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小鎮的嬌媚媽媽 1-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我出生于90年代的一個南方的小鎮,一個安靜秀美的南方古城小鎮。小鎮

不大,但是什麼設備設施都一應俱全。這個地方見證了改革開放的繁榮,同時大

量的國營企業也相繼倒閉,原來在國營工廠或企業上班的員工們紛紛下崗了,爸

爸和媽媽也不例外。爸爸原本是一個工廠的車間主任。由于私營企業的紛紛開啓,

國營工廠終究是抵抗不過競爭,在爭紮了半年以後還是倒閉了,爸爸被迫下崗了,

爲了養家糊口,爸爸到了另一個工廠的車間幹起了起早貪黑的活。一天有大半的

時間是待在工廠上班,家也很少回。小鎮由于國營企業的倒閉,美麗的南方小鎮

也顯得破落不堪了。鎮子上的大部分廠房和建築都建于六七十年代,顯得有些老

舊。國營企業的倒閉,導緻了社會上出現了一大批的社會閑散人員,經濟形勢還

沒有穩定,做生意的、販賣銅鐵的、開設賭場的、放高利貸的、黑社會收保護費

的黑幫四處橫行,這樣的環境是滋生罪惡的溫床,搶劫、偷竊、強奸、兇殺、等

等案件層出不窮。有好大一部分人離開了小鎮,去遠方謀求他們的生活,之所以

我們一家沒有離開這裏,是因爲我的父親母親都在這個小鎮長大,小鎮就仿佛是

我們的家。小鎮雖然已經變樣了。但在我記憶還是停留在從前那個小時候和小夥

伴放學以後抓抓蜻蜓,吃吃街邊的小吃,被高年級的敲詐的日子中。



  故事的起點是發生在我十歲那年的夏天。那時,爸爸依舊在工廠裏沒日沒夜

的上著班,難得回趟家,媽媽自己經營了一個賣雜貨的小店。由于媽媽比較有經

濟頭腦,在小鎮上還有一間店面房和一個50來平米的小套間用來出租。所以我

們家過的也還算不錯,生活雖然過的艱苦,但是銀行裏的存款卻在逐漸的增多。



  媽媽非常的漂亮。那年才35歲,因爲媽媽非常的愛美。保養的也很好,看

去十分的年輕。白嫩的皮膚,鵝蛋型的臉頰,高聳的胸部。美麗的披肩長發。大

大的嫵媚的雙眼。雖然上了年紀,更有一種成熟女人的風味。媽媽年輕的時候也

是大美女,小鎮上很多人追求的。



  那年夏天,天氣十分的悶熱,媽媽早早就關閉了店門。吃過了晚餐,鎮子上

可以散步對的地方不多,鎮子的南邊有一個公園,男女老少一到夏天的傍晚都到

公園中去納涼。媽媽牽著我的小手,邊走邊散步,當散步到公園中央的時候。這

裏有個大大的舞池。好多的婦女老頭在這裏跳舞。媽媽是十分愛美的女人。爲了

保持很好的身材,媽媽每天吃完晚飯都會在樓下和她朋友一起跳健美操。今天由

于要和我一起散步。就沒有跳了。媽媽看到他們跳的那麼起勁,跳舞的性子就被

勾了起來。媽媽叮囑了我幾句叫我不要惹事,就加入到跳舞的人群當中去了。媽

媽那天穿的一件白色的低領緊身短袖和一件牛仔小熱褲。露出白嫩的脖頸,白潔

的胳膊。和性感圓潤的大腿。媽媽的身材很好。不似東方女人那般纖細柔美。倒

有幾分歐美女人的那種性感豐滿,媽媽的腰很細。屁股卻很翹。在牛仔熱褲緊緊

的包裹下,忍不住想伸出手摸一把。看著媽媽跳了一會。我覺得無聊,就和旁邊

的小朋友玩起了他抓的知了。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了。天色也慢慢的變暗了。在

我將要殺死第十隻知了的時候。突然一隻手抓住了我。力道大的出奇。嚇了我好

大一跳。我擡頭一看,原來是媽媽。由于天氣熱,加上媽媽跳舞運動流了好多汗

水。媽媽的上衣和裏面的乳罩已經被汗水給濡濕了。衣服已經變成半透明的狀態。



  媽媽深深的乳溝看的一清二楚。半透明的衣服緊緊的貼在媽媽高聳的胸脯上,

飽滿的乳頭凸出乳罩看的清清楚楚。媽媽怎麼了?媽媽拉著我飛快的離開了公園。



  走在回家的路上,媽媽走的飛快。我都有點跟不上媽媽的步伐,媽媽看上去

非常的著急。還不時的回頭去看。我非常的奇怪。媽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媽媽。怎麼了?你走那麼快幹嘛呀?」媽媽沒有理我。「媽媽,媽媽。怎

麼了?



