,韻如的舔弄會讓妳很快的到達高潮,享受從未有過的快樂。」
  「姊……」接下來韻琳又開始喊著,但聲音卻不再像之前的乞求,而更像是嬌喘:「啊……」
  聽著韻琳的聲音,我似乎也興奮了起來,用舌頭快速的撥弄她的每個性感地帶,她的叫聲也愈來愈高亢。
  「啊……不行了……」沒多久,她大叫了一聲,似乎到達了高潮。
  接下來宏明扶著我的肩膀:「好了,韻如,好好的休息一下。」他在我耳邊彈了一下手指,我立刻失去力量,沉沉的睡了過去。
  接下來我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再醒來後宏明已經離開了,我有試著問問韻琳,但她卻連被催眠過這件事都不記得,我有點高興,至少在這一點上我是勝過她的。
  在那之後我有幾個月不曾見到宏明,我們都很忙,尤其是他又找到了新的工作,再見到他是在一場大學的派對,那是亞鑫邀請我去的,而宏明則是收錢要在那場派對中作一些催眠表演。
  亞鑫是個很不錯的男孩,可是我對他沒有意思,事實上現在除了宏明外我對其他的男孩都沒有感覺,他的眼睛、他的聲音、他的一切都充滿了威嚴,讓我無法自己的被他吸引。
  宏明的表演被安排在派對進行到一半的時候,那時大家多多少少都有點微醺的狀態,我承認我也喝醉了,亞鑫一直遞酒給我要我放開一點。
  宏明走上了臨時拼湊出來的舞台,他一說話,所有的人就安靜了下來,似乎大家對他的催眠表演都很有興趣。
  「在開始前,我要先告訴大家,催眠不是魔法,那是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有的一種自癒的力量,今晚我可能會用我的聲音幫助你放鬆,當你聽著我的聲音你會覺得放鬆是那樣的容易,你會知道傾聽和放鬆是那麼自然,你會聽著我的聲音,覺得很想睡覺,你會發現自己可以很容易的在我的聲音中放鬆,就這麼深深的、深深的,將自己放鬆……」
  宏明不斷的說著類似的話語,那種熟悉的倦怠感又湧入我的身體,我想看看四周其他人的狀況,但是我真的太累了,我不由自己的垂下了頭輕輕的靠在身旁的亞鑫身上,朦朧中我看到他閉上了雙眼,表情完全的鬆弛著,然後我也閉上了眼睛。
  當我再度張開眼時,看到舞台上多了一個叫做小雅的女孩,我轉頭看了看四周,所有的人都全神貫注的看著他們。
  宏明讓她坐在一張椅子上,並拿著一個懷錶在她眼前晃動:「放輕鬆,小雅,看著我手中的懷錶,感到妳的眼睛愈來愈疲倦,看著懷錶,好睏、好想睡覺……」
  小雅的表情慢慢變的呆滯,宏明不斷的重覆著放鬆、沉重等的詞句,很快的她就閉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過去,然後宏明給了她一些指令,像是讓她學小狗叫、跳脫衣舞,還讓她脫去上衣讓在場的男人摸摸她的乳頭。
  最後他叫醒小雅讓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什麼也不記得。
  他說要尋找下一個自願者,然後我看到他比著我,「這是我的一個朋友,請上來吧,韻如。」我還在猶豫著,亞鑫卻熱烈的推我上台,我想他一定是想看我的裸體或占我便宜才這樣的。
  我坐到了台上,有點緊張的看著眼前的人們,然後宏明也在我面前搖晃著懷錶。
  「妳太緊張了,不要去在乎台下的人,只要看著懷錶,什麼事都不要想,看著懷錶,輕鬆的跟著它左右擺動,妳會發現自己的呼吸跟著懷錶左右擺動的頻率,左、右、呼、吸……什麼都不要想,妳的眼裡只剩下懷錶。」
  開始我盡量試著不去在乎台下的人,當宏明慢慢的引導我的時候,我發覺我真的忘了台下的人,我的眼中、甚至於整個腦海裡都只剩那個懷錶,什麼也無法在乎了。
  「妳開始愈來愈想睡,好沉重、好睏,妳覺得好累,累到完全無法張開雙眼,保持清醒是那麼的睏難,真的好累……」
  我感到雙眼愈來愈沉重,然後宏明伸出手在我耳邊彈了一下:「睡吧。」我立刻閉上眼睛,完全失去了知覺。
  「韻如,告訴我妳記得些什麼?」
  我張開眼,什麼也弄不清楚,只覺得台下的觀眾都貪婪的望著我:「什麼也不記得。」
  「很好。」他說著,對著台下比了個手勢:「放音樂吧。」
