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迷離的嫂嫂(五)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被修司這麼一說,她立刻害羞的用手遮住胸部。這樣的動作,更流露出了女性的可愛面。

修司慢慢地往下半身移動,要將那緊貼住臀部的牛仔褲脫掉還真是大費周章呢。

他好像在剝皮一般的,把她的褲子扯了下來…

那完美的肉體便呈現在他眼前了,即使說她是一件藝術品也不為過,修司不禁吞著口水。

這樣年輕的身體是嫂嫂貴子、「印象俱樂部」的夏美所沒有的。

我已等好久了,我會讓她瘋狂的…

「你看看,連內褲都沾 了,你還是很喜歡我的。」

「討厭,不要看…」

理惠說著便把頭扭過去,好像很害羞似的,立刻夾緊了雙腿。

「別害羞嘛!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而已。來吧,把腳張開,我會讓你覺得很舒服的。」

他使強的將手插進她大腿間…

「啊…手拿開…」

理惠擡起了腰,婀娜的下腹部也抖動著,然而,她並非真的在抵抗。

修司的手指慢慢在她底褲上迴旋,每當他擴大了愛撫的範圍,大腿間的緊張便跟著慢幔的瓦解,原本她身體的抖動也鎮定下來。「這就對了,理惠把心情放輕鬆,腳再張開點。你看,有水跑出來了,你自己也知道吧!」

夏美曾跟他說過有關女體的奧妙處,正在他眼前獲得證明。好像油墨倒在宣紙上般,愛液正不斷地分泌出來。

「你看,身體已經有了反應。理惠,你好敏感啊!那地方的水越來越多啊!」

修司把手指自內股滑進她內褲裡。

「啊!」

她摒住呼吸,挺起了腰,緊閉的眼臉起了一陣痙攣,臉頰好像塗上胭脂般的泛上紅潮。

內褲裡已完全潮 了,修司的手指沿著周圍摩擦著。

「啊、啊…」

理惠不禁又將屁股擡高,口裡一邊喘著氣,一邊身體跟著發抖。

她此時的內部好像被無數的舌頭挑撥般…

「呵…小理惠,你真的好敏感喲!」

修司的手指頭在那上面前後移動著…

理惠皺起眉頭,不斷地呻吟,乳房跟著也起了波動,官能漸漸向上提升。

修司於是緊抱住她,手指依舊不放鬆。

每當手指在那裡一伸一進,便有愛液湧出,甚至流到了臀部。

「?…理惠,是不是要我親你?」

「討厭…」

理惠搖著頭,好像做惡夢似的說。

「你難道真的不想?」

修司特別加強了語氣說,手指從會陰延伸至肛門。

理惠細小的聲音終於出口了…

「我想…」

「什麼?你說得這麼小聲的話,我可不理你!」

「你別這樣嘛,我要…要你舐…」

「那裡?」

「啊…你這個人真壞…」

「你好好地說清楚,到底要我舐那裡?你不說的話,我就不做!」

…將女人包裹心裡的防衛衣一件件的剝掉,一定會讓她們瘋狂的。

夏美的話,又在修司心裡盤旋。

她曾說,不要直接讓對方立刻獲得滿足,最好先吊吊她們的胃口,反而更能刺激她們。

對理惠來說,要她開口講那些平時根本不會說的話,是須要相當勇氣的。但是,興奮的情態已將她的理性全部淹沒了。

突然間,修司聽到他所期待的,從一個小姐的口中說出那樣羞恥的話。

「哦…陰XX…」

她轉過臉嗚咽的說。

「再大聲點,說清楚!」

「啊…XXX…我要你舐…」

「誰的XXX?」

「我的…理惠的XXX唷!」

「哈哈哈,這話要是被你老爸聽到的話,包準他一定會暈倒。」

「我不管了…就算被罵是壞女孩也沒關係,我現在真的想要。」

修司心想,如果把這段錄音,給其他同學聽的話,大家一定會瞪大眼睛…

理惠也沒料到,自己居然會說出這麼激情的話。她似乎越來越興奮,淫蕩的扭著腰。這姿態真的很像是「瑪丹娜」的樣子,修司看著她,心裡也雀躍起來。

「我知道了。小姐,來,把內褲脫了,騎到我的頭上來吧!」

修司說完便躺在床上。

理惠挺起了上半身,脫去了內褲,向修司的臉上靠了過去。

「把臉擡高,讓我看看你的臉啊!」

「你別這麼壞好不好?」

「我並不是壞啊,我只是想看看漂亮的小姐的裡面有些什麼東西罷了!」

「修司…你這麼…」

理惠一邊羞怯的說著,一邊屈膝便騎在修司的臉上…多讓人頭暈目眩的畫面啊!

