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岳母性奴調教記】(1-8)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我是一間跨國公司的經理,叫子峰,今年30歲,和朋友合開了一間美容按

摩院。現在這個社會,正兒八經的生意沒什麽利潤,客人也少。于是和朋友一合

計,明里是美容按摩院,暗里是性按摩。何爲性按摩,也就不用我多說了,不懂

的自己百度一下。一般的性按摩院都是爲男人服務的,而我們不但爲男人服務也

爲女人服務。當然了,爲了生意,爲了拔下那些所謂的良家婦女正經的面紗,我

們以美體爲由,加上挑逗和誘惑,及一絲絲春藥。爲了避免這些女人爽過之后報

複或是報警,我們還特地安裝了針孔攝像頭,這樣,她們就會乖乖的聽話了。不

過我們從不以這威脅客戶,讓她必須多長時間都得來消費一次。



    當然,如果一些超正點的女客戶除外,爲了給這些客戶更好的服務和享受,

一般都是我自力自爲。對于我的這個副業,我老婆是一點也不知,反正她只要有

錢花就行。對于我在外面干嘛她從來不過問,俗話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

不如偷不著。男人嘛,特別是有花又長得不錯的男人,在外面有幾個情人是很正

常的事。不過最近,這些女人都讓我感到有些煩膩,總覺得床上就那麽回事,沒

多大興趣,想找些新鮮刺激的。



    岳母的到來,勾起了我心中那團烈火。我老婆小我六歲,而我岳母當年在二

十歲時就生了我老婆,雖然現在已44歲了,但精于保養的她,更本讓人看不出

實際年紀,最多就像三十多歲的少婦一般,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比那

些青春靓麗的少女有過之而無不及。特別是她身上透出的那股性知熟女的魅力,

更是那些靓麗的少女無法擁有的。由于岳父出差到外國要兩個月,無聊的岳母就

到我家來看看女兒。



    剛見岳母的那天,我就有點想將她按到床上強干的沖動。那天我一見門,見

到岳母正端著一盤菜出來,看到我微笑的說道:「子峰,你回來了」



    「咦媽,你怎麽來了,來了也不通知我一聲,我好去機場接你啊」我驚喜的

說道。



    「你工作太忙了,我就沒麻煩你了,我通和小慧說還不是一樣的嘛」。



    小慧是我老婆的小名「媽,你說這話就太見外了。」



    我一邊將抱遞給向我走來的老婆,一邊故意埋怨她:「寶貝,你也真是,媽

要來了也不說一下,我好去買一些菜回來。」



    「你這幾天太忙了嘛,我就沒告訴你了,菜我早買好了。」老婆將我的包放

好,倒了杯茶給我,「你先坐著,還有兩個菜,馬上就可以開飯了」



    「子峰,你先坐,我炒菜去了。」岳母交待了一聲,跟著妻子一起進廚房。



    「好的,媽,辛苦你了,大老遠的還要跑過來幫我們做飯。」我盯著岳母那

穿著緊身褲的美腿,雞巴不禁有些發漲。一個狩獵岳母的計劃從我的腦海里跳出。



