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盛夏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盛夏

                       作者:老劉

*********************************
 
  我後來才明白;有時候,悲劇的起因可以在很久很久以前。而悲劇的影響之深之遠也是超乎一般人所能想像的。

*********************************

                第四章

  當我們走出戲院時,暮色已然籠罩這個客家小鎮。鎮上仿古的昏黃街燈也一一亮起。

  郁慧在對我說出她心中的痛苦之後,感覺心情輕鬆不少,與我的態度也明顯親暱很多;就像現在,都已經出戲院了,她還是緊挽著我的手不放。

  夏天就是好,女生穿的少。也不知道是哪位高手達人說的,真是一針見血的說法,精闢極了。我一直沒有注意郁慧的穿著,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注意的,因為郁慧的穿著就是很普通的牛仔褲和白T-SHIRT,當時年輕人的標準穿法幾乎都是這樣搭配的。

  如果硬要說有什麼特別的話,大概只有一點吧;因為夏天溫度高的關係,這件T-SHIRT的料子非常薄,而且衣服領口頗為寬鬆,加上她壓著我的手臂滿緊的,飽滿雪白的胸乳被擠的鼓了起來,我佔著居高臨下的優勢,從上看下去剛好可以看到她挺實而胸型的完美乳房。淺藍色的內衣裡,兩顆飽滿的白奶巍巍巔巔隨腳步晃動。

  如果是前幾天,我也許還沒什麼感覺。但現在我已經不是對男女之事一無所知的愣頭青了。郁慧豐滿的胸部緊壓著我的胳臂,讓我的心就像生了蕁麻疹一樣的搔癢感,很難受。但我從胳臂感受到豐腴柔軟的觸感卻又讓我不願將手抽離。
  
  努力壓抑著自己的心猿意馬,擡頭看看天色,心想也該是時候回家了。於是我拉著郁慧的手轉往車站方向去。沒想到我剛帶著郁慧回到車站,卻遭到了她意外的抵抗。

  我轉頭訝異的看著郁慧,這丫頭像個小女孩似的拉著我的手不放,小嘴嘟著,一臉不情願的不讓我往車站走。

  我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她說:「妳拉著我幹麼?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家了啊!」

  她嘴巴翹得高高的,滿臉不情願的說:「我不想回家,時間還早嘛,我們再逛逛?」

  「再逛逛?」我好笑得看著發黑的天空,再看看滿臉期待的郁慧,我無奈的說:「那好吧!我們就坐末班車回去好了。現在要去哪裡逛?」

  看我答應,郁慧興奮的說:「我們去吊橋那裡走走吧?!」

  「吊橋嗎?現在不會太晚了嗎?」內灣吊橋在鎮外,地點有點偏僻,現在天又已經黑了,我可有點不太放心。

  不過郁慧笑著拉著我走,說:「沒關係的啦!走啦!走啦!」她一個女孩子都不怕了,我一個大男人怕什麼?聳聳肩,我一臉無所謂的跟著她走,

  內灣的吊橋友好幾座,我們還刻意多走了幾步路,到了吊橋那裡一看,附近連一個人影都沒有,我們乾脆就放輕鬆點,直接坐在橋邊,將兩條腿高高的懸在半空中晃蕩晃蕩著。我們拉著橋索聊天說地的,氣氛倒也融洽。

  聊了一會,郁慧突然又笑著說:「不過!哥∼你還真奇怪,一般我引其他人去看,那些男人不是自己躲在旁邊打手槍,就是加入一起玩。哪有像你這樣的,不看就算了,出來還兇人家。」

  我其實並不太願意聊這個話題,尤其讓我覺得尷尬的是郁慧說話不經任何的修飾,表現的非常露骨。雖然在我知道嬸嬸連自己女兒的男朋友都搶之後,我對她的印象已經不如之前的好,可是我還是不想聽到這些會傷害到她的話語。

