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小龍女祕史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自從小龍女被尹志平姦淫蹂躪,失去了冰清玉潔的處女童貞後,再被黃蓉騙的離開了楊過,痛不欲生,從此一個人闖蕩江湖。這一日,走火入魔的傷再次復發,暈倒在一個無名山谷裡。這時剛好有一群穿著一身綠衣人的經過,這些人稱為首的人為谷主或師傅,這人就是隱世不出的絕情谷谷主公孫止。

公孫止帶著弟子們像往常一樣巡視谷外周邊,忽然,有個弟子發現前面有一團白色的東西,走進一看,是一個人躺在那。本想把那人趕出谷外,待走近一看,是一個姑娘,還是一個貌若天仙的嫡塵仙子。她靜靜的躺在那,讓人不敢碰觸,怕一碰她就會消失,怕是一個夢。

公孫止呆了片刻,回過神來,走近碰了下仙子,發現這不是夢,他碰到了她。公孫止心裡一陣激動,碰到仙子的手飄來一陣淡淡的幽香,甜甜的味道,還有一些花蜜的感覺。

公孫止知道這是真的後,再次大膽的看看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樣的美人會躺在自己谷外。直接搭上玉手的腕部,為她開始把脈。這公孫止,奇淫技巧樣樣精通,大概天天在山谷內無事可幹,只有專研這些吧。他的醫道也是一絕,稍作探查便已知道,這位姑娘受了很重的內傷。不管怎麼說,還是先就回去再說吧,想著便直接把小龍女托在背上,親自背回去,連弟子幫忙都不準。

公孫止把小龍女背回絕情谷後,趕忙把自己珍藏的療傷聖藥拿出來,喂小龍女服下,為她運功療傷。累了的時候,就坐在床邊靜靜的看著小龍女那絕美,不帶一絲煙火的臉。公孫止是越看越癡,完全不準旁人靠近這裡半步。

連著這樣看了幾日,公孫止已經癡戀上如仙子般的小龍女。小龍女幽幽轉醒過來,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雅致的小屋累,旁邊有個四十多歲的儒雅男人正看著自己。

公孫止見小龍女醒過來,竟然喜極而泣,待小龍女稍微清醒些後,把自己遇到她的事說了一遍,後問到小龍女芳名。

小龍女想著楊過,心裡一陣酸澀,脫口而出姓柳,大概是楊柳之意吧。

公孫止過後這幾天,天天都來探望他的柳妹,同時旁聽側記,打探小龍女有沒有愛人,有沒有丈夫。小龍女這時正是最心酸處,自然逃避的說沒有。公孫止心裡一陣狂喜,原來柳妹沒有愛人,自己應該有機會的。

通過幾日的精心照料,施以湯藥,小龍女的身體漸漸恢復了。從那以後,公孫止更是來的頻繁,而小龍女因為是救命恩人,也不好拒絕。一日,公孫止鼓起勇氣向小龍女求愛,小龍女面對這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公孫止被拒絕後,任然不死心,派女兒遊說小龍女。公孫綠萼和小龍女相處了幾天,小龍女對公孫綠萼熟悉了許多,便把自己和楊過的事說與他聽了,公孫綠萼聽後一陣感動,便把這事說與公孫止聽,希望公孫止能放棄小龍女。

自從公孫止知道這事後,心裡起了滔天巨浪,認為他的柳妹在騙他,其實她是在嫌棄自己。想著想著的,惡向膽邊生。做出了出乎他意料的舉動,當晚夜深人靜的時候,悄悄潛到小龍女的住處,用內力震斷門拴,沒發出一點響聲的走了進去。

這時的小龍女身受內傷,功力未複,一點都沒察覺有人進來。公孫止越走近呼吸越沈重,心裡抑制不住的衝動就要透體而出。當看到小龍女睡著的模樣時,他連最後的一點理智都失去了。

趁小龍女入睡,公孫止閃電般的出手,拉開被褥,連點小龍女幾個大穴。之後開始解開小龍女的衣衫,褪下小龍女的裙子,把小龍女脫得只余肚兜和內褲、玉體橫陣後,公孫止重重地壓在小龍女嬌滑玉美的美麗胴體上。

穴道被點,小龍女當即醒來。醒過來後,發現公孫止深夜在自己房間,又制住自己,壓在身上,她羞得花靨緋紅,嬌羞萬般之際,怎奈大病初愈,無力反抗,怎樣哀求也不能打動這只被色欲迷心的淫狼。

「谷主,你想幹什麼?」小龍女當即喊出

公孫止趕忙點了小龍女啞穴,看著公孫止因緊張和激動而變得猙獰的臉,小龍女心裡便知道,一會可能發生什麼事,可是周身穴道被點,連呼救都做不到。

公孫止看著小龍女除了肚兜和內褲外,一絲不掛的身體後,下身的陽物硬挺起來。他首先吻上小龍女的臉,然後是唇。吻著吻著,開始狂亂起來,在小龍女如玉的臉上舔弄起來。這樣的舉動把小龍女噁心的想吐,但是現在連動都不能動,只有任人擺佈。