  你告訴我呀?「就在我不厭其煩的一遍一遍問媽媽的路上。媽媽終于忍不住

和我說了。原來在媽媽跳舞的時候,有兩個流氓要媽媽去和他們喝酒,去舞廳跳

舞。



  媽媽當然是不答應他們了。他們就不依不饒的。甚至開始抓摸媽媽。媽媽嚇

得沒有辦法。公園裏也都是不管事的老實人。沒人敢去阻止。媽媽沒辦法就拉著

我跑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也沒多大事嗎。媽媽依舊牽著我的手走的飛快。

在快到家門的時候。我的鞋帶散了。在我蹲下綁鞋帶的時候,我看到街角有兩個

黑影閃過。我當然不會想那麼多。我也就沒有和媽媽說。畢竟我才十歲啊。但這

是我這一生中範的最大的錯誤。



  回到家以後。媽媽就變輕松了。換上了睡裙,開始看起了電視。而我則在客

廳寫著作業。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寫到九點多的時候我就睡意朦朧了,和媽媽

說了聲,我就躺到我臥室的床上去睡覺去了。媽媽還在自己的臥室裏看著電視。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一陣說話聲給吵醒了。我家由于是爸爸廠裏分配來的

房子。



  是老式的公寓,我的臥室的有一面窗戶是對著走道的。所以平時可以看到上

下樓的人走來走去。媽媽在我的窗戶上裝了一面窗簾。透過窗簾,我看到兩個巨

大的身影。我的心一下子緊了起來。屋子裏一點燈光也沒有,看來媽媽也睡覺了。

門外會是誰呢?



  「他媽的。你給老子開鎖開快一點。趕緊的。」



  「嗎的,你行你上啊。不行別比比。你以爲開鎖很簡單。」



  「聲兒小點。吵醒了今晚這事就不好辦了。趕緊的。憋了一晚上了。等會好

好爽爽。」



  「那騷貨看著就讓人上火。真想好好操操她。」



  「那就快開鎖啊!」



  我的手心都是汗水了。心髒也撲通撲通的跳的好快,著兩人是小偷啊。



  「等會我負責那個小崽子。你負責那個騷娘們。速度要快!」



  就在我準備大喊抓小偷的時候,一雙肥大有力的大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力道

之大都快把我的嘴給按到臉裏面了。我立馬連個屁都放不出來了,我手腳亂蹬。



  但那雙大手仿佛有無窮的力量。一下子就將我提了起來。我的腳在空中亂蹬,

黑暗中根本看不清我自己到底怎麼樣了。漆黑中,媽媽的臥室裏面響起了媽媽的

喊叫聲和打鬥聲。片刻就戛然而止了。黑暗中什麼聲音也沒有。安靜的可怕。

「啪」



  黑暗到光明的過度。眼睛立馬被一片白光給覆蓋了。模糊的視線漸漸變得清

晰,我被一個長得肥頭大耳的豬頭白胖子單手拎在手上,這個家夥是我這輩子見

過最醜的人。小小的三角眼,平頭,巨大的啤酒肚,那簡直都不能稱之爲肚子。

他的皮帶已經沒有用武之地了。系在了他的小腹上,雖然長得一副中年正局級領

導的身材,卻沒有那樣的臉孔。滿臉的橫肉,一看不是個好東西。他拎著我走進

了媽媽的臥室,媽媽穿著裸露的半透明睡裙,光潔的大腿,深深的乳溝都暴露在

空氣之中。媽媽的嘴裏被塞進一個破布。一個皮膚黝黑的胖子。緊扣著媽媽的雙

手。



  媽媽的大腿在胡亂的登著。在看到胖子拎著我進來的時候,媽媽不再動彈了。



  「你好啊。騷貨,我們又見面了啊。哈哈。是不是想我們了啊?睡衣都穿的

這麼暴露。」



  「唔唔唔」。由于媽媽的嘴裏塞著破布,我猜測應該是媽媽正在痛罵眼前這

個胖子。



  「我們談點事情。就像今天在公園談的一樣。但是要是我們把你嘴裏的破布

拿開,你像個瘋婆子一樣大喊大叫的話。別怪我對你兒子不客氣啊!」說著不輕

不重的在我頭上輕輕拍了一下。媽媽用痛惜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胖子就劈裏啪啦的說開了,他說的我都不太懂。大緻的意思就是媽媽今晚得