  我聽到音響傳出了熟悉的舞曲,然後發覺自己的腳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我才意識到我是在跳舞,我想要停止,但我身上沒有任何一處聽我的指揮,我轉念一想,其實跳舞也沒什麼不好,至少比剛剛的小雅要好的多。
  但是我卻發現自己的手正在解開上衣的鈕釦,我開始擔心了起來,慢慢的我脫掉了上衣,台下的人們開始鼓噪了起來,我真的很想停止,但身體的舞動卻只是愈來愈強烈,接著我又脫去了褲子,然後是胸罩,我就像是個專業的脫衣舞孃一樣,我終於放棄了,我想在脫去內褲前,我是無法停止的。
  突然宏明做了個手勢讓音樂停止,我的動作也跟著音樂停止下來,但是我仍然無法控製自己,我只是茫然的望著前方呆立著。
  宏明對著觀眾說道:「團體催眠。」突然台下變成一片死寂,我看到他們的眼神都變的渙散無神。
  「深深的、深深的進入催眠狀態,我要你們看著台上的韻如,男孩們,你們會發覺韻如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女人,但是你們不會追求她、約她出去,或對她做任何不禮貌的行為,因為她是屬於我的,女孩們,妳會覺得她是妳最好的朋友,妳想成為和她一樣的人,另外,妳會很想再度感受我的催眠,你們完全的信任我,現在除了韻如之外所有的人都清醒過來,對剛剛發生的事完全沒有記憶。」
  台下的群眾又恢復的生氣,接著我感到宏明觸碰著我的肩膀:「韻如的項鍊。」
  一種莫名的疲倦又襲捲過來,我立刻閉上眼睛垂下了頭,我知道宏明在對我說話,但我完全不知道他說了些什麼,接著他彈了下手指,我緩緩的張開了眼睛。
  首先我發覺我身上什麼也沒穿,然後我發現我竟然在手淫,我的左手在陰戶四周不斷的搓揉著,我慢慢意識到我還在台上,台下的群眾都用著淫穢的眼神看著我,但我是那麼迫切的需要性愛,我無法停止自己,只能繼續暴露在大家面前玩弄自己。
  沒多久後我終於達到了高潮,那一瞬間我很想立刻躲起來,但一種沉重而輕鬆的感覺又湧了上來,我什麼也沒辦法做,只是呆立在舞台上。
  突然亞鑫出現在我的身邊,他色瞇瞇的伸出手撫摸著我的胸部,這時候我恨透了自己的無能為力,我好想摑他一巴掌,但是卻完全辦不到,甚至做不出生氣的表情,我聽到觀眾在台下的笑聲,然後宏明又說了那句話:「韻如的項鍊。」
  當我再度醒來後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宏明仍然在台上做著表演,我發覺亞鑫消失了,接著宏明又催眠幾個女孩後,在台上對大家鞠躬,台下則響起熱烈的掌聲。
  因為亞鑫消失了,我開始擔心我該怎麼回家,我想宏明可能願意帶我,但卻看到他被一群女孩子圍著,正當我打算放棄時,宏明卻注意到我,朝我走了過來,他吻了我一下:「我猜妳需要交通工具?」
  我點點頭。
  「妳可以搭乘我的車,但我要妳今晚留在我家,還有這邊有幾個女孩也會到我家去。」
  能和宏明相處一整個晚上是很動人的提議,所以我想也不想的同意了。
  和我們一起走的有小雅,還有兩個我不知道名字的女孩,我們一起坐上宏明的車,準備回到他的房子,我和坐我身邊的女孩聊著,原來她叫做潔儀,是我學校心理係四年級的學姊,她說她也有學催眠,還被學校的教授催眠過,但是宏明的表現更是優異。
  另一個我不認識的女孩叫做月吟,她是個專業的舞者,小雅則是藝術學係的學生,她們兩個都表示之前從未接觸過催眠。
  當我們到達宏明的房子,他要我們待在客廳,然後幫我們準備了飲料,我們開始先天南地北的聊著,雖然我知道話題終會回到催眠上,果然如此,沒多久宏明就開始和潔儀聊起了催眠的技巧。
  宏明想要看潔儀催眠的方法,後來決定讓她催眠小雅來示範。
  宏明將房間的燈光調暗,讓小雅坐在沙發上,潔儀則坐在她對面的闆凳,開始對她說話。
  「輕鬆的聽著我的聲音,小雅,看著我的眼睛,妳會發現我的眼睛相當的吸引妳,它就像是漩渦一樣將妳捲了進去,我要妳深深的吸一口氣,然後重重的吐出來,和妳的壓力一起從身體排開,當妳一吐氣,全身肌肉的力量也跟著消失了,小雅,繼續吸氣、吐氣,看著我的眼睛並深深的放鬆……」
