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和五表嬸的故事11-20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11章
  李老師早已再我的愛撫下迷亂。每當我變換一次手裡的動作,她都會有著不同的反應。從嘴裡嬌憐的哼哼,到緊閉雙眼,到要緊嘴唇,或者身體後仰,又或者來咬我的耳垂,總之,用花枝招展來形容現在她一點都不過分。
  「老師,喜歡嗎?」
  我直腰起身,手邊繼續愛撫著她嬌滴滴的乳房,邊吻著她的後臉頰,輕輕地說到。
  「恩……小海,我不行了,你別再弄了……恩,受不了了……」
  我被她的話也逗得動情起來,「李老師,我也受不了了。我還愛你,老師……我想要你了。」
  我一下變得狂熱起來,我的雙手放開了她的乳房,然後順著她的腰往下,摸到了她的褲襪邊緣,使勁地往下拉。
  「啊,小海,不要啊……小海,我是你的五表嬸,是你的老師啊。」
  李老師邊說,邊阻止著我的手的動作。
  「我知道,但是我真的好喜歡你,老師,真的……」
  我已經完全顧不了那麼多了,把腿輕輕往上一撐,然後手扯著李老師的褲襪邊緣,然後腳再往下一放,這樣正好李老師和我的腿之間就有了一個空間。我順勢把褲襪往下一拉,李老師的褲襪就已經到了大腿的根部。
  「啊……你……不要啊,小海。」
  李老師估計是沒有想到我還有這樣一招,而此時她的大半個屁股已經露到了外邊,當她再坐到我的腿上時,我已經能夠看到她下腹下面濃密的陰毛。這,讓我更加激昂興奮起來。我左手扶著李老師,右手迅速拉開褲子的拉鏈,迅速把那已經壓抑了老半天的兄弟陶了出來。還沒有等李老師反應過來,我一邊身子往前移動,坐在了車椅的邊緣位置,一邊猛地把李老師稍微擡起,在使勁把她的褲襪拉到了膝蓋的位置,這樣李老師的下面就完全暴露到了我的面前。
  「不要啊,小海,我們不能這樣。啊……小海,你的……啊……啊……」
  當李老師反應過來說怎麼回事的時候,我那早已硬不可摧的兄弟已經對準了她的水流成河的妹妹。只等她向前一坐,我們已經完全結合到了一起。
  「啊……好舒服……」
  李老師的下面早已經洪水成災,在進去那一瞬間,既有肉壁的阻塞,又有膩水的潤滑,舒暢無比,「李老師,你的下面好舒服。」
  我邊用嘴向她索吻,邊忘情地說到。
  「啊,小海……啊,我也好舒服,啊……」
  我們再一次吻到了一起,但是下面卻停止運動,因為我覺得還不能完全適應李老師裡面的環境,一動似乎就有噴射的感覺。第一次,太早噴射,那將多麼遺憾啊。
  「小海,你動一動啊。」
  李老師邊和我激吻,邊含糊著說到。
  這是我也感覺到基本適應了,上面吻著她,下面腰也開始慢慢挺動了起來,由於她流水太多,只聽著下面撞擊的「啪嘰」直響。
  「啊……啊……小海……啊……」
  由於在野外,李老師不敢大聲叫出來,她明顯在拚命地壓低自己的呻吟,但是卻又無法控制。忽然,李老師用雙手壓著我的肩,我馬上停止了聳動。而她卻不停地用小妹妹上下套弄著我的兄弟,每一次進出都從最深到最淺,並且到深處還使勁摩擦著陰蒂的位置。忽然我感覺她的小妹妹深處一陣猛烈地收縮跳動,她也雙眼緊閉,手腳僵硬,「啊……啊……」
  隨著兩聲長歎,她一下癱軟到了我身上,沒想到她這麼快就高潮了。
  「啊……小海,我不行了。」
  她邊喘著粗氣,邊在我耳邊輕輕說到。
  「李老師,舒服嗎?」
  「嗯,好舒服,好久沒有這麼舒服了。怎麼你還這麼硬啊。」
  「你舒服了,我還沒有釋放嘛,呵呵,不過能讓老師舒服,就是我最高興的事情了。」
  「啊……小海……啊……輕點」我邊說,下面又開始動起來。這下,李老師幾乎已經完全只有招架之力了。我把她往後靠在前排座椅的靠背上,然後她叉開兩腿,這樣我們形成了一個到八字形,更加有利於我的動作。
  「啊……啊……不行了,小海,我又來了,小海,快點……不行啦……」
  隨著我的動作越來越快,李老師呻吟的聲音也越來越急促,就在她的妹妹裡面再次收縮的瞬間,我也噴射出了自己的精華。
  「啊……小海,老師要死了。」
  老師收回了身體,回來坐在我的腿上,再次和我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第12章
  我雙手停止了對李老師胸前的捏揉,繞到她的背後,緊緊地把她摟在懷裡。
  李老師就像一隻溫順的羔羊,頭靜靜地放在我的肩上,呼吸也漸漸地平靜。
  「啊!流出來了,小海,快點,找紙巾,快點。」
  她忽然把頭擡起來,望著我小聲地喊道。我這時才想起來,從剛才我們一同進入巔峰之後,我的那個東西還一直放在她的裡面。而隨著它的軟去,我的精華夾雜著她的潤液,自然會順流而出。
  我被她一下搞懵了,慌張地回應到:「紙巾?不知道有沒有啊,我找找。你先別動。」
  說完我騰出手,在我的羽絨服內包裡稀里嘩啦地搜著。謝天謝地,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放了一包吃飯的時候用剩的紙巾在內包裡。我急忙掏出來,遞給了李老師。
  李老師接過紙巾,迅速掏出兩張,然後用手推了推我的身體。我明白了,她是讓我往後一點,讓我的傢夥出來,她也好有空間。我也順勢往後一坐,李老師的左手扶著我的肩,腳跨著半蹲,拿著紙巾的右手馬上放到了她小腹茂密森林的下面,然後認真地擦拭著,頭也自然地埋了下去。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在下面,好像我已經不存在了一楊,而我也尷尬地坐在旁邊,望著她的一系列動作,看著看著,下面的武器竟然又直立了起來。
  李老師擦拭完,擡頭,先看到了我的下面,然後又看到了我的臉,表情一下不自然起來。估計她也是感覺到剛才的動作有點不夠矜持和文雅。
  「恩……小海,你怎麼又硬了啊,可不能再欺負我了。剛剛才擦乾淨,你怎麼射了這麼多啊。有熱水洗洗就好了。」
  她邊說著,邊開始用手去拉她已經掉到了皮靴上部的褲襪。
  「哈哈哈,李老師,這荒山野嶺的,我們哪裡去找熱水啊。要不我去鑽木取火去給你燒點。」
  我邊說,邊摟著她的腰,頭往後靠著,笑了起來。
  「滾……死小海,你還笑話我,全是你的錯,還不快點幫我撿一下褲子……」
  剛說完,她又用手在我的腰間狠狠地掐了一把。
  「啊……好痛啊,李老師,你謀殺親夫啊。」
  我馬上抓著她的手,往前一拉,她又一次壓倒了我懷裡,然後就沒有了動靜,我們又這樣靜靜地抱著,她的雙手伸進我的羽絨服,隔著保暖內衣,在我的背上來回摩挲著。
  過了差不多兩分鐘,她擡起頭,說到:「小海,行了,我們走吧,時間不早了,我家裡還等著我們過去吃午飯呢。」
  「恩」我把摟著她的手抽出來,看一下表,果然,已經11點20了,我們已經在這裡耽擱了差不多40分鐘。「嗯,好吧,李老師。」
  我把手伸回去繼續摟著她的腰,再把她擁入懷裡:「李老師,謝謝你,我真的喜歡你。」
