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我們夫妻的第一次三人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永遠都忘不了2010年10月2日,那天是我們夫妻性生活的里程碑,那天,我們夫妻有了第一次三人行。

我們夫妻結婚十幾年了,一直很恩愛,性生活也很和諧,老婆基本每次都能達到性高潮,噴水也是經常的事。

老婆屬於悶騷賢淑型的女性,性慾很強,但很端莊賢惠。我們夫妻的性生活和大多數夫妻一樣激情而平淡,為了調節氣氛,我也買過假陽具、情趣內衣、跳蛋等,也買過許多毛片照著做(其中有很多故事,以後再專門寫,今天只說三人行)。

忘記是什麼時間接觸夫妻交友了,開始關注夫妻交友主要是想盡可能多的和別人的老婆做愛,但現在心態完全發生了改變。

可能是年齡原因,三十歲之前,別的男人多看一眼自己的老婆就不願意,可三十五歲之後卻很想找人一起和親愛的老婆性交,或者看老婆和別人性交,在這樣的心態下,三人行是很自然的事了。

經過很長時間的思想工作(此處省略去一萬字),賢惠漂亮的老婆經歷了拒絕、試探、視頻、裸聊、同意等階段,終於選定了一個洛陽的單男(關於怎樣做老婆工作可以聯繫我交流),那個單男姓張,權且叫小張吧!小張33歲,是個體校畢業生,身體很強壯,他老婆懷孕待產。經過多次裸聊,我們和小張加深了瞭解,感到小張很實誠。當時小張還讓他那大肚子老婆陪我們裸聊,問我如果喜歡和孕婦做愛就去找他們一起玩,說實話我動了心,但老婆怕和孕婦性交出問題不讓去。

隨著小張老婆的肚子越來越大,小張性生活無法解決,有一次視頻時小張忍不住插了他老婆一次,我們聽到他老婆喊痛,把我們也嚇了一跳。

小張無法過性生活,只好在視頻中看著我們夫妻性交,急得多次手淫。他對我老婆說:「嫂子,你行行好,幫幫忙,讓我肏一次吧,我老婆生後讓我哥隨便肏。」我老婆說:「那怎麼行,我又不是雷鋒。」

晚上我們夫妻在床上玩時,我對老婆說:「小張怪可憐的,憋得難受,咱們一起做一次,也幫了他,你也更滿足,一舉兩得啊!」

老婆說:「這就是3P嗎?」我說:「是啊,到時候你吃我雞巴,讓小張肏你,多美!」說這話時我明顯感到老婆屄裡一陣收縮,就加快抽插頻率,老婆大叫著到了高潮。

高潮時我說:「老婆,讓小張肏你吧?」老婆喊著說:「好,好,快!快!快來肏我!」然後噴出了好多淫水。

等老婆平靜下來,我又給她說起三人行的事,她卻變卦了,說不好意思去。

第二天,我把和老婆溝通的情況給小張說了,小張很興奮。我說:「你嫂子沒同意,但也沒拒絕,只是說不好意思,怕放不開。你再說說,女人心軟,你說可憐點,她會同意的。」小張心領神會。

隨後幾天,我故意找事情不上網,讓老婆和小張單獨視頻。

國慶節馬上到了,九月三十號晚上,我回到家,打開臥室門,看見老婆一絲不掛坐在電腦前,我說:「騷屄,又和誰裸聊呢?」老婆說小張。我一看,屏幕上小張正捋著自己粗大的雞巴。

我找不到攝像頭,低頭一看,原來老婆把攝像頭放在書桌下面,正對著她的騷屄,屄裡插著一支「嗡嗡」響著的假雞巴。

老婆一把抱住我說:「快,快,我急死了,快肏我。」我把她抱上床,拔出假的,插入真的,一陣猛捅。

在老婆神情迷離之時,我問她:「讓小張也來肏你吧?」老婆說好,我說:「你不是不同意嗎?」她說見小張怪可憐的,他老婆也給他求情了,讓我們幫幫他。看來小張的工作有成效了。

