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無常奉獻】【淫偵豔探之蝴蝶公寓】(第1——7章)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2014-8-28 19:31 編輯

序章


   月夜       綺夢夜總會

  「珊姐!加油!珊姐!加油!」

  「薇薇!必勝!薇薇!必勝!」

  伴隨著聲聲震耳欲聾的加油聲,綺夢夜總會的氣氛達到了今日的最高潮——

  透過五彩斑斕的霓虹燈,隻見不足一百平米的綺夢夜總會�擠滿了赤身裸體
的男男女女,隻見他們相互簇擁在一起,瘋狂的做著各種不堪入目的動作——

  有的男人將自己的女伴按在身下,一邊挺著粗硬的陽具拼命的在女人的嘴�
抽插,一邊將啤酒倒在女伴的赤裸的乳房上,而有的幹脆將女伴按在地上,拽著
她頭發挺著陽具拼命操弄著她濕滑的下體,更有甚者則是女伴逆襲,赤裸著曼妙
的嬌軀分著雪腿騎在男伴的身瘋狂聳動著,整個夜總會大廳中彌散著啤酒,精液,
汗漬交合散發出的淫靡味道。

  而夜總會中最淫靡的景象,則出現在夜總會中間搭建的一個圓形舞台上——

  隻見在燈光旖旎的舞台右側,雙膝跪著一個樣貌俏麗的絕色空姐,隻見她頭
戴藍色的船形帽,絕美的容顔上是一頭被整齊的盤在船形帽�烏黑秀發,再加上
一身緊緊包裹著她曼妙身材,帶著藍腰帶的空姐裙,以及從短裙下伸出來的一雙
修長潔白的美腿,使她整個人看上去是個十足的冷豔絕倫,英氣逼人的禦姐。

  但與這張冷豔俏臉形成反差的是,隻見她額頭到下巴,幾乎全被粘稠的精液
覆蓋,伴隨著她的嬌喘,一股股灌進她的喉嚨�,但即使如此,她那靈秀的鳳目
依然綻放著狐媚的神色。

  但相對於精液滿布的俏臉來說,這位空姐那從天藍色空姐裝中露出來的雪白
胴體更是狼藉一片——

  隻見這位絕色空姐上半身還算披著空乘外套,但是胸前衣襟卻被左右扯開了,
使她那對豐滿堅挺,而又雪白粉嫩的椒乳毫無保留的從衣領中拽了出來,赤裸裸
的暴露在空氣中。而她的身下則仰躺著一個黝黑壯漢,正張著大嘴拼命拽著她從
衣領中露出來的雪白右乳揉捏啃咬。

  雖然空姐還穿著藍色的短裙,但是卻已經被撩到了腰間,隻見她騎在壯漢胯
間,挺著一隻雪白粉嫩的翹臀用自己的陰唇在壯漢的陽具拼命套弄著,而他的天
藍短裙裙上卻早以被粘稠的精液浸透,變成了深紅色,但這似乎並不妨礙絕色空
姐在大家瘋狂的呐喊中欲仙欲死的享受性愛狂潮。

  而在舞台的左側,則是另一派瘋狂的淫靡景象——

  那是一個雪腿修長,穿著護士裝的短發美麗女孩,但是此刻,她的護士裝也
早已被扯的隻剩下腰帶和鞋子部分,隻見她近乎赤裸的坐在另一個壯漢的懷�,
拼命聳動著自己那已經被粘稠的精液糊住的陰唇套弄著身下壯漢的陽具。

