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中國美女亂倫故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開元二十三年十二月,楊玉環奉皇帝詔命,冊封為皇子妃。開元二十四年二月



皇帝下詔,所有皇子改名,壽王李清改明為李瑁。開元二十四年二月,楊玉環正式



與壽王李瑁成親,從此兩人就不用再偷偷摸摸的共度春宵,可惜的是玉環竟也懷有



身孕了,因為挺著肚子即使勉強做愛,也總不能盡興,讓玉環度過了很難熬的幾個



月。玉環懷胎十月後總算產下一子,皇上賜名“李愛”。



  玉環終於松了一口氣,未等產後休養滿月,即忍不住久曠的情欲,又跟壽王夜



夜春宵起來了。  在這期間,宮廷裡為了爭奪皇儲太子之位,弄得皇宮裡波濤洶湧、群情沸騰。



而壽王之母武惠妃理所當然的,也極力為壽王爭取到太子之位,而且還不擇手段的



陷害許多競爭對手,搞到最後因造孽太多,竟然惡夢連床經神崩潰。



  唐明皇見得最寵愛之武惠妃重病虛弱,又聞得宮中傳言武惠妃是遭厲鬼纏身,



故帶領武惠妃家族赴往驪山溫泉休養,一方面讓武惠妃在溫泉中療養身體;一方面



讓宮中封立太子之事冷卻一下。



  這次皇室的驪山之遊,楊玉環也是隨同丈夫壽王前往。一日下午,玉環閒來無



事獨自騎馬遊山,適逢唐明皇與武惠妃在亭台休憩,遂傳旨召見。



  唐明皇一見楊玉環真是驚為天人,只見得玉環真是天生麗質,國色天香,豐腴



的體態、膩理的肌膚,讓唐明皇為之屏息。面似桃花帶露、指若春蔥玉筍;一點朱



唇、萬縷青絲……看的唐明皇如癡如醉,要不是有武惠妃在一旁,真有立即跟她一



成好事的沖動。



  唐明皇自從驪山平台上初逢驚 後,整天腦子裡都是玉環動人的倩影,揮之不



去,精神恍惚。大內將軍高力士看出唐明皇心事,便向唐明皇獻計讓玉環抽得空檔



陪著打馬球。隔天,唐明皇便聖詔諸皇子聽國子監祭酒講經,而令由高力士密傳玉



環與唐明皇出遊。



  而玉環也是自初見唐明皇後,便被唐明皇那威武剛猛的神態所吸引,甚至在睡



夢中還夢見與唐明皇巔鸞倒鳳。今日一接聖旨傳詔心中便有數,知道唐明皇有意安



排兩人幽會,而欣然奉召赴約。



  這天,唐明皇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從一見到玉環開始,唐明皇的眼光就沒離



開過玉環,而且玉棒一直是高聳著,脹的唐明皇有點抽筋的感覺。兩人就盡情的球



戲直到日斜西山,唐明皇見玉環香汗淋漓,便賜浴湯讓玉環沐浴更衣。華清池本是



御用溫泉,莫說是皇子妃玉環,就是諸皇子也無緣使用,因此玉環真是興奮極了,



欣然謝恩。



  華清池裡白煙裊裊,玉環身置其中,有如朦朧霧裡的牡丹芍藥,為華清池平添



幾許春意。只見清澈見底的溫泉池中,玉環只有頭部露出池水,萬縷青絲披撒散亂



、媚眼微閉、朱唇半開,顯得一點庸懶。清澈的水中見得玉環的豐乳,被水浮著微