我說:「你可不能變卦啊!」老婆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國慶節那天,上午我們把孩子送到父母家,又給老婆買了一套性感內衣。下午和小張視頻約好第二天去鄭州聚會,晚上我和老婆忍不住又做了一次。

為了盡量使第一次三人行圓滿,我還精心為老婆修剪了屄毛,把陰唇上的毛全刮掉,陰阜上的修剪成一個V字,因為小張說喜歡舔陰,刮淨了方便。老婆刮了毛的屄顯得更加肥美豐腴,讓我也忍不住大舔一通。

燈光下,親愛的老婆裸體橫陳,膚白貌美,屄肥奶大,看著很是誘人,說真的,我當時真有點捨不得了。

二號上午,我們夫妻走高速一小時去鄭州,本來說好中午和小張一起吃飯,下午就開始玩,可是小張家裡臨時有事,要中午吃過飯才能來鄭州。我說:「也好,我帶你嫂子逛逛街,晚上一起吃飯算了。」小張說好。

逛街真費時間,我們在紫荊山賓館開了房間,又到二七路哥弟給老婆買了兩套衣服,又轉了一會就下午五點了。小張打來了電話,說到了,我說:「你到經三路仁和酒店等著,我們馬上回去。」

當時老婆光著兩條大白腿,穿著剛買的套裙,我說:「再到金博大買條絲襪吧,打扮得性感點。」於是我們又到金博大買了條黑色的連體開襠絲襪,然後打的回賓館。

在賓館,老婆換上絲襪,又補了淡妝,愈發楚楚動人,風姿綽約,我看了都很動心,心裡還有點酸酸的。

出了賓館北門就是仁和,進到大廳,我們看到角落裡坐著一個男人,正是小張。因為是第一次,我們都很緊張,相反老婆看著卻很鎮定,讓我都有點汗顏。

點了菜,慢慢吃著,談點不著邊際的話,在視頻時說的粗話都說不出口了。小張偷偷瞟著我老婆的身體,看得出他非常滿意。

吃過飯,我看時間尚早,就說:「咱們去奧斯卡看電影吧?」小張說好,老婆自然聽我的。我們出了飯店,打的去農業路的奧斯卡,上車時我故意讓小張和老婆坐後面,好讓他們有接觸的機會。

到奧斯卡後,我偷偷問老婆:「小張摸你沒有?」老婆說:「他很老實,沒動手。」

當時影院演的是《盜夢空間》,美國的大片,很好看。我們坐的是包廂,三人一個包廂,老婆坐在裡面,我坐中間,小張坐邊上。

看電影時小張沒什麼表示,我想他也太保守了,就說:「小張,你去給你嫂子買點飲料吧!」他馬上出去買了飲料。

回來時我故意讓他坐裡面,這樣就把老婆夾在了中間。但他一直沒動作,我看著著急,感覺他太老實了,就給他發個短信,大概意思是:「你怎麼能等著你嫂子主動尋歡呢?」小張看了短信,明白了我的意思,給我回了一個短信,說:「我一會抱抱嫂子可以嗎?」我回了一個字:「暈」。

一會小張開始動作,光線暗看不清楚,好像他摸了我老婆的大腿,我挨著老婆,感覺她在顫抖,老婆把我的胳膊抱得緊緊的。

這時我說:「我出去一下,去衛生間。」就站起來準備走出去,老婆拉我一下,我說:「沒事,馬上就回來。」

出去後我在外面大廳坐了有二十分鐘左右,就又回去了,進去看見小張摟著老婆,老婆靠著他,好像小張的手在老婆短裙下動作。看見我進去,老婆就坐直了,小張也縮回了手。

我攬過老婆,湊在她耳邊說:「小張摸你了?」老婆說:「嗯。」我問她:「摸哪裡了?」老婆說:「都摸了。」我問:「摸屄沒有?」老婆掐了我一下。

我把手伸進老婆的裙子內撥開內褲,哇!那裡已是水汪汪一片。又摸老婆乳房,發現老婆的乳罩已解開,乳頭硬硬的。我說:「你這騷屄急了?」老婆沒說話,打了我一下。

我問:「感覺怎麼樣?」老婆說:「還行。」

看完電影,出來大門是個小廣場,種了很多植物,很陰暗,當時已是十點左右,人很少。我們到了一個長椅旁,我說:「我去方便一下,你們先坐。」老婆拉著我不放,我說:「小張又不是外人,怕啥?」小張呵呵的笑。

