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電子公司裡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電子公司裡


已經是除夕夜了。在電子公司雖然一年到晚機器不停地運轉,拼命賺錢,但是到了這
個時候,所有的生產線也不得不停了下來。

    除了公司警衛之外,Julia 大概是線上唯一還在的人了。她是 Photo 一台區 Mirco-
Scope 的設備工程師。由於前一天機器出了問題,她不眠不休的連續修理了十八個小時,
好不容易才把這台可惡的電子顯微鏡又 Install 起來。現在正在做最後的參數設定。

    在 photo 區的黃光室裡, Julia 穿著潔淨衣、潔淨鞋,戴著網帽、口罩、頭套、手
套。雖然包裹著像粽子一樣,但仍可看出她那雙清麗的眼睛明媚動人,身材頗有曲線。本
來這個時候,她應該已經躺在男友的懷中,和男友共同享受農曆年最後一次的激情了──
她想著男友壯碩的身材和粗大的堅挺,小腹中漸漸燃起一把火。

    她按了一個鍵,精密的儀器開始轉動,從插槽中取出了一片 Wafer,機械手臂緊密地
夾住了邊,在一只 100W 的強光燈下轉呀轉。Juila 仔細地看著這片 Wafer,上面有明顯
的裂痕;她嘆了一口氣:昨天趕工的這一批品質差透了,這片又是不良品....她伸出纖纖
食指,正要按下 SKIP 鍵....

    『誰?是誰?』身後的兩隻手扣住了她的雙乳,毫不留情的柔捏著。Julia 驚慌的聲
音隔了口罩和防塵頭套,悶悶的,加上空調的聲音太大,根本傳不出去。
一股氣隔著頭套,在她耳邊喘起。那股氣非常的炙熱,甚至在冬天裡,在這個空調老
是控製溫度在攝氏 20 度的無塵室也感受得到。
    『你不用驚慌,也不用叫救命。 CLEAN ROOM 裡頭就剩下我們兩個人而已。今天是大
年除夕,我們都是不能回家的外鄉遊子,讓我兩好好聚一聚,互相安慰一下吧!』男人在
她耳邊沙啞地說。『否則身上這把刀子可沒有長眼睛!』

    Julia 雖然已經十多個小時不曾闔眼,但她一向是精力充沛的年輕女性。她的身體本
來已經因為許久未有性事而渴望著,男人的觸摸又這麼的美好,他的手非常地有技巧,透
過三層衣服,居然還能讓她的乳頭很快地堅挺漲大;男人的聲音也很美妙,沙沙啞啞地磨
娑著她的靈魂....她很快地點頭,不全因為男人威脅的緣故。

    男人擡起手,緩緩地取掉她的頭套;Julia 發現男人既沒有穿著防塵衣,也沒有穿著
冬天的長袖衣服,兩隻手光溜溜的──也就是說,男人不是穿著夏天的服裝,就是一點都
沒有穿衣服....

    Julia 的思緒飄得很快,她發現男人很快地撥掉她的網帽,口罩,伸手拉開她的潔淨
衣的拉鍊,剝掉這層惱人的束縛。男人又很快地脫掉她的襯衫,解開她的胸罩,一隻手迫
不及待地用力擠著她的奶頭,另隻手已經再剝她的牛仔褲了。等到牛仔褲也褪下,Julia
終於感覺到男人一根堅硬的肉棍頂住她的臀部──男人果然是一絲不掛的!


    男人拉開 Julia 的蕾絲內褲,將一隻手指伸入她的肉洞中, Julia 啊地一聲叫了出
來。男人幾近粗暴地扭著她的乳房,手指在她肉壁上摳動,她深處起了一股又麻又酸的愉
快,啊地又叫了一聲。

Julia 不只一次在這裡有性幻想。說起來很不可思議,黃光室裡昏黃的燈,以及機械
臂粗壯精準的動作,總是讓她感到興奮;她曾經不只一次想改變程式,讓機械臂代替男人
的陽具,做著重複抽送的動作──可惜這個機械臂活動度有限,況且黃光室隨時都有一堆
人在,她可不想被認做瘋子!