微上翹著,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叢倒三角形的烏黑絨毛,卷曲旺盛。



  這些美人出浴的鏡頭,都被躲在屏風後面的唐明皇看得一清二楚。看得唐明皇



贊歎人間竟然有此美玉,看得唐明皇淫欲薰心、食指大動。玉環浴罷正要起身,不



料卻因從熱燙的溫泉中突然離池,不禁一陣暈眩,身體搖晃欲倒,唐明皇見狀立即



現身,驅步向前扶住玉環。



  玉環昏眼中一見是唐明皇,便知剛才入浴之狀,定然全被瞧見了,又想現在還



是身無寸縷的讓唐明皇扶著,『唰!』一下臉紅至耳根,輕輕叫道:「皇上…」然



後輕輕掙開,轉身背對著唐明皇,心中暗自竊喜忖思:『……該發生的,總算發生



了……』。



  唐明皇見玉環並沒有惱怒,龍心大悅,心想玉環定然默許再進一步之行動。唐



明皇往前一步,雙手一繞從後面抱住玉環,順勢握住胸前的雙峰,低頭便親吻玉環



的後頸、耳根。唐明皇只覺得入手處溫潤柔軟,唇接處細嫩滑溜,不禁將身體緊貼



著玉環,讓挺硬的肉棒隔著衣服磨擦玉環的股溝。



  玉環被唐明皇這麼溫柔的撫摸、親吻,只覺得一陣舒暢,不禁「嗯……」一聲



淫蕩的呻吟。又覺得股間有一根硬物頂著,雖然隔著衣服,但仍然可以感到它的熱



度、仍然可以感到它的粗長。玉環感到唐明皇的肉棒比丈夫壽王,簡直粗大倍餘,



心中又驚又喜,不自主的擺動臀部,磨擦著唐明皇的肉棒,而一股股的熱流急急的



沖出陰道,把唐明皇的褲胯都 濡了。



  唐明皇覺得 透的褲胯讓布料黏貼著肉棒真不適,空出一只手拉開腰帶,一抖



下身讓褲子滑落地上,『唰!』一根挺拔粗狀的肉棒,便高聳入雲般的翹得高高的



,紅通通的龜頭便頂在玉環的腰脊上磨擦著。



  玉環覺得整個被後被熱燙的肌膚緊貼著、磨擦著,只覺得舒暢無比,不禁扭動



著身體。玉環把頭向後轉,微微昂著以櫻唇接住唐明皇的嘴唇,互相忘情的熱吻著



,然後把手向後伸,握住唐明皇的肉棒。『哇!』玉環肉棒在握,不禁暗驚又竊喜



,從嘴角嬌淫的說:「…皇上的玉棒又粗、又長、又硬,妾身恐怕無法消受……」



  唐明皇此時在也忍不住了,將玉環的上身壓低,分開玉環的雙腿,扶著肉棒便



從後面插入玉環的 道,輕柔的說:『……別怕,朕會溫柔一點……』。其實玉環



那需要唐明皇溫柔一點,此時玉環的陰道內有如千萬蟻蟲蠕動,正是騷癢難當,恨



不得唐明皇的肉棒,來個狠插猛干方能解饞。



  『噗滋!』唐明皇的肉棒藉著愛液的滑溜,不怎麼用勁竟然一刺便到底,還深



深的頂著子宮壁。「啊!」唐明皇叫了一聲,覺得玉環的 道溫暖濕滑,還有劇烈



的蠕動,緊緊的包裹著肉棒,真是爽極了。



  玉環也是『嗯……』一聲滿足的呻吟,自從嫁給壽王以來,雖然春宵連連,但



是壽王的肉棒太短,並不能深入頂到花心。而今天首次偷情,就讓粗長的肉棒塞滿



穴,還直抵頂內壁;而且對方算來也是自己的公公,偷情、亂倫的雙重刺激,讓



玉環覺的更是加倍興奮。



  唐明皇原本是性欲極旺之人,可以說是夜夜春宵,但自從寵愛的武惠妃生病以



來,也憂心寵妃之病況而無心歡欲,禁欲約有三、四個月了,今天幸遇玉環真有如



