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錯亂的時空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1)

  今天有點累了,特別是在這個週末的深夜。對於一個三十七歲的中年男人而
言,現在比較適合待在家裡看綜藝節目,或者是在PUB吧台前三五好友舉杯暢
飲,當然也有人陪老婆孩子上館子。但對於至今仍單身的我而言,那是一種憧憬
的美夢,所以,晚間十一點辛苦加班工作的單身男人,除了不幸更是淒慘。

  放下手中的計算機,望著報表上的曲線圖,我不禁訝異︰「幹嘛這麼努力賺
錢?」拎起衣架上的外套,我決定開車回家。

  坐進冰冷的車艙後,突然有點後悔這樣魯莽的離開辦公室︰「都是週末惹的
禍!」這是一個可以解釋的藉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週末假日讓我變得容易心慌和空虛……這也許是中
年未婚危機吧!於是,成雙成對的男女讓我嫉妒,攜家帶眷的天倫畫面讓我四處
竄逃,有時也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三十七歲還沒對象絕不是一件可憎的事。」

  這是媽說的,她總是這麼安慰我。但我相信,她也一定希望我能早點有個對
象,成家安定下來。

  「我的兒子又不是什麼醜八怪,只是緣份還沒到而已。」

  上次宿醉不小心透露自己的「酒後真言」,結果她正經八百的訓了我一頓。
我心裡清楚她比誰都焦急,只是以一個做媽媽的立場而言,讓兒子去尋求相親是
最下下策,這不也等於承認自己兒子就是得強迫推銷出去?以媽媽剛烈的個性,
這條路她怎麼也不會走的。

  坦白說,我曾經打算跟媽媽就這樣一起生活下去,反正打著不婚主義的口號
比較容易面對現實。

     ***    ***    ***    ***

  「媽∼∼我回來了!」

  樓梯傳來腳步聲,「怎麼那麼晚?」媽媽出現在樓梯口,臉上堆著慈藹的笑
意。

  「例行加班啊!」

  「先去洗個澡,我煮碗麵給你。」說完她逕自走向廚房,她的背影看起來是
這麼瘦弱。

  「媽,不用了!我剛吃過了。」

  她回過頭來一臉狐疑︰「真的還假的?」

  我點點頭︰「我去洗澡了。」說實在的,我不想讓她察覺心裡埋藏的愧疚。

  媽今年也六十了吧!我真沒用,沒能給她找個好媳婦侍候著,還要勞煩她照
顧細軟。自從爸爸早年肺癌過世,她一路身兼慈父嚴母拉拔我長大……這並不容
易。

  我泡在浴缸裡沉甸甸地躺著,熱騰騰的煙霧讓燈光迷濛起來。媽媽在門外叩
著︰「家豪,洗完澡趕快出來,我有話跟你說,聽到了嗎?」

  「我聽到了!」

  或許,現實狀況比她想像的糟,逼得她不得不選擇下下策。不管怎麼樣,媽
的話讓我緊張起來。

  硬著頭皮踱步來到客廳,媽媽臉上有著不常見的表情,這讓我不禁可以想像
她想說的話,無所謂,我已經習慣了。

  「你今年也三十七了,我不知你是怎麼打算,我這個作母親的反而比你還著
急。不過我也想過了,也許是姻緣未到吧!我也不想老是念你。明天我要出一趟
遠門,這下你可以清靜清靜幾天,有什麼等我回來再說,我累了……」說完,她
緩緩起身走回房間。

  我坐在沙發上一點也不以為意,這些詞我聽了三十幾年了……

  我想我是太依賴媽了吧?女人能在你拖著一身疲倦回家端碗熱騰騰的面招呼
你,或者是體貼地放好洗澡水,對我來說這樣就足夠。媽媽一直都這麼照顧我,
除了性愛這件事之外,媽媽的存在讓我幾乎不能理解為什麼需要在意有沒有女人
青睞?也許是我太懶,捧花呵護、嘴邊抹蜜那種事我是幹不來的,王老五就王老
五吧!

  不知過了多久,我在沙發上醒過來……陽光刺眼……恍惚一會兒……八點了
……啊……糟糕!

  天啊!我匆匆忙忙的盥洗一番隨便套件襯衫奪門而出,一定會遲到……媽媽
怎麼不叫醒我?