我轉了一圈,偷偷回到他們身後的樹叢,聽到小張說:「嫂子,我喜歡死你了,摸著你我快急死了,你摸摸我的雞巴不得看硬不硬。」老婆不吭聲,偶爾能聽見她壓低的呻吟聲。

小張問:「嫂子,你穿的開襠絲襪啊?」老婆說:「還不是為了方便你和你哥。」小張又問:「我哥能滿足你嗎?」老婆說:「能啊,總讓我噴水。」

我看見小張拉起老婆的上衣,露出白花花一片,聽見「咕嘰咕嘰」吸吮的聲音,老婆「嗯嗯啊啊」的。我看差不多了,就走出來,說:「該走了吧?」小張說:「走吧!」

到了賓館,我給小張說:「你嫂子還不習慣咱們同住一個房間,你再去開一個,洗一下,等我電話。」小張說好。

我和老婆回到房間,分別洗浴。老婆一絲不掛出來,我說:「穿上內衣吧,一會讓小張給你脫,也有個氣氛。」老婆就穿上了性感內衣,真的很漂亮。

說實話,當時我又猶豫了,感覺捨不得老婆讓別人肏,就問老婆:「真的讓小張肏嗎?」老婆說:「這麼遠來了,不做怎麼辦?」其實我是想讓老婆說不願意,然後趁機找台階不做。

聽了老婆的話真的很糾結,雖然當時自己心裡有些捨不得溫柔賢惠漂亮的老婆被別人肏,但想想這麼久以來自己為能夠實現3P所做的努力,想想老婆在自己懷中和別人性交的刺激場景,想想老婆能得到前所未有的性體驗,想想自己的淫妻計劃(計劃暫保密),我咬咬牙,做,自己不是好龍的葉公。

老婆說:「把燈關了吧,我還是有點不好意思。」我說:「就想看著別人肏你哩!不關燈,你只管閉眼享受就行了。」老婆沒再說話,俯下身把我的雞巴噙進嘴裡,溫柔的吮吸起來。

我給小張打了個電話,說:「你來吧!」小張說馬上到。

等小張的時候,老婆擡起頭對我說:「老公,我還是有點緊張,一會小張肏我的時候,你要抱著我,我想讓你抱著我上半身。」我說:「好,我吻著你,摸著你咪咪,小張肏你的屄,你就想著是我在肏你就行。」老婆聽話的點點頭。

一會,聽到小張敲門,我讓老婆去開,老婆拉了條浴巾披身上去開門,我笑她:「一會就挨肏哩,還顧忌這。」

小張進屋,把門反鎖好,老婆已經又鑽到我胯下。小張是穿著賓館的睡衣來的,一把脫下,雞巴早已翹起,看到老婆在給我口交,他站在床邊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說:「你嫂子漂亮嗎?」他說:「漂亮得很。」我說:「脫光漂亮嗎?」他說:「當然更漂亮。」我說:「那你還楞著幹嗎?」小張「嘿嘿」笑著,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也湊到床上。

我讓老婆轉過身平躺著,老婆嘴就沒離我的雞巴把身體轉平,眼一直閉著,臉紅撲撲的。小張先把老婆的乳罩解開,一邊撫摸老婆的乳房一邊說:「嫂子的咪咪真白,真好,視頻時看著就急得想吃。」說著就一口把老婆的乳頭含進嘴裡開始吸吮,老婆身子一顫,呼吸粗了起來。