  當然!更讓我介意的卻是郁慧那種毫不在意家醜外揚的態度;對極端要求家族忠誠的客家人來說,這是絕對不可原諒的罪惡。 

  「我說!妳沒有別的話聊了喔?不要老拿自己的媽媽說嘴。」我皺著眉頭不開心的說著。郁慧的笑容僵住了,半響,她低下頭,看著腳下潺潺溪水不在理會我,氣氛一下冷了下來。

  失去了剛才融洽的氣氛讓我覺得很可惜,不過我並不後悔,我不想為了這個氣氛而刻意去迎合郁慧的話題。不想聊就是不想聊,我不想勉強自己。

  我靜靜的看著下面的溪水,心裡的念頭一下就飛跑了。我想起我的國文老師曾經教過我,『光陰似箭,歲月如梭』可我總覺得時光如流水的說法會更有形象一些。我就是有這種本事,當我沒得聊的時候,我總能很快的進入自己的異想世界。

  突然郁慧很認真的問我說:「哥!你覺得我漂亮嗎?」

  「很漂亮啊!」雖然說的有點心不在焉,但我說的卻是大實話。可是郁慧接著問我的話,卻讓我的心跳加快許多。

  「比阿妹漂亮嗎?」

  一瞬間,我嚇了一大跳,她怎麼會這麼問?她知道了些什麼嗎?她是在試探什麼嗎?

  我試探著問著:「幹麼這麼問?」

  「沒什麼,想知道而已。不方便說的話就算了。」我心虛的看著她,卻沒有從她的表情看到任何的異樣。

  「沒什麼不方便,跟阿妹比的話當然是妳漂亮,阿妹跟妳沒得比的,不在同一個級數。」這句話絕對沒有半點誇張。就一般人的標準來說,阿妹長的頂多算清秀而已,而遺傳到嬸嬸美艷的郁慧,不要說是在竹東這種鄉下地方,就算是在台北這樣有著百萬以上人口的大都市,郁慧都可以說是一流的美女。

  郁慧聽到我的話,滿意的笑了一下,看起來很高興。不過她說的下一句話,卻讓我有些惱怒了。

  「跟我媽比呢?誰漂亮?」

  「我分不出來!不要問我!」我生硬的回答她。

  「為什麼?」郁慧的表情很哀傷很惹人憐愛,但我還是硬著口氣說:「每個人對漂亮的定義都不一樣;妳那麼執著於跟嬸嬸的比較,不過是因為那個阿強罷了。我不喜歡也不願意當這種裁判,那與我無關。」

  郁慧突然扳過我的肩膀,讓我跟她面對面的互瞪著。她黑亮的眼睛直視我的眼睛說:「你也喜歡我媽嗎?」

  看著她晶亮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想到那天跟嬸嬸交歡時,她那雙充滿情慾,朦朧迷離的眼睛,一下子我居然失神了。

  「說啊!你是不是也想跟她上床?」郁慧沒聽到我的回答,憤怒的逼問著我。

  她咄咄逼人的口氣讓我感到不愉快,我拍掉她抓著我肩膀的手,頗有些火氣的說:「那是我的事,不用妳來管。」說完,我不想理會她的反應,索性整個人往後倒,就這樣平躺在吊橋的橋面上。

   今夜月明星繁,天空出奇的明亮,這種感覺真的很妙,好像你可以把整個天地看個清楚,但實際上你什麼都看不清楚。

  當我還在浮想連篇時,沒想到郁慧居然整個人撲在我身上了,豐滿的雙乳緊緊壓在我胸口,臉正對著我的臉。保持跟我面對面的態勢繼續逼問著說:「回答我,你是不是也想跟她做愛。」

  我完全沒想到郁慧這傢夥居然會這麼大膽,就這樣將她豐滿的,發育已經完全成熟的青春胴體完整而毫無保留的壓在我的身上。別說我剛剛只是有點不高興,就算我原本是滿腔的怒火,現在也是半點都發不出來。

  看著她認真的眼睛,我只能很無奈的嘆口氣無奈的說:「妳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

  要命的是郁慧她這樣俯壓在我身上,原本她衣服的領口就比較寬鬆,我略一低頭,她衣服裡的春光就這樣一覽無遺的呈現在我的眼前,淺藍色蕾絲胸罩將她飽滿的胸部擠成一道深深的乳溝,隨著動作左右晃動,而她的胸型本來就很美,皮膚又白嫩,綜合以上幾點,神仙也抗不住啊!小弟一介凡人當然更受不了了。