     ***    ***    ***    ***

  三天了,下午媽打電話到公司,叮嚀我下班前她會回到家,不要工作太晚,
還說要給我驚喜。

  媽不在家這幾天已經讓我期待這一天很久了,她盡快趕回來對我已經是驚喜
了。

  無意識地將車停進車庫,才到家門口就聞到一陣陣的飯菜香,媽一定是煮了
好吃的,這真是個大驚喜,不假思索鑰匙往門把一鑽,推開門︰「媽∼∼我回來
了!」

  扯下領帶隨意一甩,看見飯桌上滿滿的好料等著︰「還是媽最好,我快餓死
了!」

  半天不見媽回應,正當狐疑之際,眼前豁地出現一個身段姣好的陌生女人︰
「我等你很久了。」


                (2)

  等我很久?這是怎麼回事?慢……慢著︰「你……你是誰?」平常熟悉的屋
內一旦出現不相識的人,總不禁令人神經一繃。

  陌生女人嘴角輕揚,神秘的笑靨裡蘊藏著緻命冶艷,她的眼神讓我有種似曾
相識的感覺。

  「過些時候你就會知道我是誰,十天以後……」她抖著肩膀抑製著笑意。天
啊!我開始喜歡媽媽安排的「驚喜」了,不過,媽怎會找來這等尤物?

  「我媽呢?」

  「別這麼依賴你媽,反正我得跟你相處十天,你叫我白雪好了。」

  我頓了一會兒,這時才仔細端詳眼前這陌生而美麗的成熟女子。大捲長髮掠
過肩頭,劃過雙肩的弧線細緻姣好;秀氣的手腕延伸而下,微妙地接合白皙細長
的手指;稍短的白色上衣露出性感的肚臍,合身紅色長褲完全不矯作地襯托出臀
部、雙腿勻稱的曲線,棗紅色高跟涼鞋露出乾淨細嫩的腳趾,我不禁著迷。

  「你……是我媽找來的……」我「高級公關」四字差點自口中竄出,暗自細
想,媽也不可能這麼做。

  她的眼睛深邃盯著我,彷彿將我吞蝕︰「我們暫時保留一切的答案吧!面對
這麼美麗的女人,你只想知道你媽的事嗎?」

  果然有職業風範。

  她上下打量著我︰「先吃飯吧,我去替你放洗澡水。」她轉身走進浴室,不
知怎地,這背影我有說不出的眼熟。

  望著天上來的尤物,眼前的大魚大肉顯得份外庸俗,我暗自決心搞清楚這是
怎麼一回事,於是尾隨她走向浴室。

  她正彎腰扭開水龍頭,豐滿圓潤的雙臀正不客氣的瞪著我看,腦袋此時一片
空白,我不禁暗歎……真是太久沒碰過女人了,也不知怎地褲襠裡的色慾漲滿整
身,有種說不出的難過……我絕對不敢用強的,我有自知之明,當然,如果是偷
看……再沒出息,只要能刺激向來呆版的視覺領域,我想即使被發覺也不會有事
才對。

  打定主意,稍一遲疑才發覺她拿起泡浴劑往水裡倒,絕了……她怎麼知道我
洗澡有這個習慣?媽該不會交代得這麼清楚吧?她不經意的哼著調,聽起來不就
是媽最常哼的《何日君再來》?她的背影倏地讓我感覺像……

  我嚇了一跳,心頭一凜,趕緊躲回門後︰「這真是奇怪!是湊巧?還是故意
的?是我的錯覺嗎?」突然有種莫名其妙的罪惡感湧上心頭,使我再也看不下去
了,我悄悄地走回飯桌前坐下,眼前的飯菜讓我靈光一閃……說不定……說不定
她真的是……不!不可能,再怎麼說媽今年六十,再怎麼扮也扮不來二十出頭的
小姐樣。

  頓時,思緒陷入一片混亂,也難怪我總是交不到女朋友,遇到這種事老是裹
足不前。無論如何,這個叫白雪的女人絕不是媽媽。

  「家豪,洗澡水幫你放好了。」她立於身後輕呼,我心虛的一凜︰「呃……
謝謝。」我的表情一定很心虛。

  「怎麼氣色不太好?咦!你還沒吃……」

  「呃……我不太餓,我先去洗澡,待……待會兒再吃。」恨不得當場找個洞
鑽進去,我慌忙離開她懷疑的眼神逃向浴室。

  她在背後仍不忘叮嚀︰「泡浴劑我已經倒……」她驚覺不對,沒接下去。我
發現她心裡所想的該不會是我現在正在想的……不可能!不會的!