    這幾我多抽出一些時間帶著老婆與岳母外出遊玩。岳母雖然有四十多歲,可

穿著卻很時尚和性感。今天她穿了一件包股裙,及一雙油光滑亮的絲襪,這絲襪

在光線的作用下,反射碰上點點光亮和絲滑,比一肌的絲襪更能引起男人的性欲,

讓我有點受不了了。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過漆長靴,上身那對傲人的半球在緊身

深的恤襯托下,顯得更加豐滿,有蹦出來的趨勢。



    在電梯中我狠狠的盯了幾眼岳母那深領口處露出的大白雪白,悄悄的吞了吞

口水,趁岳母沒發現時,立即將目光轉移到老婆那對也不算小的半球上。



    老婆偷偷的掐了我一下,悄聲道:「要死啦,在媽的面前這樣盯著人家看,

多不好意思啊」出了電梯,我和老婆走在后面,岳母在前,我趁勢在老婆那豐滿

的翹股了掐了一把,痛得她蹙眉輕呼一聲,立即快走幾步,挽著岳母的手臂,將

我一人晾在后面。這樣更好,我肆無忌憚的盯著岳母那對扭來扭去隱約可見黑絲

內褲的翹股看個不停。



    突然,岳母不經意的回頭看了一直,發現我的目光正緊盯著她的翹股,臉上

露出一絲羞赧。偷窺被正主發現,而且這個正主還是我的岳母,就算我臉皮再厚,

也不禁感到十分尴尬,一不時不知往哪看好。



    「子峰,走快點,你一個人在后面干嘛,小心走掉了。」姜還是老的辣啊,

傾刻間岳母就恢複正常,一句話就化解了我的尴尬。



    我立即小跑幾步,故作鎮定道:「來了,我怎麽可能會走掉嘛。」自從這次

失誤后,我對岳母的偷窺變得更加小心,而岳母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穿著太過前衛。



    從那天后,岳母極少有如此性感的妝扮。這令我大失所望,不過隨即一絲淫

笑浮現在我臉上:「嘿嘿,老騷貨,你就裝吧,到時老子要叫你跪在地上求讓老

子干你。」



    媽的,一想到強干岳母的情節,我的雞巴感覺快要爆炸了一般,我立即沖入

房中,將午睡得正香的老婆狠狠的干了幾炮。在干炮的過程中,老婆怕被在客房

中休息的岳母聽到春叫,雙手死死的捂著嘴巴,發出唔唔的淫叫聲。



    「嘿嘿,媽的,老子就是要你叫,叫得越大聲越好,讓你媽媽也聽聽。」我

壞壞的一笑,將老婆那對玉手強行從嘴上挪開,猛吸著她的乳頭,下面雞巴狠狠

的抽動著,終于在忍耐了幾聲后,老婆禁不住快感,瘋狂的叫了起來。這次干炮

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我把在跨下扭去的雪白軀身想像成是岳母,這讓我激情爆發,

所以才會干了這麽久,而且射了四五次。



    最后,我一身發軟的躺在床上,雙腿無力,看著同樣氣喘籲籲一臉滿足樣蜷

縮在我懷里的老婆,不禁抻手捏了捏她那彈力十足的玉乳,心中想到:「不知道

岳母的奶摸起來是什麽感覺,嘿嘿,這一個多小時的叫床聲,夠這老騷忍受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在偷偷的手淫呢?」我在心中好奇的想到,真想爬起來偷看

