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美貌前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前一陣子,公司常常須要加班,或許冰咖啡喝得多了,兩天前忽然覺得頭暈得厲害,回到家後,咳嗽愈來愈嚴重了,最後連喉嚨都開始痛了,感冒就是這樣,不舒服的症狀接連到來,體溫也開始升高了。

  印象中在國小以後,就一直都沒有病到要請假在家休養的地步,哪知道現在都已經是快三十歲的人了,突然來了一個意外的重感冒。

好在這兩天,她一直陪在我身邊,在她知道我生病之後,帶了簡單的幾件衣服,便來這裡陪著我,跟著我請了兩天的假,我精神比較好時,稍微問了她工作的事情要不要緊,她卻說我的身體比較重要,工作的事她已經先請跟她一起工作的姊姊幫忙了,等我病好了之後,她再替她姊姊代班。

  她現在應該算是我的朋友,但在一年前,我們卻是有婚姻生活的夫妻。

  我這個老婆得來有些奇怪,當時的她,其實是我女友的妹妹,我第一次見到她時,是在和她姊姊交往時認識的……

  她姊姊是我大學時的學姊,一個聰明、外向的女生,長得很漂亮,我第一次看到她時,她對我微笑時那可愛的表情,真是讓我看得連心都麻了,後來在同學的慫恿下,也不知打哪來的膽子,鼓起勇氣去向她表白,沒想到她真的接受了。

  現在想來,我能交到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上天還真待我不薄啊!我們交往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直到大學畢業後,我收到徵兵單,運氣不好,服兵役竟然要去南部,為了避免長距離的戀愛,最終感情會漸漸淡去,無可奈何才忍痛分手了。

  那是在和她交往大約一年後,一個週末她突然和我說她妹妹阿甯要畢業典禮,邀我一起參加,那時和她感情正濃,當然一口答應了……

  那天阿甯穿著高中畢業生的制服,胸前戴著胸花,皮白膚嫩,短短的馬尾,薄薄的櫻唇,相貌相當清秀,阿潤--她姊姊的名字--替我們雙方介紹過後,為了替阿甯慶祝畢業,我和阿潤一起帶她在台北市區四處逛逛,晚上還看了一場電影,一直玩到十一點多,送她們姊妹回家時已經午夜十二點了……

  我一直送她們到家門口,阿甯靦腆笑了笑,朝我揮了揮手,輕輕說了聲:「姊夫!謝謝你,今天我玩得很開心……」道別後走進家門,留我和阿潤兩人,阿潤告訴我她有點驚訝我和平日內向的阿甯挺聊得來,謝謝我當天陪她們姊妹,進門前還輕輕和我吻別,她的嘴唇好柔、好軟……

  「嗯,燒已經退了,看來應該很快就會好起來了。」在身邊替我量體溫的阿甯高興地說著,她取下口罩,看樣子已經有點鬆了口氣,這兩天來一直坐在我身旁,兩天下來闔眼休息的時間都不多,看起來已經有點倦色。

  這時她站起身子,去廚房拿過一杯溫開水和感冒藥,服侍著我吃下,經過了兩天的休息,我的病情已經好很多了,大可以自己下床去拿藥,但她仍是堅持讓我躺著休息,自己去替我拿藥,相當的體貼、溫柔。

  算算時間我們離婚已經快一年了,因為我們都還太年輕,才交往三年就急著完成終生大事,婚後的生活,現時的壓力,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像,壓得我們喘不過氣,婚後兩年,我們常為生活的大小事情起爭執,在幾次大規模的爭吵後,雙方協議先暫時多留給彼此一點空間,於是簽定了離婚協議書。

  在離婚之後,我們之間少了很多金錢、生活上的壓力,又比較談得開了,我們雖然沒有住在一起,但週末一起晚餐、逛街、看場電影,已漸漸變成了例行公事。

  「阿甯!」這時她已經洗過了澡,穿著睡衣坐在我床沿,我還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清芳。