公孫止舔弄了十幾分鐘後,才想起小龍女還有更迷人的地方,等著自己探索,手伸到小龍女背後一拉,白色的肚兜就解開來了,不過他不忙把肚兜扯下,而是直接隔著肚兜開始舔弄小龍女的玉乳。

公孫止張嘴含住小龍女雪白柔軟的乳峰,輕擦柔舔乳峰上面那嬌嫩嫣紅的可愛乳頭,一隻手握住小龍女另一隻柔挺飽滿、嬌軟可人的美麗玉乳,手指挑逗著小龍女聖潔的乳峰上那粒稚嫩紅潤、嬌挺傲聳的少女乳頭。

小龍女在公孫止舔弄弄下,漸漸起了感覺,畢竟有尹志平的經歷,已不是毫不知情事的處女。公孫止在小龍女玉乳上吻著舔著,他看到了兩個慢慢突起的兩點,知道小龍女已經有感覺了。這些男女情事,公孫止可是老手,谷裡有姿色的女弟子,基本他都搞到手了,自然知道小龍女的變化。

公孫止看到兩個凸點後,更是重點照顧那嬌嫩的乳頭。把渾身解數都用了出來,對著小龍女的乳頭是又吸又舔又咬,靈活的舌頭在被口水沁濕的白色肚兜上滑動,因為肚兜是絲綢的,舔起來特別潤滑,舌頭一掃即過,那種溜滑的感覺,使公孫止更是興致高漲。把小龍女的乳頭舔弄吸吮的「滋滋!」作響,慢慢的,就算小龍女多麼的不願意,但是她的乳尖還是站立了起來。

公孫止輪流在小龍女的胸前活動著,硬挺的乳尖把肚兜稱了起來,就像是兩個山峰上的小帳篷,小龍女已經開始春潮澎湃了。

「柳妹,你舒服嗎,如果舒服就眨兩下眼睛。」公孫止嘿嘿一笑說

小龍女的美目含淚,把眼睛瞟向一邊,不去看公孫止。

公孫止知道小龍女會是這反應,也不多說,一把扯掉已經被口水沾濕了的肚兜,肚兜一去,一下子,美好的風光就暴露在公孫止面前,那對不大不小的玉乳跳了出來,在山峰上的兩粒寶石硬挺挺的勃起著,周圍一圈淡粉色乳暈圍著,那是多麼的美啊。

公孫止的手顫抖著攀上玉乳,當玉乳被握在手裡時,公孫止才真正的感覺到,他終於碰觸到他心中的女神了。從開始的小心揉搓,到後面的有點暴虐的抓捏,小龍女的一對肉球在公孫止的手上變化出各種形狀。

小龍女也開始喘息了,微微的嬌喘,粉紅的臉頰,這都揭示著小龍女動情了。

由於小龍女早以失去了冰清玉潔的處女身,在那一次雲雨中、破瓜落紅時,嚐到了男女合體交媾的銷魂快感,再加上一根粗大的,硬梆梆的大雞巴滾燙地頂在柔軟的小腹上,小龍女被挑起了一股強烈的生理衝動,一種原始的肉體需要。

「唔……唔……唔……嗯……唔……」小龍女萬般嬌羞,雖被公孫止點了啞穴,但也不由自主地含羞嬌啼

小龍女的表現更是刺激了公孫止,他已經不能滿足於手足之欲,他一把撕掉小龍女的內褲,出現了較少,漆黑油量,但被梳理的很整齊的毛髮,在毛髮之間,一道小縫微微泛著水光。

公孫止另一隻手伸進小龍女的下身,挑逗著小龍女那嬌柔而捲曲的纖纖陰毛,然後也把手指插進小龍女那已漸漸淫滑、濕潤的嬌嫩陰唇中輕挖慢揉,直把小龍女挑逗得嬌羞無限、花靨暈紅。

「唔……唔……唔……唔……啊……你……唔……唔……唔……唔……」柔美的櫻唇間嬌啼婉轉

「看來柳妹已經做好了迎接我的準備!」公孫止自以為是的想到。

公孫止慌忙開始解自己的衣服,慌忙之間,居然一下子解不開,就直接一把撕開自己的一身黑衣,淫笑著壓上了小龍女的胴體。

小龍女的嬌喘越來越急促,嬌靨越來越暈紅,那含羞帶怯的少女乳頭也硬挺勃起,她下身玉溝中已變得淫滑不堪時,公孫止將早已硬的發痛的陽物在小龍女的陰戶外遊走,淺入,就是不插進去。他小心的解開小龍女的啞穴,

「柳妹,我真的好愛你啊!你知道嗎?我無時無刻的在想你,你嫁給我吧!你從了我吧。」公孫止說

「公孫谷主,本來我很感謝你救了我,可是你卻做出這種禽獸之事,我不會饒了你的。」小龍女說,說罷便欲大聲呼救。公孫止見小龍女要叫出來,急忙封上她的啞穴

「柳妹,你既然不願意給我,那我只有強取了。」說罷,公孫止一下整根插入後,便不作任何動作。

小龍女被公孫止一插到底,就算被點了穴,身體還是一下彈了起來,畢竟她只被尹志平進入過,而且匆忙了事,又幾個月不被插入過,可以說小龍女的小穴,現在和處女無異。

「唔∼∼!」小龍女一聲嬌喘,嬌靨暈紅,星眸欲醉,嬌羞萬般,嬌軀猶如身在雲端,一雙修長的玉腿一陣僵直,輕輕地一夾那「蓬門」中的「採花郎」,一條又粗又長又硬的大肉棒,已把小龍女狹窄緊小的嫩滑陰道塞得又滿又緊。

