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老驢頭的性福退休生活 10-1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icemen00 於 2014-8-21 01:00 編輯

(十)逛街

  迷迷糊糊睡了一段時間,老呂醒了,口渴得很。他於是起身,朦朧著雙眼走
出門,在客廳找到了擰開的那瓶水,灌了幾口之後,準備回去接著睡。

  突然聽到另一間房�有嘩嘩的響聲,於是下意識的走過去。門沒有關,老呂
發現聲音是從衛生間�發出來的,過去推開浴室門,立刻被�面的場景給吸引住
了。

  衹見一具白皙的胴體躺在浴缸�,頭發自然披散開,後腦枕在浴缸邊緣,赫
然正是由美。她香肩露在外面,一對玉兔在水�若隱若現,神秘的三角地帶也隱
約可見,似乎是睡著了,可是水龍頭又忘了關,於是水自然就從浴缸溢出了,這
就是老呂聽到的流水聲的由來。

  老呂看著由美睡夢中的笑臉,又一次癡了,不忍上前打擾,後來又反應過來,
這樣讓她睡下去也不是辦法,會著涼的。

  老呂此時也衹穿著內褲,倒也方便,於是上前輕輕將睡美人抱出來,絕美的
身材完全展現在老呂面前,C罩杯的乳房,紅撲撲的乳頭,性感的鎖骨,修長的
美腿,還有朦朧的三角地,引得老呂不禁喉頭一動。

  幸好剛才發泄過了,所以老呂還忍得住,拽過一條毛巾準備給她擦幹身子,
自己坐在浴室的小木凳上,把她橫放在自己膝頭. 結果擦到胸部的時候睡美人發
出了輕輕的呻吟聲,老呂心中冒火,暗道這不是折磨我麼?  正在掙紮之際,美人醒了,朦朧著雙眼,粉面含春,艷若桃李,還主動的去
抱老呂的脖子,玉兔自然的貼在了老呂的胸膛。這一下可是徹底惹動了老呂的慾
火,他一低頭,和由美水晶般剔透的艷唇來了個親密的無縫接觸. 由美唔了一聲,
很快就回應了過來,兩人妳來我往,舌頭和嘴唇不斷糾纏,交換著津液。

  隨著激吻的持續,老呂手也不老實起來,在她的嬌軀上遊走,奶子,乳頭,
小腹,直至神秘的三角地帶。被老呂玩弄著略顯稀疏的陰毛,美人害羞起來,呻
吟更加嬌媚,抱得也更緊了,乳頭摩擦著老呂的乳頭,令老呂一陣陣的顫栗。老
呂心中暗道:真真是個讓人無法抗拒的尤物啊。

  於是老呂的大嘴了開始了漫漫征程,先是她的下巴,然後是粉頸,接著是性
感的鎖骨,其後停留在堅挺的美胸。乳頭,乳暈,乳肉,統統都不放過,一律用
粗糙的舌頭舔弄過不止一遍。

  流連一番之後,征程繼續,唇舌並用,在她的肋骨和小腹處都留下了痕跡.
此時老呂昂揚的驢貨也跟著一起添亂,直直的翹起,頂著美人的圓臀。老呂又把
右手的手指伸進了陰道,先是中指,然後加上食指,在�面一陣攪動,發出唧唧
的水聲。左手也沒閑著,從摟抱的美背伸長過去,玩著她的乳肉。

  再也忍受不住了,在美人嬌吟的誘惑下,老呂把美人擺弄成了跨坐,自己從
內褲�掏出驢貨,頂進了溫暖的春洞,那�已經是春水泛濫了。美人一聲低呼,
然後本能的動起屁股來,老呂雙手扶著她的小腰加力搖動,推波助瀾。

  這樣弄了一時,老呂把美人發到臺盆上,自己也站起來,從正面戰場主動發
起進攻。美人迷離的摟著老呂的脖子,兩條白生生的大腿時而分得開開的,時而
又勾住老呂的腰身,迎接著驢貨的淫弄,嘴�連聲呻吟著「給麼及給麼及」。陰
部的愛液充分潤滑了腔道,使得肉棒的進出更加順暢。

  大開大合的抽了幾百抽,突然感覺穴壁一緊,美人高潮了。老呂抵住花心,
緊擁著一陣熱吻,然後讓美人下來,轉過身去扶著洗臉池,從背後再度侵襲. 美
人看著鏡子�的自己,長發披在一邊,乳房隨著肏幹上下擺動,無比的淫靡,視
覺和肉體的雙重刺激,令她慾仙慾死。

  老呂這次沒有忍耐很久,畢竟這兩天都是高強度的性生活,就像華仔唱的那
樣,「再強的人也有權利去疲憊」。當美人又到了一波高峰,把美麗的腰肢奮力
向後頂著,小嘴�喊著「以歌以歌」之後,老呂也拔出玉莖,將萬千子孫射在了
她的美臀上。

  性愛過後,美人轉過身來,和老呂擁在一起,老呂吻著她的頭發、耳朵和光
滑的美背,給她高潮後的撫慰,良久才分開,一同衝洗大汗淋灕的身體.

