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金錢美人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卷 第一桶金 第一章 出路何在

  
  金錢雖然不是萬能的,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能的。——誰知道那個鳥說的!
  中午十二點十二分。岳瀚走進黃垠大學第二餐廳。大廳冷冷清清,沒多少人。他來晚了。學校餐廳十一點四十開飯,半個小時足夠大多數學生結束戰鬥。

  岳瀚從書店回來的路上,送一個老太太回家。那老太太下公車時,被小偷帶倒,摔著了腿。他把老太太背回家,耽誤了時間。

  這沒多大影響,他有固定的午餐食譜,很簡單,二個饅頭加點鹹菜,還有一份不花錢的湯。湯是開水兌菜水,和刷鍋水的唯一區別是湯用熱水沖,還有湯裡的油肯定比刷鍋水裡的少。學生們對這湯沒法提意見。它是免費供應的。想喝好湯,自個兒花錢去買。

  岳瀚上午又去了書店「印」書。圖書館有足夠的書,最新的通常流傳在學生手中。他去書店可以免費「掃瞄」到最新的知識。

  他是孤兒。養父母收養了他。美滿的生活沒幾年,新父母遇難身亡,留下一個上高中的小妹。兄妹依靠存款度日。痛苦沒有恢復,災難又降臨。三個月前,妹妹小穎得了不治之症。他花光所有的錢,變賣了家中所有,最後房子也賣了,小穎依然離他而去。

  他又回到了黃垠,回歸他黃垠大學二年級學生的身份。他曾經想過退學打工,為給小妹治病,欠了近五萬塊錢債。他不敢四處亂走,生怕遇到熟人。每個認識的人都或多或少借過錢給他。一分錢難道英雄漢,他算不上英雄。雖然臉皮夠厚,但面對熟人朋友,還是擡不起頭。這之前,他從沒求過人。

  他是一個未畢業的大學生,在本科生多如牛毛的社會,得不到報酬豐厚的工作。只有繼續留在學校。還有時間,還有希望。知識等於金錢。

  小妹重病的最後幾天,他整天整夜的照顧。她去後,他每天只能睡一到二個小時,身體不但沒問題,精神比往常還要好。他的腦子越來越好用了,思維變得非常敏銳。以前背誦英文單詞是他最大的難題,現在任何單詞,看一遍就能記住。他有了學生夢寐以求的過目不忘能力,卻是在疼他愛他的養父母和小妹去之後擁有的。或許這是他們最後的餽贈。

  有了超級腦瓜,他開始瘋狂學習。圖書館、書店和網絡成了他空閒時間的家園,「印書」的場所。

  十二點三十分,岳瀚走進計算機中心,黃垠大學計算機學院學習活動中心。它是一個擁有百台電腦的大機房。機房名義上是計算機學院學生,學習實踐計算機操作的地方,事實上是面向黃垠大學各年級各院系開放,提供商業收費的互聯網上網服務的場所,就是通常說的「網吧」。

  與網吧不同的是,它不用辦執照,不用交網吧通常的百分之二十的娛樂稅,甚至電費也算學校的支出。它是計算機活動中心,教育學生的地方。

  岳瀚是機房的臨時管理員之一,負責收費和主機控制。本來是計算機學院老師的工作。老師們認為留給貧困學生勤工儉學更好。岳瀚以此得到機會。他睡覺變少後,夜晚的時間如何處理成了大問題。上網學習知識是絕佳出路。過目不忘使學習效率非常高。不懂的地方強行記下,有時間有機會重新思考。知識是互相聯繫的。

  吃飯的時間,玩電腦的人依舊很多。人流擁著岳瀚走進主機室。電腦主機在門口,屋裡有兩張對頭的電腦桌,放著兩台普通電腦。

  「鄧瑩,你都來了。」岳瀚進門看到,一個女孩坐在電腦前,正忙著收錢。

  女孩頭也不擡,直接道:「幫忙收錢。」她一身標準的女大學生打扮。一件橘黃色無袖緊身小上衣,配一件女式牛仔褲。看上去,青春又時尚。

  短袖顯露出白皙的小臂。緊身小上衣束縛出豐滿傲人的胸部,體貼出細小的蠻腰。牛仔褲的貼身包裹使臀部圓挺迷人,瘦小的褲腿讓健美的雙腿完全發揮。以緊身的衣服為主體,包裹住身體,凸顯完美身材。她很會打扮,是個美女,絕對有資格成為校花。岳瀚心中經常如是說。