小龍女那緊窄的蜜穴,如何能隨承受公孫止這麼巨大的雞巴。尹志平那小小、細細的雞巴,雖然刺穿了她的處女膜,並且操了她整整有兩個時辰,但並沒有給她的穴帶來太大的傷害。今天,公孫止這樣一條足有七寸的粗黑大雞巴操進她的穴裡,如何能讓她不疼痛。

公孫止大的大雞巴深深地插入小龍女體內,巨大的龜頭一直頂到陰道底部,觸到了少女嬌嫩的「花蕊」才停了下來,當小龍女嬌羞而不安地開始蠕動時,他就開始奮勇叩關,直搗黃龍了。

公孫止本以為小龍女是處女,心想一下破了她的身,不會讓她不會太痛,等她適應後,再開始慢慢的抽插。但是當他抽插了幾下後,發現大雞巴的棍身沒有帶出處女的落紅,當即明白原來自己的女神也是個凡人,也是被男人上過的爛貨。

公孫止越想越氣,別人上她就可以,自己百般示好,把她當女神一樣供著,居然還不願意嫁給我。

小龍女本身也有感覺,從開始公孫止的溫柔,照顧自己的動作,到突然開始粗暴蠻幹的轉變。她不明白公孫止的轉變,不過她知道自己的身體感覺。

從最開始的插入,那種像把自己劈成兩半的破處一樣的疼痛,到現在慢慢的不清楚到底是痛,還是麻,還是癢的感覺。她覺得下身很難受,但是身體不能動,不然自己就能找到癢的地方了,但是公孫止的抽插能緩解自己的酥麻癢,每次公孫止的肉棒離開自己,小龍女心裡總是有點淡淡的失落空虛,但是每次的插入,總能暫時的緩解那種空虛,那種感覺不斷的誘惑著小龍女去追尋。

可能小龍女自己都沒發覺,自己不能說話的,但是喉嚨裡一直發出著低沈的聲音。發出些簡單的「嗯∼嗯∼!喔∼喔∼!」的聲音,那些聲音有時急促,有時酣暢悠長,不斷交織著。

公孫止的肉棒比尹志平的還要粗長,小龍女那嬌小軟滑的陰道本就緊窄萬分,他插在小龍女的體內不動,就已經令小龍女芳心欲醉、嬌軀嬌酥,公孫止再一抽插起來,更把小龍女蹂躪得嬌啼婉轉、死去活來。只見小龍女那清麗脫俗、美絕人寰的嬌靨上羞紅如火。

「果然是爛貨,插幾下就發情了。」公孫止見小龍女已經發情,想罷更是加快抽插的速度,把小龍女的玉腿抗在肩上,把她的屁股擡了起來,俯下身子,開始啃咬小龍女的乳頭。

上下同時被公孫止攻擊,小龍女的聲音越來越急促,臉也越來越紅,就像紅撲撲的蘋果一樣誘人。

「唔∼!嗯∼∼唔∼嗯∼∼!輕……輕點,唔∼嗯∼!唔∼∼嗯∼輕……輕一點!嗯∼唔∼∼!輕……請……你輕……輕一點!唔∼嗯∼∼!」

最後,當公孫止在小龍女緊窄的嫩滑陰道內抽插了四、五百下後,他的大雞巴深深地插進小龍女蜜穴深處,碩大渾圓的滾燙龜頭緊緊地頂住最深處的子宮頸,把一股股又多又濃的陽精,直射入小龍女火熱的子宮內。

小龍女雪白的嬌軀一陣輕顫、痙攣,那蜜穴深處萬分敏感、嫩滑陰核被公孫止的陽精燙得一陣不由自主地哆嗦、酸麻,少女那修長優美的玉腿高高揚起,繃緊、僵直,最後嬌羞萬分地盤在了公孫止的腰上,把他緊緊地夾在下身玉胯中,從陰道深處的「花蕊」射出一股寶貴、粘稠膩滑的玉女陰精。

「唔∼∼!」小龍女一聲淫媚入骨的嬌喘,小龍女俏臉含春、桃腮羞紅,香汗淋漓,芳心嬌羞萬分。沈浸在那男歡女愛的銷魂蝕骨的雲雨高潮中,小龍女下體淫精穢物斑斑,片片狼藉。

極樂銷魂的高潮中,多次泄身的小龍女,下身又是淫精穢液片片,那修長的玉腿間陰精愛液斑斑。

兩個人就這樣癱在一起,一起享受高潮的餘韻,公孫止的肉棒插在小龍女的蜜穴裡,享受著小龍女的陰道嫩肉還在高潮餘韻中的糾纏擠壓。在小龍女濕淋淋,熱乎乎的蜜穴內,公孫止的肉棒就像在做全身按摩一樣舒爽,這種感覺使得公孫止不願意離開小龍女的肉穴。不過這慾望一泄,公孫止的理智慢慢的恢復過來。

