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銀行搶匪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小姐,我要提款。

在銀行裡,終於叫到自己的號碼,他把一張取款單從櫃檯窗口推了進去。

先生,您沒寫錯數字吧?十億元?看到提款單的時候,櫃檯小姐嚇了一跳。

我確定沒寫錯。

他平靜地回答著。

那……先生您的存款簿?好吧,或許他真的是來提十億元的,畢竟這個世界上多的是金孫,搞不好眼前這個就是其中之一,櫃檯小姐如是想著;再說,他長得還滿帥的。

抱歉,存款簿在這裡。

他從懷裡掏出了一把漆黑的手槍晃了晃,給了櫃台小姐一個靦腆的笑容。

先生……您不要開玩笑好嗎?這樣我們……會很為難……。

終於明白到自己遇上了搶匪,櫃檯小姐勉強保持鎮定,還不忘記擺出訓練有素的職業笑容;但是右手已經摸到了設置在暗處的緊急警鈴按鈕上。我沒有開玩笑,這真的是搶劫;還有,小姐,我勸你最好不要按那個警鈴,按那個警鈴可是會害死你的。

他依舊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櫃檯小姐猶豫了一下,畢竟他手上拿著槍;但是,誰知道那把槍是真的假的?雖然槍口沒有漆成紅色,也許那把槍是假的也不一定。

所以,櫃檯小姐還是毅然按下了警鈴;瞬間刺耳的鈴聲響遍銀行內外,人們都驚慌失措地尖叫了起來。

他拉動手槍的滑套上膛,接著朝向高分貝噪音的來源開了一槍。

瞬間的震耳槍聲取代了持續的擾人噪音,銀行裡的人們霎時間全都靜了下來。

唉,我早說過了,這是搶劫。

現在,可以讓我搶劫我要的錢了嗎?他將手槍按在櫃檯上,依舊是平靜的語調。

銀行警衛趁著這個時候,偷偷來到他背後想制服他;但是,他的左手從褲袋裡掏出一把藍波刀,隨手將刀向後一拋,右腳反踢而出,正好踢在藍波刀的刀柄上,藍波刀也順著這一踢的力量直刺入銀行警衛的心臟。

銀行警衛倒了下來,不動了。

我的錢呢?你們都讓顧客等這麼久的嗎?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他的語氣依舊平淡;但是他卻緩緩舉起了手槍,隔著玻璃瞄準著不停發抖的櫃台小姐。

我……我們沒有這麼多錢……櫃檯小姐結巴著。

先生,先生,有話好說!聽到警鈴聲和槍聲、跑出來一看究竟的銀行經理這時發話了。

原來是經理大人,的確是個說話的好對象。

他依舊持槍瞄準著櫃檯小姐,無感情的眼光緩緩轉向經理身上。

我要提領十億元,現在就要。

先生,這沒辦法,我們行裡沒有十億元啊!銀行經理急忙說著。

沒有錢?你們不是有其他分行嗎?可以向分行調度現金吧?趕快去打電話吧,經理。

他冷冷的笑了。

可……可是……銀行經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如果他是真的要來領錢的話,不要說是十億,即使是一百億現金,經理也會想辦法調錢來給他領;可是現在他是拿著槍來領錢的,這叫銀行經理怎麼去調集其他分行的資金呢?又是一聲槍響,嚇得槍口前方的櫃檯小姐尖叫著蹲下身體躲在櫃檯後方;他則是左拳揮出,將已經被打破一個洞的櫃檯防盜玻璃給徹底粉碎。