  美人體貼的用噴頭在老呂身上噴水,並用手給他塗抹沐浴露,連驢貨及陰囊
都不放過,還給他擼了兩下,逗得驢貨又有些半硬了。老呂也給她搓背,最後給
她擦幹,用公主抱的姿勢抱了出來放到床上,疲憊的丫頭很快就睡著了。

  老呂抽身之時,手不小心碰到了一旁的紫燕。紫燕身體一抖,趕緊背過身去。

  老呂明白她肯定是醒了,估計是害羞所以裝睡。惡作劇心理發作,老呂又伸
手去摸她的肩頭.

  紫燕又抖了一下,老呂俯身在她旁邊,用嘴在她耳邊輕輕呵氣。紫燕抖得更
厲害了,用堪比蚊子的聲音說:「呂先生,不要,我,我還是處女。」

  老呂差點笑出聲來,看來她還真以為自己真要和四人都睡過才罷. 但是既然
打賭贏了,怎麼也得收點利息啊,於是故意說道:「那可怎麼辦啊?」說罷拉著
她的小手去摸自己尚未軟下來的驢貨。

  紫燕身子一顫,說:「我,我給您打出來,您放過我吧。」老呂故作懊惱的
說:「嗯,好吧,不過我得摸妳的身體. 「紫燕小聲說:「嗯,可以,除了那�,
其他地方都行的。「老呂調戲起來:「哪�啊,小寶貝?」

  紫燕羞得眼睛閉上了,小手卻仍在輕捋著玉莖,說:「就是那�啦!「老呂
心中一蕩,把手伸進被子�,小丫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脫了衣服,連乳罩也除
去了,再往下摸,衹剩了蕾絲小內褲。老呂嘴�也沒閑著:「是乳房?是屁股,
還是小嫩逼?」

  說著,大手在她陰部掏了一把,卻感受到了一大片濕漉漉的水跡,估計是剛
才聽到衛生間�的大戰也情慾勃發了。紫燕夾緊了雙腿,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胸
部,含羞帶露地說:「您摸這�吧,請您快點射出來。「

  老呂欺身上去,從背後貼緊,把驢貨放出,讓她用玉腿夾住,小手摸索龜頭。
自己也沒閑著,一衹手玩奶子,一衹手玩屁股。要說紫燕個頭也就一米六左右,
身材消瘦,嬌俏玲瓏,用老梁教的術語說是適合拋抱型的,但是這小丫頭的乳房
實在有料,可能比由美的還大一些,摸起來也十分過癮.

  老呂摸了一會兒,把小丫頭的兩衹乳頭都撥弄的如同米國紅提。然後用一衹
手扳過她的下巴,和她吻了起來。小妮子接吻也是羞答答的,沒有拒絕,但是卻
不甚主動,被動的承受著丁香被吸吮,又接納了津液的交換,別有一番滋味。

  玩了一時,老呂停止了侵犯,對她說:「今天就這樣吧,咱們就這樣睡會兒,
以後有機會妳再幫我弄出來吧。「

  紫燕聞聽自然是欣然同意,畢竟實在太害羞了。老呂平躺下來,一手摟著一
個,由美迷迷糊糊很自然的靠過來,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鑽入老呂的懷中。雙美入
懷,老呂也飄飄然的進入夢鄉.

  等醒來的時候,老呂發現自己的倆胳膊都酸了。看來這齊人之福不是那麼好
享的啊。躡手躡腳的到了客廳,找到自己的衣服,去大床房衛生間略微洗漱了下,
看看時間,8點半了,於是到餐廳吃早餐。

  回來時,丫頭們還在睡覺,老呂也不忍心打擾,自己在客廳電腦前上起網來。

  點開QQ,老呂先看了郵箱,一家姑蘇的企業請他近期去做下指導,因為馬
上就到企業內審時間了,需要老呂去主持。老呂在幾家公司擔任著顧問的名頭,
其中就包括這家,每年這家公司給老呂十萬人民幣做顧問費.

  老呂想了想也確實該過去了,五月份馬上這家公司要被認證公司監督檢查I
SO9000體係運行情況了,自己拿著錢也應該為人家出力。於是回復了郵件,
決定後天動身,順便有聯絡了姑蘇另外一家企業準備給他們做TS16949的
內審,這樣就能直接把兩件事都辦完,省得再跑一趟。

  然後小龍和老梁聯係了老呂,說月中的時候論壇準備搞一次自駕遊加外拍,
問老呂是否參加,老呂自然同意了,他的那輛悍馬就是為了自駕遊準備的,平時
都沒機會開.