「好像都 了呢!」

「你別這樣看好嗎?」

理惠很不好意思的就坐了下去。

「不是這樣啦!埋惠你看,把膝蓋擡起來,就像在蹲馬桶的姿勢。」

「啊,不要啦!那多羞人哪!」

「你在說什麼啊?你不是要舐嗎?」

修司伸出了手握著她的乳房,手掌再揉著凸起的肉口,而舌頭已鑽進了她潮 的下部。

「啊、啊…」

理惠的身體已無法平衡,她從後面伸出了兩手置於修司的胸前,藉以支撐她的上身。

當舌頭一移動,理惠的腰便直扭著。

「啊、修司…」

理惠微張的口裡發出甜蜜的呻吟,表情恍惚的歪著頭,那模樣好像運動會時賽跑後的一張紅臉。

「啊…我,已經不行了!」

理惠喘著氣,下腹部不斷地搖晃…

「理惠,想要了嗎?」

「是啊!我要,進去吧!…拜託,我已經等不住了,我要你!」

理惠開始有點語無倫次的叫著,焦燥使得她美麗的臉龐歪向一邊。

「是嗎?你要我插進去嗎?」

「嗯!是啊!求你。」

「理惠,你真不害躁!」

「沒錯,我喜歡你說我不害躁!我平常自己一個人也經常玩這種遊戲!」

「好!我欣賞誠實的人。可是,我還不想給你呢!」

「為什麼…」

「你要先替我服務。」

理惠立刻跨過修司的臉,往他的股間移動。

「啊…修司,現在換我來吧!」

已經沈浸在肉慾中的理惠,幾乎快發狂了。

修司暗自笑著,他對女性似乎更加有信心了。

PS:第十章以後有很多空白頁,如那位網友有此書者,請補全。

***

第九章 口唇的侍奉

一回到東京,貴子立刻堆著笑臉迎接他。

自從那次在陽台上隔著玻璃兩人互傳情愫後,修司和貴子間便沒有任何進展。

然而,他對嫂嫂一點也不死心,自從在夏美那邊開了眼界以後,想得到貴子的野心便與日俱增。

隔了一個禮拜後再見到的貴子,穿著一件深藍色的絲質洋裝,頭髮綁在腦後,看起來相當俐落。修司再次為她那成熟的女性美所絕倒。

修司從家裡帶了一些土產上來,兩人聊了一陣子後,離吃晚飯還有段時間,他便回自己的房間去。

書桌上放了一封信,一看到『給修司』的筆跡,便知道是貴子寫的。

他心裡立刻起了騷動。

發抖的手將它拿起,裡面似乎有方角的東西,他將封角撕破一看,原來是照片。

當他看到第一張照片,差點沒昏倒。

那些照片共有五張,幾乎都是她秘部的寫真,有對著鏡頭翹起屁股的、在椅子上跨著一條腿的,正面看著鏡頭微笑的…

太令人驚訝了,雖然他還記得自己要求得到她的照片。但是,因為一直得不到反應,他差不多已忘了。為什麼這個時候,她反而還記得呢?

再仔細一看封套,裡面還有一張小便條紙。

那上面寫著,『希望成為你自慰時的朋友』。

對一直把貴子當偶像的修司而言,這些照片無疑地,是最好的禮物。

那些以手淫為素材所拍的照片,似乎有些不太對勁,他不太明白貴子的意圖究竟是什麼?

