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穿越異界之欲望女神21~30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正文 二十一聖水也是壯陽藥



“啊~~嗯~~”少女婉轉清脆的呻吟聲在迷月樹林間飄蕩,“呼呼~~”男子的喘聲應和著,一高一低宛如比翼的雙飛鳥在奏唱世間最完美的愛情之歌。



    忠于職守站在不遠處隱祕地方守衛的哈里斯拱供盧卡,擔心道:“盧卡,海因斯大人是第一次,他應付不了一個中了媚情花毒的女人,我們要不要?”他做了一個敲打的動作。



    魔法師的身子很羸弱,海因斯大人也同樣如此,他要是被靈這個女仆折騰得元氣大傷,古爾圖家族會將靈撕成碎片的。因為海因斯大人是古爾圖家族潛力最深的魔法師,說不定能進階成可以施展禁咒的聖魔導師。一個禁咒足以毀滅一個中型城市,聖魔導師是家族傲視于其他家族的依憑,是國家淩駕其他國家的法寶。



    “將他們兩個都打昏?”盧卡瞥一眼他,嘲笑道:“你會被大人永遠記恨的。再看看,實在不行再說。”男人的第一次如果做了一半就被別人打昏,那絕對是人生莫大的恥辱。



    他們的擔憂是正確的,昂然初次被女體包裹的海因斯抵抗不了龍靈兒的瘋狂吞吐,很快噴了人生第一波生命華,無力地癱軟在她的身下。



    “嗚~~海因斯。”龍靈兒妖媚的眼睛水汪汪地望著他,嬌軀不滿地扭動著。她的花死命地含住昂然不肯讓它退出,可是,噴后疲軟了的昂然無法帶給她任何快感了。



    “靈,呼呼~~我親愛的,你等等,呼呼,馬上就好。”海因斯氣喘籲籲道,左手憑空出現一個翠綠色的水晶瓶,將里面的半瓶體一股腦兒全部喝下。



    “我的諸神啊,大人他在喝什麽?”高度關注他身體狀況的哈里斯目瞪口呆,“他居然將價值連城的【生命女神的恩賜】全部喝下去了!浪費,用在這種事上絕對是浪費!”



    生命女神的恩賜,一口就能馬上讓生命體的體力力恢復到最佳狀態,是生命女神神殿大祭司制成的聖水,一年才制成一瓶,從來都是有價無市。



    “好了,我們離遠一點吧,大人不會有事的。”盧卡一把拉住他向外拖,半瓶生命女神的恩賜,要哭的是靈這個女奴了。



    龍靈兒估計海因斯喝的是某種恢復體力的魔法藥劑,即使被情欲折磨地快失去理智,她依然掙扎著道:“啊~~不要硬撐,海因斯,我,能忍著。”



    語音剛落,她突然怔住了。好厲害的魔法藥劑,比傳說中的壯陽藥來得還要厲害。花里疲軟的昂然立刻挺立起來,將她的花徑撐開,頂端正中花徑深處的城堡之門。



    “唔……好漲。”龍靈兒忍不住挪動粉臀上下聳動,花貪婪地吮吸里面的昂然。



    “哦,靈,親愛的,你好緊,好熱。”海因斯雙手扶住她渾圓的蛇腰幫助她加快速度。昂然快速抽,每次都帶給他無限的快感。



    “海因斯,喔……不,太快了。”龍靈兒尖叫起來,大的昂然每次進出都讓她的花顫抖,陣陣激流竄至她的全身。



    “啊~~不,我不行了,不要了。”她胡亂地搖著頭,敏感的身子開始抽搐了。



    海因斯來之前她已經自慰發泄過一次,海因斯來之后讓她的情欲再次燃燒。騎在他身上好久,饒是她練過瑜伽的身體也疲倦了,身體的欲望沒有消褪,但體力已經跟不上了。



    二十二欲火燒身的魔法師





    龍靈兒累了,但喝下比壯陽藥還要厲害百倍的聖水的海因斯正是興致昂然的時候。他主動糾纏起她來,想在她身上找回剛才被壓在下面而失去的男人尊嚴。



    “喔,寶貝,我來。”情欲燒身的魔法師變得力大無窮起來,他一翻身把她壓在身下,將她的雙腿分開扛在自己的肩上,昂然對準花蜜泛濫成災的花猛地沖了進去,深深地一杆到底,撞擊到花徑深處的城堡之門。



    “啊~~”她身體最深處那塊似硬似軟的嫩抵得他好舒服!他仰天長吼一聲,掌控她的感覺實在太了!



    “啊……”龍靈兒再度尖叫,身體弓了起來,嗚咽道:“海因斯,嗯~~太深了。”最里面某個部位快要被他硬沖進了。一波波酥麻的快感從她的尾椎直接刺激她的頭腦,花徑一抽一抽地痙攣起來。



    魔法師永遠比別人懂得分析情況,海因斯雖然從來沒有過女人,但很快知道了女人的弱點,不,是掌握了龍靈兒的弱點。他拼命地攻擊花徑深處的城堡之門,龍靈兒呻吟得越厲害,他攻擊得越凶猛。



    “啪嗒啪嗒,”下體撞擊著她高高挺起的神聖之地,他低頭看著這里紅腫的花被自己壯的昂然一次次抽著,被迫發出“撲哧撲哧”的水澤聲。



    “呼呼。”他喘息著,有【生命女神的恩賜】做后盾,他絲毫感覺不到累,昂然堆積的快感讓他越來越興奮。



    “哦,親愛的寶貝,你太了,你永遠是我的。”他大聲贊美,被花里充沛的花蜜滋潤得更加長的昂然一顫一顫的,就要再次噴了。



    太強了!