  不但如此,隻見這位美人護士乳尖那兩顆粉紅色的乳頭竟然拴著鈴鐺,伴隨
著另一群歇斯底�的叫好聲上下擺動,發出清脆卻淫靡的鈴聲。

  與大廳中彷如淫肉地獄一般瘋狂不同的是,透過閃爍的霓虹燈,隻見夜總會
二樓的玻璃窗�,默默的站立著一個帶著墨鏡的男子,冷冷的看著樓下的一切。

  「嗬嗬,珊倩晴的陰唇已經青紫了,我想她堅持不到第六十個男人了……」

  從墨鏡男身側後方傳來一陣嬌嗔淫蕩的笑聲。

  「我對這種無聊的性愛比賽沒有一點興趣……」

  墨鏡男望著樓下瘋狂的性愛演出地哼了一聲,轉身向身後望——

  隻見在墨鏡男子身後不遠處的沙芳上,仰躺著一個套著紅色風衣,但卻近乎
赤裸的美人——

  隻見這個美人明眉皓目,將自己的後背靠在沙發靠椅上,身上雖然套著一件
紅色風衣,但紅色風衣中卻什麽都沒穿,一雙雪白玉乳和曼妙的小腹就這麽從風
衣中露了出來。

  而這位紅衣美人卻不以爲意,相反大刺刺的分著雪腿,而她的雪白淫靡的胯
間則跪著一個身穿皮褲衩的健壯俊男正在舔弄她的下體。

  而這位紅衣美人就這樣一邊享受著胯下男人的舌交,一邊目含春情的望著墨
鏡男說道:「嗬嗬,你這人就是這麽不解風情,人生得意須盡歡,這不是你們男
人的信條嗎?」

  「是的,但不是在辦正事的時候……」

  墨鏡男轉身默默坐回了沙發上,望著紅衣美人冷然道:

  「東西帶了嗎?」

  紅衣美人聞言微微一笑,擡起雪腿踩著身下壯漢的肩膀,秀眉一皺,一腳踹
了開來——

  「沒用的東西,這麽久都不能讓老娘高潮——!」

  紅衣美人望著身下的男人怒罵了一下,接著起身打開身旁的皮包,從�面掏
出一個白灰色的小瓶,拿在手中晃了晃,得意的媚笑道——

  「歡樂頌Ⅴ型……百分之九十五提純,整個花海城隻有我能做到……」

  墨鏡男默默的盯著紅衣美人手中的小瓶看了看,目光�冒出渴望的神色,接
著隻見他從口袋�掏出一個厚信封放到了紅衣美人面前的茶幾上,擡手就去拿紅
衣美人手中的小瓶,沒想到紅衣美人小手一揚,躲了過去。

  墨鏡男見狀一愣,皺眉道:

  「什麽意思?」

  「嘿嘿,加價……這個東西是原來價格的三倍。」

  紅衣美人得意的說道。

  墨鏡男聞言眉頭皺的更緊——

  「我們當初不是這麽約定的吧……」

  「嗬嗬,計劃不如變化快嘛,現在是革命後時代,什麽東西都變了……」

  說到這,紅衣美人擡起一隻雪足隔著皮褲衩猛的踩中身下壯漢胯下的陽具,
壯漢登時疼的咬緊了牙關,但沒有哼出聲。

  紅衣美人就這樣一邊用力踩胯下壯漢的襠部,一邊看著壯漢痛苦表情媚笑道:

  「知道嗎?像這種貨色的男花奴的價格放到以前還沒老娘的一雙高跟鞋貴,
可現在呢,養他們比養一台名車還累,這就是所謂的時代不同了……」

  感覺到身下男奴的陽具已經快被自己踩斷了,紅衣美人嫣然一笑,擡起腳放
過了他接著翹起二郎美腿望著墨鏡男微笑道;

  「……所以,我要三倍的價格。」

  墨鏡男冷冷的盯著紅衣美人的俏臉略一思索,毫無感情的說道:

  「我怎麽知道你這瓶�裝的就是我想要的東西……」

  紅衣美人聞言嫣然一笑,擡腳踹了一下身下身下的男奴,嬌喝道:

  「站起來!給老娘把褲衩脫了——」

  男花奴聞言聽話的站起身,拉著皮褲衩利索的往下一拉,他那碩長的陽具頓
時彈了出來,隻不過陰莖一直到龜頭都泛著嚇人的青紫色,顯然是剛才紅衣美人
踩踏造成的。

  紅衣美人微笑著一手扶起男奴的陽具,一手打開了小瓶,對著墨鏡男得意的
說道:

  「你也看到了,這男奴的陽具已經被我踩傷了,照正常情況他是不可能再勃
起了,可是……嗬嗬,準備見證奇跡吧。」

  說到這紅衣美人舉著小瓶對著男奴的陽具輕輕一彈,隻見一小撮灰色的粉末
從瓶中落下,直接覆蓋在男奴的陽具上。

  「嗚——!」

  隨著男奴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一聲吼叫,頓時隻見男奴渾身堅實肌肉血管
頓時鼓漲起來,而原本被踩壞的青紫陽具竟然瞬間堅挺起來,黑色的血管纏繞著
的陰莖想塊黑鐵一樣聳立起來,尺寸足足長了一半,而青黑的馬眼似乎也淌出一
滴刺眼的花白。

  「嗬嗬,看到了吧,這就是高純度歡樂頌的威力……」

  紅衣美人用手指彈了彈男奴陽具,轉頭得意的對墨鏡男說道。

  墨鏡男似乎也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隻見他愣了一會兒,接著嘴角瞥起一絲
詭異的微笑。