  「二小時。」「三元。」岳瀚接過錢,「開一個兩小時的。」「五十八號,兩小時,開通。」

  「行了,鄧瑩,你去學習吧。我一人OK。」送走這波人,岳瀚接替鄧瑩,坐到電腦前。「謝謝。」鄧瑩坐到一邊的電腦桌邊,拿出書包。這是兩人的約定,只要岳瀚在,鄧瑩可以不用工作,在一邊自習。

  岳瀚拿起桌上的藍皮筆記本,正要打開。擡頭看到面前放著一封信。粉紅色信封,水印著紅色的玫瑰花。

  他拿起信,一股清淡的玫瑰香氣撲鼻而來。翻過來,正面沒貼郵票,只收信人一欄添著「鄧瑩小姐親收」。信沒拆封。

  「又是一個,」他沖鄧瑩晃著信,「每天一封啊!」

  鄧瑩瞟了岳瀚手中信一眼,「無聊的人。說過多少次都不聽。」

  岳瀚嗅了嗅信,「我聞到了,這情書有股怨氣。它埋怨自己每天都來,每天都見不到主人。」

  鄧瑩聽岳瀚說的有趣,「那你就替我見見可憐的『它』吧!」

  岳瀚一臉驚訝,「不是吧,這是情書咿!是送給美麗的鄧瑩小姐親收的。我看可侵犯隱私。」和岳瀚認識後,鄧瑩給了他新任務。每次收到新情書,她看不看就丟給岳瀚,由他替她處理,但不允許他看。

  「反正我絕對不看!讓你處理,看不看在你!」

  「哎!可憐的小東西。『叔叔』送你回家。」岳瀚把信收了起來。

  「喂,以前的信你怎麼處理的?」

  「我,當然是收藏起來。」岳瀚賊笑著。

  「收起來!」

  「嘻嘻!我沒寫過情書,以後找老婆。我就把它們拿出來,不就……咦嘻嘻嘻!」

  「我才不信。你,這輩子寫不了一封情書。我敢肯定。」鄧瑩不屑的說。

  「哦,不一定呦。人,是會變的!」

  「得了吧!上大街落裸奔,你可能敢幹。寫情書,你,是干不不來的。」

  「不要一隻眼睛看人。」

  「什麼意思?沒聽過。」

  「只看一半。我自己造的,你聽過才怪!」鄧瑩一擺頭,不搭理岳瀚了。

  岳瀚把筆記本掀開。整頁是一個表格,上面記著:

  四月十九日,星期一。

  時間,上機數,空機數,待機數,問機數。

  最新的一條是:十二點三十分,六十九,三十一,零,零。

  筆記本前一頁是同樣的表格,日期為四月十八日,星期天。記錄從七點三十分到二十一點三十分,每隔一小時有一組數據,最後是通宵人數。最下面一行寫著:白天收入一千九百八十元,通宵八百元,總計兩千七百八十元,待機數共二百一十三,問機數共一百三十二。

  「岳瀚,你搞這個記錄想幹什麼?」鄧瑩注意到岳瀚又在看藍皮本子。那是岳瀚請她幫忙干的。在值班的時候,每隔一個小時統計一下機房電腦使用情況。

  「有用。」

  「你想搞什麼?問你又不說。」

  「說過了,這是秘密。秘密當然不能隨便說。」

  「還挺神秘。」鄧瑩嘿嘿一笑,沒再說話。

  岳瀚摸著筆記本,心中迷惑:「我是不是想錢想瘋了,做這無用功。」那五萬的債務一直壓著他,壓得他想盡辦法賺錢。如何快速的賺錢,替別人打工?不可能!年薪過十萬百萬的打工者們,那一個不是能力出眾,經驗豐富。他要到那種層次不知還要努力多少年。

