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錢英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彷彿新婚燕爾還不夠浪漫似的,我和錢英又去看了場晚場電影。影片情節動人,也不乏激情場面。主人公動情之時,我也與錢英兩手相牽,四目相對,愛火在胸間跳動,然而在這樣的場合,卻只能聽憑其空自燃燒。

等不及結局的到來,我倆匆匆離開影院。夜風微涼,情火更旺,兩人幾乎是小跑著回到家中。

我和她喘息著,一進門就緊緊擁抱、親吻。錢英的手先搭在我的肩上,然後慢慢移至我的胸前,解開了我的衣扣。

我的皮扣也被解開,一隻顫抖又冰涼的小手伸進我的內衣之中,握住一根火熱的肉棒,拇指在它的頂端摩挲著,像是要取暖。但卻差點讓我洩了火。我趕緊除下自己的衣物,而後有點粗野地脫光了她的衣服。錢英靠在牆上,仍喘息著,眼神中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渴望和期待。也許她也覺得老公應該有一點男人的野性。

我靠上去狠狠地吻她,同時一隻手提起她的一條大腿向側面分開,另一隻手在她的小乳房上揉捏著,下身向前一衝,用力地頂了進去。

錢英「哼」的一聲,她還從未經受過老公這樣直截了當的方式。她睜大媚人的雙眼似乎有些不滿地瞟了我一眼。可我哪裡顧得上這個。再說錢英下身早就濕透張開,我擔保她並不是因為痛苦才這樣看我。開始後,我和她動作和速度十分緩慢,但卻很用力。我狠狠地向上一聳,錢英便會隨之身體顫動,然後發出一陣悠長而沈重的呻吟聲,同時緊緊摟住我,用指尖在我背上劃出道道指印。我向後退去,錢英跟著我的下身向前而來,這時我又用力一聳。錢英發出「嗯」的一聲,屁股撞在牆上,發出低沈的撞擊聲。我一連幾下,那牆便發出連續的咚咚聲。

我的肉棒全根盡入到錢英的陰道中,開始小幅度的抽動,但速度加快。我的小球一前一後拍打著錢英粉白的小屁屁,發出清脆好聽的「啪啪」聲,還有錢英的身體撞到牆上的聲音也因為抽幅的不同而一同發出肉聲。錢英的粉穴不停地隨我陰莖的動作而一開一合,陰水不斷泌出,匯成一條細流,滴到地板上。

「不……要,現在不要。」錢英顫聲說。

我明白她的意思。放慢了速度,直到將陰莖從她陰道中退了出來。我跪在她的腿間,親吻著她的大腿內側。我低頭,看見地上亮晶晶的水跡。而且不斷地還有熱熱的水滴從上邊掉落下來。我擡頭伸出舌頭,接住了後面的幾滴「仙液」。然後索性低下頭吸吮起地上的那灘水跡來。

這時又有幾滴水滴到我的頭上,並傳來了動人的笑聲。

我站起身來,扶住她的纖腰,讓她轉過身去。錢英又送了一個媚眼,嬌聲道:「哥哥,你又要想什麼法子來整人了。」

「哥哥不整人,哥哥要讓妹妹開竅、開心。」

我捧著錢英那嬌小玲瓏的白嫩屁屁,摸了好一會兒,直到實在不能自持,再扶住她的腰,頂了進去。

這次同上次一樣,由弱到強,由慢至快。我一手搭在她的腰上,一手伸到她胸前揉著她那雙小小的乳房,把她的粉色小乳頭捏得發紅,漲大,變硬。

錢英嬌聲細吟著,也用力向後頂著她的屁股,我被她弄得快意不絕,不覺仰頭歡叫起來。錢英聽見我的叫聲,愈加起勁,又使勁扭動她的小蠻腰來,這使我從主動變被動,跟著她來回左右的運動。我萬萬沒有想到純情的小嬌妻錢英會這樣天才,或是她骨子裡本來就是……反正享受她的人是我。

