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奇緣 22-2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二十二回) 說古今才子縱論戲合術 議天地佳人博析歡交技



  說著話,他們已經進入大廳。

  司馬偉小心地將自己的心上人放在沙發上,自己也坐下來,並讓她的頭枕在他大腿上。

  慕容潔瓊的身子一觸沙發,心中又有所悟,便接著剛才的話題說下去:「但是古人之法,也未見得就是完美無缺的。我倒是想出一個辦法,可補西門之不足。」

  司馬偉急問:「媽咪,西門之法有何不足之處?你有何高招?」

  她凝思著說:「今天下午,我固然有了美妙的享受,但是見你的膝蓋在草地上摩擦受苦,心中極是不忍。這便是西門之不足了。

現在我忽然想出了一個辦法。如果在花叢間置一帶輪的長凳,上鋪海綿,與你的胯部等高。交歡之時,我仰臥其上,臀與凳邊齊而略出,腿仍像今天這樣吊起。於是,你就可以站直身子,往復抽送衝擊了。這樣做至少有三個好處:一可使你免於膝頭摩擦之苦;

二是站著抽送可以隨心所欲,快慢自如;三是因高凳帶有輪子,你每攻一次,便使我身體隨著高凳前滑,而腳上之繩因樹枝之彈力又拉我返沖,而此時恰逢你又挺進,可想而知:返沖之力與前挺之力相合,其力度勢必大得驚人,我也能得到空前的享受。你說行嗎?」  他聽了她的一番話,高興得抱著她蹦了起來:「好,妙!我的小瓊妹妹,這真是好主意。家中正好有此凳可用。明天早上,待朝霞升起、萬物復蘇之時,我們就實行這個方法,好嗎?」她會心一笑,微微點頭。

  阿偉又在她眼睛上吻了一下,笑著說:

  「好媽咪,我的小瓊妹妹,你好聰穎、好賢淑、好敏慧,思緒竟如此縝密、獨出心裁。潘金蓮枉有美貌而德才不足,只知享受和索取,卻無絲毫風雅與憐愛之心,致使西門慶為她暴淫而亡。與你一比,那個女人簡直低賤下流、俗不可耐。古今中外,佳人無數,但是若論才、貌、德、智、雅俱完美者,唯吾媽咪一人耳!」

  說罷,司馬偉得意地哈哈大笑,並在她的櫻唇和穌胸上狂吻。

  她本想推開他,但這時身上哪里還有力氣。

  聽到情人誇獎,慕容潔瓊心中甜絲絲、美滋滋,大有受寵若驚之感。她羞紅了臉,輕輕推拒著,小聲說:「好了,不要盡誇我了。親愛的,我雖博覽群書,但似《金瓶梅》之類傳說中的淫書尚無涉足。西門慶一定還有不少新花樣,我真想都試試,行嗎?」

  他大表贊同道:「當然,你就等著吧,我會讓你向我求饒的!」

  她舒心地笑了,並嬌嗔地用手捶打著他的胸膛:

  「你壞,你好壞……我……我才不會……向你求饒呢!」

  但是第三天,她卻一敗塗地,真的向他求繞了。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晚上,他們一起上床。她已躺在柔軟的席夢思上,等他過來。這時,他拿出一個小包,從�面取出幾個避孕膠袋。

  她問:「我已經戴了避孕環,不須這東西的。」

  他看著她微笑道:「你等著吧,會給你一次大的享受。」

  她不再說話,看他幹什麼。

  只見他脫下衣服,他的陰莖已經劍拔弩張。

  他把一個避孕膠代袋套在頭上,卷至龜頭根便停止,又拿一個套至中部便停止,然後把一個粗橡膠環套至玉柱的根部,那環的上面有一個柔軟的突起,約有黃豆大小。最後再拿第三個避孕袋從頭一直套到根部。

  她一看,大吃一驚,他的玉柱本來就很粗大,而她那未生育過的陰道卻十分緊窄,平時進去已經使她覺得很脹,現在,又加粗那麼多,而且還有那幾道環。不知道他究竟玩的什麼把戲。

  他準備工作做完,便動手為她脫光衣服,親吻了一會兒,便說:「親愛的,這是根據西門慶的經驗又加以改進的新方法。

  說著,與她擁抱在一起。她這時又興奮又急切,希望儘快體會西門新法,愛液源源湧出。
他開始輕輕進入。

  剛進去一點,她便感到十分充實,但又覺脹得難受。待他進到一半時,頓覺陰中電流激射,她的身子不由一陣顫慄。

  司馬偉說,這是我那龜頭上的一個環在刺激你的G點。G點是女性另一個很敏感的地方。他退出來再進去,反復幾次後,猛地一下進到最深處。

  「呀!」慕容潔瓊叫了一聲。原來,只這一下,就使她整個陰道中都像通了強電似的,渾身顫抖。
司馬偉停下來再給她解釋:「當我插到底時,同時有三個地方在刺激你陰道中的三個部位:頭上的那個環到中間時先攻G點,繼而攻你的最深處,那是平時難到之處;