  「嗯,我知道,我也喜歡你,要不我也不會和你這樣了。哎,真是沒想到,我們會這樣。」
  她也用更緊的擁抱回應著我。
  「那我們走吧,還要趕路。」
  我在她耳邊說到。
  「嗯,走吧,可是你的下面還……」
  她用手壓了一下我那還昂著頭的兄弟。
  「哦,沒事,一會就好了,我是年輕人嘛,和老師在一起,時刻昂首挺胸也是很正常的嘛,呵呵」「小壞蛋,又耍壞了,不說了,走吧,小海。」
  她說完,俯身下去撿她的褲襪。
  我的雙手也往下,邊在她光滑的屁股上撫摸著,邊說著:「李老師,你的皮膚真好。」
  她沒有回答我的話,先是撿起了黑色的內褲往上提,提到膝蓋的位置,她的身體往前一傾,俯身把頭伸到了車椅的後面,而整個身體的重心將在我的肩上。這樣她就可以把下身打直,穿上褲子了。
  「小海,別搞了,快把手拿開,時間真不早了。」
  她穿內褲的過程被我還在撫摸她屁股的手給擋著了。我見她真有點著急,知趣地拿開了手,然後也把自己的小兄弟放回內褲裡,拿上了拉鏈。李老師邊重複剛才的動作穿褲襪,邊說到:「你不擦擦啊,這麼髒?」
  「啊?不用吧,把老師的味道留在身上多好。」
  李老師已經穿好了褲襪,然後轉過身,坐到了我的旁邊,再把褲襪往上提了提,整理了一下。然後把手伸進衣服裡面,把胸罩扣扣好,再理了理內衣和毛衣。「你這個大壞蛋,把我的衣服整這麼亂。」
  她邊捯飭衣服,邊說到。
  「呵呵,不好意思嘛,老師。」
  「還叫我老師,你把我當成老師了嗎?」
  她假裝生氣地說。
  「那……不叫老師,叫什麼呢?」
  「叫……哎,滾滾,必須叫老師,這樣起碼我還能感覺到一點點尊嚴,聽見沒?」
  她轉頭瞪著我說。
  「嗯,遵命,我最好的李老師。」
  我舉手向她行了個軍禮,笑瞇瞇地望著她。
  「別調皮啦,走了。」
  她已經把衣服整理好了,恢復了靚麗少婦的完美形象。她開門下了車,走到前門,打開車門,蹬上了車。
  「小壞蛋,快點,磨蹭啥呢?」
  她轉頭望著我說到。
  我一聽,也馬上下車,上了駕駛位,調整好椅子的位置,發動車子,「呼呼呼」一陣油門,把車倒到了鄉村馬路上,衝上了國道。


第13章
  我粗略計算了一下,到李老師老家估計還得1個小時的車程,也就是說順利的話,我們可以趕在12點半前到,這樣吃午飯還不算是很晚。因此,車一上國道,我就讓它飛奔起來,雖然這條路限速是60碼,但是我基本維持在80碼的速度。作為高檔越野車,霸道開到80碼,是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車啟動後已經有差不多15分鐘了,李老師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一直沒有說話,方佛在若有所思的樣子。可能她還沒有從剛才發生的事情裡面完全走出來吧,因此我也沒有去打擾她的思緒。
  「小海,你說,我們剛才會不會被人看到啊。」
  忽然,李老師望著前方,好像是自言自語一樣地問我。
  她這麼一問,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她。我心裡當然認為不會有人看到,但是又不能打包票,畢竟馬路上修出來就是給人走,給車跑的。我回答轉過頭,看她一下,然後又轉回來,望著前方回答她說:「應該不會的,那附近沒有房子,我們也沒有覺得有車經過,即使有車經過,也不會注意到竹林裡面的我們的。」
  「哦,那就好,那不會被聽到吧?」
  我明白了她說的聽到指的是什麼。我伸出右手,輕輕地握著她放在座位旁邊的左手,說到:「李老師,別胡思亂想了,人都沒有,誰會聽到呢,而且你的聲音也不大,呵呵。」
  「討厭,你還說,就是你這個壞蛋,讓我臉都丟盡了,哼。」
  說完,她一下把我的手甩開了。我把手收回來,握著方向盤,然後說到:「李老師,你別這麼說嘛,我是真的喜歡你,才情不自禁這樣的,我一定會對你好的。」
  李老師聽了我的話,好像簡單地思考了一下,然後說到:「哎,小海,你也別說對我好什麼的,你這麼年輕,我都這麼老了,你現在也就是熱血沸騰了一下而已。你說你喜歡我,這點我相信。我今天和你這樣,也是真的喜歡你這個小夥子,但是我不會要你給我什麼承諾。我們都有屬於自己的生活。我們擁有的,也就此時此刻,此情此景而已。」
  我沒想到李老師忽然說出了幾句這麼理性的話,這是多麼有心地的、有善解人意的女人啊,能暫時擁有這樣的女人,我真的是上刀山,下火海都值得了。
  我又情不自禁地用右手去握著她的左手,她配合著我是指交叉地握了十來秒,然後說到:「好好開車,速度這麼快,別大意,我也休息一會。」
  說完她把座椅的靠背往後放了一點,繫上安全帶,頭偏向車的方向,準備睡覺了。
  「對了,把後面的車窗稍微開點,通通風。」
  她偏著頭,對我說到。
  「嗯,好的。」
  真是一個細心的女人。
  我把後面的車窗搖下一點點,然後認真地開起車來。旁邊的李老師已經傳出了睡著的氣息,看來她真是累了,昨天坐了六七個小時的大巴,晚上又被喝醉的我折騰了一下,剛才又是一番雲雨激情,不累才怪了。我用餘光瞄著她睡著的神態,白裡透紅的臉色,厚厚的嘴唇,長長的睫毛、高高的鼻子,真是一個讓人不能不動心的尤物啊。
  車在國道上跑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拐進了一條通往李老師老家小鎮的鎮道。
  路一下變得狹窄和顛簸起來,好在車還不是很多,為了讓李老師能繼續睡個好覺,我減慢了速度,並且盡量選擇平路走。剛走了十來分鐘,忽然對面來了一輛大貨車,看到了我的車,猛地按了一下喇叭,示意讓我避讓一下。這是開車的正常程序,但是它的喇叭聲太大了,李老師被嚇的一下睜開了眼睛,身子一下坐了起來。
  「怎麼啦,小海?」
  她望著前面,急迫地問道。
  「哦,沒事,對面車的喇叭聲太響了,繞了老師的美夢啊。」
  「哦,真是的,我正睡的香呢,被吵醒了。」
  她嚕著嘴說到。「到哪裡了?」
  「快到石壩鎮了,估計還有十分鐘的樣子。」
  「哦,這麼快啊,那不睡了,這個路上,睡得也不安穩。小海,辛苦你了。」
  她轉過頭對我說到。
  「哎呀,李老師,你怎麼還在這兒和我客氣呢。」
  「哦,是啊,你個小壞蛋,我還和你客氣啥,哈哈哈。」
  李老師再一次傳出了久違的笑聲。「就怪你,我現在還覺得下面粘粘的,怪難受的。」
  她忽然把左手伸過來,在我的大腿上狠狠地捏了一下。
  「哎喲,李老師,我在開車啊!」
  「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記了。」
  李老師好像真是犯了多大的錯誤一樣,馬上轉正了身體,正兒八經地坐到了座位上。
  「沒事沒事啦,只是李老師別太使勁兒嘛,按摩,還是輕輕地撫摸才舒服嘛,呵呵。」
  李老師轉過頭,看著我,假裝惡狠狠地說:「摸你個頭啊,認真點兒開車。」
