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附圖小說]慾望難填 正文02小姨子莉奈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icemen00 於 2016-1-28 18:46 編輯

再次宣導,看隱藏不一定要回覆,可以按感謝,按感謝不用打字。

喜歡本文請給感謝,不一定要回復,歡迎大家交流心得,謝謝∼


以下本系列正文,圖少文佳∼

========分割線,勿理我。作者:icemen00========

我妻法子的妹妹莉奈,小她兩歲,是個纖細的長腿小美人,有著跟姐姐一樣的小巧臉蛋和俏麗的的臉孔。


莉奈大學畢業後,當了幾年的圖書館員,法子本是要照顧妹妹而讓她住到我的大宅裡,更讓我介紹她到公司當徐萌的秘書,卻沒想到只是獻給我另一個犧牲品,有這樣的一塊美肉經常在身邊悠晃,尤其莉奈常喜歡短裙加絲襪高跟涼鞋的穿著,身為她的第一個肛交她的男人,每次都看得我肉棒發硬。

後來我找了個周末機會,連肏帶玩一整天,肏的法子下體幾乎麻痺,一碰就高潮不斷,難以承受,終於成功強逼法子,讓我騎莉奈,替那長腿小美人開苞……
========分割線,勿理我。作者:icemen00========

那天莉奈醒來時,已經在我和法子的床上,她身上一絲不掛,只穿著一雙繫踝的白色高跟涼鞋,嚇的她縮成一團,仍擋不住外洩的春光,和修長的美腿。

看到姐姐法子只穿著一雙黑色的吊帶絲襪高跟,令她吃驚的是,一向給人知性美女形象的姐姐,陰毛居然被剃成淫蕩的心型。

等聽完姐夫邪惡的宣言,讓自己成為他的女人時,莉奈簡直不敢相信,直到我殘暴的在莉奈眼前,抓著腰猛肏到法子崩潰,甚至高潮到翻白眼昏死過去,還不斷的在她身上猛力撞擊時,聽著法子要死去般的呻吟,莉奈才喊我住手。

「姊夫,你、你快停下來,姐姐受不了了。」

「如果妳代替她,我就停下來。」我沒有停止,反而抱住法子更加用力的頂送,法子汗濕了全身,長髮一縷縷的黏在身上,像死去一般,完全癱軟在我的懷裡,任我玩弄,只有被撞到深處時發出一聲悶哼。
0010201.jpg


莉奈看著法子兩眼翻白雙頰潮紅,不知道那是法子連續高潮到極點的表現,還以為是痛苦的表現,莉奈終於鬆口「我、我答應你。」

我放下高潮中的法子,拔出肉棒到莉奈眼前站定,莉奈終於第一次正視我的赤裸身體,有種陌生的熟悉感──我跨下露出一條巨大的陰莖,莖身又粗又長,表面色素沈積,看上去烏黑發亮,硬梆梆的龜頭又圓又大,比鵝蛋還大上幾分,色澤黑中透紅,棒身粘滿液體彷彿一根鐵棒,閃耀著淫穢的光澤。

以前上學也曾看過男性肉棒的圖片,但莉奈見到這樣巨大的肉棒,幾乎要和自己的手腕一樣粗細,似乎比自己的小臂還長,此時喉頭像被堵住一樣,透不過氣來。

我將龜頭頂到莉奈的鼻梁上,在那細膩的凹陷處摩擦「妳看,上面都是妳姐姐的味道,好聞嗎?」
0020202.jpg


「變態……」

我心想,妳不知道放在嘴面裡幾次了,還裝淑女。

我接著推倒莉奈,雙手握住莉奈的的腳踝,將她的雙腿高舉,整個人跨在莉奈的花唇上方,把她的屁股押的高高翹起,莉奈只感到屁股被雙腿帶的離開床上,身體拱了起來,秘處高高的懸空,完全展露在姐夫面前。

此時莉奈的秘處忽然一熱,被一個粗圓的物體緊緊頂住,原來姐夫挺起肉棒抵住自己粉嫩的花唇,碩大的龜頭像拳頭一樣,頂住小巧的入口。
0030203.JPG


姐夫的龜頭的直徑比自己的手腕還粗,硬梆梆將密閉的肉縫擠得張開。

莉奈腦海一片混亂「這、這樣就來了?」只能保持著僵硬的姿勢,木然面對我的進入。

柔嫩的穴口被龜頭擠得圓張,內部緊窄的花徑一分一分容納下龜頭的直徑。只前進了不到寸許,肉棒便停了下來,被一層韌韌的薄膜擋住。
004

我一口氣憋了半天,此時才吐了出來,彎下腰去伸出舌頭往莉奈的胸部上,一路往臉頰狠狠的一舔「妳身上好甜,小姨子,妳真的好緊。妳要知道,我肏過妳以後,妳就是我的女人了。」

