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tv線上影城上線了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小說名稱:【合集】偷情,報復 (一)~(四)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海岸線之文學天地--Oursm Board - 琅環福地 - 連載合集區 - 【合集】偷情,報復 (一)~(四) - powered by Discuz!情色海岸線之文學天地--Oursm
Board
» 頭狼: 退出 | 短消息 | 控制面板 | 搜索 | 幫助



海岸線之文學天地--Oursm Board » 琅環福地 » 連載合集區 » 【合集】偷情,報復 (一)~(四)



作者:標題: 【合集】偷情,報復 (一)~(四)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我愛情色
尊敬的原創者





積分 90
發貼 73
註冊 2003-1-2
狀態 在線 【合集】偷情,報復 (一)~(四)

               偷情,報復


作者:我愛情色
2003/05/28發表於:情色海岸線


***********************************
  感謝諸兄對我文章的支持!你們的支持是我作為一個作者最大的創作動力。

  首發於海岸線。

  小弟不會版主的排版,排好的,貼上來又是亂七八糟,請諸位原諒。
***********************************

                (一)

  夏雨帶走了春風,秋葉又把夏雨送走。冬雪把一切都埋藏在了身下。「阿林
又走了快一年了……」小萍心裡盤算著。

  阿林和小萍結婚已經有四個年頭了,從小萍二十歲嫁給阿林以後,阿林對小
萍的確是寵愛有加。實際上,在這個並不是很富裕的山村裡,阿林和小萍的生活
也算是不錯的,但阿林執意要給他的愛妻更好的生活,於是在婚後的第三個年初
就和村裡的壯男們加入了打工的熱潮之中。

  已經出門兩年了。這其中,只是上一年的年底才回來過,小萍不禁想起上次
丈夫回來後的纏綿,臉紅了。小萍和阿林結婚後,新婚夫妻,如魚得水,當然小
萍也體驗到了作為一個女人的幸福,雖然知道丈夫的辛勤是為了他們能有一個更
好的生活,可是,當天空只剩下星星與月亮做伴,耳畔只留下一片寂靜時,獨抱
孤衾,她還是會難忍孤寂。

  他快回來了吧,又快到年關了。小萍欣喜地盼著丈夫在年關上能回家,既看
看自己牽掛已久的愛人,也能慰籍自己壓抑許久的渴望……

  似乎人就是這樣,越是接近要得到的東西,那得到之前的忍耐就越是難熬。
這些天,每夜,小萍都會在夢中和丈夫相會,每到那最想要激情到來之時,她都
會從夢中驚醒,隨後而來的就是漫漫的無眠…她不斷地安慰自己,快了,快了,
他快回來了,他快回來了……

  那天,空中飄著雪花,一片片地,小萍想,那也許是上天給大地的禮物和愛
意吧!當然,就在這時,她也被一個聲音從那想像中驚回到窗前。

  「小萍,你的信。」那是村長的聲音。村長在阿林不在家的時候,不少照顧
小萍,所以小萍對這個聲音是相當的熟悉。

  小萍拿到了信,看了看封皮,是阿林的筆跡,她的心不由的加快了速度,是
他要告訴我什麼時候回來嗎?他什麼時候到家?

  村長說話了:「我到鎮裡,到郵局取東西,正好,郵局有你的信,他們剛要
送過來,我就順便給你帶回來了。」

  小萍哪有心思聽村長說這些,她迫不急待地拆開了信,的確是她丈夫寫的。
可是,信中的消息卻讓她燥動的心如同在三九天潑下了一盆冰冷的水,再也熱不
起來了……小萍的眼眶一下子就濕了,雖然她忍著,忍著,可還是讓經歷過風霜
的村長給看出來了。

  「怎麼了,小萍?是不是有什麼事?」他關切的問。

  「沒,……沒什麼,阿林他說:年不回來了,年底好掙錢,他掙完這段,再
回來。」

  「唉,這個阿林呀,怎麼說,大過年的,也該回家呀!」村長好意的說著,
可是,因為小萍的傷心,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村長在說話時,眼中露出了一種興
奮的光芒。

  這些天的煎熬似乎還是繼續下去,小萍歎了口氣,又看起她的雪花來。

  村長是一個四十出頭的男人,他和阿林也能算是遠房的親戚,所以總是幫著
小萍做一些一個女人不能做的事情。久而久之,看然小萍那青春洋溢的臉蛋,再
看自己的糟糠之妻,心中怎麼也提不起精神。他覺得小萍真的是太吸引他了,他
有時都快抑制不住自己去強暴小萍,可是他又不敢那麼做……

  小萍在煎熬,村長也在煎熬……

  今天,他看到小萍得知阿林不回來的反應,他知道,他的機會來了,是的,
終於來了。一個女人,尤其是初嘗雲雨的女人,這麼長時間的忍耐,一定會很難
的,他確信自己的判斷。回到家,他的腦中充滿的全是小萍的豐乳和翹臀,還有
那苗條的纖腰……