然後,左手撐著櫃檯,一個姿態優雅的翻越,他跳進了櫃檯裡面。

經理先生,您這樣拖拖拉拉的,實在讓人等得很不耐煩啊!算了,我是好顧客,我還是等您慢慢打電話吧。

他的左手從褲袋裡又掏出了一把小刀。

不過,等待的時間很無聊,我只好自己找點事情做。

站起來!坐在這裡!最後那三個字,是朝著抱頭蹲在地上發抖的櫃檯小姐而吼的。

他的刀抵著櫃台小姐的粉頸,櫃檯小姐只能乖乖地站起來,依照他的指示坐在櫃檯上;但是嬌軀依舊是害怕地觫觫發抖,使得身上那件湖綠色的旗袍款式制服的下擺也隨之抖蕩不已。

銀行經理知道他想要強姦櫃檯小姐,這位銀行經理依舊是不打算打電話去調集資金。

銀行經理認為,警察很快就來了,這個搶匪到時候只有束手就縛一條路;至於職員被強姦……反正被強姦的不是他本人,讓職員被強姦總好過讓自己因為去調錢而被開除。

所以,銀行經理繼續保持沈默。

哼哼,旗袍樣式的制服啊……他冷笑著,刀尖緩緩下降到衣領的部份,貼著櫃檯小姐胸前的曲線一路下滑,來到腹部,再轉到腰側,最後停止在那條高叉側開旁邊。

看看這件制服……側開的這麼高,你是想誘引誰呢?是不是我們這些客戶?他冷笑著,聲音中透著讓櫃檯小姐不自禁發抖的寒意。

……或者說,是你自己淫蕩呢?穿上這種制服出賣色相,難怪銀行櫃檯小姐的薪水會高啊,其實和賣身的妓女也沒什麼兩樣嘛。

啊!在櫃檯小姐的尖叫聲中,刀尖由側開的部份將制服撕裂開來,原本緊貼著女體曲線的布料現在正垂掛在櫃檯小姐身上無助地搖晃著,露出了下面的深紫色高腰比基尼內褲和無肩帶魔術胸罩。

喲……深紫色的啊?小姐的這套性感內衣是穿給誰看的呢?是小姐的男朋友?是那邊那位還站著不動的銀行經理?或是……?他又笑了,冷冷的。

不……不要……求求你……!櫃檯小姐瑟縮著,哀求的聲音微弱地有如寒流來襲時,被凍得半死的流浪小野貓。

我早就警告過你,不要按那個警鈴的按鈕。

他很溫柔地將被割破的制服從櫃檯小姐身上拿下來,讓被遮蔽的玲瓏曲線完整地露了出來。

這可是你自找的。

他右手持著槍,槍口向下慢慢移動,勾著櫃檯小姐的褲襪向下扯。

看看這個,嗯,帶著水跡和騷味呢。

他用槍口抵著櫃檯小姐被深紫色內褲所包覆住的幽谷之處滑動著。

是小姐你天生淫蕩、被人脫光都會興奮?還是說小姐你尿褲子了呢?櫃檯小姐只能發抖,雖然抵著自己私處的東西讓自己感覺到了摩擦時的快感,但是那個東西裡面隨時可能會射出一顆致命的子彈來;加上自己在大庭廣眾之前被剝得幾乎全裸,羞恥的愉悅加上恐懼正像白蟻蛀食木材一般,咬嚙著櫃檯小姐的神智。

哎、哎呀!他這時拿開了槍,卻用他那高挺的鼻尖隔著內褲摩擦著櫃檯小姐的私處;陣陣酥癢和熱氣不停地透入肌膚來,更要命的是還用鼻尖朝著自己的縫隙裡頂著,櫃檯小姐差點呻吟了起來。