  「呵呵,好啦,我的技術,您放心。對了,你要不要打個電話給家裡,說我們快到了。」
  「是哦……」
  李老師拿出手機,撥通了家裡的電話:「喂,爸啊,哈哈哈,我們已經快到鎮上了……好啊好啊……等著我們回來吃飯哈……恩,好,那就這樣,掛了,哈哈哈。」
  我聽她打完電話,加大了油門,向李老師家裡開去。


第14章
  車出了鎮子,再走了5公里左右的鄉村馬路,終於看到了李老師的家。現在農村村村都通了公路,雖然路況不一定都很好,但是真是方便了很多。我記得小時候去過李老師家兩次,每次從縣城坐車到鎮上,還有走差不多一個小時的鄉村小路,哪個累啊。後來爸媽再叫我去,我打死都不去了。
  馬路直接通到了李老師家曬穀壩子的下面,我按了兩下喇叭,就看到有人從屋裡走了出來,來到了壩子上向我們招手。我一踩油門,直接把車開到了壩子裡面。
  「李老師,到……」
  還沒有等我說完,李老師已經打開門,跳下了壩子,然後跑到一個老頭面前,拉著老頭的手,使勁兒地搖著,說道:「哈哈哈,爸,我回來啦,哈哈哈。」
  那老頭一下瞪著她說:「都三十好幾的人了,還這麼沒有正行啊。」
  說完,又笑瞇瞇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李老師又轉頭,把老頭身邊的幾個人都叫了個遍,什麼哥、嫂、妹、妹夫,哎,我也分不清楚了。
  「媽呢?」
  她望著老爸問到。
  「在裡面做飯呢。」
  「哦,那我進去看媽先,小海,你幫忙拿一下東西哈。」
  說完,她一溜煙鑽進了大門,不見了人影兒。
  這時,我正熄火後開門下車,聽著她的聲音,本能地回了一句:「好的。」
  老人看到下車的我,馬上笑瞇瞇地走了過來,雙手握著我的手,熱情地說到:「哎呀,小海啊,怎麼長這麼高了啊,上次見你,你還沒有到我的肩膀那麼高啊。簡直認不出來了。」
  我真想不起來,什麼時候見過李老師的父親,但是也熱情地回答他到:「表爺爺,身體還好塞,我父親讓我帶他向你問好。」
  老人一聽到我說到父親,更緊地握著我的手,激動地說到:「哎呀,感謝劉局長啊,還記得我這把老骨頭,你回去一定也要帶我問好。本來還以為今天劉局長也來的,他好多年沒有到過我們這邊了。」
  「看您老說的,我父親也老啦,也是老骨頭了,哈哈。五表嬸的行李還在車裡,我們搬下去吧。」
  我們就這樣你來我去的也不是辦法,所以提醒老人該進屋了。
  「哎呀,你看我這老糊塗,大冷天的,讓小海在八字裡頭吹風,快快,進屋去,行李他們去搬就行了。」
  「你們站著幹嘛,還不快過來搬東西。」
  老人誇張地對著旁邊的李老師的哥和妹夫吼到。
  「哦,沒事,我也要鎖車門的。」
  說完,我也走到了車後,把後備箱門打開,兩個大小夥子一人扛著一包東西,直接往屋裡去了。我鎖好車門,和老人一起慢慢地往裡面走。老人邊走邊和我聊著天,無非就是問我在什麼地方工作啊什麼的,我一一地回答著他。
  李老師家是一棟兩樓一底的樓房,一樓一進大門自然是客廳,進大門靠左是廚房,右邊有兩間臥室,客廳中間已經擺著一張四方桌,桌子上已經擺滿了菜。「老婆子,趕快弄點熱水,讓小海洗洗臉和手啊。」
  李老師父親對著廚房的方向喊到。
  「我來我來,馬上就來了。」
  只聽見李老師的聲音從廚房裡面傳了出來。然後只見她腰間繫著做飯用的圍裙,端了一盤熱水出來,放到了廚房門口的盆架上。我望著她裝扮,「撲哧」笑了出來,這變化也太快了。剛剛還是個時髦少婦,轉眼變成個燒火媳婦兒了,哈哈。
  「笑什麼啊笑,趕快過來,把你的髒手洗洗。」
  她特意把髒子加重了點語氣,當然,也只有我能聽得出她裡面的意思。心想:我的手如果真的髒,還不是因為你的身體,呵呵。
  「快來洗洗,洗了就吃飯。」
  李老師的父親拉著我走到水盆前。我走到盆前,用熱毛巾敷了敷臉,然後把手伸進熱水了泡了泡,真是舒爽啊。一旁,李老師真和她妹妹拉扯著。
  「姐,你剛回來,休息一下嘛,我來干啦。」
  「沒事沒事,我就想陪陪媽塞,要不你也進來,我們一起幹。吃飯,是他們幾個男人的事情,哈哈哈。」
  李老師拉著她妹妹說到。她妹妹自然經不住她拉,也竄到廚房裡面去了。一陣哈哈哈的笑聲,馬上從廚房裡面傳了出來。
  「哎,小孩都六七歲了,還這麼沒有正形兒。小海,不管他們了,來,我們先吃飯。」
  說完,李老師父親就把我往桌子上拉。
  「要不等他們一起吧。」
  我對他說到。
  「不用等啦,他們一會兒就來,我們先吃。」
  就這樣,我們四個男人,和李老師的嫂子先坐下開吃了。李老師的父親坐在正位,我一個人坐在他左邊,她哥哥和嫂子坐在右邊,她妹夫坐在下位。桌上的菜真是相當豐盛,雞鴨魚肉,樣樣都有;涼拌的、紅燒的、蒸的、煮的,種種俱全。本來我早上就沒有怎麼吃東西,再加上上午那一陣折騰,看到這麼豐盛的午餐,自然是胃口大開。
  「小海,別光顧著吃啊,來喝酒塞。」
  剛剛吃了幾塊涼拌雞和紅燒肉,李老師父親舉起了酒杯,邀我喝酒了。
  前文已經介紹過,我對我的酒量一向是很自信的,所以毫不猶豫地端起杯子,雙手舉著,然後對著李老師的父親說到:「好啊,這杯我就祝表爺爺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說完和老人的杯子碰了一下,在拿到嘴邊,一飲而盡。一股滾燙的熊火一下從我的喉嚨直接竄到胸膛,再到肚子,然後轉了一圈,又衝回了喉嚨。「這酒真有勁兒啊,至少有58度吧。」
  我望著正在喝酒的老人家,說到。
  「嗯吶,小海還真識貨,這是鎮上的原裝高粱酒,64度呢,絕對貨真價實。」
  老人家又對我說到:「非常抱歉塞,我年齡大了,就和一半吧,這個杯子有差不多4錢,一口喝完,有點難度。」
  「嗯,您老隨意,我干。」
  我十分耿直地對他說到。
  接下來,我又代表我父親敬了老人家一杯,老人家又回敬了一杯。然後李老師的哥哥、妹夫又分別敬了我一杯……我感覺到我在不停地吃菜喝酒,腦袋也在不斷地膨脹。在隱隱約約中,李老師好像過來坐在了我旁邊,和我一起吃起飯來,接著不知道我又和誰再喝了幾杯,一切就變成空白了。


第15章
  「李老師,別走啊……別走啊,我還要送你回家呢……」
  我下車拉著李老師的手,不讓她走。
  「你這個小壞蛋,我再也不理你了,別拉著我。」
  李老師使勁兒掙開我的手,一下不見了。猛地我睜開眼睛,原來是在做夢啊。但是,我這是睡在哪裡呢,我怎麼睡了呢?我剛剛不是還在吃飯嗎?床的右邊是一扇窗戶,外邊的天好像已經快黑了。我努力回想,但是始終什麼都想不起來,只是覺得頭痛的難受。
  忽然,我聽到了從樓下傳來的李老師焦急的說話的聲音:「都讓你們別給他喝了,你們還讓他喝,你看喝成這樣,沒事還好,有事怎麼回去給嫂子他們交代嘛。」
  「哎呀,沒事的啦,他就是喝的太急了,睡一覺就好了。」
  李老師的父親再旁邊回答道。
  「你不知道啊,昨晚他才喝到兩點過才回家,上午又開了半天的車,本來就累,哎……不給你說了,我上去看看,他醒了沒有。醒了讓他下來喝碗稀飯可能還好些。」