我說:「你嫂子為了你玩得舒服還刮了毛呢!」小張含著乳頭,含糊不清的說:「知道,看電影時我摸嫂子,嫂子給我說了。」

小張分別吃了老婆兩個乳房,然後把老婆的內褲剝下,驚歎一聲:「哇!真漂亮!」確實,老婆的陰部很肥,又刮了毛,鼓鼓的,顯得很粉嫩。我用手摸了一下,已是水漫金山。

小張迫不及待的低下頭,「咕嘰咕嘰」的開始舔。老婆的呼吸越來越重,吞吐雞巴的頻率明顯加快,我都感覺有點痛了。

我把身子縮了一下,從老婆嘴裡抽出雞巴,老婆用手抓著雞巴不丟,急促的說:「老公,快,快,快肏我,我受不了了!」這時小張擡頭看看我,我知道他的意思,就對老婆說:「你讓我還是讓兄弟先肏你的騷屄啊?」老婆含糊不清的說:「讓你,讓你……」

我對小張說:「兄弟,我打頭炮吧!」直起身,拉起老婆的兩條大白腿,輕車熟路的把早已勃起的雞巴插進肏了十幾年的屄裡,老婆深吸一口氣,抱緊我,大聲叫:「老公,老公,快點!快點!」

我悶著頭一陣猛插,老婆眼睛直翻,「嗚……嗚……」叫得不成樣子,屄裡一陣一陣的收縮,我知道她到了第一次高潮,就停下來,示意小張作好準備,然後猛地直起身子,抽出雞巴。

老婆正在高潮之際,大叫一聲:「不要不要,別出去!」我側開身,騰出位置,小張趕緊補上,把他那早已暴漲堅硬的雞巴捅進了我老婆屄內。老婆「嗷」的一聲背過氣去,緩過來大叫:「快!快肏,肏死我吧!嗷……嗷……」

小張也很勇猛,大力抽插,我附在老婆耳邊問道:「騷屄,現在是小張肏你啊,爽嗎?」老婆緊緊地抱著我,喊著:「爽,爽,美死了!嗚嗚……」兩行淚從老婆眼中流了出來。

小張停了下來,緊張的問:「嫂子怎麼了?」我說:「沒事,你只管肏,你嫂子高潮時愛流淚。」小張不再擔心,埋頭又是一陣苦幹。

老婆又到了幾次高潮,小張說:「哥,我快忍不住了,想射。」我說:「換我來。」小張拔出,我插入,我插一會,小張又上。我坐在沙發上看他們肏,隨手戴上準備好的避孕套。

到第二次換小張時,他也戴上避孕套繼續戰鬥,一鼓作氣把老婆肏得直翻白眼,最後大叫著:「嫂子……嫂子……」射了精。

老婆這時已癱作一團,腿叉開著,陰部一片狼藉,小陰唇紅腫外翻。我說:「小張,給你嫂子收拾收拾。」小張去衛生間拿了紙細心的給老婆擦。擦到陰蒂時,老婆又像夢囈一樣「嗚嗚」叫了幾聲,渾身抽搐幾下,沈沈睡去。也是,跑了一天,又肏了一個多小時,夠累了。

我說:「小張,你嫂子都肏睡著了,你也回去睡吧!」小張說:「好,你也早點休息。」我「嗯」了一聲。實話說,射完精,激情消退,就想讓他早點走。

小張知趣的穿好衣服,留戀的看了一眼裸睡的老婆,回屋去了。

小張走後,我抱著沈沈入睡的老婆怎麼也睡不著。經過激烈性交後,老婆面容更加嬌美紅潤,乳頭硬硬的挺立著,我輕撫了一下,老婆便一陣顫慄,發出夢囈般的呻吟。

看著嬌妻,我心中泛起一種說不出的滋味,老婆的快樂是我追求3P的根本動力,雖然也有自己尋求刺激的成份,但給老婆帶來不一樣的性生活、性快感是主要的目的。但今天真正做了三人行,自己怎麼沒感到特別高興,甚至有些失落呢?唉,還是不能完全放下啊!胡思亂想中漸漸進入夢鄉……

