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老婆被山民上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06年9月是我們結婚10周年,為了慶祝這個重要的日子,老婆已經策劃了很久,最終決定利用我們的公休假自助旅遊一趟,目的地定在美麗的湘西鳳凰,在美景�慶祝我們完美的婚姻.於是我們從上海出發,飛到張家界,在經過了4個多小時的大巴顛簸,終於在下午抵達了美麗的鳳凰.首先找到我們網上預定的賓館住下,老婆便抑制不住興奮的心情拖著我去領略鳳凰小城的美景美食.順便找了一家當地的旅行社,預定了以後幾天的行程,其中有一天是去城外的烏龍山剿匪,因為老板極力推薦,說是才剛剛開發的景點,不但景色優美,而且遊人很少,這正合我們的心意,因為我們走過全國很多地方,已厭倦了遊人如織的景點.已厭倦了遊人如織的景點.

第三天早晨8點,我們準時從鳳凰一個叫虹橋的地方出發,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山路顛簸,直到了汽車再也開不了的地方,我們一行七八個遊客在導遊的帶領下開始了"烏龍山剿匪",其實就是在山路上轉來轉去,幸好風景還不錯,但是路實在難走,有些地方根本就沒有路,而且邊邊上就是懸崖,相當危險.一路走來,除了我們幾人,鬼影都沒有遇到,的確很偏僻.由於我和我老婆平日�根本就沒有什麽體育鍛煉,身體素質很一般,比不上其他幾個大學生遊客,慢慢地與他們拉開了距離,導遊安慰我們:"沒事的,我帶他們先走,反正就一條道,走到底就到了我們中午吃農家飯的地方,你們不用著急."我們答應著,放寬了心,農家飯也沒啥吃的,早吃晚吃都一樣.於是我們不再像趕路般急行,放慢了腳步,欣賞著沿途的風光,並且不時地拍照留念.一會功夫,他們幾個已不見了蹤影..大概又走了半個小時,老婆突然憋紅了臉,羞答答的對我說:"老公,我...我要小解...怎麽辦?"我不禁啞然失笑:"怎麽辦?就地解決唄."我擡頭觀察了一下地形,我們正走半山腰,後面來路可以看見無人,前面十幾米是個大拐彎,就地解決應該沒有問題,老婆猶豫著看者我,我安慰她,"沒人的,我幫你看著前面,你抓緊."我緊走了幾步,到達了前面拐角處,並且身先士卒地掏出小弟弟先放起水來.這時,我看到老婆很無奈的咬了咬嘴唇,前後看了看,找了山麓旁邊一棵樹,褪下牛仔褲,蹲下開始小解,白花花的屁股露了出來,與眼前的山水相映成趣,正欣賞間,突然從老婆小解的大樹上跳下兩個人,沖著老婆大喊:"怎麽可以隨地撒尿!破壞風水!!"我暗叫不好,原來這棵樹緊挨著山坡,我只註意了山路前後,卻沒料到這不著村店的地方會有人從天而降.

這兩人穿著很破舊,一個滿臉胡子,大概四十幾歲,另外一個三十出頭,高高瘦瘦,正色咪咪地盯著我老婆裸露出的臀部.再看老婆,已被這意外嚇得快昏過去了,大概因為憋得太久了,依然在噓噓著,尿水流了一地.直到胡子走到她面前蹲下,不懷好意的盯著她的胯間,才想起自己此時的狀況,連忙站起身,拉上了內褲,正準備拉上牛仔褲,卻被胡子一把扯下皮帶,惡狠狠地說:"怎麽不說話?想撒完就走?"老婆見逃不過了,只好兩手提著褲子,漲紅了臉,可憐巴巴地回答:"大...大哥,對不起...沒有洗手間,我...我實在...實在忍不住."到後面已聲若蚊蟲,胡子又問:"你幹嗎的?怎麽一個人?"老婆眼淚汪汪地回答:"我來剿匪...不不...來旅遊的."稍做停頓,聲音高了些,"還有我老公!"說完眼睛往前找尋著我,而且叫喊著我的名字.