  他等待著,等待著太陽的下山,這一天,他覺得分外的長,終於,天漸漸的
暗下來了,可是由於有雪,還是顯得那麼的亮。

  他終於等到了腕表的指針越過了十一點的位置,他悄悄的溜出了家門,往小
萍家的方向走來。

  這時的小萍,剛剛要入睡。可憐的她已被丈夫不回來的消息折磨了一天。晚
上她覺得自己的需要還是那麼的強烈,不由得怨恨起阿林來。可是想著想著,就
感到阿林的手像是在她的身上撫摸,啊,從脖子,到肩膀,給她一種酥酥癢癢的
感覺。「阿林,摸我的乳房,你看看,是不是沒有你的耕種,她已經變得枯萎
了?」她自己的手在自己的乳頭上撫弄著,捏掐著……

  手掌在不斷的下滑,滑過她光潔的小腹,到達了那一片黑黑密林的所在。她
找到了那條肉縫,她們已經為阿林的手打開了道路,大大的分開在兩旁,露出了
最能讓小萍銷魂的那顆豆豆。

  「啊」,小萍用手指夾著她,上下的撫動,她知道她已經做好了準備,等待
著阿林的進入。

  可是,她需要阿林的進入,去開拓那封閉已久的道路,她把自己的手拿開了,
淚流了下來,強忍著,閉上了眼睛。

  就在她這半夢半醒之間,聽到有人在敲窗。

  「當,當,當」,可是沒有人說話。

  又是一陣的輕輕的「當,當,當」,小萍起身,走下地來。她雖然年輕,可
是已為人婦的她還是知道半夜敲窗會有什麼後果的。

  「誰?」她問。

  「我,村長。」

  「有什麼事呀,村長?」

  「你開門,有事。」

  「明天再說吧,太晚了。」小萍低聲的說著。

  「你開門,是阿林的事。」

  小萍一聽是阿林的事,就急忙地打開了門。村長一看門開了,一下子就鑽進
了小萍的屋內,並飛快地打門給關上了。

  小萍一驚,「村長,你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她顫抖抖地說。

  可村長並沒有說話,一下子摟住了小萍,說:「你不想男人嗎?我來了,我
來幫你。」

  小萍反抗著,可是她不敢大聲的叫,因為這時如果鄰居來了,她就是有口也
說不清楚。她只是用力的推著村長,反抗著。

  可村長是什麼人,他是一個風月場上的老手,他抱住小萍後,一下子就攻佔
了小萍的雙乳,小萍在自己自慰後,那雙乳還是傲然地挺立著,這一經村長的挑
撥,更用力的站起來了。

  村長用力地吻著小萍的脖子,並低聲地說:「我要干你,讓你嘗嘗男人的滋
味。」因為他知道,一般的女人在親吻和淫語下是會動情的。

  他的另一隻手,開始挪到小萍的嫩滑之地,手掌輕輕撫著她的陰門,忽而用
手指分開那兩片大陰唇,忽而又把自已的中指夾在當中,讓那兩片大陰唇緊緊地
蓋住自己的手指。

  本來就慾火未熄的小萍經村長這樣的挑逗,反抗漸漸的停止了,變成了一種
騷動的扭曲。她的呼吸重了,她的思維漸漸地模糊,只知道,這是一個男人,村
長那成熟的男人的味道,是吸引她最有效的春藥。她開始發出「嗯……啊……」
的聲音。

  村長知道,小萍已經動情了,他自己渴求以久的事情終於要能實現了,他更
加買力的挑起小萍的情慾。小萍的淫水已經不僅濕透了她的陰毛和村長的手掌,
甚至連自己的大腿上都已經遍佈淫液……似乎,小萍把自己這一年來壓抑的慾望
此刻藉著自己的水,表達出來。

  村長看到小萍已經閉上了眼睛享受這一切,他飛快而又嫻熟地脫去了小萍僅
有的衣衫,小萍似主動的動著身軀,村長也不再猶豫,把小萍放倒在了床邊,自
己的唇,貼在了小萍那已經如洪水氾濫的動人之處上……


                (二)

  村長把他柔軟的舌頭貼在了小萍那早也氾濫洪水的私處上,其實也不用村長
再做什麼溫柔的挑逗,小萍的汁液就已經加倍的、放肆的、盡情的流了出來……

  村長品嚐著這個飢渴以久的少婦的瓊漿,發也了啾啾的聲音,小萍早也被自
己的慾望折磨得沒有了自己的神志,只知道那是個男人,是一個能給自己解脫的
物件,她的腦中沒有了是非,沒有了條理,只是知道自己的慾火在不斷的高漲,
自己的身體在不斷的飛翔……沒有了壓抑,沒有了世界,小萍不加控制的發出了
久違的呻吟,「啊,嗯,……」伴隨著越來越重的喘息。