  我這下終於明白了,原來我是喝倒了,睡了一個下午。聽完李老師的話,我心裡暖暖的,看來她是真的關心我的。想著想著,李老師已經走上了樓梯,推門進來了,可能怕吵醒我,她把門輕輕地帶了回去。我馬上閉上了眼睛,假裝繼續睡覺。她走到床前,在床沿上坐下,然後輕輕地喊到:「小海……」
  看我沒有動靜,她用手在我的額頭上壓了壓,然後又在自己的額頭上摸了摸,應該是想確認一下,我有沒有發燒。「哎,喝成這樣,多傷身體啊。」
  說完,她起身,準備往門外走。
  我等她剛剛轉身過去,猛地起身,從背後抱著她的腰,往後一拉,她完全沒有想到背後會有這樣的襲擊,一咕嚕倒到了床上。「啊……小海,你……」
  但是她一瞬間應該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所以驚叫的聲音控制的很小。我還緊緊地摟著她的腰,並且想把她翻轉身過來,讓她面朝著我。
  「小海,不要這樣,快讓我起來,我爸他們還在下面,快點,要不我真的生氣了哈。」
  她帶著嚴厲的語氣在我上面說到。
  我急忙鬆開了手,說到:「我放,我放,老師別生氣塞。」
  她見我鬆了手,馬上用手撐起身體,整理著剛剛被弄亂的頭髮,說到:「你真是有點過分哈,裝睡,還從後面襲擊我,虧我這麼擔心你。」
  我覺得我的確做的有點過了,馬上坐起來,握著她的手說到:「對不起,李老師,我錯,以後再也不敢了。」
  「嗯,說到做到啊,這次先不和你計較,但是以後不準這樣了。沒事了吧,難受不?」
  她摸著我的額頭說到。
  「還好啦,其實就是那個酒太烈,上頭,其他沒事。」
  「呵呵,小子,不是總是誇海口說自己酒量好嗎,怎麼樣,今天陰溝翻船,被我們家幾個人就放翻了。別太狂啊,年輕人,哈哈哈」說完,她用手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下。「走,下去喝點白稀飯。」
  我被他這麼一說,還真搞得有點不好意思了,拉著她的手,對她說到:「我還是不下去了,沒臉見人啊,要不你幫我盛一碗上來吧。」
  「哈哈哈,小海同學也有不好意思的時候啊,行吧,我去給你端一大碗上來。要什麼菜不?」
  「加點涼拌雞,呵呵。」
  「喝多了,還能吃辣的?服了你了……」
  說完,李老師放下了我的手,走出了門外,接著傳來了她滴答滴答高跟皮靴下樓的聲音。
  我躺下繼續睡覺,不一會兒,高跟皮靴上樓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接著門被什麼東西推開了,只見她端著一個放著兩個碗的托盤走了進來。她把托盤放在床旁邊的梳妝鏡上,然後一屁股坐在床沿,「哎喲,累死我了,手都端軟了。」
  說完,她使勁地甩著自己的右手。
  我從一下從後面樓著她的腰,胸膛和她的後背緊緊地貼在一起,然後在她耳邊說到:「謝謝李老師了,辛苦李老師了。」
  她一下把我的手拉開,推開我說到:「小壞蛋,幹嘛,門都沒有關呢,剛剛怎麼說的來著?又忘記了啊,趕快吃,我先下去了,呆會我上來收碗。」
  她說完,毫不猶豫地起身離開了房間。我看著她的背影離開視線,一骨碌跳下床,稀里嘩啦地喝起白粥來。一股熱流湧入我的胃中,沖淡了中午剩下的酒味,舒服的讓我差點叫出聲來,這真是世界上最美味的晚餐啊。


第16章
  不到五分鐘,一大碗的熱稀飯和一小盆的各種熱菜就被我稀里嘩啦地一掃而光。本來還有的一點因為中午喝多了而產生的胃的不舒服也一下煙消雲散了。反而,腦神經經過熱騰騰的飯菜的一衝,一下有鬆開了弦,我一下感到一陣濃濃的睡意,索性把碗筷放在梳妝台上,自己又上了床,睡下了。
  這個回籠覺,睡的真是相當到位。正睡得迷迷糊糊中的時候,一陣收碗筷的聲音把我弄醒了。我睜開眼睛,發現是李老師正站在梳妝台前收拾著我剛剛吃飯留下的戰場。從她身上發出的一股清香飄進了我的鼻子,讓我清醒卻又迷醉。我估計,她應該剛剛洗完澡吧,可能是覺得上午那番折騰之後身體還是有點不乾淨。她發現我醒了,正睜著眼睛看著她,笑著對我說到:「醒了啊,看啥看,你看你那眼睛都快冒綠光了,小壞蛋。」
  「呵呵,老師這麼漂亮,永遠都看不夠塞。」
  我還躺在被窩裡面,回應到。
  他把手伸過來,在我的臉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瞪著我說到:「怎麼,舒服啦,又開始貧了,呵呵呵。」
  「嗯,舒服多了,吃了你給我端來的熱稀飯,一下就容光煥發啊,呵呵。對了,幾點了。」
  我伸出手來,馬上拉著她的手。
  她急忙把手縮了回去,估計還是怕被家裡人看見。「差不多八點半了,你可真能睡。」
  「呵呵,也是,好久沒有睡這麼痛快的覺了。能夠睡透一次,真是不容易啊,呵呵。」
  我邊說邊坐起來,穿上外套,準備起床。
  「你幹嘛?不睡了。」
  「還睡啊?已經睡透了,再睡就過頭了塞,呵呵。下去和表爺爺聊聊天。」
  李老師東西也收拾得差不多了,端著盤子往外走,邊走邊說:「那也行,起來走走,再睡真睡耙了,就啥都幹不成了,哈哈哈,我先下去了,你呆會下來。」
  我穿好衣服,走下了樓去。李老師父親和母親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看到我下來了馬上,倆人兒都站了起來。她父親走過來,拉著我的手說到:「小海啊,醒了啊,還難受不?」
  我好像本來也沒有多難受啊,他怎麼說我難受呢?可能是李老師下來給他們說的,他們看我睡了這老半天,估計也是認為我醉大發了。「沒事了,真是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
  我邊握著老人家的手,邊往沙發的方向走。
  「哎呀,看你說的,應該是我們不好意思才對,你好不容易來一次,還把你弄成這樣了。」
  李老師母親在旁邊說到。
  「表奶奶,您千萬別這麼說。還是我酒量不行,又自不量力造成的。」
  我馬上轉頭對著她母親說到。
  「哎呀哎呀,你們這是幹什麼啊,你不好意思,我不好意思的,至於嗎?不就是喝多了嗎?男人害怕喝醉啊,對不,小海,哈哈哈。」
  李老師忽然從廚房裡面走了出來,邊把手在身上的圍裙上擦拭著,邊對著我們說到,估計是剛剛洗碗從我屋裡收拾出來的東西。
  她這一說,大家一下就不在那裡客氣了,都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聊天。先聊聊我家的情況,然後就聊到了他們家的情況。原來李老師的哥哥和妹妹兩家都在村裡修了自己的房子,沒有住在這裡,今天是因為李老師回來,才過來吃飯的。這麼大的房子,平時就兩個老人住,也真是夠冷清的。大家一起坐了差不多有一個來小時,時間接近10點了,在農村這個點,基本都要睡覺了。所以,我對著李老師父親說到:「表爺爺,時間不早了,您要休息了吧。」
  「哦,沒事,再陪你坐坐。」
  他答我道。