錢英的小嘴發出動人的呻吟聲,比她平時的任何哼唱都要動聽百倍。她晃動的馬尾在我眼前掃來掃去,有點礙眼,於是我解開了她的髮結。頓時,她那美麗的長髮輕輕飄逸,更加動人。

這時,一次長距離的抽動,讓我的肉棒從她陰道中滑落出來,我剛一楞神,錢英飛快地轉過身來,一面摟住我的脖子,上身貼住我,而兩腿曲起,附在我身上。我喘了口粗氣,一手托住她的屁股,一手將肉棒送進了她的下身,又抽動起來。

過了一會兒,兩人又換做側面幹了一通,最後還是回到背位,我瘋狂的動作著,錢英則毫無顧慮地大聲叫歡。我喊著她的名字,告訴她我要洩出來了。

錢英轉過頭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啊………什麼……什麼……哦,好,你……洩吧。」

於是我一陣猛烈地抽動,最後向前一頂。兩人發出嗯嗯地叫聲。而後我一撤身,陰莖彈跳出來,我捏住陰莖,一陣亂擺,白乎乎的精液像雪花朵朵,灑落在錢英雪白的小屁股上。

我氣喘籲籲,一下子跌坐在身後的大椅子上。錢英則微微嬌喘,漂亮的大眼睛含著笑意。我也向她笑了笑。

「來。」我輕聲喚她。

錢英笑著,一屁股坐到我的腿上:「你還行吧?」

「你這樣輕視我,要有所付出的。」

「什麼付出?」

「快樂的代價。」

「那我倒是情願,就怕你不能。」

我二話不說,先捧住她的雙乳,摸了一通,然後,一手揪住一個乳頭,一口含住一隻乳頭,吮了一會。錢英閉上雙眼,長長的睫毛顫動著,像是已經在付出的樣子了。

我仍不「饒」她,又換到另一側乳房,如法炮製了一番。錢英不再矜持,而是小聲地哼哼起來。而那溫熱的水滴,又落到了我的大腿上。

其實我早已勃起,就等她充分動情。我的陰莖頭觸到錢英下體,錢英立即張開雙腿,用毛茸茸的下身摩擦我的肉棒,然後向下坐去。

「等不及了吧。」我笑道。

「該死!」錢英啐道。可動作卻沒有停止。

我巧妙地躲避著錢英的動作。

「你幹嘛?不要嘛!」

「說,妹妹要哥哥進去。」

「不!」

「那你自己想辦法好了。」

「嗯。妹妹,……要哥哥進去。」

「什麼?」

「妹妹,要哥哥的那根進去妹妹的身體裡去。」

「自己想辦法。」

「好啊你。」

錢英叫了起來,然後不由分說,一把捏住我的肉棒,送了進去。她滿足的哼了一聲,然後睜大眼,示威般看著我,同時也已屈身上下動作起來。

「我故意的,哈哈。」

「壞!」

之後進入主題,我被錢英抱在懷中,上上下下的動了一會兒,我眼眶的餘光掃到她身後的鏡中,看到她美麗的背影,還有她漂亮的小屁屁在我下身擡起放下。在她雪白的屁屁間則是一根紅紅的肉柱和縮成一團紫色的肉球,看著這鮮艷的色彩,聽著愛人動人的歡吟聲,教人如何不陶醉呢?

錢英快樂的享受著輕視她老公的付出,她吟聲不絕,動作不斷,有時還故意停下動作,屁股往下壓,有時則會扭動幾下腰肢。我的肉球就會被壓得通紅鼓漲。於是我用力向上頂了幾下,錢英發出幾聲嗯嗯聲,我便感覺從她的屁股下邊,順著我的繡球,流下一股熱熱的粘液。

這時,兩人動作又開始加快。下體相觸發出聲音。我有點奇怪,因為這聲音似乎不如剛才響脆。我又往身後鏡中看去,並不真切,於是我摟住錢英的腰,擡高她的屁股。我看到她屁股上粘白的一片,心中有些不解。但立即我衝動起來,因為我想起這是我剛才射在錢英屁屁上的精液呀!錢英的股間仙水不停湧出,順她的屁屁流到我的肉球上,而我的肉球剛剛緊貼錢英的屁股,沾了不少自己的精液,現在被水一沖化開,小紅球變成了小白球啦。

