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老驢頭的性福退休生活 19-21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十九)後街

  牛二其實不叫牛二,他有個大名,叫牛金寶。但是因為排行第二,所以被人
叫成了牛二,時間久了,每人都不記得他的本名,直接管他叫牛二。

  牛二現在很得意。情場上,他有了自己的女友小翠。小翠算得上是青梅竹馬
了,牛二留了兩次級之後,小學時候和初中都是和她一個班的。一開始小翠喜歡
的並不是他,而是和趙栓子是一對。趙栓子學習好,人長得也白淨,眉清目秀,
不是五大憨粗的牛二所能比的。

  但是牛二有自己的辦法,他大哥牛金才在城裡飯店給人打工,初二暑假牛二
去找他玩,認識了一幫痞子。牛二身材高大而且打架夠狠,久而久之也被他們吸
納成了其中一員。通過這幫人他認識了周瘸子,周瘸子聽說他在追一個女孩,就
推薦了一種女用春藥給他。

  牛二找大哥要了錢,買了藥之後立馬回了村子。結果牛二把這春藥放到了一
瓶飲料裡,當晚約小翠出來去鄰村看露天電影。回來的路上,小翠喝了牛二的飲
料,果然迷迷糊糊的被牛二摟在了懷裡。

  牛二興奮的把她抱到樹林裡,扒光了小翠的衣服,不管她痛不痛,直接把硬
梆梆的雞巴捅了進去。小處女的屄真他媽緊,只幹了十幾下,牛二就射在了小翠
的屄裡,爽得不行。  休息了一會兒後,牛二舔吸著小翠幼嫩的乳頭,吸得小妞兒在他懷裡嬌喘呻
吟,自己的肉屌也再度起立,於是這次再度上馬,直把小屄肏得浪水四濺,把身
下的草都弄濕了一大片。這回幹的時間比較長,足足有二十多分鐘,小翠也從一
開始的連連喊痛,變成輕喘嬌吟,最後直接觀音坐蓮。

  牛二興奮極了,終於得到了這個嬌娃。第二天傍晚他又在小翠家屋後堵住了
她,威脅說:「以後要跟我一個人好,否則我把咱倆的事兒說出去,看誰還會要
你。」小翠欲哭無淚,最後又被他肏弄了一回。這回小翠的屄沒有上次那麼生澀
了,一幹起來就水汪汪的,很順溜。

  就這樣,小翠和栓子分手了,牛二的父親上門提了親,小翠就成了牛二的準
媳婦。初中畢業後,小翠沒考上高中,在家呆了兩年後,要進城打工給自己掙嫁
妝錢。牛二也跑到了城裡,靠著那幫痞子的介紹,在莫西干夜總會當了個保安。

  要說這小翠真是個小浪女,幹了幾次之後就知道主動求歡,各種姿勢都肯嘗
試,而且最刺激的是,小翠肯滿足自己的性幻想,什麼禁忌的話都敢說。美中不
足的是,雖然和小翠在一個地方,但是卻不能天天見面,畢竟小翠也要上班,只
能十天半月的解次饞。

  有一天牛二見到了一個女人,一個令他神魂顛倒的女人。這個女人以前他見
過一次,是老驢頭的兒媳婦林琳,人長得美,而且氣質好,端莊典雅,聽說是個
中學教師呢!可是那次見到,卻是另一副模樣,齊屄小短裙把豐滿的屁股包得緊
緊的,奶子也凸凸著,恨不得從衣服裡跑出來。自家老大孫麻子摟著她的腰,和
一幫男女一起進去包房。

  後來自己在外面向包房裡偷窺了一眼,看到的景像讓牛二差點當場就射在褲
襠裡。別的還好,但只見林琳的眼睛上蒙著眼罩,酥胸半裸,一手攥著一隻陰莖
不停地擼動,嘴裡還含著孫麻子的肉屌,頭部不停地前後運動,賣力地口交著。
孫麻子回頭看見了是牛二,笑著朝他招招手,示意他進來。

  牛二進去之後,孫麻子讓他脫了褲子,把傢夥亮出來。牛二的尺寸一般,最
多有十厘米不錯了,孫麻子讓出位置,牛二迫不及待地把雞巴塞進林琳的嘴裡,
溫熱爽滑的感覺讓牛二差點立馬噴射出來。

  幸好他穩了穩神忍住了,但是也沒忍耐多久,在約十分鐘以後,當林琳的小
舌頭舔舐著自己的馬眼時,一下子射了出來,林琳把嘴裡的精液都咽了下去,還
細心的把牛二的雞巴舔弄乾淨。

  孫麻子和他旁邊的人都笑了,有幾個人還說著東瀛語,貌似在嘲笑牛二不中
用。牛二自己也很沒面子,灰溜溜的出去了。現在想來,自己應該多堅持一會兒
的,以後再也沒享受過這種高品質的口交了,而且那可是射在一個美女老師的嘴
裡,更難得啊!