  接著,隻見墨鏡男伸手從茶幾上倒了兩杯紅酒,並趁紅衣美人不注意的時候
將一個黑色的小點扔進了其中一個酒杯,然後他又從兜�掏出兩疊錢放到了茶幾
上,接著舉著酒杯來到紅衣美人的面前,一邊將酒杯遞給紅衣美人,一邊說道:

  「來,美人,合作愉快……」

  紅衣美人聞言嫣然一笑站起身來,接過酒杯碰了一下,嫣然道:

  「合作愉快……」

  接著將紅酒一飲爲盡,而眼鏡男見狀,嘴角揚起一絲凜冽的冷笑……



第一章     滄海桑田

  「嗚——」

  伴隨著這聲渾厚的汽笛聲響起,一艘藍白相間的客輪在拖曳船的拖曳下,劃
破碧波,在夕陽的映襯下駛進了港灣,驚飛的鷗鷺翺翔天際,在餘輝的映襯下,
爲這個華南最大的海軍軍港平添了一些浪漫旖旎。

  「呼……終於回來了。」

  拎著行李箱,一身紅色風衣美的宛如天人的棠妙雪一踏上陸地,便忍不住深
吸一口氣感歎道。

  四年了……四年的留學生涯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望著故鄉熟悉的景色,
棠妙雪由衷的産生了一種宛如隔世的感覺。

  棠妙雪甩了甩烏黑的長發,邁開玉步自然的走到停在碼頭旁的一輛奔馳跟前,
借著後視鏡整理自己的裝束,刹那間,後視鏡中出現了一位清麗絕倫,美的仿佛
洛神雪仙一般的絕色美人。

  棠妙雪有著古希臘美人般典雅精緻的五官。潔白光滑,粉嫩的仿佛吹彈得破
的雪白皮膚。清澈如水的雙眸,烏黑柔順的長發,再加上櫻唇邊一絲若有還無的
淺笑,使人一望便仿佛瞬間墜入一個美好的夢境,而更令人魅惑的是她的著裝—


  用紫絲精繡的雪絨裸肩胸衣緊束包裹著她那纖細曼妙的腰肢,柔托著她那對
潔白如雪的椒乳,以至於將一抹無限美好的迷人乳溝毫無保留的展現在衆人的眼
前。

  透過紅絨風衣的下擺,隻見棠妙雪下身那兩條套在薄如蟬翼,幾乎半透明的
蠶白絲褲中的修長美腿,以及踩在玉足上的那雙輕綁著她粉白小腿的雪色高跟鞋,
她整個人仿佛與從雪山走下的輕靈仙子,洛河中升出的映雪女神一樣清麗絕倫,
美的讓人窒息——

  「我們要平等——要自由——不要奴役——夏奇拉族萬歲——」

  一陣陣震耳欲聾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棠妙雪回頭一看,隻見一群正當妙齡的
少男少女赤露著上半身,舉著牌子,一邊喊著示威口號一邊走了過來。

  「同胞!民族危亡,豈能坐視!請加入『覺醒軍』吧!」

  一個在赤裸著胴體,雪白的椒乳上畫著火蓮花的夏奇拉少女走到棠妙雪面前,
一邊高喊口號從棠雪身邊走過,一邊將一份傳單塞到了棠妙雪的手中。

  棠妙雪早就知道自己的國家爆發了解放夏奇拉族的平等革命,但沒想到範圍
竟然已經發展到夏奇拉奴隸可以到街頭示威的地步。

  看到這種情況,棠妙雪不由的伸手將掛在自己耳朵上的一對銀花耳環摘了下
來,放進了手包�……

  「小姐,要坐車嗎?」

  就在這時一陣渾厚的中年男聲從背後響起,棠妙雪回眸一望,發現是個身穿
帆布工服,大概三四十歲的大叔,而他身後則停著一輛出租車,顯然是個司機。

  「去花海城多少錢?」

  棠妙雪隨口問道。

  「花海城……,嗯,哦們都是打卡算錢……放心吧,小姐,我們是正規的出
租車公司,不會坑你錢的。」

  大叔司機搓著粗糙的手,撐著滿臉的皺紋堆笑道。

  「那好吧,幫我著拉行李……」

  說完,棠妙雪將自己手�的拉箱往那個大叔手�一扔,轉身邁開玉步向他身
後的的士走去,大叔司機一看,連忙小跑著跟了上去……

  「轟隆——」

  隻聽烏黑滾滾的天空一聲巨雷炸響,豆大的雨點登時將整個花海城都籠罩在
一片朦朧的雨霧之中。

  原本夜晚曾經是花海城最熱鬧的時候,也就在三年前,作爲圖夏國,同時也
是原土世界最大的奴隸貿易集市,花海城每天夜晚在這�被交易的夏奇拉奴隸就
多達三萬多人,光從事奴隸貿易的花奴市場和花奴店就有近千家,一時間,花海
城被各種璀璨閃爍,流波異彩霓虹所包圍,遠遠望去,花海城就像一朵在夜晚綻
放的繁花。