    而現在,CLEAN ROOM 裡頭沒有別人,只有男人的一根肉棍等著她! Julia 喘著氣,
久旱的小穴慢慢地流出水來。

    男人在她耳邊吐氣著:『啊!妳已經這麼濕了....』

    Julia 身子無力地依靠在男人身上,紽紅的臉頰輕輕地呢喃:『我....我....我沒有
辦法....』

    男人沙啞地說:『我喜歡妳沒有辦法....』他突然伸入另外一隻手指,用力地往她的
深處一刺,Julia 再也忍耐不住,狂喜大叫起來。

    男人把 Julia 的身子扳過來,用兩隻手指夾著她充血的乳房。 Julia 終於可以打量
男人──他很高,大概有一百八十公分以上;體格很好,全身都是賁起的肌肉,展示了驚
人的力道,肌膚上附了一層細密的黑色毛髮,陽具漲得青筋突起,紫紅色的龜頭在黃光的
照設下,像是會發光似的;由於戴了頭套,Julia 只能看到男人輪廓分明的兩隻大眼。

    Julia 沒法由男人的身材認出他的身份來。以男人對 CLEAN ROOM 的瞭解程度,應該
是公司的同事吧?他的皮膚白晰,頗似白人或那種從沒曬太陽的日本人,但是就她所知,
公司裡幾個老美工程師中文都不流利,而且都過胖──有個日本工程師身材倒跟他有點類
似,但是沒這麼多毛,況且日本男人的播種工具是出名的短的,跟男人的巨根絕對不吻合
。公司裡的男同事大部份都認識,也沒有這個樣的──這個男人到底是誰呢?

    男人把 Julia 提起來,讓她靠在 Mirco Scope 的操作機台上,用她的愛液抹抹自己
巨大的龜頭,用力一頂,大半截都進了她窄小的肉洞中,頂得 Julia 胡說八道起來。

    『啊!你....你好大....我受不了....啊....啊....』Julia 狂叫著,完全失去了平
日裝造的矜持。

    『寶貝,你真緊,好舒服啊....』男人也不吝嗇地給予回應。

    暈黃的燈光下,一對胴體激烈地動盪著,連 MircoScope 也跟著搖。

    『機....機台....啊....好深....會....不會....啊啊....好厲害呀....會....不會
搖....壞了....啊....啊....』Julia 邊叫邊說著。

    男人的回答是抓起她的頭髮,給她一陣更深的衝刺。
『啊....啊....不....不要抓頭髮....啊....啊....哦....頭髮上...particle 多....
會....啊啊....會破壞....破壞潔淨度的....』

    男人感覺一陣舒爽,挺直腰,一插到底。

    『啊....啊啊....好....棒....好棒....』Julia 全身一陣酸麻,已經想不出適當的
名詞了,只是狂喊:『啊...這個 PROBE 好深....啊....穿透了....啊....』她的淫汁一
發不可收拾,不斷地洩著,好像全身骨頭都要散了──她愉快地達到了最高潮!

    她感覺男人的第一陣痙攣,理智回來了一點點:『不要哇!今天不行,不能在裡面做
implantion,趕快拔出來....』她慌張地推開男人。男人拔出他的巨根,白色的精液像火
山爆發般噴出,噴出,再噴出。第一炮狠狠地射出,落在 Julia 頭上; 第二炮更衝過了
她的頭,流在 MircoScope 機台上。第三滴降落在她的右邊乳房,第四滴、第五滴射在她
的小腹,其餘的留在 Julia 陰部的黑色毛叢上,開始往下滴落。

    Julia 慌張地擦拭掉落在控製闆上的一滴白色黏稠物,不小心按動了 ACCEPT 鍵,機
器呼嚕嚕一陣響,壞調的那片 Wafer 被送進了 GOOD 的那一邊。 一陣手忙腳亂,想再把
Wafer 再取出來,結果發現剛才那陣晃動,終於把機器又搖壞了。

    Julia 回過頭,正想責備男人幾句──哪知 CLEAN ROOM 除了她以外空無一人,哪來
的男人蹤跡?
在頂樓,男人還是光著身子,戴著頭套,一點也不畏懼寒冬的冷風。

    一個黑色的小飛行物忽然晃晃蕩盪地飛過來,嘿,竟然是一隻蝙蝠。再細看,咦?這
個蝙蝠竟然長了個小小的人頭?