  村長更不是等閒之人,他瞭解女人,雖然屋內光線暗淡,可是藉著窗外那白
雪的晶瑩,還是可以看到小萍那毛髮之上閃著那誘人的光芒……

  這時的村長,不能讓小萍有恢復清醒的時機,他知道,要盡快的佔有這個少
婦,一旦兩個人結合,那她想反抗也來不及了。於是,他飛快地把自己早已處於
備戰狀態的傢伙放了出來,直挺挺,硬棒棒,他也不等小萍的幫助,對準她的門
戶就進行攻擊……

  小萍的陰戶早已是淫汁滿佈,而且那守衛少婦貞潔的衛士早已經在迎接那神
殿的新主人,雖然緊湊,但也不是不能進入……

  村長把自己的龜頭頂住小萍的入口,一下子,全根而入。小萍忽被這猛來的
滿脹激醒了似的,可剛有動作,就被村長隨之而來的抽動帶來的酥爽淹沒了。小
萍不自主地抱住了村長的腰,自己的下身迎著村長的衝撞迎接著,似乎讓村長的
每一下,都能頂到自己身體的最深處,她的呻吟變成了更大聲的叫床,村長把自
己的舌頭交給小萍,於是在兩個人交媾的聲音之外,又有了唔唔的聲音……

  小萍也是忘情的品嚐著這個在自己嘴中的佳品,身體隨著一下下的衝擊,在
奉獻著自己分泌的玉液的同時,也把自己的口水和村長的口水交織在了一起……

  已經沒有男人滋潤一年之久的小萍,下身的緊握程度自然可知。村長雖然在
自己妻子那如高速公路寬敞的道路上能跑上個半小時,可是在這如處女的羊腸小
道上,隨著摩擦溫度的提升,自己的感覺也是越來越強,忽然他感到自己的陽物
似被小萍的身體燙了一下,裡面變得更加的溫暖和濕潤,小萍的陰道如同嬰兒的
小嘴般,一勁的吸吮自己。

  而這時的小萍,杏眼微閉,面似紅潮,早已無法言語,身如軟泥,嬌嫩無
比,自己就再也無法忍住自己下體傳來的強烈刺激,把自己的種子全布向那等待
著孕育生命的土地。小萍被這種熾熱有力的精液一燙,啊,又來了一次高潮……

  也許時間過得很快,在小萍身上休息的村長並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他只存
在了交歡後的美妙之中,他終於征服了這個美艷的少婦,還在她的身體裡留下了
自己的痕跡。他也知道了偷情竟是這般的神奇,而且,身下這個女人竟是這樣的
尤物……

  小萍高潮過後,漸漸地恢復了自己的清醒。她感到很重,是一個人,不,是
一個男人,雖然那腫大的東西已經變小,可是她還是能感覺到,他在自己的身體
裡。小萍一下子惶恐地推開了那個還是她身上的人,眼淚流了下來……

  「啪」一個嘴巴讓還沉浸在美妙中的村長也清醒了過來。「你,你,你怎麼
這麼……我怎麼向阿林交待?你……」小萍忽然失聲。

  村長讓這忽來的一下子也打愣了,可畢竟村長是個經驗老道的人,他說道:
「事情已經發生了,小萍,我是忍不住,你實在是太漂亮了,所以……」

  「再說,你不說,我不說,誰又知道呢?更何況,你不也是體驗到了人生最
美妙的?」

  小萍一手捂著自己的酥胸,一邊低著頭哭泣著。可是坐起來的身體,村長在
她的兩腿之間,卻看到了,他那一股淡白的液體正從小萍的兩腿之間流了出來。
這一下子又刺激了村長,他的小弟弟一下子就又「怒髮衝冠」了,於是,不由分
說,再次把小萍按到了床上。

  已經頗為熟悉,小萍的身體自然也接納了這個剛剛佔有她的人。小萍沒有了
上次的激情,眼角流著淚,反正已經發生了,一次和兩次又有什麼區別呢?村長
卻是十分清楚,這次如果能讓小萍再次屈服於自己的陽物之下,那他就有這個把
握讓這個嬌美的少婦成為自己的情人……

  他用盡自己的本領,讓這個為人婦不久的女人盡可能的體驗到做為女人的快
樂。九淺一深,還是左衝右撞,或是上頂下搗,各種辦法,只為能讓這個他剛剛
征服的女人再次被征服。

  雖然頭腦中充滿了對丈夫的愧疚,但身體在另一個男人的撫弄下,卻是不可
能沒有反應的。漸漸地,淚水流盡了,咬緊的嘴唇中發出了唔唔的聲音,本來就
充滿汁液的陰道變得更加潤滑,本來僵硬的身體開始扭動……

  由於剛剛發射了許多的子孫,村長這次變得更加威猛,也由於被這連續的抽
插,小萍的陰道也放鬆了她對村長長槍的夾逼,小萍在村長的連續的變化攻擊
下,高潮不斷,嬌聲連連,可是村長仍然威風依舊。

