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懺悔者的告白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這已經是很多年前的往事了──

我在高職畢業之後,參加了二專聯招。可是天不從人願,成績並不理想。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我只好放棄中部的學校,南下到高雄的一所國立二專就讀。一方面也是想擺脫家裡對我的控制。

到高雄就讀之後,覺得專科的生活也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多采多姿,對學校的課業並不是很興趣。因此被當的科目一大堆。也注定了我後來延修一年的命運。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學校參加了一個宗教性的社團。

不過,說來慚愧──當初參加的目的,是想說這種性質的社團裡的女孩子大概都很賢慧。因此想在裡頭找一個好的對象。

後來我參加了他們許多的宗教類活動,但心中還是無法對宗教產生認同。

不過,我想最大的收穫是我在裡頭認識了一位同校不同科系的女同學──雅妤。

她小我一歲,留著長髮,皮膚白皙,有點內向,說起話來輕聲細語地。我很快地就對她產生了好感!
在二年級上學期時,我終於鼓起勇氣來追求她。她也接受了我,成為我第一個女友。

我跟她進展得很快。不久,我的出吻和初次經驗都給了她。

我想這是我讀了這二專,唯一比較有意義的事吧!雖然我和她在下學期時就分手了!

不過,跟今天我要講的故事有關的卻是另外一位女孩──她的名字叫莉芳,也是社團裡的人,並且是我隔壁班的同學。

我和她雖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卻和我很要好,很處得來。雖然我感覺到她是對我有那麼一點意思。但我當時因為要顧慮到雅妤,所以一直只和她保持好友的關係而已。

後來,我被老師死當太多科目,只好留下來再多延修一年時,而莉芳也有延修,不過她沒我慘就是了。她不但延修的科目比我少,而且只要延半年就夠了。

我們學校的規定是不準延修生住學校宿舍,我只好花了每月四千塊的房租,在外面租了一間套房居住。而莉芳則靠著以前學姊的幫忙找到工作,並且也在外租屋居住。

我有空的時候,也會去她的住處找她聊天。不過次數不多就是了。因為她們那都只住著女學生,一個男人去那裡,總是不太方便。

那年耶誕節,我並沒有返家的打算。在我得知她也沒有回家的計劃後,便決定到她住處一起度過平安夜。

──但非我倆的獨處。

本來她們五個女學生(還是六個?我忘了)住在一起,在耶誕假期大部分都回家過節了。但她還有個室友在,她也沒回家,因此,我們最後決定當晚三個人在她那裡吃火鍋。

唉,我心想,她那位室友真是不知好歹!如果讓我跟莉芳兩人共度平安夜的話,說不定,我和莉芳就會……

到了那天,我在傍晚大約六點時依約前往。那是一棟位於住宅區的三層高樓房。我按了按門鈴,等了一回兒,不見有人回應,於是又按了一次門鈴。又一回兒,還是沒看見有人出來。

這時我不禁懷疑起來,心想︰到底是什麼回事?難道她們出去了不成?

正想著間,門後突然傳來一陣女人的聲音說︰「是誰啊?」

──聲音雖然年輕,但有點低沈。我猜,她應該就是莉芳的那位室友吧?便回答說︰「喔,我是莉芳的同學!」

她打開了門,我看到了她──頭上還包著毛巾,看來她好像剛洗過澡。

她陪笑似地說︰「喔,真抱歉!剛剛我正在洗澡,家裡正好又沒人在。」

我問道︰「莉芳她不在嗎?」

她回答說︰「不在耶。她下午的時候,接到她家來的電話。好像家裡發生什麼事情,就趕回去了。」

我心想︰「難道莉芳家裡出了事不成?」於是就跟著她走進客廳裡面。

我向她說︰「電話可以借用一下嗎?」

她回答︰「你是不是要打電話給她?」

「沒用的,之前我也打過兩次。但她家裡都沒有人接。」

我不信邪地撥了莉芳家裡的電話──果然,在響了十幾聲後,她家還是沒有人接電話。我心中充滿了疑惑──到底她家是發生了什麼事?莉芳這麼著急地趕回家去,連通知我一聲都沒有,一定是事情非常緊急!