喔,竟然開始濕潤了?呵呵,小姐您還真是淫蕩呢!他伸出一隻手指,勾著內褲向下扯;被脫下一半的內褲上面沾滿著亮晶晶的液體。

小姐的媚態真是讓我忍不住了。

他舔了舔嘴唇,冷笑著,手中的槍管貼上了櫃檯小姐赤裸裸無遮掩的兩片陰唇之間。

不!不要!求你拿開它!嗚嗚……感覺到冰冷的東西接觸著自己的禁區,被死亡的恐懼所攫取的櫃檯小姐嚇得哭了起來。

不喜歡冰的?那好。

他站起身來,脫下了褲子,露出已經挺直的陽具。

這個如何?不……不!看到男人的東西就直挺挺地立在自己眼前,櫃檯小姐嚇得連哭都忘記了。

不是這個啊?那一定是我聽錯了,你想要槍管,對不對?他冷笑著又把手槍抵在櫃檯小姐下身的兩片嫩肉之間。

不……不是……!再度落入恐懼深淵的櫃檯小姐猛搖頭。

哎,你這個女人很麻煩耶,這個也不是那個也不是,你到底要槍管還是要肉棒?說清楚一點,不然我就當你是要槍管了。

他說著,右手微微一使力,槍管稍稍頂入了櫃檯小姐的陰道之內。

啊!不!不要這個!求求你!嗚嗚……從來沒有經歷過的冰冷感覺突入自己身體的時候,櫃檯小姐聲淚俱下地叫了出來。

你說你要什麼,我沒聽清楚。

手槍的槍管轉動了方向,撐得陰道的開口處也隨之變形了九十度。

我……我……櫃檯小姐支支吾吾地,這種事情讓她一個淑女怎麼說得出口呢?你不說算了,我就當你要手槍吧。

等一下手槍在你身體裡達到高潮的時候,也許會「射精」也不一定,是那種會射穿身體的射精喔!他又冷笑了起來,握著手槍的右手也向上推動了一下。

啊!我說……我說……櫃檯小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著,臉上的濃妝被淚水洗得一條一條都是痕跡。

我……我要肉棒……我聽不見,你說你要啥?要肉棒……櫃檯小姐勉強提高了聲音,但是臉已經紅得開始扭曲了。

還是太小聲,要說到大家都聽得見才行。

他冷笑著,手中的小刀揚了起來,指向銀行經理。

經理,你聽見她說什麼了嗎?銀行經理滿頭大汗,這種問題叫他怎麼回答呢?看,經理沒有回答,表示你說得太小聲,經理聽不到。

他又轉動了幾次槍管。

快說吧,我總覺得我的手槍似乎快達到高潮了;你有聽見手槍上擊鐵時的喀嚓聲嗎?那表示……我……我要肉棒……我要肉棒!不等他說完,害怕被開槍射殺的櫃檯小姐在極度恐懼中大叫了起來。

你要肉棒?要來幹什麼呢?嗯?他微笑著將手槍的槍管抽了出來,一條晶瑩的水絲連結著槍管前端和櫃檯小姐的下體。

我……我……啊!又是一個讓櫃檯小姐不敢答覆的問題;但是當櫃檯小姐猶豫著的時候,他臉色猙獰、狠狠地將手槍的槍管用力戳向櫃檯小姐的私處;下體被猛力突入時傳來的強烈激痛,讓櫃檯小姐尖叫了起來。

說!我他媽的沒時間和你蘑菇!我……我要肉棒插入我的小穴!嗚嗚……理智終於全面崩潰的櫃檯小姐聲淚俱下地哭喊著。

這才對嘛,是不是?收起猙獰的臉孔和手槍,他溫柔地笑了;同時,肉棒的尖端抵在櫃檯小姐濕潤紅腫的陰戶上,一個挺身,在肉體與肉體擠壓出來的水聲之中,他的大棒子進入了女體的最深處抽動了起來。

嗚……嗚嗚……隨著他的抽動,櫃檯小姐低聲飲泣著。

小姐,看來你不喜歡我的肉棒嘛,一副哭喪臉讓我都沒了和你做愛的興致了。

做愛不是應該會很快樂嗎?如果你覺得和我做愛不快樂,那我可以換回槍管來取悅你啊。

他溫柔地說著,同時將他的分身退出了櫃檯小姐的緊窄之處。

不、不!別用槍管插我!求你!看到他舉起手槍,本能上的害怕讓櫃檯小姐尖叫了起來。

我…和你做愛很快樂,請和我做愛好嗎?我要你的肉棒,我要你的肉棒插我的小穴啊!嗚嗚……!和我做愛很快樂的話……他又笑了,緩緩地將沾滿了蜜汁的棒子再次頂入櫃檯小姐的私處。

那你為什麼都不叫春呢?你要知道,女孩子在做愛的時候不叫春,男孩子會陽痿的。

我叫、我叫!啊……啊……啊……櫃檯小姐連忙微張櫻口,發出了有節奏的單音。

聽起來不像你很快樂的樣子嘛,一點高低起伏也沒有,剛剛用槍管插你的時候,你還叫得五音俱全呢。

他歎了一口氣。

我想,還是槍管比較適合你吧?不!我……我……啊!啊啊!!