    『大王,玩得不錯吧!』蝙蝠竟然開口了。

    男人笑著:『不錯,比我家那隻母老虎好多了。』

    『那我們回家去吃年夜飯囉....』

    『好吧!我們走....』

    『等等大王,你頭套還沒拆掉啦!』蝙蝠說。

    『你不說我到忘了。』男人脫掉頭套,大大地呼了一口氣,說道:『這樣舒服多了。
』一陣風吹開他額上的髮絲,男人張開了額上第三隻眼,笑了笑說道:『真是好地方,我
還會再來的。』

    大年過後,工廠復工。
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露出漂亮的眼睛,手上拿了塊拭布。這是是上工前的第一步,拿
IPA (一種清潔劑)把機台擦得一乾二淨。突然一股奇怪的亮光閃過,刺得眼睛發疼。女
孩忍不住閉了一下眼,再張開時亮光已經不見了。她懷疑地問著身邊的領班:『 Elsa ,
妳剛才有沒有看到這機台好像閃了一下亮光?』

    領班 Elsa 答:『沒有啊?我沒注意耶... Amy 妳說的是哪裡呀?』

    被稱做 Amy 的女孩猶疑一下,說著 :『我也不太確定,好像是這一帶。』她的手指
滑過剛才發著光的那個地帶,心中沒來由地突然一跳。太奇怪了,在之前機台上似乎有些
未曾見過的液體,她也沒怎麼在意,只是把它擦拭乾淨;但是方才戴著手套的食指碰到那
個地方時,一種奇妙的感覺忽然穿過手套,傳到皮膚之上,然後擴散到全身。

    這個感覺十分奇特,好像是無預警下,被喜歡的男人偷吻了那樣怦怦地跳個不停。這
沒有道理呀! 因為 Amy 從來沒有被吻過,並不知道被偷吻的感覺;但是現在的她,胸口
悶悶的,兩乳有點發漲,跨下有些癢癢的,全身發熱,像要流汗又流不出來的感覺,甚至
有點想吐。

    『 Amy 妳還好吧,妳的臉好紅哦。』 Elsa 看著 Amy 露在頭套外面的半張臉,有點
憂心忡忡地問。

    『我突然不太舒服,想請假回去休息。』 Amy 有氣無力的說。
『啊,一定是過年累病了。我找人送妳回去,先修養好再來。』 Elsa 緊張地把 Amy
帶出無塵室。才換好衣服,將手套、網帽等丟進垃圾桶,就看到一個年輕的工程師正在洗
手,打算進無塵室裡; Elsa 順手攔住他問:『新來的,你有沒有車車?』

    工程師答:『有啊!』

    Elsa 高興叫道:『太好了!幫幫忙,送 Amy 去員工診所看病,然後載她回去休息好
不好?』說得好像可以拒絕似的,卻已經把 Amy 推給了不知所措的工程師, 轉身就走,
回生產線忙去了。

    Amy 看著工程師的員工識別證,上頭寫著名字「黃志威」,帥勁十足的臉上帶了點獨
特的稚氣,方正的下巴飄著古龍水的味道;她覺得自己病情好像更嚴重了,只好嬌喘地說
道:『真是對不起。麻煩你了,黃先生。』

    『請叫我 Joe 就好了。』 工程師看著 Amy 嬌美動人的臉蛋, 凹凸有緻的身材,身
子發出一股甜膩膩的幽香,嬌弱的身子好像是隨時會枯萎的溫室花朵;因臉上高溫而紅豔
的嘴唇,令人想好好的品嚐一番。Joe 吞了一口口水,身體漸漸硬了起來。

