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女警楚芸(第一部)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1落網

  香港天風大廈,漆黑的夜幕將整棟樓籠罩。

  吱呀--,21層的總經理室被緩緩打開,一個迅捷的黑影一閃而入,一進屋
內立即迅速地將門悄悄合上。借助窗外昏暗的星光,勉強能看到這個黑影苗條婀
娜的身姿,竟然是個女賊?!

  黑影環視了一圈,將銳利的目光盯在一幅山水畫上,雙目微瞇,嘴角輕輕向
上翹了翹。閃身來到山水畫前,小心地將畫向上捲起,靈巧的纖手將看似毫無異
樣的牆面一推,一塊10寸大小的前面陡然陷入牆面然後向兩側分開,後面赫然是
個黝黑的保險櫃!

  幾分鐘後,黑影欣喜地拿著手中的一疊文件,正要揣進貼身皮包裡帶走,突
然「砰」的一聲響,門被從外面踹開,黑影一驚,正要有所反應,卻見燈光大亮
,刺目的光芒下,幾個警察一擁而入。

  「不許動…啊…」進來的警察剛要來句經典的開場白,就被女賊挨個擊倒,
矯健的身手使警察連開槍的機會都沒有,就倒在地上哼哼。女賊得意的輕笑一聲
就要出門,突然一種危險的感覺襲來,趕忙俯身,躲過了迎面的一腳,連著幾個
輕巧的後空翻,閃到一邊,警惕地看向來人。

  一位英姿颯爽的女警堵住了門口,細膩柔滑的嫩白俏臉,高挑的身段,纖細
的腰身與豐滿的胸部和臀部組成一條誇張的S型曲線,制服上衣被飽滿的酥胸撐
到了極限,幾乎要裂開,制服短裙下健美修長的雙腿附著肉色透明絲襪,很顯然
,剛才那頗具威力的一腳就是出自這雙美腿。一頭垂肩的秀髮下面是一張絕美秀
麗的面孔,兩片性感紅潤的薄唇散發出誘人的魅力,只是表情卻冷到了極點,給
人一種難以親近的感覺,鳳目中淩厲的目光直射女賊。

  「夜鶯,你被捕了!」女警冷冷地看著這個警方追捕了很久的代號夜鶯的女賊
,儘管多次從照片上看到過夜鶯的模樣,但當其本人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女
警還是被夜鶯那絲毫不輸於自己的容貌晃得失神了片刻,那是個可以讓女人都動
心的絕代尤物,魔鬼般的身姿,同樣潔白細膩的肌膚,嫵媚妖嬈的嬌容,一雙閃
亮的美目散發著如電的精芒,黑色的緊身衣將她誘人犯罪的身段完美的展現出來
,無論怎樣紳士的男人站在她面前恐怕都會立刻變成禽獸吧。

  「呵呵,原來是楚大警官啊,你可真是陰魂不散,不過能不能抓到我,就看
你的本事了。」夜鶯瞬間鎮定下來,一臉嫵媚地笑道。夜鶯,本名徐嬌,是香港
大名鼎鼎的女飛賊,多次成功盜竊各企業的商業機密和展覽的名貴珠寶,警方無
論怎樣不下天羅地網都無法抓到她,然而,眼前這個半年前從國外調回來的美麗
警花楚芸卻給她帶來不小的麻煩。

  楚芸不僅容顏嬌美,身手更是淩厲,一進警局就屢立奇功,抓捕數名在逃案
犯。半年來,楚芸數次破壞了徐嬌的行動,有兩次還險些將其擒獲,讓徐嬌很是
忌憚,可是徐嬌畢竟不是一般的小賊,身手不弱於楚芸,更兼心思縝密,所以儘
管偷盜成功的次數減少,但總能全身而退。

  「哼。那就試試看好了!」楚芸嬌喝一聲柔身而上,發起淩厲的攻勢。徐嬌毫
不示弱側身讓過也是一腳踢向楚芸,恰好遇到楚芸上一次攻勢未盡,反身踢過來
。啪的一聲,兩條緊繃著的豐滿誘人的美腿竟然相互絞在一起,細膩光滑的肌膚
隔著兩層薄薄的絲襪和衣料緊密地交疊相貼。

  「啊」「啊」

  兩聲近乎呻吟的驚叫,兩女都沒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對方溫潤的大腿上傳
來的細膩柔滑的觸感,以及那驚人的彈性讓雙方都閃過剎那的迷醉,想不到兩女
不僅美貌不相上下,連肌膚的柔滑和彈性都互不相讓,一抹紅潤爬上了兩女的臉
頰,心頭一陣異樣。兩人如觸電似的立即分開,臉蛋微紅地死盯著對方,絲毫沒
有放鬆警惕。

  徐嬌到底混跡江湖,經驗豐富,率先恢復過來,一臉調笑道:「呵,想不到
楚警官的大腿還挺滑蠻有彈性的嘛,嘖嘖,這麼完美的可人做警察真是可惜了。


  楚芸臉上一紅,也毫不示弱的回道:「哼。你也不錯啊,這麼豐滿的資本竟
然去做賊。」說著還輕瞄了一眼徐嬌那比波霸還大的爆乳。

  徐嬌敏感地感覺到了楚芸的那一眼,頓時心經動搖,胸部竟微微有些發熱,
故意挺了挺渾圓豐滿的雙峰,說話也多了些曖昧「呵呵,你的資本不是也很豐滿
嗎?有機會我們倒要好好較量較量。」說著,也瞄向楚芸那欲破衣而出的豐乳。