晚上,哥哥也回來一起吃飯餐,談的都是家鄉的一些事。修司因為在意嫂嫂在旁邊,顯得很不自在。

仔細一看貴子還是老樣子,她還是扮演著一個圓滑機敏的妻子,角色怎麼看都不會料到這個人竟然會拍那麼淫穢的照片。

晚餐上還有件十分有趣的事。

他們吃的是牛排,免不了要用刀叉,修司下小心把刀子掉在地板上了。就在他俯身拾起刀子的時候,正好對面坐的貴子,她也正好打開了膝蓋。

貴子穿的洋裝又非常迷你,因此,她的膝蓋一張開,大腿裡面的風光便盡收眼底了。

修司有點手足無措…

哇!嫂嫂沒穿內褲,他看到那部位黑漆漆的一片。

他不能在桌子底下趴太久,趕緊起身。而貴子仍然是若無其事的吃她的飯。

隔天,修司到「印象俱樂部」找夏美,兩人在一起歡樂後,他把嫂嫂給他照片的事說給她聽。

「沒錯!她在引誘你。」

夏美用十分確定的口語跟他說。

「我也是這麼想,可是…」

修司把這些日子所發生的事對夏美說了。

「這個女人可真不簡單啊,她好像在玩弄你噢。不行,你怎麼可以被一個女人搞得團團轉呢。我看啊,你得反過來採取行動!」

「那麼,該怎麼做呢?…萬一又被她拒絕的話!怎麼辦?」

「喂,我有個好辦法了!」

根據夏美的分析,貴子的本意是很想跟修司親熱的,可是礙於嫂嫂的身份而不便允許。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到目前為止,選擇權都操在貴子手上,她不敢採取主動。哥哥出差那夜的計劃泡湯,就是這個原因。

那麼,要打破這個關卡,應該怎麼做呢?

「奪取她的選擇權啊!一切由你來主控,讓她有理由覺得自己是被害者,所有的事都是你主動的。」

「你的意思是,要我強姦她?」

「沒這個必要,只要她成為你的奴隸就行了。」

「奴隸?…怎麼回事?」

「先對她洗腦,要她配合你的行動。」

所謂「洗腦」,就是將自己的性遊戲錄音後,每次都放給她聽。

暑假結束前的二個禮拜裡,修司白天打工,每隔一天就去拜訪夏美,然後把夏美當做是貴子,接著把兩人的遊戲錄音後,將錄音帶裝入指名「貴子收」的封套裡,第二天去打工的途中方將它丟入郵筒。