  但隨著「蓮燈革命」的爆發和「平等法案」的通過,在圖夏國存在了兩千年
的奴隸製度被推翻,公開的奴隸貿易被嚴格禁止,以奴隸貿易爲主的花海城迅速
衰敗下來。

  到如今,花海城的霓虹燈群早已熄滅,隻有那些掛在花奴店上,寫著諸如—
—「夏奇拉蕩女——蘭雨柔的瘋狂之夜」、「夏奇拉淫娃女王——梅怡的裙底秘
密」等誘人字樣的廣告彩旗在暴雨中飄搖,不屈的訴說著這座城市曾經的輝煌…


  此刻,隻見一台紅色的的士帶著抹紅光劃過街道,突兀的爲這座被遺忘的街
道添加了一絲生氣。

  「唉……沒想到這�竟然衰敗成這樣了。」

  望著車窗外仿佛「鬼城」般的花海城,坐在副駕駛座上棠妙雪不由的發出一
種滄海桑田的感歎。

  棠妙雪似乎還清晰的記得自己十四歲時被主人從這兒買走時,這座花海城是
何其的繁華,這才幾年光景,就已經變的如此凋敝。

  「我認爲,平等法案不能在推進了,夏奇拉族已經獲得生命保障權,教育權,
財産權,工作權,以及社會保障權,他們得到的權利已經夠多的了,在推進下去,
那整個社會結構就會崩潰,我們『天合會』宗旨是……」

  車載收音機�傳來電台社會辯論節目特邀嘉賓的聲音,針對解放夏奇拉族人
權的「平等法案」是否要繼續推進,這是最近一段時間社會上最熱門的公共話題,
以至於對政治完全不按興趣的棠妙雪也忍不住把投向窗外的目光收了回來,仔細
聽了起來——

  「不!完全不夠!」

  電台中反對方嘉賓情緒似乎非常激動,隻聽他將聲音提高了八度呼喊道:

  「你說哪些權利隻是夏奇拉族得到的社會權利,夏奇拉族隻得到了法律上的
平等權,但在社會實踐中,在精神上卻還處於被帝圖族奴役的地位!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爲什麽帝圖族的姓氏�面都帶有「王」字,而夏奇拉族
名字�必須以花命名,這就是還把夏奇拉族視爲玩物的表現,是赤裸裸的歧視!
這種對夏奇拉族文化上的不公,我們『覺醒軍』決不能允許!「

  「您先不要激動,姓……姓氏這種東西是自古傳下來的,它隻是個符號,是
個代稱,不代表任何意義。」

  保守派嘉賓似乎被改革派嘉賓的氣勢所壓製住了,說話明顯緊張了不少——

  「我不是反對推進『平等法案』,我隻是覺得不應該這樣激進,如果貿然取
消所有帝圖對夏奇拉的『擁有權』,會造成一些列的社會影響,比如說如果夏奇
拉族獲得了自由,那他們算什麽人呢?

  夏奇拉奴隸原本成年後就直接登記在所屬帝圖族的隸奴宗譜�——奴隸靠主
人供養,奴隸從屬於主人,這傳統有幾千年的曆史了,現在圖夏國所有的社會保
障製度,包括教育,醫療、食物供應都是根據這套隸屬關係來設定的。

  如果貿然推翻這個製度,而新製度又沒建立起來,你讓夏奇拉族如何生存,
那樣一來肯定會造成社會劇烈動蕩的。「

  「嗬嗬,你們『天合會』的人就知道和稀泥,轉移話題,夏奇拉族哪用得著
你們帝圖老爺來供養,恰恰相反,根據上個月國家GDP 統計表明,夏奇拉族創造
的社會財富價值已經超過你們帝圖族了,所以真正說起來,應該是夏奇拉族在養
你們帝圖族才對……」

  說到這,自稱爲「覺醒軍」的改革派嘉賓話鋒一轉,對著「天合會」嘉賓譏
笑道:

  「嘿嘿,我看您是這位帝圖族的老爺舍不得家�的那幾個如花似玉的夏奇拉
花奴吧,哎呦呦,您瞧瞧您都是老白毛了怎麽還弄這個,我奉勸您還是行行好把
她們放了吧,免得您將來累死在她們的肚皮上!」