「噁心!」莉奈忍不住罵了一聲,她臉頰和胸口上滿是唾液,她沒想到一向紳士無比的姐夫,居然有這麼禽獸的一面。

她一向把姐夫當作找男友的標準,更好幾次帶著要追她的小夥來見姊夫,讓那些人知難而退。

莉奈能清楚感覺到,那層韌膜正在姐夫龜頭的重壓下輕顫,脆弱得隨時都會破裂。

我哼了一聲,雙手緊握莉奈的細嫩的腳踝,腰身使力壓下,莉奈忍不住疼,兩手抓住我的小腿,只靠肩膀和兩隻穿著高跟涼鞋的小腳腳踝支撐,高高翹著美臀,秘唇猶如刻石般挺在半空。

感覺自己腹內的壓迫感越來越強烈,柔韌的薄膜已經崩到極限。就在莉奈吐氣的一刻,身體猛然僵住。

我改用肩膀扛住莉奈的雙腿,手握著莉奈的腰肢,讓她陰部挺得更高,然後挺起肉棒,狠狠捅入莉奈體內。莉奈陰內雖然濕了,但仍是極緊,我第一下只捅入半截,連使了三次力,才把整根肉棒完全插進穴內。

我微微一笑,莉奈淒痛的眼神中卻透出一絲絕望,她幾乎能夠聽到體內傳來的輕響,那層薄膜剎那間被擊得粉碎。一股撕裂的痛楚從肉穴內擴散開來,頃刻間就壓倒了腰上的疼痛。

莉奈痛得擰緊眉頭,眼眶忽然一濕,終於還是滴下淚來。她無數次做過失身的美夢,姐姐和姐夫交往時,甚至把姐夫當過自慰的幻想對象,卻從未想過現實會是如此屈辱。

沒有掙扎,沒有反抗,甚至也沒有斥罵,她主動分開雙腿,讓姐夫輕易奪走了她的處女貞潔。

莉奈的陰道比一般女人還淺了一些,被我的肉棒穿透,狠很的撞在花心上,還有近三分之一沒插進去。莉奈穿著高跟涼鞋的雙腳忍不住痛的挺直,雙手緊抓我的小腿,每次肉棒捅入,都會繃緊劇顫。大腿間誘人的陰戶被肉棒穿透,鮮血從肉穴中溢出,順著陰唇的凸起流入臀間。

柔艷的蜜穴被肉棒撐大,穴口的紅肉被擠得翻開。那根堅硬的肉棒插在嬌嫩的肉穴裡,彷彿脫韁的野馬在嫩穴裡亂撞。莉奈剛開苞就被這樣猛肏,痛得她渾身亂顫,穿著高跟涼鞋的雙腳不住隨著我的抽送而挺直,高跟涼鞋的鞋根晃的我眼花,卻讓我更加興奮。

處子的鮮血染紅了怒漲的肉棒,每次拔出,都會灑下一串觸目驚心的殷紅,桃花般濺在潔白的床單上。我精力十足地挺動身體,全不顧莉奈還是處女,把她當成下賤的妓女一樣猛肏。

龜頭抽送數下,將撕裂的薄膜徹底搗碎。一股鮮紅的血液從少女秘處淌出,順著雪白的臀部流向懸空的背後。劇痛使肉穴不由自主地收緊,鎖住龜頭,我大笑「小姨子這嫩穴幹起來好過癮!妳要是把長腿大大的打開,姐夫保證肏穿你的花芯,讓你知道被肏子宮的感覺!」

莉奈處女的陰道一次就被我整個擴開,從未被人進入的肉穴被堅持的肉棒塞滿,充滿彈性的腔體灌滿鮮血,變得又滑又黏,肉壁上細小的褶皺被龜頭反覆研磨推平,就連陰道盡頭的子宮口也被頻頻撞到,傳來無法形容的酸痛。