  「你真是的,小海今天喝醉了,也要早點休息,還坐什麼啊……」
  李老師母親馬上在旁邊說到。
  「哦,也是也是,那就休息吧。梅,你打點水給小海泡泡腳哈。」
  他對著老師說。
  「好,水應該已經開了,我去看看。」
  李老師說完起身去了廚房。李老師父親和我再聊了幾句,然後就上樓去了。李老師母親也起身去廚房收拾去了。
  李老師一會兒提了一小半桶熱水出來,放到我旁邊。說到:「快,泡泡。我爸上去了?」
  「嗯,剛上去。」
  我邊擡腳脫襪子,邊回答她,然後把腳放進桶裡,冷熱剛剛合適,一種舒心的暖和一下從腳底傳滿全身,「哦……好舒服。」
  我不禁說出聲來,然後雙腳在桶裡相互挫捏著,裡面的水也搞得稀里嘩啦的。
  「慢兒點,小心水蕩出來了,就你一人洗,著急塞。」
  李老師看我的陣仗,說到。
  「哦哦,你們都洗過了啊?」
  「爸媽早洗過來,我洗過澡,不用泡了。」
  她說到。
  「嗯,我知道。」
  我隨口說到。
  李老師轉頭驚訝地望著我:「你怎麼知道?」
  我也一下覺得這話應得有點唐突,馬上笑瞇瞇的看著她,輕輕的說到:「剛才在上面聞出來的唄,呵呵。」
  李老師馬上往周圍看了一下,見旁邊沒人,輕輕的掐了我一下,然後瞪著我說到:「別胡說,在我家裡呢,被他們聽到了多不好。」
  「嗯……遵命,李老師,小得以後絕不再犯。」
  我也回頭望著她,裝著一臉真誠的說到。
  「又貧了,快洗,洗了去休息了。」
  說完,李老師站起來,好像又要去廚房。
  「晚上我還睡那個房間嗎?」
  我馬上問她到。
  「廢話,你都睡過了,誰還去睡?」
  她邊走邊說:「你洗好了就上去睡吧,水放那兒,我待會兒回來倒。」


第17章
  我泡完腳,去二樓的廁所刷完牙,又回了下午睡覺的那個房間。李老師一直在樓下和她媽媽一起收拾東西,在我進房間前都沒有再看到她。這下我才仔細地把這個房間給觀察了一下。我發現,這個房間是明顯重新打掃和佈置過的,床單和被套都是新換的,所有的傢俱都明顯擦過,臉梳妝台上放的一卷紙巾也是剛開的。我明白了,這個應該是李老師父母給李老師準備的回來住的房間。可能因為下午我醉的太急,或者是她父母沒有想到我會在這裡住,最後變成我住了。那李老師晚上睡哪個房間呢?剛去廁所的時候我發現二樓還有兩個房間,李老師會不會住其中一個呢?如果是,那今晚二樓就我們倆住,那不是……
  我馬上停止了胡思亂想。對自己說到:「別亂想,剛剛李老師才提醒過我,可別惹她生氣了。」
  但是,越是提醒自己別想,李老師潔白滑膩的皮膚、高聳的前胸、溫潤的身體越在我的腦海你打轉,上午和李老師在車裡的一幕幕也不斷浮現。因為白天睡得很多了,本來就沒有睡意,結果就更加睡不著了。又沒有其他事情可幹,只得在躺在床上,圓睜著眼睛,繼續胡思亂想。「媽的,管他那麼多呢,想想又不犯法。」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我聽到了有人上樓的聲音,聽腳步應該是兩個人,李老師和她母親一起上樓來了。「媽,你上樓小心點哈。」
  是李老師在說話。「嗯,沒事,你也早點休息,今天累了一天了。」
  李老師母親的聲音。
  「好的,明天早上你起床的時候記得喊我哦。」
  「你不多睡一會兒啊,我起得很早的,七點鐘就要起來。」
  「沒事的,我想多陪陪你嘛,而且明上午還得去看看二叔和三叔他們,你記得叫我就行了。」
  「行,那我叫你,我上去了,你也去睡吧。」
  說完,李老師目前上樓去了。
  「好的。」
  李老師的腳步聲從我房間的門前響過,然後我聽到了廁所門響的聲音,然後就是二樓另外一個房間的關門聲。李老師真的在二樓睡啊……一切都安靜下來,而我卻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眠,這將是怎麼樣一個難熬的夜晚啊,哎。
  李老師會不會叫我過去呢?或者她會不會到我這邊來呢?她也真是太無情了,無論如何,睡覺之前至少要來給我打個招呼才對吧,難道她就這麼容易就睡著了?她是穿什麼睡的呢?會不會只剩下一件內衣呢……我在床上不斷的胡思亂想,無論怎麼樣也睡不著。發個短信問一下應該沒有問題吧?她應該不會生氣吧,短信又沒有其他人知道。媽的,不管了,她要是不想理我,自然不會回我,這樣至少都會睡得安心點兒。我拿起手機,開始寫短信。
  「李老師,睡沒?」
  看著短信發送成功,我把手機放在枕頭邊,強迫自己不去看它,但是心卻一直在想著它,希望它能響。
  「呼呼呼……」
  手機震動起來,我懸著的心一下落了下去,但是馬上又跳了起來,手馬上拿過手機,點開了短信:「剛躺下,還沒有睡著,你還沒有睡啊。」
  「嗯,可能是下午睡得太多了,現在反而睡不著了。」
  「嗯,我想也是,如果睡不著,就下樓去看看電視什麼的塞。」
  「算了,這麼晚了,怕吵到你爸媽和你睡覺,你是要睡了嗎?」
  「嗯,我是有點睏了,一天沒有休息,的確有點累。」
  我們用短信聊著,說到這裡,我的膽子忽然大了起來,寫到:「要不,我過來陪你?」
  發了過去。
  李老師回這條短信的時間,明顯比之前幾條的時間長很多,而我卻十分焦急地等著她的回復,正當我以為她不會回我了的時候,手機又開始震動了,我急忙抖著手打開短信:「不了,我爸媽還在上面,而且我也真有點累,別胡思亂想了,早點睡吧,我也睡了。」
  哎,其實和我心裡面預設的答覆基本完全一樣。
  雖然心裡覺得很失望,但是我自己都覺得驚訝的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直接去她房間找她什麼的,可能一方面因為她是我的老師、長輩,另一方面李老師在我心中其實帶有一點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我的任何非份的舉動對她來講,似乎都是一種褻瀆。想到這裡,我反而坦然很多了,拿起手機,回信息給她道:「好吧,那你睡吧,晚安,做個好夢。」
  「晚安,你也睡個好覺,明天見。」
  她回我信息道。
  收到了她的信息,我本來好像熱鍋上的螞蟻的心一下平靜了好多。哎,別胡思亂想了,好好睡覺吧。和李老師經歷了上午的事,我也應該滿足了,還想那麼多幹嘛呢。我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感覺和李老師短信也沒有聊多久,竟然快接近12點了。我平靜地閉上了眼睛,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


第18章
  「小海……小海……」
  好像有人在睡夢中喊我,但是睡得正熟的我還是沒有睜開眼睛。
  「小海……」
  好像又有人搖了搖我,我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好像一個女人正站在我的床前。我努力用手搓了搓眼睛,啊,是李老師!