    “啊~~啊~~海因斯,不要,救命~~”龍靈兒被他狂了幾百下后終于達到極致了,十指緊緊抓住身下的魔法師袍,扛在她肩上的大腿猛地伸得筆直,腿肌急速顫抖,花徑抽搐,里面的媚像無數張小嘴瘋狂地啃噬著還在抽地昂然。



    “喔,我的寶貝,我要被你逼瘋了。”海因斯咬著牙停了下來,昂然抵在不斷發抖噴灑生命華的城堡之門上。花徑在瘋狂地咬緊他的昂然,再不停下,他要噴了。



    不,想要持續享受這種快感就要控制自己!所以他讓自己停了下來,一邊強忍要噴的欲望,一邊享受昂然被啃噬的美妙快感。



    女人的愛之華噴灑著。他怒吼著,咬牙忍住被沖刷的極致快感。昂然的端口一張一合,好似在做最后的抗爭。絲絲奇異的能量快速通過端口進入了他的身子,他體內的火魔力和風魔力不受控制地騷動起來,吸引著自然界的風火兩種元素進入他的身子,成為他自身魔力的一部分。



    “啊,靈,怎麽回事?”被驚嚇的海因斯猛地顫抖,將混著【生命女神的恩賜】神聖能量的生命華噴到龍靈兒的花徑深處,被還在收縮的城堡吸了進去。



    【你的願望】



    要靈永遠是我的。



    【這是你一時的願望,你最大的願望是成為神聖魔導師!】



    “誰?誰在說話?”海因斯大驚失色,冥冥中誰在和他進行意識交流?



    是靈?不是!她的身子還在不由自主顫抖,臉色潮紅,媚眼輕閉,檀口微張,還沈淪在剛才的高潮余韻中。



    風輕輕地吹著,粉紅色的媚情花搖晃著向空中傾灑激發雌生命體情欲的花粉。





正文 二十三魔法師的調情技巧



為什麽會出現這種情況?



    魔法力增加絕對是好事,海因斯留了個心眼。



    媚情花的毒已經解了,龍靈兒得到了滿足,像饜足的貓咪一樣躺在花叢中休息,剛剛中過這種毒的人一時半會兒不會再中,但是【生命女神的恩賜】的神聖之力太強大了,剛剛噴了的海因斯又興奮了起來,伸手撫她的如象牙一樣潔白光潤的身子。



    “海因斯,不,我累了。”龍靈兒不依地扭扭身子,母親龍雪艷是床上的戰將,即使幾個男人同上也能應付,但她不行,她這是第二次,本不可能接受男人連續不斷的欲望。



    “靈,我親愛的寶貝,我好難受。”只要主人想,女奴絕對不能拒絕,海因斯不想強迫她,但他現在漲得好難受啊,渴望得到她的安撫。



    “親愛的,你休息,我自己來。”他俯身咬著龍靈兒的耳朵道,白晰文靜的手罩住她的椒,不輕不重地揉捏起來。



    埃瑞斯為了讓他開竅,曾經教他如何挑撥女人的身子,說女人的身子好比一張琴,遇到高明的琴師會發出天下最美妙的呻吟。



    “嗯~~海因斯,不要嘛~~”龍靈兒強撐著身子欲拒還迎。



    她不是白癡,自海因斯教她配置魔法藥劑就知道他對她的寬容已經超越了主人對女奴的界限。在這個世界,她渴望得到別人的關愛,一個強大的魔法師,對她有這樣的心思,她怎麽能不用心抓住他的心呢?



    “海因斯,吻我。”她羞澀道,第一次開口向男人求吻。



    “遵命,我的愛人。”海因斯看到了她眼中的情愫,立刻小心翼翼地吻上紅潤粉嫩的櫻桃小嘴,輕輕地摩擦著,舌頭猶豫地描繪她的唇形。



    啊,這才是真正純潔的處男啊,埃瑞斯那個混蛋是個情場老手,不知道吻過多少女人,惡心死了。



    龍靈兒到這個世界三個多月了,已經知道埃瑞斯是怎麽樣一個騎士了,在心中狠狠地厭惡了他一把,發誓海因斯如果一直這樣對她好,她會將自己最寶貴的愛情奉獻給他。



    伸手將他的頸脖拉下,她伸出俏舌頭和他的舌頭糾纏,一點點誘哄著進入自己的嘴唇中,貝齒輕咬。



    啊,該死的妖,被埃瑞斯那個家夥調教過一次后就這樣熟練了,不行,他不能做得比埃瑞斯差,一定要將埃瑞斯留在她身上的習改掉!



    海因斯想到靈曾經躺在埃瑞斯的身下呻吟,心中充滿妒忌,反客為主,立刻將她的俏皮舌頭裹住瘋狂地吮吸,將她口中的香津吸干,舌頭掃過她口腔的每一個角落。



    “唔~~呼呼,海因斯,你太瘋狂了。”龍靈兒螓首后仰,猛地掙開他的狂吻,大口大口喘息道。



    “靈,你是我的,我不會把你讓給任何人。”海因斯咬牙切齒道,與因為和她歡愛魔力增加無關,他無法忍受靈躺在別的男人身下呻吟。



    他對她動情了?