我每一下都是盡根而入,費力地在莉奈狹窄的陰道裡進出著,那種征服和蹂躪處女的快感,伴隨著莉奈不停的哀鳴聲,使我獲得了空前的快感。

不停地插弄了二十分鐘,我淫笑「小姨子,我要在你裡面射精了。」

莉奈已經痛出了一身冷汗,她倔強的回答「……隨便你。」

莉奈挺著下體,我像要穿透她的美穴狠狠捅入,頂在她陰道盡頭,肉棒噴射起來。莉奈溢血的蜜穴緊緊裹住我的肉棒,讓我盡情把精液射在她體內。

我前幾天沒有肏法子,精液又多又濃。隨著肉棒在體內的跳動,莉奈「啊啊……」低叫著,用剛剛失去處女的陰道接納了我的精液。

莉奈噙著淚水朝姐姐法子看去。法子正瞪大雙眼,哀憐的看著自己被姐夫奪走處女。只是法子的眼中除了愛惜和哀憐,還有掩不住的恐懼。

莉奈收回目光時,她隱約看到姐姐默默轉過頭去,唇角一絲模模糊糊的笑意,看不出是悲哀還是淒然。

依靠鮮血的潤滑,肉棒越進越深。我斜著身子向前頂去,被鮮血打濕的穴口猛然一顫,迸出股股血液。莉奈兩腿微分,被肉棒捅入的陰戶血流如注。

我放開莉奈的美腿,改為抱著她的嫩臀,手掌掰著著她的臀肉,一邊緩緩插弄,一邊緩緩射精,一邊觀賞那隻嫩穴在自己肉棒下滴血的艷態。

莉奈挺起身子,處子的肉穴緊緊裹住陰莖,任由它在裡面肆虐。

肉棒陣陣顫抖,少女肉穴內第一次留下了男人的精液。我戀戀不捨地拔出陰莖,放下莉奈,掰著莉奈的大腿笑道「小姨子還是處女,真是便宜姐夫了,法子妳來看看。」

法子靠攏過來。那隻剛被開苞的處子美穴仍在滴血,殷紅的血跡順著白玉般的大腿縱橫流淌,最後在床單上一絲絲暈開。

秘閉的花唇朝外分開,原本緊並的玉穴張開一個圓圓的入口,嬌嫩的肉輕顫著,漸漸收縮合攏。過了片刻,一股濃白的精液混著鮮血滾落出來,淋淋漓漓滴在股間,使染血的陰唇愈發淒艷。

在法子的注視下我再度興奮,挺起了陰莖,再次毫不憐惜地猛力盡根而入,莉奈痛得只叫了半聲便咬住嘴唇,鼻尖冒出冷汗。法子求我「親愛的輕點,莉奈還小,別太用力了。」

「好嫩的小洞,插在裡面就像融化了一樣。」

莉奈嬌嫩的肉穴延著棒身拉長到極限,將整隻肉棒緊緊裹在其中,略一鬆力,拉長的肉壁便即彈回,將肉棒擠出寸許,同時帶出一片鮮血。

莉奈小穴內的緊密和迷人的彈性,使我興致大發,我不顧莉奈第一次被操,我本錢雄厚的巨棒搗弄之下,對于初嘗雲雨的莉奈來說,太過厲害,處女之身怎受的了?我弓起腰,半攀住莉奈白嫩的細腰,在她體內用力抽送起來。

莉奈兩條長腿大開,圓潤的雪臀被頂得微微懸空,少女溢血的肉穴毫無遮掩地暴露在眼前,隨著肉棒的進出時綻時收,不多時已經沾滿鮮血。
0050205.jpg


「啊!」穿著白色高跟涼鞋的美腿緊緊的勾在我的腰間,不斷的顫抖著,強烈的刺激讓莉奈差點暈死過去,受到猛烈撞擊而強烈收縮的花心,因為控制不住不斷的流水。

莉奈的臉上佈滿著潮紅,白色高跟涼鞋依然套在腳上,雙腳搖搖晃晃,雪白的嬌軀被我抓在手上不斷地顫抖著,剛剛到達高潮讓她的長腿不斷地抽搐著。

莉奈身體裡那股泥濘還沒有消失,肉棒輕鬆就到底了,不斷的打起圈來,這個動作實在讓我太舒服了,軟軟的嫩肉摩擦著我龜頭的快感不單讓莉奈很快的就繳械了,連我的持久力也減少了,差點又噴灑在那嫩肉之上。

「噢!好熱……好熱……太快了……」莉奈那修長的雙腿無意識的交叉緊緊盤在我腰間,臀部不斷的�起來讓花心的嫩肉頂得更深。

「啊……姊夫……不要了……」她胸前的兩點嫣紅早已充血到發硬勃起,下身也一片的泥濘,在她那無力的反抗之中,我不斷的進入莉奈的深處。

「 哦……」 下身傳來的一陣充實感讓莉奈一臉的苦悶,被我開發過的女人都是這樣,絕對離不開我的肉棒,法子就是一個好例子。

莉奈的肉穴把肉棒緊緊的包裹著,不一會兒,我就感覺龜頭已經碰到花心了,一股強大的吸力似乎要把我整個人都吸進去,我看看還有一部分在外的肉棒嘴角泛起一絲獰笑。

「小姨子,姐夫要肏妳的子宮了!」腰身一挺,我倆緊緊結合在一起。

「啊!不行!」莉奈雙眼翻白,不知道是因為痛還是因為爽,我只覺得龜頭陷進去一個擁有強大吸力的地方,應該就是莉奈的子宮頸了,跟法子的感覺完全不同,莉奈子宮頸夾套的力道更強,讓我的龜頭感到一陣陣如海嘯的酸麻,爽到我雙手不由自主的用力捏緊充滿彈性的翹臀,看來我跟她本來就是最佳的結合。