  然後他們建了個討論組,就幾個相熟的人,開始胡侃起來。一會兒,小龍發
了張圖片,是一個美女衹穿了風衣,�面真空,在超市尋機暴露的照片。�面那
女子眼睛一帶被打了馬賽克,不過身材真是一級棒,尤其是D罩杯的奶子和粉紅
的奶頭實在誘人。

  老梁問他從哪弄的這些照片,小龍說是一個境外成人網站上的,這個貼的題
目叫「淫蕩輕熟女人妻的裸露「,有不少照片,跟帖也一大片。那發帖的人說最
近上了個極品人妻,正在進行調教,這是裸露調教的一步,現在已經到SM了,
慢慢會把圖片都發上來,還會有視頻.

  老呂和老梁齊齊感嘆,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老嚴卻說如果咱們攝
影板塊也來一次這樣的外拍就好了。被眾人齊齊鄙視,但這些人心�究竟怎麼想
的就不得而知了。

  小龍又發了幾張上來,其中有一張照片背景是某公園,上面那人妻聊起裙子
裸露陰部,連陰毛和肉穴都一覽無餘. 老呂突然發現,這條水藍色的連衣裙有點
眼熟,但是記不得從哪見過了。

  正在聊得熱鬧的時候,門響了,原來是夢夢和佳怡醒來了。老呂連忙關了討
論組,迎上去把沙發上的衣服遞過去。夢夢羞紅著臉,嘀咕說:「臭老驢,便宜
妳了。「

  佳怡倒是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反而衝他拋了個媚眼,讓老呂心中一蕩,走過
去想抱住她,卻被她咯咯笑著逃開了,一對鴿乳顫顫的煞是好看。老呂於是恨聲
道:「真是個小妖精!「

  這時老呂的電話響了,說了幾句。老呂說:「昨天幫我們弄票的小楊找我,
我下去見一下,妳們把由美她們叫醒,等下我帶早餐給妳們。」

  夢夢問:「哪個小楊?」老呂說:「楊傳碩. 」邊說邊走了出去。

  「楊傳碩是誰?」紫燕打著呵欠從屋�走了出來。

  「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呢?我來想想,哇塞,是黑鷹娛樂的老總噯!」佳怡
首先反應過來,然後幾個丫頭被震驚的面面相覷.

  過了約半個小時,老呂提著一大堆東西上來,都是廣式早茶,什麼奶黃包啊
艇仔粥啊蝦餃啊腸粉啊,把客廳的桌子擺滿了。

  問到了食物的香味,幾個磨磨蹭蹭梳洗的淑女們迅速加快了進度,不多時就
衝出來把老呂擠到一邊去,大快朵頤.

  等吃好了,老呂看了看表,十點鐘剛過,於是提議去商業步行街轉轉. 眾丫
頭自然歡呼雀躍啊。

  退了房,驅車到了步行街,老呂拿出五張購物卡,是星光商廈的,說:「這
是小楊送妳們的禮物,每張卡上5000元電子幣,妳們自己看著花。」

  紫燕擺手拒絕:「不不不,這樣太不好了,我們又不認識他。」

  佳怡卻一把接過,分發到眾女手�,說:「拿著,客氣啥,我們不認識楊總,
認識呂總也是一樣的,是不是啊,親爸爸?」說完,還伸出小舌頭,衝著老呂誘
惑的舔了舔嘴唇。

  老呂配合的一付豬哥樣:「嗯嗯嗯,沒錯沒錯. 拿著,都拿著,不夠的話我
來刷信用卡。」

  因為是五張,所以每人一張後還多一張,丫頭們圍在一起嘀咕了一會兒,終
歸給了夢夢,用其他丫頭的話來說,畢竟她占著「名分」。

  於是一通大逛特逛,老呂同誌忠誠的執行了自己的眾多角色:拎包的,埋單
的,跑腿的,甚至當某個丫頭走的腳疼的時候還客串一把按摩的,用佳怡的話來
說,老呂這是三生修來的福分。

  一直到兩點多,這趟購物之旅才算完,老呂又帶她們去了一家私房菜吃飯。

  這家菜館是會員製的,不是會員都進不來,而且每天衹有30罐湯,賣完了
絕不多加。

  紫燕從小到大喝了不知道多少湯,結果這次還是讓她差點把舌頭都給吃了,
簡直太美味了。其他人更不用說了。

  經過一中午的接觸,佳怡此時已經改口叫老呂做「驢老爸」了,問他怎麼找
到這個好地方的,老呂笑而不答,難道他能直說這是某個大企業家請他來過的?

  估計他們也不信啊。

  湯足飯飽,老呂帶著丫頭們又溜了一會兒,然後開車回淮城。路上老呂說起
後天要去姑蘇辦事,問夢夢可有時間,帶她順便玩玩。夢夢想了想確實沒課,但
是又不好意思一個人去,於是拉了紫燕一塊兒。

  佳怡嘟起了小嘴:「臭老驢,死老爸,也不說邀請一下我和由美。」

  老呂趕緊賠笑說:「現在請,現在請,剛才不是怕請不來嗎?」

  佳怡噗嗤笑了,說:「逗妳的,我和由美這幾天都有課,不像夢她們大一那
麼輕鬆,課少。」

  於是事情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幾個丫頭又開始聊起演唱會的事情來,個個
興奮不已,嘰嘰喳喳的,好似一群出籠的小鳥.

