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合集】無為自序-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海岸線之文學天地--Oursm Board - 琅環福地 - 連載合集區 - 【合集】無為.自序-3 - powered by Discuz!情色海岸線之文學天地--Oursm
Board
» 頭狼: 退出 | 短消息 | 控制面板 | 搜索 | 幫助



海岸線之文學天地--Oursm Board » 琅環福地 » 連載合集區 » 【合集】無為.自序-3



作者:標題: 【合集】無為.自序-3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yangzhen313
原創作者





積分 37
發貼 33
註冊 2003-7-26
狀態 離線 【合集】無為.自序-3

                無 為

作者:寂寞的人
代貼:yangzhen313
2003/08/28發表於:情色海岸線


                自 序

  寫在前面的話~~(勿刪)

  元元沒有了,我也很久沒再寫過東西了。當年的元元令人難忘啊~~~~不
久之前,被一朋友(就是幫我貼文的這廝!)告之海岸線的網址,一時好奇就來
了。此時我才知道,元元雖然沒有了,但我輩中人還是依然如此之多啊~而海岸
線的斑竹們竟然還重建圖書館,對當年的文章重新收集整理,我實在感慨萬千。
無以為報,僅能作文一篇,略盡綿薄之力。希望各位喜歡。

  我喜歡小說,小時候就希望當一個大俠。長大之後不免淡漠了。後來接觸了
一些H文章,才知道,原來文章也可以這樣寫啊。

  初到元元之時,看見了一部作品,Rubin的力作《暴露的淫蕩妻》。它
給我的感覺是震撼的,我甚至以為作者肯定經歷過這樣場景才能寫出這樣的文章
來。我被征服了,繼而日夜期待它的更新。可惜我失望了,至今,我也只有這部
作品的1-23而已,後面的無論如何也找不到了。可惜啊~

  今天終於決定動手再寫了,為了那些我崇拜的前輩們:你們的輝煌不會被遺
忘;為了那些忠誠的書蟲們:漫長的等待是會有結果的;為了那些正在努力寫作
的作者們:你和我都不是孤獨的,無數的人在期待我們,我們是朋友;為了那些
即將自己動手的准作者:不要害怕,批評之後就是我們應得的讚譽。當然,也為
了我自己:昔日的朋友們,我深深的懷念你們~~

  之所以定名為《無為》,是因為我想要那種淡淡的感覺。淡淡的感覺絕不是
平淡。我寫的不快,所以不要催我(各位完全可以把矛頭指向貼文的傢伙!請隨
意發洩!)。

  基本上,我是兩三章寫完後,修改一次,再拿給他KEY-IN,上傳。我
唯一能保證的是:我會寫完的(雖然會慢點,畢竟要吃飯啊)。

                            寂寞的人
                          03年8月24日

yangzhen313旁白:

  各位大大,俺也是苦力,不要聽他的!作者威脅俺,說如果不是一字不漏的
上傳,他就罷工!俺也沒辦法,只好把他罵俺的話也傳上來了。各位書友,放過
俺~~~本文含有虐待,亂倫,幼交,不喜勿入(這是他告訴俺的,俺順便給你
們說一聲)。一二章已拿到,正在KEY-IN(順便檢查一下),完成之後,
立即上傳。如有好的建議,請不吝賜教,俺一定轉達!

  最後說一句:這是色文,不要當真!我和作者都是空想主義者~

                           yangzhen313
                         03年8月28日夜

2003-8-30 08:04 AM

yangzhen313
原創作者





積分 37
發貼 33
註冊 2003-7-26
狀態 離線 無為.1

                (一)

  我自認為是一個平凡的人。平凡不等於無能。我有一個師父,他是劍狂。我
一直以為他也是個平凡的人,只是名字奇怪一點罷了。後來我才知道,他和我都
不是平凡的傢伙。

  我四歲的時候遇見了我師父,這是他後來告訴我的,當時他用一個雞腿就讓
我跟他走了,因為我正餓得慌。

  我六歲就開始跟他學劍,每天都要練他教我的劍法。雖然是學劍,但我總覺
得每次都是不停的在跑,跑動中不時的刺那麼一兩劍,好奇怪的劍法。我曾問過
師父是什麼劍法,他沒告訴我,只說現在我不用知道,我也就沒問了。