  「哼!那就等你從監獄出來再說吧。」徐嬌那炙熱的眼神燙得楚芸淑乳發熱
,強忍著心頭的激盪反駁道。

  「哦?呵呵,那……」楚芸那微微動情的神態落入徐嬌眼中,不由一陣得意
,正要說什麼,突然感覺一陣暈,頓時警覺地看向楚芸「你對我做了什麼?!」

  「沒什麼,只是在那幅畫上沾了些CR藥粉,可以讓人四肢無力而已。」楚芸
已經恢復了神態,淡淡道。眼神中卻沒有絲毫即將抓住徐嬌的欣喜。

  「你……」軟倒在地的徐嬌沒想到一向冷傲清高的楚芸竟然也會用這種以前
她不屑一顧的江湖伎倆,看向楚芸的眼神憤恨中帶著疑惑,楚芸則別過頭去,沒
有出聲。

  「哈哈,幹得好,楚隊長!恭喜你又立大功啊。」徐嬌被押走後,一個大腹
便便的警官走了進來,得意地笑道「我就說嘛,對付這種小賊,就得用非常規的
方式,怎麼樣,要不是我堅持要用CR,沒準今天這個小賊又要逃掉了,你的立功
報告上可要多為我說說好話呦。」

  楚芸厭惡的看了他一眼,冷哼一聲出去了。

  *******************************************

  幾天後,香港某法院。

  「……下面宣判:徐嬌涉嫌多起盜竊他人財物及公司商業機密罪,罪名成立
……判處4年監禁……」

  徐嬌面無表情地坐在被告席上,不言不語,直到審判結束,被法警帶離時,
碰到了走到門邊的楚芸。徐嬌熾烈怨恨的眼神狠狠盯了楚芸一會,突然詭異地一
笑,湊近楚芸白嫩小巧的耳朵輕輕說了句:「楚警官,我會回來找你的。」說完
,竟然吐出小香舌輕舔了一下楚芸白嫩小巧的耳垂。

  被徐嬌那細蛇般柔軟濕滑的香舌舔弄自己敏感的耳朵,楚芸心中巨顫,一陣
翻滾激盪,紅暈瞬間爬上臉蛋,但仍冷冷地回道:「好,我等著你!」







  2新保姆

  4年後

  一棟豪華的臨海花園別墅中,一家三口正在用晚餐。男主人就是本地小有名
氣的富豪吳軍,而女主人便是已經嫁為人婦的楚芸警官,而那個小孩子就是他們
愛情的結晶了。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談論著當天的趣事,楚芸一臉幸福,如今剛
滿三十的她已經完全擺脫了過去的青澀稚嫩,成熟了許多,尤其是身體上,高聳
挺拔的酥胸,渾圓挺翹的臀部,豐滿白皙的大腿,無不散發著成熟少婦的魅力。
四年前她抓捕了「夜鶯」徐嬌後,不僅獲得了晉陞,還在當年嫁給了自己深愛的
男友吳軍,如今事業生活都讓她感到無比滿足。

  然而楚芸並不知道,在她享受幸福的同時,香港一所監獄的大門緩緩打開,
一個三十左右的絕色佳人走了出來,「夜鶯」徐嬌。四年的監獄生活絲毫沒有減
少她的艷麗嫵媚,反而更多了分成熟的妖艷,迷人的杏目中散發著令人迷醉的狐
媚。「?當……」幾輛汽車被這個妖艷的尤物分散了注意力,嚴重追尾,幾個路
邊的行人也紛紛「撞車」。嘴角翹起一抹迷人的弧線,徐嬌得意的上了一輛早已
等在路邊的的士揚長而去。

  這天中午,又在一起用餐的楚芸一家得到了一個意外的消息,他們家唯一的
保姆福媽要離開了。吳軍身為富豪,卻深知妻子不喜歡過多的下人,所以一直以
來只保留一個勤勞能幹的福媽,今天中午福媽卻突然提出要離開,這讓一家人有
些措手不及,沒辦法,吳軍只好聯繫家政公司再找個好些的保姆,畢竟兩人都有
工作,孩子還要有人照顧的。

  「叮咚--」早上吳軍剛離家不久,門鈴就響了起來。

  「恩~~來了,不是又忘拿鑰匙吧。」一臉慵懶之色的楚芸走出臥室,今天她
休息,本打算好好睡個懶覺,討厭的老公,以為吳軍又忘帶鑰匙而返回的楚芸心
中抱怨道。

  然而,當門打開後,楚芸被眼前出現的人驚呆了。

  「是你?!」楚芸驚愕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艷女。熟悉的狐媚面容,魔鬼般
的完美身材,黑色的緊身沙質小洋裝凸顯著飽滿的胸部,絲質的高開叉黑短裙,
黑色的蕾絲吊帶玻璃絲襪包裹著豐滿健美的白皙雙腿,配上一雙黑色的高跟絆帶
涼鞋,就像一個從黑暗深淵跑出來誘惑人的妖姬。她正是出獄近半月的徐嬌。