而我卻正思想激烈鬥爭著,這不正是我內心期盼的嗎?而且我這會出去,也打不過這兩個山民呀,就在我思前想後時,胡子上前一個巴掌,"還說謊!你老公在那�?"老婆嚇得一手捂住臉,一手提著褲子,淚流滿面,我氣憤無比,正憂郁要不要現身,胡子又說:"走,到下面去!"我一看,原來山坡下十幾米處有一間木屋,很簡陋,估計是廢棄的看山或看護莊稼的小屋,他們想把我老婆弄進去,豈不是...?我突然決定暫不現身,靜觀其變.這時,兩人拽著老婆就走,老婆剛要反抗,高個又揮揮手作勢要打,老婆急忙放棄,乖乖地被拉進了木屋.等了片刻,我也躡手躡腳地跟了過去,隨便找了個縫隙窺視著.原來�面還有張木床,胡子坐在床沿,老婆低頭站在他面前,高個則守在門口.只聽胡子說:"你壞了我們的風水,你說怎麽辦吧?"老婆喃喃道:"我..我賠..賠錢.""錢呢?"我老婆連忙在口袋�摸著,只掏出了幾十快,錢都在我兜�呢,因為我老婆雖然三十了,但個性依然像小孩兒一樣,什麽事都依賴我.




所以只要我們一起出門,她身上基本不帶錢.胡子一把打掉我老婆手�的錢,惡狠狠地說:"你當我要飯的?不行,沒錢就讓我們弄兩回,沖沖喜."說完便把我老婆一把摟在懷�,左手已伸進了她的內褲摳摸著,老婆大驚,正要喊叫,高個也沖過來又揚揚手,大聲恐嚇:"叫就弄死你!"老婆顯然被嚇住了,不敢再叫,只是無聲的流淚,象征性地抵抗著,胡子和高個前後夾擊,在她身上亂親亂摸著,一會功夫,老婆身上已被剝得光溜溜的,兩只手不知道該捂著上面還是捂著下面.這時,胡子停止了動作,麻利地脫掉了褲子,斜靠在床上,"臭娘們,過來!"老婆抽泣著,乖乖地走到床邊,胡子猛的抓住她的頭發,把她的頭摁到雞巴前,說"快吃!"老婆掙紮著,胡子擡手又是一巴,老婆不敢再反抗,一邊大哭,一邊認命地把胡子的雞巴靠近嘴邊.(這�我要介紹一下我老婆,她是她們單位公認的美女,身高一米六八,體重一百左右,而且皮膚很滑,我每天都要脫光她抱在懷�睡覺.)顯然胡子的雞巴腥臭無比,還未接觸,老婆便露出了嫌惡表情,稍有猶豫,胡子哼了一聲,她便急忙把雞巴放進了嘴�,接著,她盡量張開小嘴,把龜頭吞在嘴�,用手扶住陰莖,口中不停吸吮著龜頭,我聽到胡子不斷輕輕呻吟著,他的陽具好大,老婆的小嘴根本只能吞入一半也不到,烏黑的雞巴與她白白靚麗的臉蛋對比強烈,我看到老婆像一頭狗一樣,跪在地上服侍他,這畫面實在太淫蕩,我不禁掏出堅硬如鐵的雞巴輕輕擼動著。



老婆發出吸吮的聲音,小嘴成了一個O型,盡力把他的雞巴含入,但她不太懂技巧,再加上胡子異乎常人的性器,老婆的嘴角也幾乎被擠裂了。吸了一會,胡子翻身下床,把老婆扔到床上,仰面朝上,按住她的頭在床沿下,然後他向前一挺,又把雞巴硬生生插入了三分之一,直頂到老婆的喉嚨深處,然後不停抽插,一下下插著,而老婆的嘴唇也拉至最大,連鼻子也翻了上去,呼吸也幾乎停頓了,想嘔吐又吐不出,就像一件吹氣娃娃被他玩弄著。這時,高個再也忍不住了,迅速脫掉衣服,沖上床抱著老婆的屁股,把頭埋在兩腿之間忙乎著.  我想差不多插了十分鐘,老婆滿面通紅,我看到胡子的雞巴在她口腔內大力震動了一下,我知道他在我老婆口中射精了,他把雞巴抽了出來,呼喝要老婆把精液吞下,不準吐出來,因為仰面朝上,又無法掙紮,只好含淚盡力地吞下,但精液實在太多了,仍有不少從她嘴角流了下來。接著,高個漸漸的上移,瘋狂地允吸著她的堅挺的乳房,雙手也上下撫摸著,兩根烏黑的手指在她的陰戶中慢慢進出著,老婆的掙紮越來越無力,意誌開始渙散,口中也開始發出低低的呻吟。