  在夜總會裡的角落裡正在回味的時候,他看到老呂和一群氣勢洶洶的人進來
了。牛二是場子裡的小頭目,算得是二把手。職責所在,牛二上去詢問,結果老
驢頭根本沒管他,直接一個個卡座找過去。

  牛二牛脾氣上來了,靠,老子給你老驢頭面子,你居然不領情。於是牛二直
接招呼幾個保安一起攔住了老呂。老呂此時火氣正盛,一看牛二攔在面前,二話
沒說,一腳跺在牛二的大腿上,把他踹倒。然後牛二後面的那三個保安也很快被
打倒了。老呂繼續尋找,終於在一個角落裡找到了夢夢他們。

  夢夢四人都在,她們貌似被灌了一些酒,被幾個男人擁著。夢夢比較清醒一
些,用小手推拒著一個四十多歲的麻臉男人的摟抱。老呂上前,示意小古他們把
幾個丫頭都拽了過來,夢夢看到老呂之後,像是突然找到了依靠的小鳥,掙脫出
來一頭埋在老呂的懷裡哭出聲來。

  老呂抱著夢夢,撫摸著她的後背,說:「沒事了,沒事了。」

  這時那個麻子發話了:「閣下是哪位?難道不知道這是我孫慶的地盤?」

  老呂說:「你就是孫麻子?」

  孫慶說:「是啊!你是誰?」

  老呂說:「我是老驢頭。」

  孫麻子臉色一變:「你和這幾個妞兒什麼關係?」

  老呂說:「她們都是我的女人。怎麼,你還敢動?」說著,眼神犀利起來。

  孫麻子哈哈一笑,說:「我早聽說您老厲害,但是今天還是想試一試您的斤
兩,畢竟就這麼被您把人從我的地盤帶走,我的臉面難免會有些不好看。咱們到
後街比劃比劃,如果您贏了,這幾個女人您帶走;如果您輸了,那不好意思,這
幾個妞兒今晚歸我們了,而且,您老也得給我賠禮道歉。」

  老呂仰天一笑:「哈哈哈!好的,夠膽量,那咱們去吧!」

  夢夢有些害怕了,小聲在老呂的耳邊說:「老公,我們還是報警吧,他們人
多。」老呂摟著她的腰肢,感受著她少女溫軟的肉體,心中一陣豪情升起,說:
「沒事。有我在,誰也傷害不了你。」

  到了後街,小古安排幾個人保護夢夢四個,然後和其他五個人一起站在了老
呂身後。孫麻子這邊除了剛才卡座上的五個人,牛二還帶了二十來個人,從數量
上,孫麻子一方佔絕對優勢。

  「給我上!」孫麻子手一揮,牛二這邊的二十多人先衝了上去,小古身後的
五個人上前攔住了他們。小古這一方雖然人少,但是個個身手了得,明顯是軍中
路數。牛二這邊雖然人多,也都經受過簡單培訓,但是還是落了下風。不多時,
牛二他們都被打倒了,躺在地上哼哼唧唧。

  孫麻子臉色有點不好看,他身後又出來三個黑衣男子。這三人個頭要矮小一
些,但是看得出來手上有功夫,和小古這邊的人動起手來。

  老呂發現對方的三人都是出手狠辣,明顯是東瀛路數,而且擅長團隊配合結
陣作戰,自己這一邊漸漸不敵。於是老呂給小古使了個眼色,小古加入了戰團。

  小古使的是八極拳,樸實簡潔、剛猛脆烈,他的加入讓對方幾人一下子緊迫
起來。二十幾招之後,小古一拳將一個黑衣人打倒,破了他們的陣勢。

  這時孫麻子旁邊的青年突然拔出了一把手槍,對準小古他們說:「老子是警
察,都他媽別動,誰再動我斃了誰!」

  小古他們只好停止了動作,都看著老呂。老呂笑了笑,反而慢慢前行,然後
突然欺身上前,沒等那青年反應過來,槍便到了老呂手裡。

  那人神情一滯,隨即惶恐起來。老呂把槍抵在他腦門上,緩聲說:「看來我
這麼多年不出手,已經被江湖遺忘了啊!要說你膽子可真大,其實你應該慶幸,
如果是十五年前的話,就憑你剛才用槍指著我,那現在你的腦袋應該是在『啪』
的一聲之後,白色的腦漿和紅色的血液一起流出來,混合成一朵美豔的花,你不
知道那鏡頭有多美。」

  那人和孫麻子一起臉色變成了灰色。好半天,孫麻子才說:「江湖人說,驢
叔快手天下無雙,今天總算是見到了,今天您老勝了。我們願賭服輸,人您可以
帶走了。不過您手裡這個人是市公安局長的公子馮東強,您不能傷害他。」