讓他哥倆開心了。我想這也沒什麼啊,也許他們是想和媽媽玩遊戲吧。但十歲的

我哪裏會知道「開心」這詞語真正的含義。媽媽聽明白他的意思後。差點一屁股

坐在地上。黑胖子立刻扶住了媽媽,隨便在媽媽豐滿凸翹的屁股上狠狠的摸了一

把。媽媽定了定神憤怒的說「不可能」「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你兒子今晚可是有

的開心了,」胖子皮笑肉不笑的說完狠狠的給了我一耳光,我的半邊臉立馬腫了

起來,但是奇怪的事,在那種淫靡的氛圍下。我竟然哭不出來,隻是傻傻的看著

媽媽,媽媽看到我挨了耳光。身體明顯的顫抖了一下。媽媽擡起頭,用複雜的眼

神看了我一眼。「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放過你們。老子今晚白來了啊?老

子今晚來就是來肏人來的。他媽的!」說著又舉起手。正當我的臉頰又即將迎來

一個巨大啪聲的時候。「等等,別打我兒子。」媽媽雙眼含淚的看著我。就是不

敢看那兩個惡心的胖子。「我答應你們」媽媽咬著嘴唇說道,兩滴長長的眼淚從

媽媽的眼中滑出。「哈哈,好,好好。」豬頭三胖子喜笑顔開。「但是別在這,

我們出去,或是讓我兒子到樓下去。」媽媽紅著臉說「你當我們是二啊。到大街

上萬一碰上你的熟人。親戚,這事都不好辦,你兒子離開這他要去喊人了怎麼辦?



  咱哥倆等著在你家被包餃子啊?「」再說了。你兒子才這麼點大。你能知道

啥叫操屄啊?老子今天就要在你這騷貨的床上肏你。他媽的。「」大哥,要不把

小崽子放他自己的臥室得了。放這也不叫個事。咱還玩的不愉快。「」行。就聽

你小子的。「肥豬胖子挺著大啤酒肚。單手拎著我走出了媽媽的臥室。當媽媽臥

室門緩緩關上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媽媽的表情,那時一種屈辱和無奈,和對我的

痛惜。



  門被關上了。客廳由于沒有開燈,我重新回到了黑暗。隻剩媽媽臥室門低透

露出的暗黃燈光。



  在那種環境下。我怎麼可能隻是躺在床上。媽媽和他們到底在臥室幹嘛呀?