  真正賺錢的只有老闆。當老闆,他做什麼。面前打的第一份工誘惑著他。八天前,他開始留心計算機中心機房的營業收入和機器使用狀況。

  他發現計算機中心存機房在驚人的利潤。機房從早上七點三十分到晚上九點三十分算正常營業,九點三十分到第二天早上七點是通宵時間。白天共十四個小時,每台電腦每小時收費一點五元,通宵每台八元。一天最高收入可達兩千九百元。

  按統計數據,機房上一週星期一到星期五平均每天收入兩千元,星期六和星期天學生大部分休息,每天都超過兩千八百元。每週收入超過一點五萬,每月超過六萬元。高峰期客滿還流失很多學生。

  計算機中心機房的特殊身份,使它不必交高達百分之二十的娛樂稅,沒有水電房租支出,員工工資成本每月幾百元,可以忽略。這樣機房每月純利潤就是六萬。絕對是天外飛財。岳瀚恨不得打劫它。

  如果在學校外開一家同樣規模的網吧。雖然地理位置和其它條件,不能和計算機中心機房比,但是經營好,也能達到中心機房的八成收入。娛樂稅和房租水電費等支出,佔收入的三分之一。如此,一月有三萬到三萬六千元左右的純利潤。

  擁有如此規模的一家網吧,岳瀚做夢都要笑了。可惜只能做夢,他缺少做老闆最必須的東西,資金,就是錢,人民幣的幹活!沒有錢,再好的機會也沒用。中國不是發達社會,沒有發達的信貸行業。個人貸款沒有房車抵押根本不可能。

  美國不是有人僅僅依靠信用卡透支,成功起家。岳瀚什麼都沒有,他個人資產是負數。新聞上見過拿博士文憑抵押貸款,可惜他是本科生,還沒畢業。去抵押,即使得到錢,也不夠塞牙縫。一百台網吧電腦保守三千元一台,就要三十萬。按網吧至少六十台規模,也要十八萬。

  資金是第一個大問題,其它方面也不是小問題。營業場所算第二個大問題。計算機中心機房開在學校裡面,加上學校教師的緣故。它有天然的優勢,學生客戶可以保證,不用發愁客源。目前沒人能把網吧開進學校,岳瀚更沒可能。找一個地段好,面積夠的地方並不容易。

  學生是什麼,是客戶。客戶是什麼,是收入,是錢。什麼地方有學生,學校和居民小區。學生待在那裡時間長,學校。一個城市什麼地方地段最好,大學周圍。有孩子的家庭最理想的居住區。黃垠大學正是符合條件的名牌大學。想在他附近找處合適的大地方不容易。

  第三大問題是執照,網吧經營的「三證一照」。暨《網絡文化準營證》、《經營許可證》、《信息安全合格證》和《工商營業執照》。計算機中心機房不用考慮執照。人家「不是」提供商業性互聯網上網服務的場所。

  國家嚴格整頓網吧產業後,網吧的營業執照很難申請,相當多的城市停止發放網吧執照。黃垠市還沒有傳出這類信息,但肯定很難批。「黑吧」的產生一大原因就是執照批不下來,經營業主一等半年。幾十萬的前期固定設備投資不能打水漂,「黑吧」也要上!

  岳瀚對這些問題都詳細考慮過。其他都可以靠個人努力,惟獨錢不行。錢不是個人一努力就能變出來的,否則他也不用開網吧。十八萬,天文數字!他的外債還有五萬呢!這不是借借可以解決的。