  老呂緩緩的點了點頭,一人一腳把孫麻子和馮東強踹倒,然後把彈夾卸掉後
將手槍扔給孫麻子,揮了揮手,帶著小古一行轉身離去。

  馮東強一下子軟倒在地上。孫麻子明白這次的試探,自己是完全失敗了。他
看著老呂的背影,心中發狠:「老驢頭,你他媽別得意,再過一陣子,我要你生
不如死!」
(二十)同眠

  望湖山莊別墅裡,四個丫頭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剛才在夜總會外面被老呂挨
個扣了嗓子眼吐了一回,現在酒已經都醒了,卻個個可憐兮兮的,看來真被嚇到
了。老呂上前挨個擁著,四個丫頭都差點哭出聲來。老呂最後抱完夢夢,問她是
怎麼回事。

  原來是夢夢班裡有個男同學過生日,所以邀請夢夢和紫燕來酒吧慶祝下,由
美兩個知道後,因為上次和老呂在省城酒吧玩得不錯,所以也吵著一起來了。那
同學自然求之不得,於是三個男生四個女生一起來這邊玩,結果被馮東強看上了
紫燕,所以孫慶幾個人就一併挨了過來。

  那三個男生也都是慫貨,被看場子的牛二幾個一嚇,一看對方不好惹,居然
都偷偷跑路了。佳怡畢竟見過些世面,所以跟他們週旋著,馮東強幾人不斷地勸
酒,但是幾個女孩還都知道控製,所以成效不大。

  夢夢起身上洗手間時,無意中聽到孫麻子正在打電話,說有幾個妞兒比較難
搞,叫人送點女用春藥過來。夢夢這回真的害怕了,趕忙給老呂打電話求助,於
是才有了剛才的那一齣。

  老呂氣得笑了出來,在夢夢豐腴的小屁屁上打了一巴掌,又挨個在其他三人
的美臀上拍了一把:「酒吧是那麼好去的?尤其是這種迪吧,像你們這種級別的
美女,不找幾個靠譜的人帶著,早晚得在酒吧失身嘍!還有,怎麼不早想起來給
我打電話,還認不認我是你們男人?」

  夢夢嘟著晶瑩的嘴唇:「對不起嘛,人家當時嚇壞了,下次肯定第一時間通
知你。」

  老呂捏著她的小鼻子說:「還下次啊?記住,以後去酒吧一定通知我,我同
意了你們才能去,知道嗎?」

  佳怡也湊過來,摟著老呂的一隻胳膊,一邊用那對乳鴿蹭著一邊撒嬌:「好
了啦,我們都知道錯了啦!不要生氣了嘛,再生氣你都老了。」結果被老呂抱住
狠狠的在嘴唇上啜了一口:「小妖精,現在就嫌我老了?嗯?」

  佳怡這才想起來這回逆了龍鱗,馬上賠笑說:「沒有啦沒有啦,你一點都不
老,就算老也是老當益壯,雄風猶在。老驥伏櫪,誌在千�。哎呀,呵呵呵!」

  原來是老呂氣得抱住她呵癢,直到她連連求饒才罷。其他幾個丫頭也都上來
認錯,都是低眉順眼、我見猶憐的模樣。老呂當然也不會真的苛責,於是讓她們
都去洗澡,去去酒氣。好在房間多,浴室也多,所以倒不用排隊。

  屋裡沒有女孩的衣服,老呂就拿出幾件浴袍來,讓她們洗完後穿上。出來之
後個個露著美白的大腿,晃得老呂口乾舌燥的。

  完了後乘著老呂去洗澡的時候,佳怡她們歡快起來,在別墅裡跑來跑去四處
參觀。當參觀到地下室的時候,齊齊歡呼起來。

  地下室被老呂改造得好像KTV豪華包房一樣,佈置奢華,牆上的液晶電視
和旁邊的音響很是顯眼,居然還有點唱機。老呂原來是想建成個迷你家庭影院,
結果被裝修公司一忽悠,說再加點錢乾脆弄成豪華包間算了,老呂暈暈乎乎就同
意了。弄完之後才想起來,自己一個人住,搞這麼好的娛樂設施也是浪費啊,沒
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場。

  等老呂穿著T恤短褲出來,幾個丫頭都嚷嚷著要唱歌,老呂自然同意了,於
是開了空調之後去開啟設備。佳怡從酒櫃裡拿了幾瓶紅酒,又從冰箱裡拿了冰塊
和雪碧,每人兌了一杯,一邊品酒一邊聊天,等著老呂調試設備。