在龜頭到達底部時,中間的那個點再次攻擊G點;同時,根部膠環上的那個突起便攻到陰蒂。這便是一個週期,等我抽出來時,上述作用又可以重複一遍。現在你已經明白它的用處了吧?」

  她嬌羞地微微頷首,表示明白了。從剛才初試那麼一下,她便已領教其威力,不知是喜是憂。
阿偉親切地對她說:「小心肝!現在你可以閉目享受了。」

  他輕輕地、緩慢地抽送,但已使她得到了平時所沒有過的感受。分泌大量增加,她不由自主地呻吟著,身子也開始扭動。

  他見她已經適應,就逐漸加快了速度。

  天哪,她好象一下子墜入了萬丈深淵,身子似乎飄起來了。那種觸電般的感覺使她全身肉緊。要知道,女人的G點和陰核,在平時的性交中是觸不到的,現在,這兩個最最敏感的地方同時受到攻擊,而且是那麼的強烈。

只覺得陣陣電流從陰道的各個不同部位同時發射出來,又傳向全身的每一條神經、每一個細胞。她真有點受不了啦!她大聲地叫了起來,身子劇烈地扭動著、抽搐著,大聲喊道:

  「上帝呀!……我不行了……啊……喔……噢……你……」。

  阿偉見她難受的神態與平時大不一樣,也有些擔心她是否能承受,便停止前進,問她:

  「媽咪,我停下來好嗎?」

  她立即叫道:「不要停……舒服……快動,快……親愛的……」。

  他很快又動了起來,速度比剛才還快、還猛。

  美女潔瓊大聲嘶叫不止,身子也弓了起來:

  「上帝……我……我要死了……我……我……」。觸電的感覺更加強烈,幾乎要窒息,心在狂跳,真的不能再承受了,她可憐巴巴地看著他,求他停下來。

  他停止了,她的身子還十分肉緊,不停地顫抖著,之後,便沒漸漸地軟了。

  他抱著她親吻,柔聲向她道歉,說不該用這個方法折磨她的。

  她吻他一下,少氣無力地笑著對他說:

  「不,不要這樣說。這個方法真好,是空前的享受,怎麼能說是折磨?相反,這卻是我求之不得的呢!我說過,我是不會認輸的。剛才是因為我有些喘不過氣來,等我休息一會兒, 再來一次,行嗎? 」

  他撫摩著她的臉龐說:

  「媽咪太有本事了。當年,西門慶用這個辦法,好幾個女人都是只用一次便舉手投降,再也不敢用了。」
她口�雖不言,心中卻是不服的。休息了一會兒後,她讓他再來一遍。這一遍,她已對這種強刺激有了思想準備,所以適應能力有所增強,而獲得的快感自然也更大。她已連續獲得了三次高潮。

  她這三次高潮,可以說是有生以來最最強烈的,產生的效果比以往十五次高潮帶來的還要大。所以在進行完第三遍時,她真的向他求繞了,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再幹了。因為她這時幾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其實,這個方法確實是美妙無比的。可能是第一次嘗試,有點不能忍受,估計用得多了,熟能生巧,自會悟出其中的樂趣和配合的技巧。

  這以後,他們每過幾天,都要來那麼一次,過過癮,每次的遍數逐漸增加,目前已有六數之多。當然,這個方法卻是不能天天用的,因為它帶來的刺激太強烈,消耗體力也太大。

  每用一次,她都得躺在床上靜養,至少一天起不了床,連坐起來都有困難,吃飯須要阿偉喂。為了讓她快點恢復,系當她要大小便時,阿偉也不讓她下地,而是象侍奉小孩子抱起她,把住兩腿,……。

  每想至此,她真有些「使人羞煞」的感覺。

  要知道,她是一個性欲很強的女子,平時,發生十幾次高潮都是不在乎的。而現在面對這個方法,卻有點「想虎色變」之感;可以想像,其他普通女人若用此法,其結果就可想而知,自然是難以承受得了的。

  潔瓊心中贊道:啊,西門慶,你好生了得!在性學問上,你可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應該稱你「西門子」,真是令人佩服!她相信,若西門慶生在當代,必能獲「性學博士」的尊稱!

  有一次,司馬偉陪她在在廚房做飯,突然心血來潮,找來一個高凳,放在鍋臺旁。他先坐上去,然後把她赤裸的玉體抱在懷中,將她的玉門套在他的玉莖上。

  她也覺得很刺激,便扭頭在他唇上吻了一下,繼續操作。

  隨著她炒菜的動作變化,身子的上下移動和前仰後合,下面便自然抽動。這一進一出,比起床上的歡戲,更多幾分情趣,令人十分陶醉。

  慕容潔瓊扭頭看看阿偉,羞暈滿面,粲然一笑!阿偉在她臉上輕吻一下,也會心地笑了!