  「哥哥,你饒了我吧,我要被你干壞了……哦……」

  「小萍呀,你看,我的棒子還是那麼硬,要不你用嘴給我吸出來,我就放過
你……」本來村長只是隨便地說說,他在心裡也沒有想小萍有可能會給他用嘴,
但是陽物進出小萍身體的速度卻是加快了。

  「啊,我用嘴,你不要再干我了,啊,我那快被你干壞了,我用嘴……」

  村長一聽,這到是個意外的收穫,因為自己的婆娘嫌髒,從不用嘴,這次沒
想到……村長立刻把自己蘸滿了淫水的陰莖送到了小萍的嘴旁,雖然不想,可是
小萍還是把他含入了口中。村長自然是欣喜萬分,活了這麼長時間,只用他插入
女人,可是就是沒有人那吃香蕉般吃過,還是年輕的女人開放呀,他不由得想回
到年輕,再重活一回。

  小萍雖然含的不太好,可是和丈夫卻是做過,因為真的怕被村長插壞,對丈
夫無法交待,所以含的到也是認真。她也不能想到村長的陽物上的氣味和那全是
自己淫水的不潔。

  村長看到小萍把自己的陰莖吸到了嘴裡,那種感覺真是女人的肉洞中所無法
比擬的,不由得往前頂,小萍一下子被頂的有種想吐的感覺,可是嘴中卻被村長
的肉棒佔滿,於是只能用自己的嬌手套住村長的陰莖根部。

  隨著一下下的吸吮,小萍的小手不時的碰到村長的兩個蛋蛋,村長在也忍不
住了,一下子把他的精液全部灌進了小萍的嘴裡。小萍想吐,可是村長的陰莖卻
死死堵住了她的嘴,來不及太多想,那一股股的精液,就只能咽進入自己的肚
中。

  小萍完成了這次的任務。村長畢竟年齡也大了,雖然看著小萍那年輕嬌美的
身體有著無窮的慾望,可經過了兩次的春宵,也已經是力不從心了。他讓小萍早
些休息,自己就溜回家了。

  完事後的小萍,放聲的大哭起來。雖然想丈夫的溫存,可怎麼也不是和另一
個男人的交歡呀!雖然自己慾火難平,可自己怎麼也不是一個蕩婦呀!可現在,
她怎麼對得起自己的丈夫呢?

  太陽出來了,可是淚濕的枕頭卻沒有被這早起的太陽曬乾。

  經過這件事情,小萍盡量的躲著村長。她怕見到村長,怕他又索要自己的身
體,怕再次對不起自己的阿林,怕自己的身體再次背叛自己的思想……

  可是嘗過少婦鮮美的村長怎麼可能放過這個到手的少婦呢!

  終於,再一次,小萍被村長堵在了家裡,又一次獻出了自己的身體和高潮後
的無數汁液。幾次之後,小萍變得開放了,「反正已經干了,一次,兩次和幾次
會有什麼區別?誰讓阿林不回家,讓我這樣的難過?也不能怪我,再說……每一
次村長都能給她欲仙欲死的感覺,讓她像神仙般的感覺……」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年也過去了。轉眼間,離阿林來信又有一個月了。這
天,忽然阿林回來了。


                (三)

  世間沒有不透風的牆。雖然村長在阿林回來後克制了自己,沒有再去找小萍
偷歡,可是村中的風言風語還是傳到了剛剛回家的阿林的耳中。

  阿林火冒三丈,立刻質問小萍。

  「村中的人說,你和村長有不正常的勾當,有沒有這回事?怎麼村裡的人都
傳?」

  阿林紅著眼睛答道。

  「沒,沒有,你不要聽他們瞎說……」

  可是小萍回答的並沒有太大的底氣。

  「真的沒有?」阿林堅持的問著。

  「沒有,真的沒有,你不要聽他們瞎說,你怎麼不相信你媳婦呢?」

  眼看,小萍的杏眼微紅,珍珠欲滴。

  「沒有就好,只是他們都這麼說,我才問問,你,你別生氣!」

  阿林十分寵愛小萍,一看小萍一付要哭的樣子,什麼也都問不下去了。

  太陽落山了。

  當然小萍的身體又回到了丈夫的身下。一番雲雨後,阿林又說:「雖然都是
村裡的人總說呀說的,我才問你的。實際,就算是真在那麼回事,只要你告訴我
實情,我也會原諒你的!畢竟,也怪我,讓你自己在家,太孤單你了!」