  老呂的紅酒都是頂級的波爾多紅酒,原裝進口,是歐美的朋友們送的。老呂
自己偏好啤酒,對於紅酒不怎麼感冒,所以都存放著。佳怡和由美都是識貨的,
一喝之後都讚不絕口。

  等話筒也調試好了,幾個丫頭就開始點歌歡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擅長歌曲
類型,唱起來都像模像樣的,尤其是紫燕,一副好嗓子不輸張靚穎,引得陣陣掌
聲。老呂也和她們合唱了幾曲,每次合唱完都獲得香吻一枚,樂在其中。

  唱了一陣之後,氣氛漸漸熱烈起來,佳怡調了燈光,改成搖滾模式,然後放
了幾個勁爆迪士高,起身到舞池裡扭動著身子。估計是紅酒的後勁兒都上來了,
其他幾個丫頭也都陸續加入,老呂也在《江南Style》的曲子裡被拽了過去
跳起了騎馬舞,逗得丫頭們不顧形象的哈哈大笑。

  氣氛逐漸嗨起來,隨著音響裡「把你的衣服脫掉脫掉」的嘶吼,幾個丫頭居
然不約而同的看著老呂,開始一邊搖擺一邊脫下了浴袍,極盡魅惑。

  老呂看著四個赤裸美人的乳波臀浪,不停地咽著唾液。四隻美人魚上前,迅
速的把老呂也扒了個精光赤條,老呂也興奮起來,隨手摟住一個就吻了起來。第
一個逮住的是紫燕,小妮子還是有點害羞,扒衣服時也隻是敲敲邊鼓而已,卻沒
想到自己第一個失陷了。

  老呂既然已經抱住了,就上下其手起來,騰出一隻手來揉著奶子,嘴裡把紫
燕的丁香勾過來,一陣親咂。旁邊幾個丫頭起鬨,鬧得紫燕小臉通紅。

  老呂裝作不以為意,突然放開紫燕,伸手又拽過由美,抱得緊緊的親嘴,雙
手不老實的摸著由美的豐臀,把兩個臀瓣搓扁揉圓,還不時從後面用指尖觸碰美
人的桃源洞口。由美就大方多了,兩手摟了老呂的脖子,小舌頭靈巧的回應著。
吻了一陣,老呂又用左手抱了夢夢,右手攬了佳怡,左右逢源的索吻。

  佳怡「咯咯」笑著說:「你就像個荒淫的昏君。」老呂得瑟著:「怡妃,快
來伺候,寡人要吃奶。」佳怡的陰戶正被老呂愛撫著,早已媚眼如絲了,端了自
己的一隻乳房就往老呂嘴裡送。老呂低頭接了,一口叼住乳尖,用力吸吮。

  吃完了佳怡的,他又對夢夢說:「夢妃,朕也要吃你的。」夢夢嘴裡嘟囔著
「死老驢,臭老驢」,卻也學著佳怡的樣子,把奶子送到老呂嘴裡,任他的糙舌
頭在乳頭上打圈。

  玩了一陣,老呂明令由美和紫燕蹲下來跪在自己面前,一個給他吮龜頭,一
個給他舔睪丸,兩個美人都紅著臉照做了。看著兩個絕色美女為自己提供淫靡的
口舌服務,另外兩個美人埋首在他胸前一人含住一隻乳頭不停舔吸,老呂心中無
限的滿足,把茉莉帶給自己的不快和挫敗感一掃而光。

  享受了一陣,老呂讓四個丫頭都跪到沙發上,四具誘人的胴體在他面前等待
臨幸,美麗的小屁股環肥燕瘦,各具特色。老呂挨個到她們屁股後面舔弄陰部,
陰阜、陰唇、陰蒂、陰毛,連肛門都不放過,四個美人都被吸得淫水陣陣,連大
腿都打濕了。

  老呂興奮得無以復加,於是提槍上馬,每個春洞肏幹二、三百下,然後換洞
再幹。手也不閒著,伸進臨近的女子陰部玩弄,把兩根手指塞進陰道不停摳挖,
一會兒工夫兩隻手都是濕淋淋的,老呂就把手指塞進正在肏幹的美人嘴裡令其舔
弄乾淨。

  音樂已經停了,整個房間都充斥著肉體撞擊的聲音、女子興奮的嬌喘呻吟,
還有老呂粗重的喘息。男女交合所產生的淫靡氣息彌漫在空氣中,更加刺激著激
情中的男女。

  紫燕是最不耐幹的,幾輪下來就丟了陰精,趴在沙發上喘息,老呂於是專心
對付夢夢。佳怡這小色女起了身,從背後給老呂舔肛,再加上由美也上來獻吻,
刺激得老呂雞巴再度暴漲,每次進出都把夢夢的穴肉帶出來一部份。粗硬的陰莖
讓夢夢的陰蒂在抽插間得到了更多的刺激,她也開始臨近高潮的邊緣,不斷地叫
著,一聲高過一聲。