  好奇心就像火箭一樣直穿雲霄。媽媽的臥室的房門時那種老式的木門。上面

有很多的裂紋。但是都被爸爸用膠帶給封起來了。有時候,爸爸媽媽也會躲在臥

室裏不出來。也不讓我進去玩,木頭的門隔音不是很好。所以裏面的聲音我大概

能聽的清楚,現在我就趴在媽媽的門上。將耳朵貼在門上,仔細的聽著裏面的聲

音。



  先是聽到了解皮帶的聲音。然後是一些雜聲。然後又人說話了。「騷貨,趕

緊把衣服給脫了呀。愣著幹嘛呢?老子還掐著雞巴等著呢!」「嗎的,大哥,你

看這大奶子,你奶頭。你摸摸看,這手感太他媽棒了。操」「真軟。真白,讓我

舔舔,讓我舔舔,你躲什麼啊?別亂動。」「嘖嘖嘖嘖……」「小胖。趕緊把這

小騷貨的內褲脫了。讓哥倆瞧瞧你的大肥屄。」' 求求你們。放我走吧。不要,

不要…



  …「



  「嗎的,這腿都夠玩一晚上的了。哈哈」



  「哇,真不錯。他媽的,你小子今晚雞巴真他媽大啊!比肏小姐的時候還大

啊!」



  「廢話,今晚是肏人家的媽媽啊!哈哈,爽」



  雖然我聽不懂他們再說些什麼。但我的心髒卻跳的出奇的快,手腳也開始發

麻發抖,我變得異常的興奮,恨不得馬上沖進去看看他們到底在幹些什麼事情。



  我的耳朵和臉也變得滾燙。小腹有種說不出的脹痛。那種難受的感覺是用文

字鎖無法表達的。



  「快。先給老子來個口活,這大肥屄真不錯。你看這大白屁股。啊……爽,,

小嘴真他娘的爽啊。緊緊的。熱熱的……等會你也來試試。」



  「不要,不要……求唔唔唔唔……」媽媽的嘴裏貌似被塞上了什麼東西。他

們什麼要把毛巾再次塞到媽媽的嘴裏?我很好奇「哥,這騷貨奶頭都硬啦,操他

媽的。前面在公園還裝純。」



  「你別幹舔她的奶子啊,舔舔她的大肥屄啊。這樣她出水就快了。傻逼。」



  「唔唔唔唔……噢噢噢噢噢……」



  「嘖嘖嘖嘖……滋滋滋滋……」「大哥。我忍不住了啊。」「肏. 今天敞開

了肏. 咱倆今天幹啥來了啊。就是操屄來了。趕緊的。」「不要。唔唔唔……」



  「啪啪啪啪啪……」「噢噢噢噢噢……」「來。舔我的軟蛋。好好舔」。



  房間裏傳來了各種聲音,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媽媽較弱的呻吟聲,床鋪搖晃

的咯吱咯吱聲。還有肉體之間撞擊的啪啪聲。我在外面聽的抓耳撓腮,這聲音仿

佛有一種魔力,將我牢牢的吸引在這裏。我恨不得將我自己的耳朵定破這倒門去

聽。那晚我變了,關于小鎮的記憶不在那麼純潔。



  「操……操死你……老子的雞巴大不大?肏的你的屄屄爽不爽?操你媽的。



  叫你前面不和我們去酒吧。叫你不去。操死你……噢噢噢……「



  「啪啪啪啪啪……噢噢噢。」



  「啊……老子要射了。要射了……射你的屄裏了……AHHHHHHHHH

HHH。哦噢噢噢哦。」啪啪啪的撞擊聲節奏變得無比的迅速。最後戛然而止。



  隨著臥室裏的男人的一聲大吼。傳出了媽媽微弱的哭泣聲。



  「趕緊給老子吹出來。老子也要嘗嘗你的大肥屄的味道呢……含的深一點…



  …對對對……哦……爽……速度快一點……噢噢噢噢噢。「



  「給我吞下去。老子就要你吃老子的精油。他媽的」



  媽媽的臥室內暫時恢複了短暫的平靜。過了一會又響起了熟悉的聲音。因爲

看不到什麼。隻能聽,我的興緻也慢慢減淡了。躺到自己臥室的床上。隔壁媽媽

的臥室還是能聽到隱約的聲響,帶著疲憊。我沈沈的睡了過去。



  第二章。

    仿佛被噩夢所驚醒,我在一身大汗中醒來。原來,這個難熬的夜晚還在繼續,月光透過床簾照進來,使原本壓抑的黑暗也蒙著一層白霧。媽媽臥室的的聲音變得鴉雀無聲,由于剛被驚醒,慢慢適應了黑暗的我發現我臥室的門盡然被人給關了起來。我臥室的門也是老式的木頭門。客廳的燈光透過門上的裂縫照進來,門外貌似還有人在走動,難道那兩個惡心的胖子走了嗎?媽媽也不知道怎麼樣了。正當我揉著眼鏡準備開啓門走出去的時候。我聽到了熟悉的說話聲。“嗎的,今晚真的是雞吧都幹痛了。”“老子的雞巴都快被這騷貨的小嘴給舔的發亮了。別停啊,繼續。。快快,繼續,隻要我沒說停,騷貨你他媽的就別停。”“看來你是真心愛你兒子呀。哈哈,今晚咱幾個動作都玩遍了吧。哈哈”。。。他們繼續說著。

    正要開門的我停了下來,媽媽和他們貌似在客廳呀。他們到底在幹什麼。我的心跳又逐漸加快。木門上的門縫不小,慢慢的,我將眼睛湊了上去,出現在我眼前的是我這輩子不願再看到的畫面。但是,不巧的事,在將來的日子,這一幕畫面經常會出現在我的腦海之中。久久不能忘懷。

    透過門縫,那窄窄的黑暗中唯一的光亮,映入我眼中的畫面,客廳裏有一個赤身裸體的大胖子。巨大的啤酒肚就算他靠在沙發上,也不見絲毫的變小。他的那雙邪惡的小眼睛盯著一個方向。大啤酒上的肉仿佛豬油一般,胖子全身的汗,使他看去更像一隻大烤豬。在大啤酒肚下方是驟然而下的小腹,胖子小腹的毛很多,密密麻麻,延伸到大腿,都是卷曲的黑毛。在他的大腿根部,被擋住了,我看不到那裏的情況。一個女人,我的媽媽,正趴在他的大腿上,烏黑長長的秀發遮住了媽媽的臉,我看不到媽媽的表情與面孔,隻看到豬頭三胖子的肥手按著媽媽的頭在上下的套弄。胖子另一隻肥大的手握著媽媽的大乳房。手指搓揉著媽媽的奶頭。胖子時不時晃動著媽媽雪白的奶子,用手用力的擠壓,露出深深的乳溝。白嫩的乳房上面是殷紅色的乳暈,胖子的手指在上面打著圈圈。勃起的奶頭被胖子揉捏的越來越翹。由于受不了強烈的刺激,媽媽在發出“唔唔唔”聲音的同時。身體在不斷的顫抖。媽媽的下身也是光溜溜的,露著潔白光滑的大腿。凸起的小腹下方隱約可以看到一從陰毛。由于胖子按著媽媽的頭上下的套弄。媽媽性感肥嫩的屁股仿佛白色的果凍一般左右晃動。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我的心髒仿佛要從我的嘴中跳出來一樣,這種媽媽就在我的眼前被人強迫著口交的畫面是十歲的我無論如何也無法理解的。之前我甚至沒有看過女人的裸體,媽媽被按著的沒有規則上下擺動的頭,使我尚未發育的小弟弟也慢慢的仰起了頭顱。透過門縫,清晰的“嘖嘖嘖”的聲響再次刺激著我全身的每一個細胞。原來媽媽和他們在房間裏是這樣的。