  小萍聽著聽著,眼睛紅了。丈夫的這席話,讓她更覺得對不起自己的丈夫。

  「你真的能不在乎?我才不信呢?」小萍似撒嬌的試探著說。

  「只要你告訴我實話,我真的不生氣。」阿林認真地說。

  「什麼實情呀,我說的就是實情……」

  說著,就主動的翻到阿林身上,主動的用嘴把剛剛勞動完的阿林的陰莖含住,
吸吮套弄起來。

  其實阿林也是半信半疑,看到家中的美妻,他不相信村中人說的,可是村裡
人說的有板有眼,又不像假的……

  阿林的威風也不弱於村長,小萍在阿林的猛烈進攻下,很快也「繳液投降」
了。可阿林卻沒有半點的射精的意思,繼續狠幹著小萍。

  小萍被阿林的進進出出弄得高潮連連,淫水沽沽。

  阿林這時紅著臉,喘著粗氣,壓在小萍的身上,上下起伏著屁股問:

  「你有沒有和村長私通?說,不然我干死你的小淫婦!」

  小萍早就被幹得是神志迷糊,嗚咽著說:「好老公,你饒了我吧!」

  「說,你個小淫婦,你的洞洞讓沒讓別人進來解癢?」

  阿林似說粗話地,似說在挑逗小萍地說著。

  「干了,老公,我全招了,你饒了我吧!」小萍迷亂的答著。

  一下子,阿林停了下來,問:「你說什麼?」

  這時小萍一下子也好像是明白了說錯了話,一下子坐起來連忙說:

  「那是我亂說的,亂說的……」

  可是,她卻不敢正視阿林的眼睛,如同一個犯了錯的孩子,低著頭。

  阿林雙手輕輕的捧起小萍的面龐,用溫柔的目光注視著她,這時小萍膽怯地
看到了阿林那一雙溫柔體貼的眼睛,一下子哭了出來。

  「老公,我對不起你,我……我……」

  小萍再也無法壓制住自己,帶著哭腔地說著。

  「我說過了,我會原諒你的,只要你告訴我實情,我是愛你的,小萍。」

  阿林依然用溫柔的聲音對小萍充滿無限愛意地說著。

  「我,我……」小萍困窘的不知道如何說起。

  阿林輕輕地把小萍攬入懷中,讓她在自己的懷中躺下,說:

  「小萍,我會原諒你的,我也是愛你的,你是知道的……」

  阿林在小萍耳邊私語著,他用他的舌頭輕輕的掃著小萍的額頭和面龐。

  「嗯……」

  小萍似下了很大的決心,點了點頭。她把自己和村長的事情大概的說出來,
不過那些村長曾給過她的美妙時間,在她的述說中輕輕地帶過了。

  「就這些,我都對你說了,阿林。是我對不起你,如果你不要我了,我也不
會怨你,可是我真的是愛你的……」

  說完,小萍再也無法說下去一個字,聲音被哭泣的嗚咽全部塞住了。

  「我說過了,只要你告訴我,我不會怪你的。是我讓你太孤單了……是我不
好,小萍。」阿林也認真地說著。

  「你真的原諒我?阿林」

  「是的,我說過了,我真的原諒你,因為我愛你,小萍。」

  小萍一下子把阿林緊緊的抱住,嗚咽著說:「我對不起你,阿林,我以後再
也不了,謝謝你原諒了,阿林……」

  「那你和村長那個的時候,你爽不爽呀?!」

  阿林故意地轉變了一個話題。

  小萍一聽這個,一下子怕的一抖,可是當她看到阿林那似頑皮似挑逗的眼神
時,她明白了,就說:「是呀,比你歷害哦!」

  說完便把頭紮到了阿林的懷裡。

  「真的,我不信。」

  說著,就用手揉起小萍的乳房來,一點點的,他感覺到小萍的乳頭又挺立了
起來。

  「他有沒有親這個呀?」說著,阿林一下子捏住了小萍的乳頭。

  小萍啊的一下子,就嬌羞地說:「有呀,不過不像你,這麼粗魯,他愛人家
呢!」

  小萍也故意地說著能挑起阿林慾火的言詞。

  阿林一下子,就把小萍的乳房含進了嘴裡。

  「啊,好老公,你弄得比他好多了,人家好舒服!」

  小萍閉上了眼睛,享受著丈夫帶給她愉樂。

  阿林把他的手滑向了小萍的濕潤之地,用手指撫摸著小萍的陰唇,挑拔著那
顆已經傲然挺立的快樂之峰。

  小萍這時更是語不成聲:「啊,啊,老公,你弄得我好癢,癢……」

  阿林這時把他的頭從小萍的雙峰這上抬起,問道:「他有沒有這麼弄呀?」

  「有呀,他還親我的那裡了呢!」小萍閉著眼睛亂答著。

  阿林和小萍雖然結婚這麼長時間,阿林也讓小萍含過他的陰莖,可是給小萍
卻是從沒有做過。這時,阿林下了決心,一下子把他的頭埋在了小萍的雙腿之間,
用舌頭代替了自己的手指,舔起小萍的羞處。