  「李老師……你怎麼?我不是在做夢吧。」
  我好像說夢話一樣的望著她說到。
  「做什麼夢啊,你怎麼睡得這麼想,推都推不醒的?」
  「我……」
  「我什麼我,快點讓我進去,我都快冷死了。要不,我可走了。」
  李老師邊說邊掀了掀我蓋著的被子。
  我還沒有怎麼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本能地掀開暖和的被子,一下把李老師拉了進來。
  「啊,好舒服,外邊好冷啊。」
  李老師鑽進被子,一下就側過身抱著我,她冰冷的身體讓我激靈了一下,我終於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了,馬上伸出雙手,緊緊的把李老師抱在了懷裡。她也順勢一下緊緊的抱著我,同時嘴裡發出一聲陶醉的呼歎:「啊……」
  「李老師,你不是說睡了嗎?」
  我抱著她,在她的耳朵邊輕輕說到。
  「睡了一會兒,醒了,又睡不著了……起來上廁所,就過來看你睡著沒有,呵呵,沒想到你睡得這麼死的。」
  她回答到,抱著我的手在我的背上輕輕地拍了一下。
  很明顯,李老師是穿著一套保暖內衣就過來了,衣服裡面完全是真空,下身和雙腿一件質地很好的秋褲包裹著。我上身穿著秋衣,下身只穿著一條三角內褲。我們的上身緊緊地貼在一起,下面雙腳也相互纏繞著。她的雙乳緊緊的貼著我的前胸,一股難以承受的飽滿刺激著我胸膛的肌肉,讓我也覺得呼吸都有點困難了。
  「李老師,你的身體真香,讓我多聞聞行不?」
  我用鼻子故意誇張地在她的肩膀的地方聞了聞,說到。然後把放在她身體上面,彎在她身後的左手,伸到她的腰部位置,扯著她保暖內衣的下部邊緣,就往上掀,想把它給脫下來。李老師發現了我的企圖,拉著我的手,輕輕地說到:「小海,別動,我們就這樣抱抱,這樣很舒服。」
  既然她阻止了,我也就沒有再強迫她,又縮回手和她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嗯……小海,好舒服,和你抱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她也更深地摟著我,盡力和我抱的更緊。
  「嗯,李老師,我也覺得好幸福……」
  但是作為一個熱血男兒,在這種情況下,怎麼能控制住自己。我的下面早已經是一柱擎天,鋼鐵兄弟早就想突破小內褲的束縛,一蹦而出。我把一條腿伸進了李老師穿著秋褲的腿之間,另一條腿在覆蓋了上去,這樣我們的雙腿就充分地交叉到了一起。我用大腿不停地在李老師的大腿上磨蹭著,還不時挺動著下面那昂首挺胸的傢夥,在李老師豐滿的下面摩擦。雖然隔著秋褲和內褲,我仍然能感到她那裡的熱度和溫暖。李老師方佛被我的摩擦和撞擊搞得有點動情了,嘴巴在我耳邊的呼吸明顯比剛才急促了一些。
  我的身體稍微往後挪了一點,好讓他們倆上身之間有一點距離。然後順勢將左手從前面伸進了李老師的保暖內衣裡面,準確地找到了李老師左乳房上早已經變得堅硬乳頭,輕輕地按了下去。「啊……小海……你……啊……」
  李老師的身體被我的突然襲擊搞得猛得顫抖了一下。我的手開始了對她的雙乳的輪番攻擊,她不斷發出讓人心醉的哼哼聲,嘴巴微漲,眼睛微閉,雙腿緊緊地夾著我的大腿,大腿根部不時在我的突起的地方摩挲著。「李老師,舒服嗎?」
  我對著她的耳朵輕輕地說到。「嗯……啊……」
  她再次用斷斷續續的呻吟作為對我的回答。
  我把和李老師纏在一起的雙腿分開,將抱著她的雙手伸出來,輕輕地推著她轉個身去,讓她面向床外,背向我。等她順著我的動作轉了過去後,我雙手一下伸到前面,從一面一起抓住李老師的雙乳,又開始揉捏起來。「啊……啊……啊……小海……好舒服……」
  李老師被我這突然來的強烈襲擊刺激得暢快地輕叫起來。等她完全動情時,我伸出左手,往下,一下將她秋褲帶內褲脫到了膝蓋的位置,然後再用腳一蹬,就到了小腿處。我馬上挺身,用被內部包裹著的鋼鐵英雄在李老師光滑飽滿的屁股上摩擦著,左手伸到李老師的花叢深處來回搓捏,右手還在上面不停地刺激著李老師的雙乳。
  「啊……啊……小海,不要啊……我……小海」李老師哪裡經受得住這樣的刺激,呻吟聲已經開始迷糊起來。當然,我也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了,一下脫掉內褲,然後騰出雙手,將李老師的雙腿往外橫著掀了差不多成45度出去,這樣李老師的門戶就像我的武器敞開了。我一隻手扶著小兄弟,一隻手尋找著李老師的入口,然後調整著她的身體和我的位置。感覺位置對了,我左手攬著李老師的腰,然後下身一挺,堅硬的傢夥「呼」地進入了李老師那已經快要爆炸地身體。「啊……」
  李老師的頭向後仰著,一聲長歎。
  「啊!好舒服。」
  李老師下面的緊促,也讓我舒服得叫出聲來。「小……海,下面好緊,輕點。」
  李老師一邊輕輕地搖動著屁股適應著我的進入,一邊回轉頭望著我說到。這個姿勢,因為李老師的下面沒有完全張開,使得我的插入顯得更加的緊湊,我挺著身子,下腹和李老師屁股緊緊地貼著,從李老師鮮嫩的小仙洞裡面流出的粘粘的泉水直接粘到了我的大腿上,而洞心裡彷彿有著巨大的吸引力,不停地吮吸著我的硬長的小兄弟。我把我的上身稍微往後傾點,這樣可以讓我和李老師的下面可以形成一個30度左右的角度,有利於我的順利抽插。我雙手環抱著李老師的腰,然後屁股再使勁兒往前一挺,整個地進入了李老師的幽深的秘洞。「啊……小海,好深啊……」
  李老師的手伸下來,緊緊地捏著我的手臂,這樣正好固定了我們身體的位置。我順勢開始在李老師的裡面慢慢地抽動起來,李老師也隨著我的一進一出發出了動聽的喉音:「啊……嗯……啊……啊……」
  隨著我的抽插,李老師的裡面也慢慢地變得稍顯寬鬆了,我的挺動的頻率也越來越快。
  「啊……啊……小海,快點……啊……好舒服……小海……嗯,老師不行了……啊,快啊……」
  李老師忽然伸過手來,緊緊地壓著我的屁股,我一下把那神武的兄弟頂到她裡面的最深處,然後她開始搖動她的屁股,讓我的那堅硬無比的頭摩擦她的中心。在鼓弄了十幾下之後,忽然我感覺到她的裡面先是一陣輕輕地跳動,然後猛地收縮起來,吸得我的小弟弟奇爽無比。她的手使勁壓著我的屁股,意思是讓我那東西更加深處,我自然是用盡全力把自己頂了過去。「啊……啊……小海……小海,老師喜歡你……啊……你的,好舒服。」
  李老師邊享受著高潮的衝擊,嘴巴裡面邊喃喃到。