我心裡真是癢癢透頂,只想盡情放縱自己。於是用力沖頂起來。錢英又顫聲要我別急,可我真是不能再堅持了。錢英無奈,猛地起身。可是已經晚了,陰莖從她陰道中彈了出來,卻仍矗立著,並且一陣抖動,一條乳白色的水線從我陰莖頭上噴射出來,最近的落到錢英的陰毛上,另有一些呈一條直線落到錢英的小肚子,胸前,還有幾滴落到了錢英的乳房上,其中一滴不偏不倚地,正落在錢英粉色的乳頭上。

又是一個寧靜的夜晚。浴後的我倚在床上,心不在焉地亂翻著雜誌。身上幹得很快,倒不是因為天氣的原故,只因那團心火又在燒灼著我。

浴室中隱約傳來曼聲的歌唱,和著嘩嘩的水聲,她似乎並不著急,可這一些卻讓我無法克制。

我站起來去推浴室的門,居然被反鎖上了。這時我聽見傳來了錢英格格地笑聲。

「好啊你,我真受不了了!」

「好哥哥,再等一會嘛!」她撒嬌道。這聲音無異是火上澆油,但我也無可奈何,只好重新回到床上,盯著那門發呆。

我聽見一陣響動,遠遠地還飄來一陣清香。我轉過頭去,緊閉雙眼。可惡的是,我不動,她也不動。還是我投降了,猛地睜開眼。果然見錢英笑吟吟站在床前。她身披浴衣,半開半掩,美麗的身體若隱若現。我狼性大發,起身就要撲上去,錢英小指在我頭上一點:「老實點。」然後她上床跪在我的面前,微笑著脫去了浴衣。

我再也按捺不住,還是要起身。我的腦袋埋進錢英的胸前,啾啾地吮舔著她那可愛的粉色小乳頭,一手還不停地的揉動她的另一側乳房。我抱住她的小腰,就要往床上按,卻又被她推開。我有些不解,側臉看她。錢英呵呵一笑道:「今天我是鳳在上,你這條小蛇給我屈身就下。」

「行,朕準你就是了。」

「得了。」錢英笑道。

我的身後墊了兩隻枕頭,我雙手抱頭,舒服地躺著,錢英向前側過頭和我吻了一會兒,然後跪在我的腿間。

錢英的陰毛不多,但還是弄得我小腹癢癢地。我伸出手,愛撫著她的乳房,等她有了反應以後,口舌也加入了進去。不多時,錢英的雙乳變得又硬又大,而她的腿間的溫度和越來越高,並且主動用她的小腹在我的下身摩擦著,而我的小棍經此一弄,早就矗立起來,穿過她的黑毛,頂在了她的小腹上。

我重新躺了下去,這時錢英擡起屁股,抓住我的陰莖,她的小手溫軟細嫩,微微顫抖。錢英停了一下,她發覺我的陰莖頭上有幾根黑毛,短短地,卷卷地,當然是她的。她拈起她的陰毛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後放在我的胸口上。之後,她慢慢地坐了下去。

我立刻發動引擎,向上做衝擊運動。錢英並無動作,任我聳動。不過很快地她就有了回應,開始做起落練習。當然幅度不大,速度也慢,她的小屁屁擡起時,我那根東西大半還在她身體裡,她落下時,肉棒又全根盡入,不過力度頗大。裡面的肉盡力摩擦,外邊肌膚相親,則發出清脆的啪啪聲。

熱身過後,進入正軌,錢英主動加快速度,起落的幅度也變大,她的屁股擡起時,我的大半根肉棒露出體外,坐下時,卻還是全部進入。錢英開始大聲叫床,我怕我會很快射出來時,她又停了下來,然後開始玩花樣,前後左右的轉動腰肢,我盡情地享受,同時想到:這到底是誰在調教誰呀。