櫃檯小姐淚眼模糊地改變了叫聲的頻率,學足了A片裡女主角的聲氣;但是在這時他卻增加了動作的強度與頻率,激烈的肉體衝撞使得櫃檯小姐胸脯前那對被魔術胸罩裹住的雙峰搖擺著,也讓櫃檯小姐的叫聲多了許多變化……或者是自發性的變化?誰知道。

櫃檯小姐是真的叫春了嗎?旁觀的人都不知道,他們實在沒有心情在這種時候知道:他們只看到櫃檯小姐還未完全褪去褲襪的潔白大腿勾住了他的腰。

這個時候,刺耳的警笛聲響起,警察終於來到銀行門外了。

裡面的歹徒聽著:你已經被包圍了!趕快放下武器出來投降……警察似乎除了喊話以外,好像沒別的伎倆了。

他也懶得理會門外那些穿著防彈衣、只會大聲吠叫的傢夥。

對了……攝影機呢?他擡起頭來左看右看,找到了架設在櫃檯上方的攝影機。

他伸手將攝影機的鏡頭調整了一下,讓櫃檯小姐滿是紅暈的臉、還有兩個人緊密結合的下體部位納入了攝影機的攝影範圍之內。

你長得這麼漂亮,不當明星實在太可惜了。

他又微笑了起來。

現在攝影機正照著你,表情要好一點喔,這樣銀行外面的警察才能透過大螢幕看到你的演出。

櫃檯小姐的身軀稍微僵硬了一下,但是很快地就被他的強力衝擊給再度軟化了。

此時,銀行外面的警察們正目瞪口呆地看著銀行門口監視屏幕上所演出的春宮,那個女主角的表情混雜著羞怯、恐懼、愉悅和淫蕩,比起小澤、草莓牛奶、淺倉……甚至飯島那些AV女優們的演出更為撼人心弦。