  我跨下的小兄弟幾乎是立刻起了反應,我當時之尷尬啊!當真是無法形容,無奈之下只好哀哀求告說:「妹妹,我的好妹妹,拜託妳可不可以先起來說話?」

  「我不要!」她任性的拒絕了我的要求,只是倔強的盯著我自語似的說:「這次我不會輸給她,絕對不會輸給她。」

  我還沒搞懂她的意思,她紅潤的雙唇突然重重的吻了下來,她小巧的香舌也一下攻入我的嘴裡捲動著。很香,真的很香,少女悠悠的體香比任何名牌香水都更吸引人。

  這丫頭絕對不是第一次接吻,她的動作實在太熟練了,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抵抗,或配合。

  雖然被她佔據了主動,讓我有點小小的鬱悶,不過她吻功確實了得,讓我得到相當的享受,既然如此我也沒什麼好計較的,好好享受吧!這樣的機會可不太多,當時我就是這麼想的。

  可是她接下來的動作卻又讓我大感震驚,因為郁慧的刺激,我勃起的雞巴已經把褲襠前面撐起了一座高突的帳棚,而她竟然毫無顧忌的把手放在帳棚上,輕重適當的撸起來,接著還堂而皇之的拉開我的拉鍊。

  這真的讓我太驚訝了,我本能的握住她不軌的收手,擺脫她香豔的紅唇,氣喘籲籲的勸說:「郁慧!我不知道妳在想些什麼,不過如果妳是想用這種方法來跟你媽比輸贏,那真的太傻了,妳將來一定會後悔妳今天的行為的。」

  郁慧愣愣的看著我,突然哭了出來,她完全沒有理會我在說什麼,只是自憐自哀的說:「為什麼你不肯?你拼命想跟她做愛,而我主動送上門你都不想接受?我真的那麼沒有魅力嗎?」

  「我哪有拼命想跟嬸嬸做愛啊!」我看著她哀傷欲絕的臉,實在不知該說什麼,只能努力安慰她說:「妳當然不是沒有魅力!如果妳不是我堂妹,我一定會努力的追求你。只是我是你堂哥啊!我們這樣是不行的,不合倫常啊!」

  誰知道她鄙夷的看著我一眼說:「不合倫常?我媽還是你嬸嬸呢!你在想我媽的時候,怎麼沒有想到倫常?」

  我辭窮了;如果我沒有跟嬸嬸性交過,我還可以理直氣壯一點,但現在呢?我能說什麼?

  沈默中,郁慧突然跨坐在我身上,雙手一拉,自己的T恤就這樣脫離了她的身體,就在我還在驚訝的時候,她的雙手就像翻飛雙蝶般的美妙,然後
她的胸罩也消失了。

  月光如水,遍灑在郁慧的身體,我一向不太相信古文上的形容詞,什麼【冰肌玉膚】【美人如玉】之類的啦!真他媽的瞎。可是在這一刻,在內灣的吊橋上,我相信了,因為我看到了事實。月光女神,這就是我在這一刻唯一的想的到的形容詞。
  
  好美,柔亮烏黑的髮披散在如玉般晶瑩的肌膚,在月光下宛如那來自遠古神秘的精靈,擁有讓人無法抗拒的魔力。

  她不再跟我交談,微彎下無限美好的上半身,漆亮的雙瞳緊盯著我的眼,我感覺我的雞巴已經被解放,晾在空氣裡了。

  現在的環境就像在最虛幻的夢境中,我不願再思考,不願再顧忌,整個腦袋全是混泥,只剩下唯一的清澈光點,就是這眼前絕美的胴體。

  不情願將主動權交給郁慧,我用力掙脫她的壓制,以近乎粗暴的動作拉下她的下著,在野外褻瀆女神的刺激讓我的雞巴整整大了一圈。

  我的動作也刺激到她,她開始摟住我,親我,動作跟我一樣的粗野。我甚至可以聽見她劇烈的心跳聲。

  她豐滿的乳房壓在我身上,主動的伸出舌尖來吻我,我的雙手開始在她背上遊移,感覺著她的起伏。不一會我的手就移到了她的屁股,抓著她的翹臀,來回的拉扯著,肉肉的,很滑很好摸,手感很好。