我猛力一衝,龜頭一下鑿穿了子宮頸,猛的撞在子宮璧上,只見莉奈忽然顫抖起來,達到了一次高潮,我見狀不但沒有停下,反而更兇猛的用龜頭不斷的撞擊她的子宮深處,不停的用龜頭的冠狀溝括弄莉奈的宮頸,而她的花芯也緊緊的叼住我的龜頭冠狀溝,甚至因為我的肉莖太過粗長,每次都有近五分之一進入莉奈的子宮,所以每次龜頭進出時,包皮也被莉奈的宮頸持續拉扯,刺激著肉菇頭,讓我爽到極點。

插抽了幾分鐘後,我龜頭一熱,差點射進了花心裡,我拔出陰莖,將奄奄一息的莉奈翻身,跪在她的雙腿之間,抱住莉奈白嫩的屁股,用手指伸進她剛剛被巨物入侵的嫩屄裡,用力摳出了些精液抹在莉奈臀間,這期間莉奈痛的打顫。

我伏下身,用手托著她的下巴,盡情的吸允莉奈的小嘴,溫柔的對她說「小姨子,妳剛剛很乖,我會用大肉棒很粗暴地蹂躪你的肛門,作為對妳的獎賞,妳要乖乖的夾緊,讓我玩得高興。」

莉奈勉強露出一絲笑容「我會乖的。」然後我把莉奈翻身,抱住她的雪臀,龜頭頂住屁眼兒,用力壓下。

我哈哈大笑,用力讓陰莖再度發硬,粗大的肉蛇頂著火熱的肉菇頭,陰莖重重搗入,龜頭對準雪臀間微綻的紅嫩,緩緩進入。
0060206.jpg


上次肛交「金絲」已是許久之前,這段時間以來,我利用各種藥物及手術,將肉棒又增大了少許。

現在我的動作極有耐性,等肛洞適應了龜頭的粗圓,才慢慢進入一分。

莉奈發出微痛的悶哼,屁股下意識地躲閃著。莉奈只覺得一個粗圓的物體硬硬頂住菊蕾,帶著一股強大的壓力,將菊蕾擠得圓圓張開。

屁眼兒很快撐到極限,傳來一股久違的難忍脹痛。莉奈一口氣哽在喉頭,張著小嘴,手指禁不住輕顫起來。

巨大的龜頭朝臀間細小的肉孔擠去,莉奈臉色露出痛楚的神情。柔嫩的肛洞被擠得張開,肛周細薄的皮膚繃緊。接著是密佈神經和靜脈血管,敏感而富有收縮力的肛竇。

「真是騷貨,這會兒就會搖屁股了。」我低聲笑著,抱住莉奈白嫩的屁股,陰莖寸寸深入。

紅嫩的屁眼兒在龜頭的重壓之下,無奈地一點點張開。當屁眼兒張到極限,細密的菊紋被全部拉平,突然一收,龜頭已經全部陷入柔嫩的肛中。

莉奈美麗的臉龐猛然失去血色,她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無聲地張了幾下,接著發出一聲無法抑制的尖叫。

巨大的龜頭嵌進臀縫,那隻小巧的屁眼兒彷彿消失了一樣,只剩下一圈白白的肌膚,緊緊裹住肉棒。擠進肛洞的龜頭,被肛肉緊緊包裹著,傳來前所未有的緊密感。

莉奈屁股被頂得微微�起,她兩腿分開,敞露的臀縫間,一根陰莖越進越深,猶如一桿黝黑長槍捅入雪團似的粉臀。沾了精液的嫩肛發出膩膩的聲響,紅潤的肛洞圓圓張開,讓黑紫發亮的陰莖,閃著金屬般的光澤,順暢自如地鑽入自己的排泄器官。