    龍靈兒正想問,突然大聲呻吟起來。“啊~~海因斯,輕一點。”她的一邊尖被他含在口中,大口大口吮吸著,一邊被他的手指捏著拉扯,讓她痛並快樂著。



    “靈,我的女神,你的身體無一處不使我瘋狂。”他大聲贊美著,嘴唇向下滑去,舌尖在她平坦細膩的小腹打轉,一只手指按住稀疏草叢里露出來得一點紅潤凸起。



    “哦~~啊~~你……”最敏感的花蒂被他細細搓揉,龍靈兒的情欲開始翻動,雙腿微微張開做出邀請的姿勢。



    猶豫了一下,海因斯做出了上等貴族絕不向下等情婦做的事情。伸手掰開她的大腿,他伏在她雙腿間,舌尖試探地挑逗顫微微的花蒂。



    “啊──”閃電般的快感立刻刺激了龍靈兒敏感的身子,她粉臀猛地向上一送,雙腿夾緊,雙手住了他的頭發里。



    “靈,放松點。”靈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的刺激吧?他就知道,埃瑞斯是不會做的。他將靈的花蒂含在口中,時而舌尖繞著它打轉,時而輕輕吮吸著。



    “哦~~海因斯,嗚~~”龍靈兒的眼淚禁不住留了下來,這是被尊重的感覺。



    艾米爾大陸的風氣非常開放,貴族玩弄府中的女仆很正常,杜尼拉爾莊園的女仆們多多少少都和男人們有過關系。她們時常私下里討論事,說有錢有勢的男人們很驕傲,他們寧可讓女人自慰或服食春藥也堅決不挑逗身份配不上他們的女人的欲。堂堂伯爵、一位高級魔法師伏在她這個女奴的腿間小心翼翼地顧及著她的欲望,沒有一點感情,他會願意嗎?



正文 二十四瘋狂的魔法師



心已經動了,身子自然特別容易動情。海因斯略帶尊重的挑情手法讓龍靈兒激動不已,花里的花蜜潺潺流淌,身體異常空虛,渴望和他進行靈與的結合。



    既然做到這一步了,還有什麽不能做呢?



    海因斯兩只麽指將漲紅飽滿的花唇掰開,舌尖探試著花,花蜜散發著靡略帶異香的氣味,他不禁品嘗了起來。



    “靈,哦,靈,有點淡淡的甜味,有點不知名的香味。”他驚訝道,捧住她粉嫩的嬌臀狂飲起來。舌頭努力伸進花,挑逗花徑里的媚。



    “啊~~不要,不行!哦~~”龍靈兒四肢發軟地任他品嘗,花徑因為被異常靈活的舌頭挑逗著,瘋狂地分泌花蜜。



    “不夠,多一點。”他大口大口地吞食著,逼著她多分泌點花蜜。



    “啊~~我不行了。”龍靈兒陡然尖叫,花徑瘋狂抽搐、擠壓著里面的舌頭,深處的城堡之門提前打開,噴灑出濃稠的愛之華。



    是這個東西嗎?他魔力突然增加和靈高潮到極致時流淌出來的東西有關嗎?



    抱有最后一絲清明的海因斯用舌頭接過特別熾熱的愛之華,一邊吞食一邊感應其中的祕密。



    味道比靈之前流淌出來了體濃了好多倍,里面有一種奇異的力量,分不清應該屬于哪種。這是女人都有的力量嗎,還是就身份不明的靈才有?



    呀,我干嘛管這些?我有靈就足夠了,不需要別的女人!



    海因斯搖搖頭,提升魔力的魔藥有很多,他喜歡靈絕不是因為靈能提升他的魔力。



    直起身來,看到龍靈兒滿臉潮紅,雙眼無神地望著天色漸暗的天空,他將她的大腿擱在自己的手臂上,一挺身,腫脹了好久的昂然沖進了依然還在顫抖的花。



    “嗚~~海因斯~~我不行了,啊~~你放了我吧。”龍靈兒呻吟著哀求著,還在高潮余韻中的身子又被他激起了一陣情欲的狂潮。只是連續三次高潮,她真的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只能任憑他的擺布。



    “哦,靈,你的里面依然還是那麽緊,呼呼~~讓我永遠想在你的里面。”他呻吟著喘息著,身子快速挺動,引誘讓她發出勾人心魂的吟哦聲。



    滿臉潮紅,柳眉緊蹙,媚眼迷朦,鼻翼抽動,紅菱檀口氣喘籲籲地發出略帶沙啞的呻吟聲,龍靈兒癱軟著讓他隨意進出她的身子,小手抓住身下的紅色魔法師袍,臀部的位置早已濕成一片。



    “嗚~~海因斯,你好了沒有?”她抽泣道,太多的歡娛讓她無力承受,偏偏看似瘦弱的魔法師在之前喝下的魔藥幫助下變成了無敵金剛,昂然的持續抽讓她的花開始麻木了。



    “靈,再忍一會兒,呼呼~~馬上就好。”感覺到自己快要爆發了,他突發奇想,想將體力異常充沛的魔力消耗掉一點。



    “加速。”他凝神輕輕念了一句話,淡淡的藍光閃過,他頓時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異常敏捷起來。呀,沒想到在這情況下,他也能將風系初級魔法使用成功。



    “哦~~靈,快接受我對你的奉獻吧。”



    他瘋狂地向龍靈兒進攻,大堅挺的昂然以三四倍的速度抽起來,頂端瘋狂地撞擊花徑深處的城堡之門。



    “啊──啊~~”龍靈兒陡然驚叫起來,無力的嬌軀像是在風中劇烈搖擺的殘花,顫抖著,掙扎著。



    “撲哧撲哧。”被摧殘了好久的嬌弱花發出垂死的呻吟,花徑無力地痙攣,城堡之門被迫打開,將最后的愛之華奉獻出來。



    “嗯~~”龍靈兒終于如願以償地昏死過去了,顫抖痙攣的身子依然被他控制著接受他的熱情。



    一百多下后,海因斯仰天吼,昂然硬生生進她身體最深處城堡,渾身抖索地將他的生命華噴進去。



    龍靈兒的身體沒有意識地抖動了幾下,將他的生命華全部收藏了起來。



    藍色的月亮升起來來了,它告訴媚情花叢中的一對有情人,他們已經連續交歡了五個小時,該停止了。



正文 二十五情婦的待遇



渾身好痛好痛,就像被石碾子碾碎了又重新拼湊起來一樣。



    呻吟了一聲,龍靈兒恍恍惚惚地睜開眼,發現自己並沒有睡在女仆房里,也沒躺在美麗的花叢中。金色的金屬床柱光滑明亮,四周垂下淡黃色的華麗床幃,床頂端的深紅色絲綢上繡著繁瑣的貴族紋章,紋章中央是一只張牙舞爪渾身冒火的金色獅子,這是古爾圖家族的紋章。