  「什麽!你這個下賤的夏奇拉賤種竟敢罵我老白毛,我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訓、
教訓你!」

  「嗬嗬!看吧,露出本性來了,來呀!誰怕誰!看我今天把你這老白毛的肋
骨給你踹折了——!」

  緊接著,錄音機�便傳來一陣霹靂乓啷的打架聲,不知是因爲改革派和保守
派的矛盾太深,還是電台事先安排好的戲碼吸引眼球,最近一段時間,這種社會
辯論節目經常這樣雙方說著說著就打了起來,上演全武行。

  「真無聊……這些所謂的社會精英隻會做這種政治秀。卻無法解決任何客觀
問題。」

  司機大叔一邊怨憤的說著,一邊伸手把收音機給關了。

  「怎麽?你好像對『平等法案』很反感嘛……」

  發現司機大叔神色不對,棠妙雪鳳目撇著他問道。

  「哼……我姓瑞,原本是在這一帶經營夏奇拉花奴店的帝圖族商人,我不反
對平等,我隻是覺得政府一夜之間把我們花奴店商家全部查封,又不給相應的補
償,讓我們一夜之間傾家蕩産,害的我落到當司機的程度,這樣做太絕了……」

  「哦……是這樣。」

  聽到大叔司機這麽說,棠妙雪點了點頭便沈默不語了。

  雖然身在海外,但棠妙雪也知道,自從「平等法案」發布後,受沖擊最大的
就是這些以前經營花奴店的帝圖商人,破産跳樓的不知有多少,所以他們現在是
社會上最反叛,最不安的人群,也是最激進的人,讓整個社會聞風喪膽的「帝圖
恐怖分子」大多數是由這種人組成的,自己還是別惹他們爲好。

  想到這,棠妙雪不想再跟他答話了,於是再次扭頭,把目光望向窗外雨中的
街景,或許是坐船太累了吧,不多一會兒,棠妙雪竟然靠在椅背上睡著了……


 第二章   林中欲火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來自胯間的燥熱讓棠妙雪不由的悠悠轉醒。

  棠妙雪睜眼低頭一看,發現那位大叔的一隻大手順手伸進了棠妙雪紅色風衣
的下擺,正隔著棠妙雪的蠶白絲褲在她那柔嫩的大腿根和下體處來回的撫摸。

  「你想幹什麽……」

  棠妙雪見狀頓時警覺起來,本能的將雙腿並在一起並握緊了懷�的皮包,一
邊鳳目寒霜的用餘光瞄著這位司機大叔。一邊冷冷的問道。

  與此同時,棠妙雪腦海登時蹦出電視新聞�播出的那些,因爲社會改革失去
地位所以控製不住暴怒,從而專門襲擊殘害夏奇拉族的那些帝圖恐怖分子的兇惡
相貌。

  「嗬嗬,放心吧……美人,我不是『帝恐』,既不想要你命,也不想要你的
錢財,我隻是最近心情不好,想拿你這漂亮的身體發洩一下。

  你曾是「花奴店」的「夏奇拉花奴」吧,我剛才在港口看見你把『銀花耳環』
收到了包�……「

  聽到這位司機大叔隻是想要自己的身體,棠妙雪感到輕鬆了一點……

  說實在話,如果這位司機大叔真的『帝恐』,作爲剛剛從國外名牌警官大學
畢業的棠妙雪來說,絕對會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打的他滿地找呀,不過現在看來,
這位大叔隻是個普通的色狼……

  自己的生命財産沒有了威脅,棠妙雪頓時放下心來,於是輕舒了一口氣,擡
頭看了看身邊的這位司機大叔,發現他雖然著裝不是很整齊,但是滄桑的臉龐上
還是有種剛毅氣質的……

  他想要我啊……

  想到這,棠妙雪心神一蕩,不自覺但卻優雅的坐直了嬌軀,一邊緩緩的分開
自己的雪腿方便司機撫摸自己的柔嫩雪白的美腿和下體,一邊漫不經心的望著這
位司機大叔調笑道:

  「大叔,你就這麽饑渴啊……你原來不是經營『花奴店』的嗎?就算店鋪倒
閉了,難道沒有一個花奴主動願意跟你的嗎?那你的調教水平也太差了吧。」

  棠妙雪說這話不是沒來由的,想當初自己被主人從「花奴店」買回家後最初
的一段時間�,因爲新主人淫辱自己手法不如自己店�那些專業調教師,所以棠
妙雪在欲求不滿之下,經常背著主人跑回店�跟調教師「偷食」吃,這種心�奴
性依賴被稱社會心理學家稱爲「非典型性斯德哥爾摩綜合征」。