  也許我太容易逃避吧!我光溜溜的躺在浴缸裡,譴責自己過於懦弱。哪一個
男人在這種時候會美女當前畏畏縮縮的?但是……這有可能嗎?讓一個六十歲的
人變成二十歲?這聽來太怪誕,連我自己都無法置信。即使有這種可能,媽媽也
沒理由這麼做,除非……啊!真骯髒!我竟然想到……性,那不就成了……

  我羞愧自己竟有這樣不正常的念頭,一切都是猜測。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我
是不是有戀母情節?

  「你洗好了嗎?」她在門外問著,我不由自主的用毛巾遮住下體︰「快……
快了。」

  「喔,泡澡不要太久,會感冒喔!」

  「我知道。」

  連口氣都很像媽,腦際閃過一個畫面……該死!又來了。

  約莫三十分鐘,我好不容易平伏齷齪的想法離開浴室,她正在客廳看電視。
這節目……?我決心試探看看,說不定……

  我隨口問她︰「媽,你又在看這節目?」

  「是啊……」她不經意地脫口而出,臉上瞬間出現驚恐的眼神。

  我萬萬沒想到會這麼容易︰「真的是你?」

  「呃……不是……我是說……」

  「我都聽到了。」我打斷她的辯解,事實已經很明顯,只不過我要搞清楚她
是怎麼辦到的。

  她驚覺事情一百八十度轉變,不過很快的就恢復了神色。承認吧!快……我
要你親口說出來。

  「好吧……既然你都發現了……」

  我突然感到一陣暈眩,果不其然……


                (3)

  「這裡看起來一切都是這麼熟悉……」她環顧著四周緩緩地說著,視線停在
一面鏡子上︰「這面鏡子是你爸爸在我23歲時買來送我的,現在看起來雖然有
點老舊……說也奇怪,昨天我還在為新買的洋裝沾沾自喜,迫不及待的在鏡子前
試裝比對,突然間……」

  她頓了頓,繼續說下去︰「不知為什麼,記憶裡突然有了我不曾經歷過的一
些事……在那瞬間,我似乎經過了好長的一段人生,這裡所發生的一切,父母親
的老逝,還有我未曾謀面的兒子……」她臉上有著複雜的表情,我一時之間並未
瞭解她到底在說些什麼。

  「鏡子?」那是媽媽的嫁妝不是?

  「你一定聽不懂我在說些什麼,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向你說清楚……不過,也
許這一切都是注定的,我來到這個時空是為了某種目的,我想這都是上天的安排
吧!」

  她仰頭望著我,我所熟悉的媽媽瞬間和眼前的「媽媽」的影像相互重疊,腳
一軟,我慌亂的往後退一步。太詭異了……這怎麼可能……

  我不確定我是不是醒著,她看起來認真的想把話說明白,不過這真的太不可
思議。

  「你……到底是……」

  「我是為你來到這裡的。」

  「為我?」腦際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是了,媽媽從不曾談起有關爸爸的事,
「這個」年輕的媽媽該不會就是為了這件事……

  「你是說……你知道爸爸的事?」

  她臉上泛起紅暈,這似乎不是個好問題︰「這……我是知道,不過……」

  「那你快告訴我爸爸的事,媽媽一直都不肯告訴我有關爸爸的事情,既然你
突然有了有關的記憶,你就告訴我吧!」我一骨腦的想知道爸爸的秘密,心急起
來不知覺抓著她的手腕。

  「呃……痛……你抓痛我了!」

  「對……對不起……」我鬆開緊握的手掌,方才趐軟的膚觸還殘留在手心,
屬於她的體香同時竄進鼻孔,我從不知道媽媽年輕時皮膚這麼好。

  她撫著泛紅的手腕︰「好吧!既然你這麼想知道,我告訴你吧!」我不禁緊
張的吞了吞口水。

  「我這一生中只有過一個男人……這你遲早都會知道的,不過不是現在,在
我回去以前我會說的。」

  哇靠!賣關子。

  「你難道不覺得奇怪,你原來的媽媽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出遠門?而我剛好在
這時出現?」

  是啊!這太巧了。不過,若她的說法成立,媽媽應該算準這個時候會發生什
麼事。37年前的她在這個時候來到這個時空……應該是這樣,媽媽或許打算讓
眼前這個媽媽告訴我爸爸的事,所以……但是,這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你笑什麼?」

  怎麼?我在笑嗎?