  我們就像戰鬥一樣,相互在對方身上攫取戰果,不過當我攻佔了郁慧的乳房時,她就開始敗退,我佔上風了。

  我迫不及待的撫弄著她的乳房,郁慧的乳房真的很大!很豐滿,卻又非常堅挺,太美了!雪白的雙乳!突起的乳頭!無法一手掌握的尺寸!我的大拇指在她的乳頭上來回撥弄著,她很快就開始呻吟了。

  我壓著她,開始吸吮著她的乳頭及周圍,用舌頭開始在她的乳房周圍部份移動,或輕壓或舔.同時伴隨著一股少女的芬芳體味,我幾乎要醉倒了。

  她難耐我的攻勢,指甲在我的背後抓刮著,我相信我的背後應該已經出血了。

  我用力將她的雙腿拉開,卻沒有馬上攻擊她的陰戶,而是先親舔著她的大腿內側,她開始輕聲的啜泣著說:「不……!不要這樣……。」我當然不會理會她。

  我看著著她的陰部,她的陰毛很多很密,陰道的開口好像比較長,顏色比較淡,露出的皺折是粉紅色的。

  我把她的陰唇翻開,裡面已經濕透了,用舌尖舔著她的陰部口的嫩肉,來回吸含著她的陰蒂.她開始隨著我的舌尖動作而抖動著,鼻子也不斷的哼哼有聲,我的舌頭不斷舔舐著由陰道內側露出的肉色黏膜。她的淫水味道有點酸有點澀,味道很難形容。

  當我感到難以忍受自身的慾望時,我仰起身來將雞巴對準目標,沒有半點遲疑或猶豫,我進入了。

  當我進入她的身體裡時,她的身體劇烈的抖動了一下,只可惜郁慧的陰戶雖然緊湊,卻不是太難進入,我知道我並不是她第一個男人。

  我開始上下動作著,心裡卻不由自主的想著她的第一個男人應該是阿強吧!她是在什麼情形下答應他開始交媾的呢?

  一股忌妒心緒讓我感到有些奇異的怒氣,我緊壓著她和她舌吻,她的豐乳隨著身體不停滑動變化,我用手大力抓著她的乳房來回揉搓著,她皺著眉頭,明顯感到疼痛,卻在我的壓制下無力反抗。

  我大力的向她的陰道深處突刺,我快速的抽插著,隱約感覺到我可以接觸到她的子宮頸口了,我把她的腳架在我的肩上,更用力的插送著。這時她也開始發出「嗯……嗯……」的呻吟聲,可音量並不大,她側著臉,不敢看著我們的交和點,只是緊皺著眉,雙手抓著木質的橋面,豐腴的乳房隨著身體的撞擊而晃動著。

  我加快插送的速度,終於感覺她的陰道開始便緊,叫聲也開始變大了,接著身體開始內屈,而且開始不由自主的抖動著!我感覺到她的陰道內流出了大量液體。

  她高潮了,而我卻像吃了興奮劑似的依然挺立。

  我執拗的在她體內奮戰著,沒多久她又全身顫抖,她忍不住推著我說:「哥……!我……我不行了……,好難受……,讓我休息一下……好不好……?」

  我還在動著,喘息著說:「不是妳想做的嗎?我滿足妳啊!」

  我用力把她翻過來,她「嚶嚀」一聲隨著我的力量轉趴在橋上,她的雙臂置於頭上,俏臉無力的側在一邊,我將她的屁股拉高,雪白的屁股白的有些刺眼。

  我粗暴的將她的臀瓣分開,鮮紅色的陰道和暗紅色的屁眼顯得如此醒目,我雙手扶住郁慧的腰、對準著屁股,「撲哧」一聲就全力插了進去。郁慧的上身不其然向上起仰了一下,「啊…」的輕叫了一聲,向下一壓,雞巴又再插進陰道。

  我一插進去就開始發狂地抽送,在郁慧身上抽插,「嗯……」郁慧無力的哼了一聲,雙腿微微動了一下。

  郁慧的下身越來越濕,水漬漬的摩擦聲「呱嘰、呱嘰」的響個不停。她雪白的屁股也隨著我的衝擊不斷的晃動著,晃的我的眼睛都花了,我突然『啪』的打了她的屁股。我不確定我用了多大的力量,不過郁慧的屁股倒是馬上紅了。

  郁慧吃痛,「哎呦!」的痛呼出聲,但她的陰道卻突然縮了一下。雖然只是一下,但卻讓我的雞巴一陣酥麻,天啊!好舒服啊!