他之會選擇以投遞的方式是因為,怕放在桌上她不會去留意,而當面交給她的話也不方便。

緊接在性遊戲錄音帶後的,則是他訂下的一些守則。

『從今天開始,貴子就是我的奴隸了。既然是奴隸,就應該絕對服從主人的命令,我現在命令你每天要做的功課。

一、每天早上送丈夫出門後,就來我的房間替我服務。

二、上廁所的時候,只要哥哥不在,都不準關門。

三、我上廁所的時候,你在一旁服侍。

四、我回家的時候,只穿內褲來迎接我,顏色除了黑色外,就是紫色,別忘了穿吊帶襪。

五、當我想行使性行為時,不管任何時間及場合,你都要配合,不得有異議。

六、性的享樂才是人生最大的快樂,所以我們要積極的淫逸。

七、我並非性變態者,請別害怕去享受所有的快感和痛苦。

八、我洗澡的時候,你也一起進去陪我。

九、睡覺的時候,屁股朝著我所在的方位。

十、即使做夢,也要惦記著我,不管是清醒還是在夢裡,都要服從我的命令。

請無論如何將這些命令背熟!』

暑假終於不知不覺的就過去了,又是一個新學期的開始。洗腦計劃究竟有無效果,因為貴子還沒有與他聯絡,所以一切還是未知數。

「會不會是她還沒有聽錄音帶?」

修司蠻擔心的,又去找夏美商量。

「她的態度有改變嗎?」

「應該沒有啊!因為我暑假也很少待在家裡,沒有特別去留意!」

「你從現在開始,好好地注意一下,如果再沒反應,就只好採取強硬的手段了。」

接著的兩個禮拜,雖然繼續進行洗腦計劃,仍舊沒有反應。

修司覺得很懊惱,於是又找夏美商量。

兩人商妥了一個新的計劃,結論是採取強硬的手段,夏美也加人幫忙。

就在他們計劃要強姦貴子的前兩天的早晨,修司夢見夏美正含著他的性器,於是便清醒了。

啊…

早晨的朝氣,透過窗 不斷的飄了過來,是誰趴在自己的下半身處,口舐著勃起的下體。

仔細一瞧,原來是嫂嫂貴子,看她正十分投入的喘著氣,充滿貪慾的神情…

計劃終於奏效了…

修司心裡一陣雀躍欣喜,為了落實計劃裡嫂嫂奴隸的角色,他決定暫時假裝不知道。

這幅景像是修司長久以來的夢想,這究竟是真實還是在做夢?為了確認,他捏捏自己的臉。哇!好痛,沒錯,這是實實的。

在她巧妙的舌頭刺激下,修司沒多久就射精了。

「貴子,你在做什麼?」

既然已經確定眼前的事情並不是夢境,修司以平靜的聲音問她。

貴子的舌頭停止轉動,慢慢地,有點羞怯的擡起了臉。

「…修司。」

貴子此時嘴唇像火那般的艷紅,與以往的模樣大不相同,臉上浮現的儘是貪慾,連眼睛都泛漾著。

雖然頭髮已梳往後面,還是有幾撮頭髮垂到前面來,正如同她慌亂的心。

「不可以,不要靠近我!」

為了徹底實現主控權,修司以主人的口吻讓她碰釘子。貴子就像是一個受操作的奴隸般,一付狼狽的表情。

看來,她已經送哥哥出門了,她身上穿著襯衫和條短褲。

「修司,我…」

「是誰允許你含著我的東西!」

只要嫂嫂能搞定,和夏美玩得那些遊戲就能派上用場了。

「我…已經忍不住了。」

「什麼忍不住了?」

「啊,你不要逼我,求你!」

貴子開始輕撫著修司的身體。

「等等,我知道了,你很需要,是嗎?那麼一切都得聽我的。」

無論如何都要冷靜,修司沒想到一向都很沈著穩重的嫂嫂,竟然會操控在他手中,修司心裡十分得意。

一定要拿出主人的樣子,把她馴服得服服貼貼的,這也是夏美教他的招數之一。

「是這樣子的…我第一次看到你寫的日記,心裡就…」

「好了,好了。我又沒要你說這些,如果要跟我相好,就把真心拿出來給我看看!」

他開始心平氣和的向貴子逼進。

「啊啊,我當然想跟你要好。」

「是真的嗎?好…那麼,你有什麼要求我的?調換一下。這樣好了,先把褲子脫了。」

「…知道了。」

完全是奴隸的口吻,貴子下了床,將身上黑色的短褲立即脫去。

出乎意料的,她穿了黑色的絲襪,上面還有吊勾,配上滾黑色蕾絲的底褲。

接著,她脫去了襯衫。

貴子果然是按照錄音帶上的指示去做。

還是夏美厲害,她完全瞭解貴子的心,這下子,貴子是跑不掉了。

修司越來越有自信了。

如同他所想像的,貴子穿的是黑色的底褲,雖然色情十足,卻相當美艷動人。

能夠得到這樣一個超級女郎當自己的性奴隸,而且又能隨心所欲的玩弄,對男人來說,這才是真的天堂吧!

修司感歎著貴子的魅力,慾望之火又燃燒起來了。

「對了,到這兒來。」

修司讓僅穿著底褲的貴子立在一旁,他踢開脫放在地上的短褲,隨手取出了打火機。

貴子不明白他究竟想幹什麼,臉上顯得很不安。

站在旁邊的貴子,那姿態模樣簡直就像是上帝精心雕琢過的藝術品。

「把腳張開,小心別讓火傷到!」

修司說著便點起了火。

貴子看出了他的意圖,慌忙的彎了腰…

從蕾絲刺繡的空隙間可隱約看到裡面的光景。

隔了一個月不見的 部…當時因為隔著玻璃,他又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態,因此未能冷靜的觀察。