我抱著莉奈的屁股,直到身體把渾圓的雪臀壓扁,才停了下來。

「疑?小姨子,有人用過妳的屁眼?不過看起來用的並不多……」我明知故問。

莉奈痛苦的瞪大雙眼,回想起痛苦的事,然而她根本不敢做任何事情,很快地久未使用的肛門壓力漸漸消失,似乎回想起往日的回憶……隱約給她一種熟悉感。

「莉奈妳怎麼樣?還好嗎?」法子焦急地問。

我屏住了呼吸,半晌才吐了口氣,向法子詭笑「這小姨子的屁眼兒又緊又韌,肏她姐的真爽!」

莉奈好像渾然不知道自己後庭正被人侵犯,她緊抓著床單,瞪大了雙眼,小嘴張著大大的,啊啊的喊不出話來,神情就像一個受傷的女孩一樣委屈。

很久沒被異物侵入,屁眼兒顯得十分生澀,每一條嫩肉都緊緊繃著,將龜頭包裹地密不透風。我在莉奈最緊的括約肌上研磨片刻,享受了少女肛洞的緊窄和彈性,才繼續挺身向上。

一縷精液混著血絲從雪白的大腿上淌下。莉奈覺得自己的屁股被一隻拳頭捅穿,好像要整個裂開。撕裂般的疼痛使她渾身顫抖,不時發痛徹心肺的哀鳴。

巨棒在狹小的肉孔裡越進越深,我抱著莉奈白光光的美臀,像抱著一個迷人的玩具一樣,拚命插入,直到整根肉棒都貫入她的屁股裡面。
0070207.jpg


我捏住莉奈的美臀「小姨子,怎麼哭了。」

莉奈眼裡含滿淚水,接著哭泣起來。

我抱住莉奈的屁股緩緩抽送,在莉奈緊密的肛洞裡用力挺動,緊密的肛蕾被帶得翻出,接著又捲入體內。

莉奈翹著白生生的美臀,屁眼兒猶如一隻柔艷的小嘴,嬌媚地吞吐著肉棒。她的肛蕾極緊,腸道卻又深又長,一圈一圈的腸壁彷彿柔滑的膩脂,在龜頭的推擠下,傳來潮水般的律動。我也肏過不少女人的屁眼,沒有一個像莉奈生得這樣巧妙。這樣的絕妙後庭花,卻讓我拔了頭籌,真是難得的艷福。

心裡想到另一個女人,法子的堂姐,我就滿心燥熱,抽送也快了幾分。

莉奈屁眼兒被插得嘰嘰嚀嚀作響,忽然肉棒一緊,我差點直接在她肛內噴射起來。莉奈�著屁股,肛腸裡差點被注入我的精液。

隨著陣陣劇烈的撕裂感從屁股後面的肉洞傳來,莉奈還是忍不住嘶聲慘叫!她感到一種巨大的充實和漲痛立刻充滿了自己屁股後面的肉洞,火辣辣的疼痛迅速蔓延全身,使她赤裸的肉體不由自主地哆嗦起來!莉奈感到那粗大的傢夥填滿了自己的屁眼,疼痛和羞憤使莉奈手腳都抽搐起來,嘴裡不斷發出陣陣低沈而淒慘的呻吟。

我雙手死死抓住莉奈赤裸的嬌美雙臀,充分享受莉奈腸道的緊密溫暖,猛烈而快速地抽插!粗大堅硬的肉棒在莉奈雪白的雙臀間快速進出著,帶著嬌嫩的肛肉裡出外進,一絲鮮血也逐漸從被姦淫撕裂的肛門裡滲了出來。

莉奈此刻只感到腦袋裡「轟轟」作響,強烈的疼痛從下身逐漸蔓延開,使她感到雙腿和腰部以下幾乎失去了知覺!一種羞恥感佔據了莉奈的全部意識,她感到自己已經不再是無知的少女,而像是一個可以任人作踐的婊子一樣,只能在我的肛交下悲慘地哭泣哀號。

莉奈在我猛烈有力的抽插下無助地哭泣尖叫著,雙手緊緊攥成拳頭哆嗦著,渾圓雪白的屁股失去控制地左右搖擺,兩個豐嫩的乳房也掛在胸前劇烈地搖晃,整個樣子顯得無比淒美、妖冶和性感!

我像野獸一樣,凶狠地姦淫少女的肛門。粗硬的肉蛇頂著巨大的龜頭在直腸裡狠狠抽送,把她屁眼兒幹得完全翻開。

我已經完全趴在莉奈背後,肉棒直插在雪臀的正中,龜頭被一圈圈柔韌的肉箍箍著,傳來陣陣快感。

莉奈肛洞沾了精液,滑順許多,將龜頭包裹得密不透風。

我抽出龜頭後聳身一挺,龜頭嘰的一聲硬鑽進去。

莉奈臀她臉色卻越來越慘白,痛叫聲也越來越低。

「看來我還要更用力,小姨子好像不太滿意啊。小姨子堅持住,把屁股�起來讓姐夫用力肏。」

莉奈咬破了嘴唇,被我一連狠捅了十幾下之後,她緊繃的身子一鬆,痛得暈了過去,軟軟得趴在床上。

恍惚間,臀部傳來一陣撕裂的痛楚,莉奈痛叫著昂起柔頸,兩條玉腿曲著,屁眼兒夾得愈發緊了,我也不著急,按著她的翹臀和美腿,龜頭進去一半,停下來分開莉奈雪滑的臀肉,欣賞她嫩肛的艷態。
0080208.jpg