  佳怡見狀,在後面開始用力地幫忙推屁股,讓驢貨更加有力的深入,嘴裡還
說著:「驢老公加油,讓夢夢高潮吧!」夢夢很快也攀上了高峰,尖叫著潮吹起
來,噴得老呂的雞巴一陣陣舒爽。

  老呂拔出雞巴,轉過身按著由美,令她低下頭去含了龜頭吸吮。由美小手握
了雞巴杆子擼著,小舌頭伸出來在龜頭上打轉,然後一口含了進去,將上面淋漓
的汁水吸進胃裡。佳怡從老呂背後探出頭來,舔著他結實的胸膛。

  老呂一隻手握著她們的一隻乳房揉弄一陣,隨後讓由美跪趴在沙發上,佳怡
跪在由美身上。驢貨開始了新一輪的征伐,一會兒肏弄寶島妹子的淫穴,一會兒
淫虐東瀛姑娘的嫩屄。不同的陰道給老呂帶來不同的刺激,尤其是兩人性奮起來
之後開始互相接吻,更讓老呂覺得新鮮刺激,肏幹的力度和頻率也大為增加,很
快就讓由美高潮了,最後老呂一下重似一下的肏弄著佳怡。

  佳怡的嗓子已經叫得有點嘶啞了,小屁股向後一挺一挺的,迎合著驢貨的進
出。老呂見她也差不多了,於是來了一陣急行軍,屁股挺動的頻率都趕上電動馬
達了。在佳怡高潮後縮緊的陰道吸吮之下,老呂一聲大吼,也將精液射在了美人
身體的深處。

  老呂拔出驢貨,夢夢和紫燕把小腦袋伸過來,幫他用嘴清理乾淨。老呂滿足
的坐在了沙發上,頭靠著沙發背,慢慢地喘息。佳怡也清醒過來,說:「老公壞
死了,也不問問人家是不是安全期就內射了。」老呂攬過她在小臉上親了一口,
說:「沒事,有了就生下來,老公養得起。」

  佳怡心裡有點高興,嘴上卻說:「不行啊,人家是有男友的,雖然他不在身
邊,但是也不能給別人生小孩啊!」老呂哈哈一笑:「給別人不行,記住,我可
是老公啊,權限高過男友,所以給我生沒問題的。你們幾個也都一樣啊!」惹得
幾個丫頭一起上前捶他,說他厚臉皮。

  歇了一會兒,老呂帶著她們回到主臥。夜已深了,幾人也懶得清洗,爬上老
呂那張大床睡去。老呂心中偷著樂,嘿嘿,真個大被同眠了啊!

(廿一)驚情

    早晨老驢率先醒來,輕輕的起身,將胳膊從夢夢的酥乳中抽出,然後把肉
從由美的小手�拿出來,緩緩的開門走到客廳。

    到一樓的另一間房�衝了個澡,老呂穿了一身運動裝,服用了彭祖培元丹,
在院子�開始鍛煉,打了兩趟拳之後,神清氣爽。隨後老呂在廚房忙碌起來,煮
了皮蛋瘦肉粥,煎了雞蛋,然後做了薺菜春卷。把早餐端上桌從罩子罩好,老呂
去喊丫頭們。

    丫頭們這時候也都醒了,正在嘰嘰喳喳的聊天。一看老呂進來,紫燕大喊一
聲:“灰太狼來了!”然後幾人都拉著被子擠在床頭,裝著瑟瑟發抖的模樣。老
呂也立馬進入角色:“小美羊們,快點乖乖的跟我去,我要把你們都煮了吃了!”
說罷撲上床去,逮住一個就親一陣,大手自然也乘機吃豆腐,臀乳都是重點進攻
目標,丫頭們一邊躲閃一邊用小手打他,嘻嘻哈哈的。

    鬧了一陣,老呂說:“好了,快起床了,等會帶你們上街購物去。”這一句
比聖旨還管用,幾個丫頭都迅速起身,穿好昨天的衣服,跑去洗漱。完了之後看
到餐桌上的早餐,又都歡快的叫著,搶著春卷吃起來。

    老呂哈哈笑著,心中開心的很。這幾個丫頭看起來沒大沒小的,其實最是貼
心,時不時的塞一個春卷到他嘴�,或者喂他一口粥,整的老呂飄飄然的以為自
己真是皇上了。

    吃完了早餐,老呂去車庫開了悍馬出來,幾個丫頭飛快的爬上車。後座位上的
佳怡探身一把揪住老呂的一隻耳朵,惡狠狠的說:“怎麼突然一下子這麼有錢了啊?
又是別墅又是悍馬的,以前還拿個破帕薩特忽悠我們,喜歡裝落魄貴族是不是?”
老呂心中一陣委屈,解釋道:“娘子饒命啊,容我解釋,那輛是輝騰,不是帕薩特?”
“輝騰?”幾個丫頭顯然不太熟悉車,等夢夢用手機一搜,她們都捂著嘴面面相覷,
想起以前還說那車不如寶馬三,一陣陣臉紅。