  每天練完劍後,師父都會讓我坐進一個散發著刺鼻氣味的大木桶裡,裡面好
像是什麼藥水,我也沒注意了,因為我太累了,差不多剛坐下就睡著了,只能隱
約感覺到背上火辣辣的燙,好像是師父的雙手按在我背上。然後第二天一早,我
又活過來了,什麼事也沒有,只是覺得肚子裡暖烘烘的。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五年。每次回想起來,都覺得這五年裡,我就像山下村子
裡阿三養的騾子一樣,每天吃飽了,喝足了,就圍著那磨盤開始打轉。還好我有
一樣是和騾子不同的:看書。到不是我想,只是山上什麼也沒有,只能看書了。

  我看書看得很快,所以師父每七八天就換幾本書給我。我很奇怪,師父又沒
下山,他哪來的書給我?而且何必那麼麻煩,一次全給我不好嗎?於是在我十三
歲時,我決定偷窺。

  我的輕功是我所有武功裡練的最好的,這到不是吹,師父說憑我的輕功,再
過四年,只要我願意,沒人能發現我,也沒人能殺得了我了。我如願的發現了秘
密:書都放在在牆角木櫃後面的暗門裡。因為師父拿著書進去,空著手出來。

  雖然我很早就發現了藏書的地方,但我一直沒能進去過:師父在,沒機會。
終於在我十五歲時,得到了機會:師父下山了。

  我迫不及待的解開機關,打開暗門,走了進去。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三個大書
架,很大的那種。我走到第一個架子前,抬頭看了看,都是些經史子集之類的東
西,看過了,沒興趣。第二個架子上也是我看過的,是些野史,醫書什麼的。

  走到第三個架子前,我剛一抬頭,就看見四個字:奇技淫巧。奇技淫巧?什
麼東西?我隨手取了本書,翻開看了起來。一個時辰之後,這本書被我看完了。
當我合上書的時候,我終於明白了什麼是閨房之樂有甚於畫眉了。

  之後的三天裡,我一直都在看這些書。心情也由剛開始的激動變成了平靜。
「這是專門對付女人功夫,要好好練練。」我輕輕的說。

  師父會在第四天回來,所以在第三天夜裡我在師父的眾多收藏品中偷一根鞭
子,準備好好的練一練鞭法,專門對付女人的鞭法。因為我覺得和《陰陽經》,
《攝魂》以及《藥論》相比,鞭法要困難的多。對於鞭法,難就難在控制好力道
和準頭,所以,沒什麼簡單方法,只有練了。

  《陰陽經》像是醫書和內功心法的綜合體,說的是固本陪元之法,好像練的
好了,能採陰補陽,至於真假,我不知道,但願是真的。

  《攝魂》說白了就是控心術,能迷人心智,讓人對你言聽計從,同樣的,有
沒有效,練了再說。

  而《藥論》寫的是一些藥方,希奇古怪的,什麼都有,像什麼脫毛膏和生發
劑。山上沒別人,就我和師父,我沒膽子向師父出手,只好對自己用了。能用在
我自己身上的藥方其實也就兩種:魔手和金槍。

  魔手是一種湯藥,不是喝的,是用來泡手的。通過長時間的浸泡,讓藥力滲
入骨髓,就算大功告成了。平時只需運勁於手就能發出一種異香,讓人聞了心神
蕩漾,若以手觸摸女子的唾液淫水則能使之變成強力春藥,就像熬藥一樣,只是
不需要火。而嘗過這種春藥的女子會慢慢上癮,若不再服食就會慾火難奈,不能
滿足。

  金槍卻是膏藥,敷在下半身,能刺激陽物,使之變的更為粗長,金槍不倒。
這兩樣需要藥材,好在是在山上,要找也不難,花些時日罷了。

  之後的三年裡我白天依舊苦練師父教我的武功,而晚上則練專門對付女人的
功夫,順便試著做些書上說的那些小玩意兒,但都不太滿意,以後下山再找人做
吧。

  我的輕功是越來越好了,速度也越來越快,但我的劍法卻不怎麼長進,只是
略有提高。內功是越來越深厚了,只是沒機會試試到底是什麼程度。鞭法也由剛
開始的群魔亂舞變成了現在的靈蛇吐信,而《陰陽經》和《攝魂》早已被我圓轉
如意,只差實踐了。只有魔手和金槍不知道到底如何,只能找機會試試了。

  一日清晨,我正準備去練劍,師父卻叫住我,要我到他屋裡去,於是我便過
去了。「師父好嚴肅啊,會有什麼事呢?」想著想著,我已到了師傅房裡了。

(首發海岸線,轉載勿刪)

2003-8-30 08:05 AM

yangzhen313
原創作者





積分 37
發貼 33
註冊 2003-7-26
狀態 離線 無為.2

                (二)