「小姨子,姐夫的大屌在肏你的肛門,妳爽得暈倒。」臀間的痛楚使莉奈回想起來,她以為自己昏迷了很久,但噩夢還沒有結束。

肉棒在腸道裡進出,強烈的痛楚幾乎變成麻木。不只是撕裂的肛門,臀溝上方的尾骨也被頂得彷彿折斷。她喘了口氣,手指緊緊攥著。

「姐夫的大肉棒,等肏完了屁眼,再來肏妳的小嘴。」

我強壯的身體壓在了莉奈臀上,發狠地幹著她的屁眼兒。我的體重,幾乎壓碎了莉奈的身體。幾分鐘後,我大吼一聲,在莉奈直腸裡噴射起來。

過了不知多長時間,莉奈已經開始感到意識都模糊起來時,一股火熱的黏液劇烈地在莉奈的直腸裡爆發出來,接著那根折磨了她很久的大肉棒終於從莉奈已經被撕裂失去了知覺的屁眼裡停止插抽。莉奈能感到一股熱乎乎的液體順著自己的大腿流淌下來,她沈重地喘息呻吟著,知道自己被無情地淩辱了。

莉奈癱在床上,兩腿踡著,身體不停顫抖。鮮血浸透了床單,形成一片片鮮紅的濕痕。她屁股翻開,露出裡面鮮紅的腸黏膜,肛洞內像灌進去一樣不停溢出精液,隨著她的顫抖不時淌落出來,中間張開一個無法合攏的巨大圓洞,咬著一條粗大烏黑發亮的肉蛇。

莉奈屁股本生得美,此時那隻小巧的屁眼兒被肉棒整個頂入肛內,只有一圈白白的臀肉包裹著肉棒。一股泛紅的精液不斷從肉棒頂入的凹處湧出,在肉棒上沾了幾許黏膩的腥紅,順著肛菊糊滿臀溝。

莉奈痛得發昏,經過剛才據烈疼痛的性交,雖然有幾次的高潮,她仍是怕我怕得緊了,被我再次強開了後庭,哭著說道「姐夫,求求你饒了我,我要裂開了。」

「姐夫幫妳的肛門開苞,妳不高興嗎?」

莉奈心底流淚,臉上勉強帶出歡容,嫣然笑道「謝謝姐夫幫我。」

莉奈側著雪臀,被我從後面猛力捅入。莉奈臀間鮮血越湧越多,一串串斷線的血珠順著長腿流到床上。

我只是拿她洩慾,沒有半分愛憐,仍然挺硬的肉棒,緩緩在她久曠的嫩肛中捅弄。莉奈攤在床上,仍極力挺起臀兒來迎合。我一抽一送都使盡力氣,將那隻雪嫩的白臀壓得不住變形。

莉奈的身子又滑又涼,酥爽動人。我一口氣把陰莖送進莉奈肛內,小腹壓著她充滿彈性的圓臀來回揉弄。

莉奈早已支撐不住,一邊哭一邊討饒「好痛∼壞掉了,我要壞掉了」伴隨著插抽,不時尖叫「呀∼要、要死掉了」我只是笑謔。

莉奈噙著淚花,白生生的雪臀被肉棒插著,粉團般在床上扭來扭滾去,不斷灑下串串血珠。

莉奈的屁股挺翹,滑動間更顯得柔軟豐膩。她屁眼兒也糊滿了精液和鮮血,肉棒進出間嘰嘰作響。我一手一邊,抓住了她雪嫩的白臀,在手中用力揉捏抓擰。

莉奈被我幹得死去活來,一邊還被逼著嬌滴滴說些淫詞浪語,給肛中的肉棒助興。我興致勃發,又肏了大半個小時,射出一股濃精注進莉奈腸道深處。

我插著莉奈的屁眼兒,讓她夾緊了,才慢慢拔出肉棒,享受那種緊夾感。

莉奈又痛又累,臉色雪白趴在床上,挺著白白的翹臀,讓我觀賞她新開的屁眼兒。莉奈的嫩肛緊緊收著,不住淌出精液和血絲。

莉奈強忍片刻,屁眼忽然一鬆,像噴泉般湧出一股精液。

我按著她肛姦許久,射精時射進去滿肛的精液,此時都淌了出來。精液淌完,莉奈屁眼兒也被沖得翻開,再無法合攏。最後流出的是一股紅紅白白的精血,掛在撕裂的屁眼兒上,在腿間不住搖晃。