  他們都為找到一種新的方法而歡欣!慕容潔瓊故意大力地頻頻揮動鍋鏟,以增加體位元變化的角度和幅度。他們高興地笑著、聳動著!

  她只顧歡樂,神飛色舞,竟忘記了炒菜,手中的鏟子不再揮動,只是身子在上下聳動著。後來,她兩眼緊閉、蓮臉生輝,陶醉地呻吟起來,忽然手一松,鏟子掉在地下,二人都未發覺。

  正當他們欲海沈浮、魂遊情天、快感頻頻襲來之時,突然聞到了一股焦糊的怪味。原來,不知何時,鍋�的菜已經變糊,還冒出了熊熊的火焰。

  阿偉首先發覺。他趕緊用兩手伸在她的腋下,輕輕將她的身子托起,拔出玉柱,將她放在地上。二人大笑著,去撲滅這場意外的火災。這頓飯只好少了一道菜。

…… 在一個星期日的晚上,突然接到新加坡分公司的經理來電話,說有一筆生意遇到了一些麻煩,希望總部立即派人處理。母子商議了一個晚上,感到事態嚴重,非阿偉親自去處理不可。

  第二天一清早,阿偉便乘飛機去了新加坡。

  家中只有慕容潔瓊一人。她每天白天要到公司去上班,處理問題,每天晚上還要與阿偉通電話,商議那邊的事體。這種秩序,在她以前來說,本是習以為常的。但她現在卻感到格外的忙碌和緊張。因為自從阿偉接手公司的事情以後,她真正體會到了無事纏身的輕鬆,現在一下子又要事事親躬,自然是有些不習慣了。她好累!

  阿偉已經去了近一個月了。

  她不怕工作的勞累,但卻無論如何難以按捺對自己小情人的思念!要知道,自從她與阿偉喜結情緣之後,意浹情酣、千憐萬惜,花下月前、兩情相悅,大有「恨不相逢未嫁時」之感慨。兩人朝夕相對、行止與俱、耳鬢廝摩、同作同憩,時刻不能分離。現在一別二十餘天,這讓她這「新婚伊始、驟然分離」的思春少婦如何生受得了!

  她寤寐思之,魂牽夢縈,在電話中,又不好直接抒發自己的情愫,於是便給阿偉寄了一封掛號急件,只寫了幾句話:

  「枯苗望雨,魂祈夢請;

  綿綿熱切,寸陰若歲!
思君如滿月,夜夜減清輝!
思君如流水,何有窮已時!
思君如百草,撩亂逐春生!」

  阿偉接到信,思潮澎湃,也立即回了一封加急特別快信。信寄出後,他按捺不住對媽咪的思念,當晚即在電話中告訴潔瓊:「媽咪,我收到你的信了!我也給你一封信,明後天就可以收到的!我非常非常想念你!」
第三天,慕容潔瓊收到了信,只見�面也寫了幾句話: 「心馳神往,雲情雨意;

  眠思夢想,朝暮懸懸!
夢中不識路,何以慰相思!
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

  慕容潔瓊哭泣著,立即給阿偉電話:

  「阿偉,媽咪活不下去了!事情一完,你就快點回來!越快越好!」這一夜,她失眠了!她哭了一夜!

  第四天的上午九點鐘,阿偉終於回來了!

  她穿上最漂亮的衣服,臉上淡抹粉黛,風致韻絕,親自開車到機場去接他。阿偉一下飛機,就飛奔撲來。他們真想擁抱在一起!可是,在大廳廣眾之下,他們都理智地抑制著自己!

  放好行李,阿偉從後門進車。慕容潔瓊沒有立即到駕馳室,也從後門進去,關上車門,撲到阿偉的懷�,二人擁抱在一起!她迫不及待了!

  這個車裝的是特種玻璃,從外面是看不到�面的情形的。

  「阿偉!」她呼道。

  「媽咪!」他呼道。

  他們擁抱著,抱得那麼緊。接著,他們稍微分開一點,互相凝視著。

  「偉哥!我的親親!」她叫道,眼中滿含喜悅。

  「瓊妹!我的心肝!」他叫道,眼中儘是歡欣。

  「親達達!想死你的瓊妹妹了!」

  「啊!我的潔妹,我的小心肝!」

  二人的嘴猛地吻在了一起!久久沒有分離。

  司馬偉緊緊抱著她,瘋狂地吻她,用舌頭舔遍了她的杏臉和粉頸的每一寸地方,手也伸進她的衣服中,在她豐滿的酥胸上搓揉著……

  欲望之火在慕容潔瓊的嬌軀中流竄著,焚得她渾身顫抖!她陶醉地呻吟著,秀目中噴射著迷人的欲焰,一雙小手也伸進了阿偉的衣服中,忙亂地撫摩著,嘴�輕輕喚道:

  「偉哥哥!……我愛你……我好想你呀……我要……快給我……等不及了……」   阿偉還算清醒,他知道決不能就在機場上造愛,即使外面看不到車�的情形。而且員警不允許車在機場內停留太長的時間,很快就要來干涉。

  但他也深知,女子在欲火中燒時,如不能得到滿足,是一刻也不能等待的!