  「沒什麼,有一天你到了這時候,也會在另一個時空做同樣的事吧?」她了
解我心裡所想的,於是相望莞爾一笑,我開始希望她可以多留一些時候。

  這天晚上我似乎失眠了。看起來一切都正常,媽媽跟我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
了數十年,這一點應該很容易習慣才對,不過如果她一夕之間年輕了三十幾歲,
這就另當別論。也就是說,現在的媽媽比我小了14歲,我倒成了老芋頭。

  想到這,轉個身我不禁又想︰『她還是待字閨中的年輕女子,爸爸什麼時候
會出現?她也是為了這事來的,難不成爸爸快要出現了?這太奇怪了……那個時
空的女人到這個時空遇到心愛的男人,然後……』

  這也有可能,不論如何她有辦法跨越時空到未來的世界,這樣的結果也沒什
麼好訝異的,但是這樣一來爸爸不就比我還年輕?頂多跟我一樣年紀……這實在
很滑稽。

  不知不覺的,想著想著不知什麼時候進入了夢境。

  「家豪,該起床了。」睡夢中一聲聲嬌美的呼喚催促著。我緩緩地睜開惺忪
的雙眼︰「喔……」

  如果我沒作夢,眼前這個年輕女人應該是︰「媽媽!」

  她嘴一蹶︰「如果你這樣叫我,別人聽到會被笑的,還是叫我白雪好了。」

  啊……我真是魯鈍,媽媽的小名就叫白雪不是……我真笨!竟然都沒發覺。
不過……

  「我今天休假,讓我多睡一會。」抱著被褥掩住臉再度倒回床上,我真想找
個洞鑽下去。

  「那可不行!好不容易有這機會看看三十年以後的世界,你今天得陪我當向
導。」她二話不說就搔我癢,我堅決不肯就範,左閃右躲。兩人一番激戰紛紛倒
在床上,該死的是……我的手掌不知什麼時候壓在她胸上那兩團趐軟的肉球上。

  媽媽的乳房真軟……我猜想我一定紅通了臉,趕緊將手收回,然後裝著沒事
發生︰「那……我去刷牙洗臉。」下了床走幾步,她在背後細細的說︰「還不曾
有男人摸過我這裡……」我倉皇的逃離現場,聽她這麼一說,我底下都硬了……
那該死的罪惡感又出現了!

  她似乎不放過我,尾隨我來到浴室,一臉神秘︰「我知道你小時候做過什麼
壞事……」

  壞事?我小時候做過的壞事可不少,打棒球砸破鄰居玻璃、掀同年齡女生的
裙子、大了點學抽煙、打群架……那一點也不稀奇。「喔……你是說哪一樁?」
我根本不以為意,牙刷繼續在嘴裡來來回回。

  「我是指你偷看我洗澡。」

  「咳!咳咳……」這……這她也知道?我看見鏡子裡的我漲紅了臉。

  「還不止這些,你國中的時候還曾偷過我的內褲拿去……自瀆。」

  我還有印象。青少年時期媽媽是我唯一愛戀的對象,只不過,這些事出自一
個雙十年華的女人口中,讓我真想死了算了!

  「那是我年少不懂事,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那高中時你跟同學說的那些話呢?」

  什麼?我說了什麼?「我……我哪有說什麼?」

  她臉上抹過短暫的紅暈,我背脊一陣涼意︰「你跟同學說你很想跟媽媽一起
睡,趁我睡熟後……」

  對了!是坐在隔壁的大頭震出賣我,跟媽媽打的小報告……慘了!原來這些
事媽媽都知道,這個媽媽跟現在的媽媽都……天啊!