    這是哪里,是埃瑞斯的房間嗎?初夜醒來后龍靈兒看到的就是埃瑞斯床上的古爾圖家族紋章。



    “靈,你醒了,感覺怎麽樣?”耳邊響起男子關切的聲音。



    “海因斯,我……怎麽睡在這里?”龍靈兒嚇了一跳,大貴族的床不是那麽好爬的,他們翻臉無情后會說女仆愛慕虛榮,勾引主子墮落。



    她想翻身起來,卻發現自己被半坐起來的海因斯伸手壓住。



    “靈,你太累了,必須好好休息。”海因斯按住了她,小心翼翼道,“【生命女神的恩賜】已經被我用完了,我這里還有一點恢復體力的高級藥水,你喝一點怎麽樣?”



    他本身不是專職的煉金朮師,只會中低級的煉金朮,高級恢復劑是家族送給他的,因為魔法師的體力是眾所周知的差。



    “嗯。”好溫柔體貼的情人,龍靈兒沖著他微笑著,秀麗粉嫩的臉龐宛如春天盛開的桃花那樣嬌艷。



    “靈,你真漂亮。”呆呆地望著她,專研于魔法的暴躁魔法師不禁沈淪在這魅力無比的笑容中。



    呆情郎!



    龍靈兒嬌笑起來,“海因斯大人,你的藥水呢?”希望這個感情清純的男人永遠沈溺于魔法,不要被貴族們荒靡亂的風氣帶壞了。



    “呶,這個。”海因斯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一個藍色的水晶瓶,打開后遞到她的嘴邊。



    龍靈兒身子微微起來,就著他的手一口將里面的藥水喝光,砸著嘴巴道:“一股泔水味道,好難喝,魔法藥劑師們應該學會在里面加點水果的味道。”



    她是嬌生慣養的小公主,對別人的伺候非常習慣。現在她將海因斯當做自己最親密的男人,不由暴露出了尊貴的本來,絲毫不覺得海因斯這樣照顧她有什麽紆尊降貴。



    “嗯。”海因斯點點頭,看望她的眼神充滿猜測。



    她初來時已經是一名奴隸了,躬身低頭看不出和其他奴隸有什麽區別,但和她相處久了就知道她在小心翼翼偽裝自己保護自己。她對杜尼拉爾莊園里昂貴的物品看過新鮮后不再露出好奇之色,對一些珠寶首飾熟視無睹,恍如司空見慣。她在成為奴隸前一定身份尊貴!



    暖流從胃里立刻傳至龍靈兒的全身,她立刻感到渾身舒坦極了,原本疲倦無力的身子充滿了力氣,身上的酸痛也輕了好多。



    “海因斯大人,謝謝你。”眼睛滴溜溜地望著他,她的臉上泛起了紅暈。他赤裸著身子呀,而她,也是赤身裸體地躺在絲滑溫暖的魔獸毛毯里。



    “海因斯大人,我是怎麽回來的?”龍靈兒轉開眼睛道。



    “你昏倒了,我把你包好后施展一個輕身朮,將你抱到馬車上。”海因斯微笑道,他是魔法師,自然使用魔法力量了。輕身朮使她的體重變輕,他像抱著一片羽毛一樣將她抱上了侍衛回去叫來的馬車。



    “那我的衣服?”龍靈兒遲疑道,她沒有裸睡的習慣,而且現在身上很干淨,一定有人幫她清洗過了。



    “哈吉管家夫人帶著兩名女仆幫你清洗了身子,她現在去哈曼其幫你采購衣裳,你就先光著吧。要不,你先穿這一件。”海因斯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一件白色的長袍。



    “這是什麽?”龍靈兒好奇道。哈吉夫人幫她采購衣裳一定是海因斯的命令,從他對她的態度來看,他會收她為情婦,所以她不好奇自己的待遇發生變化,只好奇海因斯的空間戒指里有女人的衣服。



    “魔法學徒的魔法袍,我為你申請的。”突然想到她逃跑的事,海因斯一手撐在她的枕邊狠狠地瞪著她,怒斥道:“你為什麽要逃跑?你不知道奴隸是本逃不掉的嗎?逃跑的奴隸抓回來一定會被殺死的。”



    丈二和尚不著頭腦,龍靈兒奇怪道:“我怎麽可能逃跑?我有奴隸契約在身,壓兒逃不掉。我身上沒錢,雖然會配幾個魔法藥,但連買原料的錢都沒有,逃到哪里都很難生存。你看我的相貌,黑頭發黑眼睛,皮膚淡黃,鼻子扁平,怎麽看都和艾米爾大陸的人不一樣,沒有別人的庇護,我本寸步難行。”



正文 二十六愛情女神的祝福





原來她什麽都知道啊!



    聽她這樣說,海因斯神情立刻緩和下來,疑惑地問道,“你去迷月樹林做什麽?”