錢英又開始衝刺,這次我全力迎合,狠狠幾下抽動:「哦……哦……嗯……哼……」錢英的聲音也被我操得發顫,但她馬上還以顏色,下邊一陣猛墩,我張口放開她的乳頭,後仰倒在床上,同時也大叫起來,同時下身向前一聳,錢英長長地發出了一聲吟歎,一屁股坐在我的腿間。

錢英喘著氣,眼光掃到我的下身,那東西不爭氣地漸行漸退。「喂。」錢英不滿地瞧了我一眼。

「請娘娘允許小的告退。」

「不許。」

錢英也顧不得那東東粘粘濕濕,伸手就去揉摸它,她的手上立時粘滿了白乎乎的精液。可小肉棒還是有些萎靡不振。

錢英分開大腿,將她溫熱的下體迎上來,在我的陰莖上擦動著,黑黑的陰毛上點點滴滴的,像雪花片片點綴著大地。可我還是沒有太大反響。

錢英發出嬌嗔,索性挪到我的身邊,分開雙腿,自己分開兩層陰唇,用她那沾滿我精液的手指在裡邊塗摸挖動。這下我可把持不住了,一頭扎進她的腿根,不容分說一陣亂舔,錢英快意呻吟著,一手在我發間撫著,另一手又探到我的下身,握住肉棒上下搓動。終於這次肉棒重振雄風,在錢英手中便一跳一跳起來。

錢英立刻又移到我腿間,分開我的雙腿扛在肩上,而後一屁股坐了下去,我如何料到她竟如此狂放,自然激動不已,奮力相迎。

她不斷發出尖叫,擺動長髮,隨著她的一起一落,她胸前那對可愛的小白兔也歡蹦亂跳,那兩只可愛的紅眼睛更是撲閃不已,我趕緊起身,摟住她的小蠻腰,同時在那紅眼睛上一陣吮舔。錢英又長吟了一聲,下身一陣顫動,雙手環抱住我的頭,緊緊貼在她的乳房中。

餘波未平,我偎在錢英的懷中,隨著她胸部的起伏,我閉上眼睛,聆聽著她砰砰的心跳,彷彿置身於夏威夷或是長島的波濤中,雖然令人激越的衝浪時刻已經過去,但卻仍令人回味無窮。

漸漸地,風平浪靜,浪花的手輕輕掠過我的髮梢,緩緩滑落到我的後背,柔柔愛撫著我的心靈。

此時,我又好似來到加勒比或是地中海,變成一葉小舟,隨海風在水雲間蕩漾。

我想告訴溫柔的海浪:我已厭倦了四處漂流,只願在你的懷中沈沈睡去,哪怕從此不再醒來。

「喂!」錢英在我輕聲喚了一聲。

我並未作答,而是更緊地抱住了她,更深地將頭埋進她的懷中。我仍閉著雙眼,貪婪地吸著她雙乳間的陣陣清香。那是一種殘留的浴液同女人體液混合而成的美妙氣味,是我一生中聞見的最醉人的女人香。曾經歷過多少次恰似這樣的溫柔,卻從未像她令我這樣真正懂得什麼才叫做「溫柔鄉」。