「這情況下怎麼辦?我是愛柳妹的,我怎麼能傷害她呢!可是我已經做了,我已經得到她了,怎麼辦?如果她怪我,這可怎麼辦啊?」

「既然做了,怕什麼,不如就完全的霸佔她。你想想,那完美的身體,如果你不想擁有,你就不是男人。而且你不要,她也會躺在別的男人懷裡的,讓給別人,不如自己來做那個男人。」這時,公孫止內心深處有個聲音不斷的給他說

「柳妹,你真的好美,我真的好愛你。可是,你就是不願意接受我,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公孫止說完,為小龍女重新蓋上被子,親了下小龍女的小嘴後就出去了。

第二日早晨,公孫止就告訴別人,小龍女舊傷復發,需要靜養,誰都不能去打擾她。而他自己為想救她的辦法,而把自己關在書房中。

當然,這只是公孫止的說法,他自己在書房內考慮,要怎樣才能留下小龍女。他東想西想,想了一天都沒想到好辦法,想的頭都痛了的時候,隨手翻開了祖宗以前留下的書,看了幾下,就被裡面的內容吸引。

原來這本書是以前唐朝時,在皇宮當御醫的一個老祖宗留下的一份記錄,裡面記錄著當時皇宮裡的大大小小的各種黑暗的事,還有控制女人的方法。隨即,公孫止開始仔細研究起這書來。

之後,公孫止在丹房忙了兩天一夜。終於按照秘錄上的藥方,配出了以前宮中皇帝用來懲罰女刺客的丹藥。這種丹藥是把有武功的女人的真氣,轉化成催情的魅魔真氣,只要吃了這藥,那女子的真氣就會自動轉化為這種真氣,這種真氣有催情功效,只要服藥者一運真氣,就會把催情的真氣帶到全身使人發情需要交合,這種藥本來是皇帝為了懲罰和玩弄那些來刺殺的俠女的。

不過經過公孫止的老祖宗的研究改進,增加了些其他的功效,這種藥現在吃了只要不用真氣就沒事,只有在動用真氣時,才會有反應。不過這藥會刺激和改造人體,會增加受藥者身體的敏感度,使受藥者更容易泄身,在泄身同時,會在身體裡產生一種能量,這種能量會轉化為功力,如果是男女一起,雙方都會受益,如果是一人,那就是一人獨得好處。

這本是公孫止的老祖宗想留給後代夫妻雙修的,可是沒有人重視過,反而認為是邪術,沒有人敢去碰,以致公孫家敗落隱世。這種藥如果吃的時候,受藥者本身武功越高,效果越好。但是這就有個問題,吃了這藥,只要一動真氣就會發情,那不是沒用嗎?當時這個老祖宗就想到這問題,研製出了暫時壓制魅魔真氣催情效果的藥。這藥吃後能半日內用真氣而不發情,而公孫止就看中這點,用來控制小龍女。

這一個月,公孫止封住了小龍女的真氣,限制了小龍女的活動。不過,至少小龍女不用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不能動了,同時,公孫止還派人隨時看著小龍女的一舉一動,而小龍女武功被封,她本身的力氣,連一個十歲的少年都比不過。所以絲毫找不到機會逃跑,而因為真氣被封,所以她也不知道身體的變化,只是有時自己會突然下體濕潤,非常的渴求有東西來填補自己。不過古墓派的武功對心境的修煉效果很大,所以這些衝動都被小龍女壓下了。

公孫止天天都要過來看望小龍女,陪她聊天,安撫她那顆被尹志平、黃蓉連連傷害的心。使她感到,只有公孫止才是她的知音,黃蓉的一席話,也使她對楊過的感情得到壓制,對公孫止有了一種日日盼望見面的心情。這樣,又過了近十天。

公孫止算了算,時日差不多了,便再次來見小龍女,並解開了她的真氣。

「柳妹,你的傷好了。我知道你想走,可是我想你留下,所以我們來打個賭。如果你能打贏我,我就放你走,不過如果你輸了,就要嫁給我。」公孫止柔情的說

小龍女聽後,知道這是機會,滿口答應。

他們當即就在房間裡打了起來,小龍女一記劍指終南使出,發覺自己的真氣威力大了很多,打起來更有信心了。而公孫止一直處在防守,偶爾攻幾劍,也沒什麼起色。

小龍女眼看把公孫止壓制的不能還手,出手更是越來越快。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胯下的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了,乳頭也凸了出來,就算有肚兜在裡面,也壓制不住乳頭的勃起。

小龍女全心的投入戰鬥,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變化,公孫止則一直留心小龍女的表現。發現小龍女的臉,已經開始紅粉起來,乳頭也是勃起了,隱約可見。在躲過小龍女踢來的一腳時,聞到小龍女獨特的淫水味,便知道小龍女已經快差不多了。