我不禁替莉芳擔憂起來了。

我問她說︰「莉芳走之前,有沒有留什麼話?」

她回答說︰「沒有。」

我突然好像想起什麼似的,便問她說︰「我怎麼好像沒看過你?」

她笑著說︰「喔,你是說我喔?可能是因為我平常白天上課,晚上才會回來的關係。所以你會對我沒什麼印象。」

我又問道︰「喔,你是什麼學校的學生?」

她回答說︰「我是高雄XX的學生。二專部的。」

我說︰「我也是二專的耶!」

「你是讀什麼科的?」

她回答︰「XXXX科。」

我開玩笑似地說︰「想不到,你們學校的工科竟然有你這種美女!」

她被我逗得笑了起來,竟然伸出手打了我的肩膀,說︰「你很討厭ㄋㄟ。」

我笑著說︰「喂,你們學校的學生都這麼三八嗎?」

她說道︰「才怪!你不要小看我們!就連我們班上也是有很多美女的!」

從她說話的神情,我可以感到她是一個非常活潑開朗的女孩。

在她剛洗完澡的頭髮上,還包著毛巾,腳上穿著拖鞋。她身高大約有一百六十,皮膚微黑──是屬於那種看起來非常健康的膚色。她的眼睛大大圓圓的,嘴唇看起來蠻厚的。面貌看起來還算可愛。

接著,我和她談笑了一會兒,還問她是不是原住民呢?

她笑著否認了,並說她常會被問到這種問題,真覺得討厭!

接著,我說︰「對了!我還沒有問你的名字。」

她回答︰「我叫美慧。」

我又好奇地問︰「你家住哪裡?」

她捂著嘴巴,笑著說︰「ㄟ──你在調查戶口啊?」又笑了笑說︰「在台中啦。」

我說︰「真巧耶!我也住台中。」

於是,我們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地聊開來。

後來,她說︰「這樣好了──既然我們火鍋料都已準備好了。還是來煮火鍋吧?」

我回答道︰「好吧!也只好這樣了!」

接著美慧說︰「啊!你等我一下好了,我先上樓去把澡洗完。你不能教我洗完頭髮,不洗澡吧?」

我回答︰「好吧!那我先在客廳等你。」她說完便回頭準備走到樓上去。

我看著她的背影,發現她身材均勻,那雙腿雖還不稱得上纖細,卻也還適中動人。更驚奇的是──突然發覺到她的雙臀竟隨著走路的節奏一搖一擺的,兩瓣屁股輪流地翹起落下。

我第一次看到這麼會扭屁股的女孩,讓我不知不覺地引起了遐想。

我心裡想著︰「好翹的屁股啊!如果能讓我摸一下,那該有多好!」

隨著她腳步聲的一起一落,雖然已經看不到她的身影,但那規律的腳步聲卻更加撩起了我的慾念,而我的那話兒早已經漲的難受!

我百般無聊地坐在客廳,心想︰「今天是平安夜耶!本來想跟莉芳一起度過的,現在卻──」

想著想著──美慧那誘人的雙臀又浮現在我的腦海裡──一扭一扭地好像要招引我的雙手去撫摸它們一般!

我這時不知已被何種惡魔牽引!我控制不住自己,終於悄悄地走上樓梯,心裡砰砰地跳!

我從樓梯間聽到上面浴室傳來了陣陣水聲。在好奇心的驅引下,我再往上走到三樓。

她的房門沒關!

我走進她的套房裡面,站在浴室門口偷聽。陣陣水聲,讓我想到她正在浴室裸身洗澡的樣子,引得我慾火高炙,褲裡的雞巴早已漲得難過。我終於忍不住地拉下拉煉,掏出雞巴來,開始在她浴室門口自慰起來!

雖然擔心她隨時會開門看到我正在自慰!但這樣也增添了我的刺激感。

這時我在她床上發現一推衣物──好啊!是她換洗的衣褲!我趕緊伸手去翻找,總於讓我找到了她那件小小的內褲!仔細觀看,還發現上面還有分泌物的痕跡。

我如獲珍寶似的拿起她脫換下來的內褲嗅了又嗅。那味道雖不好聞,卻讓我更加奮亢起來!我連忙把她那肉色的小內褲按在龜頭上自慰起來。

我已經瘋狂了!我再伸手在她那堆衣物中,尋找她的奶罩。可是我找不到!可惡!難道她是不戴奶罩的嗎?──還是她根本就是個騷貨!專門靠不穿內衣來勾引男人?