這樣錢英又輕輕地叫了我一聲,我擡起頭,也附在她的耳畔柔聲說道:「抱緊我。」然後又低下了頭。

錢英甜甜地一笑,然後也閉起雙眼,雙手環繞,抱住了我。

也不知這樣過了多久,錢英又輕聲問道:「好了啦,你想讓我抱你多久?」

我還是閉著眼睛,答道:「一直、永遠,把我們倆抱成同雕像。」

「什麼像?」

「春宮像。」

「討厭啦你!」

「那就藝術一點,像『沈思者』」。

「羅丹?」

「要超越羅丹,比他更有內涵。叫做沈睡者好了。」

「我不喜歡。」

「那就米開朗琪羅。」

「大衛,呵呵。你和他比什麼呢?」

「比∼∼∼∼∼∼」我拉長了聲調,好像想不出來似的。

我摟著錢英的手從她光滑幼嫩的背撫了下去,伸到了她的股間,卻未作任何停留,而是挺直了身體。我捏住了自己的陰莖伸到錢英的小屁股上揉擦起來。

「嗯、嗯……」錢英立即發出了幾聲呻吟,隨後又繼續道:「別這樣,人家問你問題了嘛,回答不出想轉移視線啊。」

我不回答,反而動作更大。

「你呀!」錢英不由自主的哼出了聲來,顫聲道:「好吧,你要妹妹就先陪你,不過一會還要告訴我哦。」同時將下體湊了上來。

我的陰莖早已雄起,頂在錢英的兩腿之間,「嗯∼……嗯∼∼妹妹要……妹妹∼∼∼要。」錢英嬌喘著,將下身往下靠去。

我向上迎合,只覺錢英秘處熱火朝天,竟還有幾滴濃液落到我的小頭之上,令我不由一陣顫動,剎時已至玉門關外,我卻屏住呼息,過其門而不入。錢英一聲嬌吟,不解地低頭望著我。

我作恍然大悟狀,笑著對錢英說:「有答案了。」

「什麼呀?」

「大鳥啊!」

「什麼大鳥?」

我用力向前一頂,「就是這隻大鳥啊,比大衛更剛硬。」

「下流!」錢英粉臉含笑,輕輕地罵道。接著又柔聲說道:「行了,做正事吧。」說完臉色更粉了。

「夜還長著呢。」我笑著答道。

「春宵恨短。」錢英的臉又粉了一層。

「我還有一比呢,這回是比你。」

「是嗎,比做什麼?比得不好我就∼∼∼∼」

「就什麼?」

「你自己心裡明白。」錢英抿嘴笑了起來。

我又作沈思狀擡頭凝視著錢英。

「看什麼看,自己老婆不認識啦。」

「自己老婆所以才看不夠,難道你要我看人家老婆嗎?」

「太美了!」我讚道,卻故意不去看她如花般的表情。

我又一次將頭埋到了錢英的懷中,吻著她胸前淡淡的一痕。我順著她的乳房四周中親著,慢慢來到地心的中央,我伸出舌頭順時針舔著她那粉色的乳暈,卻故意不碰她那嬌艷的紅紅的小乳頭。

我聽到錢英又發出了醉人的輕吟,胸脯在急劇起伏,眼前的小乳頭也矗立漲大,於是張開嘴將它含進口中,用上下顎緊緊壓住,用牙齒輕輕叩住乳頭,用舌頭緩緩摩擦。

「啊∼∼啊∼∼」錢英發出了快聲,這時我張開嘴,錢英的乳頭跳了出來,微微抖動著,我伸長舌尖,細細地繞著她的乳頭舔了起來,然後再用雙唇含住乳頭,並不吸進嘴去,只用舌尖去舔、淺淺地吮吸,這反而讓錢英更加快感,她緊緊抱著我的腦袋,性感的小嘴歡聲不絕。