  「那……那是騙他的,我開開玩笑而已!」

  「是嗎?」她的眼神讓我感覺自己像透明的一樣。我匆匆的洗完臉,離開浴
室時彷彿聽到她說︰「你向來習慣逃避,你從來不知道我是怎麼想。或許造成今
天的你完全是媽媽的責任,也許我也在等待什麼……」

  我真懷疑接下來的這幾天要怎麼渡過,一個對自己完全瞭若指掌的女人,碰
巧的居然是我的媽媽,我不禁開始感到痛苦。


                (4)

  在媽媽催促之下坐進駕駛艙,我們剛坐穩發動引擎,手機便響起︰「噴……
噴……噴……」

  「喂……」半天沒人回應。「奇怪?」

  「那是行動電話吧……誰打來的?」白雪起初尚有點懷疑,接著便一臉不以
為意。

  「不知道,可能收訊關係吧!」我答道,就這樣將車開上路,腦袋卻是一片
空白。

  「想去哪?」我不禁想知道一個確切的目標。

  「看電影、逛百貨公司或者是KTV都行,我現在這個年紀應該適合這些。
別忘了,記憶中的事我只是知道,真正體驗才不虛此行啊!」她說得似是而非,
我懶得回應,大腳踩下油門就是。

  街上的景色快速地自腦後消逝,忽地有個奇怪的想法,如果她現在做的事是
媽媽所不曾做過的,那會不會最後也變成這個時空的媽媽記憶片段?或者,她現
在所做的一切都早已是媽媽腦中的記憶,而她只不過注定經歷一次?我真的有點
混亂,更不可思議的是我居然摻雜其中……

  在一個十字路口車停下來等紅綠燈……

  不過,什麼才是注定中應該經歷的部份?除了爸爸即將出現這件事,其他的
呢?我不禁好奇︰「呃……白雪,既然你擁有媽媽……呃……我是說我現在這個
媽媽,既然你們有同樣的記憶,那是不是代表不管我們現在做什麼,另外一個媽
媽都曉得?」

  「我也不知道,至少我現在不知道等會兒我們會發生什麼事。」一會兒,她
似乎也因為這樣的問題陷入沉思。

  我望著紅燈,思緒複雜起來……手機響了一聲,「短訊?」我拿起手機按下
鈕,液晶面闆上出現幾個字︰「我在你身邊。」

  我不禁背脊發涼……媽媽?難道是……?沒有顯示來電者號碼……

  我望著眼前這個媽媽焦急起來︰「你知道媽媽現在在哪嗎?」

  她一臉狐疑︰「我不就好端端的在你車上?喔,原來那個嗎?我知道啊!不
過別想我會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也行,只要告訴我她現在是不是在我們附近。」

  良久,她搖搖頭。

  怪了……那麼會是誰?誰在我身邊?

  「綠燈了。」她提醒我。

  車繼續行駛,從現在開始,眼前出現的任何一個人都讓我緊張,彷彿每個人
都跟剛剛的訊息有關,任何一個眼神都使我渾身不自然。

  「看!這條路我知道,以前都沒有這麼高的大廈喔……三十幾年後居然變得
這麼多……不親眼看到還真不敢相信……哇!還有那邊也是……」她雀躍得像個
小女孩,我自顧自的緊張兮兮,她倒好了,活像個局外人。

  「我們先去看電影好不好?」她轉過頭來,一副發號施令的模樣︰「走!去
停車。」

  這點倒像極了媽媽,果斷而聰明的眼神……

  其實電影院對我來說是個陌生的環境,像我這樣的王老五犯不著自己一個人
買票看戲,唉……單身的日子有時是需要一點毅力,持續忍耐的毅力。用不了多
久,很多事都會與我無關,接著自然而然就認命,生活慢慢地變成一成不變,最
後麻木……

  「在發什麼呆?電影要開場了!」

  我們坐在諾大的電影院角落裡,前座一對看似情侶的男女親密依偎著,再看
看身旁年輕的媽媽,我不禁暗歎……如果她不是媽媽就好了。年輕又漂亮加上姣
好的身材,跟這樣的女人比鄰而坐豈不羨煞多少男人?

  約莫三十分鐘過後,我才發現這是一部文藝愛情片,男主角在床上抱著半裸
的女主角調情,我偷偷的望向媽媽,昏暗的光線難以察覺她對三十年後的愛情片
作何感想。奇怪的是,隱約的聽到細細的聲音︰「嗯……喔……」很快的,我發
現聲音來自前座的情侶。

  不會吧?在這個時候……

  前座的兩人緊緊黏成一團黑影,那男的用很微弱的聲音對那女的說︰「我可
以在這裡就上你……」

  「討厭……」女的幾乎是嬌喘著。

  「你都濕成這樣了,還假仙……」男的舉起食指跟中指,兩隻手指之間附著
不知名的半透明液體,我想應該是……不好吧!現場上演春宮秀……

  「不要啦……啊……喔……有人在看……」

  我無法解釋褲襠裡的反應,該死!