    Joe 在心中罪惡地責備自己:你真不是人,這個時候還想得到那檔子事!難道在從小
讀到大,學校裡「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是白讀的嗎?他痛苦地剋製自己的身體,還好今天
穿了見厚重的外套,一直蓋到大腿,否則非當面出醜不可。
『走吧,我開車送妳。』Joe 說。

    Amy 說道:『不用了,我只是有點不舒服,去看病還要拿勞保單太麻煩,還是請您送
我回去我住的地方,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好吧!』 於是 Joe 帶她來到地下停車場,上了他老爸給他的中華多利,慢慢往市
區開去。

    Amy 覺得全身很不舒服,尤其是右手食指,現在竟然有點僵硬發燙。她突然很想透透
氣,但是車上暖氣開得強,便把身上的大衣脫了下來。過了一會,卻還是熱得難以忍受。
她不得已皺著眉說道:「 Joe,能不能把暖氣開小一點?好熱啊。」

    Joe 車上的暖氣其實是開在最小的,而且冬天還沒過,天氣實在亂冷一把的,他的手
指有些凍得發僵呢!所以他不知道怎麼回答比較好。頓了一頓,終於把暖氣關掉,問道:
「好一點了?」

    Amy 沒有回答。涼爽的冷空氣並沒有使她感覺比較舒服。事實上,她覺得自己已經進
入半昏迷的狀態,腦中開始出現一些奇怪的畫面。

    剛開始好像是在一個戲院裡頭。預告很長,都是一些普通的愛情戲;接著在觀眾的口
哨聲中,電影開演了。
背對鏡頭的是一個長髮過肩的女人,從她窈窕的身材可以感覺到,這是一個剛成熟的
女人。她置身於一個非常熱的密閉式房間裡,房裡四壁都裝滿了鏡子,把每個角度都倒映
得清清楚楚;房中除了許多雕像擺飾外,只有一張超級大床,看起來十分舒服。女人還是
背對著鏡頭,緩緩地脫去穿在身上唯一一件輕紗睡衣,晶瑩的肌膚在柔和的燈光下,跳躍
著迷人的氣息。女人輕輕地在床上躺下,左掌揉著自己的右胸部,喉中發出巧妙的聲音。
她每叫一聲,Amy 心頭就熱一分,身上像有火爐在燒似的。

    鏡頭慢慢拉近,把焦聚移到雕像之上,原來那些雕像都是一男一女,以不可思議的姿
勢做著性交的動作。他們的動作不但兼具了力道跟狂野,更散發出激情的訊息。鏡頭拉回
女人身上,女人開始用右手磨蹭著自己的私處。但見峽谷深沈,芳草萋萋,桃源隱約,雖
然同是女人,Amy 也覺這女人的身體真是好看。

    看著看著,Amy 覺得下腹熱得發癢,忍不住就用她靈巧的手指搔了一下。她的小穴已
經濕淋淋的了,泉水泊泊地向外流著。深處更是熾癢難當,於是又搔了一下,同時口中吐
出一聲嬌弱的呻吟。

    這時鏡頭慢慢從女人的下部往上移去。女人尖挺的胸部落入眼簾,看她乳房的彈性,
像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女人。女人的乳房已經腫脹著,乳頭是漂亮的鮮紅色,讓人看起來
又愛又羨。Amy 忍不住也捏了捏自己的乳頭,感到一陣驚奇的快意襲上心頭,嘴裡的聲音
也大了起來。

    鏡頭從房頂照下,女人的動作正逐漸加快,聲音也逐漸加大。Amy 控製不了猛烈的慾
望,跟著女人的動作,手指頭慢慢地在小穴中一進一出著,喉中緩緩地吐著自己也聽不懂
的話。