我那隻大鳥也感覺她的下身熱氣騰騰,水霧迷漫,而且更是蠢蠢欲動,不斷將下體靠將上來,想要吞沒我進入她的身體。

我下不為所動,上面卻更大動特動,口手並用,左右開弓,在錢英的雙乳上放肆著。

錢英急急喘息著,貼著我耳邊嬌吟道:「哥哥你又想不出答案了是嗎?先和妹妹做愛吧,做完後你就想起來了,對不對?妹妹已經準備好了,快點!」

我忍不住笑出聲來。

「你,笑什麼呀!」錢英漲紅著臉,喘著氣,不知是氣急還是「性」急的樣子,十分可愛。

「我有答案了。」

「你∼∼∼!什麼?」

「你可比美神--維納斯。」

錢英一撅嘴:「才不要呢,斷手的,怎麼能和我比!」

「所以我給你另起名字了。」

「什麼?」

「剛才我做這事想起來的,你不叫維納斯,你剛才的樣子叫『餵奶吃』。」

「啊!?」錢英撒嬌般尖叫一聲,雙頰緋紅,雙手捏成一團擂著我的胸前背後。

「反正總有那麼一天嘛,喔,我真幸福,又嘗到了什麼叫做粉拳的滋味,哈哈……」

錢英又捶了我數下,似乎半羞半惱的樣子:「等會兒看我怎麼收拾你!」

「怎樣?」

「不告訴你。」錢英抿了抿嘴,又回復到平時清純可愛的樣子,但媚人的雙眼卻似不經意地瞟了我一眼,然後又笑意盈盈地望著我。

不光是我,我敢擔保天下沒有幾個男人能抗得住她這模樣的,我也知道我可能會被戲弄一番了,可是我喜歡,我願意,也許我等的就是這一刻呢。

兩人就這樣對視了好一會兒,錢英輕輕眨了眨眼睛,嫵媚的發出一聲嬌吟,她努起雙唇作小喇叭狀,擡頭湊了上來。我也緊閉雙唇,往下壓去。不料重重地壓了個空,只覺錢英小手在我胸前一推,而後我的眼前一黑,緊接著耳邊傳來一陣銀鈴般的戲虐笑聲。

我楞了數秒,突然反應過來,伸手去抓她,錢英卻轉過身去躺在床上,兩手邊向後推搡著,邊笑著說:「不給你,不行不行不行!」

「就行就行就行!」我回答道,同時緊緊抱住了錢英。

錢英緊繃身體,作抗拒狀,嘴裡卻撒嬌道:「不,你欺負妹妹。」

「我哪裡會欺負妹妹,我是要讓妹妹開心、滿足呀!」

「妹妹不要了。」

「是嗎,那麼說妹妹已經開心、滿足了嘍?」

「壞人!」

「說呀,只要妹妹已經開心、滿足了,哥哥就不做了。」

「嗯,妹妹已經……已經,開心、滿足了。」

「是嗎,能讓妹妹滿足,我感覺很驕傲哦。」

「有什麼可驕傲的,讓心愛的人開心和滿足是應該的。」

「哦,妹妹你是我的什麼人呀?」

「神經病,是你老婆嘛!」

「是不是我心愛的人呢?」

「你敢說不是!」

「不敢不敢。那麼妹妹愛哥哥嗎?」

錢英柔情的回答道:「是呀。」

雖然一片黑暗,雖然此刻兩人在調情,但我仍然可以想像她臉上的表情,心中泛起陣陣溫馨。

「讓心愛的人開心和滿足是應該的嗎?」

「嗯。」

「可是哥哥沒有開心和滿足,證明妹妹說謊了,妹妹不愛哥哥。」我用傷心欲絕的口吻說道。

「那是你要求太高。」

我不說話了,開始採取行動,錢英半推半就地躲避著,抵抗著,眼看要就範時,她用力掙脫了我的擁抱,拉亮了燈。

「想通了。」我笑嘻嘻的說。

「人家不理你了。」錢英小嘴一撇,側身躺了下去,腦袋枕在玉臂上,背臀向我,雙目緊閉。

我微微一笑,換個角度倚在枕上,開始欣賞這渾然天成的白玉雕像。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錢英的眼珠在眼簾上快速的滾動,長長的睫毛一抖一抖,她的嘴角笑意輕漾,胸脯也開始急劇地起伏。

這些早在我的預料之中,所以我不由呵呵笑出聲來。

錢英臉頰緋紅,轉過身說:「笑什麼笑啊,有什麼好看的。」

「我在看睡美人啊!你不好看嗎。」

「你敢說我不好看,我要給你好看!」

「那不就對了嘛。」

「不許看。」

「你是我老婆對吧?」

「廢話,又來了。」

「所以啦,自己老婆看也不能看,碰也碰不得,叫我如何是好?」

「討厭,人家的意思是你不要光看不幹正事。!」

「哦,什麼叫做正事啊?」

「你∼∼∼∼!」

我湊到錢英的耳邊,吻著她那「雲鬢欲度香腮雪」,柔聲對她說道:「告訴哥哥,其實妹妹很想要是不是?」

「嗯。」錢英的聲音甜蜜又溫柔。

「是呀,那麼你想要什麼你就對哥哥說呀,你不說哥哥怎麼知道你要什麼呢。」

錢英咯咯地笑了起來。

我一邊吻著她的面頰,一手撫著她光滑的背,一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我從背後倚住錢英,下身悄悄地移到了她的小屁股後面。