    一身肥肉的胖子臉上洋溢著一股得意的自豪感,在他把媽媽頭按下去的時候。肚皮上的肥肉也隨著蕩漾。打在媽媽的臉上。發出“啪啪啪”的聲響。媽媽由于嘴裏塞著東西。隻能發出微弱的呻吟聲。“吱呀”。媽媽臥室原本關著的門被皮膚黝黑的胖子給推開了,原來黑胖子在媽媽的臥室。他經過門縫時我看到他胯下的陽具軟綿綿的耷拉著,上面還粘著乳白色的粘稠液體。

    看到黑胖子走了過來。白胖子肥豬一樣的臉上露出淫靡的笑容,“騷屄。又得開始幹活咧”說著胖子不再按著媽媽的頭。挺著大肚腩讓媽媽的臉離開了那片覆蓋著黑色卷毛的區域,終于,我看清了胖子那光亮透不過的黑暗區域,在那雜毛從的中心。豎立這一根充血的白色巨炮。龜頭已經變成了紫紅色,發出陣陣的腥臭,就算隔著門我也能聞的到。整根大屌上仿佛粘著我小時候玩用力吹泡泡的洗潔精一樣油光發亮。我不知道,那是媽媽的口水。。陽具根部黝黑的卵袋掛在他的兩腿之間。垂垂掛掛,顯的沒有生氣。白色的陰莖上青筋凸露,整根巨大的肉棒正在一上一下的跳動,仿佛一頭正在覓食的野獸發現了獵物一般興奮。這是我這輩子見過最醜陋的東西。

     媽媽這時坐在沙發的一邊,頭發淩亂的披在白潔柔軟的香肩上,臉色紅紅的,兩行清淚掛在臉上,從前明眸皓齒的臉上滿是淚痕。仿佛眼睛都哭腫了一般。低著頭,時不時的輕輕的抽泣一下。眼睛無神的望著地面,那樣的眼神裏暗藏著太多,不甘,屈辱,害怕,最多的是對被被丈夫以爲的男人操了的內疚。這一切都是媽媽爲了我呀。看到媽媽的眼神我的心似乎也漸漸的難過起來。感覺非常的難受。媽媽的全身上下都被兩個胖子剝的精光,媽媽不愧保養的非常好,全身豐滿的身體沒有一點多餘的肥肉,皮膚像煉乳一樣白。腰身很細,臀部的嫩白肥大。肉感十足的豐腴大腿緊緊的並攏著。在媽媽大腿根部一小腹的三角區域是一塊小小的黑色。我看不清那最神秘的地帶。媽媽一隻手擦拭著嘴唇。一隻手遮擋著兩隻豐滿雪白的乳房,兩顆紅櫻桃般的奶頭被完完全全的擋住了。隨著媽媽低低的抽泣,兩個球形的大果凍似的奶子也在微微顫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媽媽向我的方向表情複雜的瞟了一眼。

    “哥,我才休息了一陣,這騷屄咋又這表情了啊?剛才在臥室的時候看來還沒把這騷貨肏爽啊?”

    “我說你這女人想啥呢?是不是哥幾個沒把你給肏舒服了?前面在臥室看你叫的也挺歡實著呢!”