    「怎麼了,你還好吧?」Joe 利用眼睛的餘光看向 Amy,想找出她之所以忽然呻吟的
原因。但是他見到的,卻是這輩子最最刺激的一幕 ── 一位美少女右手正伸進了裙裡,
在兩腿間做著磨蹭的動作。

    Joe 輕輕地咳了一聲,想提醒 Amy 不要一副旁若無人的樣子, 換來的卻是一連串的
哦....喔....哦....嗯....的猛烈呻吟。Joe 不知如何是好,乾脆出聲叫喚:「喂,Amy
,你還好吧?」Amy 恍若不聞,只是用愉快的喘息聲回答他。

    這時已經來到 Joe 的租處附近了。 Joe 上路其實還沒有幾天,要他在白天車水馬龍
的時段到市中心去還真有點怕;而且 Amy 這個醜態來得有些奇怪.... 最主要的,他來此
地上班沒有多久,還不知道醫院在哪裡呢!想了一想,不如先把她帶到住處去,然後馬上
打電話叫救護車,並且趁救護車來之前替 Amy 整理一下儀容,可能這樣對他倆都好。 主
意一訂,連忙往巷子開過去,前進十幾公尺後把車停下,替 Amy 披上大衣, 扶著她進入
了公寓中。

    Joe 住的地方是專門租給單身的房客或學生的。他的房間還算不錯,在二樓,大概有
七坪大,還有個小小的浴室。本來是有張單人床的,但 Joe 嫌床太窄, 乾脆拆了床,只
在地上鋪了地毯,晚上在鋪上一層厚墊被當床睡。他挾著 Amy,看來後者是完完全全失去
意識了,只是手指頭動呀動的,身子其他部位軟軟地不著力;Joe 讓她的手勾著他脖子,
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把她扶上二樓。

    進了房間之後, Joe 用腳撥開疊好的墊被,彎下腰,將 Amy 小心地放下。一直軟綿
綿的 Amy 忽然使勁地拉了一把,由於她的右手還勾著 Joe ,這一勾,Joe 失去了平衡,
一頭睡倒在 Amy 的懷裡。

    Joe 大吃一驚,掙扎地想爬起,Amy 不知哪裡生出的大力,硬是抱住了他的頭,嘴裡
說著:「求求你,我要....」

    「要什麼?」Joe 好不容易取得一絲空隙,大力的吐著氣。

    Amy 用行動告訴了他。她的手指剛剛伸到了 Joe 的跨下,緩慢而堅決地磨弄著。

    Joe 給她碰得身體一僵。老實說,長這麼大,除了媽媽小時候給他洗過澡之外,這個
寶貝一直是自己獨享的。 而 Amy 的這一碰是有魔力,傢夥馬上就不安分地硬了起來。他
又看向 Amy 的臉, 發現她的眼睛迷迷濛濛的,有些紅色的血絲,嘴唇不安分地舔著。一
副春情大發的模樣。

    他觀察著 Amy 的情形, 說是昏迷,又不像昏迷,右手在他褲管附近搓來搓去,嘴裡
哼哼嗯嗯好不忙碌;但是正常的女孩會做出這種動作嗎?Joe 皺著眉頭想了一想,忽然腦
中靈光一閃 ── 難道跟小說裡頭寫的一樣,中了什麼強力春藥或媚毒之類?
Joe 越想越覺得有可能。FAB 裡頭有太多的化學物品,其中許多都是有毒性的,也許
Amy 不小心接觸到了某種毒液而不自知,以至病發至此。小說裡頭都說:中了媚毒唯一的
解救方法,便是與之交合,否則中毒者必因慾火焚身而死 ──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但是
....自己還是純潔的....這該如何是好?人命關天的事情,Joe 只花了一秒鐘就想清楚了
── 寧願犧牲自己的純潔,也要以救人為第一目標。

    煩人的事還在後頭呢!Joe 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跟女孩子做那檔子事!