    “無聊,憂悶,想到自己活不了多久心里害怕。”龍靈兒憂傷道,“我想回家,我想母親,想七位叔叔。”



    她抽泣道:“我也是公主,母親疼愛我,七位叔叔視我如掌中明珠,如果他們知道我墮落成暖床的女奴,一定會大發雷霆的。可是,他們離這里實在太遠太遠,他們的勢力伸展不到艾米爾大陸來。他們救不了我。”



    “你是公主?”海因斯大吃一驚,看她平時隱藏很好,但偶爾會露出來的高貴氣質,他認為她出身貴族,但沒想到她是一位公主。



    “是的,我母親是一位女王。”龍靈兒很坦然道。母親龍雪艷擁有自己的皇,太平洋上的那個中型島嶼也在她的名下,她自然是女王了。



    “你是哪里的公主,有什麽証明你身份的東西?”海因斯神情嚴肅道,公主的身份非同小可。



    “阿爾特蕾絲王國的,你別問了,有東西証明又怎麽樣?那里離艾米爾大陸極其遙遠,永遠不可能和艾米爾大陸有任何邦交。”



    龍靈兒沮喪著臉道,“空間出現縫隙,我被命運之神捉弄,從阿爾特蕾絲王國轉移到艾米爾大陸,可能從此再也回不去了,公主的身份對一個女奴來說毫無意義。”掩著臉,她輕輕抽泣。



    似真似假的話讓海因斯相信了,因為空間的確會出現縫隙,只是這種強大的魔法從來只執掌在神祗的手中,其他種族只有達到神聖階才有自身穿越空間的能力。神聖階,只是一個傳說,艾米爾大陸已經三千年沒有出現神聖階強者了。



    他溫柔地安撫她,“別哭,我的公主,你永遠留在我的身邊吧,我會好好對待你的。”



    抖抖手中的白色衣袍,他嚴肅道:“這是魔法學徒的魔法袍,只要你穿上這個,別人是不敢對你怎麽樣的。”



    魔法學徒的身后有魔法師撐腰,即使有些天賦差的學徒永遠成不了魔法師,魔法學徒的身份也可以讓他們從魔法公會領到一個月三個金幣的生活補貼。三個金幣,足夠一個成年人不用工作的生活兩個月,所以魔法學徒的審核是很嚴格的。不過,古爾圖家的海因斯伯爵,火系高級魔法師親自申請一個叫靈?龍的十六歲女子做魔法學徒,魔法公會連人都沒見到就審核通過了。(海因斯?德?古爾圖魔法師會貪圖三個金幣?)



    “真的?”龍靈兒頓時喜笑顏開,還是海因斯善良,懂得為她考慮。



    “嗯。”海因斯頷首道。龍靈兒的魔法學徒証明已經被他盛怒之下燒毀,等有時間再到魔法公會補一張回來。



    龍靈兒是公主,醜陋的奴隸印記不該出現在她身上。他又從空間戒指里取出兩個魔法卷軸道:“靈,你的奴隸印記打在什麽地方,我現在就幫你解除掉。”



    為她解除奴隸契約!



    龍靈兒頓時欣喜若狂,猛地坐起身來,皓臂摟住海因斯一陣親吻,淚流滿面道:“海因斯,我愛你。你的善良不能不讓我愛你。我龍靈兒向這個空間的神靈們發誓,有生之年我會永遠愛海因斯的,除非他拋棄我。”



    她說她愛他。



    海因斯也激動起來了,正色道:“我海因斯?德?古爾圖向偉大的愛情女神伊莉亞斯發誓,我愛龍靈兒,即使身份會阻礙我們,愛情永遠不會消失。”他不敢許諾婚姻,因為貴族的婚姻一向有家族做主。



    陡然,金屬床上出現一片粉紅色光芒,粉紅的心形魔法圖形憑空出現,光芒大作后分成兩個一模一樣心形圖形,緩緩消失在他們的心臟部位。



    神啊,這是愛情女神的祝福,一萬對有情人之間也未必有一對得到神靈的祝福。



    海因斯激動虔誠地贊美了愛情女神一番,然后告訴驚訝的龍靈兒,愛情女神的祝福有什麽用。愛情女神的祝福可以讓發誓人永遠記住發誓時候的甜蜜心情,讓發誓人永遠不違背所許下的誓約。



    “靈,來,我現在就為你解除奴隸契約。”海因斯興奮道。



    他之前還擔心解除奴隸契約后,龍靈兒不受他控制會喜歡上別的男人,譬如身材健美陽剛帥氣的白銀騎士埃瑞斯。現在,他完全沒有那種擔心了。靈會永遠愛他。



正文 二十七恢復自由之身



奴隸處女的賣價很高,年輕漂亮的奴隸處女更是奴隸商人手中最昂貴的商品,所以,奴隸烙印一定會打在不受人注意的地方。



    “打在什麽地方?”急子的火系魔法師一把掀開魔獸毛毯,在光溜溜的少女身體上查找。昨天很忙,看得不仔細,他沒在皓白如玉的肌膚上看到黑色醜陋的奴隸烙印。



    “在這里。”坐起身來,漲紅著小臉,龍靈兒羞答答地舉高自己的右手臂,露出了只長著幾個黑色毛發的腋窩。



    黑色的六芒星魔法烙印十分刺眼地打在潔白粉嫩的腋窩上。



    “混蛋!”海因斯嘀咕了一聲,將其中一帳羊皮紙攤開,對龍靈兒道:“將你的血滴一滴在你的奴隸契約上。嗯,就是這里,和你身上一模一樣的六芒星魔法圖形。”



    異世的契約動不動就要滴血啊,但為了自由身,龍靈兒忍痛狠狠咬了一下食指,將冒出來的鮮血滴在海因斯指定的六芒星魔法圖形上。



    “好。”海因斯立刻將另一張魔法卷軸打開,對準奴隸契約催動魔力。頓時,這張魔法卷軸發出白色的聖潔光芒,緩緩包圍住攤在龍靈兒手中的奴隸契約。



    嗯,右邊腋窩好熱。



    龍靈兒一動都不動,擔心自己動了會影響解除奴隸契約的效果。



    看聖潔之光完全消失了,自己手中奴隸契約還毫無反應。龍靈兒急壞了,聲音顫抖道:“海因斯大人,解除失敗了?”