  他想出了一個使她安靜下來的辦法:以最快的速度使她得到一次高潮!於是,他輕輕掀開她的長裙,除掉那小小的三角褲,將嬌體放倒在車後座上。

  她仍然在呻吟著,羞眼微閉,扭動著腰肢,兩手在空中盲目地抓著,口中在不停地小聲呼喚著:

  「偉哥哥!……我要……快!……快……」

  阿偉蹲在車座前,一手撫捏她的已變得十分硬挺的乳房,一手伸進愛液瀝瀝的陰道中抽送著,撫摸那最最敏感的G點,同時頭俯在她的陰部,伸出舌頭很技巧地舔她的陰蒂,速度越來越快……

  終於,她享受到了分別後的第一次高潮,大叫一聲,身子癱軟了!

  阿偉舒了一口氣,在她的唇上吻著,一隻手在她光裸的大腿上撫摸著,直至她的震顫停止,才幫她理好衣裙,又在她唇上吻了一會兒,然後下車,坐到駕馳室,開動了車子。

  車到家中以後,司馬偉從前門下車,打開後門,只見她雙目緊閉,嘴�仍然在呢喃著:

  「偉哥哥……我還要……給我嘛……」

  其實,此時的司馬偉何嘗不是欲火中燒、急於發洩!一到家,他在心理上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拉著她的兩手,使她直起身子。這時的她仍處在癡迷中,身子軟軟的倒在阿偉的懷�。阿偉摟著纖細的蠻腰,將她從車�拖出來,然後平托著她,快步走向臥室,將她放到床上,並以最快的速度,迅速脫光了她的衣服,自己也變得一絲不掛……

  一個是鶯鶯嬌軟,一個是氣宇非凡!

  疾風暴雨!狂轟亂炸!

  心搖神眩!如醉如癡!

  呻吟聲與喘息聲連成一片,聲如貫珠,清越婉轉!

  從上午十點鐘直至翌日清晨九點,這一對久別重逢的戀人,始終摟抱在一起,身體連接在一起,一刻也沒有休息,不停地造愛……

  高潮一浪接著一浪……

  九點鐘時,她在最激烈的一次高潮中昏了過去。阿偉知道無害,便將她摟在懷�,一起沈沈睡去……
……
司馬偉從新加坡弄來一本春宮圖式的小書,上面有男女作愛的幾十種姿勢,他們都一一試過。

  在各種姿勢都極熟練之後,他們便在每次作愛前用抽籤的方法決定這次採用哪幾種方式。

  另外,他們還從上次在廚房中作愛的經驗中受到啟發,發明一種新的方法,叫飲食交歡法。吃飯時,他們都脫去褲子和裙子,她坐在他的腿上,把玉門套在他的玉柱上。

並且,他口對口喂她吃飯。這樣,他們每吃一口飯,就能夠上面一次吻、下面一抽送,令人心曠神逸。由於他們都捨不得很快分開,所以每頓飯都延續很長時間,還可以增加食欲,吃得很多。

  後來,阿偉買回來一部錄像機,把他們用各種姿勢做愛的過程都拍攝下來,分類整理、剪輯。當然,他們決不會將它公開發行出售,而是作為他們愛情的永久紀念,並可以時時自我欣賞、自我陶醉。真是其樂無窮!



(第二十三回) 情相系俊男麗母結仙籬 心相印英夫慧妻入妙境

  五年過去了!

  慕容潔瓊和司馬偉如此親密地過了五年多,互相的愛戀之情有增無減!

  司馬偉為擁了有世界上最美麗、最多情的白雪公主而驕傲!

  慕容潔瓊為終於投入到自己最鍾情的白馬王子的懷抱中而歡欣!