  雖然沒機會,他仍做了市場可行性開拓調研報告。他心中在準備著,一有機會,以最快時間出動。市場不等人。時間就是金錢。

  他嘆口氣,合上筆記本。

  「想什麼呢?愁眉苦臉。」鄧瑩細聲細語的聲音又傳來。岳瀚很喜歡聽她的聲音,常和她聊東聊西。

  「想我所想,夢我所夢啊!」

  「還耍貧嘴。有什麼難心事?」

  「錢唄!」

  「錢,我可幫不上。和你一樣,大家都是窮人。」

  「錢!錢!錢!我要錢!」岳瀚高舉雙手,仰天大吼。

  「行了,別發神經了。」鄧瑩話音未落,門口聲音傳來。

  「錢,誰要錢?」一個青年走進來,「錢,給你。三塊。」三人眼對眼,同時爆笑起來。

  「兩小時,四十八號。可以了。」岳瀚接過錢。

  「這下不用喊了,錢來了。」鄧瑩笑吟吟的。

  「錢來了有什麼用,都是別人的。這些老吸血鬼,還老師!」

  「噓!」鄧瑩把食指貼在嘴邊,「不要亂說。」小手指指隔壁,「王老師在那邊,沒走。」

  「禍從口出。」岳瀚深以為然地點點頭,「老實點好。」

  「就是,發牢騷不能解決問題。」鄧瑩道:「我是幫不上你,你或許能幫幫我?」

  「什麼事,說!小生鞠躬盡瘁,死而後己。」

  「得!我還沒到託孤而亡的時候。」鄧瑩道:「平時你談古說今,講什麼都頭頭是道,一定能幫。」

  「那就行,能幫上忙就好。為美女服務,吾之所願也。」

  「你們男生不都愛玩電腦遊戲。明天你陪我去南門,挑幾個好玩的遊戲。應該可以吧?」

  「挑遊戲?幹什麼?你又不玩。」

  「送人。」鄧瑩似想到什麼,嬉笑的面容消失無蹤。

  「送誰?男朋友嗎?嗚!我的心碎了。居然!居然!是誰!」

  「別鬧了。是我弟弟。」鄧瑩看上去有些悲傷。

  「怎麼,給你弟弟買遊戲。這東西可不是什麼好玩意?」岳瀚察覺出鄧瑩的不對勁,正色道。

  「大道理我知道。我弟弟腿不行,平時沒事可幹,也就喜歡玩玩遊戲。這是他唯一的消遣。」

  岳瀚頭一次聽到鄧瑩說及家人,心道:「原來如此,怪不得她勤工儉學。」

  「對不起。」

  「沒什麼。我不玩遊戲,看你們男生玩得那麼瘋,沒辦法,只能讓你幫我挑。」

  「明天中午,行。一起去。」

  
  
第一卷 第一桶金 第二章 無奈機會

  
  黃垠大學地處黃垠市東南明珠區。西門是學校正門,正對貫穿黃垠的最繁華大道,鎮北大街,位置優越。南門外面是小商城和集貿市場,學校醫院、郵局、銀行和小超市等等大學附屬物都在此處。
  岳瀚和鄧瑩隨著人流,走出南門。不少的學生願意跑到,南門外集貿市場的小攤小販那裡吃飯。

  「鄧瑩,你知道你弟弟喜歡什麼類型的遊戲嗎?」

  「什麼類型?不知道,有講究嗎?」

  「有,遊戲類型很多,不一樣的玩法差別很大。不知道你弟弟喜歡那一類型,萬一買了他不喜歡的,不是白花錢。」

  「噢,應該沒問題。」

  「他玩過什麼遊戲?」

  「玩過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過年後新出的他應該都沒玩過。你就挑新的,你看上去好玩的。他要求不高,一般遊戲都玩。」

  「要求不高?有遊戲玩肯定比孤獨一人強。」岳瀚心想。

  「我記得他玩過三國志,還有暗黑破壞神,好像是。」

  「那樣,行。三國志剛出了十,他應該喜歡。」

  兩人沒走幾步,來到一座三層小樓邊。小樓坐西朝東,西北角掛著巨大招牌:黃大商場。一樓有音像店和報紙攤,還有郵局、銀行和小超市。一輛大卡車停在它北邊,擋著去二三樓的樓梯。幾個人正在樓梯上向下擡檯球桌。車上已經放了四個檯球桌。岳瀚記得三樓有個娛樂廳,裡面有檯球室。

  他們走進一樓,賣光盤的就在門口。牆上掛著幾十套做工精美的遊戲包裝盒,那是正版的。岳瀚帶著鄧瑩靠近櫃檯。櫃檯是訂在一起,一疊一疊的,僅有一張紙和一個塑料袋包裝的盜版光盤。