    “怎麽可能?這是光明神殿高級祭司親自做的恕罪卷軸,解除利用黑暗魔法制成的奴隸契約幾乎百分之百。”海因斯把握十足道,“你再看看自己的腋下。”



    龍靈兒立刻高舉手臂仔細查看,驚喜地發現黑色醜陋的六芒星消失了。



    哦~~她不再是奴隸了,她不再受人控制了。



    她興奮極了,直起身跪在海因斯面前,捧著他的臉狂吻起來,吻像雨點一樣落在他寬闊的額頭上,天藍的眼睛上,高挺的管鼻上,略顯消瘦的臉頰上,紅潤飽滿的嘴唇上。



    “嗯,靈兒,記住,不許離開我,否則我會再用奴隸契約控制你的。我以海因斯?德?古爾圖伯爵和海因斯?德?古爾圖高級魔法師的名義發誓。”呻吟了一聲,海因斯翻身將龍靈兒壓在身下,聞著她身上的體香,威脅道。



    “好,只要你不傷害我。”龍靈兒承諾道。



    她永遠記住母親的一句話,男人在床上說的承諾要打折再打折,女人說的話同樣也是如此。就算說真心話也要有所保留,不能絕了自己的后路。



    這里是異世,有神靈存在,自己要是亂發誓言的話說不定會應驗。(剛剛的愛情女神的祝福就是,幸好,她說的誓言也是有一點余地的,他要是拋棄她,不要怪她也拋棄他。)



    美人在懷,血氣方剛的年輕魔法師又蠢蠢欲動了,唇舌在龍靈兒口腔里糾纏著,手不安分地撫著她的嬌軀。雪白前的兩座凝脂小丘,小丘上的兩粒殷紅櫻桃,細膩柔軟的平坦小腹,稀疏的芳草地,顫微微的花蒂,緊閉著的花唇,神祕銷魂的花,沒有一處不留下他的蹤跡。



    “啊~~海因斯,不……不行,嗯~~我們已經休息了好久,必須……必須起床了。”



    龍靈兒斷斷續續道:“我,不能犯勾引主人的罪。”一邊說著一邊努力和身上猛烈泛起的欲做抗爭。



    自己這是怎麽了,被他手撫的地方像火一樣燃燒了。莫非和昨天白天一樣,聞到花香后欲望來得又快又猛烈?但是這里除了很正常的熏香沒有什麽特別的香味。



    食髓知味的海因斯咬著龍靈兒微揚的下巴,興奮道,“靈,我感覺到了,你的里面濕了,已經為我準備好了。來,再來一次我們就去吃午餐。”



    “嗚~~”龍靈兒羞得伸手捂住自己的臉,他就這樣從上撫到下的這會兒功夫,自己的下體居然溪水潺潺了。



    哦,這之前完全是不可能的事,一定是身上還殘余著迷月樹林那奇怪花香的迷情效果。





正文 二十八完美情人海因斯



身型稍嫌瘦弱是魔法師現在興致昂然,見龍靈兒已經做好接受他的準備后,立刻將她雙腿打開,將自己挺立的又長又的昂然迅猛地沖了進去,直抵花徑深處的城堡之門。



    “啊~~”他發出一聲高亢的喘息,開始做自古流傳下來的本能動作,一抽一。緊致的包裹讓他喘息連連快感不止,即使汗流浹背也堅決不願停息。



    “啊──”龍靈兒尖叫了一聲,花急速顫抖,花徑被迫一次次接受外來的異物,被迫分泌大量花蜜保護自身,花徑深處的城堡之門一再被撞擊,防守岌岌可危。



    “嗚~~海……因斯,你,你太急了。”她氣喘籲籲地抱怨道,染上絲絲情愫的媚眼嬌嗔地望著他──這個自己可以撒嬌的男人。



    “哦,寶貝,親愛的,我等不及享受你的美好了。”他優雅地回復道,下體的昂然毫不優雅地橫沖直撞著。



    靈太美好了,她的聰明她的溫柔她的高雅讓他動心,她銷魂的花讓他癡迷,她神祕的愛之華讓他好奇。享受歡愉的同時還能增長魔力,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哦,至高無上的創世父神啊,這是你最完美的杰作嗎?



    “啊~~海因斯,你好,我喜歡你。哦~~海因斯,嗯……你進去得,太……太深了,嗚~~輕一點,輕一點呀,嗚~~嗯,我要被你弄壞了~~啊──不要──太快了!啊──不,我受……不了了。海~~海……因斯,求,求你……放了,我吧。嗚~~死了……我,快死了~~嗚~~”



    黑綢般的長發鋪散在白色的枕巾上,幾縷青絲淩亂地貼在汗濕桃紅的小臉上。龍靈兒嬌吟婉轉,潮紅身子在魔法師的狂風驟雨中掙扎著抽搐著,嬌弱的花發出“撲哧撲哧”的靡聲,抽搐的花徑源源不斷地吐出花蜜,花徑深處的城堡之門數次打開,噴灑濃濃的愛之華。



    自從成為女奴隸,將來肯定會被男人玩弄,她一直在為自己嬌小的身子擔心,擔心自己會死在男人的胯下。因為她是純種的東方女子,而這里的人種很明顯是西方人種。沒死在持久力超強的埃瑞斯床上真是幸運,她以為瘦弱的魔法師自己應該承受得了。誰知道,魔法師有魔法師的厲害,有神奇的魔法藥水可以喝,有加快速度,減輕體重的各種魔法可以用,她依然在生與死的邊緣跳欲望之舞。



    啊~~啊~~



    數次高潮后她奄奄一息,身子癱軟無力地任由他擺布。他像新得到玩具的孩子一樣在她身上試驗可以用的姿勢,一波高潮接著一波高潮,她每次以為自己快要暈倒了,卻依然艱難地熬了過來。



    好可怕的承受力,比初夜經歷埃瑞斯的折磨又變強了不少,比昨天又變強了一點。



    意亂情迷的她突然恐懼起來,想起來母親對她說的祕密:龍家的女兒,要麽對一個男人從一而終,如歷代祖先一樣;要麽如她,周旋在幾個男人中間,享受征服他們的快樂。



    母親就是這樣接受七位叔叔的嗎?她是不是沒有男人就會孤寂得發狂?