  他們互相愛得那麼深、那麼專、那麼誠,熱情從來沒有變。

  慕容潔瓊的駐顏術頗有成效,無論身材、容貌仍然保持少女時的風韻,加上輕抹淡妝,益發動人。而且,自從與司馬偉結緣後,她的性格又回到了青年時代的特徵,天真活潑、愛說愛笑、典雅瀟灑。這一切,使她在人們的眼中,看起只像二十三、四歲。而司馬偉,這時已經二十四歲,留了兩撇小胡,越發英俊了。

從外貌看來,不知道的人都說司馬偉要比慕容潔瓊長三、四歲。所以,有時候,阿偉還調皮地叫她一聲「親愛的媽咪小妹」,而慕容潔瓊也就更有理由偎在愛郎的懷�,纏著他撒嬌了。

  總之,這一對戀人美滿、和諧,真個令人羨煞!
……
這一年的冬季,慕容潔瓊的丈夫在美國因病去世。慕容潔瓊聽到惡耗,十分悲痛。阿偉的父親是一個品德高尚、為人謙和、經營能力極強的老人。

慕容潔瓊在他心目中既是愛妻、又是愛女,可以說親愛有加,視若掌珠,百般呵護,極力栽培。慕容潔瓊的活動能力和經營技巧,固然與其天資聰穎有關,但更多是得助于老人的教導之功。所以,慕容潔瓊也視他為良師益友、忘年之交,從心眼�敬愛丈夫。

雖然由於老人年邁,在性生活上不能滿足她,但她毫無怨意,而且完全體諒,從來沒有滋生過出牆紅杏之念。

後來,她之所以能衷情阿偉,那也因為阿偉是丈夫的兒子,是自己親愛的人。她從心�覺得無悔:總算沒有背叛司馬家族!

  所以,得到丈夫的噩耗,慕容潔瓊便立即帶領幾個子女去美國,為丈夫操辦了隆重的喪事,並處理了產業的交接。她決定把美國的產業完全交給長子去經營。

  美國的事務辦了一個月才結束。

  在她決定回香港之前,三個子女私下討論媽咪今後的生活問題。是媽咪把他們撫養長大,教導成人,所以,對媽咪感情極深,甚至可以說超過對父親的感情。為此,兄妹三人討論了一個下午。

  他們提出了各種方案:

  長子司馬顥主張請媽咪輪流到他們家中去住,以盡孝道,使她能安渡晚年;

  女兒司馬蕙作為女人,更能體諒女人的需要,她認為:媽咪還這麼年輕,青春之火尚在旺盛,不宜過早守寡!我們可以勸說媽咪改嫁,找一個稱心如意的新郎君,重過幸福生活,以盡餘年之歡;

  小兒子司馬偉則發出奇論,他認為,按照媽咪的性情,是決不會同意到各家去住或者再改嫁的。應該找更好的辦法!

  哥哥和姐姐問他還有什麼好辦法?

  他說:「我有一個極好的辦法。但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兄姊急著讓他先說出來再研究。

  他說:「我們都希望媽咪既不離開我們,又不會由於她一人生活而孤獨和寂寞。要想找到一個兩全之策,確實是很不容易的!但是,事在人為,我認為,最好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讓我娶媽咪為妻!」

  「那怎麼能行!」哥哥和姐姐一聽大為吃驚,這是他們從來所未曾想過的。因為他們覺得:兒子娶母親為妻,那是亂倫,而且,母子間年齡又那麼懸殊,根本行不通!而且他們堅信:對小弟的這一荒唐的建議,媽咪是肯定不會同意的!

  阿偉對他們的議論卻不以為然,他耐心地向哥哥和姐姐說明了自己的想法的有力的理由:

  「哥哥,姐姐,我不贊成亂倫的說法!所謂亂倫,是指有血緣關係的男女之間聯姻和發生性關係。嚴禁亂倫的理由是防止近親生育而對下一代不利。可是,媽咪本來就不是我們的親生母親,在血緣上沒有什麼聯繫;所以,即使媽咪與我結婚,也根本談不上亂倫!這是其一。

第二,說到年齡,我與媽咪確實差別不少,但這也無關緊要,在男女結婚的年齡問題上,本無定規。人們在結婚年齡上之所以習慣於相差不大,大約是為了使二人在相貌和生理上能協調一致;但是,媽咪身體健康,看起來是那麼年輕而嬌嫩、俊俏而美貌,不瞭解的人決不會認為我比她年齡小。

最後,關於媽咪是否同意的問題,我想,根據我們與媽咪的濃厚感情,只要我們說清道理,讓她老人家理解我們的誠意,她未必就會斷然反對!」

  兄姊聽後,甚覺有理,也改變了初衷,認為這是一個極佳的方案:既能讓親愛的媽咪不離開家,又可使媽咪不致于將來守寡寂寞!他們擔心的是:不知道媽咪是否能夠同意?