    “兩位大哥。今天真的不能再做了,而且在客廳,我兒子臥室就在這,讓他看到了可怎麼辦啊?”說著這話的媽媽已經帶著哭腔了。看的我心疼。

    “少他媽廢話,你兒子看到了又怎樣?老子還想當你兒子的面肏你的屄呢!讓你小崽子看看老子是怎麼操他媽媽的。那多過癮啊!哈哈。趕緊開幹了。反正你也倒過來翻過去被咱哥倆肏了個遍,也不差這次了。”

     說著這話,啤酒肚肥胖子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碩大的肥肚子在站起來的時候上下抖了幾抖。醜陋的陽具上下跳動,黑胖子光著膀子,雙手抱胸的在旁邊看著已經縮在沙發中的媽媽,兩個胖子背對著我,我隻能看見他們的一身肥肉和松弛的屁股。媽媽在他們龐大的身軀下顯的非常的嬌小與柔弱。我真心想沖出去保護媽媽,但是我知道就算我出去也一點幫助也沒有。而已看他們的說話與動作。仿佛是有我前所未見的事即將發生。我的身體又變的非常燥熱,在我自己臥室內的我仿佛也和門外的三人一樣,心疼加速,熱汗直流。

    由于媽媽已經給肥豬白胖子口交了許久,已經忙活了一晚上的他此刻的陽具早已經高高的挺立著。仿佛剛才媽媽口部的套弄隻是熱身運動,現在兩個胖子慢慢的靠近了媽媽,空氣中的氣味變的淫靡起來,兩個胖子的呼氣聲也漸漸粗重起來,媽媽已經光著身子,兩腿光滑的大腿緊緊並攏的抱在胸前。躲在了沙發的角落裏瑟瑟發抖。嘴裏輕輕的喊著“不要,不要過來。”或許是怕吵醒我的緣故吧。看著媽媽這幅楚楚可憐卻略帶羞澀與屈辱的表情,兩個胖子身體裏已經平息的原始獸性又被激發了。這畢竟是強奸別人老婆,迫奸別人的媽媽啊。而我仿佛一個不明真相的圍觀群衆一言不發。當時的我不知道,接下來在我眼前會出現怎樣的場景。那一輩子都會在夢中出現的場景。

黑色粗壯的胖子早已經按耐不住自己的浴火了。一把沖上去拉開了媽媽遮住胸前的手,把那隻臭嘴湊了上去,一口含住了媽媽右邊的奶頭。黑胖子一邊貪婪的吸吮這一邊用他那雙肥大的手揉搓著媽媽的肥嫩乳房。他伸出舌頭,在媽媽的乳暈上打著圈圈。時不時用手指撥弄著媽媽已經被胖子口水滋潤的勃起的奶頭。“不要。。。停下。。不要。。求求你們了。。我孩子在。。裏面。。”媽媽晃動著木瓜似的乳房,象征是的低聲哀求到。就已經被大啤酒肚給分開了雙腿。那是我這輩子看到女人完整的身體,在那塊三角形的神秘黑色區域的下方,是一塊粉紅色的區域,媽媽的陰部非常完美,兩塊暗紅色的陰唇,本來就豐滿的陰唇因爲一晚上的蹂躪顯得更爲性感,在陰唇的中間是粉紅色的肉洞,因爲兩腿被分開的緣故,媽媽的膣口仿佛在微微的張合,就像一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和一張性感的小嘴一樣。

    看到這些,我的頭發根都快炸起來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完整的身體。雖然不是最後一次,但平時端莊美麗的母親正被扒的光溜溜的被兩個胖子給左右夾擊。我想不到世界上會有這種事情,大人們爲什麼會做這種事情?媽媽會和爸爸做這些嗎?我極度的興奮,整個人都快暈厥了。我小小的肉棒變的堅硬如鐵。

    兩個胖子絲毫沒有憐憫之心,看著我媽媽臉上痛苦的嬌羞模樣。不但沒有停止反而發出了更大的聲響。黑色的胖子含著媽媽已經勃起的紅色乳頭吃的嘖嘖有聲。白色的豬頭三胖子吐了一口口水到自己的手上,然後放到他巨大的白色肉棒上上下套弄。我看不到他們的表情,但光憑想象就可猜到那是多麼的惡心。領頭的白胖子挺著大肚子,背對著我,半蹲下來。右手拿著他的雞吧,仿佛在摸索什麼東西,媽媽突然變的緊張起來。兩隻白嫩的雙手頂住胖子的前胸不讓他靠近,嘴裏在輕輕的叫喊著什麼,但我聽不清楚。巨大的白色胖子在客廳白織燈的照射下活像一隻大肥豬。媽媽那無力的手臂根本無法阻止胖子的推進,白胖子在摸索了一陣後仿佛發情的公豬一般突然一挺屁股。“啊”媽媽發出了一聲嬌吟。終于,媽媽在我的面前被陌生的男人給進入了。