  進了屋,師父看著我,我也看著他。突然,師父向我一拳打過來,我輕飄飄
的閃開了,接著師父又是一拳,我還是閃開了。就這樣,我們師徒倆就在屋子裡
轉來轉去的。師父的動作在我眼裡不怎麼快,以至於我認為他在試我,我也就在
他面前晃悠著,未出一招。

  過了一會,師父終於停下來了,然後就像我剛進屋時一樣看著我,「你剛才
盡全力了?」

  「沒有。」我如實回答。

  又過了一會兒,師父歎了口氣,慢慢的說道:「這天下已經沒人能比你更快
了。」

  我很疑惑:「師父,再快有什麼用?還不只是能跑路罷了。」

  頭上傳來一陣巨痛,我茫然抬頭,原來師父用他的旱煙桿敲我。「好痛~」
我小聲嘀咕,卻發現那煙桿又來了,目標還是我的頭。我側身閃過,發現煙桿又
到了,無處可閃之下只好伸手接住。

  「懂了?」

  「什麼?」

  「你個臭小子!你十五歲就開始偷偷往我密室跑,到如今那些烏七八糟的也
練出點名堂來了。我還以為你聰明,結果這麼笨!還有,你的那身功夫怎麼練出
來的?!」

  我嚇了一大跳,忙道:「師父都知道了?」

  「廢話!你十三歲就知道了密室所在,結果十五歲才敢動手,你也太膽小了
吧?」

  我有點鬱悶了:「原來師父都知道了啊,我還以為~~」

  「以為我不知道?嘿嘿!你當初跟蹤我那會兒要有你現在輕功那麼好,我還
真發現不了。對了,剛才你躲我那拳用了幾成力?」

  「三成。」

  「後生可畏啊!我全力施為還當不了你三成,師父老了。」

  「哪能呢?師父老當益壯啊!」我趕忙道。

  「你少拍馬屁!師父的事師父清楚!說實話,剛才你若出手,有沒有把握制
住師父?」

  「有。」

  「八成?」

  「十成。」

  「哎,我真是老了喲。現在你懂了吧?」

  「懂了。」

  「是嗎?你小子不笨嘛,轉得過彎就好。說說看?」

  「這天下沒人比我快,所以沒人能殺得了我,而在我眼中,我的敵人就好比
烏龜爬一樣。要殺死一隻烏龜還是很容易的。」

  「不錯!就是這樣!論功力,比你厲害的多的是,但你一樣可以殺了他們,
因為你快!」

  「師父,我總覺得我們好像是刺客啊,只講速度,一擊必殺,反而劍法卻不
怎麼樣。總的說來,我們練的是殺人劍?」

  「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刺客?」師父反問。

  「荊軻,專諸。」

  「不錯。那些拿人錢財的傢伙頂多只是殺手,算不得刺客。我們才是刺客!
還是光明正大的刺客!因為我們有實力!」

  「可我並不想作刺客,我只想平淡一點,找七八個老婆,逍遙快活。」

  「徒兒,有本事沒什麼不好,再說,又沒人要你作刺客。只是興趣上來的時
候幹幹也無妨嘛。對了,這個玉珮給你。」我接過,正面刻了個秦字,背面是生
辰八字。「我當初發現你的時候你就帶著它,那個秦想來是你的姓吧。至於你的
名,別問我,我也不知道。」師父雙手一攤。

  我無語,看來只能靠這東西找我的家人了。

  「你還是給自己取個名字吧。我叫你小子也叫了十四年了,也該換換了。十
四年了啊~~」

  「就叫秦楓吧。」

  「好,楓兒,明天你就下山吧,去見識見識,找七八個老婆,七八個女奴回
來。」師父老氣橫秋的說。

  「女奴?」

  「密室裡的那些書我也看過的。」

  「哦,原來如此。」

  「那些書上的功夫不錯,好好練練。可惜我老了,不然哪輪的到你!」

  「……」

  當天晚上,師父來到我房中,把他上次下山買的衣服交給我,還對我說教了
一番,我只記住一句:「有喜歡的就弄到手,別管那麼多!反正沒人能把你怎麼
樣!」不愧是老油條,厲害!