  他們議論了很久,決定分工讓司馬蕙去宛轉地徵求媽咪的意見。因為像這類事情,由女兒去談更好一些。

  當天晚上,阿偉悄悄來到媽咪的房間。這一個多月來,由於處理喪事,他們一直沒有接近的機會,更沒有親熱的心思。現在一切都已結束,心情也已平衡,加上下午又專門討論媽咪的未來,使他簡直無法再壓抑自己對心上人兒的思念。所以,晚上不到十點鐘,他便敲開了慕容潔瓊的門。

  慕容潔瓊看到阿偉進來時,也是那麼激動!說真的,她對阿偉的懷念絲毫也不弱於他對她的惦記。所以,一見進來的是阿偉,她輕呼一聲,一下撲進了自己的白馬王子的懷中,緊緊地擁抱、頻頻地親吻,嘴�不停地輕呼:

  「啊!親愛的!……你讓我想死了!……啊!小達達!……你再不來,我真的要發瘋了!」

  他緊抱著她顫抖的嬌軀,頻頻在她的臉上親吻,柔聲說道:

  「啊!媽咪!我的小潔瓊,我的寶貝心肝!我也十分想你!」

  說著,一把將她抱起,走進臥室,放在床上。慕容潔瓊秀眸微閉,嗓子�傳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任阿偉為自己寬衣解帶,並扭動身子,與阿偉配合,……

  司馬偉以最快的速度,將她脫得一絲不掛,並迫不及待地抱著她那雪白的嬌軀,顛鸞倒鳳,左右其手、上下其舌,弄得她如醉如癡、嬌呼連連……

  真是重逢勝新歡!

  烈火乾柴,愈燃愈熾……

  這一夜,她得到了十余次高潮!天快亮時,他們才結束造愛。兩個人都十分滿足,然而都十分疲憊不堪,擁抱在一起,交頸疊股,沈沈睡去……

  第二天上午十點鐘,司馬蕙到媽咪的房間中去履行兄弟們交給她的使命。

  她敲門時,慕容潔瓊與司馬偉剛剛醒來,正赤條條地擁抱在一起親熱著。

  聽到敲門聲,慕容潔瓊驚訝地高喊:「誰在敲門?」

  「媽咪,我是阿蕙!您還沒有起床嗎?」

  「你稍等,我就來開門!」說著,她推開繼續在她胸前狂熱舔吮的阿偉,說:「阿蕙來了!你快到衛生間去躲一躲!等她走後再出來!」

  阿偉抱起衣服進了衛生間。

  她隨手拉過一件睡衣穿上,去開門。

  司馬蕙向媽咪問了早安後,母女便溫情地交談許久。後來司馬蕙有意地問:

  「媽咪,我和哥哥與小弟昨天下午討論您今後如何安排,我們很想聽聽媽咪有什麼想法!」

  慕容潔瓊聽後微微一笑,撫著女兒的頭髮,慈祥地說:

  「阿蕙,謝謝你們對媽咪的關心!不過,對這個問題我還沒有想過。但是,我倒是很想聽聽你們三人有什麼高見!」

  司馬蕙將頭偎在媽咪的懷�,兩臂環著她的腰,說:「不,我想還是先聽聽媽咪的意見好!」

  「阿蕙,媽咪真的沒有想過!」她輕輕撫摩阿蕙那白嫩的臉頰,並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然後小聲說:「你既然不願說你們的意見,那就讓我好好想想,以後再討論這個問題吧!」

  這時,司馬蕙只好向她介紹了他們關於安置媽咪的各種方案,並表達了對媽咪的無限關切。

  慕容潔瓊一聽,俏臉變得通紅。她小聲問:「那你們傾向於哪一種意見?」

  阿蕙說:「我們一再研究,總是拿不定主意。不過,我們真想聽聽媽咪的態度!」

  慕容潔瓊問:「啊!我倒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現在心�很亂!阿蕙,你給我出個主意!好嗎?」

  司馬蕙表示,她主張媽咪採納阿偉的方案。

  慕容潔瓊聽後,沒有任何驚訝的表示,反而十分冷靜。因為今天上午起床後,阿偉已向她介紹了他們討論的情況,所以,她是有思想準備的。但她卻不能馬上表示意見。

  她只是對阿蕙說:「我對這個家有著濃厚的感情,是決不會改嫁出去的。至於怎麼辦,讓我仔細考慮一天,好嗎?」

  其實,對這個問題,她心�已有決定,只是立即回答似有輕浮草率之嫌。

  司馬蕙離開後,她到衛生間去叫出阿偉。兩個人重新脫光衣服,上床造愛。因為這一個多月來他們一直沒有同房,豈能輕易分離!