久旱之甘露、棋逢敵手了。唐明皇肉棒入穴後,竟把自己說的『…要溫柔一點…』



的話置之腦後,一開使便猛烈的抽插,似乎要把三、四個月來憋住情欲,就全部發



出來。



  唐明皇雙手扶著玉環的腰,配合著自己的抽插,讓肌膚強力的撞擊而發出『啪



!啪!啪!』的聲音,而且還交會著玉環:「嗯!嗯!啊!啊!」的褻語呻吟。



  玉環藉著伏首的姿勢,可以清楚的看到唐明皇的肉棒,正在自己的胯間一隱一



現的。玉環看清楚唐明皇的肉棒真的是粗大,大約有兒臂那麼粗;外翻的包皮,被



淫液濡濕得晶光發亮;暴露的青筋,更顯得堅硬無比,真有如精鋼鐵棍一般。玉環



只覺得一陣又一陣的高潮,一波又一波不斷的襲來,讓自己有一點不支欲軟。



  唐明皇在猛插約四、五百下之後,漸漸覺得肉棒、陰囊、腰際都在發酸,心知



自己就快要 精了。唐明皇既有點捨不得這麼快 ,又極期待著高潮時的快感,既



不能兩全只有在加快抽插的速度,快得肉棒幾乎麻木了。



  突然,唐明皇的肉棒一陣急促的縮脹、跳動,唐明皇急忙停止抽動,奮力將肉



棒深深頂住子宮內壁。終於『嗤!嗤!嗤!』一股股的濃精,分成四、五次激射而



出,而且似乎一次比一次更強勁、一次比一次更舒暢,令唐明皇不禁『哼!嗯!』



低沈的吼叫著。



  玉環剛剛覺得唐明皇的肉棒緊緊頂到底時,不禁舒暢的把陰道一縮,隨即感到



肉棒一陣急促的縮脹,便有一股股熱流激射而出,像銳不可當急馳的快箭皆中紅心



,熱流燙得玉環『啊!啊!』亂叫,全身亂顫。玉環緊繃著雙腿勉力的夾緊,似乎



深怕肉棒溜掉,也似乎怕陰道被淫液、精水脹滿的快感消失。



  隨著高潮慢慢消退,玉環虛脫似的腿一軟幾乎倒地,卻使肉棒脫離了。



  『啊!』玉環叫一聲,似乎是因為暈眩;也似乎是因為陰道突然空虛。唐明皇



連忙伸手扶持著玉環,關切的問道:「你還好吧!」



  玉環順勢靠在唐明皇的胸前,嬌羞的說:「謝皇上關心,只是皇上太勇猛了…



讓妾身有點受不了……」



  唐明皇輕咬著玉環的耳根說:「是啊!看你累的滿身汗,……來!朕陪你泡泡



溫泉恢復一下,等一下又是精神百倍了……朕以前根武惠妃試過在溫泉裡交歡,感



覺真是不錯……你沒試過吧!」



  玉環嬌滴滴的說:「嗯!…皇上…不要嘛……」撒嬌的背對著唐明皇,只覺得



穴裡的蟲蟻又再蠕動了……



  唐明皇從背後看著玉環雪白的玉腿及圓翹豐潤的雙臀,不由得又起了生理的反



應,笑嘻嘻的摟著她走進浴池。



  玉環媚媚的瞪了唐明皇一眼,手卻沒閒著,纖細的玉指不斷在套弄著唐明皇的



肉棒,才沒一會兒功夫唐明皇的肉棒,已是玉莖怒挺,昂然矗立在玉環的眼前。熱



騰騰的淋浴消除了剛剛的疲勞,可是玉莖卻是越來越粗硬,唐明皇一把抱著玉環,



開始狂熱的吻著她,一只手伸去輕輕搓揉她柔嫩的小穴。



  玉環的 穴早就癢的難受了,現在一見唐明皇的肉棒又挺硬了,急忙抱著唐明



皇,把雙腿一分,藉著池水的浮力,便坐在肉棒上。唐明皇扶著肉棒對準洞口,玉



環稍一沈身,『滋!』又進去了!