    這麽旺盛的情欲太可怕了!



    第一個男人埃瑞斯之后,接受了第二個男人海因斯,自己是不是走上母親的老路子了?



    不!我不要!



    “哦~~靈,夾緊點,快,快,用力夾緊我!”海因斯突然大吼起來,文雅的魔法師像俗的武士一樣發起狂了,處于加速狀態的身子狂猛地抽著,拼命撞擊花徑深處的城堡之門。



    “嗯~~”她無力的應承著,身子壓兒沒有動,因為她連動一小指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喔,靈,我的,全給你了。”他仰著頭,身子僵直著在顫抖,被花蜜擦洗了好久好久的昂然深深地卡進靈的城堡,噴著依然含有【生命女神的恩賜】的生命華。



    “唔。”她身子無力地顫抖,花徑深處的城堡被迫擠出最后一點愛之華,再度滋潤強硬擠進去的外來異物。



    疲倦地退出她的身體后,海因斯不含情欲地吻了吻她汗濕的額頭,誘哄道:“靈,親愛的,來,陪我休息一下。哈吉夫人回來后會為你清洗,然后伺候你穿上最適合的衣服。”



    哦,多麽溫柔的男人啊,對別人脾氣火爆,對身邊的女人柔情似水,簡直是世上最完美的情人。不,我不要別的男人了,就海因斯!



    心中柔情繾綣,龍靈兒少女的芳心全部系在他的身上了。



正文 二十九情婦論



   這就是最適合她身份的衣服,和首飾?還有,鏡中的少女就是現在的她嗎?



    龍靈兒呆呆地凝望著面前特殊水晶制造的落地大鏡子,心中十分驚訝。鵝蛋臉柳葉眉,眼睛還是那眼睛,嘴巴還是那嘴巴,但整體看起來比以前漂亮多了,就好像是破繭而出的蝴蝶。



    晌午,她懶懶地起床后,明又和氣的哈吉夫人帶著兩個女仆請她去沐浴更衣,細心地替她梳妝打扮,並讓她看到了只有上層貴族家才有能力購置的水晶鏡。可是,這鏡子是不是有點失真?



    鏡中的少女黑綢般順滑的長發自然地披到背上,一只刻有細小魔法文字的祕銀發箍輕輕地箍住頭發,其中鑲嵌的幾塊火系魔法水晶蕩漾著晶瑩的紅光(龍靈兒確定是祕銀,因為海因斯的實驗室里就有。),小巧圓潤的耳垂上帶著一對紅色寶石,白晰細膩的纖頸上戴著同樣是祕銀打造的項鏈,低領的雪白細紗連衣長裙層層疊疊如霧般包裹嬌小玲瓏的身子,銀白的絲綢腰帶束住盈盈一握的小蠻腰,右前別著一枚銀質的火獅子徽章。



    這是女大十八變?還是源于母親的血統?



    龍靈兒愣了好久才回過神來,期期艾艾道:“這個……哈吉夫人,我不適合穿貴族服飾。”高雅大方的衣裙和昂貴美的首飾她都很喜歡,但,在這個世界她沒有一點身份背景,要是太招搖怕會惹來麻煩。



    “靈,從你第一天來我就知道,雖然你的容貌和艾米爾大陸的人有點區別,但絕對是貴族人家的千金小姐,只是因為家族遭難才淪為女奴的。你的容貌,你的才智,只要得到貴族的恩寵,脫離奴籍很容易。”



    為她調整好衣裙,哈吉夫人和善道:“海因斯大人和普通貴族不一樣,從小沈迷在神祕的魔法中,沒有一個貴族小姐能走進他的心。靈,別看他是伯爵,是魔法師,其實他很單純,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始終不喜歡。你要好好把握住他的心,這樣,即使他將來接受家族安排的新娘,你也是他心里最重要的女人。”



    蒙塵的珍珠只要被有心人揀去就能變成掌上至寶。出身高貴的女奴剝下破爛的偽裝,立刻又變得像公主一樣尊榮美麗。



    “最重要的女人?”雪白的貝齒咬咬粉紅的嘴唇,龍靈兒輕聲道。



    管家夫人不愧是管家的夫人,眼睛犀利得很,自己已經竭盡所能地隱藏本了,她還能看穿。只是,她有一點沒有看出來,自己渴望做男人的妻子,得到那個男人所有的愛情。



    “靈,你也是貴族,應該知道貴族的婚姻制度。貴族不和平民通婚,大貴族不和小貴族通婚。你的家族即使存在即使依然很強盛,但只要不被艾米爾大陸的貴族接受,你依然是奴隸、平民。所以,你沒有資格成為大貴族的妻子,只能做大貴族的情婦。”



    這個孩子來時連艾米爾大陸的語言都不會說,現在即使溝通無礙也可能完全不懂艾米爾貴族的遊戲法則。



    心中一軟,哈吉夫人上前安撫看似很不安的龍靈兒,“貴族中有一個潛在的規則:被單獨包養的正式情婦一旦能平安生下貴族的孩子,那名貴族就要承擔責任。”