  徐嬌看到楚芸的樣子也是一陣呆滯,幾年不見,她也更加成熟美艷了,雪白
的絲質連身睡裙將完美的身材展示出來,絕美的嬌容和散亂的青絲讓楚芸多了分
海棠春睡的美,光潔白嫩的小腿裸露在空氣中,散發著聖潔的光輝,嬌俏的玉足
裹在鏤空的小涼拖中誘人的直想讓人咬一口。

  「呵呵~楚警官,我們又見面了,以後還請你多多關照啊。」徐嬌嫵媚的笑
道,看到楚芸那誘人的姿態,心中一陣異樣的波動,不由調笑道。

  「你來做什麼?」楚芸也被徐嬌那成熟的美艷晃地失神了片刻,隨即察覺到
徐嬌話語的異樣,警惕的問道:「什麼意思?」。

  「哦~看來你還不知道啊,我是你們家吳軍從家政公司請的保姆啊,以後咱
們就住在一起了,請多關照啊!」徐嬌美目輕瞇。

  「你?保姆?哼!我不會同意的!你走吧!」楚芸知道徐嬌是來報復的,斷
然拒絕。

  「呦~,怎麼?楚警官難道還怕我這個小女子嗎?呵呵,何況,按照協議規
定,如果我沒有對僱主做什麼不利行為,你是沒有權利解雇我的。」徐嬌得意的
挑釁道。

  「哼!怕你?笑話!如果你有什麼不軌,我不介意再送你進監獄!」楚芸柳
眉微豎寒聲道,她可不想讓對方認為自己怕她,儘管知道這是徐嬌在激她,可還
是同意了,她自信有她看著徐嬌翻不出什麼大浪來。說著閃身讓到門邊。

  徐嬌帶著一絲奸計得逞的詭笑進門,由於楚芸讓出的過道不大,所以她只能
側身和楚芸面對面交叉而過,就在二人擦身而過的瞬間,誰也沒料到,二女過於
飽滿堅挺的乳房發生了摩擦碰撞,嬌嫩敏感的乳頭和乳頭對撞在一起,蕩起一陣
乳波。「恩~~」兩人同時發出一聲誘惑的呻吟,薄薄的布料阻隔不了對方光滑富
有彈性的肌膚傳來的觸感,內心同時升起一波異樣的快感,楚芸更是嬌軀輕抖,
粉面上飛過一抹潮紅。

  徐嬌則擺動著妖嬈豐臀走了進去,旁若無人的靠坐在客廳的真皮沙發上,杏
目挑釁的望著楚芸。

  冷哼一聲,關上門,楚芸也走回客廳,與徐嬌面對面坐下,鳳目中炙熱的目
光回擊著徐嬌的挑釁。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兩女炙烈的目光如同閃電般對撞在一起,火花四射,空
氣瞬間凝結。

  「你想怎麼樣?」楚芸冷冷地質問。

  「呵呵,我不想怎麼樣!我不是說了嗎,我是家政公司的保姆啊。」徐嬌輕
笑著,突然又冷下臉寒聲道:「你用卑鄙的手段贏了我,我說過會來再找你好好
較量的!」

  「怎麼較量?」楚芸冷眼看著徐嬌,並不想對那次事件進行解釋。

  徐嬌緊緊盯著楚芸的眼睛,詭異的笑道:「不用急~,我們會有很充足的時
間來較量的。」

  時間一點點過去,正在兩人四目相交,淩厲的眼神激烈碰撞的時候,院子裡
傳來汽車發動機的聲音,吳軍回來了。

  「寶貝,家政公司打電話說保姆找好了,她來了嗎?」隨著鑰匙擰開大門,
吳軍的聲音也傳了進來。

  ……

  「寶貝…呃…」吳軍沒得到答覆,不由奇怪的擡頭尋找妻子的芳蹤,卻發現
妻子正冷冷的看著自己,對面的沙發上還坐著一個不弱於妻子的絕色佳麗,美的
跟天仙似的,勾魂的杏眼讓自己的心臟急劇收縮,有些喘不過氣來。

  「哼!看夠了嗎?她就是新來的保姆。」楚芸有些猶豫是否在丈夫面前揭破
徐嬌的身份,然後趕她走,但這無疑是在向徐嬌示弱。不!她絕不能這樣做,她
要靠自己將這個小妖精趕走,保護自己的家庭。

  「呃…哦…是新保姆啊,你好。」吳軍有些尷尬。

  「呵呵~你好,我叫徐嬌,早聽說吳總是遠近聞名的企業家,以後還請您多
多指教哦~」徐嬌嫵媚而優雅的站起身,向吳軍伸出右手,吳軍一看趕忙受寵若
驚的伸手握住徐嬌那柔若無骨的小手,細膩,光滑,吳軍有些不捨得鬆開了,他
完全沒想到新保姆會這麼個性感靚麗的美人。

  「哼!」看著丈夫已經完全被那個小妖精迷住,楚芸不由得有些後悔將徐嬌
留下,但錯已鑄成,無可挽回了。

  ……

  打發有點興奮的吳軍自告奮勇去做飯後,楚芸帶著徐嬌來到二樓左邊的臥室
。二人進了臥室後,楚芸反手將門關上,對徐嬌冷冷說到:「你最好不要打我丈
夫的主意,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冰冷的目光直射徐嬌。