  第二天一早,我穿上師父給我的衣服走出房門,卻看見師父已經在院子裡等
我了。我走過去給師父拜了三拜,然後等著師父訓話。師父明顯呆了呆,上下打
量我,害得我以為有什麼地方沒穿好。終於師父說話了:「看你這模樣,這天下
恐怕沒有不願嫁你的女人了。你不該當刺客,你應該是淫賊才是。」說完大笑。

  我等師父笑的差不多了,問道:「師父還有什麼交代的嗎?」

  「不錯,沉得住氣。這裡是三百萬兩銀票,你拿著,出去花錢的地方多。記
得娶了媳婦帶回來讓我看看啊,我還等著抱孫子呢。你小子可別沒銀子了才跑回
來!」

  我抬頭看著師父,說道:「放心吧,爹,我找十個八個老婆女奴回來,讓她
們給你生十個二十個孫子。」

  師父上前用力抱了抱我,說:「快走吧,你媳婦還在等你呢。」說完快步轉
身回屋了。

  我對著屋子大吼了聲:「爹!我會常回來看你的!」轉身展開輕功,快速的
下山了。眼淚卻在止不住的流。

***********************************
  (首發海岸線,轉載勿刪)

  PS:終於要到色文了。有什麼想法儘管提,盡量滿足。謝謝支持。
***********************************

2003-8-30 08:10 AM

dsister
休假人員





積分 341
發貼 279
註冊 2004-4-18
來自 情海逍遙侯府門房
狀態 離線 無為·3

                (三)

***********************************
  先廢話幾句~

  昨天豪豬(就是貼文的)告訴我,文章已上傳,而且斑竹已幫忙整理好了,
實在感謝。koi兄,海岸線的貼文規則我剛知道,老實說,與我的提綱有點沖
突,我會盡量寫的隱晦點,不會讓你為難的,你看了就知道了(排版就靠你幫忙
了~~)。

  dfbb731兄的意見已看到,正有此打算,不要急,慢慢來。

  謝謝fiwong兄的指正,此後一定留意,也請各位繼續指教。

  感謝千江月斑竹的讚譽,請放心,雖然是H文,但我也不想滿篇都是咿咿哦
哦,那樣也太沒意思了。

  關於主角能力,就像我在文中寫的那樣:「有沒有用,我也不知道。」之所
以這樣寫,是希望主角有這些「技能」,有效,但並不都強,能在以後的過程中
能更有情調,而不是為了百戰百勝(本來是想慢慢寫出來的,但我還是先招了吧
~)。非常感謝各位的支持!有什麼想法意見儘管提!最後,容我說句粗口:
「該死的太監Rubin!」

  (ps:我是在辦公室偷偷上海岸線的~環境惡劣啊~)
***********************************

  我停了下來。「已經快到山下了啊。」我喃喃自語。回首望去,那山還是十
幾年前上山時的山,而人呢?再也不是當年的毛頭小子了。回想過去,還真有點
物是人非的感覺。深深吸了一口氣,再慢慢吐出來,搖了搖頭,晃悠著下山了。

  到了山下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阿三,因為我要找他買一樣東西,一樣和我
有點像的東西。雖然這麼說有點不太恰當,而且,我也不是什麼東西。

  「阿三!我來啦!」剛進他家的豆漿店,我就喊了起來。

  「喲!是少爺來啦!」

  阿三回著話從後屋裡竄了出來。

  「嗯,找你買樣東西。」

  「少爺要買什麼啊?」阿三一邊說著一邊打量我,接著又道:「少爺今兒這
是要去相親啊?」

  「去去,胡說什麼啊。我買你的騾子。」說完,拿出準備好的三千兩銀票遞
給他。

  「三千兩?!少…少爺…哪兒要得了這麼多啊……少爺要騾子幹什麼?」說
著,抖著手又把銀票又遞了回來。不過我看得出,他捏的很緊,似乎並不情願。

  「得了吧你,拿著!我要走了,到外面去。長這麼大,最遠就只到過這村子
了。」是啊,都十八歲了,還不知道外面是個什麼樣,也不知道父母是誰,想來
還真有點可笑呢!不過還好有這個小村子,有阿三,讓我不至於那麼閉塞。至少
我知道三千兩銀子是個什麼概念。

  「哦,是這樣啊。外面是不錯,就是人狡猾了點。不知少爺想到哪去啊?」

  我一震,回過神來,搖搖頭道:「不知道,到處走吧。」

  「前幾日我剛去過西城,聽說太守大人想請一位西席。少爺是讀過書的人,
何不去試試?總比到處亂走的強啊。」

  哦?當先生?也不錯啊,總比作刺客強吧。再說,我殺人的功夫是練的不錯
了,對付女人的功夫呢?太守府應該有不少女人吧~~

  「好!就聽你的,去西城!」說完讓阿三把騾子牽出來,翻身上去就走了。
不過總覺得好像忘了點什麼。

  三個時辰後,我騎在騾子上,茫然的看著四周,連個人影都沒有,更別說西
城了。這時候我終於想起我忘了什麼了:我沒問路。想想自己剛才也太激動了,
不過也不怪我,畢竟又要回到人間了。