    “責任?”包養情婦還要承擔責任?情婦的孩子是不該存在的,誰知道能不能平安生下來,因為貴族的正妻絕對不會允許的丈夫的私生子存在。



    “貴族圈子有很多漂亮的女人,她們不停地在眾多貴族男人身邊出現,那是貴族男人共享的情婦。正式情婦是貴族男人獨自包養的女人,不和別的貴族共享。有的正式情婦因為非常得寵,被允許生育孩子,以后除非她自己要求離開,否則孩子的父親會一直包養。”



    咦,這不是小妾嗎?被一個男人獨有,生有孩子,能一直被包養。除了沒有正妻的名份,和妻子有什麽區別?嗯,和原來世界的小妾相比有一點自由,能自主求去。



    “海因斯大人給你穿上這麽美麗的衣裳戴上這麽昂貴的首飾,還允許你佩戴古爾圖家族的銀質徽章,這代表他已經收你做他的正式情婦了。靈,恭喜你,你成了他的第一個正式情婦。”



    哈吉夫人輕笑道,面對龍靈兒施了一個屈膝禮,她身后的兩名女仆也低頭施禮,掩去眼中深深的妒忌。正式情婦不屬于貴族,但她們享受著貴族的生活,身份比平民高貴。



    成了他的小妾?



    嘴角苦澀地一勾,龍靈兒淡淡地笑了,七個男人的情婦生下來的女兒依然只有做別人情婦的份。不過,海因斯和她之間有【愛情女神的祝福】,即使他娶正妻了也不會拋棄她,情婦就情婦吧,沒有母親和叔叔們的庇護,她什麽也不是。



正文 三十情婦生涯開始了



美麗優雅的少女緩緩走進餐廳,餐廳里的人瞠目結舌。這是女奴隸靈?氣質尊貴高雅,宛如大貴族家心培養出來的千金小姐。華貴的首飾,潔白的紗裙好像是為她量身定做的。



    “啊,親愛的靈,你好美,尊貴的氣質,優雅的舉止,你說你是公主我毫不懷疑。”神采飛揚的海因斯上前兩步,伸出右手。



    嗯,是吻手禮嗎?這里的人長得和歐洲人一樣,該不會也行吻手禮?



    龍靈兒從從容容地將手伸了出去。果然,海因斯接住她的手,低頭輕輕吻了一下手背,龍靈兒趕緊優雅地微微欠身還禮。



    哼,狡猾的魔法師,就這樣確定她的身份是已婚婦女了。(在歐洲,施吻手禮的對象是已婚的婦女。)



    果然出身高貴!



    站在餐桌旁的白銀劍師盧卡和青銅劍師哈里斯面面相覷,可惜啊,要是處女之身也屬于海因斯大人就更完美了。埃瑞斯大人終日穿梭在眾多女人當中,居然看走眼把一顆稀世珍寶送給了別人。海因斯大人已經向眾人暗示,這是他包養的正式情婦,埃瑞斯大人想來分一杯羹也不太可能。



    兩名青銅騎士好奇地望著,這三個月他們在古爾圖家族接受訓練,今天才回來,不知道這名少女是誰。和他們一樣有資格佩戴古爾圖家族銀質徽章的她看似嬌弱,該不會是魔法師家臣吧?咦,難道是海因斯大人包養的情婦?哦,大人他終于開竅了。



    “靈,這是我的首席家臣,白銀劍師盧卡。盧卡,這是我的……愛人靈?龍。”海因斯頓了頓,不打算用情婦這個字眼。



    “盧卡見過靈小姐。”盧卡右手橫舉前,微微欠身道。被貴族包養的情婦,只有能生下孩子的才被尊為夫人。



    “盧卡大人,謝謝你以往的關照,請以后繼續關照我。”輕提長裙,龍靈兒行了個無懈可擊的屈膝禮。盧卡有長者風范,對奴隸也一視同仁,是杜尼拉爾莊園里最早接受她的人。



    “哈里斯青銅劍師。”



    “哈里斯大人,請多多關照。”龍靈兒矜持地微笑著,依然行了個屈膝禮。哈里斯平時有點油嘴滑舌,也和幾名女仆關系曖昧,但人品還算不差,不以勢壓人欺負奴隸。



    “青銅騎士哈,青銅騎士杰森。”



    “哈大人,杰森大人,久仰你們的大名,以后請多多關照。”正義陽剛的騎士一直是龍靈兒最喜歡的,眼中閃著欽佩,她的禮儀表現得非常得體。兩位騎士立刻站直扣,,微微低頭向她還禮。



    (呵呵,不知道龍靈兒身份的他們以為她是艾米爾大陸某個少數民族的小貴族呢。)



    貴族的家臣不是隨便收的,向貴族宣誓效忠的人當中,只有貴族認為自己最需要的才被收為家臣。海因斯身為伯爵,又同時是魔法師,現在也只收了幾名家臣。向他們介紹完龍靈兒的身份后,他將龍靈兒安排在離自己位子最近的餐椅上坐下,然后自己坐在正位上,首席家臣盧卡才帶著三名同伴依次坐在他們下手。



    仆人們開始上菜。主人們開始用餐,龍靈兒第一次坐在餐廳里用餐。在眾多仆從侍立下,她神情坦然,舉止從容,優雅的餐桌禮儀幾乎完美無缺(不完美的原因當然是她來自遙遠的異族,不懂艾米爾大陸的禮儀。),所有的人都堅信,她是落難的貴族小姐,完全有資格成為海因斯大人的正式情婦,甚至有資格為海因斯大人孕育子嗣。



    就這樣,龍靈兒的情婦生涯開始了。

















0.019703865051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