而小龍女這番連攻下來,也覺得有點累,便停下攻勢,準備休息下。而公孫止見小龍女停下手了,他可不幹了,他想讓小龍女的真氣加快流到她的全身,所以馬上搶攻上來。而小龍女卻越戰越苦,越來越難受。等她停下時,一直喘著粗氣,雙頰緋紅,雙眼嬌媚含淚,很是勾人。

看到小龍女的反應後,公孫止知道自己成功了,這個美人從今以後是自己的了,發出了得意的笑聲。

這天深夜,公孫止查夜歸來,遠遠望見小龍女的房間仍亮著燈光,他就走了過去,剛到窗外,就聽到屋裡有嘩嘩的水聲,原來小龍女以為沒有人會來,就關上門洗澡。公孫止本就是一個好色之徒,這個大好機會如何會放過,他悄悄走到窗下,用舌頭在窗紙上舔了一個小洞,向裡望去,頓時一股慾火在心中升起。

只見小龍女赤裸的坐在浴盆中,水剛剛沒過她的腰部,兩隻尖挺豐滿的乳房不住的晃動,乳房頂端是兩個粉紅色的小小乳頭,公孫止想不到這麼美麗清純的小龍女竟會有這麼大的乳房,小龍女用手把水撩到自己的身上,一雙乳房不住的顫動。

一會兒,她從盆中站起來,一個潔白無瑕的胴體,完全呈獻在公孫止眼前,那纖細的腰肢,腰下是豐滿的臀部,小龍女轉過身來,正面是平平的小腹,再向下是一片不太茂密的穴毛,兩腿之間是若隱若現的粉紅色小穴,從濕透了的穴毛下,都看得到它那肥嘟嘟的小嫩肉的身形。

小龍女清潔自己蜜穴時,感覺自己有一股很強的空虛感,好像想要什麼東西納入其中,一去感覺,就發現自己下身火熱,好像被火燒一樣,渾身像螞蟻在咬一樣,酥麻難耐,很是敏感。嘴裡也是口乾舌燥,不由的伸出粉嫩的小舌去舔雙唇,很是性感。而胸口很是苦悶,很想在胸口處揉捏幾下。

小龍女感受著身體的變化,不自覺的,手握上了自己的玉乳不住的揉搓,有時還彈幾下已經勃起,變得血紅的乳頭。另一隻手,亦不自覺的探到了自己的下身,這時小龍女下體早已完全濕透了,淫水就像是溪水一樣,不住的流下,不一會就流了一灘。

而小龍女的手就在下體上來回的揉著,好像還不過癮,不時的捏捏挺立出來的陰蒂,小龍女的陰蒂完全勃起了,公孫止從窗外都看得到它那肥嘟嘟的小嫩肉的身形。

小龍女很快就達到了第一波高潮,跌坐在浴盆旁邊地上。自慰中的小龍女,突然高昂急促地呻吟起來,然後穴內湧出一大股水,原來小龍女潮吹了。噴出的淫液流到小龍女屁股下,使得小龍女屁股周圍一大灘水都是她的淫水。而剛剛才達到一波極致的高潮才沒多久,還躺在自己淫水裡,享受著高潮餘韻的小龍女,覺得自己的小穴又燃了起來,這次燃的更是厲害,好像要把自己下半身都要燒掉一樣。

公孫止見剛剛才高潮過的小龍女又開始自慰後,暗道這魅魔丹果然霸道。

公孫止看到這,恨不能立即衝進去,用自己的大雞巴插進小龍女的蜜穴裡。但他克制住了這種慾望,因為他要從長計議。

第二天晚上,公孫止又照例來到小龍女的房間,同她一起吃晚飯,他們一邊吃一邊聊著,已到了無話不說的地步,小龍女好像有無數的話,要向公孫止述說,想述說自己過去的不幸和遭遇,但一些話又實在不方便說,加之她剛來時只說了自己姓柳。這些天來,公孫止只和她談了一些谷中的情況,和一些有趣的往事,並沒有深究她的來歷。吃完飯,他們坐在椅子上,喝著茶互相聊著天,公孫止看到是時候了。

「柳妹,有一句話,我不知該不該說。」公孫止對小龍女說

「公孫谷主,我的命是你救的,有什麼話但說無妨。」小龍女答。公孫止站起來,走到小龍女的座前。

「我從見到你的第一天起,就愛上了你,我一天見不到你,就像缺少了什麼,柳妹,你嫁給我好嗎?」公孫止握住小龍女的手說,小龍女一聽,嬌軀猛的一震,因為她想起了楊過,她不由得搖了搖頭。

「為什麼?柳妹,難道我對你不夠好嗎?」

「你,你別問了。」小龍女想起自己的往事,不由得伏在桌上哭了起來

「柳妹,你怎麼了,有什麼委屈向止哥哥說好了。」公孫止說,手撫摸著小龍女的長髮和後背。小龍女「哇∼!」的一聲哭的更厲害了,一下子撲到公孫止的懷裡。

「柳妹,你若是嫁給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受一點委屈,我一定會好好待你。」公孫止摟著小龍女的腰說