  徐嬌毫不示弱,放下行李來到楚芸面前,也用可以將水凍結的語氣寒聲道:
「哼!我說過我們要好好的較量,而你的男人就是我的目標之一,我會把他搶過
來,讓你嘗嘗失敗的滋味。」

  「你…你敢!」楚芸沒想到徐嬌真的將目標放在丈夫身上,一時間驚怒不已


  「哈哈~我為什麼不敢?」看到楚芸的表情,徐嬌感到無比的暢快,「我就
是要報復,你知道我這四年的監獄生活是怎麼過來的嗎,我要把我受的苦全都奉
還給你!」

  ……



 3徐嬌的誘惑

  接下來的幾天中,徐嬌果然花樣百出,使用各種手段引誘吳軍,時常穿著緊
身性感的睡衣在吳軍面前晃來晃去,打掃衛生時翹起那蜜桃型的豐臀對著看電視
的吳軍嫵媚的搖擺,每天吳軍回家時更是利用幫他換鞋的機會用自己豐滿的乳房
摩擦著吳軍的身體,看得楚芸大為火光,但還存有一絲理智的她知道這些並不能
成為趕走徐嬌的理由,只好想盡辦法阻撓徐嬌的小動作。

  這日清晨,閃身躲進衛生間的吳軍不由鬆了口氣,面對徐嬌每日清晨的睡衣
誘惑,他是既興奮期待,又有些害怕妻子的冷眼,整日如履薄冰,今天早上沒有
看到徐嬌竟然還有些失望,這個小妖精的美貌絲毫不弱於妻子,但兩人卻各有千
秋,楚芸勝在聖潔典雅,徐嬌勝在妖嬈嫵媚,同時徐嬌更懂得如何引誘男人,有
時候吳軍真恨不得把這個妖艷的女人壓在身下好好蹂躪一番。忽然一抹黑亮的光
澤進入視線,衛生間的洗手池上搭著一雙黑色的蕾絲超薄絲襪,旁邊還有一隻黑
色真絲胸罩。這不是妻子的,吳軍立即做出判斷,妻子的內衣款式以淺色為主,
他很清楚,這是徐嬌的!心中一陣莫名的興奮,側耳聽了聽外面沒有動靜,右手
微微顫抖著拾起了那些誘人的東西捧到面前,一股迷人的香氣從胸罩和絲襪上傳
來,吳軍彷彿能感覺到徐嬌那豐滿嬌軀上傳來的體溫,那豐滿誘惑的雙腿彷彿就
在自己眼前,吳軍心中的慾火在激情的燃燒。

  「阿軍,警局有任務,我得馬上趕過去,中午你就在公司吃吧。」急急出門
的楚芸在門外喊道,但也沒忘了消除吳軍和徐嬌單獨相處的機會。

  「啊…哦…哦,知道了」心懷鬼胎的吳軍被嚇了一跳,連忙支吾著答應,卻
忘了告訴楚芸他今天沒事打算在家休息的。

  啪-啪-

  靠在沙發上無聊的換著台,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視,早上妻子走後徐嬌就沒出
過房門,不知在幹什麼。該死的,怎麼最近老是在想這個女人,甚至在和妻子做
愛的後都在幻想床上的對象是妖艷的徐嬌,可理智告訴他這是不可以,他有家,
有妻子和女兒,出軌的後果他不敢想像。

  踏踏踏,一陣輕巧的拖鞋聲從樓梯傳來,扭頭一看,吳軍只覺得大腦一陣發
熱,瞳孔收縮,一股熱流分作兩股,一股直撲鼻腔,一股則急竄到下體。只見從
樓梯上下來的徐嬌依舊是那身性感的銀色絲質連身短睡裙,裙下露出一段雪白的
雙腿,傲人的雙峰將睡裙高高頂起,顯出兩個明顯的凸點,啊,天哪,她沒戴胸
罩!

  巨大的誘惑讓吳軍迷失了,呆呆地看著徐嬌無比柔媚的來到身邊,挨著他坐
了下來,身體幾乎擠到一起,誘人的芳香和體溫從她身上傳來,大開的領口露出
一片雪白的飽滿,暗暗吞了口唾液的吳軍只覺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大腦一片空
白。

  「吳哥~,一個人看電視呢?芸姐又上班了?」

  「哦…啊…是啊」

  「唉~,芸姐也真是的,只顧忙工作,家裡全靠你維持,連做飯都要你來,
要我說啊,女人就該在家相夫教子的。」徐嬌似無意的笑道。

  「哦…這個…這個她的工作就是這樣的,忙起來常常沒日沒夜,自然也顧不
上家了,唉。」吳軍的語氣中多了些怨氣,他勸過妻子回家做全職太太,可妻子
熱衷於工作,執意不肯。

  「芸姐可真不知道心疼人,看看吳哥,你又要忙公司,又要忙家裡,真是苦
了你了,吳哥,以後家裡的活都交給我做就可以了,你專心工作吧」徐嬌乖巧地
說,豐碩的雙乳不時的摩擦著吳軍的胳膊,嫵媚的眼神,關懷的神態讓吳軍一陣
心動。