  「嗯,怎麼?」

  「這兩天真是辛苦你了,多虧有你,我身體已經好很多了。」

  「傻瓜!我們又不是外人,你跟我客氣什麼?」

  看著她溫柔的笑容,一陣溫暖從心裡緩緩升起,她看我一直盯著她瞧,輕輕笑道:「你看什麼?有什麼好看?」

  「沒什麼!突然覺得你今天特別好看。」

  她抿嘴笑道:「才有了點精神,又開始貧嘴了,一開口就不正經。」

  「像你這麼漂亮的美女,現在應該很搶手吧!是不是有很多男人想追你?有男朋友了沒有?」

  「沒有。」隔了一會兒,她才又開口:「有時我桌上會收到一些未婚男同事的鮮花或卡片,有幾個還來邀我出去吃晚餐、看電影,還有的在我下班時,說要送我回去,但都被我婉拒了。」

  聽到她現在還沒有對象的消息,我的心不自覺一鬆,問她:「為什麼不接受呢?別人這麼用心,你都不會心動嗎?」

  「我還不確定我想不想這麼快就再來一段新的感情……」她淡淡的說,但我想她應該是還沒有放下我們之間的事吧!

  「那你呢?你有開始和哪個美女交往了嗎?如果到時要發喜帖時,別忘了算我一份。」她開玩笑地說。

  「嗯,我比你快些,已經有女朋友了。」

  看她原本輕鬆的表情有了些變化,隱藏不住焦慮之色,急著問道:「你們……她是什麼樣的人?長得漂亮嗎?對你怎麼樣?你們在一起多久了?你……你很喜歡她嗎?」

  聽到她失望、焦急的語氣,突然覺得她好可愛。

  「她長的很像你,我們在一起……算一算日子,到現在應該有六年了吧!至於她待我怎樣……我生病的這兩天裡,她一直在我身邊照顧我,你說她對我怎麼樣?」趁她尚未反應過來,輕輕握住了她的手,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她足足呆了二十秒才反應過來我說的就是她自己,生氣地甩開我的手,瞪眼道:「死相,病還沒好就來偷吃豆腐,虧我這麼細心照顧你,你這沒良心的,就只想著要欺負人家。」

  「對不起,我情不自禁,哈哈……」我哈哈大笑,看她臉上紅得像熟透的蘋果一樣,真的好可愛……

  「你再胡鬧我就要回家了,反正你病也好得差不多了,留你一個人也死不了。」

  我調笑地說:「小美人,也不看看現在都幾點了……都快十點了,你這麼漂亮的美女,走夜路上,一定危險得很。」

  她「嗤」的一笑,道:「在哪裡都比在你這色鬼的床邊安全,生病了還在想要怎麼欺負人。」

  我輕輕握住她手,笑道:「要不是前些日子沒有人幫我暖被,我也犯不著生這場倒黴病了。」

  她看我的眼光一直在她身上飄移,笑道:「你看什麼?好不好看?」

  我哈哈大笑:「好看,好看,非常好看。」

  她白了我一眼,說道:「你慢慢看吧!我要去睡了。」

  我看她說著便要走出房門,忙一把拉住她,調笑道:「累了就上床來睡啊!你要上哪去?」

  「你是病昏頭了嗎?我睡沙發上。」

  「甯!等等……」她轉過身來,微笑望了我一眼,然後回身關燈出房……

  討了個沒趣,胡思亂想間,昏昏沈沈也不知過了多久,迷迷濛濛的似睡似醒,突然聽到一聲輕響,似乎是房門開啟的聲音,我一愣之間,突然眼前一亮--床頭燈被人打開了。

  「是誰啊?現在已經是白天了嗎?」瞇起眼睛,偷瞄一眼鬧鐘--十二點半……

  「沒聽過小偷光顧還來幫忙開燈的,是阿甯嗎?」正想開眼看看,突然耳朵內一陣輕癢,隔不片刻,聽得一聲「嗶」,然後那東西又從耳中離開,我眼瞇一線,看清原來是阿甯拿著耳溫槍坐在床沿。