小龍女聽到這句話,不由得想起黃蓉對她說,不能嫁給楊過的事來,就擡起頭,用含著淚的美麗大眼睛看著公孫止。

公孫止是何等樣人,他立刻從小龍女的眼中,看到了她的默許,於是他親吻著她臉上的眼淚。小龍女閉上了眼睛,公孫止更加大膽,在小龍女的櫻唇上輕輕吻了幾下,就用舌頭頂開她的玉齒,探進小龍女的口中,小龍女也主動伸出小舌與公孫止的舌頭攪在一起,手摟住他的後背。

公孫止一隻手從小龍女的後背移到她的胸前,隔著單薄的衣服,輕揉著小龍女的豐滿的玉乳,小龍女發出了甜美的哼聲。

「柳妹,舒服嗎?喜歡嗎這感覺嗎?」公孫止見小龍女主動求歡高興的道

公孫止把小龍女抱起,平放在床上,繼續親吻著她。一隻手伸過去,解開她的腰帶,向兩邊解開她的衣裙,露出裡面雪白的肚兜,小小的肚兜遮擋不住小龍女性感的身體,兩隻豐滿的玉乳彷彿要頂開肚兜,頂端兩個小小的突起是她粉紅色的乳頭,下腹部那一片是黑黑的穴毛。公孫止一邊撫摸小龍女光滑潔白的身體,一邊去解她背後肚兜的帶子。

「嗯∼∼!不……不要。」小龍女雖然喃喃地說著,但還是配合著公孫止擡起上半身,讓他扯下帶子,頓時,一個潔白晶瑩的嬌軀完全裸露在公孫止眼前,小龍女羞澀的閉上眼睛。

公孫止的手按揉著小龍女的玉乳,一隻手竟握不過來,是那樣的柔軟,輕輕的撚著乳頭,感到乳頭在他的手指間慢慢變硬。他的嘴向下移去,親吻著她的乳房,含住她小小的乳頭,吮吸著。小龍女昂起頭,輕輕的呻吟著。

公孫止起身脫光自己的衣服,只見他足有七寸長粗黑的大雞巴早已硬硬的挺了起來,他低下頭繼續吮吸著小龍女的乳頭,一隻手向下摸去,滑過她平平的小腹,來到她黑黑的但不算太茂密的穴毛上,摸了一陣,又向下,終於摸到了小龍女那溫熱、柔軟的蜜穴上,他先在外部按揉了一會兒,就用兩個手指分開小龍女的大陰唇,中指準確的按在她的陰蒂上。

「啊∼!」小龍女渾身一顫,嘴裡叫了一聲,左右扭動著她豐滿的臀部,雙手伸出摟著公孫止的身體。

公孫止伏在了小龍女身上,由上向下吻去,豐滿的乳房、平平的小腹、黑黑的穴毛,最後來到她緊閉的蜜穴上,他用雙手分開她的大陰唇,露出裡面粉紅色的陰道,裡面早已流出了瑩晶的淫液。

由於小龍女自小食蜂蜜。所以她的淫液有一種花草的香氣,公孫止不禁用口對上去吸食起來,不時把舌頭捲成筒狀,向她穴裡面伸去,並且用鼻尖去頂著她的陰蒂。

不一會,只見小龍女的淫液已經把床單濕了一大片,公孫止看是時候了,便又向上吻起小龍女的嘴來,下面粗大的大雞巴擠開她的大陰唇,向她那細細的、自己只操過一次的蜜穴裡插了進去。

「啊∼!止哥哥,輕點,我疼!」小龍女呻吟著說。

公孫止答應著,輕輕在小龍女緊緊的蜜穴裡抽插著。漸漸的,小龍女感到蜜穴裡不疼了,還有些發癢。於是,她擡起雙腿,盤在公孫止的腰上,不時挺起蜜穴,方便公孫止插的更深入,但嘴裡只害羞的發出壓抑的呻吟。

公孫止一邊抽插著,一邊觀察著小龍女的表情,見她發起浪來,便支起上半身,大力的操了起來,小龍女一雙豐滿潔白的乳房被他操得來回顫動,嘴裡也終於大聲的發出浪叫。

「啊∼∼!止哥哥,我好癢,往……往裡插,啊∼∼!插死我……我吧!」

公孫止低下頭去,見自己粗黑的大雞巴在小龍女粉紅的穴裡抽插著,帶動著她的陰唇外翻陷入,穴的上方是一顆紅紅的陰蒂。每當大雞巴插入小龍女的穴中,都發出「叭唧、叭唧」的聲音。他又伏下身,胸口緊緊壓住小龍女豐滿的乳房,揉動著。

「柳妹,要說操你,我在用大雞巴和你操穴。」公孫止一邊對小龍女說,一邊抽插著

「啊∼∼!是,止……止哥哥用力,用大雞巴操……操死妹妹吧∼啊∼∼!止哥哥的大雞巴真粗、真長。操在妹妹穴……穴裡好舒服。」

公孫止從小龍女的蜜穴裡抽出大雞巴,下了床,站在床邊,讓小龍女躺在床邊,蜜穴與床邊齊,大大的分開雙腿,向公孫止展開被他操得成了一個圓圓黑洞的蜜穴,小龍女手抓住公孫止的大雞巴,向自己的蜜穴裡插去,公孫止見大雞巴對在她的蜜穴上,便用力「叭唧∼!」一聲,一下子全部插了進去。