我想起她的臉,她和我談笑的神情︰──她那副三八的樣子,就好像欠人家幹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浴室的門鎖響了!

她就要出來了!

我嚇了一跳,瞬間就跳離了房間。我躲在往頂樓陽台的樓梯間,那裡堆滿了雜物,這時我才發現我的手裡還拿著她的內褲。

我蹲在樓梯上,聽到她在房間走動發出的聲音。想不到,她竟然還開始唱起歌來了!

──你太爽了是不是?

真是唱得有夠難聽!簡直就是烏鴉在叫!

等等──那是誰的歌?

──「十七歲那年的雨季,我們……」

幹!她媽的!原來是那個痞子林志穎的歌!果然是什麼樣的人就唱什麼樣的歌!

聽著她那叫春似的歌聲後,──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走下樓梯,左轉進入她的房間,她看到我嚇了一跳!

美慧道︰「你做什麼?」

我並不回答,向前去拉住她的手。她大叫著想要掙脫,但這時我已經失去理智了!我雙手拉著她,想把她拖到床上。沒想到她奮力往我懷裡一撞,便往套房裡的浴室跑去,她想關上浴室的門來阻擋我──我當然不能讓她如願!我連忙向前用力一推,在她還來不及關上門之前把門撞開!

──只見她往後跌了下去,頭剛好撞在馬桶蓋!

我走進浴室把她拉起來,伸手要把她的衣服撩起來,但她掙扎得很厲害,絲毫不肯放鬆!我便伸手去摸她的私處,然後狠狠地抓住。

她叫著︰「你不要臉!」

她用手想把我的手撥開,這時我不禁怒從心起,抓住她的左腿用力一拉,她一個重心不穩便轉身跌了一跤──剛好跪在浴室角落,把馬桶旁的垃圾桶撞倒,──一堆衛生紙散落了出來。

我趁機向前去拉她的褲子,才剛露出一半屁股,她便掙扎著要站起來。我一不做二不休,使出全身的力氣將她的褲子連內褲一起扯下來!一雙翹凸凸的屁股露了出來!

這時候她掙扎著要站起來,還不放棄地想把褲子拉上,我連忙一邊拉開她的手,一邊又再把她的褲子往下拉。

我們就這樣爭執了好久。

這時我也不管她的褲子還卡在她的膝蓋上,便一手解開自己褲子,握著早已暴漲的雞巴,準備從她的兩股之間送入她的小穴裡!

不料她似乎察覺到我的意圖,渾身不停的搖擺掙扎,但這只是更加激起我的興奮而已!看著她屁股不斷地扭動,我變得更加狂暴起來!

她的屁股並不肥大──但卻好翹!──翹得讓人難以置信!──翹得可能連公狗也會忍不住騎上去!

我再用力地用自己的身體將她頂到牆角,壓著她,讓她的肚子緊緊地貼在牆壁上。──在她還在抵抗時,我左手壓著她的臀部,右手握著雞巴狠狠地從她的屁股下面挺入她的小穴裡!為了不讓她掙扎,我用兩手從後抓住了她的雙手,再開始抽動我的雞巴。

這時我的腦中可以說是一片空白,只知道將雞巴狠狠地挺進她的小穴中,抽出後再狠狠地挺進去!

如此抽插了大概有幾十下後,她好像接受了事實,放棄了掙扎!

我也總算恢復了一點理智,便伸出手要把她的衣服撩起,想不到她這時似乎對我懷有恨意──她用手拉住衣服不讓我脫──嘴裡還邊叫邊罵著我。

──只是我已經聽不清楚她的胡言亂語了,我只好直接將右手伸進她的衣服裡面去,想摸她的胸部。好不容易我才碰到她的奶罩,她卻又將手掌壓在胸前來阻止。

這可惡的女人──最後還是抵擋不住我的攻勢!──我從她胸罩的下緣伸入手掌,握住她的乳房!我感覺到──她的胸部並不算大,剛好可以讓我整個用手掌包住。

我一面用手玩弄擠壓著她的乳房,一面繼續著抽插的動作,再將手移到她另一個乳房上繼續擠壓玩弄著。

我想這時她大概也是絕望了吧!──她停止了掙扎!