莉奈被重開的屁眼兒比起初時的羞澀已經是面目全非。肛蕾外翻,上下裂開幾道淒慘的傷口,中間張開一個圓洞。比原來大了數倍,紅通通鼓在臀縫裡。襯著白滑的臀肉,彷彿一個被人當娼妓幹過的貴婦,無復往日的嬌態。

我讓法子扒開莉奈的屁股,將那隻緊揪揪的嫩肛暴露在粗大的陰莖下。我肉棒先後在姐妹倆嫩屄內插過,棒身濕淋淋也分不清沾的是姐姐的淫水還是妹妹的肛液。但我龜頭仍又黑又紅,硬梆梆猶如精鐵,直徑比莉奈的屁眼兒大了數倍,對比那隻粉紅的嫩肛愈發的纖弱可憐。

法子忽然俯下身,將玉臉埋入妹妹臀間,用舌頭喥了香唾舐在她屁眼兒裡。莉奈不知發生了什麼,只覺屁眼兒一陣酥癢,身子頓時輕顫起來。

我看的性起,一把推開法子,抓起莉奈,讓她趴著,腰身前挺,陰莖硬硬的伸進白嫩的玉臀內,龜頭再次頂住了菊肛,用力頂入。

莉奈「啊呀」叫出聲來,但她腰肢被我抱住,臀肉又被姐姐扒開,沒有絲毫躲避的餘地。

剛剛我扯著法子肛交她見過了,每次那麼大的陰莖插進去,姐姐一開始都是痛哭流涕,但最後都是眉花眼笑,樂在其中的樣子。沒想到到了自己身上,竟會是如此痛楚。

莉奈痛叫著啼哭起來,龜頭再次剛嵌入臀縫,屁眼兒就像裂開般劇痛。

法子在旁看得清楚,那隻黑紅髮亮的龜頭一擠,菊肛周圍細密的菊紋立即散開,形成一圈細細的紅線。莉奈身子發抖,屁眼兒拚命收緊,但那根陰莖卻沒有絲毫猶疑,緩慢而毫不停留地筆直挺入。

菊肛的紅肉被完全擠入體內,陰莖與白嫩的臀肉相接,筆直插在雪滑的臀溝裡。忽然一股泛紅的精漿出現在陰莖與臀肉結合處,越來越大,接著一晃,從棒身上部滾落,劃了個弧形,掉落在臀縫中。

法子咬住下唇,心裡揪成一團。法子管教莉奈雖然嚴肅,但對妹妹極為愛護,從小到大,莉奈都未受過半點地委屈。為了服侍我,先是被我開苞,成了女人,現在又開了後庭,把妹妹嬌怯怯的身子都給了我。

我粗硬的陰莖,直挺挺從柔嫩的屁眼兒中貫入,彷彿一截鐵棍捅入少女白嫩的屁股裡面。

莉奈後庭畢竟久未使用,菊肛被龜頭撐開到了極限,莉奈痛得花容失色,連聲嬌啼。

「瞧見了嗎?你屁眼被我開苞時,也是這樣。」

「慢點,莉奈疼得受不了。」

我一直插到根部,將整根陰莖都插進莉奈屁眼兒裡,才停下來,感受少女直腸內的緊密和溫暖。莉奈額頭冒出冷汗,滿面痛楚。

「我給你堂姊屁眼兒開苞的時候,你堂姊也流了一屁股血,還滿臉帶笑,還有你同學……」我說得順口,本想說:你同學的後門還被我肏到高潮,連忙打住了。幸好法子正心疼妹妹吃苦,沒有留意。

我陰莖一拔,龜頭將擠進體內的肛蕾帶了出來,只見一圈紅肉從臀溝內猛然綻開,濺出一股精液。莉奈痛叫一聲,渾身劇烈地顫抖起來。我按住她的腰,挺身在她小巧的屁眼兒裡戳弄起來。

聽著莉奈的哀叫,我的陰莖反而粗了一圈。

莉奈只覺後庭劇痛,彷彿被一隻巨大的鐵棒硬鑽入肛洞。我的陰莖極長而且粗了一圈,上面佈滿柔軟的青筋,插入時堵在菊蕾外,行進分外費力。

我招手叫法子過來,扳著莉奈的屁股,看著她紅嫩的屁眼兒被一點點搗入肛內,莉奈死死咬住牙關,人說鈍刀殺人最狠,她卻是被一根鈍棍戳穿了屁眼兒不但痛苦萬分,而且羞辱之極。