一番。



    「有了……」我腦中靈光一閃。



    第二天,我讓老婆帶著岳母去外面逛逛,順便買些自己喜歡的首飾。老婆歡

天喜地的領著岳母出門。而我則歡天喜地的在客房及廁所安裝了幾個針孔攝像頭

及竅聽器,特別是客房內,我安裝了三個,這樣,有利于我全面的偷窺岳母。



    于是在當天中午和晚上,我又狠狠的干了老婆好幾炮,故意讓她叫得特浪特

別大聲。



    第二天一早,我回到公司,打開個人電腦,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岳母的隱私。



    果然,當我把時間調到那天中午我們做愛的時候,看到岳母先是躺在床上,

隨后聽到我老婆的叫床聲,開始緩緩的如水蛇般的扭動著那性感身軀,並且雙腿

緊緊的夾著,嘴里發出絲絲呻吟。隨著時間的推移,及老婆浪叫的聲音不斷加大,

岳母的雙手開始放在自己那對巨峰上緩緩的揉捏,慢慢的雙手伸入衣服里面,雙

腿彎曲並緩緩打開,一只手從上身摸向了下身。



    先是隔著黑絲褲襪和黑絲內褲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陰部,隨后玉手伸入內褲,

在里面輕輕的攪動著,嘴里的淫聲漸漸加大。過了幾秒,岳母起身,將身上的衣

物脫了個精神,從抽屜里取出一根黃瓜。「我操,這老騷貨早有準備啊」我摸了

摸有些漲痛的雞巴,呼吸略有些粗重。看著岳母將一個避孕套套在黃瓜上,然后

整個人躺在床上,雙腿張開,先拿黃瓜在陰唇上摩擦,不知嘴里呢喃著什麽。隨

著黃瓜在手中頻率的加快,岳母嘴里的呢喃聲漸漸加大,陰部處越來越濕潤,大

陰唇逐漸腫大,看得我猛的吞口水。



    突然,我猛的愣住了,隨后面色大喜,因爲此時我終于聽清岳母嘴里的呢喃

聲了,我做夢都想不到,耳機中不斷傳來岳母淫叫著:「子峰我的好兒子,快快

干媽媽的騷逼……哦我的好兒子,好老公,子峰快點來親親老婆的騷逼,用你的

大雞巴狠狠的干我。子峰,子峰哥哥,快點干妹妹的小騷穴……」



    看著岳母拿著黃瓜在下體快速的抽插,嘴里不斷的叫著自我的名字,我頓里

氣喘如牛,直接抽出已憤發沖完的雞巴,開始撸了起來,一邊看著電腦中岳母手

淫,我自己一邊撸,一陣陣的興奮和快感讓我覺比和老婆做愛還爽。



    終于,我和岳母兩人幾乎是同時泄了,我渾身無力的看著電腦中同樣渾身無

力赤裸全身一動不動的岳母,不禁雞巴再次漲了起來,有種沖回家里強干岳母的

沖動。不過理智很快把將這股沖動壓下,看來計劃得盡快了,這個老騷貨,老子

要讓你成爲我的性奴。



    「想不到這老騷貨的思想居然這麽開放。」我摸著下巴,一陣得意,知道岳

母性幻想的對象是我時,我有八分的把握,就算把她強干了,她也不會怎麽樣的,

嘿嘿……



    「媽,我這里有一個按摩院的優惠卷,您看看,有空時可以去試試。」



    我取了幾張店里的優惠卷,這天下行趁著老婆外出打麻將的時候,將優惠卷

遞到岳面的面前。



    岳母接過一看,立即面色一喜:「這美容院規模不小吧看樣子還不錯哦。」



    「應該是不小吧,朋友給我的,我本打算給小慧,可是你也知道,對還是喜

歡用一些黃瓜這些東西,你看,家里的黃瓜這兩天都是她在用。」我故意在黃瓜

兩個字上加重了點音。



    果然,岳母臉上閃過一絲的不自然,不過掩飾得相當好,我幫作沒看到,立

即說道:「媽你自己看看,有空時去,要不現在就去,這個地方我知道,我開車