  我開始一巴掌一巴掌的拍打她的屁股,我固然舒服了,郁慧的屁股卻全紅了,但讓我興奮的是,郁慧居然從這樣的痛楚中得到高潮了。最明顯的證據是她從開始的哀哀痛叫到高亢的呻吟;不知不覺間,隨著我的動作,她的嘴�發出了忘形的呻吟,腰開始迎合著我的抽送。

  我猛力一頂,她就是一聲悶叫,俏臉憋得通紅,兩腿一陣抽搐,早就淫慾熏心的我,興奮的姦淫著她;原始的慾望像火山爆發開來,我一面瘋狂的咬著她的屁股,腰側,肩膀;一面將雞巴下下盡根的進出著她淫水氾濫的陰道。

  我猛烈的撞擊她的陰道,一次比一次劇烈,灼熱的感覺燙得郁慧一陣痙攣,火熱的龜頭不斷的刺激著她柔嫩的子宮頸,她不停的顫栗抖動,興奮的胡言亂語的亂叫著,淫水不停的順著她的大腿流到橋面上。

  一陣狂亂之後,我明顯感到郁慧的子宮噴出陣陣熱流,肉壁更緊緊地收縮起,她又要高潮了。

  而我也其實也是強弩之末,雙手把住郁慧的屁股,更是拚命地插入插出,然後一股熱流傳過我的下身,我的喉嚨發出一聲宛如野獸般的低吼,將雞巴用力頂住郁慧的陰戶,郁慧也將她的屁股往上頂,來配合著這我的入侵。

  然後我把灼熱的精液射入她白嫩的體內,一股股的精液直衝進了郁慧充血漲大的陰道,嬌慵無力的身軀在我的身下不停痙攣,白濁的精液流滿陰唇,淌流在大腿根部。

  我趴在郁慧年輕的肉體上,全身好似虛脫了一般。交媾後的舒暢使我全身都鬆弛了下來,乏力地趴在郁慧柔綿的胴體上。

  好半嚮我才翻下她的身體,全心力沈溺在淫蕩歡娛的一對男女,隨著趨緩的呼吸,這才恢復了理智。我撫摸著郁慧近乎完美的胴體,卻對剛才自己的暴虐感到心驚。

  手指每撫過郁慧青紫瘀傷處,郁慧就顫抖了一下,我以為這是她痛楚和恐懼的反應,我羞愧到簡直是無地自容。

  「對不起……我…我……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我,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不知所云了。

  「為什麼你要道歉?」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轉過身來的郁慧滿臉紅暈,不是一般的紅,而是那種帶有一點媚惑香氣似的紅,眼睛彷彿要滴出水來般的妖艷。

  「啊!我怎麼會變成這樣?」她彷彿現在才發現自己全身又紅又紫的模樣。

  我疑惑的問她說:「妳都不會痛的嗎?」

  「不會啊?這是我們剛剛弄得嗎?我真的不會痛啊?不過現在倒是覺得有點痛。」她的疑惑好像比我還深。

  我撫摸著她動人的曲線說:「真奇怪!」

  她突然用極其妖嬈語氣跟我說:「不過既然你都誠心誠意的跟我道歉了,那我就接受吧!不過我還是要罰你。」

  看到她突然顯露的媚態,我不禁有些感嘆的想,郁慧平常其實有點帶些男孩子的英氣。我完全想不到她在歡愛之後,居然會變的如此妖媚誘人,如此的女人,難道這就是所謂絕代尤物的魅力嗎?