  「管他的,這樣才刺激……」

  現在換位置也來不及了,媽媽她……我似乎想太多了,媽媽並無異樣,她完
全投入在劇情裡,並沒發覺眼前的這對狗男女。

  「嗯……嗯……唔……好癢……啊……你那支好硬……」

  「喔喔……對……那裡……就是那裡……用力點……」

  這兩人越來越大聲的進行著,豁地男的揪起女的讓她坐在身上……

  「要插進去羅……啊……痛!洞在哪啦?」

  「上面點……再上一點……啊……」

  兩人開始上上下下有節奏的起伏,速度逐漸加快。這麼近距離的觀看別人干
那檔事還真是頭一遭,我覺得身體熱了起來,肉棒快把褲襠撐破了。

  「嗯嗯……好爽……喔……」

  「騷貨……喔……干死你……」

  我冒了一身汗,現在的年輕人未免太……

  媽媽的手突然放在我的手背上,我不禁別過臉看她,媽媽臉上泛著異樣的神
情,雙眼卻仍然盯著螢幕。回到螢幕上……男主角辦完事準備離開,這不至於感
動成這樣吧!要不然就是因為……

  「干死你……干死你……」

  此時,要死不死的是手機又傳來短訊︰「你是不是也想像他那樣,上自己的
媽媽?」

  這絕不會是媽媽傳來的訊息!這到底是誰?如果不是在這電影院裡,絕不可
能知道現在的情形。我轉過身望著一排排稀稀落落的觀眾,到底是誰?是誰傳給
我的?

  「噴!」又來了︰「在KTV裡把她灌醉吧!她正需要你安慰。」

  我不禁望向鄰座的媽媽……她眼神一片朦朧。我……她是媽媽啊!不行,太
亂來了!

  「喔……射……射了……」

  「啊……好燙……喔喔喔……射進來……全都射進來……啊……」

  不過,事情有了不同的進展,這次這個不知名的傢夥顯示了電話號碼,這不
就意味……我也能傳訊息給「他」了嗎?或者,直接打過去問個清楚?

  正當主意拿定,不知什麼時候那對狗男女已經離開了座位,電影剛好結束散
場。燈光驟亮,我慌忙收起手機,媽媽臉上雙頰佈滿紅暈︰「我們走吧……」只
是,她的手還留在我的手心,我們就像一對情侶般緩緩地隨人潮離開電影院。不
過,顧不得挽著她柔軟的手感覺如何,我腦袋一直不斷地重覆著︰「在KTV裡
把她灌醉吧!她正需要你安慰……」的聲音。

  「等我一下。」她話一說完就走進化妝室。

  好機會!趁現在……我回撥了剛剛的電話號碼,心中忐忑不安……

  「噴噴……您現在撥的是空號……」

  怎麼會?我再次重試,不管試了多少次結果都一樣。絕了,難不成「他」是
從外太空傳來的?外太空?等一下,難道……

  手機登時響起短暫的聲音,短訊上面寫著︰「我是你唯一的兒子。」

  「!」這……惡作劇!搞什麼?

  「你臉色怎麼那麼難看?」不知何時她已經站在身旁。

  「沒……沒事……接下來,要去哪?」這真是太讓我大感意外。我努力的使
自己平靜下來,冷靜的推測……如果媽媽可以以這種難以解釋的方式來到這個時
空,那未來的人或許也可以……即使是我未曾謀面的兒子。

  也許真是這樣……他的手機號碼在這個時空勢必不存在,所以我這方無法跟
他聯絡上……一方面,我這手機號碼若持續用上二、三十年,即時到了他那個年
代他也能撥通,這的確是個很好的解釋。所以,他留號碼只是一種暗示……我越
想越覺得事實已經很接近,問題是……他現在在哪?在這個時空還是……?好,
就算這是真的,起碼也說明了一件事,我不會繼續過著王老五的生活渡過下半輩
子。想到這心頭不禁湧起一股莫名的溫暖,下次有機會該問問他,誰是他老媽。

  「接下來……我們去KTV吧!」白雪微傾腦袋看著遠處一排排招牌。

  我再度愣住了!這太……太巧了!

                                             (完)
















0.0160100460052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