  唐明皇跟玉環雖然是站著,但藉著水的浮力卻能毫不費力的抽動著。玉環把腳



盤纏在唐明皇的腰部,盡情的升沈臀部、盡情的浪叫著。隨著玉環的動作,池水也



『嘩!嘩!』的濺動,在裊裊的熱霧中,竟分不出身上到底是汗水還是池水。



※※※※※※※※※※※※※※※※※※※※※※※※※※※※※※※※※※※※



  此後,玉環便瞞著夫婿,藉口要進宮探望婆婆武惠妃,而跟唐明皇幽會。



  而武惠妃在驪山溫泉宮時,曾數度昏厥。回到長安,更是氣息奄奄,整天大部



份時間都臥倒在床上,偶然起來便覺精神不濟,睡著時也因惡夢而驚醒,終日恐懼



不安,預知自己在世之日不久。



  開元二十五年十二月初七上午,武惠妃突然失音不能言語,四肢痙攣抽搐,不



久即崩逝,享年僅四十歲。宮中謠傳秘聞,惠妃妃乃是遭皇子黨羽所謀害。



  唐明皇悲傷愛妃驟逝,追封武惠妃為真順皇後,並冒寒親自為武惠妃造墓,定



名「敬陵」,位於長安城東南近郊,以方便探望追思。



  自此,唐明皇平時除上朝之外,多半悶坐書齋,閉門獨思,抑郁寡歡,很少再



召大臣入宮議事。一日,大內將軍高力土,未待君命即私自進見,他與唐明皇的關



系,亦臣亦友。高力土勸慰道:「陛下身為天子豈可為情憔悻?況以天下之大,必



能找到取代惠妃之人。」稍息片刻,接著又說:「陛下,我看壽王妃揚氏。樣子頗



肖惠妃當年……」



  唐明皇想到驪山華清池,以及宮中的幽會,不禁浮現了笑容;轉瞬,又因玉環



而想到壽王。唐明皇為了對壽王有所安撫,故賜以女官魏來馨,此女出身名門,年



僅廿歲,巳級有八品的供養。依體制,皇帝這種賞賜等於視壽王為太子,事實上這



只不過是種補償的心理罷了。



  開元二十八年十月,唐明皇對玉環瘋狂的迷戀,簡直無法無日不見,又為了掩



飾這段亂倫的關系,於是讓玉環假借為唐明皇生母,故竇太後薦福,自請度為女道



士,代皇上盡孝。正月初二竇太後忌辰,壽王妃楊玉環受宮廷正式的傳召,晉見皇



帝,自請作女道土,唐明皇賜道號為太真,並立即在後宮起壇祝禱頌經。



  唐明皇支開所有侍衛宮女獨自前往祭壇,遠遠便見玉環跪在壇前,只見烏黑的



秀發披散及腰,寬松的道袍仍掩不住玲瓏的身材。唐明皇從背後輕輕擁抱玉環,把



整個臉埋在玉環的秀發裡,喃喃地說:「玉環,朕想死你了……」



  玉環把頭向後昂,雙手也向後曲抱著唐明皇的頭,嬌媚的說:「皇上…妾身也



是思念皇上…嗯……」



  唐明皇的手慢慢的伸入玉環的道袍內,從小腿、大腿、私處……當唐明皇手觸



到一片柔軟的絨毛,不禁一陣驚訝:「玉環,你…你…嗯好…好…朕喜歡……」。



原來玉環除了外罩道袍,而裡面竟是真空的,讓唐明皇覺得好刺激、好興奮。



  玉環把雙腿向外分開,讓唐明皇整個手掌都貼著陰戶。玉環覺得彷佛有一股熱



氣,從唐明皇的掌心傳向陰道裡,舒服的讓身體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玉環隨著身



體的扭動慢慢轉身,在面對著唐明皇時,就伸手解開唐明皇褲腰帶,讓唐明皇挺硬