我也不再向剛才那樣狂暴了,而是更加穩定,更加有節奏地,將雞巴在她的穴中來回抽送,那種快感簡直無法形容,而且是逐漸上升的!

我深怕一不小心便射出精來,減短了享受的時間,便更加小心地抽送著。

我將臉貼近她的臉,雖然親不到她的嘴,但在她的頭髮上及耳朵後面聞到的那種香味也真夠銷魂的!真不知道她是用哪一牌的香水?

我繼續抽送了三十幾來下──速度比之前還要緩和一點。但我仍然覺得似乎已經快控制不住精門了!

為了得到最高的發洩快感──我知道不能再猶豫下去了!──我當機立斷地開始衝刺起來!

我不顧她是否是因為疼痛而發出的哀叫,開始瘋狂地用我的下體猛烈地頂著她的臀部!──肉體間的互相撞擊,不斷地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在頂了二十幾來後,──我開始感到有一股液體逐漸在尿道彙集,便開始使力緊縮精門,繼續拚命用雞巴抽插她的小穴!

我咬緊牙關──似乎感到自己的臉因為用力而在不斷抽搐!但我依然不顧一切地使出吃奶的力氣壓縮精門,繼續抱著必死的決心,更加速用雞巴沖頂她的肉穴!

──我整個下體就像是快被搖散地似的!──說不定,連兩顆睪丸也會被甩掉!

就這樣,我也不知道是快樂,或者是痛苦──還恨不得把兩粒睪丸也塞進她的肉穴裡!

大約持續二十幾下後,我的精門終於抵擋不住由體內灌入的洪水而決提了!一股強勁的精流就這樣地射進她的體內!

這時我竟然有一種想要把全身的精液發洩在她體內的衝動!我不顧一股一股的精液的射出,依然不要命地,使盡全力地抽動雞巴!──直到最後一滴液體射完為止!

我停下來喘了片刻才將雞巴從她的穴中拔出來,這時只見她的穴口流出一條白色黏液,拉得長長的,然後滴到地板上。接著又流出第二條較短的,沿著她的大腿流了下來。

我的雞巴上面也已經沾滿了分泌物。我拿了衛生紙來擦拭,一看衛生紙上不但沾滿了黏液而且滲雜了血絲!我嚇了一跳!心想難道她還是個處女不成?

在這陣激情過後,我的頭腦清醒了。我發現自己已經犯下了滔天大罪!我竟然強姦了一個女學生!還是我同學的室友。

我開始害怕緊張起來,便結結巴巴的向她道歉。

她這時已經把褲子穿上,看著我,睜著一雙大又圓的眼睛,咬牙切齒的對我說︰「可惡!」然後便從眼睛滴下了眼淚。

我說︰「你要我怎麼賠償你都可以。」

她哭叫著說︰「你趕快走啦!」

我說︰「對不起!我真得是一時衝動!」

她叫著︰「你再不走我就要報警了!」

我狼狽地跑下樓去,逃離了那裡!

當晚回去之後,我便開始擔憂了起來,開始害怕萬一她報了警,警察找上門來該怎麼辦?就連一通電話來時,也會搞的我緊張兮兮的。同時也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有沈重的罪惡感!

隔天,我才知道莉芳的父親死了!是在去果園的路上被一輛砂石車撞倒,砂石車輾斷了他的雙腿。砂石車司機看到他還躺著哀嚎,便趁著四下無人之際,再倒車輾死他後逃逸!

莉芳那時受到的打擊很大!那時候的她,正需要我的安慰鼓勵。而我卻因為強姦了她的室友,心中有鬼,所以刻意地去逃避她!導致了我和莉芳後來形同陌路的結果。

我的心裡對莉芳很愧疚,我想她一定無法諒解我。

──但對美慧,我卻懷有更大的罪惡感!

我想她最後並沒有揭發這件事情──不過她的心靈一定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就像那個撞死人的砂石車司機終於受到法律的制裁一樣,我也受到良心的制裁!

我永遠無法忘記──美慧那天被強姦後,睜眼瞪我的眼神!

這也讓我以後和異性接觸時,總是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自卑感──覺得自己是變態,強姦犯!配不上對方!

──我到現在仍是孤零零的一人,沒有愛情的慰藉。

──算是報應吧!




















0.019300937652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