送你去,你好了后,打電話給我,我來接你。」



    「現在?」岳母有些猶豫。



    「沒關系,我剛好要去這附近辦事。」



    「那……好吧。」我心中一喜,送岳母到美容院去。



    到了美容院我陪著岳母一起進去,在我事先的招呼下,這院里的員工都當做

不認識我。岳母在詳細問過幾個項目后並了解到按摩師都是女的后,面露滿意,

于是向我說道:「子峰,你有事先去忙吧,到時我給你電話。」「好的,那我先

去了,到時來接您。」我點了點頭,在岳母好的一聲回應中朝著大門走去。



    一出大門我立即將轎車停到了對面大廈的地下停車場,隨后步行到美容院的

后方,從一個樓梯上了二樓,掏出鑰匙打開房門,進入一個約有二十平方的房間

里。



    這里詳細清晰的播放著每一間美容室里的一切。我看到岳母早已換好按摩服,

平躺在按摩床上,等待著美容師的到來。按摩服我故意訂制成比基尼樣式,但卻

是十分的薄。



    爲了方便我偷窺,統一全是白色,這樣的按摩服穿在身上,等于就是一件情

趣的泳裝。透過按摩服能清晰的看到岳母那殷紅的乳頭,及下身呈倒三角的陰毛。



    不自覺,我的下體又漸漸的膨脹了。



    媽的,不管了,這次就將這老騷貨干了。本來爲了安全起見,並且不讓岳母

懷疑。我是計劃在第三次將她干了,不過現在看到岳母如此性感的打扮,哪里還

能忍得住。立即改變計劃,就是是人們常說的計劃沒有變化快。



    雖然岳母的裸體我早已見過,不過在按摩服下隱若現的神秘地帶及幾近要撐

出按摩服的一對巨乳,令我幾乎無法把持。此時,一名女按摩師進來了,首先,

她先在岳母的四肢上時輕時重時快時慢的敲打揉捏著,隨后雙手開始在岳母的身

上遊走揉捏,而且時不時的在岳母敏感部分的邊緣摩擦,令岳母禁不住輕呼出聲。



    就這樣過了幾分鍾,女按摩師拿出一個眼罩給岳母戴上,在岳母質疑的表情

中解釋道這是爲了讓客服更容易放松和入睡,這樣有助于按摩效率。



    岳母將信將疑戴上眼罩,隨后,女按摩取出一個SM時用的情趣手铐,將岳

母的雙手铐住,並手铐上的紅繩綁有按摩床的床頭鐵欄上。



    這個過程中岳母略有反抗,但女按摩師的解釋是呆會要用精油按摩,長時間

保持這個姿勢能讓精油的功效發揮到最大,雖然岳母有些不情願,不過事已至此

就算了,再說了,這是正規美容院,諒她們也不敢亂來,下次一定不能讓她們這

麽铐著自己了。



                          第二章



    見所有的步驟都已成功,終于輪到我出場了。此時的我心情激動萬分,邁著

激動又緊張的步代,我悄然走入按摩房,至于那名女按摩師早已退了出去,並將

門帶上。此時的我只穿一件內褲,下體的雞巴高高翹起,仿佛要將內褲頂破一般。



    我站在按摩床邊上,看著穿著性感透明的比基尼式按摩衣並戴著眼罩的岳母,

我不禁感到有種窒息的美麗和誘惑。看著岳母身著性感透明裝的被綁在床上,這

恐怕是所有男人的夢想吧。



    不過,這前提是,你必須有一位漂亮的岳母,否則……??我猛的吞了吞口

水,微顫的伸出雙手,緩緩的移向岳母那隨著呼吸頻率起伏不定的巨乳。我的手

在了離岳母那對雪白碩大的雙峰一寸左右的上空緩緩的隨著巨乳的形狀撫摸著。



    也許是感覺到我手上的溫度,岳母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有些焦急的問道:

「有人嗎?你是按摩師嗎?」岳母的聲音嚇得我一激靈,差點雙手就猛的按到了

她的巨乳之上。



    我立即收回雙手,悶聲不響的將雙手放在岳母的小腹處,我用行動來回答她

的問話。雖然隔著一層薄薄的按摩衣,但我還是能感到岳母肌膚的滑膩。「嗯…



    …」岳母的身了輕輕的顫了顫,嘴里發出一絲輕呻,也許是我略爲粗糙的雙

手,令她有所懷疑。不止是岳母,我感到自己的身子也震了震,手中傳來岳母腹

部處的溫熱及肌膚的細滑,令我體內氣血翻滾不休。



    也許是岳母感到不對,不停的找話題與我聊天,但我就是一聲不吭。這更加

確定了岳母的猜測——這是個男人,岳母的不安扭了扭身子。



    我雙手按在岳母小腹處,輕輕的朝上撫摸著,緩緩的向著那兩座山峰遊近,

並俯下身子,將臉湊到岳母雪白的乳房上方,仔細的端詳著這個在我夢中和幻想

中時常出現令我癡迷的雙峰。緊身透明的按摩衣緊緊的束縛著這對美麗性感的乳

房,不過由于按摩衣是比基尼樣式的,可想而知,更根無法將岳母的乳房完全的

包裹住,大半的乳房都是露在外面。



    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在按摩衣的壓迫之下,那兩粒殷紅的乳頭如不甘

受壓而奮起反抗的革命者一般,堅強的挺立著,在按摩衣上顯出兩處殷紅的凸點,

這比直接裸露更能讓男人瘋狂。強行抑制著將這乳頭含在嘴里的沖動,我的嘴在

離乳頭只有一寸的距離時停住,我深深的聞著岳母乳房,一股體香直竄入鼻,令

我更加的激動。不時,鼻息所呼出的溫熱噴在這乳頭之上,刺激得乳房頻頻顫動。



    岳母感覺到我的舉動,緊張得身體如水蛇般的劇烈扭動起來,雙腳亂踢,並

驚恐的叫喊著:「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快放開我。」



    岳母的掙扎和叫聲,更加的刺激著我。「放開你,怎麽可能,除非我腦子進

水了。」我在心中暗自嘲笑岳母。



    我照樣悶聲不響,從邊上取出SM調教用的腳鐐,將岳母的雙腳鐐在按摩床

尾部的床欄上。再次用行動回答了她——放開你是不可能的。這下岳母更加驚恐,

身體扭動得更加厲害。不過由于雙腳被固定,扭動的幅度倒是不大,但雙乳擺動

的頻率卻不見減小,兩粒殷紅堅挺的乳頭差點擺脫衣服的束縛,露到外面來。不

過大片殷紅的乳暈倒是直接暴露在了空氣之中,又更加刺激著我的獸性。



    我不理會岳母的驚叫,反正這個房間里的隔音效果相當好,就算是海豚音王

子- 維塔斯在這里唱海豚音,門外也無法聽到分毫。



    我的臉依舊離著岳母一寸左右之距,不斷的嗅著她的身體,從右乳到左乳,

再到小腹,不過岳母的掙扎倒讓我的臉好幾次與她的身體來了個親密接觸,每一

次的接觸岳母都會如遭電擊一般,渾身輕微的顫抖,每當此時,她就會嬌呤一聲,

停止掙扎。



    當我爬山越嶺的來到岳母那最神秘最神迷人的地帶之時,看著那在白紗般透

明衣下的黑色倒三角,禁不住狠狠的嗅了嗅,一股體香混合著淫液的味道令我雞

巴就要爆了。再也忍不住了,我無法按照預想的那樣一步步慢慢的挑逗岳母,我

必須先償償,下次再來慢慢調教這老騷貨。



    我解下岳母的腳鐐,強行掰開她的雙腿,在她的尖叫聲中猛的將頭埋在了岳

母的大腿之間,狠狠的頂著她柔軟的陰阜,並且瘋狂的搖擺和摩擦,張嘴對著陰

阜就是一陣瘋狂的猛吸。



    「啊不……不要……不要啊……救命啊」岳母竭盡用全力的挺起小腹,向上

擡起屁股,使身子勁量的遠離我的臉部。並且雙腳亂踢,想擺脫我的侵犯。



    哪有那麽容易的事,我雙手緊緊的抱著岳母的大腿,無論她如何掙扎,我的

臉始終緊緊的埋在她的腿間,不離分毫。



    一股溫熱及陣陣騷味直撲我的臉面,令我更加用力的貼著岳母的陰阜,使勁