  老呂嘴角帶著微笑,跟她們在一起,感覺自己都年輕了好多,不禁俗不可耐
的來了一句感嘆:「年輕,真好!」
(十一)新帖

  到了淮城,老呂直接開車到了淮大校門口,在門衛處登了記,然後開車到了
女生樓下,由於丫頭們購物的收穫不少,所以還是送過來比較方便。

  丫頭們邊說笑邊去後備箱取袋子,這時候由美驚喜的叫了一聲:「哥哥!」
說罷,撲到一個男子的懷裡,那男子笑著抱了她一下,然後和幾個丫頭打招呼。
「呂桑,這是我哥哥,渡邊健一。哥哥,這是開茶室的呂老闆,他可是會說東瀛
語哦!」由美做著介紹。

  渡邊健一大約二十八、九歲年紀,長得和由美很像,看來都是遺傳了媽媽的
優秀基因,身高大約有一米七八的樣子,標準的上班族裝扮,但是一身價格不菲
的西裝和昂貴的腕錶顯示出了不俗的經濟實力。他像很多東瀛人一樣彬彬有禮,
躬身向老呂行禮,老呂也忙還禮。

  渡邊健一明顯和其他丫頭很熟,和老呂寒暄了幾句之後,就和佳怡她們開起
了玩笑。老呂覺得自己也應該走了,於是提出告辭,夢夢她們囑咐他路上小心。

  老呂慢慢地起動了車子,想從後視鏡再看一眼年輕人們開心的笑鬧,但是他
卻發現,渡邊健一看著老呂車子的表情有些陰冷,眼神很複雜,有嘲弄,或許還
有仇恨。可等老驢再定睛去看時,健一已經恢復了常態,正笑著伸手去接由美手
裡的袋子。老呂以為剛才是自己看花眼了,所以也沒有深入去想。

  車子駛出校門,老呂決定去醫院看看乾女兒那邊情況如何了,於是他開車到
了醫院,徑直乘電梯抵達後走向病房。

  病房裡意外的看到陳東也在,正幫著收拾東西。看到老呂來了,陳東趕忙問
候,乾女兒卻興奮的撲到他懷裡撒嬌。有外人在,老呂就只在她頭上揉了揉,然
後問雨嫣的母親情況如何了。雨嫣說:「這幾天恢復得還不錯,但醫生說還要住
院半個月左右,具體的要看情況而定。」

  老呂又問陳東怎麼來了,陳東說:「烏老大讓我這幾天過來幫忙陪床,替換
著讓唐叔叔能回家休息下。」雨嫣也說:「嗯,是的呢,今天他幫了不少忙呢!
跑上跑下的,剛才去照核磁還是東哥背著媽媽下去的,多虧了他了。」老呂對於
雨嫣稱呼「東哥」感覺有點不舒服,但是也不是多大的事兒,也就沒太在意。

  隨便聊了幾句,因為雨嫣母親在睡覺,所以就提出告辭了。雨嫣送他下去,
卻直接坐到了副駕駛上,挽住他的脖子來了個熱吻,老呂猝不及防,只好被動的
享受一番小美人的紅唇香舌。

  完了之後,雨嫣嗅嗅鼻子,說:「乾爹,你身上有女人的味道哦!」老呂心
裡一虛。雖然兩人不算真正的情侶,但是被有親密關係的女人揭穿,還是有一種
偷吃被捉的感覺,只好打著哈哈,顧左右而言它。雨嫣倒是沒有追究,老呂也樂
得揭過。

  然後老呂從後備箱拿了一條品牌的裙子回來,說是從省城給她帶的禮物。小
丫頭很高興,興奮的在他臉上又親了幾口,然後才依依不捨的下車,臨走前卻笑
著說了一句:「乾爹,記得擦擦臉啊!」老呂忙用車裡鏡子一照,才發現被這調
皮丫頭給臉上印了好幾個唇印,遂笑著搖搖頭,拿了片濕巾擦乾淨。

  開車直接回了茶室,處理了幾件生意上的事,然後登了QQ。老呂找了點後
天內審要用的資料給夢夢發了過去,讓她好好看看。因為夢夢和紫燕學的都是工
商管理專業,所以這些實務對於她們以後的職業是很有幫助的。夢夢在視頻裡很
開心的點頭,還對著鏡頭嘟嘴親了一下。

  這時佳怡過來調侃,說:「這麼快兩口子就互相想念了啊,真是難捨難分,
羨煞旁人啊!」夢夢羞得嬌嗔不已,又說讓佳怡趕緊去穿件內衣,不要只穿著透
明睡裙誘惑她老公。老呂卻在另一頭津津有味的看著佳怡這小妖精胸部的凸點,
原來她沒有穿胸罩。