    到了萬達廣場,老呂帶著她們一通亂逛,隻要她們看得上眼的就讓她們試,覺得
不錯的就直接讓服務員開單刷卡。幾個丫頭偏偏都是衣裳架子,大部分的衣服都能駕
馭,所以不多時老呂手上的袋子就多了起來。等丫頭們發覺似乎買多了的時候,身後
的老呂恨不得連脖子上都掛著購物袋了。

    於是她們齊齊責怪老呂亂花錢,老呂說:“今天就是為了給你們壓驚的,開心就
好,咱又不是買不起,實在不行把我那輛帕薩特賣了還信用卡。”於是他又被八隻粉
拳一通招呼,給殘酷鎮壓了。所有見到的男士們都暗暗嫉妒,心�都在喊:這老頭太
他媽幸福了,我也想被這樣“毆打”!

    丫頭們接下來不肯再逛了,於是老呂把衣服送到車上去,讓她們去一間咖啡廳等
自己。回來之後老呂帶她們吃了牛排,自己要了一份煲仔飯。

    吃過飯之後,老呂送她們回宿舍。停在宿舍樓下的停車場�之後,四個丫頭一人
抱了他一下,然後拿東西上去了。老呂發現還有幾隻袋子落在了車上,於是打電話給
夢夢,夢夢說讓他把那些衣服放在別墅�,以後她們還要去玩的,到時候免得沒有換
洗衣物。老呂一聽自然是美滋滋的,連說沒問題。

    開車出了校門,老呂想起來在嘉園小區�還有他的一些衣物和收藏品,於是他決
定去拿回來放別墅�,免得雨嫣的父母住進去之後看到了不好。

    車停在嘉園小區之後,老呂擡腿上樓。好在隻是三樓, 很快就到了。老呂開了門,
看到鞋櫃旁邊有兩雙鞋子,一雙應該是雨嫣的,另一雙是男款運動鞋。

    心中正疑惑,老呂聽到臥室�有說話聲,於是他鞋子也沒換,就直接走到了主臥前。
門沒有關嚴,隻見雨嫣的衣服扣子被撕扯開了幾個,酥胸半裸,一個男子從背後她抱著
強行求歡。那男人一邊不停的吻著她的臉頰和脖子一邊說:“寶貝,再給我一次吧,昨
天在醫院廁所�不是從了我了麼?”聽聲音,正是陳東。
     雨嫣一邊掙紮一邊說:“不行,昨天也是你強迫我的,今天說什麼不能再犯錯了。”
陳東說:“好好好,就算是我強迫你的,後來你不是也興奮了麼?再說你父母都很喜歡
我,你跟了我比跟那老邁的老驢頭強多了,起碼我們的關係能見陽光,以後我會娶你的。”
雨嫣急了,一把推開他,眼�含著淚花,說:“不許你這麼說他!我不管別人怎麼看,
我就是喜歡他,不能再對不起他了。”

    老呂聽著總算弄明白了,昨晚在廁所偷情的就是陳東和雨嫣!當時兩人怕別人聽到,
說話都壓著嗓子,所以老呂隻是覺得有些耳熟但是沒聽出來到底是誰。現在真相大白了,
是陳東半強迫的和雨嫣發生了性關係。雨嫣的身體較為敏感,再加上可能有點被陳東感
動,所以糊�糊塗的給了陳東機會。

    陳東此時在�面惡狠狠的說:“你裝什麼清純,你個爛婊子,還不是被周瘸子破了處?
難道以前你沒跟我做過?當時被我肏的尿都噴出來了,現在倒夾起小屄裝起了聖女。乖乖
的聽話,我不會虧待你,也許你伺候好了我還真能跟你結婚,如果你再這樣執迷不悟,我
就去告訴老驢頭昨晚你勾引我,看他還要不要你!”

    雨嫣氣的瑟瑟發抖,話都說不出來了。正在這時,老呂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要啊,怎
麼不要,不管她做錯了什麼,我都要她!”