的摩擦。



    我隔著那條透明的白紗,狠狠的吸著岳母的陰阜,並用牙輕咬著那對肥大豐

膩已有部分跑到白紗之外的黑木耳。我的雙手沿著小腹快速上摸,在觸到巨乳之

時緊緊的抓著它。剛一觸手,立即一陣又軟又溫彈性十足的感覺從手上傳了過來,

令我下身的雞巴堅如鐵柱,狠狠的頂著床,恨不得將床頂出個洞。



    我準確的找到了兩粒已經挺立而起的乳頭,用手指隔著按摩衣在乳頭上又捏

又揉,時不時的放棄乳頭轉攻整個乳房。只見兩只與柳岩一般大的美乳在我的雙

手中隨意揉撚,變幻著不同的形狀。



    在我的上下夾攻之下,岳母由一開始聲嘶力竭的喊叫變成陣陣呻吟之聲。兩

粒嬌嫩的乳頭逐漸漲大並且更加的挺立,仿佛要頂破按摩衣的束縛重獲自由一般。



    一絲絲的淫水從岳母的陰道處緩緩溢出,打濕了底部的衣服。我用牙將那片

此時在淫水的浸透下已完全透明的白紗咬住,將它挪到一邊,使岳母那迷人的陰

部完全展露在我的眼前。



    這是多麽美麗的畫面啊,大陰唇在我不斷撥弄的剌激下,已充血腫起,沖出

陰阜的保護,完全的暴露在空氣中。一絲絲乳白色的淫水正緩緩的從下方的陰道

口滲出,將大陰唇及陰阜滋潤得油光華亮。



    上方的陰蒂也不甘未弱的頂開小陰唇的守護,宛如一個花骨朵般挺立而起,

惹人憐愛。我的雙手放棄了對了至高領地的侵占,迅速的將兩片紫黑色肥大的陰

唇緩緩的掰開。陰唇入手十分潤滑及柔軟,我不禁輕輕的捏了捏,一小股乳白的

淫液從陰道口緩緩的流了出來,滑過深褐色的屁眼,並在其上留下一絲晶瑩的淫

液后滴落在床單之上。



    「嗯……不……不要,不……不要摸,快……快把手,拿……拿開。」我的

舉動刺激得岳母淫聲嬌呼,語氣嬌羞,雪白的身體緩緩扭動。此時的岳母更本不

像被侵犯,反而如同向情人撒嬌一般。



    「嘿嘿不要……是叫我不要停吧,你這個老騷貨。」我在心中暗笑著,此時

我很想開口挑逗岳母,爲了安全起,我還是選擇了沈默。女人最最神秘的地帶在

大陰唇被我緩緩拉開的狀態下,漸漸的展露了出來。那是最柔嫩的花蕊,此時正

緩緩的向我開放著。只見岳母的陰道口嬌嫩欲滴,隨著她的呼吸時開時合,開時

洞口約有一根手指粗細,閉時則合攏得一絲不透。



    陰道口每次開時我都會看到陰道里那些更加鮮紅,更加嬌嫩的肉壁在不停的

蠕動著。肉壁每一次的蠕動,都會擠出絲絲乳白色晶瑩剔透的淫液。淫液緩緩的

溢出陰道口,滑過岳母那緊縮著的深褐色的屁眼,拖著細長的晶絲滴落而下。



    如此誘人的畫面看得我氣喘如牛,滿臉通紅。火熱的氣息噴在陰道口上,令

岳母嬌啼連連,屁股連連扭動,更加快速的開合著陰道口。



    我猛的將臉撲了上去,用鼻子頂著岳母的陰蒂,雙手更加用力的掰開大陰唇,

伸出舌頭,強行頂進陰道,在里面瘋狂的攪動著。「啊……啊……不……啊……



    不要啊……」



    岳母身子直挺,連連顫抖,雪白的身軀不斷的掙扎和扭動,左右搖擺著頭顱,

嘴里淫氣連呼不要,可聽在我的耳中卻是更加鼓舞著我的舉動。一陣陣淫穢的氣

息直竄入鼻,我的臉部早已被岳母的淫液打濕。



    淫液隨著我舌頭在陰道內的攪動,不斷的翻湧而出,發出嘩啦嘩啦之聲。大

量的乳白色淫液如同牛奶一般的湧出陰道,少量部分流進我的嘴里。其余部分全

都淌過屁眼,並在其上遺留絲絲白痕,將岳母那深褐色的屁眼染成了白色。



    「啊……啊……啊……」



    此時的岳母除了淫叫連連再也發不出別的話語,並時不時的擡起屁股將陰阜

向上頂起,配合著我舌頭的侵犯,使之能攪到陰道更深之處。



    突然,我張大嘴巴,猛的將整個陰道口都堵住,用力一吸,在岳母一聲興奮

的淫聲中,一大股的淫液躥入我的嘴中。



    我立即從岳母的下體處擡起頭,爬了起來,猛的趴在岳母到身上,在她還未