  「這,這怎麼好意思,畢竟協議上只是要你做些普通家務的」

  「沒關係,我是自願的。」徐嬌仰起嬌媚的臉蛋靜靜地注視著吳軍,隨即又
嬌羞道:「其實我特別羨慕芸姐,有吳哥你這麼好的丈夫,如果能有吳哥這樣的
男人做老公,我一定會很幸福的。」說著散發著誘人芳香的身體不停的往吳軍身
上靠。

  聽著話頭不太對勁,吳軍一面壓住心中的衝動,一面趕忙說:「啊,這個徐
嬌啊,我相信你也一定會找個很好的老公的……啊」。

  沒等吳軍話說完,就感到一具香噴噴的身體撲進自己的懷裡,徐嬌的悲泣聲
傳來:「吳哥,我好喜歡你。真的,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愛上你了,我已經離不
開你了,吳哥。」說著綿軟的身體不停的在吳軍的懷裡摩擦著,感覺到吳軍的體
溫急劇上升,皮膚也越來越熱,徐嬌嘴角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想不到這麼容易
就把這個男人勾上了,下面就該收手了,她可不願意假戲真做,她的目的只是誘
拐吳軍最終讓他拋棄楚芸,畢竟她和吳軍可沒什麼感情。

  然而事情總是出人意料的,一向自信的徐嬌卻高估的了吳軍的自制力,就在
她準備脫離吳軍的懷抱的時候,吳軍終於抵擋不住這致命的誘惑將徐嬌一把按倒
在沙發上,同時一雙魔爪迅速進入了徐嬌的睡裙內,攀上了那誘人的高峰。

  「啊~」一聲嬌啼,徐嬌對吳軍的反應還沒反應過來,就覺得一個滾燙的大
手爬上了她的酥胸,碩大飽滿在有力的大手的撫摸下不斷變換著形狀,還沒有真
正經歷過男女歡愛的徐嬌頓時被男人那陽剛的氣息熏的有些迷醉,甚至都忘了自
己的本意。在監獄中雖說也和其他女犯做過同性的歡愛,但這和異性的歡愛是完
全不同的感受。

  吳軍察覺到徐嬌享受的神態,越發放肆,壯著膽子將她的睡裙帶解開,露出
那雪白如玉的肌膚和下身那包裹著神秘地帶的黑絲小內褲。頓時吳軍的心只覺得
彷彿受到了巨大的撞擊,儘管欣賞過妻子那完美的身體,但這具妖艷的身體卻散
發出另一種致命的誘惑力,讓他欲罷不能。再也無法忍受了,迅速將自己衣服撕
扯著甩了出去,露出那陽剛健美的身體和下身那聳立的雄壯,然後像只惡狼一樣
撲上那只「白羊」。

  「哦~」吳軍直覺的自己的心要飛起來了,軟玉溫香,刺激,興奮,抱著那
還有些掙扎的香噴噴的肉體,吳軍先是張嘴含住那誘人的乳房,然後一隻手環抱
那細膩的腰肢,另一隻手則迫不及待的扒下那個礙事的真絲內褲,霎時間,迷人
的玉洞展現在他的面前,淡淡的清香亮晶晶的水漬無不刺激著吳軍的感官,再也
無法忍受,吳軍抱起徐嬌的一條粉腿就挺槍直入。

  「啊--!」原本有些迷醉的徐嬌在吳軍撲上來時就有些清醒,立即想將他
推開,無奈兩人已經摟在一起,她的功夫在這時毫無用處,力量弱小的她只能任
由吳軍為所欲為,就在她被吳軍弄得欲仙欲死的時候,突然下體異樣傳來,緊接
著一個滾燙的肉棒插了進來,火辣,酥麻,充實,各種刺激的感覺讓徐嬌有些瘋
狂,這種愉悅的感覺絕不是監獄中那些塑膠棒可以帶來的。

  「哦…哦…啊……」隨著吳軍瘋狂的抽插,徐嬌也瘋狂的擺動著豐滿的雪臀
,肆意的釋放著無盡的激情。雙臂摟著男人的脖子,大腿緊緊纏繞在男人的腰上
,像只雪白的八爪魚。

  吳軍也被徐嬌那緊纏的淫穴夾得緊緊的,窄小的陰道內彷彿又無數觸手強烈
的刺激的他,幾次險些忍不住要射出來。隨著撲哧撲哧的聲響,淫靡的液體從兩
人交合出不斷湧出,在沙發和地板上留下了片片印跡。徐嬌此時也是春情如潮,
媚態畢露,嫵媚的杏目輕瞇著,雪白的肌膚已經變成了粉紅色,嬌軀隨著吳軍的
抽插上下晃動,性感的小嘴狂熱的嘶叫著。

  「啊…好…好棒,吳哥,你插的好深好棒!嗯…啊…」

  「啊…恩…吳哥告訴我,我和你老婆誰更好,誰更漂亮,誰更性感,誰的小
穴更騷!」

  「呼呼…小妖精,是你,都是你!你漂亮性感,小穴也好緊…啊…哦,太好
了,而且你比小芸更淫蕩性感更能滿足我!我需要你…哦…」

  「恩…吳哥你太厲害了,太強了。以後就讓我來滿足你吧…啊…啊,我再也
不想和你分開了」

  「呼…好…好,我們永遠也不分開,哦…哦…來了,我要射了!」

  「啊恩…哦…啊,來吧,射吧,把你的液體都射進來吧」

  「哦--!」

  「啊--!」

  ……

  激情過後,看著淩亂的沙發和到處的水漬,和依陷入沈睡的吳軍,徐嬌有些
呆滯,這是怎麼了?本來是要報復楚芸的,結果把自己也搭進去了,想起剛才的
淫亂,看著眼前英俊的男人,徐嬌突然有種安定下來的意願,也許這個男人是個
不錯的選擇,同時也可以報復楚芸,一箭雙鵰。想著,徐嬌漸漸的笑了起來。