你的騷穴可真是緊濕熱滑啊,我快出來了,唔……他的聲音裡帶著男人即將高潮射精前的顫抖。

不、別射在裡面,好不好?櫃檯小姐一聽到他要射精,連忙哀求了起來。

我……今天不安全,會懷孕的!那,你要我射哪裡呢?他微笑著。

射……射外面好不好?啊噢!啊!沒見到他生氣,櫃檯小姐的膽子稍微大了一些,但是隨即在他更為強力的沖擊之下化成了淫蕩的呼喊。

射在外面的哪裡呢?你不說清楚地方,我哪裡知道該射在你臉上,還是該射在你胸口?嗯?他的表情帶著揶揄的成份,但是他的動作卻越來越大。

射……射臉上還是胸口都好!就是不要裡面……啊啊!不要!當櫃檯小姐驚叫著的同時,他抽出了他那根正在噴發中的棒子。

乳白色的精液澆得櫃檯小姐的肉縫上滿是白白的濃漿,一滴一滴地沿著大腿流了下來;很顯然,早就有不少份量已經射在體內了。

抱歉。他露出一個帶著歉意的微笑。

你說得太慢,我已經射出來了。來,替我把他舔乾淨。

用手槍抵著櫃檯小姐的頭,壓制著櫃檯小姐用舌頭舔乾淨他的分身。這時,他轉向了銀行經理。

經理大人,真不知道你們調集資金的速度可是慢得嚇人啊。

他的臉上帶著無奈。

貴行不是最愛標榜服務一流、顧客至上嗎?這……可是……經理還想說什麼,卻看到他手中的槍已經舉了起來,對準著自己的胸膛。

槍聲一響,銀行內外無不震動。

去把金庫裡的錢通通拿出來,不然我的手槍只怕會興奮地在你臉上射精。

吹掉槍口冒出來的白煙,他對著已經嚇到尿褲子的經理說著。

利用銀行裡的人質,他成功地威脅外面的警察讓了一輛高階警官的巡邏車出來,當成他的逃亡工具。

和警察的談判完成,銀行這裡也裝好了一大袋現金。

他背起裝滿現金的大袋子,用手槍挾持著剛剛才被他強姦過的櫃檯小姐。

走,出去吧。

櫃檯小姐全身上下僅有一件紫色的胸罩,雖然不願意就這麼幾乎全裸地曝光在眾人面前,但是命懸人手,櫃檯小姐也只能勉強自己邁步向前。

步出銀行,櫃檯小姐看到眾人朝著自己赤裸、沾滿著精液的下身集中而來的視線,羞得差點沒當場發瘋。

所有部署在外面的警察,雖然奉命要注意搶匪的一舉一動,但是每個人的目光仍然不受控制地被櫃檯小姐的私處吸引了去。

即使是那名部署在高處、負責狙殺武裝搶匪的狙擊手也是。

當櫃檯小姐赤裸的下身出現在狙擊手的狙擊鏡裡時,狙擊手呆住了。

從高倍率的狙擊鏡裡,平常只有在堿濕電影裡才可能看得到的、長著稀疏軟毛、女子私密的部位,在午後太陽的照耀之下,顯得格外清楚;白色的濃稠液體慢慢地由軟毛下方的粉紅夾縫之中溢流出來,沿著粉白晶瑩、沒有一點多餘肥胖油脂的大腿慢慢地向下流。

右手手槍示意櫃檯小姐停住腳步,右腳強行擠入了櫃檯小姐的雙腿之間,將櫃檯小姐原本夾得緊緊的雙腿向左右分了開來;左手從櫃檯小姐的腰側向前探去,手指撥弄著裂縫前兩片合著的嫩肉,將裂縫撐開又合起來,或者手指內勾、掏動著女人被分泌物所沾濕的洞穴,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不停地被擠壓出來,在陽光下閃耀著晶瑩的光澤。

突然之間,他不管右手還握著手槍,就這樣雙手托著櫃檯小姐的大腿,在櫃台小姐的驚呼聲中,將櫃檯小姐懸空擡了起來;見到朝著兩側分開的大腿之間那道令男人遐想的裂縫,還沾著許多精液,卻讓所有見到的人都為之目瞪口呆。

沒有預期會見到如此火辣的畫面,原本以為會遭遇到暴力抵抗的警察們全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直到警察們發現來自報社和電台的記者們拿起照相機和攝影機瘋狂地拍攝珍貴鏡頭為止。

為了維護社會善良風俗、保障心靈純潔的青少年不會接觸到這類傷風敗俗的畫面,警察們開始忙亂地制止記者們拍攝,而記者們則以新聞自由不容干涉加以反擊,警察和記者產生了推擠,場面開始混亂了起來。

高處的狙擊手雖然沒有涉入推擠的混亂場面之中,但是為了達到一擊奏功的效用,狙擊手也不能對著除了頭部以外的地方開火;偏偏他就是站著不動,瞄不到要害的狙擊手根本無從下手,更何況現在狙擊手的目光早已被吸引到櫃檯小姐大開的雙腿之間去了。

見到眼前的混亂,他笑了。

這時,他放下櫃檯小姐,舉起了手槍,槍聲一響,制高點上的狙擊手摔了下來,混亂的人群霎時之間回復了鴉雀無聲的寂靜。

他放聲大笑著,而警察們失去了狙擊手的支援,為了怕開槍誤傷人質而遭到懲處,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挾持著櫃檯小姐,搭上警用巡邏車,呼嘯而去。

他駕著警用巡邏車,開在高速公路上,車後還跟著許多不死心的警察;不過,那些警察擔心他傷了人質,可能也怕在高速公路上槍戰會造成更慘重的後果,所以警察們只是希望能把他截停,逼他下車投案而已。