來得及驚呼出聲之時,快速的用嘴堵住她的嘴,並用迅速的將那團淫液吐入她的

嘴里。「唔……」岳母不搖的搖擺著頭顱,想將嘴里的淫液吐出。哪有那麽容易

的事,我雙手緊緊的捧著她的臉頰,使她無法隨意扭動頭顱。並且我的舌頭伸進

她的嘴里,在她的牙齒、舌頭、上颚等處攪動著。「唔……唔……」可岳母就是

倔強得不肯吞下淫液,還在連連掙扎。而我也不斷的調整著那硬如鐵熱如火被束

縛在內褲中的雞巴,使其在岳母那溫熱柔軟濕滑的陰阜處不斷的摩擦。



    終于,我的雞巴頂在了岳母的陰道口上,雖然穿著內褲,但我相信,岳母一

定能感覺到雞巴的熱度和硬度。果然。「唔……」就在我雞巴頂在了岳母的陰道

口之時,岳母猛的仰起頭,咕噜一聲,將嘴里的那團淫液吞了下去。



    見岳母吞下淫液,于是我的雙手也轉移了陣地,右手緊緊的揉捏著岳母的左

乳,左手伸到下體,將巨大火熱青筋凸起的雞巴從內褲邊上掏出。在岳母那肥嫩

溫濕的陰阜和陰道口處快速的上下摩擦,一陣陣又滑又濕並且十分柔軟的快感從

龜頭處傳來,這使我更加快速和用力的上下擺弄著雞巴,一時間,雞巴好像小雞

啄米一般,飛快的上下舞動著。而我的嘴則繼續死死的緊貼著岳母的嘴唇,無論

岳母如何的搖擺始終于法脫離我的魔嘴。



    「唔……不……唔。」我那巨大火熱的雞巴不斷的肆意著岳母那嬌嫩如花的

下體,使得岳母渾身火熱,整個人軟綿綿的。嘴里想喊可是被我用嘴堵著只能發

出唔唔之聲及模糊不清的字節,只能向征性輕微的擺動著頭顱,和扭動著屁股,

用以表示她的不屈服。



    「看來這老騷貨終于要投降了。」看了岳母的反應,我明白,已基本上將岳

母降服了。



    「不過這老騷貨的定力也挺強的。」我站了起來,走到岳母腦袋的上方,蹲

了下去,左手抓著早已沾滿晶瑩淫液的雞巴,將它頂在岳母的嘴唇上,欲將其送

入岳母的口中,讓她爲我口交。



    「嗯……」岳母嬌哼一聲,將頭偏向一邊。



    「?操,你個老騷貨,還給老子裝。」我一看岳母的表現,心中不禁火起。



    雙手毫不客氣的使勁的將岳母的臉轉正,然后用大腿緊緊的夾著,接著再次

抓著雞巴,在岳母的嘴唇、鼻子及臉上摩擦。「唔……唔……」



    岳母使勁的擺動著腦袋,但在我強有力的大腿間,腦袋的活動空間十分有限,

只能輕微的左右擺動,不過這並不影響我的行動。



    「媽的,老騷貨還真倔強啊,要是換成別的女人,早他媽的屈服了。」看著

岳母如此的倔強,這讓我重新評估了要將岳母調教成性奴的難度。不過越有難度

老子就越喜歡。「哼老騷貨,老子就不信冶不了你。」我伸手捏住岳母的鼻子,

使她無法呼吸。



    看著在自己跨下強行忍耐的岳母,我不禁心中得意:「老騷貨,老子就不信

你不張嘴了,除非你不呼吸。」



    約過了三十秒,岳母那豐潤鮮紅的雙唇張開了一絲縫隙。「媽的,就是現在。」



    我抓著雞巴,勁使的頂著那條縫隙,強行撬開岳母性感的雙唇。終于,我的

雞巴頂開了岳母的雙唇,可這老騷貨緊閉著白牙,死活不開。



    我只能用雞巴在她的下內唇和上內唇處不斷的摩擦,另一只手伸向岳母的乳

房,使勁的揉捏著,並狠狠的捏那又漲又硬的乳頭。「啊」



    終于,乳頭的痛疼令岳母慘叫一聲,我趁機將雞巴猛的插入。終于進入了這

老騷貨的嘴里,感覺到她那柔軟溫濕的舌頭不斷的在我的雞巴四周遊動頂擊,想

將我的雞巴趕出。「嘿嘿。」我雙手抓著岳母的腦袋,快速的上下晃動著,龜頭

不斷的與岳母的口喉深處觸碰,産生了一陣陣的快感。



    突然,我感到岳母的牙齒有合攏的趨勢,並且我雞巴上已感到一陣痛疼。我

心中猛的一驚,立即明白這老騷貨的用意,頓時,駭得我魂飛天外,魄散九霄。



    我立即松開岳母的乳房,以最快的速度將手伸進岳母的牙齒間,阻礙她上下