  這給了小萍更大的刺激,小萍的體液加倍的流出來,流到了阿林的口中。阿
林品嚐了品嚐,雖有些騷味,但也不是不能忍受。

  忽然,小萍全身一顫,從她的陰道中噴也了一股白水,隨著一聲嗯的長息,
小萍的身體軟了下來。這時阿林看到,小萍高潮了,就把自己的堅硬的陽具送到
了小萍的嘴邊,小萍幾乎是同時就給你含了進去……在這同時,阿林用手還是挑、
撫、揉、彈著小萍的敏感之處。

  這時,在陰莖和小萍和嘴邊發出了:「好老公,我好癢,你快點干我吧,我
受不了了……」

  「小騷貨,我這就干死你」

  阿林把自己的陰莖從小萍的嘴中抽了出來,對準一下子就塞入了小萍的陰道
之中。小萍的那種癢立即被這種滿脹的感覺代替了。她的呻吟更加的買力,似乎
是在討好阿林一樣。

  阿林在小萍的身上發射了。

  這次性愛讓他疲憊,小萍也讓他干在了昏迷,就這樣,壓在了小萍的身上,
甚至陰莖還插在小萍的身體裡,就睡去了。

  果然,阿林並沒有深究小萍的背叛,依然是那麼的寵她,愛她。小萍被丈夫
的寬容感動得更深了,更覺對不起自己的丈夫。看到村長她就會生氣,讓她覺得
只是自己的丈夫吃了虧。對村長的再一次求愛,就只留下橫眉冷對了。

  可是就如嘗過鮮的人,讓他忘記這種愉情的美妙,讓他把自己的熱情在轉回
到自己那已老肉橫生的老婆身上,對於村長也的確是太殘忍了。

  於是就在一個下午,村長藉著阿林沒有在家的短暫空檔,又溜進了小萍的家
中。

  「你又來幹什麼?快給我滾!」小萍沒有好氣的對這個奪去她為人妻貞潔的
男人怒氣沖沖地說。

  「別呀,小萍,別丈夫回來就忘了相好的呀!」村長訕笑著說。

  可是無論怎麼說,這次小萍都要守住自己對丈夫的誓言。

  村長被小萍的轉變弄得十分氣惱,想這個騷貨,干都干了,還裝什麼貞潔處
女?在慾火的煎熬下,看到小萍家中無人,村長再一次撲向了小萍……

  這次小萍又被幹得是神志不清,高潮連連……可是,事情並沒有象村長想像
的那樣發展,小萍更加記恨村長,於是……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村長的大女兒小琴。

  「這個妮子也長成人了,不知道讓沒讓她那個混蛋爹給禍害了?」想到這,
她的心底又升起了一股火。

  忽然她想到了一個辦法,一個平衡的辦法,這樣可以讓阿林也不吃虧,對,
就這樣,於是一個報復的想法產生了。

  小萍回到家和阿林說:「你看到小琴沒有?」

  「怎麼了?」阿林不解的問。

  「我把她弄來,也叫你把她幹了,這樣咱就不賠了。」小萍語氣堅定的說。

  「什麼?她可叫我阿叔呢!這樣做……」阿林遲疑地說。

  「怕啥,什麼阿叔,她爹干我的時候啥沒想我還是他的弟妹呢?就是不幹她,
也得把她的褲子扒了,讓你看看,不然,她爹就白干我了?這樣你就不賠了,那
個妮子還是個雛呢!」小萍語氣更加肯定地說。

  小琴是村長的大女兒,今年正好剛過完十六歲的生日。處在花季的年齡裡,
哪個女孩子不是如一顆顆鮮嫩的櫻桃般動人可愛呢!

  正巧,小琴這天從小萍家門前經過。

  「琴呀,你來幫我個忙,你叔他不在家,我幹不動!」

  年輕的小琴哪裡能想到這是個騙局呢,她毫無防備的跟小萍進了屋,小萍一
下子就把門給鎖上了。

  小萍拉著小琴進了內屋。小琴一看,阿林就坐在床上。

  小萍板著臉對小琴說:「你爹那個王八羔子把我給幹了,我的清白被他損了,
現在你叔回來了,你扒了褲子,讓你叔也把我幹了,這樣,咱就兩清了。」

  小琴雖然年幼,可也是到了懂得羞恥的年齡了。一聽這個,她一下子就嚇蒙
了。

  小萍看她沒有反應,就過來拉小琴。

  小琴一下子明白過來了,說:「嬸子,你饒了我吧,你找我爹,你別害我呀,
嬸子……」

  可是小萍哪裡聽得小琴的肯求,連拉帶扯的就把小琴拉到了床邊,把她按到
了床上,開始扒她的衣服。小琴雖然反抗,可是力氣卻是沒有小萍大,一下子一
下子,這個少女的衣服就飄落到了地上。


                (四)

  初春的民居內,春意盎然。在這個簡單卻不失整潔的屋內卻進行著一件只能
在夜色的妝扮下進行的罪惡。

  在那個雙人床上,坐著一個壯男;床下,站著一個美艷的少婦;兩個人用力
的按著一個人,那是一個少女,雖然因為掙扎而蓬亂的頭髮掩住了她的面龐,可
是還是依稀可以見到這個少女的嬌美。