  ……
這天晚上,她在與阿偉狂歡之後,二人又認真討論了這個問題。當然,他們只是研究答復的方法。

  第二天早飯後,慕容潔瓊宣佈了自己的決定:

  「孩子們,媽咪非常感謝你們的關心!對你們提出的幾個方案,我反復考慮,第一個方案固佳,但那會給你們增添不少麻煩,而且你們分別住在美國、歐洲、亞洲,往返奔波會十分辛苦;

第二個方案,我是決不會採用的,因為媽咪捨不得離開你們,而且,按照我們中國的傳統觀念,我既然嫁給了司馬家,就永遠是司馬家的人了,決不能離開這個家的!最後,我覺得還是阿偉的方案更切合實際。這樣,我與阿偉生活在一起,你們兄妹就不必老是掛念我了;

況且,阿偉年齡最小,我最不放心的也是他。如果我作了他的妻子,那大家都可以放心了!我只是有一點顧慮,那就是阿偉年齡與我差得太遠,委屈了他。你們看,我的選擇怎麼樣?」

  他們一聽,都高興地跳了起來,一齊上前,抱住她,高呼「媽咪萬歲」!

  要知道,他們從小隨她長大,她視他們如親生,所以彼此的感情是很深的。兩個大孩子又一齊向阿偉祝賀。
女兒說:「媽咪那麼美麗、那麼善良和多情,我見猶憐。小弟能與媽咪成婚,真是福與天齊了!」

  長子卻說:「小弟,你能與世界上最完美的女子結婚,我好羨慕你呀!可惜我已經結婚,不然我是不能讓給你的。你要好好對待媽咪。」

  他們商議再過三個月就為阿偉和媽咪操辦婚事。

  這年的夏天,慕容潔瓊與小兒子司馬偉到教堂舉行了結婚儀式。

  親朋好友都為他們這一對璧人聯姻而祝賀,認為他們是天作地合的美滿一對。兩個離家在外的子女也都回來參加了他們的婚禮,並送來了豐厚的禮物。

  女兒說:「我們衷心地祝賀媽咪和小弟結婚。」

  他們仍改不了稱呼,還叫她媽咪。她也犯難,那讓他們稱呼什麼呢?總不能稱自己「弟妹」。最後她決定讓他們叫她的名子:潔瓊。

  然後,她與心愛的郎君決定到歐洲去渡過這使人終生難忘的蜜月。

  在渡蜜月期間,他們先後到過英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等國。在異國渡蜜月,確實有說不盡的好處,主要是氣氛和環境的改變,使人的心理上有了一種全新的感覺。雖然他們相愛已有幾年,但在蜜月期間,仍然是那樣的如膠似膝、綢繆纏綿。

  無論他們走在路上、海邊或綠樹叢中,都會引來無數驚異、愛慕的眼光。有人說 :「這麼美麗的一對小夫妻,令人羨煞!」

  因為是在新婚期間,她著意打扮,淡裝輕抹,加上天生嬌美的身材、白嫩的肌膚和羞花閉月的容貌,越發顯得年輕、俊俏了。所以,難怪會使得那麼多人對她癡迷。

  從國外回來之前,阿偉神秘地告訴她:

  「瓊妹,我在法國為你訂制了一件禮物,作為新婚紀念。」

  她問他是什麼,他卻說要暫時保密,到時候會讓她大吃一驚的。她只好等待。

  回來後不到十天,收到了航空公司的取貨通知。阿偉親自駕車去取了回來,並躲在一個屋子�拆卸安裝。他說,到晚上才能與她見面。她焦急地等待著這件神秘的禮物。   

晚上,他擁著她走進臥室。只見床上擺著一個像人一樣的東西,用一個大床單覆蓋著。阿偉說,我先為你除去衣服。

  她莫名其妙,只好任他熟練地把她脫得一絲不掛。然後他才對她說:「我們的愛情是世界上最美滿的,做愛的方式應該獨出心裁。所以我親自設計了一部『做愛機』」。說著,他打開了床單。

  啊,真的是一個人,與阿偉長得一模一樣。她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便問他:

  「我有一個夫君就夠了,為什麼又訂做一個假的?」

  他笑著說:這是一部機器人,是我的設計,它的身體、包括體溫都是與我一樣的。它身上裝有各種控制設備。我是想給你一種更加完美的性享受。你知道,過去,我們從正面交歡過,也在你的後庭試過,都很美妙。

是不是?她點頭同意。他接著說:但是,如果能前後同時進行,可以設想,你會得到多麼大的享受呀!

  她被他說得心�好衝動,下面已經開始分泌了。

  他又說:「我這個機器就是為此而設計的。好,現在請你爬在它的身上。」

  那個機器人是仰在床上的,兩腿吊在床沿,生殖器高高地朝上,與阿偉的大小一樣。她用手摸了一下,好柔軟,好溫暖,與真的一樣。阿偉打開了一個開關,只見那東西微微振盪,還能可長可短地伸縮。

  他讓她把它插到她的陰道去。

  她羞得滿面通紅,這怎麼可以?

  他說,你聽我的。她只好照辦,站在床前,爬在機器人的身上,把玉門套在那東西上。

  她感到十分刺激,愛液湧出很多,所以很容易便插進去了,非常充實。阿偉打開了開關!