修司藉著打火機上的微火,輕輕的烤著黑色的底褲。由於是尼龍布料,不太耐火,因此接觸到火的部位,很輕易地就灼焦了。

貴子下部的全貌便跟著露出了,她極力的忍耐被火灼的滋味,偶而臉上還浮現痛苦的表情。

此時的貴子,穿著只露出性器的底褲,更顯得妖嬈,充滿了官能美。

修司覺得十分口渴,於是用舌頭去潤 嘴唇,被慾望充斥的視網裡,燃繞著嫂嫂的艷姿。

修司盤腿坐在床上,一邊玩弄著自己的性器,一邊以挑逗的眼神投向貴子。

「啊…修司…」

「貴子,別害躁啊,現在就由我來替代哥哥了。這樣好了,你來趴在這裡。」

修司慢慢從床上起來,將貴子的頭往下抽,讓她的四肢呈趴著的姿勢。

「啊…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貴子嗚咽著聲音說。

修司看貴子那姿態,好像動物一般,更激起他淫蕩的慾望。

他毫不遲疑地,伸出了中指便往秘孔裡去,手指開始逗弄起來。

「啊、啊…」

貴子像蛇般的扭動身軀,發出了滿足的聲音。

然而,修司的目的並非要使她快樂。

「怎麼了?你這隻母狗!很舒服吧?」

「啊…是…」

「再叫大聲些!」

他的手指開始前後摩擦,每當手指一伸出來,便有蜜液流出,將她的下部都弄了。

貴子一面扭著屁股,一面發出嬌聲。

「啊,不要停止!」

修司不理會她的哀求,將沾著液體的手指放進嘴裡舐著。然後,開始拍打她豐滿的臀部。

「你真不是一個的好太太!」

拍打屁股的聲音, 漫了整個狹小的房間裡。

「啊,好、好痛啊…不要打了。」

修司覺得她的屁股好有彈性,每一拍打下去,便有股興奮的快感。

他想起夏美教的,不管屁股多麼紅腫,都不能輕易停下來。

「你真的答應我的求愛了?」

「我是個壞女人,背著丈夫做這樣的事。但是,我絕不後悔!」

修司聽到她這句台詞,心裡相當感動,他欣喜著嫂嫂終於成為他的女人了…

***

這天,修司雖然很想跟學校請假,可是因為有堂課很重要,一定要出席,所以只好把貴子一個人留在家。

午休的時候,他從學校撥了電話給夏美。

「果然成功了,貴子今天早上溜進我的房間,嘴裡還舐我那個東西呢。」

「…真的啊?然後呢?」

「嘿…我覺得很滿足,只是還沒進一步發生性行為。」

「恭禧你,可是,你可別得意忘形了,就算你想跟她進一步發生關係,也要忍耐啊!在這之前,繼續加油吧。」

「知道了,還要你的幫忙呢!」

「要我幫忙可以,但是不能把我忘了喲!」

第十章 潛在的魔性

學校下課後,回到家已經四點了。

平常他都用自備的鑰匙開門,今天則是按門鈴。

修司想,貴子會用什麼樣的姿態出來迎接呢?他很感興趣的期盼著。

如果她果真是只穿件底褲出來迎接的話,那麼洗腦就算成功了。

「你回來啦!」

開了門的貴子,一如往常的穿著圈裙。

修司的表情突然好失望。

貴子對他說了聲「讓你久等了」後,便一把抱住了他。

她立刻送上自己的嘴唇,接合修司的,舌頭往他口腔裡不斷地撩撥。

貴子激動的熱情,將修司的慾望再次喚醒,那股隱藏的烈焰,開始奔騰起來了。

夏美教他的是,要使她成為自己的性奴隸,還不能進一步有肉體的結合。然而,修司是個年輕且血氣充沛的男孩子,這點他似乎辦不到。

長久以來,他便一心一意的想著嫂嫂,特別是這兩個月以來,他 到了男女之間有趣的一面後,更難以捨棄肉體結合的魅力。

他已經無法壓抑住那股想和嫂嫂做愛,沈溺於女體中的慾望了。

將嫂嫂視為性奴隸那應該是件多麼快樂的事情啊!然而,讓嫂嫂 些甜滋味才更有趣呢!修司覺得他已無法再忍耐。

無論如何,他現在只想快點和貴子結合,那股慾望終於戰勝了夏美提醒的招數。

貴子緊緊地抱住他,濃厚的親吻不斷傳來,他已注意到她圍裙底下只穿件黑色的內褲。

沒問題的,我雖然還搞不清夏美「性奴隸」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不管如何,我已經能確定,貴子是屬於我的了…