  佳怡嘻嘻笑著說:「怕什麼,驢老爸又不是沒見過。」說著,還把一根肩帶
自己褪了下來,左乳的乳暈都露了出來,然後又把乳頭撥了出來,小舌頭舔著櫻
唇,貼近攝像頭,擺了一個嫵媚的姿勢。夢夢大呼:「快打死這妖精吧!」同時
關了視頻。

  老呂笑了一陣,感覺有點餓了,於是點了份外賣,吃過之後就回臥室去休息
了,這幾天的勞累讓他的疲乏感湧了上來,頭一碰枕頭就沈沈睡去。

  第二天老呂早早醒來,到公園打了趟拳,還跟幾個練太極的老人聊了會兒。
完了吃過早餐,開車去親家家裡去看孫子。

  孫子小寶兩歲了,虎頭虎腦的很可愛,接過爺爺送的玩具鏟車,高興的撲到
老呂懷裡。老呂和親家公一起逗他玩,反而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仔細算來,不但
是大人哄小孩,小孩也哄大人玩兒啊!

  中午親家母整治好了一桌子好菜,兒子也來了一起吃飯,兒媳卻沒有依約前
來,說是中午要加班。老呂想起這幾天的見聞,就在飯後問兒子:「嘉明啊,最
近家裡怎樣?你們都還好吧?」

  嘉明說:「挺好啊,就是都在忙,我最近有將近三個月沒回家了,吃住經常
都在單位,科研任務太忙了。琳琳也總是晚上要看著學生上晚自習,所以有時候
我即使回去了,一般也沒時間和她聊幾句。」

  老呂一聽這情況就不對,於是勸道:「嘉明啊,你現在已經是人父人夫,雖
然孩子不用你們帶,但是自己的家庭還是要經營好的,不要一天到晚忙工作不著
家。」

  兒子不耐煩了說:「好好好,我知道了,這不是最近接了個軍工的研發任務
嘛,再有一個月左右就差不多了。爸你不知道啊,如果這項研發完成了,那麼我
們國家的軍事實力將大幅提升,到時候……」

  老呂一聽兒子這個科技狂人又要長篇大論,立馬制止,讓他趕緊上班去了。
因為小寶已經睡了,於是找親家下棋去了。下午帶著小寶在附近公園裡溜達,天
倫之樂啊!在親家家裡呆了一天,老呂吃過晚飯回去茶室了。

  茶室生意還算不錯,老呂回來時,素素正在送客人出門。素素笑著和他打了
招呼,問他吃飯了沒有。老呂突然想起那天偷窺所見,此刻又看著素素美白的玉
腿在旗袍中若隱若現,再加上胸部誘人的事業線,心中一陣悸動,但他還是壓下
了這種感覺,笑著聊了幾句,上樓去了。

  到了辦公室,打開電腦和小龍他們聊起天來。小龍又建了個討論組,都是男
成員。老梁不在,不知道去哪瀟灑去了。小龍發了張照片,說是那天的那個發帖
人剛剛又發新帖了,輕熟女人妻的調教進入了SM階段,照片說是今天中午剛拍
的。照片的背景是一間賓館的標間裡,那輕熟女人妻眼睛部位照例打著馬賽克,
被紅繩捆綁著,是經典的龜甲縛,將肥嘟嘟的奶子被紅繩勒得更加突出,粉紅的
乳頭直愣愣的挺立著,煞是誘人。

  眾人一片讚譽,問還有沒有了。小龍又發了幾張過來,有M字開腳縛的,多
道繩圈將大腿和小腿纏繞在一起,美麗的小穴充份呈現出來;有直立一本縛的,
全身直立,像捆席子一樣圈圈纏繞,把美肉都紮得緊緊的,小穴上還留了個繩子
頭;最性感的屬吊繩縛了,一隻腿被吊起,無論是奶子還是肉穴都一覽無遺。

  最後的幾張照片是插入了,可以看出參與的人起碼有三個,他們用長短不一
的肉屌把那輕熟女人妻的小嫩穴當作發洩工具,輪流抽插,後面有人肏幹的同時
前面還有個人把肉屌伸進小嘴,前後夾攻。最後一張更刺激,那人妻伏在一個男
子身上,身下的肉屌塞進蜜壺,另一個男子把肉屌幹進菊穴,第三名男子則操幹
著人妻的小嘴,三穴齊飛,4P大戰。那攝影者用不同角度給他們拍著,充份展
示著淫靡之美。

  老呂看得也是血脈賁張,他於是私聊小龍問有沒有SM的經典電影。小龍給
老呂推薦了幾部,用QQ發了過來。收好之後,老呂看得津津有味,身體裡潛伏
的暴虐因素蠢蠢欲動。

  不知不覺已經快12點了,茶室工作已經結束,老呂聽到樓道裡的聲音,於
是也關了QQ和收到的視頻,畢竟被大家發現自己在看A片的話也不太像話。老
呂於是開始整理明天出門要用的東西,很快時間已到了12點半,老呂伸了個懶
腰,打算出來上個廁所。