    他稍稍脫離了 Amy 的糾纏,顫抖著手脫下大衣。 他自己也覺得蠻奇怪的,腦中雖然
一片空白,但是心底深處好像有種未知的恐懼,以至動作一直顫抖著,連大衣都解不開。
他最後拉壞了兩顆扣子,才從大衣的混亂中解身。

    褲子倒是一下子就了事。當他把內褲一起剝下,正考慮要不要拖上衣時,忽然發現一
具光溜溜的胴體已經呈現在他的眼前。 Joe 還沒搞清楚怎麼一回事, Amy 已經跪在他面
前,張開纖小的檀口,伸舌舔弄他粗大的陽具了。

    Joe 的第一個反應是:「 Wow,怎麼她脫衣服速度可以這麼快!」然後他覺得奇怪:
「瞧她生龍活虎的模樣,可不像是個病人呀?」再一個是驚奇地看著自己的傢夥:「怎麼
今天好像特別大,甚至硬得會痛。」 然而當 Amy 開始用力舔著他龜頭環節的每一根微血
管時,只覺得舒爽像海浪般四方潮湧而來,全身每一個毛細孔都沈浸在其中,雙膝虛弱地
幾乎站不住,連思考都沒有辦法了。
Amy 舔得十分仔細,她的舌清洗了他根部的每一吋肌膚。 當 Joe 再也忍受不了激情
的喜悅,虛弱地倒在地毯上後, Amy 用最快的速度爬上了 Joe 的身子。她扶住了他過於
昇起,而硬梆梆倒在肚皮上的的大傢夥,一點也不遲疑,立即塞進窄小的肉穴中。

    Amy 過於粗魯的動作先是令 Joe 感到一痛,但是再過了兩三下, 他就舒服得無法再
去計較了。感覺和以前跟五將軍打炮全然不同;是一張柔軟的、滾燙的肉壁全然包圍著,
最重要的,那是在一個全然不同的生命體上。

    Joe 或多或少有點遺憾。和大多數高談闊論「性」的男人不同,他一直把「貞操」看
得很重要。他一直認為兩個人透過「最隱密私處的結合」來溝通,是一件非常有意義,而
且該十分慎重的事;所以對某些朋友動輒以「性事」開玩笑,沒事猛提自己的男性雄風頗
不以為然。沒想到他現在也是對一具沒有意志的軀體做愛著,雖然是救人....

    Amy 的深處包圍著 Joe 深泊的陰莖,像是會吸似的讓 Joe 酸癢難當;基於男性的本
能,他抱起 Amy 並且翻過身,很快地把她A滾燙的愛液衝射而出; Joe
感覺龜頭一陣酥麻,他知
道自己再也撐不下去了,於是他快速地往下吻過去,先是她的胳肢窩,然後是上臂,肘彎
子,小臂,當他根部的第一個抽慉送進他的神經時,他正吻到 Amy 的手指。 咦?怎麼少
女的纖指,突然間變得這麼粗?

    一個念頭透過愉悅的顛峰,閃進 Joe 的腦海中:她的手指怎麼跟別人不太一樣?
是的,Amy 纖細的食指忽然漲得又粗又大,青色的微血管浮現在表皮之下。前端是一
個環節,呈現憤怒的紫紅色;在最尖端還有一個小小的洞。Joe 的臉色刷白,在他把白色
精液送進少女的深處時,嘴裡發出一股慘絕的驚叫。而少女的食指尖端,也在這個時候噴
出白色的黏滑液體,對準 Joe 射來....

    「歐巴桑,你在看什麼啊?」領班 Elsa 看到垃圾的歐巴桑津津有味地看著垃圾桶,
不禁好奇地問著。

    「是 Elsa 呀?妳來看一下,這只手套好好玩。」

    「好玩?」 Elsa 好奇地擠到垃圾筒旁邊看著。在一堆廢棄的橡膠手套中,有一隻手
套的食指奇異地翹立著。

    「為什麼會這樣?」歐巴桑問著。

    Elsa 想了一想,開玩笑地說:「翹成這個樣子,也許這隻手套是公的吧?嘻嘻。」

















0.014618158340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