牙齒的合攏,趁此時機,我猛的抽出雞巴,順勢將手也抽出。「呼~ 」



    還好,雞巴並沒有多大的損傷。「你要是再敢將你那下賤的髒東西放進來,

看我不把它咬斷。」岳母惡狠狠的話語聽得我一陣心悸,嚇得我堅硬的雞巴差點

軟化。



    「媽的,這死騷貨,這個節骨眼了,居然還如此剛烈。還髒東西,他媽的,

你老公的還不是一樣髒。」我氣惱的盯著岳母那美豔的臉龐,真想撐她一個耳光。



    「媽的,老子就不信冶不了你了。」我此時心中升騰起一股怒火,「死騷貨,

差點將老子一生的性福都毀了,今天不干翻你,老子就不信李。」



    我翻身下床,來到床尾,重新爬上床。雙手抓著岳母修長雪白的玉腿,不顧

她的掙扎與踢蹬,將這雙修長雪白的玉腿高高擡起,並放在我的肩膀上,不理會

岳母尖聲的抗議。我挺起雞巴,直沖著岳母的陰阜進發。「啊……不要……快放

開我,你這變態,你這人渣……」



    岳母明白最終的時刻終于要來臨了,更加瘋狂的掙扎著,如若不是我雙手緊

緊的抱著她的玉腿,這對玉腿早就從我的肩膀上滑落,並且我可能還要被踢上幾

腳。



    我緊抱著岳母修長迷人的玉腿,緩緩的向前挪動,使這雙修長的玉體與岳母

的上身幾乎成九十度,而我下體的雞巴則快速的朝著岳母的陰阜上靠去。



    「啊……」



    在岳母的一聲尖叫中,我的雞巴終于頂在了那潤滑豐腴的陰阜上,一陣快感

從龜頭上傳來,令我下體狠狠的一頂。嗤的一聲,由于岳母陰阜處已淫液泛濫變

得十分滑溜,我的雞巴直接從陰道口處滑過尿道口直頂在那傲然挺立的陰蒂上。



    「啊……不要……快點拿開……」



    岳母瘋狂的搖著頭,不斷的扭動著屁股,想到擺脫陰阜上的雞巴。



    此時岳母的陰道口到陰蒂部分已完全被我的雞巴從根部開始緊貼著,而岳母

那肥大豐潤紫黑色的大陰唇在我雞巴的淫威之下,已完全成敞開式,使我的雞巴

與岳母的陰道口至尿陰口處緊密相連,一絲絲的淫液將我的雞巴澆灌得油光滑亮。



    我此時也不急,我的雞巴就這麽與岳母那最神秘最羞人的部位緊緊相貼,並

且我一上一下緩緩的抽動著雞巴,使其不斷的從岳母最底下的陰道口挺到最上的

陰蒂處,不斷刺激著倔強的岳母。「啊……放開我……不要……不要這樣……求

求你了……」



    「啊……啊……你這流氓……人渣……我要報110……啊……」



    不理會岳母嘴里的救饒、漫罵及威脅,我始終就這麽一上一下的抽動著雞巴,

一陣陣濕軟滑溜的感覺不斷從雞巴處傳來,始我終于無法忍耐,必須直搗黃龍。



    我用右手將岳母的玉腿牢牢抱住,左手握著雞巴,直接頂在岳母的陰道口處,

並不斷的左右上下摩擦。「啊……啊……不要……」



    岳母瘋狂的扭動著她那雪白豐腴的屁股,不過那活動范圍其在小得可憐,以

至于,我十分輕松的就將雞巴頂了進去,並發出嗤的一聲。



    「哇好爽。」



    想不到岳母的小穴居然如此的緊,所我的雞巴緊緊的包裹著,又溫又濕。



    「啊……」岳母突然間頭部向后頂起,全身緊繃,渾身輕微顫抖,陰道緊緊

的吸著我的雞巴並且陰道內的肉壁發出而有力的擠壓,使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快

感。我禁不住快速的抽動起來。



    「不……啊……不要……啊……不……啊……」



    岳母頓時淫叫連連,隱藏在透明白紗般按摩衣下的雪白軀體,不停的如水蛇

般的扭動著,那對雪白迷人的美乳,隨著我的抽動,一上一下快速的晃動著。就

算白紗般緊身的按摩衣也無法束縛住這對美乳的瘋狂。我瘋狂快速的抽動了三四

十下,抽得岳母除了啊啊淫叫外,再也說不出別的話語。

















0.015251159668__us____US__us__pc