「啊∼∼!」小龍女喊了起來

「嗯∼∼!止哥……哥哥的大雞……雞巴真長,操到妹妹的穴心了,啊∼∼!把妹妹的穴操……操爛!啊∼∼!」

公孫止猛力的操著小龍女,每次都把他七寸多長的大雞巴一操到底,小龍女全身顫動著,那一雙乳房上下擺動,一雙粉紅色的小乳頭抖成一朵小花。公孫止一邊猛操著,一邊伸手抓住她的乳房按揉著,撚捏著小乳頭,小乳頭在他手中硬硬的變大。

「啊∼啊∼∼!止哥哥的大雞巴,快……快把妹妹的穴都操穿……穿、操裂了。妹妹從……從沒有這麼舒服……舒服過,啊∼∼!用……用力,把你這個愛操穴的妹妹操死吧。啊∼∼!用力!」小龍女顫動著浪叫著。

小龍女雙手抓住公孫止按在玉乳上的手,雙腿圈住他的腰。扭動著臀部,夾緊蜜穴,使公孫止操的更加舒服。

公孫止往日見到的是小龍女清純秀麗的外表,沒有想到在魅魔真氣的作用下,今天她被自己操了之後,竟變成這樣的浪貨,這不僅使他的慾火大起,更加用力的猛操著。

操了快一個時辰了,小龍女感到公孫止的大雞巴在蜜穴裡變得更粗、更長,並且更加用力的操著自己,不禁一股陰精從穴深處噴出,射在公孫止的大雞巴頭上,公孫止也忍不住,一股股精液射進小龍女蜜穴的深處,大雞巴也在她的蜜穴中漸漸縮小,被擠了出來,只見小龍女的蜜穴口向外流著精液,和她的淫液的混合物,從她的穴口一直淌到床上。

小龍女閉著眼睛躺著,胸口劇烈的起伏,公孫止也大口的喘著粗氣,緊摟著小龍女,親著她散發著紅暈的臉,按揉著她的乳房,撚捏著仍然硬硬的乳頭。

過了好一會,小龍女從興奮中恢復過來,仔細打量著已經睡著的公孫止,見他並不十分英俊的臉,卻有一種男性的成熟。他的胸前和腹部有著發達的肌肉,再下去是十分茂密的雞巴毛,在雞巴毛的包圍下,是那只操過自己蜜穴的大雞巴,雖然已經軟了,但仍然是粗粗的、長長的。

小龍女不禁伸出手去套玩、撥弄著公孫止的大雞巴,只一會,就見他的大雞巴又硬了起來,向上直起來,小龍女覺得很好玩,便跪在他的身旁,用口吸吮著大雞巴,一陣陣快感使公孫止從睡夢中醒來,見小龍女著實太性感了,只見她跪在那裡,翹著她豐滿肥白的大屁股,在吸吮著自己的大雞巴,那一雙因她伏身而下垂的乳房顯得更大,隨著她的動作而晃動著。

在小龍女舔弄公孫止的大雞巴的時候,公孫止也在舔小龍女不斷流水的蜜穴,公孫止雙手分開小龍女的陰唇,露出了裡面粉紅的嫩肉,他伸出兩只手指,分開小龍女的嫩肉,只見小龍女陰道的盡頭有個小孔,那個小孔不停的收縮,然後噴出大量的淫水,而陰道兩旁的肉壁,也在不住的顫抖收縮,好像要把什麼東西吸進去一樣。

這樣的美景,使得公孫止都看的癡了,情不自禁的伸出舌頭,讓自己的舌頭能夠進去到小龍女陰道的更裡面,然後鬆開手指,舌頭上馬上傳來被滑膩的嫩肉吸住糾纏的感覺,小龍女也因為公孫止的行為,而舔弄搓動的更快,更投入了。

公孫止在陰道裡舔弄了一會兒,看到陰部頂上那翹起,伸出頭的肉芽,晶瑩剔透的在那陰戶頂上閃耀著,一看就有食欲,想要把它吃掉。

公孫止轉而開始逗弄小龍女小巧可愛的的陰蒂了,在公孫止的逗弄下,小龍女的陰蒂又勃起伸出了些,看著就有點像男人的小龜頭,公孫止對著小肉芽是含在嘴唇之間拉扯,被牙齒咬著來回旋轉搓動,又或是用舌頭去彈弄這個小東西。

小龍女被公孫止玩的直翻白眼,幾乎隨便咬幾下陰蒂,小龍女的陰道就要噴一次水,達到一個小高潮。

「止哥哥,不要再弄我了!啊∼∼!我……我受不了了∼啊∼!喔噢∼∼!啊∼哈!給我吧,我要啊∼!讓我解……解脫吧!啊∼∼!」

小龍女被公孫止玩得是在受不了,哭天喊地的叫道,說著又達到個小高潮。公孫止看到小龍女那欲火中燒的淫媚樣子,覺得天下最美的女人就在這裡了。

「你想要什麼?我能給你什麼?你不說,我不知道啊。」故意裝作不懂小龍女的話說道,完全不理小龍女的求歡要求,繼續挑逗小龍女。

「我也不……不知道要什麼,啊∼噢∼∼!只想要……要東西……嗯∼!來呀∼∼!」小龍女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有淫媚的叫到