修司的心裡百感交集,他摟著嫂嫂也回應她的親吻…兩人舌頭糾纏著,傳送彼此的唾液。

貴子開始喘著氣,下半身緊壓修司已膨脹的股間。

「啊,修司…」

修司已瞭解了為什麼貴子曾說過她喜歡頹廢型的作家。在她端莊冷靜的氣質下,隱藏了無限的熱情,而現在因為夏美的奸計,使她脫去了假面具。

兩人瘋狂的糾纏著舌頭,相互舐吸對方。

那接吻的聲音,在狹小的玄關處 漫,成了接下來過激的慾望的序曲。

不管如何,貴子這麼的熱情,似乎不太尋常,那激情濃烈的吻幾乎使人口腔麻痺,修司的生理立即起了變化。

「貴子,你要這個嗎?」

修司向前挺起了腰,把自己交給了貴子。

貴子伸出了舌頭,便從那前端開始舐起來…

「啊…太棒了!」

修司全身都感受到那股快感,不禁抓著貴子的頭髮。

「真好…修司的XXX。」

沒想到這樣的話會從一個淑女的嘴裡說出。

貴子忘情的舐著他的性器,唾液和那下體的分泌物沾 了她的臉頰。

修司已漸漸地達到快樂的顛峰。

「貴子,現在換你了,讓我來吧!」

修司要貴子像狗一樣的趴在玄關上,自己也跪了下來,早上那件燒破的內褲,還穿在她身上。

圍裙已無法遮擋她淫蕩的姿態,從內褲的破洞裡裸露出的性器,更充滿了色情的意味。

「把屁股再翹高!」

他說著便幫她把屁股擡高…

已經興奮的下部,正發出淫逸的芳香。

終於成了我的了…

修司覺得頭暈目眩,同時也沈醉於其中,他的舌頭伸進了峽谷,開始舐起來。

此刻,舌頭與女裂處的會合,已無任何東西可以阻擋了。

「啊…修司,好好的吃我吧!」

貴子欣喜的扭著屁股…

「啊、啊…」

貴子發出了呻吟的嬌聲,頭髮散亂開來,就像是一隻發情的母狗般。

女陰處不停地噴出愛液,似乎在等待雄性動物般。

修司想和貴子結合的欲求已無法再忍耐,他脫下了褲子,立在貴子的背後,將那肉棒插進已 潤的花蕊中。

「啊啊,修司,來吧。」

貴子彷彿在催促他一般,彎低了上身,分開了雙腿。

於是,修司稍一使力,輕擺了一下腰,那下體便順利的被吸進去。

終於,能跟貴子結合在一起…

修司的腦裡浮現出這些日子以來,和嫂嫂間的種種插曲,覺得胸口有股莫明的感動。

激情慾望裡,所有的感傷也同時一起襲來,使他更由衷的投入熾烈的男女行為中。

聽著貴子的喘息,修司開始積極地在裡面進出,儘管她的下部已潮 成一片,他仍未有停止的意思。

修司甚至加速了他的回轉動作…

「啊啊,啊…太棒了…進去吧!再往裡面去…啊啊…」

嫂嫂的手指抓著玄關的墊子,過度的興奮使得手背上的青筋都清楚的浮現出來。

她的臉早已通紅一遍,沈醉的不斷朝左右搖擺。

修司清楚地感覺到從身體深處不斷上升的快感,他因此再加快速度…

在她底褲的破洞裡出入的肉棒,已沾滿了愛液,因燈光的反射,看起來竟有些奇特的凹凸放在上面。

肉體與肉體之間激烈的接觸所產生的聲音,不但充滿了整個玄關,還雜有兩人慌亂的喘息和呻吟。

她的下體緊緊地箝住修司的性器,那力量愈來愈強烈,一點也不放鬆。

來自腰身的陣陣痙攣不斷地傳來,漸漸地擴大擴大…

修司一股作氣地直逼她的子宮,接著便吐出了一連串精液。



















0.015120029449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