  ******************

  楚芸一下班就察覺到不對,大門一打開,一股淡淡的淫靡的味道就傳了過來
,儘管微不可聞,但多年刑警的她對此很敏感。走到客廳,到處收拾的很整齊,
沒有什麼異常,突然,茶幾下隱蔽的地方有一點水漬映入了她的眼睛。走過去,
纖纖玉指沾了些水漬放在瓊鼻前聞了聞,秀美立即簇凝在一起,這是淫液的味道
!是徐嬌!那個淫娃蕩婦!只是她不敢肯定這是那個妖精自己自慰還是……她不
敢想了。

  夜深了,楚芸靠在床上看著雜誌,吳軍洗漱後輕輕走了進來,眼神躲躲閃閃
,心中忐忑不安,深怕楚芸知道自己的事情。

  「哦,小芸,還不睡呢?」吳軍發現了楚芸的反常,以往他準備上床時,楚
芸都會笑著和他說話,可今天卻一聲不吭,這更讓他擔心。

  「老公……,你今天在家做什麼?」楚芸明亮的雙目平靜而幽怨的看著吳軍
,彷彿可以看穿一切。

  「我…我…」支支吾吾半天,吳軍終於抵擋不住楚芸那幽怨懷疑的眼神,把
所有的事情都招了出來,然後低著頭等待著楚芸的審判。奇怪的是楚芸並沒有像
他想的一樣大發雷霆,而是平靜的笑了笑,然後告誡他以後要小心,盡量避開徐
嬌。

  其實楚芸怎麼能不生氣,她的肺都快炸了,只是她明白徐嬌的魅力不是老公
能輕易抵擋的,而且人是她留下的,她也有錯。但這不代表她可以對這事視若無
睹,她決定對徐嬌發起反擊,一定要趕走她!

  ***************



4 二女足交

  第二天清晨,一家人又在一起吃飯,徐嬌依然一身性感的銀絲睡裙,配上一
雙長筒玻璃黑絲襪,很有誘惑的味道,但奇怪的是今天楚芸穿的也很性感,雪白
的真絲睡裙下,肉白色的超薄水晶絲襪也透著一股嬌媚。徐嬌和楚芸都若無其事
的吃著,只有吳軍尷尬的往嘴裡填著飯卻一點滋味都不知道,女兒則在一旁好奇
的看著奇怪的三人。

  「老公,我爸媽最近有點想琳琳了,今天你帶女兒就去爸媽那住幾天吧,讓
老人看看外孫女。」楚芸突然開口。

  「啊?哦,哦,好的,那你?」吳軍對妻子的決定有些錯愕。

  「我沒關係,我的手藝也不錯啊,自己可以照顧自己,再說還有徐嬌呢,她
的手藝也不錯,我們可以互相照顧嘛,你說是嗎?徐嬌」楚芸鳳目緊緊盯著徐嬌
,似有所指。

  徐嬌杏目中精芒一閃而過,立即一臉微笑的說:「是啊,吳哥,你放心好了
,我早就想向芸姐好好討教討教手藝呢。」犀利的目光挑釁的和楚芸對視著。

  吳軍察覺到氣氛不對,立即不再說話了低頭吃飯。然而過了沒一會,突然飯
桌下一隻柔軟細滑的絲襪腳貼了過來,在他的小腿上下摩擦,磨得他心猿意馬,
卻不敢聲張,從位置看,那一定是徐嬌的,為了不讓妻子看出來,他急忙低頭快
速的扒著飯,可能是見他沒反應,那隻小腳突然又抽了回去,呼,吳軍鬆了口氣
,卻不知道徐嬌的腳不是自己主動撤回去的,而是楚芸。

  楚芸吃著飯,突然發現老公的神色不對,再看徐嬌一臉媚色,不覺奇怪,裝
著整衣服的樣子往桌子底下一看,頓時怒火中燒,那個妖精居然用腳挑逗老公,
暗哼一聲,卻沒說什麼,只是也把自己的玉足伸了過去,把徐嬌的腳攔在一邊,
還在上面狠踩了下,但對方溫潤絲滑的腳面讓她一陣心跳。

  徐嬌正在得意的挑逗著吳軍,從楚芸的神態看,她知道楚芸一定知道了昨天
發生的事情,那些水漬還是她故意留下的。現在她就是要在楚芸面前挑逗吳軍,
這種報復的快感讓她很享受。正在得意時,突然感覺自己的腳被人攔開了,還被
踩了一下,不用問都知道是楚芸的,那絲滑柔嫩的感覺讓她產生了興奮的異樣,
索性跟她糾纏起來。

  於是兩女在餐桌下開始了美足大戰,一黑一白兩隻充滿誘惑的絲襪美腳在底
下相互緊貼著用各種形式角力,一會交纏,一會廝磨,一會又相互搓弄,這種同
性間絲襪腳的摩擦也讓楚芸心波蕩漾,異樣的刺激讓她不知疲倦的和情敵糾纏著