「把……把我底……底下填滿!啊∼呀∼∼!」

「那柳妹,你跟我一起說,好相公,快把你的大雞巴,插到小淫婦的小淫穴裡來吧,小淫穴只要相公的大雞巴插啊!」公孫止完全的停下了手指和舌頭,教小龍女說下流話。

「好相公,啊∼!快把噢∼∼!把……你的……你的大雞巴哦∼∼!插到小淫婦的小淫穴裡來!啊∼∼!」最後小龍女基本是吼出來的

「好相公,快……快快啊∼∼!插我……插我呀!」因為公孫止停下來教小龍女說淫話,搞得小龍女剛得到舒緩的欲火又燃了起來。

「趴在床上,把屁股擡起來。」

公孫止見差不多了,一拍小龍女的屁股說,小龍女聽話的擡起了屁股,只見兩片陰唇已經完全打開,裡面的嫩肉也殷紅充血,小龍女已經準備好了,準備好隨時被公孫止姦淫。

公孫止在小龍女胸前使勁的揉捏、拉扯小龍女硬挺的乳頭,不過這粗暴的動作,卻引起小龍女的接連的淫叫呼喊,公孫止這次一插到底,沒有一絲阻礙,小龍女的裡面淫滑不堪,陰道裡的嫩肉在大雞巴進入後,馬上吸入,糾纏攪動起來。公孫止差點就泄了,馬上固守陽關,才沒射出。

公孫止壓著小龍女這樣一個千嬌百媚、嬌羞可人的絕色少女,那嬌滑雪嫩、一絲不掛的嬌軟裸體,公孫止只休息了一會兒,那大雞巴又硬梆梆地頂在了小龍女仍火熱濕滑的下身,他分開小龍女修長優美的玉腿,把大雞巴深深地刺入小龍女緊窄的陰道,直搗黃龍,抽插起來。

「唔∼啊∼!啊∼!輕點,啊∼!噢∼∼!輕……輕點!噢∼∼!嗯∼啊∼!」小龍女又被抽插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

「真是個尤物啊,柳妹,我是不會放手的。」公孫止深吸一口氣,感歎道,然後開始拼命的抽插起來。

小龍女是腰扭得急,公孫止是插得深,小龍女被公孫止插得是喜極而泣。

「相公……相公!你……你要插死……插死我啦∼∼!我要……要死啦!啊∼!噢∼∼!」小龍女昂首狂叫

由於已被挑逗起了狂熱的肉欲淫焰,一種渴望被佔有、征服,渴望被充實、緊脹的原始生理衝動,使小龍女一次又一次和公孫止合體交媾、雲雨交歡,小龍女一次次被姦淫蹂躪得死去活來、嬌啼婉轉地含羞承歡、溫婉相就,她挺動著雪白俏美的玉臀,和修長玉滑的美腿迎合著他的抽出、插入。只見雪白的床上,一對一絲不掛的男女行雲佈雨、淫亂交歡,好一副春色無邊。

最後,他們足足幹了又三個時辰才鳴金收兵,整個房間裡全是淫液的味道,到處都灑滿了小龍女的帶有花香的淫水。到最後實在是沒有體力了,兩人是手腳交纏在一起,公孫止的大雞巴還插在陰道裡,就困頓的睡著了。而他們身下的被褥濕的能扭出水了,沒有一個地方是乾的。

公孫止走後,小龍女還是花靨嬌暈,俏臉羞紅,嬌羞無限。只見小龍女下身陰精穢物流了滿床,淫水愛液狼藉斑斑,不堪入目,小龍女只好羞紅著臉,支起還有幾分酥軟的嬌軀,清理著床單上那些羞人的淫漬穢物。

此後,由於本身武功不及公孫止,小龍女被軟禁了起來,公孫止不準她離谷一步,夢想長期佔有這溫婉柔順、秀麗清純的絕色美人,那無與倫比、完美無瑕的美麗胴體,他常常不顧小龍女的反抗、掙扎和哀求,強迫小龍女和他交歡、巫山雲雨,行那男女交媾之事。一旦小龍女不從,他就強行把小龍女剝得一絲不掛,壓住小龍女雪白美麗的玉體,分開小龍女緊夾不開的修長玉腿,勇猛叩關、直搗「花芯」。

由於生理上的自然反應,小龍女往往都被公孫止挑逗起強烈的生理需要,當他的大雞巴直插入小龍女嬌小緊窄的陰道內,粗野地抽插衝刺時。小龍女也就只有羞澀無奈、嬌柔婉轉地含羞呻吟,嬌啼婉轉地和他交媾合體、淫亂交歡,半推半就地挺送迎合,直到被公孫止蹂躪得死去活來。






















0.014724969863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