的肉棒毫無拘束的翹著。



  玉環雖然已領教過唐明皇的肉棒,但每一次見到明皇的肉棒,總像第一次那麼



興奮。玉環越看越是喜歡,不由自主的頭一低便含住肉棒的龜頭,嘴裡的舌頭也靈



活的繞著龜頭頂端打轉,還一邊套弄他的肉棒以及玩弄他的睪丸。



  唐明皇雖然跟玉環交歡多次,但讓玉環幫他口交還是頭一回,只覺得玉環的小



嘴溫暖濕潤,真是舒服;而且柔軟的舌頭不停的磨擦的龜頭、加上手上下套弄他的



肉棒,真是刺激極了,不禁也呻吟起來。唐明皇把玉環的道袍一撩,伸手便捏住玉



環雙峰上的蒂頭,擰、壓、揉……讓玉環也淫蕩的嗯哼著。



  唐明皇與玉環在淫欲的褻語中,兩人身上的衣物逐漸少了,直到便成兩條赤裸



裸的肉蟲。唐明皇輕輕的把玉環推倒,跨在玉環的腰上,讓玉環自己伸手把雙峰向



中間靠攏,緊緊夾住肉棒作起乳交來。唐明皇天賦異稟的肉棒,長得竟然還抵到玉



環的下巴,玉環把頭盡量低抵胸口,當唐明皇的肉棒伸過來時便是一含、或是舌舔。



  突然,『滋嗤!』唐明皇又在高潮快感中射精了,激射出的濃精噴 在玉環的



秀發、臉龐、嘴角……,玉環毫不猶豫的伸出舌頭舔拭著臉上的精液,然後撒嬌的



說:「嗯!皇上,我還要…我還要皇上插……嗯……」



  唐明皇笑著說:「那你要想辦法讓它在硬起來啊!」



  玉環媚笑著,頭一低又含住正在消腫的肉棒……



楊玉環在宮中作女道土,實際上,卻如一個被籠的嬌女。天寶元年,楊玉環的



叔叔終於得知,玉環長住在興慶宮,而女道土祗是一個名義,實際上跟唐明皇正是



夜夜春宵。他為侄女的變節感到羞恥,自覺無顏再待都城,自請解任又未獲準,而



為此是深感苦惱。



  在與慶宮的楊玉環,並不知家人的反應,跟唐明皇常在內宮與文學侍從,談當



世的文風、樂曲、戲劇。玉環親自領導一批人修編婆羅門樂章,作為天寶紀年的大



樂曲。此外,玉環又和唐明皇、琵琶國手張野狐、以及一名由阿拉伯來的外國樂師



,還有一位西域的康居國樂師,共同創作了一套揉合中外音樂的【紫雲回】樂曲。



其中舞曲部份,則參照涼州曲和南方散曲而成,用兩隊舞伎來表演。



  【紫雲回】正式演出時,唐明皇找了不少文學侍臣來參觀。道土吳筠借此機會



,鄭重地向唐明皇推薦李白。唐明皇欣然命賀知章起草徵召,使得李白之名在一夕



之間揚名天下。婆羅門樂章經過一次又一次的修改;共有十八章,分為三大部,每



部曲;第一部分的樂章稱為散序六曲,第二部份稱為中序六曲,第三部份稱為終序



六曲。唐唐明皇將它命名為【霓裳羽衣曲】。



  唐明皇召見李白,談起國家大事,以及各地風俗民情。李白多年來遊歷四方,



見聞很廣,並向皇帝一一介紹。唐明皇大喜,稍後,以李白供奉翰林,為翰林學士。



  在初春時節唐明皇與玉環共賞名花,樂工李龜年奏樂歌,喝過酒的李白也作詩



吟花起來。李白磨墨蘸毫,不假思索寫道…【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搖台月下逢。】(群玉山頭和搖台都是道敖的仙境,李白點



出玉環女道土的身分)