錢英當然有感覺的,但她卻收起笑容,微閉雙目,作出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放在錢英腿上的那隻手不老實地朝上挪動,觸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幾根調皮的手指鑽進了錢英淡淡的陰毛之中。

錢英發出一聲嬌吟,抓住我的手向外抽,但她哪有這個力氣,手指變本加厲,伸進了她的陰唇溝中…………

錢英的口中發出美麗的顫音,雙腿夾緊我的手。同時,一根滾燙的肉棒驀地硬生生頂在她的小屁屁上。

「好妹妹,我來也。」我輕輕喚道。

「不嘛。」錢英口是心非,因為嘴上說不的她將屁股往後撅了起來。

我從後看去,錢英的小屁股光滑潤澤,雙腿微微分開,最誘人的是她那小小的陰部從兩股間突了出來,粉色的雙唇向兩邊翻開去,神秘的仙人洞水光瀲灩,在燈光下發出炫目的閃光。

我見猶憐,於是趕緊伸出「一陽指」,在那洞口揉擦著,那洞口在我動作下時開時閉,洞中不時湧出幾滴「天仙玉露」,我沾起那晶瑩露水,放進口中舔吮,而後又在那肉洞口攪動了一番,緩緩插將進去。

我「食指大動」,當然嘴也沒閒著,在錢英的發間、臉頰,背後,胸前親吻著。我覺得洞中有足夠的空間,於是「五兄弟」的老三也加入了進去。錢英不斷的呻吟著,扭動她的腰臀。我俯在她耳邊,悄聲問道:「妹妹呀,舒服嗎?快樂嗎?滿足嗎?」

「啊啊,是呀,哥哥,妹妹要∼∼∼∼妹妹要∼∼∼∼」

「妹妹要什麼,妹妹想要什麼就說呀。」

「妹妹要哥哥的小雞雞。」錢英臉上粉粉地,卻不由自主的笑出聲來。

我故意粗聲道:「什麼什麼,小……」

「嗯,妹妹錯了,不小不小。」錢英又發出一陣嬌笑。

我拔出手指,開始用陰莖頭在她的肉洞口摩挲,同時逼問:「說,是什麼?」

「大雞雞。」

我哭笑不得:「不對!」同時下邊用力一聳,又向後一撤。

錢英咯咯笑著,轉過頭貼在我臉上嬌聲道:「妹妹要哥哥的大肉棒做正事。」說完立即將頭埋進枕間。

我也知道早已箭在弦上,於是下體往前一送,大肉棒鑽進了仙人洞。

我一手伸到錢英的胸前,在她一對嬌美雪白的小乳房上愛撫著,另一手則不停地在她的腿間、屁股間遊走。我低頭望著我的陰莖在錢英的股間抽送。錢英曲著身體,屁股用力向後迎送的我的動作。

由於動作幅度很大,我可以清楚的看見我那粗大漲紅的肉棒在錢英的股間前後移動,錢英的陰戶隨著我抽動的節奏而一開一合,粉色的洞口不時的泌出些玉液瓊漿,在我肉棒的研磨下,發出滋滋的水聲。

我加快了速度,錢英歡叫不止,她的幾片陰唇亦如風中的樹葉般來回舞動,我又放慢了節奏,然而卻增加了力度,於是錢英的陰道口張翕時,深深地露出了裡面鮮紅亮麗的肉道。這樣反覆了幾回,在數次高潮的催促下,「春風終度玉門關」的時刻到來了。

我托住錢英的屁股,直起上身,下邊猛烈的聳頂著,錢英抓緊床單,小屁屁迎著我的動作往身後扭送,發出「啪啪」的響聲,我仰起頭,長嘯低吟,錢英櫻唇輕啟,曼聲唱著快樂的詠歎調,當大肉棒化作春蠶,吐出最後一道濃濃白絲時,我和錢英用美妙的顫音相和,迎來了歡樂頌最後的高潮。




















0.018008947372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