  樓道裡已經靜了,看來員工們已經睡了。上完廁所老呂輕手輕腳的走回來,
途徑一間房間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女子低低的呻吟。老呂剛才被照片和視頻刺
激的心情又澎湃起來,看了看房間,是素素剛給她自己安排的一間,離其他員工
的宿舍有點遠,和老呂的辦公室倒是比較近。

  老呂把耳朵貼近門邊,裡面的呻吟聲更加清晰了,一聲一聲的輕吟,使得老
呂百爪撓心,腦袋離門越來越近,最後碰到了門上,結果門輕輕開了,原來是素
素忘了把門反鎖了。老呂心中激動,躡著腳走了進去,終於看清了正在自慰的素
素,引得他喉頭一動,口水差點沒滴下來。

(十二)素素

  柔柔的燈光下,一具美麗的女體完全赤裸著,堅挺的乳房上,一對紅豆般的
乳頭傲然挺立,一隻白嫩的酥手揉弄著玉峰,白皙的乳肉時不時從指間露出。兩
條略顯豐滿的玉腿岔開,另一隻手在神秘的三角地帶摸索著,陰蒂已經勃起,小
陰唇張開,屄門清晰可見。最誘人的是紅彤彤的臉龐,加上低低呻吟的小嘴,長
髮隨著身體的刺激而輕輕擺動,構成一幅淫靡的春光圖。

  俗話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當然這俗話不一定
準確。素素正值虎狼之年,可是老公經常出差,使得她的慾望長期得不到滿足。
那天雖然在庫房來了一次,但是卻猶如杯水車薪,不但沒有平息慾火,反而勾得
更加旺盛了,恰似火上澆油。

  今天梳洗完畢,突然想起老呂鍵盤上的濃厚精液,臉頰一紅。又想起一次閒
聊中小翠說過的事情:偶然一次老呂洗澡門沒關嚴,她見到了老呂的驢貨,兩把
都攥不完。媽呀,那要是插進去,小穴能不能受得了啊?而且老呂老伴兒過世多
年,肯定需要得很呢!

  熟女美人想到這裡,不禁呼吸急促,心裡癢癢的,忍不住自己脫了睡裙,愛
撫摳弄起來。意亂情迷之下,連老呂進來都沒發現。而此刻,老呂的驢貨早已經
一柱擎天了,不過很快就被迅速脫著衣服的老呂釋放出來,撲棱棱的搖頭晃腦。

  老呂輕輕走上前,俯身上去抱住美人,然後一口吻住了素素的檀口。沈迷於
慾望之中的素素一開始並未發覺,口裡還不斷吟著「老公,我要」,及至突然被
人吻住了櫻唇,不禁嚇得叫出聲來。可是因為被對方的舌頭堵住了檀口,只能發
出「唔唔」的聲音,身體也被人抱住,無法掙脫。

  老呂一擊得手,立刻順勢跟進,一隻粗手攀上了一隻玉峰,使得素素緊緻的
肌膚一陣陣的顫慄。素素下意識的掙扎著,但是在這種突如其來的侵襲下顯得如
此的無力,反而這種扭動使得兩人身體摩擦得更加劇烈,更像是情侶間的情趣挑
逗。

  老呂於是更加興奮起來,驢貨也在女體的胯間點點戳弄,龜頭時不時的刺激
著陰蒂、陰唇和陰門,令她的蜜壺更加潮濕。嘴唇也放開檀口,轉而向下,伸出
舌頭舔著她的脖頸、鎖骨,直至美胸,一口叼住乳頭大力吮吸起來。

  終於,素素本就不激烈的抵抗漸漸弱了下來,抱住了老呂強健的身體,下體
反而迎合著。當驢貨點到女陰時主動與其摩擦,更多的淫水從蜜壺分泌出來,驢
貨的前端也分泌著前列腺液,摩擦產生的快感使得素素再度呻吟起來,叫著「我
要,我要」。

  老呂鬆開正在啃咬著一隻玉峰的嘴巴,淫邪的挑逗道:「要什麼啊?寶貝,
嗯?」

  素素已經發現來人是老呂了,但是慾望的衝擊使得她再也顧不得害羞或者拒
絕了:「要你的棒棒。」

  老呂心中一蕩,腰身一挺,龜頭破門而入,嘴裡說著:「下次要說雞巴,知
道嗎?」

  「啊……啊……知道了……哦……好大的雞巴!快動……」身下的美人如此
淫蕩,老呂也立馬挺動起來,每次都不太深,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二十幾下之
後才直通到底,細細研磨起來。

  龜頭進來的時候,素素就開始淫水氾濫,隨著陰門逐步失守,快感越來越強
烈,及至花心被頂著磨動,美人哪裡還承受得住,淫水噴湧而出,順著陰部流到
了股溝,潤濕了菊穴,床單當然也終究難以倖免,濕了一大片。