  岳瀚看鄧瑩直望牆上的精美包裝盒,「看那沒用,都是正版的。你看上面都有醒目的價格,咱們買不起的,也不值得的買。」

  那寫包裝盒上面是清一色的四十八、九十八之類的兩位數,鄧瑩咂咂舌頭,「真貴。」

  岳瀚遞上一疊盜版包裝,「一張碟四元,價格便宜,不能玩保證退貨。」

  岳瀚挑了二個遊戲,「就這兩個了。《三國志X》和《反恐精英之零點危機》。」鄧瑩看了看,「那就這樣,兩個就行。」她就要掏錢。

  「等等,你也挑一個。」

  「幹嗎,我又不懂,你挑好就行。」

  「不一樣,你送你弟弟,怎麼也該自己選一款。即使是你喜歡的類型,你弟弟也會很高興。」

  鄧瑩微一偏頭,「好。」目光閃爍的瞅了岳瀚一眼,又拿起一疊盜版包裝。

  「老闆,三樓的檯球桌怎麼拉走了。」

  「哦,聽說老闆得罪了人,沒法開,自個兒卷錢跑了。現在債主找不到人,來拉東西。」

  岳瀚對檯球沒什麼興趣。隨同學上去看過,娛樂廳挺大,有檯球和街機。他腦中忽然冒出一個念頭:那麼大,放一百台電腦肯定沒問題。地段好,離學校近,商場本身是學生常來的地方。開家網吧絕對賺錢。

  「再好有什麼用!」他心中感嘆,「沒錢,什麼也搞不出來。」

  「岳瀚,你看這個如何,《女人要有錢》中文版?」鄧瑩遞上光盤包裝。

  「養成遊戲,又是錢!」岳瀚道:「行,我拿的都是打打殺殺的。你再配個養成遊戲,挺好。」

  「那就這三個,總共四張碟。」

  「十六。」老闆報出價格。

  「喂,老闆,不能便宜嗎?」鄧瑩身為女子的本能,又砍起價來。

  「光盤就這個價。」

  「便宜一下,十塊如何?」

  岳瀚瞪眼暗想:夠狠,上來就砍六塊錢。你買東西還是惹事。真是女生啊,不服不行!

  「不行,不行,不要就放下。」老闆很乾脆。

  「便宜一下嗎?我們挑了半天,才找出這麼幾個好玩的。」

  「你,好,讓一塊,湊個整數,十五。」老闆做出生意人必做的讓步。

  「十五,四張碟就十五,貴啊,便宜一下,十一吧!」鄧瑩繼續進攻。

  ……

  折騰老闆二分鐘四十五秒後,加上岳瀚的催促,四張碟以十四元成交,鄧瑩不甘心的交了錢。她回去的路上還唸唸不忘,「幹嗎要便宜這些賣盜版的,本來我就打算花十二塊錢的。」

  「好了,多花了兩塊錢,我請你吃飯。」岳瀚只能以另一種方式排解。

  「得了吧,雖然你請客是好事。不過我現在身材正好,不要減肥。你的饅頭鹹菜我可享受不了。」認識不過十幾天,岳瀚每日不變的食譜已是知之甚深。

  「好吧,這一頓記下。等我有了錢,百倍請你。」

  「你說的,我可記住了。」

  岳瀚又站在黃大商場下,這是下午時分。不知為什麼,他一下午都坐不住,心中老是想著商場三樓的娛樂廳。終於不由自主的走了過來。他心中一直悶著網吧的計畫。到一個新地方,他心中都會計量一番,看看是否合適開網吧,如何最合理的擺電腦。怎麼規劃可以取得最佳效果。