  所以「蓮花革命」爆發之後,即使夏奇拉族已經在社會地位上跟帝圖族平等
了,還是有很多夏奇拉奴隸自己跟著自己的帝圖主子,這種情況在棠妙雪這種專
門供人洩欲的「花奴」身上尤其嚴重。

  「唉,沒辦法……那家店法人是我,但我本人不是調教師,所以店一倒閉,
大多數花奴立刻就都跟著我們店�的調教師跑了,可惡!」

  說到這,司機大叔忍不住再次暗罵了一句,但手卻一直沒離開棠妙雪柔嬌嫩
柔軟的雪腿。

  「嗬嗬……原來你是店老闆,那就難怪了,大多數花奴都不怎麽喜歡自己的
老闆——既靠我們的身子賺錢,又占我們身子便宜,還不像調教師那樣能給我們
欲仙欲死的快感,這種十不全誰會喜歡……呀——!」

  棠妙雪正不屑的說著,忽然感覺一陣電流忽然從下體升起,登時忍不住嬌哼
了起來。

  她低頭一看,發現不知何時,司機大叔那粗壯的右手已經順著自己雪白的小
腹伸進她絲褲,正在棠妙雪的下陰上捏著她的陰蒂把玩著。

  許久未遭褻玩的陰唇再次被男人掐弄,一陣熟悉的燥熱感登時從下體彌散開
來,蔓延到了棠妙雪全身,棠妙雪的粉腮上登時升起兩朵紅霞,忍不住嬌喘了起
來。

  「嗬嗬,美人,你說的都對,不過算我幸運,今天遇到了你,我這把老槍終
於可以重見天日了。」

  說著,收回插在棠妙雪襠部的左手,舔了舔沾在上面棠妙雪下體的淫水,然
後一把拉開了牛仔褲的褲鏈,從�面將自己胯間那根粗硬的陽具赤裸裸拽了出來,
直接的展現到了棠妙雪的眼前。

  接著隻見司機大叔一邊握著自己直挺挺的陽具甩了甩,一邊對著棠妙雪咧嘴
淫笑道:

  「來吧,美人,用你的小嘴先給我的這把老槍洗個澡吧……」

  司機大叔的陽具一跳出來,棠妙雪便聞到一股夾雜著尿騷味的臭氣傳來,棠
妙雪定睛一看,隻見他的陽具雖然硬直,但汙穢不堪,馬眼上還滲出了一絲精液,
顯然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洗過了。

  不過對於男人陽具是不是幹淨這一點,棠妙雪到是不介意,相反她很喜歡
「髒男人」因爲這樣一來,他們奸淫棠妙雪的時候,自己被「淫辱」感覺會更強
烈,這會讓她非常興奮。想到這,棠妙雪舔了一下嘴唇,然後擡頭望著司機大叔
冷笑道:

  「大叔,先說好啊,今天的車費我不會付了……」

  說完,棠妙雪一俯身,張開櫻唇,將司機大叔那肮髒的陽具一口含了嘴�。

  「呼……真舒服。」

  隨著司機大叔的這聲贊歎,棠妙雪登時感到自己口中司機大叔的陽具漲大了
一圈,霎時頂到了棠妙雪的喉嚨。

  而自己的喉嚨被司機大叔的陽具如此一頂,棠妙雪登時被刺激的嬌軀一顫,
一股熱流從胯間溢了出來。

  棠妙雪暗暗慶幸穿了套紅色的風衣,假如光穿著絲褲的話,被淫水浸透的蠶
白絲褲肯定會被人察覺自己的本性。她沒想這麽多年過去了,自己以前當花奴時
被調教出來的被虐狂體質一點沒變,自己的身體隻要受到男人稍微粗魯點的虐玩,
自己就會高潮,一聯想到自己的襠部滿是水漬的景象,棠妙雪感覺更加燥熱,不
自覺的夾緊了雙腿。

  說實在話,棠妙雪已經有好多年沒服侍過男人了,她想起多年前在自己赤身
裸體的被不同的男人壓在身下肆意淫辱的情景,體驗不同粗細的陽具是如何肆意
抽插進出自己的下體,帶給自己欲仙欲死的快感的。今天忽然重新握住一根男人
的陽具,而且一想到等會兒這根陽具就會插進自己的身體內,使童雪不由的有種
時光倒流的感覺。

  就在這時,棠妙雪感覺到司機大叔把手摸上了自己的緊俏臀部,然後把手伸
進棠妙雪的蠶白絲褲�一邊捏著棠妙雪的一個雪白的臀瓣把玩著,一邊喘氣道:

  「美人,等會兒我能射在你這漂亮的臉蛋上嗎?」

  「唔……難道如果我說不行,你就會放過我嗎?……」

  棠妙雪滿不在乎的回答道。

  接著,隻見棠妙雪用舌尖舔了舔司機大叔馬眼處露出一點的精液,然後擡起
頭來望著他說道:

  「大叔,你想怎麽玩我都行,玩的時候粗暴一點也沒關係,我一定積極配合
您,不過你不能傷害我!而且更重要的是——玩完一定要放我走!」

  聽到棠妙雪這麽說,司機大叔點了點頭淫笑道:

  「哈哈,好,就這麽說定了!」

  聽到這,隻見司機大叔猛地一打方向盤,轉身將車猛的停到了街道旁的一片
小樹林�,接著伸手一拉棠妙雪座位旁的扶手,座椅砰的一聲便倒下去了,猝不
及防棠妙雪也跟著座椅向後倒去。

  棠妙雪輕盈的嬌軀一沾床便被彈了起來,但是還沒等她回顧身來,急火攻心
的司機大叔便把牛仔褲脫到小腿處,竄起身來便向棠妙雪的抱了過去,一把就坐
壓在了棠妙雪柔軟纖細的嬌軀上。

  緊接著,司機大叔接著伸出手掌,一邊毫不猶豫的撕扯著棠妙雪身上的雪絨
絲衣,並同時用力揉捏她從絲衣�露出來的稚嫩雪肌,而另一隻手則毫不客氣的
拽著她的絲褲襠部用力向下拽,使棠妙雪稚嫩雪白的小腹和稀疏的陰毛……

  棠妙雪看到司機大叔如此著急的提槍就要幹自己頓時花容失色,一邊伸出玉
臂拽著自己的褲邊,一邊驚叫道:

  「怎麽!你這就要直接來嗎?先等等,我今天不安全,等我先吃個避孕藥!」

  「嘿嘿,放心吧,美人,你不會懷孕的。」

  說完,司機大叔便拽著她的絲褲用力向下一扯,隻聽刺啦一聲,棠妙雪絲褲
就順著她的襠部就被扯下了一大條。於是隻見棠妙雪那粉紅誘人的陰唇便在稀疏
的陰毛的映襯下赤裸裸的展現在了司機大叔的眼前。

  緊接著隻見司機大叔提槍上前,一邊握著自己的陽具在棠妙雪粉嫩的肛門處
摩擦,一邊淫笑道:

  「嘿嘿,美人,把腿分開乖乖躺好,讓大叔今天用這根老槍好好給你通通腸!」

  一聽司機大叔這麽說,棠妙雪登時放下心來,原來這位大叔要跟自己肛交,
而且剛才他剛才說最後要射在她的臉上,想來今天自己應該不會意外懷孕才對。

  想到這,棠妙雪低眉看了看自己兩條美腿間淫靡敞露著的陰唇和肛門,以及
前面不遠處司機大叔堅硬的陽具,不由的心神一蕩一——

  也好,在船上忍了一個星期沒做愛了,正需要發洩一下呢,

  「嗬嗬,第一次見面就玩這麽重口味的遊戲啊……不過好吧,既然大叔你那
麽有興緻,那我一定奉陪到底……」

  說到這,棠妙雪嘴角邊揚起一抹嫵媚勾魂的笑容,接著熟練的分開自己那雙
修長的美腿輕輕的搭在司機大叔的肩膀上,然後伸手沾了點口水一邊輕揉著自己
的肛門,春意盎然的嬌哼道:

  「來吧……要溫柔點哦,我這�已經很久沒開張了……」

  「來了——!」

  司機大叔已經被身下淫蕩的棠妙雪撩撥的理智全無,隻見他用力捏住棠妙雪
的那雙美腿左右用力一掰,登時便將棠妙雪的美腿分到最大,使她從絲褲破洞中
露出的下體淫靡而清晰無比的向他敞露出來。

  緊接著隻見司機大叔呸的一聲向自己的陽具吐了兩下口水,彎著腰身向著棠
雪的粉嫩胯間一挺,隻聽撲哧一聲,司機大叔的陽具應聲便深深的刺進了棠妙雪
稚嫩的肛門�……

  「呀——哈——!」

  肛門被男人強硬的陽具插入,棠妙雪登時發出一聲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尖
叫,緊接著噗嗤一聲,一股晶瑩的淫水從棠妙雪的下體噴了出來,直接飛濺到了
司機大叔的小腹上,而這更激起了司機大叔的獸性。