  老呂見美人得趣,趕緊用大嘴覆蓋了櫻唇,免得她失聲叫出來。美人主動張
開了小嘴,接納了老呂粗糙的舌頭,小丁香和糙舌互相纏繞,一通纏綿。

  吻了一回,老呂又開始了原始的活塞運動。美人的陰道早已充份潤濕,幹起
來沒有任何阻礙,每次進出,都會發出陣陣「噗哧、噗哧」的聲音,加上美人的
淺吟低唱,無比的淫靡。

  老呂興緻來了,雙手撐在女體兩側,把美人的膝彎用胳膊駕了,使得肥臀向
上高高凸起,腰部力度也逐漸加大,每次都把陰莖抽到陰門口,再深深刺入,行
八淺二深之法,讓美人充份享受驢貨的伺候。

  美人果然呻吟不已,下面也是水流成河,而且陰部如此的凸起,又讓她不禁
害羞,陰道因而更加緊緻。

  「寶貝,沒想到你雖然生過孩子,小屄居然還這麼緊,哦……爽死老公了!
啊……哦……小屄咬我了。爽不爽?寶貝。」

  「啊……啊……你壞死了,哦……人家那裡怎麼會……哦……會咬你?」

  「嘻嘻,你不懂了,寶貝,你這樣的屄才討男人喜歡。哦……幹死你!真羨
慕你老公,哦……哦……我要是他,肯定天天肏你,一天一次,一次一天……」

  素素早就羞紅了臉,此刻聽到他提到自己老公,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從心底
湧出,有羞赧,有愧疚,更多的卻是偷情禁忌的快感,下面夾得更緊了。

  「哦……哦……嗯……你壞死了,讓人家……對不起老公……」

  話說這茶室也忒邪,這剛說完,素素的電話就響了。美人掙扎著扭頭一看,
真是自己老公打來的,示意老呂停下來。老呂一陣懊惱,但是也明白這電話不能
不接,只好抽出玉莖,那驢貨直愣愣的挺著,還朝著素素向上一抖一抖的。

  素素笑著打了它一下,坐起來接了電話:「老公,在哪呢?怎麼這麼晚了還
打我電話了啊?」

  「呃,呃……老婆,剛才陪客戶喝酒,現在剛有空,這不是想你了嗎?」趙
剛那頭看來是喝多了。

  「哦,那你喝了多少啊?頭痛不痛?」

  老呂看著人家夫妻互相關愛,自己不禁嫉妒起來,心念一動,從床上站起,
把雞巴伸到素素嘴邊,讓她舔吮,素素不從,「啪」的打了老呂大腿一下。可沒
想到這聲音太響了,趙剛那頭問道:「老婆,剛才,呃……什麼聲音啊?」

  素素趕緊解釋:「是我這兒有蚊子,剛打蚊子呢!」

  趙剛彷彿釋然了:「哦,這樣啊,那老驢頭也太摳了,連個蚊香都不給你們
配啊?」

  老呂一聽,自己被怪上了,報復心起,把素素推倒,雙手擠了她的奶子,把
雞巴插進乳溝,自己做起乳交來。素素不敢大力反抗,一邊解釋說有電蚊香的。
老呂不依不饒之下,素素最終只好妥協,任他玩弄乳房,還在龜頭捅到嘴邊時經
常用舌頭舔一下,或者含弄一會兒。

  趙剛又聽到了口交聲,問道:「老婆你在吃什麼啊?」素素吐出龜頭,說:
「剛從冰箱拿了個冰淇淋,在吃呢!」

  老呂差點笑出聲來,鬆開一對玉兔,把雞巴抽出,躺在素素懷裡吃起了奶子
來,舌頭在她乳頭上一圈圈打轉。

  素素怕趙剛又聽出什麼來,只好敷衍幾句,勸了趙剛趕快睡覺去了。手機放
下,粉拳捶了老驢幾下,嗔怪道:「臭老驢,壞死了,故意折騰人家。」

  老呂抱住素素,親了個嘴,一邊愛撫她的嬌軀,一邊道:「誰叫你這麼迷人
呢,我愛死你了,實在忍不住了,寶貝。」

  說罷,老呂讓素素側臥,擡起一條腿,自己也從背後側躺了,把驢貨再度捅
進肉穴。這個姿勢有幾點好處:首先是可以節省力氣,其次是可以從背後愛撫她
的乳房和小穴,再者可以讓女方扭頭回吻,最後是可以抽空打她的屁股。

  老呂充份利用了這個姿勢的優點,一邊肏幹,一邊把右手伸到前邊,時而把
乳頭揪起,時而撫弄陰蒂,時不時的還輕輕抽打她肥美的豔臀,左手從她頸下伸
過去,捏著她的下巴,讓她回頭與自己熱吻。

  甜膩的香舌,老呂怎麼親也親不夠,噙住她的丁香,下面動作不禁加快,右
手兩個手指撥弄著乳頭,讓它更加挺立。美人喘息聲劇烈起來,顯然也是情動不
已。老呂右手手指向下,沿著光滑的小腹到了陰部,把濃密的陰毛抓起一把,玩
弄起黑黑的肉絲。美人下體的黑絲被拽起,絲絲疼痛,卻刺激得淫水份泌得更加
旺盛。