哼哼,想賽車嗎?他冷笑一聲,用力猛踩油門,寶馬525的引擎隨即開始怒吼,將後面跟著其他國產警車甩得老遠。

警察花大錢買昂貴的警車還真是有點道理,不是嗎?他熟練地轉動方向盤,駕馭著寶馬在車流的空隙中鑽來鑽去,還不忘和縮在助手席上瑟瑟發抖的櫃檯小姐打趣著。

他打開警用通訊頻道,正好聽到勤務中心調度空中警察的直升機來追蹤他的命令。

這裡是銀行搶匪。

他拿起車上的警用無線電對講機說著。

把你們的直升機調回去吧,否則可能會發生很不好的事情喔!可想而知,急於將他緝拿歸案的警察自然不理會他的要求,他聽見了直升機的聲音逐漸從空中迫近。

他笑了笑,按下電動天窗的按鈕打開了天窗。

胸罩脫掉,站起來!上身探出天窗外!他舉槍指著櫃檯小姐。

被手槍威脅著,櫃檯小姐只好依言脫掉了自己身上僅存的衣物,在座位上站了起來,讓赤裸的上半身從天窗裡探出車外;高速行駛時的強風吹得櫃檯小姐的長髮獵獵飄動,也吹得櫃檯小姐的裸體瑟瑟發抖。

高速公路上,看見了櫃檯小姐上半身裸體的其他駕駛人被吸引了目光,注意力分散的情形之下,許多車子互相擦撞,高速路上的交通隨即大亂。

但是,空中的直升機似乎沒有打算離去的企圖。

啊,對了,我都忘了要打開警笛呢。

他喃喃自語著,拿起擴音器用的麥克風,遞給了櫃檯小姐,逼著櫃檯小姐將麥克風靠在嘴邊。

然後,他取出了一根粗大的電動按摩棒,將震動頻率開到最高,隨手插入了櫃檯小姐的下體。

突然遭到異物插入自己的肉縫之中,而且那個異物還強烈震動個不停,對花徑內的敏感點造成了極大的刺激;陣陣令人心酥骨麻、羞人無比的快感襲擊著櫃台小姐,即使是出力強忍著,越來越難以忍耐的快感終於還是粉碎了櫃檯小姐的自制能力。

啊……啊啊……啊啊啊………!櫃檯小姐發出了女人在床第之間獲得滿足時才會發出的呻吟,透過靠在口邊的麥克風,被警車上的擴音器給遠遠廣播了出去。

如此另類的警笛聲使得南下北上的車輛駕駛都受到了影響,特別是和他所駕駛的警車同向行駛的車輛,見到一個上空美女從警車天窗上探出身子來,同時還有讓人面紅耳赤的淫蕩聲波激盪在高速公路上,注意力遭到嚴重分散的駕駛人們失去了對路況的警覺,車輛追撞事故迅速增加、也越來越嚴重。

終於,空中的直升機很不情願地停止了追蹤,將注意力放在剛才發生的重大連續車禍上。

他順利地在不受追蹤的情形下,將車子開到了僻靜的地方。

好了,今天到此為止。

他對櫃檯小姐露出溫柔的笑容。

很榮幸能和美麗的小姐一同出遊,希望下次還能和小姐你約會。

背著裝滿了現金的錢袋下車時,他像是想起了什麼。

對了,忘記告訴你,我有愛滋病喔!他一笑關上了車門。

聽到愛滋病三個字,櫃檯小姐有如五雷轟頂一般地呆住了;那個無藥能治的世紀黑死病,這個人竟然是帶原者,而剛剛自己才被這個人強姦了,那不就是說……。

他坐進了不遠處的另一輛車,發動引擎離去;而櫃檯小姐仍然在發呆著,還沒從愛滋病的壞消息中回過神來,也沒注意到他已經離去,更沒留心到他開的是什麼車子……。






















0.014325857162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