    肥豬胖子進入後,仿佛是體驗媽媽的腟肉所包裹他陰莖所帶來的滾燙的熱度。整個大肚子壓在媽媽的嬌小身體上也不怎麼動,享受了一陣後就在沙發上壓著媽媽拱動著他的肥屁股。媽媽兩條肉食圓滑的大腿被胖子粗壯的腰身給分的開開的,由于胖子巨大的身軀。又是背對協和我,我已經看不見被他壓進沙發的媽媽了。隻聽的到媽媽發至內心的無助呻吟聲,我拼命的盯著那最重要的交合處,胖子雞蛋大小的龜頭已經沒入媽媽那紅色的肉穴之中,媽媽的會陰緊緊包裹著胖子的肉根,在肥大的屁股起伏之際,肉棒的每一次進出都會帶出媽媽那粘著透明汁液的腟肉。胖子兩隻肥大的雙手緊緊摸著媽媽豐滿柔軟的屁股,用力的往自己的下身撞擊。胖子肥屁股之間已經工作了一晚上的黑色皺紋小袋子。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媽媽雪白肥嫩的臀部,發出啪啪啪的響聲。由于胖子巨大身體。一個人已經霸占了媽媽的大半個身體。原來吃著媽媽乳房的黑胖子就沒有了位置,“哥,讓個位置給我啊。”“滾,沒看老子正忙著呢。自己找位置。操他媽的,這屄真是百肏不厭啊。爽死我了。大姐。你這屄真不錯,肏了一晚上也還這麼過癮。啊啊啊。。肏死你。”黑胖子無奈,隻有站起來。跨站在媽媽的面前,媽媽別過頭,閉著眼,嘴裏發出低低的呻吟,黑胖子也是半蹲著,一把將自己的陽具放入媽媽的口中,享受媽媽的口舌服務,甚至還扯著媽媽的頭發,前後挺著胯。這下好了,原本白胖子就已經遮住了大半個媽媽了。現在黑胖子一上來。媽媽是被徹底擋住了。隻看的到兩個胖子猶如一隻大猩猩和一隻大肥豬在沙發上前後搖動著自己的啤酒肚。“嗚嗚嗚嗚。。不。。要。。啊啊啊”這是我聽到媽媽發出的唯一的聲音。

    兩個胖子同時晃著肥大的屁股,白胖子黝黑的卵袋中,經過了一夜的奮戰,他的卵蛋竟然還有雞蛋的大小。在他肥屁股的前後搖晃中,一晃一晃的打在媽媽的屁股上。發出啪啪啪的響聲,兩個胖子毫無憐惜,他們仿佛用勁全力把媽媽的兩個溫暖的肉洞頂向他們的小腹,媽媽的兩條白潔光滑豐滿的大腿無助的分隔在胖子油膩的肚子兩邊,伴隨著陰莖每一次的插入與抽出,都帶出了好些液體,粉紅色的腟肉時隱時現。

     “爽不爽?嗯?騷貨。老子的雞巴很大吧。嗯?肏的你很爽吧。哈哈”“嗯,,,嗯,,嗯,,”“啵滋,啵滋啵滋”肉體的碰撞聲似胖子說的話語仿佛都帶著無限的挑逗。因爲媽媽的嘴裏還塞著黑胖子的陰莖,所以在那陽具快速抽插的嘴唇中隻能聽到微弱的呻吟。白色的豬頭三胖子。在抽插了幾百下之後,大喊一聲“我不行了。”接著擡起了已經軟成一團泥的媽媽,架著媽媽趴在客廳的桌子上。用力的抽送了幾十下。就用自己的下身頂住媽媽的屁股劇烈的抖動起來,媽媽面色潮紅,由于嘴中沒有了陽具的阻撓,此刻媽媽咬著下唇,盡量不讓自己呻吟出聲,胖子抖動了數十秒,他一邊嘶吼著,一邊用力的揉捏著媽媽因爲趴著而微微翹起的肥美的臀肉。恨不得將媽媽的屁股埋進自己那肥啤酒肚中,胖子停止了顫抖,無力的趴在媽媽身上。兩人的交合處還是沒有分開,媽媽好像已經昏厥一般。

    這個場景讓我想到了小區裏的狗交配時也是這樣的,人難道和狗是一樣的嗎?在小區裏的母狗發情的時候,很多的公狗在附近徘徊,有一次爸媽和我一起出去玩。看到一隻睡著的公狗。紅色的狗屌露出在包皮的外面。當時媽媽還笑著對爸爸說這狗做好夢了。結果,現在的媽媽正做這那些母狗和公狗做的同樣的事情。看完整個過程的我,由于腦袋充血,同樣也快昏厥了。