  上不上去?看看?沒錢看個屁!浪費時間。不去?看看又怎麼了。沒錢,心中規劃實踐一下也好。兩種想法鬥爭半天,他最終踏上樓梯。

  整個三樓空蕩蕩的。東邊大廳裡先前的檯球桌,西邊偏房的遊戲機統統沒了。一個中年人正查看電源。見到岳瀚,「關門了,東西都拉走了。不能玩了。」

  「哦,我不是來玩的。」岳瀚心中明白他被當成來玩的人了。

  「不來玩。幹什麼?」

  「看這個地方。現在不沒人用了嗎?」岳瀚走進大廳,估摸著面積大小。

  「是沒人用,跑的那個老闆還欠一個月租金呢!」中年人走近岳瀚,「我一上午沒來,東西就被拉光了。」

  「老闆找不到了?」

  「早沒影了。」中年人打量著岳瀚,「你剛才說是來看這個地方的?」

  「對。」

  「你想租這兒?」

  「這就要先看看了。」岳瀚輕描淡寫地道,「這多少平方?我估量著得二百多吧?」

  「行家。正好二百零八平方米。」中年人伸出手,「我叫張勝利,這兒是我的。你要租就碰巧了。」

  岳瀚同樣伸出手,「你好,我是岳瀚。」握過手後,又道:「我找這樣的大地方有幾天了,剛聽說這裡老闆跑了,就來看看。」

  「這裡地方好,靠著黃大。」

  「要不是有黃大,也不上你這兒來。」

  「你想幹什麼?」

  「網吧,開網吧。這裡電沒問題吧?」岳瀚度步來到電閘邊。

  「沒問題,三月剛改的新電網。你看。」張勝利指著牆上大黑粗皮線,「還是新的。開網吧,帶二百台電腦也沒問題。」

  「那就好。」

  「這兒有黃大,開網吧肯定掙錢。」

  「西邊小屋多大?」岳瀚指著西方。

  「二十平。水電都沒問題。你看怎麼樣?」張勝利剛賠了一月租金,好幾千塊錢,看到有客戶上門,很想做成。

  「不錯。」

  張勝利看岳瀚仍不紊不火,「兄弟,你要真想租。租金和先前一樣,一月六千六。我這地方閒著也是閒著,租出去就是錢。」

  「地方我很滿意,不過,我和另一家看的也不錯,兩邊要比較比較。」

  「噢,那樣。不過我這的地段好,開網吧肯定厲害。」張勝利看岳瀚仍不為所動,「這樣,岳先生,再給你去六百,一月六千。你要願意,現在就能把地方拿去。」

  「張大哥很有誠意。好!這樣吧,給我三天時間。三天內這裡不要給任何人,等我消息。我給你準信,如果三天後我不租,給你三天的租金。就當我租了三天。如何?」岳瀚心中暗忖,「嘿,三天後不租,你上哪兒找我去。」

  張勝利微微思索,「行,小兄弟。等你三天。」白等三天,不行還能拿租金,好事!

  「你的電話多少?」岳瀚問道。

  「************。晚上九點前都開機。」張勝利道:「小兄弟,你打哪兒來?」

  「我是黃大的學生。」岳瀚看張勝利驚訝的摸樣,「沒什麼,我這是來黃大鍍金。現在的社會,沒有個本科文憑,不能出門啊!」

  「這樣,怪不得。」張勝利恍然大悟,「你的電話?」

  「13212345678。你就等我電話吧。」岳瀚又巡視一遍大廳和小屋,向張勝利告別。

  岳瀚輕步慢走,回黃大。直到走過一個轉彎,看不到黃大商場,重重地呼出一口氣。他搧動襯衫,晾著汗。從下樓到這裡,他出了一身汗。他鬼使神差的和三樓房主定下協議。一切彷彿在夢中,在三樓大廳,他談笑自若,說慌話都不打草稿。

  可事實那電話號碼是同學的,他好像突然有了說謊的天賦,說起來頭頭是道。他不明白怎麼會如此做,做的又如此好。他思量著沒有露出任何破綻。平日的準備有了作用。

  開一家網吧,他已經思量很久。以前什麼都沒有,他沒有什麼可以努力的。現在,房子垂手可得,機會來了。只是啟動資金的問題怎麼解決?那可要三十萬!

  岳瀚心中已經不由自主下定決心:開網吧。因為他考慮的問題,都是為順利開網吧。

  他悶著頭,望宿舍走,剛才用了同學的電話號碼,要回去補補手。借,不可能,本來就欠五萬了。無名無利,三十萬不是說借就能借來的。貸,找誰?銀行,笑話,無抵押誰肯借。他可不是銀行行長的兒子。偷,搶,省省吧!他還想多活兩年。真愁人!