  「嘿嘿!太爽了!美人!你還真是個淫娃——!來!這是你自己噴出來的,
自己舔幹淨——!」

  說到這,司機大叔伸手在棠妙雪粉白的小腹抹了一把,將棠妙雪噴出來晶瑩
淫水抹了一手,然後趁著身下的棠妙雪張嘴蕩叫的時候,猛的將手指塞進了她的
櫻唇�。

  捏著她的舌頭在她的喉嚨�不停攪動著。

  司機大叔粗糙的手指加上自己淫水散發處的尿騷味,登時刺激的棠妙雪雪白
的嬌軀一顫,噗嗤一聲,又一股晶瑩的淫水從赤露著的陰唇噴了出來。

  原來這就是棠妙雪的興趣,她不但是個淫娃,還是個被虐狂,尤其喜歡男人
身上的各種體液味道。

  「嗬嗬,美人,你的喉嚨還挺深的,而且這麽多口水,看來是經過深喉訓練
的,怪不得剛才給我口交的時候,能將我的老槍整個含進去!呼——!太爽了,
來,換個姿勢,你坐上來!」

十下、二十下、三十下、司機大叔就像一頭暴怒的公牛一樣壓在棠妙雪身上一

  邊用手扣著她的喉嚨,一邊用陽具瘋狂抽插著,大概抽插了三四十下,接著
一擡手把手指從棠妙雪的喉嚨�抽了出來,轉身將陽具從棠妙雪的肛門�拔了出
來,轉身坐到了座位上,搖著陽具望著身邊已經被折騰的嬌身酥軟的棠妙雪。

  「咳、咳、咳……」

  近乎半裸伏在座椅上棠妙雪因爲喉嚨司機大叔摳弄的劇烈的咳嗽了幾下,聽
到司機大叔的命令後,抿了抿嘴,撐起嬌軀坐了起來,然後分開雪腿正面跨坐在
司機大叔的腰上,將自己的稚嫩肛門對準司機大叔挺立的陽具,用力坐了下去,
司機大叔的陽具便重新插進來棠妙雪的肛門�,在司機大叔舒爽的哼叫一聲吼。

  棠妙雪一邊伸手將自己的長發盤在頭上,一邊面紅耳赤的在司機大叔身上聳
動著,接著隻見她蕩然一笑,說道:

  「呼——大叔,沒想到你年紀不小卻挺能堅持,很少有男人能抽插我這麽多
次而不射的,你不會是吃了什麽春藥吧?」

  「呼——你這個小淫娃就是老子最好的春藥——!」

  說完,隻見司機大叔大吼一聲,一腳踹開車門,抱著懷�近乎半裸的棠妙雪
來到的車外,在大雨的之中一把將棠妙雪俯身按在了汽車的引擎蓋上,按著她的
雪白的翹臀一邊瘋狂抽插,一邊大罵道:

  「你們這群臭婊子,敢拋棄我,自由了是吧,老子今天就幹爆你的菊花——!
幹——!幹——!幹——!」

  隨著司機大叔一聲聲怒吼,棠妙雪與司機大叔下身的交合處的傳來陣陣皮肉
拍擊的啪啪聲,伴隨著這震拍擊聲,已經被暴雨淋的近乎半透明棠妙雪裸著朦朧
凸顯的雪白嬌軀不停的前後聳動著。

  棠妙雪知道這位司機大叔把自己當成了他以前那些拋棄自己的花奴,正在報
複性的蹂躪自己,不過她現在顧不上抗議了,她沒想到這位司機大叔這麽厲害,
自己的下體每司機大叔的陽具用抽插一下,棠妙雪就感覺自己的肛門産生要爆開
一樣的劇痛,但劇痛過後,一股難以遏製的狂喜便會從下體彌散開來——

  「呀哈——大叔,你那玩意還算是又長又硬!就是不知道精液的味道是不是
也這麽讓人著迷——!」

  「呼——!你這個臭婊子想嘗嘗嗎!好,老子這就給你——!」

  說完,司機大叔發出一聲怒吼,隻見她猛的將陽具拔出棠妙雪的肛門,接著
抓著棠妙雪的長發將她拉了起來將她按跪在地上。接著一手拉著她的長發,另一
隻手扶著自己的陽具抵著棠妙雪的臉頰拼命的擼動。

  不久,隻聽嗤的一聲,一股粘稠花白的精液從司機大叔的馬眼激射出來,直
接打在了棠妙雪眼瞼上,並順著她完美無瑕的臉蛋流到了她的脖子上。

  腥臭刺鼻的精液味傳進棠妙雪的鼻腔�,棠妙雪被刺激的下體一抖,陰唇登
時又噴出一團淫水,順著她雪白的大腿根流到了地上……


















0.019652843475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