  無奈之下,只有繼續向前了,到哪兒是哪兒吧。正估摸著今晚是不是要在什
麼地方將就一宿,我的運氣來了:前面有人。我趕著騾子跟上去,卻發現還是個
女孩。我問道:「請問這位姑娘,西城怎麼走?」

  她回過頭來看著我,我也就看著她。第一眼給我的感覺就兩個字:清爽。穿
著一件墨綠色的女武士服,腰掛一柄長劍,腳上是一雙皮靴,十五六歲的樣子,
相貌並不算很美,只是中上之姿,但眼睛清澈有神,皮膚黝黑,與山下村子裡農
婦的那種乾澀的黑膚色不同,在夕陽餘輝下有種說不出的嬌美,讓我有種想把她
抱在懷裡,仔細把玩的衝動。

  半天過後,她還沒反應,我只好再問了一次,她才回過神來,用一種有點故
作溫柔的語調問道:「公子是要去西城?」

  「是啊。聽說太守想請一位先生,去碰碰運氣。」

  「啊?你要去太守府當先生?」她顯得有點驚喜。

  「對啊,難道不行嗎?」我有點奇怪,眼睛不由自主的盯著她看,想看出點
什麼。

  她慌忙低下頭,耳根子都紅了:「不,不,沒什麼不行的。我也要去西城,
咱們一塊兒走吧。」說著打馬向前去了。

  「好可愛的女孩,你會是我的。」暗暗想著,趕著騾子跟了上去。

  在路上,她也漸漸談開了,語調也沒有了剛開始的怪異,顯得很直爽。她告
訴我她叫馮小芊,家就在西城裡,從小喜歡習武,就纏著她娘教她武功,想要象
她娘一樣闖蕩江湖,行俠仗義。去年就一個人從家裡溜了出來,不過也沒幹出什
麼大事,只殺過幾個蟊賊。

  前些日子,接到她父親的書信,要她立即回去,說一個女孩子沒事不好好呆
在家裡,跑出去幹什麼,簡直亂彈琴。她也沒辦法,只能回去,但又怕他父親責
罵,就想去找她娘的師姐當救兵,誰知在這地方遇上了我。

  她說話時,還不住的瞟我,而我望向她時,她又假裝看著前方。有意思的丫
頭,莫不是對我動心了吧?

  我自然也要「坦白」一番,說我讀過些書,現在出來遊歷,不久前聽說太守
要請一位西席,就打算到西城去了。我當然不會告訴她我的真實目的其實是為了
到太守府找女人。

  一路上就這麼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小芊也由暗著瞟到明著看了,我也沒說
破,假裝不知。到了後來,她很自然的叫了我一聲大哥,我也就順桿子爬叫她妹
妹了。到了這時候,我敢肯定這丫頭對我動心了。既然她家在西城,我也就不慌
了,機會有的是。

  進了城,我正想問她住在什麼地方,她卻先開口了:「大哥真會去太守府當
先生?」說完後笑嘻嘻的看著我,臉上早沒了那層紅暈。

  我心中一動,想到她聽我說要到太守府時的那種驚喜,問道:「是啊,明天
就去。難道你認識太守府裡的人?那你可要替大哥我美言幾句啊。」我不動聲色
的回答道,看她如何反應。

  她果然一臉的欣喜道:「真的?你可不要騙我!明天我也去,你不來我可要
你好看!小妹就先告辭了,明天見啊!」說完,含情默默的看了我一眼,打著馬
走了。

  「小丫頭,等著吧,哥哥我明天就來了。」我看著她遠去,輕笑著說。

***********************************
  ps:這段時間會很忙,寫的有些慢,還望見諒。下章開始H。
***********************************



情海氣象站報道:近日有不明物體飛來飛去,大家鳥銃準備!


2004-7-1 07:44 PM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論壇跳轉: 原創文學 > 真情流露紀念版 > 新文章貼文區(限原創) > 情海詩社 > 「滄海萃文」三週年賀文專區
> 賀歲徵文補遺區 > 「滄海萃文」三週年賀文評論區 > 文章排版互研討論區 > 書海留芳錄 > 琅環福地
> 全集收藏區 > 連載合集區 > 文章清理區 > 雙週年同慶賀文專區 評論文學 >
文學評論交流區 > 性文化交流區 公告區 > 公告區( 投訴與建議 ) 海岸線管理區
首屆海岸線聯合徵文大賽(5.16~6.15)








< 聯繫我們 - 海岸線之文學天地 >


Powered by Discuz! 3.1.2 © 2001-04 Comsenz Technology Ltd



















0.018018007278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