高個見時機已到,把老婆的臀部向內拉了拉,擡起她的雙腿,看看她的陰戶笑道:"都濕成這樣子了,還假正經。"只聽"撲……"的一聲雞巴便插了進去。"啊……"老婆慘叫著,知道自己被真正強奸了。高個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畢竟他平日�到那�嘗到這種城�漂亮女人的滋味,何況我老婆又是那麽楚楚動人.他使勁抽送著,大雞巴不停地在我老婆的陰戶中進出,每次幅度都很大,,肉棒直插花心,發出"撲撲"的撞擊聲,"喔…"強烈快感的侵襲讓老婆忘記她現在的遭遇,只覺得自己陰道內部不斷的泄出一股股熱流,可能是實在受不了高潮一波波的來襲,她掙紮著想要躲開高個的最後沖刺,高個哪肯放過,抓住她的大腿,抽插了至少十分鐘後,一股熱流激射老婆子宮,我看見她一陣陣痙攣,整個子宮和陰道好像緊縮起來,全身發軟躺在木床上.



這時胡子也休息得差不多了,移到我老婆邊上,命令道:"快起身趴好."老婆清楚掙紮沒有好事,只得翻身乖乖地趴在床上。"我們換個樣子,從後面幹吧?"胡子笑嘻嘻地嘲弄說:"我看你剛才叫得挺爽."老婆羞愧無言,知道自己難逃再次被強奸的命運,不禁又流下眼淚.胡子說:"不許哭!不然我們永遠鎖著你,天天操,反正沒人知道."老婆身體一抖,這才是最可怕的.胡子摸索著她豐滿的臀部,老婆渾身顫抖,回頭怯怯地說:"大哥,你放了我吧!我……我已經被你……占有過一次了……""那不算!"胡子說:"再羅嗦,操死你!"又命令道:"把屁股翹起來!"老婆無奈地微微翹起了渾圓的臀."翹高點!"胡子又說.老婆只得照辦.胡子跪在她身後,雙手撫摸著她的屁股,順著股溝摸到她的陰戶,輕輕撥弄著陰核.我老婆平時就怕被我摸這�,一摸就流水,更何況剛剛才幹了一場,被胡子摸了片刻功夫,就發出了低低的呻吟,陰戶立即濕漉漉的,**非法內容**和著高個的精液順著大腿直流."好逼!"胡子贊嘆著,挺起雞巴一下插了進去,老婆又止不住"啊"的一聲尖叫,為自己所受的侮辱尖叫,也為陰戶傳來的快感尖叫.由於胡子已經泄過一次,他不緊不慢的抽插著,肉棒直插得老婆甚至踮起了腳尖,還不停的拍打著她雪白的臀部,紅紅的手印清晰可見,老婆顯然逐漸感到快樂,雖然知道後面不是丈夫,但下體的強烈快感還是讓她忍不住高聲呻吟,"啊……啊……噢……唔……"她的叫聲鼓舞著胡子,越發下體用力猛插,他要征服這個城�女人."啊……啊……"老婆叫道:"輕一點……啊……我……我不行了……你太用力了…"胡子笑嘻嘻地說:"你比我老婆強多了,我真沒入過這麽舒服的逼!"

老婆更加大聲地叫著,她的聲音在胡子聽來,更增加了他的興奮程度,很快也達到高潮,"啊……"的一聲,又一次在老婆的陰道深處射精.而我可憐的老婆被胡子的精液一噴,花心一陣酸麻,也達到了又一次的高潮.兩人同時癱倒在床上,胡子的雞巴繼續在老婆的陰道�泡著,他不想拿出來,我知道這滋味,泡在�面實在太舒服了,我也經常如此.此時一旁早已按耐不住的高個把略有擡頭的雞巴塞進了我老婆的嘴巴,高潮過後的老婆渾身酥軟,根本沒有了掙脫的力氣,只能任其雞巴在口中膨脹,稍後再一次被高個反按在床上,從容不迫地奸淫著,而她已經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聽見兩具肉體相撞所發出"撲撲"聲和雞巴進出陰戶的"滋滋"聲,而屋外偷窺的我看到老婆被別的而且這麽粗俗的男人反復奸淫著,早已忍不住射出,而且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又一輪的蹂躪結束,兩個山民才扔下我老婆,心滿意足的離開了,老婆連忙收拾自己,而我則裝作不知道老婆在哪�的樣子,離開木屋一段距離,開始扯開嗓子叫喊著老婆的名字,直到我"順利"地找到她,假裝很生氣:"你怎麽亂走,到哪兒去了?"而老婆的解釋是她撒完尿後發現我不見了,手機在這鬼地方又沒有信號,回頭又找我去了...






















0.012646913528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