  我笑著說:「好啊!你想怎麼罰?」

  她慧黠的一笑,嬌憨的仰著頭看我說:「我要罰你……再來一次!」

  我欣喜若狂的抱著她飛擒大咬,痛吻她的紅唇起來,直到我們都快喘不過氣來,我才放開說:「好啊,妳想幾次都行,不過不能在這裡了,會衝撞過往神明的。」

  她嬌俏的吐了一下小舌頭,雙手合什的向四方拜拜說:「請過往神明原諒我們情難自禁,作出這逾矩的行為,見諒!見諒!」

  看她裝作的樣子,我實在覺得好笑,忍不住笑出來說:「少胡鬧了,趕快穿衣服,我們到鎮上找旅館吧。」

  剛想幫她穿衣服,卻發現她的T-SHIRT居然在剛才的混亂中掉到橋下去了。無奈之下我只好把襯衫給她穿,自已光著上身跟她去鎮上找旅館過夜。

  隨便找了間還算乾淨的小旅館,那位櫃檯大媽狐疑詭異的眼神,讓我尷尬不已,反而男裝的郁慧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讓我佩服不已。

  開了房間洗了個澡,我們並肩躺在床上聊天。但很快的我們又開始探索起對方肉體的秘密。

  年輕氣盛又已經發生過肉體關係的男女,很快的我們又進入肉搏狀態,當我又再次進入她的蜜穴時,卻發現她早已非常濕潤了。

  這一次我溫柔了很多,可是郁慧卻告訴我,我可以大力一點,年輕的我並不明白女人其實是有很多類型,只能盡力配合,那一夜,我們非常盡興,也非常愉快。

  回到竹東之後,郁慧又跑了,叔叔自從那一次之後,就有點在躲我的感覺,回家好像只是為了睡覺吃飯,真是無趣的很。

  好在第二天郁慧又回來了,她開始帶我四處去玩,不過這丫頭真的很瘋,自從內灣的那一夜之後,她好像對戶外就有著特殊的癖好,只要一有空隙,她就會偷襲我的肉棒,常常把它逗的鼓漲勃起,看著我的尷尬而雀躍著,然後她能去找到個隱密的地方幫我吹上一陣,甚至還會真槍實彈的幹上一場。

  剛開始時我當然無法適應,很怕會被別人看到,但郁慧對竹東這個地方簡直是瞭若指掌,她找到的地方都真的都很隱密,讓我們從來沒被路人發現過。

  而最接近被發現的一次是在農田邊的圳溝裡,那個老農夫就從我們的頭上經過,可是他就沒發現有一對不知羞恥的年輕男女正在用狗爬式交媾著。
當時我的肉棒正在郁慧的浪穴裡攪動時,我還能聽到他的腳步聲呢!不得不說,那真是太刺激了。

  這幾天是我回竹東以來最快樂的日子,我多麼希望就這樣持續到爺爺的忌日。

  可惜這人世事總是無法如人意,叔叔嬸嬸在阿妹去留的問題上越鬧越僵,嬸嬸已經跟叔叔鬧過好幾次了。而叔叔雖然軟弱,但在這一點上卻寸步不讓,連郁慧也很奇怪叔叔到底在堅持什麼。

  我雖然知道一點,但我實在不敢亂說話,正所謂明哲保身,我一點都不想被捲入混亂中。

  可惜正如我先前說過的,世事總是無法如人意,我雖然想遠離麻煩,可是麻煩卻自己找上我。

  自從我被嬸嬸痛打一頓之後,我就害怕嬸嬸會不會有什麼後續的行動,不過事情已經過了好幾天,嬸嬸都沒有什麼異狀,每次看到她,她都正在跟叔叔吵架,根本沒空理我。而我也漸漸的忘記這個顧慮了。

  我記得很清楚,那天離爺爺的忌日只剩下一個禮拜,爸爸打電話跟我說他會在爺爺忌日的前三天跟媽媽回來。我跟郁慧跑到新竹玩到晚上才回來。而那天叔叔嬸嬸又再次發生劇烈的爭吵。

  我在旁邊看著叔叔再次出門逃避,阿妹躲回奶奶間哭泣,郁慧早就跑掉了,真不知道她一個女孩子到底每天都到哪裡過夜。

  面對這幾乎每天都要上演一次的戲碼,我面無表情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原本我以為這不過又是一個爭吵過後的夜晚,一切都將再次歸於平靜。

  我躺在床上等待入睡,嬸嬸卻進來了。




















0.013174057006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