  「37度!嗯,燒全退了,再休息一天應該就可以了。」聽到阿甯自言自語,我心中又升起了一些感動--那麼晚了,她還特地起床替我量體溫,對我倒還真關心……

  偷偷瞇眼再看,眼睛才剛開一點,就發現此時她也正看著我,忙又閉上眼睛,繼續裝睡。

  「睡得真熟……想想還真是好久沒這麼近看著你了……」

  「她在幹嘛?」我心裡想著,臉上仍是盡力裝出熟睡模樣。

  「明天,或者後天,我就要回去了,你病既然好了,我也沒理由待在這兒,好好照顧身體,別再生病了……」

  這些像哄小孩的話,以前年幼時常聽老媽念著,早聽膩了,誰知現在聽來,心裡竟然說不出的受用--原來她真在意我。

  這時臉頰上一陣溫暖,忙瞇眼偷瞧--原來是她在親吻我的臉頰。之後她就一直呆坐在那兒,不知過了多久,她才回過神來,輕輕說了聲「晚安」,起身又要離開。

  「這下子可捨不得你走了……」想著,突然一把摟住了她腰,沒等她反應過來,我的唇已經貼上了她的薄唇,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會突然有這種衝動……

  我一直吻她吻到吸不上氣,才輕輕離開了她的嘴唇,沒等她喘過第二口氣,我的嘴唇又貼了上去一陣熱吻,這樣一連吻了三次深吻,腦中實在有些蒙了,我才仰起了頭,將她身子摟在懷中,慢慢張開一直閉著的眼睛。

  她喘了幾口長氣,才緩緩問出話來:「你……你一直都是醒著的?」

  我笑了笑,回她:「原本半睡半醒,被你這公主一吻,就全醒了。」這時才看清她的臉,原本白嫩的雙頰上浮起了兩朵紅雲,清秀美麗外,又多了幾分可人。

  「你……你一直在偷聽我說話?……我說了些什麼,你記不記得?」看她著急、羞赧的模樣,我心中又多了一些喜歡。

  「我不記得了。」看她像鬆了一口氣的表情,又忍不住想要逗她一下,「你不是說很久沒那麼近看著我了,現在再近一些看。」不等她回話,又是熱唇貼上,將她接下來要出口的話都吞了下去。

  「你……你騙人,還說沒記著……」看她嘟著小嘴的可愛表情,剩下的一段話卻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好不好看?」聽到她笑吟吟的問話,我才驚覺我又看她看得癡了。