莉奈的屁眼兒被整個攻陷,肛口的括約肌緊緊裹住陰莖,龜頭卻捅到了腸道深處。從肛口到直腸末端,都被粗硬的肉棒撐緊。

我用力脹大龜頭,動了動陰莖,確定肉棒被肛肉密密夾住,然後猛的往外一拽。

只見莉奈雪白的屁股中猛然拽出一團肛竇,接著噗的一聲,肛門像被整個翻開般,拽出一團柔軟的紅肉。密藏的肛蕾被整個拽出體外,紅艷艷在臀溝中鼓成一團,菊花般夾著那根佈滿青筋的粗硬肉棒,不住痙攣蠕動。

我握住那團紅肉「好嫩的肉,真熱真滑,法子妳來摸摸。」

法子顫抖著伸過手來,輕輕撫弄著莉奈脫體而出的肛蕾,在她本屬於體內的嫩肉上留下指印。等法子摸完,我抱住莉奈的屁股直貫而入,接著用力拔出,就在她柔軟的屁眼兒內狠狠抽插起來。

莉奈渾身冒出了冷汗,彷彿是被人從肛門中攥住腸子,在屁眼兒裡來回拖拽。她痛得臉色慘白,身體不停顫抖,卻咬緊牙,一聲不吭。

不多時,莉奈肛洞的黏膜便被完全磨破,露出濕淋淋的嫩肉。隨著陰莖的進出,一團兒拳大的紅肉在她臀後不住擠進翻出,彷彿陰莖頂端一朵不停開合的花朵。

等把莉奈的嫩肛磨得差不多了,我拔出已經染紅的陰莖,對法子說「妳看著,如果不聽話,就是跟你妹妹一樣。」說著拿過一旁早已準備的白色的粉末,擦在肉棒上,然後對著莉奈綻開的肛花硬捅進去。

肉棒甫一入體,一直苦忍的莉奈突然發出一聲淒歷地叫聲,白滑的雪臀猛然收緊,夾住我的陰莖,劇烈地顫抖起來。

我張大了嘴,發出「哦∼哦∼」的呻吟聲,舒服得渾身顫抖,猛然用盡全身力氣,在莉奈的慘叫聲中,一抽一送,幾乎要射出了今晚最爽的一次。

莉奈肛洞收緊,不僅肛門,肛竇、腸道都緊緊夾住肉棒,在上面劇烈地蠕動著。失去表面黏膜的肛洞愈發軟嫩柔膩,收緊後,彷彿一張熱乎乎的小嘴緊緊吮住陰莖,在上面來回舔動。

我喘著氣「小姨子屁眼兒還夾得真緊!」

法子以為我拔不出來,急忙要來幫忙,我擺手「別急!等鹽化開再說。」

話聲一斷,法子渾身顫抖,終於知道何謂不聽話的下場。

莉奈伏在床上,身體不住抽動。她屁眼兒被龜頭磨破,露出鮮紅的血肉,被我抹了鹽的陰莖硬插進去,傳來無法想像的痛楚。她屁眼兒夾得越緊,疼痛越發強烈。肉棒上的鹽末被滲出來的血液融化,更滲入腸道每一條細小的褶皺中。

我叫法子用力扳開莉奈的屁股,而我則用力在莉奈的嫩臀上揉捏,並在那隻溢血的肛門中用力戳弄著。即使用燒紅的烙鐵插入直腸,也不會有這樣的痛楚。陰莖彷彿直接在腸壁裸露的神經上磨擦,每一個細小的動作,都帶來令人瘋狂的劇痛。

只幹了數下,莉奈下體一熱,已經痛得失禁了。我大笑,伸手接住她的尿液,滴在她的臉上。

隨著肉棒的進出,莉奈臀間漸漸變紅,她肛中滲出的鮮血並不多,但插得久了,在臀溝內星星點點連成一片淡紅,中間一個鮮紅的圓孔正是嫩肛。

莉奈痛得死去活來,身體的腸道愈發緊密,我在她受傷的肛門裡大幹特幹,直到一洩而出,把精液射在她痙攣的腸道中。

我拔出來時已經莉奈昏迷多時,但身體仍不時抽動。她臀上原本帶傷,此刻趴在床上,兩半屁股無法合攏地向外張開,露出中間一個血淋淋的圓孔。那隻柔嫩的屁眼兒被插得看不出絲毫痕跡,失去黏膜的肛洞像是被人挖開,裸露出內部的肛肉,上面血跡乾涸,裡面依稀能看到一些凝固的白色顆粒……
0090209.jpg

0200.jpg

















0.014794111251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