  潔儀將手放在小雅的腿上:「妳感覺到我的觸碰,我的手是那樣的溫暖而具有魔力,當我碰到妳的大腿,妳就覺得大腿失去了力量,當我碰到妳的手臂時,妳的手臂就失去了力量……」
  潔儀的手遊過小雅的每一個部位,每碰到一個地方,小雅就更放鬆一些,她的身體像是洩了氣的汽球,慢慢連坐在椅子上都有睏難。
  「很好,深深的放鬆,現在我要觸碰妳最後一下,然後妳會完全的放鬆自己,當我觸碰妳最後一下,妳會閉上眼睛,讓自己進入深深的催眠,最後的一次碰觸……」
  潔儀靠向前去吻了下小雅的嘴唇,小雅立刻閉上眼睛,整個人倒在潔儀的懷裡。
  「喔,妳做的很好,我都快被妳催眠了。」宏明說著:「我想妳們兩位也是,是吧?」
  確實如此,在看著潔儀催眠小雅的過程中,我感到非常的輕鬆,這時候我看到潔儀向月吟靠了過去,她看著她的雙眼,然後靠向前去吻了月吟一下,這時月吟也立刻閉上了雙眼,像小雅一樣臣服在潔儀的催眠力量。
  「妳呢?」突然潔儀看著我說著:「妳也想成為我的寵物嗎?」
  我想回答,但是懾服在她的眼神下,我什麼也說不出口,接著她向我靠了過來,用她那對柔軟的雙唇吻著我,一種放鬆的感覺立刻佔據了我,我什麼也不知道了。
  當我醒來後,我發現月吟她一絲不掛的躺在我的身邊,我坐了起來,而小雅也在這時醒了過來,我才發現我們三人都什麼也沒穿,潔儀和宏明在前方的座位上談話,我聽不清他們談話的內容,沒多久後,月吟也醒了過來。
  「歡迎妳們回來。」宏明露齒笑著:「很舒服吧?妳們覺得如何?」
  「很棒。」小雅回答道。
  我同意我也覺得很棒,我實在想不起還有什麼更舒服的事。
  潔儀開始說話,我發現我完全沒有辦法不去聽她說話,她的聲音就像大海一樣,而我只能沉浸在其中:「我在妳們每個人心裡都放了一個後催眠暗示,那是一個片語,只要聽到這個片語,妳們就會服從我所有的命令,月吟,東方珍珠。」
  我轉頭看了看月吟,只見她眨了眨眼,直盯盯的望著潔儀。
  「月吟,放鬆妳全身的肌肉,妳的頭腦完全清醒著,但妳是如此的放鬆,放鬆到完全無法移動。」
  月吟的身體失去支撐的倒了下去,她躺在床上,雙眼瞪著天花闆。
  潔儀微笑著,然後看著我:「雨中之舞。」
  突然間我感覺到一種奇怪的力量注入我的心靈,我眨了眨眼,只覺得要服從潔儀的命令。
  「韻如,我要妳看著月吟的下體。」
  我轉頭看著躺在我身邊的月吟,當我的眼神觸碰到她的雙腿之間,就再也離不開了。
  「韻如,我要妳幫她口交,彎下身來,用妳的舌頭去舔弄她美味的陰部,讓她快樂。」
  我不是個同性戀,但是這一瞬間,我卻感到自己無法抗拒月吟的下體給我的誘惑,我彎下了身,伸出了舌頭舔著她的陰唇,那種感覺真的很奇妙,一種快感竄入了我的脊髓。
  「很好,韻如,就是這樣,小雅,機關娃娃。」
  我看不到小雅的反應,但我想她一定也是和我們一樣眨了眨眼,等候著潔儀的命令。
  「小雅,走到韻如身後,看看她充滿誘惑的胴體,伸出手撫摸她的乳房,用手指逗弄她的陰核,小雅,用妳的雙手讓她達到高潮。」
  很快的我感到有人在碰觸我的身體,不知道為什麼,我從沒有這樣敏感,我繼續舔著月吟的陰唇,感到快感不斷的衝擊著。
  「很好,奴隸們,當我數到三後妳們會一起達到高潮,而當妳高潮後,妳會感到一陣無法抵擋的睡意,事實上妳會立刻回到催眠狀態,一、二、三。」
  我大叫了出來,無法形容的快感像電流流過我的全身,然後很快的,我感到自己的力量和思想都被抽空了,我甚至來不及離開,就將頭埋在月吟的大腿間,沉沉的睡了過去。
  當我再度醒來時,我人在自己的宿捨裡,床邊留著宏明寫給我的紙條,要我去聽電話留言,我按了留言鍵,第一通留言就是宏明給我的。
  「嗨,韻如,項鍊。」
  那種黑暗又吞沒了我。
  「妳喜歡和我在一起,妳不會再答應亞鑫的邀請,妳想要學習催眠,妳會盡自己所能的去學好催眠,當妳醒過來後什麼也不會記得,妳只知道妳愛我,妳會想盡辦法的和我在一起,韻如,醒來吧。」
















0.014101028442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