    這聲音此刻在雨嫣耳中聽來猶如天籟,她不敢相信,急忙打開房門,看見了那個熟悉的
身影,再也控製不住,一頭埋在老呂的胸前忍不住流出淚來,嘴�說著:“對不起,對不起。”

    老呂一邊輕撫著她的秀發,嘴�說著“沒事了,沒事了“,一邊面色平靜的看著陳東。
陳東的臉色已經白的像紙了,木在了當場。

    老呂緩緩說道:“陳東,你不是要告訴我什麼嗎?”陳東仿佛突然反應過來,從背後腰
間抽出了一把匕首,說:“姓呂的,不要以為你有多厲害,別人敬你不過是怕你的社會關係
而已。今天我就先砍了你,再奸了她!”說著,撲過來一刀突刺。老呂把雨嫣推到一旁,手
往前一探,抓住了陳東握刀的手腕,然後向上一扭,匕首掉到了地上。接著老呂擡起一腳,
把陳東踹倒在地。

    陳東難以置信的看著老呂,說:“不可能的,他們不是說你隻是靠著和黑鷹公司的關係
才這麼囂張的嗎?怎麼你的功夫這麼厲害。”

    老呂沈聲說:“是誰告訴你的?”

    陳東馬上反應過來,他跳了起來,又從背後拽出一把匕首,甩手朝雨嫣投了過去。老呂
急忙去拉著雨嫣躲開。陳東乘機光著腳跑了出去,剛好老呂沒有關大門,給了他逃跑的機會。

    老呂沒有追,他急著看雨嫣有沒有事。雨嫣小臉蒼白,還在對老呂說著對不起。老呂一
陣心疼,一把抱住,把嘴巴印在了美人的櫻唇上。雨嫣像是突然活了過來,熱烈的回應著,
小舌頭和老呂的糙舌激烈的糾纏,互相吞吐著口中的津液。

    吻了一時,老呂把她愛憐的摟在懷�。雨嫣擡頭看著他的下巴,說:“幹爹,雨嫣是個壞
女孩,我,我,我昨天又和陳東做過了,我不值得你喜歡了。”

    老呂捧著她的小臉,盯著雨嫣的眼睛說:“沒事,這不怪你,是陳東太狡猾了,你才會上
他的當。幹爹依然喜歡你,你也依然是幹爹心中的乖女兒。“

    雨嫣哇的一聲哭出來,斷斷續續的把情況跟老呂說了。原來陳東借著陪床的機會,對雨嫣
大獻殷勤,而且對雨嫣的二老也表現得一副準女婿的模樣,深得雨嫣母親的歡心。雨嫣是個善
良的軟妹子,不忍心直接拒絕他,心中又有點享受被人追求和呵護的感覺,所以在其中糾結。
昨晚雨嫣去廁所的時候,被陳東拉進了男廁所,並在門口擺了暫停使用的牌子。

    陳東把她拉進了一個隔間,然後就軟語求歡,並親吻愛撫起來。這幾天雨嫣的月經剛過,
欲望正強,再加上心�的猶豫,意亂情迷之下,被陳東得了手。

    但是第二天雨嫣就後悔起來,想起了老呂對她的好,於是決定跟他說清楚。正好借著陳東送
雨嫣來收拾房間的機會,雨嫣想跟他攤牌,沒想到陳東首先發難,再度摟著她求歡,於是就出現
了老呂剛才看到的模樣。

    老呂心中惱怒,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他一邊輕撫著雨嫣的小腦袋,一邊拿出手機,給烏老
大打了個電話。烏老大一聽之後,嚇得不清,連連道歉,說:“呂先生,我一定查清楚事實,給
您一個交代。“

    老呂冷冷的說了一句:“不用了,既然你還要查,那就不用你操心了。“說著,掛了電話,
然後打通了小古的電話:”小古,給我發布一個江湖追緝令,目標是烏老大的手下陳東,賞金壹
佰萬元人民幣,買陳東的兩個睪丸。任務寫明是抓到之後把人和睪丸一起送到你那。然後你給我
把他賣到泰國去,聽說泰國清邁那邊的人妖都不夠用了,爭取把他培養成頭牌!“小古應了,然
後掛了電話。

    雨嫣看著老呂指點江山的模樣,覺得他好威風。不過突然回味過來,陳東貌似要倒大黴了,
心中又有點不忍,小聲說:“幹爹,要不就別搞那麼嚴重了,這樣的話他的下半輩子就毀了。“

    老呂進屋坐在床上,把雨嫣拉倒,讓她趴在自己腿上,然後一巴掌打在雨嫣的小屁股上:
“小笨蛋,還他他他的,他是誰啊?”

    雨嫣意識到老呂吃醋了,急忙道歉,摟著老呂的脖子騎坐在他腿上撒嬌。老呂被她弄得有點情
動,把手伸進她的襯衫�愛撫著小蠻腰兩側嫩滑的肌膚,說:“上次要不是你心軟不肯讓陳東受懲
罰,怎麼會縱容到這步田地?而且這次他居然敢這麼挑釁我,我要是不狠一點,以後我還怎麼在江
湖上混?”