  不知不覺間,他回到宿舍。

  「老五,借我三百。」

  「老五,又去了他娘的三百,你都成放高利貸的了。」

  「是啊,咱寢室就老八沒借他錢。」

  「還高利貸!等你們這些傢夥給利息,地球估計都不轉了。」

  屋內一陣嘿嘿笑聲,「我可不管,借我錢的,還錢時,請我一頓。」

  「靠!你想得美,就你那叼嘴。我借你一百,你小子還不吃去一千。法律可是明文規定,利息超過銀行利率百分之三十就是高利貸。你那可一千多倍了。」

  「就是,死高利貸的。」

  「哎,都是我連累的。」岳瀚心道。為給小妹治病,他把同學借了個遍。他推開門。屋內人眼光刷的射向他。

  宿舍坐北朝南,八人一屋。四張高低床兩兩對應並排放著,中間是一張桌子。裡面有四個人,兩個坐在下面床邊,兩個躺在上鋪。四人邊說邊看電視。東邊上鋪躺著的就是老五,他叫趙勇,老爸做生意,很有錢。岳瀚借了他一千塊錢。

  「哎呦,岳瀚,稀客稀客,真是稀客。」眾人附和著。這到是事實,岳瀚不上課,不睡覺,平時在計算機中心機房。同學見他還真不容易。

  「怎麼樣,還好吧。你這傢夥可以一星期見不到幾次。」西邊下鋪的老三淩明天道。

  「我當然好著呢!」岳瀚嬉笑著,「怎麼,我在外面聽有人要放高利貸啊。」

  「高利貸,現在也是不好借地!」西邊上鋪的老大李鴻圖道。他和淩明天都是黃垠本地人。

  「哦,你們這邊高利貸猖獗嗎?」東邊下鋪的老八韓金豆道:「我們那邊經常因為這死人。」

  「我們這,還行。死人很少。主要是那些放高利貸的小心,償還能力差的一般不借。他找有房子之類,能抵押東西的放。真正一窮二白的人,很少放。不然到時血本無歸,砍人都沒地方。」

  「現在,上銀行貸款要抵押,借高利貸也要抵押。誰還借高利貸。」

  「不一樣。銀行只有車子房子之類能抵押。高利貸什麼都可以,只要抵押的東西值錢。而且抵押和不抵押,區別很大。有抵押的不過三四分利,沒抵押的要六七分,甚至要一毛。」

  「這就差多了。」

  「明明機會來了,卻沒錢去抓。真氣人,這樣還不如不給機會。」屋裡談的正好,岳瀚思緒飛向一邊,「高利貸……」

  「老四,想什麼呢?」淩明天看到岳瀚在出神。

  「借高利貸!」岳瀚脫口而出。屋內一片沈寂。眾人都知道岳瀚的遭遇和困境,當初全班為他在黃大和其他學校四處募捐。他們每個人也都有借給岳瀚錢。

  「岳瀚,怎麼了?又缺錢,說,什麼事?兄弟幫你。」老大李鴻圖發話了。

  「對,別的沒有。錢我還有,不行讓我爸再給我寄,你要多少。」財主趙勇道。眾人都附和。

  「沒什麼,隨口說說。我是窮瘋了。」岳瀚無所謂道:「現在我孤家寡人一個,能缺什麼。」他心中記著回到黃垠前的諾言:不靠別人的施捨度日。更何況,朋友的這點借款對開網吧沒有多大用處。又何必讓同學縮僅褲腰。

  「沒事就好。如果有事就說。」李鴻圖道。

  「你們看電視吧,我去機房了。」岳瀚匆匆離開宿舍。他無法承受這樣的關懷。而且,他又想到另一個問題。

  「當初要是去借高利貸,小妹說不定能活下來。我怎那麼笨。」岳瀚心中一陣悲哀。無聲走到沒人處,獨自品味那種悲傷。



















0.015559196472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