  天啊,好舒服,而且它還能實行「九淺一深」的技術,快慢深淺自由調節。她扭動屁股與它配合,高聲呻吟。

  阿偉關掉了機器,使她突然有一種失落感。他說:「你忍耐一下,還有更美好的東西。」便把她的雙腿分開,兩手攬著她的腰,用他的玉柱插進了她的後門中。

  這時她前後都被充實了,雖然都還沒有動,已經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激情。

  阿偉說:「現在開始了。」她心�一緊張。他打開了開關,機器人的玉柱在她的前面淺進淺出,阿偉在後面也是慢慢地抽送。

  這種前後夾擊真是壯觀極了,她身子也輕輕扭動起來,嘴�也發出了輕輕的呻吟聲。這時,一切都在按慢節奏進行。大約過了五分鐘,她開始不耐煩,屁股聳動的幅度越來越大。

  這時,阿偉把機器又調到另一個檔次,「九淺一深」開始了,時而淺進,時而深攻,而且也是沒有規律的;阿偉在後面也開始了類似的深淺交替。

  這一來,弄得她既舒服又難受,全身都通上了電流,穌麻痕癢,百味俱全。這種享受真是從來沒有過的。但她又希望更刺激些,心�好著急,嘴�也不由自主地大聲呻吟起來。

  阿偉問:「你覺得怎麼樣?」

  她大聲叫道:「好極了……從來沒有這麼舒服……也從來沒有這麼難受……再大力些……可以嗎?」

  阿偉在後面加快了,她大叫:「好……好……美死我了……再快些好嗎……」,突然,前面的進攻也加快了,力量很大。

  前後都開始了猛烈的衝刺。她簡直如入仙境,身子輕飄飄的,那種美妙真的無法用語言形容。她高興得大聲叫喊:「好……好……再快點……啊…… 啊……我不行了……救救我……我要死了……上帝……噢……呀……」,聲音在顫抖,身子也在顫抖,她感到好象發生了地震,似乎世界的未日就要到了。

  她身上的電流越來越強烈,刺得她欲仙欲死,無法自持,緊緊抱著阿偉的替身,臉在它身上來回摩擦,用舌頭舔它那溫暖的胸脯。她已經進入了半瘋狂狀態,分不清到底哪個是真的阿偉。這前後同時的猛烈夾擊簡直是要人命的。她「啊呀」尖叫一聲,身子整個癱軟了,人也昏了過去。

  過了近兩個小時她才醒來。她軟綿綿的嬌軀還在阿偉的懷�。他在她身上撫摸著。問她:

  「親愛的,你對這份禮物滿意嗎?」

  她羞澀地點點頭,小聲說:「我好滿意……謝謝你……我的阿偉……我剛才死過去了嗎?……我覺得,我已經死了好長好長的時間了……」。

  他撫摩她的臉蛋問:「還想再來一次嗎?」

  她說:「今天不要了……我沒有精神準備……刺激太強烈……」。

  阿偉說:「明晚我調節一個新的程式,你會覺得更加美妙的。」

  她點點頭:「明天中午好嗎?我想早點試試。但是今天沒有力氣了……」。

  新婚之後,他們無憂無慮,把生活安排得生動活潑、豐富多彩。

  她認為,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阿偉也經常在他的朋友和同事面前誇耀他的妻子如何賢慧和聰穎,還帶她出席各種社交活動。不管她走到哪里,都成為人們注目的中心,阿偉很為此驕傲。

  當然,他決不會擔心有人會搶去他的妻子,因為她對他忠貞不二,根本不可能有出牆紅杏的念頭。

  有一天,阿偉告訴她:他希望有個孩子。其實,她是非常喜歡小孩子的。原來指望阿偉早點結婚,讓兒媳給她生個孫子。沒想到現在得由她自己來生了。這個想法她早已萌生,只是由於不知他的想法而始終未說出。現在既然他提出來,她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了。

  於是,她撤去了避孕措施。

  因為她是一個成熟的女人,所以,很快就懷孕了。

  眼看慕容潔瓊的腹部漸漸隆起,司馬偉欣喜若狂!他天天爬在妻子光裸的肚皮上聽胎音,按捺不住即將做父親的喜悅,激動得像個小孩子。

  阿偉希望生個女孩,長得像母親一樣美麗!

  慕容潔瓊則希望生個男孩,像父親一樣英俊!

  最後,他們一致的意見是,請萬能的聖母瑪麗婭賜給他們一兒一女。

  再過幾個月,他們愛情的結晶便會降世!

  為了使孩子健康,他們暫時停止了那如火如荼的性交歡。有時,阿偉忍耐不住,她便用口舌為他服務,使他得到滿足。

  現在,他們的重要事情是全力以赴地為新生命的到來做準備。她相信,到那時,他們的生活會更加美滿!

他們由衷地向上帝祈禱: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

全文完






















0.014724016189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