  徐嬌也陷入了這種刺激異樣的快感,在監獄中就常和女犯做同性的交合,但
那些人卻沒有楚芸這樣的絕色佳人,還是她的敵人,一縷詭笑出現在嘴角,徐嬌
的絲襪腳突然向上,順著楚芸圓潤的大腿直達根部,狠狠的抵住楚芸的白絲內褲
,包裹著超薄黑絲襪的大腿和楚芸包裹著白絲襪的大腿緊密的交纏在一起。

  「恩~」突如其來的劇烈刺激讓楚芸發出一聲輕輕的呻吟,鳳目怒瞪徐嬌,
同時也不甘示弱的將自己白絲襪的小腳也狠狠抵在徐嬌的黑絲內褲上,「恩~」
徐嬌也是一聲微不可聞的呻吟,兩人臉上都爬上一抹紅潤。由於桌布和桌子形狀
的關係,兩人的動作只有對方能看到,吳軍和女兒卻無法察覺。就這樣,兩女絲
緞般的大腿緊密的交纏在一起,頂在對方小穴上的絲襪腳也隔著薄薄的真絲內褲
不停的踩揉著,恨不得把對方的淫穴踩爛搗碎,然而這樣卻更給對方帶來一波又
一波更強烈的快感,不一會,兩人的蜜穴都濕了,淫液透過薄薄的兩層絲沾在兩
女的腳趾上,感受著對方濕熱的淫穴兩女更死命的搓弄著,大腳趾更是帶著兩層
薄絲深深陷進對方的淫穴裡。

  兩女微微嬌喘著,強忍著使自己不發出快感的呻吟,紅潮滿面,卻誰都不肯
收腳。

  「咳咳…哦…那個小芸,我吃好了,我和女兒就先走了,這幾天你要好好照
顧自己,別累著啊」尷尬的吳軍絲毫沒有察覺妻子和情婦之間的戰鬥,匆忙的吃
完飯準備立刻離開這個充滿壓抑感的地方,臨走還不忘關心妻子的身體,這讓楚
芸好一陣感動,也令徐嬌一陣吃味。但總算是暫時打斷了二女之間淫靡的戰爭。

  楚芸本想收腳站起來,卻發現自己和徐嬌的雙腿還緊緊纏在一起,根本無法
站起來,看徐嬌也是如此,只好坐著對老公說再見。吳軍以為楚芸是還在生他的
氣,也就沒有多在意,領著女兒去岳母家了。

  「哼,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夜鶯原來也是個淫娃蕩婦!被踩的還不夠嗎?一會
高潮就丟人了。」聽到吳軍的汽車遠去,楚芸冷冷的盯著徐嬌嘲諷。

  「哼~,平時冷艷高傲的高級督察楚警官還不是一樣被踩幾下就淫蕩的騷穴
都出水了?看來高潮就快來了啊。」徐嬌反唇相譏。

  「你!好,那就看看誰先高潮!」說完楚芸再次用力將腳趾狠狠向徐嬌濕熱
的蜜穴深處搗去,「啊~,好,那就比比看誰先被踩的高潮。」徐嬌也將重心放
在右腿,絲襪腳再次狠狠戳進楚芸蜜水橫流的小穴。

  「啊…哦…」

  「恩…啊…」

  兩女都是手扶桌邊,上身後仰,盡量使自己的腿伸得更長,絲襪腳戳的更深
,接著,似乎覺得這樣並不能使對方先高潮,徐嬌率先用腳趾扒開楚芸那早已濕
透而變得透明的白絲內褲,從一側直接把自己的裹著黑絲的腳趾捅進楚芸的蜜穴
中,然後狠狠摳挖著往深處鑽去。楚芸痛叫一聲,只覺得一隻光滑的絲腳在自己
的陰道裡劇烈的移動,緊接著充實酥麻的快感襲來,強忍住高潮的衝動,也有樣
學樣的用腳趾把徐嬌那水淋淋的黑絲內褲扒開,然後裹著白絲的腳趾也狠狠捅進
徐嬌的騷穴,肆意的摳挖著,兩人的腳趾越戳越深,越進越多,從開始的大拇指
到最後竟在對方蜜穴中塞進了四根腳趾,濕滑的陰道讓兩女的絲襪腳可以順利的
進出搓弄,亮晶晶的淫液如小溪般順著兩女用來支撐的另一條絲襪美腿滑落在木
地板上,形成一灘一灘的水窪,瀰漫著淫靡的香氣,噗嗤噗嗤的水聲在寂靜的餐
廳中異常響亮,配上兩女如發情的貓似的放聲呻吟,組成一曲淫靡的交響曲。