    黑胖子在享受完媽媽的口舌服務後,和白胖子一樣,劇烈的抽插過後。是一陣顫抖。仿佛就像撒泡尿一樣簡單。媽媽像一塊破布一樣被他們背進了房間,我不敢出去,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這肯定是個夢。我躺到了自己的床上。這一晚的情景一邊一邊在我眼前閃過。不知不覺的,眼皮像灌了鉛,我又沈沈的睡去。

    一睜開眼,陽光透過窗簾射進來。說不出的溫暖。我都能看清眼光中的微小顆粒。但在這陽光明媚的日子,我突然驚醒,仿佛有什麼在撕扯著我幼小的心靈。打開我的房門,整個客廳仿佛彌漫著一股子腥味。“兒子,你醒了啊。”媽媽臉色蒼白,眼睛紅紅的。蹲下來摸了摸我的頭。“媽媽,昨晚你沒事吧?”我焦急的問媽媽。“沒事。那兩個叔叔和媽媽聊了會天喝了點酒就走了。你放心。媽媽沒事。”說這話時,媽媽的眼睛又紅了幾分。“媽媽沒事就好。我出去玩啦”

    跑出門的那一刻,我想,昨晚發生的一切是夢改多好。

3

    日子還在繼續,那噩夢一般的夜晚仿佛沒有改變什麼。媽媽依然是那個漂亮性感善良的媽媽。客廳裏和臥室裏也聞不到那一晚那種淫靡的氣息。小鎮還是那個小鎮。媽媽依舊每天照顧著我,燒好吃的給我吃,準時到小賣部開門做生意。睡前會吻一吻我的額頭,讓我做個好夢。但是,媽媽再也不拉著我的手去公園散步了。健美操也隻在樓下的小區裏跳了。真的仿佛一切都沒變,但是夜深時分,偶爾出現在樓道裏的兩個黑色的巨大身影提醒著我,那一晚發生在媽媽臥室和客廳的事不是一個噩夢。

    媽媽換了鎖,看來換鎖師傅的手藝還不錯。在他們無數次的小聲咒罵之後,他們還是沒有進來。每當他們的背影消失的時候,心髒發緊的我都會深深的呼出一大口氣。在暗自慶幸的同時,在心裏某個黑暗的角落我卻希望他們能夠破門而入。重演那天的所作所爲。自從那一晚起,我似乎已經變了。

    媽媽還是那個媽媽。日子依然還在繼續。我卻不再是從前那個十歲的我了。爸爸也偶爾會回來幾趟,每到爸爸回來的時候。一到夜晚我就異常的清醒,當房間處于一片黑暗的時刻。我會躡手躡腳的趴到爸媽的臥室門上,耳朵用力的貼在門上搜索著爸媽臥室內發出的所有聲音。在實在聽不到的時候,我會拿一個杯子倒扣在門上。這樣裏面的聲音就清楚多啦。看來我的智商還是挺高的嘛!

    偶爾,從臥室中會傳來那一晚類似的聲音。微弱的呻吟聲,輕微的床鋪搖晃聲,和粗重的喘息聲。每次聽到這些聲音,我就像入迷一般不可自拔。我的小丁丁也拔地而起。這是怎麼回事?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仿佛有一種魔力一般吸引著我。我不再是從前的我了,媽媽還會是原來的那個媽媽嗎?

    又是一個假日,爸爸回家了。一家人難得聚在一塊,媽媽去菜場買了一堆的好菜。一家三口圍坐在小桌前開開心心的吃著,仿佛許久以來籠罩在我心頭的陰霾也不見了。吃著吃著一家人就聊開了,爸爸“聽說公司有幾套房要分啊?唉!不知道咱家有沒有份啊!”媽媽“你怎麼說也在廠裏幹了這麼多年了,沒功勞也有苦勞啊。你去爭取爭取啊!”爸爸皺著眉歎了口氣說到“哪有那麼容易啊!分房子的事是廠裏的吳書記說了算的。我和他關系也不是很熟。他怎麼會分給我?再說了還有文主任在旁邊煽風點火,我更加沒戲了。”我聽的是雲裏霧裏,一點都不知道他們在說的什麼。隻顧自己夾好吃的菜吃。

    “你就不知道送點禮什麼的?現在這社會你不送禮根本辦不成事。唉!”媽媽感歎道。“你看這麼多年了,我們一家還窩在這個小房子裏。”好好的吃頓飯,爸爸媽媽又感歎上了。還能不能好好的吃飯了?

    “這樣吧。到時候我們請吳書記吃頓飯吧!我先去廠裏了解了解情況。”爸爸最好無奈的說。唉!好可憐爸爸啊。

先更這些。看球去了
















0.013640880584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