  手指放開了之後,繼續向下,突然用力揉起陰蒂來。素素哪裡還忍得住,不
禁嬌吟一聲,蜜壺再度收得緊緊的,浪水箭一般噴出,把床單又打濕了一大片,
居然潮吹了。素素不禁大羞不已,可是卻沒了力氣,只好把頭側過埋在枕頭裡。

  這邊廂的老呂卻興奮得無以復加,很久沒有經歷過女人潮吹了,上面瘋狂地
吻著她的後頸和肩頭,舔著她的後背,底下再度加力。一二百抽之後,一股射意
襲來:「哦……哦……寶貝,爽嗎?讓老公射在哪裡?」

  「啊……嗯……啊……爽死人家了,射在人家的那裡吧!哦……人家是安全
期。」

  「那裡是哪裡啊?寶貝,嗯?是小屄裡嗎?是子宮裡嗎?」

  「啊……啊……壞死了,就是那裡……哦……哦……哦……射在人家的小屄
裡……啊……幹死我了……老公,用力……哦……哦……」

  老呂和素素一應一答之間,快感迅速再度加劇,素素的肥臀在老呂肏幹之際
努力後頂,使得撞擊力度更大,二、三十下之後,雙雙抵達了高潮。

  老呂將一股股精液射進美人的妙處,一抖一抖的;美人被熱乎乎的精液燙得
顫抖不已,也隨著噴精而一抖一抖的。這鏡頭如此和諧,真是一幅唯美的畫卷。

  射完之後,老呂並未將半硬的驢貨拔出,而是繼續擁著素素,給她事後的愛
撫,在她耳邊訴說著自己對她的喜愛。女人都很在乎男人是不是真的喜歡自己,
那些拔屌之後不認人的男子,多半是不受歡迎的。

  素素也不例外,她享受著老呂的溫存,心中一陣甜蜜。雖然自己出軌了,有
些對不起老公,但是老公床笫之間越來越差勁的表現,已經讓她相當失望了。相
反,老呂給了她久違的高潮快感,還讓她生平第一次有了潮吹。而且,在工作和
生活上老呂對她也是相當關心,給了她很踏實的感覺,讓她甘之如飴。

  老男人在情感上的細膩,是那些毛頭小夥子甚至是大部份以自我為中心的中
年男子們所無法比擬的。就像這時候的愛撫,趙剛就做不出來,他只會自己爽,
爽完之後要麼就累得倒頭便睡,要麼就躺在一邊抽煙。

  「唉,我這樣不明不白的失身於你,很對不起我老公啊!」素素不禁歎道。

  「素素,我們是情之所至,實難自控。這怪不得誰,只能說是命運弄人吧!
如果你覺得對不起他,以後我在經濟上給他點補償吧!」老呂一邊愛撫著素素的
乳房,一邊安慰著她。

  「什麼啊?你把我當什麼人了?賣身的妓女嗎?還是想把我當小三包養?」
素素說著,眼圈都紅了。

  「不是的,寶貝,我只是想說,為了能讓你開心,我願意付出任何東西。如
果上天真的要懲罰的話,一切的罪責都讓我一人承擔吧!」老呂說著,把手移到
了她的小腹上,抱得緊緊的。

  也許是身後男子堅實的胸膛給了她無比的安全感,也許是老呂安慰的話語撫
平了她的不安,總之,素素轉過身來,閉上雙眸,第一次主動和老呂親吻起來,
一下,又一下,一觸即分,卻又情意綿綿。

  男人因性而愛,女人因愛而性。性愛之美,在乎男女之間心存愛意,這才是
真正的琴瑟和鳴。

  老呂也很開心,這時素素卻低聲驚呼了一聲:「壞老驢,你又硬了。」

  老呂嘻嘻笑著:「寶貝,主要是你太迷人了。我太喜歡你了,所以就忍不住
了。」

  素素笑著捶了他一下:「自己不老實,還怪人家。不過今天真的不能再給你
了,你是我除了老公之外的第一個男人,人家從來沒有經歷過你這麼又硬又長的
驢貨,下面都腫了,你就饒了人家吧,下次再好好陪你,好嗎?」

  老呂點頭同意了,他也不想一次透支,現在這種程度剛好,酣暢漓淋之後的
意猶未盡,會給下一次的做愛提供更多情趣。不過他乘機提出了下次要素素主動
一點,換成女上位試試,素素怕他再糾纏,只好含羞帶露的同意了。

  又溫存了一會兒,老呂起身離開,畢竟被其他員工看到了不好。素素經歷了
幾次高潮,累得不想動彈,和他說了聲拜拜,然後就睡了過去。老呂給她蓋好被
子,自己抱了衣服推門出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也沈沈睡去。



















0.013522148132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