  大概過了三分鐘,李老師才從第一次高潮中甦醒過來,呼吸變得稍微平穩,壓著我屁股的手也慢慢地鬆開了。但是我那堅硬的東西還在她的裡面,我放開了剛才緊緊抱著她的腰的手,稍微鬆開了和她下身的接觸,我又試著輕輕地動了兩下。「啊……啊……小海,別動了,讓我休息一下。」
  「哦,好的,那我先拔出來吧,放在裡面,我就想動。」
  說完,我一下把那東西給拔了出來。「啊……」
  沒想到這樣又引起了李老師的一聲呼歎。她馬上轉過身來,又和我緊緊地抱在了一起:「小壞蛋,你慢點不行啊。」
  「呵呵,不是老師您讓我快點的嗎?」
  我望著用手捏了捏她高高的鼻子,說到。
  「又笑我了,哼,不理你了,人小鬼大的傢夥。」
  說完李老師假裝把頭轉了過去,做出不理我的狀。


第19章
  「呵呵,老師,我錯啦,天錯地錯,都是我的錯,李老師不要不理我啦。你倒舒服了,我還癩蛤蟆吃豇豆——懸吊吊的啊。」
  我佯裝著去哄她,然後準備伸手去把她的頭往回搬過來。
  她聽我說了,還沒有等我伸手,頭一下就轉了回來,翹著嘴對我說到:「哼!懸吊吊正好,吊死你……小壞蛋。」
  「啊,老師的心也太狠毒了吧。那咱們就試試,看誰吊死誰,呵呵。」
  我說完,一下把頭縮進被窩,伸到了李老師胸前,隔著李老師還沒有脫掉的保暖內衣,嘴巴直接銜住左邊的凸顯的乳頭,猛地吮吸起來。
  「啊……小海,你幹嘛啊……啊……嗯……」
  李老師被我吸得,馬上輕輕地叫喚起來。我哪裡管得了她那麼多,手也伸了下來,隔著衣服,對著她那挺拔的山峰左右開工,一會兒用嘴唇吮吸著峰點,一會又用舌頭舔舐。李老師的頭後仰著,用手壓著我的頭,我每次用力,她都會把我的頭輕輕地按下。「嗯……小海……好舒服……小海,老師喜歡。」
  大概這樣玩耍了三四分鐘,我看李老師已經再次進入狀態。我忽然把手伸到李老師腰部,拉著李老師保暖內衣的下角,猛地往上一掀,李老師兩個圓鼓鼓的乳房呼地就蹦跳了出來。我那裡還等的及,嘴巴一下湊了上去。啊,我終於品嚐到了這羨慕已久的紅櫻桃的味道。
  「啊……小海……你……我……啊……」
  李老師被我吸得徹底動情了。我用手托著李老師的乳房下部,讓她的乳頭能夠高高地突起,我的嘴巴在她的乳頭上一會猛地吮吸,一會輕輕地撕咬,一會又舔她那印記深刻的乳暈。餵過奶的乳房,感覺真是完全不一樣,那種成熟的氣息,那每一寸肌膚散發出來的迷醉的味道,是少女的嬌嫩的乳房所不能比擬的。「啊……啊……小海,好舒服,老師不行了,小海……我……」
  李老師半瞇著眼睛,嘴巴裡含含糊糊地說到。
  「呵呵,老師說說,是誰吊誰啊?」
  我把吻著她的乳房的嘴挪到了她兩個乳房的山溝中間,擡頭望著她,假裝帶著輕蔑地語氣問到。
  「恩……小海……啊……我……」
  李老師好像還沒有說完,忽然一條腿往我這邊伸了過來,然後用一隻手推著我,好像意思是說讓我頭向上仰臥。我順著她的意思,往左側身,把身體放平,然後把身子往上擡,把頭放在枕頭上,等著李老師的下一步動作。不過,根本不用等,在我轉身的過程中,李老師已經跨到了我的身體上面。她半蹲在我的小腹上面,迫不及待地用手握著我那堅挺無比的小鋼炮,然後將下身挪了下去,把她的門戶對準我的直立處,然後往下一坐,「啊……小海,啊……」
  在坐下去那一剎那李老師放肆地輕吼了出來。「啊……」
  我也被她這一坐爽到了極點。只感覺到我的兄弟勇往直前,忽然在深處頂住了一個軟軟的東西,那東西猛地吸著我的小頭,酥爽難忍。「老師,好爽,你的裡面好熱。」
  「嗯……嗯……小海,快點,我要……小海。」
  李老師好像沒有聽到我說話,而是直著身體,屁股坐在我的腰胯上一陣搖擺,讓我憤怒的小兄弟充分地摩擦和搗弄她深處的藏著的秘密花園。而為了不使外邊的冷空氣跑太多進被窩讓身體直立的李老師著了涼,我只得雙手壓著她身體旁邊的被子,讓被子盡量包裹她的身體,這樣她就可以自由放心地動作了。而隨著她的忘情動作,我感覺到我的小弟弟不斷地碰撞和摩擦著她裡面鮮嫩的肉壁,飽滿實在,潤滑舒暢,爽得我也不斷輕輕地叫出聲來:「啊……李老師……啊,好舒服……」
  「啊……嗯……小海,你的好長……好大……啊……」
  李老師邊使勁晃動著屁股,邊說到。忽然,她彎下身體,把頭髮往後一甩,嘴巴湊了過來,直接和我吻到了一起。她一邊用舌頭拚命地在我的嘴裡打轉、糾纏,一邊來回聳動身體,套弄著我的小弟。似乎她每次來回,都想充分地摩擦陰蒂的位置,以至於她小腹上茂密的陰毛擦得我隱隱作痛。而我也不斷地挺動腰身,配合她的每次深入,幾乎次次都能達到她的最深處,「嗯……嗯……啊……」
  李老師邊吻著我,邊哼哼著。我把小腿弓起,讓腰擡起,方佛給李老師搭起了一個動作的平台,讓她能夠更加自如地活動,充分地和我的下面接觸。李老師的嘴唇已經從我的嘴唇上離開,雙手叉在我的腋窩兩旁,頭往前,半躬著身子,膝蓋跪跨在我的擡起的腰的兩邊,屁股聳動的頻率越來越快。她此時的胸部正好在我頭的上方。我馬上伸手再次將她的保暖內衣掀起來,露出了她渾圓的兩個乳房。李老師的這個姿勢,使得那兩個肉球顯得更加龐大,並且隨著她的動作不斷晃動著,看得我心花怒放,激動不已。我下身配合著她的動作,上面用手不斷揉捏著她的乳頭。
  「啊……啊……小海,好舒服,快點……快點……小海……」
  李老師在我下面的聳動和摩擦已經到了瘋狂的程度。我馬上半擡起上身,用雙手扶著李老師的腰,然後直挺著自己腰,往上死死地頂著李老師的門洞,並把嘴巴湊到她的胸前,不斷左右吮吸著她的乳頭。忽然,李老師兩眼緊閉,嘴巴半張,呼吸急促,手使勁地撐著床,陰道的最深處死死地頂著我膨脹到極限的小鋼頭。「啊……小海……啊……啊……啊……好舒服……啊,小海……老師又來了……啊……」
  李老師喉嚨裡面好像被什麼堵住,但是又有什麼東西要馬上衝出來一樣。接著,她又使勁地搖晃著自己的屁股,好像在以我的鋼柱為中心做著旋轉。忽然,在我的小弟弟頂到她最裡面的一個地方時,猛地,她停止了動作,手緊緊地從後背抱著我,把我攬了過去,頭一下掉下來放在我的肩膀上,嘴巴在我耳邊呼呼地喘著氣。而她那幽深的秘洞裡面,一陣跳動,然後猛烈的收縮,一吸一吐地含著我的小頭。
  「啊……小海,老師好舒服……啊……我不行了,真的……好舒服,小海……老師愛你……啊……啊……」
  我也被李老師裡面吸的舒爽無比,再也控制不住,一下精門大開,腰一挺,將精華猛地噴射進了李老師的最深處。
  「啊……啊……」