第二天醒來已是九點多,老婆還在沈睡,我拉開窗簾,天氣很好。經過一夜休息,胯下又有了晨勃現象,想起昨晚的情景,突然又有了衝動。

我返回床上,撩開被子,對著老婆白嫩的乳房一陣揉搓、吸吮,老婆迷迷瞪瞪的睜開眼,說:「小張呢?」我在老婆屄上拍了一下說:「還記著小張啊?」老婆答非所問的說:「你們昨天快把我肏死了。」

我問:「美嗎?」老婆說:「嗯。」我折起身,把雞巴遞在老婆嘴邊,老婆一下噙住,「嘖嘖」的吸了起來。

我問:「還想讓小張肏嗎?」老婆含著雞巴點點頭。我抓起電話打給小張,小張馬上就接了。

我問:「在幹嗎呢?」小張說:「剛起床,在摸著雞巴想嫂子呢!」我說:「你們真是一對騷貨,你嫂子在噙著雞巴想你呢!」小張馬上興奮的說:「真的嗎?我過來吧!」我說:「好,你再洗一下。」

放下電話,我拍拍老婆黏黏糊糊的騷屄,說:「小張馬上來,你還不去收拾收拾,打掃一下戰場?」老婆不好意思的的笑了,起來光著身,風擺荷葉般的去衛生間沖洗去了。

剛打開水龍頭,就聽她一聲尖叫,我問:「怎麼了?」她說:「都怨你們,下面腫了,熱水一沖刺痛。」我哈哈大笑,說:「那不玩了吧?」老婆說:「沒事,能堅持,不沖熱水沒事。」我過去擰了老婆乳頭一下,說:「真是騷貨。」

小張到時老婆還在洗澡,小張問我:「嫂子昨晚怎麼樣,滿意嗎?」我說:「暈,不滿意今天還讓你來啊?」小張「嘿嘿」笑著,摸出一支煙,剛想點,又放進煙盒,說:「一高興差點忘了。」老婆不喜歡煙味,所以我們約好玩時不抽煙。

一會,老婆出來了,經過昨天的性交,老婆今天放開了,出來時一絲不掛。小張眼睛立刻就直了,說:「嫂子保養得真好,絕對不像這年齡的人,像小妮一樣。」我說:「這是我滋潤得好啊!」小張說:「那是那是。」

下面的情節我就不囉嗦了,狼友們都知道,反正是各種方式都用上,翻來覆去,交替輪換,把昨晚剩下的避孕套全用完了。老婆和小張經過昨晚的磨合,做得更如魚得水,高潮叠起。

快中午時,我們收拾房間退房,小張說:「我剛才看新聞,今天鄭汴路那有性文化節活動,有性用品展,還有模特,咱看看去吧!」我說:「不看了吧,你還沒看夠你嫂子?」小張「嘿嘿」笑著說:「我是想去給嫂子買件禮物。」難得這小子一片心,我說:「好,去吧!」

我開著車載老婆和小張直奔鄭汴路和未來路交叉口的展覽館,哇,場面真不小,性用品琳琅滿目,模特都穿著性感內衣,真感歎國人性觀念改變的速度。

小張給老婆挑了一套粉紫色的內衣,還是T褲的,花了四百多大洋。看來老婆很喜歡,說好回去穿上視頻給小張看。

出了展覽館,小張老婆打來電話,說:「你們還沒玩夠啊?還不回來。」我接了電話,說:「馬上回去,等你生了好好玩啊,我和小張還等著喝你的早餐奶呢!」小張老婆哈哈大笑。

在送小張去車站路上,小張和老婆在車後面上下其手,玩得不亦樂乎。

回來路上,老婆一直沈浸在此次三人行的回味中,保持著興奮的狀態,以至於車到禹州服務區又停下來來了次車震。

看著老婆幸福、興奮的表情,我想:三人行,真好!






















0.015031099319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