  這兩個人就是阿林和小萍,而被他們按在床上的正是村長的長女小琴。

  阿林在床上按住小琴的雙手,讓她的手緊緊的貼在了床上,小琴的雙腿在床
下,被小萍死死的壓住。小萍夾在小琴的雙腿之間,讓小琴亂蹬的腿不能碰到自
己,用另一隻手脫著小琴的衣服。

  「小琴,你也別怪嬸子,你嬸子被你老子這個混球給強姦了,你叔也不能白
吃這個虧,看著是鄉里鄉親的,就不想找警察了,所以,你就讓你叔幹一下,咱
就兩清了,我們保證不讓你懷孕……」小萍一邊扒著小琴的衣服,一邊說服著小
琴。可是出於處女的自衛,小琴哪裡聽得下小萍的話,依然反抗著。

  「當家的,你也幫個忙,這個小崽子勁還挺大……」於是,這對夫妻的兩隻
手就飛快地在小琴的身下移動。

  不一會,一個少女的胴體就展示在這對男女的眼前了。小琴的反抗也是無濟
於事的,兩行淚光順著她的臉,滑落在了她的秀髮之上。

  白撲撲的胸,高聳的挺著,並沒有因為躺著而消失了她的高度,光滑的皮
膚,如凝脂白玉,在那嫩白的雙乳上,還有兩點嫣紅,那兩顆紫葡萄還藏在那圈
粉色的乳暈中;再看那修長的兩腿,勻稱筆直,如玉雕的神像樣,沒有絲毫的瑕
疵,在那兩腿之間,覆蓋著一層淡淡的黑色絨毛,隱約可見那條迷人的縫隙,緊
緊的護衛著那從未被人開拓過的聖地。

  阿林一下子看呆了,他想起了和小萍剛結婚時小萍的身體,也是這麼美麗,
不過,這比小萍那時還要有青春的氣息,還要……

  這時,忽然小萍喊到:「看什麼呀,還不快上……」

  一下子,像接到了聖旨般,阿林的陽具一下子就挺起來了。「呵,硬的到挺
快,乾爽了咱侄女,說不定以後她求你干她呢!」小萍這時到打笑起阿林來。

  小萍和阿林換了位置,阿林的雙手托起小琴的雙腿,讓她的陰戶對著自己的
下體。儘管小琴的拚命抵抗,可是,兩條腿還是被分開了,並且,露出了那保護
洞口的深藏在陰唇下的小「嘴唇」。

  阿林依舊托著小琴的腿,不過,他俯下頭去,用自己的舌頭去濕潤小琴那仍
然沒有分泌任何汁液的羞處。在阿林的潤滑下,小琴的臉漸漸的紅了,雖然仍扭
動著身子,可是,那小陰唇如嬰兒的嘴般漸漸開始了她第一次的覓食……

  因為小萍在,阿林並沒有敢很長時間停留在小琴的下身,看到有了些濕潤,
他把自己的陰莖就挺在了小琴的洞口上,用龜頭分開那小陰唇,用力的向裡挺
進。

  小琴流著淚,緊咬著自己的牙關,瞪著在她身上肆虐的阿林,忽然一下子,
她身上一陣顫抖,再也咬不住的嘴唇發出了「啊……」的一聲,阿林把他的傢伙
全部插進了小琴的身體……

  處女的陰道是十分緊湊的,阿林用力的往返著,小琴因為疼痛而發出陣陣的
帶著哭腔的聲音,而身旁的小萍看到丈夫終於進入了小琴的身體,而感到萬分的
喜悅,並刺激著丈夫說:「干死她,讓她爹干你媳婦,把她爹干你媳婦的帳全找
回來,干………」聽著小萍的話語,阿林也顧不得什麼了,只是忘情的抽送,可
是……

  處女的身體給他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沒到兩分鐘,射精的感覺突然衝到腦
際,想控制也控制不住,阿林趕快往外抽自己的陰莖,就在剛剛離開小琴的身體
的時候,精液一下子全都噴到了小琴的陰唇上……

  精液順著小琴的下體流到了她的屁股上,又流到了床上,留下了如漿糊般的
痕跡。小萍怎麼也沒想到,平時那麼威風的丈夫今天在小琴的身在竟然沒有到兩
分鐘!