  唐明皇瞧著這一首,贊不絕口。樂師繼續彈著,李白又續寫……【一枝紅 露



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李白以趙飛燕比



楊玉環,因為趙飛燕入漢宮之初,也是沒有名份的。),【名花傾國兩相歡,常得



君王帶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沈香亭北倚欄桿。】



  唐明皇一見欣喜道:「人面花容,一並寫到,妙不勝言。」遂令李龜年歌此三



首,自己吹笛,玉環彈琵琶,一唱再鼓,欲罷不能。



  天寶四年八月,皇帝頒詔令,冊立太真女道土楊氏為貴妃,以半後服用。冊妃



當日,楊貴妃的家人,均獲得恩命賜官、賜爵。官中均呼貴妃為娘子,禮數同於皇



後,並在宮內舉行一項盛大的歡宴。進見時,樂工奏【霓裳羽衣曲】,楊玉環著貴



妃大禮服,蓮步輕移,款款深情。但見肌膚豐盈,骨肉均稱,眉不掃而黛、發不漆



而黑、頰不脂而紅、唇不塗而朱,果然傾國傾城。入宮五年,楊玉環終於正了名,



為六宮之主。



  楊貴妃性清聰穎,善迎上意。初入宮曾與梅妃爭寵。兩人之間,你嘲梅瘦、我



誚環肥,後來竟互相讒謗,甚至見到面不但不打招呼,還避路而行。畢竟梅妃柔緩



,楊妃狡黠,兩人互爭勝負,結果是梅輸楊贏。楊玉環得冊為貴妃,而梅妃竟被遷



入上陽東宮。



  一日唐明皇至翠華西 ,偶見梅枝枯冷的立在雪地中,不禁想起廢斥上陽東宮



的梅妃,遂命高力土宣召梅妃入宮內,即飭宮女布置小食,兩人對飲追敘舊情,好



似有說不完的思相情。



  夜漸深,兩人在激情過後便相擁而眠,正在酣夢中,忽傳急促的門環聲響,唐



明皇一聽便知是楊貴妃。唐明皇不由的轉怒為驚,連忙替梅妃披上晨縷,抱入內室



,令其噤聲暫且躲避。



  門一打開,貴妃逕往內室沖,見床下一雙繡羅鞋,怒不可遏,出言不遜,當下



觸犯天顏,唐明皇惱羞成怒,為之氣結,竟遣出貴妃,令高力土送還妻舅家。



  唐明皇不見貴妃開始思念,茶不思、飯不想,動不動就對內侍發怒。高力土洞



悉皇上的悔意,便從中進言,請皇上召玉環回宮。唐明皇欣然接受,便命高力土以



輦往迎貴妃。



  楊貴妃回宮拜泣謝過,唐明皇早已原諒她,午後即召梨園弟子表演雜戲,以娛



樂貴妃。同時,並傳貴妃的三位姐姐二並列座進食作樂。唐明皇於宴中,封大姐為



韓國夫人,三姐為虢國夫人,八姐為秦國夫人。



  楊貴妃在席中見唐明皇目不轉睛的,瞪著三姐為虢國夫人看;而三姐也發覺唐



明皇看,兩人就這麼眉來眼去。楊貴妃的善解人意,一心一意的媚事唐明皇,便找



機會拉攏唐明皇和虢國夫人。



  一日,楊貴妃藉機說要教三姐學【霓裳羽衣曲】之舞步,請虢國夫人到內宮相



會。楊貴妃拿出兩套白紗長袍,讓自己跟虢國夫人都換上,還叮嚀只穿白紗長袍,



其他衣物都要盡除。虢國夫人換上白紗長袍後,不禁羞澀難當,因為白紗長袍又柔



又薄,簡直是透明的一般,赤裸的身體微毫清晰可見,楊貴妃便安撫著說:「…也



沒外人,就我們姐妹倆,怕甚麼……」



  虢國夫人那知楊貴妃早就安排好了,讓唐明皇躲在屏風後面看著這出春光外