    雨嫣也知道事情無可挽回了,於是急忙道歉,看著老呂依舊冷著臉,腦子�想了一個羞人的辦
法。她慢慢的側過腰,撩起短裙,把小內褲褪到大腿根部,露出性感的股溝,歪著頭用媚眼看著老
呂說:“幹爹,女兒錯了,思慮不周,求幹爹懲罰女兒吧。”

    老呂看著幹女兒魅惑的樣子,哪�還忍得住,嘴�喊了一句:“小妖精,看我怎麼收拾你!”
然後抱過她按趴在床上,把她的玉臀當作美味的桃子,捧著一陣激烈的舔吸啃咬。雨嫣一開始就被
老呂調動起了性趣,呻吟起來,嘴�說道:“幹爹,你喜歡女兒這麼妖精嗎?”

    老呂嘴�唔唔的回應:“喜歡,愛死你了。”說罷一邊舔著,一邊把美人的蕾絲小內褲褪到了
膝蓋一下,對準陰部開始了舌功展示,隻見他時而挑逗陰阜,時而吮吸陰唇,時而用舌尖撥弄陰蒂,
時而把舌頭整個塞進陰道。幾番動作下來,美人的陰部變得水亮亮的,連大腿都潤濕了,分不清到
底是老呂的口水還是雨嫣的淫液。

    老呂興奮起來,把自己的褲子也褪下,提槍上馬,將硬梆梆的驢貨塞進了美人的春洞,大肆撻
伐。隻見陰莖每下都拔出到隻留龜頭在內,然後次次到底,速度雖不快,但是力道十足。陰道內淫
液大量湧出,每次驢貨的刺入都濺起一片水花,星星點點的灑在美人身下的被單上。

    雨嫣大聲呻吟著,覺得自己仿佛是在風暴�的一葉小舟,隨著波浪的衝擊而不斷搖曳,嘴�說
著:“哦,哦,幹爹,你好厲害,肏死人家了,哦,哦,又幹到花心了,啊,啊,不要磨,不要,
啊,啊”

    原來是老呂用馬眼抵住花心,正在細細研磨。美人哪�受得了,不多時就丟了精,噴的老呂的
驢貨無比舒爽。

    老呂暫停了抽插,和她熱吻起來,並乘機解開她襯衫的扣子。雖然隔著胸罩,但是還是能感受
到那對玉兔的飽滿,形似圓盤。老呂揉了一陣,才解開胸罩的扣子並把它除去,愛不釋手的把玩雨
嫣的玉乳,撥弄這乳頭。

    雨嫣漸漸再度興奮起來,小身子一扭一扭的,嘴�說道:“幹爹,人家又癢了,你行行好,動
一動吧。”老呂淫邪的笑著說:“寶貝,要什麼,還不趕緊說出來?”雨嫣明白了他的心思,嬌聲
道:“好人,快來吧,用你的大雞吧,幹人家的騷屄,把雨嫣的花心肏爛,把雨嫣捅穿。哦,哦,
大雞吧又在肏人家了,好人你好厲害,哦,哦,哦”

    原來是老呂聽著美人的軟語,忍不住又聳動起來。幹了一時,老呂起身躺倒,美人會意,跨坐
在老呂身上,以魚接鱗之勢掌握了主動,一邊扭著小蠻腰一邊呻吟著:“哦,哦,好大,好大”老
呂道:“什麼大啊?寶貝?”雨嫣已經神魂顛倒了,說道:“雞巴好大,好長,哦,幹死人家了,
人家要被頂穿了,哦,哦”

    不多時,雨嫣就累的香汗淋漓,倒在老呂身上。老呂扶著幹女兒的纖腰,讓她屁股稍稍擡起,
然後自己向上挺腰,大力的肏幹著。這個姿勢可以令男人迅速的動作,給女人帶來刺激的感受。然
後老呂大手又去掰著她的臀瓣,使陰門更加張開,這樣驢貨可以更加深入。

    幹女兒的呻吟都變了調了,不多時就潮吹了,把被子和地面都打濕了一大片,無力的癱軟在老
呂的身上,大聲喘息著。

    老呂起身回歸男上女下的傳統姿勢,兩隻胳膊架著美人的膝彎,使得淫蕩的陰部更加向上凸出,
驢貨猛刺進去,再度大力征伐起來。這次幹女兒的高潮來的更快更猛,肉穴內壁把驢貨包的緊緊的,
讓龜頭棱角的進出與陰道產生更加激烈的剮蹭。

    在幹女兒的淫聲浪語之中,老呂終於也受不了了,一聲低吼,精液強烈的衝擊著幹女兒的子宮,
燙得她不禁又來了一次高潮。老呂放下美人的腿,躺在一邊。雨嫣主動依了過去,偎在他寬厚的胸膛
上,靜靜的喘息。






















0.015134811401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