  「你個小騷貨,看樣子你的小逼還挺爽的,我當家的這麼快就讓你給吸出來
了?!」接著又對阿林說:「當家的,你先歇會,緩緩氣,再干她一次,不能讓
她這麼便宜!」

  這時的小琴,眼睛已經被淚水浸透了,不再反抗,因為已經沒有什麼意義
了,她只是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任憑自己的淚水流下……

  小萍這時翻身下地,看看小琴那被阿林精液糊滿的陰唇,就伸出手指把精液
塗抹在小琴的陰毛上,當陰唇上的精液都被小萍搬運到小琴的陰毛上的時候,她
用中指一下子插到了小琴的身體裡,用中指姦淫小琴。雖然小琴在這次的雲雨中
沒有感受到快樂,可是當她的身體再次受到侵入,還是會有反應,她再次的扭動
起自己的身體……

  「騷貨,爽是吧?今兒,就用嬸子的手指頭讓你嘗嘗當女人的滋味!」說
著,她用兩根手指更快速地,更深地插著小琴。看到小琴的陰道口漸漸的白漿翻
湧,這才把自己的手指從小琴的陰道中拿了出來。不過她還是沒有滿意,因為…
因為小琴並沒有見紅!

  於是,她拿出了一個白手帕,把阿林的精液和小琴分泌的淫水全部擦到這個
手帕上,又用刀,在自己的手在劃了一下,讓幾滴鮮血染在手帕之上,才滿意的
笑了。

  看到小萍對小琴的指奸,這又極大的刺激了阿林的神經,一下子,就又硬起
來了。小萍也注意到了丈夫的反應,就說:「快,再干她一次,不然,我的仇都
沒報回來!」

  「好,這次,我就讓你滿意,行不行?!」說著就提槍上馬,再一次進入了
小琴的身體……

  這次,的確沒有讓小萍失望,連續對小琴進行了近半個小時的狂轟亂插後,
阿林依然威風不減,可是,這時阿林身下的小琴,卻已經是軟成了一堆泥,不知
道是因為初被破身的疼痛,還是因為這刺激太過強烈……

  看到小萍滿意的笑容,阿林這時覺得精往上湧,於是,抽出自己的陰莖,捏
開小琴的嘴,把自己的陰莖一下子捅到小琴的嘴中,一股股地,把精液全部射到
了小琴的嘴裡。

  小琴的嘴裡自然容不下這麼多的精液,一下子就順著嘴角,流到了臉上,頭
發之上……

  小萍讓小琴蹲到地上,叉開雙腿,說是不讓精液流進小琴的身體裡,小琴屈
辱地做著,看著蹲在地下的小琴,欣賞著剛剛被阿林耕作過的小琴,看著她雙腿
間微微開張的陰戶,阿林的心被這美景陶醉的飄飄蕩蕩。可忽然,情慾發洩後的
阿林卻想到了一個問題。

  「要是,她爹告我們怎麼辦?」

  「就給她拍個照片,要是她爹敢……你不是帶回來照相機了嘛,給她拍!」
小萍出著主意。

  可是,小琴畢竟還是有思維的,一聽這個,就立刻掙扎起來,但,阿林,卻
拍下了小琴滿嘴精液,和下體紅腫的照片。

  小萍弄著小琴,擺出了各種姿式,還強迫分開了小琴的雙腿,讓阿林更好的
照到小琴的隱蔽之處……

  然後,對小琴說:「你告訴你爹,如果想告我們,你的照片就……。好自為
之,我們只是報復了你爹,你要怪就怪你的老子,不要怪我們。」

  小琴離開了小萍的家,這一切對她彷彿如惡夢一般,如此的快,又是如此的
無法讓她相信,可是下身的疼痛卻讓她知道,這是真實發生的,真實的……

  小琴不敢流淚,她忍著,紅紅的眼睛,回了家。

  第二天,那個白手帕和一封信到達了村長的手裡。

               (待續)

***********************************
  多謝Ray兄及其它朋友的回復和建議。其實在思想並不很開放的地區,女
人做為妻子失去了貞潔,可因為丈夫的寬容和理解,讓這種女人覺得十分對不起
自己的丈夫,更想能報復自己姘夫,從而讓自己的丈夫得到所謂的平衡。其實小
弟感覺這是一種複雜的情感,人也不只有情慾,所以,小弟想表現出一個更接近
於現實的人,只是,方法有些…………

  寫到現在,這篇文章已經進入了尾聲,可是,安排什麼樣的結局,小弟實在
是舉棋不定,各位朋友有什麼好的建議可以提供給小弟,讓喜愛些文的朋友得到
一個更完美的結尾。

2003-6-16 09:33 PM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論壇跳轉: 原創文學 > 真情流露紀念版 > 新文章貼文區(限原創) > 情海詩社 > 「滄海萃文」三週年賀文專區
> 賀歲徵文補遺區 > 「滄海萃文」三週年賀文評論區 > 文章排版互研討論區 > 書海留芳錄 > 琅環福地
> 全集收藏區 > 連載合集區 > 文章清理區 > 雙週年同慶賀文專區 評論文學 >
文學評論交流區 > 性文化交流區 公告區 > 公告區( 投訴與建議 ) 海岸線管理區
首屆海岸線聯合徵文大賽(5.16~6.15)








< 聯繫我們 - 海岸線之文學天地 >


Powered by Discuz! 3.1.2 © 2001-04 Comsenz Technology Ltd



















0.0293619632721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