戲。只見兩人身材豐瘦各有韻味,豐乳上的粉紅色蒂頭、乳暈,都一覽無遺。虢國



夫人身材雖不及楊貴妃豐腴,但肌膚卻在雪白、柔嫩中又帶著結實感。而陰戶處的



絨毛雖也楊貴妃茂密,但也因此可看清楚陰唇、陰蒂。



  楊貴妃一面指導著虢國夫人,做一些擺臀挺腰的誘人動作;一面在虢國夫人的



身上藉機亂摸,弄得虢國夫人臉紅心跳、情不自禁,陰道漸漸潮濕。楊貴妃一見虢



國夫人春情已動,就更大膽的雙手捏住她的乳峰,用力的搓揉著。



  虢國夫人:『啊嗯!』一聲淫蕩的呻吟,覺得舒暢萬分,陰道裡便熱流滾滾了



。虢國夫人呻吟的說:『啊…玉環妹…娘娘……嗯…不要這樣……嗯嗯……』。虢



國夫人嘴巴是這樣說,可是手卻也伸到楊貴妃的豐乳上揉捏著。



  楊貴妃趁勢頭一低,隔著薄紗便含住虢國夫人乳峰上的蓓蕾。『啊啊!』虢國



夫人覺得一陣酥軟,脫力般的癱軟在地上。楊貴妃順勢趴伏在虢國夫人身上,嘴巴



卻仍然沒放開,而且伸手摸上她的下體,把手掌緊貼在陰戶上。



  楊貴妃陰戶在手才知虢國夫人早已一片汪洋了,心想:『…原來三姐也是騷貨



一個,這正合皇上之意……』。楊貴妃思忖中覺得自己的陰戶也是濕潤一片,陰道



裡也是搔癢難當,便空出一手向唐明皇藏身處打信號,要他可以現身了。



  唐明皇一見楊貴妃的手勢,便迫不及待的把衣裳盡除,挺著粗壯的肉棒走近兩



人,伏在虢國夫人的身旁,低頭便含住另外一邊的蓓蕾,又讓楊貴妃按在陰戶上的



手移開,自己伸出手指頭撥弄著虢國夫人的大陰唇。



  原來閉著眼在享受愛撫的虢國夫人,突然覺得有些異狀,遂睜開眼一看:『啊



!皇上……娘娘…這是……』。虢國夫人雖是又驚訝、又害羞,可是這樣被親著乳



頭、被撫摸著陰唇的感覺卻是舒服又刺激,所以也沒做出掙扎或拒絕的動作,只是



羞澀得又閉上眼睛,盡情享受著快感。



  楊貴妃伸手摸著虢國夫人的臉頰,似乎在安慰她、鼓勵她,並牽著她的手握住



唐明皇的肉棒。當虢國夫人握到肉棒時,不禁一陣膽戰心驚,暗忖著:『哇!皇上



的肉棒這麼粗大,要是插入我的小穴,我怎麼受得了…』,忖思中只覺得手中的肉



棒,正一跳一跳的在挑 著,不知不覺中手也一上一下的套弄著。



  楊貴妃把虢國夫人左腿往外一推,向上一撐,虢國夫人的陰戶便張開了。楊貴



妃向虢國夫人的下體看去:赭紅色肛門上,露出一條粉紅色的嫩肉,那穴上面淫水



發亮,陰毛是卷曲的,粉紅色的肉核也看得十分清楚。楊貴妃示意唐明皇可以插了



,又向虢國夫人輕聲的說:「三姐,皇上的玉棒又粗又大,插入時的滋味是平生難



求的美味……」



  唐明皇扶著虢國夫人的屁股向上一擡,先用龜頭頂著動口轉一轉,讓肉棒多沾



一點淫水,然後縮小腹、挺腰,肉棒的包皮外翻,便慢慢擠插進陰道裡。唐明皇的



龜頭剛進 穴裡,就覺得虢國夫人的 穴實在夠緊的,緊緊的包裹著龜頭,真是有



夠舒爽,但也覺得要在深入就有點勉強,只好慢慢一點一點往內擠。



  虢國夫人覺得陰唇被擠的分向兩旁,陰道口被撐的大開,還有激烈的刺痛感,



不禁呻吟道:『喔!痛!…皇上…輕點…痛!』。虢國夫人覺得比初夜還要痛,遍



體汗毛一顫,冒出一些冷汗來。