  「啊…哦…你這個婊子!」

  「恩…啊…你這個騷貨!」

  「哦…恩…啊啊…」

  「啊…恩…唔唔…」

  ……

  ……

  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的兩人都已經是香汗淋淋,嬌喘籲籲,但依然在堅持
,想讓對方先高潮,終於,「恩恩啊----!!」隨著一聲高昂響亮的淫叫,
平時比較保守的楚芸再也受不了這麼劇烈的刺激,子宮一陣急劇收縮,然後大股
大股的淫液如泉水般噴湧而出,將徐嬌的小腳完全浸濕了,上面的玻璃絲襪被淫
液濕透,更是閃閃發亮,散發出黑亮的光澤。而與此同時,楚芸在高潮來臨之際
也不甘心的最後一次將腳狠狠插進徐嬌的淫穴中,強烈的快感瞬間衝垮了徐嬌的
意志,洩意襲來,子宮一陣顫抖,「啊----!!」也是一聲高昂的淫叫,接
著噴湧如潮的淫水也像噴泉似的將楚芸的腳徹底浸濕,原本就是肉白色的薄絲襪
更加透明,濕漉漉的,淫水還滴滴答答的從腳跟滴在地上。

  呼呼,兩女都靠在椅背上劇烈的嬌喘著,頭仰在後面,一頭秀麗的黑髮甩在
身後隨著身體的起伏而顫抖。兩條被沾濕了近半的絲襪美腿終於無力的離開了對
方的汁水橫流的淫穴,垂在地上,從腳上流下的淫水又形成一灘水漬。

  「楚警官也不過如此,才插了這麼會就高潮了,你一定被戳的很爽吧,婊子
!」徐嬌喘息著諷刺。

  「哼!你還不是一樣?剛才不知道是誰叫的那麼淫蕩,你這個騷貨!」 楚
芸也是嬌喘著還擊。

  「那就是說這次不分勝負了?好,有膽量我們再比一次!」徐嬌看著楚芸此
時鳳目微闔,粉臉潮紅,嬌喘籲籲的樣子無比可人,一時間異樣叢生,性慾高漲
,曖昧的挑釁道。

  「哼!我會怕你?」楚芸冷冷答應了徐嬌的挑戰,突然想到剛才那另類的較
量,粉臉頓時感到滾燙,「比什麼?還,還是剛才那種嗎?」

  「呵呵~,別急,我先給你看樣東西,之後再決定如何較量。」徐嬌突然詭
笑道,說著,取出一張小光碟,然後拖著迷人的身體走到客廳的電視前,將光碟
放入DVD機,按下播放鍵,然後就欣然坐在沙發上得意地瞟著楚芸。

  楚芸疑惑的坐在沙發上看徐嬌搞什麼鬼,等光碟放映出來時她頓時呆住了,
那是老公和徐嬌做愛的片段,就在這張沙發上,對一定是昨天他們做的時候徐嬌
偷拍的,那激情火熱的場面讓楚芸怒氣填膺的同時心中也春情波動,下體又悄悄
流出些淫液,然而當老公和徐嬌的對話出來時,楚芸反而沈默了。

  「啊…恩…吳哥告訴我,我和你老婆誰更好,誰更漂亮,誰更性感,誰的小
穴更騷!」

  「呼呼…小妖精,是你,都是你!你漂亮性感,小穴也好緊…啊…哦,太好
了,而且你比小芸更淫蕩性感更能滿足我!我需要你…哦…」

  ……

  聽著老公的狂叫,楚芸沈默了,他終於明白原來自己的矜持讓老公很少得到
徹底的滿足和快樂,而老公卻從未對自己抱怨過什麼,反而每次都順著她的意思
,簡簡單單就完事了,看著畫面中徐嬌的瘋狂和淫蕩,她有些瞭然。

  「呵呵,怎麼樣?知道自己滿足不了老公了嗎?可是我能滿足他,讓他感到
快樂,所以真正應該在他身邊的是我!」徐嬌看著楚芸的表情無情的打擊著,嘲
笑著。

  然而,出乎徐嬌預料的是,楚芸看完後只是平靜的閉上眼睛,片刻後睜開那
如星辰般的鳳目微笑的看著徐嬌:「是的,我終於明白了老公是多麼的愛我,因
此我更不能放棄,而且我以後要改變,要讓老公感受到真正的快樂和滿足,所以
,我接受你的挑戰,不管比什麼,如果你輸了,就要離開這裡,反之,我就會退
出。」她決定拼盡一切也要扞衛自己的家庭和老公。

  徐嬌也冷靜下來,出神的看著楚芸,此時的她就像一位端莊典雅的女神,為
愛而戰的聖女,徐嬌被這種神態感染了,妖嬈的輕笑了一下,「好。那就今晚,
你我的決戰,八點鐘我在房間等你。」詭異而嫵媚的笑容,蕩人魂魄的神態,此
時的徐嬌如同魔界的魔女,為迷惑人類而戰的妖精。

  *******************************

  回到房間,楚芸先到浴室洗了洗,畢竟剛才的一戰不但沾了很多對方和自己
的淫水,還出了一身的細汗,輕輕褪下濕漉漉的絲襪,一股迷人的香氣從上面傳
來,想起剛才那一幕,不禁情慾微漲「哼,騷貨就是騷貨!連淫液都能迷惑人。
」楚芸微紅著俏臉將絲襪放在一邊。同樣在自己浴室的徐嬌此時也正捧著自己那
還浸著淫水的絲襪,情敵的淫水中那如百合般的清香讓她更是一陣亢奮,「呵呵
,今天晚上你是我的~」徐嬌對著楚芸房間的方向輕喃著,說著將那條絲襪貼近
面前,沈醉的聞著上面聖潔的香氣,然後竟然輕吐小舌頭舔了舔沾滿楚芸淫液的
部分,一副迷醉的神態。






















0.014458894729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