  「你這小狐狸又害我看呆了。」我輕輕笑著,伸手隔著衣服在她小腹上輕捏一把。

  「嘻嘻……誰叫你這色鬼總愛色瞇瞇地盯著人家瞧?」

  「老婆好看不讓老公瞧?難道是向鄰居炫耀的嗎?」說著左手握住了她的小手,右手悄悄解開了她睡衣領口的兩顆扣子。

  「嗯?」她似乎是發現了我的手開始不規矩,出手制止了我。

  我翻掌握住了她的小手,在她臉頰上又親了一下,摟住她身子的手臂又緊了些。

  「你……你別玩了,我要睡了……嗯……」話還沒說完,我又吻上了她薄薄的櫻唇。

  過了不知多久,直吻到她整個身子軟在我懷中,我才不捨地離開了她的雙唇,輕輕親吻她的耳朵,右手放下了她手,隔著睡衣在她腰上、背上搔癢著。

  兩年的夫妻畢竟不是假的,她身上哪些地方敏感,我比她自己更清楚,很快就感覺到她呼吸愈來愈急,身子也愈來愈軟,整個人都快貼在了我前胸。

  沿著臉頰、粉頸一直親下來,探手上來又解開了她兩顆扣子,嘴上不停,在她香肩、胸前淺吻,右手伸進了她睡衣內輕輕撫摸。

  看到她淡紅色的雙唇,微微開闔,我的手在她雙峰上輕輕揉捏摸撫,低下了頭,又吻上了她嘴唇,左手緩緩按在她小腹上輕撫。

  「不……不要了……我該睡了……」聽到她輕聲喘息著,我在她臉頰上再親了一下,在她耳邊低聲笑道:「你既然有意讓我一親芳澤,我做老公的也捨不得拒絕啊!」

  不待她回話,又是一陣深吻,左手緩緩拉下她的睡褲……

  「嗯……嗯……」左手漸漸下滑,隔著內褲輕輕愛撫她乾澀的下身,逗得輕哼了幾聲,我雙唇再次貼上了她可愛的臉頰,右臂一緊,將她摟進懷裡,左手慢慢加速……

  直到左手手指感到陣陣溫潤,我才拿開了手指,伸手拉下褲子,牽著她的手輕輕握上那話兒……

  「原來這大傢夥還記得我……」她頑皮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響起。

  「它怎麼可能忘記它的老朋友呢?」我輕聲調笑著她,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

  「你準備好了嗎?」看到她白嫩的臉上朵朵紅雲,一直紅到了耳根子,她別過了頭,輕輕回了聲:「只有今晚爾已喔!」聲音小到要貼在她頰邊才聽得見。

  「嗯……輕一點……」

  「小妹妹那麼緊,多久沒做了?」

  「這些時候沒和你一起,怎麼會有……嗯……不要……不要太深……我……我會很痛……」

  看她臉色蒼白,好像不太舒服,我將她緊緊抱進懷中,四片嘴唇又再接在一起……

  親吻著她的耳朵,左手輕柔地撫弄著她的下身,隔了一下子,她才小聲地說:「你…你可以動了…可是……輕一些……」

  實在是好久沒做了,自從和她離婚後,枕邊從沒別人,現在溫香在抱,軟玉在懷,陣陣馨香不絕傳來,她溫軟的身子柔順地依著我,合著我的動作,即使很長一段時間沒這般親近了,她溫柔的身子比以前緊窄得多,但默契仍是沒有減少,溫柔許久,我見時機將到,忍著衝動,在她耳邊輕問:「今天是安全期嗎?」

  她嬌吟著點了點頭:「前陣子才來過……」

  我雙臂一緊,將她緊緊抱進懷中,隔了一陣,感覺她身子像沒了骨頭般,軟軟地貼在我身上……

  相依休息片刻,才聽她開口道:「你還是在乎我的。」

  我溫柔地摟著她道:「嗯,我怎麼會不在乎你了?」

  「你還會關心我,還記得問我今天可不可以那個……」聽到她輕柔嬌羞的聲音中,似乎帶著些感動。

  我開玩笑地說:「你爸爸不是一直很想快點抱孫子嗎?早點讓他有個孫子抱抱,也好盡一份孝道,我這做女婿的也該努力些才是。」

  「那……那怎麼成!我們已經不是夫妻了!這……這小孩子是不能有的!」

  聽到她緊張的口吻,我心裡一熱:「傻瓜,到時你怕我丟下你不理嗎?」

  「可是……我們已經……」

  「我們不過是暫時分開爾已,到時我們一定會有一場更盛大的婚禮。」

  「呵呵!貧嘴!誰答應嫁給你了?」聽到她清脆的笑聲,看著她可愛的表情,一陣激動傳來,不由自主地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你!不是說好一次爾已嗎?」

  「沒有啊!你說是今晚,今晚還長著,大概還可以來個十幾次吧!」

  「你怎麼那麼好精神,我要吃不消啦!」



  「這一年下來,要多少有多少,你還想要幾次?」

  「不……嗯……」話沒說完,剩下的話又被我堵住了……














0.015796899795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