  楊貴妃伸手揉著虢國夫人的雙峰,安慰著說:「三姐,剛進去是有一點點痛,



等會兒就會很舒服的…」說著便伏頭親吻她,並拉她的手撫摸自己的陰戶。



  虢國夫人的雙峰被楊貴妃揉捏著,只覺的又是一陣陣的酥爽,陰道的分泌物更



多了,讓陰道又潤滑了許多,而且刺痛也慢慢在消退,起而代之的是 穴深處的騷



動,不禁開始輕輕的扭動著腰身,嘴裡也『嗯嗯啊啊』的淫叫起來。



  唐明皇覺得虢國夫人的 穴裡,有一陣陣的暖流湧出,遂把腰一提把肉棒退出



到洞口,讓陰道裡的淫水流出來,然後『噗滋!』一聲,便把肉棒急速送入 穴裡



,直頂花心。



  『啊!』虢國夫人這次不是叫痛了,而是陰道裡被肉棒塞得滿滿的感覺真棒,



不禁手一緊,一手用力的抓著唐明皇的上臂;另一手的手指一曲,便插入楊貴妃洞



穴裡,還是整跟中指都插進去。讓楊貴妃也跟著:『啊!』一聲,身體也一陣寒顫。



  唐明皇開始把屁股一上一下的抽動肉棒,楊貴妃眼角掃過虢國夫人的下體,只



見唐明皇用陽物把她的陰戶塞的鼓鼓的,她的額上冒出芝麻大小汗珠,鼻上也有汗



珠。虢國夫人頭擺動,臀部也在蠕動,全身不斷的發顫,也只顧呻吟著。



  唐明皇那粗硬的肉棒:『噗滋!噗滋!』的響著,聽得楊貴妃的淫水,又淌了



出來,一股一股的沿著屁股溝,流到地上。楊貴妃禁不住伸手去摸著的肉棒跟陰戶



交合處,只覺得滑膩萬分。虢國夫人的蜜穴淫水如潮,而唐明皇粗硬的東西又亮又



溜手。摸得楊貴妃只覺 穴奇癢難耐,欲火旺炙。



  虢國夫人這時再也忍不住了,抽出手把唐明皇摟得緊緊的,她臀部向上迎著肉



棒,一翻身便壓在唐明皇身上,低頭便去吻唐明皇的臉、嘴、胸脯,她彷佛被欲火



熱得昏頭了。虢國夫人覺得 穴裡陣陣酥麻,不知高潮來了幾次,只是意猶未盡的



扭動著腰臀,直到精疲力盡,軟趴在唐明皇的身上,自顧氣喘噓噓的。



  楊貴妃見狀,便扶起虢國夫人,讓她跨坐在唐明皇的大腿上,然後背對著唐明



皇,把雙腿一分,扶著硬翹的肉棒,對準淫水汪汪的 洞口,一沈腰便坐了下去。



『嗯!』楊貴妃一聲滿足的呼喊,雙手一緊便抱住虢國夫人親吻著;扭動著身體,



讓胸前的四團豐肉互相推擠著,也讓肉棒在 裡攪拌著。



  唐明皇又抽送起來了,那種如狼似虎的樣子,讓楊貴妃的淫水又流出不少來,



使得抽插簡直是一路順暢。唐明皇要命似挺腰來越猛,『噗滋!噗滋!』很有節奏



的抽動著,楊貴妃也不停的隨著落下之勢迎送著,而虢國夫人也移動下身,讓陰戶



在唐明皇的大腿上磨動著。



  這樣又過了十多分鐘,楊貴妃突然把屁股向下猛力一壓,把頭盡量向後仰著,



從喉嚨裡發出『哦哦哦!』急促的低吼聲,全身像觸電般的顫抖,陰道內更有一股



海嘯般的滾滾熱流,淹沒了唐明皇的肉棒。



  唐明皇的肉棒被燙得周身顫栗,緊緊摟著楊貴妃的腰部,發出『啊啊啊!』聲



的同時,肉棒在一陣激烈的縮脹中,「嗤!嗤!嗤!」射出一股股熱燙的濃精。



  『嗯!』三人全身一松,便七橫八豎的癱軟地上。



















0.019128084182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