  李老師的輕聲的嘶叫,伴隨著我的每一次噴射,而她的身體在我的懷抱中不斷地顫抖著,手指也深深地陷入了後背。我們一起進入了無邊無際的極樂世界。


第20章
  我們就這樣在抱著差不多了兩分鐘,忽然我覺得後背一陣冰冷。難怪,李老師坐在我的腰間,整個身體都在被窩裡,而且還穿著一件保暖內衣。而我在她下面,後背基本完全是露在外邊的,這個大冬天的,自然會覺得冷了。但是李老師的頭還放在我的肩膀上,手還緊緊地抱著我的腰,似乎沒有要躺下的意思,估計她還在享受剛才高潮的餘韻。
  但是我實在是有點凍得難受了,「李老師……」
  我在她耳邊輕輕喊到,她卻沒有反應。
  我想到我的那個東西還在李老師的裡面,所以動了動腿,估計是還沒有完全癱軟的小弟弟在裡面刺激到了她,「嗯……」
  她嘴巴裡傳出一聲低呤。
  我又開始喊她:「李老師……」
  「嗯,小海,怎麼啦……」
  這下她軟軟地回答我到。
  「李老師,我們躺下吧,有點冷。」
  我實在是冷的難受了。
  「啊……」
  她一下擡起來頭,說到:「哎呀,不好意思,忘記了……」
  我還沒有等她說完,就抱著她身體往後倒,她也順勢撲到了我的身上。我馬上騰出手把我們兩邊的被子用我的身體壓住,好讓風不往裡面鑽。
  「哎喲,好冷……」
  我邊弄被子,邊說到。
  李老師在我上面緊緊地抱著我,擡頭望著我,帶著一臉的焦急表情,說到:「怎麼樣,沒有冷著吧,可別感冒了。」
  說完,她緊了緊手,應該是希望把我抱的更緊,給我點溫暖。
  「嗯,沒事,老師,我的身體槓槓地,呵呵。」
  說完我把頭伸過去,想親她的臉。
  「別動,快蓋好被子,真感冒了怎麼辦。」
  李老師躲開我的嘴,說到。
  「呵呵,好,聽老師的。李老師,剛才好舒服。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
  我抱著她,滿足地說到。
  「嗯,我也是,剛才最後那一下,我都以為我快死了,那種感覺,從來沒有過。」
  「啊,這麼嚴重啊,都要死了。難道這就是欲仙欲死,呵呵。」
  「討厭,又取笑我了,小壞蛋!」
  李老師停一下,然後若有所思地說到:「哎,你說我怎麼就控制不住自己呢?其實你發短信給我的時候,我真的很想讓你過我那邊。但是我還是控制住自己,強迫自己睡覺。但是就是怎麼也睡不著……哎。」
  「我也沒有想到你會過來的,經過上午之後,我覺得能得到一次李老師的身體,我也已經滿足了。」
  我說到。
  「真的假的,你個小壞蛋,人小鬼大的傢夥,呵呵。」
  「真的,李老師,這點你一定要相信我,你在我的心中的形象,從來都是純潔的,從小時候到現在,都是。」
  我用略顯激動的語氣對她說到。
  「好好,我相信你,行不?激動啥呢。其實今晚也是,你說你要過來,我拒絕。如果你真的還是過來了,估計我們還是會發生剛才那樣的事。但是我對你的看法可能就有改變了,至少我覺得你不夠尊重我。」
  李老師說完,忽然她的屁股左右動了動。
  「小海,快,給我點紙巾。」
  原來是我的那個東西已經完全從她身體裡面滑出來了。我伸手把放在梳妝台上那卷紙巾拿過來,放在枕頭上,然後扯了一大坨給李老師。李老師接過紙巾。先把身體擡起來,然後把拿著紙巾的手伸了下去,用手頂放在她的門口,從我身上翻了下去,仰臥在床上。然後把腿舉起來,手在下面仔細地擦著。我也側過身,手伸進她的保暖內衣裡面,玩弄著她的乳房。
  「快,再撕點兒給我,你不是上午才射過嗎,怎麼還是這麼多啊。」
  她不顧我的動作,著急地說到。
  「哦,好,等下。」
  我馬上伸手又扯了一坨紙巾給她。
  她又擦了一會兒,終於搞定了:「希望床單上沒有弄髒,要不被我媽看見了,就麻煩了。」
  她這麼一說,還真是提醒了我。剛才李老師觀音坐蓮台的姿勢,她的水應該很容易留到床單上的,但是我害怕嚇著她,故作輕鬆地說道:「不會的啦,而且這個是深色的床單,就是有點也看不出來。」
  「明早上你起床的時候檢查一下,如果有,要記得處理。」
  「好,一定一定,老師放心。」
  暈,即使有,我怎麼處理呢?我心想。
  李老師也側過身來,我們面對著面地輕輕地抱在了一起,少了些之前的激情,卻多了點難得的溫馨。「小海,我發覺我是真的喜歡上你了,我和你這樣,不單單是為了做那個事。」
  「嗯,李老師這麼說,我真的很開心。」
  「其實,從小,我就很喜歡你,當然那個時候的喜歡和現在不一樣。你聰明,又有點小調皮,又懂事。本來這次回來前,腦海中的印象還是你小時候的樣子,但是那天一見你,發現你長這麼大了,嚇我一跳,呵呵。」
  「是嗎?還是以前那樣子,那我不廢了啊,呵呵。」
  「而且,你和你爸爸年輕的時候太像了,那天你在我面前一站,我真有點幻覺,好像是回到了20多年前一樣。」
  「啊!我爸?」
  我被她的話搞懵了。
  李老師可能也是覺得這個話說得有點不對,馬上支支吾吾地說:「那是啊,你肯定像你爸啊,你是他兒子嘛。」
  我忽然想起來一直以來困擾我很久的一個問題,為什麼李老師和我家關係這麼好,她也是我爸的一個學生,我爸學生多了,為什麼單單是她這麼好呢?我想也許,現在是我搞清楚這個問題的機會。
  「李老師,你之前說的話是真的嗎?」
  我馬上問到。
  「之前,什麼話?」
  「你說你喜歡我啊。才和我這樣啊。」
  她一聽,身體擁到我身邊,又緊緊地抱著我說到:「那當然啦,難道現在你還感覺不到嗎?」
  「那,我有個問題想問你,你能不能如實地回答我?」
  我也回抱著她,然後說到。
  「什麼問題?這麼神秘的,你問,只要我知道,我絕對回答。」
  「你說的哈,不能騙我?」
  「哎呀,什麼問題嘛,這麼磨嘰,快說。」
  「我就想知道,你為什麼以前和我家關係那麼好?特別是和我爸的關係。」
  李老師聽我說完,好像身體震了一下,抱緊我的手忽然鬆開了,然後慢慢兒地轉回了身體,就留我還在那裡側躺著。我見她的反應這樣,就更加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李老師,怎麼了?」
  我問到。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靜靜地望著天花板,屋裡一下寂靜了下來。






















0.018860101699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